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谢怜

18.8万浏览    13133参与
安啦苏打.

天官赐福/花怜:假如有一天怜怜性转(6)

天官赐福/花怜:假如有一天怜怜性转(6)

   “哎呀,恭喜这位公子,您的娘子有喜啦!” 医馆中,一位老郎中笑着说道。

  谢怜不可置信地回头看了一眼花城,又转回去问道:“真的…?”

  “真的!姑娘,老朽的医术就没有不准的!” 说着,他又从后面装药的小木柜中拿了几服药。说是安胎的,又嘱咐了几句,

  付了钱,花怜两人就出门了。

  “这腹中的孩子,姐姐可要好好珍惜才是。” 花城一边挑着眉,一边用一只手摸着谢怜的肚子,一只手环着谢怜的腰。

  谢怜本想拍掉他的手,但还是没有拍,连话也没有说。就脸红地瞅着自己的肚子和花城一只骨节分明的手...

天官赐福/花怜:假如有一天怜怜性转(6)

   “哎呀,恭喜这位公子,您的娘子有喜啦!” 医馆中,一位老郎中笑着说道。

  谢怜不可置信地回头看了一眼花城,又转回去问道:“真的…?”

  “真的!姑娘,老朽的医术就没有不准的!” 说着,他又从后面装药的小木柜中拿了几服药。说是安胎的,又嘱咐了几句,

  付了钱,花怜两人就出门了。

  “这腹中的孩子,姐姐可要好好珍惜才是。” 花城一边挑着眉,一边用一只手摸着谢怜的肚子,一只手环着谢怜的腰。

  谢怜本想拍掉他的手,但还是没有拍,连话也没有说。就脸红地瞅着自己的肚子和花城一只骨节分明的手。

  两人走了一会,准备去找一间客栈暂时住下。无论是在街上走着或是进了客栈,谢怜都可以感到花城在看自己和自己的肚子。

  进了房间,谢怜实在忍不住就问了一句:“三郎…你真的很想要小孩子吗?”

  “嗯。”

  谢怜收拾了一下屋子,同花城一起坐在床上,头靠到他肩上。

  还记得…她和花城第一次见面…他也是小孩子呢…

  第二天,花城本想回去让谢怜安心养胎。可是谢怜执意要继续去,还说“有三郎在,还担心孩子流了吗?”看自己的妻子如此执着,还夸自己,花城突然觉得自己很受用(bushi),也就随着谢怜去了。

  谢怜这一路上到处打听,花城则是一直在观察周围。

  总算是打听到了一个具体的位置,谢怜满是兴奋。尽管花城怎么说“先回去吧”这样类似的话,谢怜还是像小女人做出决定那样的执着。(bushi)

  两人一路向打听到的方向走去,终于见到了一片沼泽,只不过沼泽里都是一些浮起来的布娃娃,令人毛骨悚然。传说中巫婆的小木屋,就在中间,旁边有着一棵大树,应该是一个小树屋。

  谢怜刚想着该怎么过去,就见沼泽中的水发出一阵好像有人在底下吹泡泡的声音。谢怜低头一看,这水好像是知道他们要干吗似的,浮上来了几块石头,直达中间的树屋。中间的间隔也是凭普通人也能跳过去的距离。

  谢怜一只脚还没落到第一块石头上去,就听花城在旁边道:“姐姐,小心。”让谢怜的脚又回到了地上。

  “怎么了吗,三…”

  “郎”字还没出口,谢怜就被花城公主抱了起来。谢怜的脸瞬间变得通红滚烫。

  “这石头滑,姐姐小心摔倒。”花城一脸得逞了的坏笑,对谢怜说道。谢怜一直把头扎进花城的怀里,由他抱着自己过去了。

  到了门前,花城才把谢怜放了下来。谢怜敲了敲门,过了一会,没人回应,就推着门进了去。

  屋子里,有一口锅,锅中貌似是刚刚才熬好的药水。正对着门的是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位少女,正在喝茶,想必就是“巫婆”本人了。

  “请问姑娘是否是当地人所说的…”

  “巫婆。”那少女接道。

  说是巫“婆”,其实这位姑娘看起来也就顶多20的样子,不得不感叹一句裴茗真的是什么样的女人都下得了手。

  “我看你旁边那位红衣公子鬼气极重,那么你们不会就是民间传说的那绝境鬼王和太子殿下吧?”少女一手放在桌子上,手指轻轻地敲着桌子,语气像个乖乖女一样地问道。

  “正是。”

  “我本以为你们像民间传说一样,是断袖。没想到你们是一对真正的夫妻。”

  “啊哈哈…实际上是的…”

  客套了几句,谢怜就直说了他们来此的意图。那少女可能是出于好奇,问了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谢怜一时失口,把是裴茗推荐的事实告诉了她。

  少女正在敲桌子的手停了下来。

  谢怜觉到了祸从口出,连忙住口。谁知那位少女只是起身,没有任何反应,对他们说:

  “三日之内,我会把药水给你们的。”

 

  


希奧達 Zelda C W
冰妹...請多跟弟弟們學習 老...

冰妹...請多跟弟弟們學習 老攻 該有的表現... 

(發完玄羽刀子 突然來的腦洞)


冰妹...請多跟弟弟們學習 老攻 該有的表現... 

(發完玄羽刀子 突然來的腦洞)


喵星人

论。。。。老祖的粥,和太子的饭,那个更狠更可怕?

论。。。。老祖的粥,和太子的饭,那个更狠更可怕?


一只透明的猪

酸甜苦辣糖砖刀,我特么为什么要虐自己〒▽〒

画的时候挺心塞的,想起来花花小时候被打的要每天缠着绷带…………


酸甜苦辣糖砖刀,我特么为什么要虐自己〒▽〒

画的时候挺心塞的,想起来花花小时候被打的要每天缠着绷带…………


安久久

【花怜】冬天一个人怎么起得来

bb:是冬天不想起床的怜怜和对啊对啊不起床了的花花

花怜的小日常当然是甜蜜蜜的啦

可能会有ooc不过祝愉快

   这腊月里寒冷的冬天来的就像你妈打你,完全不讲道理。

  谢怜从被窝里坐起身来迷迷糊糊地想。

  他保存着坐姿把眼睛闭起来,发誓就赖一会会。边赖边在脑子里盘旋,今天需要完成的事情很多:前些日子一直下雨下雪下雨夹雪,冰霜压在菩荠观外花怜二人亲手栽植的花枝上,打得花枝微微低垂,楚楚可怜,今天谢怜要去给花枝儿们架个架子,过几天风紧了,也能挺住……除此之外,还有前些年陪他一同等花城的那几棵树,也要用茅草裹住树干,那就得先去收些茅草来,不能冻伤...

bb:是冬天不想起床的怜怜和对啊对啊不起床了的花花

花怜的小日常当然是甜蜜蜜的啦

可能会有ooc不过祝愉快

   这腊月里寒冷的冬天来的就像你妈打你,完全不讲道理。

  谢怜从被窝里坐起身来迷迷糊糊地想。

  他保存着坐姿把眼睛闭起来,发誓就赖一会会。边赖边在脑子里盘旋,今天需要完成的事情很多:前些日子一直下雨下雪下雨夹雪,冰霜压在菩荠观外花怜二人亲手栽植的花枝上,打得花枝微微低垂,楚楚可怜,今天谢怜要去给花枝儿们架个架子,过几天风紧了,也能挺住……除此之外,还有前些年陪他一同等花城的那几棵树,也要用茅草裹住树干,那就得先去收些茅草来,不能冻伤了。算算日子估计可以开始腌菜了,先把坛子们洗一洗,择菜,压石头,也是一件体力活……嗯……有的忙了……还有那些堆叠着的祈愿,除了什么胜友如云啊金榜题名啊这种还是靠信徒自己的祈愿,谢怜还是想力所能及地完成大大小小的一些祈愿。年前的祈愿就尽量不要往年后堆了,等到过年那才是祈愿蜂拥而至的时刻,要时时刻刻准备着才行……然后,然后还有,三郎,三郎这字,得抓紧时间练了,下午就挑一副对联写个帖子给他,这几天一直练对联吧,练到过年菩荠观就贴三郎的字,希望能让人看懂……这门是三郎做的,联也是三郎写的,谢怜心里就美滋滋的。

  一阵凉意从没盖被子的背后袭来,谢怜打了个激灵,果断且决绝地又躺下,并把自己包成一个茧。半晌,他翻身趴在枕头上,支起两条胳膊起身,这次背后没有感到凉意,可他的身体就是不想起床。

  谢怜的内心无比挣扎,不想让自己暴露在冷空气里的想法和起床干正事的决心在他脑海里厮杀。他已经维持这个动作好久了,在等它们一决胜负。

  就在谢怜准备掀开被子一鼓作气时,一只温热的手握住了他的肩膀,将滑下去的被褥拉起来又盖在他身上,问道“还早,哥哥何不再睡一会?”

  花城一早起来便不知忙什么去了,再进房就看见谢怜支着两条胳膊面对床板做思想斗争。以往多是谢怜起的比花城早,偶有那么几次特例,花城也要看着太子殿下的睡颜温存个把时辰才肯罢休。两人醒来,在榻上胡天胡地地闹上一阵再起床,倒没有一个人起床这么艰辛。

  谢怜扶住花城的胳膊准备起来,道“今天还有些事要忙……”

  花城却把谢怜往被子更暖和的地方塞了塞,回道“万事也不如哥哥的睡眠重要。” 

  知道花城在自己这里嘴甜的不讲理,谢怜揉揉眉心问他“三郎今日又为何起个大早?”

“我?”花城坐在榻边漫不经心地说起来,“昨晚我看哥哥心疼观外那些花,便去给花支了些架子,路过老农说大寒天里树也要御寒,从他的牛车上卸了两捆茅草,我就给树都裹上了。裹树的时候被村长叫住,塞了一堆菜叶子和胡萝卜,说哥哥会喜欢,我便收下了……”花城一五一十地给谢怜说着自己一早上的经历,语气平缓温柔,带着无奈和些许不解,谢怜听得困意上涌,迷迷糊糊,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他心想,花城总能为自己带来好运,却比运气来得可靠得多,他想他所想,念他所念,一直都是暗中支持默默守护,鸡毛蒜皮也好,上天入地也罢,从来都只为他一人。

  “哥哥,再睡一会吧。”花城帮谢怜把被子掖好,解靴上榻,也不进被窝,就和衣侧躺在了谢怜身边,直到谢怜呼吸渐渐平稳,他都轻轻拥着他。
 

  那就再睡个回笼觉,等我醒来,就把三郎带回来的菜和萝卜腌了,然后给三郎写幅对联帖子,再去看看有什么棘手的事情需要处理……这会,就这一下,我要多睡一会……这是谢怜睡着前脑海中最后的想法。

end

读到一首非常有意思的小诗,与诸君分享一下。

冬天起不来,

一个人起不来,

两个人暖和暖和,

估计能起来。        ——安久

 

 

一只透明的猪

【破铜炉太子对白鬼(崩坏版)】

小可爱:不听小孩言,吃亏在眼前。

五香:你就是欠揍。

花:你才欠揍。

【破铜炉太子对白鬼(崩坏版)】

小可爱:不听小孩言,吃亏在眼前。

五香:你就是欠揍。

花:你才欠揍。

金金金手指

戚容和花怜的“温馨”日常😂(ooc慎入)

戚容和花怜的“温馨”日常😂(ooc慎入)

妖槊

圣诞节【花怜】

。无脑甜

。渣文笔

。提前的圣诞节庆祝文【学生党,怕当天没时间码文,提前发】


。ooc警告


———————————


“哥哥……哥哥?”


“三郎,让我再睡会……”


“哥哥,下雪了哦。”


谢怜闻言睁开眼睛,微微带着水汽的眼睛有些迷茫的看着花城。花城被这样子的谢怜看的心头一跳,忍不住抱着谢怜蹭了蹭,“哥哥,下雪了,要去看看吗?”

,谢怜被花城柔顺头发带起的痒意扫的睡意全无“好。”


用缩地千里来到了太苍山,银装素裹。


空中还微微有雪花在飘落,谢怜向前走了几步伸手去接,只接到一星入手的冰凉


“哥哥……”身上披着红色斗篷,一袭白衣的谢怜宛如谪仙,站在雪中,散...

。无脑甜

。渣文笔

。提前的圣诞节庆祝文【学生党,怕当天没时间码文,提前发】


。ooc警告


———————————


“哥哥……哥哥?”


“三郎,让我再睡会……”


“哥哥,下雪了哦。”


谢怜闻言睁开眼睛,微微带着水汽的眼睛有些迷茫的看着花城。花城被这样子的谢怜看的心头一跳,忍不住抱着谢怜蹭了蹭,“哥哥,下雪了,要去看看吗?”

,谢怜被花城柔顺头发带起的痒意扫的睡意全无“好。”


用缩地千里来到了太苍山,银装素裹。


空中还微微有雪花在飘落,谢怜向前走了几步伸手去接,只接到一星入手的冰凉


“哥哥……”身上披着红色斗篷,一袭白衣的谢怜宛如谪仙,站在雪中,散发着柔和的气息。


“三郎……”谢怜转过身,看着白雪中突兀的红衣人


似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三郎……”声音微微哽咽,“哥哥?你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花城最见不得谢怜半点委屈,谢怜用袖子快速擦了擦脸,然后冲花城跑过去,扑进他怀里


“哥哥你怎么了?”花城紧紧抱着谢怜,想不明白为什么今日出来看雪,谢怜的反应却有点反常


“我只是……想起来,你不在的时候,太苍山也下过雪,大家都回来了,却少了你,我当时看着外面的雪……想……三郎你在要是多好,这么好看的景……却没有爱的人陪我……”


“哥哥,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以后每天我都陪着你。”花城看着抱着自己小声抽泣的谢怜,认真道


“不说这个了,我听别人说,在西方,今天是圣诞节,具体纪念什么我也没记住,但是好像是个重要的节日……”谢怜手在身后摸索,忽然给花城带上了一个东西


是一个长命锁,上面有枫叶、蝴蝶和异兽的纹路,入手微凉,隐隐散发灵气


“哥哥,这长命锁不是被我毁了吗?怎么会……哥哥你……!”花城还没疑惑完,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猛的抓住谢怜的手,“这是我重新找的银妖做的,不会和上次一样……”谢怜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三郎别嫌弃啊……”花城闻言轻轻笑了,“我倒是没给殿下准备礼物……不如……”花城在一道白光过后变成了十二三岁的样子“化成这样配哥哥吧。”


鱼大宝

月考考到自闭
画画解忧

月考考到自闭
画画解忧

沐沐沐沐沐须肉

[花怜]少年他有一豆灯火 21

海枯石烂 二

[021]


       上来就是朱莲国破后的剧情,由于租不到棚子,整个剧组都扎根重庆的某深山老林中,他们住在离取景地不远的酒店,这酒店特别好玩,谢怜头一次见到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一转头从另一边窗户见着刚进院门的花城,赶紧探出头冲他招手。

       花城拎着烤串敲开导演的房门,跟他烤茄子烤腰子地讨论剧本到深夜,快十二点的时候小谢导演打了个饱嗝,熟练地往花城脸上糊面膜。


        他哼着我是一个粉刷匠进了浴室,花城敲门说哥哥现在太晚...

海枯石烂 二

[021]



       上来就是朱莲国破后的剧情,由于租不到棚子,整个剧组都扎根重庆的某深山老林中,他们住在离取景地不远的酒店,这酒店特别好玩,谢怜头一次见到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一转头从另一边窗户见着刚进院门的花城,赶紧探出头冲他招手。

       花城拎着烤串敲开导演的房门,跟他烤茄子烤腰子地讨论剧本到深夜,快十二点的时候小谢导演打了个饱嗝,熟练地往花城脸上糊面膜。


        他哼着我是一个粉刷匠进了浴室,花城敲门说哥哥现在太晚了走廊里不安全,谢怜咯咯地笑,半分钟后推开门,湿漉漉撞进不敢走夜路的小三郎怀里,嘻嘻哈哈一起滚进了被窝。



       他们的关系进展得水到渠成,远超花城的预期,谢怜对他们的婚姻毫不怀疑,信赖得甚至带上些肆无忌惮的意味。


       “睡觉睡觉,”谢怜拍拍枕头,“明天是重头戏,一起加油呀。”

       花城给他掖好被子,低低笑着应了一声,俯下身亲了下妻子的额头。



 

        三月的南方室内毕竟还是湿冷,房间里空调开到了三十度,干燥的热风直吹大床。花城半夜渴醒下床喝水,瞥见床头柜上的平板亮了一下,拽过来一看发现是私人邮箱收到一条邮件,等点开邮件看清完里面的内容,原本浓重的睡意给惊得散了个干净。

       那里面是两段视频,模糊的画面里,一穿着粉红衬衫的青年疯了似的刨挖一片废墟,过了大约半小时,被救援队强行拖开,便对着车祸现场哭号不止直到瘫软过去被抬上救护车;画面一转,还是街头的监控视频,也还是这位,但衣服已经换成破烂的军大衣,他蹲在街角,鬼鬼祟祟背着身摆弄什么东西,几分钟后一辆车开到街口,这青年往车里递了只文件袋,车上下来一人,往他脸上甩了一把钞票,青年始终低着头,等车开走了,发了很久的呆,又默默蹲下来,一张张捡起落在泥水里的纸币。



        花城再也睡不着,守着睡梦中的爱人到天亮,听见这人喃喃咕哝了一声三郎,赶紧把手递过去,由着他骨碌进自己怀中,满足又舒服地抻懒腰。

他看着脸上睡出枕巾印子的谢怜,又想起视频中的某些画面,不免垂下眼皮,翻身按住他,密密匝匝亲吻起这人颈项。

       谢怜迷瞪瞪被吃了一斤豆腐,一脚蹬开被子,鼻尖扎进Alpha肩膀狠狠吸了一口,笑着清醒过来,花城给逗笑了,理理他乱成鸡窝的头发,哄着人起来洗漱。


        他们对都彼此隐瞒了太多秘密,可世界上哪来坦荡无羁的爱情,来往盛谢的时光里,总有些东西只能一生一场。








        “卡!三郎情绪不对!重来!”


        “《独行八百年》第十九集二十三场第九次!”场记啪一声打板,飞快退出机位范围。


        花城穿着特效定位服,三个机位对着他拍特写,谢怜面色焦急地盯着监视器,手心里全是汗。

        他很少卡戏如此严重,第十次仍是情绪不对,茫然地蹲在原地,望向导演的目光里带上些仓皇无措。谢怜叹了口气,往水瓶里插了根吸管,走过去一把将他从地上拉起来,轻快笑道,给你五分钟休息时间,但是不能休息,要听我讲戏。

        花城看着他嘴唇上的干皮,喉结上下动了动,谢怜嗤地一声笑说三郎今天怎么傻乎乎的,花城小幅度摇摇头,抬手蹭了下谢怜脸上的假血浆,吞吞吐吐说给哥哥添麻烦了。

        “你快点找回状态才是帮了我大忙,”谢怜让他就这自己的手喝了几口水,又极其自然地自己也喝了几口,反手将水瓶递给一旁目瞪口呆的小助理,拉过花城微微痉挛的手揉了揉,温声道,你一直有些心不在焉,怎么了?


        花城乖乖被他领回折叠椅上坐好,听到这话,心头一惊。

        “没,就是觉得……这一段太悲伤了。”

        他双手撑在身后,仰起头让化妆师补妆,嘟囔道:“……跟我的心境不符。”

        化妆师听了一耳朵,手一抖,半勺颜料粉全洒进粉底,活成了血呼啦的一滩。



        这可真是个全剧组都知道的惊天大咪咪!!!

        小姑娘哭笑不得,偷偷瞥了眼站在自己身边的导演,果不其然见着他逐渐红透了耳朵。



        谢怜道:“你认真一点,别闹。”

        花城却夸张地叹了口气,待化妆师离开后,一把揽住谢怜的腰将人拉过来,闷闷说哥哥,我知道这一段的小无名是很无能为力的,我……他凭借朱莲的痛苦化形,这……这太痛苦了,哥哥你能不能再给三郎抱一会儿,让我调整一下状态?

        “求求你了。”花城情绪很不对一声不吭抱着谢怜,直到风信实在看不下去过来叫谢怜去走机位,才恋恋不舍放开他,抱着小狐狸抱枕坐在原地,盯着远处的神台布景发呆。



        “哟,你也有演不进去的时候?”慕情揣着电热宝站在他身前,嗤笑道。

        花城瞥他一眼,冷哼道自传都找人带笔的狗东西也敢叫唤?慕情脸色瞬间僵硬,过了好半天才转转眼珠尖声道你还知道什么?!花城摸摸狐狸的大尾巴,忽然捞过手边的水瓶,飞快拧开,一股脑儿朝他泼去。

        “这是敬你今早别了哥哥的车。”他说完,轻蔑笑着回到谢怜身边,软着嗓子央他给自己讲戏。

        似乎没有人注意到片场的小小骚动,慕情胸口全湿了,给冷风一吹,简直透心凉心飞扬,他咬牙忍下没声张,飞快换好衣服后,趁无人注意,去了马棚。





        “讲戏?”谢怜抬头笑道,“我们昨晚讲了好久,三郎还想听?”

        风信唰地从剧本中抬起头,他昨晚有事要跟谢怜说,无奈去了三次都无人开门,明明房间亮着灯,他本以为是谢怜不愿见自己故意不开门,没成想是有另一重原因。实诚人脑补了某些画面,眼神渐渐惊恐起来,看看谢怜,再看看花城,瞬间长了痔疮似的蹦起来,一溜烟儿跑出休息棚。


        “如果方便的话,哥哥不如给我讲讲你这些年?”花城提提裤腿,在他身边蹲下,“三郎每天都在讲这几年发生的事,也想听哥哥说。”

        谢怜向来拿他的撒娇没办法,又对着花城就自动切换千依百顺的模式,歪着头想了想,笑道符合眼下主题的有是有,就看三郎喜不喜欢听?

        “当然喜欢。”花城握了一下他的手。


         “那好吧,你坐下听,仔细蹲麻了腿。”



        谢怜喝了口茶,想了想,道:“我记不太清以前发生的事,唔,这几年印象最深的就是在医院醒过来,指甲长好长,等收拾好交了费我就基本是身无分文,迷迷糊糊出了医院……那时候我还在躲债不能用身份证,我就拿着最后一点钱找了间黑旅馆。”

        “就是你想的那种黑旅馆,乱得不行,我那时候,哈哈太娇惯了还被吓到了,我在那里呆了好几天,实在饿得受不了,就偷、就退房离开了,后来就一直想尽办法赚钱维持生计,过了一阵在附近的垃圾回收站找到了若邪,每天早出晚归跟一只猫相依为命,也不算累,那时候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想过,唉,这故事没什么意思,我不会讲故事,让三郎见笑了。”


          花城眼珠不错地盯着他,看到眼睛干涩难忍才别开头飞快眨了下眼,轻声道,没有的事,谢怜曲起手指蹭了下他给风吹得发红的脸颊,想了想,还是开了口。


        “我知道这很难,但是,这一场里,无名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鬼魂,”他摸摸花城脸上贴的定位点,“他连化形都是在最珍重的人承受巨大苦难的时刻,我说狠一点,在此之前的无名,不能给予朱莲任何帮助。”

        花城眨眨眼,道:“我都明白,哥哥,我都明白的,就是有点难以接受。”

        嗯,谢怜握住他的手,突然指指神台布景说要不我躺上去?花城呼吸滞了一下,连连摇头,谢怜于是哈哈大笑起来,拍拍他后腰笑道三郎快放松一点,下一场戏我们要骑马啦!

        “我还没骑过马呢!”花城临进机位前,听见谢怜这样说。




        “《独行八百年》第十九集二十三场第十四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无名跪在地上,拼命朝神台上血肉模糊的一团伸出手,然而他被白无相的法力压制,又正在化形,用上全部力气也只能让手指勾到朱莲垂下来的一只指尖。

        他死死勾着那根手指,发出撕心裂缝、痛不欲生的惨叫。



        “过!”谢怜大喊道,冲上去一把拉起入戏太深的青年揉进怀里,花城惊魂未定地将下巴垫在他肩上喘息,好一会儿,耳畔嗡声才散去,唔了一声捏起谢怜下巴,在聚光灯下,狠狠吻了上去。



        风仿佛停了,叶浪声人声片场嘈杂声响都融化在这个亲吻中,谢怜起初瞪大了眼,在那条灵活冰凉的舌头滑入口腔的瞬间闭上眼,抬手搂住花城,在他背上撸了几把。

        摄影师和助理们都惊呆了,大家日常见着两人黏糊,都猜出些许,然而脑补和真正秀到眼前的还是有些不一样,毕竟花城先生从业将近七年,还保留着银屏初吻。



       “唔嗯……”谢怜被亲得直踮脚,等道花城终于放开他时,面皮儿已经热得能煎鸡蛋,只来得及磕磕巴巴喊出一句“准备下一场”就仓皇逃头,背影甜蜜又害羞。

       他一直跑到马棚,对着那匹漂亮的白马嘚吧半天,才默默牵着他往回走。



       这匹最漂亮的马除了今明两天就只有好几个月后才能拍到空档,剧组商量后决定提前几场悦神戏份,今天先拍仪式开始前少年们的准备。



        谢怜兴奋得不得了,在驯马师的指导下骑上马后,手下条件反射地扽了几下缰绳,花城上洗手间出来,远远看见这人高高兴兴骑着马绕场瞎转,谢怜福至心灵地回头,发丝在风中飘荡出心驰神往的弧度,他眯起眼,笑着跟花城挥手。



       他夹了下马腹,朝这边过来。




        异变突生!


        马高高扬起前蹄,疯了一样冲破围栏,谢怜冷不防被甩下马背,拽着缰绳在被拖出好远,再也坚持不住松开手,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昏了过去。




         “哥哥!!!!!!!!!!!!!!!!!!!!!!”



tbc

花泽弦
接着更新觉得怜怜我还能画下去在...

接着更新觉得怜怜我还能画下去在加个城主也行

接着更新觉得怜怜我还能画下去在加个城主也行

ぽリさん

傻屌吹一波怜怜

呜呜呜为什么黏黏那么可爱啊啊!他明明已经八百岁了啊可还一脸无辜地顶着一副十七岁的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沉鱼落雁出水芙蓉的容貌扛着麻袋乖乖的捡破烂吃白馒头啊!还能用那双肤若凝脂白皙嫩滑娇艳欲滴的手轻松一把旋风冲锋龙卷风式地拧下你的三寸厚的天灵盖啊!用那个弱不禁风花城一只手能轻松包住的软软小奶拳一发捶断几十棵粗壮大树平地掀起一片浓浓尘土啊!但是如果突然遇到了花总并且被强势抱住的话还会瞬间瘫软手足无措害羞脸红眼睛乱瞟思绪无处安放甚至在花总的怀里奶声奶气地嘤嘤嘤啊啊我特么真的是噢谢特这是什么原地爆炸迅速升天照亮整片台湾海峡的无敌神仙太子殿下啊😭

呜呜呜为什么黏黏那么可爱啊啊!他明明已经八百岁了啊可还一脸无辜地顶着一副十七岁的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沉鱼落雁出水芙蓉的容貌扛着麻袋乖乖的捡破烂吃白馒头啊!还能用那双肤若凝脂白皙嫩滑娇艳欲滴的手轻松一把旋风冲锋龙卷风式地拧下你的三寸厚的天灵盖啊!用那个弱不禁风花城一只手能轻松包住的软软小奶拳一发捶断几十棵粗壮大树平地掀起一片浓浓尘土啊!但是如果突然遇到了花总并且被强势抱住的话还会瞬间瘫软手足无措害羞脸红眼睛乱瞟思绪无处安放甚至在花总的怀里奶声奶气地嘤嘤嘤啊啊我特么真的是噢谢特这是什么原地爆炸迅速升天照亮整片台湾海峡的无敌神仙太子殿下啊😭

君子皎如猪

其实我有用两种颜色的笔,一种是白色,一中是会闪闪发光的银色,很好看!
p1认为画的最好看(顺便祝贺羡羡喜提c位出道)(依旧不会画莲蓬)(超级丑的莲蓬)
p2实际上黏黏的头画得比花花的大orz,所以从下面往上拍了
p3其实右上原来是有写“景行含光,逢乱必出”的,但是太太太丑了,然后p掉了(谢谢snapseed这个优秀的软件)
p4我把拿笛子的手p掉了orz宛如鸡爪哈哈哈哈
(其实p3p4画得都不好看,但是我也满发了orz)

其实我有用两种颜色的笔,一种是白色,一中是会闪闪发光的银色,很好看!
p1认为画的最好看(顺便祝贺羡羡喜提c位出道)(依旧不会画莲蓬)(超级丑的莲蓬)
p2实际上黏黏的头画得比花花的大orz,所以从下面往上拍了
p3其实右上原来是有写“景行含光,逢乱必出”的,但是太太太丑了,然后p掉了(谢谢snapseed这个优秀的软件)
p4我把拿笛子的手p掉了orz宛如鸡爪哈哈哈哈
(其实p3p4画得都不好看,但是我也满发了orz)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