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豆律

3691浏览    10参与
Lazyloxy💤

现在连抓个手我都能当糖磕  求求了

现在连抓个手我都能当糖磕  求求了

tuanjiuk

[律豆律]相杀

*ooc,男装武官绿豆,变态(?)律武

这篇大概是无差,慎


——————————————————


        “我与延大人私下里有些交情,他醉了,便由我送他回去吧。”


       ……


       夜色渐沉,眼角弯弯的人笑得有些意味深长,上扬的嘴笑淡化了眉眼间的阴郁,车律武屏退左右,将掺扶着的年轻男人扔在榻上。酒醉的男人不省人事,帽子歪倒一旁,遮住大半脸庞,只露出一个弧度收束美好的下巴。这位新晋武科甲等显然疏于应酬之道,稚嫩得如同刚刚破壳...

*ooc,男装武官绿豆,变态(?)律武

这篇大概是无差,慎



——————————————————


        “我与延大人私下里有些交情,他醉了,便由我送他回去吧。”


       ……


       夜色渐沉,眼角弯弯的人笑得有些意味深长,上扬的嘴笑淡化了眉眼间的阴郁,车律武屏退左右,将掺扶着的年轻男人扔在榻上。酒醉的男人不省人事,帽子歪倒一旁,遮住大半脸庞,只露出一个弧度收束美好的下巴。这位新晋武科甲等显然疏于应酬之道,稚嫩得如同刚刚破壳的雏鸟,宴上那群老家伙轮流携杯上阵,一一寒暄过后,哪里还留得半点清明。


       “延、秀。”


       真是毫无防备啊。


       一字一顿,咀嚼眼前陌生的名字,车律武笑意中满是玩味,而后一点点收敛,面无表情,目光晦暗。


       他不觉中也饮了不少,浑身都是莫名的躁意,平素的温和隐忍霎时薄得像一捅就破的窗户纸,随着未知变数的出现而出现裂缝。沉默半晌,他终是蹲下身来,将搁在枕侧的烛台挪近了些,除去男人头上那顶歪歪斜斜的武官帽,借着微黄烛火打量对方的面容。


       暖光给青年泛红的脸镀上一层莹润的色泽。亦是惹得女子钦慕的面相,说是端秀也好,俊气也罢,尽管比处在高位上的那张脸纯真柔和许多,眼角眉梢透出的相似仍然叫人生厌。


       哈,王世子、她的意中人啊。


       烛火不安晃动,他的双手不自觉抬起,覆向男子修长的脖颈。配上脖颈主人安静恬然的脸,那里看起来相当脆弱,似乎一拧就断。若是收紧,他的手便能轻易在温热皮肤上烙下青红印记,再用力些,酒醉的人便要挣扎起来,瞪大一双尚未清明的眼睛,张着嘴拼命掇取空气中的生机。


       不过车律武终究没有那么做,双手在即将触碰到对方的一瞬间转移了方向。他曾经打定主意要杀这个冒失的男人,不过当对方的脸出现在大殿上那一瞬,他改主意了。


       “殿下最是喜欢博弈。”


       车律武自顾自地开口,不知说给谁听,语调一如既往悠闲沉着,俊逸侧脸很是内敛温和,所有暴戾、阴霾,都在一瞬间烟消云散。预备武官靛色的朝服沾染了不少酒吐的污渍,他就那么看似细致体贴地替对方除去额上纱网,宽衣解带,姿态酷似正处理一件食材、准备一道料理。


       如何,就让王的儿子也成为将军的一颗棋吧。


       愈是如此臆想,他就愈发愉悦,尽管贴近了鼻腔里尽是对方身上传来的酒气,他继续侍奉更衣,毫不在意——直至对上一双清明的,黑白分明的眼睛,烛光下汹涌又沉静。


       只一瞬间,天旋地转,车律武被揪着提花织锦的衣领压在褥子上,后脑勺险些磕到木质陈设凸出的边角。随后他的双手被全绿豆、如今化名延秀的男人粗暴地制住,几乎动弹不得。车律武吃痛,眉毛蹙起,眯起眼同死死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对视,视线触到全绿豆脸颊上未褪的红晕,再往下看,目光多了两分揶揄。


       习武之人锋锐如剑的压迫感并没有让车律武感到紧迫,他如今清楚对方的底细,只当他是个负伤的醉鬼,丹浩正待命屋外,对于一个胸中有大业有野心的人而言,没有什么需要惊慌。倒是绿豆衣襟大敞,发髻散乱,眼中沉着纯真直白的鄙夷与怒意的模样,让他觉得十分有趣。失去纱网与冠管束的额发垂在眉前,将男子的英气柔化许多,或许是自己也多喝了些酒的缘故,他忽的想起了当初那位“金寡妇”。全绿豆作女子打扮时也不过略施粉黛,细细看来,与如今的面容也没有什么两样。不过,这样坚实的胸腹臂膀、充满力量感的腰身线条,显而易见是男性武人的体魄。


       赤裸裸的视线尚未游走完蜜色肌理间的沟壑,绿豆便俯下身来,毫不犹豫地扼住车律武的喉咙。二人鼻息相闻,呼吸间是满满的酒意以及弥漫开的杀机。车律武似乎不为所动,却也忍不住随着对方手劲的增大而微微蹙起眉头。


        “延大人,酒醒啦。”


       车律武有条不紊地装模作样,用了些力气试图掰开绿豆的手指,然不过徒劳。他倒也不再挣扎,借着微醺醉意,眯着眼微微笑起来。


       “你以为我不会在这里杀了你?”


       “你不会。”


       “你未免过于自信。你以为你可以将所有人都变成你随意舍弃的棋子吗?”


       绿豆眉头拧起,压抑着话语中的怒意。眼前是村庄里无尽的屠戮和冲天的火光,他将眼前这个人的所作所为件件铭记在心,也早就下定决心要将此人了结。他素来机敏,今夜假意酒醉任人摆布,不过将计就计。


        车律武发觉自己过分享受观赏全绿豆发怒的样子,顿了顿,缓缓出声。


       “并非如此……只是,金寡妇也曾经对我有过一颗爱慕之心。不是这样的吗?”


       他是故意的。


       分明知晓那是不得已而为之,也清楚全绿豆早已与东珠互生情愫,那一点点醉意与疯狂的催动下,他偏要做落入男人肉眼中的一颗沙尘,引他不快。于是那不知是酒还是别的什么燃起的兴奋与欲望越烧越旺,曾经被众多女子视作多情人的面孔温润不再。车律武笑得狂肆,全绿豆垂下的发丝撩拨得他发痒,逐渐加深的窒息感令他视线模糊,兴奋却只增不减。


       他有意挣动腿脚,衣料下硌人的什么东西恰恰抵在对方腿间—— 全绿豆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四目相对,空气仿佛凝固,全绿豆一顿,回过神来明白那是什么,又明显愣怔了半晌。


       这个疯子……他竟然!


       全绿豆脑中一片空白,怒火与厌恶本该一齐翻腾,过度的冲击感只叫他瞪大了双眼。本就通红的双颊哪里分得清是羞是恼。


       这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睁大时是十分好看的,车律武早就明白。


       女子装扮的金寡妇总会稍稍睁大双眼,让那本身干净端正的眼眉变得格外圆钝纯真。即使是与东珠这样年纪的少女相提并论,娇憨也一分不少。而现今他身着男装,又惊又怒的模样,放在律武眼中,像极了某种受惊的动物,实在是……惹人发笑。


       全绿豆下意识要给他重重一拳,事实上他也做到了。二人纠缠时打翻了静置一旁的烛火,外室的门随即被人猛地推开,原是动静惊动了守在屋外的丹浩。车律武本被一拳击中,口中尽是血腥味,以为还有几个连拳要接踵而来,不想身上一轻,竟是全绿豆松开禁锢,破窗而去了。


       车律武晃晃悠悠从塌上起身,窗外无风无月,寂静得很,空气中还残存些许酒气。他垂下视线,胸中多了些奇妙心思,抚平凌乱的衣褶,向闻声而入的侍卫示意。


       “……不必追了。”



—————颤巍巍打下一个tbc——————

Sexy Lexy

【绿豆传/豆律】沉沦

我又来昭告天下我又萌冷cp了!【不是】

虽然看不太出但是总之是豆律,我对小妈攻女装攻寡妇攻的执着真是十年如一日

PS.写在14集后,隐晦地提到女主死亡设定虽然我们都知道她没死

PPS.OOC,韩国历史完全不了解所以有错误欢迎提出(


全绿豆一脚跨进院子的门槛,刚好撞上车律武坐在台阶上喝茶。后者紧紧捏着茶杯,像要将那上好的瓷器捏出裂痕来。滚烫的茶水冒着热气,在空中凝结出一层白雾,隔着杯壁将车律武掌心的皮肤烧得泛红。他垂眼抿唇,嘴角绷成一条冷硬的直线,这会儿本应当谁都不敢触及他的霉头,然而全绿豆只当他是空气,目不斜视地走进来,经过他身边的时候顿都没顿一下。


车律武手上的茶杯被猛...

我又来昭告天下我又萌冷cp了!【不是】

虽然看不太出但是总之是豆律,我对小妈攻女装攻寡妇攻的执着真是十年如一日

PS.写在14集后,隐晦地提到女主死亡设定虽然我们都知道她没死

PPS.OOC,韩国历史完全不了解所以有错误欢迎提出(



全绿豆一脚跨进院子的门槛,刚好撞上车律武坐在台阶上喝茶。后者紧紧捏着茶杯,像要将那上好的瓷器捏出裂痕来。滚烫的茶水冒着热气,在空中凝结出一层白雾,隔着杯壁将车律武掌心的皮肤烧得泛红。他垂眼抿唇,嘴角绷成一条冷硬的直线,这会儿本应当谁都不敢触及他的霉头,然而全绿豆只当他是空气,目不斜视地走进来,经过他身边的时候顿都没顿一下。


车律武手上的茶杯被猛地摔在地上,碎成四分五裂的几瓣,狠狠接触地面后又弹跳起来,擦过车律武的脸颊,划出一道细小的伤口。那是他最喜欢的杯子,全绿豆这时候终于忍不住停下来,无意识地瑟缩一下,避开飞溅的碎片和热水,瞥了他一眼。


“去哪了?”车律武沉着表情,齿缝间强行挤出的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怒火,渗出的几点血迹让他的脸看上去犹为可怖,但事实上全绿豆对这男人的阴晴不定早已习惯。


“只是出去转转,买点东西。”他低着头轻声道,即使只有他们两个,他也掐着嗓子尖声尖气。女人的说话方式,出口的每一句话都小心翼翼地斟酌语气。全绿豆鬓角长长的侧发被勾到耳后,露出毫无遮挡的侧脸,他听见车律武站起来的声音,宽大的衣物发出布料摩擦的“沙沙”声。车律武的身高其实和他差不了多少,但全绿豆还是能感受到高大的阴影从面前笼罩下来,车律武在他身前站定,全绿豆的下巴被人突兀地抓住,然后抬了起来。


“夫人。”比起全绿豆本身的名字,车律武更喜欢这样叫他。他放缓了声音,看着全绿豆被迫抬起与他对视的眼睛,里面闪烁着隐晦的烦躁,“就这样出门怎么行,遇到危险要怎么办?”他伸手去整理全绿豆的头发,将他勾起的侧发放下来,“以后夫人如果有什么想买的,叫我代劳就行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取下全绿豆的发簪,后者的长发散落下来,他伸手捧起一缕,凑近鼻尖的时候可以闻到肥皂淡淡的清香,是他喜欢的味道。全绿豆微微看了他一下,很快收回了视线。


未来的王不允许凡夫俗子窥视他妻子的容颜。


无论是理解为害怕被发现真实身份也好还是单纯的占有欲作祟也罢,作为这里身居高位的一家之主,车律武一贯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他梳理着全绿豆的长发,指尖缓慢地划过柔顺的发丝,后者并未表现出反抗的意志,于是车律武满意地笑了笑。“我给夫人买了新的发簪。”他从衣服的前襟内掏出一根新的发簪,看上去做工比全绿豆原来的那一根精美得多,不知是否找人定制的,“以后就用这一根吧。”


他用了许久的旧发簪被车律武收走,全绿豆知道自己大概是要不回来了,轻轻地“嗯”了一声。他伸手想去拿新的那一根,却被车律武阻止。后者让他转过身,亲手将他的长发盘起,在发卷中插入那根新的发簪。如同打下了印记一般。他挂起一个愉悦的微笑,温和而柔软的,曾经很少有人知道车律武看似温柔的微笑底下到底藏着什么,但如今似乎每一个人都知道了他的野心。


本该身为王子的男人如今成为了他的妻子,车律武不该因此而自豪,然而当他望着全绿豆的脸的时候又觉得事情似乎走向了正确而完美的轨道。作为董东珠的替代品,全绿豆实在完美得太过惊人了,妓坊总有长舌妇说金寡妇得偿所愿,勾搭上年轻有为的车大人,语意内外透露着难以言明的羡慕与嫉妒。在外人眼里看来他们似乎是突破了寡妇这层传统身份界限的真爱,唯有全绿豆,以及车律武自己知道在这桩荒谬的婚姻里除去无数的虚情假意,只有互相之间无法抹消的憎恨是最为真实的。


在结了婚的这半年时间里,车律武从不允许全绿豆穿男装,或以任何男性的姿态做出任何举动。好像他太过痛恨全绿豆实际是个男人的事实,迫切想要将他变为一个真正的女人。实际上除去那张迷惑性十足的脸以外,不管是高挑的身形还是修长的骨骼,全绿豆并不那么像个女人。车律武并不那么明白曾经的自己为何会坚信不疑,并且如今仍旧对此抱有近乎病态的期望。


他躺在全绿豆的膝盖上,后者低着头,落下的浅色衣袖骚动在他的脸侧。他喂他吃葡萄,舌头触碰到指尖的时候全绿豆的动作僵硬了片刻,很快就缩了回去。车律武看着他笑,笑容里似乎有一点占了上风的得意。明明有着毒辣的真面目,却在奇怪的地方有些幼稚,仿佛变回了一开始的那个温柔善良、只是单纯单恋着一个小妓生的车大人。


没人知道那里到底有几分真实,就像自那以后再没人见过车律武下厨一样。


全绿豆又捻起一颗葡萄塞进他的嘴巴里,这回指尖在他的唇瓣上停留了片刻,像是故意顺着唇缝细细地磨蹭了两下,让车律武不自在地僵直住。他狠狠瞪了上方的男人一眼,后者绷紧了嘴角,还是忍不住漏出一点轻微的弧度。


他一瞬间抓住全绿豆的手,触及的是清晰的男人的骨骼,肌肤与肌肤间的贴合产生灼热的能量几乎将彼此都烫伤。他猝然放开手坐起来,全绿豆没有看他,挺直的身躯有些生硬,很快便端起盘子起身离开。


不是第一次了。车律武盯着自己轻微颤抖的手,恍惚间想着。还有上一次,再上次,每一次……或者更久远的,当对方还在寡妇村的时候……他闭上眼,把纷纷涌起的回忆压制下去,握紧了拳头之后,终究把那份异样的颤栗吞咽了下去。


全绿豆为什么会答应和他结婚,这个问题全绿豆一开始就回答过。为了复仇。为了互相利用。为了一争输赢。为了董东珠。当曾经的他揭穿车律武的真面目那一刻起,他们的较量开始了,而今依然并未结束。现在已不再有人提起全绿豆是金寡妇,更没有人再喊他的本名,取代而之的是夫人,又或者车律武的女人。


你想杀我吗?车律武不止一次地问过,展现出的漫不经心仿佛他一点都不在意问题的答案。对此全绿豆总是摇头,说不到时候。他凝视着他的眼睛,直率地说,会有那么一天的。等到你成王的那一天,我要亲手结果你。


车律武觉得有点好笑。


一个人的离去,造成的后果是两个人的共沉沦。


偶尔他想到某个晚上,他的吻在夜色中悄悄落在全绿豆沉睡的侧脸。那刻他知道自己输了,但也赢了。


爱情就像咳嗽般无法掩藏。


车律武从来明白这个道理。


Lazyloxy💤

女装攻 ✖️ 切开黑受 


一个是被流放的皇子


一个是一心想当王韬光养晦的王的侄子


俩人还是堂兄弟


救命  这剧情不磕不行了


求求了  有没有粮能投喂一下

女装攻 ✖️ 切开黑受 


一个是被流放的皇子


一个是一心想当王韬光养晦的王的侄子


俩人还是堂兄弟


救命  这剧情不磕不行了


求求了  有没有粮能投喂一下


⊙

快入股!

男二抗拒的小眼神贼可爱!

女装攻很带感好吗!!!

快入股!

男二抗拒的小眼神贼可爱!

女装攻很带感好吗!!!

馅儿_看来正义需要打个瞌睡了。

【绿豆传】金寡妇猎夫记

*女装攻 绿豆 × 暖男受 律武*

1000字短打。先摸个人设再考虑填坑。


自从那一次迫不得已的当众亲吻之后,车律武就一直躲着金寡妇,稍微听到点动静就吓得魂不附体。

没有人会意外他对这件事采取的消极态度,毕竟车律武生在显赫的大家族,是见到都要尊称为“大人”的人物,怎么可能会瞎了眼看上一名失去过男人的妇人。

然而我们金寡妇却不是这样想的。

东珠跟他说过:“律武大人不是喜欢我,他只是不能忍受自己眼睁睁看着我无人依靠,也许是因为同情,但如果他知道我现在过得很好……”

“怎么才能让他觉得你过得很好?”

东珠看他一眼,固执地说:“他会...

*女装攻 绿豆 × 暖男受 律武*

1000字短打。先摸个人设再考虑填坑。


自从那一次迫不得已的当众亲吻之后,车律武就一直躲着金寡妇,稍微听到点动静就吓得魂不附体。

没有人会意外他对这件事采取的消极态度,毕竟车律武生在显赫的大家族,是见到都要尊称为“大人”的人物,怎么可能会瞎了眼看上一名失去过男人的妇人。

然而我们金寡妇却不是这样想的。

东珠跟他说过:“律武大人不是喜欢我,他只是不能忍受自己眼睁睁看着我无人依靠,也许是因为同情,但如果他知道我现在过得很好……”

“怎么才能让他觉得你过得很好?”

东珠看他一眼,固执地说:“他会知道的。”

于是彼时还是金寡妇的绿豆把她领回了家,给了她安稳吃住的地方,还送了她两只小鸡仔。

东珠笑着对他说:“你看,我过得很好。”

有了东珠的支持,绿豆就更加名正言顺地抢车律武送给她的东西。大多数时候都是送些不常见的零食,他能吃完的就会尽快吃完,消化不了的他就拿回家里放着,连东珠都不让碰。

东珠没好气地骂他,说那些分明都该是她的,现在却连尝一口的资格都没有。

绿豆笑说:“现在它们都是我的。”

包括车律武。

直心肠只对一个人好的车律武,就算对其他人一样温文儒雅,对待东珠却完全不同,有不加掩饰的怜惜和疼爱。当然,如今金寡妇也顺利成为他心中的特别——因为那个吻。

律武每当看见相似的一袭粉外衫,就会想起那个吻;每当看见绑着长辫子的清瘦背影,就会想起那个吻;每当看见……总而言之,他现在无论是坐着烤肉还是站着望天,他脑子里想到的都是金寡妇,和那个吻。

也许不知情的人会好奇,只是一个吻而已,身为贵族的他根本不会担负丑名,那为什么他还会这么在意?

倒不是说他纯情,他只是有一点担心,担心金寡妇是真的深爱着他,他却不能分出一点真心来……

这样想就太过分了,他居然存着把母女俩一起带回家的心思,真是可恶!

绿豆知道律武是个善良的人,他这样的人根本做不到对别人因他而起的痛苦视而不见,就好比路上遇见一只受了伤的小猫小狗,他都会有恻隐之心,更别说金寡妇是一个深爱着他却求而不得的、活生生的人。

当绿豆狠心把自己甩下马时,律武就心软了。

因此就算被人目击金寡妇追着他到处跑的场景,他也只是有点苦恼和羞涩,但当他看到金寡妇被人泼了脏水在身上,他的心却紧紧地揪住了。

怎么能因为他变得这么可怜呢,金寡妇明明是一个很好的人!

于是他故作强硬的心软化了,上前将人护在身后的那一刻,他就注定被危险的金寡妇俘获。

绿豆笑了,他眼里的光温柔得像月亮,但他抓住车律武的手心却火热得像太阳。

车律武妥协了,他舔舔唇,小声地说:“我们谈谈吧。”

金寡妇高兴地挽住他的手,贴着他耳朵,轻声答复:“好,谈什么,去哪谈,都随你。”

只要结局是他想要的,他会不择手段去达到目的。

谈话间,粉外衫上落了一片枯叶,车律武只是头一偏,就眼尖地发现了,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拿,金寡妇却在这时候反手把他捉住,微笑着问:“你想脱掉它吗?”

律武大人的脸瞬间红得让人想咬上一口,当然了,我们厚脸皮的绿豆也确实这么做了。


还是温柔吧🌻

全绿豆×车律武 理解

新婚之夜。

车律武坐在满身红装的新娘旁边,手里端着一杯斟满的酒杯,他下意识递给身边的人,却突然想起什么,又收回手,盯着着酒杯看了一会后,小撮一口,再猛地喝完。

他把酒杯放下,右手已经抓在红色头纱的边缘,想掀开,却又无力。

“东珠,”车律武又重新坐回了旁边,再次举起酒壶想倒满酒杯,又无意识的自嘲,这样有什么意义。虽然这样想,可他还是喝完了酒杯中的酒。

醉意慢慢上头。

车律武猛地掀开头纱,映入眼帘的却不是那温暖如太阳的短发女子——是全绿豆。

他慢慢瞪大了眼睛,盯着全绿豆看了一次又一次,如果他表情丰富,现在他的五官可能都会挤在一起,下巴突出,满脸问号,可他向来冷清,此时也只是皱眉看着全绿...

新婚之夜。

车律武坐在满身红装的新娘旁边,手里端着一杯斟满的酒杯,他下意识递给身边的人,却突然想起什么,又收回手,盯着着酒杯看了一会后,小撮一口,再猛地喝完。

他把酒杯放下,右手已经抓在红色头纱的边缘,想掀开,却又无力。

“东珠,”车律武又重新坐回了旁边,再次举起酒壶想倒满酒杯,又无意识的自嘲,这样有什么意义。虽然这样想,可他还是喝完了酒杯中的酒。

醉意慢慢上头。

车律武猛地掀开头纱,映入眼帘的却不是那温暖如太阳的短发女子——是全绿豆。

他慢慢瞪大了眼睛,盯着全绿豆看了一次又一次,如果他表情丰富,现在他的五官可能都会挤在一起,下巴突出,满脸问号,可他向来冷清,此时也只是皱眉看着全绿豆慢慢思考。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车律武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他侧过身,通过余光悄悄看全绿豆,又在被发现之前再移开,似乎是在幻想,车律武又毫无预兆的傻笑起来,他用手摸了摸鼻尖,又傻盯着全绿豆:“你怎么在这?”

你怎么在这?东珠去哪了?你是来找我的?为什么找我?喜欢我吗?那东珠呢……

他有好多问题想问,最后问出来的也只有听起来最矜持的这句,如果可以把耳朵的敏感度放大,那他一定会这样的,可在听到回答的那一刻,车律武宁愿自己是聋的。

“东珠不愿意嫁给你,”车律武听到那神色冷冽的女子低声嘲笑:“所以我来了。”

“你可真是……明明是个花花公子却连她都套不住?”

车律武眼里燃起的光突然灭了,他舔了舔嘴唇,有些尴尬的笑,然后又无力的转身坐下,手撑在桌上抵着脑袋,他头低着,又想起什么,抬起头看着全绿豆,全程眼神平静且冷淡。

全绿豆被他盯的有些不好意思,想着自己不是这样示弱的人,于是又努力瞪回去,他刚刚和车律武目光相交不过一会,车律武便开始示弱低下头不说话。

自认为赢了的全绿豆心里暗暗为自己感到高兴,车寡妇又赢了一次,真的好样的车寡妇!

“你回去吧,我不娶你。”

全绿豆怔住了,他双目睁大,连嘴巴都不自觉的张大,双手抓住腿边的衣物,他腾地一下从床上站起,气势汹汹的提着衣服走到车律武身旁,居高临下的看着车律武:“东珠不愿意嫁给你。”

他怕车律武听不清,还特意重复了一次,甚至说这句话的时候尾音还加重,似乎是在向谁证明这句话。

车律武却埋头喝酒,活像个失恋的小伙。

全绿豆气着了。

他和车律武身高差不多,此时他抓着衣领就把车律武向上拽,踉踉跄跄的站直,车律武回过神来的时候全绿豆已经凑到他面前,两人脸间的距离不超过一掌,车律武瞬间清醒了,他想推开,手都已经在胸前了,却怎么也下不了手。

全绿豆却向前一步,车律武的手就已经覆在了全绿豆的胸前,不是想象中女子的柔软,也是,毕竟是男子,硬邦邦的触觉让他清楚事情的变化。

曾经他相信所有事情都是可以迎刃而解的,可这件事不一样。

车律武开始迷迷糊糊沉了思绪。

而全绿豆目光却从车律武漂亮的眼睛,到坚挺的鼻子,再到稚嫩的,似乎没有接过吻的嘴唇,突然,他看着车律武的耳朵通红,呼吸开始逐渐沉重。

车律武看着全绿豆。

他说:“我可以亲你吗?”

全绿豆松开抓着车律武的手,像是躲避什么病毒瘟疫一般瞬间闪到一旁,他盯着车律武,似乎在确认他有没有开玩笑,可后者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破绽,甚至还有一丝纯良。

他张了张嘴,想拒绝却又说不出口,要不接受?全绿豆掐了掐自己的手臂,你可是男子啊,男子和男子要怎么接吻?

“我们皆为男子,”全绿豆听到自己这样说。

车律武笑了,他起来很好看,眉眼弯弯,看着你的时候感觉满心满眼都是你,全绿豆发现车律武眼里的光又回来了,他听见车律武笑着说:“嗯,也是,毕竟都是男子,开这种玩笑可真是太没意思了,真是抱歉,”车律武走向门口,他打开了门,然后看着全绿豆:“我不会娶东珠的,你走吧。”

全绿豆却突然皱起眉,他不知道今晚第几次确认车律武是不是开玩笑,可他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确认,或许他曾经是一个必须知道答案的人?

或许吧。

车律武看着全绿豆提着那红似火焰的喜服从花花绿绿的草丛中飞过,他盯着,直到那抹红色淡去他的视线,他才关上门,车律武脱下喜服,头上的纱帽太沉重,他稳稳当当的放在桌上,翻身上床睡觉。

这一觉睡的太沉,几乎到第二天用午膳时他才起,路过时不知为何身旁的仆人都笑嘻嘻都看着他,车律武疑惑不解的摇了摇头,可能是看错了,他急急忙忙向用餐的地方走去,刚一进门,边看见全绿豆坐在餐桌旁,正一脸温和的笑着,再向右看,他的父母正和全绿豆交谈甚欢。

车律武这次是真的疑惑了,他不动声色的拉开凳子,试图离全绿豆远些,刚想坐下,却被一只大手托住腰,车律武敏感的弹起,他怒气冲冲的看着全绿豆:“你!”

气极了,车律武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开讨伐这个不要脸的假寡妇,他拍开全绿豆的手,用手捂住自己的腰,他的腰没被人碰过,此时只是被人轻轻碰一下便无比敏感。

全绿豆有些惊讶的看着车律武,转眼看见他通红的耳尖,便什么都知道了,他眯起眼笑了,看着车律武的目光都格外温柔:“怎么了?我只是看大人似乎没有意识到椅子在何处。”

车律武转过头,看着原本应该在自己屁股底下的椅子不知为何移到了全绿豆身旁,他有些尴尬,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于是想把凳子拉回来,轻轻一拉拉不动,他又拉了一下,嗯?是他力气太小了吗?

车律武没看到全绿豆勾着椅凳的脚,他有些疑惑的顺势坐下,尴尬的动都不敢动。

目光掠过桌上的菜肴,他盯着左手靠桌边的煎焦烤肉,咽口水,但作为大人的本能让他没办法伸长手去夹那边的菜,他只好默默吞下口里难吃的青菜,然后想着结束后让仆人再做一份送到房间。

这么想着,碗里却突然多出了两块肉,车律武惊喜的夹起肉就往嘴里塞,身旁全绿豆似乎提出了什么,诡异的这一刻,世界安静了,他抬起头,一边嚼着嘴里的肉一边不解的抬起头,车律武看着自己父母惊吓的表情,又看向全绿豆,他的侧脸很好看,原本清冷的目光此时都变得柔和,眼中还带着一种勾人的意味。

“你说什么?”父亲颤颤巍巍的开口,车律武静静听着。

“我们东珠与车律武解除婚约,昨晚的婚礼不用作废,”全绿豆平静的开口。

车律武松了口气,不知该开心还是伤心的默默点了点头。

“婚礼是我去顶替的,”全绿豆突然侧过脸看着车律武,笑着的眼里突然迸发出一种恶作剧的感觉,不安的感觉漫上心头,车律武此时想制止全绿豆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他听见她说:“就让我来嫁给大人吧。”

“轰——”

车律武听见自己的耳边发出轰鸣声,脑子已经被炸晕了,他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嫁给他?全绿豆?

什么啊?全绿豆嫁给他吗?

可他不是男子吗?

“我一直很敬仰大人,第一次见到大人,他英勇的面容就让我无法自拔,大人温柔的眼神——”

喂等等,那只是因为你把我堵在树上不让我走,我瞪着你而已。

“大人坚硬的胸膛——”

为什么从全绿豆口中说出来这么怪?那次他只是以为他抱的是自己的丈母娘而已。

“大人柔软的嘴唇——”

好吧这个没办法否认,的确已经接过吻了。

“大人……”车律武终于听不下去了,他捂住全绿豆的嘴,听着他呜呜呜呜的说不出话,终于放心的叹了口气:“他只是开玩笑的,他昨晚的酒喝多了,傻了。”

父母松了口气,紧张的情绪终于平静。

全绿豆却在这时突然拉开车律武的手,双手捧着他的脸,对着那个嫩红的嘴唇就吻了下去。

唔……

车律武完全没想到这一茬,他就是千算万算也算不到全绿豆这样大胆,他感受到捧着他脸的手有些冰,也感觉到全绿豆的鼻子很挺,也感觉到嘴唇相交的时候的确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车律武闭上了眼,与其让他面对这样的修罗场,那他不如瞎了。

胡思乱想之间,全绿豆的舌头已经撬开了车律武的牙齿,从中间开始勾起了他的舌头,车律武嘴里异样的没有刚刚的肉味,大概是刚刚听他们说话时喝了茶水,现在嘴里是一股茶水的清香。

车律武吓到了,他以为轻轻一碰就算完,诡异的感情让他不敢推开,可现在全绿豆已经开始啜他的嘴唇了,他是应该推开呢?还是应该推开呢?

车律武的手已经碰上了全绿豆的胸口,硬邦邦的感觉告诉他,现在这个场面他不应该这样推,于是他又向上移,想推开他的肩,可衣服太滑了,车律武的手刚刚碰到那柔软的衣物便向后滑。

于是现在的场景变成了全绿豆吻住了车律武,车律武享受的闭上了眼,还调戏般的摸了全绿豆的胸,还勾住了全绿豆的脖子!

父亲早就气呼呼的走开了,母亲让刘管家赶紧出去,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车律武,然后紧随着丈夫出去。

车律武的手从肩滑到了脖颈,他下意识就勾住了全绿豆的脖颈,这个意外让全绿豆以为他主动了,于是他移开一只手,揽住了车律武的腰把他托上餐桌,出乎意料,车律武比全绿豆轻许多,全绿豆只费了一点小小的力便把车律武托了上去。

全绿豆摸着车律武的腰,感受他的敏感。

直到车律武满脸通红呼吸困难,全绿豆才撤开,嘴间拉开的银丝车律武就当看不见,他无力的把下巴抵在全绿豆头顶,气喘吁吁的满眼发昏。

脑袋涨的不行。

车律武的衣服不知何时开了,全绿豆盯着那突出的锁骨和细嫩的皮肤,想起昨晚他睡梦中半裸的身体和突出的下身。咽了咽口水。

他手里的东西,是绝不会再放手了的。

“将军?将军——”

全绿豆被叫醒了,他迷迷糊糊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眉眼,下意识呢喃:“车律武……”

车律武是谁?金军师疑惑的拍了拍全绿豆的肩:“将军,门外有人见,说是寡妇村来的人……”

金军师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全绿豆腾地一下从床上起来,惊喜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把衣服拉的平整了些,又皱眉看着自己这黑色的衣服,有些不满的挥手让金军师先出去:“你让他进来,我马上就过来。”

他拉开衣柜,看着里面清一色的深色衣服,有些质疑自己的眼光,才角落拿出一件不曾落灰保持的很好很干净的粉色衣服。

全绿豆换上衣服,一路急匆匆的走到接待客人的地方,才想起自己没必要这么急,毕竟他是很矜持的,于是他又慢了下来,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越是靠近接待室他就越紧张,心脏就跳得越快。全绿豆走在前方,紧张的吸气呼气。

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见车律武吗,又不是没见过。

全绿豆憋着欣喜走进房间,目光所及却没有见到车律武,满心欢喜皆完,他失望的看向来人,是董东珠。

董东珠不是特意来找他的,也没有事发生,全绿豆总觉得她下一句会是:“车律武希望你回去,”或者是“大人他就在门外等你。”

可董东珠一句话都没说,她只是来看一眼全绿豆的。

不知道聊了多久,全绿豆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在送董东珠了,董东珠那是那样漂亮,只是脸上的皱眉不符合她三十岁的年纪。

“你不年轻了。”

董东珠笑了:“我都四十二了,哪还年轻。”

“轰”的一下,全绿豆的脑袋一片空白,四十二岁?那他多大?

全绿豆急匆匆的找到一面镜子,盯着自己满脸岁月的脸,又盯着董东珠疑惑的脸:“车律武呢?”

董东珠脸白了,她支支吾吾的不敢说,全绿豆目光极有侵略感,于是她终于坦白:“死了……大人死于瘟疫。”

以前全绿豆从不相信有人会因为一个消息晕倒,但他这一刻的确感受到了,因为他现在就被这个消息吓到晕倒,他看到董东珠惊吓的上前抱着他。

再之后他便没有印象了。

金军师不知道全绿豆经历了什么,他只是连续一个月躲在房间里不肯出来,刚开始那几天,送进去的饭菜一口没动,金军师急得不得了,每天吩咐仆人做不同的样式,直到第六天,送进去的饭菜终于动了,四个菜里,那份煎饺烤肉被吃的一点不剩。

金军师开心的喜极而泣。

终于有一天,全绿豆从房间里出来,他穿着金军师没见过的粉色衣服,骑着马才将军府向寡妇村去。

三天四夜的奔波,全绿豆骑着马劳累的去往府内,年迈的夫人挡在门口不让他进门,全绿豆跪在地上,诚恳的请求她。

夫人心软,她问:“你为什么又回来了?”

“我记不太清了,只记得曾经有人对我说,可以和我接吻吗?麻烦你让我见见他,至少让他知道有人一直挂念着他。”

媚骨淋

豆律有人吗????

额,我又一次站了冷cp,又一次逆了😭😭😭想问下,有没有同好???

额,我又一次站了冷cp,又一次逆了😭😭😭想问下,有没有同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