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读书

6669.9万浏览    9808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8-06-18 06:05
Moira🐋

第四十二页第三行第一句话。

He thought for a moment.

——《道林·格雷的画像》

第四十二页第三行第一句话。

He thought for a moment.

——《道林·格雷的画像》

音乐随身听
Ken Browar and...

©Ken Browar and Deborah Ory

爱别人与爱自己并不是两者择一、不可兼得。恰恰相反,在一切有能力爱别人的人身上,我们恰恰能发现自爱的态度。爱,在原则上说,是无法将“对象”跟自己分别开来的。真正的爱是创造性的体现,包含了关怀、尊重、责任心和了解诸因素。爱不是一种被人推动的情感,而是积极地渴望被爱者的发展和幸福;这种追求的基础是人自爱的能力。

——弗洛姆 《爱的艺术》

微信公众号「每日意图」:luobin_meiriyitu 


©Ken Browar and Deborah Ory

爱别人与爱自己并不是两者择一、不可兼得。恰恰相反,在一切有能力爱别人的人身上,我们恰恰能发现自爱的态度。爱,在原则上说,是无法将“对象”跟自己分别开来的。真正的爱是创造性的体现,包含了关怀、尊重、责任心和了解诸因素。爱不是一种被人推动的情感,而是积极地渴望被爱者的发展和幸福;这种追求的基础是人自爱的能力。

——弗洛姆 《爱的艺术》

微信公众号「每日意图」:luobin_meiriyitu 


LISAWING
做了一张阅读书签,送给我的书虫...

做了一张阅读书签,送给我的书虫闺女——被闺女鄙视我不会画画给刺激的🤣

做了一张阅读书签,送给我的书虫闺女——被闺女鄙视我不会画画给刺激的🤣

音乐随身听
绘画:Katherine.St...

©绘画:Katherine.Stone

某一天有什么俘虏我们的心。无所谓什么,什么都可以。玫瑰花蕾、丢失的帽子。儿时中意的毛巾、金·皮多尼的旧唱片……全是早已失去归宿的无谓之物的堆砌。那个什么在我们心中彷徨两三天,而后返回原处……黑暗。我们的心被掘出好几口井。井口有鸟掠过。

——村上春树《1973年的弹子球》

更多内容:微信公众号「每日意图」

©绘画:Katherine.Stone

某一天有什么俘虏我们的心。无所谓什么,什么都可以。玫瑰花蕾、丢失的帽子。儿时中意的毛巾、金·皮多尼的旧唱片……全是早已失去归宿的无谓之物的堆砌。那个什么在我们心中彷徨两三天,而后返回原处……黑暗。我们的心被掘出好几口井。井口有鸟掠过。

——村上春树《1973年的弹子球》

更多内容:微信公众号「每日意图」

愿清明
是我😃考完试就再也不会写字的...

是我😃
考完试就再也不会写字的人

是我😃
考完试就再也不会写字的人

❌

安德烈·托莱特,那个第一个迫使发动起义的人,还在里面教一批十六岁的孩子怎样开手枪,四辆德军坦克就在外面进行炮轰了。托莱特潜身到窗口亲自去开火。他向窗外望去,只见一个年轻姑娘爬过塞纳河的堤岸,奔向最近的一辆坦克,她的红色裙子像开花一样从身上飘了开来。她迅速敏捷地爬上坦克的侧面。他看到她举起胳膊,手中握着一只绿色香槟酒瓶在空中举了一举就掷进了坦克的炮塔。塔口喷出了一股烈焰。那姑娘从坦克上跳了下来,奔回堤岸边。没跑几步她就中弹倒下了,她的红裙子盖在人行道上,“像一枝郁金香被一刀切断花茎一样”。余下的三辆坦克开走了。

书名:巴黎烧了吗?
作者:【美】拉莱·科林斯;【法】多米尼克...

安德烈·托莱特,那个第一个迫使发动起义的人,还在里面教一批十六岁的孩子怎样开手枪,四辆德军坦克就在外面进行炮轰了。托莱特潜身到窗口亲自去开火。他向窗外望去,只见一个年轻姑娘爬过塞纳河的堤岸,奔向最近的一辆坦克,她的红色裙子像开花一样从身上飘了开来。她迅速敏捷地爬上坦克的侧面。他看到她举起胳膊,手中握着一只绿色香槟酒瓶在空中举了一举就掷进了坦克的炮塔。塔口喷出了一股烈焰。那姑娘从坦克上跳了下来,奔回堤岸边。没跑几步她就中弹倒下了,她的红裙子盖在人行道上,“像一枝郁金香被一刀切断花茎一样”。余下的三辆坦克开走了。

书名:巴黎烧了吗?
作者:【美】拉莱·科林斯;【法】多米尼克·拉皮埃尔
译者:董乐山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音乐随身听
摄影师:Arthur Tres...

©摄影师:Arthur Tress  

他要歌唱, 为了忘却真实生活的虚伪, 为了记住虚伪生活的真实。

—— 奥克塔维奥·帕斯《诗人的墓志铭》

更多内容:微信公众号「每日意图」

©摄影师:Arthur Tress  

他要歌唱, 为了忘却真实生活的虚伪, 为了记住虚伪生活的真实。

—— 奥克塔维奥·帕斯《诗人的墓志铭》

更多内容:微信公众号「每日意图」

我多么想成为你的鹿

关于同性恋问题

从一九八九年开始,我们做了一个对中国男同性恋的研究,几经波折,终于得到了对于一个研究者来说圆满的结果——发表了研究报告,并且写了一本书,叫做《他们的世界》。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这本书有一些显著的缺点,也有一些显著的优点。优点在于首次发现了在中国大陆也存在着广泛的男同性恋人群,并且存在着一种同性恋文化——我们说的文化是文化人类学意义上的,指一个群体内全体成员共有的信息,具体来说,指关于同性恋活动场所、相互辨认的方式、绰号、圈子内的规范等知识。我们对这种文化做了比较细致的调查,描述了其内容。这是一种科学上的发现。
这本书的缺点在于没有按统计学的要求来抽样,故而所得的结果不能做定量的推论。我们的调查对...

从一九八九年开始,我们做了一个对中国男同性恋的研究,几经波折,终于得到了对于一个研究者来说圆满的结果——发表了研究报告,并且写了一本书,叫做《他们的世界》。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这本书有一些显著的缺点,也有一些显著的优点。优点在于首次发现了在中国大陆也存在着广泛的男同性恋人群,并且存在着一种同性恋文化——我们说的文化是文化人类学意义上的,指一个群体内全体成员共有的信息,具体来说,指关于同性恋活动场所、相互辨认的方式、绰号、圈子内的规范等知识。我们对这种文化做了比较细致的调查,描述了其内容。这是一种科学上的发现。
这本书的缺点在于没有按统计学的要求来抽样,故而所得的结果不能做定量的推论。我们的调查对象都是性格外向的勇敢分子,他们只是全部同性恋者中的一部分,其他人的情形是他们转述的,所以由此得到的结论可能会多少有些偏差。
一些人带有固定的同性恋倾向,不管他知不知道有同性恋这件事,或者是否经历过同性恋行为,这种倾向始终存在。因为有了这种倾向,一旦他开始同性恋行为,就不能或者很难矫正过来。而没有这种倾向的人,可能会在青少年时期涉及同性恋活动,等到成年以后,却会发生变化,憎恶这种活动。现在看来,这种倾向很可能是遗传的,或者说是先天的。但也有可能是在童年养成的——我们发现它和初次性经历有很大关系。一件有趣的事是,世界各地的人,不论其种族、文化、宗教,都有一定比例的人带有这种倾向。我们说的同性恋者,就是指这样的人。现有的资料说明,终身的绝对男同性恋者占男性人口的百分之一到百分之十,我们的研究证实了这种说法。仅从我们发现同性恋人群的规模来看,肯定超过了男性人口的百分之一,但是到底有多少,却无法确知。假如你有个孩子惯用左手,你可以禁止他用左手写字、用左手拿筷子,但是他的左手毕竟是较灵活的手。这种情形和同性恋的情形是一样的。一个有同性恋倾向的人可能没有机会经历同性之间的性生活,但是他始终渴望这种性生活。我们的观点是:应该把这种现象当做自然现象来看,虽然它的形成过程可能与童年的生活环境这类社会文化因素有关。
我们在调查中发现,中国的大中城市都有同性恋人群,他们在一些公共场所相互辨认、攀谈,找到自己中意的人后发生性关系。但是在这种场合活动的人,只是男同性恋者的一部分。更多的人在自己周围寻找性爱的对象。在后一种情形下,涉及到的人就不一定纯然是同性恋者。有些与常人无异的年轻人会在无意中同一位同性恋者交上朋友,加之本人尚未结婚,就很难说是完全自愿,也很难说是完全不自愿地参与了同性间的性生活。这说明同性恋者和异性恋者是不能仅仅从行为上区分的,真正的分界是看某人在同性恋和异性恋这两种性生活方式中选择哪一种。我们说男同性恋者占男性人口的百分之一到百分之十,是指终身的绝对同性恋者。只是偶尔(一两次或某段时间)参与同性恋活动的境遇型同性恋不计。除此之外,我们对同性恋者的生活、同性恋的原因以及同性恋者的价值观念等等做了研究和描述。这些在书里都写了,不再赘述。在此主要分析一下与同性恋有关的伦理问题,这是我们在书里没有谈到的。
一个人的成长大体受到三种力量的左右:他父母的意愿、他的际遇、他本人的意愿。而一个人成为同性恋者不是因为父母的意愿,也不是他自己的决定,而是一种际遇。就算这是遗传决定的,一个人带有何种遗传因子,对他自己也是一种际遇吧。既然这不由他本人决定,同性恋就不是一种道德或者思想问题。我们想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同性恋者像其他人群一样有些负面的现象,比如喜新厌旧、对恋爱对象不忠诚、对妻子家人隐瞒自己的真实性倾向等等,这些或者可以说是思想或者道德问题,有一些具体的人应当为此负责任。但不该让全体同性恋者为此负责。
没有人愿意自己的孩子长成一个同性恋者,包括同性恋者本人在内。这是因为同性恋者在我们这个社会中会遇到比常人不利的成长环境。这种愿望无可非议,但是现在举不出什么可靠的方法可以防止孩子成为同性恋者。发现孩子有同性恋倾向,也没有可靠的办法矫正。
不久前,在一个会议上听到一种说法,把同性恋称为“社会丑恶现象”,列入了应当根除之列。在惊愕之余,我们也感觉到一些人对我们的社会期望之高。假如我们这个社会是一片庄稼地的话,这些同志希望这里的苗整齐划一,不但没有杂草,而且每一棵苗都是一样的,这或许就是那位以同性恋为“丑恶现象”的人心目中的“美丽现象”吧。不幸的是,人的存在是一种自然现象,而不是某种意志的产物。这种现象的内容就包括: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有性别之分、贤愚之分,还有同性恋和异性恋之分,这都是自然的现象。把属于自然的现象叫做“丑恶”,不是一种郑重的态度。这段话的意思说白了就是这样的:有些事原本就是某个样子,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现在我们都知道纳粹分子对犹太人犯下了滔天罪行,但是知道他们对同性恋者也犯下了同样的罪行的人就少了。这是因为犹太人在道德上比较清白无辜,同性恋者在多数人看来就不是这样的,遇到伤害以后很少有人同情,故而处于软弱无力的境地。我们的好几位调查对象就曾受敲诈、遭殴打,事后也不敢声张。有一个形容缺德行为的顺口溜:打聋子骂哑巴扒绝户坟——现在可以给它加上一句:敲诈同性恋。打聋子缺德,是因为他不知你为何打他,也就不知该不该还手;骂哑巴缺德,是因为他还不了口;扒绝户坟缺德,是因为没有他的后人来找你算账;敲诈同性恋缺德,是因为他不敢报案。这四种行为全在同一水平线上。照我们的看法,这才是“丑恶现象”,应当加以根除。一个现象是否丑恶,应当由它的性质来决定,而不是由它是针对什么人来决定。
国外不少社会学同仁都在做这方面的工作——了解那些在社会中处于不利地位的人群,如娼妓、同性恋者、少数民族,甚至与男性相比之下处于不利地位的全体女性,帮助他们改善生存环境,改变于人于己有害的行为方式,以便得到更好的生活。虽然我们研究同性恋现象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发现事实,但同时也希望通过我们的调查研究,使公众对这个社会的许多不为人知的方面有所了解,并持一种更符合现代精神的科学态度。
 
*载于1994年第1期《中国青年研究》杂志,题为“关于中国男同性恋问题的初步研究”。

/ 王小波

音乐随身听
摄影师:Graciela It...

©摄影师:Graciela Iturbide

别停留在与你相似的周遭;永远别停留。当一种环境已与你相似起来,或是你自己变得与这环境相似,立刻它对你不再有益。你应离开它。

——安德烈·纪德《地粮》

更多内容:微信公众号「每日意图」

©摄影师:Graciela Iturbide

别停留在与你相似的周遭;永远别停留。当一种环境已与你相似起来,或是你自己变得与这环境相似,立刻它对你不再有益。你应离开它。

——安德烈·纪德《地粮》

更多内容:微信公众号「每日意图」

❌

《“三岛由纪夫现象”辨析》,叶渭渠,p6-7

「就其美学来说,三岛由纪夫的美学核心是生、死与美。他将《叶隐》看作是他的“文学母胎”,还将《叶隐》武道文化精神看作是一种美学的观念,并以此理论基准规范他的文学。他在《文化防卫论》一文中批评了现代日本文学的软弱性,文学题材和视野的局限性,进而主张在文学上恢复武道,以此建立美的伦理体系,同时他批评了战争期间国家权力对《叶隐》的武道美学理念“作出政治的解释”而加以利用《叶隐入门》。他以此对照自己,觉得自己的文学总是隐藏着卑怯的生,并为此而感到困惑,他经常为自己的行为和艺术相克而苦恼,认定作为艺术家没有必要为生来辩解。他向往死,特别是憧憬武士切腹而死的“瞬间...

《“三岛由纪夫现象”辨析》,叶渭渠,p6-7

「就其美学来说,三岛由纪夫的美学核心是生、死与美。他将《叶隐》看作是他的“文学母胎”,还将《叶隐》武道文化精神看作是一种美学的观念,并以此理论基准规范他的文学。他在《文化防卫论》一文中批评了现代日本文学的软弱性,文学题材和视野的局限性,进而主张在文学上恢复武道,以此建立美的伦理体系,同时他批评了战争期间国家权力对《叶隐》的武道美学理念“作出政治的解释”而加以利用《叶隐入门》。他以此对照自己,觉得自己的文学总是隐藏着卑怯的生,并为此而感到困惑,他经常为自己的行为和艺术相克而苦恼,认定作为艺术家没有必要为生来辩解。他向往死,特别是憧憬武士切腹而死的“瞬间的美的闪光”,他将这归结为死=选择=自由的公式,是最崇高的美。在文学上他描写切腹自杀时,运用传统的美的形象来消化人们在生理上的恐惧,以升华为艺术美,即将“切腹”看作是一种艺术,一种美的形态,并且讲这种美归结为“残酷美”。他在《关于残酷美》一文中,以古典主义的红叶、樱花来喻血与死为例,说明“这种深深渗透到民族深层意识的暗喻,对生理的恐怖赋予美的形象来化消直接生理的恐怖。所以今天的文艺作品给血与死本身以观念性的美的形象,是理所当然的。”并且指出:“展开主题,残酷的场面是必要的”,因为“将残酷性提高到残酷美,就会增加作品的力度。”

❌

设立一块块领地是划分生殖权力的一种方式;设立一层层等级序列则是划分生殖权力的另一种方式。权力与性之间肯定是存在着某种联系的;如果不具备关于性规则和照料后代的方式的知识,任何一种社会组织都不可能被正确地理解。从本质上看,即使作为我们社会的众所周知的基石的家庭也不过是一个性与繁殖活动的单位。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在推测家庭这一社会单位的历史时曾经设想过一个“最初的游牧部落”,在这个部落中,我们的男性祖先们都听命于一位大酋长,而他则警惕地为自己保卫着他占为己有的群落内的所有的性权利和性特权。这位嫉妒却又具有超凡魅力的男人或“父亲”最终被他自己的儿子们杀死并被剁成了碎块。后来,群落中逐渐出现...

设立一块块领地是划分生殖权力的一种方式;设立一层层等级序列则是划分生殖权力的另一种方式。权力与性之间肯定是存在着某种联系的;如果不具备关于性规则和照料后代的方式的知识,任何一种社会组织都不可能被正确地理解。从本质上看,即使作为我们社会的众所周知的基石的家庭也不过是一个性与繁殖活动的单位。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在推测家庭这一社会单位的历史时曾经设想过一个“最初的游牧部落”,在这个部落中,我们的男性祖先们都听命于一位大酋长,而他则警惕地为自己保卫着他占为己有的群落内的所有的性权利和性特权。这位嫉妒却又具有超凡魅力的男人或“父亲”最终被他自己的儿子们杀死并被剁成了碎块。后来,群落中逐渐出现了一种生活的新形式,还是有一个男人居于顶端,但这个新群落只是以前的群落的一个影子;在这个新群落中,“有许多的父亲,并且,每个父亲都被其他父亲的权利所限制”。按照弗洛伊德的看法,我们人类从来都没能够完全抹掉这一全能的“父亲”形象,并且,他现在仍然活在我们的禁忌与宗教中。

书名:黑猩猩的政治:猿类社会中的权力与性
作者:【美】弗朗斯·德瓦尔
译者:赵芊里

芹画小画
高家崖大门“寅宾”二字,在农耕...

高家崖大门“寅宾”二字,在农耕时代是告诫人们要日出而作,清晨三时至五时,寅时也;寅时之宾,日出也。寅宾者,恭恭敬敬,迎候日出。

高家崖大门“寅宾”二字,在农耕时代是告诫人们要日出而作,清晨三时至五时,寅时也;寅时之宾,日出也。寅宾者,恭恭敬敬,迎候日出。

音乐随身听
摄影师:Eikoh Hosoe...

©摄影师:Eikoh Hosoe

我永远要尽全力保住手中所有,哪怕是很少的一点。因为我太渺小了,无法将整个世界揽在怀里。

——保罗·科艾略《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更多内容:微信公众号「每日意图」

©摄影师:Eikoh Hosoe

我永远要尽全力保住手中所有,哪怕是很少的一点。因为我太渺小了,无法将整个世界揽在怀里。

——保罗·科艾略《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更多内容:微信公众号「每日意图」

芹画小画
转变有多引人注目,取决于你希望...

转变有多引人注目,取决于你希望做出怎样的改变。一些人自律性非常强,他们甚至可以在一夜之间就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转变有多引人注目,取决于你希望做出怎样的改变。一些人自律性非常强,他们甚至可以在一夜之间就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骨子里没创意就是不想写昵称

我怕那种诱惑,它不是「性」或「背叛你」的诱惑,而是那种「离开你」的诱惑,那种想要无声无息地自你生命中永远消失的诱惑,一种永远「取消」自己,使你永远再也「找不到」我的诱惑。我似乎总是在寻求某种「绝对」的方式爱你或被你所爱。——《蒙马特遗书》邱 妙津

这本书中有让我恐惧的「共鸣」

如你陈述着不爱我

我怕那种诱惑,它不是「性」或「背叛你」的诱惑,而是那种「离开你」的诱惑,那种想要无声无息地自你生命中永远消失的诱惑,一种永远「取消」自己,使你永远再也「找不到」我的诱惑。我似乎总是在寻求某种「绝对」的方式爱你或被你所爱。——《蒙马特遗书》邱 妙津


这本书中有让我恐惧的「共鸣」

如你陈述着不爱我

❌

离塞纳河几个街区以外的贝勒夏斯路上的一家酒店里,有一小批人聚在一起,在他们听来,这枪声令人不愉快地想起了让-保尔·萨特的一句话:“就在我们争论不休的时候,骰子已经掷下了。”抵抗运动的最高政治机构抵抗运动全国委员会的委员们在这家酒馆开会,讨论是否批准头一天下午在克拉马尔由巴黎解放委员会所决定举行的起义,后者在理论上是全国委员会的下属机构。就在全国委员会主席乔治·皮杜尔告诉他们“我们在这里开会,讨论发动起义的建议”的时候,他们楼下街道上就传来了起义者一阵步枪声。作风强硬的共产党工会领袖安德烈·托莱特已按自己的计划向他的同事们亮出了一个既成事实。他向与会的人...

离塞纳河几个街区以外的贝勒夏斯路上的一家酒店里,有一小批人聚在一起,在他们听来,这枪声令人不愉快地想起了让-保尔·萨特的一句话:“就在我们争论不休的时候,骰子已经掷下了。”抵抗运动的最高政治机构抵抗运动全国委员会的委员们在这家酒馆开会,讨论是否批准头一天下午在克拉马尔由巴黎解放委员会所决定举行的起义,后者在理论上是全国委员会的下属机构。就在全国委员会主席乔治·皮杜尔告诉他们“我们在这里开会,讨论发动起义的建议”的时候,他们楼下街道上就传来了起义者一阵步枪声。作风强硬的共产党工会领袖安德烈·托莱特已按自己的计划向他的同事们亮出了一个既成事实。他向与会的人说,起义将继续下去,不论是否得到他们的支持。

书名:巴黎烧了吗?
作者:【美】拉莱·科林斯;【法】多米尼克·拉皮埃尔
译者:董乐山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儒艮

现在谈论现在

自为的超越是通过时间实现的,正是在时间中,我的“可能”才在世界的地平线上出现,所以萨特在第二章中开始探讨时间,其中对“现在”的解析是最精彩的部分。

此篇结合三维时间的现象学(过去、现在和将来)再谈现在。

过去很好理解:过去就是已经成为自在的自为,就是本质。我们说“盖棺定论”,就是说直到一个人死去,他完全滑入他的过去,他的本质才得以确定。

在谈论过去的章节中,萨特俏皮地调侃了痛苦。我们过去的痛苦其实已经僵化为自在,但它还用自为的虚假外表来纠缠我们,心理学家的错误就在于强调心理状态而忽视自为。

现在是面对…的在场,是一种显现,这体现了意识的意向性,因为意向性就是面对…的在场。意识不能不面对什么而存在(它的...

自为的超越是通过时间实现的,正是在时间中,我的“可能”才在世界的地平线上出现,所以萨特在第二章中开始探讨时间,其中对“现在”的解析是最精彩的部分。

此篇结合三维时间的现象学(过去、现在和将来)再谈现在。

过去很好理解:过去就是已经成为自在的自为,就是本质。我们说“盖棺定论”,就是说直到一个人死去,他完全滑入他的过去,他的本质才得以确定。

在谈论过去的章节中,萨特俏皮地调侃了痛苦。我们过去的痛苦其实已经僵化为自在,但它还用自为的虚假外表来纠缠我们,心理学家的错误就在于强调心理状态而忽视自为。

现在是面对…的在场,是一种显现,这体现了意识的意向性,因为意向性就是面对…的在场。意识不能不面对什么而存在(它的结构就是面对自我和世界在场),而现在就是自为面对自在的在场,它是自为的本体论结构。所以“存在先于本质”,就是说自为先显现、先在场,然后才具有什么本质。

萨特说现在不存在,我是这样理解的:

现在是自为意向性的表现,而意向性是以否定支撑自己的。意向性是面对…在场,它面对的东西就是非它所是的东西,即对它所面对的东西的否定,所以现在就是这种否定,所以现在就是对自为所面对的东西(在场)的否定,所以现在永远在逃遁。现在不是其所是(自在的过去),也不是其所不是(超越的将来),这样的东西是不存在的,我们不能把现在等同于瞬间,瞬间是一个时刻,一个实显,一种物化,而现在是虚无。现在这个虚无将过去和将来分割开来。

既然现在是向着…的逃遁(超越),那它是向着什么逃遁呢?当然是向着它(自为)所面对什么在场的东西逃遁。我们前面总结过,自为面对自我和世界在场,所以自我和世界就是现在所要逃遁的东西,也是萨特在导言里所说的整体(完美的存在,所有的“可能”),所以这也能使我们理解为什么萨特说“我就是世界”。

这种“可能”就是将来,将来体现了人的创造力和自由,前面提到过的焦虑就是这种面对将来而不是将来的焦虑,将来不可能最终实现,它只能不断被超越,被实现,被变成过去。

过去是固化的自在,将来永远不会实现,所以最重要的现在,现在是对将来的虚无,它在瞬间的实显中变成了虚无。

我多么想成为你的鹿

现在他们该失望了

艾滋病发现之初,有些人说:这种病是上帝对男同性恋者的惩罚。现在他们该失望了——不少静脉吸毒者也得了艾滋病。我觉得人应该希望有个仁慈的上帝,指望上帝和他们自己一样坏是不对的。我知道有些人生活的乐趣就是发掘别人道德上的毛病,然后盼着人家倒霉。谢天谢地,我不是这样的人。

/ 《有关同性恋的伦理问题》王小波

艾滋病发现之初,有些人说:这种病是上帝对男同性恋者的惩罚。现在他们该失望了——不少静脉吸毒者也得了艾滋病。我觉得人应该希望有个仁慈的上帝,指望上帝和他们自己一样坏是不对的。我知道有些人生活的乐趣就是发掘别人道德上的毛病,然后盼着人家倒霉。谢天谢地,我不是这样的人。

/ 《有关同性恋的伦理问题》王小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