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豆浆

55688浏览    1140参与
w_n_r_00

关于body mv的水下吻💋
还有图二的十指相扣

关于body mv的水下吻💋
还有图二的十指相扣

Hunt for Yoon

我们分手了(he/短完/现实延伸)

事情还是得从两个月前说起。

因为忙新专辑的事情,宋旻浩一连好几天都没跟姜昇润好好地两个人待一会,姜昇润的脾气他知道,所以他虽然看着姜昇润忙来忙去,身上的肉越来越少,黑眼圈越来越重,但也一直没太表现出不愿意来。

但压力大了就容易情绪敏感,两个人因为一点小事吵了架,宋旻浩这几天挺委屈的,压了满肚子火,脱口而出“我们分手吧”的时候,没想到姜昇润也就愣了那么一两秒,接着很不以为然地点点头,“正好我也累了。”

伴随着摔门声,房间只剩下宋旻浩一个人的时候,他顿时心里空的不得了,可他忍着没追出去,怎么想自己也没做错什么。

结果坐在那里出了会神,金秦禹跟李昇勋的消息就接连着来了。

“旻浩,昇润说你们...

事情还是得从两个月前说起。

因为忙新专辑的事情,宋旻浩一连好几天都没跟姜昇润好好地两个人待一会,姜昇润的脾气他知道,所以他虽然看着姜昇润忙来忙去,身上的肉越来越少,黑眼圈越来越重,但也一直没太表现出不愿意来。

但压力大了就容易情绪敏感,两个人因为一点小事吵了架,宋旻浩这几天挺委屈的,压了满肚子火,脱口而出“我们分手吧”的时候,没想到姜昇润也就愣了那么一两秒,接着很不以为然地点点头,“正好我也累了。”

伴随着摔门声,房间只剩下宋旻浩一个人的时候,他顿时心里空的不得了,可他忍着没追出去,怎么想自己也没做错什么。

结果坐在那里出了会神,金秦禹跟李昇勋的消息就接连着来了。

“旻浩,昇润说你们分手了。怎么回事?”

“宋旻浩,你是不是又欺负姜昇润了。”

这下子,宋旻浩刚压下去的火又立马冒了上来,姜昇润的反应让他感觉到既莫名其妙又不知所措,之前也不是没有吵过,甚至闹得比这严重的时候也有,可姜昇润从来就没把这事捅到两个哥哥那里去,因为两个人总会有一个人先低头认错,这次姜昇润这是连迂回的余地直接都给封掉了。

宋旻浩再不愿意接受也成事实了,他有些无力地拿起手机回复了两位哥哥,“是,今天晚上的事。”

金秦禹的电话立马打了过来,宋旻浩知道立马李昇勋的也就来了,索性关机。

之后姜昇润很自然地回到了朋友身份,宋旻浩也躲着不肯开口,两个哥哥也就没好意思插嘴。

最近没有姜昇润陪着,宋旻浩去朋友的画展都是一个人去的,第三次一个人出现的时候,那朋友终于问了起来。

“你怎么老是一个人,姜昇润没陪你来?”

宋旻浩咧咧嘴角,胡乱地翻着那朋友桌子上的图册,“分了,分了一个多月了。”

他的朋友用手把宋旻浩翻着的画册压住“你怎么一直也没提?”

“提那做什么?”

他的朋友比宋旻浩大三岁,叫李秀民,也是釜山人,之前宋旻浩刚跟姜昇润在这一起的时候,第一次带过来李秀民就特别喜欢姜昇润,第一次见面回去还专门发消息祝贺宋旻浩说他捡到宝了。

“那……你介意别人追求昇润吗?”

“嗯?”宋旻浩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看到朋友有些尴尬的脸,立马醒悟过来,也是,早该看得出来。

“我?我有什么介意的,我们现在又不在一起了。”宋旻浩扔下这句话,扭头去了旁边。

姜昇润有一个小号,那是他专门为了收自己跟宋旻浩的双人照注册的,名字叫“kano”,是之前跟他情人节直播时候的直播名。

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天天在一块,宋旻浩很少关注姜昇润的小号,前几天突然想起来去搜的时候,发现列表里已经没有这个人。他一个一个地照着头像摸索了半天,才找到那个号,姜昇润已经把名字改成了“sunflower”,头像是朵很大的向日葵。

跟我分开就这么开心吗?

宋旻浩想起来又有些生气,但还是经常习惯性地点进去看看,没想到今天姜昇润还更新了状态。

晚上十一点半,是一张两个人在咖啡厅的合照,除了姜昇润之外的人正是李秀民。

宋旻浩差点就打了电话过去,拨号前一秒冷静下来,想着自己没有立场去质问对方了,就把火力转到了李昇勋那里。

他气冲冲地冲到狗房的时候,李昇勋正给两条狗喂宵夜。

“哥,姜昇润这么晚不回宿舍你也不管管?”

李昇勋悠闲地拿了地上的狗粮又往饭盒里倒了一些“昇润都快三十的人了,夜不归宿又怎么了?”

“这都十二点了,他还跟一个男人在外面呢。”

李昇勋从地上站起来,倒在沙发上,看都没看宋旻浩一眼,“别姜昇润跟你在一起过,你就看个男的就以为他对姜昇润图谋不轨的,再说就是图谋不轨了,这也是姜昇润自己愿意的事。”

“可……”宋旻浩刚开口,金秦禹敷着面膜从外面进来了“怎么了,我刚过来想坐坐按摩椅,在门口就听到你们喊了。”

宋旻浩闭了嘴,李昇勋从沙发上一下子弹起来,拉着金秦禹把他塞进了按摩椅,“没什么事,旻浩饿了过来找点吃的。”

金秦禹半信半疑地看着李昇勋殷勤地帮他开按摩椅,想回头问问宋旻浩的,结果人早就没影了。

宋旻浩突然想到之前因为跟姜昇润都很忙,怕对方联系不上,就跟姜昇润开了位置定位的关联来着。

他打开手机看了看,姜昇润在离这里挺远的一KTV里,宋旻浩打了辆车冲了过去。

一脚踹开房间门的时候,姜昇润已经躺在沙发上醉的不省人事了,宋旻浩冲上去揪着蹲在旁边的李秀民的衣领提了起来,又慢慢地松了手,他替这位朋友把衣服胡乱地理了理,说“对不起,姜昇润我得带走。”

李秀民似乎早就想到会这样,站在原地看着宋旻浩把姜昇润抱走了。

宋旻浩把自己帽子摘下来盖在姜昇润脸上,挡住他的脸,刚出KTV门口,姜昇润哼哼唧唧说自己难受,宋旻浩就抱着他去不远的一个宾馆开了个房。

宋旻浩拿热毛巾仔仔细细地替姜昇润把脸擦了一遍,姜昇润紧皱着眉头,嘟着嘴,显然还是难受。

“秀民哥,今晚你带我回你家吧。”宋旻浩盯着姜昇润的眉眼还没看够,姜昇润突然冒出这句话把宋旻浩的心情毁了个干干净净。

他把毛巾一摔,盯着软塌塌得躺在那里的姜昇润,觉得自己不做点什么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找了一下宾馆抽屉,果然发现了几个没拆的安全套。

他把自己先给扒了,又去扯姜昇润的衣服,结果那小子虽然喝醉了眼睛都睁不太开,反应倒是挺快,一把抓住宋旻浩的手不让宋旻浩碰他。

“你不是都让我带你回家了吗?”宋旻浩黑着脸把姜昇润没有力气的手给扒开,爬上床把姜昇润翻了个身开始脱姜昇润的裤子。

姜昇润本来就没什么力气,喝醉了就更是全身无力,宋旻浩攥住他的脚腕,他就连蹬腿的劲都使不出来。

“哥,我是不想让人看见我醉成这样,我可是有男朋友的!”

宋旻浩把姜昇润的裤子连带内裤一起扔下床,听到这句停了下来,俯下身去,按住姜昇润的两只手,在他耳朵边问到“你男朋友是谁啊。”

“宋旻浩啊!”姜昇润是真的害怕了,语气有些抖,额头上已经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宋旻浩这下子开心了,他捏住姜昇润的脸颊,把姜昇润的脸掰过来亲了亲他嘟起的嘴唇。

姜昇润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闭着眼睛,嘴巴也闭的紧紧的,宋旻浩用舌头使劲撬也没撬开。

看来力气都在这里了呀……

宋旻浩笑了笑,不再折磨姜昇润的嘴巴,转移阵地,开始开拓起下面。

他有些恶趣味地继续假装着李秀民,看着姜昇润皱着眉头,抓紧了身下的床单。

第三根手指塞进去的时候,姜昇润终于忍不住哭了,嘴里喊着求“这位哥”放过他。

宋旻浩最见不得姜昇润哭了,顿时也觉得自己太坏了,有些不忍心,可看见姜昇润泪流了满面,软软地求饶的样子,他还是忍不住进去了。

因为二个月都没做过,又没有润滑,姜昇润疼的用牙咬了床单,宋旻浩怕姜昇润吃进什么脏东西,就伸手想把床单从他嘴里扯出来,结果姜昇润一口咬上了自己的手腕,疼的宋旻浩猛的把手抽了出来。

虽然抽的及时,宋旻浩的手腕上还是留下了牙印,他看伤口这会,姜昇润从他身下爬出来想逃,被他抓了脚腕给硬扯了回来,这次他再没管姜昇润什么反应,一口气做到了底。

姜昇润全程咬着牙,不松口,不出声,就最后自己释放在姜昇润里面的时候,他才从眼睛里又掉下了眼泪。

宋旻浩这一刻突然觉得,姜昇润是真爱他。

抱着浑身没有一点力气的姜昇润洗了个澡,刚一起躺进被子没一会,姜昇润就带着脸上还没干的泪水睡着了,宋旻浩把他抱在怀里,亲了他两口也睡了。

第二天宋旻浩出门买完早饭回来,看着姜昇润把自己包在被子里面发愣,一听见门响,看到进来的是宋旻浩,就立马掉下了眼泪。

宋旻浩把早饭放到桌子上,赶紧把人抱进怀里。

“旻浩,我昨晚被……”姜昇润看着宋旻浩手腕上的牙印不说话了,突然醒悟过来一把把宋旻浩推到了地上。

“宋旻浩,是你!我还以为我被……”姜昇润红了脸,平时除了姜昇润在下面这个事实以外,他从来都是看起来比宋旻浩更有男子气,宋旻浩也是昨晚才见到姜昇润还有这么样的一面。

他死皮赖脸地从地上爬起来,给姜昇润搬了个床头桌摆好早饭,笑嘻嘻地说“昨晚辛苦了,来,吃点饭补补力气。”

姜昇润被桌子挟制着没法有大动作,抓了个枕头扔在了宋旻浩头上。

“不是分手了吗?!”

宋旻浩把枕头捡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床上,拿着粥舀了一勺递到姜昇润嘴边,“我错了,赶紧吃饭吧,看你最近瘦的。”

姜昇润撇着嘴,委屈地不张嘴,宋旻浩把粥放下,把他抱住“昇润,是我犯浑,这辈子,我就你了。”

姜昇润过了很久,终于把手抚上了对方的后背。

“我也是……你以为我会这样说对不对!”宋旻浩的温情大戏被姜昇润掐在背上的手指瞬间捏碎,可怜群里两个哥哥收了今天一大早宋旻浩公布的复合消息还没得到进一步的回复,以为宋旻浩肯定跟姜昇润小别胜新婚呢,但只有宋旻浩知道,这次不挨顿揍是躲不过去了。
对了,向日葵的花语是向阳沉默的爱。🌻

柠檬腌鸡

万万没想到

我叫李昇勋,我有一个弟弟和……额……就是一个弟弟。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我早晨起床的时候打了一个喷嚏。

等等,我竟然感冒了?

 

哦,不对,我感冒好几天了。

 

感冒是加重了还是昨天晚上又冷到了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弟弟今天有点不太正常。

 

“哥,你感冒了?喝点热水”这个小子带着微笑端着热水走进我的房间。

 

“你昨天刷我的卡了?”

 

“没有啊哥。”

 

“那你吃错药了?”

 

“啊,哥,干嘛这样咧。”

 

“姜昇润,我感冒都快好了,你干嘛突然关心我?...



我叫李昇勋,我有一个弟弟和……额……就是一个弟弟。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我早晨起床的时候打了一个喷嚏。

等等,我竟然感冒了?

 

哦,不对,我感冒好几天了。

 

感冒是加重了还是昨天晚上又冷到了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弟弟今天有点不太正常。

 

“哥,你感冒了?喝点热水”这个小子带着微笑端着热水走进我的房间。

 

“你昨天刷我的卡了?”

 

“没有啊哥。”

 

“那你吃错药了?”

 

“啊,哥,干嘛这样咧。”

 

“姜昇润,我感冒都快好了,你干嘛突然关心我?”

 

“我难道不是你最可爱最善良最亲爱的弟弟吗?”

 

“?”

 

“哥,我一会去给你买药,在家里等我哦。”

 

这小子关上我的房门出去了,留下我自己在房间里满脸问号。

 

算了,可能是我这个帅到人神共愤的哥哥平时的教导让这小孩良心发现了。

 

我喝着姜昇润买的感冒药看着坐在沙发上看手机的弟弟,感到一丝欣慰。

 

 

-

 

万万没想到,我还是感动的太早了。

 

我因为姜昇润给我买药所以给他做了好几顿好吃的,没过多久小子和一个叫宋旻浩的小子谈恋爱了,然后很久很久很久以后,姜昇润找到男朋友也很久很久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这个悲惨的事情真相。

 

那天我和他俩在外吃饭,不是,是他俩请我我掏钱在外吃饭,跟我汇报他们的思想进度。

 

“昇润,你还记得你绝对不能告诉你哥的事吗?”宋旻浩突然嘴瓢。

 

“呀!宋旻浩你别说!”

 

我拎着姜昇润的后衣领听到了故事。

 

“当时给你买药,实际上是我感冒了,但是我们当时不是还在暧昧嘛,昇润不好意思直接说给我买,说的是给你买顺便帮我带一盒,嘿嘿。”

 

 

行了姜昇润,你今晚别回家了,跟宋旻浩睡去吧。

 

 

 

 

 

 

 

 

 

 


随便写的,啥也不是,取材真实事件,我和我室友和她男朋友,哈哈,害。

w_n_r_00
我爱你。我更。加上这偶像剧画风...

我爱你。
我更。
加上这偶像剧画风甜腻的眼神!!!!

我爱你。
我更。
加上这偶像剧画风甜腻的眼神!!!!

w_n_r_00
推特真的好生刺激,太太们请下笔...

推特真的好生刺激,太太们请下笔💁

推特真的好生刺激,太太们请下笔💁

Heemi

违规恋爱①

rapper宋×化妆师姜

姜昇润喜欢宋旻浩很久了,从第一眼看到在台上肆意不羁的宋旻浩时,就喜欢上了。且如饮一壶老酒一般,越来越沉醉其中。

而在两个月前,他成为了宋旻浩的随从化妆师。作为南韩顶尖的化妆师,他从来没有如此热爱过自己的职业。

但是这份工作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充满欢喜。在宋旻浩的团队中,有一项铁规则:不允许有人对宋旻浩抱有非分之想,否则立即离开。

“职场如战场啊,唉。”看着厚厚的一沓员工守则,姜昇润不禁长叹一口气,但机会难得,他怎么会放弃能如此近距离接触宋旻浩的机会呢,不可能的。姜昇润只能隐下对宋旻浩的满腔爱意,尽力克制自己的欲望,开始了同他的同事生活。

宋旻浩注意姜...

rapper宋×化妆师姜

姜昇润喜欢宋旻浩很久了,从第一眼看到在台上肆意不羁的宋旻浩时,就喜欢上了。且如饮一壶老酒一般,越来越沉醉其中。

而在两个月前,他成为了宋旻浩的随从化妆师。作为南韩顶尖的化妆师,他从来没有如此热爱过自己的职业。

但是这份工作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充满欢喜。在宋旻浩的团队中,有一项铁规则:不允许有人对宋旻浩抱有非分之想,否则立即离开。

“职场如战场啊,唉。”看着厚厚的一沓员工守则,姜昇润不禁长叹一口气,但机会难得,他怎么会放弃能如此近距离接触宋旻浩的机会呢,不可能的。姜昇润只能隐下对宋旻浩的满腔爱意,尽力克制自己的欲望,开始了同他的同事生活。

宋旻浩注意姜昇润很久了,从一年前与他同用一间化妆室开始。起初,他并没有留意这个看起来还像是高中生的小伙子,但每次化妆时总能听见身边传来阵阵欢笑声,某次不经意间的抬头,姜昇润笑开花的脸蛋一下子撞进了他的眼里,莫名地让宋旻浩的心跳漏了一拍。宋旻浩也忍不住笑了一下:原来,这么好看啊。

宋旻浩总能在化妆室遇上姜昇润。姜昇润没有固定任职于某艺人,所以每次接待的人不同,姜昇润也会有不一样的表现,有时唱歌,有时讲笑话,有时表演个人技,但总能把气氛活跃起来。宋旻浩坐在旁边,虽然表面上还是酷盖形象,其实早就被姜昇润挠得心痒痒的了:真是个有趣的人啊。

当在经纪人李昇勋那得知自己的化妆师辞职了,需要一个新的化妆师时,宋旻浩毫不犹豫地对李昇勋说:“哥,我要姜昇润。”

今天是宋旻浩巡演的最后一场,姜昇润本该也如往常一样在化妆间忙禄着,但此时的后台却不见他的身影。

当宋旻浩坐到化妆镜前,看到不同往日的人站在他身后时,宋旻浩疑惑地转过头,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人。金秦禹一瞬间有被吓到,但马上镇定下来,解释道:“mino你好,今天昇润有事,我来给他代一下班。”听到这句话,宋旻浩没有表现出了然的样子,反而眯起眼睛,透出一丝的冷酷,“他去哪了?”金秦禹回想起早上姜昇润兴高采烈地来找他的样子,随口说道:“可能去约会了吧” ”呵”回应金秦禹的只有一声冷笑,以及肉眼可见的沉重下来的气氛。

宋旻浩现在很烦躁,他想要立刻马上见到那个平时不离他半步的奶团子,以及一想到姜昇润会跟别人亲亲密密腻腻歪歪,他就想打人。

即使化了妆,工作人员还是能看得出来宋旻浩的脸色比平时黑了几个度,大家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也不敢靠近他。他一动不动地坐在化妆室里,在场务的再三催促下,才慢悠悠地上台,却依然板着脸。

姜昇润今天十分开心。以往宋旻浩的演唱会,他几乎一场不落,这次因为工作原因,他一直没能去看。想到今天是最后一场了,姜昇润还是坐不住了,他找朋友买了票,又去找秦禹哥顶班,甚至还很细心地将自己打扮得与往常不一样。要是被认出来可就不行了,不仅翘班还违背了员工守则,不行不行。

朋友给姜昇润的票很好,不仅接近舞台还很中间,是离宋旻浩最完美的位置。演唱会开始了,姜昇润同身边的小姑娘一起应援着,看着宋旻浩走上舞台,隐隐约约觉得与平时的他不太一样,好像有点丧?但宋旻浩毕竟是合格的爱豆,很快就敛起了自己的情绪。姜昇润也没多想,转身又投入呐喊中。

虽说宋旻浩表面上调节好了自己的情绪,但依旧是有些心不在焉,目光时不时四瞟,也不知道在找啥。

当演唱会进行到后半部分时,摄影机扫过观众席,盯着大屏幕的宋旻浩惊到了,他看到了姜昇润。

完全嗨了的姜昇润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帽子掉了,也完全不知道自己被摄影机拍到了。

宋旻浩失声地笑了,笑了好几下,根本停不下来。原来在这啊,姜昇润,抓到你了。

“嗯,最后一场了,我们玩点不一样的吧。我们找个幸运观众上来互动吧,好不好。”宋旻浩忍住笑意说。“呐,第一排那个穿着黑白条纹的幸运儿,上来吧。”

???谁??第一排??黑白条纹??我??!!!姜昇润惊呆了,第一反应不是惊喜,而是,完了……

看到工作人员走了过来,姜昇润手忙脚乱地把帽子戴上,像是被挟持了一样,慢慢地跟着工作人员走到了台上。他简直,恨不得把头埋进地里。

宋旻浩看着姜昇润把自己缩起来,脸红透了,又惊慌失措的样子,忍不住又笑了出来。

可爱,太可爱了。

宋旻浩偷偷地把麦给关了,走近姜昇润,借着不太明显的身高优势,把姜昇润圈了起来,侧头对着姜昇润的耳朵低声地说道:“原来你是我的粉丝啊。我好像,对你有点意思了呢。”

依旧小学生文笔,感谢观看😭😭

希望我还能写得下去  我们下次见!!💙

w_n_r_00

开始了,这个男人又开始了,为什么一定要舔一舔呢😂😂       润真的那么好吃吗                               🐻💙🦊

开始了,这个男人又开始了,为什么一定要舔一舔呢😂😂       润真的那么好吃吗                               🐻💙🦊

Komorebi

(图片倒序看)莫名想起旻浩帮晟润喝了那半瓶烧酒

(图片倒序看)莫名想起旻浩帮晟润喝了那半瓶烧酒

脆真泥

豆浆|🌻

🔗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331447

链接若失效请看置顶

欢迎回到原文点赞评论💙

感谢阅读🙇‍♀️

☞☞☞☞☞☞☞☞☞☞☞☞☞☞☞☞☞☞☞☞☞☞

灵感来源☞☞☞苦月亮和阿宋的向日葵

写完这篇车车以后要写甜甜蜜蜜的日常了

do的过程不知道合不合理

因为都是我想象出来的


🔗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331447

链接若失效请看置顶

欢迎回到原文点赞评论💙

感谢阅读🙇‍♀️

☞☞☞☞☞☞☞☞☞☞☞☞☞☞☞☞☞☞☞☞☞☞

灵感来源☞☞☞苦月亮和阿宋的向日葵

写完这篇车车以后要写甜甜蜜蜜的日常了

do的过程不知道合不合理

因为都是我想象出来的



suyn的小生活
是不是该在破洞牛仔裤里套一条秋...

是不是该在破洞牛仔裤里套一条秋裤,风全从破洞灌了进来😂

是不是该在破洞牛仔裤里套一条秋裤,风全从破洞灌了进来😂

柠檬腌鸡

这样也可以吗

-

“宋旻浩,你这样可以吗?”

 

姜昇润皱着眉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宋旻浩在背对着他换衣服。

 

现在是2019年10月27号,首尔演唱会结束后的更衣室,宋旻浩正在脱掉舞台上的衣服换上自己的,姜昇润坐在椅子上等待他一起去所谓的庆功宴。他们总是这样。

 

 

宋旻浩边提着裤子,边和小队长搭话。

 

“你明天在家?”

 

“嗯,你不是明天要录制吗,新西游记。”

 

 

宋旻浩停顿了一下,接着给自己的裤子扣上皮带。

 

“你不说我一时间也忘了。”

“这两天演唱会开...




-

“宋旻浩,你这样可以吗?”

 

姜昇润皱着眉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宋旻浩在背对着他换衣服。

 

现在是2019年10月27号,首尔演唱会结束后的更衣室,宋旻浩正在脱掉舞台上的衣服换上自己的,姜昇润坐在椅子上等待他一起去所谓的庆功宴。他们总是这样。

 

 

宋旻浩边提着裤子,边和小队长搭话。

 

“你明天在家?”

 

“嗯,你不是明天要录制吗,新西游记。”

 

 

宋旻浩停顿了一下,接着给自己的裤子扣上皮带。

 

“你不说我一时间也忘了。”

“这两天演唱会开的,我现在感觉要死掉了。”

 

宋旻浩笑笑,蹲下来开始系鞋带。

 

 

姜昇润咬着嘴唇,想了一会。

 

然后在宋旻浩系第二只鞋鞋带的时候开口说:

 

“宋旻浩,你这样可以吗?”

 

 

 

-

“有什么可以不可以。”宋旻浩走去拿包,“总不能因为我停止录制。”

 

“再说了,我不是没什么事。”他走到姜昇润的面前,把桌子上的帽子戴到小队长的头上,又拍拍他的脸。

 

“走吧,昇润呐。”

 

 

姜昇润拉着宋旻浩的手站起来,然后一瞬间有强烈的眩晕感,他定了定神,努力不想让宋旻浩看出他的异样。

 

好在宋旻浩以为他只是在想事情,动作没有跟上脑子。

 

 

出休息室门的时候姜昇润松开宋旻浩的手,宋旻浩回头看他,他就停了一下,让宋旻浩先出去。

 

 

“这样可以吗?”

姜昇润这么想着,把脸上的微笑挂起来,和外面的粉丝打招呼。

 

 

-

姜昇润终于躺到床上的时候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

 

他能在几天后的直播里说出自己当作“没有明天”的话,不只是夸张的玩笑。

 

他是真的太累了。

 

 

可是他又忍不住拿起手机,开始确认粉丝发布的今天演唱会的视频。

 

 

他盯着屏幕,脑袋里开始不停地问自己。

 

“做得好吗?我做到这样的程度是可以的吗?”

 

 

 

 

-

宋旻浩自己按密码进门已经是凌晨的事情了,姜昇润已经看演唱会影像很久了。

 

宋旻浩只是来拿回排插。

 

他路过姜昇润房间的时候,从门缝里看到手机屏幕的亮光,叹了口气。

 

他想直接走过去,但他又回来推开了门。

 

“还没睡?”

 

 

姜昇润听到熟悉的声音,于是把手机关掉,伸了个懒腰。

 

“准备睡了。”

 

名为姜昇润的小狐狸在黑暗中无声地笑了笑,拉着宋旻浩的手,想索要一个拥抱。

 

 

他成功了。

 

 

宋旻浩俯下身抱了抱他,顺便拿起枕头旁边姜昇润的手机,输入密码后看到了他预料到的界面。

 

“昇润,你这样可以吗?”

 

“我就是确认一下。”

 

“睡吧。”

 

宋旻浩轻轻地吻了一下姜昇润的嘴唇,然后起身走出去关上门。

 

“晚安。”

 

 

 

-

姜昇润醒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多了。

 

昇勋哥不在,冰箱里没吃的,姜昇润踩着拖鞋进了电梯,然后自己按密码打开房门。

 

宋旻浩不在家,显然,他应该一早就去录制了,只有揪尼趴在沙发上,看到姜昇润来了象征性的抬了头。

 

 

冰箱里只有不知道什么时候的半只炸鸡。

 

姜昇润把它放进微波炉,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揪尼从沙发跳到餐桌上。然后在姜昇润吃东西的时候和他大眼瞪小眼。

 

 

 

-

收拾完餐桌姜昇润又按电梯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又拿出手机搜索winner。

 

 

然后他看到了新西游记的路透照。

 

 

“这个笨蛋啊,这是啥呀,埃及艳后吗?”姜昇润的笑声可能整栋楼都听见了。

 

他笑着笑着就噤了声。

 

他有点难过了。

 

 

昨天还说自己感觉累得快要死掉,今天又在首尔街头笑的像个傻孩子。

 

 

“这样真的可以吗?”

 

 

 

-

音乐中心录制,姜昇润不知道自己是晃神还是真的没站住,他差点在粉丝面前摔跤了。

 

他连声道歉,向担心的粉丝们和工作人员鞠躬,然后再一次重新开始录制。

 

 

幸好下一遍很完美。

 

 

结束之后,他们又要赶去签售地点。坐在车上宋旻浩问他:“姜昇润,你可以吗?”

 

“可以的,我可休息了三天呢。”姜昇润冲他笑,然后把头转向窗外。

 

笑容僵住了。

 

 

 

-

宋旻浩或许是对他有点生气,原本他们总是坐在一起,这次宋旻浩跳了一个位置。

 

 

姜昇润摇摇头坐下,宋旻浩真比小孩子还要幼稚。

 

 

签售完,他们俩又上了同一辆车。

 

 

宋旻浩假意看手机不和姜昇润说话,车发动的下一秒姜昇润就靠到他的身上了。

 

“生气了?”

 

“我为什么。”

 

姜昇润去拉他的手,再挽住他的胳膊,用头蹭了蹭他怀里,宋旻浩就气不起来了。

 

“注意身体。”

 

叮嘱和不满都汇在这句话里了。

 

“嗯。”

“你也是。”

 

 

宋旻浩抱着姜昇润的肩头,看到他已经睡的张开嘴。宋旻浩无声的笑笑。

 

 

 

然后他看向窗外,夜晚的首尔,灯光闪烁的让人想要流泪。

 

“都会好的吧,一定都会好的。”

 

宋旻浩吸吸鼻子,然后闭上眼睛。

 

 

 

好好睡一觉吧,真的真的好好睡一觉吧,不用管老板,粉丝,朋友,还有千千万万随意对他们做出评价的人,就什么都不用想的睡一觉,不用问自己这样也可以吗,不用问自己不这样也可以吗。

 


睡一觉吧。

夕照歸途

虛擬單戀 -續1-2-

※豆漿AU

※雙向單戀


姜昇潤忍不住勾起嘴角,心想如果mino看過本人就會知道他不可能有什麼約會,以男生來說太過纖細的身版根本吸引不了異性,更不用說他在團體裏面毫無存在感,小眼厚唇膚色蒼白,跟陌生人說話也容易緊張結巴。

順道一提,他還曾經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長達一年的時間。


正文1-3 End
續篇-ONE OR ONLY -1
續篇-ONE OR ONLY -2


※豆漿AU

※雙向單戀


姜昇潤忍不住勾起嘴角,心想如果mino看過本人就會知道他不可能有什麼約會,以男生來說太過纖細的身版根本吸引不了異性,更不用說他在團體裏面毫無存在感,小眼厚唇膚色蒼白,跟陌生人說話也容易緊張結巴。

順道一提,他還曾經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長達一年的時間。


正文1-3 End
續篇-ONE OR ONLY -1
續篇-ONE OR ONLY -2


w_n_r_00

请点开观看
这是个连续剧😛
一直暗恋奶润的宋旻浩总是想尽办法调戏对方,扯扯衣服什么的都是家常便饭。
看着朦朦胧胧睡醒的炸毛小狐狸,宋旻浩心脏咚咚,没忍住亲了上去。😻
一不做二不休,都到这份儿上了,干脆把小狐狸变成自己的,扑倒😏
事后单纯的小狐狸看着宋旻浩却在羞羞的思考,“黑猫+白狐,新生命=?”🤔🤔

请点开观看
这是个连续剧😛
一直暗恋奶润的宋旻浩总是想尽办法调戏对方,扯扯衣服什么的都是家常便饭。
看着朦朦胧胧睡醒的炸毛小狐狸,宋旻浩心脏咚咚,没忍住亲了上去。😻
一不做二不休,都到这份儿上了,干脆把小狐狸变成自己的,扑倒😏
事后单纯的小狐狸看着宋旻浩却在羞羞的思考,“黑猫+白狐,新生命=?”🤔🤔

beyourstar

万圣节 要糖记

灵感来自一篇漫画  画手指路➡️微博@ 力争做个人


有一些形象是改了的  擅自加了个背景  侵删


incir客串


文笔依然很差   正在努力


在今天结束前发出来了   有错误请多包涵


祝  好梦💙️


风在秋天的末尾打了个卷,带着收获的些许凉意往冬日悠悠飞去。此刻夜色还未降临,月亮还在云层中沉睡。


朴incir捧着保温杯,裹着毯子缩在沙发里,电视荧光闪着,播放着老套的爱情。


“唉――”朴incir叹了口气,作为一个人际交往上的废柴,搬到这个小区三天了,还没正式拜访过邻...

灵感来自一篇漫画  画手指路➡️微博@ 力争做个人


有一些形象是改了的  擅自加了个背景  侵删


incir客串


文笔依然很差   正在努力


在今天结束前发出来了   有错误请多包涵


祝  好梦💙️


风在秋天的末尾打了个卷,带着收获的些许凉意往冬日悠悠飞去。此刻夜色还未降临,月亮还在云层中沉睡。


朴incir捧着保温杯,裹着毯子缩在沙发里,电视荧光闪着,播放着老套的爱情。


“唉――”朴incir叹了口气,作为一个人际交往上的废柴,搬到这个小区三天了,还没正式拜访过邻居。她看了看身旁匆忙准备的一篮子糖果


“怎么办,这样的自己和小孩子也打不了交道吧”朴incir把下巴放在曲着的膝盖上,独自思考着


不知不觉,随着时间的流逝,夜色已包裹住整个世间,月亮也打了个哈欠,慢慢地从云后踱步而出


“当――”钟声响起


“当――”第二下


“叮咚――”门铃响了


朴incir慌张的爬起来,还没来得及放下手里的毯子,就顺势抄起那一筐糖果,咚咚咚跑去开门


“啊呜!”


“不给糖就捣乱!”


眼前站着一个银发的小男孩儿,像是十五六岁的样子。戴着一张紫色狰狞的鬼面具,手指弯曲着举在耳旁,看上去甚是吓人(其实并不)


朴incir一脸呆滞,今天的确是万圣节没错,只是……为什么这孩子脑袋上还有毛绒绒的狐狸耳朵啊!!!朴incir心里飘过一万个感叹号兼问号。


而且――


朴incir稍稍抬了头,看向小孩的背后――


呃   这个凶神恶煞的(人?)又是谁?这是当下流行的……熊cosplay吗?为什么他也有耳朵???


一个红发少年站在小孩儿背后,比小孩儿高大了许多,虽然仍有稚嫩之气,但已然是成熟了的身体,薄薄的肌肉隐在t恤里,像是在弦上蓄势待发的箭。此时却正恶狠狠盯着朴incir,估摸着意思是:快点给糖!他要是哭了有你好看!


“这张脸可比鬼面具吓人多了”朴incir暗自想着


银发小孩儿看朴incir没有反应,就超凶的(?)又低吼了一声:不给糖就捣乱!


大脑猛然回神,朴incir有些慌乱,想起来要给糖的,却差点把毯子给了出去,待反应过来,又举着一篮子糖直直地递了出去


等朴incir认识到这个事实,糖已经拿不回来了


眼前的银发男孩儿则抱着篮子高兴的跳了起来,这一跳,几块糖果掉落在了地上,他又快速蹲下去捡,身后的尾巴跟着绒绒的耳朵动了几下,显然是主人过于兴奋了


“天呐啊啊啊啊,会动!会动!!是真的耳朵和尾巴!!!”朴incir瞪大了眼睛


男孩儿的面具也一松,滑落下来,绳子则挂在脖子上,露出一张可爱的面容。只见他眼睛弯弯地转向身后的红发少年


“你看!我就说了大家都很怕我!”


红发少年耳朵动了下,冰着的脸有些绷不住了,最后无奈地应了一声:啊……嗯……


银发男孩儿又看向朴incir,笑眯眯地说:姐姐你好呀!我叫昇润!这位呢是旻浩!就住在旁边!今天谢谢你的糖果!万圣节快乐哦!


看着小男孩儿稚气未脱的肉肉小脸,朴incir脑里紧绷的弦松了下来,心里呼了口气


“啊……万圣节快乐!”朴incir扬着笑脸说


告别他们以后,朴incir正转身准备关门,只听见一些风中飘来的对话――


“旻浩呀!你要吃糖嘛!给!”


“……”


“你吃吧,太甜了”


“哦!那好!一定要跟牢我哦!我带你去下一家!我很厉害的!”


“好”


远处的身影渐行渐远,月色朦胧了许多,照在远处的银色与红色上,漾出似有若无的温柔光影


……


“咔哒”


 

   关上门




   朴incir揉了揉脸,低着头,想了一会儿,突然笑了一声


“哈,新邻居,也不是很难相处呢”














Hunt for Yoon

初雪(现实背景/短完)

“上车。”

李昇勋把车停在武装严实的宋旻浩跟前的时候,宋旻浩的烟只抽了一半,用嘴含着开门坐上了车。李昇勋从前面递给他一个烟灰缸,“喏,就知道你没戒掉,专门给你准备的。”

宋旻浩抽了一口,接过来把烟灰抖进去,“哥,有些东西不是你想戒就能戒掉的。”

李昇勋摇摇头,从后视镜看看宋旻浩缩在座椅上吞云吐雾的样子“你看看你现在,就跟个七八十的老头似的,镜头前面的那些光鲜都丢到哪里去了。”

宋旻浩把车窗摇下来,听着李昇勋的话没反驳,看着窗外飞速闪过去的霓虹灯叹了口气。

“我倒是希望可以老得再快一些。”

李昇勋脸上的笑容终于是挂不住了,“旻浩呀。”他叫了一声这个弟弟的名字却发现再也说不出别的,该说...

“上车。”

李昇勋把车停在武装严实的宋旻浩跟前的时候,宋旻浩的烟只抽了一半,用嘴含着开门坐上了车。李昇勋从前面递给他一个烟灰缸,“喏,就知道你没戒掉,专门给你准备的。”

宋旻浩抽了一口,接过来把烟灰抖进去,“哥,有些东西不是你想戒就能戒掉的。”

李昇勋摇摇头,从后视镜看看宋旻浩缩在座椅上吞云吐雾的样子“你看看你现在,就跟个七八十的老头似的,镜头前面的那些光鲜都丢到哪里去了。”

宋旻浩把车窗摇下来,听着李昇勋的话没反驳,看着窗外飞速闪过去的霓虹灯叹了口气。

“我倒是希望可以老得再快一些。”

李昇勋脸上的笑容终于是挂不住了,“旻浩呀。”他叫了一声这个弟弟的名字却发现再也说不出别的,该说的早在十年前就说过了,没用。

宋旻浩把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把车窗重新关上,拿那张快要冻僵的脸挤出一个极其难看的微笑“哥,首尔是不是快要下今年的第一场雪了。”

“嗯”李昇勋看看窗外,“最近可能就会下雪,天气越发冷了。”

“一会去哪里吃饭?”

“老地方,哥就是想跟你喝杯酒。”

宋旻浩吸吸鼻子,语气比刚才又低沉了一些,“哥,我都是四十的人了,有些事,不由人的,我都知道。”

李昇勋没说话,他说过的,没说过的,就算宋旻浩当时不懂,现在过了这么久了,也该懂了。只是他觉得他得在今天跟这个弟弟呆在一起。

车子停在一家不起眼的小酒馆,这还是作为练习生的时候,宋旻浩跟李昇勋意外发现的。

刚一下车,宋旻浩就抱紧身上的衣服跑进了店里,李昇勋在后面紧跟着责怪他当自己还是十七八岁的时候,穿的那么单薄。宋旻浩进店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笑嘻嘻地反驳“这不是刚参加完节目又怕哥等我。”

李昇勋把外套脱下来放在一边,把菜单递过来板着脸地打趣他“呀,你小子年轻的时候也不见你这么在意准不准时。”

“那不是为了跟姜昇润多呆会,那时候我们也不住在一起。”

李昇勋看着他主动提起姜昇润时脸上那比哭难看的笑容就有些难受,他想今天一大早宋旻浩看着姜昇润被拍到跟异性的照片的时候肯定比这还难看。

“旻浩呀,你跟昇润互相折磨这么些年也够了,该放下了,跟昇润一样往前走吧。”

“老板娘,麻烦这里来两瓶烧酒。”宋旻浩不去看李昇勋,对李昇勋的忠告避而不谈,转头先要了几瓶酒。

“宋旻浩,你躲得了我,躲得过另外的所有人吗?这多少双眼睛看着你呢,说不定明天就会有记者问起来,你也要摆着这样的表情面对镜头吗?”

“哥,有时候,我们不是艺人该多好。”宋旻浩答非所问。

他终于肯正脸看李昇勋,此时此刻脸上诚恳又认真的表情一点也不像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人,更不像李昇勋认识的那个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宋旻浩。

“不是艺人,结果也不会有什么改变的,你知道,昇润的问题不是在这里。”

“也是。”宋旻浩叹口气,眨巴眨巴眼皮。

李昇勋打开一瓶刚刚拿上来的烧酒“来,哥陪你喝一点,你秦禹哥也说要来,但是有电视剧的拍摄。”

“没必要,哥,这事早该埋在我们最后的那场舞台了,今天还拿到嘴边来讲其实是我的不对。”宋旻浩双手接过李昇勋递来的酒杯抿了一口“哥,你就不怨我吗?要不是我跟昇润的事,我们四个说不定真的可以走到第四十四年去。”

李昇勋也喝了一口,他看看酒馆玻璃上氤氲着的雾气笑了“旻浩,说不可惜是假的,但是人生这么短,重要的跟更重要的得排好序才行,你秦禹哥跟我都没有后悔过。”

“可.......”

宋旻浩刚要开口,李昇勋就打断了他的话,他知道宋旻浩肯定又要说一堆抱歉的话。

“可是,旻浩啊,我跟你秦禹哥的让步是为了我的两个弟弟能后半生幸福下去啊。”

李昇勋脸上的表情温柔地不像话,温柔地让宋旻浩这个四十岁的大男人有些想哭。

宋旻浩吸了吸鼻子,他把杯子里剩下的酒全都灌下去,胃里被热辣的酒刺得直痛,他却只是皱了皱眉头又给自己添了满满的一杯。

他又开口说起来。

“哥,我之前在电视台见过他一面,他样子好像一点没变,还是那样单纯,我想跟他打声招呼,可是意识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躲在厕所里面了。”宋旻浩又摆出那比哭还难看的笑,只是这次因为想着姜昇润的样子,竟然硬生生地过滤出几分奇怪的喜悦与幸福。

“昇润他的确没变。”

才喝了没多久,宋旻浩就喝醉了,趴在桌子上神志不清。李昇勋想,这样也好,总比清醒着受折磨好受。

他还是给姜昇润发了短信。

“哥,想见你一面。”

“好,哥明天来我家里吧。”

姜昇润的家里比宋旻浩干净得多。

姜昇润泡了茶还洗了一盘的橙子,水果刀找不到了,他说要给李昇勋亲自剥一个。

李昇勋看着他圆圆的头顶动来动去,正认真地剥着那颗橙子的皮。

“那新闻怎么回事,你恋爱了吗?”

“没有。”姜昇润笑了笑,虽然有些尴尬“公司看我一直没恋爱,随便安排的绯闻。”

“我昨天见宋旻浩了。”

“哦,他最近怎么样?”姜昇润低下头,继续对着那颗橙子用力。

“他说,今年就要结婚了。”

“嘶”姜昇润的指甲劈了一块,手指冒出血来。

刚换宿舍那会,宋旻浩专门拜托过李昇勋要好好照顾他,说姜昇润最怕疼了。

李昇勋赶紧抽了一张纸递给姜昇润,姜昇润接过来把纸攥在手里,含着那根受伤的指头吸了两口。

“疼吗?”李昇勋问他。

姜昇润眼睛里眼泪打着转,笑着说“不疼。”

“昇润啊,我知道你的处境,这样来劝你我很自私,伯母只有你这一个儿子,但是宋旻浩,宋旻浩他这一辈子也就只能遇见这么一个你啊。”

姜昇润倔强着不掉下来的眼泪此时连珠线似的掉下来,他恨自己这么脆弱,可是那泪水,在他的眼里停了、攒了十多年了,止不住。

他哽咽着嗓子,看着红色的血从手指的皮肤下又渗出来”哥,哪是你自私,组合我没守得住,旻浩的约定也是没遵守。”

“昇润啊,这不是你的错。如果可以,组合今天起也可以再次站上舞台,如果可以......如果可以今年初雪前,你还可以再拥有宋旻浩这个人。”

姜昇润擦擦眼泪,看看窗外“是要下初雪了吗?”

“是的,旻浩他说,等你到初雪那天。”

初雪那天你会做什么呢?

会跟爱人告白?

会跟朋友拍照留念?

还是会躲在图书馆的落地窗前边看书边不专心地时不时抬眼看看窗外的地面有没有落上雪花?

宋旻浩坐在咖啡店里,他来的太早了,杯子里面的咖啡早已经冷掉,他此时紧张地看着窗外,捏在手里的手机里躺着昨晚的那条短信。

“旻浩啊,明天下初雪的话,我们重新在一起吧。”

天气一直是阴沉的,宋旻浩觉得那几朵厚重的云里一定承载着今年的那场雪,就连街上的小孩子都说要下初雪了。

他只要等,只要等就好了。

“下雪了!”街上喧闹的声音穿透玻璃传过来,桌子边坐的却还是只有自己,等到窗外的积雪已经很厚,进到咖啡馆里面的人的话语从开心变成抱怨的时候,宋旻浩终于自嘲的笑了笑,结账离开了座位。

开门出去,冷风扑过来,这天地已经白成了一片。

“旻浩呀。”

是梦吗?

“旻浩啊!”

宋旻浩终于大着胆子回头看去,姜昇润在雪地里抱着一个小孩,旁边堆着一个可爱的雪人,他看着姜昇润笑着笑着,然后变成边哭边笑,然后彻底把脸埋进胳膊里抱着膝盖耸动着肩膀抽搐起来。

那小孩从姜昇润的怀抱里跑过来拉拉宋旻浩的衣服下摆“叔叔,叔叔,你快去看看那个哥哥,他怎么哭了呀,咦,你怎么也哭了。”

宋旻浩拿袖子擦擦眼泪“呀,小子,我也是哥哥呀。”

那小孩哼了一声,扔下一句“叔叔骗人”跑开了。

宋旻浩再也忍不住了,他再也看不下去了,他脚步急促,呼吸加速,耳朵里听得到心跳,直到他把那温暖瘦弱的身子几年来第一次真实地抱在怀里,他才终于肯打心底里面笑了。

“对不起,旻浩。”姜昇润哭的脸红成一片,哭得这么厉害的时候除了他们最后那场告别演唱会,这是第二次。

他握住姜昇润捂住脸颊的手,拉开自己的外套把那双手塞进自己的衣服里面,在首尔落满雪花的无名街头吻上那张跟十年前比仍旧未变的脸。

“我爱你呀,昇润,爱是不必说抱歉的。”

一年后,消声已久的男团组合重新出道。

一切似乎从未改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