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诸葛亮

125.1万浏览    29643参与
菩黎

我终于开始画亮亮了QAQ(普天同庆)
亮亮的头发太难画了啊啊(;´༎ຶД༎ຶ`)
我对不起亮亮QAQ
(即使发过了也要带上甜筒)

我终于开始画亮亮了QAQ(普天同庆)
亮亮的头发太难画了啊啊(;´༎ຶД༎ຶ`)
我对不起亮亮QAQ
(即使发过了也要带上甜筒)

kaito的老公消火栓

农药的衣服好难画阿

摸草图真的好爽啊

P3放飞自我


我感觉亮仔的模眼睛就是人畜无害圆又圆卡姿兰闪亮亮(理不直气也壮)

农药的衣服好难画阿

摸草图真的好爽啊

P3放飞自我


我感觉亮仔的模眼睛就是人畜无害圆又圆卡姿兰闪亮亮(理不直气也壮)

不亭长亭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鹊桥仙·纤云弄巧》

仙君亮×凤白(姿势有参考)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鹊桥仙·纤云弄巧》

仙君亮×凤白(姿势有参考)

涂川想成仙
稿子。草稿不是这样的,真的,草...

稿子。
草稿不是这样的,真的,草稿比这个好看呜呜呜……

稿子。
草稿不是这样的,真的,草稿比这个好看呜呜呜……

風其蘀兮
一个关于“到脸为止都还能入眼但...

一个关于“到脸为止都还能入眼但是画完一回头就爆炸”的色盲患者的故事

一个关于“到脸为止都还能入眼但是画完一回头就爆炸”的色盲患者的故事

南方有令

『第四杂录』

※是一个记载突发脑洞的合集。
※其余具体在主页里第一篇杂录中。
_02。亮统。
你想。
你想终日围着他打转,一声又一声地唤他的名,然后看他红着耳根斥你胡闹。
你想在月朗风清的夜里与他挑灯夜读,他说他要入世展抱负,你答你要舍命陪君子。他斜睨你一眼,你打着哈哈改口说你也跟着他去。
你想与他在平静的闲暇时光里对弈,尽管你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赢不了他,可就是想看他坐在你对面,在竹影横斜中平淡无波着卡死你的气路。
你想他日日对你展露笑颜,一双狭长眼眸流转风华,薄唇轻抿复而轻启道一声师兄。
你想他在千千世界滚滚红尘中,一回头就能看到你在他身后,让他知道你一直跟随着他的脚步,从未离去。
你还想寻一个机会凑到他耳边极轻极轻地吐露...

※是一个记载突发脑洞的合集。
※其余具体在主页里第一篇杂录中。
_02。亮统。
你想。
你想终日围着他打转,一声又一声地唤他的名,然后看他红着耳根斥你胡闹。
你想在月朗风清的夜里与他挑灯夜读,他说他要入世展抱负,你答你要舍命陪君子。他斜睨你一眼,你打着哈哈改口说你也跟着他去。
你想与他在平静的闲暇时光里对弈,尽管你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赢不了他,可就是想看他坐在你对面,在竹影横斜中平淡无波着卡死你的气路。
你想他日日对你展露笑颜,一双狭长眼眸流转风华,薄唇轻抿复而轻启道一声师兄。
你想他在千千世界滚滚红尘中,一回头就能看到你在他身后,让他知道你一直跟随着他的脚步,从未离去。
你还想寻一个机会凑到他耳边极轻极轻地吐露心中所有热烈情意,然后心怀忐忑焦虑不安表面却风平浪静地等待一向冷淡的他有何反应。你知道这是妄想,是失败,是不必要,但你依旧想,想跨出这一步。
可这只是你想。
落凤坡一役你为他绸缪为他呕心沥血为他耗尽所有油灯下的心血,以生命换险棋制胜,在箭矢的催促下留一句笑叹,然后未见他最后一面便与他阴阳两隔。
你的走马灯里皆是憧憬光明的漆黑妄想,却没有一个实现。

咕
给沛哥的签绘,仙君亮,之后会寄...

给沛哥的签绘,仙君亮,之后会寄给沛哥~
在生活的夹缝里摸了一下鱼,画得很随意(ノДT)...

最近和沛哥的状态:
啊,作业不想做了!
我:沛哥来打两把游戏!
沛:来!
【真的就只打了两局】
我:好,拜拜拜拜!
沛:拜拜拜拜!

然后我俩就继续做该做的作业去了...

最近好忙...稿子也没画完,好想画完了摸一些鱼啊...

给沛哥的签绘,仙君亮,之后会寄给沛哥~
在生活的夹缝里摸了一下鱼,画得很随意(ノДT)...

最近和沛哥的状态:
啊,作业不想做了!
我:沛哥来打两把游戏!
沛:来!
【真的就只打了两局】
我:好,拜拜拜拜!
沛:拜拜拜拜!

然后我俩就继续做该做的作业去了...

最近好忙...稿子也没画完,好想画完了摸一些鱼啊...

Aer♞蓓

诈尸┗┏┗┏┗┏┗┏('o')┓┛┓┛┓┛

唉,我亮亮真的是什么都好看(づ ●─● )づ
这是一位小天使要的觉醒前和觉醒后(阴阳师玩多了)
还有两张赵云的,唉,慢慢画吧

诈尸┗┏┗┏┗┏┗┏('o')┓┛┓┛┓┛

唉,我亮亮真的是什么都好看(づ ●─● )づ
这是一位小天使要的觉醒前和觉醒后(阴阳师玩多了)
还有两张赵云的,唉,慢慢画吧

黯菏明
给自家小可爱的,她就是个受还想...

给自家小可爱的,她就是个受还想着反攻(´゚ω゚`)

私心的云亮tag毕竟和她对戏我是子龙|・ω・`)

给自家小可爱的,她就是个受还想着反攻(´゚ω゚`)

私心的云亮tag毕竟和她对戏我是子龙|・ω・`)

仲达么么哒

Miss

a攻o受(好像并没有什么卵用的设定

我流亮懿 与 琐事二三 学霸与生理卫生课 Dream if 可自由心证(不看也没关系

『I miss u.』

他们面对面坐在餐桌前,难得一见的共进早餐。司马奇异地在非工作日早起(还顺便冲个澡),并准时在早点时间晃进餐厅。他只披着一件浴袍,吹得半干的长发略微卷着,架着修长光裸的腿在餐桌下不安分地晃来晃去,有意或无意地蹭过同居伴侣的西装裤腿。诸葛已经向他抛去好几个或疑问或关心或警告的眼神,而对方视若无睹,优雅又精致地抿着热牛奶,翻开晨报。

他攫住餐桌底下那作恶多端的小腿,摩挲着嫩滑的脚踝威胁似的捏了捏:今日怎么不...

a攻o受(好像并没有什么卵用的设定

我流亮懿 与 琐事二三 学霸与生理卫生课 Dream if 可自由心证(不看也没关系


『I miss u.』


他们面对面坐在餐桌前,难得一见的共进早餐。司马奇异地在非工作日早起(还顺便冲个澡),并准时在早点时间晃进餐厅。他只披着一件浴袍,吹得半干的长发略微卷着,架着修长光裸的腿在餐桌下不安分地晃来晃去,有意或无意地蹭过同居伴侣的西装裤腿。诸葛已经向他抛去好几个或疑问或关心或警告的眼神,而对方视若无睹,优雅又精致地抿着热牛奶,翻开晨报。

他攫住餐桌底下那作恶多端的小腿,摩挲着嫩滑的脚踝威胁似的捏了捏:今日怎么不继续跟周公对弈?

这不是突然想起要给伴侣一点温暖嘛。司马撩起头发,风情万种,被制住的小腿依旧作乱,脚趾夹起对方熨平的裤腿又弹回去。早上共进早餐,在爱人出门的时候说“路上小心注意安全早点回来爱你么么”……别捏了昨晚是不是没有满足你?他挣脱诸葛钳制他的手,搭上对方两腿之间部位的脚轻轻踩了踩。在玄关左边一个早安吻右边还要补一个午安吻,是不是很甜蜜?

他完全无视对面诸葛“你又上哪看的奇奇怪怪的脑残玩意儿”的看智障表情,继续胡诌乱造恶心对方,谈天气说楼下小孩的破事儿,接着状似不经意地提起:今天似乎是稷下校庆。

啊,是啊。诸葛起身收拾着桌上的餐具进厨房,故作随意地开口邀请:要一起回去吗?

背后唧唧喳喳的人忽然没了声儿,直至诸葛将餐具放进洗碗机,又从书房带出公文包,司马依然坐在餐桌前保持着方才的姿势一声不吭,不知望着什么出神。

他在心里暗叹了口气。

每年稷下校庆前夕,诸葛总会向对方提起并邀请他同自己一道回去——作为稷下有史以来最年轻最出众的天才,每次校庆他都会被邀请回去为学弟学妹们发表演讲。稷下是他与司马的母校,亦是他们相遇相识相知的地方。可自毕业后,司马却再也不曾回过那里,同学聚会也从不参加,宛若人间蒸发一般,除了朝夕相处的伴侣诸葛,当年在稷下的同窗谁也联系不上他。

他知道司马的心结,也知道只有再次故地重游才能解开。可对方不愿,他也无可奈何。

看来今年还是就那么算了,不过对方肯主动提起这件事,或许已经是个不错的进展。


司马不知何时趿拉着拖鞋晃到了玄关,没骨头似的倚着鞋柜,松垮的浴袍风光无限。他就这么靠在那儿看诸葛从鞋柜找皮鞋,发表没营养的评价:老穿这双,没新意,换我给你买的那双;不是这双,颜色能不能搭上你没点审美吗;这双鞋是配另一套的……

仲达啊。诸葛对司马明显地没话找话无奈了,还是穿上之前就定好的皮鞋。快回房间把衣服穿上,头发还润着,容易着凉。

司马不应他。待诸葛站起身,走上前扯住对方的领带,将对方的身体拉近一步,装作要吻上去的样子,解开了诸葛的领带。你怎么挑的这根?骚包。司马系领带的技术并不怎么好,向来都是让诸葛给他打的,但还是故意将对方领带松开重新系一遍。若是外人无心多看一眼,便会知道其中端倪:这不是诸葛自己系的,而是有人帮他系的。

诸葛默许了对方其实幼稚不已的举动,望着低头与领带较劲努力试图打出一个漂亮的结的司马,忽然萌生一种妻子为准备上班的丈夫整理衣装的错觉——虽然他们的确是合法有证的夫夫关系。这种感觉似乎不错,确实有点甜蜜的味道——不不不冷静一点,已经有司马被那些狗血脑残的推送荼毒了,要是自己跟着一起疯就完了。

司马拍拍手,宣告大功告成,他欣赏着自己的心血大作——好吧确实有点丑,但他才不管,毕竟要出门站在舞台上给全校做演讲的是诸葛。而且他笃信,诸葛肯定不会解开重新打。宣示主权的感觉棒极了,正沾沾自喜,忽然嗅到空气中若有似无的薄荷清香。

怎么回事?他攀上诸葛的肩(毕竟他是比对方要矮上一些),凑到对方整理得棱角分明的衬衫领口,鼻尖不经意地擦过对方的耳后,薄荷味道更浓了。你不是又……易感期提前了吧?确认气味的源头后,他向后靠了靠拉开距离,戏谑道:哇,都是奔三的成年人了,怎么跟青春期的毛头小子一样连信息素都控制不住?

诸葛面不改色的打量着浴袍下不着片缕的始作俑者,不知怎地想起二人的第一张合影,尽管二者的关联并不太大——


那是学宫第一个下穿通道刚建好尚未投入使用的时候。作为夫子最宠爱的学生,在某些方面的确享有一定的特权,于是向来好好学生的诸葛恃宠违规,带着对象提前体验观光(虽然最初目的是为了节省从实验室到宿舍区的时间)。

下穿通道实用性与美观性兼具,犹如海底回廊一般,置身于幽美的浅海区,被各式各样海洋生物所环绕,脚下便是形态各异的珊瑚在阳光下散发出缤纷夺目的光芒,无数鱼群在其中嬉戏穿梭。若是开放后定然是表白约会的浪漫胜地。二人的脚步逐渐慢下来,不由自主地开始欣赏玻璃外瑰丽景色。也许是某段时间和周瑜搞实验的时候耳濡目染,诸葛忽地心头一动。他与司马比肩,先是蹙眉深思了一会儿,接着转过头满是关怀地问道:司马你……是不是发丨情期还没过?

啊?我?没有吧……他们一向规律且前两天才结束那段特殊时期,理应来说不可能,但看诸葛那副认真的模样,司马又不确定起来。他抚上自己的脖颈,皱着眉头感应了一会儿,并未察觉出异样,可诸葛这么说,或许自己确实散发出了信息素?毕竟对方是Alpha,在这方面的敏感度远超自己。

别动。他叫住司马,拉开对方搭在腺体上的手将人带入怀中,鼻尖贴在对方的耳畔,司马忽然加速的心跳他听得真真切切。诸葛浅蓝色的发丝搔在他的脸上,却似乎痒到了心里,连呼吸都窒住,突如其来的拥抱令他猝不及防,耳畔鼓声轰鸣。司马催眠自己对方只是在探查他的信息素而已,又觉得这的确是一个拥抱,而他不想推开。

咔嚓。

司马眨了眨眼,偏头看向声音的来源,是一只小巧的飞行探测机悬浮在空中,他认得出来那是他与诸葛很久之前随意做的小玩意儿,功能只有两个:拍摄和录像。

他曲起一条腿踢上对方的裆部,避开了关键部位只是命中大腿(毕竟他不能毁了自己下半身和下半生的幸福),在诸葛弯下腰的瞬间狠狠地踩了一脚对方昨天才刷干净的白色球鞋,烧红着脸径直离开。

事后司马向诸葛表达了歉意并表示对方活该。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说你想照相呢?他不明白诸葛突然出现的不坦率,往常他们之间的事情都是直接说出来解决便可。诸葛默然不语,许久之后不大确定地吐出:大抵是……情之所至,令智昏吧。


如果秀色可餐的诱饵能有一点自知之明,便不会继续接下来的挑丨逗。诸葛撩起他黑色的长发绕在指尖打圈。不去了吗?一向信守诺言的天才要放全校师生的鸽子?司马拉上从肩头滑落的浴袍,笑意盈盈。

每年都去,少去一次又无妨。倒希望的是,每次去时副驾驶座上能有个人陪着。

听到这话,司马沉默,他轻啧一声,偏头甩开头发,露出白皙脆弱的脖颈,将潜藏在皮肤之下的腺体送至对方唇边。

允许你释放一下多余的信息素。他拍了拍诸葛的脸颊,调笑道。晚上回来再宠幸你。


他睁开眼,入目是花白的墙壁与陌生的陈设。他躺在白色床单上,空气中消毒水的气味异常刺鼻,让他想起那天打开家门看到司马浑身是血地倒在玄关上,他慌乱地翻出家里所有的医疗用品想替对方包扎,却打泼了一地的场景。

卧龙,你醒了啊。有人出现在床前叫他,诸葛艰难地扭过僵硬的头,似乎是睡了太长时间,浑身都酸痛,使不上劲。他仔细辨认来人,认出来了,是他的同窗兼同事。

一切安好,主公和吴地的君主都对战况很满意,继续保持着同盟关系。现在双方都已撤兵,休养生息,具体协定还在商议,也需要你的意见。我军损伤不重,都已安抚……卧龙?你在听吗?

躺在病床上的人是在朝自己这个方向看,可元歌知道对方的视线根本不在自己身上,而是盯着房间不知哪一角。

诸葛张了张嘴,喉咙干涩枯燥,匆忙进来的护士扶起他喂了点温白水。他抬了抬手,示意元歌继续说下去,努力将混沌的脑子理清楚。

你昏睡了很久,是被梦魇困住了,心魔所致,我们没办法帮你……元歌还在继续说,向他简要叙述这段时间种种要事。魏地那边伤亡惨重,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再起兵。

听到“魏地”二字,诸葛的眼神忽然闪过一丝神采,飘散的注意力终于集中了一些。目光落到床前的人身上,干裂的嘴唇微微齐阖,却没发出声音。

二人相对无言。半晌,诸葛看向地上的影子,声音沙哑:他来过。

对。他的同僚坦率承认,灵力流动的痕迹自然是瞒不过诸葛,元歌见他魂不守舍的样子,转身走到窗前拉开了帘子。

阳光穿过玻璃窗洒在病房的瓷砖上,黑色的影子因为光明的侵攻而退缩,逐渐褪淡、隐藏,依然无处不在。

恍然中,他明白过来,时过境迁,梦该醒了。


『I miss u.』

Fin.

薄九笑✨

“阿亮……”

“?”

“😄✨!”

“丑死了快删了😫💦……”

“阿亮……”

“?”

“😄✨!”

“丑死了快删了😫💦……”

第七秩序

【亮蝉】夫妻向十五问

*沙雕小甜饼 放心食用

Question.1:
两人当中谁是攻?

Answer:
诸葛亮:(笑而不语)
貂蝉:当然是妾身。
诸葛亮:(笑)蝉儿,你今晚就知道了。

Question.2: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Answer:
诸葛亮:很好,这就是我未来媳妇儿了。
貂蝉:抢老娘中单的瓜娃子。
诸葛亮:(挑眉)嗯?
貂蝉:……配色跟蓝爸爸一样可爱的小哥哥。

Question.3:
关于啪啪啪?

Answer:
诸葛亮—天下无双—作者。
助攻貂蝉。
诸葛亮:这种事情只有我才能知道,懂?

Question.4:
对方说想要的时候?

Answer:
诸葛亮:(笑)求我,就给你。
貂蝉:一吨蓝BUFF一炮,来?

Question...

*沙雕小甜饼 放心食用

Question.1:
两人当中谁是攻?

Answer:
诸葛亮:(笑而不语)
貂蝉:当然是妾身。
诸葛亮:(笑)蝉儿,你今晚就知道了。

Question.2: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Answer:
诸葛亮:很好,这就是我未来媳妇儿了。
貂蝉:抢老娘中单的瓜娃子。
诸葛亮:(挑眉)嗯?
貂蝉:……配色跟蓝爸爸一样可爱的小哥哥。

Question.3:
关于啪啪啪?

Answer:
诸葛亮—天下无双—作者。
助攻貂蝉。
诸葛亮:这种事情只有我才能知道,懂?

Question.4:
对方说想要的时候?

Answer:
诸葛亮:(笑)求我,就给你。
貂蝉:一吨蓝BUFF一炮,来?

Question.5:
对方怎么喊自己起床?

Answer:
诸葛亮:那叫引诱。
貂蝉:那叫非礼。

Question.6:
发现情敌怎么办?

Answer:
诸葛亮:送他一打亮晶晶的被动,附带元气弹。
貂蝉:妾身最美,无所畏惧。

Question.7:
对方吃醋/吵架了怎么办?

Answer:
诸葛亮:送成吨的蓝爸爸,然后往死里哄。
貂蝉:(笑)没有什么是一炮解决不了的。

Question.8:
最想问对方的一个问题是?

Answer:
诸葛亮:蓝爸爸和我,谁更甜蜜?
貂蝉:啪啪啪的时候能不能别刷被动?要死。

Question.9:
平时对对方的昵称是什么?

Answer:
诸葛亮:大貂貂。
貂蝉:小亮亮。

Question.10:
与对方做过最浪漫的事?

Answer:
诸葛亮:只要在一起,都很浪漫。
貂蝉:团战时,两个人都带着蓝,他挂着五个被动和我一起在我的大招里浪。

Question.11:
与对方同队,团战时对方阵亡了怎么办?

Answer:
貂蝉:啊?两个法师???什么瞎几把阵容。
诸葛亮:好好好我出纯肉……各位好兄弟,看在我有媳妇儿的份上不要举报我。

Question.12:
在墨家机关道相遇时?

Answer:
诸葛亮:先调戏几把,然后时间一到就投。
貂蝉:在泉水荡秋千然后等他投。

Question.13:
与对方最激烈的一次矛盾?

Answer:
诸葛亮:赵子龙跟吕布怎么又来了。
貂蝉:中单投票票数碾压自己,分手吧。

Question.14:
如果对方匹配到对面怎么办?

Answer:
诸葛亮:撤退也是一种战略……
貂蝉:这一波我秀的飞起。
诸葛亮:(笑)今晚见。

考验真爱的终极问题:

Question.15:
(接上)对方来抢蓝,怎么办?

Answer:
诸葛亮:我……咳咳,不是让给她哦,而是我不需要蓝也能秀。
貂蝉:就算是五个诸葛村夫过来也抢不过妾身,尽管来,锤爆他。

END

第七秩序

【亮蝉】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

*cp原皮亮x仲夏夜蝉
*西魔背景
*前甜后虐

一如所有童话的开头,这个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主角也是一位来自古老国家的年轻王子。

这个国家繁荣强盛,只不过这个王子并不受重视,因为他既不是长子,也没有长子那般深厚的魔力。

这位被瞧不起的王子名为诸葛亮,由于长期被冷落,逐渐养成了个奇怪的爱好,喜欢到处收集古老的禁书。

古书有记载,古塔建于禁地,塔内囚有魔女,魔女辅佑君王。
法力强大的蝴蝶魔女貂蝉帮助世世代代的国王满足他们的野心,也正是因为她,先祖才能把一个小小的部落发展为盛极一时的稷下国度。

私闯禁地是死罪,而传说中的魔女更是残忍嗜血,但诸葛亮终是不甘一辈子被人踩在脚下。

藤蔓与花瓣凝成...

*cp原皮亮x仲夏夜蝉
*西魔背景
*前甜后虐

一如所有童话的开头,这个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主角也是一位来自古老国家的年轻王子。

这个国家繁荣强盛,只不过这个王子并不受重视,因为他既不是长子,也没有长子那般深厚的魔力。

这位被瞧不起的王子名为诸葛亮,由于长期被冷落,逐渐养成了个奇怪的爱好,喜欢到处收集古老的禁书。

古书有记载,古塔建于禁地,塔内囚有魔女,魔女辅佑君王。
法力强大的蝴蝶魔女貂蝉帮助世世代代的国王满足他们的野心,也正是因为她,先祖才能把一个小小的部落发展为盛极一时的稷下国度。

私闯禁地是死罪,而传说中的魔女更是残忍嗜血,但诸葛亮终是不甘一辈子被人踩在脚下。

藤蔓与花瓣凝成一座精致美丽的高塔,漫天飞舞的蝴蝶宛如星辰撒下的碎片。
绝色倾城的魔女缓缓吟诵着游吟诗人莎士比亚的诗句,声音宛如歌唱般空灵美妙。

“我的王子殿下,你为何如此悲伤?”
魔女睁眼,琥珀般的眸子中藏着漫天星空,她的宛如歌唱般动听。

原来不是嗜血的魔女,而是一位孤独的天使。

从来没有被人关心过的王子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第一次向别人倾吐自己的心声。

“我的王子殿下,这很简单,西边的森林中有一种蕴藏着强大魔力的蔚蓝石像,它能帮助你打败你的长兄周瑜。”

魔女的话仿佛是救命稻草,有了石像的魔力,诸葛亮终于战胜了一直以来受宠的长兄周瑜,第一次获得了父王的青睐。

可是这还不够,他需要更加强大,他需要完全除掉王位上的绊脚石。

“我的王子殿下,这是上古巫师用无数人的鲜血凝成的痛苦面具,它的法力足以助你登上王位。”
这一次,魔女依旧满足了他的要求。

先王逝去,长兄被废,有史以来最年轻也最强大的国王登基了。
权力越大,责任越大,野心也越大。魔女已经成为诸葛亮赖以生存的信仰,他向她倾吐一切烦恼。

“我的王子殿下,不要担心,南方有一种不死鸟名为凤凰,得到不死鸟之眼,就能击退敌国的军队。”
魔女仿佛永远不会厌倦,依旧慷慨地满足他的野心。

诸葛亮的军队果然大获全胜,领土,权力,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

他问魔女:“你一直以来为我付出,难得你没有想要的吗?”

魔女只是微笑:“我的国王殿下想要的,就是我想要的。”
可是她眼底的落寞逃不过诸葛亮的眼睛。
她渴望自由。

可是他希望她能永远陪在自己身边。

“我的国王殿下,只要你娶邻国的乔安娜公主为妻,那么这片大陆都归你所有。”

心中仿佛有什么破碎了,诸葛亮垂眸:“我不会娶她。只要有你,我就足够了。”

“我的国王殿下,我会一直陪伴在你的身边,满足你的一切心愿,直到禁锢我的法阵失效,魔力耗尽而消失的那一刻。”
魔女的笑容妩媚温柔,但眼底是掩饰不住的孤独。

千百年了,她想要自由,即使代价是死亡。

但是请让我自私最后一回吧。

人类的沧桑在魔女眼里不过是一瞬间,白发苍苍的诸葛亮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东西。

“我的国王殿下,你最后希望得到什么呢?是永恒的生命吗?”

“我想要——你得到自由,永远的自由。”

在貂蝉轻吻上他的唇的那一刻,诸葛亮由白发苍苍的老人变回初见她时的少年:“谢谢你,我的国王殿下。请让我赐予你最后一样东西,你将得到贤者的庇护。”

“你将永垂不朽,与时同长。”

诸葛亮静静地看着魔女化为漫天的蝴蝶渐渐消失殆尽,宛如华美的星屑般飘向夜空。

泪水滑落。

纵使拥有永恒的生命与荣耀,没有你的陪伴,这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END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瞎几把出装(bushi)

琴迁汐歌

信白云亮小日常_对话体

第八话,链接见评论

诸葛亮: 等下顺便帮我拿回电脑。
李白: 要别人帮忙麻烦加上"请"字。

第八话,链接见评论

诸葛亮: 等下顺便帮我拿回电脑。
李白: 要别人帮忙麻烦加上"请"字。

对影成三人🌸
刚刚在我耳边吵嚷的那个人类小孩...

刚刚在我耳边吵嚷的那个人类小孩子终于走了吧?


——————————————————————————

那么问题来了,是哪个幸运的小朋友走了呢(X)



刚刚在我耳边吵嚷的那个人类小孩子终于走了吧?


——————————————————————————

那么问题来了,是哪个幸运的小朋友走了呢(X)



琅君

【白亮】认识你之后的十五年以及余生【1】

“从遇见他的那一刻开始,生命就被光照亮了。”——《余生》

“其实关于我的爱人,我在自传中已经多次提及了,”李白思考了一下,然后将后颈的头发撩起来露出一个纹身,一个小小的亮字,“嗯,我和他在一起已经十二年了,我很爱他。”

女主持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十二年?真的很长了,是什么支撑着你们呢?”

“我爱他,他也爱我这就够了,毫不夸张的说,他和我自传中写到的一样优秀。”

……

出了录制室的门,女主持人叫住了李白。

“许兴街新开了一家火锅店,店主是朋友,一起去吃个饭?顺便想听你说说你和他的故事。”

李白笑着摇了摇头,递出一张名片:“下次吧,他今天生日我赶着回家陪他。”

女主持笑着接过了名...

“从遇见他的那一刻开始,生命就被光照亮了。”——《余生》

“其实关于我的爱人,我在自传中已经多次提及了,”李白思考了一下,然后将后颈的头发撩起来露出一个纹身,一个小小的亮字,“嗯,我和他在一起已经十二年了,我很爱他。”

女主持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十二年?真的很长了,是什么支撑着你们呢?”

“我爱他,他也爱我这就够了,毫不夸张的说,他和我自传中写到的一样优秀。”

……

出了录制室的门,女主持人叫住了李白。

“许兴街新开了一家火锅店,店主是朋友,一起去吃个饭?顺便想听你说说你和他的故事。”

李白笑着摇了摇头,递出一张名片:“下次吧,他今天生日我赶着回家陪他。”

女主持笑着接过了名片:“好的,祝他生日快乐。你们感情真好。”

“谢谢。”

李白是一个作家,风格各有不同,故事情节跌宕起伏逻辑严谨剧情紧凑,看似死局总有铺垫能峰回路转,前不久的新书《受害人》完结,销售量在三天内再次刷新个人售卖记录。

之前在他的自传《余生》中曾提到自己的爱人,有着十二年的感情,各路媒体对这个神秘的爱人是相当好奇,可惜李白吐露的始终不多。

要说到李白这个人,十五年前就是个风云人物,一火就是十余年,也可以说是文坛的一个神话,他的作品包括但不仅限于小说,曾出过个人诗集获全国文学奖最优秀青年诗人,总之是个神话还不曾落幕的那种。

他身边的朋友也都是各领域出色的人才,就比如曾有人拍到他和生物科学院院士荣大坐客教授张良一起打高尔夫,也曾有人拍到他和长城餐饮集团的董事长百里守约一起漫步在长城集团的天台,还曾拍到过和某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诸葛亮在海边旅游……

等等……诸葛亮?

亮?

时间线往回推十五年,李白刚刚大一的时候。

他是以文学院第一名的成绩录取了荣耀大学,下文简称荣大。

作为新生代表发言的时候就展露出了他的文学天赋——至少从来没有人能把如此枯燥的讲话讲的让人着迷。

荣大的宿舍是混寝,不同系不同专业都可以住在一起,比如他们寝就是文学院的李白,生物院的刘邦、外语院的马可波罗、法学院的诸葛亮以及体育院的吕布。

他们寝因为刘邦的原因和隔壁寝走的很近,忘了介绍,大一那一年张良已经和刘邦在一起一年半了。

隔壁寝的几个都比较骚,尤其是那个叫韩信的简直能把自己给骚死。

男寝似乎都是老大老二那么叫,吕布最大,然后是刘邦,马可波罗老三,老四李白,然后意外的得知诸葛亮比他们小三岁,跳级上来的,关键是还未成年。

寝室里有个小朋友说个荤段子都怪不好意思的,大家也都格外照顾他——虽然这孩子非常省心。

李白天生是个闲不住的,进了广播站不够还要去学风部插一脚,弄的整个文学院没有谁不认识他。

大一认识他是因为新生大会,而大二大三认识他是因为这个人实在是太优秀了,大四暂且略过不提。

他一个人闲不住不算,还要拉着马可波罗一起,张良也被刘邦撺掇着进了学生会。

李白看着学生会的纳新表,寻思着怎么没有诸葛亮的名字,八成是那些人看他年纪小欺负他呢。

于是给自己部长打了个电话,再三保证诸葛亮足够优秀之后终于让部长大人松了口,喜滋滋的把这个消息回去告诉诸葛亮。

“什么?……我没有报学生会啊。”诸葛亮从书里抬起头,不解的看着李白。

“……部长说你很优秀不去太可惜了,于是托我告诉你,”李白在心里给部长点了两根香,“他特别希望你能加入学生会。”

“可是我不想去啊,”诸葛亮指了指书,“抱歉啊我要准备考研。”

李白觉得非常的窒息,自家这个老六怎么这么孤僻呢!

不过不久之后终于来了一件能激起诸葛亮兴趣的事情——社团纳新。

“古风社?”李白挑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们算上社长副社只有……七个人。你不再考虑一下?”

诸葛亮摇头,从他手里抽回了报名表:“我很喜欢。”

“行吧,”李白扔掉了手里写完的报名表,从马可波罗桌子上抽出一张空白的,“我陪你去。”

诸葛亮不解的看着他:“你不是想去尤克里里?”

“陪你啊,”李白揉了揉他柔软的短发,“万一你被欺负了怎么办?”

“不会的。”又彼此沉默了好一会,“谢谢你。”

很快到了社团面试的时间。

意外的这一届面试古风社的人极多。

其中就包括会在未来和他们有千丝万缕联系的貂蝉和露娜。

两个人都是艺术院的,舞蹈专业,不久之后的迎新晚会便能看见二人的身影了。

一共录取了六个人,另外两人在此略过不提。

社团聚餐,李白是没有想到两个姑娘居然这么能喝,八两白酒下肚居然只是稍有醉意,一时间清醒的便只有他们三人。

李白给室友打电话让他们来帮忙捡尸,于是吕布便和貂蝉有了之后的故事。

最终李白没舍得把诸葛亮给别人,自己揽着他的腰打了辆车回去。

要说诸葛亮这个人,长的是真好,可惜亲和力为零,性子也太孤僻了身边没什么朋友。

不过真好看啊。

刚好回学校付完车钱,手机上的时间从22:59变成23:00,学校的大门在面前缓缓封上。

李白僵硬的转身:“师傅,劳烦了,和园酒店。”

司机师傅嘿嘿一笑掐灭了只抽了几口的烟。

“其实啊看起来和园不错内里黑透了,”司机说着,“床头柜里的避孕套都是过期的。”

李白:“……”感觉自己上了黑车。

不过还在学校离和园并不远,李白也用不上那种东西,付清了车钱就离开了。

不过喝醉了的小朋友不安分了,撑着电线杆子一顿吐,吐完了开始软着身体往李白怀里栽,一身酒气。

李白好不容易把人弄进了酒店,给他擦了擦脸脱了鞋丢床上就离开了——那时候李白还没有对他产生什么兄弟之外的感情。

只此一夜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倒比跟其他人比起来亲近了许多。

因着韩信的缘故李白开始接触篮球,打的虽不是特别出色但投篮水平极佳,三分入篮大家都习以为常了,除了观众席上爆发出的欢呼声。

跟隔壁学校的友谊赛李白作为代表参赛,当然还有拉他入坑的韩信。

一寝五个人全数到场。

意料之中的赢得比赛,不过过程不怎么愉快,对方见李白投球太准篮板下直接给人绊倒,虽然罚下场一个但荣大这边也没有了合适的位置,最后以112:109险胜。

李白这一跤摔的不轻,膝盖和撑地的手腕全肿了,走路都困难。

刘邦差点就和对面动起手来,骨子里还是个痞子,要不是张良拉着真能打起来。

不过这一摔伤成了病号就得有个人照顾着不是?于是整日学习的诸葛亮就成了照顾李白的头号人选,其他三人负责带食物投喂,偶尔还会有貂蝉托吕布送来的小蛋糕。

李白受伤这件事飞快地传开了,作为他的室友诸葛亮这几日没少被叫住递东西,被迫社交,关键这些姑娘还一个比一个大胆,也一个赛一个的热情。

“说起来,李白你的择偶标准是什么?”诸葛亮问这话的时候看起来很随意,将女孩子的情书递给李白。

“我也不知道,总之,刘邦韩信那样的不要太骚了,马可波罗那种也不要不想异地,露娜……算了吧我打不过,你这种的也不能要,太闷了,嗯……貂蝉不错。”

诸葛亮沉默了一会,想说什么却还是一直沉默了下去,终止了这个话题。

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加,李白和诸葛亮之间的交流也开始多了起来,被迫认识了一众妹子之后诸葛亮也终于肯在自己的社交方面匀出技能点了。

到了学期末,大家聚一堆吃饭的时候才发现,竟然基本上都有对象了,也认识了新的朋友。

花木兰、高长恭、百里守约和苏烈,这些是大二年级的学长,还有个同龄人百里玄策。

没有认识凯的原因是,他当兵去了,看到荣大的校门转头就跑的那种。

原话是:“监狱一样的日子还是当兵吧。”

tbc

一橘千斤jin

p1
“恋爱会让人智商降低吗?”

“恋爱会让人变得狡猾吗?”

会。

p2 后续
玩大了怎么办?
(那也得看什么关系的人玩大了🙃)

给基友画的头像追扇子后续😂
玄亮 新春×桃花~

p1
“恋爱会让人智商降低吗?”

“恋爱会让人变得狡猾吗?”

会。

p2 后续
玩大了怎么办?
(那也得看什么关系的人玩大了🙃)

给基友画的头像追扇子后续😂
玄亮 新春×桃花~

Captain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一千八百年前,这个不同寻常的名字,就注定流芳百世,他胸怀大志,年轻的目光洞悉了天下的大势。

他是一位运筹帷幄的帅才,羽扇轻拂时,笑看狼烟荡尽。

他是一位殚精竭虑的丞相,古案青灯下,他的绵绵奇策,化成了福泽川中生灵的春雨。

他是一个传奇,是一座无数人为之敬仰的丰碑。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一千八百年前,这个不同寻常的名字,就注定流芳百世,他胸怀大志,年轻的目光洞悉了天下的大势。

他是一位运筹帷幄的帅才,羽扇轻拂时,笑看狼烟荡尽。

他是一位殚精竭虑的丞相,古案青灯下,他的绵绵奇策,化成了福泽川中生灵的春雨。

他是一个传奇,是一座无数人为之敬仰的丰碑。



诸葛村花

圆满辣。六个赛季的执念。

圆满辣。六个赛季的执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