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诗歌

51万浏览    15.2万参与
诗宇佳人

《巴女谣》

唐代:于鹄

巴女骑牛唱竹枝,藕丝菱叶傍江时。

不愁日暮还家错,记得芭蕉出槿篱。

唐代:于鹄

巴女骑牛唱竹枝,藕丝菱叶傍江时。

不愁日暮还家错,记得芭蕉出槿篱。


诗宇佳人

《江南曲》

唐代:于鹄

偶向江边采白蘋,还随女伴赛江神。

众中不敢分明语,暗掷金钱卜远人。  

唐代:于鹄

偶向江边采白蘋,还随女伴赛江神。

众中不敢分明语,暗掷金钱卜远人。  


十三东金玉

创作并不美好
甚至自私而又无情
不予商量的将之加予
不得暧昧的将其断绝
不得共生的将某分裂
丢弃

创作并不美好
甚至自私而又无情
不予商量的将之加予
不得暧昧的将其断绝
不得共生的将某分裂
丢弃

doctorjintaozhu

七律 梦

有错别字,望理解。

2019年5月27日

朱锦涛

一帜高扬火样红
周天猎猎映苍穹
毛衣美底洪荒力
孔圣非洲八面风
丹陛礼金丝路雨
夕阳老虎武松功
晓辉双百玲珑梦,
四海安康中国龙。








有错别字,望理解。

2019年5月27日

朱锦涛

一帜高扬火样红
周天猎猎映苍穹
毛衣美底洪荒力
孔圣非洲八面风
丹陛礼金丝路雨
夕阳老虎武松功
晓辉双百玲珑梦,
四海安康中国龙。

地狱诗人
爱 作者\申从亮 我一直在期待...

作者\申从亮

我一直在期待
以完美的姿态
与你重逢
用指尖的温度
燃烧成微笑的模样
一如当初的明媚

你看
掌心的纹络里
横是爱
竖是疼
尽管生命只是祭祀一场繁华的祭品
可这长长短短的爱情
如生命中绽放的火花
灿烂如烟
静谧也惊艳

夜无眠
那悲情的诗篇
徘徊在忧伤的文字里
如藤蔓般疯长
一生一世缠绕着
却唤不醒尘封的睡梦
于是
今生
用期待
在夜深人静中执著寻末

2019-06-16

作者\申从亮

我一直在期待
以完美的姿态
与你重逢
用指尖的温度
燃烧成微笑的模样
一如当初的明媚

你看
掌心的纹络里
横是爱
竖是疼
尽管生命只是祭祀一场繁华的祭品
可这长长短短的爱情
如生命中绽放的火花
灿烂如烟
静谧也惊艳


夜无眠
那悲情的诗篇
徘徊在忧伤的文字里
如藤蔓般疯长
一生一世缠绕着
却唤不醒尘封的睡梦
于是
今生
用期待
在夜深人静中执著寻末

2019-06-16

阳光下的墓志铭

寒岁

江南揽寒岁,烦懒家客临,宝马香车近,融日幼时忆,面和心猖笑,面笑犹虎狼,缝们把眼小,厌见家客妖,

江南揽寒岁,烦懒家客临,宝马香车近,融日幼时忆,面和心猖笑,面笑犹虎狼,缝们把眼小,厌见家客妖,

flashbulb

If

如果我看见了


你会对我眨眼吗


就像记忆里


鲜活的肉体


如果我回去了


你会来见我吗


如同太阳 被消融在


亮闪闪的冰川上


如果我睡着了


你会出现吗


说出那个字的时候


又是什么表情呢


如果我凝视了


它会破灭吗


然后你消散了


在我的文字里


在我的文字里啊


我所有力量的源泉


它驱使我的手臂


我又把手臂收回


未曾惊扰你

如果我看见了


你会对我眨眼吗


就像记忆里


鲜活的肉体




如果我回去了


你会来见我吗


如同太阳 被消融在


亮闪闪的冰川上





如果我睡着了


你会出现吗


说出那个字的时候


又是什么表情呢





如果我凝视了


它会破灭吗


然后你消散了


在我的文字里





在我的文字里啊


我所有力量的源泉


它驱使我的手臂


我又把手臂收回





未曾惊扰你


卡头里组露

《末班的士会驶向哪里》

词/Katoritsuru


好像多年前你说你惧怕阳光

即使过去很久我仍然憎恨太阳

好像多年前你说你无法生长

以至于我一直拒绝长大


好像多年前你还渴望着阳光

后来你的渴望成为了我的渴望

好像多年前我面对尘土飞扬

“我是尘埃吧。”

只可惜那时你未登场


如今我再也做不成英雄

这座城市,我算哪个某某

如今我把回忆掖进冬春夏秋

那场好梦,应该属于春风

不应该属于我


末班的士会驶向哪里啊

还会有少年吗

他说夕颜花快开了

他问我这些年去哪了


末班的士会驶向哪里啊

我还是英雄吗

我该为他剖开胸膛

捧出的心仍是烫的啊...


《末班的士会驶向哪里》

词/Katoritsuru


好像多年前你说你惧怕阳光

即使过去很久我仍然憎恨太阳

好像多年前你说你无法生长

以至于我一直拒绝长大


好像多年前你还渴望着阳光

后来你的渴望成为了我的渴望

好像多年前我面对尘土飞扬

“我是尘埃吧。”

只可惜那时你未登场


如今我再也做不成英雄

这座城市,我算哪个某某

如今我把回忆掖进冬春夏秋

那场好梦,应该属于春风

不应该属于我


末班的士会驶向哪里啊

还会有少年吗

他说夕颜花快开了

他问我这些年去哪了


末班的士会驶向哪里啊

我还是英雄吗

我该为他剖开胸膛

捧出的心仍是烫的啊


末班的士会驶向哪里啊

杀尽三千夜鸦

最害怕夜短梦漫长

我应该向着太阳生长


好像多年前你说你惧怕阳光

即使过去很久我仍然憎恨太阳

黑炽灯先生
《一个人的华尔兹》红色蓝色黄色...

《一个人的华尔兹》
红色蓝色黄色交织成漆黑夜色
孩童瓜果虫鸟隔离了孤独患者
就这样跳吧
跳一个人的华尔兹
直到精疲力尽
躺倒在地
只听见一个声音
睡吧
睡在哪里都是睡在夜里

《一个人的华尔兹》
红色蓝色黄色交织成漆黑夜色
孩童瓜果虫鸟隔离了孤独患者
就这样跳吧
跳一个人的华尔兹
直到精疲力尽
躺倒在地
只听见一个声音
睡吧
睡在哪里都是睡在夜里

子夜荒城

月下有城

不明飞行物,飞一天又一天

明白的人读懂,那是

圆缺,阴晴,明晰的表达

破、碎、圆、满与分合

不明的圆挂在今日的城


有窗不闭,有人不眠

有一些丢失白昼的,变成黑茫茫之外

圆圈之外的黑

与明窗之外的黑一模一样

那恍若叫宇宙的衣裙披下

独立的明着,是孤独的明

它照顾月下的城,年年岁岁

早九晚五,反复切割自己

直到纽扣掉下西去


酒喝多了,水墨的天空就散开

收住敞开的一扇

另一扇接住掉下的人世间

太多不能逃离的经纶

只能仰望着

慢慢学会低头滚动

 

不明飞行物,飞一天又一天

明白的人读懂,那是

圆缺,阴晴,明晰的表达

破、碎、圆、满与分合

不明的圆挂在今日的城

 

有窗不闭,有人不眠

有一些丢失白昼的,变成黑茫茫之外

圆圈之外的黑

与明窗之外的黑一模一样

那恍若叫宇宙的衣裙披下

独立的明着,是孤独的明

它照顾月下的城,年年岁岁

早九晚五,反复切割自己

直到纽扣掉下西去

 

酒喝多了,水墨的天空就散开

收住敞开的一扇

另一扇接住掉下的人世间

太多不能逃离的经纶

只能仰望着

慢慢学会低头滚动

观诗有觉

菩萨蛮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断肠人在天涯。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断肠人在天涯。

岚韶

年少

少年恣意

策马风流

玉盘珍馐

不曾将就

于林独秀

无限烦忧

举杯倾酒

一醉解千愁

又过三秋

谁曾挽留

独剩少年声悠悠

曾记否

曾记否

少年也曾策马风流

——————————————————————————

自习课上莫名的想到了坤,想着想着就有了些泪, 便写下了这些。

少年恣意

策马风流

玉盘珍馐

不曾将就

于林独秀

无限烦忧

举杯倾酒

一醉解千愁

又过三秋

谁曾挽留

独剩少年声悠悠

曾记否

曾记否

少年也曾策马风流

——————————————————————————

自习课上莫名的想到了坤,想着想着就有了些泪, 便写下了这些。


PM2.5

练字第一百五十三天,打卡,滴~
今天是父亲节呀!
请你慢一些变老好吗?
就像我也不想长大。

练字第一百五十三天,打卡,滴~
今天是父亲节呀!
请你慢一些变老好吗?
就像我也不想长大。

清酒盈情

写给她的诗

《久违的问候》

别想,别想

她的话只是久别后的客套

没什么暧昧值得说道

以似是而非的鼓励为目标

让自己变优秀最重要

别想,别想

她眉眼之间的温柔是毒药

无论何时都抵挡不了

看不透她的心只见她的笑

误以为她只对自己好

别想,别想

若真有意怎忍心将过往抛

无情又何必数次相邀

千头万绪是矛与盾的相交

把眼泪逼得夺路而逃

别想,别想

再想也只是中了她的圈套

可思念偏偏日夜叫嚣

别想,别想

没有答案的事不如早忘掉

埋葬幻想的白头偕老——————————————————————————

很久没联系后,我给她发了句节日祝福,她居然回了,我一激动回了两个笑脸。正当我以为自己把天聊死了的时候,她居然主动问我学习的事...

《久违的问候》

别想,别想

她的话只是久别后的客套

没什么暧昧值得说道

以似是而非的鼓励为目标

让自己变优秀最重要

别想,别想

她眉眼之间的温柔是毒药

无论何时都抵挡不了

看不透她的心只见她的笑

误以为她只对自己好

别想,别想

若真有意怎忍心将过往抛

无情又何必数次相邀

千头万绪是矛与盾的相交

把眼泪逼得夺路而逃

别想,别想

再想也只是中了她的圈套

可思念偏偏日夜叫嚣

别想,别想

没有答案的事不如早忘掉

埋葬幻想的白头偕老——————————————————————————

很久没联系后,我给她发了句节日祝福,她居然回了,我一激动回了两个笑脸。正当我以为自己把天聊死了的时候,她居然主动问我学习的事,我们简单地聊了聊,最后她随意找了个借口结束了对话。我翻着聊天记录,不知是喜是悲。



《抒怀》

​以赤诚之心,

去追追不到的夕阳。

以沉静之思,

去忆忆不回的过往。

野花初初绽放,

欢颜,歌唱,路悠长。

林荫微微透光,

伸手,蝶飞,蜜蜂忙。

枯叶沙沙作响,

桃李,石榴,笑声扬。

寒风凛凛张狂,

浓雾,路灯,影昏黄。

一次次,一次次,

午夜梦回的渴望。

一句句,一句句,

压抑多年的衷肠。

如果可以,

请待我像从前一样。

如果可以,

请让我长伴于身旁。

用卑微的愚妄,

换自欺的假象。

——————————————————————————

数学课上很无聊,想她。



《旧忆》

光阴流转兮胜三秋,

山水遥隔兮猿猱愁。

熬煎岁月换重逢,

怎奈回忆旧;

逾越道阻为相见,

可怜无人候。

繁华何其多,

纵使灯火如昼,

心中温暖难求;

孤寂本难寻,

偏是思及一人,

仲夏亦似寒秋。

身如松柏犹自向上,

魂无拘束随处去留。

夜深常自惊心,

万绪千头,

梦中少年游。

——————————————————————————

有次梦到她了,梦到小时候和她的回忆,梦到我鼓起勇气表达心意,她低头不语,最后转身走了。我不喜欢哭,但从那个梦中惊醒后,我怔怔地坐在床上掉眼泪,好像真的被谁抛弃了一样。



《戏说》

浮生百年有余

有的人却百年难遇

自古真情无价

有的事却空劳牵挂

时光蹉跎

把我打磨得不像我

光阴荏苒

你一如既往地耀眼

相遇,错过

擦肩一刻是否有失落

分离,回忆

守候在象牙花的花期

人散场

故事结局

入戏者不愿离去

在虚假的悲欢里沉迷

——————————————————————————

她很优秀,我没法比。象牙花是我们回家路上的一种花,红色的,一串一串的,小时候我们叫它高跟鞋花。



《叶语》

南方的冬天,

是窗外银杏叶的金黄色,

浸透了冬日暖阳微微闪烁。

被人拾起夹在知识里,

闲暇时温柔摩挲。

无飞雁以衔书,

无鲤鱼以传讯。

暂托黄叶为信,

心为笔墨,

漫道别来思忆多。

无缘人岂少?

只见得风吹叶落。

有情人何方?

叶上千言万语,

静听我细细诉说。

——————————————————————————

冬天,学校里的银杏树叶黄灿灿的很好看,偶尔有阳光照在上面,很温暖的感觉。不知道她在的学校有没有银杏树。



《哀思》

路仍是那条路

我却不敢再驻足

微风掀起麦浪阵阵

也会吹起尘埃

入眼化作滚滚泪珠

池塘仍是那个池塘

我却不敢再回望

夏日满目皆是碧叶连天

却像是少了什么

在人心中划下干涩的伤

两朵花

不可能一起盛放

不可能一起凋落

快乐不可能是长快乐

结果不可能是好结果

你,不可能懂我

——————————————————————————

多了个消磨时光的好方法,就是这方法很伤心。一次次回忆,思念越来越清晰。



《锁》

山锁了

水在逼仄间冲撞

水锁了

瓶在浪花中荡漾

瓶锁了

情在薄纸上绽放

情锁了

你在我心底灼烫

烙下殷殷诗行

——————————————————————————

这是最早写给她的一首小诗,起因是有同学问“锁了”是什么意思,我就随手写下了这些文字。






——————————————————————————

现在已经不喜欢她了,只是觉得那段日子值得怀念,所以把我为她写的诗全誊抄过来,愿自己铭记。若有共鸣者,不胜荣幸。不知道打什么tag。


羊子

夏天的水煮鱼


折了的长豆角

仿佛一段段绿的记忆


红头发的维瓦尔第,

钻进豆角的梦里,

寻找季节,

风被揉成音符。


夏的雷鸣,

玻璃和雨,虫和泥,

等雨停的男人点上烟,

吐出时光的圈。


遥远,遥远,

古老的斯特拉里瓦利,

梦并非虚无,

阳光热烈的照进来。


驱散云的忧郁,

沉思的人看着炉火,

宣泄,宣泄,

豆角茄子,绿和紫,

沸腾的水煮鱼。


层叠的记忆,

蕃秀之夏,

轮回,轮回,

西崎崇子耸耸肩,

指尖划过四季,

……

现代诗涂鸦

羊子,六月,夏…

夏天的水煮鱼


折了的长豆角

仿佛一段段绿的记忆


红头发的维瓦尔第,

钻进豆角的梦里,

寻找季节,

风被揉成音符。


夏的雷鸣,

玻璃和雨,虫和泥,

等雨停的男人点上烟,

吐出时光的圈。


遥远,遥远,

古老的斯特拉里瓦利,

梦并非虚无,

阳光热烈的照进来。


驱散云的忧郁,

沉思的人看着炉火,

宣泄,宣泄,

豆角茄子,绿和紫,

沸腾的水煮鱼。


层叠的记忆,

蕃秀之夏,

轮回,轮回,

西崎崇子耸耸肩,

指尖划过四季,

……

现代诗涂鸦

羊子,六月,夏…






















































俚优

父亲节


我知道

你擅长数学

我是你

式子中蓄意却写错的数字

让整个精妙的方程

失去了简洁的解法

我知道

你是个画家

我是你

画布上酝酿而偶然的败笔

让整个和谐的画面

失去了合宜的美丽

我知道

你是我父亲

我是你

生命里期待又惊慌的存在

让本来平和的自我

失去了自私的任性

像是指尖皮肤上

长了拔不掉的针

你用你的手指

划破我的心智

我去到许多地方

不曾见到一件东西

比我更能令你

期待

失望

鼓励

贬低

保护

伤害

用最深的爱

和最冷的理

我站在岁月墙前

扒烂所有的石灰

它们染白我的头发

一同染白你的头发

在苍老与流逝面前

我们...


我知道

你擅长数学

我是你

式子中蓄意却写错的数字

让整个精妙的方程

失去了简洁的解法

我知道

你是个画家

我是你

画布上酝酿而偶然的败笔

让整个和谐的画面

失去了合宜的美丽

我知道

你是我父亲

我是你

生命里期待又惊慌的存在

让本来平和的自我

失去了自私的任性

像是指尖皮肤上

长了拔不掉的针

你用你的手指

划破我的心智

我去到许多地方

不曾见到一件东西

比我更能令你

期待

失望

鼓励

贬低

保护

伤害

用最深的爱

和最冷的理

我站在岁月墙前

扒烂所有的石灰

它们染白我的头发

一同染白你的头发

在苍老与流逝面前

我们平等地站立

你说:我如此爱你

你该感恩

我说:我如此爱你

所以我

只恨我自己

像恨一个发臭的布偶

我要把它带离你

我爱你

爱到我站在铁轨旁

无数次地想要跳下去

我知道

你到那一刻都会说

“我如此爱你”

而我会大声地回答

用我最自由的声音

“我知道,谢谢你

我恨,只因我担不起”

在一切灾难与风雨

我不曾期望你救我

我不怕死,不怕疼

我宁愿卧在柔软的草地

化为灰烬

也好过趴在冰冷的盾牌

彻骨凉冰

2019.06.16

mAcaRiA·舞

【译诗】Of Mere Being (by Wallace Stevens)

昨天又一次看到这首诗,想自己翻一下。

毕竟,Wallace Stevens的诗我可以吹一万年。

以下,原诗+我的翻译,我的翻译【很不靠谱,并不忠于原诗】

但是我喜欢。



Of Mere Being

(By Wallace Stevens)


The palm at the end of the mind,

Beyond the last thought, rises

In the bronze decor,


A gold-feathered bird

Sings in the palm, without human meaning,

Without human...


昨天又一次看到这首诗,想自己翻一下。

毕竟,Wallace Stevens的诗我可以吹一万年。

以下,原诗+我的翻译,我的翻译【很不靠谱,并不忠于原诗】

但是我喜欢。



Of Mere Being

(By Wallace Stevens)


The palm at the end of the mind,

Beyond the last thought, rises

In the bronze decor,


A gold-feathered bird

Sings in the palm, without human meaning,

Without human feeling, a foreign song.


You know then that it is not the reason

That makes us happy or unhappy.

The bird sings. Its feathers shine.


The palm stands on the edge of space.

The wind moves slowly in the branches.

The bird's fire-fangled feathers dangle down.


------


【此在啊】


作者:华莱士-史蒂文斯

--


我瞥见

在那一端

棕榈树

在青铜色的幕前升起



空无一物


金色的鸟儿在歌唱

我不明白


渐渐褪色


你说

这没什么的吧

它唱着歌儿

闪闪发光


棕榈树

后边已经什么也没有了

风蹒跚着


它那火造的羽毛

摇弋着



摇弋着



火造二字的翻译参考郑亚洪译版。fire-fangled这个词根本想不出什么比“火造”更好的翻译了。


卟ling

远大前程

我想在前程无限的伟大事业里,

还缺一个搞笑角色,

我。

一个让智者笑,让愚者笑,

让行路者笑,让物化者笑的我。

我想在前程无限的伟大事业里,

还缺一个搞笑角色,

我。

一个让智者笑,让愚者笑,

让行路者笑,让物化者笑的我。


十渡榷一

《朋友》 十渡榷一

           朋友啊,朋友

           我真的要的不多,只求偶然能记得我就好

           但又奢望

           我把你放在心尖。合该我也入了你眼

  ...

           朋友啊,朋友

           我真的要的不多,只求偶然能记得我就好

           但又奢望

           我把你放在心尖。合该我也入了你眼

           可时间长河如沥沥雾雨

           分散你我,各东西

           终究是…我见不得你伤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