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说故事的人

237浏览    130参与
小王同学
我要快乐 我要能睡得安稳 我...

我要快乐 我要能睡得安稳


我以前总觉得 可能我以后再也不会像对待那个人一样 每次见面之前我很早就去地铁站等着 心里想着下一趟列车就是他到来了吧

后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 好吧如果你说了的话那我就可以先去等你 但是我也不会内心有欢喜或期待 只是等着而已


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子了

不是说好要爱得热烈分明的吗


我要快乐 我要能睡得安稳




我以前总觉得 可能我以后再也不会像对待那个人一样 每次见面之前我很早就去地铁站等着 心里想着下一趟列车就是他到来了吧

后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 好吧如果你说了的话那我就可以先去等你 但是我也不会内心有欢喜或期待 只是等着而已



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子了

不是说好要爱得热烈分明的吗

小王同学
慢冷的人啊 会自我折磨 我已经...

慢冷的人啊 会自我折磨


我已经忘了上一首可让我哭的歌是什么

反正应该是很多年之前了

看推送说梁静茹离婚才注意到她的新专辑

听到那首慢冷后 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句句唱得好像就是几年前的自己

每段感情都是把自己完完全全的掏出

但对方 好像真的是短暂地爱了一下

也曾很多个辗转反侧的夜晚怀疑自己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会经历那么些

庆幸的是 到现在也很久没有因为想念谁而失眠

每天可以专注于做着自己坚定的事情

好像曾经那么在乎的都不再提起

原来啊 人都不知道在哪儿个瞬间就变了

但是啊 总要往走吧往更好的方向去吧


怎么先炽热的却先变冷了

慢热的却停不了还在沸腾...

慢冷的人啊 会自我折磨



我已经忘了上一首可让我哭的歌是什么

反正应该是很多年之前了

看推送说梁静茹离婚才注意到她的新专辑

听到那首慢冷后 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句句唱得好像就是几年前的自己

每段感情都是把自己完完全全的掏出

但对方 好像真的是短暂地爱了一下

也曾很多个辗转反侧的夜晚怀疑自己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会经历那么些

庆幸的是 到现在也很久没有因为想念谁而失眠

每天可以专注于做着自己坚定的事情

好像曾经那么在乎的都不再提起

原来啊 人都不知道在哪儿个瞬间就变了

但是啊 总要往走吧往更好的方向去吧



怎么先炽热的却先变冷了

慢热的却停不了还在沸腾着


小王同学
八月最后一个周末 我突然想去看...

八月最后一个周末

我突然想去看看海了


转眼就马上到九月了

给王文轩打了电话他要开学了

我问他马上上二年级了有什么感想

他说 这样的话就可以和更多的小朋友玩了

而我毕业后好像也再回不去大学校园了

兜兜转转最后还是来到了新加坡

这其中有很多想说的 但还是下次有机会吧

刚来的那几天一直发烧 还拉肚子

折腾了差不多一个星期才恢复过来

我想起来当时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说的

外面的天气很好阳光很好 可我就是不想出去

我不知道什么才到底是最好的 可是

我想着 这么多年了我是不是也应该退让一步

是不是不能再把自己的主观感受放在第一位了

Anyway 先好好过吧多学习学习也是...

八月最后一个周末

我突然想去看看海了



转眼就马上到九月了

给王文轩打了电话他要开学了

我问他马上上二年级了有什么感想

他说 这样的话就可以和更多的小朋友玩了

而我毕业后好像也再回不去大学校园了

兜兜转转最后还是来到了新加坡

这其中有很多想说的 但还是下次有机会吧

刚来的那几天一直发烧 还拉肚子

折腾了差不多一个星期才恢复过来

我想起来当时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说的

外面的天气很好阳光很好 可我就是不想出去

我不知道什么才到底是最好的 可是

我想着 这么多年了我是不是也应该退让一步

是不是不能再把自己的主观感受放在第一位了

Anyway 先好好过吧多学习学习也是好的



其实让人开心的小瞬间也还有的

刚来的时候我爸说不要老想着汇率 就花着吧

然后 我本来数学也不好 更加算不清

每次都是觉得好便宜呀 每个东西都可以呀

然后瞎买了一堆护肤品 几个包腰带墨镜等等

后来有天我爸打电话说 要不要把信用卡停了 哈哈

在新加坡就是花着澳洲的钱过国内的生活

同胞真的太多了走到大部分的地方都可以讲中文

英语口语没练好 结果变成了什么鬼

hello 我要一杯water  哈哈哈自己想想都笑

很开心的是走出国门竟然还能喝到喜茶

虽然算下来贵个十块钱  管他呢开心才最重要



在这里也要 好好学习保持可爱

小王同学
好像夏天都要过完了 没来得急一...

好像夏天都要过完了

没来得急一块儿吹晚风

那同你道一声晚安吧


每年的八月好像真的特别快

明明白天还是阳光热烈 到晚上又加外套了

翻百度云的时候 看到一些照片

我曾以为还是不久之前的事 一晃都三年了

我想啊 后来遇见的人一定都不是你了

我曾经也把自己全部交给你 毫无保留的

那个时候也是年轻 不明白要用什么方式

就想着把我用的东西 都给你都给你

我记得当时口袋里剩的400块钱 立马想给你买票

不会想着之后自己要怎么办 

也曾计划着那些很长远的未来 但我真的有去想

我想那个时候的你 也是很宝贝我吧

我再也没有起那么早去车站了 再也没等过谁

我也没有再...

好像夏天都要过完了

没来得急一块儿吹晚风

那同你道一声晚安吧



每年的八月好像真的特别快

明明白天还是阳光热烈 到晚上又加外套了

翻百度云的时候 看到一些照片

我曾以为还是不久之前的事 一晃都三年了

我想啊 后来遇见的人一定都不是你了

我曾经也把自己全部交给你 毫无保留的

那个时候也是年轻 不明白要用什么方式

就想着把我用的东西 都给你都给你

我记得当时口袋里剩的400块钱 立马想给你买票

不会想着之后自己要怎么办 

也曾计划着那些很长远的未来 但我真的有去想

我想那个时候的你 也是很宝贝我吧

我再也没有起那么早去车站了 再也没等过谁

我也没有再坐在超市的购物车笑得和孩子一样

那年身体也不好 总给你添太多麻烦

可能当时脾气不够好 也不懂得怎么去爱

但确实是 我最用心去对待的人 也是满怀感激

每年的夏天 都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些时光

你在的城市有大海 可我再也没去过了

分开的时候赌气的说 那以后再也不要见面了

结果这件事情你真的做到了  想想也好

偶尔听到关于你的消息 听说你还好就好了

就像你说的 做彼此生命中的的好人吧

我已经打算养狗狗了 你知道吧它叫开心

要好好的啊 哪怕山高水长无法相见



好久不见。




小王同学
要懂得安慰自己 怎么办 好多话...

要懂得安慰自己


怎么办 好多话想要记录下来

可是 为什么总是我这么多负面情绪

还是算了吧 那我就先走了

先好好念书吧 不要想太多


要懂得安慰自己



怎么办 好多话想要记录下来

可是 为什么总是我这么多负面情绪

还是算了吧 那我就先走了

先好好念书吧 不要想太多


小王同学

嘿姑娘


还未曾和你去流浪

也还没能 带你回哈尔滨看看

那先听听故乡的歌吧

也曾陪我度过许多辗转反侧的夜晚

嘿姑娘


还未曾和你去流浪

也还没能 带你回哈尔滨看看

那先听听故乡的歌吧

也曾陪我度过许多辗转反侧的夜晚

小王同学

前几天早上去图书馆的路上

随机切换到冰城姑娘 滴滴司机问我

是不是太阳有点儿刺眼 怎么掉眼泪了


在小的时候 总想着长大以后呀

一定不准哭 也不能那样依赖妈妈

要是到头来一样都没做到 总掉眼泪还更依赖妈妈

有时候真的很容易哭 算也是宣泄的一种方式吧

其实那天听到这首歌的时候 想起的是哈尔滨

每个地方都特别熟悉 也有自己的回忆

确实很多是和那个已经走失的人那些片段

但也不是忘不了那个人 只是觉得一起走过的路

这么多年过去了 回想起来也没有当时那么分明的情绪

就只是很感谢那段日子能陪对方一起走过

我想 我是很爱哈尔滨这个地方吧

每一条老旧的街道 每个不那么合我胃口...

前几天早上去图书馆的路上

随机切换到冰城姑娘 滴滴司机问我

是不是太阳有点儿刺眼 怎么掉眼泪了



在小的时候 总想着长大以后呀

一定不准哭 也不能那样依赖妈妈

要是到头来一样都没做到 总掉眼泪还更依赖妈妈

有时候真的很容易哭 算也是宣泄的一种方式吧

其实那天听到这首歌的时候 想起的是哈尔滨

每个地方都特别熟悉 也有自己的回忆

确实很多是和那个已经走失的人那些片段

但也不是忘不了那个人 只是觉得一起走过的路

这么多年过去了 回想起来也没有当时那么分明的情绪

就只是很感谢那段日子能陪对方一起走过

我想 我是很爱哈尔滨这个地方吧

每一条老旧的街道 每个不那么合我胃口的小吃

还有还有 那么多善良又可爱的人啊

多么庆幸 人生那么宝贵的几年在这里度过

以后啊 有机会的话希望你们也能去看看这个地方

听听东北腔 体会一下他们的热情和直爽

也吹吹江风 和爱人在索非亚看鸽子那更好了

体验零下30度的冬天 和可能要穿毛衣的夏天

应该不会让你失望的吧 总有个地方能够感动你的



我的冰城姑娘

最后你做了谁的新娘

余生我们注定天各一方

你给过的温暖 让我无惧流浪



小王同学
当你的眼睛眯着笑 昨晚上好不容...

当你的眼睛眯着笑


昨晚上好不容易学会了腊鱼盖饭

结果吃了两口就被刺卡住了

然后狂喝水大口吞饭 还喝了醋

都没有 最后还是大晚上的去了医院

结果大的一根就取出来了 小的那个说没事

可是我一整天都不太舒服 如鲠在喉大概如此吧

在朋友圈坚持有发自己的最近系列 

不是为了取悦谁 就是想有一天回过头来看的时候

啊 原来当时发生那些事儿 还蛮好的吧

前段时间和姐姐去澳洲过了个冬天

没有给安排什么景点 每天就是开车去看海

套件毛衣去楼下买杯咖啡 然后把英文版的one day也看完了

当时我和姐姐说 我还是想要忠于自己

我走得越远看过更多的东西 就越坚定做自己...

当你的眼睛眯着笑



昨晚上好不容易学会了腊鱼盖饭

结果吃了两口就被刺卡住了

然后狂喝水大口吞饭 还喝了醋

都没有 最后还是大晚上的去了医院

结果大的一根就取出来了 小的那个说没事

可是我一整天都不太舒服 如鲠在喉大概如此吧

在朋友圈坚持有发自己的最近系列 

不是为了取悦谁 就是想有一天回过头来看的时候

啊 原来当时发生那些事儿 还蛮好的吧

前段时间和姐姐去澳洲过了个冬天

没有给安排什么景点 每天就是开车去看海

套件毛衣去楼下买杯咖啡 然后把英文版的one day也看完了

当时我和姐姐说 我还是想要忠于自己

我走得越远看过更多的东西 就越坚定做自己

她说好 委屈了她会带我吃好吃的 我还是很依赖姐姐啊

偶尔和远方的朋友说说话 也感觉还是宠溺着我

南方的夏天 真的太难熬了吧 

也不知道没去哈尔滨之前都怎么度过的

日子虽然不是自己那么如愿 但都得要开心些吧

遇到的问题都会慢慢解决的 无非就是辛苦点儿

曾一起走过的夏天 我常常会想念



小王 加油呀


小王同学
这碗米线 还是原来的味道 只是...

这碗米线 

还是原来的味道 只是他早已不在了。


搬到新家的第一天 翻来覆去睡不着

我回过头看看之前记录的东西

好像失恋那阵儿 现在看着也是难受的

总说告诉自己要过去的 到现在也真的是

一切都过去了 回想起也不会有情绪波动

有时候会想想他过得怎么样 家里人也还好吧

现在陪在他身边的那个人 是不是他想要的

除了这些 好像连回忆都是负荷的


5月末的时候 室友说要大家都去他们家玩

虽然和他是同一个地方的 我也还是一起去了

我们一群人吃的每家饭店都是曾经和他去过的

每一条街道 每个转角又有个什么小店铺

我真的不由自主地就想起来了 甚至于

当时和他聊...

这碗米线 

还是原来的味道 只是他早已不在了。



搬到新家的第一天 翻来覆去睡不着

我回过头看看之前记录的东西

好像失恋那阵儿 现在看着也是难受的

总说告诉自己要过去的 到现在也真的是

一切都过去了 回想起也不会有情绪波动

有时候会想想他过得怎么样 家里人也还好吧

现在陪在他身边的那个人 是不是他想要的

除了这些 好像连回忆都是负荷的



5月末的时候 室友说要大家都去他们家玩

虽然和他是同一个地方的 我也还是一起去了

我们一群人吃的每家饭店都是曾经和他去过的

每一条街道 每个转角又有个什么小店铺

我真的不由自主地就想起来了 甚至于

当时和他聊的是什么有什么情绪 都浮现

我不知道自己记忆力好还是他真的影响很深

可能两者都有吧 但对我而言也并没有意义了

有时候我会想 是不是太用力爱的人

往往到最后都不能在一起 但愿只是我而已

经历那些 我还是想要去拥抱爱 很真诚的



嘿 和你说哟

那个烤肉店的服务态度还是一直那么差

我室友带我去吃们排骨串店当初还见了你朋友

去了两家洗澡的地儿 这次被他们又带去了

步行街开了一家盗版的zara 还很是猖狂

那家麦当劳的鸡翅没有买一送一了 但薯条有

趁你不在的时候 我终于吃了个重辣的米线

要不然你也不让 其实也就还好 毕竟我是湖南人

你们江边也照样还是有很多大爷大妈在那

到处都在修路 真的去每个地方都堵车

就好像你总说你们那块儿可是大都市一样

哦对了 我还带我室友吃了冰治 这个他们不知道

其实我挺想去看看妈妈的 但是不知道以什么身份

也差不多走到姥姥家的小区 但最后也没上去

那就祝愿她能身体健健康康的吧 多给她打电话

最后 也希望你能很好 多吃点儿水果



时间轴

跟着时间走啊走 感受那不同

你走后我也会想起你 那种感觉越发熟悉


小王同学
她总说着不愿意 其实心里怕的是...

她总说着不愿意

其实心里怕的是给我们添麻烦


每次我说服外婆去广州呆一段时间

她就总是各种理由来推脱

说她菜园里那么多菜怎么办 还有池塘里的鱼

以前我妈就说那算了吧 不愿意去就不去吧

我这次把外婆说的每个因素都找到解决办法

也告诉她我也想带她去看多点儿外面的生活

我也想要多陪陪她 哪怕也还给不了她什么

最终被我软磨硬泡答应去呆两个月

买好了车票 她就开始收拾东西了 家里的事情

还有要带的东西 给我妈她们带的各种

恍惚间 有一种我小学要去春游前的那种感觉

临走前的一天 和邻居家几个老奶奶一起聊天

说到她就要去广州了 大女儿三女儿那里啊

我都不用看 听到声音都洋...

她总说着不愿意

其实心里怕的是给我们添麻烦



每次我说服外婆去广州呆一段时间

她就总是各种理由来推脱

说她菜园里那么多菜怎么办 还有池塘里的鱼

以前我妈就说那算了吧 不愿意去就不去吧

我这次把外婆说的每个因素都找到解决办法

也告诉她我也想带她去看多点儿外面的生活

我也想要多陪陪她 哪怕也还给不了她什么

最终被我软磨硬泡答应去呆两个月

买好了车票 她就开始收拾东西了 家里的事情

还有要带的东西 给我妈她们带的各种

恍惚间 有一种我小学要去春游前的那种感觉

临走前的一天 和邻居家几个老奶奶一起聊天

说到她就要去广州了 大女儿三女儿那里啊

我都不用看 听到声音都洋溢着幸福呀

真好真好呀 我希望她能一直这么开心



从小听外婆的澎湖湾

到现在也能带着外婆去走走了。



小王同学

关于我的毕业季

像青春电影里的片段一样

永远在胸口温暖 永远笑得开怀


小王同学也要慢慢长大了💛

关于我的毕业季

像青春电影里的片段一样

永远在胸口温暖 永远笑得开怀


小王同学也要慢慢长大了💛

小王同学

相逢不问为何匆匆

我睡了近20个小时 迷糊醒来

我真的就毕业了 也都不在哈尔滨了


好像一场电影 每一幕都是那么真实

而只有我还坐在观众席上不想退场

也不知道为什么 就很想吃铁锅炖里的榛蘑

烧烤店的掌中宝 还有四餐阿姨那个烤冷面

音乐节的那天中午和小姐姐匆忙见过后 

连话都没说上两句 结果就真的没见面了最后

还有也没来得急给我做饭的小哥哥送学生卡

做好的广州攻略最后也没拿给猪猪学长

早知道那天在地铁上就把酸奶送给我的小田

和超超都没见到最后一面 他还给我在寝室留了礼物

和考研的小伙伴们都没吃上最后一顿饭

牛牛和格格每次都特别亲切的叫我小武呀

我旭哥每次都特别嫌弃我 但还是...

我睡了近20个小时 迷糊醒来

我真的就毕业了 也都不在哈尔滨了


好像一场电影 每一幕都是那么真实

而只有我还坐在观众席上不想退场

也不知道为什么 就很想吃铁锅炖里的榛蘑

烧烤店的掌中宝 还有四餐阿姨那个烤冷面

音乐节的那天中午和小姐姐匆忙见过后 

连话都没说上两句 结果就真的没见面了最后

还有也没来得急给我做饭的小哥哥送学生卡

做好的广州攻略最后也没拿给猪猪学长

早知道那天在地铁上就把酸奶送给我的小田

和超超都没见到最后一面 他还给我在寝室留了礼物

和考研的小伙伴们都没吃上最后一顿饭

牛牛和格格每次都特别亲切的叫我小武呀

我旭哥每次都特别嫌弃我 但还是任我揉拧

康康这个直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比我还骚了

在寝室的时候就应该少和我室友拌嘴的啊

他们真的都把我当小朋友一样一样的

反正我室友真的是我的宝藏男孩 一定的

我坑坑走的那天 我们四个什么也没说 

她们的妆都哭花了 虽然很丑但都是我的宝贝

我婷姐给我买的海底捞很好吃 但不知道为什么

有点儿辣到都掉眼泪了 就是因为这玩意儿太辣了



谢谢大家的照顾

这一路走来 多庆幸啊

小王同学
说好了啊 你不要不开心 下次见...

说好了啊 你不要不开心

下次见你的时候 我再抱抱你

然后一起去吃更多好吃的东西吧

说好了啊 你不要不开心

下次见你的时候 我再抱抱你

然后一起去吃更多好吃的东西吧

小王同学
嘿 小王同学 要继续保持可爱呀...

嘿 小王同学 

要继续保持可爱呀 在新的一年


不知道怎么回事 

总喜欢在生日前回首过去一年

尝试过很多以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也会遗憾去年的陪伴的人不在身边了

时间快到我都好像没反应过来 都要毕业了

我从依赖别人 到强迫自己独立

再到现在告诉自己也可以偶尔软弱一下

可以有害怕的东西 难过的时候是可以哭的

也面临了可以左右一生的选择

我不知道会不会是正确的 可我还是想做自己

相比失败而言 我更害怕以后会后悔

我现在更愿意去记住那些美好 更珍惜现在

也还有很多不完美 慢慢地去变成更好的人吧


生日快乐呀

偷偷许了个愿望

希望...

嘿 小王同学 

要继续保持可爱呀 在新的一年



不知道怎么回事 

总喜欢在生日前回首过去一年

尝试过很多以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也会遗憾去年的陪伴的人不在身边了

时间快到我都好像没反应过来 都要毕业了

我从依赖别人 到强迫自己独立

再到现在告诉自己也可以偶尔软弱一下

可以有害怕的东西 难过的时候是可以哭的

也面临了可以左右一生的选择

我不知道会不会是正确的 可我还是想做自己

相比失败而言 我更害怕以后会后悔

我现在更愿意去记住那些美好 更珍惜现在

也还有很多不完美 慢慢地去变成更好的人吧





生日快乐呀

偷偷许了个愿望

希望我们都很好🌟


小王同学

爱笑的男孩子 

运气会不会差我不知道

但是 眼霜一定不会很差吧


改论文改到披头散发的小王

好像就真的要毕业了 真的真的好快呀

好了 等答辩结束再感慨吧。

爱笑的男孩子 

运气会不会差我不知道

但是 眼霜一定不会很差吧



改论文改到披头散发的小王

好像就真的要毕业了 真的真的好快呀

好了 等答辩结束再感慨吧。

小王同学
今天的小王好难过 你说啊 生活...

今天的小王好难过


你说啊

生活里能不能也像照片那样笑得开心.

今天的小王好难过


你说啊

生活里能不能也像照片那样笑得开心.

小王同学
凌晨一点的飞机上 腰酸背痛 鼻...

凌晨一点的飞机上

腰酸背痛 鼻塞 耳朵还难受


哈尔滨下大雨 然后备降沈阳了

接着就是无限的等待 随着耐心一点点消耗

确实啊 人生真的什么经历都应该有吧

会有很多不可预料的事 但到现在

也都没什么脾气了 只希望平安就好

和两个朋友的毕业旅行也就告一段落了

没有想象中的喝很多酒哭好几次

可能也都还没有那个氛围 但也嘻嘻哈哈的

我把每一次相聚见面的机会都当做最后一次

很珍惜身边的人 和一起度过的时光

我们都不愿先提起的字眼 

却不知道最后是谁先红了眼眶


我想 我是那种

过了今天还是会想念你的人.

凌晨一点的飞机上

腰酸背痛 鼻塞 耳朵还难受



哈尔滨下大雨 然后备降沈阳了

接着就是无限的等待 随着耐心一点点消耗

确实啊 人生真的什么经历都应该有吧

会有很多不可预料的事 但到现在

也都没什么脾气了 只希望平安就好

和两个朋友的毕业旅行也就告一段落了

没有想象中的喝很多酒哭好几次

可能也都还没有那个氛围 但也嘻嘻哈哈的

我把每一次相聚见面的机会都当做最后一次

很珍惜身边的人 和一起度过的时光

我们都不愿先提起的字眼 

却不知道最后是谁先红了眼眶



我想 我是那种

过了今天还是会想念你的人.

小王同学

“燕子啊 没有你以后我要怎么活啊”

恍惚之间 好像回到了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总爱流眼泪

我也害怕对很多东西失去那份热情

我知道那里有多黑暗 才努力走出来的

那些不曾有过的拥抱 

那我就权当作下次再见吧

可我有点儿想念你身上的味道

也许是 房间里的味道吧


其实没有那么难

不喜欢离别 但也还算勇敢.

“燕子啊 没有你以后我要怎么活啊”

恍惚之间 好像回到了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总爱流眼泪

我也害怕对很多东西失去那份热情

我知道那里有多黑暗 才努力走出来的

那些不曾有过的拥抱 

那我就权当作下次再见吧

可我有点儿想念你身上的味道

也许是 房间里的味道吧



其实没有那么难

不喜欢离别 但也还算勇敢.

小王同学
关于我胖轩的几件事 回来发现...

关于我胖轩的几件事


回来发现 那个总跟着我后面的小屁孩 一晃都要长到连150的童装 都快穿不下了 也会好像更愿意去和他的小伙伴玩耍了


聊天说到 有时候还是会不怎么听话 我教育多了他反而说他都知道自己错了 那就问我以后应该要怎么做 具体在哪些事上应该有怎样的表现 他来了一句 “改邪归正”  #我真的又气又想笑


我要是说话语气有时候太冲了或者是吼了一句 他就不太开心 说我对他太凶了 我问外婆 他还别人面前也这样嘛 外婆告诉我那倒没有


但是也还是会打开饮料给我喝第一口 撕开零食给我先分享 在我难受的时候会来和我贴贴脸抱抱我 偶尔也会彩虹屁 一个劲儿夸我...








关于我胖轩的几件事


回来发现 那个总跟着我后面的小屁孩 一晃都要长到连150的童装 都快穿不下了 也会好像更愿意去和他的小伙伴玩耍了


聊天说到 有时候还是会不怎么听话 我教育多了他反而说他都知道自己错了 那就问我以后应该要怎么做 具体在哪些事上应该有怎样的表现 他来了一句 “改邪归正”  #我真的又气又想笑


我要是说话语气有时候太冲了或者是吼了一句 他就不太开心 说我对他太凶了 我问外婆 他还别人面前也这样嘛 外婆告诉我那倒没有


但是也还是会打开饮料给我喝第一口 撕开零食给我先分享 在我难受的时候会来和我贴贴脸抱抱我 偶尔也会彩虹屁 一个劲儿夸我做的菜好吃


慢慢长大吧 这人间有你有我也很好。


躺在床上好久 回想起从他出生到现在的几年 不知道为什么就掉眼泪了 与其说他跟着我屁股后面长大 其实我更依赖他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