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诺多

740浏览    70参与
Nar-Maedhros

下方水印是画家名称,我会不定期从外网找关于中土的画,发在这里

下方水印是画家名称,我会不定期从外网找关于中土的画,发在这里

唐洗心

但教心似金钿坚,曼都斯殿会相见!x2

熊家!肝完。。。。。。

大哥,金丝小辫。二哥,宝石头冠。小白,一袭白衣朴实无华。

熊家的男孩子还是骚的。【宅熊猎奇的头冠主要是我把石榴石头冠记成了石榴形头冠,我还为熊二的猎奇审美惊讶的许久,最后发现。。是我记岔了】

-

顺便p2带上去年画的狒狒家七子,下面就该肝金色传说家族了!

但教心似金钿坚,曼都斯殿会相见!x2

熊家!肝完。。。。。。

大哥,金丝小辫。二哥,宝石头冠。小白,一袭白衣朴实无华。

熊家的男孩子还是骚的。【宅熊猎奇的头冠主要是我把石榴石头冠记成了石榴形头冠,我还为熊二的猎奇审美惊讶的许久,最后发现。。是我记岔了】

-

顺便p2带上去年画的狒狒家七子,下面就该肝金色传说家族了!

Remmirath

#中土AU
#画风迷之像小鲫瓜子历险记……
#预计第四篇才能完结,但不一定会写。

[二]
Remmirath不知疲倦,从Mithrim南岸追寻到Fangorn森林外缘。尽管他怒气冲冲,极易跳进陷阱与圈套,这一路却没遇到任何阻碍。

树叶飒飒作响,此起彼伏,除此之外静得落针可闻。Remmirath却可以分辨出掩饰在假象下的声音。——这片森林的树木正在互相谈论,谈论一只孤身闯入的陌生精灵。

是精灵唤醒了树木,教会它们言语,即使已经是段古老的过往,这片森林仍对精灵们抱有一定程度的友好。所以当Remmirath抚上最近的一棵白桦树时,白桦回应了他。

“无论你从何而来,别再深入了,尖尖耳朵。”

于是支...

#中土AU
#画风迷之像小鲫瓜子历险记……
#预计第四篇才能完结,但不一定会写。

[二]
Remmirath不知疲倦,从Mithrim南岸追寻到Fangorn森林外缘。尽管他怒气冲冲,极易跳进陷阱与圈套,这一路却没遇到任何阻碍。

树叶飒飒作响,此起彼伏,除此之外静得落针可闻。Remmirath却可以分辨出掩饰在假象下的声音。——这片森林的树木正在互相谈论,谈论一只孤身闯入的陌生精灵。

是精灵唤醒了树木,教会它们言语,即使已经是段古老的过往,这片森林仍对精灵们抱有一定程度的友好。所以当Remmirath抚上最近的一棵白桦树时,白桦回应了他。

“无论你从何而来,别再深入了,尖尖耳朵。”

于是支棱着尖尖耳朵的诺多精灵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鲁莽,却不是为了即将面对的危险。他至少该向族人告别的。

“是否森林并不欢迎我的来到?或是深处已被魔苟斯的阴影笼罩?我无意打搅你们的宁静,只为找回丢失的项链。便不为此,我也绝不让黑暗肆虐!”

白桦沉默了,周围的树木又开始窃窃私语。

Remmirath试图将自己的决心传递给树木,却如石沉大海,惊不起一点波澜。

“即便不能得到帮助,我仍执意前行。”

当精灵不再等待,即将收回按在树身上的手掌时,树木们终于松口了,它们一致决定由这棵老白桦来传达森林的意愿。

“我们听到远方的风声,座狼在原野上徘徊,半兽人离开它们肮脏的黑暗地底,纷纷涌上地面,来到这里大肆砍伐森林的树木,谁知道那位黑暗的暴君要将这么多木材用于何处?……尖尖耳朵,如果你真的愿意保护我们,在Fangorn森林的南面,离此去一百里格处,有一支新来的半兽人,在它们安营扎寨之前,你还有机会驱逐它们。作为回报,我们也会为你留心项链的消息。”

Remmirath毫不犹豫地同意了,他以父辈的荣光起誓,一定会尽绵薄之力,帮助树木们免于被砍伐的命运。哪怕他只孤身一人,所能做的与森林所需要的相比微乎其微。

七颗蓝星的光芒仍在不知名的幽暗深处闪耀,牵动着Remmirath的心神。但眼下,他将这至死不渝的执着先推到了一旁。

作为从诞生起便生活在精灵之城——Tirion的诺多精灵,他并不如灰精灵那般熟悉在森林中穿行和休整。虽然精灵的眼总能捕捉到躲藏在黑暗中的鬼祟,灵敏的尖耳朵更是连一丝一亳的动静都不会错过。

但这片森林有着浓稠到光都会被吞噬的黑暗,那些Ungoliant所孕育的子嗣,在树木间编织巨型的网,行动时悄不可闻。如同它们的祖先一般永远饥饿,贪婪地捕食着一切跌入网中的猎物,无论是精灵,还是半兽人。

而且在没有携带任何水源与食物的前提下,即使是诺多精灵也不能坚持太久。尽管他是如何英勇善战,又是如何轻盈灵活,但确实不是不食五谷的。

所幸每一棵树都愿意为他指路,更慷慨的会丢下几枚大果子为他裹腹。Remmirath很快便赶在半兽人之前抵达了Fangorn森林的西南面,路上除了奔鹿走兔,甚至连只大蜘蛛都没遇见。

但Remmirath在夜间总能听见远方狼群的长嗥声,并以此判定月升日落。他能听见树木呻吟着倒下,一棵接着一棵,来自同样遥远的地方。虽然没有任何迹象能证明,也没有任何一棵树愿意谈论森林的另一端发生了什么。

Remmirath难免回忆起蒙福之地的一位绿色女神,与女神对大乐章内容的想法。这位Aul ë之妻,百果的赐予者,大地女神——Yavanna,祈愿树木能为所有生根在地的植物代言,惩罚那些滥伐它们的人,于是唤醒了百树的牧人。

在诺多族尚陪伴在Aul ë身边的那段时光里,曾不只一次聆听Yavanna谈论关于她所钟爱的造物。——‘将有一股力量行走在森林当中,森林遭遇的危险将唤起他们的愤怒。’

所以他确信,在黑暗之中还有一股力量在聚集着,窥视着他。虽然他无法看见,也不能确定它们是否友善。

在第三个月出时,半兽人终于行经Remmirath所藏身的毛榉树下。Remmirath眯着眼适应火把的亮度,边数着这支队伍的人数。

一、二、三、……十二、十三、十四。

Remmirath挽弓射向队伍尾端,最后落单的那只半兽人。他的箭矢精准致命,贯穿了半兽人的头颅,它僵硬了一瞬,维持着狰狞的神情倒下了。

Remmirath没有射第二箭,从一棵毛榉树跃身跳上另一棵毛榉树,一路尾随着半兽人的队伍。只要他想,他发出的声响不会比一只蝴蝶煽动翅膀的声音大。

早在初次与半兽人交战时,Remmirath就意识到这个种族整体智商偏低,当它们仅以小队出没时几乎对一只成年精灵没有危险。Remmirath还有许多羽箭,远远超过半兽人的总数,而且他保证,最多只要十三支箭就能消灭整体,多一支都是对其箭术的羞辱。

但他停手了,因为在摸上第二支箭时,Remmirath注意到,领头的半兽人还胁持着一个人类小孩。——他的颈项间隐约泛着星星点点的蓝光。
……

tag.

Remmirath

#中土AU,它们全属于托老。
#这只是个开头,但后续写不写不确定。就原创了一个人物,其他全源于《精灵宝钻》。
#
[一]
七姐妹在夏夜的天穹上闪耀,星辰坠入Lake Mithrim,月光将迷雾渲染得色如牛乳,形如烟绡,弥漫上湖岸。
Remmirath 沉睡在Mithrim南岸。这位诺多族精灵、Fëanor及其七子的追随者,俊逸如同Oioloss峰顶终年不化的积雪,光洁如同天鹅绒上的珍珠,乌发比Avathar山壁脚下的阴翳更为深沉。
他诞生于Valinor,成长于双圣树的光明,学习于众维拉的智慧。其父是位诺多,其母是位凡雅。在那段充满荣光与福乐的纪年中,他得到了所能感知的全部的快乐。——只是往昔光...

#中土AU,它们全属于托老。
#这只是个开头,但后续写不写不确定。就原创了一个人物,其他全源于《精灵宝钻》。
#
[一]
七姐妹在夏夜的天穹上闪耀,星辰坠入Lake Mithrim,月光将迷雾渲染得色如牛乳,形如烟绡,弥漫上湖岸。
Remmirath 沉睡在Mithrim南岸。这位诺多族精灵、Fëanor及其七子的追随者,俊逸如同Oioloss峰顶终年不化的积雪,光洁如同天鹅绒上的珍珠,乌发比Avathar山壁脚下的阴翳更为深沉。
他诞生于Valinor,成长于双圣树的光明,学习于众维拉的智慧。其父是位诺多,其母是位凡雅。在那段充满荣光与福乐的纪年中,他得到了所能感知的全部的快乐。——只是往昔光景早随双圣树的光明一同消逝。以Fëanor为首,仇恨的火燃烧在每位诺多族心中,驱使他们中的大多数出奔阿门洲。自Losgar的那把焚燃白船的火起,诺多族自断退路,流亡者再不回返。
Remmirath无畏前路凶险未知,也不曾后悔追随Fëanor。只是对亲族的思念、命运的反复消磨着他眼中阿门洲之光,欢笑渐少,忧愁却常踞心中——即使在梦里也得不到片刻宽慰。
他梦见比绝望更纯粹的黑暗,是《Aldudéniё》无法道尽的黑暗,Ungoliant吸干了双圣树的光明,像一只贪婪的黄蜂幼虫吸干了果蛛全部的体液。她却饱食而膨胀成极其丑陋的模样,接踵而至的膨胀的黑暗笼罩了一切。寒风呻吟着,连同远方泰勒瑞族的哭泣声。
他梦见染血的Alqualondë,无数被亲族残杀的水手,同胞的鲜血溅上白船,天鹅不再洁白,他亦不再无辜。幽黯的海浪拍击着港口,仿佛一曲悼歌,哀叹着惨剧与厄运的开端。
他梦见熊熊燃起的火光,被压抑在厚重乌云下,冰冷的潮水却叫它烧得更旺,如设在Fëanor灵魂中的一把火,如设他们心中的一把火,终成燎原之势,焚烧白船,抛弃后来抵达的Fingolfin一行人,逼亲族独面绝境。
若这些仍不能算作诺多族的厄运。
那无数葬身征途的族人,那战死在Dor Daedeloth边缘的君王Fëanor,那所有在这片土地卓绝地战斗过的生灵……都将成为诺多族永生永世的悲痛。
若这些尚不能叫Remmirath心碎。
当梦境变幻到战后的Mithrim原野,当Remmirath沿着来路踽踽独行,跨过具具尚温的尸体,拾起adar折断的刀剑,却拼凑不齐本来面目时。当他听见选择留在阿门洲的naneth伏地悲泣,呼唤着她孩子的名姓。而Remmirath的回应将永远无法越过阿门洲山脉。
他知晓这只是曼督斯预言的一部分,是加诸在他身上的厄运中,已实现与未降临的一小部分。这一杯苦酒尚未饮尽,却已叫他尝遍苦楚。
如果他不是在梦中,他将因adar的逝去、naneth的分离,为这从未耳闻的哭声而心碎,提前来到曼督斯殿堂。
只是这是梦,所以不是梦。
那把设在诺多族灵魂中的火焰不为炽烈的情感而式微,不为肉体的消逝而熄灭。
他们仍将在这片土地战斗下去,直到魔苟斯的末日。
于是Remmirath睁开深灰的眼眸,睫羽再也承受不住额外的重量,泪水顺着眼尾落下,没入发鬓。
瓦尔妲的星辰仍在灰暗的天穹轮转闪耀,璀璨的七姐妹犹如以银丝网罗了七颗蓝星。
文字无法描述星尘的光辉,但Remmirath颈上的项链可以。——那是自蒙福之地带出的回忆,adar造就了宝石,naneth注入了星光,瓦尔妲封之为圣,又冠以Remmirath之名。
这是诺多族众多美丽造物中的一件,其于Remmirath,就如精灵宝钻于Fëanor。——毁灭它的同时,亦会毁灭持有者的心。
当然,这也是他眼下唯一的慰藉。
而Remmirath想再次欣赏蓝星的光华时,却发觉颈项间空空荡荡。只余身旁一连串奇怪的脚印一直延伸到远方。
——有人偷了他的项链,还是个十分不高明的窃贼。
Remmirath几乎暴怒地翻身跃起,梦中的哀伤一扫而空,仅存的理智只允许他带上刀剑弓矢。
他因愤怒而杀气腾腾,甚至来不及同族人道别,就离开了诺多族居住的Mithrim南岸。追随着脚印而去。
……

*
Lake Mithrim 辛达语,米斯林湖,意为灰精灵的湖。
Remmirath  昆雅语,瑞弥拉斯,是瓦尔妲为首生子女创造的星座之一,意为“网中的宝石群”“群星之网”,对应现世的昴星团。
Fëanor 辛达语,费艾诺,诺多族之王,芬威长子。
Oiolossё 昆雅语,欧幽洛雪,“永远洁白”,指的是“塔尼魁提尔的最高峰”,曼威王座的所在。
Avathar 昆雅语,黯影。Ungoliant(乌苟立安特,昆雅语,蜘蛛状的。)盘踞之处。
Valinor 昆雅语,维林诺,维拉之地,众维拉在阿门洲的领地。
Losgar 辛达语,位于专吉斯特狭湾的出海口。
Aldudéniё 昆雅语,双圣树挽歌。
Alqualondë 昆雅语,天鹅港。
Fingolfin 辛达语,芬国昐,芬威之子,Fëanor同父异母的兄弟,后继Fëanor为诺多族至高王。
Dor Daedeloth 多尔戴歹洛斯,安格班外围,魔苟斯之地。

练习时长两年半的个人练习生爆杀王

诺多第一家族小迷妹九连,拿去不谢✧*。٩(^㉨^*)و✧*。

诺多第一家族小迷妹九连,拿去不谢✧*。٩(^㉨^*)و✧*。

希姆凛按头小分队长官泽拉

作为一个文渣的日常自我修养(芬熊自戏)

我踩在曾经欢声笑语的海滩上,掀卷的海水沾湿了我的长靴。白船垂下了桅杆,洁白的船舷上混杂着诺多与泰勒瑞的鲜血。我看见一张张年轻甚至稚嫩的脸上,充满愤怒和恐惧的双眼再也无法阖上,银蓝的旗帜倾倒在血污中。腹中涌起一股翻江倒海的撕裂般的痛楚,这是我的亲族,我反复对自己说道,袍沿曳过缠绕着的尸体。眼前仿佛又浮现Ingoldo震惊失望的双眸,与血水中凝固的眼眸渐渐重合,正无声地指责我,和我的半血兄长,Fëanáro……“Atar…Atar?”耳畔传来长子担忧的呼唤,接踵而来的是从Helcaraxë呼啸而至的寒风。我将头从冰冷的岩石上抬起,血液在僵硬的身躯中缓慢流动着。埃尔...

我踩在曾经欢声笑语的海滩上,掀卷的海水沾湿了我的长靴。白船垂下了桅杆,洁白的船舷上混杂着诺多与泰勒瑞的鲜血。我看见一张张年轻甚至稚嫩的脸上,充满愤怒和恐惧的双眼再也无法阖上,银蓝的旗帜倾倒在血污中。腹中涌起一股翻江倒海的撕裂般的痛楚,这是我的亲族,我反复对自己说道,袍沿曳过缠绕着的尸体。眼前仿佛又浮现Ingoldo震惊失望的双眸,与血水中凝固的眼眸渐渐重合,正无声地指责我,和我的半血兄长,Fëanáro……“Atar…Atar?”耳畔传来长子担忧的呼唤,接踵而来的是从Helcaraxë呼啸而至的寒风。我将头从冰冷的岩石上抬起,血液在僵硬的身躯中缓慢流动着。埃尔达少有噩梦,而Alqualondë的惨剧却时时出现于我最深的梦境之中,我抬起双手,仿佛有黏腻的血液正从指缝间滴下。“我们已无路可退。”我吃惊于自己喉间的沙哑,丝丝缕缕说不清道不明的模糊预感如铅灰的云翳压抑在心头。“是因为那则预言在困扰您吗?”我顺着Findekáno明亮的鸽灰色双眸望向北方漆黑阴沉的高峻山峦。“并非全部,Findo,还有火之魂魄发下的那则可怕的誓言,我感受到维拉的震怒紧随他之后,而黑暗的翳影笼罩在他心头。”不知从何而起的忧虑愈加深重,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只有凛冽寒风刮过荒芜的阿拉曼那无休止的咆哮。“殿下!”我听见一直待在船只附近的侍卫队长急促的声音,“Curufinwë殿下带走了所有的船只,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我悚然而起,却怎么也不敢,也不愿再往下思考,然而人群的巨大骚动很快淹没了我的思绪。天边大团大团的烟云乘着飞速流转的疾风扶摇而上,火光将夜空涂抹得一片惨白。我的大脑顿时被难以分辨的震惊、愤怒、和悲伤充斥地嗡嗡作响,十指深深嵌入掌心带来的疼痛也无法转移丝毫被背叛的苦痛。我不敢转头望向遥远的Valinor微弱的光,那我无法再回返的蒙福之地。我不能让我的半血兄长独自踏上那块被黑暗笼罩的大地,去践行他那用不可能达成的誓言,尽管他背弃了我。我于是迫使自己望向那条冰冷的海峡,那条尚无埃尔达胆敢涉足的坚冰罅隙,我们仅剩的前路。
       并非只有立誓才能代表勇气,Indis之子从不是怯懦之徒,我心中的炽焰亦从未熄灭。我知道,我将带领我的子民走上的,将是一条从未有人走过,今后也不会再有人迹的漫漫征途,但我不会后悔。兄长啊,我期待着与您在那片陌生的土地上的,全新的久别重逢。

Nierninwa

宝钻·诺多

隐匿高塔,孤岛剪影宛如狼牙,太阳升起的风暴,将冰峡之始染黑。琴弦错落,背对晨光已熹微。
流亡者高举一亚炽焰,星的意愿与天幕相违。清辉摇曳夜影之峰,昨夜演了一场堕落的戏码。容颜了无屈折的皱纹,不代表心上就没有泪痕。
海面,人喊马嘶。清晨的战吼,暮色西风里喑哑。烟灰水下无名的坟冢,我最后的家。

隐匿高塔,孤岛剪影宛如狼牙,太阳升起的风暴,将冰峡之始染黑。琴弦错落,背对晨光已熹微。
流亡者高举一亚炽焰,星的意愿与天幕相违。清辉摇曳夜影之峰,昨夜演了一场堕落的戏码。容颜了无屈折的皱纹,不代表心上就没有泪痕。
海面,人喊马嘶。清晨的战吼,暮色西风里喑哑。烟灰水下无名的坟冢,我最后的家。

练习时长两年半的个人练习生爆杀王
我觉得我这张照片有点小白的感觉...

我觉得我这张照片有点小白的感觉啊!
那么倔强,自主,心怀野马的白公主,在维林诺打猎的白公主,离家出走最终落入黑暗的白公主
(只不过有一个bug,我这张照片穿的不是白色或者银色,有人愿意p一下衣服,耳朵和王冠什么的吗🌝)

我觉得我这张照片有点小白的感觉啊!
那么倔强,自主,心怀野马的白公主,在维林诺打猎的白公主,离家出走最终落入黑暗的白公主
(只不过有一个bug,我这张照片穿的不是白色或者银色,有人愿意p一下衣服,耳朵和王冠什么的吗🌝)

练习时长两年半的个人练习生爆杀王
Day 2 音乐:Paypho...

Day 2

音乐:Payphone
歌手:Matty B
cp:三白(Celegorm&Aredhel)
备注:现代paro注意

我把舌尖放轻松,深吸一口气,把烟嘴从齿间夹出,“伊瑞皙”。
这个名字,
是我能倾诉心事的挚友,我的青春年华,我的堂妹,也是……我的爱人。

她就是这样离去了,去了远方……或许是去中国的南方海岸线踩着沙滩与同游的堂妹奈尔文合影,美国西部的穿着白色文胸与银色热裤在荒漠里开卡丁车,或许她会去德国东部的黑森林嫁给她从小就渴望相遇的森林里的王子。

她说,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只是不曾倾心于我,也不堪接受我的爱情。
的确啊,亲族之间本不该有爱情——这一点从那个交织着缠绵与...

Day 2

音乐:Payphone
歌手:Matty B
cp:三白(Celegorm&Aredhel)
备注:现代paro注意

我把舌尖放轻松,深吸一口气,把烟嘴从齿间夹出,“伊瑞皙”。
这个名字,
是我能倾诉心事的挚友,我的青春年华,我的堂妹,也是……我的爱人。

她就是这样离去了,去了远方……或许是去中国的南方海岸线踩着沙滩与同游的堂妹奈尔文合影,美国西部的穿着白色文胸与银色热裤在荒漠里开卡丁车,或许她会去德国东部的黑森林嫁给她从小就渴望相遇的森林里的王子。

她说,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只是不曾倾心于我,也不堪接受我的爱情。
的确啊,亲族之间本不该有爱情——这一点从那个交织着缠绵与汗水,接吻与入侵的夜晚她就意识到了,一切结束之后她颤抖着穿上她白色的T恤,挣脱我的身体摔门而出。
第二天我公寓的座机有一句留言,“我们过火了。”
一瞬间,Curvo所言映入我的脑海。
“爱上自己的堂妹不可笑吗,Turko?”
“你栓不住她的。”
“她要是走,就是被你这种扭曲的爱逼走的。”
于是她真的与我日益疏远。

她在街角的橙色路灯下彳亍三秒,仿佛空气都凝固了,周身只充斥着驱赶不散的酒精的气味。她鸦羽般的长发散落,银色的发绳被丢弃在街角,突然她耸耸肩,很轻松似的远远绕过那个蓝色的电话亭,
踏着滑板消失在我眼前。

我刚才或许提到过,她是我能倾诉心事的挚友。我现在就心事重重,我想找个人倾诉一下。
于是等她滑板轮子的滚动声都消失在夜幕中,我走向街角的蓝色电话亭。我拿起电话,把取下的烟头又叼进口中,烟灰落了我一身。
口袋空空的,仅剩的几个硬币被我摸出,颤颤巍巍地塞进电话机里。
嘟——
嘟——嘟嘟。
通了。
我们站着,不说话,这很有诗意,很浪漫,可是这一点也不好。
就像歌里唱的,
“所有的零钱都用来打给你了。
“那些时光都到哪里去了。”

现在我所有的零钱也没有了,
你也没有了。
所有的时光,也没有了。

练习时长两年半的个人练习生爆杀王
Day 1 音乐:Sound...

Day 1

音乐:Sound of Silence
作者:Simon&Garfunkel
cp:失联组(Maglor&Dearon)

他的眼睛里所有的星星都不见了。

那一刻我只是与僵卧的老友一样沉默着。
他的碑前似乎正在进行葬礼,因为我看见晦暗天空下喑哑的落雨,看到人影与白花,以及他碑上披着的那件精灵斗篷。
这确是,葬礼啊——只有我一人捧着白花、足下积水倒映着我只身孤影。
我开始不停地抽烟,一根接着一根。一包烟草还要支撑我一夜,怕是如此,掌心秉烛,苍白的蜡烛油会在我长久的神游之时滴落,灼伤我修长、几乎无瑕的双手。

我的手除了右手中指的茧,原本该多些伤痕,那些来自刀剑棍棒,枪林弹雨...

Day 1

音乐:Sound of Silence
作者:Simon&Garfunkel
cp:失联组(Maglor&Dearon)

他的眼睛里所有的星星都不见了。

那一刻我只是与僵卧的老友一样沉默着。
他的碑前似乎正在进行葬礼,因为我看见晦暗天空下喑哑的落雨,看到人影与白花,以及他碑上披着的那件精灵斗篷。
这确是,葬礼啊——只有我一人捧着白花、足下积水倒映着我只身孤影。
我开始不停地抽烟,一根接着一根。一包烟草还要支撑我一夜,怕是如此,掌心秉烛,苍白的蜡烛油会在我长久的神游之时滴落,灼伤我修长、几乎无瑕的双手。

我的手除了右手中指的茧,原本该多些伤痕,那些来自刀剑棍棒,枪林弹雨的致命招数本该尽数来对付我。
我看过他的命运,清楚这位与我共同生活无数岁月的诺多贵族必将被刀剑所杀,于是终日忧心忡忡,不让他再像保护孩子一样保护我。

那天从未赢过任何人类的我,在一场决斗中被一个少年击败在地。
“输掉的人要被捅一剑。”这是决斗之前的约定。
可是那把本该刺向我的长剑,不可避免地刺向突然挡在我身前的他,斩断了肋骨,刺入他的胸腔。
这一刻无所声息,我的耳畔轰轰作响。
我眼睁睁看着他瞬间整个人蜷伏在地上。
少年背光,我看不清他扭曲而惊恐的面孔,他甚至不敢为闯下的大祸尖叫,他只是从这片静的可怕的空地逃跑,一路酿跄。
在地上抽搐的伤者像一条失了理智的鲤鱼,扭动,试图呼吸,却发不出声音。我扑过去,从耳畔摩挲着他颤抖而沾染鲜血的下颚,他一头蜷曲的黑发在我怀中颤抖,中洲的最后一位诺多精灵正在度过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小段时光。
我四顾,试图寻找救援,可是最近的村庄离这片荒地还有十英里。
此时寂静与无奈像癌症般蔓延我的全身,我跪伏在他的面前,四目相望,像雨后的老树布满了泪水。我疯狂地堵住他肺部的裂口,把他布满伤痕的手抓在我胸前,拼命得亲吻他几乎凉透的皮肤。
本该吟唱仙乐的薄唇冒出血沫,睫羽颤抖,霎时间凄厉的狂风刮过他像落叶一下枯萎了,挣扎的身体不再犹豫生死,他尽力对我笑,把他口袋里所有能抓到的乐谱塞进我怀里。
他试图张口说话,却无奈肺部撕裂的剧痛,只能对我做做口型。
“要早点回家。”

此刻,这寂静之中的生命从两条变成了一条。

卡布奇诺不加糖

改图跟风

bug有orz

#诺多全家捅,刀刀更健康x#

改图跟风

bug有orz

#诺多全家捅,刀刀更健康x#

滴水铃
依旧是画到一半不想继续了的半成...

依旧是画到一半不想继续了的半成品……画的时候脑子里想着精灵宝钻,但貌似没什么关系= =姑且当做一个路人甲诺多吧……

依旧是画到一半不想继续了的半成品……画的时候脑子里想着精灵宝钻,但貌似没什么关系= =姑且当做一个路人甲诺多吧……

练习时长两年半的个人练习生爆杀王

岁月成碑——中土版
(改编自歌曲《岁月成碑》图片来自汤不热,侵删)

阿门洲,不解风霜
故人不老,日夜彷徨
圣树双,凝光成宝藏
枉万年只戏一场
众水苍茫,白船红光
剑指山海,立誓者尚未绝望
日夜追逐信仰 西境来客徘徊流浪
不于他思量 他身躯眠他乡

烈焰起 灵魂飞翔
自有后生 续写喧嚷
废墟上 余碑文几行
未铭记 何谈淡忘
血色夕阳 大梦化作苍凉
林海茫茫 天穹边宝钻光芒
盲目四方流浪 千万载诗书成吟唱
游吟诗人想 此生太漫长

魂归中洲所见 天圆地方
听此处无人再讲
谁读身前天外满眼炎凉
谁曾听夜莺野芹间歌唱
于梦境之中
见将逝微光
幽暗密林绿叶之下
或仍居灰袍君王
命运何种模样
毋须想 他开口 道不尽沧桑

by安昌/zyc。

岁月成碑——中土版
(改编自歌曲《岁月成碑》图片来自汤不热,侵删)

阿门洲,不解风霜
故人不老,日夜彷徨
圣树双,凝光成宝藏
枉万年只戏一场
众水苍茫,白船红光
剑指山海,立誓者尚未绝望
日夜追逐信仰 西境来客徘徊流浪
不于他思量 他身躯眠他乡

烈焰起 灵魂飞翔
自有后生 续写喧嚷
废墟上 余碑文几行
未铭记 何谈淡忘
血色夕阳 大梦化作苍凉
林海茫茫 天穹边宝钻光芒
盲目四方流浪 千万载诗书成吟唱
游吟诗人想 此生太漫长

魂归中洲所见 天圆地方
听此处无人再讲
谁读身前天外满眼炎凉
谁曾听夜莺野芹间歌唱
于梦境之中
见将逝微光
幽暗密林绿叶之下
或仍居灰袍君王
命运何种模样
毋须想 他开口 道不尽沧桑

by安昌/zyc。

常山泰尔佩

【脑洞系列】中土精灵和种马文设定的碰撞系列二

⊙继续开脑洞,是无辜精灵来到中土的小故事,精灵阿尔瓦是我原创的,名字的意思就是金发碧眼。如果有人喜欢他的话,我想我可以把他写完。
阿尔瓦:喵喵喵???

  当我从生命之树上诞生时,精灵女王抚摸过我的额头,将阿尔瓦给予我做为名字,在这片大陆最北边的森林里生活着,与其他和我一样金发碧眼的精灵族人过着平静的生活。

  年长的精灵将知识与魔法传授给我们的同时也告诫我们要小心森林外的人类,他们对精灵怀有恶意,要是被他们抓住,就会经历最可怕的命运。

  但是就算我已经足够的小心翼翼,我还是落入了狡猾可怕的人类雇佣兵的陷阱,被限制魔法的绳索牢牢捆绑住,如同一只被猎人抓住的兔...

⊙继续开脑洞,是无辜精灵来到中土的小故事,精灵阿尔瓦是我原创的,名字的意思就是金发碧眼。如果有人喜欢他的话,我想我可以把他写完。
阿尔瓦:喵喵喵???

  当我从生命之树上诞生时,精灵女王抚摸过我的额头,将阿尔瓦给予我做为名字,在这片大陆最北边的森林里生活着,与其他和我一样金发碧眼的精灵族人过着平静的生活。

  年长的精灵将知识与魔法传授给我们的同时也告诫我们要小心森林外的人类,他们对精灵怀有恶意,要是被他们抓住,就会经历最可怕的命运。

  但是就算我已经足够的小心翼翼,我还是落入了狡猾可怕的人类雇佣兵的陷阱,被限制魔法的绳索牢牢捆绑住,如同一只被猎人抓住的兔子。我不敢想象我会遭受什么,我曾经听过我们好友对我说起过落入人类手里的精灵会有什么下场,他们会被送到人类的奴隶买卖,然后被那些爱好特殊的贵族有钱人带回家,从此再也无法回到同伴的身边。

  天啊,这是多么绝望的事。

  雇佣兵将我关在笼子里,把动物的肉扔给我作为食物,精灵是不会食用这样的血肉的,我们需要的是纯净的泉水和新鲜的果实。但是这些人类没有去理睬我的哀求,巨大的悲伤和没有食物的折磨让我一天天虚弱,泪水几乎要流尽了,催生出翠绿的藤蔓与铁笼栏杆纠缠。

  我的身体无比的疲惫,眼前眩晕,意识渐渐模糊,我的内心却还在祈祷着:

  我的母树啊,我的女王啊,我应该怎么办?求求你们帮帮我,让我免受命运的戏弄吧。

  

  是森林的气息将我唤醒的,我还听见了鸟儿喜悦的叫声,一阵风吹拂过我的皮肤,送上植物的清新味道。

  我睁开眼睛,发现困住我的牢笼消失了,我躺在草地上,周围生长着不知名的花朵和大片挺拔的冬青树木。

  这一切是多么美好,是生命之树听到了我的倾诉吗?我从人类的手里脱困了!

  在我从兴奋和喜悦中稍微清醒过来后,我才意识到不远处有一位在打量我的——精灵,女王啊,看看这个男性的精灵的身高,还有他粗壮的手臂,要不是他有尖耳朵,我无法相信这个体型比我要大一个型号的,穿着盔甲背着长刀的家伙是个精灵。

  而且他是黑头发!

  所有光明的精灵都是金发碧眼,黑发的精灵可是堕落的种族,听说他们会使用黑暗的魔法,残忍恐怖!想到这里,我就觉得双腿发软,想为我坎坷的命运哭泣。

  黑暗精灵走进我,用充满疑惑蓝色眼睛打量我,对我说出了一种听不懂的语言。我想要后退,但是发软的腿无法站立。天哪,他要杀死我了!我忍不住开始哭泣,眼泪落到地上,长出了一些绿芽。

  “陌生的精灵,你听不懂精灵语?伊露维塔啊,你在哭什么?你是受到了什么伤害吗?”他终于说出了我能够听懂的语言,然后弯腰拉起我,力气大的像是兽人一样可怕,“我是来自埃瑞吉安的诺多精灵,我发誓我不会伤害你。”

  就算他表现的足够友好,我还是不敢完全信任这个比我高了大半个头的精灵,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什么森林叫埃瑞吉安。我抽泣了一会儿,看着这个精灵表情怪异的去触碰因为我的泪水而生长的植物。

  他难道没哭过吗?

  “我猜你遭受了虐待,让你长得如此瘦弱,你从哪里来的,陌生精灵?”他见我平复了情绪,开始询问我。

  我看了看自己完全符合精灵标准的身材,再看看他比人类雇佣兵还要结实的身体,突然产生了一种看见兽人穿了舞裙的心情。

  我看了看他的长刀,小声回答他:“我来自北边森林,我被人类雇佣兵抓住送去买卖,但是我晕倒以后睁开眼却在这里了。”

  精灵听了我的话,露出了一种怪异的神情,然后严肃了起来,“我认为你在欺骗我,你有金发,但是却听不懂精灵语。你说人类抓住了你,”他发出了一声嘲笑,“我从未听说过精灵会被人类抓住,你实在可疑,我必须带你回埃瑞吉安交给领主。”

  

  到达他说的埃瑞吉安时,我已经疲惫不堪了,而这个强壮的精灵却显得格外轻松。一路上我无数次哭着的解释都被他所忽视,这个精灵倔强极了。

  当我看到那繁华的精灵城市的时候,我开始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怀疑。精灵绝不可能像人类一样生活在城市里,我们不会去像矮人一样的动手打造事物,那太粗鲁了!

  但是,当我走入埃瑞吉安,看到那些脱去上衣在像矮人的工匠一样打铁的精灵时,我觉得他们一定假的精灵,要不我就是假的。

  生命之树啊,他们还有八块腹肌。

R君的杂物间
细化全凭爱。真是想吐槽自己昨天...

细化全凭爱。真是想吐槽自己昨天画的是什么鬼草图ಠ_ಠ

好了糖发完了,我要画别的了。说不定是刀www

细化全凭爱。真是想吐槽自己昨天画的是什么鬼草图ಠ_ಠ

好了糖发完了,我要画别的了。说不定是刀www

希姆凛按头小分队长官泽拉

岁月变迁间的告白(梅熊)

起那夜,那夜的风心怀鬼胎
湖畔的芦苇吟诵未知的歌谣
繁星将我灌醉
醉里全是你

你漆黑的眼眸好似五月的流萤
繁花错落间云雾氤氲
也曾寒碧地闪烁

爱人啊爱人
蹉跎了时光苍老了容颜
一个黄昏埋葬一个誓言
而你也是过眼云烟

天边的落木潇潇而下
岁月里的苍颜白马
禁锢相爱的人至死才能相见

日益沉重的
是誓言
也是我对你的思念

亲爱的,我爱你
这是我在最初和最后的绝望中
唯一可以确定的
Still unfolding stoty.

起那夜,那夜的风心怀鬼胎
湖畔的芦苇吟诵未知的歌谣
繁星将我灌醉
醉里全是你

你漆黑的眼眸好似五月的流萤
繁花错落间云雾氤氲
也曾寒碧地闪烁

爱人啊爱人
蹉跎了时光苍老了容颜
一个黄昏埋葬一个誓言
而你也是过眼云烟

天边的落木潇潇而下
岁月里的苍颜白马
禁锢相爱的人至死才能相见

日益沉重的
是誓言
也是我对你的思念

亲爱的,我爱你
这是我在最初和最后的绝望中
唯一可以确定的
Still unfolding stoty.

林顿的天空

他们一直在书柜里盯着我看,所以……一把抓过来七只,临时凑个剧组,原谅我脑内瞎飞。

他们一直在书柜里盯着我看,所以……一把抓过来七只,临时凑个剧组,原谅我脑内瞎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