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读诗

737浏览    338参与
江南一叶

秋登兰山寄张五

北山白云里,隐者自怡悦。

相望试登高,心飞逐鸟灭。

愁因薄暮起,兴是清秋发。

时见归村人,沙行渡头歇。

天边树若荠,江畔洲如月。

何当载酒来,共醉重阳节。


秋登兰山寄张五

北山白云里,隐者自怡悦。

相望试登高,心飞逐鸟灭。

愁因薄暮起,兴是清秋发。

时见归村人,沙行渡头歇。

天边树若荠,江畔洲如月。

何当载酒来,共醉重阳节。


观诗有觉

薄露初零

薄露初零,长宵共、永昼分停。绕水楼台,高耸万丈蓬瀛。芝兰为寿,相辉映、簪笏盈庭。花柔玉净,捧觞别有娉婷。

鹤瘦松青,精神与、秋月争明。德行文章,素驰日下声名。东山高蹈,虽卿相、不足为荣。安石须起,要苏天下苍生。


——生日快乐

薄露初零,长宵共、永昼分停。绕水楼台,高耸万丈蓬瀛。芝兰为寿,相辉映、簪笏盈庭。花柔玉净,捧觞别有娉婷。

鹤瘦松青,精神与、秋月争明。德行文章,素驰日下声名。东山高蹈,虽卿相、不足为荣。安石须起,要苏天下苍生。


——生日快乐


Cigarettes_
守灯塔人的独白。

守灯塔人的独白。

守灯塔人的独白。

观诗有觉

约游春不去

邻姬约我踏青游,强拂愁眉下小楼。

去户欲行还自省,也知憔悴见人羞。


--近期真实写照。

邻姬约我踏青游,强拂愁眉下小楼。

去户欲行还自省,也知憔悴见人羞。


--近期真实写照。


观诗有觉

有美堂暴雨

游人脚底一声雷,满座顽云拨不开。

天外黑风吹海立,浙东飞雨过江来。

十分潋滟金樽凸,千杖敲铿羯鼓催。

唤起谪仙泉洒面,倒倾鲛室泻琼瑰。

游人脚底一声雷,满座顽云拨不开。

天外黑风吹海立,浙东飞雨过江来。

十分潋滟金樽凸,千杖敲铿羯鼓催。

唤起谪仙泉洒面,倒倾鲛室泻琼瑰。


悠思未寐
光——马林索雷斯库 天空早已明...


——马林索雷斯库

天空早已明亮如昼,
可天使们手举酒杯,
依然在不停地
喝着钡。
 
清晰可见,它们每喝一口,
都在增加空中的灵魂,
那些更暗的部分
实际上是星星,
升起和下沉都同样绑着
雄牛和僧侣。
 
这些全食多么壮观!
宛如饰有花边的时代衣领,
你期待着一名天才的头颅
从中冒出。
 
此刻,我想让你看看
在天使生机勃勃的肚子里,
我们的孩子如何运行。


——马林索雷斯库

天空早已明亮如昼,
可天使们手举酒杯,
依然在不停地
喝着钡。
 
清晰可见,它们每喝一口,
都在增加空中的灵魂,
那些更暗的部分
实际上是星星,
升起和下沉都同样绑着
雄牛和僧侣。
 
这些全食多么壮观!
宛如饰有花边的时代衣领,
你期待着一名天才的头颅
从中冒出。
 
此刻,我想让你看看
在天使生机勃勃的肚子里,
我们的孩子如何运行。

观诗有觉

蝶恋花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相遇就已经很美好了,相守就更棒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相遇就已经很美好了,相守就更棒


观诗有觉

古从军行

白日登山望烽火,黄昏饮马傍交河。

行人刁斗风沙暗,公主琵琶幽怨多。

野营万里无城郭,雨雪纷纷连大漠。

胡雁哀鸣夜夜飞,胡儿眼泪双双落。

闻道玉门犹被遮,应将性命逐轻车。

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蒲桃入汉家。


——自己走路,还挺漫长

白日登山望烽火,黄昏饮马傍交河。

行人刁斗风沙暗,公主琵琶幽怨多。

野营万里无城郭,雨雪纷纷连大漠。

胡雁哀鸣夜夜飞,胡儿眼泪双双落。

闻道玉门犹被遮,应将性命逐轻车。

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蒲桃入汉家。


——自己走路,还挺漫长


观诗有觉

召南·江有汜

江有汜,之子归,不我以!不我以,其后也悔。

江有渚,之子归,不我与!不我与,其后也处。

江有沱,之子归,不我过!不我过,其啸也歌。


——走着走着就散了,星光也暗了;看着看着就倦了,星光也暗了;听着听着就厌了,开始埋怨了;回头发现你不见了,突然我乱了。

江有汜,之子归,不我以!不我以,其后也悔。

江有渚,之子归,不我与!不我与,其后也处。

江有沱,之子归,不我过!不我过,其啸也歌。


——走着走着就散了,星光也暗了;看着看着就倦了,星光也暗了;听着听着就厌了,开始埋怨了;回头发现你不见了,突然我乱了。


悠思未寐
我有七次藐视自己的灵魂: 第一...

我有七次藐视自己的灵魂:   
第一次,我发现她想高升时,故作谦恭下士。   
第二次,我看见她在瘸子面前跛行。   
第三次,当让她在难与易之间选择时,她弃难而择易。   
第四次,她犯了错误,却以别人也犯了错误而自感欣慰。   
第五次,当她容忍软弱时,她却把忍耐视作坚强。   
第六次,她鄙弃一张丑陋面孔,但她却不知道那正是她的一张面具。   
第七次,她大唱赞歌,并且将之当做一项...

我有七次藐视自己的灵魂:   
第一次,我发现她想高升时,故作谦恭下士。   
第二次,我看见她在瘸子面前跛行。   
第三次,当让她在难与易之间选择时,她弃难而择易。   
第四次,她犯了错误,却以别人也犯了错误而自感欣慰。   
第五次,当她容忍软弱时,她却把忍耐视作坚强。   
第六次,她鄙弃一张丑陋面孔,但她却不知道那正是她的一张面具。   
第七次,她大唱赞歌,并且将之当做一项美德。

——纪伯伦《沙与沫》

观诗有觉

木兰花

燕鸿过后莺归去,细算浮生千万绪。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

闻琴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


——突然觉得没有上框的眼镜很抓人

燕鸿过后莺归去,细算浮生千万绪。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

闻琴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


——突然觉得没有上框的眼镜很抓人


悠思未寐
云——马林索雷斯库 我望着天空...


——马林索雷斯库

我望着天空,
云在我后面奔走,
总在我后面。
 
最先,
云中的树林朝我倒下,
城市朝我坍塌,
河流变成瀑布,冲击我,
收获从天而降,
敲着肚皮鼓,那么富有节奏。
 
我望着天空,
目不转睛,
仿佛从深渊底部
望着那些白云,
它们之间,肥胖的星星隐约可见
真像漂浮在汤里。
 
万物都在我的头顶流淌,
就这样,望着天空
我穿越了
大半个世界。


——马林索雷斯库

我望着天空,
云在我后面奔走,
总在我后面。
 
最先,
云中的树林朝我倒下,
城市朝我坍塌,
河流变成瀑布,冲击我,
收获从天而降,
敲着肚皮鼓,那么富有节奏。
 
我望着天空,
目不转睛,
仿佛从深渊底部
望着那些白云,
它们之间,肥胖的星星隐约可见
真像漂浮在汤里。
 
万物都在我的头顶流淌,
就这样,望着天空
我穿越了
大半个世界。

悠思未寐
我是一颗星——黑塞 苍穹中我是...

我是一颗星
——黑塞

苍穹中我是一颗星,
将这世界打量,将这世界鄙夷,
在自身灼烧中燃尽。
我是大海,翻腾于黑夜,
哀怨着,沉重奉献似的,
重新扑到旧日罪孽上。
我被你们的世界驱逐,
被骄傲造就,被骄傲欺骗,
我是国王,却没有疆域。
我是哑然的激情,
在没有炉火的房子里,
在没有刀剑的战场,
病倒在自己的能量中。

我是一颗星
——黑塞

苍穹中我是一颗星,
将这世界打量,将这世界鄙夷,
在自身灼烧中燃尽。
我是大海,翻腾于黑夜,
哀怨着,沉重奉献似的,
重新扑到旧日罪孽上。
我被你们的世界驱逐,
被骄傲造就,被骄傲欺骗,
我是国王,却没有疆域。
我是哑然的激情,
在没有炉火的房子里,
在没有刀剑的战场,
病倒在自己的能量中。

观诗有觉

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

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相携及田家,童稚开荆扉。

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

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

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

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


——近在咫尺却从来没有注意过

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相携及田家,童稚开荆扉。

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

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

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

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


——近在咫尺却从来没有注意过


悠思未寐
明天——雪莱 你在哪儿,可爱的...

明天
——雪莱

你在哪儿,可爱的明天?
无论贫富,也无论老少,
我们透过忧伤和喜欢,
总在寻求你甜蜜的笑——
但等你来时,我们总看见
我们所逃避的东西:今天。

明天
——雪莱

你在哪儿,可爱的明天?
无论贫富,也无论老少,
我们透过忧伤和喜欢,
总在寻求你甜蜜的笑——
但等你来时,我们总看见
我们所逃避的东西:今天。

观诗有觉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

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

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


--下雨真舒服啊。

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

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


--下雨真舒服啊。


观诗有觉

与梦得沽酒闲饮且约后期

少时犹不忧生计,老后谁能惜酒钱。

共把十千沽一斗,相看七十欠三年。

闲征雅令穷经史,醉听清吟胜管弦。

更待菊黄家酝熟,共君一醉一陶然。


——玄微那么有人情味的地方,一定会遵守约定的

少时犹不忧生计,老后谁能惜酒钱。

共把十千沽一斗,相看七十欠三年。

闲征雅令穷经史,醉听清吟胜管弦。

更待菊黄家酝熟,共君一醉一陶然。


——玄微那么有人情味的地方,一定会遵守约定的


观诗有觉

宫词

泪湿罗巾梦不成,夜深前殿按歌声。

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薰笼坐到明。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

泪湿罗巾梦不成,夜深前殿按歌声。

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薰笼坐到明。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


悠思未寐
我走向雨雾中——北岛 乌云是起...

我走向雨雾中
——北岛

乌云是起飞又落下的时辰。
鸟儿四散。
蓝色的斜线,
抽打着幽暗的树林,
仿佛在抽打一千支手杖,
抽打一千颗老人的心。
---心呵,何处是家,
何处是你的屋顶?

草叶,在啜泣中沉醉,
雏菊,模仿着苏醒。
风对雨说:
你本是水,要归于水。
于是雨收敛最初的锋芒,
汇成溪流,注入河中。

冰上无声的闪电,
使沉沉的两岸隆隆退去,
又骤然合拢。

我走向雨雾中
——北岛

乌云是起飞又落下的时辰。
鸟儿四散。
蓝色的斜线,
抽打着幽暗的树林,
仿佛在抽打一千支手杖,
抽打一千颗老人的心。
---心呵,何处是家,
何处是你的屋顶?

草叶,在啜泣中沉醉,
雏菊,模仿着苏醒。
风对雨说:
你本是水,要归于水。
于是雨收敛最初的锋芒,
汇成溪流,注入河中。

冰上无声的闪电,
使沉沉的两岸隆隆退去,
又骤然合拢。

观诗有觉

潜别离

不得哭,潜别离。

不得语,暗相思。

两心之外无人知。

深笼夜锁独栖鸟,利剑舂断连理枝。

河水虽浊有清日,乌头虽黑有白时。

唯有潜离与暗别,彼此甘心无后期。


——还是很不甘心,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独自甘心无后期

不得哭,潜别离。

不得语,暗相思。

两心之外无人知。

深笼夜锁独栖鸟,利剑舂断连理枝。

河水虽浊有清日,乌头虽黑有白时。

唯有潜离与暗别,彼此甘心无后期。


——还是很不甘心,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独自甘心无后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