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谢怜

16.2万浏览    12513参与
一寸青瓷

【花怜/权引】长夜未央『抗战paro』13


双更第二更!

高亮→真实虐师兄……不,这远远不够虐!

人物是墨香的,ooc是我的。

——

引玉得了几口水和好几个附带的吻,睫毛抖动了几下。

“师兄你还好吗!”权一真大喜,抓着引玉的手大声喊道。

“一真……你亲我干什么……这可成何体统啊?”引玉半睁着眼看他,然而刹那间他的眼猝然睁大,又僵硬地转了下去,落在胸前一颗新鲜的、汩汩流淌鲜血的弹孔上。

权一真大惊失色,两条胳膊立刻把引玉的身体一圈,压着引玉的伤大声哭了起来:“师兄,师兄!”

“又哭……”引玉见他这副模样哭笑不得,费力地抬抬手帮他擦去眼泪,“我还没死呢,你快别气我了……当心——!”

权一真抱起引玉不知不觉间单薄了几乎一半的...


双更第二更!

高亮→真实虐师兄……不,这远远不够虐!

人物是墨香的,ooc是我的。

——

引玉得了几口水和好几个附带的吻,睫毛抖动了几下。

“师兄你还好吗!”权一真大喜,抓着引玉的手大声喊道。

“一真……你亲我干什么……这可成何体统啊?”引玉半睁着眼看他,然而刹那间他的眼猝然睁大,又僵硬地转了下去,落在胸前一颗新鲜的、汩汩流淌鲜血的弹孔上。

权一真大惊失色,两条胳膊立刻把引玉的身体一圈,压着引玉的伤大声哭了起来:“师兄,师兄!”

“又哭……”引玉见他这副模样哭笑不得,费力地抬抬手帮他擦去眼泪,“我还没死呢,你快别气我了……当心——!”

权一真抱起引玉不知不觉间单薄了几乎一半的身子,就地滚过一圈躲开刚刚开枪的敌人刺来的刺刀,在战友的掩护下冲进战地医院。

“你快别说话了……我告诉你我为什么亲你……因为我……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啊师兄!你不能出事,我这就回去……回去把那个鬼子宰了!你听我说,你不能死……”

“我相信你……去吧……小心……”引玉靠着权一真的胸膛目光黯淡,但这双几乎不剩生机的眼里满满的都是他,“我也……”

医生护士从权一真手中接过引玉,匆匆把人送进手术室,那句说了一半的话散落在了仅有五步距离的白门帘后。

“……我也喜欢你,一真。”

当权一真浑身浴血地回来时,引玉身体里的子弹也被放进了托盘。那个远不如晓星尘温柔的医生摘了口罩告诉他,引玉伤不重,但已经患了很长时间的肺炎,身体状况实在太不好了,建议不要再放他上战场,否则就是白白送死。权一真没有理他,直直地往手术室冲,被花城一把抓住。

“别乱闯手术室,他很快就会出来。等他醒了,你赶紧带他回长沙找晓星尘。离家近点,好得快。刚刚接到委员长命令弃守武汉,和你谢先生说,我随后就到,”花长官精疲力尽,军装的肮脏也远不及他脸上的挫败来得颓唐,“还有……不管你听到过什么事,不要随便告诉他。”

权一真失魂落魄地点了点头,没有多余心思细想花城后面那句话的意思,一屁股坐在了一边的小凳子上捂住脸,不再言语。

TBC

——

不能让我一个人受大叶性肺炎的苦!

↑青瓷儿写这篇时如是说。

一寸青瓷

【花怜/权引】长夜未央『抗战paro』12


考完医学伦理了!双更!

一小段花怜事后///可能番外会有肉。

高亮→虐师兄预警!这样一来权引马上就要确认关系了!开心!

人物是墨香的,ooc是我的。

——

昨日春宵一度,谢怜早上实在是起不来床。几个月未曾打开的身子被花城里里外外一寸不留地疼爱了一遍,这夜痛快承欢让他喊哑了喉咙哭肿了眼睛,哭喊了千百句“我爱你”,也还是道不尽爱意之万一。

花城把挣扎着要起床的爱人抱在怀里轻拍,在他耳边温柔开口:“今日学校休息,哥哥不必早起的。”谢怜又尝试了几次起身还是失败,索性随花城去了。他点点头,又躺回了枕上,还伸出胳膊勾住了花城的脖子,让他也倒在了自己身边。

如此过了半个月,谢怜在某个午后看见花...


考完医学伦理了!双更!

一小段花怜事后///可能番外会有肉。

高亮→虐师兄预警!这样一来权引马上就要确认关系了!开心!

人物是墨香的,ooc是我的。

——

昨日春宵一度,谢怜早上实在是起不来床。几个月未曾打开的身子被花城里里外外一寸不留地疼爱了一遍,这夜痛快承欢让他喊哑了喉咙哭肿了眼睛,哭喊了千百句“我爱你”,也还是道不尽爱意之万一。

花城把挣扎着要起床的爱人抱在怀里轻拍,在他耳边温柔开口:“今日学校休息,哥哥不必早起的。”谢怜又尝试了几次起身还是失败,索性随花城去了。他点点头,又躺回了枕上,还伸出胳膊勾住了花城的脖子,让他也倒在了自己身边。

如此过了半个月,谢怜在某个午后看见花城和引玉在案前分析战局,心里有些失落。是了,自己怎能在国家水深火热之时如此贪欢?在他们占有对方时,敌人说不定也占有了好大几片他们的土地。花城终要回到战场上去搏杀,自己也该留守后方教书育人。

很快,花城接到了命令领兵前往武汉。谢怜长叹一声,心说这一天终究是要来的。一朵红花擦着他唇尖掉在了肩上,正是花城走前刚刚吻过的那处和最喜欢搂着的那处。

1938年10月,武汉。

几经颠簸的众军队仍不遗余力地守着防线。此前,情报显示7万日军已从广州大亚湾登陆,仅仅10天,广州守军战败弃守,21日广州沦陷。

“粤汉铁路一断,委员长必定弃守武汉。诸位同袍,我们该当如何?”一名老兵拎着水壶靠在壕沟边问周围战友,也等于是在问自己。一众士兵长吁短叹,带得权一真也有点丧气,一头卷毛都没了平日的朝气。引玉从花城处出来,就看见他这副样子,便坐在了他身边,托起他包扎起来的伤臂:“一真,还疼吗?”权一真摇摇头,抬眼看了看引玉。师兄陪着长官熬了好些个晚上,眼圈都熬红了。这仗还要打到什么时候,他还要熬到什么时候?

想到这里,权一真伸出无事的手臂把引玉的头按在了自己肩上。

“师兄,现在没有军情,你睡吧。”他说这话没控制音量,周围士兵纷纷转头看着他们二人。

引玉万分尴尬,赶紧从他身上弹起来:“不用了一真,战事随时打响,入睡误事。”

权一真正要反驳,却听得一声破风,擦着他耳根就疾驰而去,最后在将领帐前的铁板上撞停。

“有敌情快隐蔽!”引玉一把就按下了权一真的头,高声呼喊起来。

众将领闻询出了帐,四散下去开始了指挥。

“权一真,报告对方首领位置!”花城扑在战壕边,和权一真之间隔着一个引玉。

“报告,没有发现!”权一真在望远镜后的眼睛里顿时闪出了光,就在他身边的引玉第无数次捕捉到了这个瞬间。那么青春,那么热烈。那么……遥不可及。

引玉从小崇拜英雄,更想冲锋陷阵站在最前线,所以投了军。但他天资不高,无论怎样努力,射击投掷,电文解码,样样不精。花城看中他踏实将他提拔成副官,他还被人嚼了好久的舌根。而眼前这个少年太过明亮,太过优秀,填补了自己缺失的一切。

10月25日,军队几乎丧失斗志。拉锯战打了三天,毫无胜利曙光。

“权兄弟,你快来。”自愿来帮忙的孤女小穗蹲在引玉身前急三火四地向权一真招手。权一真赶紧跑过去,见引玉面色惨白地半瘫在那,眼睛闭得死死,呼吸微弱。

“副官这是怎么了,我喊也喊不动,喂水也喂不进去!”小穗手里拿着一只水壶,不知所措地念叨。权一真把引玉抱在怀里喊了几声师兄,见他毫无反应,便夺过小穗的水壶自己先喝了一口,然后在她惊呆了的目光中低头吻了下去。

TBC

——

师兄还是会继续被虐的,不过亲上了,确认关系就不远了。

月下花影惹人怜_

🍬🍬🍬

母亲死的时候,谢怜没有哭。
葬礼上的人很多,几乎每个人都要对他说一声:"节哀。"

那天下着毛毛细雨,公墓陵园里撑开了一把又一把的黑伞,连伞下的人也是一身如鸦羽般的黑。

仿佛这个世界上只有黑白灰三种颜色。

谢怜回家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细雨浸得湿润。他换鞋的时候,发现鞋柜上还放着母亲寄来的快递——他还没来得及拆。

厨房里放着的腊肉是母亲以前腌制的,前天刚拿出来炒的。但是昨天一直在忙活,忘了放冰箱,已经不能吃了。

茶几上放着谢怜小时候的照片,抱着他的那个女人笑得特别温柔。

谢怜现在才觉得冷,他抱着膝盖蜷坐在沙发上,把头埋进臂弯。

鼻子一酸,眼泪就掉...

🍬🍬🍬

母亲死的时候,谢怜没有哭。
葬礼上的人很多,几乎每个人都要对他说一声:"节哀。"

那天下着毛毛细雨,公墓陵园里撑开了一把又一把的黑伞,连伞下的人也是一身如鸦羽般的黑。

仿佛这个世界上只有黑白灰三种颜色。

谢怜回家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细雨浸得湿润。他换鞋的时候,发现鞋柜上还放着母亲寄来的快递——他还没来得及拆。

厨房里放着的腊肉是母亲以前腌制的,前天刚拿出来炒的。但是昨天一直在忙活,忘了放冰箱,已经不能吃了。

茶几上放着谢怜小时候的照片,抱着他的那个女人笑得特别温柔。

谢怜现在才觉得冷,他抱着膝盖蜷坐在沙发上,把头埋进臂弯。

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下来了。
接着,像是决了堤的坝,他嚎啕大哭起来。

肩上一沉,火红的风衣盖在了身上,似一团温暖的火。紧接着,一双有力的手臂为他圈出一小方天地。

花城静静地从身后抱住他,尽量用身子去温暖他。谢怜哭得更大声了,他转身扑在花城的怀里,死死揪住他的衣服。

花城搂着他的背,用手抚摸着谢怜的头,将他按在怀里。

他轻轻在谢怜耳畔说道,"我在,我在。"

不知过了多久,哭声渐渐小了,谢怜已经窝在花城怀里睡去了。

Thranduil

天官赐福 百无禁忌

“为你战死,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
不能细想
“对我来说,风光无限是你,跌落尘埃也是你,重点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
八百年的光阴
“殿下,信我。”
看着最爱的那个人由骄傲的天之骄子一步一步跌入泥潭
“不是的,您还有信徒的。”
见了他最阴暗的样子却无能为力
“我要疯了……”
一边痛斥自己的无力一边用尽全力去为他而活
“如果你的梦想是拯救苍生,”
那我的梦想便是永远信奉你
“我了解你的全部,你的勇敢,你的绝望;你的善良,你的痛苦;你的怨恨,你的憎恶;你的聪明,你的愚蠢。”
不够,远远不够!
在他被万箭穿心时只能撕心裂肺替他大吼却不能护他、
在他被众神唾弃时只能事后变强替他报复仍不能助他、
在他被众亲背叛时只能永生永世替...

“为你战死,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
不能细想
“对我来说,风光无限是你,跌落尘埃也是你,重点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
八百年的光阴
“殿下,信我。”
看着最爱的那个人由骄傲的天之骄子一步一步跌入泥潭
“不是的,您还有信徒的。”
见了他最阴暗的样子却无能为力
“我要疯了……”
一边痛斥自己的无力一边用尽全力去为他而活
“如果你的梦想是拯救苍生,”
那我的梦想便是永远信奉你
“我了解你的全部,你的勇敢,你的绝望;你的善良,你的痛苦;你的怨恨,你的憎恶;你的聪明,你的愚蠢。”
不够,远远不够!
在他被万箭穿心时只能撕心裂肺替他大吼却不能护他、
在他被众神唾弃时只能事后变强替他报复仍不能助他、
在他被众亲背叛时只能永生永世替他牢记终不能伴他。
“我永远是你最忠诚的信徒。”
好恨……好恨自己的无力!




“三郎啊—”
够了
“身在无间,”
你做的已经够了
“心在桃源。”
应该说
“若不知要怎样活下去,”
太多了
“便当是为我活下去吧。”
早就超过了我能回报的范围了啊
“我其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
这份忠心教我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啊
“天官赐福,”
让我在那一年上元佳节
“百无禁忌。”
一眼万年

南城北巷

【君怜】听说谢怜有后台(现代au,娱乐圈向)(五)

 现代娱乐圈au,君怜邪教慎入慎入慎入

  学长君×学弟怜

  ——————
  秋高气爽。

  这一幕是刘凯步行出城,直奔城外天机观,拜访闻名已久的道人。

  蓝景仪的衣角飞扬,仿若一只翩然的蝶,说不出的潇洒——这可是用了剧组所有的四台鼓风机才达到的效果。

  君吾同聂怀桑看着场中神采飞扬的蓝景仪,点点头,一向挑剔的君吾也不由得赞扬一二:“景仪是个好苗子。”

  没有一句台词,只靠着挑起的眉,微微睁大的眼睛,和不自觉上扬的嘴角,已足以使书中那热爱名胜古迹的七皇子出现了。

  聂怀桑以折扇遮脸,呵呵一笑,“君兄,我看谢怜也不错,彼此彼此啊。”

  “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现代娱乐圈au,君怜邪教慎入慎入慎入

  学长君×学弟怜

  ——————
  秋高气爽。

  这一幕是刘凯步行出城,直奔城外天机观,拜访闻名已久的道人。

  蓝景仪的衣角飞扬,仿若一只翩然的蝶,说不出的潇洒——这可是用了剧组所有的四台鼓风机才达到的效果。

  君吾同聂怀桑看着场中神采飞扬的蓝景仪,点点头,一向挑剔的君吾也不由得赞扬一二:“景仪是个好苗子。”

  没有一句台词,只靠着挑起的眉,微微睁大的眼睛,和不自觉上扬的嘴角,已足以使书中那热爱名胜古迹的七皇子出现了。

  聂怀桑以折扇遮脸,呵呵一笑,“君兄,我看谢怜也不错,彼此彼此啊。”

  “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前浪死在沙滩上。”

  二位的话题将要越跑越偏时,谢怜已经和蓝景仪开始了对戏。他只是个新人,还是配角,戏份不多,所以演的格外用心。

  按照剧本,刘凯来到天机观,由道童引领,见到了钻研道经的凌虚道人,与他下了一盘棋。凌虚道人个性少言,整个过程中台词只有寥寥几句,每一句都是关键。

  这还是谢怜第一次正式参与演戏,几乎无法维持面色不动。他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到心脏几乎要冲破胸腔,身上的戏服厚而沉重,如同窗帘一般裹着自己,领子已经被汗水打湿,贴在皮肤上是说不出的黏腻难受。

  冷静冷静,他告诉自己,想想高中班主任那张冰山脸。

  这样一来就好多了。

  一旁的蓝景仪见他睁眼,方才紧锁的眉舒展开,问道:“可以了吗?”谢怜对他笑笑:“开始吧。”

  于是蓝景仪拱手行礼,“在下刘凯,仰慕已久。”

  谢怜脑海中不断回放剧本,这时自己应该放下书卷,抬起头看向刘凯,对他还礼,这才符合角色的性格。

  那么凌虚道人的性格是什么?

  一瞬间纷纷杂杂的念头爆炸开来,他应是身处红尘之外的人,冷淡而少言,只应天机不可泄露;然而他也会在清明时,为逝去的师长焚一柱香,对他们的牌位倾吐心事,关于道观的,关于京城的。

  因为剧的篇幅有限,这些并未在镜头前表现出来,然而这些就不存在吗?

  不,不会的,人所经历的会造就这个人。

  所以凌虚道人的心仍然是温柔的,对于从未谋面的七皇子,也应是有礼却疏离的。

  眼神不能太过高傲,放下书卷的动作可以轻柔但是不能慢条斯理拿架子。

  于是他就真的这么做了,一气呵成,仿佛已经在脑海里做过无数次。

  旁观的聂怀桑张大的嘴足以塞进一个橘子,“这这这,真的是天赋异禀啊!”

  君吾早已灼灼盯住谢怜,“我决定了,下一部戏的男主角,就留给他了。”

  ——tbc

  ——————

  碎碎念:在我看来演戏有两种,一种是模仿,另一种就是从身到心完完全全成为这个人。好比演一个老师,你可以去找别人演的视频模仿,也可以真真切切去当一个老师。无所谓高下之分,只是个人有不同罢了。蓝景仪是前者,谢怜是后者。

  

  

  

容瓷

昨天晚上和刚刚的摸鱼~
一个师尊一个谢怜
摸鱼使我快落

昨天晚上和刚刚的摸鱼~
一个师尊一个谢怜
摸鱼使我快落

唐荼
完成了!!虽然感觉有点早了啊e...

完成了!!
虽然感觉有点早了啊emmmm
万圣节再摸一张吧( ´・◡・`)
咕咕咕咕咕咕咕

完成了!!
虽然感觉有点早了啊emmmm
万圣节再摸一张吧( ´・◡・`)
咕咕咕咕咕咕咕

jia政
和 @星河百川 一起开车的感觉...

和 @星河百川 一起开车的感觉真好!!

和 @星河百川 一起开车的感觉真好!!

背时哦

忐忑地画了花怜。。。。(有四张~)

忐忑地画了花怜。。。。(有四张~)

牙鸢
200fo感谢❤怜怜真好看考试...

200fo感谢❤怜怜真好看
考试沉了鸭:)得几天才能上好色
先扔个草稿
溜走

200fo感谢❤怜怜真好看
考试沉了鸭:)得几天才能上好色
先扔个草稿
溜走

略略略
奇异地调出了红白两色,正好是花...

奇异地调出了红白两色,正好是花怜!不过画笔出了问题,等微博凑九的时候应该会再改一点。

奇异地调出了红白两色,正好是花怜!不过画笔出了问题,等微博凑九的时候应该会再改一点。

千层肚
突然动手画画。官宣神像 拜花怜

突然动手画画。官宣神像 拜花怜

突然动手画画。官宣神像 拜花怜

CyHo_

【双玄】一场风花雪月的早恋 第二章

Title:一场风花雪月的早恋
CP:双玄 | 贺玄 x 师青玄
花怜出没,已加入互相助攻套餐【。
背景:现代paro

第一章

一群热血少年不小心出卖队友的沙雕脑洞。
15岁的师青玄将引来此生最大的危机和人生转折点。

我咋觉得越写越幼稚了这么回事……

---

一场风花雪月的早恋   2/

生活就像是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会是什么口味的。


毫无收获的去程,一片风平浪静。师青玄有些无聊的把玩着手里的折扇,决定根据原定计划执行接下来的任务。他假装好像是忘拿了东西,装模作样地翻了翻挎包之后踏上了回程的地铁。


空调...

Title:一场风花雪月的早恋
CP:双玄 | 贺玄 x 师青玄
花怜出没,已加入互相助攻套餐【。
背景:现代paro

第一章

一群热血少年不小心出卖队友的沙雕脑洞。
15岁的师青玄将引来此生最大的危机和人生转折点。

我咋觉得越写越幼稚了这么回事……

---

一场风花雪月的早恋   2/

生活就像是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会是什么口味的。

 

毫无收获的去程,一片风平浪静。师青玄有些无聊的把玩着手里的折扇,决定根据原定计划执行接下来的任务。他假装好像是忘拿了东西,装模作样地翻了翻挎包之后踏上了回程的地铁。

 

空调吹出的冷风穿过密集的人群晃晃悠悠地吹过带走了涌入的暑气,站在风口下还身穿JK短裙的师青玄却觉得胯下冷得要死,让他忍不住并紧了下笔直的长腿。他的第六感告诉他,虽然这是他们第一次尝试用这种方式追踪围堵地铁色狼,但是今天绝对不会空手而归。其实就当他踏上这班地铁时,他就觉得似乎有一股目光已经锁定在了他身上。

 

随着入站刹车带来的惯性,还在思考问题的师青玄一个没站稳就撞到了一个怀里。他下意识扶住了对方的手,整个身体都靠在了对方结实的胸口。而对方却不知是跟他一样地下意识,还是有意为之地牢牢拢住了他的腰。

 

像是一种久别重逢后诉求原谅般的深情拥抱。

 

扶住他的手指干燥而略显苍白,精细修剪过的指甲反射着贝壳般的光泽。师青玄闻到对方身上微凉的薄荷清香,一个念头在他脑子里不断放大。

 

——我被轻薄了??阿西吧,我被轻薄了?!!!!

 

清心寡欲并单身了整整十五年连个姑娘小手都没拉过的师青玄整个人都不好了。

 

趁着师青玄还在懵逼中,对方轻而易举地把他带下了车,逆着来往的人流把他往人迹罕至的角落拖过去。然而师青玄虽然受到了精神暴击,可他终究不是娇弱无力的小少女。他脚下突然使劲儿停下了脚步,手肘往后一个猛击。而对方显然并没有准备,闷哼了一声便松开了放在师青玄腰上的手。

 

然而扶住师青玄的另一只手还是牢牢地牵制着他。

 

师青玄趁机一个转身,举手刚想往对方脸上补个一拳却被对方眼疾手快地握住后给推在了旁边的墙上。

 

“谢……!唔唔唔唔!!!”

他刚想通知谢怜快来救驾,对方却又比他快了一步先捂住了他的嘴。

 

师青玄微微抬起头瞪大了眼睛望向正把自己按在墙上貌似欲行不轨的男生,突然有那么一刹那有点庆幸还好刚刚那一拳没打上去。

 

穿着黑色校服的男生有这一张英俊却略带青涩的脸,第一眼着实让师青玄的心跳漏了一拍。可是这并不能冲淡师青玄对地铁色狼的鄙视。

 

这么好看的男孩子居然是色中饿鬼,果然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越想越气的师青玄张嘴就想咬对方捂在自己嘴上的手,奈何咬是没咬到,软软的嘴唇倒是在对方掌心里蹭下了不少口水和唇釉。

 

“恩将仇报。”对方暗哑却略带磁性的嗓音从师青玄的额头处传来,他松开了对师青玄的钳制,神情却有些古怪,“是你?”

“什么你啊我的,怎么,我还误会你了?臭流氓。”师青玄愤愤不平地整理着被压皱的衣摆,这才注意到对方的制服颇为眼熟。这个校服他认识,铜炉中学的,跟陪着谢怜打掩护私会花城时都见过好几次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师青玄知道论打架他是肯定打不过这个比他高了半个头的男生,谢怜他们也不知道在搞什么到现在都没出来救驾。既然已经能确认色狼是什么地方的人并记住了他的长相,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师青玄当机立断决定跑人。

 

他一口气直接跑出了地铁站,对方可能是畏惧来往的人群也并没有追上来。待他闪进一条人迹罕见的小路感觉暂时安全时,终于打通了谢怜的电话。

 

其实早在师青玄刚上地铁时,谢怜就把他给跟丢了。这只能说是一场美丽的意外,毕竟谢怜也不知道,花城会挑着这时候专程跑来仙京看他。当红衣少年带着明亮的笑容,甜甜地叫着“哥哥”把他拥入怀抱之时,什么师青玄,哪怕你是什么风师啊神仙的,他都忘得一干二净。

 

偏偏好死不死的,正当花城搂着谢怜装乖巧撒娇时,站台突然又混乱了起来。花城黑着一张脸扭过头去,只见一群穿着仙京校服的热血少年们跟一个眼泪汪汪的小姑娘正围着一个秃头猥琐男。

 

“就是他!”雨师篁躲在朗千秋的身后,她包了包泪指着那个男人:“就是他早上在车上摸我腰。”

“这个瘪三刚刚还偷拍!”

“臭不要脸上次就是他蹭我!”

 

于是被破坏了约会心情恶劣的暴力少年带了一众热血少年还有愤怒的少女们把这个变态给揍了一顿后扭送到了警察叔叔手里边。

 

“……这就完了?”师青玄的嘴角一阵抽搐。

“完了啊,破案了啊。”谢怜无辜地回答道。

 

虽然为了姑娘们的安危让我穿个女装抓色狼义不容辞,可是一点用都没派上那我傻了吧唧地穿着女装跑来跑去的还有什么意义??

师青玄恶狠狠地挂掉了电话,气得牙齿咯吱作响。

 

气到窒息快要死掉的师青玄给师无渡打了个电话,说今天晚点回家让他安心住学校里做实验之后,极不文雅地往家的方向走去。

 

师青玄选的这条小路虽然人迹罕见,但是跟谢怜他们也图距离近走过几次熟悉的很。

 

才放下电话没多久,他就听到身后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他好奇地转头想要一探究竟,口鼻却又一次被人捂住。当意识到这回捂住自己的不是那只骨节分明带着薄荷清香的手之后,师青玄整个人被一种恐惧给深深罩了起来。

 

是了,可没有人说,地铁色狼只有一个人。

 

乙醚入侵鼻腔的淡淡甜味混合着肮脏手帕上令人窒息的腥味烧得师青玄意识开始模糊。他看不到身后男人的样子,只听得自己耳边像有个人在急促的喘息。

 

“小美人,终于跟你男朋友分开了啊。”

他感觉衣服的下摆被人撩了开来,粗糙油腻的手指捏过腰上那块软肉引起了一阵恶寒。

 

凭着最后的力气,师青玄恶狠狠地踩了对方一脚,反手就是一耳光打在了对方欲求不满的脸上。失去支撑的身体摇摇晃晃地摔在粗糙的水泥地上,手肘被蹭出了大片的血痕,却因为知觉的流逝而感觉不到丝毫痛意。

 

生活果然就像是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要了你的狗命。

 

等师青玄逐渐恢复神智时,身上已经不是那套让人羞耻的女式校服了。他躺在软绵绵的床上,除了手肘被剐蹭的那块之外,浑身说不出的安逸舒适。周围充斥着水果的甜味儿和似曾相识的淡淡薄荷味儿,好闻得让人觉得都有点饿了。

 

他翻了个身本欲继续再睡,却不想到被角传来一股阻力。下意识睁眼坐起身,师青玄整个人都吓得差点从床上掉下去。

 

一个貌似六七岁,长得甚是粉雕玉琢的小姑娘正眨巴着黑葡萄般圆溜溜亮晶晶的眼睛,笑意盈盈地望着他。

 

“小哥哥,你终于醒啦。”

 

这真是太可怕了!!!

甜甜萝莉音此刻在师青玄听来犹如天雷滚滚,他立刻手忙脚乱地缩到了床的最里面。

 

“你都睡了好久啦,要不要吃点东西。”她捧起放在床头柜上洗好的一碗葡萄递到了师青玄的面前。“或者要不要尝尝看我做的小蛋糕?”

 

这时师青玄才注意到,床头柜上除了那碗葡萄,还有放在玻璃食盒里被切得整整齐齐的西瓜和小蛋糕。他又扭头观察了下这个陌生的房间,整个布置非常的简洁,书桌上还有他熟悉的课本和习题册。

 

这啥,田螺姑娘吗?

师青玄感觉自己好像真的是拿错了剧本。

 

“我哥哥洗好碗就来。小哥哥,你叫什么呀?”小姑娘浅浅一笑,露出了两个小巧的梨涡,“你长得真好看啊,比一直来找哥哥的那个妙儿姐姐还好看。”

 

“我叫师青玄,你呢?还有你哥哥?”

总不能真叫田螺姑娘吧,难道还有个田螺大哥……

师青玄内心默默吐槽道。

 

“嗯,我姓贺。你跟我哥哥一样叫我小妹好啦,”小姑娘爬到了床上又把吃的递了过去,笑容里像掺了蜜糖:“青玄哥哥,你跟我哥哥一样,都有个‘玄’字呢。”

 

跟青玄一样名玄姓贺的少年擦着手回到自己房间时,师青玄正兴致勃勃地在帮他妹妹梳双马尾玩儿。本来刚看到贺小妹的时候,青玄已经被吓了一跳了。这回看到了贺玄他整个人都惊得真的从床上跳了起来,然后又被过长的睡裤绊了一下给跌了回去。

 

眼前这个少年,不就是在地铁上把他轻薄了去了的那个黑衣少年吗?!

 

贺玄望着貌似脑中正在天人交战的师青玄,慢条斯理地擦着湿漉漉的手指,言简意赅地总结了句:“我家,别慌。正巧撞见了就把你捡回来而已,除了我们兄妹两没人知道。”

 

“捡回来?你也太巧了吧正好就出现在那里?!”

“青玄哥哥你不知道,”小妹往自己嘴里塞了个葡萄口齿不清地解释着:“最近地铁上奇怪的人好多,上周我同学就遇到啦。哥哥说叫我不要怕,他会帮我们打跑坏人的。”

 

难怪他会出现在地铁站,还说自己恩将仇报。莫非那个死变态其实在地铁上就盯上他了?原来让自己感觉怪怪的那个目光,不是贺玄的?

青玄觉得自己的智商好像快要不够用了。

 

贺玄沉默了一会儿,走到书桌前打开来抽屉。他掏出一把小巧的折扇递到了师青玄面前,“你东西掉了,我正好送过来。”

 

“额,谢…谢谢……”师青玄只觉得自己脸上好像有火在烧,“那什么我就不打扰了。”

他现在只想尽快逃离这个让他尴尬的地方。人家帮了他,他还把人家当做变态,实在是……恩将仇报!太丢人了!

 

他完全忘了自己正穿着对方的睡衣睡裤,抱着已经被叠得整整齐齐的女式校服,低着头就往门口冲。

“青玄哥哥,我爸爸妈妈在外面。”小妹适时地提醒了一句,青玄立马折了回来往窗口跑去。

“我家在十楼。”眼看师青玄把脚都放到了窗台上,贺玄忍不住也提醒了一句。

 

师青玄只能讪讪地收回了腿。

 

“早点睡吧。”贺玄把自家妹妹从床上抱了起来打算把她送回自己房间:“明天早点起来,我们趁他们没醒就出发。”

 

贺小妹趴在贺玄的肩上,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对着还在懵逼中的师青玄挥了挥小肥手:“青玄哥哥晚安,下回再见哦。”

 

 -To be continued-

三个助攻神器都上线了,我看看能不能快点写完,好像废话有点多了…然后又删掉了很多。

其实我的初衷,只是想看女装青玄抓色狼结果遇到真·坏人·贺玄。

怎么变鬼王救美了……

汉广记样

是花怜的娱乐圈设定,玩一下官宣的梗。

是花怜的娱乐圈设定,玩一下官宣的梗。

瑟粒要早睡啊
一只怜宝 等我学会上色得到猴年...

一只怜宝


等我学会上色得到猴年马月了

先放个草稿流

一只怜宝


等我学会上色得到猴年马月了

先放个草稿流

✡若瑶✡
涂了一只花花❤❤用错笔上框线真...

涂了一只花花❤❤
用错笔上框线真的…(扶额
不放上来了😌😌

涂了一只花花❤❤
用错笔上框线真的…(扶额
不放上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