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谢怜

13.6万浏览    11771参与
BLINK

大噶早!
我好困…好冷啊啊啊!
没有被子盖……

大噶早!
我好困…好冷啊啊啊!
没有被子盖……

羽竹羽竹

【花怜】七夕福利

*一发完
*ooc归我
*短小预警
*迟到的七夕福利,抱歉

         “哥哥,七夕了,要买花花吗?”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红衣男生问道。
        “嗯……要吧。”谢怜实在抗拒不了那个男生看自己的眼神。
        “恭喜你,哥哥,你可以把我带回家了,我就是花花。”红衣男生笑着伸出了手。
       ...

*一发完
*ooc归我
*短小预警
*迟到的七夕福利,抱歉

         “哥哥,七夕了,要买花花吗?”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红衣男生问道。
        “嗯……要吧。”谢怜实在抗拒不了那个男生看自己的眼神。
        “恭喜你,哥哥,你可以把我带回家了,我就是花花。”红衣男生笑着伸出了手。
        “三郎,别闹了,回家吧!”谢怜笑着说道。
        “嗯,回家。”

阿肆
一只谢怜!!!!!!!!!!!...

一只谢怜!!!!!!!!!!!
刚看完天官不久,他好可爱啊!!!!!!!沉迷天官.jpg

一只谢怜!!!!!!!!!!!
刚看完天官不久,他好可爱啊!!!!!!!沉迷天官.jpg

霜降

【花怜】玉兰枝(一)


【古风志怪pa,花妖幼体(少年)怜,剧情狗血预警,年下变年上,一方失忆,HE。】

【算是前缘吧……?】

  春风始至,满目花开。

  那风缓缓吹过整个府中,引得花枝微颤,似是一群格格发笑的少女,在暖风里舒展开来。

  雕花小窗里不知何时斜进一枝玉兰,与温润木色雕出的花形相映成趣,美玉无瑕,如诗似画。玉兰向来是开得最早,此时正待盛放,含羞带怯的孤零零一朵落在枝头,惹人怜爱。

  大抵是眼角余光里多出一抹洁白,谢怜掩了手中书卷,抬眼望去,一片春光。

  那少年抬头的一瞬,触目皆是温柔。他生的眉目如画,一双杏眼总显得湿漉漉,眉头微扬,如同...


【古风志怪pa,花妖幼体(少年)怜,剧情狗血预警,年下变年上,一方失忆,HE。】

【算是前缘吧……?】


  春风始至,满目花开。

  那风缓缓吹过整个府中,引得花枝微颤,似是一群格格发笑的少女,在暖风里舒展开来。

  雕花小窗里不知何时斜进一枝玉兰,与温润木色雕出的花形相映成趣,美玉无瑕,如诗似画。玉兰向来是开得最早,此时正待盛放,含羞带怯的孤零零一朵落在枝头,惹人怜爱。

  大抵是眼角余光里多出一抹洁白,谢怜掩了手中书卷,抬眼望去,一片春光。

  那少年抬头的一瞬,触目皆是温柔。他生的眉目如画,一双杏眼总显得湿漉漉,眉头微扬,如同含着十里春风,眼里映出的,全是轮廓连绵起伏的山野。他抬着下颌,小心翼翼触碰那花枝的模样,倒无端让人想起玉兰了——

  真真是美玉无瑕,舒展也含蓄。

  花城放轻了步子进屋时,看见的,便是这样一派风景。

  他今日着一席红袍,见状快走几步,将那袍子披上谢怜的肩膀,转而轻轻坐在谢怜身旁。

  自这个角度望去,殷红衬得小巧的脸庞更加白皙,青丝略略凌乱的散在袍里袍外,澄澈清新与这绝色两相对比,无端一派旖旎,叫人热血上涌、头脑发热。觉察到花城灼热的视线,谢怜笑着扭过头来。

  他不知怎的有些耳根发热,想来是花城视线太过直白,叫人难以忍耐,红着脸道:“三郎……你回来啦?”

  花城别开目光,略略一笑,抬手帮他理了理耳畔发丝:“嗯,辛苦哥哥等我这么多日。以后不会再离开了。”


  天上地下,三界界限模糊不清,由此引发连年战乱。

  如今想来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生灵涂炭,百姓遭殃,恶鬼堕仙横行之时有一绝横空出世,扫荡河山,手段强硬的平定了三界。

  “绝”——乃是世人对此人的评价。许是帝王、君主于他而言都太过委屈,无可称呼,便取了这样一字,聊表敬意与畏惧。

  绝将他的大殿筑于三界之央,由幻境层层笼罩,其间如同一方玲珑袖珍的河山,一年四季更迭,美丽而安逸。又过了许多年,这大殿空荡荡的牌匾上终于被人写了个潇洒精致的名字——“桃源”。自此,世人方才知道,这绝以此为家,命名为桃源。

  绝化名花城。无人知他从何而来,又为何于乱世中出手,镇压下三界间种种勾心斗角、叛乱征战。

  说是滚滚历史红尘,其实也不过刚百年耳。

  听到这回答,谢怜迷惘半晌,方才明白过来,半是惊诧半是激动的问:“三郎的意思,可是仙界已然平定?”

  仙界是花城最为费心的一处。近来大大小小抗争不断,花城亲自去了一趟,十几日才归回。这期间谢怜每日便如此百无聊赖的坐在桃源,大半时间坐在书室的榻前,看窗外玉兰从含苞待放,到如今绝代风华。

  他并非不想助花城一臂之力。独自空闲时,望着自己无力的手臂,谢怜只能是苦笑——他终究什么都做不到。

  花城轻蔑的哼了一声,似是觉得那仙界不足为惧:“平定这词太过夸张,他们连区区麻烦都算不上。”

  仙督被打得溃不成军,花城归家心切,难免下手重了些。谢怜觉得他这傲然的样子可爱极了,手虚虚握拳抵在唇边,笑了几声。

  “那三郎可真是厉害。”

  听到夸赞,花城猛的将头转了过来。他低下头,一双明目正对上谢怜湿漉漉的双眸,正如一头扎进温柔的春水里,沉溺其间。

  几乎是情不自禁的,花城伸出了手。此时将人揽入怀中是种本能,然而就在那双手搭上单薄少年肩膀的前一秒,他的十指骤然握紧,不动声色的滑落在地上。

  谢怜并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眼里眉间是有点天真懵懂的神情,将花城理智的弦又搭回脑海里。

  他不能。

  心里泛起丝丝苦意,花城勉勉强强挂着笑容站了起来,瞥见案上的书卷,没话找话似的发问:“哥哥今日就打算继续在书室读书吗?”

  这一室书卷乃是为给谢怜解闷而购置的。谢怜如今灵力低微,不得离开桃源,花城便照着他的喜好修建了许许多多良辰美景、亭台楼阁,这书室也是其中之一,也是谢怜最常停留之处。

  不料谢怜却摇头道:“在书室坐久了,总觉得腰酸腿痛的。今日天气很好,我想出去走走。”

  桃源的每一个角落都是对谢怜打开的,甚至不如说,桃源原本便是为谢怜修筑的。花城点头道好,也不问谢怜想去何方,替谢怜推开了门,便乖乖跟在他身后。

  初春的天气略是寒冷,越是往桃源深处走去,越是仙雾缭绕。谢怜哆嗦了一下,感到身后人紧张的替他紧了紧袍子,便道自己没事,别担心。

  抬手拨开层层枝叶,眼前豁然开朗,便是一片密密的花海。如玉的玉兰枝条舒展,相互交错,偶然还有落英飘零,如梦似画,美得不尽真实。缥缈的雾气将人笼罩,谢怜便拨开那白雾向前走去,而愈是走近,愈是感到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在彻底舒展、彻底绽放,心脏被花牵动,安心至极。

  他本便是这万千玉兰枝上的一朵,只不过偶尔闯进了谁的梦,惊鸿一瞥,自此百世沦陷。

  那些纷纷扰扰的战争他都记不清了。却独独记得玉兰染血后,绝从树下醒来,近乎发狂的眼神——好像是找到了千百年前遗失的宝物,失而复得,欣喜若狂,不敢确信这是不是梦。

  谢怜不明白为什么花城对他这样的好。每每他如此发问,花城便郑重其事的回答,混战那日我晕倒在你的树下,是你救了我,我自当涌泉相报。

  每次都是同一个答案。但谢怜总觉得,这并不是真正的理由。一定有什么东西被他遗忘了,虽然他翻遍了自己几十年的记忆,也找不到花城的踪迹。

  他深吸一口气,手心拂上面前的枝条,轻轻摩挲着树枝上每一个粗糙的沟壑,碰触纯净的花瓣。他能感受到花朵的脉搏微微跳动着,顺着他的掌心,一直蔓延到心里。

  而就在谢怜闭上双眼那一刻,他的身躯无声无息的倒了下去,被花城眼疾手快的接在怀里。

  谢怜再也没力气抬眼,因此他也没能看见此刻,花城双眸中悲伤凝聚起团团雾气,喉咙发出一声愤怒至极的嘶吼。

 

  “魂魄散落不全,倘若化身为花,恐怕再难忆起从前。”

  “需养得百年,那时是离是合,只得由天而定。”

  “花城,他被你亲手送上死路,落得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别说这辈子,十世、百世你们也别想再见!”

灵荀儿

『花怜/现代』猫(上,中,下)

谢怜最近捡了一只黑色猫并且把它带了回家,那猫眼睛是红色的。很特别。

那只猫很听谢怜的话,并不会乱跑出去。或者弄坏谢怜家的东西,它看起来乖极了,谢怜很喜欢它。

谢怜叫这只猫叫小花,它眯着眼摇了摇它的尾巴。似是接受了这个名字,然后跳在谢怜腿上窝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谢怜家里最近来了些客人,他将小花抱给他们看。可小花似乎很不愿意,一直在抓人。生生把裴茗抓了几条血口子,谢怜按着小花的头让它给裴茗道歉。小花这是怎么了?谢怜想。

谢怜洗澡的时候愣是感觉有人在盯着他,可是想了想家里除了小花这只猫以外还能够有谁呢?然后这个想法转之冲进了厕所下水道。

他感叹着自己的头发已经过肩了过那么几天应该将它剪短,...

谢怜最近捡了一只黑色猫并且把它带了回家,那猫眼睛是红色的。很特别。

那只猫很听谢怜的话,并不会乱跑出去。或者弄坏谢怜家的东西,它看起来乖极了,谢怜很喜欢它。

谢怜叫这只猫叫小花,它眯着眼摇了摇它的尾巴。似是接受了这个名字,然后跳在谢怜腿上窝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谢怜家里最近来了些客人,他将小花抱给他们看。可小花似乎很不愿意,一直在抓人。生生把裴茗抓了几条血口子,谢怜按着小花的头让它给裴茗道歉。小花这是怎么了?谢怜想。

谢怜洗澡的时候愣是感觉有人在盯着他,可是想了想家里除了小花这只猫以外还能够有谁呢?然后这个想法转之冲进了厕所下水道。

他感叹着自己的头发已经过肩了过那么几天应该将它剪短,他抱着小花出去给它买了个猫项链。现在的小花看起来越来越帅了。春天快来了,也应该给小花做绝育了。

谢怜坐在家里已经打了不知道多少个喷嚏了,他拿纸擦了擦鼻子。小花越长越胖了。可小花不是橘猫啊,谢怜正想是不是要给小花减减肥。

小花第一次发情是窝在谢怜的一堆衣服里面的,当谢怜发现小花不见了的时候只听见他的衣柜里面是小花在叫。

谢怜抱起它揉了揉脑袋,并且给宠物医院打了电话预约明天的绝育手术。

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猫不见了,压在身上的是一个少年模样的长发男人。他泪眼婆娑地看着自己并且抱住他。谢怜只感觉莫名奇妙。那顿时脑内里面窜出无数的想法。断断续续的问着。

“小…花??”

谢怜半迷糊地看了会天花板,心里想着为什么家里的猫突然变成了一个人。还光着身子赖在自己床上不下去。莫不是听到了要给它做绝育才吓的变成人的吗。

虽然小花每天晚上都是窝在谢怜的被子上睡着的,电话响了。是宠物医院那边的。问他什么时候能来。谢怜尴尬地讲了一下自己有事推辞掉了。抱起小花放在椅子上。

可突然想起这小花不是猫了,而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少年。

他去衣柜里面给小花找来了自己的衣服,让他穿上。他发愣的看着自己,猫项圈也依旧套在他的脖子上。那个项圈谢怜买的是能调节的大小的软绳。小花不会摘下来。

小花不会说话,也不会吃饭,也不会自己穿衣服。他就那么呆呆地看着自己。谢怜当是自己的弟弟养着他,家里的猫变成了个人还能怎么办。养呗。

谢怜教会了他怎么发出声喊哥哥,以及其他的名称。小花学的很快,也很聪明。虽然说话依旧断断续续的含糊不清。可总算是能讲出一句完整的话了。

可变成人了却也依旧有些猫的习性,晚上小花却意外的突然对谢怜发情了。虽然谢怜第一次看到小花发情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比较多的想法,可突然抱住他只不住的蹭着谢怜的身子的时候。谢怜只感大事不妙。

为什么我成了一个被压的那个。

谢怜第二天的清晨的醒来的时候看着床上一摊昨天晚上做的事情的痕迹,不禁捂着脸这么想着。

小花还在睡着,谢怜看着他的睡颜不禁摸了摸了他的头。

“算了。”

小花撑过了几天发情期以后又变回了猫,谢怜只是腰疼了好几天。

后来谢怜养了几年小花了,发现小花变成人的规律基本都是在发情期的时候变过来。

剩下部分走链接,含车。https://shimo.im/docs/LzS8K7iUIS0lBdpv

城主sama

花怜的枕边故事 ‖ 冥王星x卡戎


    夜幕被星河点缀,轻风吹动暗色流云,繁星点点若隐若现。竹味蹀躞过枝干,绿叶伶俜在夜间。谢怜望着窗外,弯月藏匿于种种铺垫之后,照亮了光影婆娑,点明了竹影翩跹。

     “哥哥,在想什么?”花城撑着头,看着若有所思的谢怜问道。谢怜摆摆手,目光投向花城,笑着摇头答道:“三郎,若是哥哥与三郎,如牛郎织女一般,一年只见得一次,会何如?”

    花城轻笑一声,向谢怜走去,低身便将谢怜横抱起。谢怜也不反抗,笑搂人脖颈处。花城弯腰将怀里的谢怜轻轻放于榻上,自己枕于人身边,手撑头侧身撩拨着谢怜的柔软...


    夜幕被星河点缀,轻风吹动暗色流云,繁星点点若隐若现。竹味蹀躞过枝干,绿叶伶俜在夜间。谢怜望着窗外,弯月藏匿于种种铺垫之后,照亮了光影婆娑,点明了竹影翩跹。

     “哥哥,在想什么?”花城撑着头,看着若有所思的谢怜问道。谢怜摆摆手,目光投向花城,笑着摇头答道:“三郎,若是哥哥与三郎,如牛郎织女一般,一年只见得一次,会何如?”

    花城轻笑一声,向谢怜走去,低身便将谢怜横抱起。谢怜也不反抗,笑搂人脖颈处。花城弯腰将怀里的谢怜轻轻放于榻上,自己枕于人身边,手撑头侧身撩拨着谢怜的柔软的发丝。

    “哥哥不妨听听关于星星的另一个故事。”谢怜洗耳恭听,花城悠然开口,娓娓道来。

     “冥王星是太阳系中离太阳最遥远的星星,那是一片连光明也无法触及的黑暗角落。”闻此,谢怜轻皱起好看的眉眼,似是心疼这颗星的伶俜。花城见身下人愁容,伸手抚上谢怜额头,指尖轻轻绕眉头转动,谢怜轻皱的眉头放松舒展。花城指尖顺谢怜的眼睫滑落,轻抚人眼睑,道:“但他并不孤独。”

     “为何?”谢怜微惊叹。

     “一颗名叫卡戎的矮行星一直陪伴着它。”谢怜闻声抬眸望着花城,眸色些许期待,些许冁然。花城俯身,凑到谢怜耳廓旁,一字一句附着些许热气念于谢怜:“自宇宙之始,至生命终点。”

    “三郎....”谢怜开口,耳廓微烫,脸颊稍红,却不知想说什么,只轻唤了声眼前人的名字。花城目光对上谢怜微慌乱的眼神。字里行间深情表露,郑重认真道:

    “哥哥,即使你现在身处黑暗,也要相信,冥王星有他的卡戎,而你身边有一个我。”






-
烂尾了烂尾了烂尾了。迟到的七夕快乐(?)
这个写的有点bug的感觉!!先赶个七夕,后期修改w

狐颜HY

一天没看小说,颓废,贺图都没画完😭😭😭😭

一天没看小说,颓废,贺图都没画完😭😭😭😭

里川

告白(上)

私设,略ooc

是和专花的联戏!下篇花花视角!

怜怜视角-------------------------

月光洒满院落,夜风飒飒扫过落叶,荡起浅浅一层尘土,吹起几缕发丝触得我脸颊发痒,于是抬手将其别在耳后。又闻三郎提及那位金枝玉叶的贵人,心下竟莫名烦躁,不禁蹙眉。忽而听他道:

“哥哥可愿,陪我练习一下如何同他表白?”

他为何语气这般小心翼翼,是怕我不允么?心生无奈,又拾起温和笑意,道:

“能帮到三郎,真是再好不过了”

其实连我自己也不知,这番话究竟是不是真心实意,只是我好像从未拒绝过他什么……也不愿拒绝他什么....

“好……”

他应了一声,又低下了头,好似在斟酌,也是,对...

私设,略ooc

是和专花的联戏!下篇花花视角!



怜怜视角-------------------------

月光洒满院落,夜风飒飒扫过落叶,荡起浅浅一层尘土,吹起几缕发丝触得我脸颊发痒,于是抬手将其别在耳后。又闻三郎提及那位金枝玉叶的贵人,心下竟莫名烦躁,不禁蹙眉。忽而听他道:

“哥哥可愿,陪我练习一下如何同他表白?”

他为何语气这般小心翼翼,是怕我不允么?心生无奈,又拾起温和笑意,道:

“能帮到三郎,真是再好不过了”

其实连我自己也不知,这番话究竟是不是真心实意,只是我好像从未拒绝过他什么……也不愿拒绝他什么....

“好……”

他应了一声,又低下了头,好似在斟酌,也是,对心上人告白,确是要好好斟酌酝酿一番才好开口的。

“这是我千百年来第一次这么认真,这么迫切的想要你知道一些事情。或许会有些突然…你可愿听我慢慢道来?”

他顿了顿,便开始了不紧不慢地说着。字字入耳皆犹犹沉寂夜色般好听,仿佛无尽深渊今人深陷其中不可复出。

“嗯,你且说……”

我只淡淡应一句,只见月光倾洒于他发顶,银光晃眼,有若神祗。

“我心悦一人。他是此间心性最善之人,是最无暇如美玉之人也是最傻最让人怜惜之人。我等了他上千百年……”

他看向我,眸中星辉熠熠,目光温柔坚定,溢出的爱意让人忍不住沉浸,沦陷。

“现在,我等到了”

忽的心底发烫,想起他这是透过我在看别人,他看的,是那位贵人,我便再不忍与他对视,堪堪移开了目光,看向了地上随风摇曳的斑驳树影。三郎啊三郎,这副神情,可千万别再对其他人呈现了,若是让寻常女子瞧见了,岂不是要误了人家终生吗?

“是吗,那么,他是谁呢?”
那位贵人,究竟,何许人也,真是……好生福气啊……

“那人啊,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我……”

我呆滞了,恍惚间,差点忘记这是在练习表白……这些话,都是他对那位贵人说的啊……垂眸痴痴的笑了一声,突然有些自嘲,我在期待什么……遂整理好情绪。答道:

“是吗,那我何其幸运啊……”

“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才是,殿下....”

他脱口而出的称呼宛若冰水泼在我身上那般,不由得一个激灵,整个人都止不住的轻颤了起来。。

“殿,殿下,夜深了,外边冷。找个地方先坐下喝点茶如何”
他又急忙说道。

原来是结束了……我吁出一口浊气,这种感觉真的不太好,像千万只蚂蚁在噬咬。

“好……”





星河百川

随便乱画
p2是毛哥的怜啾设定,可爱极了忍不住再画画 @毛毛浮绿水

随便乱画
p2是毛哥的怜啾设定,可爱极了忍不住再画画 @毛毛浮绿水

软了一个苏

【天官赐福】大婚(三)

[花怜]
*大婚paro
前两章传送门请戳这里
花怜(二)
花怜(一)
突然发现日更和写文更配呀
(努力日更的我)
想看后续的话...可以关注我嘛?QAQ

———————————————————

“对了,婚礼地址大家有主意吗?”谢怜问道。
  裴茗说“这还用问吗,太子殿下三次飞升都是上天庭的神官,肯定要在上天庭办”。
 
  风信和慕情听了脸色不太好,便说“殿下是仙乐国太子,生在仙乐,那婚礼自然也是要在仙乐国办。”
 
  引玉不知是何时进到了通灵阵内,也插进来说“那你们有考虑过鬼王大人吗,凭什么光依着太子殿下,我还想在鬼市办呢”
 
  众...

[花怜]
*大婚paro
前两章传送门请戳这里
花怜(二)
花怜(一)
突然发现日更和写文更配呀
(努力日更的我)
想看后续的话...可以关注我嘛?QAQ

———————————————————

“对了,婚礼地址大家有主意吗?”谢怜问道。
  裴茗说“这还用问吗,太子殿下三次飞升都是上天庭的神官,肯定要在上天庭办”。
 
  风信和慕情听了脸色不太好,便说“殿下是仙乐国太子,生在仙乐,那婚礼自然也是要在仙乐国办。”
 
  引玉不知是何时进到了通灵阵内,也插进来说“那你们有考虑过鬼王大人吗,凭什么光依着太子殿下,我还想在鬼市办呢”
 
  众人渐渐开始争执起来,有人反驳引玉道“那你怎么不说在铜炉山呢! 那可是血雨探花成绝的地方啊!”

  “在上天庭!”“在鬼市!!”“在仙乐国!”“在铜炉山!!”“在与君山!!!”
  半月见状,弱弱的说“其实在半月国也挺好的...”
  眼看着就快要吵起来了,谢怜开口道“那个,不用这么麻烦的,在菩荠观也不是不可....”
   “闭嘴! !”
话还没说完,便被众人出奇一致的打断了。

  “............”好吧我不说了。
 
  “太子殿下,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现在才说。”
  国师的声音从通灵阵传来,接着他又说“你们这些小兔崽子都别吵吵了,殿下婚礼就设在太苍山! ”
 
  谢怜听到后不禁捏了眉心捏,心道“怎么连国师也来了...”
 
  最后在国师的一再坚持(威胁)下,婚礼的地址选在了太苍山,时间定在了五天后,根据民间的习俗,新娘子跟新郎在成亲前是不能见面的。
  于是众神官顶着花城几乎要吃人的表情,把谢怜关在了仙京的仙乐殿中。

虽然谢怜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自己一定是新娘子,但是转念一想,不管怎么着都是和三郎成亲,就没什么意见了,毕竟自己也已经对女装免疫了。

  这五天谢怜可谓是度日如年,本来是想适应一下花城不在身边的日子,可是到了第二天谢怜就受不了了,整个人待在太子殿就像失了魂一样,可是没有人能看到。
 
  五天后慕情打开了殿门,明显被坐在门口只剩下一口气的谢怜吓到了。
  “殿下,太子殿下你怎么了?! !”
  谢怜望了一眼门口的慕情,呢喃道“终于...终于到了吗,三郎,这婚成的...真的是,遭罪啊”
  过了片刻,慕情帮谢怜梳洗束发完后,扔下一个锦盒便匆匆离开了。
 
  谢怜望了望那个锦盒,看包装就知道不是凡品,在看了看自己身上万年不变洗褪色的白色道服,心知这便是婚服了,换上后意外的发现,这并不是女装,而且还十分的合身。
  换好后谢怜无意间瞥了一眼锦盒,里面不仅还有一个红盖头,还发现了在盒子的角落里静静的躺着一对红珊瑚耳饰。
  谢怜拿起来仔细端详,发现一颗是花城发尾发饰的,一颗是送给郎英的,虽然自铜炉山一战后就都拿到了,但是用在今天真是...

  “三郎你,真的是有心了”谢怜淡淡的笑了。默默的带上了耳饰,盖上了红盖头。

 
 

鹊_花怜七夕

“鹊”—花怜七夕产粮活动总结

今天的活动到这里就圆满结束啦,感谢各位老师的支持,以及来自越南的小姐姐的合作(指路微博@Yionyi,超可爱的太太,快去勾搭呀w)。奉上爆满的粮仓,火龙果们请查收w


原著:墨香铜臭《天官赐福》

cp:花城x谢怜

活动时间:8月17日0:00-23:00


粮仓时间表:


【0:00】 @褲鍋鍋  

【1:00】 @姝弥荼溦  《春风得意》

【2:00】 @顾念殊  

【3:00】 @临十七  《巧夕共君度》

【4:00】 @酥丸sama...

今天的活动到这里就圆满结束啦,感谢各位老师的支持,以及来自越南的小姐姐的合作(指路微博@Yionyi,超可爱的太太,快去勾搭呀w)。奉上爆满的粮仓,火龙果们请查收w


原著:墨香铜臭《天官赐福》

cp:花城x谢怜

活动时间:8月17日0:00-23:00


粮仓时间表:


【0:00】 @褲鍋鍋  

【1:00】 @姝弥荼溦  《春风得意》

【2:00】 @顾念殊  

【3:00】 @临十七  《巧夕共君度》

【4:00】 @酥丸sama  

【5:00】 @JIUNIAN_玖年⚠️  《鹊桥仙》

【6:00】 @薏结  手作

【7:00】 @勒饰曰珂  《乡间小令》

【8:00】 @😍花城花呗  

【9:00】 @风间清瞳  《人间烟火》

【10:00】 @-魏无羡最讨厌吃的萝北  

【11:00】 @帅炸苍穹一枝fa  手写

【12:00】 @乌索Yu  

【13:00】 @甜酒  《花怜七夕贺文》

【14:00】 @不才桑  

【15:00】 @画漫画很累   

【16:00】 @初风游一   

【17:00】 @渊谷  

【18:00】 @嗜肉兔爱丽丝  

【19:00】 @阿歧  《朝暮》

【20:00】 @冬眠的耳钉   《SilverCross》

【21:00】 @staRember   

【22:00】 @查理   《红珠戏道惹人怜》

【23:00】 @月下花影惹人怜_   《纸船》


小彩蛋:

【5:20】 @灯花鹿   《箜篌》

【14:13】Yionyi  微博链接


策划: @安哲尔  @JIUNIAN_玖年⚠️ 

协作: @清风拂故人面 


金风玉露一相逢,

——便胜却、人间无数。



-Faith-

掐着点画完
七夕快乐fa
(我真的不知道今天是七夕啊啊)

掐着点画完
七夕快乐fa
(我真的不知道今天是七夕啊啊)

变化之征
七夕花怜衍生发冠,赶在最后一分...

七夕花怜衍生发冠,赶在最后一分钟弄出来_(┐「ε:)_图都没p。

大概意境是七夕节里灯火辉煌的鬼市,一盏盏祈福灯冉冉升起。

用料:铜配/铁配,琉璃水滴 白蝶贝弯月,粉蝶贝蝴蝶,星空树脂戒面,猫眼石/红爆花晶。

因为不怎么像,就不抽奖也不说什么开授权了……本来想做更黑黢黢的鬼市😂

七夕花怜衍生发冠,赶在最后一分钟弄出来_(┐「ε:)_图都没p。

大概意境是七夕节里灯火辉煌的鬼市,一盏盏祈福灯冉冉升起。

用料:铜配/铁配,琉璃水滴 白蝶贝弯月,粉蝶贝蝴蝶,星空树脂戒面,猫眼石/红爆花晶。

因为不怎么像,就不抽奖也不说什么开授权了……本来想做更黑黢黢的鬼市😂

花城的幺蛾子

【花怜七夕贺文】

来迟了,可能花花跟怜怜都睡戳了,还是坚持不懈的来一波~

……

花怜七夕贺文

温柔花×害羞怜(咳咳咳医生怜)

七夕。

谢怜的桌子上多了一束满天星。

他做完手术之后带着满身疲惫坐在椅子上按着发涨的眉心,抬头便看见了那一簇花,安安静静的立在那里。

愣怔片刻,他突然站起来往门外跑,似是在寻找什么,慌张的望了许久,门外却只有来来往往的病人和忙碌的护士,略显失望的坐回去,正准备打个电话,身后却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

“哥哥是在找我吗,嗯?”

谢怜像是被吓了一跳一样猛的转身,看见了站在一旁的花城,望着他,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

“你什么时候来的呀?呼,忙晕了都没看见。”

谢怜勾...

来迟了,可能花花跟怜怜都睡戳了,还是坚持不懈的来一波~

……

花怜七夕贺文

温柔花×害羞怜(咳咳咳医生怜)

七夕。

谢怜的桌子上多了一束满天星。

他做完手术之后带着满身疲惫坐在椅子上按着发涨的眉心,抬头便看见了那一簇花,安安静静的立在那里。

愣怔片刻,他突然站起来往门外跑,似是在寻找什么,慌张的望了许久,门外却只有来来往往的病人和忙碌的护士,略显失望的坐回去,正准备打个电话,身后却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

“哥哥是在找我吗,嗯?”

谢怜像是被吓了一跳一样猛的转身,看见了站在一旁的花城,望着他,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

“你什么时候来的呀?呼,忙晕了都没看见。”

谢怜勾起嘴角温温柔柔的问,那双眼睛直直看着花城,闪着细细碎碎的光,像要把眼前这个人吸进去一样,花城呼吸一滞,抬起谢怜的下巴,轻轻浅浅的在嘴角落下稀碎的吻,谢怜涨红了脸,把双手伸到花城背后紧紧的拥住了他。

“哥哥,七夕快乐。”花城碰了一下谢怜的额头,语气温柔的谢怜都愣了大半天,花城只是笑着看着他。

“七...七夕快乐。”

“哥哥准备怎么庆祝庆祝呢?”

“嗯...我给你做饭吧。”

花城的笑变得有些无奈,但却依然温温柔柔的摸着谢怜的头。

“哥哥说了算,都听哥哥的。”

琉

【花怜】哥哥,你这么可爱真的不好

太子殿下什么的最可爱了
@白竹° 这个梗我喜欢
对不起,我还是写不了花怜车,有罪恶感啊(*/∇\*)

师青玄觉得,他今天做的事情,可以帮明兄,不对,贺兄迄今为止欠血雨探花的钱都还了,但是之后可能就还要努力了。
作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风师娘娘,呸,风师,不仅会变女装,还可以帮别人变女装,还有其他不可描述的东西哦~
太子殿下,真的太适合了!

等花城在鬼事处理好事情之后,立刻返回菩芥观,真是麻烦,本来今天跟哥哥说好练字的。
花城推开菩芥观的门,进入内室,却发现谢怜并不在房间里,桌上也没有写过字的痕迹,花城有些着急了,已经很晚了,哥哥不可能不在菩芥观里。他在房间内喊
“哥哥?在吗?”
话音刚落,花城就看...

太子殿下什么的最可爱了
@白竹° 这个梗我喜欢
对不起,我还是写不了花怜车,有罪恶感啊(*/∇\*)

师青玄觉得,他今天做的事情,可以帮明兄,不对,贺兄迄今为止欠血雨探花的钱都还了,但是之后可能就还要努力了。
作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风师娘娘,呸,风师,不仅会变女装,还可以帮别人变女装,还有其他不可描述的东西哦~
太子殿下,真的太适合了!

等花城在鬼事处理好事情之后,立刻返回菩芥观,真是麻烦,本来今天跟哥哥说好练字的。
花城推开菩芥观的门,进入内室,却发现谢怜并不在房间里,桌上也没有写过字的痕迹,花城有些着急了,已经很晚了,哥哥不可能不在菩芥观里。他在房间内喊
“哥哥?在吗?”
话音刚落,花城就看见床上的一团被子在蠕动,一个糯糯地声音从被子中传来
“三郎,我在这。”
花城立刻冲上去 将被子翻开,只见到一个缩小的谢怜将自己裹成一团。若邪只是松松地缠绕在谢怜的右手。一身白衣,有一下年头却更显得孩子娇小。长发散披在身上,加上那甜甜地软软的声调,花城感觉这,是幻觉吧?
“殿,殿下,这,这是怎么回事?”
花城坐到床边,想抱抱谢怜,但是他觉得自己平时已经很犯规了,这次不能“趁人之危”!
谢怜用那不到五岁的身子晃晃悠悠地走到花城面前,坐到花城怀里,问“三郎是不是想抱抱我?”
“……是”
“哈哈,那就抱吧!”谢怜用自己的小手一点一点抓住花城的大手,放到自己的小肚子上,然后抬头冲着花城单纯地笑了。
花城看到小时候的谢怜这么可爱很开心,自己终于见到哥哥小时候的一面。
之后 谢怜一边玩着花城的手,小脑袋靠在花城的胸膛晃来晃去,奶声奶气地将师青玄怎么把自己“不小心”变成孩子的事情讲完。
花城感觉,自己的腰间有什么在抖动,一看,原来是厄命。他狠狠地拍了一下厄命 训斥道“怎么,看到这么可爱的殿下开始激动了?”
谢怜笑了笑,伸出小短手将厄命抱在怀里,边说“三郎自己说漏嘴啦!”
花城主表示,自己开始嫉妒厄命了。
而且,他想,师青玄做了这样的事,要不要,不让黑水还钱了?算了吧,看在哥哥的面子上,不用还了。
谢怜看见花城在思考,也没有打扰,揉了揉眼睛,心想:孩子的身子果真犯困的早啊。
他看到花城的视线重新回到他身上,将厄命递给他,说“三郎我们睡觉吧,很晚了。”
花城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融化了,为什么不能再早一点遇见哥哥呢?
“好,那哥哥先睡吧,三郎去洗澡。”
说完,花城起身把谢怜抱到床上,盖好被子便去洗澡了。
等花城出来,谢怜好像已经睡熟了,花城悄悄地熄灭了蜡烛,小心拉开被子,躺在小小的殿下身边,柔柔地说了一句“我的小殿下,晚安。”
谢怜好像没有睡沉,听到后迷迷糊糊地将小手搭上花城的脸,小声说“三郎晚安,我爱你。”

哥哥,你真的要了我的命。

花城觉得,得逼自己赶紧睡觉,不然。







感觉变小的太子殿下真的超可爱!

黑刀阎王

[花怜七夕贺文]家有仙妻(上)

#成精怜×幼崽花#

#发发娘给自己孩子拐了个童养媳#

#七夕节快乐#

#私设连天#

#ooc ooc ooc#

—— 正 —— 文 ——

  红红儿是个自小没爹的小可怜,遭人嫌弃无处可去,只好可怜兮兮的睡在破旧的庙里,靠着一丁点贡品活着,艰难的活到了八岁。
  
  
  
  
  大抵是时来运转,他那个“离世多年”的母亲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连夜把他带走了。
  
  
  
  
  红红儿的娘亲不是汉人,据说是从南疆来的,同他爹认识不久就有了红红儿,结果发现他爹根本就没有认他的意思,人纯粹就是觉得是和一个异族女子的一夜风流罢了。
  
  
  
  
  红红儿他娘心高气傲的很,当天就回了南...

#成精怜×幼崽花#

#发发娘给自己孩子拐了个童养媳#

#七夕节快乐#

#私设连天#

#ooc ooc ooc#

—— 正 —— 文 ——

  红红儿是个自小没爹的小可怜,遭人嫌弃无处可去,只好可怜兮兮的睡在破旧的庙里,靠着一丁点贡品活着,艰难的活到了八岁。
  
  
  
  
  大抵是时来运转,他那个“离世多年”的母亲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连夜把他带走了。
  
  
  
  
  红红儿的娘亲不是汉人,据说是从南疆来的,同他爹认识不久就有了红红儿,结果发现他爹根本就没有认他的意思,人纯粹就是觉得是和一个异族女子的一夜风流罢了。
  
  
  
  
  红红儿他娘心高气傲的很,当天就回了南疆,红红儿就留在了他爹这里,可惜他三岁的时候他爹就没了,这下好了,没人养他,干脆就饥一顿饱一顿的流浪街头。
  
  
  
  
  花了几天时间,红红儿被异族的娘亲带到了一处林子,林子里还有一间屋子,是红红儿他娘的家。
  
  
  
  
  当初她私自离开南疆是犯了戒,回去就要受罚,这才把红红儿留下,没想到有路过的朋友托话给她,说是见她儿子过的不好,她这才把红红儿带回来。
  
  
  
  
  打那时候起,红红儿就跟着他娘过日子。
  
  
  
  
  这处林子叫过路林,处于进入南疆的必经之路的路口上,平日里极少见到生人,偶有几个人也路过也不是会与人交流的样子,红红儿一个人实在很是寂寞。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靠着林子自然是吃林子,林子里生着不少野菜野果,又有野生的山鸡野兔,运气好的话可以捡到几个鸟蛋改善伙食。
  
  
  
  
  红红儿离了皇城,一日日的好起来,红红儿的娘亲却一天比一天脆弱了,等到红红儿的十岁生日,他娘总算是把他叫到床边。
  
  
  
  
  “我活不久了,你也不必伤心,我自找的。”美人倚在床头,若非她面有病容,唇无血色,手腕瘦的青筋毕露,还会把她当成南疆的第一美人。
  
  
  
  
  红红儿难过的咬着嘴,雾气蒙在眸子里,他这两年过的好极了,这都是他娘带给他的,而今母亲病重他却无能为力。
  
  
  
  
  
  “娘亲,有没有,办法?”红红儿少见外人,母亲也不是个活泼开朗的性子,他说话还有些磕磕巴巴,美人扯了一下被子,“大限将至,人力已尽,万事皆看天意。”
  
  
  
  
  红红儿似乎明白了什么,忍着眼泪点头应是。
  
  
  
  
  把山上捡来的鸟蛋蒸成蛋羹,一口一口的喂她吃,等她吃完后固执的的守在她的床边。
  
  
  
  
  命不久矣的美人娘亲从床头的梳妆匣里摸出一颗鲜红的珊瑚玉珠交给红红儿,“这个是信物。”
  
  
  
  
  “信物?”红红儿有些迷茫,这样珍贵的东西他很少见到。
  
  
  
  
  美人娘亲点点头,喝口水,说起了一件陈年往事。
  
  
  
  
  很多年前,美人娘亲还是一个天真的小姑娘,小姑娘天天待在南疆的山寨里,觉得很是无聊,她性格有点孤傲倔强,趁着无人注意到她,就偷偷跑了出去,然后遇见了一个模样秀美的小美人。
  
  
  
  
  小姑娘好奇,就问她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小美人瘪瘪嘴,说是她今天过生日,和朋友出来玩,结果没找到人,到把自己弄迷路了。
  
  
  
  
  小姑娘觉得这个人可能在说谎,这方圆百里地只有他们这一个山寨,山寨的小孩子她都认识,她又没有大人,怎么可能走这么远?
  
  
  
  
  小美人听了,有点生气,她很耿直的说自己才不是小孩子,而且百里地一点也不远。
  
  
  
  
  小姑娘不信,问她你多大了,小美人掰着手指说自己马上就满八百岁了,小姑娘哈哈大笑,就与小美人说她其实一千八百岁了,孩子也都快有八百岁了。
  
  
  
  
  小美人很是吃惊,还同人行了个礼,口中还道后辈见过前辈,请前辈指引她方向,小姑娘装模作样的说你要去的地方我知道,我可以送你去,你要怎么报答我呢?
  
  
  
  
  小美人绞尽脑汁也想不到,她虽有近八百岁,但化人形不过几年时光,和个几岁的孩子没差别,只好说任由前辈安排,小姑娘顺着她看过的话本走,这样,不如让我家孩子与你做个良人?
  
  
  
  
  但见小美人皱眉思索半晌,摘下右耳的红珊瑚耳坠,道,我辈中人绝不背信弃义,我既受前辈恩泽,愿与前辈子女结缘,但凭此物为信证。
  
  
  
  
  小姑娘很自然的接过信物,便觉这戏演完了,也就指着远处的前头说,就是那座山了,不过很远,你不如去我家住一晚,我请爹娘送你去?
  
  
  
  
  谁知道小美人直接抱起小姑娘就飞上云头,眨眼间便赶到了小姑娘指的山头,小美人左右看看,见到了朋友留下的信物,便很是感激这位前辈,于是问过地方之后就把小姑娘送回了山寨。她好奇心重就问,前辈为何说远?我们修行之人自有玄通之术,百里地亦眨眼。
  
  
  
  
  发觉不对头的小姑娘转转眼珠,敷衍般的哄骗她,说自己受伤很重,被寨子里的人救下,法力不济。小美人也不知道太多,她道谢后就离开了。
  
  
  
  
  光阴过迁,小姑娘成了大姑娘,她去过那个山头很多次都不曾见到那个小美人,红珊瑚珠被放到了梳妆匣底不见天日,等到她离开南疆就更是记不起来了。
  
  
  
  
  被赶出山寨,她的知心好友把她的东西偷偷带来,这珠子就又重见天日,而今到了红红儿的手中。她觉得那个小美人是个说话算数的人,应该会来找她,这样,好过红红儿无人可托付。
  
  
  
  
  “这是你的婚约信物,拿好它,你的妻子会来找你的。”
  
  
  
  
  
  红红儿接过珠子,痛哭一场后,把他娘埋在过路林的一处幽静之地,安心的在这里住了下来。
  
  

  
  
  只不过,他娘没想到的是,来的人可能跟她想的不太一样。
  
  

  
  
  半年后,十一岁的花城——他娘临终前给他起了名字——在自家门口看到了一个人,他身形纤细,穿着白衣,背着一个斗笠,腰间挂着一把剑,模样秀美且气质不凡。
  
  
  
  
  这位客人开口第一句话,就吓得花城掉了手里的刀。
  
  
  
  
  “你就是……我的,咳,婚约者吗?”

-DDDDDDriver-

《本能》花怜现代师生abo发情期play板车

1.七夕快乐,继续为花怜哭泣
2.就那种恶俗发情期play皇文,满足我对谢黏黏的妄想
3.懒猪突然写文,那么肯定没有质量,猝死一晚火急火燎搞完的
4.我还是不会在手机上搞超链接,所以评论见链接
5没写完,明天有小花变态暗恋史。(稍微有点变态)

1.七夕快乐,继续为花怜哭泣
2.就那种恶俗发情期play皇文,满足我对谢黏黏的妄想
3.懒猪突然写文,那么肯定没有质量,猝死一晚火急火燎搞完的
4.我还是不会在手机上搞超链接,所以评论见链接
5没写完,明天有小花变态暗恋史。(稍微有点变态)

涼玖
七夕快乐!快马加鞭,终于赶上了...

七夕快乐!
快马加鞭,终于赶上了七夕的小尾巴٩(˃̶͈̀௰˂̶͈́)و

七夕快乐!
快马加鞭,终于赶上了七夕的小尾巴٩(˃̶͈̀௰˂̶͈́)و

冰琼

【花怜】《红衣玩偶》第七章

虽然谢怜前一天非常疲惫,但第二天还是遵循体内的生物钟,在闹钟响的前一秒就自发睁开了眼睛。他伸了个迷迷糊糊的懒腰,对花城道了句“早上好”后便恋恋不舍地离开被子去洗漱。

谢怜的早上非常简单,洗漱后坐在桌子边等酒店到早点时间送餐上门就行。等待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足够他把今天要演的部分再过几遍,但谢怜和剧本兄已经相处得非常融洽,索性就拿出手机安安静静地做个低头族刷起微博来。

众所周知,谢怜是个当红明星——“当红”,但不够稳定。不够稳定的意思是由于他的演艺经历不长,作品太少,所以粉丝看着挺多,但就跟露天放置的牛排一样,有保质期且很不稳定。运气好,今天气候凉爽而干燥,牛排能放一天两天;运气不好,下...

虽然谢怜前一天非常疲惫,但第二天还是遵循体内的生物钟,在闹钟响的前一秒就自发睁开了眼睛。他伸了个迷迷糊糊的懒腰,对花城道了句“早上好”后便恋恋不舍地离开被子去洗漱。

谢怜的早上非常简单,洗漱后坐在桌子边等酒店到早点时间送餐上门就行。等待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足够他把今天要演的部分再过几遍,但谢怜和剧本兄已经相处得非常融洽,索性就拿出手机安安静静地做个低头族刷起微博来。

众所周知,谢怜是个当红明星——“当红”,但不够稳定。不够稳定的意思是由于他的演艺经历不长,作品太少,所以粉丝看着挺多,但就跟露天放置的牛排一样,有保质期且很不稳定。运气好,今天气候凉爽而干燥,牛排能放一天两天;运气不好,下点小雨空气潮湿,一会儿就馊了——就像他的粉丝们,大多数只是因为什么鸡毛蒜皮而来看个热闹舔个颜,不定什么时候就爬墙了。

说起来,明星这条职业路可谓四通八达,你可以演戏、可以唱歌、可以跳舞,只要出了名都能用明星二字概括身份——但归于一点,无论做什么,都要保持一颗老和尚的心态。要做一个好的明星,必须先做一个好的和尚,无论看到满屏“么么哒”还是满屏“去死吧”,都必须得跟看见“你吃了吗”一样心如止水。

就像现在,即使大早上看到同一个ID刷了一脸的“谢怜你去死吧”,附带一堆拖家带口的肮脏谩骂,谢怜顶着花城关心的目光,依然只是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面无表情地往下刷,眼睫毛都没忽闪一下,就当它是个屁。可见谢怜是个优秀的和尚。

这个ID可能是个忠实黑,谢怜觉得有点似曾相识——之所以不怀疑是熟人,是因为谢怜想不起自己认识过如此有泼妇骂街风格的人。

没等低头族谢怜把手机捂热乎,送餐的服务员就上门了。谢怜吃过早餐,就背上装着花城的背包去隔壁房间叫上风信慕情赶往片场。

到了片场,导演和工作人员早已恭候多时。因为故事开篇是校园生活,地点也理所当然选在学校里,所以布景非常简单,人员到位了就可以开拍。

“早上好啊,云花剑。”师青玄在进化妆间的路上抽空向谢怜打了个招呼。谢怜回以一个微笑。云花剑是谢怜演的角色名——知道的以为是男主的名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江湖失传已久的剑谱名。虽然这个名字和现代都市画风明显格格不入,不过以编剧那常人无法理解的的浪漫情怀,没叫慕容云海就已经烧高香了。

 名字活像穿越过来的云花剑,是A大的大一新生。第一幕便是谢怜所演的云花剑与师青玄所演的冯时在大一新生自我介绍时第一次相见。冯时的剧中设定是一个相貌平平的清纯女孩——虽然演员颜值太高,相貌平平的设定实在难以代入,全靠观众发挥想象力来假装这人外貌普通。冯时性格害羞内向,让她上讲台自我介绍简直难如登天,本来就声音小得像蚊子哼哼,又因为太紧张而结结巴巴,自己名字都说不顺溜,导致她刚进校园就被台下跷着二郎腿、一副”我爸是李刚“拽样的云花剑嗤笑了一句”白痴“。

帅气小哥哥这么说别人,我们管他叫霸道总裁;换个颜值不高的我们才能不受脸的蒙蔽,公平评价一句没素质。然而云花剑的脸实在太帅,帅到他的目中无人也能作为一种个性吸引到智商还不足以上大学的一大波妹子。于是在这个看人看脸的无情社会,此人不仅开学第一天就摇身一变成了公认的校草,连带一群跟风狗也毫无立场地排挤冯时,一呼百应地觉得她白痴。

谢怜和师青玄演技很到位,基本是一条过。今天拍的戏比较少,第一天要留给演员充足的时间熟悉搭档、找感觉。而谢怜和师青玄本就对彼此的演技很认可,再加上师青玄为人热情、不拘小节,俩人很快就混熟了。于是,开拍第一天就在女主角莫名其妙的被排挤中愉快地结束了。

(未完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