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

47496浏览    183参与
南宫泽辰

CP25一Day2无料明信片&光栅卡


p1 @桜豆豆 


p2 @快乐卡通胖次 


p3~p5 @木可柒 


超级感谢所有太太的授权❤️


光栅卡请看下一条


CP25一Day2无料明信片&光栅卡


p1 @桜豆豆 


p2 @快乐卡通胖次 


p3~p5 @木可柒 


超级感谢所有太太的授权❤️


光栅卡请看下一条



斯尼特科尔兹

p1是加尔【没错我这个加尔厨又下手了】
给加尔的衣服做了些许修改,完整服设以后再说【喂】
p2是画的过程拍的大头
p3是正太杜泽嘿嘿嘿

p1是加尔【没错我这个加尔厨又下手了】
给加尔的衣服做了些许修改,完整服设以后再说【喂】
p2是画的过程拍的大头
p3是正太杜泽嘿嘿嘿

欧阳淼淼
一页给主角安排的后宫颓大给主角...

一页给主角安排的后宫
颓大给主角安排的蠢萌

颓大WIN

一页给主角安排的后宫
颓大给主角安排的蠢萌

颓大WIN

曾无与懿
刚刚做阅读报告的时候重新翻了一...

刚刚做阅读报告的时候重新翻了一下书,才发现原来是有颓大签名的,还是真签。我该不会是最后才发现的吧🤣

刚刚做阅读报告的时候重新翻了一下书,才发现原来是有颓大签名的,还是真签。我该不会是最后才发现的吧🤣

那什么的雨老板

【占tag致歉】

——

【因为我觉得退不退也没什么意义反正我也办不到】。

然后,谢谢小可爱们,沙雕老板即将奔百

于是点梗可以有了,我也不造点啥,大家在下面随意点叭【你。】

鉴于各位也不造我都看过啥,我就提供几个选择好了,除abo外都可以:

1.《学长》加更【球放过qwq】

2.——降薛(什么pa随意点)

【落了一个:羡澄(pa随意)】

3.《全球高考》:究惑(pa随意)

4.《伪装学渣》:朝俞

5.《天官赐福》:花怜

6.《黑天》:萨楚

7.《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修泽【顺手的安利神仙爱情】

8.《渣反》:冰秋or冰九

等等等等......我想不到了,大家有啥想...

【占tag致歉】

——

【因为我觉得退不退也没什么意义反正我也办不到】。

然后,谢谢小可爱们,沙雕老板即将奔百

于是点梗可以有了,我也不造点啥,大家在下面随意点叭【你。】

鉴于各位也不造我都看过啥,我就提供几个选择好了,除abo外都可以:

1.《学长》加更【球放过qwq】

2.——降薛(什么pa随意点)

【落了一个:羡澄(pa随意)】

3.《全球高考》:究惑(pa随意)

4.《伪装学渣》:朝俞

5.《天官赐福》:花怜

6.《黑天》:萨楚

7.《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修泽【顺手的安利神仙爱情】

8.《渣反》:冰秋or冰九

等等等等......我想不到了,大家有啥想看的cp还可以在评论点。。。【只要是我看过的ok?】

不出意外的话我想写就写吧。

周五晚8:00截止w

离允🇨🇳

占tag抱歉

说真的,没有太太愿意来个大联合嘛?这一帮子凑一起感觉会很有趣,虽然也更可怕

看了家长会后尤其想看这种群像的

占tag抱歉

说真的,没有太太愿意来个大联合嘛?这一帮子凑一起感觉会很有趣,虽然也更可怕

看了家长会后尤其想看这种群像的


酒余温

推文2【虐文我不推荐你们看】

有的我没看过。。但看起来不错的样子emmm

====================

1.彗星美人

这个美人我吹爆啊啊啊啊啊啊!!!我超爱星太太的这个文笔!!!



2.默读

这个口碑很好,但是我还是没看。emm



3.priest【作者】的文

文章都很不错,至少我挺喜欢的。



4.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友

对不起,请让我为这对甜过初恋【好吧我初恋不甜】的神仙恋情而暴风哭泣。



5.碎玉投珠

四大骚攻之一,感觉还行。【毕竟我没看过emmm】



6.最爱你的那十年【不推荐】

请让我打爆蒋文旭的狗头,我可以打上三天三夜还可以不睡觉。



7....

有的我没看过。。但看起来不错的样子emmm

====================

1.彗星美人

这个美人我吹爆啊啊啊啊啊啊!!!我超爱星太太的这个文笔!!!



2.默读

这个口碑很好,但是我还是没看。emm



3.priest【作者】的文

文章都很不错,至少我挺喜欢的。



4.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友

对不起,请让我为这对甜过初恋【好吧我初恋不甜】的神仙恋情而暴风哭泣。



5.碎玉投珠

四大骚攻之一,感觉还行。【毕竟我没看过emmm】



6.最爱你的那十年【不推荐】

请让我打爆蒋文旭的狗头,我可以打上三天三夜还可以不睡觉。



7.当土鳖遇上海龟【不推荐】

这个我了解的也只有外番,韩谦,没有最渣只有更渣。【你那如同教科书般的渣,我。。我能打爆你的狗头吗?】



8.娘娘腔【不推荐】

我。。没什么好说的。。。



9.良辰美景【不推荐】

这个。。我。。嗯。。你们自己可以看看



10.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

算小甜文,后面挺好的,我超爱这一对!!!



11.写实派玛丽苏

超好笑!一篇哈哈文,看了之后就会莫名高兴起来。



12.英勇赴死系统

这个很好,很棒,守约人这个设定这个世界我是超爱!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言情emm。。至少我今天看了一本。。。给那种看言情的妹子准备吧。。不喜勿喷【算我求你,你要是喷我就来喷你的。emmm。】

===================



1.老婆粉了解一下



2.穿成大佬的小仙女

我觉得这一对很好,真的满足了我朋友高中对男朋友的想法。女主在我眼下也很可爱,对男主有1000度粉丝滤镜。就男主他爸我搞不清楚。。这个人物有些争议emm【(含剧透)毕竟我是理解不了我爸为了一个孕妇而放弃我妈。】



3.尖叫女王

和《死万》,《全球》,《上线》一样是个无限流。没有看过,准备入手。



4.系统求卸载:快穿男神有毒

女扮男装,白哥依旧是你白哥,设定有些玛丽苏,但是在白哥这里,显得很是应该【粉丝滤镜1000厚·我】。



5.若爱恋如琥珀

这本,我心中言情top.1,从小学看到今天的言情,没有哪一本比的过她,我心中的白月光,我额头上的朱砂痣。真的,特别好看。可惜结局be。

紫瑛(罐装旺仔)

【修泽】千帆 04(完结)

魔教教主修x路人杜泽

一个平凡的惊艳与救赎的故事~ @欧阳淼淼 

———————————


杜泽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他很享受沉溺于自己真心喜欢的事物里的感觉,不需要阿谀奉承、强颜欢笑,只需要将递到自己面前的病症对症下药,看着普通百姓可以得到救治,杜泽很高兴,反正花的是修的钱,他也就不纠结药材的问题了,修派了一个人在他身边,明面上是给他打下手的,其实是在保护杜泽。


这也不太准确,应该说是保证杜泽性命的同时,暗中观察据点的这些人。修只是顺着杜泽的坚持,配合他的愿望为他实现,可是很遗憾,江湖就是这么残忍,修很不想扫了杜泽的“善良”性质,但是那...

魔教教主修x路人杜泽

一个平凡的惊艳与救赎的故事~ @欧阳淼淼 

———————————

 

杜泽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他很享受沉溺于自己真心喜欢的事物里的感觉,不需要阿谀奉承、强颜欢笑,只需要将递到自己面前的病症对症下药,看着普通百姓可以得到救治,杜泽很高兴,反正花的是修的钱,他也就不纠结药材的问题了,修派了一个人在他身边,明面上是给他打下手的,其实是在保护杜泽。

 

这也不太准确,应该说是保证杜泽性命的同时,暗中观察据点的这些人。修只是顺着杜泽的坚持,配合他的愿望为他实现,可是很遗憾,江湖就是这么残忍,修很不想扫了杜泽的“善良”性质,但是那些染血的事情是必然发生的,修对于这些叛徒的性命没有任何怜惜之意,在他的眼里,背叛者死。

 

而杜泽看着老人抱着自己的孙子来看病,在杜泽的针灸之后,原本腿软无法行走的孩子,跌跌撞撞的开始走路,从木桌到木门口,老人的脸上绽放出了笑容,抱着自己的孙子一再的感谢杜泽,杜泽冷淡的神色里也多了几分温暖之意,如春风化雨、一树芳华,他半蹲在地上看着同样蹲着的两个人,长发散落在背脊、胸前,挽着一个髻,一双眼弯了弯。

 

修从门口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杜泽这个模样,自上而下的视角,让修能隐约看见杜泽白皙透着不见光的病态的脖颈,微微前伸而绷紧,领口松散而露出的部分锁骨带着暧昧诱人的感觉。杜泽抬眼一看,见到修在门口看着他,他收敛了笑意,扶着膝盖站了起来,继续工作,修的唇边笑意荡开,只觉得小大夫一日比一日可爱。

 

未知的东西总是吸引人眼球的,修对于那些没有打开的蚌、没有绽放的花朵,都有着微妙的好奇心,花瓣在他手里会零碎、蚌被他撕扯开来会死去,徒留蚌中一颗白色润泽珍珠,孤零零的好生可怜,被修转手扔在了下属。但是杜泽不一样,活人身上的滋味儿太过美妙,每个夜晚揽在怀里的温度不是虚假的,尽管小大夫总是自顾自的缩成一团,体温也有些低,但是柔软的肉体总能让修在手染鲜血之后平静下来。

 

杜泽一直知道自己没什么见识,在那一个小山村里,心思困在一隅,多了执拗、偏见,但每个人的想法不同,在见到真正真正能够改变自己想法的事情前,人总是笃定自己“初心不变”,杜泽曾经也这么觉得。只是亲眼见到修杀人和知道他杀了人,冲击力差别太大了,杜泽瞪大双眼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的大胡子倒地,对方的血溅了满地,从粗壮的脖子里喷涌而出,末了还有几滴血溅到了杜泽白色的衣服下摆,杜泽愣愣地被修一把揽住腰以轻功带走。

 

杜泽知道,那是大胡子先动手想要砍他,身边的下属被人引走,徒留他一个“小羔羊”,手无缚鸡之力,那些叛徒最喜欢欺负这样的角色,大胡子哈哈大笑,横着大刀一把挥向杜泽,杜泽呆愣在原地,看着大胡子越来越近,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耳畔一阵风,修从屋檐上纵身跃下,长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抹过了大胡子的脖子,鲜血流了满地。

 

修的身上不可避免的染血,不过他一身黑衣,无伤大雅,杜泽被他揽腰带走,回到药堂里暂时歇了业关了门。药堂虽然只是临时的住处,后院的卧房条件不算差,毕竟修是个讲究的人,他可不会委屈自己,除了在杜泽家隐匿行踪的那段时日,他还没过过苦日子。杜泽面无神色的坐在床沿,修主动给他拧了帕子,擦了擦杜泽的脸,温暖的帕子让杜泽僵硬的脸色放松了一些。

 

“杜泽?”修难得的温柔的哄问,吓坏了的小大夫需要他的关爱,修并不吝啬将自己的关爱给小大夫,毕竟小大夫给他带来了许多的乐趣,他也越发沉溺在这种状态里。

 

修知道自己逐渐有了弱点。

 

可是弱点并非弱势,修只是清楚这一点,能把杜泽留在他身边,成为他的人,他觉得内心深处空落落的地方被熨贴适当,填得满满的,他喜欢这种滋味儿。修从来不避讳自己的欲望,他顺从内心的欲望和选择,想要杜泽,那便是要了。

 

爱人?修突然想到这个词,竟让他勾唇一笑,这个位置很好,也有了合适的人,修在心里将他心爱的玩偶杜泽放上了命为爱人的位置。深爱的人既是软肋又是盔甲,修觉得他不仅仅是在杀掉叛徒满足自己,也是在为他和杜泽重新铺路,将杜泽放在那个“危险”的位置暴露给所有人,修有那个自信,可以保护杜泽永远不会被伤害。

 

杜泽呆愣愣的不回答修的话,修耐心很好,等了许久等到杜泽开口。

 

“修……我想听听你的故事…”杜泽不知为何,在亲身见过那杀人的可怕景象之后,突然想通了很多,他想起下属口中对修过往的形容,他突然很想知道真相到底是如何,修知道了他的过往,他却什么也不知道,这不公平。

 

一段感情里,你来我往才是“公平”。

 

杜泽竟然正视了这段有些微妙扭曲的感情,或许他也觉得,自己在经历了这些之后,再也回不去了,人的见识会变、阅历会变、他或许真的喜欢现在生活,喜欢能在这样的平静下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业,看过山河天地之后,杜泽不再觉得自己多么可怜,相反的,他觉得自己幸运,那些一辈子都留在村子里的人,只会日复一日的对着别人指指点点。

 

能够逐梦,他又有何遗憾呢?

 

他明白修的性格一定和他的过往有关,他从前不问,是觉得对方的隐私他不应该过问,而今天,他迫切的想要知道,修的过往究竟是何模样,因为他突然醒悟,自己到底也欠了修人情,这么多时日以来的照顾,不论目的是什么,杜泽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说心境没有变化是假的,修每到一个地方给他买的新鲜玩意儿,每次给他讲的奇闻逸事,让杜泽紧张封闭的心逐渐张开。

 

感情不是人情,杜泽这还是分得清的,对修的动心,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或许是河灯隐隐绰绰下两个人相视一笑,修难得的真心笑容吧。

 

“我的过往…?没有什么好说的,你大约也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我是武林盟主的孩子,从小被魔教教主掳走,他以为我年纪小,想要给我洗脑练成杀人武器,对付正道武林盟里的人,击溃武林盟。只可惜,我的记性太好,我一边在魔教教主手底下学武功,一边等着回到武林盟的那一天。”

 

“结果…可想而知,谁会相信我心向正派呢?就连我的父亲武林盟主,也严肃的下令告诉所有人不需要留情面,见到我就当作魔教中人格杀勿论…后来,我也就不挣扎了,父亲不需要我,教主也只是利用我,我究竟是不是我呢?我想,我要成为教主,站到高位上,既然所有人都觉得我误入歧途大逆不道,我便做给他们看。”

 

“前教主是被我杀死的,他苦苦哀求我的样子我还历历在目,那种感觉真的很好……哈哈哈…”修笑得有些癫狂,杜泽看着他,手抬上了那脸庞,只这一下,修的笑容停滞。

 

“你没说完…是吗?”

 

“………杜泽,你不要这么聪明。”修难得正经的叫了杜泽的名字,他现在在剖心,血淋淋的心脏一点一点的展露在对方眼中,杜泽眼神清澈,直愣愣地看着修,修抬手扣住杜泽的后脑勺,一个轻吻落在杜泽唇间。

 

杜泽被这一下吓到,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修眼底带笑,逐渐淡去,继续开口说道:“若是那老教主对我好,我自然不会如此狠心…只是,他只想着利用我,怎么可能给我逃脱的机会?从来魔教的第一天起,我就被寄下蛊毒,若是乱了计划,便是一死。”

 

“我不喜欢处于被动,既然谁都不要我,我就爬上他们最怕的那个位置,让他们一辈子都害怕,但是又奈何不了我。”

 

“修……”杜泽突然有点心疼,修强硬不屑的话语下,藏着一颗受伤的心,杜泽也知道无助的滋味,一个小孩儿自小被扔进狼堆里想怎么可能不害怕呢?说的那些计划,不过是一步步成长过程中窥探到的世间恶意,所以他爬上这个位置,却又得不到所有人的支持。

 

“后来有人暗中秘谋下药于我将我打伤,后来就遇见了你,那些背叛的人既然没让我死成,就要承受代价。”修的眼里闪过嗜血的光芒,这次杜泽不再心惊,他想,他曾说出口的“看你重归巅峰”,此时成为了他的真心。

 

静谧小院里的剖白,两个曾经无助和寂寞的人凑到了一起,彼此心中未灭的火焰交叠,火种重叠的瞬间,燃成大火,终于让两个人迷失在冰天雪地里的人,获得了生命的温暖。

 

药堂的布置很成功,剩下的几大据点堂主都被一网打尽,杜泽看着修一步一步的杀回教主之位,宝座之上,是一身锦袍的修,宝座之下是一众俯首称臣的手下,杜泽看着修,觉得这般耀眼才适合他,傲气凌人的同时,隐约瞥见当年武林盟少主的风姿,到底还是刻在了骨子里。

 

修向杜泽伸手,杜泽轻轻搭上,他们一起坐在宝座之上。

 

千帆过尽,终于还是回到这里。

 

杜泽还是那个小大夫,计划里的药堂没有被拆掉,杜泽乐得清闲,做着自己的闲散大夫,日子还是一样的过,每天都有某个教主来骚扰他,但他并不恼。

 

修曾说他因为父亲的抛弃而放弃了原有的姓氏,徒留这个名作为自己的代称,杜泽听得仔细,眼里带着不忍,修却是起了逗弄之心,他一边开着玩笑,一边认真的说出了那话。

 

“我没有姓,可是有句话叫‘出嫁从夫’,我从你的姓,可好?”

 

修脸不红心不跳,杜泽倒是涨红了脸,就像喝了酒一般。修的蛊毒早解了,这不是杜泽小大夫可以涉猎的范畴,修健康就让他放心下来,不过日常的养生和调理,总是杜泽在给修把控的,没有别的人可以像杜泽这样值得修信任,从来没有、再也没有。

 

我心悦你,这句话没有宣之于口,他们早已心照不宣,“心悦”二字分量太轻,不足以表达他们两人的感情,他们或许不是单纯的喜欢与爱情,而是两个渴望温暖的人无意间触碰对方,熊熊烈火让他们彼此再也不能分离。

 

“我带你游历山河。”

 

“好。”

 

小大夫和教主又一次上路了,他门的小日子才不过刚刚开始。

 

—————————————

嗯!完结!

感情过渡还是太奇怪了~

修泽好难写!为了解释修的那一点身世,我绞尽脑汁。

以及我就是想写修说他要和杜泽姓,冠你我的姓,哦~好浪漫啊~~

还有番外吗?(大概

游荡的夜猫子

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 里面人族主神问题的回答是什么意思啊

有一个只说真话的真实之神,和一个只说假话的虚伪之神,他们身后各有一扇门,分别通向上界和下界。你不知道谁是真实之神,谁是虚伪之神,只能问每个神一个问题,怎么问才能知道通往上界的门?


人族主神索斯回答的是:我会问另一位神他所对应的门是通往上界的么?


为什么这么问啊,答案肯定都说“不是”,但又不知道谁是真实谁是虚伪,怎么分辨啊?

有一个只说真话的真实之神,和一个只说假话的虚伪之神,他们身后各有一扇门,分别通向上界和下界。你不知道谁是真实之神,谁是虚伪之神,只能问每个神一个问题,怎么问才能知道通往上界的门?


人族主神索斯回答的是:我会问另一位神他所对应的门是通往上界的么?


为什么这么问啊,答案肯定都说“不是”,但又不知道谁是真实谁是虚伪,怎么分辨啊?


喻之后事如何

【真爱/阅读体】那年那时 第五章

1.文笔不好,会ooc,可能有错字,欢迎抓虫

2.不会坑,会写完,每星期一更

3,有什么问题在评论区提出

4. 【】里是原文

5.【()】里是弹幕

以下正文↓


       那个人在亲吻一个亡灵?“修”看到这里忍不住低笑出声,脸上尽是嘲讽之色。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不正是人族所说所做的吗?可那个人竟然在亲吻一个亡灵,而且还是为了救他,“修”倒是很久没看到这么令他发笑的场景了。他也不是没有相信过人类,可就是相信过才会知道被一次一次的背叛的痛苦。那感觉真的很不舒服呢,哦,对了,他当时已经没有心了,要不然可能会心如刀割呢。

  ...

1.文笔不好,会ooc,可能有错字,欢迎抓虫

2.不会坑,会写完,每星期一更

3,有什么问题在评论区提出

4. 【】里是原文

5.【()】里是弹幕

以下正文↓


       那个人在亲吻一个亡灵?“修”看到这里忍不住低笑出声,脸上尽是嘲讽之色。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不正是人族所说所做的吗?可那个人竟然在亲吻一个亡灵,而且还是为了救他,“修”倒是很久没看到这么令他发笑的场景了。他也不是没有相信过人类,可就是相信过才会知道被一次一次的背叛的痛苦。那感觉真的很不舒服呢,哦,对了,他当时已经没有心了,要不然可能会心如刀割呢。

       站在一旁的“维尔拉”担心的看向“修”,轻轻地问了句:“主人?”

      “修”笑着说:“我没事。”

       是真的没事吗?看着那欺骗性的微笑“维尔拉”有几分动容,但还是没说什么。

       因为动静太小,专注于剧情的杜泽没注意到,他现在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要放出来啊!给我留点面子啊!我也是要面子的好吗?!艾莉儿他们看我的眼神瞬间就不对了好吗?!

       修撇了不远处“修”一眼,没停留多久,就收回目光,转到杜泽身上。

       修眼神黯淡了。

       最好别打杜泽的主意,否则的话,就算是“我”,我也会亲手杀掉。

     【杜泽艰难地按照《混血》里的说法将脑海中的灵魂从口导出给主角……作者你当初干嘛写得那么黄暴那么香艳!Q皿Q】

     【(作者表示很无辜)】

      【(其实只是一个简单的接吻)】

        一页知邱:“呵呵。”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

      【杜泽的舌尖低开了骷髅的牙,伸了进去……舌尖已经被紧紧纠缠……】

      【(写的好细致,我感觉我在看一篇r文 『捂脸』)】

      【(我也……『捂脸』)】

       杜泽:……好羞耻怎么破,为什么连一个接吻都要写的那么仔细啊!公开处刑不带这样玩的吧!(▼皿▼#)

       杜泽完全不敢想象后面会发生什么,虽然他没有节操(bushi)但是也不能这样直接放出来啊喂!系统你出来,我们好好聊一聊!

       系统:略略略

       杜泽不敢再看屏幕上的文字,微微低下头,耳垂红的仿佛能滴出血来。杜泽手扶着眼镜腿,怕一个不小心就把眼镜摔下来。

       看着杜泽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修表示,要不是这么多人在,他肯定会把杜泽就地正办。

     【大约是杜泽的眼神太过哀怨,在模糊的视线中,杜泽朦胧地看到对面糊成一团的黑色中,代表着魂火的蓝色跃动了一下……杜泽试图截取灵魂的流失,但他完全不是修的对手……如果他的自传写成一本书,该书的名字绝逼叫《黑粉伤不起》,其主题为: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

     【(想象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心疼杜泽一秒)】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确实,那时修是真的不好交流,特别是遇上自己这个社交障碍就更不好交流了,两人一直在你不说话我就不说话的情况下僵持,幸好都过去了,现在只要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想做什么了。杜泽这样想着。

      【修漫不经心地梳理着少女的棕发,远处的伊诺克等人完全不敢接近这边。等修终于为艾莉儿整理出一个满意的发型后,他微微俯下身子,像是在向睡梦中的少女道一声晚安。

  

  “你做得很好。好好休息吧,我的公主。”

  

  ——等我来救你。】

       【(“修”不会梳头吗?)】

       【(哈哈哈哈艹不会梳头可还行)】

       【(我闻到了中二的气息哈哈哈哈)】

       【(确实有点中二哈哈哈哈哈哈)】

       “修”挑了挑眉,没说什么。

       【那是一只……猫?……修戒备地盯着魔兽……最后的吞噬被魔兽打断,吞噬的灵魂不足以将全身恢复,他的右臂依旧是骨头……修没有去看魔兽的举动,他几乎是在月光照下来的那一刻感应到了灵魂的波动——就在他怀里……杜泽用手按在自己的耳机上,缓慢平板地开口:“我来实现你的心愿。”】

      【(好了好了,开始了)】

      【(正片开始)】

      【(真·阿拉丁神灯·杜泽)】

      【(阿拉丁神灯可还行,一样都是完成愿望的hhh)】

      【(阿拉丁神灯的那个是想笑死我然后继承我的作业吗哈哈哈哈哈哈)】

      【杜泽的声音微带点奇异的腔调……却不违和和突兀……杜泽知道自己说的不是自己熟悉的汉语,而是一种从来没见过的语言,但是他就是知道它的意思,并且能说出口……】

      【(记住这个语言,是伏笔)】

      【(妈耶,以前看还真的没发现,现在一看就是个大大的伏笔,埋了好久才发现)】

      【(这个伏笔是虐的啊)】


呜呜呜,我是骗子,对不起!最近突发事情有点多,鸽了好几天,让你们久等了QwQ


还有这个人 @企图卖萌的阿凌凌凌凌ฅ•̀∀•́ฅ 说好来我家一起讨论剧情的,结果鸽了我一个小时(´-ι_-`)


碧海问舟

【8.19读者和主角24h/24:00】

  杜泽母亲很奇怪,自家孩子自从某一天以后就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下午。结果又忽然不知道在哪儿捡回来了个男孩子。


  这个男孩子长得好看,眉目出众,扔大街上立马找出来那种。但紧接着杜泽母亲就更奇怪了,这男孩子好看是好看,但眉眼间的冷意分外明显。


  这大抵是扎根在骨子里的冰冷,他不爱这个世界。可他爱杜泽。


  杜泽替他编了个八点半档狗血故事,成功打动了杜泽母亲,连带着一帮子亲朋好友一见他眼神里就充满了怜悯意味。杜泽说:“他叫修。”


  平常修倒也听话懂事,就是粘人了点,杜泽走到哪里他就坚持一定要跟到哪里去。就连做个菜,也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做。


  杜泽之前在书里其实也见过...

  杜泽母亲很奇怪,自家孩子自从某一天以后就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下午。结果又忽然不知道在哪儿捡回来了个男孩子。


  这个男孩子长得好看,眉目出众,扔大街上立马找出来那种。但紧接着杜泽母亲就更奇怪了,这男孩子好看是好看,但眉眼间的冷意分外明显。


  这大抵是扎根在骨子里的冰冷,他不爱这个世界。可他爱杜泽。


  杜泽替他编了个八点半档狗血故事,成功打动了杜泽母亲,连带着一帮子亲朋好友一见他眼神里就充满了怜悯意味。杜泽说:“他叫修。”


  平常修倒也听话懂事,就是粘人了点,杜泽走到哪里他就坚持一定要跟到哪里去。就连做个菜,也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做。


  杜泽之前在书里其实也见过这么粘人的修,但毕竟回了现实世界,很多感官都不一样了。他手一抖,耳根子立马就红了。


  这压根儿不是小生心中的萌主,他人设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啊喂!!


  这能怪谁,修这样当然都是杜泽的一系列行为所导致的。说白了就是某只蠢萌自作自受。


  今天杜泽家人都出门了,只剩下了他俩。在杜泽把白菜叶子翻来覆去洗的第无数次。杜泽自己终于忍不住开口对修说:“我带你出去吃。”


  修其实对食物这块并没有太多欲望,愿意吃,不过都是看在杜泽的面子上,杜泽说要吃,他当然也不会拒绝。


  杜泽把东西一放,甚至没来得收拾就出门了。他看见修在楼梯间望他,把门一甩,松了口气。没人一直注视着自己做菜感觉真是棒棒。


  杜泽所在的大学后头是出了名的美食一条街,常年飘香,人满为患,即使天天都有可能在外头坐着等很久,但还是有很多人去。


  杜泽运气好,带着修去的时候刚好人并不多,就三三两两坐着玩手机。店主这时候都是为了抢点顾客奋斗,一看见他俩眼睛就亮了,跟看见宝了一样。


  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反应尤为敏捷,在所有人还没来得及出口的时候就选择先发制人:“两位小帅哥吃点什么。”


  杜泽犹豫了一下,“有菜单吗?”


  “有有有!我给您们拿!”


  四周的人无比悔恨自己怎么没抢到那零点零一秒,就这么被他给赶上了。一群人幽怨的眼神如有实质般落在了男人身上。


  而这位中年男人正在为自己虎口夺食行为成功而高兴,对这堆愤恨眼神就干脆装睁眼瞎,一个都看不见。


  杜泽和修两个人是真不知道他俩点个菜的功夫,已经错过了这么多事儿。杜泽还在为吃什么发愁。


  他试探性问了修几道菜,修既不点头摇头,也不对此作答,杜泽摸不透他想法。


  修把菜单重新递回去,嗓音有点低沉的撩人:“都看你就行。”


  杜泽快崩溃了。这不就是在为难小生吗?!


  最后杜泽想起之前还跟修说过要带他去自己学校看看,匆匆忙忙随便勾了几道菜完事。店主满眼遗憾地带着菜单走回厨房,还顺手捎带了无数道得意洋洋的目光。


  


  两个人吃完饭坐了一会儿就打算出发去学校。一路上对于修的长相,无数人发出了实实在在的惊叹目光。这么好看的人居然真的有!


  修毫不介意,倒是身旁的杜泽不习惯被这么多人看,有点奇怪别扭的感觉。


  到了学校,这样的目光聚集到达了顶峰,远处似乎还有人在一边拍照一边尖叫,简直百年一遇天仙下凡!


  杜泽有点后悔,今天本来是有些什么社团招新那些,为了追求新奇的人这个时候基本上都在这个地方,他俩这样又显眼。早知道换一天就好了。


  修心思细,很快就察觉到了杜泽看起来似乎心情并不怎么好,犹豫了一下,试探问他:“要不我们先走好了。改天来也不急。”


  杜泽低下头,闷闷地应了一个“好”字。两个人就打算这么离开。


  招不到新人的各个社团成员眼看着到嘴的鸭子就要飞了,立马打了鸡血一样开始给他俩宣传,力求要把自己的社团给夸得天花乱坠。


  两个人带了隔离器一样,没有一句话成功入耳。都已经走到了校门口。


  后头一个社团团长是个有点女气的男孩子,冲杜泽喊:“女装社考虑一下吗?”


  杜泽顿了一下,看着像是被什么给绊了一下。


  没兴趣!!当然没兴趣!!这谁没爱好还特么没事有事女装,不是有病吗?!


  那个团长看着杜泽停下的脚步,还以为他是心动了,立刻拉着他滔滔不绝讲了一堆,譬如女装怎么怎么好看啦吧拉吧拉。


  杜泽不擅长拒绝人,这个时候也只能欲哭无泪地听着他讲完。


  杜泽没什么反应,但修总是会自动把杜泽事情放在首位。认认真真听完了全程,还对此抱有了极大的热情。


  修低头看杜泽,眼神里的期待不言而喻。其实他也想看杜泽女装会是什么样子。


  杜泽无奈地听了那么久都没被说动,结果最后硬是没抵过修这个眼神,他一看见这个眼神就想起当时那个可爱的侏儒小朋友的模样,心一下子就软了。


  他顿了一下:“就这一次。”


  “好。”


  杜泽挑选了很久,才总算抓出来了一件不是那么娘的衣服,尽管可能在正常人眼里还是很娘。也只能将就了。


  杜泽心一横,把它套上以后极为羞耻地要求修进来看,不要再让别人看见。修求之不得,立马进来了。


  他说:“很好看。”


  你怎样都会很好看。我都会爱你。


  修关好门,外面的吵闹声都被彻底隔绝了,房间里安安静静,听得清两个人呼吸的声音。


  他覆上杜泽的眼,随即唇就凑上去。


  杜泽依然面无表情,耳朵却红成了一片,明眼人都看得出发生了什么。


  他想:褪去了书里的一切束缚,在现实世界里,我们都会是彼此的主角。再也不用分开。


  

天方地圆

emmm

还是搬运

【杰克(盗王)x碧洛迪斯】

“我们是天生一对。”

emmm

还是搬运

【杰克(盗王)x碧洛迪斯】

“我们是天生一对。”

快乐卡通胖次
【8.19读者和主角24h 2...

【8.19读者和主角24h   23:00】
读者和主角算是我的入原耽的初心了!!
谢谢大佬们愿意带我!!!!
【好像把杜泽画太受了果咩(´゚ω゚`)

【8.19读者和主角24h   23:00】
读者和主角算是我的入原耽的初心了!!
谢谢大佬们愿意带我!!!!
【好像把杜泽画太受了果咩(´゚ω゚`)

天方地圆

emmmmm有关人类主神索斯的同人贺图

【人类主神索斯X侏儒主神加尔】

【迟到的搬运(从微博)】

emmmmm有关人类主神索斯的同人贺图

【人类主神索斯X侏儒主神加尔】

【迟到的搬运(从微博)】

雁渡卷岸灯

【819读者和主角24h】21:00
《榜》
我又回来了
我万万没想过发图也会翻车
好,我倒车😷

【819读者和主角24h】21:00
《榜》
我又回来了
我万万没想过发图也会翻车
好,我倒车😷

郁青泽

#819读者主角24h#

–22.00–

@郁青泽

  他将太阳都丢下,只吝惜手捧着这一点斗篷里拢起来的光。

  寂静风声浇透的终章中,神明艰难地擦亮一根火柴。——序



  杜泽扣开冰镇椰子水的拉环,海风裹着冰凉的水汽炸在脸上的感觉相当舒爽,他摘下眼镜用衣角擦擦结雾的玻璃片,却又动作一僵,眼神落到中指那抹亮蓝上凝滞。

  杜泽不明白事情是如何发展到这种地步的。

  他,一名因爱生黑的普通读者,被黑化成神而毁灭世界的小说主角,求婚了。



  修在看海。

  自亘古流淌来的长风作刮刀,将年轮的纹理刻进那副平静的表象,又教会了它如何更深层地汹涌,嚣张而直截了当地展示欲望,...

–22.00–

@郁青泽

  他将太阳都丢下,只吝惜手捧着这一点斗篷里拢起来的光。

  寂静风声浇透的终章中,神明艰难地擦亮一根火柴。——序



  杜泽扣开冰镇椰子水的拉环,海风裹着冰凉的水汽炸在脸上的感觉相当舒爽,他摘下眼镜用衣角擦擦结雾的玻璃片,却又动作一僵,眼神落到中指那抹亮蓝上凝滞。

  杜泽不明白事情是如何发展到这种地步的。

  他,一名因爱生黑的普通读者,被黑化成神而毁灭世界的小说主角,求婚了。



  修在看海。

  自亘古流淌来的长风作刮刀,将年轮的纹理刻进那副平静的表象,又教会了它如何更深层地汹涌,嚣张而直截了当地展示欲望,倒也遵循本质学会如何收敛一身绰绰刀光剑戟,亲吻飞鸟而温吞包容。

  海天交接处不甚明显的边缘线上停驻着灰羽的燕鸥,像从太阳归航的渺小船帆。海上生烟云重叠,是封锢倒流霞光的长河与人间冰色中驳落的空白。

  修攥紧手指。

  他长久地出神。

  奢望成真,求而不得的痛楚、悲哀,长久的思念。

  混杂的情感在一瞬尽数消融,化作苦涩的发酵气体从内部膨胀,欲望驱使他每时每刻拥抱他,亲吻他,占据他的全部。

  那个人带来的幸运总像灾厄上轻飘飘的雾,跃向他时歪了步,便坠入再无力的孤寂里。

  他不会再离去,直到时间枯竭的尽头。



  杜泽捏着修从海滩边拾回来的海螺壳,神情呆滞地贴到耳朵上听了听自己脑袋里水的声音。

  小生……是幻听了吗!本来就很难了为什么还搞什么幻觉啊摔!!主角刚刚和小生!求婚了!!小生要捂脸地遁了啊!

  他总难正面面对修的求.爱信号,更别提他顶着一张总让人想犯错误的脸亲口说出来“和我结婚吧。”这种话了。

  其杀伤威力约等于原子弹欢乐地打着旋儿在他心上炸开了花。

  游人看见金发帅哥单膝跪地,动作眼神温柔成一致地捉起黑发青年的手求婚时,甚至还挤过来围成一个圈儿,凑着闹不嫌事大地起哄喊着各国语言的“亲一个”。

  杜泽不明白修为什么突然这样高调,像是在向全世界炫耀宝物一样的,以他对修的认知,他倒是认为修是更偏向于把宝物藏起来谁也不准瞧的类型。

  他面瘫着一张脸,比对面的金发男人更像个冷酷无情的魔王,在周围一圈脸红脖子粗的歪果仁热切的呼喊声中,淡定地扶了扶眼镜,缓缓点了点头,算是答复。

  所以说这帮人到底为什么会比自己结婚还激动啊!

  杜泽怒视其中一个喊得最起劲的年轻女孩。

  对就是你躲什么躲!小生听见你夸修身材好了喂!!当着蒸煮的面不能小声一点吗??

  突然被人拉进了温热的怀抱,紧接着是落在面颊上蜻蜓点水般珍惜的吻。

  修的唇紧贴着他的耳垂,他向上面吐着热气,异常满意地看着它变成了漂亮的红,修低沉的声音从耳畔灌进来:“你喜欢吗?”

  杜泽红着脸不敢说话,总算回过来点神,肯定是有人向修灌输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说是“不结婚就不能在一起之类”诸如此类的理念。究竟是谁说的你出来小生这个战五渣要和你决一死战!

  经过了理智的纠结与撕扯,杜泽被人抱在怀里小声说了句。

  “其实要亲两下的。”



  杜泽看着和自家母上有条不紊盘算着结婚事项的修,心里默泪。

  作者大大你出来,我对不起你把你家主角带歪了。



  修轻轻抚过黑发青年略长的发尾,发型师掀起了他的额发,用发胶固定在两侧,换上了隐形眼镜和与他相配的白色西装,眉眼冷硬的壳下藏了羞涩与温柔。

  是很好看的杜泽,所有模样都属于他的杜泽。

  他轻笑,扬着唇的,眼睛里烧着星河滚烫。

  清晰烙入生命的一瞬。



  “他将蓝色的那一只戴在他的无名指。”

  “他们的生命光轨驶向一处,即将相互缠绕、凝固。世上再没有比这更坚固的东西。”

  “这是他们的誓言,也是约定。”



  答案并不是灾厄。

  他撕掉书的最后一页。

  他丢下太阳,他亲吻月光。

end

仿颓大风格太难了,尽力了。

多多包涵,用生命在打感叹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