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说不出去的话

301浏览    238参与
顾一凉

  我确实是个废物。

  北漂的同学和家里吵架,四年大学做家教挣钱,四年内除了学费没跟家里要一分钱,为了不耽误学习一天只睡三个小时。考研二战也不跟家里要钱。有对象。

  我长春的同学和家里吵架,大二退学创业,每天只睡五个小时,现在每个月挣两万多。有对象。

  另一个长春的同学,父亲找了个小三,母亲瘫痪在床,父亲不给交学费,和家里吵架,大四退学,现在上海上班。有对象。

  我是个废物,我和家里吵架,二战考研,每个月家里给我七千。每天睡七个小时。没对象。

  无能狂怒就是我。

  我确实是个废物,我不配睡觉。我抑郁我活该,我失眠我活该,我英...

  我确实是个废物。

  北漂的同学和家里吵架,四年大学做家教挣钱,四年内除了学费没跟家里要一分钱,为了不耽误学习一天只睡三个小时。考研二战也不跟家里要钱。有对象。

  我长春的同学和家里吵架,大二退学创业,每天只睡五个小时,现在每个月挣两万多。有对象。

  另一个长春的同学,父亲找了个小三,母亲瘫痪在床,父亲不给交学费,和家里吵架,大四退学,现在上海上班。有对象。

  我是个废物,我和家里吵架,二战考研,每个月家里给我七千。每天睡七个小时。没对象。

  无能狂怒就是我。

  我确实是个废物,我不配睡觉。我抑郁我活该,我失眠我活该,我英语单词模拟考试只答了84分,不能退费,真蠢。


crazzy

你曾过沧海,途步一生悲。

你曾过沧海,途步一生悲。

问哀歌

盛夏

我要一遍遍重复这不结束的盛夏

一遍遍亲吻这一枝灿烂过的野花

一遍遍拨开柳叶,一遍遍想着她

夏虫喧闹,唱出了她的音容笑貌

夏水潺潺,哼出了她眼里绽放的烟花

夏天你能慢点吗

等等我

咱们一起回去

一起回去找到她!

我想

看到她眸里一笑

我亦能眉心一舒

我要一遍遍重复这不结束的盛夏

一遍遍亲吻这一枝灿烂过的野花

一遍遍拨开柳叶,一遍遍想着她

夏虫喧闹,唱出了她的音容笑貌

夏水潺潺,哼出了她眼里绽放的烟花

夏天你能慢点吗

等等我

咱们一起回去

一起回去找到她!

我想

看到她眸里一笑

我亦能眉心一舒

顾一凉

择业期的日常想死

  每次我看到招聘在编老师的时候都是要师范专业,师范专业!该死的师范专业!!!

  该死的东师,该死的同专业的心机婊,该死的我。

  每次看到别人借口专业不对口把我拒之门外,我真的很无力,我可以说,我不比她们任何师范生差,只是专业保护而已,该死的师范。

  只要我考上研一切都结束了吧。

  每次我看到招聘在编老师的时候都是要师范专业,师范专业!该死的师范专业!!!

  该死的东师,该死的同专业的心机婊,该死的我。

  每次看到别人借口专业不对口把我拒之门外,我真的很无力,我可以说,我不比她们任何师范生差,只是专业保护而已,该死的师范。

  只要我考上研一切都结束了吧。


一座千年妖精的旅店

给亲爱的你们

再过两天我将迎来我的28岁生日,手机上礼盒里洋溢着祝福的气氛,可我却在热闹的背后慢慢的咬碎难以消化的情绪;真的很想问问我的父母,28年前把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初衷。


最近发生了一些事,让我努力回忆我这28年,我竟然找不出片刻,我觉得我父亲是爱我的感受,换句说,我生命里完全没有那么一刻感受到——我父亲是爱我的……


可我知道他是爱我的,这是理性上的理解,这是从小到大被不停被客观事实形成的思想,但是任何一个当下,我的心却从来没有感受到过。


在我的成长经历中,他似乎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每天早上给我做早餐,晚上来接我放学,监督我去游泳,不允许我看电视看小说,只是为了让我好好学习……他这...

再过两天我将迎来我的28岁生日,手机上礼盒里洋溢着祝福的气氛,可我却在热闹的背后慢慢的咬碎难以消化的情绪;真的很想问问我的父母,28年前把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初衷。


最近发生了一些事,让我努力回忆我这28年,我竟然找不出片刻,我觉得我父亲是爱我的感受,换句说,我生命里完全没有那么一刻感受到——我父亲是爱我的……


可我知道他是爱我的,这是理性上的理解,这是从小到大被不停被客观事实形成的思想,但是任何一个当下,我的心却从来没有感受到过。


在我的成长经历中,他似乎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每天早上给我做早餐,晚上来接我放学,监督我去游泳,不允许我看电视看小说,只是为了让我好好学习……他这样看起来似乎无可挑剔。


但我从小到大真正自己想做的事情,从来没有得到过他的认同,甚至可以说只要是我想做的就一定是他反对的,我小时候喜欢看张爱玲的小说,我父亲总觉得她过于偏激,会影响我的人生观,那时候我16岁,我用我稚嫩的勇气与他的暴政对抗,我反问我的父亲——“你从来没有读过她的文章,又凭什么说她偏激!”那是在我漫长的少年时代为数不多的勇敢时刻,所以我一直忘不了它,虽然它当时造成了更加激烈的后果,我也从来没有后悔。


小到玩具大到人生选择,我从来没有得到过父亲的赞同或首肯,我潜意识都知道等待我的是千般的挑剔万般的不认同。


小时候身体不好,常常生病发烧,甚至我现在肋骨上都有个拇指大小的骷髅,我的记忆里永远是父亲无休止的指责,和母亲心疼的眼神,这导致我一直觉得生病是一件错误的事情,不可以也不应该寻求帮助。小学三年级有次发烧,不想去游泳,但是被父亲认为是偷懒,当然是避免不了严厉的惩罚。


说起游泳, 我六岁不到就被送去游泳,前后游了十年,其间我有过很多次的疑问,为什么我要游泳,我自己从来没有对其产生过半丝兴趣,其中不论是遇到的人还是遭遇的事,很少有对我来说快乐的,但它却死死盘踞着我的童年时光,几乎是挥之不去的阴影,那时候他们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你以后一定会为此感谢我们,并且真正的喜欢这段经历。对不起,时至今日,我很想告诉你这句话是错的,我从没有在这件事上得到过真的喜爱和满足,本来应该快乐的与朋友游玩的年纪,却被反复的练习切割成了孤立的世界;这段经历最大好处是成为你与你朋友之间骄傲的谈资,你朋友的子女无人能完成这种寒冬酷暑的坚持,唯有你的女儿完成了你安排的剧本,可这么多年了,你从来没有问过我是否好过,那段时光是否艰难……你只是不停强调因为你的决定给了我坚持,给我了抗压力,给了我……


我的父亲总是疯狂为我安排各种剧本,全方位的控制我,母亲是我年少时能感到的为数不多的温柔,我非常热爱她,她几乎是我与我父亲坚硬的关系里的唯一调和,可是她从不是个坚持或勇敢的人,她不喜欢干涉我父亲对我的管束,也没有对这种教育方式提出过疑问,这导致我别无选择,只能接受一种缺乏尊重缺乏爱的成长环境。


我对我的原生家庭几乎没有半分依恋,每次冲突之后,我都会在屈辱之中暗暗发誓要快快长大,要快快独立,要快快离开家。


所以我大学毕业后从没有过读研究生的想法,我的运气不错,工作两年后买了自己的房子,搬离了家,以前总是加班不想回家,现在有了自己的空间,突然生活有了情趣,也不用再每天看仰人鼻息,我人生中第一次觉得这样生活很自由很幸福……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父母特别是我的父亲,连我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也要打扰,他总是以很粗暴的聊天方式想逼我进入婚姻,可我已经明确分析过,一段所谓的婚姻对我毫无意义,只会增加我的负担,道理讲了无数次,没有认真听过一次,他们问我幸不幸福,我说我现在很幸福,他们不信,以为我在和他们闹脾气,我早已过了跟他们斗气的年纪,我只想说没有任何掌握着自己人生的人会觉得不幸福。


我知道他们的困扰,身边的朋友的子女分分结婚,让他们觉得丢人,可这是他们需要成熟起来,我没办法为了他们的虚荣心去牺牲自己的人生,我已经不再是那个无力的小女孩了,我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虽然伤心却不意外,我不知道他们在这场拉锯战中会不会学会尊重我……


“只要你幸福就好这句话”可能我永远无法从我父母的口中听到。


一座千年妖精的旅店

        我们这一代究竟有没有亲子之间的尊重。

        由于不喜欢父母对待我的方式,粗鲁的干涉,

       所以我也不想成为父母,不想成为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

       我独立的生活并不打扰任何人,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成为别人的眼中钉。

       ...

        我们这一代究竟有没有亲子之间的尊重。

        由于不喜欢父母对待我的方式,粗鲁的干涉,

       所以我也不想成为父母,不想成为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

       我独立的生活并不打扰任何人,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成为别人的眼中钉。

        我已经不需要父母养活,花自己的钱,负担自己的生活,但父母总觉得我好像欠他们一样,这是我所不能理解,也不能解脱的原罪。

朝鲁
只是当初的计划都不能实现了 只...

只是当初的计划都不能实现了

只是当初的随便一句话仍深深的在脑袋里

只是还是当初的旧的样子

只是无力改变什么

只是只是……

只是当初的计划都不能实现了

只是当初的随便一句话仍深深的在脑袋里

只是还是当初的旧的样子

只是无力改变什么

只是只是……

顾一凉

我耳朵里三种莫扎特

高中的时候,听着觉得无聊,觉得为啥这种音乐还能成为世界经典。

  大二的时候觉得歌曲中的技巧转换的很有趣,情绪不是一天天傻乎乎的唱歌,逐渐能感到歌曲中快乐的感觉。

  现在听莫扎特,就如乌云后出来的一缕阳光。

高中的时候,听着觉得无聊,觉得为啥这种音乐还能成为世界经典。

  大二的时候觉得歌曲中的技巧转换的很有趣,情绪不是一天天傻乎乎的唱歌,逐渐能感到歌曲中快乐的感觉。

  现在听莫扎特,就如乌云后出来的一缕阳光。


顾一凉

忙着去活

  我终于选了那个我在高中的时候最讨厌的专业,师范,因为我在大学的时候发现还有比那个专业更讨厌的专业。

  上次考研我说要去阳台背书是开玩笑,这次是认真的。全世界最好的老师一个是热爱另一个是恐惧。

  臭虫真的跟我回了寝室,把我的室友咬了一身包,我这次真的要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毕业了。

  我终于拿到了教师资格证,但是春招却结束了。

  或许我做了一些错事,但是相对于34岁就早死的莫扎特来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终于选了那个我在高中的时候最讨厌的专业,师范,因为我在大学的时候发现还有比那个专业更讨厌的专业。

  上次考研我说要去阳台背书是开玩笑,这次是认真的。全世界最好的老师一个是热爱另一个是恐惧。

  臭虫真的跟我回了寝室,把我的室友咬了一身包,我这次真的要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毕业了。

  我终于拿到了教师资格证,但是春招却结束了。

  或许我做了一些错事,但是相对于34岁就早死的莫扎特来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一座千年妖精的旅店

还好吗,世界

还好吗,世界?


这是今天我心中一直充斥的问题,我不知道该向谁发问,我只知道没有人能给我以回答。


我们这个城市在最中心的地带昨晚发生了一起极其残忍的凶杀案,一对感情破裂的夫妻,老公当街用刀刺死了途径的妻子,从路人摇晃的视频中都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用手中的刀反复戳早已失去反抗力的妻子,很久很久,直到她彻底死去,凶手那病态的麻木现在都让人毛骨悚然……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恨让他对曾经非常亲密的人痛下杀手,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心理让他连半点活命的机会都不给她留,他行凶之后也不逃跑,就是为了确认受害者已经死透,绝对救不活。


还好吗,世界?


这个一直被我们吹捧的盛世,真的还好...

还好吗,世界?


这是今天我心中一直充斥的问题,我不知道该向谁发问,我只知道没有人能给我以回答。


我们这个城市在最中心的地带昨晚发生了一起极其残忍的凶杀案,一对感情破裂的夫妻,老公当街用刀刺死了途径的妻子,从路人摇晃的视频中都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用手中的刀反复戳早已失去反抗力的妻子,很久很久,直到她彻底死去,凶手那病态的麻木现在都让人毛骨悚然……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恨让他对曾经非常亲密的人痛下杀手,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心理让他连半点活命的机会都不给她留,他行凶之后也不逃跑,就是为了确认受害者已经死透,绝对救不活。


还好吗,世界?


这个一直被我们吹捧的盛世,真的还好吗,我想起张爱玲在香港沦陷时站在一个尸体旁吃烤饼的情形,人性已被战争摧毁得所剩无几,失去生理反应,只有存活;而我们的人性又是谁来摧毁的呢,不是飞机与炮弹,也不是天下大乱,这是一个和平的年代,这是一个欣欣向荣的时代,真的是吗,去问问尖锐的刀和女人的鲜血,还有散步般路过的旁人……


这是一个人格脆弱的年代,稍有不顺就你死我活,我想起那个因为不想做作业就跳楼的男孩,想起前一天因为自己娶不到老婆就要随便杀一个陪葬的疯子,我不知道我的身边或者我的血液里还有多少疯狂的因子,还有多少不安和危险,我曾经深夜在阳台上看到喝醉酒的人斗殴,也亲眼见证过有人从我身后坠下,我到现在都忘不了那被苍蝇沾染的脑浆。我不知道我还要经历多少这些纷乱与撕裂般的悲伤,这个经济逐渐衰落的岁月,我身边会不会也有人在为即将到来的疯狂蠢蠢欲动,倾巢之下焉有完卵,我早已疲倦社会学家们分析前因分析后果,我只想知道我们应该怎么办,麻木的人应该怎么办?


如此长时间的行凶,我只想知道保安在哪,警察在哪,我们的安全感在哪,难道我们在路上被疯子袭击,就只有唯一一个束手就擒的结局吗,甚至是那么多身强力壮的路人都没有人尝试过去阻止凶手吗?当凶手在清场般的公路上淡定又挑衅似的补上很多刀的时候,我想我看到了地狱。


在半个世纪前张爱玲就解释过,“时代那么沉重,不容那么容易就大彻大悟。”连着今日事想想普罗大众的通透究竟要用多少性命来交换……


时代的冷漠,人性的不可救药,我不知道吗,虽然历史和现实不停的教育着我那可耻的天真,只是生而为人总是幻想着有点什么,在抱歉之前。


顾一凉
考研单词班85%及格网课退费...

  考研单词班85%及格网课退费,唉,第三次打击。
  鉴于国家的英语线,我现在要好好想想到底是跨考考教育系,还是继续念艺术系。

  考研单词班85%及格网课退费,唉,第三次打击。
  鉴于国家的英语线,我现在要好好想想到底是跨考考教育系,还是继续念艺术系。

顾一凉

我连发烧都不敢休息的学习,不是为了超越别人,而是为了缩短从出生开始就被别人落下的距离

我连发烧都不敢休息的学习,不是为了超越别人,而是为了缩短从出生开始就被别人落下的距离


顾一凉

穷逼的天赋

作为一个穷逼,什么都会修,什么都修的好,一个五块钱的晾衣服的挂钩,都叫我用透明胶带缠好了。

作为一个穷逼,什么都会修,什么都修的好,一个五块钱的晾衣服的挂钩,都叫我用透明胶带缠好了。


顾一凉

想回到四年前

  有的人考过了考试找到了工作,有的人家里有钱出国,有的人早早规划好通过了研究生考试,现在她们都窝在寝室里玩游戏。

  而我现在又想考研,又想考编,现在却要被饿死在图书馆了。

  毕业的时候不是不舍得,而是感觉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总会做的更好。

  有的人考过了考试找到了工作,有的人家里有钱出国,有的人早早规划好通过了研究生考试,现在她们都窝在寝室里玩游戏。

  而我现在又想考研,又想考编,现在却要被饿死在图书馆了。

  毕业的时候不是不舍得,而是感觉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总会做的更好。


一座千年妖精的旅店

     心情很乱,不知道在烦恼什么,失眠,以及no where的状态

     心情很乱,不知道在烦恼什么,失眠,以及no where的状态


一座千年妖精的旅店

2019.3.28

      我如今非常努力的适应着与别人相处这件事

      努力适应着在依赖与自我慰问间的切换

      如何往来回复之中之中依然可以找回清淡的性情

      我是不是在变得贪心

      或者失去

      放射状碎裂的屏

     ...

      我如今非常努力的适应着与别人相处这件事

      努力适应着在依赖与自我慰问间的切换

      如何往来回复之中之中依然可以找回清淡的性情

      我是不是在变得贪心

      或者失去

      放射状碎裂的屏

      让我想起逆向盘旋的鹰

      那一刻

      万籁寂静

顾一凉

我应该尽量不要自己跟自己说话,因为要是突然和别人说话,会紧张,还会开心的说错话,真的。

  我觉得我不是双向障碍,应该只是有点孤独

我应该尽量不要自己跟自己说话,因为要是突然和别人说话,会紧张,还会开心的说错话,真的。

  我觉得我不是双向障碍,应该只是有点孤独


顾一凉

加油,别放弃

  我见到一个人,世界都在质疑他,但是他还是积极为自己发声,我从来没见过这样坚强的人,我曾经听过《让子弹飞》里的一碗米粉的故事,人在流言面前是有多么脆弱。

  人说到底只是脆弱的,人就算孤独的住一个月都会被孤独吞噬,我知道,我自己住过五个月,人是群居的动物这种话,是真的。

  就算我把勇气纹在身上,还是会觉得害怕。

  那么就请你,无论如何也别被洪流吞噬,求你了

  我见到一个人,世界都在质疑他,但是他还是积极为自己发声,我从来没见过这样坚强的人,我曾经听过《让子弹飞》里的一碗米粉的故事,人在流言面前是有多么脆弱。

  人说到底只是脆弱的,人就算孤独的住一个月都会被孤独吞噬,我知道,我自己住过五个月,人是群居的动物这种话,是真的。

  就算我把勇气纹在身上,还是会觉得害怕。

  那么就请你,无论如何也别被洪流吞噬,求你了


顾一凉

I am a weirdo

  I am sorry

  I am just so afraid to talk to you guys. You guys look so confience and I am just the weirdo who study in  music normal school but cant sing, dance,play the piano .I even not interested in teaching student .And the most weird thing is I am good at the flute which is only...

  I am sorry

  I am just so afraid to talk to you guys. You guys look so confience and I am just the weirdo who study in  music normal school but cant sing, dance,play the piano .I even not interested in teaching student .And the most weird thing is I am good at the flute which is only play by the professional music school students.  I am distract .I have to come back to focus on piano and singing.Because I have to.

  I just a weirdo. I shouldnt study music at first .


顾一凉
对于我来说,抑郁更像一条缠着我...

对于我来说,抑郁更像一条缠着我的蛇。我感觉寒冷但是无法摆脱,无法抗拒,只能等死。

对于我来说,抑郁更像一条缠着我的蛇。我感觉寒冷但是无法摆脱,无法抗拒,只能等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