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诸葛亮

171.8万浏览    33320参与
初雪

一群懒人懒得发lof由我来发(我也好懒啊)
内有水仙局,cp局,排面局(?)
欢迎加群:697259054

一群懒人懒得发lof由我来发(我也好懒啊)
内有水仙局,cp局,排面局(?)
欢迎加群:697259054

尢子茶°

【云亮番外】星陨

“我来自太空,下一站我要去水星了。”

----------------------------------------------

“嘭.”瓷碗碎裂的声音如此灼耳,墨绿色眼睛里的光又沉了沉,抬头看了一眼妈妈,妈妈眼里所含的惊恐让这个孩子无所适从,“云儿,你快跑,我拦住爸爸,你快走!不要回头!”

这个女人噗通一声跪下,黯淡的眸子紧盯着孩子,几近嘶吼的声音吓得孩子立马手脚并用往门口逃窜,一边哭一边跑着“妈....妈....对不起。”,在爸爸追上来的前一秒,立马关上大门并立即反锁,蹲在自家的院子里不敢出大气。

屋内突然传来各种嘈杂的声音,有男女的吵架声,但伴有更多的就是这个爆裂的男人在殴打这个孩子的母亲,没...

“我来自太空,下一站我要去水星了。”




----------------------------------------------




“嘭.”瓷碗碎裂的声音如此灼耳,墨绿色眼睛里的光又沉了沉,抬头看了一眼妈妈,妈妈眼里所含的惊恐让这个孩子无所适从,“云儿,你快跑,我拦住爸爸,你快走!不要回头!”




这个女人噗通一声跪下,黯淡的眸子紧盯着孩子,几近嘶吼的声音吓得孩子立马手脚并用往门口逃窜,一边哭一边跑着“妈....妈....对不起。”,在爸爸追上来的前一秒,立马关上大门并立即反锁,蹲在自家的院子里不敢出大气。




屋内突然传来各种嘈杂的声音,有男女的吵架声,但伴有更多的就是这个爆裂的男人在殴打这个孩子的母亲,没有丝毫亲情可言。




“妈....妈....”小孩子喘息着,因为不小心把碗打翻了,母亲害怕父亲也会连着儿子一起殴打便急忙让自己的孩子跑出家门,越远越好,别再回头。




他很饿,很困,双手抱膝,渐渐的睡着了。母亲半夜里打开门,轻轻唤到“云儿,你在哪?”小孩子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也轻答到“妈妈!”




母亲慢慢把儿子带到邻居家里,并告诉他们一些情况,这个年轻的女孩柔情的看向了孩子,并且点了点头,母亲就这样离开了。




赵云乖乖在邻居的安慰下入睡了,他做了一个梦,梦里的妈妈告诉自己“云儿,妈妈要重新自由了,你不要怪妈妈,妈妈忍受了太多的苦痛,我相信还有人会真的爱着你,不要再回来了,好好做个乖孩子,妈妈爱你。”




泪水浸湿了枕头,女孩听到了声音,轻轻拍着孩子的背部,轻轻唱起了摇篮曲,这才渐渐平稳下来,安然入睡。




第二天邻居得知他的母亲在家中服药自尽,看着这个孩子,蹲下来抚摸着他的头,“你叫赵云是吗,我得告诉你一个事实,你的母亲去了宇宙,她去做超级英雄了,但她会默默守护你的,你暂时就由我照顾。你叫我小悠姐姐就好了”




这个名叫赵云的孩子懂事的点了点头,他什么都知道,妈妈在梦里就都告诉他了。那年赵云六岁。顶着一头可爱的棕发,戴着母亲留下的蓝色发带,这似乎是赵云唯一纪念母亲的方式了,墨绿色的眼眸深邃而不知其所为何染。




赵云从小沉默寡言,没有人跟他一起玩,似乎都是在介意他的父亲是个人渣,害怕他的父亲,亦或者是这些孩子的父母们有偏见。




“你叫什么名字呢?”一个头发全白的孩子站在自己的面前,只是这白的有点不像话,似乎睫毛,眉毛均是白色的。水蓝水蓝的眼睛似乎是宝石璀璨,赵云心想天使也不过如此了吧。




“啊...我叫赵云,你呢”“我叫诸葛亮。我能和你一起玩吗”“别,我的父亲是个人渣,他会伤害你的”“啊,没关系啦,我是小天使,会保护你的!”说罢两个孩子咯咯咯笑了起来。




“小悠姐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新朋友,诸葛亮!”赵云拉着诸葛亮的手急匆匆的跑向小悠,把诸葛亮往前一推,诸葛亮看着小悠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小悠看了一眼诸葛亮,叹了一口气,转而摸了摸诸葛亮的头发,拿出了那份下午茶,“喏,这是你们两个人的点心哦,快去吧”小悠看着这两个孩子,心中却流露出了痛处,一个孩子深受家庭的阴影,一个孩子身患疾病却还笑口如常,真是不公平呢。




“诸葛亮,你有父母吗?”“我都说了我是小天使,才没有父母呢,我来自太空,这一站是地球,有人告诉我要来守护一个人,大概就是你啦!”“好吧,真希望可以和亮亮做好多事情。”“一定可以的!”




时光如梭,转眼而入初中。




“赵云你个混蛋啊,你看你抽屉,满满的情书诶!”诸葛亮揪着赵云的脸。




“快晃(放)手啦,我又不喜欢她们,真是的,她们哪里比得上你呢。”赵云揉了揉自己被捏到发僵的脸,生怕被诸葛亮捏的变了形。




“小悠姐姐,你快管管赵云,他早恋!”,小悠一脸鄙夷的看着赵云,看了一眼垃圾桶里满满的粉红色小信封,又没憋住扑哧笑了出来“哎呀,我们的赵云长大了,有女孩子追求了。”




“什么啦,小悠姐姐,你别再开玩笑啦!亮亮都生气了!”“什么?我才没有生气。”“不对,亮亮是吃醋了。”“我没有!”“你就是有。”吵吵闹闹争执不休,小悠内心很清楚,所以也就随二人而去了。




很快就到了升入高中的日子,两人还是依旧在一个学校。赵云比诸葛亮高出一个头,每次赵云打球的时候,诸葛亮都躲在阴凉处,悄悄的看着赵云然后关键时候递上一瓶水。




虽然每次进球女生总是会尖叫,但是赵云的目光从未从离开诸葛亮。他要照顾好这个小病人,如果照顾不好,容易引发皮肤癌,那可不是什么快乐的事情,他可不想让诸葛亮身受苦难。




正是因为这样,一些女生拼了命想要害诸葛亮。跟老师打跟事实不符的小报告,想让老师误以为诸葛亮是表面好学生背地里一套的差等生,老师哪里会信这一套说辞,非要造谣者给一个证据。




可奈何这造谣者好死不死非是闹出了个视频。视频上完完全全就是诸葛亮的样子。老师也难以置信,这真的是诸葛亮吗。很快诸葛亮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诸葛亮猥///亵别校女生,视频在此。




赵云看了一眼学校贴吧,愣是呆了几分钟。诸葛亮轻敲赵云脑袋,“你怎么了” 赵云急忙把手机藏起来,不让诸葛亮知道,内心却在焦灼怎么把始作俑者找出来狠狠打一顿。




很快诸葛亮就在办公室被问候了。诸葛亮很不服气,说那并不是自己,可是他也没有证据证明那不是自己,白化病,太明显了。“你若一日不信我,我便一日在炎阳里站一日。”




诸葛亮说到做到。赵云知道了心急如焚,好几次跑下去给他遮阳,都被诸葛亮一手挡开,“你要是真的帮我,帮我找证据就好。”




赵云应了声好就离开了。夏天的太阳毕竟不是闹着玩的,白化病引起了并发症,诸葛亮几乎是在赵云离开的一瞬间倒下的,阖上沉重的眼皮之前,似乎听到了赵云声嘶力竭的“亮亮。”




引起的并发症已是晚期之久,只是隐藏太好未被发现。赵云握着诸葛亮的手坐在病床旁边,眼眶泛红。




诸葛亮却笑着看着赵云,说“我本该如此,这一趟旅行大概最好的的就是遇见你,我来自太空,下一站我要去水星了。”




诸葛亮的声音越来越小,“无论清白不清白都不重要了,我只想告诉你,我从来都只在乎你一个人,你是我初见的美好,也是我现在拔掉氧气管也想吻上的人,赵云,伸出手来。”




赵云盯着诸葛亮,慢慢的伸出自己的右手,诸葛亮塞给他两枚戒指,刻着【YL】YUNLIANG。赵云这便要流出泪来。诸葛亮真的拔掉了氧气管,吻向赵云,缠绵而沉醉。




“我爱你。”然后,他便归顺了太空,去向了水星。




赵云费尽心思找到了那个坑害诸葛亮的女生,并且将她曝光,全校人不免为诸葛亮不平。赵云更恨,即便这样,诸葛亮也不会回来了





还有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小悠听说了这件事情,和赵云商量了商量,戴着诸葛亮给予的戒指,漫游了全世界,走遍了有关天文的博物馆,每次都和水星的模具留恋。他说“我爱的人在水星上守护我。”





END。

Libate`玖

白(R15)

☀Seq50-19-【荒诞春梦】

深夜给自己产点肉渣吃,背景剧情由看官自主想象(别说了就是你懒)

很多年后他依然在回想那个雨夜,那个他最最骄傲又最最孤寞的时候,有人拥抱了他。

/每天都在梦游找感觉

/我可能不适合写爱情

☀Seq50-19-【荒诞春梦】

深夜给自己产点肉渣吃,背景剧情由看官自主想象(别说了就是你懒)

很多年后他依然在回想那个雨夜,那个他最最骄傲又最最孤寞的时候,有人拥抱了他。

/每天都在梦游找感觉

/我可能不适合写爱情

SWEET

By SWEET 

做这个上瘾了……深夜放毒

P1送给这个沙雕 @奉孝 

P2送给这个一直没背过出师表的尸系文手 @伊吟吟master 

P567突然乙女……嘤嘤嘤我就是故意的

By SWEET 

做这个上瘾了……深夜放毒

P1送给这个沙雕 @奉孝 

P2送给这个一直没背过出师表的尸系文手 @伊吟吟master 

P567突然乙女……嘤嘤嘤我就是故意的

玖哥儿

【亮瑜】笨蛋

*人物属于天美,ooc属于我

*有梗:渣男锡纸烫,渣女大波浪,但是我觉得都督大波浪会好看点??

*大概算是烂尾了,不过年更辣鸡不需要文笔和剧情


1


  稷下的夏日总是这样,闷热的很,空气中带着潮湿,压抑感逼迫着心脏,咽喉仿佛被人遏制住,有些喘不过气。


  浴室上的天台总能让我感到一丝安心,尤其是抬头看着灰蓝色天空的时候,至少这时我会想些轻松的事情,至少风吹过时可以让我清醒些......和室友相处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至少一开始,我以为我可以和他们相安无事的度过这三年,就和曾经一样。


  稷下是个奇怪的地方,我分明不想过多掺和课业以外的事,因此...

*人物属于天美,ooc属于我

*有梗:渣男锡纸烫,渣女大波浪,但是我觉得都督大波浪会好看点??

*大概算是烂尾了,不过年更辣鸡不需要文笔和剧情


1


  稷下的夏日总是这样,闷热的很,空气中带着潮湿,压抑感逼迫着心脏,咽喉仿佛被人遏制住,有些喘不过气。


  浴室上的天台总能让我感到一丝安心,尤其是抬头看着灰蓝色天空的时候,至少这时我会想些轻松的事情,至少风吹过时可以让我清醒些......和室友相处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至少一开始,我以为我可以和他们相安无事的度过这三年,就和曾经一样。


  稷下是个奇怪的地方,我分明不想过多掺和课业以外的事,因此每次测验时都将成绩完美稳定在第二,那个一直在我上方的人叫诸葛亮,因此一群人臆想我和他的关系不和。可有些哭笑不得的是,有另一批叫腐女的生物误打误撞的臆想正确了我们的关系——情侣。


  到底是什么时候,又是怎么和诸葛亮在一起的,我自己都没想清楚,似乎就是这么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但若说我有多爱诸葛亮,那倒不至于。


  跟他在一起两年多,我始终不明白什么是爱,我心中唯一明白的是,我只是习惯了他陪在我身边,可也仅仅是习惯。


2


  “公瑾,怎么又站在这发呆?”诸葛亮走过去握紧周瑜的手,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头发还湿着,容易感冒,我们回去吧。”


  周瑜不发一言,只是跟在他身后,盯着二人紧握的手若有所思,走了一段路,他松开了紧握的手,抿了抿唇,顿住脚步悠悠开口:“诸葛,你说,什么是爱呢?”


  诸葛亮身形一怔,转身用双手抬起他的头同他对视,而后在他唇瓣印上一吻:“爱,就是我对你的感情。”


  “可我并不爱你。”


  “我知道。”诸葛亮依旧笑的没心没肺,握住周瑜的手跑着:“快些走吧,一会门禁了。”


  “嗯。”周瑜明显感到诸葛亮的不愉,识相的不戳穿他。


  踩点回了寝室,不出意外的受到了两位八卦爱好者的质疑,诸葛亮还是那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应对着元歌和司马懿,一副油盐不进的态度,对于今晚发生的事情闭口不谈。


  翘不开诸葛亮的嘴,便想着从周瑜那入口的二人一触碰到周瑜的眼神便哂笑着回了床上,搓着胳膊,心里怨怼:这低气压谁顶得住嗷...


  诸葛亮偷瞄了几眼周瑜,见对方还是那副样子拿着手机打字,头发上的水珠打湿了后背的布料,认命的拿起了吹风机帮人吹着头发,周瑜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诸葛亮的服务。


  帮他吹干了头发,诸葛亮闷闷的坐在床沿看着天书残卷,是不是偷瞄一下书桌前的人,半晌,周瑜侧着脸糯糯道:“诸葛亮,我要是习惯了你帮我做这些事,来个锡纸烫改不过来了怎么办。”


  诸葛亮剜了他一眼:“习惯了就习惯了,谁让你改了,大不了我鞍前马后的伺候你一辈子!周都督,这个答案你还满意吗。”


  周瑜勾起嘴角浅笑着,心安理得的附和:“满意。”


  “.....周瑜,你就应该烫个大波浪!”


  躲在被子里竖起耳朵偷听结果被塞了一嘴狗粮的二人组:......


3


  稷下的毕业季,并不像动漫里拥有的那些套路:樱花飞舞着,二人在溢满花香的空气中别离,因为稷下根本没有樱花。


  诸葛亮想做个旅行家,漫游世界各地,而周瑜喜欢一尘不变的生活,选择留在稷下做个教师。


  别离的那天,诸葛亮搜寻了很多的情话准备对周瑜说,听说樱花飞舞的地方才是表白圣地,还硬拽着周瑜去了饮马池。


  “公瑾,今天或许会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了......”本以为那背的滚瓜烂熟的情话会脱口而出,可真正到了这个时候,脑海却一片空白,憋了半晌才憋出这三个字,“我爱你......”

  “嗯,我知道。”


  两人对视了一秒,微风拂过脸颊,带起阵阵樱花香,诸葛亮拎着行李转过身。


  “诸葛亮....”


  他身形微顿,心中有些希翼,随后听见那人轻轻说了声谢谢你。


  谁要你的谢谢啊...笨蛋




--tbc【大概也许可能差不多会有后续??别信我的话】


帝江

很草

摸摸鱼证明我还活着🙃


【…我要咬了哦】

可以看成abo

很草

摸摸鱼证明我还活着🙃




【…我要咬了哦】

可以看成abo

空留原上瑜姬草

我认为巨好笑的小段子

  但是我好像笑点跟你们不太一样?

周瑜诸葛亮读一个高中一个班还是同桌,就是彼此互不对付。

  后来他俩工作时又是一个单位,最后阴差阳错在一起了

  有一次闲暇时翻相册,诸葛亮指着相册高中时期合影告诉周瑜:“其实我高中时就喜欢你了,那个时候我拼命暗示你,但是你连笑都不笑一下。”

  周瑜愣了一下,说:“我那个时候带牙套正畸,不太爱笑,话说你怎么暗示我的,我都没察觉。”

  诸葛亮回话:“我知道那个时候你带牙套,天天课间时在你面前放歌。”

  周瑜有些忘了,问:“什么歌呀?”

   诸葛亮答:“牙套妹~...

  但是我好像笑点跟你们不太一样?

周瑜诸葛亮读一个高中一个班还是同桌,就是彼此互不对付。

  后来他俩工作时又是一个单位,最后阴差阳错在一起了

  有一次闲暇时翻相册,诸葛亮指着相册高中时期合影告诉周瑜:“其实我高中时就喜欢你了,那个时候我拼命暗示你,但是你连笑都不笑一下。”

  周瑜愣了一下,说:“我那个时候带牙套正畸,不太爱笑,话说你怎么暗示我的,我都没察觉。”

  诸葛亮回话:“我知道那个时候你带牙套,天天课间时在你面前放歌。”

  周瑜有些忘了,问:“什么歌呀?”

   诸葛亮答:“牙套妹~奈何美色!”

谷雨🐾

虽然我不是第一个拿到的但是我还是发一下,开心到下楼跑圈!
再买个ob11的身体我就可以给亮亮换衣服穿裙子啦(划掉)啦啦啦啦啦啦~

虽然我不是第一个拿到的但是我还是发一下,开心到下楼跑圈!
再买个ob11的身体我就可以给亮亮换衣服穿裙子啦(划掉)啦啦啦啦啦啦~

天琰·暂时退坑七月回归

【猫拟】换牙期

*全员猫拟向http://tianyan015.lofter.com/post/1f018e36_1c5cec3bf(是前设呀)
*私心微亮统设定

    小小的元歌喵到了换牙期了。
    他非常难受,牙根总是痒痒的,很想咬东西。学妹店长和店员为猫猫们准备了很多玩具,包括磨牙棒,只不过不知道被其他猫打闹的时候扔哪里去了;而且最近店里有些忙,也没人有空帮他找。
    “咪……”小布偶缩在角落里,心情极其低落。
    瑜喵喵觉得这布星,小孩子就要有小孩子的亚子(bushi...

*全员猫拟向http://tianyan015.lofter.com/post/1f018e36_1c5cec3bf(是前设呀)
*私心微亮统设定

    小小的元歌喵到了换牙期了。
    他非常难受,牙根总是痒痒的,很想咬东西。学妹店长和店员为猫猫们准备了很多玩具,包括磨牙棒,只不过不知道被其他猫打闹的时候扔哪里去了;而且最近店里有些忙,也没人有空帮他找。
    “咪……”小布偶缩在角落里,心情极其低落。
    瑜喵喵觉得这布星,小孩子就要有小孩子的亚子(bushi),于是决定带着他多走走,顺便找找磨牙棒。

    走在前面的美短不知道自己的尾巴已经变成了逗猫棒,晃来晃去的样子在小猫眼中极具诱惑力。走着走着突然感觉尾巴一重,回头就发现上面挂了只猫。
    “咪!”元歌喵立刻松了口,红着脸给他道了歉。
    瑜喵叹口气,把尾巴卷了回来,深刻意识到磨牙棒的重要性。

    懿喵喵有午饭后晒太阳的习惯。
    他在低矮的猫爬架上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舒展开了。
    嗯?
    他向下望去,发现自己钓了只幼猫。
    “咪……咪呜!”那只小猫暴出了哭腔,转头一溜烟地跑没影了。
    我有那么凶么?
    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给小布偶留下刻板印象的暹罗猫舔舔爪子,继续晒他的太阳。

    即使是午睡元歌喵也觉得并不安稳,总是被嘴里一阵阵的酥痒弄醒。
    睡眼朦胧间似乎有什么在面前晃动,于是他想也没想,“啊呜”一口咬了上去。
    只是没咬两下就被那个东西挣开了。
    小猫不服气,伸爪摁了上去又是一口,反而被那个东西糊了一脸。
    他委屈得要哭,赌气般地加重了力道,不想还没开口,突然间就遭遇锁喉杀,顿时清醒了不少。看清自己咬的是谁后,立刻吓得一动不敢动。
    没想到咬住他的牙齿仅仅在喉咙处轻轻磨了两下便松了开,亮亮喵把小猫摁在怀里,伸爪揉揉他的头,又睡了过去。

    远处的瑜喵喵和懿喵喵咬着刚找到的磨牙棒,直觉自己来的不是时候。

鎩鵃

入我相思门

   凤白x桃夭


他是一只凤,在他年幼尚且无知的时候,桀骜不驯就已经刻进了他的骨头里,并随着年龄而日益增长


成年后,他成了仙界大家口中的白凤神君,他自己给自己提姓李名白,并取上一个字太白,成年礼过后他留下一张写着潦草字的纸,带着一把剑闯入了人间,此事在仙界曾传的沸沸扬扬,毕竟李白的长相在仙界也是首屈一指的,对他怀春的仙子可以从白凤殿排到南天门,仙子一传一,便传出来一个李白为了一姑娘而下凡的故事,在仙界颇为广传


李白,大家口中这痴情人物,正在花楼里喝这花酒


为一个姑娘下凡?


开什么玩笑?


他李白确实风花雪月,但从未真正爱过一个人


但下...

   凤白x桃夭


他是一只凤,在他年幼尚且无知的时候,桀骜不驯就已经刻进了他的骨头里,并随着年龄而日益增长


成年后,他成了仙界大家口中的白凤神君,他自己给自己提姓李名白,并取上一个字太白,成年礼过后他留下一张写着潦草字的纸,带着一把剑闯入了人间,此事在仙界曾传的沸沸扬扬,毕竟李白的长相在仙界也是首屈一指的,对他怀春的仙子可以从白凤殿排到南天门,仙子一传一,便传出来一个李白为了一姑娘而下凡的故事,在仙界颇为广传


李白,大家口中这痴情人物,正在花楼里喝这花酒


为一个姑娘下凡?


开什么玩笑?


他李白确实风花雪月,但从未真正爱过一个人


但下凡之事确实是和爱有关,凤君在仙界找不到一人之爱,他才带着自己佩剑青莲下凡寻求真爱


转眼,春去秋来,李白的真爱还未出现,他终于还是心灰意冷了,他想他也许会娶一个仙子,然后在众仙的虚情假意下活一辈子


他最后一旅,是一片桃花林,桃花芬芳,煞是好看


他疲惫的在一颗桃花树下坐下,花瓣落在他身上,花香陪伴这他,他陷入了睡眠


“喂,能不能别靠在我的树上”一个清冷的少年音将他惊醒,李白睁开眼睛


他想“他长的真好看”


翩翩少年,眉目如画,他是神明完美的孩子,时间美好的词来形容他,李白见过那么多好看的人,仿佛都不及这个少年,沉寂的心开始悸动


李白的文采仙界闻名,这也是他可以迷倒很多仙子的别样理由,谁不喜欢长的好看,说话好听的男人,特别这个男人还有地位


总之,李白死皮赖脸的留下来了,期间被桃夭赶走了无数次,但是还是留下来了


“你叫诸葛亮对吧?”


“……”


“我可以叫你阿亮吗”


“滚蛋”


“亮亮,阿亮,夫人”


“滚……”


李白自称是一个没落剑客,漂泊天涯来到了这个桃花源,反正诸葛亮捡到李白的时候他脏的不得了,编个这个故事诸葛亮也信了


诸葛亮是个桃夭,草木万年成精,他恰好生在这灵气足的地方,不知道哪个仙人留下的地方,仙人生前种下一株桃树,诸葛亮成了妖,却如何也出不去这个地方,他法力高强,他走不出桃花源,他只能,只能飞升成仙,他渴望的天地景色,唯有成仙方能一睹为快


李白发现诸葛亮对飞升意外的执着


他厌倦当一个神仙,他想不到会有人对此这么执着,他不以为然的东西,对别人那么的重要

      

诸葛亮会酿酒,桃花酿


一壶酒,让人识遍人间百味,李白只尝出爱的苦楚


和酒的醇香


诸葛亮月下抚琴,李白在舞剑,没成年的李白剑法飘逸俊朗,透这少年意气,而成年后的李白一剑天涯,浩浩荡荡,不再那么飘逸却满是稳重,将浪迹天涯的天涯刻在剑意中


诸葛亮忽的泪如雨下


李白见过高傲的诸葛亮,冷静的诸葛亮,甚至是生气的他,让他痴迷


少年的骄傲和对外界的向往,在一剑天涯中让他坚强瞬间破碎,笼中之鸟,谈什么理想?


李白在那天第一次抱住了他,他想他终身所爱都是他了


想抱着他,亲他,想将自己一生都给他


爱是多可怕又美妙的东西,让人沉沦,让人迷恋


他们就这样又过了几年,不是恋人,李白几乎忘了那个他不以为然的仙界了,醉在温柔乡里过日,可惜,这温柔乡里的美人是带野心的


那天,李白从桃花山下的集村落市里回来,在山脚下望到了那站在桃花山顶上的白衣人儿,他看到天空惊雷滚滚,正欲落下-九道天雷!


他走不进山里半步,结界锁住了他,他心急如焚,那一夜,山顶照白了一夜,李白看不清山顶的人了,只有满山桃花飞落,待天亮,结界散去,李白欲冲进山顶却又害怕了,他害怕看见他的桃夭死在天雷里,他怕看见他又渴望看见他


他错了,他既没看见桃夭的死亡,也没看见桃夭飞升


他看见,桃夭躺在血泊中,飞落的桃花落在他的身边,想一个破碎的娃娃,面无表情的对李白说

“我飞升不了了”


说完,他自己才品味这句话的意思似的,他像是痛极了的蜷缩起来,单手捂住了脸,李白蹲下去,想安慰他几句,谁知道,诸葛亮跳了起来发了疯的吻住了他,不是吻,是咬

“该死,流血了”李白尝到了嘴角的血腥味,诸葛亮这才带着哭腔的说“我恨死你了,恨死你了,李白,凭什么,你凭什么要进我的桃花源,你干什么来招我”他一下咬住了李白的肩膀,堵住了哭腔


哭腔转了音,发出呜咽的声音,李白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肩膀,诸葛亮闷闷的说道“我为什么会心悦你,我渡不了情劫了”


“李白,你毁了我”


李白轻轻的说“飞升有什么好,你出不去,我就告诉你,你不到的地方,有我去,阿亮,我心悦你,心悦了好久了,见到你第一面就喜欢,现在爱到了骨子里”


他轻轻的亲吻诸葛亮,温柔缠绵,再顺势亲吻他的眼角眼泪“所以别哭了,我心疼死了”


但是


祸不单行啊……


仙界大乱,李白被召回,谁知刚被召回,李白就请求

被贬下凡,天帝一怒之下关了李白禁闭,李白紧握这剑,拒不从命,他什么都不怕,只怕见不到他


他剑不出鞘,冲回了桃花源,去见他,李白满身的血


诸葛亮见到他的时候,追兵也追到了,李白突然后悔了,他不该回来的


回来了,那他的小桃夭怎么办,他现在法力这么单薄,怎么办


他还怕的是,他撒谎了,他说过他是个剑客


追兵冲上来的时候,李白已经战不动了,诸葛亮眼中那么多诧异,但他根本不犹豫,他挡在李白的面前


诸葛亮记不得拦了多少人了,那么多追兵,他身上多了那么多的伤口


他觉得越来越冷了


“李白,他说他只是个剑客 那为什么?”

“李白还活着,我不能死”


“他还在,我不想死”


不想……


他听见一个追兵说“想那白凤神君定是被这妖孽迷惑”


他还听见有人说“呸,就凭这妖也想攀仙枝”


诸葛亮太累了,浑身冷的不行,脑子里只剩下李白二字


“原来他是个仙啊,呵”


他嘲讽道,也不知道是在嘲讽谁,满腔复杂情感交织,他不想再想了“结束了”


李白摊在地上,看着他的桃夭倒下,至此,他的爱情倘然无存,他变回白凤一下冲天


白凤在天空悲鸣,凡间的人说着神仙显灵,天上的人断了肠


百年后


一把剑,一壶酒,一个人看江湖,一个人的天涯,一个白衣剑客醉醺醺走过


那剑客的爱情终是断了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一滴泪含着悲叹散在苍穹中


北零执火
“我爱你。” 可这句真话,到底...

“我爱你。”

可这句真话,到底需要用多少谎言筑成。

爱到两败俱伤,爱到停止呼吸。

爱到失去一切,仍然握不住隔岸的手。

…………………………………………………………………

中长篇(大概……?)

闻到了吗浓浓的BE气息(nice!)

或许有车

两个一起虐

慎重!慎重!慎重跳坑!

阿北也许会鸽鸽但不会没有下面(bushi

“我爱你。”

可这句真话,到底需要用多少谎言筑成。

爱到两败俱伤,爱到停止呼吸。

爱到失去一切,仍然握不住隔岸的手。

…………………………………………………………………

中长篇(大概……?)

闻到了吗浓浓的BE气息(nice!)

或许有车

两个一起虐

慎重!慎重!慎重跳坑!

阿北也许会鸽鸽但不会没有下面(bushi

长安祭

Kilaklia长安祭《故人去月下独酌》👌

Kilaklia长安祭《故人去月下独酌》👌

邀月月再不早睡就变🐷
【乙女向!!!避雷!!!】 夏...

【乙女向!!!避雷!!!】

夏天也要和诸葛亮谈甜甜的恋爱惹
我终于只有一篇论文了阿西吧

【乙女向!!!避雷!!!】

夏天也要和诸葛亮谈甜甜的恋爱惹
我终于只有一篇论文了阿西吧

岁暮天寒
试图安利亮亮gsc粘土人,终于...

试图安利亮亮gsc粘土人,终于回来了,头发颜色有点奇怪但是整体还是挺可爱的

试图安利亮亮gsc粘土人,终于回来了,头发颜色有点奇怪但是整体还是挺可爱的

Solia

无神论

◎暗鸦之灵x午夜歌剧院
◎通用tag:一支红玫瑰

"我是个无神论者。"

元歌的嘴唇几乎变成蔷薇色,被蹂躏过的歌剧院主人连呼吸似乎都带出了甜味。诸葛亮没回应他,专心致志的对付西装下露出的大片皮肤,渡鸦的唇舌对锁骨情有独钟,他像个狂热的追求分子,一面用柔软的嘴唇安抚另一面不忘用粗糙的舌面蹭过凹陷的地方,直到他身下的玫瑰花用尖锐的刺扎了他,诸葛亮这才想起他对他的玫瑰花已经爱到了肯放他留着根茎和刺自由自在生长的地步了。

"我真的是无神论者。"元歌又重复一遍。

诸葛亮依然没理他,这回渡鸦放过了发粉发红的锁骨,一手扣住爱人的腰将其抱在腿上,元歌顺势...

◎暗鸦之灵x午夜歌剧院
◎通用tag:一支红玫瑰

"我是个无神论者。"

元歌的嘴唇几乎变成蔷薇色,被蹂躏过的歌剧院主人连呼吸似乎都带出了甜味。诸葛亮没回应他,专心致志的对付西装下露出的大片皮肤,渡鸦的唇舌对锁骨情有独钟,他像个狂热的追求分子,一面用柔软的嘴唇安抚另一面不忘用粗糙的舌面蹭过凹陷的地方,直到他身下的玫瑰花用尖锐的刺扎了他,诸葛亮这才想起他对他的玫瑰花已经爱到了肯放他留着根茎和刺自由自在生长的地步了。

"我真的是无神论者。"元歌又重复一遍。

诸葛亮依然没理他,这回渡鸦放过了发粉发红的锁骨,一手扣住爱人的腰将其抱在腿上,元歌顺势将下巴撂在爱人肩膀,配合的把嘴唇送过去。这场维持一个月的巡演使他们分离了一段时间,玫瑰和夜莺不能间隔太远,否则缺少歌声的玫瑰会枯萎,没有花香滋润的夜莺也会萎靡——他们互相弥补自身的缺点却又像双生藤一样仅仅缠绕在一起,是灵魂共鸣荡出的美妙弧度,这导致了连死亡对他们而言也不过是另一场邂逅的开始,玫瑰迟早会遇见他的夜莺,从未有过例外。

直到这个持续很久的唇舌交缠结束,诸葛亮被爱人夺走的这一部分注意力才得以跑回自己的脑子里,天才眨了眨通透的蓝眼睛,想要做什么却被元歌握住手腕,"你根本没有在听我讲话。"他最擅长演戏,现在这幅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样子一定是装的,诸葛亮咽下他的结论,十指相扣锁住元歌的手指安静听他下文。

"我刚刚说了什么?"

"你是个无神论者。"诸葛亮重复了一遍,随即扣住元歌腰侧的手从衣摆伸进去,掌心抚上对方腰窝处的黑色纹身,这个人工添加的痕迹他最熟悉,连缠绕藤蔓中间掩盖着的三颗星星他都记得。

"可是我觉得你在骗我。"渡鸦看着他的玫瑰,暗地里催动法术让他们相连的痕迹躁动起来,元歌脸红透了,歌剧院主人抿了下唇,兀自笑起来:

"我的神明——他要和我接吻了。"

下午三点的钟声响了三下,餐桌上的柠檬蛋糕一点没动。

——————

PS:一支红玫瑰系列的暗鸦午夜虽然剧情片段化但是内容大多是有关联的。阿芙洛狄忒里提到了午夜喜欢柠檬蛋糕……为什么一点没动也都应该知道了。

复健一下练练文笔。♪欢迎点梗,有灵感的我会写,中长和长篇在准备了。

炽焰凝极念天执

一鸣VS月影

#语C群的脑洞日常

【其实只是为了之后一个很长的大乱斗补齐的开头而已/虽然也是毫无头绪的开头……】

【因为大乱斗不好整理所以我先把这段发上来充数这种事我会乱说?】

#全场最佳看戏的毁灭

#全场最牛一边睡觉一边战斗的月影

#全程自娱自乐的诸葛

#啊,最后心疼一下帝一鸣

——————————————————————————————

诸葛亮:【散步寻找其他精灵中】

帝一鸣:【见到人,赶快躲开】

月影王:【在自己的地盘嗜睡中】

诸葛亮:【走到月影门前】月影,起床啦

月影王:【翻个身继续睡/并且变成小形态】

诸葛亮:【变成熊猫去找一鸣】

无序:【见熊猫,捕之】

诸葛亮:【一...

#语C群的脑洞日常

【其实只是为了之后一个很长的大乱斗补齐的开头而已/虽然也是毫无头绪的开头……】

【因为大乱斗不好整理所以我先把这段发上来充数这种事我会乱说?】

#全场最佳看戏的毁灭

#全场最牛一边睡觉一边战斗的月影

#全程自娱自乐的诸葛

#啊,最后心疼一下帝一鸣

——————————————————————————————

诸葛亮:【散步寻找其他精灵中】

帝一鸣:【见到人,赶快躲开】

月影王:【在自己的地盘嗜睡中】

诸葛亮:【走到月影门前】月影,起床啦

月影王:【翻个身继续睡/并且变成小形态】

诸葛亮:【变成熊猫去找一鸣】

无序:【见熊猫,捕之】

诸葛亮:【一爪子拍飞,变回本体】神女神女,无序在这里啊

无序:【在空中飞转几圈后稳住身形,闻有人喊姐姐的名字】哼,臭熊猫,你给我等着,这账我们以后再算【朝下方甩去一能量球】

诸葛亮:无序,今天不和你闹了。

帝一鸣:【准备踢馆,来到一座寺庙】有没有人啊,我拆门了!

诸葛亮:【去一鸣那里凑热闹】

帝一鸣:【见无人回应】人呢?!我真拆门了!【声音拔高】

诸葛亮:你在踹谁家?济公不在吧?

帝一鸣:【吓一跳】你你你,谁啊?难道是馆主吗,【看了看他,突然笑了】那太好了。我是来踢馆的!【内心:今天阿瑞找小梵有事,小梵那家伙终于不在我面前晃,好久没有踢馆了,好不舒服啊,一定要踢个痛快】

诸葛亮:我家在十里外草庐中,不是这里的人。【坐着熊猫头上摇扇子】

帝一鸣:【听闻此言微微皱眉】不是?不是还请阁下离远点,我可要找人打架的。

诸葛亮:哦?小子如此好战,不如本军师给你出个主意。

帝一鸣:【不看他】离我远点远点,我忙着呢。

诸葛亮:既然不愿听,我便离得远一些吧。顺带一提,这里没人。【摇扇子】

帝一鸣:【绕过此人坐着的熊猫,突然想起来一个人】哦,对了,我应该去找能打的打,嗯……就“他”吧,反正无聊。【离开】

诸葛亮:倒不失为一个有趣的家伙……【摇扇子】

————————月影小径————————

帝一鸣:【来到月影小径】月影月影!出来打架!不来我烧了你的森林?!

月影王:【睡在小天给的床上,说着梦话】魔瞳zzz……你什么时候zzzz…能用小金库给我买zzz……zzz…【继续睡自己的觉/睡着睡着又不自觉的进化了】💤…💤💤……

诸葛亮:月影在睡觉,一鸣你还踢吗?

帝一鸣:【摩拳擦掌,撇了身边人一眼】你怎么一直跟着我?

诸葛亮:我只是想看看你们的战斗而已。不介意吧?

帝一鸣:【摇摇头】你最好离远点,要是打到你我可没空管你。

法纳斯:【突然出现,坐在一边默默看戏】

诸葛亮:好吧。【走到安全距离】

帝一鸣:【面视月影王】月影,听说睡梦中也能战斗?今天我倒是要领教领教!【一只手刃攻向月影王的左手手腕】

月影王:【无意识的觉察到一股气息,反手就是一招,但是仍然再睡觉】

帝一鸣:【险险避开】果然不能小看啊

诸葛亮:法纳斯,你觉得二人谁能赢?

帝一鸣:【眼角扫到又多了一个人】你谁啊,什么时候来的?【打个架怎么这么多事呢?!】

法纳斯:你就当我是个透明的就好了,【托腮,笑到】都差不多。

帝一鸣:【多看了他一眼】〔内心:这个人好像有点问题〕【隐隐有些戒备】哼。

诸葛亮:那我们就一起好好看戏吧。

月影王:【感觉有些不舒服微微皱了皱眉】

帝一鸣:【定下心神,再次攻击,带上了些许力道】给我醒过来!

月影王:【感到很烦,被打扰了休息,很生气,睁开血瞳,虽有杀气但是无神,左手提起月影刀,分别对着三个方向挥出招】

帝一鸣:【一闪,避开攻击】不错啊。【看向对方】

月影王:【很烦,但是还是不想动】滚!【刀指向前,三个人每人三刀,速度极快】

帝一鸣:好强!【眼前人不见了】人呢?!【身后气流涌动,急忙侧闪】好强!

月影王:【不满的皱皱眉,眼睛微微有些灵动了,但还是嗜血为上】

帝一鸣:【气笑】这家伙不会吧?这样还能睡着?!【变了手势,身上翻涌起杀气】看招!

月影王:【觉得对面有个人叨叨叨很烦很烦,眼睛开始冒出蓝光——噬血!/开始拖刀,一步一步走向前方,虽然行动缓慢,但是却急剧威压】

帝一鸣:什么情况?!【渐渐的感到周围降低的气压】这家伙是疯了吗?他想拼命?神经!【内心:该死!我竟然下不了手!但这家伙可是真想杀我!】

月影王:【突然脚步一顿,蓝色火光消失了,血瞳中出现了瞳孔和高光】嗯……【看见面前银白发色的男子】梵天……?【收起身上的杀气】

帝一鸣:【威压突然消失,就见月影收起了刀,眼睛也出现了高光】额,我是帝一鸣啊。月影,你还是清醒的?吗?

月影王:嗯……一鸣?【晃了晃头】你来…我这里做什么?【清醒了一点,但还是困】有什么…召唤师…任务…吗…光明…让你来…通知?

帝一鸣:【有些尴尬】没什么事,就是找你打打架,你没事吧?

月影王:【晃晃头】没…你真是…都说了……我休息的时候不…能能打扰我…没事……【突然倒在帝一鸣身上】

帝一鸣:【连忙撑住】喂喂喂,你还好吗?

月影王:【再次闭上了眼睛】不……要,打扰……我……把,那边两个💤…带💤💤……出…💤💤💤💤💤……【中心完全压在了帝一鸣身上】

帝一鸣:【用力撑起来】你——这家伙,实——在——过分,就——【放到一边床上,喘了一口气】这样就睡着了!烂摊子都交给我算什么啊!

诸葛亮:【看着要结束】法纳斯,走吧,打完了,月影也让我们走了。

法纳斯:嗯。【站起】正好,这里的主人也让我们离开了。

帝一鸣:快走快走,别在来了!【不满的看着两人消失】真是的,下次不在找月王了,还真是不好和他拼命啊……

【完】

——————————————————————————————

(后续会改成长篇小说类,所以前提到此结束,继续去搞后文了!o(≧v≦)o)

同时 @沐雨橙风君莫笑 ,这位大大和我一起搞!

最后最后,群里还有很多皮,感兴趣的可以加来一起玩啊,群号是【298628816】,不知羞耻的宣个群(。・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