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谁说戏子无情

54浏览    6参与
公子世无双

【冰秋】谁说戏子无情(六)

“师尊你醒醒!”

地上的“人”没出声音,洛冰河走上前查看,发现沈清秋被剜去双目,袖子里也空荡荡的,他用颤抖的双手掰开沈清秋的嘴巴,舌头整根被拔了出去

“是谁……是谁!”

他用手轻抚沈清秋的脸颊,豆大的泪珠噼里啪啦砸在沈清秋的脸上

突然抱起沈清秋

“师尊,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回家”

“洛冰河,你逃不掉的!”

秋剪罗带领这些年秘密组织的手下包围了整座宫殿

“秋剪罗!果然是你!你这个卑鄙小人”

洛冰河大怒

“是我又怎么样,陛下,您还不是一样被我刷的团团转”

秋海棠走到秋剪罗身边,准备开口

秋剪罗一剑刺来,秋海棠向后退了几步

“你不是海棠”

“你是怎么猜到的”

秋剪罗挥...

“师尊你醒醒!”

地上的“人”没出声音,洛冰河走上前查看,发现沈清秋被剜去双目,袖子里也空荡荡的,他用颤抖的双手掰开沈清秋的嘴巴,舌头整根被拔了出去

“是谁……是谁!”

他用手轻抚沈清秋的脸颊,豆大的泪珠噼里啪啦砸在沈清秋的脸上

突然抱起沈清秋

“师尊,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回家”

“洛冰河,你逃不掉的!”

秋剪罗带领这些年秘密组织的手下包围了整座宫殿

“秋剪罗!果然是你!你这个卑鄙小人”

洛冰河大怒

“是我又怎么样,陛下,您还不是一样被我刷的团团转”

秋海棠走到秋剪罗身边,准备开口

秋剪罗一剑刺来,秋海棠向后退了几步

“你不是海棠”

“你是怎么猜到的”

秋剪罗挥手意识手下围困洛冰河

“其实一开始帮我的人就已经是你了,对吧”

“呵,你那一鞭我可不敢忘了啊”

随后撕下人皮面具,扔在地上

“哦,我倒是好奇什么人值得你这么动怒,甚至于海棠都不得幸免”

‘秋海棠’冷笑,随即奔向洛冰河

“怎么,你是喜欢那个畜生”

“想多了,我要的,只是他怀里的人”

一剑砍下,洛冰河急忙用正阳抵住,而这才让身后的人钻了空子

一把长剑刺入洛冰河的后背,血染白衣

“噗”

“咳……”

他始终护着怀里的人,不想让任何人动他一下

“畜生,放开沈清秋”‘秋海棠’冲着洛冰河喊到

“死也……不放”洛冰河点燃信号弹,彩色的烟火瞬间在天空中

“师尊,你是早就预料到这一切了吗”

“你是早就知道有这一天了!对吗”

秋剪罗拦住下人

“别过来,组织一下,全部撤退”

“可是大人您呢”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管”

“是、是……”

洛冰河抱着沈清秋坐在地上,回想着当年在清静山的时光

沈清秋躺在摇椅上,摇了摇手里的折扇,墨色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散落在肩头

而洛冰河就在竹舍外练着剑

可谓是岁月静好

后来洛冰河被接回皇宫,想着也一起把沈清秋接过来,可没想到沈清秋不仅拒绝了而且还怒斥自己

沈清秋说他很透了自己的手欠,把自己这个小畜生捡回了清静山

洛冰河顺利登基后打算惩罚他,不过怎么惩罚呢?弹个额头会不会太疼了

再后来?再后来沈清秋失踪,走前只对洛冰河说“从前的种种,今日一并还给你”

这一走,洛冰河才是真的慌了,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对沈清秋了解甚少,甚至只知道他叫沈清秋,是自己的师傅……

秋剪罗见洛冰河分了心,提起剑刺向他的心口

也不知沈清秋有多大的毅力,用仅有的力气挡住洛冰河

他的舌头被拔,说不出话,眼睛也看不见,之凭着感觉,下意识的挡住了刺来的剑

‘秋海棠’见此拿起鞭子抽向秋剪罗

“师尊!”洛冰河伸出手,在他的鼻子下探了探

没……没了……师尊……不在了……

沈清秋死了,他死了啊!对你最好的师尊……死了啊……是你害死的……

洛冰河脑子里混混沌沌,只是抱着沈清秋,喃喃叫道:“师尊?”

宫殿大门被打开了,是宁婴婴

宁婴婴一看见信号就组织苍穹山各位大能来到现场,虽说她只是一个小弟子,没资格调动长老和峰主

但,这是掌门的意思

十二峰主来了六个,把秋剪罗和‘秋海棠’围住

宁婴婴看见洛冰河和沈清秋乍见又惊又喜,可再看已平静闭目的沈清秋。话到嘴头拐了个弯儿,颤颤巍巍道:“阿洛……师尊……他怎么了?”

柳清歌走来,唇边还带着血迹,沉着脸道:“死透了!”

众弟子呆若木鸡。

突然,明帆大叫道:“是谁杀的?!”

所有人目光都聚集在洛冰河身上。明帆和身后一众弟子拔剑就要送死,柳清歌道:“你们打不过他。”

明帆双眼赤红:“柳师叔,那柳师叔总能杀了他,为师尊报仇吧?!”

柳清歌淡淡地道:“我也打不过他。”

明帆噎住了。

柳清歌擦去血迹,道:“沈清秋也不是他

杀的。”

“只是,虽非为他所杀,却是为他而死。”柳清歌一字一句,犹如利剑出鞘:“此仇必报!”

洛冰河充耳不闻,方寸大乱,手足无措,还抱着沈清秋迅速冷下去的身体,像是想大声叫、大力摇醒,却又不敢,怕被责骂一般,讷讷道:“师尊?”

明帆喝道:“你别叫师尊了,清静峰担当不起!师弟们,咱们上,打不过怎么的,最多被他打死!”宁婴婴却扬手拦住他。明帆气急攻心,以为宁婴婴还念着旧情,斥道:“小师妹,都现在了,你怎么还拎不清呢?!”

宁婴婴道:“你闭嘴。你这么上赶着送死,师尊他知道吗?他知道会怎么说?师尊宁可自己受染也不肯让我们吃亏受欺负,你就这样不惜命?”

她忽然强硬起来,明帆愣住了,半晌,眼泪流下来。

他涕泪齐流,凄凄惨惨地道:“可是……这样的话,师尊也太冤枉了……”

“明明不是他做的,所有人都要说他勾结叛军,关他进大牢……连澄清的机会都没有。”

他哽咽道:“明明那么喜欢这小子……他回宫后也不肯把正阳剑交还给万剑峰,非要自己留着在后山立剑冢……伤心了好长一段时间……最后就落到这种下场!”

洛冰河恍恍惚惚听着,似幻似真。

是这样吗?

师尊其实也是……很在意自己的?

洛冰河不由自主搂紧了沈清秋。

他小声道:“我错了,师尊,我真的……知道错了。”

“我……我没想杀你的……”

宁婴婴大声道:“言尽于此。纵使师尊以往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你真的心里过不去那道坎儿,今天总能算是一并都还给你了吧?从今往后,你……”

她说到这里,还是不忍,转过头去:“还是请你……不必叫他师尊了。”

“还”?

是。师尊刚才似乎是说过“还给你”。

难道就是指……昔年将他打下悬崖,今日就为他当下一剑?

洛冰河慌了起来。

“我不要你还。我……我只是气不过,”他自言自语道:“我就是气不过你一见我就像见了鬼,跟别人谈笑自若,却连话都不愿和我多说,还老疑心我……我错了。”他结结巴巴,边说边去擦沈清秋脸上的血,

“你不喜欢我是皇族,你是不闻世事的仙人,我只是怕回苍穹山去,你会把我赶出来。我想把幻花宫拿到手,是不是就能让你高兴……”

洛冰河颤声道:“师尊……我真的……”

柳清歌横抱起沈清秋,走向岳清源

忽而听见身后长剑刺入血肉的声音

洛冰河缓缓倒下

“主角身死,系统崩坏”

随着视线越来越模糊,洛冰河进入了沉睡

再次醒来,已不是大堂,而是一个全白的屋子,他了解到这里是医院

他现在的世界叫地球,他是幻花宫的公子

他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除了没有师尊,一提到师尊,洛冰河心里总是过意不去

“洛冰河醒醒,今天你还要去谈生意呢”

打开门,洛冰河坐在空位置上,等时间快到,一个白衣男子走过来,轻生问到

“先生,我可以做在这里吗?”

洛冰河抬头刚想回绝,却看到一张不能在熟悉的面孔

“师……”

“您就是幻花集团新上任的总裁吧,我叫沈清秋……”

沈清秋,我们又相聚了

师尊,我爱你

世人流传的故事已经结束。而你我之间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

完结!撒花!

有没有猜到啊!

这里白子逸,新手写文,多多包涵

到这里《谁说戏子无情》就完结了

欢迎各位小可爱提供素材,如果没人的话下一篇我就写燃晚了

最后(鞠躬)感谢各位小可爱

公子世无双

【冰秋】谁说戏子无情(五)

今天二更

秋剪罗蹲下来,用手指在他的额头上画着圈“诶呀,国师大人你这双眼睛生的不错啊,不如……”

刀光一闪

“啊!”

秋剪罗“贴心”的用布条帮助了沈清秋的双眼,可鲜血还是止不住的流

接着用刀尖拍了拍沈清秋的脸颊,悄声说到“沈清秋,我到要看看你那相好,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这里”

此时的主城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这都多少天了!漠北,还没有消息吗”

“君上,属下无能”

“罢了罢了,你先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

漠北君已经好几天未合眼了,这可把尚清华心疼坏了,围着漠北就是一顿嘘寒问暖

“皇上,臣倒是知道一个人,他也许能帮皇上找到垣公子”秋剪罗在早朝是说的话浮现在洛冰河脑海里

“...

今天二更






秋剪罗蹲下来,用手指在他的额头上画着圈“诶呀,国师大人你这双眼睛生的不错啊,不如……”

刀光一闪

“啊!”

秋剪罗“贴心”的用布条帮助了沈清秋的双眼,可鲜血还是止不住的流

接着用刀尖拍了拍沈清秋的脸颊,悄声说到“沈清秋,我到要看看你那相好,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这里”

此时的主城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这都多少天了!漠北,还没有消息吗”

“君上,属下无能”

“罢了罢了,你先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

漠北君已经好几天未合眼了,这可把尚清华心疼坏了,围着漠北就是一顿嘘寒问暖

“皇上,臣倒是知道一个人,他也许能帮皇上找到垣公子”秋剪罗在早朝是说的话浮现在洛冰河脑海里

“秋剪罗……朕就信你一次”

“来人,传秋剪罗入殿”

“微臣秋剪罗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秋爱卿平身”

“谢皇上!”

“秋爱卿早朝时说的人,是谁,朕也想见识见识”

“皇上,臣就知道……臣早就将那人带进了宫”

“私自带人进宫,罚,先将那人召进来”

“是”秋剪罗在心中暗骂“宣,天琅君入殿!”

艹,“怎么是他”洛冰河冷笑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父亲,你说你知道沈清秋的下落”

天琅君撩了撩头发“自然”

洛冰河闻此,双手仅仅攥着那上好的布料

天琅君从宽大的袖子里抽出一卷轴,扔向洛冰河

洛冰河伸手接住卷轴,抬头一看,天琅君已经走了

打开卷轴,画的是一张地图,通往‘皇宫’的地图

洛冰河看着手中的地图“秋爱卿,下去吧”

秋剪罗走后,漠北从帘后走出“君上,秋剪罗有问题”

“不只是秋剪罗”

“漠北,我可能要出去几天,皇宫的是你先替我管着,如果,我要是回不来了,这天下就归你了”

洛冰河早就想到了,这次的绑架的最终目的是除掉自己

他换下龙袍,交给了漠北,又从袖口里拿出了玉玺,放在桌子上

“给你了”

“漠北定不辜负皇上的信任”

洛冰河孤身一人走出宫殿,回忆着沈清秋刚入宫的那段日子

“一晃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啊”

‘皇宫’里

沈清秋躺在地上,脸上的血已经干了

“嘶”

他想动动身子,可双腿也已经被秋剪罗打断了,没法行动

他想擦擦脸上的血迹,可双手都被撕掉了

他就这样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随便一个人来,都能要了他的命

洛冰河看着眼前金碧辉煌的宫殿,抬脚走了进去

走进大厅,就看到一个人躺在地上,没了手,腿似乎也断了,血流了一地

洛冰河走近,看清楚了那人的脸,沈清秋!

公子世无双

【冰秋】谁说戏子无情(四)

“就算把京城翻个遍,也要找到沈垣!”

“是”

深夜里,秋家的马车缓缓驶出城门,两个守卫早就接到了幻花宫传来的消息

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的人,守卫仔细观察着马车,忽而发现了秋家的标志

两个守卫可犯了难,百年秋家,这可怎么办才好的好?
秋海棠下了车,道:“守卫大哥,若是你们不放心,大可上车看看,秋家,到底有没有想叛变的心思”
秋海棠说的话很直白,两个守卫要是上车搜寻,就说明洛冰河已经对秋家起了杀心

两个守卫有些犯难,最后一咬牙,把秋家兄妹放了出去

“谢谢守卫大哥”秋海棠用甜甜的嗓音对两个守卫说到

但心里却嫌恶不已

“海棠,怎么了,捉了那沈清秋,你不开心吗”

“没有,哥哥,我是在想...

“就算把京城翻个遍,也要找到沈垣!”

“是”

深夜里,秋家的马车缓缓驶出城门,两个守卫早就接到了幻花宫传来的消息

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的人,守卫仔细观察着马车,忽而发现了秋家的标志

两个守卫可犯了难,百年秋家,这可怎么办才好的好?
秋海棠下了车,道:“守卫大哥,若是你们不放心,大可上车看看,秋家,到底有没有想叛变的心思”
秋海棠说的话很直白,两个守卫要是上车搜寻,就说明洛冰河已经对秋家起了杀心

两个守卫有些犯难,最后一咬牙,把秋家兄妹放了出去

“谢谢守卫大哥”秋海棠用甜甜的嗓音对两个守卫说到

但心里却嫌恶不已

“海棠,怎么了,捉了那沈清秋,你不开心吗”

“没有,哥哥,我是在想着什么时候才能把那姓洛的撵下皇位”秋海棠顿了一下“接下来怎么办”

秋剪罗咧开嘴角,笑的有些发狂,撩开额前的一缕发丝,露出的是一只黑色的无尽的洞

“哈哈哈哈”笑着笑着便留下了眼泪,准确来说留下的还有血泪“洛冰河,我秋剪罗和你没完!你害我丢了一只眼睛,我就折磨你这辈子最爱的……男人”

秋海棠递过来一张手帕“哥……”

秋剪罗接过手帕,随便擦了擦脸上的血“洛冰河,没想到啊,这么多年拒绝充实后宫为的居然是一个男人,还是你最重用的国师”

“真恶心”随意丢弃了手帕“海棠,去看看那戏子怎么样了”秋剪罗特意在‘戏子’两个字上咬重

秋海棠等着马车缓缓出城,到了郊外,才绕到马车后将沈清秋提溜下来,扔在草地上

黑夜里,秋家兄妹带着沈清秋来到一间金碧辉煌的宫殿,就是夜晚,宫殿旁那上百颗夜明珠也足够将宫殿照亮

“哗”

一盆冷水浇在沈清秋的身上,秋剪罗用手指挑起他的下颚

“沈清秋,沈垣,沈九,你到底是‘谁’啊”

“海棠,给他松绑”

“可是,哥!”

“按我说的做,我自由分寸,海棠,你先回城,别让那畜生对我们起了疑心”

抿一下嘴“毕竟……我们可是‘忠臣’啊”

秋海棠走后

秋剪罗将沈清秋又重新绑了起来

“呵,秋将军可真会装啊,要不是沈某早已‘傻’了好几年,恐怕,还真不知道大将军有着这样的心思”

秋剪罗勾了勾唇

“秋将军似乎早就猜到沈某并未……失忆吧”

不是他沈清秋矫情,用傻这个字来形容他,不太合适,他是一国的国师,又不是真的戏子

“似乎这一切,都在国师大人意料之中,国师大人……深藏不露啊”

“承蒙将军厚爱”沈清秋眯了眯细长的双眼

秋剪罗拿起一旁的鞭子,抽打在沈清秋的身上“怎么样,国师大人,你说,这洛冰河后宫没有一人,为的……又是什么呢”

“唔,呵,小畜生不娶妻与我何关”

“看来国师大人并不知道内情啊……真是可惜呢”说着,又是一鞭子抽在沈清秋的脸上“他不娶妻,因为他是个……断袖,而你,则是他所爱之人”

“疯子”

“哈哈哈,疯子?我没疯,疯的,是你们!我为这个国家做了那么多!最后呢?还不是随便判了我一个罪名,挖了我一只眼睛”

秋剪罗的动作开始疯狂了起来,一道一道的红印错落在沈清秋的皮肤上

公子世无双

【冰秋】谁说戏子无情(三)

“沈清秋,我爱你的誓言永不变”

第二日,洛冰河手下就遇见了一伙山贼,山贼收了那人的银元,替那人办事

“站住,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男人来”

哟,女山贼

有一个被垣公子的美貌吸引的可怜姑娘

“他傻”

“没事,傻了也不会妨碍我对他的一片真心”

这姑娘......

“他喜欢男人”

领头人似乎听见了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

那姑娘瞧了沈清秋一会,眼睛里流露出诡异的光芒

姑娘心想“虽然我是因为喜欢沈清秋才收了那伙人的银元,可我好歹是个有素质的山贼,棒打鸳鸯这种事只有白莲,绿茶才会做。我一个老大,要是干了这种事,以后还怎么给大家树立榜样!对,就酱”

领头人:“我似乎又成...

“沈清秋,我爱你的誓言永不变”

第二日,洛冰河手下就遇见了一伙山贼,山贼收了那人的银元,替那人办事

“站住,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男人来”

哟,女山贼

有一个被垣公子的美貌吸引的可怜姑娘

“他傻”

“没事,傻了也不会妨碍我对他的一片真心”

这姑娘......

“他喜欢男人”

领头人似乎听见了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

那姑娘瞧了沈清秋一会,眼睛里流露出诡异的光芒

姑娘心想“虽然我是因为喜欢沈清秋才收了那伙人的银元,可我好歹是个有素质的山贼,棒打鸳鸯这种事只有白莲,绿茶才会做。我一个老大,要是干了这种事,以后还怎么给大家树立榜样!对,就酱”

领头人:“我似乎又成全了一个腐女子”

女山贼向领头人作揖,道“在下宁婴婴,以后各位如有什么事,尽管来清静峰找我,虽然家师不知所踪,但作为二把手,我还是能说上话的”

“好,那就谢谢姑娘这份情了,也愿阁下的师尊早日归来”谁不知道这苍穹山是现最接近仙人的门派了,能欠下苍穹山的人情,这可是普通人一辈子都求不来的福气啊!

“借你吉言”

“宁小姐,在下就告辞了”

“对了,家师姓沈名九,阁下能找到家师是最好不过的了”
两伙人分别后,洛冰河的手下就再也没有遇见抢劫的了
老鸨以及那黑袍人站在离军队不远的屋顶上
“呵,主上也不过如此吗”
“你可别小瞧了本尊啊”
京城
军队进了城就直奔幻花宫,领头人站在宫门前“尊上,属下已将垣公子安全带回”
“召”
领头人进了幻花宫主殿,看见洛冰河坐在最高处,对着作揖“尊上,可是要漠北大人处理此事?”
“不必,本尊亲自处理”
洛冰河眼神暗示
“召垣公子进殿”
沈清秋被人用红色的细绳捆住了,细细的绳子像一条小蛇一样。沈清秋的身体被勾勒出来
沈清秋此人肩窄腰细腿长胯也不宽,生得一副好样貌
谁见了也会尊称一声,公子
这等美人,就算疯了,也是会有大把的仰慕者,不过......
“传令下去,此人,是我洛冰河的所有物!”
洛冰河一声令下,便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动沈清秋一丝一毫
此时,在京城里危机四伏,已经有人开始蠢蠢欲动了
百年世家,秋家
家主秋剪罗是一个颇有心机和谋略的人,其妹秋海棠表面上看起来天真无邪,乖巧可爱,实际上是秋家的二把手,帮着秋剪罗出主意
先是对别的家族示好,背地里暗戳戳打压,最后再来上致命一击,让这个家族四分五裂,面上做做样子安慰安慰,借点钱才之类的 ,一举歼灭对方,做事不留后患,连一条狗都不会放过
秋剪罗知道沈垣已经回来了,咧开嘴角“垣公子,哈哈哈,好一个谪仙般的男子,我到要看看,没了洛冰河的庇护,你一个废人,怎么活下去!”
秋海棠推开房门“哥,今晚做掉沈垣”顺便在脖子上做了“杀”这个动作
秋剪罗自知妹妹不是冲动之人,还是免不了关心一番“海棠,怎么了”
“漠北一族已经行动保护沈垣了,我们再犹豫下去就没有机会了”
“好,就今晚,我派人做掉沈垣,你去引开别人,幻花宫内不似别的家族,一切小心为妙”
秋海棠点点头
跳出窗外,做事不留一点痕迹
她来到守卫看护的地方,假装迷路“守卫大哥,我是秋家海棠,没来过幻花宫,一不小心就迷路了,守卫大哥能带我回秋家吗”
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哪个男人不喜欢?两个守卫已经被秋海棠的三言两语迷的神魂颠倒立刻就争着抢着为她带路
笑话,百年世家秋家谁不知道?要是攀上了这棵大树,下半辈子都不愁吃喝了
可这秋海棠是何人许,两个守卫哪点小心思她可能猜不透?心里暗自嘲笑
等秋海棠被送回了家,幻花宫那边就已经穿来了垣公子被虏的消息
洛冰河大怒“谁敢在幻花宫抢人!漠北,漠北呢!”
漠北君还是一副万年不变的样子:“漠北一族看护不力,请尊上责罚”
“罚,必须罚”此时的洛冰河双眼已经充满了细细的血丝
额头上青筋暴起
“搜,就是翻遍了幻花宫和京城,也要把沈垣找回来!”
————————未完待续————————
以后的剧情很有可能是先虐再甜,大概就是秋剪罗虐沈老师,打断了他的腿,就是使劲的虐,最后冰妹要和秋家决一死战,两败俱伤,沈老师挺不过就归去辽,冰妹傻乎乎的去跟沈老师一起去了,最后两人魂归大地,但四!但四两人在一起辽,沈老师不疯了。再说说人设,在原剧中,秋剪罗很早就死了,在这里,他不仅没死,还是一个相当重要的,有心机的NPC,其妹秋海棠和沈清秋做下弟子宁婴婴在剧中基本就是不问世事的傻白甜,在这里两人都心机颇深,但不是白莲圣母绿茶之类的。其他人物暂时没有出来。嘤嘤嘤,突然好对不起之前让我写he结局的小可爱( ๑ŏ ﹏ ŏ๑ )

公子世无双

【冰秋】谁说戏子无情(二)

师尊,你真的不要冰河了吗

少许,洛冰河的军队全部集合在怡红院大门前

老鸨出来了“各位军官要做什么,我这怡红院再是不济,也轮不到各位”

老鸨正是知道洛冰河的手下蛮横不讲理,才要拼了这条命,也要保得全部人周全

“夫人,我们是按照尊上命令,前来寻回垣公子”

“什么垣公子,我们这里没有!”
老鸨已知那沈清秋就是垣公子,不过她不放心,毕竟当初垣公子消失,那畜生可是生了好大的气,连着好几年草芥人命
许多老百姓都死在了他手下,这叫她怎么放心把沈清秋交给洛冰河!
“夫人若是不愿意,在下可就要硬闯了”
“不可能!我是不会把沈公子交出去的!”
“搜”领头人指挥一众手下硬闯进屋子
老鸨看着他们要闯进去,便...

师尊,你真的不要冰河了吗

少许,洛冰河的军队全部集合在怡红院大门前

老鸨出来了“各位军官要做什么,我这怡红院再是不济,也轮不到各位”

老鸨正是知道洛冰河的手下蛮横不讲理,才要拼了这条命,也要保得全部人周全

“夫人,我们是按照尊上命令,前来寻回垣公子”

“什么垣公子,我们这里没有!”
老鸨已知那沈清秋就是垣公子,不过她不放心,毕竟当初垣公子消失,那畜生可是生了好大的气,连着好几年草芥人命
许多老百姓都死在了他手下,这叫她怎么放心把沈清秋交给洛冰河!
“夫人若是不愿意,在下可就要硬闯了”
“不可能!我是不会把沈公子交出去的!”
“搜”领头人指挥一众手下硬闯进屋子
老鸨看着他们要闯进去,便想:“就是死,我也要护住沈公子”
不过,没用人搜,沈清秋就自己出来了,嘴里念叨的还是那奇怪的小调,不过似乎有几个词可以听清了
“冰河入梦”
“清秋”
“春山”
这春山后面还有一个字,不过像是什么难以启齿的话,沈清秋就是疯了,也没有说出来
一众人架着沈清秋,好不容易牵制住了他,把他捆住,扔在马车里
要知道,此地可是离洛冰河的老巢十万八千里,拼命回宫,也得三四天
看着沈清秋被绑走,老鸨站不住了,跌倒在地
“夫人!”
“夫人醒醒!”
“夫人!”
老鸨挥挥手,喃喃自语“沈公子,不,沈公子一定会没有事的!”
老鸨独自走进里屋,推开一扇屏风,在墙壁上摸索着什么
摸到一个凸起的石块,她用力按了下去,石墙打开了,老鸨单膝跪地,微微低头
“主上,属下无能,未能让沈公子安全”
“罚,必须得罚!”
那人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刺耳的笑声回荡在整间石屋中
“主上……”
“你回去吧”
“可是主上!”
“我的事无需你管”(雨女无瓜)
老鸨不甘心的皱皱眉头“是,属下告退”
“对了,我已经安排了一出好戏,你等着看就行了”
“……是”
等老鸨走出暗室,天已经黑了
她在墨色的天空中一笔一划的描绘着沈清秋的面容,沈清秋啊,我可能,真的喜欢上你了
老鸨伸出手,在脸上摸索着,忽而,摸到一个边角,撕下来,她显现出的不再是中年妇女的疲惫和不堪,露出的是一副年轻的面孔
美中不足的是,这张脸的右边,从眼角处到下颚有一道长长的疤痕
是鞭子留下的印痕
“沈清秋,就算你变成疯子,就算洛冰河他不要你了,我也会照顾你,爱你,我的誓言,永不改变!”
——————————分割线————————
今天冰妹又双叒叕没出场
冰:“我还能出来了不,那个老鸨,怎么回事,别以为我不知道那老鸨对师尊有心思”
我:“呵呵呵呵不剧透不剧透”

公子世无双

【冰秋】谁说戏子无情(一)

沈清秋是一个戏子,先是唱了几年戏,后来不知因为什么魔疯了

每天夜里一边绣着海棠手帕一边唱着奇怪的小调

沈清秋其人生得一副好面容,但因为魔疯,不少被人揩油

人们都说戏子无情,可沈清秋每天夜里绣的海棠手帕又是送给谁的?

每天夜里唱的奇怪小调又是谁为他写的

一年冬天,怡红院着火,老鸨没能逃出来,眼看就要葬身火海

一群姑娘们看着老鸨一点点被大火吞噬,心里说不上其实什么滋味

他们都是被卖进来的,但是老鸨平时对他们极好,就算是他们,也舍不得

一个箭步,沈清秋冲进火海,一把捞起老鸨,向外跑,一边跑一边哼着小调

“清秋没入海棠深院”

”待月满廊腰”

”冰河要把垣来抱”

”冰秋难成全”...

沈清秋是一个戏子,先是唱了几年戏,后来不知因为什么魔疯了

每天夜里一边绣着海棠手帕一边唱着奇怪的小调

沈清秋其人生得一副好面容,但因为魔疯,不少被人揩油

人们都说戏子无情,可沈清秋每天夜里绣的海棠手帕又是送给谁的?

每天夜里唱的奇怪小调又是谁为他写的

一年冬天,怡红院着火,老鸨没能逃出来,眼看就要葬身火海

一群姑娘们看着老鸨一点点被大火吞噬,心里说不上其实什么滋味

他们都是被卖进来的,但是老鸨平时对他们极好,就算是他们,也舍不得

一个箭步,沈清秋冲进火海,一把捞起老鸨,向外跑,一边跑一边哼着小调

“清秋没入海棠深院”

”待月满廊腰”

”冰河要把垣来抱”

”冰秋难成全”

老鸨听后沉默了,她隐约记得当初沈清秋好像牵扯到什么王公贵族,不然怎么敢直呼当今圣上大名,还有这垣……如果她没猜错的话,指的应该是当今圣上的前师尊,沈垣

只是这沈清秋和那沈垣大人有何关系?

五年前,洛冰河一举夺下幻花宫,自封为王,改年号“锁秋”只有他知道,这其中的含义,在沈清秋十岁时的大火中,沈清秋失去生母

在沈清秋二十岁的大会中离开洛冰河不幸成了疯子

在沈清秋二十五岁的大火中沈清秋救下了对他很好的老鸨

他受了伤,手臂上长长的一条血印,皮肉被翻开来
这次怡红院着火居然引来了洛冰河的手下
手下人传信给洛冰河,说是有垣公子的消息了
“把他抓回来”
“可……”
“可是什么可是”
“尊上,垣公子他……得了疯病”
“那也带回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师尊,你真的不要冰河了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