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谜鹅

41.6万浏览    2860参与
小触角

[待授翻][哥谭/Gotham][谜鹅] (双性生子)Hidden Secrets part 6

Part 6

奥斯瓦尔德非常幸运,佩恩先生在当日就能够安排一个预约。在发现怀孕的当日就拥有了一个同医生的预约,这事还挺非常规的,但毕竟要考虑到这个宝宝已经存在了好几个月了,并且奥斯瓦尔德实在想要确保孩子没有被他一直用着的睾酮或其它类似的东西所伤害。

 

当奥斯瓦尔德走进医生的办公室时,他紧挨着潘先生,在与他的接触中找到了安慰。

 

“您没有什么可担心的,科布尔波特先生。您和孩子都会没事的。”他说,扶着奥斯瓦尔德走进办公室。

 

奥斯瓦尔德点点头,在潘先生的引导下走了进去。在和前面的护士登记后,他被带到后面的一个房间里。他坐在检查台上,耐心地等着医生进...

Part 6

奥斯瓦尔德非常幸运,佩恩先生在当日就能够安排一个预约。在发现怀孕的当日就拥有了一个同医生的预约,这事还挺非常规的,但毕竟要考虑到这个宝宝已经存在了好几个月了,并且奥斯瓦尔德实在想要确保孩子没有被他一直用着的睾酮或其它类似的东西所伤害。

 

当奥斯瓦尔德走进医生的办公室时,他紧挨着潘先生,在与他的接触中找到了安慰。

 

“您没有什么可担心的,科布尔波特先生。您和孩子都会没事的。”他说,扶着奥斯瓦尔德走进办公室。

 

奥斯瓦尔德点点头,在潘先生的引导下走了进去。在和前面的护士登记后,他被带到后面的一个房间里。他坐在检查台上,耐心地等着医生进来。

 

“您想让我出去吗?这是一件非常私人的事情,我不想让您因为我在这里而感到不舒服。”

 

奥斯瓦尔德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恳求地看着潘先生。“如果你能留下来……?我知道看到你的雇主像那样仰卧着可能会有点尴尬,所以如果你想,你可以离开,但是……如果你愿意,我将非常感谢你的支持。”

 

“当然了,先生,在进行所有检查的时候,我都会在您身边的。我向您保证。”

 

“谢谢你……”奥斯瓦尔德松了一口气,朝潘先生笑了笑,“这对我来说真的意义重大,有这样一个忠诚的人在我身边真是太好了。”

 

“这是我的荣幸。在这样困难的时刻您需要支持。”他拉过椅子,坐在奥斯瓦尔德身边,陪着他一起等医生。

 

在等待的过程中,奥斯瓦尔德懒懒地摆动着双腿,尽量不让对形势的种种焦虑压垮他。他必须要坚强。

 

于此同时在爱德华的藏身之处,在奈何岛中央的谜语工厂里,爱德华越来越讨厌奥斯瓦尔德的冷处理。那只小鸟以为他能坚持多久。他不能就这样把爱德华丢在黑暗里,而爱德华也不打算就这样静候事情发展了。

 

爱德华从祖母绿西装的内胸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给奥斯瓦尔德发了条短信,并要求即可回复。

 

我:奥斯瓦尔德,我真的需要跟你谈谈。打电话给我,就现在!

 

潘先生坐在医生的办公室里,听到在他为老板拿着的夹克衫里,奥斯瓦尔德的手机响起来了。

“先生,您要我回复下吗?”

 

“那太好了,谢谢你,潘先生。”奥斯瓦尔德点了点头,“考虑到目前的情况,我没有心情接电话。”

 

潘先生从口袋里掏出奥斯瓦尔德的手机,发现那不是一通电话,而是爱德华·尼格玛发来的短信。他打开手机看了看短信。

 

我的谜语小男孩:奥斯瓦尔德,我真的需要和你谈谈。打电话给我,就现在!

 

潘先生对这条信息感到愤怒,并立即删除了它。爱德华没有权利要求奥斯瓦尔德跟他说话。科布尔波特先生会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而不是听这位喜欢谜语的垃圾清道夫怎么说。奥斯瓦尔德现在不需要任何干扰。在怀揣孩子这段时间里,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潘关掉了奥斯瓦尔德手机的主屏幕,然后抬头看了看他的老板,很快就想出了一个谎言。

“只是奥尔加想知道您什么时候回家吃晚饭。”

 

奥斯瓦尔德朝佩恩微笑着点点头,“谢谢你的关照,我非常感激。”他轻轻地笑了,“在我给奥尔加买了那部手机之后,她竟然这么快就学会了发短信,真是不可思议。我猜老人也能学会新把戏吧!”

 

“的确,先生。”他点头同意,把手机放回了奥斯瓦尔德的口袋。他靠在椅子上,和奥斯瓦尔德一起等医生。

 

医生很快走进房间,向奥斯瓦德和潘打招呼。奥斯瓦尔德随后与她共享了些信息,关于现在的情况,还有孩子的父亲是不会出现了,但是他能提供给她的办公室一些爱德华的医学讯息,这样她就可以从他的基因库中了解他的DNA和他是否带有遗传性疾病。

 

她做了超声波检查,确认奥斯瓦尔德和孩子一切都好。奥斯瓦德马上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准备离开办公室。他从医生那里拿到了胚胎的复印件,然后就可以走了。

 

当他们回到家时,奥斯瓦尔德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奥尔加在下次出门时为那个超声波影像买个相框。然后他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感到非常孤独。他非常想念爱德华,真的希望当能在这里亲眼见到他们的孩子。但是,唉,爱德华不爱他,也不想和他或他们未出生的孩子有任何关系。有潘先生和奥尔加这样的人帮忙照顾他和孩子,奥斯瓦尔德的确感到很幸运,但没有什么能比得上爱德华陪伴下的亲密无间。

TBC

卢比孔河的对岸

"I can't be bought"
"but I can be stolen with a glance"
"I'm worthless to one"
"but priceless to two"
"What am I?"

"I can sneak up on you or be right in front of you without you even knowing"
"but when I reveal myself"
"you will never...

"I can't be bought"
"but I can be stolen with a glance"
"I'm worthless to one"
"but priceless to two"
"What am I?"

"I can sneak up on you or be right in front of you without you even knowing"
"but when I reveal myself"
"you will never be the same"
"What am I?"

电脑色差杀我(……)。
把手滑打错的改回来了,没找到重新编辑图片的法子遂,删了重发(……)。

p1企鹅紫谜语绿+红蓝重影,p2色差降了明度,p3黑白。

……救命,p3截图没截好留了个白条还改不了。我死了。

小触角

[待授翻][哥谭/Gotham][谜鹅] (双性生子)Hidden Secrets part 5

Part 5

距离爱德华在和奥斯瓦尔德做爱后空留他一人这事已经过去几周了,奥斯瓦尔德一直在躲着爱德华。当然了,他们一直在工作上有所联系,但奥斯瓦尔德拒绝在其他任何方面上与他交谈。他们之间没有私人谈话,而这正是奥斯瓦尔德想要的。


这当然对爱德华有利,至少在奥斯瓦尔德看来是这样的,毕竟这意味着那个人不必强迫自己去面对那晚发生在他身上的任何事情。但是,坦率地说,爱德华对他们最近的关系一直都不满意。他想和奥斯瓦尔德谈谈,他需要和他谈谈那天晚上的事,但奥斯瓦尔德似乎总会把话题转移到生意……这也许和爱德华离开他的方式扯平了。


从表面上看,他们这样子的关系似乎还行,但在...

Part 5

距离爱德华在和奥斯瓦尔德做爱后空留他一人这事已经过去几周了,奥斯瓦尔德一直在躲着爱德华。当然了,他们一直在工作上有所联系,但奥斯瓦尔德拒绝在其他任何方面上与他交谈。他们之间没有私人谈话,而这正是奥斯瓦尔德想要的。

 

这当然对爱德华有利,至少在奥斯瓦尔德看来是这样的,毕竟这意味着那个人不必强迫自己去面对那晚发生在他身上的任何事情。但是,坦率地说,爱德华对他们最近的关系一直都不满意。他想和奥斯瓦尔德谈谈,他需要和他谈谈那天晚上的事,但奥斯瓦尔德似乎总会把话题转移到生意……这也许和爱德华离开他的方式扯平了。

 

从表面上看,他们这样子的关系似乎还行,但在内心深处,他们都知道远离对方对任何一方都没有好处。

 

然而,到最近为止,奥斯瓦尔德一直感觉很不舒服。他一直感到烦躁、疼痛、恶心,有时甚至会呕吐。起初,他以为这只是胃病(stomach bug),就像他让潘先生散布的谎言一样。但几周后,奥斯瓦尔德意识到,这个“bug”还有更多的含义。

 

他极为惊慌,让奥尔加买了一些验孕试纸,随后他把这三种试纸都拿来,然后向一切神灵祈祷,结果不要是阳性的。

 

但是,当然,他们操蛋的是。

 

“阳性,”奥斯瓦尔德呻吟着,低头看着柜台上的化验报告。“操。操,操,操。”他把试卷扔进垃圾桶,出厕所前还洗了把手。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腹部,愤怒和巨大的悲伤都涌上心头。他怀了爱德华的孩子。该死!

 

潘先生已然注意到了奥斯瓦尔德身上的变化,也听说了他不得不让奥尔加安排的那个检查,这让他只剩下满腹担忧了。哦,他的老板不能怀孕的。公众的关注将是毁灭性的。

 

“科布尔波特先生!”他一边说,一边拖着脚步走进奥斯瓦尔德的办公室,再次把一块笔记板贴在胸前,“科布尔波特先生,”他上气不接下气,“我担心我们正处于一个可怕的境地。”

 

当潘先生冲进他的办公室时,奥斯瓦尔德按摩了他的太阳穴,发出一声长长的、低沉的叹息,“好极了,我的一天已经够灿烂了,而现在我们处于“可怕的境地”了?真棒。请解释一下吧,潘先生。”

 

“呃,先生,你几乎不再公开露面了,人们开始窃窃私语,质疑你和你对这座城市的控制力。”

 

“天杀的,”奥斯瓦德摇着头咒骂道,“他们该死的本该知道,他们最好不要质疑我对这座该死的城市的控制!”他来回踱步,摇着头,“这次愚蠢的怀孕会毁了我的!我一直都不大舒服,不能多露面,而现在我知道了那个小混蛋在那里,我更不能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否则我可能害死它的!”他停顿了一下,皱着眉头,“我觉得叫它私生的(bastard,即前文的混蛋)是很不礼貌的,又不是它自己要求被创造出来的。但是操啊,这将使事情变得如此复杂!”

 

“先生,这是真的吗?你真的怀-怀孕了 ?”潘吞吞吐吐。这真的是一场灾难。

 

奥斯瓦尔德停下脚步,愁眉苦脸地点了点头。“恐怕真是这样的。我刚才做了三次检查,结果都呈阳性。而且现在看来我还是……期待的,哪怕是谜语人的孩子也是一样。”他叹了口气,坐在办公椅上,“我想我得耍点手段来重申我对这座城市的控制力。但如果我中枪了怎么办?这总是有风险的,尤其是有戈登和布洛克在一边的时候。我该怎么办?我是不是应该……就索性让别人夺走城市?这不并太理想,但我还能做什么……?”

 

“别太忧心,先生。我可以……”他清了清嗓子,“你可以把这事藏起来,我保证它永远不会泄露出去。法尔科内先生把我收在他的羽翼下是有原因的……”他停了一会儿,把眼镜扶正,“我能搞定这些破事,先生。”

 

奥斯瓦尔德惊讶地看着潘先生,眼睛里闪烁着激动的光芒,“你认为我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住这座城市吗?我的意思是,我想如果法尔科内阁下在他这么老的时候还能控制住这座城市,你真的知道你在做什么……”他有点紧张地冲潘先生笑了笑,“我信任你,潘先生。我相信你能做到。”

 

“我们能做到,我保证,科布尔波特先生,”潘向他保证,“是否需要给您安排一位医生,以确保一切正常?”

 

奥斯瓦尔德一想到要看医生就皱起了眉头,“这可能是一个太大的不利因素。有人会看到我走进医生的办公室,或者一个护士会对别人闲言碎语说起我在那里……尽管我很想在这段时候保持健康,但我认为,如果我们打算继续控制这座城市,看医生不是一个非常明智的主意。”

“我认识一位医生,他很谨慎,并且能到这儿给你看病。你可以相信她不会说出去任何话,她为法尔科内工作多年,为他治疗无人知晓的疾病。”

 

“真的吗……?奥斯瓦德停顿了一下,勉强点了点头,“我想这可能是个好主意。你能给她打电话吗……?”

 

“我马上去办,先生。”他拖着脚走到门口,打开门,“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离开了奥斯瓦尔德的办公室里,去给医生打电话。

 

奥斯瓦尔德松了一口气,很高兴有像潘先生这样的人帮他渡过这次怀孕。这让他的日子好过了很多,他现在很有信心了,即使在怀孕期间,他也能保持对这座城市的控制。

TBC


绛

谜鹅本 love is a riddle二刷意向调查

跑去问了 @SoulNebula 太太关于love is a riddle有没有可能二刷 太太说起印量30+ 所以来问问各位姐妹有想要二刷的吗 麻烦在评论区扣1!拜托拜托!(打算入几本就扣几)

跑去问了 @SoulNebula 太太关于love is a riddle有没有可能二刷 太太说起印量30+ 所以来问问各位姐妹有想要二刷的吗 麻烦在评论区扣1!拜托拜托!(打算入几本就扣几)


V.I.N.C.Y🎒

刚睡醒的鹅+男友衬衫∠( ᐛ 」∠)_

刚睡醒的鹅+男友衬衫∠( ᐛ 」∠)_

懒人子鳄

好吧,我真的为了蝙蝠侠80周年本蝙的海报磨着我爸爸给我买了最新期的《环球银幕》。

嗯,拜倒在本蝙的蝙蝠裙下。

100个剧cp竟然还在评,我还以为完了呢。

拔杯海报,内页都有。还有胡霍一张图。致命女人的封底。

还有,补一句,谁知道秦孝公×商鞅是什么鬼cp啊,有cp名么。

好吧,我真的为了蝙蝠侠80周年本蝙的海报磨着我爸爸给我买了最新期的《环球银幕》。

嗯,拜倒在本蝙的蝙蝠裙下。

100个剧cp竟然还在评,我还以为完了呢。

拔杯海报,内页都有。还有胡霍一张图。致命女人的封底。

还有,补一句,谁知道秦孝公×商鞅是什么鬼cp啊,有cp名么。

小触角

[待授翻][哥谭/Gotham][谜鹅] (双性生子)Hidden Secrets part 4

Part 4

奥斯瓦尔德一喝完茶,就又一次尽情地哭了起来。他怎么会如此痴情,又如此深深相信一个人呢?在他母亲死后,他就知道不能再让他人进入自己的心门了,但他还是让爱德华进来,让他伤透了自己的心。这肯定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奥斯瓦尔德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个想法,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时爱德华会问他要不要退出来。哦,上帝!哦,不会吧!奥斯瓦尔德之前没有想过,因为服用睾酮通常会大大降低怀孕的几率,但是……如果呢?他之前并不担心,因为他认为这会是他和爱德华之间关系的开始,但现在他是孤身一人的……操!


但是不。不。不。不。奥斯瓦尔德不允许自己这样想。他不会就这么...

Part 4

奥斯瓦尔德一喝完茶,就又一次尽情地哭了起来。他怎么会如此痴情,又如此深深相信一个人呢?在他母亲死后,他就知道不能再让他人进入自己的心门了,但他还是让爱德华进来,让他伤透了自己的心。这肯定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奥斯瓦尔德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个想法,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时爱德华会问他要不要退出来。哦,上帝!哦,不会吧!奥斯瓦尔德之前没有想过,因为服用睾酮通常会大大降低怀孕的几率,但是……如果呢?他之前并不担心,因为他认为这会是他和爱德华之间关系的开始,但现在他是孤身一人的……操!

 

但是不。不。不。不。奥斯瓦尔德不允许自己这样想。他不会就这么倒霉,也许只要他把它从脑子里赶出去,这种可能性就会消失。这并不是一种处理事情的有效方法,但奥斯瓦尔德觉得自己在这件事上似乎别无选择。

 

奥斯瓦尔德在极力否认的同时,听到门铃响了。一丝希望?不。胸腔中的一丝颤动?不。爱德华再也不会回来找他了。他强迫自己待在床上,奥尔加可以应付来访者。

 

在楼下,爱德华按响了门铃。他的身体在颤抖,并且他的手在出汗,他清了清嗓子以便说出自己的后悔之情。奥斯瓦尔德完全有权利不原谅他,但他仍然抱着乐观的希望。

 

他又按了一次铃,有点不耐烦了,但奥尔加很快就来开门了。

 

“我能帮你什么吗?”她用浓重的俄罗斯口音问道。

 

“嗯……”爱德华眨巴着眼睛,双手汗津津的,局促不安,“我是来见奥斯瓦尔德的。”

 

她通常会让他进来,但今天奥尔加守在门口,就像一条龙似的守护着她的无价宝藏。

 

奥尔加盯着尼格玛,极力克制自己因为他伤了奥斯瓦尔德的心而生的唾弃。她给了他一个迅速而严厉的回答,“奥斯瓦尔德今天不见客。再见!”她当着爱德华的面砰地一声关上门。

 

爱德华喘着气,仰起脸来,就好像刚刚被那扇门撞到了似的。奥斯瓦德总是会见他。哦,天啊,他一定被深深伤害了,又孤独又无助。如果奥斯瓦尔德不想说话,那他有权不说话。爱德华因为自己的焦虑而做了一件欠考虑的事,他能理解奥斯瓦尔德的感受,同时决定不再试着说服他。他会给奥斯瓦尔德几天时间,好等他的情绪稳定下来再和他谈。

 

奥斯瓦尔德突然改变了主意,并对门口的人产生了难以抑制的好奇心,他匆匆下楼,仍然穿着睡衣和睡袍。当他看到门口的奥尔加时,他迷惑地看着她,因为她看起来似乎很为自己感到自豪。

 

“那是谁,奥尔加?”奥斯瓦尔德问,声音里透着希望。

 

奥尔加迅速抹去脸上的冷笑,“电话推销员,”她马上撒谎道,“我还以为他们只会打电话。”她耸了耸肩,离开了门口。

 

“电话销售……?”奥斯瓦德好奇地歪着头。以前可从来没有一个这类人胆敢在这里露面……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是今天?他撅起嘴唇,耸耸肩,回到楼上。不管发生什么事,那都不是他的问题。他宁可沉湎于自己的不幸之中,也不愿去调查刚刚发生的事情。

TBC


小触角

[待授翻][哥谭/Gotham][谜鹅] (双性生子)Hidden Secrets part 3

Part 3

爱德华回到了小阁楼里,他仍然对昨天晚上的事感觉有些恐惧,他来回踱步,在硬木地板上留下焦灼的足迹,同时还自言自语着。他的焦虑没有丝毫改善,而且他的思想分裂了。


突然,他看到了自己倒映在窗户里的影了,便停止了焦虑的打转,转而凝视着自己。


“白痴爱德在享受过了一生中最美妙的性爱之后,竟然不能好好待在床上,”他的倒影嘲笑着自己,继而大笑。


“闭嘴!”他喊道,把头从窗口转开。 


爱德试着打电话给奥斯瓦尔德,他试了一遍又一遍,但就是打不通电话号码。他为什么会是这么一个大傻子?他为什么不立即现身然后敲响奥斯瓦尔...

Part 3

爱德华回到了小阁楼里,他仍然对昨天晚上的事感觉有些恐惧,他来回踱步,在硬木地板上留下焦灼的足迹,同时还自言自语着。他的焦虑没有丝毫改善,而且他的思想分裂了。

 

突然,他看到了自己倒映在窗户里的影了,便停止了焦虑的打转,转而凝视着自己。

 

“白痴爱德在享受过了一生中最美妙的性爱之后,竟然不能好好待在床上,”他的倒影嘲笑着自己,继而大笑。

 

“闭嘴!”他喊道,把头从窗口转开。 

 

爱德试着打电话给奥斯瓦尔德,他试了一遍又一遍,但就是打不通电话号码。他为什么会是这么一个大傻子?他为什么不立即现身然后敲响奥斯瓦尔德的门?也许这就是他总是单身的原因。

 

然而,他不能让事情保持它现在的样子。他必须再次与奥斯瓦尔德联系上,他必须要让他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以及他昨晚离开的原因;他不想让奥斯瓦尔德认为他是不爱他的——他真心爱奥斯瓦尔德,他需要告诉他。

 

爱德华再次努力让脑海里的声音安静下来,他要把自己清理干净,好再次面对奥斯瓦尔德。他希望那个人愿意原谅他,把他带回家。

TBC


小触角

[待授翻][哥谭/Gotham][谜鹅] (双性生子)Hidden Secrets part 1补

原文被屏蔽了,我枯了。

再发下警告:双性生子鹅

简介:

在爱德华和奥斯瓦尔德第一次做爱后,爱德华被焦虑压倒了,因而那天晚上离开了奥斯瓦尔德。奥斯瓦尔德孤独且心碎,竭力应付爱德华对他所做的一切,但很快奥斯瓦尔德便发现他怀孕了。在觉得自己被爱德华拒绝后,奥斯瓦尔德放弃了把怀孕的事实告诉他。而由于这对有情人没有进行任何恰当的沟通,事情开始逐渐走向暴力。

动车还是走随缘吧。我觉得石墨好像会被屏蔽。


原文被屏蔽了,我枯了。

再发下警告:双性生子鹅

简介:

在爱德华和奥斯瓦尔德第一次做爱后,爱德华被焦虑压倒了,因而那天晚上离开了奥斯瓦尔德。奥斯瓦尔德孤独且心碎,竭力应付爱德华对他所做的一切,但很快奥斯瓦尔德便发现他怀孕了。在觉得自己被爱德华拒绝后,奥斯瓦尔德放弃了把怀孕的事实告诉他。而由于这对有情人没有进行任何恰当的沟通,事情开始逐渐走向暴力。

动车还是走随缘吧。我觉得石墨好像会被屏蔽。


觋月

【谜鹅】淤泥

#有贬低lee内容#

#意识流#

#出血注意#


世间最美的东西是在黎明亦或黄昏,或者某个平平青天白日,从苍白云朵的边缘倾泻下来的浅金色光芒,以及爱人的眼睛。

恋爱就是世界上最无聊的事情。

尽管他在恋爱中就不会这么想。

像个第一次谈恋爱的小屁孩模样的爱德还得故作成熟,握着穿着老土的克林格的手走向床榻,摘掉这个当着人一套背着人一套绿茶婊的眼镜,然后告诉她,近视更好想象更容易得到快感。最后在克林格因为恐慌而撞向家门妄图报警的时候,他可没想到一直被辱骂没用的废物居然就这样靠着双臂结束了这段故事。

这他妈就是混乱自卑的产物。

尼格玛看起来很悠闲,选了一堆绿色的衣服扔在床上,把下流的口哨吹成一首歌,似...

#有贬低lee内容#

#意识流#

#出血注意#


世间最美的东西是在黎明亦或黄昏,或者某个平平青天白日,从苍白云朵的边缘倾泻下来的浅金色光芒,以及爱人的眼睛。



恋爱就是世界上最无聊的事情。

尽管他在恋爱中就不会这么想。

像个第一次谈恋爱的小屁孩模样的爱德还得故作成熟,握着穿着老土的克林格的手走向床榻,摘掉这个当着人一套背着人一套绿茶婊的眼镜,然后告诉她,近视更好想象更容易得到快感。最后在克林格因为恐慌而撞向家门妄图报警的时候,他可没想到一直被辱骂没用的废物居然就这样靠着双臂结束了这段故事。

这他妈就是混乱自卑的产物。

尼格玛看起来很悠闲,选了一堆绿色的衣服扔在床上,把下流的口哨吹成一首歌,似乎也把罪恶的行为变得高尚且优雅。

“这人是个麻烦。不过你也可以试试。”他建议。

爱德可不像他那么精明,跌跌撞撞就冲了上去。

没想到这贱种赖着不走了。

都铜墙铁壁,那谁来负责表心意?终于有人走出这一步却被一刀割了喉。

因为这位曾经的犯罪教授已经不再有趣了。

把绝望的馈赠当作什么天赐恩典,在床上同伊莎贝拉接吻,手指向前穿过她的头发,把她推进车里,推上了路。

而她是个留恋与妄想的产物。

掉进下水道,浑身肮脏恶臭,人人厌恶的下流货有什么资格再爬上来。

但是这个奥斯瓦尔德跟活了的淤泥似的,依旧在纠缠自己。也是,再怎么洗也洗不掉曾经掉进下水道沾染上的污渍印。

后来有个不值得一提的,嫉妒的产物。她甚至没有和嫉妒相符的绿色的头发,黑色覆盖她的全身,像条吐着红色信子的黑蛇,还告诉别人她救死扶伤。

像甩掉恶心的呕吐物一样把他扔掉的那一刻,她大义凛然地挤掉了身怀六甲的金发王后,昂着头坐在国王身边。

她可是正义的一边。

下水道里的东西就该一起被碾碎。

忽然间生命相连。

没人想要这样,这是由别人推动的结果。

金色的光芒闪过,就像苍白云朵边射出的金光,哥谭从来没有这样神圣的景象,爱德不禁想要多看几秒。猛烈的强光一秒就在他的眼球烙下印记,他出于本能尖叫着,被人向后推去,在火热的疼痛中跌倒在地。耳鸣相继而来,他模模糊糊中看到趴在自己身上的那个人站了起来,眯起眼睛想在逐渐清晰的视野中辨认他的模样。

奥斯瓦尔德的胃在剧痛,仿佛里面燃烧着一团暑气熏天的夏日里在沙漠中点燃的炙热火焰,从额头,鼻腔,气管,咽喉,胸腔,直到这团胃肉,都在痛。他不知道他的肠子掉出来了,血居然没有想象中那么粘稠,水一样从肚子的流出来,似乎内脏都被震成了血水,在地上积了一片。

他其实早就变得不像他了,企鹅为别人挡破甲弹,说出来谁会相信?但是他做了这违背规则的事儿,便得用其他方法才能继续做自己了。

爱德手里是鲜红的,被高温金属射流炸成碎片的晶状体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肉块。

大概此刻爱德终于能把这个破破烂烂的贱婊子称之为爱人了。

他是死的产物。


_(:з」∠)_

哥谭看完了,后面几季剧情毫无逻辑可言,感觉编剧在侮辱观众智商。
但是谜鹅竟然he了!

哥谭看完了,后面几季剧情毫无逻辑可言,感觉编剧在侮辱观众智商。
但是谜鹅竟然he了!

喵蒲Cynthia
球球大家看一眼……

球球大家看一眼……

球球大家看一眼……

-葡萄糖海盐水-

上课摸鱼防止睡着(?)
是哥谭夫夫Q版表情啦!后面是炸伤的鹅,还有俩小人儿(一脸玛德智障表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最后一个狗谜x

上课摸鱼防止睡着(?)
是哥谭夫夫Q版表情啦!后面是炸伤的鹅,还有俩小人儿(一脸玛德智障表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最后一个狗谜x

小触角

[待授翻][哥谭/Gotham][谜鹅] (双性生子)Hidden Secrets part 2

Part 2

第二天早上,当奥斯瓦尔德醒来时,他立刻发现爱德华不见了。他大声呼唤他的名字,四处寻找爱德华,终究意识到他被孤身一人留在他们做爱的床上;他被遗落在这间屋子里,除了奥尔加和潘先生之外再没有别人了。爱德华让奥斯瓦尔德心中冰凉,却还奢望着他的爱抚。他知道谜语人可以做到很残忍,但他从没想过爱德会这样对他;奥斯瓦尔德真的孤寂无依,全然心碎。


悲痛欲绝的奥斯瓦尔德命令潘先生取消了当天所有日程安排,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蜷缩在床单下哭泣。他的爱德华真的走了,他甚至没有留下一张纸条。他只是让奥斯瓦尔德一个人孤独地醒来,然后腐烂,即使是在他们前一天晚上共度了如此美好的夜晚之后。昨...

Part 2

第二天早上,当奥斯瓦尔德醒来时,他立刻发现爱德华不见了。他大声呼唤他的名字,四处寻找爱德华,终究意识到他被孤身一人留在他们做爱的床上;他被遗落在这间屋子里,除了奥尔加和潘先生之外再没有别人了。爱德华让奥斯瓦尔德心中冰凉,却还奢望着他的爱抚。他知道谜语人可以做到很残忍,但他从没想过爱德会这样对他;奥斯瓦尔德真的孤寂无依,全然心碎。

 

悲痛欲绝的奥斯瓦尔德命令潘先生取消了当天所有日程安排,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蜷缩在床单下哭泣。他的爱德华真的走了,他甚至没有留下一张纸条。他只是让奥斯瓦尔德一个人孤独地醒来,然后腐烂,即使是在他们前一天晚上共度了如此美好的夜晚之后。昨晚对爱德华来说毫无意义吗?奥斯瓦尔德真的只是个给他老二用的性玩具吗?奥斯瓦尔德给了那个人一件无价之宝,而现在他却被当成了街上的垃圾对待。“心碎”甚至无法用来描述奥斯瓦尔德现在的感受。

 

当科布尔波特先生指示亚瑟·潘(Arthur Penn)——他的记账人和商业顾问取消当天的所有计划时,这人变得相当担心。今天有几个非常重要的会议,奥斯瓦尔德本来是应当出席的,它们不应该被无缘无故地取消,至少潘先生找不到原因。

 

然而,他还是照做了,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于是他拜访了奥斯瓦尔德的卧室。

 

一阵敲门声。

 

“科布尔波特先生?”他胆怯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奥斯瓦尔德不情愿地站了起来,披上长袍,紧紧地裹住他宽大的臀部,接着打开门去见潘先生。奥斯瓦尔德的眼睛因为流下的泪水而红肿起来。

 

“怎么了,潘先生?”奥斯瓦尔德回答道,他的声音因哭泣而有些不太平稳,“你需要些什么吗?”

 

“是的,科布尔波特先生,”他迅速地说,把一块写字板贴在胸前,“我已经取消了您今天所有的安排,但我必须声明我的担忧。您今天有几个非常重要的会议,其中的一些将非常难以重新安排。您还好吗,先生?”

 

“不,我必须承认我不好,”奥斯瓦尔德摇摇头,叹了口气,“我,啊……昨晚有个约会……当我醒来…那人走了。”奥斯瓦尔德赶紧擦干了眼泪,不想让它划过脸颊,“而且——”他抽了抽红红的鼻子,“恐怕我有点心乱,无法参加任何会议了。”他又揉了揉眼睛,“那人……是爱德华尼格玛,所以才会令我那么难过。”

 

潘眨了眨眼,移开视线,然后再次望向奥斯瓦尔德,“是约会吗,先生?”他一边问,一边整了整眼镜,但他突然明白了奥斯瓦尔德的意思,“哦,天……哦,哎呀……我真的很抱歉,先生,”他说,因为担心而呼吸沉重,“有什么事——您想让我为您做点什么吗?什么都可以……我可以派几个人到尼格玛先生那里去和他‘谈谈’。”

 

“什么?…不,不,别这样!”奥斯瓦尔德喊道,眼睛睁得大大的,“我不能让他知道这件事对我的影响有多大!这只会给他一种满足感,因为知道他抓住我的要害了!”奥斯瓦尔德的脸因愤怒而更红了。

 

爱德华永远也不会知道他多么令他心碎。过了今天,他依然会是只像以前一样坚强的小鸟。

“不,我们不会给他那个,”奥斯瓦尔德继续说,“我们要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除了今天。我需要今天来沉湎于我的沮丧。如果有人问起来,就告诉他们我得了胃病,这就足够让人们不再问任何问题了。”

 

“是的,科布尔波特先生。“他在写字板上潦草地写着‘胃病,检查!',然后回头看着他的老板。他恭敬地说:“先生,倘若今天任何人对您有任何询问,这就足够了。您现在可以休息了,我让奥尔加给您端茶来。”

 

“谢谢你……我很感激,”奥斯瓦德笑着说,拍了拍潘的肩膀,“你真的是个可靠的朋友,潘先生。有你为我工作,我感到很幸运。”

 

“谢谢您,先生,”潘说,因为被夸奖而有些开心,“我现在不打扰您休息了。”他离开了房间,吩咐奥尔加一见到科布尔波特先生就给他沏点茶。

TBC


符汉山

是第五季的庆功宴🍻️

抱歉停笔了这么长时间,最近会经常发画的!💚️💚️💚️💜️💜️💜️

是第五季的庆功宴🍻️

抱歉停笔了这么长时间,最近会经常发画的!💚️💚️💚️💜️💜️💜️

Strawberry

【授翻】 4 am chapter3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距离上一次那样疲惫的回家后,谁知道过了多久,Oswald坐在Edward最喜欢的那个位子的对面。店里除了他们,只有一个顾客了,而他们已经在咖啡厅的角落安静地读了大概有几个小时的书了,所以Oswald想他应该不会介意自己和Edward聊一会儿天。

    “那么,你一直在学什么?”Oswald问。Edward看起来还会继续到咖啡厅里来,所以他应该更了解一点这个男人。至少,Oswald是这样对自己说的。

   Edward...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距离上一次那样疲惫的回家后,谁知道过了多久,Oswald坐在Edward最喜欢的那个位子的对面。店里除了他们,只有一个顾客了,而他们已经在咖啡厅的角落安静地读了大概有几个小时的书了,所以Oswald想他应该不会介意自己和Edward聊一会儿天。

    “那么,你一直在学什么?”Oswald问。Edward看起来还会继续到咖啡厅里来,所以他应该更了解一点这个男人。至少,Oswald是这样对自己说的。

   Edward将手上的书立了起来。

    “法医学。”Oswald大声的念出来。

    “是的!”Edward轻快地说,将书放了回去。“你知道的,比起到处去找尸体,看书显然是一种更好的学习方式。(It just seemed like an easier way to get hold of bodies to pokearound in, you know)”

   Oswald歪头打量着Edward,嘴唇微张。他在等待Edward的笑声,然后告诉他“这只是一个玩笑!”但是Edward没有这么做。Oswald挣扎着准备给出自己的回复,而Edward率先开口了。

    “我的意思是,你研究鸟类,所以……你一定对它们的生理构造非常感兴趣吧?难道你不想把它们切开,然后看看一切到底是怎么运作的吗?”

   Oswald一边斟酌着如何回答,一边喝了一口茶。

    “对我来说,这更像是一种审美上的满足;我喜欢那些自由而又美丽——”

    “噢,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审美上的满足——部分来说是的。”Edward打断了他的话,“亲眼看到、亲手去触摸到那些器官,那些维持人类行走、交流、呼吸和那些做那些可笑的事情的器官,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当我把一颗人类的心脏握在手中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无比地兴奋。”

   Oswald的混合CD里现在开始播放缪斯(*英国一个乐队)的歌曲Psycho(精神病人)。Oswald抬起杯子掩饰自己的轻笑,他希望Edward没有注意到。

    当Oswald在脑海里想象这个血淋淋的场景的时候,他的脸上一定流露出了一些惊讶的神色,因为Edward立刻补充了一句:“当然,这都是我的幻想。”语毕,他不好意思地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

   Edward又让Oswald感到困惑了。自从Edward第一次表达出自己想要将室友掐死的想法之后,Oswald就不断地因为他言语间流露出的暴力而感到惊讶。Edward有着这样一幅天真纯粹的外表,Oswald却察觉到在他看似无害的皮囊下隐藏着一个危险的家伙。但这些温暖、焦躁和暴力的东西组合在一起,让Edward变得强势。Oswald的心脏快速的跳了起来,他意识到自己喜欢这种危险的感觉。是的,他在见到Edward的第一眼就被他吸引住了,但是当他深入了解到这个男人极高的智商以及内心嗜血的欲望之后,他的内心似乎被什么东西点燃了。

    “你还好吗,Oswald?”Edward开口,那副小心谨慎地样子衬出了他的面容。(that vulnerable look once again gracing his features.)

    “是的,我很好,抱歉。”Oswald立刻回答,从之前惊心动魄的幻想中醒来,“我有的时候会发呆。这就是你不睡觉会带来的后果。”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一边要应付期末考试,一边又要忍受室友的欲求不满,也几乎没有时间睡觉。”(Between studying for finals and my roommate’s seeminglyinsatiable lust)

    听到Edward说“欲求不满”这个词后,Oswald忍不住想要越过这张桌子,捧起这个小疯子的脸,毫无目的地亲吻他。他的手指颤了起来。

   Oswald将自己的视线从紧绞着茶杯的手指上移开,抬头去看Edward。他发现对方也正在看着自己,双眼微眯,带着审视的神色。

    “你……你在书里有看到什么喜欢的东西吗?”Edward安静地开口,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整本书都非常棒,Ed,我真的非常感谢你。”

   Edward的表情沉了沉。

    “我很高兴能帮上你。”Edward说着,朝后挪了挪自己的身体,将两人之间的距离稍稍拉大,没有去看Oswald的眼睛。

   Oswald感觉自己可能搞砸了什么事,但是现在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向Edward询问,特别是当他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搞错了的时候。他迫切的想要回到这段对话前的轻松气氛中去。

    “说起这本书,我看在的时候就在想,如果你是一只鸟的话,我想你一定是一只姬鸮。”(*姬鸮是墨西哥和美国西南部美洲沙漠地区的一种小型猛禽,体长12.7 - 14.6厘米,大小如麻雀,是世界上最小的猫头鹰。头圆形较大,眼大,黑色并具有黄色的眼圈。姬鸮是生长在仙人掌的沙漠中最常见的鸟类之一。)

   Edward将自己的视线从窗外收了回来,眉头轻挑。

    “你为什么这么说?”

    “首先,它们都是夜行动物。”Oswald笑了笑。“还有着非常柔软的绒毛。”他抬头看了看Edward的头发,向他暗示自己的意思。“而且它们的眼睛让它们看起来十分的严肃(severe)。”当他说完后,立刻意识到这听起来并不像是一句好话。其实他的本意是赞美,因为他是真的非常喜欢Edward脸部锋利的棱角。Edward眼镜的上缘遮挡住了他的眉毛,所以Oswald并不能轻松地读懂他的表情。

   Edward看起来有些烦躁——他的眼镜上缘现在已经无法遮住眉毛了——但这个表情眨眼间就消失了。他立刻再次看向窗外来掩饰自己。“所以,你觉得我看起来很严肃?”

    “不,我觉得你看起来很帅气。”Oswald没有仔细思考就把话说了出来。该死的。

    “真的?”Edward问,突然将自己的头转了回来,面对着Oswald。他的手因为这个突然的动作而将咖啡杯打翻。他凝视着Oswald,嘴唇张开,眼睛微微睁大,带着一丝不可置信。Oswald知道自己把这个可怜的家伙吓着了—跳,在是时候挽救这一切了。“呃,Ed?”他开口,向Edward示意那些正在缓缓流向他的书与作业纸的咖啡。Oswald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到了柜台后面,去拿抹布。当他回来的时候,Edward正一只手抱着自己的书本与作业纸,另一只手用餐巾纸擦拭着桌上的咖啡。

    “我真的非常抱歉,我实在是太笨手笨脚了。”Edward结结巴巴地向他道歉。

   Oswald将桌子清理干净了,然后抬手止住了Edward想要继续说的话。

    “没关系,Ed,真的。这只是一个意外。我自己也经常干这种事,睡眠不足就是会让人反应慢半拍。”他将抹布丢进了柜台后的水池里,一瘸一拐的走回了桌子。他叹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地坐了下来,看见Edward在桌对面,张开又闭上了他的嘴。他知道Edward想问什么问题,大多数人在看到他的腿的时候都会问这个问题,或早或晚。

    “没关系。”他鼓励道,“你问吧。”

    “你的腿怎么了?”Edward将手上的书一本一本地放回桌子上,但是Oswald看出来他只是想借此掩饰自己对回答的兴趣。

    “我八岁的时候被人从学校的楼梯上推下去了,但是我们家支付不了治疗的费用。而现在,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治疗时机。”

   Edward咬住了自己的下唇,将空掉的咖啡杯握在手里。这个家伙并不擅长掩饰自己的不安。

    “疼吗?”

   Oswald本打算像往常一样,谎称自己很好,这一点儿也不疼,但他已经厌倦了逞强,更不要提这几天一直伴随着他的精疲力尽的感觉,而他也知道,Edward不会像其他人一样,用那些同情惹恼他。

    “是的。它总是在疼。我坐着的时候还好,但是每当我走路的时候它就会变得非常恼人。”这是他头一次诚实的告诉除了他妈妈以外的人,他的腿到底有多痛。将这件事告诉Edward似乎减轻了他身体上的疼痛。

    “你没有吃些药吗?”

    “我没那么多钱。再说了,这是一种慢性疼痛,我需要一直按时吃药才能缓解这种疼痛。我不希望自己会对这种东西上瘾。从好的方面来讲,它能让我保持清醒——当我感觉有些累的时候,只要在腿上用点儿力,就是这样,立刻就能清醒过来!”Oswald笑着扬起了他的眉毛,作出了一副“事实就是如此”的表情。

   Edward并没有笑,他看起来甚至有些生气。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小孩才是最残忍的。”

   Oswald正打算问他是否有过同样的经历,Edward的神色却突然放松了下来。Oswald知道他打算转移话题了。

    “所以是猫头鹰对吧?我一直挺喜欢它们的。它们的捕猎方式非常迷人。”

    于是他们就鸟类开始了长时间的讨论,Oswald甚至没有注意到沙发上另一个顾客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尽管他们讨论的东西并不是Edward所学的专业,但是Oswald还是因为他丰富的知识量而感到惊讶。他告诉了Edward这件事,Edward的脸立刻红了起来,他解释说这是因为他从小就喜欢看书。他们的谈话到这里自然而然地就结束了,但是紧接而来的沉默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的尴尬与不适,他们只是坐在那里,隔着桌子向对方微笑。

    “我很抱歉打扰到你学习了。”Oswald最后开口。

    “没关系,”Edward说。“我知道所有和期末考试有关的书的内容。再说了,我已经不记得上次和另一个聪明人交流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Oswald的心情因为他的称赞而变得舒畅起来。

    “我的室友是一个挺不错的人,不过他不怎么喜欢动脑子。他本可以变得更加优秀,但是却选择像这所大学里其他的人一样做个傻子,我不想和大多数的这种人交流。”

    “这确实很糟糕。”Oswald对他说,暗自窃喜。

    “他简直就是在毫无意义的浪费自己的生命。如果他愿意将乱搞的时间多分一点在学习上,我想他会做得非常好。”

    “真可惜。”Oswald说,心里想的却不是这件事。( not at all meaning it)

    他还在回想着之前Edward对他的赞美,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叫着他的名字,他立刻坐直了身子。

   Mooney女士正站在柜台前看着他们。她穿着平日里色彩斑斓的连衣裙(brightly coloured splendour),浓密的短发夹杂着粉色与紫色。她向他们所在的桌子走了过去,视线从Oswald身上移到了Edward身上。接着,她用指甲轻轻地划过Edward的颧骨,让他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带着担忧地神情看向了Oswald。

    “天哪(My, my),你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她意味深长地说。“不过你现在最好离开这里,我需要和我的明星员工说几句话。”

    尽管Oswald很害怕自己的上司,但是他还是因为Edward转头看向他,确认自己是否离开应该离开的这个动作而感到欣喜。他点了点头。

    “回头见,Ed。”

   Edward立刻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将书包背在背上然后站了起来。他没有径直离开,而是走到了Oswald的面前,紧张地抿了抿唇。接着,他不自然地弯下腰给了Oswald一个拥抱。在Oswald能做出任何反应之前,Edward的声音就在他的耳边向起,“再见,Oswald。”然后他飞快地从咖啡厅里离开了。

   Mooney女士饶有兴味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眯着眼睛注视着Edward离开的背影。“如果不好好看着他,这个家伙总有一天会做出一些可怕的事情来。(He’s going to be a terror that one, if he goes untamed)”

   Oswald还没有来得及对这句话做出任何回复,她又转过身对他说,“Oswald,我必须说我有些惊讶。”

    “我发誓这是第一次和顾客坐在一起。这里只有他一个人,而且我已经把所有的清洁工作——”

    “我知道,Oswald。我在哪里都有眼线。”她的眼中闪烁着兴味的光芒,“你能一直坚持这么长时间的工作,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你已经向我证明了你的能力。”她非常小心的坐在了Edward的位子上,像是并不想要坐在另一个学生坐过的位子上一样。

    “谢谢你。”Oswald不太确定地回答,他有些担心事情接下来的发展,因为他知道Mooney女士来这里并不是仅仅和他见面的。

    “我可以信任你吗,Oswald?”

    “当然。”Oswald立刻回答。

    “嗯。”她看着自己的指甲,做出一副无趣的样子。“我们出去散散步如何?”

    “但是Ivy——”

    “那么就这么定了。我想这个咖啡厅关上几个小时也不会损失什么。”Mooney女士站了起来,将大门上锁,而Oswald走到了柜台后,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当他把一切都弄妥当之后,她向他伸出一只手指,勾了勾,把他领到了一辆豪华轿车面前。她坐进了后座,然后轻轻地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子。他刚一坐下,汽车就发动了,驶离了校园。他们安静地坐在轿车里,一言不发,直到汽车到达了市中心,Mooney女士才开口。

    “我相信你已经猜到了那间咖啡厅并不是我仅有的生意。”Mooney女士说。

   Oswald咽了咽口水,点头。他听说过这个传言。

    “那里。”她说,指着Oswald旁边的窗外,“是我的酒吧。”

   Oswald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带着困意的大脑被哥谭市夜晚的闪烁着的霓虹灯迷住了。他看见一个穿着华丽皮毛大衣的女人蹒跚着从夜店里走了出来,站在街边开始呕吐。在她不远处的街上,有一对情侣正借着蒸汽炉冒出浓雾做掩饰在巷子里做爱。

    “还有那里,”她说,指向自己身旁的窗户,“这是我的画廊。”

    汽车缓缓驶过了哥谭市最古老也最气派的建筑物,它是Oswald的最爱,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现在,Mooney女士告诉他,她拥有它?他觉得自己的头有些发昏。

    “那边那个商店也是我的。”他们现在来到了钻石区,这里有着哥谭市最棒的夜店、最奢华的商店以及最美味的餐厅。在这里开店的人一定能大赚一笔,而显然Mooney女士将这里的商机都垄断了。

    “为什么你要给我展示这些?”

    “这是我的帝国,Oswald。我在邀请你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但是我已经——”

    “当了一个咖啡师,是的。这只是个小角色。我现在提供给你的,是一个成为咖啡厅经理的机会。你也看到了,这里有非常多的餐厅,或许你会想要从……咖啡店开始做起。”

   Oswald看着他,吃惊地张着嘴。他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有晋升的可能性。

    “我当然会给你相应的工资,并且出于好意,我想我会非常乐意资助你完成你的学业。忠心耿耿的家伙总能从Fish Mooney这里得到好处。”

   Oswald低下头盯着自己的大腿。尽管他知道接受这个提议会给自己带来非常大的压力,他也并不希望自己与她靠的太近,或者说欠她太多。

    “我可以接受这个职位,但我想我不能接受你对我的资助。非常感谢你对我的帮助。”

   Mooney女士笑了起来,这让Oswald不禁想到了鲨鱼。

    “聪明的男孩。这周结束之前你依旧按小时工作,然后,你就可以自己制定值班轮换表,还可以再雇佣一个人。”她朝他眨眨眼睛。她知道Oswald和Ivy都为了保持咖啡店的24小时营业而费力地工作着。“打个招聘广告,搞个面试,等你挑好了人,这家店就交给你了。啊,看来我们已经到地方了。”

   Oswald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现在已经到了自己所在的街区,车外就是他的公寓。司机为他打开了车门,Oswald在下车前,转头看向了Mooney,“谢谢你,Mooney女士。”

    她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带我向你亲爱的母亲问好。”

   Oswald笑着点了点头,走出了汽车。

    他的生活开始变得奇怪起来了。

tbc

请问要来杯查吗

……我屯不住圖。而且蔡的不敢吱聲(。)

……我屯不住圖。而且蔡的不敢吱聲(。)

喵蒲Cynthia

【谜鹅】我爱着的他们

谜鹅

一口气看完了五季哥谭的讲解,更加沉迷谜鹅了。

第一季的企鹅真的是励志代表,从一个伞童,到了整合了两个大佬的势力,成了哥谭地下之王。

企鹅是跟着母亲长大的,缺乏安全感,有明显的恋母情结,他妈妈也对他有畸形的独占欲。企鹅个子矮小,鼻子尖尖的,走路姿势像企鹅,很明显这种和别人不一样的人,从小过得就不会多好。

他也是天生恶种,他从第一季开始,就没有体现过本性善良的一面,后来从他父亲对他说的话里面也可以看出,他的暴躁邪恶是遗传自父亲的。

他暴躁邪恶,老奸巨猾,不懂得如何去爱别人, 他渴望权力,渴望金钱,他如此贪婪,还想得到爱。

但是为什么大家都会喜欢企鹅呢?

简单来说就是四...

谜鹅

一口气看完了五季哥谭的讲解,更加沉迷谜鹅了。

第一季的企鹅真的是励志代表,从一个伞童,到了整合了两个大佬的势力,成了哥谭地下之王。

企鹅是跟着母亲长大的,缺乏安全感,有明显的恋母情结,他妈妈也对他有畸形的独占欲。企鹅个子矮小,鼻子尖尖的,走路姿势像企鹅,很明显这种和别人不一样的人,从小过得就不会多好。

他也是天生恶种,他从第一季开始,就没有体现过本性善良的一面,后来从他父亲对他说的话里面也可以看出,他的暴躁邪恶是遗传自父亲的。

他暴躁邪恶,老奸巨猾,不懂得如何去爱别人, 他渴望权力,渴望金钱,他如此贪婪,还想得到爱。

但是为什么大家都会喜欢企鹅呢?

简单来说就是四个字,敢爱敢恨。

戈登救了他一命,他就拼了命也要报答对方。可惜戈登和他注定正邪两派,并不会走上一条路。但是在企鹅心中,戈登还是和别人不一样的。更比如说谜语,企鹅爱上了他之后所做的一切,都不像那个黑帮大佬了。他开始依赖对方,小心翼翼地像一个情犊初开的少女一样。

他每次和谜语拥抱的时候的表情都带着一种沉迷其中的微笑(包括第五季十一集那个拥抱,那个表情也是如此)

有趣的是,企鹅一开始对谜语是冷淡鄙视,因为那时候的谜语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员,聪明绝顶但没有人赏识,笨拙兮兮地喜欢一个姑娘,但是到后来,谜语运气好,捡到了可怜兮兮死了妈妈的小企鹅。他把小企鹅带回家里,好吃好喝地供着,给他唱妈妈唱过的歌,叫他重新振作起来。

不得不说,这里真的好像是捡到了一只受伤的凶兽,养起来啊。不过,谜语那时候只是一个杀了三个人的罪犯而已(只是?毕竟这是哥谭市啊。),和哥谭之王黑帮老大企鹅比起来,真的是差远了。

谜语这个人也是很奇怪,这个人没有对钱和权有欲望,他其实渴望的也是爱——他想谈恋爱。我觉得他的喜欢是一种对“正常”的渴望,他喜欢的妹子,无一不是本性很好(第二任有点奇怪,像个克隆人,待会再说)的妹子。可是其实企鹅说得对,他只要那个邪恶的人格还在,他永远无法得到正常人的爱。

企鹅喜欢谜语人这条是没有任何异议的,奥斯瓦尔德对爱德华的例外实在是太多了,没有人可以在企鹅人手里有这么多次例外。

谜语人对企鹅人的感情也是很深的,对方是他的导师,是他的一部分。但谜语人一直不承认自己“爱”企鹅人,也不觉得企鹅人真的爱自己。他认为,企鹅人不懂什么是爱,好像自己很懂一样。因为他认为的“爱”,是他在没有黑化时候感觉到的那种正常的感情,是正常的,或者说是他自己觉得是正常的。但其实他自己也是很信任企鹅的,他一开始根本没有怀疑企鹅。

企鹅不懂得爱也是真的,他的占有欲太强,也没有那种“为了爱放手”的觉悟。他的哲学就是,企鹅想要的东西,一定会得到。

其实不懂爱的人,不等于他没有爱。奥斯瓦尔德愿意为爱德华去死,愿意为他放弃复仇,愿意为他挡子弹,一次又一次。爱,就是这么疯狂。

这一对CP,真的是天生一对,两个孤单的疯子,两个天才,两个得不到爱的人,两个爱着对方的人。

 


一只纱织

“这段危险关系很致命,也很迷人。”

我的cp榜上有名,没有被遗忘
我死而无憾
👌

“这段危险关系很致命,也很迷人。”

我的cp榜上有名,没有被遗忘
我死而无憾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