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谋杀夫夫

1659浏览    48参与
一只会哭会笑的喵

存脑洞

  先存一下脑洞。

   吸血鬼au ,并带有一定ABO世界观。

   人类是没有ABO之分的,只有的吸血鬼才有。吸血鬼AO结合生出A,也就是纯血统的吸血鬼。O是被A转化的,且成功率极低,绝大多为B,B无法孕育后代。

    A普遍武力值相对较高,魔抗较低,而O则是精神力强大,武力值较弱。

     汉尼拔是天生的A,因为父母和妹妹被猎魔者杀害,所以敌视一切灵异者。

      威尔原本是个英国小贵族,后被转化为吸血鬼。

  ...

  先存一下脑洞。

   吸血鬼au ,并带有一定ABO世界观。

   人类是没有ABO之分的,只有的吸血鬼才有。吸血鬼AO结合生出A,也就是纯血统的吸血鬼。O是被A转化的,且成功率极低,绝大多为B,B无法孕育后代。

    A普遍武力值相对较高,魔抗较低,而O则是精神力强大,武力值较弱。

     汉尼拔是天生的A,因为父母和妹妹被猎魔者杀害,所以敌视一切灵异者。

      威尔原本是个英国小贵族,后被转化为吸血鬼。

     

      阿比盖尔是他们的女儿。


千也――永远睡不醒
发一下。。。比较水的手书黑历史...

发一下。。。
比较水的手书
黑历史
(我都有点不好意思发)

链接评论

发一下。。。
比较水的手书
黑历史
(我都有点不好意思发)

链接评论

十一月凉_

@#沙雕拔杯图#

Will=小茶杯=猫鼬=猫

沙雕图真快乐啊


ps:图二是无聊摸的老汉

@#沙雕拔杯图#

Will=小茶杯=猫鼬=猫

沙雕图真快乐啊


ps:图二是无聊摸的老汉

帝蓝色曼陀罗

拥抱(拔杯)3

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把这篇写完了我爱的拔杯我要吹爆这个cp!!!真的特别好特别好!!!

OOC预警,有血腥描写虽然渣但是注意避雷


在那天晚上他们互通心意之后,Will和Hannibal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恋人。

Will本来就是一个人住,确定关系之后,他退掉了自己的房租和Hannibal住到了一起。

本来还以为不会有这样一天呢。Will倚在厨房门框上,看着正在切菜的Hannibal,直到现在他都有一种很虚幻的感觉,大概是以前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机会,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自己的恋人准备晚餐。

是恋人吧,Hannibal是个好的恋人,对自己好的过分,这总让Will觉得自己在这场关系里付出的远远不够。

“Hannibal...

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把这篇写完了我爱的拔杯我要吹爆这个cp!!!真的特别好特别好!!!

OOC预警,有血腥描写虽然渣但是注意避雷


在那天晚上他们互通心意之后,Will和Hannibal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恋人。

Will本来就是一个人住,确定关系之后,他退掉了自己的房租和Hannibal住到了一起。

本来还以为不会有这样一天呢。Will倚在厨房门框上,看着正在切菜的Hannibal,直到现在他都有一种很虚幻的感觉,大概是以前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机会,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自己的恋人准备晚餐。

是恋人吧,Hannibal是个好的恋人,对自己好的过分,这总让Will觉得自己在这场关系里付出的远远不够。

“Hannibal,你真的不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吗?”

“哦,Will,不需要的,你只需要站在那里,让我在做饭的间隙时能够抬眼就看到你,就已经足够了。”

既然Hannibal都这么说了,那就这么做好了,就这么看着那行云流水的动作,也是一种享受,也算是了却了自己不能在他旁边和他一起动手的遗憾。

Hannibal的厨艺很好,至少Will还没有吃到过比他做的更好的,对于食材的量,调料,火候的控制,甚至是最后的摆盘,都透露着一股子精致,仿佛不是在烧一块儿牛排,而是在完成一件举世瞩目的艺术品。

这正是我最喜欢他的地方了。Will想着,Hannibal的优雅与生俱来,贵族一般让人忍不住就开始欣赏。

真好。

Hannibal是我的恋人。


Hannibal是一名有行医资格证的心理医生,也有着不俗的外科医生技术,他给Will的诊断是神经活跃性过强导致的强制性幻觉产生。

不是太大的问题,Hannibal说,只要放松心态,一直思考些平淡的愉悦的事情就好,这种情况需要的是缓缓的静养。

开始一段恋情就是个不错的疗程,恋爱所给人带来的幸福感是其他事物所不能比拟的。

也许真的是Hannibal说的那样,总之Will确实感觉自己的症状减轻了不少,也许自己确实该少接触些血腥场面了。

不过,Hannibal没有告诉Will的是,这种症状只是靠压抑,如果成功了,就压到最深处永远也翻不上来,如果失败了,就会迎来更狂暴的喷涌爆发。

现在暂时都还好,应该会成功的。

几率百分之五十。


Hannibal是个教授,在学校里的职务也不轻松,有时会回来的很晚,不过回来时会带上些食材,有时是牛心,有时是些别的,但无一例外,都很优质。

只是闻起来血腥气太重了,不过也说明了非常新鲜,Hannibal对于食物方面总是很挑剔,他经常会为了一块适合做馅饼肉馅的猪肉而亲自去养猪场寻找三小时,虽然Will有时会觉得略多事,但是平心而论,他很欣赏Hannibal这样的认真劲。

唔,总之,他很喜欢。


时针晃晃悠悠的到了十点,Hannibal还没有回来,平常就算是为了食材也是最多九点就回的,今天太晚了,Will有些担心Hannibal的安全。

十点半了,Hannibal还是没回来。

不行,我得去找他。Will打定主意,捞起自己的夹克衫就出门了。

十点半的巴尔的摩已经完全像是半夜,外面的灯光零零散散忽明忽暗,像是一桶墨汁里掉进去几片白色花瓣,Will的白夹克衫也像。

Will裹紧了自己的衣服朝着大学的方向走去,他对于这条路已经烂熟于心了,即使是在这样近乎闭眼的情况下也可以准确到达。

他是这样以为的。

直到Will反应过来时,他站在不知道哪片树林里,面前是一个凶案现场。

或者说也可以称之为艺术品。

明明是血腥到极点的场景,却透着诡异的美感,仿佛被精心计划好的每一条刀痕,尸体的摆放姿势,甚至是血液的喷溅程度。

这种妖异的美唤醒了Will被压制住的对血的渴望,在被自己的潜意识控制之前,Will最后的想法是这种精致,真是该死的熟悉。


重回大脑的意识带来的记忆和认知让Will崩溃了。

黏腻的液体从指间滑落,落地的声音在绝对寂静的夜里非常清晰,指尖残留的柔软触感在这样的场景下让人很难去忘记发生了些什么。

潜意识状态下的记忆被完整转接到了Will的脑子里。

眼前的场面在他的幻觉里出现过千百次,但是Will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成真。

我还是,没能从噩梦中逃脱。

Will呆呆的站在那里,白色的夹克衫下摆粘着黑色的痕迹。


“Will?”打破寂静的是Hannibal的声音。

Will机械的转过自己的头,正对上那一双满溢着担忧的眼睛。

没有,害怕吗?厌恶呢?

也没有,只有担心。

“我终于找到你了,今天回去晚了是我不好,害你担心了。”Hannibal快步走到Will身边,也不顾及是否会被沾上血,拉起他的手仔细查看起来。

Will像是个木偶一样毫无反应,任由自己被摆弄。

确认Will完好无损之后,Hannibal干净利落地把现场收拾好了,伪造成意外事故之后把依旧在失神的Will牵回了家。

把Will放在浴室里清理干净之后,Hannibal把他轻轻的放到床上,抱起自己脱下的黑西装和Will染血的夹克衫准备去清洗。

Will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角。

他的声音还带着些许颤抖:“Hannibal。”

“我在。”Hannibal把怀里的木盆放在地毯上,握住了Will有些凉的手。

“你还爱我吗?”

“当然了,Will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我觉得我不值得被你爱,我想把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展现给你看,让你想到我时只记得光辉和美好,可你总在我最狼狈的时候出现,我的丑陋、脆弱、血腥、黑暗,你一览无余,你爱的人不该是这样的。”

Will在说这番话时几乎没有情绪波动,就像是在说着别人。

小羊羔很受伤,他现在很脆弱。

意识到了Will现在其实很需要保护和安慰的Hannibal松开了他的手,然后俯身将他抱在怀里。

他做了一个决定。

“是的,那确实不是我爱的人。”Hannibal把Will的头托住,将他的身体与自己贴的更紧。

“因为那并不是你,那只是一个被你想象出来的阴影,只是你的心魔,你很好,你是世界上最美好最光辉的人,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对于向来矜持的Dr.Lector来说,这无疑是一场极为罕见的告白。

Will没有说话。

忽的,他突然扬起了嘴角:“Hannibal,告诉我,树林里的那个人,是你杀的对吧。”

Hannibal没有惊讶,似乎对于Will的知晓早有心理准备:“是的。”

“我就知道,那个刀功和你很像。”似乎一下子就想开了似的,Will的声音都多了几分活力,“你是不是早就准备着让我经历一遍这样的情况?诱导我去杀掉个人好和你一样?”

Hannibal干脆的承认了:“是的,从我们开始交往时就在计划了,只是我没想到会这么早。”

“那便好。”Will主动把脸往Hannibal的肩膀上埋。

“我以后不会这么狼狈了。”

“嗯。”

“你连我最不堪的样子都见过了,以后肯定会有惊喜的。”

“嗯,我知道。”

“以后的我就都是最好的我了,你会看到我最完美的一面的。”

“嗯,我期待着。”


“我想睡了。”解开心结后的声音本来是有些放松的,从肩膀处发出来带着些可爱的鼻音。

“嗯,我把衣服放进洗衣机里就睡。”Hannibal轻轻地吻了吻Will的额角,把他放到床上,用被子裹起来。

“你的衣服就不要了吧,黑色的洗不干净的。”

“好,我拿去处理了,你的衣服还是要洗的。”

夜已经深了,一轮弯月撒下皎白的光,已经没有灯火了,落入墨汁的白色花瓣被彻底染黑。


GJMY

Splibters of my soul

Cut through your skin

And burrow within

————《Become the Beast》

听歌有感而画。。。我为啥没早点听到这首歌(扶额

Splibters of my soul

Cut through your skin

And burrow within

————《Become the Beast》

听歌有感而画。。。我为啥没早点听到这首歌(扶额

何止

自截图自调

画质和亮度不可兼得(卑微

自截图自调

画质和亮度不可兼得(卑微

肥银喵 (ฅ^•ﻌ•^ฅ)

汉尼拔(三)
(续汉尼拔第四季
↑同人
我爱拔杯(⑉°w°)-♡

汉尼拔(三)
(续汉尼拔第四季
↑同人
我爱拔杯(⑉°w°)-♡

肥银喵 (ฅ^•ﻌ•^ฅ)

新年快乐嘿嘿!
是谋杀夫夫的糖(嗯

我都打码了啊审核大大求您!

新年快乐嘿嘿!
是谋杀夫夫的糖(嗯

我都打码了啊审核大大求您!

肥银喵 (ฅ^•ﻌ•^ฅ)
(继续在画纸背面皮画了拔杯的医...

(继续在画纸背面皮
画了拔杯的医患play
见上面那一篇
我极其爽
新年快乐!

(继续在画纸背面皮
画了拔杯的医患play
见上面那一篇
我极其爽
新年快乐!

肥银喵 (ฅ^•ﻌ•^ฅ)
用马克笔画画纸的背面会印的嘛然...

用马克笔画画
纸的背面会印的嘛
然后我就手痒痒
在背面压着又画了一遍
自产自销(糖

用马克笔画画
纸的背面会印的嘛
然后我就手痒痒
在背面压着又画了一遍
自产自销(糖

小生
【自截】拔杯二人开始嘿咻前的爆...

【自截】拔杯二人开始嘿咻前的爆衣式相互勾引

和前一张一个原因,也是因为突然记起有两人类似的就拼一起了hhh

【自截】拔杯二人开始嘿咻前的爆衣式相互勾引


和前一张一个原因,也是因为突然记起有两人类似的就拼一起了hhh

小生
【自截】谋杀夫夫在欧洲沙雕并浪...

【自截】谋杀夫夫在欧洲沙雕并浪漫的自行车一日(有车不开非要西装革履地骑自行车·咱高智商高审美夫夫的格调就是不一样)游

其实只是刚好在痴汉性存二位的图的时候突然想起了有类似的图,就拼一起了。。。

【自截】谋杀夫夫在欧洲沙雕并浪漫的自行车一日(有车不开非要西装革履地骑自行车·咱高智商高审美夫夫的格调就是不一样)游




其实只是刚好在痴汉性存二位的图的时候突然想起了有类似的图,就拼一起了。。。

肥银喵 (ฅ^•ﻌ•^ฅ)

第一次在Lofter上发纸绘
真的好喜欢拔杯❤️
这是(一)

第一次在Lofter上发纸绘
真的好喜欢拔杯❤️
这是(一)

GJMY
失踪人口回归~本来还想赶万圣节...

失踪人口回归~本来还想赶万圣节的一波但是拖延症晚期(躺尸)。。。最近天冷了逐渐沉迷热咖啡,好想尝尝拔叔泡的啊~(被杯子拍飞

失踪人口回归~本来还想赶万圣节的一波但是拖延症晚期(躺尸)。。。最近天冷了逐渐沉迷热咖啡,好想尝尝拔叔泡的啊~(被杯子拍飞

嘘,安静

谋杀夫夫与女儿的初次见面

大家好,我是艾哈尔,莫得感情也莫得钱。现在慌得一匹。

你问为什么?因为我的家被人闯了。我的母亲此时面目狰狞的躺在地毯上,喉咙被割开了一个大口子。

我瞅了一眼。哦豁,救不活救不活。我还是苟着吧。虽然我并没有想过救她。

闯进我家的人有两个。目前正站在客厅。一个有着暗金色的头发,眼睛在灯光照耀下闪过一丝猩红。另一个一头黑色的卷毛,绿色的眼睛就好像最幽深的潭水一般,深邃又迷人。

啊啊,真是漂亮的眼睛。光是在暗处看着我都要心动了。等等,才七岁的我这么感慨是不是哪里不对?算了,管他呢。我小心翼翼地挪动身子,心满意足的暗搓搓地趴在阁楼里观察他们。

他们看着年龄差别并不是很大。但我很确定暗金色的头发...

大家好,我是艾哈尔,莫得感情也莫得钱。现在慌得一匹。

你问为什么?因为我的家被人闯了。我的母亲此时面目狰狞的躺在地毯上,喉咙被割开了一个大口子。

我瞅了一眼。哦豁,救不活救不活。我还是苟着吧。虽然我并没有想过救她。

闯进我家的人有两个。目前正站在客厅。一个有着暗金色的头发,眼睛在灯光照耀下闪过一丝猩红。另一个一头黑色的卷毛,绿色的眼睛就好像最幽深的潭水一般,深邃又迷人。

啊啊,真是漂亮的眼睛。光是在暗处看着我都要心动了。等等,才七岁的我这么感慨是不是哪里不对?算了,管他呢。我小心翼翼地挪动身子,心满意足的暗搓搓地趴在阁楼里观察他们。

他们看着年龄差别并不是很大。但我很确定暗金色的头发的男人是年龄大的那个。他穿着优雅得体的三件套,举止言谈从容的好似刚刚一下子割断我母亲的喉咙的男人不是他一般。

而绿眼睛穿着一件黑色风衣,此时正皱着眉头对暗金色头发抱怨道“认真的,不计时间的跟着一个女人转悠一下午就为了杀了放血?你什么时候这么没品味了?汉尼拔?”

哇哦~生气了生气了。绿眼睛就算生气了也很好看,如果把胡子刮了就更好看了。我眯着眼睛想。

暗金色头发,哦不,汉尼拔笑着侧头看向绿眼睛,语气没有一丝被冒犯的不满,反而溢满了宠溺。“我们需要一个休息的地方,今天的食物血放干了会比较入味。”喂喂,不要这样说我母亲。虽然她该死但她还是很好的。我默默地抗议。绿眼睛不屑的哼了一声。汉尼拔走过去从背后抱住绿眼睛,手指灵活的解着风衣扣子并帮着绿眼睛脱下。他将风衣挂在衣架上,并把自己的外套一并脱下也挂在衣架上,就在绿眼睛风衣的旁边。

汉尼拔转过身走向绿眼睛,牵起绿眼睛的手轻轻一吻,“亲爱的威尔,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在屋子里随便转转,晚餐可能还要一段时间。你可以去看看书,我想二楼应该会有书房。”

谁会听你的啊!控制狂!我撇撇嘴,换了个姿势坐了起来。不过原来绿眼睛叫威尔啊。威尔威尔,好喜欢威尔。我浑身冒着粉红泡泡。

“不了,我在这看着今天的食材好了。”威尔好样的!看着汉尼拔无奈的一笑走出房门。我在内心欢呼雀跃。威尔抽出手转身走向桌子,拿起了桌子上散落着的糖果。

糖果……糖……果……糖果!!!哦哦哦那不是我早上随手丢在桌子上的糖果吗?他们会不会发现我的存在?!我在内心深处都快成了艾哈尔版呐喊。但依旧一动不动的盯着威尔。

我并不担心他们会发觉阁楼的存在。虽然说是阁楼,其实只不过是一个与楼顶隔着一些空间的木板罢了,还没有窗户与挡板。但是楼顶很高,木板也建的很高。高到没有人会抬头去看天花板,高到我从阁楼上跳下去足够我全身骨折在医院里躺三个月。

妈妈,你死了真是…………太好了。

我低下头,然后撞进了一双幽绿色的眼睛里,如同昂贵的翡翠一般华贵,又如同猫眼石一般神秘。任谁被这样一双眼睛看着,都会忍不住把自己的心交出来吧?

等等。我僵住了。绿眼睛……眼睛……清清楚楚……看着我…………这样的看着我!!!????夭寿啦!被发现啦!!!!身后的楼梯也传出嘎吱的声音。我咬牙。该死,他怎么会知道阁楼是从外面上来的?我之所以如此悠闲,就是因为笃定他们就算发现了阁楼的存在也不知道如何上来。这样子的话。或许是因为我表情太过慌乱,威尔轻笑一声,然后张开了双臂。

唉?我迟疑了。要相信他吗?身后声音越来越清晰。不能再犹豫了。我闭着眼睛纵身一跃。大不了就再全身骨折一次啊啊啊啊。我被稳稳当当地抱住了。一个温暖又坚实的怀抱,是如同以前妈妈承诺过的怀抱,而不是听信她的话后冰凉坚硬的地板以及疼痛和歇斯底里的大笑。我不由得抓紧了身前的衣服。随后缓慢的一点一点地抬起头。

“我叫威尔·莱克特。你叫什么名字,我的好姑娘?”

“……艾哈尔”

————————————————————
等汉尼拔上了阁楼发现已经人去楼空又回来时,艾哈尔还处在威尔怀中愣神。

汉尼拔看着眼前的一幕微微一笑,自己的伴侣与孩子,这将是自己为之守护的家庭。

作者有话说:我是不是不应该写最后这一段。。。怪怪的感觉。

何止

自调拔杯十张,后五张加原图

前五张在上一条√

今天的我依然是一个灯光师呢/笑

自调拔杯十张,后五张加原图

前五张在上一条√

今天的我依然是一个灯光师呢/笑

何止

自调十张拔杯,先放五张加原图w

剩下五张下条发√

拔杯不需要灯光师/卒


自调十张拔杯,先放五张加原图w

剩下五张下条发√

拔杯不需要灯光师/卒


何止

自调拔杯,真的是强行打光好吧,一调亮像素嗖的就下去了呜呜呜

全是自行截的图,所以存图希望吱一声w

原图放不下了要的私发吧√

自调拔杯,真的是强行打光好吧,一调亮像素嗖的就下去了呜呜呜

全是自行截的图,所以存图希望吱一声w

原图放不下了要的私发吧√

小生

(想了想之后还是打算发上来,
一起吸拔杯,快乐增百倍!)
自拼的这两张
p1因为一直有存图的习惯,有天翻相册突然发现刚好有他俩一身黑一身白的照片!于是截出来,私心感觉,胸口再加一点装饰就是婚服了呀!!(;۳´༎ຶД༎ຶ`)۳
p2是反转!有种黑帮大佬带着他的助理(兼媳妇)的既视感| ᐕ)⁾⁾

(想了想之后还是打算发上来,
一起吸拔杯,快乐增百倍!)
自拼的这两张
p1因为一直有存图的习惯,有天翻相册突然发现刚好有他俩一身黑一身白的照片!于是截出来,私心感觉,胸口再加一点装饰就是婚服了呀!!(;۳´༎ຶД༎ຶ`)۳
p2是反转!有种黑帮大佬带着他的助理(兼媳妇)的既视感| 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