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诚台

204.3万浏览    3913参与
亦云初

这是篇明台视角给阿诚哥的生贺。

(说人话就是又来存戏了)


今儿太阳定从西边出来的。


低着脑袋厨房溜达了一圈儿,这才从门后摘了围裙,拉着带子套进脑袋,食指下滑触感冰凉于腰间打一活扣。左挑右捡,险些碰倒油瓶摔了鸡蛋。弯腰垫脚,寻了半天面。反手压于案橱,手腕用力撑上沿边。甩腿扫视正巧和面条儿对了眼。手腕翻转用力一跃而下,落地生风,取来面条儿置于案板上待用。


倒水开火,小泡泡咕嘟咕嘟地外涌,在最高点炸裂开来,最终归于水面。面条儿一个个滚着进了锅。水溅在围裙上也并未削减兴趣半分,三指握筷,筷尖儿分开入水钳住面条儿,手腕儿放松与面条儿共舞。


热气上来裹住了手才匆匆收回,筷子沉了两节靠...

这是篇明台视角给阿诚哥的生贺。

(说人话就是又来存戏了)


今儿太阳定从西边出来的。


低着脑袋厨房溜达了一圈儿,这才从门后摘了围裙,拉着带子套进脑袋,食指下滑触感冰凉于腰间打一活扣。左挑右捡,险些碰倒油瓶摔了鸡蛋。弯腰垫脚,寻了半天面。反手压于案橱,手腕用力撑上沿边。甩腿扫视正巧和面条儿对了眼。手腕翻转用力一跃而下,落地生风,取来面条儿置于案板上待用。


倒水开火,小泡泡咕嘟咕嘟地外涌,在最高点炸裂开来,最终归于水面。面条儿一个个滚着进了锅。水溅在围裙上也并未削减兴趣半分,三指握筷,筷尖儿分开入水钳住面条儿,手腕儿放松与面条儿共舞。


热气上来裹住了手才匆匆收回,筷子沉了两节靠在锅边儿。搓手将掌上余温渡到左手,抬手哈气以平衡其温差。倒两滴油,崴一勺盐,静待它出锅。


面条香打着旋儿钻入鼻腔,锅边儿泛起了白沫,中间儿的面条被沸水顶出来,活像一条条小鱼。腿两侧拍了拍手,捡了鸡蛋磕了蛋壳在锅沿儿,蛋液进水披上了白衣。面条儿在长筷下还未翻腾到天际就出了锅。


淋两勺汤汁,一个荷包蛋,半片儿菜叶。端着热气腾腾的面就上了桌儿,“大哥,阿诚哥!吃饭啦!”拽开活扣扔了围裙才洗手上了桌。


“怎么样,尝尝?”翻了袖口,握紧筷子,筷头儿在空中打着不易察觉的小圈儿,静等阿诚哥的夸赞。大哥埋头吃面,阿诚哥也未做出评价。耐不住性子发问,见他们二人相视一笑又默而不语。


“到底好不好吃啊!”


夜
出本占tag歉。退坑出剩下的最...

出本
占tag歉。
退坑出剩下的最后几本靖苏本
《解语生香传》
《未空》带别册
《不可说》上下+《古墓粽影》

出本
占tag歉。
退坑出剩下的最后几本靖苏本
《解语生香传》
《未空》带别册
《不可说》上下+《古墓粽影》

濔

P1-2▶凱歌靖蘇誠台-蜜月合本《致親愛的你》預定單

P3-4▶靖蘇繪本《到你身邊》印調單

※兩本皆於11/30(六)收單
※首販場次CWT53首日/攤位號碼C69
※不一定會有通販;海外也可填單,無法開表單的請於該貼文底下留言喊數。(可能委/託的代/理見評論一樓)

★★★完售後不再加印,不再加印,不再加印,謝謝大家的陪伴。★★★

▂ ▂ ▂ ▂ ▂ ▂ ▂ ▂ ▂ ▂ ▂ ▂ ▂ ▂ ▂ ▂ 

▎《致親愛的你》-詳...

P1-2▶凱歌靖蘇誠台-蜜月合本《致親愛的你》預定單

P3-4▶靖蘇繪本《到你身邊》印調單

※兩本皆於11/30(六)收單
※首販場次CWT53首日/攤位號碼C69
※不一定會有通販;海外也可填單,無法開表單的請於該貼文底下留言喊數。(可能委/託的代/理見評論一樓)

★★★完售後不再加印,不再加印,不再加印,謝謝大家的陪伴。★★★

▂ ▂ ▂ ▂ ▂ ▂ ▂ ▂ ▂ ▂ ▂ ▂ ▂ ▂ ▂ ▂ 

▎《致親愛的你》-詳細資訊 ▎

封面/扉頁插圖:濔
作者:濔、紫釵( @紫釵) 、零之 (@八月雨) 、忌子蘭( @功德笔写不出字 ) 、五十弦(PLURK) 、Kate.( @Katekkkk ) 、暮星 (@暮星☆♪ ) 、反響( @反響 ) 、非光( @非光)  、梓攸( @66)  、CUBIC (@歲月長盒在此嗑 )

規格:B5直式膠裝/右翻/58P(圖12張,小說3萬字↑)
NTD:220(※預定前10名附贈凱歌蒸煮小方糖;該品項通販無法一同附上)

內容:R15-17向,以蜜月(包含同居/交往蜜月期etc)為軸心,灑滿糖漿,或帶點酸澀、辛香調味的各種滋味一次擁有。

※明年2月場結束且完售過後半年至一年不等,作者群會隨個人意願決定釋出內容與否,介意者請注意。

▂ ▂ ▂ ▂ ▂ ▂ ▂ ▂ ▂ ▂ ▂ ▂ ▂ ▂ ▂ ▂ 

▎《到你身邊》-詳細資訊 ▎

作者:濔
規格:A5變形本橫式膠裝/右翻/24P
NTD:120
內容:掌心國度的日常,究竟為何小阿蘇會悶悶不樂,而小殿下來訪時又見不到那隻狐呢?

※前15張在LOF上公開的圖皆於新刊內重新繪製。

夜

出本! ! (列表更新,还剩最后几本,终于快出完了ㅍ_ㅍ…

占tag歉。

因为彻底退坑了,整理了所有出的本子,list在下面,求还在坑里的妹子带走它们吧ww.
(本都是周全基本全新无暇,收来都有好好保存。
就求求太太带走吧 我留着已经一点用都没了……
这些本子都绝版了,也没什么人还在出了,除了几个我收来价高的别的我已经大刀了,愿意收的直接留言或者私信好吗,收或者不收都回复一下好吗。。。
爽快的我给你再给你小刀一下…

现在list:《未空》

《不可说》(上下册)+《古墓粽影》

《自别后》+《饮弹生花》

《解语生香传》

出本! ! (列表更新,还剩最后几本,终于快出完了ㅍ_ㅍ…

占tag歉。

因为彻底退坑了,整理了所有出的本子,list在下面,求还在坑里的妹子带走它们吧ww.
(本都是周全基本全新无暇,收来都有好好保存。
就求求太太带走吧 我留着已经一点用都没了……
这些本子都绝版了,也没什么人还在出了,除了几个我收来价高的别的我已经大刀了,愿意收的直接留言或者私信好吗,收或者不收都回复一下好吗。。。
爽快的我给你再给你小刀一下…

现在list:《未空》

《不可说》(上下册)+《古墓粽影》

《自别后》+《饮弹生花》

《解语生香传》

夜

出本!!

占tag歉。

因为彻底退坑了,整理了所有出的本子,list在下面,求还在坑里的妹子带走它们吧ww.

(本都是周全基本全新无暇,收来都有好好保存。

就求求太太带走吧 我留着已经一点用都没了……

《诉衷情》

《未空》

《寄人间》上下册+书签贴纸等+《翔地记》

《不可说》(上下册)+《古墓粽影》

《自别后》+《饮弹生花》

《好好走路,别晃》+《好好打车(hold)

《倒春寒》

《九夏对三冬》

《靖苏小甜饼》

《萧大侠成名记》

《同归》

《解语生香传》

《雪梅》

《samsara》

《梅子沾糖青杏小》

《似是故人归》

怎么收来怎么出,而且这些本子现在也都收不到了。。还在坑里想收本当然可以私我,这两天收的我可以很快发货●v●

占tag歉。

因为彻底退坑了,整理了所有出的本子,list在下面,求还在坑里的妹子带走它们吧ww.

(本都是周全基本全新无暇,收来都有好好保存。

就求求太太带走吧 我留着已经一点用都没了……

《诉衷情》

《未空》

《寄人间》上下册+书签贴纸等+《翔地记》

《不可说》(上下册)+《古墓粽影》

《自别后》+《饮弹生花》

《好好走路,别晃》+《好好打车(hold)

《倒春寒》

《九夏对三冬》

《靖苏小甜饼》

《萧大侠成名记》

《同归》

《解语生香传》

《雪梅》

《samsara》

《梅子沾糖青杏小》

《似是故人归》

怎么收来怎么出,而且这些本子现在也都收不到了。。还在坑里想收本当然可以私我,这两天收的我可以很快发货●v●


✨

一次小记

霓凰凭借着那种长时间相识带来的熟悉感,这是一种直觉。

而景琰是因为在平日里就留意铭记在心的细小举动。小到说话方式,大到手势和肢体动作,他并没有把这些发生在陌生人身上的小事忽略,这不是长时间接触就能够发觉的,"有了对的梅长苏,才有了对的靖王,相反也是,有了对的靖王,才有了对的梅长苏。"

其实不仅是景琰,明诚,王凯,他们都很关照自己搭档的一举一动。抿嘴低头,笑场时弯起的眼角,他们注意到的,都是美好的回忆,是他们在一起时共同的笑。


——如果时光倒回,你我又会怎样。不过不需要担心,不管哪个时空的他们,不管先前经历了多少苦难,他们终究已经完整地在一起。所以你我要讨论的,该是今后的未...

霓凰凭借着那种长时间相识带来的熟悉感,这是一种直觉。

而景琰是因为在平日里就留意铭记在心的细小举动。小到说话方式,大到手势和肢体动作,他并没有把这些发生在陌生人身上的小事忽略,这不是长时间接触就能够发觉的,"有了对的梅长苏,才有了对的靖王,相反也是,有了对的靖王,才有了对的梅长苏。"

其实不仅是景琰,明诚,王凯,他们都很关照自己搭档的一举一动。抿嘴低头,笑场时弯起的眼角,他们注意到的,都是美好的回忆,是他们在一起时共同的笑。


——如果时光倒回,你我又会怎样。不过不需要担心,不管哪个时空的他们,不管先前经历了多少苦难,他们终究已经完整地在一起。所以你我要讨论的,该是今后的未来。


亦云初
存戏2 拉开窗帘,漆黑的眸子中...

存戏2

拉开窗帘,漆黑的眸子中添了几许清晨的微光。小少爷昨儿晚上嚷着要吃西街铺子上香喷喷的酱香饼和东街那家老字号的豆浆,摇摇头嘴角不经意勾起,低声骂人一句惯会折腾人。简单地裹起深蓝色大衣便出了门。户外的温度不适合久待,豆浆热气腾腾的,搓着手挪移着步子排队,接过豆浆彬彬有礼地与那人道声谢谢。推开公馆大门,想来就知道小少爷还未睡醒,遂缓步上楼,屈指敲响房门。“我数三个数,再不起床,可就没有豆浆了。”

还未到家就听到这小子干的“好事儿”。嘿,还想让瞒着大姐,真是反了天了。板着一张脸悠悠进门,蓝色风衣折于臂弯,抬头瞧见楼梯口凑出个小脑袋,眨眨眼睛规规矩矩地叫着阿诚哥。难得见这小子这么乖,眉梢微挑,...

存戏2

拉开窗帘,漆黑的眸子中添了几许清晨的微光。小少爷昨儿晚上嚷着要吃西街铺子上香喷喷的酱香饼和东街那家老字号的豆浆,摇摇头嘴角不经意勾起,低声骂人一句惯会折腾人。简单地裹起深蓝色大衣便出了门。户外的温度不适合久待,豆浆热气腾腾的,搓着手挪移着步子排队,接过豆浆彬彬有礼地与那人道声谢谢。推开公馆大门,想来就知道小少爷还未睡醒,遂缓步上楼,屈指敲响房门。“我数三个数,再不起床,可就没有豆浆了。”

还未到家就听到这小子干的“好事儿”。嘿,还想让瞒着大姐,真是反了天了。板着一张脸悠悠进门,蓝色风衣折于臂弯,抬头瞧见楼梯口凑出个小脑袋,眨眨眼睛规规矩矩地叫着阿诚哥。难得见这小子这么乖,眉梢微挑,藏了笑意,几步便拉近了距离。低头不动声色地扫过自己的风衣。明台这小子聪明,将大衣抱进了他的怀中。懒散地坐在楼梯口,鞋脱了一只就见面前摆好的鞋。将笑意藏于眼底,哼了一声起身踩进鞋里。拍拍身后土,抬腿蹬在上一级台阶。右肩一沉,就知道这小子憋不住,回头开故意做出一副难为情的样子告知他不行。话音未落风衣成团就飞了过来,杀伤力不小。“嘿!反了你了?”侧身伸手将球儿揽入怀中,抖抖抻平作势拍拍衣上的土,摇头叹息出了褶皱,扔在了衣架上,等待熨烫。抄了皮鞋了就要动手儿。
“干嘛干嘛!君子动口不动手。”
“在家里,算家事,不论君子。”

濔

收到桌曆了!!!美哭印刷質感好棒喔超適合書寫筆記。゚(゚´Д`゚)゚。
請了鵝子們當模特兒來試拍其中幾頁好滿足~~~(滾動)這尺寸真的小巧可愛又方便好喜歡!!!凱&歌寶單人照的部分分別是凱歌歡享月的八九月,印製放上他倆的專屬紀念日就是特別開心(´////`)
最後兩張是大型棚拍現場XD

收到桌曆了!!!美哭印刷質感好棒喔超適合書寫筆記。゚(゚´Д`゚)゚。
請了鵝子們當模特兒來試拍其中幾頁好滿足~~~(滾動)這尺寸真的小巧可愛又方便好喜歡!!!凱&歌寶單人照的部分分別是凱歌歡享月的八九月,印製放上他倆的專屬紀念日就是特別開心(´////`)
最後兩張是大型棚拍現場XD

亦云初

存戏

将大哥三两套西装挂上衣架,拿起一身放于长凳,手执熨斗熨过褶皱,嘴里哼唱着小曲儿状元媒。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动静大概是小少爷又把大门给撞开了,也不知道这门还能用多久,将手上的衣服翻个面儿,曲调拔高当做无事发生。


叹口气的功夫儿小少爷已经出现在客厅,放下熨斗打量起眼前的小孩儿。昨儿刚晾好的小白鞋面粘着泥土,褶皱的衣服上带着沙粒,白胖胖的小脸蛋儿也未能幸免于难,挂上黑乎乎的两道。得嘞,今儿晚又有活儿干了。抬手将人脸上的泥卡掉,眉梢微挑故意打趣人,“怎的,是我们家小馋猫偷吃不得,反掉到了老鼠洞里了不成?”

将大哥三两套西装挂上衣架,拿起一身放于长凳,手执熨斗熨过褶皱,嘴里哼唱着小曲儿状元媒。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动静大概是小少爷又把大门给撞开了,也不知道这门还能用多久,将手上的衣服翻个面儿,曲调拔高当做无事发生。


叹口气的功夫儿小少爷已经出现在客厅,放下熨斗打量起眼前的小孩儿。昨儿刚晾好的小白鞋面粘着泥土,褶皱的衣服上带着沙粒,白胖胖的小脸蛋儿也未能幸免于难,挂上黑乎乎的两道。得嘞,今儿晚又有活儿干了。抬手将人脸上的泥卡掉,眉梢微挑故意打趣人,“怎的,是我们家小馋猫偷吃不得,反掉到了老鼠洞里了不成?”


流年~亦舒☼
跪求城市房间太太的文

跪求城市房间太太的文

跪求城市房间太太的文

夜

退坑出本(长期出清所有本子…

占tag歉。

因为彻底退坑了,整理了所有出的本子,list在下面,求还在坑里的妹子带走它们吧ww.

(本都是周全基本全新无暇,收来都有好好保存。

目前list:

《诉衷情》

《未空》

《寄人间》上下册+书签贴纸等+《翔地记》(hold)

《不可说》(上下册)+《古墓粽影》

《自别后》+《饮弹生花》

《八荒录》

《蠢神仙》

《好好走路,别晃》+《好好打车

《倒春寒》

《九夏对三冬》

《靖苏小甜饼》(hold)

《萧大侠成名记》(hold)

《同归》

《解语生香传》

《雪梅》

《samsara》

《梅子沾糖青杏小》(hold)

《似是故人归》(hold)...

占tag歉。

因为彻底退坑了,整理了所有出的本子,list在下面,求还在坑里的妹子带走它们吧ww.

(本都是周全基本全新无暇,收来都有好好保存。

目前list:

《诉衷情》

《未空》

《寄人间》上下册+书签贴纸等+《翔地记》(hold)

《不可说》(上下册)+《古墓粽影》

《自别后》+《饮弹生花》

《八荒录》

《蠢神仙》

《好好走路,别晃》+《好好打车

《倒春寒》

《九夏对三冬》

《靖苏小甜饼》(hold)

《萧大侠成名记》(hold)

《同归》

《解语生香传》

《雪梅》

《samsara》

《梅子沾糖青杏小》(hold)

《似是故人归》(hold)

《谁令白衣送酒》(hold)

(想收的姑娘可以带价私戳我,或者私信问价,都是收价出本,真的完全出坑了不需要这些本了,就想全部出掉它们,而且家里也放不下了Orz…)

濔
▶CSP繪圖紀錄第358篇;前...

▶CSP繪圖紀錄第358篇;前面的三配對創作請戳TAG:凯歌Record
▶今年的靖蘇糰子萬聖風誠台糰子萬聖風
▶去年的萬聖賀圖/前年的0102

我的第600篇凱歌靖蘇誠台貼文!今天應該也是被限流日常www能看到的都是有緣人_(:3 ⌒゙)_

哈囉喂系列的第三彈,應該就這樣了,三對的設定請戳去年或前年的貼文(連結在前面),今天快傍晚才臨時起意動工,雖然是Q版但還是忍不住雕細節的毛病是治不好了(。)

背景亂畫的別細究,偷畫了琰琰吸蘇蘇尾巴好舒壓^Q^

凱歌是一如往常深情對望的日常,誠台那邊則是小少爺吃著糖還想再跟阿誠哥拿更多糖被阻止(?),三對都是我的心肝寶貝(捧心)

雖然之前也說過但...

▶CSP繪圖紀錄第358篇;前面的三配對創作請戳TAG:凯歌Record
▶今年的靖蘇糰子萬聖風誠台糰子萬聖風
▶去年的萬聖賀圖/前年的0102

我的第600篇凱歌靖蘇誠台貼文!今天應該也是被限流日常www能看到的都是有緣人_(:3 ⌒゙)_

哈囉喂系列的第三彈,應該就這樣了,三對的設定請戳去年或前年的貼文(連結在前面),今天快傍晚才臨時起意動工,雖然是Q版但還是忍不住雕細節的毛病是治不好了(。)

背景亂畫的別細究,偷畫了琰琰吸蘇蘇尾巴好舒壓^Q^

凱歌是一如往常深情對望的日常,誠台那邊則是小少爺吃著糖還想再跟阿誠哥拿更多糖被阻止(?),三對都是我的心肝寶貝(捧心)

雖然之前也說過但最近越來越覺得這裡實在是很不方便,還是減少在這邊出沒好了(´・ω・`)

濔

▶CSP繪圖紀錄第357篇;前面的三配對創作請戳TAG:凯歌Record
▶今年的靖蘇糰子萬聖風

▶去年的萬聖節賀圖/前年的0102


萬聖節系列第二彈~依然是逃避稿子的摸魚

今天是誠台糰子,試玩了新的效果感覺好適合萬聖風格啊XD

慣例放上每年萬聖節固定的個人私設↓

【狼人誠(喜歡用狼尾把小少爺捲進懷裡)

x 黑貓台(喜歡跟在狼人阿誠的後面跑)


猜猜看阿誠哥在做什麼呢(?)(#小少爺偷偷接近中


▶CSP繪圖紀錄第357篇;前面的三配對創作請戳TAG:凯歌Record
▶今年的靖蘇糰子萬聖風

▶去年的萬聖節賀圖/前年的0102

 

萬聖節系列第二彈~依然是逃避稿子的摸魚

今天是誠台糰子,試玩了新的效果感覺好適合萬聖風格啊XD

慣例放上每年萬聖節固定的個人私設↓

【狼人誠(喜歡用狼尾把小少爺捲進懷裡)

x 黑貓台(喜歡跟在狼人阿誠的後面跑)

 

猜猜看阿誠哥在做什麼呢(?)(#小少爺偷偷接近中


濔

【2020年桌曆-靖蘇凱歌誠台】
材質:美術紙,便於書寫
尺寸:含底座10.8 x 16.5 cm
售價:跟獅喵零錢包一起帶的套組價520元整


收錄我今年繪製的凱歌靖蘇誠台(包含3CP的動物形象化)彩圖共25張,額外標記了瑯琊榜/偽裝者以及真主的紀念日、生日等特殊日子~

自己想要系列不知道趴幾(...)一樣問問有沒有人要+1
這個成本比較高 壓不太下來(T.T)有人想單買的可以再私訊問我


統計到10/28晚上九點!

【2020年桌曆-靖蘇凱歌誠台】
材質:美術紙,便於書寫
尺寸:含底座10.8 x 16.5 cm
售價:跟獅喵零錢包一起帶的套組價520元整


收錄我今年繪製的凱歌靖蘇誠台(包含3CP的動物形象化)彩圖共25張,額外標記了瑯琊榜/偽裝者以及真主的紀念日、生日等特殊日子~

自己想要系列不知道趴幾(...)一樣問問有沒有人要+1
這個成本比較高 壓不太下來(T.T)有人想單買的可以再私訊問我


統計到10/28晚上九點!

小少爷的面粉厂炸啊炸啊炸
听说黑子又来嚣张了,阿诚哥和小...

听说黑子又来嚣张了,阿诚哥和小少爷清tag
有这个时间 三次元好好提升一下自己吧 不上学吗 天天干这无聊的事

听说黑子又来嚣张了,阿诚哥和小少爷清tag
有这个时间 三次元好好提升一下自己吧 不上学吗 天天干这无聊的事

鸵鸟的秘密

【诚台】烽烟何日靖(番外1·中)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番外1·上)ABO


这家叫做圣玛丽亚的福利院前身是一家修道院,花岗岩砌成的石墙已有了百年的历史。盛夏季节走在长廊下,有一种扑面而来的阴凉。

明台和明诚是跟着明镜来的,修女领着他们参观时,正好撞上了孩子们的午饭时间。

明镜去院长室喝茶了,明诚在与修女交流,而明台就隔着走廊的窗子往里看。


这里的卫生条件不算太好,孩子们的手有点脏兮兮的,每个人眼里都泛着饥饿的光。孩子们在午饭期间可以得到一个巴掌大的面包,还有一碗飘着点油腥的蔬菜汤。

孩子们似乎很习惯有外客来参观,他们好奇地往外张望,一个个挺直了腰杆。他们知道来参观的人很可能会成为他们的...

【诚台】烽烟何日靖(番外1·上)ABO


这家叫做圣玛丽亚的福利院前身是一家修道院,花岗岩砌成的石墙已有了百年的历史。盛夏季节走在长廊下,有一种扑面而来的阴凉。

明台和明诚是跟着明镜来的,修女领着他们参观时,正好撞上了孩子们的午饭时间。

明镜去院长室喝茶了,明诚在与修女交流,而明台就隔着走廊的窗子往里看。

 

这里的卫生条件不算太好,孩子们的手有点脏兮兮的,每个人眼里都泛着饥饿的光。孩子们在午饭期间可以得到一个巴掌大的面包,还有一碗飘着点油腥的蔬菜汤。

孩子们似乎很习惯有外客来参观,他们好奇地往外张望,一个个挺直了腰杆。他们知道来参观的人很可能会成为他们的新家长,谁都渴望被一个好的家庭收养。

排队打饭的孩子从四到十二岁不等,再大一些的孩子就会去隔壁院校上课或者在福利院帮忙——毕竟一般的家庭不会认养年纪太大的小孩。

 

明镜喜欢的那个叫约翰逊的孩子正在帮着厨师给其他孩子舀汤。他看上去有七八岁的年纪,有一头乱糟糟的红发和满脸的雀斑,但笑容却很阳光。

据说他是爱尔兰人,他的父母死于二战。美国大兵把他从建筑物的废墟下挖出来时,他已经被压断了一条腿,所以至今还有点坡。而福利院收留他之后,约翰逊因为懂事和乐观受到了大家的欢迎。

 

明台远远地站在走廊外,打算观察一下约翰逊,却看见打饭队伍中推了一个男孩出来。

比起其他孩子,那男孩的头发有点过长了,盖住了他的眼睛,看模样不过五六岁。明台注意到男孩的衣服上有着补丁,整个人看上去和大环境格格不入。

 

“走开!哑巴!”队伍里有孩子朝他叫:

“昨天格莱尔修女罚你今天不许吃饭,你忘记了吗?!离我们远点,你身上的味道臭死了!”

 

那被叫做哑巴的孩子站起身,没再回到队伍中,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到了门边。明台注意到约翰逊趁人不注意给那孩子递了半个水煮的土豆。

那小哑巴转身跑出了餐厅,躲到走廊大口大口地吃着土豆,还发出了哼哧哼哧的气喘声。

明台看着他,他却一直低着头。他能察觉到明台的视线,一般的孩子不会在来客面前如此无礼,但明台知道这个男孩很可能根本就不在乎他的目光。

 

他见过这样的男孩子——在二十几年前,第一次见到阿诚哥的那个下午。

 

明台朝他走了两步,那男孩警惕地仰起头,刘海下是一双湖绿色的眼睛。被这样的眼睛盯着,面对枪林弹火都没害怕的明台突然有点儿紧张:

“呃。”omega翻了翻口袋,掏出一颗薄荷糖:“你要吃糖吗?”

 

“太可惜啦。”

格莱尔修女是个胖胖的,脾气有点暴躁的中年妇女:

“太可惜啦!约翰逊昨天下午刚刚签了领养协议,是一对英国的夫妻!他们的儿子是个新兵,在战争中死去了,他们一直很想再要个小孩,可是你们知道的,他们毕竟年纪大了。”

 

“他们和您一样,夫人!他们也很喜欢约翰逊,几乎没有人会不喜欢那么善良的孩子!”

因为明镜的法语不太行,那修女是用英语与她交谈的,带着点奇怪的法国腔:

“如果您和您的兄弟们早来一天就好啦,但现在我们只能说句抱歉啦。”

 

明镜看上去确实很失望,她眼眶泛红,让明诚帮她多问一下那爱尔兰男孩的情况。明台却有点心不在焉,想着刚刚在餐厅门口啃土豆的小哑巴。

“你们这儿有个小哑巴吗?”明台问修女:“大概五六岁的年纪,棕色头发,刘海盖住了眼睛。”

 

格莱尔修女捂住了嘴,有点夸张地哦了一声:

“不是的,先生。那孩子不是个哑巴!只是那孩子从来不和人交流!才被人取了那个外号。他叫克洛斯,我们院长是在集中营发现他的,我们甚至弄不清他的哪国人,我们猜他可能是意大利或西班牙人。”

 

“这孩子有什么怪癖吗?”明台问:“好像很多孩子都不喜欢他。”

 

“倒也说不上怪癖,就是不爱和其他同龄人玩,不爱说话。”

格莱尔修女说:

“他小时候可能有受过虐待,所以攻击性很强。容易和其他孩子发生冲突。昨天他就打了一架,把一个孩子的头打破了,还挺严重的,今天就被我罚了禁闭。”

 

“明台?”明诚用中文轻声问道:“怎么回事?”

 

当格莱尔修女把克洛斯带到会客厅时,明诚和明镜都沉默了。特别是明诚,似乎说不出一句话。

 

“像不像当年的你呢,阿诚哥?”明台笑了:

“特别是气质。我看他吃土豆的时候,就好像在看二十三年前的你站在巷子口嗦那碗面。”

 

明诚叹了口气:“并不是所有这样性格的孩子都能与人好好相处的,我有多拧我自己清楚。”

 

然而,他们还是在当天下午签订了领养协议,把克洛斯带回了家。


鸵鸟的秘密

【诚台】烽烟何日靖(番外1·上)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完结)ABO


明台知道自己这一生很可能都不会有孩子了。


四五年前在上海苏医生就警告过他,说他存在滥用药物的嫌疑。那时候苏医生就下了死通牒,如果明台还继续不知死活地用非正常的方式渡过omega的情期,他很可能会和生育功能彻底说再见。


但他毫无选择。

在那个命悬一线的年代,他和明诚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谁还有精力去考虑是否能生育?说来也凄惨,明台自分化后的八年时间里,都不曾经历过一次酣畅淋漓的情期。

早年他和明诚顾忌桂姨,总是匆忙解决。后来死间计划明诚出事,他们分开了三年多的时间,明台忙于地下工作,也无心去考虑抑制剂对身体带来的伤害...

【诚台】烽烟何日靖(完结)ABO


明台知道自己这一生很可能都不会有孩子了。

 

四五年前在上海苏医生就警告过他,说他存在滥用药物的嫌疑。那时候苏医生就下了死通牒,如果明台还继续不知死活地用非正常的方式渡过omega的情期,他很可能会和生育功能彻底说再见。

 

但他毫无选择。

在那个命悬一线的年代,他和明诚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谁还有精力去考虑是否能生育?说来也凄惨,明台自分化后的八年时间里,都不曾经历过一次酣畅淋漓的情期。

早年他和明诚顾忌桂姨,总是匆忙解决。后来死间计划明诚出事,他们分开了三年多的时间,明台忙于地下工作,也无心去考虑抑制剂对身体带来的伤害。

再加上最后那次去标手术给了他致命一击,以至于好几年都缓不过劲来。

 

二战结束后的第三年,中国国内果然像哥哥们预言的那样,国共矛盾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开始了决战。而明楼和明诚终于也不再低调,借着欧洲的战后复兴浪潮开始做起了钢铁生意。

鉴于明家在欧洲本来就有根基,再加上华人的生意敏感性和明楼的商业天赋,事业竟渐渐有了规模。从最开始的坐吃山空到转亏为盈不过短短半年时间。

 

精心调养了两年半的时间,明台的身体好了许多。他被明镜和明诚养得白里透红,两颊也终于堆出了点肉。虽然脖子上还有一条丑陋的伤疤,但明台的心态很好,对此并不在意。

由于开头两年明诚盯他盯得紧,明台就老老实实地在家做米虫。他偶尔会去巴黎大学旁听课程,逛街看书,或者和阿香一起在别墅的院子里种一些欧洲少见的香料。

阿香最近恋爱了,喜欢上隔壁街的铁匠学徒——一个红头发的爱尔兰年轻人。明台经常看见他们在后院隔着铁门约会,偶尔还会拿着书本一起磕磕巴巴地学法语。

 

以前在战时明镜还会催着他们要孩子。但现在战后,却对这事绝口不提了。甚至偶尔聊到相近的话题,明镜都会很刻意地绕开,仿佛那是一个不能触碰的禁区。

明台用抑制剂的那几年,家人都是看在眼里的。看在眼里,却无可奈何。

 

明诚更是不会提。

明台知道alpha在自责,毕竟明台一生中的第一支抑制剂是明诚给他打的。只是当时他们都没有去考虑这件事的后果,总觉得一两只针剂不会带来太大的问题。

但是问题接二连三地来,形势剧变,都没给他们太多反应的时间。有些问题,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时间不能让所有伤痕都痊愈。

 

明台带着沐浴后的湿气,套着明诚的衬衣,坐在酒店房间的窗边看拉丁文版的《神曲》。

房间中浓郁的信息素气息还没完全散去,明台的脑子终于迎来了三天以来的第一次清明。

 

这是他和明诚在战后一起度过的第二次情期。

明诚心细,这样的日子都会早做准备。他知道在家里的房间滚上三天omega会尴尬,还会因为顾忌不敢出声而咬破嘴唇,所以他都会提前预订好酒店房间。

很多有资质的高级酒店都有AO套房,隔音好,注重客人的隐私,有三到七天不等的配套客房服务。

 

三天的时间里,热潮动不动就来,有时候还吃着饭看着电影明台就开始气喘。他自己带来的衣服早就被糟蹋完了,可是套着阿诚哥的衬衫,一身没消褪的痕迹就更显暧昧。

 

浴室的门打开,明诚擦着头发走出来,给自己开了一瓶酒。冰块撞在杯壁上,声音清脆。

他坐到omega的身边,明台抬头看了他一眼,不自觉凑上去蹭了一口酒,然后被alpha吻了个结结实实。

 

“大姐又去孤儿院了?”明台躺在明诚怀里玩自己的手指。

 

二战之后,很多孩子流离失所,巴黎城郊的福利院到处都是。政府只能给他们提供最基本的保障,但还有很多孩子连过冬的衣物都没有。

明镜参加了一次社会慈善活动后,就一发而不可收拾。几乎三天两头都要往福利院跑。

 

“是吧。”明诚放下酒杯,把开着的窗户关小了些:“大姐年纪也到了,会喜欢小孩也是理所当然的。”

 

“大姐是不是一直想再收养一个孩子?”明台小声问:“她上次和我们提到的那个男孩叫什么名字?”

 

“约翰逊吧,”明诚道:“4岁的男孩,正是调皮捣蛋的年纪。别想了,大姐不符合领养的条件。”

 

明台沉默了。

法国二战之后对领养的家庭有着严格的要求,未婚的明镜是没有办法领养孩子的。

 

“阿诚哥。”明台转过身子盯着自己的alpha:“你想去那家福利院看看吗?”


零之镇魂

(大力求本)求《永夜》本!

占tag致歉!大力求城市房间大大的《永夜》!😭看完了文想求实体本收藏!另外城市房间太太别的本也可!(《北京日和》有啦!)

占tag致歉!大力求城市房间大大的《永夜》!😭看完了文想求实体本收藏!另外城市房间太太别的本也可!(《北京日和》有啦!)


肉独感君

长期求本

占tag致歉。


入坑太晚的我不抱希望地求一下驶向拜占庭太太所有出过的本,可接受小幅溢价,ballball出本的姐妹们康康我吧!!!

占tag致歉。


入坑太晚的我不抱希望地求一下驶向拜占庭太太所有出过的本,可接受小幅溢价,ballball出本的姐妹们康康我吧!!!


formerlynrrrrr

【重发】【诚台】红枫叶

飘零久 姊妹篇


献给永远的诚台


1

        十月初的一天黄昏,明台发现北坡那棵枫树倒在了血泊里。

        他只能把时间含糊到“十月初”。被囚禁的前三个月,他一直用藏在炕洞里的一根秃撸的铅笔在墙上记日子。后来一个饿疯了的战俘为两个玉米饼子出卖了他。铅笔被没收之后不久,明台就失去了时间。其实早在那之前,时间就失去了功用。日出之后他们被叫醒,排队从铁皮桶里舀一碗苞谷碴子熬的粥,之后是毫无意义的体...

飘零久 姊妹篇


献给永远的诚台



1

        十月初的一天黄昏,明台发现北坡那棵枫树倒在了血泊里。

        他只能把时间含糊到“十月初”。被囚禁的前三个月,他一直用藏在炕洞里的一根秃撸的铅笔在墙上记日子。后来一个饿疯了的战俘为两个玉米饼子出卖了他。铅笔被没收之后不久,明台就失去了时间。其实早在那之前,时间就失去了功用。日出之后他们被叫醒,排队从铁皮桶里舀一碗苞谷碴子熬的粥,之后是毫无意义的体力劳动——挖沟渠,垒石块——又一碗稍稠些的苞谷粥和一个玉米饼,排队走回囚室,日落。

        明台的一天要更长。他在被押送到战俘营的路上试图逃跑。作为惩罚,他要在暮色里蹲在挨着北墙的那口井边,洗净几百只沥拉着枯草色的苞谷粥的粗瓷碗,再把它们十个一摞的码好。

        他就是在这样的苦役中偶然发现墙外的山坡上那棵长得笔直的枫树的。西沉的太阳在它的枝桠间切割出亮面和暗面。受光的一面闪着黄澄澄的的金色,背光的一面隐匿进灰绿色的阴影里。他出神的看着那棵树,停住了手上擦洗的动作,身后的日本士兵用枪托狠狠的杵向他的后背,几乎把他打倒在地。

        那天深夜,明台就着不断从脊柱扩散开的疼痛咀嚼着自己发现那棵枫树的一瞬间——他立刻就想起了明诚。明诚的面孔和他身上的味道——那种刚受过阳光暴晒的棉布织物的味道——让他短暂的忘记了饥饿和疲劳,愤怒和恐惧。他觉得这种瞬时的遗忘是对他所处的残酷不仁的境遇的反抗。


2

       北坡的枫树在秋风里一点点渗出橙黄色。天开始冷了。这是明台在东北的第一个秋天。他记得明诚给他念的一本游记里写,东北的天从九月份就冷下去,很快就见霜了。小时候他和明诚好读“闲书”和“怪书”,尤其偏爱古今中外的散文游记,读熟了就手舞足蹈的把内容学给大姐,俨然书中所写是他们亲眼所见。大哥笑他们“钻进书本里却假装往外看”,父亲却说,先读万卷书再行万里路,也没什么不好,出一会儿神又伤感到,鸿渐年轻的时候也爱看这些笔记文。

      黎鸿渐是父亲的同窗,同侪和半生的挚友。他和夫人双双早亡之后,父亲收养了他们遗下的独子黎家澄。

      可明诚和明台最终以父亲没有想到或不忍去想的方式行了万里路。

      山河破碎之下,他们所行的“路”不是避难,就是行军。


3

     不久之后的一个黄昏,明台看见一阵风从那棵好像在燃烧着的枫树上摇落了几片叶子。他感到一阵颤栗。他决定那天是九月十八号,并重新开始在心里默记日期

        可很快他就被疾病和死亡的阴影分心了。睡在他身边铺位上的郭骑云越来越虚弱,每天晚上都要用尽全力压抑咳喘。明台没想过他们这些已经瘦骨嶙峋的人还能变得更瘦。可是郭骑云真的以骇人的速度不断消瘦下去。他已经不再有什么胃口,就把喝不下的苞谷粥塞给明台。

       明台认识郭骑云就是在饭桌上。他们是一个营部的参谋,也是那个营里唯二念过大学的人。同桌吃饭的第一天明台就掰给了郭骑云半张大饼:“看你吃饭真香。”

        明台用郭骑云的钢笔给明诚写了七封信,却不知道该往哪里寄。明诚正跟着一组工程师在前线抢修道路桥梁,和他自己一样,早没有了地址。他还用钢笔给郭骑云画了一张肖像。用钢笔画画是明诚教他的。上中学的时候他经常拿明诚的笔随手勾出各种状态下的大哥来练手,再凭心情添上滑稽的胡子和眼镜,直画到明楼看见弟弟就摆着手躲开。

       从高中毕业那年,他用一个夏天同明诚一起画了一册生长在中国各地的植株,送给大姐做生日礼物,还不忘脸皮极厚的向大姐坦白:“好的精细的都是阿诚哥画的,不像话的才是我画的。”

       那册植物图鉴从上海的家随他们一路颠沛流离的来到昆明,最终在一次空袭里同他们租住的房子一道化成了灰烬。里面的好些植物明台自己都没有见过。

       后来他在北方的前线经历战争,路过许多陌生的植物却又无暇观赏。再后来他所在的营奉命掩护大部队转移,和一个团的日本军队正面交火。那时正是春天。

       半年之后,明台意识到郭骑云就要死了。心神恍惚之中,他忘记了自己的纪年计划。

         所以,当他看到倒在血泊里的枫树时,只能勉强判定那是在十月初。

         几乎一夜之间,它的树叶全落了。血红色的落叶散在四周,让它褐色的树干笔挺得更加突兀。“北坡的枫树笔挺的倒在了落叶的血泊里。”十来岁的明台可能会在日记里写下这样的病句,然后跑上山坡,去枫树地下捡一片最规整的红叶夹进明诚的作业本里。明诚会用油彩调出一模一样的红色。他跪坐在一边,出神的看着明诚持刷的手在调色板和画布间来回移动。他们可以这样在阁楼上呆一整晚,直到大姐上来喊,“阿诚,睡觉了;明台,睡觉了。”他跟在明诚身后下楼,老旧的木楼梯被他们一前一后踩得咯吱咯吱响,好像铺了一层枯叶。起先他们会一起站在倒数第四节台阶伸手去够一根门梁。大两岁的明诚比他高不少,也自然而然的更早达成目标。后来他越窜越高,终于高过了明诚。在上海的最后一年,他们已经能毫不费力的握紧那根木梁。明台经常利用这个机会把手叠在明诚的手上,很用力的按他的指节。他怀疑就是在某一次跟在明诚身后走下阁楼,停在倒数第四节台阶去够门梁的过程中,他产生了爱/抚和亲/吻他的冲动。他始终记得那个狭窄的楼梯和它抵靠的木墙,在昏暗的灯光下呈现出蜂蜜的颜色,散发出树脂的香味。

       可是明台既不能走到那棵枫树下,也不能看见明诚。枫树与明诚一样遥远。战争扭曲时间和空间,好像一面指针弯曲的钟,好像裂开的放大镜。

       囚室里是不能说话的,但是那一晚当所有人躺下的时候,明台低声的对郭骑云说,北坡有棵枫树的落叶很漂亮,红得像血一样。郭骑云笑了。

       入夜之后天非常冷。明台的上下牙不受控制的磕在一起,把风声都盖下去了。郭骑云很安静,一直没有咳喘。明台就拥着干燥的寒气和锋利的寂静睡着了,梦见后半夜的时候明诚起床来给他盖被子。

      

3

      他们在同一个房间睡了十多年。浅眠的明诚总要起床给他盖被子,因为他睡觉不老实。

      一般情况下,酣睡中的他对明诚的举动无知无觉。但父亲去世之后不久的一天,他从梦里惊醒时正看见明诚弯着腰在给他掖被角:“明台,你又蹬被子了。”

      他愣愣地看着明诚的眼睛,似醒非醒:“阿诚哥,我想喝热的牛奶。我梦见打仗了。”

      很快,一家人就被战争的阴影剥夺了睡眠。明台平躺在床上,胳膊枕在脑后,睁眼看着从天花板垂下来的吊灯。隔着长长的走廊,他也能听到大姐的叹息,看到大哥的辗转反侧。他转向同样无眠的明诚。明诚正注视着他。

       “报纸上说,日本人随时可能攻占北平。”

       “嗯。”

       “大哥和大姐要把家搬到昆明去。”

       “嗯。”

       “阿诚哥,真的要打仗了。”

       “不要害怕。”

       “我们一家人能一直在一起吗?”

       明诚不说话,只是把手伸向他,在虚空中抚/触他的眼眉。这一次明诚没有再把他当个孩子哄。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就对明台报以诚实的沉默。也不知为什么,这反而让明台感到了力量。他在巨大的勇气中落了泪,眼泪顺着脸颊砸在枕头上:

       “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可是家人是永远的,”明诚对他说,“我们不会分开。”

       又一滴眼泪砸在枕头上。明台向明诚微笑。

       那天的泪与笑变得像星星一样恒常。前线的夜晚,明台一抬起头,就能透过火光看到它们。也是那一天的泪眼和微笑让明台明白,他和明诚最终会走上战场。他们已经做出了同样的选择。等待他们的是迫近的分离,是死亡。


4

       拂晓时明台几乎醒了,可是他听到明诚的声音对他说,不要醒。

       他们在昆明度过的第一晚混乱不堪,一家人挤睡在族兄明堂家客厅的地板上,铺盖周围横七竖八的堆着箱笼和包袱。明台趁乱挤进了明诚的被筒里,他们的脚抵着父亲留下的一个大皮箱上的一排铜扣。拂晓时明台几乎醒了。明诚亲了亲他颤动的睫毛,“别醒,明台,接着睡吧。”

       明台睡了几个月来第一个整觉。

        


5

     郭骑云在第二天被丢进了埋尸坑。几百个战俘沉默的看着他被拖出了铁门,他的身体轻得像一扇席子。明台知道他希望被葬在枫树旁。在那一刻里,明台坚定了活下去的意志。他要活到战争胜利。他要将郭骑云重新安葬在枫树下。等到下一个秋天,郭骑云就能看到血红色的枫叶。

     他也要找到明诚,告诉他北坡的那棵枫树让他无比清晰的想起了他们的往昔,想起了所有的细节。他在饥饿中咀嚼着他们的爱,以此从战争中幸存。

      明诚会在调色盘上调出枫叶的颜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