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费里西安诺

20万浏览    5651参与
病名为错字

【黎明利亚】第二十三章.路且长

【长篇前文预警慎】


  “它在我手里,将大有用处。”菊兴奋的喃喃道。


  “用处?什么样的用处?”费里西安诺一脸好奇


  “它有什么用处,您以后会知道的。”


  菊仔细观察了那株罂粟的样子,便缄口不言,再没说过一个字。


  “你不会是要贩……”罗维诺忽然住了口,然后他下意识的扫了基尔伯特一眼。


  “啊!对了,本大爷在军队也常和毒///贩打交道呢,也许还和小费里的兄长大人打过交道啊?”


  “不会!才不会!”罗维诺一口否决,“我什么都没做过什么都不知道!”


  “嘛嘛...

【长篇前文预警慎】


  “它在我手里,将大有用处。”菊兴奋的喃喃道。


  “用处?什么样的用处?”费里西安诺一脸好奇


  “它有什么用处,您以后会知道的。”


  菊仔细观察了那株罂粟的样子,便缄口不言,再没说过一个字。


  “你不会是要贩……”罗维诺忽然住了口,然后他下意识的扫了基尔伯特一眼。


  “啊!对了,本大爷在军队也常和毒///贩打交道呢,也许还和小费里的兄长大人打过交道啊?”


  “不会!才不会!”罗维诺一口否决,“我什么都没做过什么都不知道!”


  “嘛嘛,开玩笑的啦,哥哥大人别生气。”


  “在下保证,一定是对我们有利而且绝对不违背法律。虽然说我们这个地方并没有将鸦///片列为禁品就是了。在医药学没那么发达的过去,罂粟一类的植物并不像现在这样被敬而远之,而是很有用的药物。”菊严肃的说道。


  “所以说,你想用它制药?”路德维希猜测。


  “这个就要先保密了。”菊神秘一笑,“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继续走吧。”


………………


  爬山无疑是一种极其耗费体力却又让人乐在其中的运动,现在这五个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哈……好……好累……啊。”费里西安诺累的直接摊在了罗维诺身上,而后者也因为没了力气索性就让他靠了。


  “是呢,真的有些累,但是还好呢,路德维希先生提议一口气登顶大家都坚持下来了呢。在下现在感觉很痛快。”


  提议者路德维希本人因为日积月累的锻炼看起来轻松一些。“不过,大出我意料的是,你们两个,居然真能一口气坚持了下来。”他指的当然是瓦尔加斯两兄弟,罗维诺他还不太清楚,但是费里西安诺以前绝对不会能坚持爬这么久的山。


  “土豆脑袋你瞧不起谁啊!”在得知路德维希喜欢土豆之后他便又多出了一个专属称呼,“毕竟天天晚上都在梦里狂奔,马拉松都没有那么累人好吗!”


  “本大爷也这么觉着,退伍后下降的运动量好像这一阵子都补回来了,kesesesesese。”


  “从这个角度上来看,倒是件好事了。”


  “您可千万别这么说。”菊苦着脸。“在下是在是个运动苦手,但是在那里不动起来可就没命了。”


  基尔伯特从背包里拎出一瓶水喝了一大口,擦掉嘴角的水滴后说道:“任何训练方式都好,绝对都没有这种情况效率高。生死存亡,可最能激发人的潜力了。”他呲着牙笑着。虽然看起来轻松,但是基尔伯特可能是他们五个人中唯一真正的站在过死亡边界的人。


  其他人都不说话了,最后还是罗维诺推开还在他身上摊着的费里西安诺掏出了相机。


  “蠢弟弟,起来照相啦!你的相机我不会弄啊!”


  “OK~”费里西安诺也站的起来了,“交给我吧!大家在那边站好,然后摆一个帅气的姿势~。”费里西安诺喜欢拍照,相机也是各种功能的都齐全,连手机都买摄影功能最好的。


  “好啦!诶延迟拍摄时间太短了!veeeeee!等等我啊!”


………………


  第一张合影因为延迟时间太短导致捕捉到的画面里费里西安诺居然只有一个残影。


  “kesesesesesese,稍微一改就是灵异照片啊小费里。”基尔伯特看着照片笑到。


  这之后他们又重新拍了第二张。


  “ve……笑一下啊,队长。”看完照片费里西安诺的镜头直接对准路德维希。“照片上只有你像拍证件照一样严肃啊……”


  “做那种事情就是在为难我。”


  “对付这种面瘫土豆,就应该这样。”罗维诺嘿嘿笑着跑到路德维希身后然后高举双手拉开路德维希的脸。结果没什么防备的路德维希猛的受惊要往前躲,却不料没有挣脱罗维诺的魔爪,挣扎的时候一不小心直接趴在了地上,就算这样罗维诺还是没松开路德维希的脸。


  “……疼疼疼……”罗维诺松开底下人的脸揉揉自己的胳膊肘,却没从路德维希身上起来。


  “我才是最该说疼的那个吧……”被压的路德维希手撑地想爬起来,忽然觉得背上负担更重了一些。“哟~好有趣的样子啊!”


  “啊——基尔伯特!你给老子下去!”不顾罗维诺的大喊大叫,基尔伯特就是不起来。他就是那种看着不胖,但是因为身体很结实体重不轻的人。


  “费里西安诺先生,”菊蹲在这个三人叠叠乐旁边比好了剪刀手,“请您务必设定好延时拍摄然后到在下这里来。”


……………………


  费里西安诺对第三张合影很满意,并决定回去洗出来一人一张收藏。照片上路德维希终于不是面瘫脸而是一张生气又有些无奈的脸。


  费里西安诺觉得这比无表情有趣多了。


……………………


  从山上下来又废了一番功夫,五个人终于回到了他们的车上,然后统一的摊坐在车座上。


  方向都是一样的。


  “今天好开心啊~ve”


  “在下也这么认为。”


  “可是好累……”


  “我们现在回去吗?”


  “回哪儿去?”


  “可以回我家。”菊主动举手,“我们五人一起。晚饭大家一起解决,还有一点点好酒准备着,太晚了的话榻榻米可以睡下五个人。顺便在下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大家商量。”


  路德维希听到了酒这个字眼皮一抬,他承认他是个其实很好收买的人。而且方向盘在他手里,这一车的人去哪儿都是他决定。


“ve好耶~又可以去菊家里玩了~我们现在就出发!”


“等一下!好歹再休息一下啊笨蛋弟弟!”


……………………


  菊固执的把自己家一间卧室改造了和风居,并且配备了小矮桌和拉门。其他四人倒也挺喜欢这个样子的,基尔伯特还说有机会要去日/本住一住真正和风的房子。


  晚饭是菊和瓦尔加斯两兄弟一起完成的。本田菊本人十分嗜盐,但是今天却做了相对清淡的茶泡饭。


  “暖暖的茶泡饭十分解乏的,今天玩的也累了,喝这个正合适。”


  “我要开动了。”费里西安诺学着菊的样子双手合十之后,迫不及待的端起碗开动。


  “啊——,今天一整天吃到的都是美食啊,真是棒极了的一天啊!”


  他们五人有的互相认识还不到一周,但是现在关系到已经十分紧密。这几个人性格都不坏,而且一起经历了很多其他人不会经历的事情,羁绊就这样诞生没什么好奇怪的。


  “我吃饱了!”这次五个人动作整齐划一,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们又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


  饭后路德维希主动去洗碗,基尔伯特就在旁边帮他。剩下三人坐在榻榻米上靠着墙翻看白天的照片。


  当洗碗的两人擦干手回到和室里,菊清清嗓子说有事情要告诉大家的时候,刚才轻松的氛围一下子消失不见。气氛忽的凝重起来。


  “大家,在下接下来要告诉你们一个坏消息。”菊环视了一下周围的四个人,然后继续说道:“虽然我们之中已经有人成功从黎明前的农场中逃出,但很遗憾的是,就算这样我们也并没有人永远的离开了那里。”


  “换句话说,我们今晚还是要面对那里,继续一人做屠夫,四人做逃生者的可怕的游戏。”


病名为错字

【黎明利亚】第二十二章.肾上腺素

【长篇前文预警慎】


  “在下……在哪里?”


  罗维诺点头。“如果你知道了你在哪里,那么我接下来要说什么你都能理解了。”


  “可能您接下来所说的,在下已经猜到一二了。”


  “真的?呜哇,真可怕。”


………………


    两个人边走边说,已经来到了河边。


  “您是说,费里西安诺先生之前在废旧车库见到了正被献祭的基尔伯特先生?”菊惊讶的愣住,对于屠夫就是他们五人的化身菊的确猜想过,费里西安诺的见闻无异坐实的他的猜测。


  “这么说来,在下昨晚似乎在做梦的...

【长篇前文预警慎】


  “在下……在哪里?”


  罗维诺点头。“如果你知道了你在哪里,那么我接下来要说什么你都能理解了。”


  “可能您接下来所说的,在下已经猜到一二了。”


  “真的?呜哇,真可怕。”


………………


    两个人边走边说,已经来到了河边。


  “您是说,费里西安诺先生之前在废旧车库见到了正被献祭的基尔伯特先生?”菊惊讶的愣住,对于屠夫就是他们五人的化身菊的确猜想过,费里西安诺的见闻无异坐实的他的猜测。


  “这么说来,在下昨晚似乎在做梦的时候听到有谁叫了在下的名字……”


  “是费里西安诺没错,他昨天晚上试图阻止你杀掉那个肌肉男,于是喊出你的名字想让你想他那样清醒过来吧。”罗维诺低头。“嘛,昨天最值得一提的事情除了这个也就是我们终于有人成功从那里逃出来了吧?”


  “真的?”菊一下子抓住罗维诺激动的问,“真…真的啦!你吓我一跳啊可恶!”


  “实在是抱歉。在下稍微……嗯,真的不好意思。那,那之后呢?”菊急切的追问。“后来……我是突然脱力似的倒下了,只记得天一下子从深夜变成了黎明……”


  “黎明……”菊突然想到了那个声音说的“逃出黑暗”。已经有人见到了黎明,是不是意味着可以不再回到黑暗。抱着这样的想法菊问罗维诺:“那么,昨天是您四位都逃出了吗?”


  “……没有。那个混……我是说路德维希,他没能跑出来……”


  “这样啊……还是要恭喜你们,可能不用再回到那里去……”不对。菊马上就意识到了。黑暗中传来的那个女声,说让他们“祈祷再也不要遇见她”,她不可能不知道昨天有人逃生,那么她既然这么说了……


  事情就远远没有这么容易解决。


  “嗯……”罗维诺也没有多兴奋的样子,反而若有所思。


  “好了,不如我们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吧。我们专心钓鱼?”挑起这个话题的菊最后也负责把它压了下去。他们两个人暂时忘记了这些,对午餐更上心了些。


………………


  “我们回来了~!”罗维诺和菊终于钓到鱼回到营地,菊对着营地里的三个人朗声喊道。而费里西安诺这边,第二批上架的食物也快要好了。


  至于第一批,咳,怪就怪在这两个人去的时间太长了。


  “哇好香。这些鱼我们放了几条小的回去,剩下的已经被菊处理好了,可以直接放在火上了。不得不说那处理鱼的手法相当熟练。”


  “因为家乡靠海吃海,这些小的时候就会了哟。这些已经可以吃了,罗维诺先生,请用。”


  “啊,谢谢。”在河边吹了不短的冷风又已经有些饿了的罗维诺觉得自己瞬间被烤翅治愈,果然美食有着了不得的力量。


  “队长,笑一个!”费里西安诺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了相机,镜头对准了路德维希。“现在就算是假期也不能随便笑出来的。”


  “拍照片?本大爷要和阿西一起!”


………………


  午饭饱餐一顿,休息时间之后,几个人带上随身的重要物品,把其他的东西放回车上或还给租借处,向着更西边的一座山出发。


  “我已经走累了啊,可恶……”徒步走向山坡的时候,罗维诺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喊出这句话来。


  “你不是黑/手/党吗,走这么一会儿就不停的喊累。”路德维希只好减少罗维诺的负重,把他的东西拿过来自己这边。


  “啰嗦——就只会看电影的家伙又不了解就乱说。”罗维诺偏过头去,“我早就不管那些了,爷爷他又不老,完全可以自己干,根本用不着我费心。”


  “罗维诺先生的爷爷,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不…不要问我这种问题,不想回答。”罗维诺似乎逃避话题的意思,所以不说话了。倒是费里西安诺,他似乎和他们爷爷很亲近。“我小时候,爷爷就是个超级温柔超级厉害的人!而且爷爷画的画最好看了!”


  “你们两个的表现看起来像你们的爷爷不是一个人。”基尔伯特一语惹毛了罗维诺:“才不是!我们是亲兄弟!只不过就是我……哼。”话说到一半罗维诺却以一个“哼”结束。


  还是费里西安诺知道真相:“其实哥哥从小就有些害怕爷……”


  “笨蛋费里西你闭嘴!”


………………


  山上野花野草多,大多数都是见到过但是谁都叫不出来名字的,有的更是见都没见过。


  但是有一个人例外。


  “菊,这个呢,这个叫什么啊?”明明知道问了也记不住,费里西安诺还是在不停追问菊他看到的野生植物叫什么名字。


  菊倒是很有耐心的给他解释所有植物的名字,“如果在下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鬼灯’,因为果实的形状像个灯笼,颜色又是红色,像是百鬼夜行时手中提的灯笼,所以就叫做鬼灯。它也是可以入药的哦。”


  “这是了不起的知识储备量啊。”基尔伯特慨叹,“但是菊明明很了解植物草药什么的,为什么工作却是软件开发?”他问到。


  “这个啊,不如说两种都是兴趣吧?在下只是对药草感兴趣,所以比起医生,在下更喜欢从事游戏制作方面的工作。”


  “哦!这个呢?!这个和刚才的鬼……嗯…很像!只是忘记叫什么了……”费里西安诺发现的新大陆一样的东西,又是一株植物,已经结出了红色的果实,还有一部分的花还没有谢,同样是鲜艳的红。


  “这个是……”菊忽然皱起了眉,好像在回想。反倒是路德维希说:“我好像见到过这个,而且就是最近才见到。好像还长了不少……”


  “我知道了!”罗维诺喊了出来,“就是在那个地方啊!火堆照亮的范围内生长了不少这种植物不是吗?”


  “是这样没错,在下也回忆起来了。这是野生的罂粟,也就是说,这个东西的果实能够提取出兴奋药剂,甚至是毒/品。”菊才想起来自己之前都忽略了什么。


  如果生长在那里的植物真的是它的话,那么它在我手里,将大有用处。


病名为错字

【黎明利亚】第二十一章.谁看到的希望

  【长篇前文预警慎】


  片刻后路德维希拿着东西对其他人说,“我们先下去吧,菊接到了一个电话可能还要说上一会儿。”


  “嗯?电话?没出什么事吧?”


  “没事吧……他说是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的电话,总之他说让我们下去等他。”


  “这样啊,那我们拿上东西先下去吧。”基尔伯特响应。


  幸好没人继续追问下去,不擅长说谎的路德维希松了口气。


  “休息半个小时吧,就这么出发你肯定会吃不消。既然你坚持一定要和我们一起去,那就听我的话。至于时间,耽误一点他们不会在意的。”


  真...

  【长篇前文预警慎】


  片刻后路德维希拿着东西对其他人说,“我们先下去吧,菊接到了一个电话可能还要说上一会儿。”


  “嗯?电话?没出什么事吧?”


  “没事吧……他说是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的电话,总之他说让我们下去等他。”


  “这样啊,那我们拿上东西先下去吧。”基尔伯特响应。


  幸好没人继续追问下去,不擅长说谎的路德维希松了口气。


  “休息半个小时吧,就这么出发你肯定会吃不消。既然你坚持一定要和我们一起去,那就听我的话。至于时间,耽误一点他们不会在意的。”


  真是可靠的人啊。听从路德维希的话的菊想到。如果只凭自己肯定隐瞒不过所有人,所以菊选择告诉路德维希一些事情。


  “在下需要快点恢复,如果真的扰了大家的兴致,那就是在下的不是了。”


………………


  知道了也好。反正迟早都会知道。


  既然这样,兰普金街,还不是时候打开。


不过没关系,熟练了,游戏就变得更有趣了。


………………


  “不好意思,本以为三五分钟就能说完的话,结果拖了二十多分钟。实在是非常抱歉。”


  没人怀疑本田菊额头上的汗是怎么来的,路德维希向他招手。“坐在副驾驶没关系吧?”


  “嗯,没事。只要不是费里西安诺先生开车坐哪里都没问题。”当然,后一句话只有菊自己听得清。


  “嗯?什么?”费里西安诺问,“啊对了!菊!你有做苹果糖吗?”


  “当然,在下和您说好了的。”


  “太好了!呐呐,哥哥,菊做的苹果糖,那个超——有趣!”


………………


  小镇西北有一片山地,还有一条不小的河,是个夏天野餐烧烤的好去处。小镇的人们,在假期都喜欢来这里。


  “到了!下车吧。”河边已经有不少人支起帐篷架起烤架。“这河里也许能钓到鱼,我车上有鱼饵鱼干。”


  “太棒了!哥哥,我们去那里租一个烧烤架吧!”费里西安诺晃着胳膊指向远处一个出租用具的一个小亭子。


  “好吧,看在你求我一起的份上。……喂你跑慢一点!”


  真是,平常看不出来他跑步速度这么快。“兄长,和我一起带着东西到河边去吧,菊你留下来等着那两个家伙回来。”


  “好,您二位注意安全。”路德维希和基尔伯特下车把后备箱里一大堆食物一股脑的拿了出来,去找他们的营地了。


  本田菊还在车上坐着,不过他觉得自己的头疼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四肢的力气也回来了。


  “那结束后,再整理措辞向大家传达一些消息吧。”


………………


  香肠可以再烤一下,带来的鸡翅撒上盐和辣椒烤一烤也很香,费里西安诺本还有试试烤饭团的计划可是被路德维希以不许玩食物的理由训斥了之后只好作罢。


  “饭团不烤也好吃的。”菊只觉得好笑。基尔伯特和罗维诺跑去河边钓鱼,费里西安诺一面啃着心心念念的苹果糖一面往架子上放食材。


  费里西安诺他们带了肉类,鸡翅和炭火,还有一大瓶的番茄汁。喝的东西也只有番茄汁了,虽然路德维希很想喝啤酒,但是很遗憾的是他要开车。


  所以这就导致了基尔伯特也不喝啤酒了。


  “不能让阿西看着眼馋对吧。但是阿西要因此感恩本大爷才是!”


  好吧,感谢你一次……路德维希想,不过这可不能和他说。不然这家伙绝对会得寸进尺。


  菊给所有人都准备了一份便当,还做了包括费里西安诺期待的苹果糖在内的不少点心之类的甜食。


  “菊你,这些做了多长时间啊?”


  “其实在下相当的期待这次出游,所以不知不觉就做了这么多呢。”


  “哇!章鱼肠!”小孩子喜欢的东西给费里西安诺正好,已经是工作了的人了还喜欢小孩子喜欢的东西。


  但是不太违和,也许大家习惯了他这个样子。


  所以他那天晚上的样子着实吓了路德维希一跳。声音响亮,不带一丝颤抖和哭腔的喊道:“不要杀了他!”


  不只是费里西安诺,所有的人都在悄然的改变。变得勇敢,坚定,还有乐观。


  如果这就叫做“希望”的话,那么或许他们中有人已经拥有。


………………


  “都怪基尔伯特!他把所有的鱼都吓跑了,一条都没钓上来!”气冲冲跑回来的罗维诺第一件事就是抱怨,他几乎气的跳脚:“老子的失败都是因为你!”他指着路德维希。


  “你到底是多讨厌我才把这种事情也赖在我的头上。兄长你又干了什么?”


  “本大爷在唱歌吸引小鱼们的注意,然后它们就都会来到本大爷的鱼钩下了!”基尔伯特从自己头发里取下一只鸟,“看!本大爷的肥啾就会遵从这种召唤!”


  “pi——pipi~”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肥啾抬起翅膀附和基尔伯特。


  “既然这样没有鱼我们今天就烤了这只鸟!”


  “请您冷静一下,罗维诺先生。这样如何,在下陪您再去一次河边,在下保证不会吵闹把河里的鱼吓跑。可以吗?”关键时刻还是菊出来救场,罗维诺对谁的态度都是一样的讨厌嫌弃的样子,唯独对菊会好很多。毕竟谁都不可能对一个态度礼貌客气的人无理由的岂可修。


  “那沙拉就拜托基尔伯特先生了,如果有问题可以问问费里西安诺先生。”


“好!包在本大爷身上。”基尔伯特拍胸脯保证。


  放下手里的东西后,菊和罗维诺走向河边。罗维诺面对菊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最后还是菊打破了沉默。


  “罗维诺先生,从第一天晚上开始就一直都在了吧?”


  菊突然出声吓了他一跳,又听到问题想起了之前几天的事情,罗维诺结结巴巴的回答:“是……是啊。”


  “您,害怕了吗?”


  “才不是!才没有……”


  “呵呵。”菊笑着说,“没关系的。害怕也是正常的,在下一开始也害怕了好久,之前每天都在枕头下面放剪刀。”


  “放剪刀?为什么?”罗维诺不懂。


  “在枕头下放剪刀会剪碎噩梦,有这种说法。”


  “可是这个方法没有用。”“嗯,是呢,没有用。”菊点头。“但是不得不说,噩梦做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可……一点都不想习惯这种事情。”


  “昨天。”菊提到,“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您能把您知道的事情大概和在下讲讲吗?”


  “但是。”这时候他们已经走到了河边。“有些情报也应该要告诉你,只是不知道现在说是不是合适……”


  其实很在乎别人的感受呢。菊想。“没关系,在下真的太好奇了,很迫切的想知道。罗维诺先生会告诉在下的吧?”


“好吧……那,你知道你昨天在哪里吗?”


病名为错字

【黎明利亚】第二十章.出去玩!

【长篇前文预警慎】


  “这里,是哪里?”


  “基尔……伯特?”


………………


  “kesesesesese!”


“!”


  安睡的路德维希忽然被噪音吵醒……这声音,听起来好耳熟。是基尔伯特魔性的笑声没错。


  然而这会儿疑似声音的主人的家伙正在自己旁边睡得正香,还卷走了三分之二的被子。


  分床睡,不然也要分被子。路德维希很恼火,而且很大程度是来源于被吵醒的起床气。


  寻找刚才的声源时路德维希发现那声音竟然是自己的短信铃声,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掉了。路德维希气的拽...

【长篇前文预警慎】


  “这里,是哪里?”


  “基尔……伯特?”


………………


  “kesesesesese!”


“!”


  安睡的路德维希忽然被噪音吵醒……这声音,听起来好耳熟。是基尔伯特魔性的笑声没错。


  然而这会儿疑似声音的主人的家伙正在自己旁边睡得正香,还卷走了三分之二的被子。


  分床睡,不然也要分被子。路德维希很恼火,而且很大程度是来源于被吵醒的起床气。


  寻找刚才的声源时路德维希发现那声音竟然是自己的短信铃声,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掉了。路德维希气的拽了拽基尔伯特的白毛。


  “别闹……阿西。尿床了一会儿哥哥帮你……洗。”


  “谁尿床了啊!”


  再和他纠缠下去估计要气的胃疼,路德维希不再理会他点开短信。短信是菊发来的,他说:


  “叫上基尔伯特先生,和瓦尔加斯两兄弟,我们一起出去玩怎么样?”


  照顾人才发信息的好意完全被这个家伙破坏了。路德维希又瞪了基尔伯特一眼,下床并且拨通了本田菊的电话。


  “啊……不知不觉已经周末了。”电话振铃的时候路德维希想到。


  “您好,路德维希先生。”


  “早上好。那个,出去,你有什么计划吗?”


  “嗯,在下之前和费里君商量了一下,为了是庆祝我们之前游戏的大买。本来是计划一起去野餐的,因为今天工作室其他人有几个人已经有了别的安排,人员不齐。所以在下就想庆祝的话只好等到下次。不过准备都准备了,换一个理由而已,在下就想到我们五人一起。费里君他们两位已经来过信息说可以了,就等您二位了。”


  “我今天没什么事,可以的。兄长的话,他肯定会吵着去的所以也没问题。”


  “那太好了。毕竟野餐人多才热闹嘛。在下就也准备您二位的便当了。”


  “那就多谢了。还需要我做什么准备吗?”


  “可以的话……您也准备些食物吧,就算吃不了也可以带回去不会浪费。在下也很像尝尝您的手艺。哦还有,还要借您的车一用。”


  “可以啊。那就这样吧,九点半我和兄长去接你,然后再去带上那两个家伙。”


  “呵呵,就这么约好吧。那我们待会儿见。”“好,再见。”


  野餐啊,有机会出去放松放松也是好的,带上点好货去吧。


………………


  基尔伯特闻着香味起床的时候已经是八点了,上衣都没穿的他跑到厨房,发现路德维希果然在煮香肠。


  “唔哇!改善伙食了?是说阿西你平时的早饭也吃的豪华一点嘛。”


  “兄长。去把衣服穿上洗好脸再吃饭。而且这可不是早餐。”


  “有什么关系嘛,呜哇好香,本大爷的馋虫勾起来了不得到满足不可能离开了!”


  “就算是早餐也要要等到收拾好了再吃,还有一会儿我们一定要好好讨论一下有关我手机铃声的问题。”


  基尔伯特干笑两声,“哎呀!天气真好啊!我们一会儿出去玩吧?本大爷的主意是不是很好?!啊哈哈,但是还是要先穿好衣服啊!”试图打着哈哈混过去的基尔伯特溜走了,路德维希只觉得好笑。


   “早知道会被发现就不要这么干啊。”


………………


  “本大爷准备好了!准备好啦!野餐!野餐!”知道野餐这个消息的基尔伯特异常兴奋,转着圈的兴奋。


  也许是被他感染,路德维希的情绪也高涨了不少。“快了快了,哥哥如果着急出发的话倒是过来和我一起整理啊。”


  “不——要。本大爷要在出门前再玩一局游戏!”基尔伯特抱着笔记本跑开,只留下路德维希一个人继续往背包里添东西。


  “这个帐篷防水所以下暴雨也没问题;这个小净水器虽说不百分百卫生但是带着方便;这个绳子虽然足够结实但是有些短……那就连这个长的一并带上。啊!还有打火石……”


  这位贝什米特先生似乎对野餐有什么误解……路德维希带的装备把提前跑来的瓦尔加斯两兄弟都吓到了。


  “ve……队长,我们是去野餐,不是要去野外生存……”


  “哼!你这个肌肉混蛋这么做是在防着老子吗!告诉你!我罗维诺大人才不会趁机就这么把你丢在野外让你自生自灭的!所以给我把你这些多余的东西丢到楼下垃圾桶里!”


  “很多余吗……等等,你刚才说出来的话证明你这么想过吧!”


………………


  “菊!你准备好了吗?!”


  电话那头传来基尔伯特的声音,听起来相当的有活力。


  本田菊不禁微笑。“是,在下已经准备妥当了。”


  “是嘛!太棒了!我们这就去接你!然后就是在本大爷领导下的野餐啦!”


  对面似乎传来路德维希的声音:“兄长根本就不熟悉这里还说什么领导……”


  “那种事情怎么样都好!总之我们出门啦!”


  “嗯,路上小心。”本田菊结束了通话,似乎没什么问题。然而基尔伯特他们不知道的是,接电话的这个人,现在正因为头痛而脸色发白,拿起手机的力气都没有了。


  “呼——”本田菊摊趴在桌子上,“虽然失礼,但是希望他们会遇上堵车,来的更慢一点。”


………………


  “谁?”耳边忽然响起的刺耳的声音,像是厉鬼的嚎叫,又好像有什么东西靠近。接着,本田菊感觉自己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诚惶诚恐,如果您是要戏弄在下,现在就请出现吧。”菊他自己也不清楚这是怎么了,但因为这一周以来发生的事情足够多足够超自然,使得他现在不那么慌张了。


  “我不是要戏弄你。”声音远远的传来,是沙哑的女声。本田菊忽然觉得四周一片开旷,并不想是在自己家里。


  “在下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之前几天的事情是不是都是你做的?”


  “我回答你第一个问题,你现在在这里的确是我的所为,我尽全力要你来到这里只为了一件事。时间不多,你要听好。”


  “等等……”


  “要想逃出黑暗,就要找到黑暗的源泉。四季镇的所有都被邪神掌控,我们是被邪神操控的工具。你记住,想要永远的离开四季镇,就要找到邪神,做出交换。”


  “邪神?那你是?”


  “我只不过是个死人罢了。最后给你一个忠告,”那个不知从何而来的沙哑的女声似乎越来越小。“邪神最喜欢吞噬希望,所以希望就是你们逃生最后的钥匙。”


  “我最后的良知也要消失了,告诉你的同伴,祈祷再也不要碰到我……”


………………


  “叮咚——”……


  “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门开了,只不过是对面的门。


  “不好意思,对面家上午没有人……啊,各位,你们来了啊。”


  开门的正是本田菊,而基尔伯特的手还放在对门的门铃上。“在下住在这边哦,诸位请进,先稍等一会儿。”


  “什么啊,这不是住在对面吗。谁提供的地址。”


  “我记得是01室没错,但是说右边是01的是兄长。”


  “就算这样本大爷也找对地方了!好了快进去再说!”


  “ve~那我打搅了。这句话是和菊学的!”


  总算有了一点精神,待一会儿在车上再稍微睡一下吧。本田菊庆幸的想到。只是……


  “路德维希先生?能不能帮我拿一下东西呢?”


  “啊,好的。我要把鞋脱掉吗?”


  “方便的话,请这样做吧。地板下面有地热,所以不凉的。”


  “我知道了。”路德维希脱了鞋,跟着本田菊去拿东西。


  路德维希本以为本田菊的东西会有很多才叫他来帮忙,但事实上他的东西只有一个包而已。


  “就这些吗?”“是……麻烦您了。”


  东西不重,就算是个女孩子也绝对拿的动。“菊你,你是不是有事情要和我说。”本田菊把东西交给他之后就没动过,路德维希姑且试探的问了问。


  “……是。老实说,在下的身体状况不太好。”本田菊抬起胳膊,路德维希发现它颤抖的厉害。


  “如您所见,因为某些暂时不能解释清楚的事件突然发生,所以在下需要您的帮助。”


病名为错字

【黎明利亚】第十九章.黎明之后

【长篇前文预警慎】

  日出之前是最黑的黑暗

………………

  费里西安诺高喊出声之后,护士猛地回头看向他,手工的骨锯数次举起又放下。

  既然什么都说出来了,费里西安诺便没了更多的顾虑。

  “我已经……不,我是猜到的。就算我猜到了什么让你恼羞成怒,你也不可能真正的杀死我们,所以,不要再控制他了,让我们离开这里吧。”

  一开始搞不清楚状况的基尔伯特听着这话忽然明白了。“喂,你这话的意思……这几天挥刀杀人的,会不会,就是我们自己啊……”

  护士忽然移动到了费里西安诺面前,破空的声音像钢针一样刺进鼓膜。他下意识得退了一...

【长篇前文预警慎】

  日出之前是最黑的黑暗

………………

  费里西安诺高喊出声之后,护士猛地回头看向他,手工的骨锯数次举起又放下。

  既然什么都说出来了,费里西安诺便没了更多的顾虑。

  “我已经……不,我是猜到的。就算我猜到了什么让你恼羞成怒,你也不可能真正的杀死我们,所以,不要再控制他了,让我们离开这里吧。”

  一开始搞不清楚状况的基尔伯特听着这话忽然明白了。“喂,你这话的意思……这几天挥刀杀人的,会不会,就是我们自己啊……”

  护士忽然移动到了费里西安诺面前,破空的声音像钢针一样刺进鼓膜。他下意识得退了一步,护士的骨锯就这样在他面前划过。

  基尔伯特眉头一皱,刚才那一刀就算费里西不躲,也伤不倒他。

  不像是要伤害他,更像是驱赶。

  基尔伯特看向费里西安诺,又望向倒地的路德维希。他心下已经有了打算,无论怎么样,费里西安诺必须活着,他脑子里的猜想或许就是关键。直觉告诉基尔伯特,他们走出那道大门并不能真正的“逃生”,他们还需要做到别的事情。

  于是他一咬牙,拉起费里西安诺就向之前大门的方向跑去。也就是说,他决定放弃救路德维希,由他来保证费里西安诺的安全。

  阿西,希望你明白,我们一定得逃出去,而他就是我们能够出去的希望。如果我不能回来营救你,那我一定回来陪你。

  ………………

  其实他们早都忘了这些是真是假,就这么拼着命。

  虽然死亡不是真的,可是……

………………

  泄了气的路德维希躺在潮湿的地面上,他听见那两个人的声音远离了之后,居然有种放心了的感觉。

  然后他又听见风声,是护士在向他靠近。

  “现在终于是我一个人了。”他看着漂浮着的影子。

  窒息感向他袭来,意识也逐渐模糊。恍惚间路德维希感觉脸上有什么东西划过,似乎是发硬的布料,动作又很轻柔。

  幻觉吗?这是路德维希失去意识前最后的念头。

………………

  疯人院里响起尖啸,声音比护士出现时大上好几倍,以至于在疯人院范围内的所有人都能听到。

  基尔伯特拉着费里西安诺看到大门前的一瞬间,便听到了那个声音。

  不远处罗维诺猛地抬头望向天。与之前的献祭不同,这次天空十分平静。然而路德维希的生命反应已经消失了。

  “喂……”基尔伯特的声音早就不能平静,他喃喃的问费里西安诺:“他是被那个疯子,杀死了吧?”旁边的费里西安诺已经捂着脸哭了出来。“呜……ve……都……都怪我。都是我没用……呜。”

  “费里西安诺!”罗维诺跑过来和他们两个汇合,就看到了费里西安诺这个养死。“说什么傻话,我们每个人不是都尽力了吗?你没错,那家伙也没错。都怪这个破地方,把我们耍着玩。”罗维诺上前抱住费里西安诺,抚摸他的头发安慰他。

  “就是说,小费里。不要难过,阿西又不会真的就这么死掉,之前不都是一样的吗。不会有问题的。只是这一次少了他……而已。”话虽这么说,可是刚才的基尔伯特比费里西安诺强不了多少。“现在大门已经打开了,你们出去吧,不要再在这里多停留了。”

  “我们?基尔伯特你……”

  “kesesesese,那可是本大爷的弟弟啊。你们不知道,阿西小时候怕生人还怕黑,而且最怕的就是鬼啊妖啊什么的了,可能现在还很害怕呢。”基尔伯特安静的笑笑,眼里闪着光。“本大爷得陪着他!谁让本大爷是他最帅的哥哥呢!”

………………

  虽然死亡不是真的,可是痛苦是真的。

  不知道真的死亡是不是这样,但是那确实是很难受的。

  一片漆黑的世界里没有任何知觉,就像不存在一样。

………………

  “本大爷一定得和他一起才行,所以,你们走吧。”

  “……说什么傻话。”

  “嗯?”

“你啊……你也是啊!说什么傻话!你也是当哥哥的就不能更成熟一些吗!说什么要回去陪他!你回去只会让他失望!!”明明是凶巴巴教训人的语气,脸上却是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罗维诺吼出这些话之后,喘着粗气瞪着基尔伯特,那眼神实在算不上凶恶。

  罗维诺把脸埋在手心里:“我们……我们相比前几天,已经是巨大的进步了……所以,不应该出现的死亡就要避免啊可恶……”

  “基尔伯特。”费里西安诺抓住基尔伯特的胳膊。“是你把我带到这里的,所以逃出去之前我都要跟着你了。路德死在了这里我就已经非常伤心了,我不希望你也……而且!路德一定不会希望你这么做的。我们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早点回去,然后我们天亮后一起,给路德道歉。”

  “回去……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基尔伯特挠头,“还害的你们为我担心。”

“我!我又没担心你。啊……他!”

  他们回头发现,护士悄无声息的靠近了他们,直到心跳声响起他们才发现他。

  “先走,有什么话出去说!”罗维诺拽住两人往外跑。“等等!等等哥哥!”

  “等什么等,你还想和他聊天吗?”

  “就是说啊!我还有话要和他说的!”费里西安诺好不容易劝罗维诺停下,然而这时他们离外面只有一步之遥。

    “那个……我,我叫费里西安诺。你,能听得懂我说话对吧?”

  护士站在他们不远处不动,似乎与他们对峙一般。“我虽然叫过你菊,但是你不是他对吧。他只是,被你……控制,了?所以,所以我还是自我介绍一下比较好,毕竟这是礼貌。”

  “你在和他废什么话……”罗维诺低声问他。

  “……”护士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她还在原地没有走。“而且你是位女士对吧,虽然你要比我年长不少,但是在所有女性面前都应该有礼貌才行。”

  “啊……笨蛋弟弟你怎么知道。我都没看出来……”

  喂喂……这是女鬼啊,这种时候还要讲礼貌?基尔伯特没说话。

  “我之所以敢这么和你讲话,是因为这个距离你伤不到我们。还真的多亏了这一段路让我有机会和你沟通。虽然我和你寒暄你不会答复我,ve嘿嘿。”

  “……罗维,看见情况不对,反应快点拉上你弟弟跑。嗯,本大爷说你弟弟情况不对的话。”

  “我知道。”

  见护士还是没有反应,费里西安诺继续说到:“我还是希望你可以不要再控制菊了,还有和你一样的其他人,不要再控制我的朋友们了。虽然我还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有什么是我能做到的,我会尽全力去解决的。不止我一个人,还有我的朋友们。”

  “我已经死了。”沙哑的女声从护士那里传来。“我不需要任何人可怜。”

  “我不是可怜你!我是真的想拜托你一些事情!能帮到你什么只是公平的交换。”费里西安诺急忙道。“真的拜托!虽然你手里拿着染血的刀,但是你既然会成为一名护士,那就证明你一开始是不愿做这种事的。从前的你一定是个善良的……”

  “……不要和我提从前!”护士突的语气然激动了起来,她举起了好像在燃烧的左手,那是她要冲过来的前兆。“走,或者死。”

  罗维诺吓得瞳孔一缩,他拉起费里西安诺一只脚已经迈了出去“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可是我只是想让我个我朋友们活着离开这里!我希望你能告诉我方法!请不要杀了我!”

  “走,或者死。”护士像是听不进去他说话一样,燃烧的左手也没有放下。

  “她要放下手了!走吧!惹怒了的屠夫是听不进去话的!”

  尖啸声落下,三人已经消失在疯人院外,只有护士还站在大门口。

  “……我已经死了。”

………………

  天亮了。

  虽然黑夜还没有完全败退,但是光明充满世界,已经是不远的将来了。

  逃出大门的三人看着远处天空的鱼肚白,不约而同的脱力倒下。

病名为错字

【黎明利亚】第十八章.大门

【长篇前文预警慎】


  罗维诺这一挥十分用力,直接打在了护士的头上。护士低吼一声,似乎眩晕了一下。趁着这个功夫,罗维诺一个翻身脱离了护士的桎梏,摔倒地上。就地一滚之后居然能站了起来。身上虽然还带着一点伤,但是好歹能够逃跑了。


  “速度再快一点!”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赶了过来的基尔伯特喊道,他按亮了手电筒晃了护士的眼睛,给罗维诺争取了更多的逃跑时间。


  “我们也离开吧,去给你哥哥治疗。”那家伙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不快点离开被他发现,下一个被伤的就是自己。


  ………………


  “很厉害。”路德维希由衷的说。刚才罗维诺...

【长篇前文预警慎】


  罗维诺这一挥十分用力,直接打在了护士的头上。护士低吼一声,似乎眩晕了一下。趁着这个功夫,罗维诺一个翻身脱离了护士的桎梏,摔倒地上。就地一滚之后居然能站了起来。身上虽然还带着一点伤,但是好歹能够逃跑了。


  “速度再快一点!”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赶了过来的基尔伯特喊道,他按亮了手电筒晃了护士的眼睛,给罗维诺争取了更多的逃跑时间。


  “我们也离开吧,去给你哥哥治疗。”那家伙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不快点离开被他发现,下一个被伤的就是自己。


  ………………


  “很厉害。”路德维希由衷的说。刚才罗维诺那一下的判断还有力道都很适宜,不然他也不可能逃脱。


  他,罗维诺,费里西安诺跑到了病房楼里才停下脚步给罗维诺包扎。基尔伯特却又不知道那里去了,不过目前还没有声音传来,表明他暂时还是安全的。


  “哼……还…也就那样。”突然被夸奖,罗维诺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但是,哥…哥哥。你,瞒着我那个……”


  “那又怎样啊!你从小和爷爷一起长大,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可是……”“你从来都不接触那些,那个你不用知道。”


  “额……打扰一下。你们两个姓瓦尔加斯……那,罗路穆丝·瓦尔加斯是……”


  “哇,路德你也知道我爷爷吗?”


  果然……路德维希扶额。上帝啊,我们工作室居然让黑/手/党老大的两个孙子给我们打工……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又有些感慨。幸好我们工作室好人比较多……


  “刚才那个动作要领我也教给了费里西安诺,他学不学的会就看他自己了。至于你……”罗维诺看向路德维希,他忽然不怀好意的笑了。“想学的话,求我啊。”


  “谢谢你的好意。我觉得那种动作我做不到。”路德维希嘴角抽搐。这家伙性格不是一般的差。


  “不过这一下子可真是够呛,胳膊现在麻的不行。再来一下肯定是不可能了。”


  “想想也是,这种保命的手段,用到把他打晕的地步,不全力以赴是不可能的。”


  治疗好罗维诺的伤之后,路德维希打算到楼上去转转。瓦尔加斯两兄弟决定到野外去。


  “队长你一个人要小心哦。”“够了,不用告别,走了。”


  ………………


  远远的看到那白色的残影时,基尔伯特迅速的躲到了最近的柜子里。


  “能力大概是瞬间移动,不过看起来不能连续使用。”基尔伯特整理着他观察到的信息。“根据传言是个女护士,身高比较矮,这一点可以利用。她眩晕的时候就是可以逃跑的时候,有手电筒的话更容易……”基尔伯特瞳孔一缩,呼吸也屏住。


  因为屠夫带着破空的声音出现在基尔伯特藏身柜子的前面。


  屠夫带来的心跳声响起,但凡心理素质差一点的人都有可能在这样的气氛下紧张的大喊甚至是冲出避难所。


  索性基尔伯特没有。


  索性护士只是在这里停留了一下……


  基尔伯特眯着眼。


  下一秒他庆幸自己又一次没有轻举妄动,因为狡猾的屠夫突然再次这里出现。


  确定这次护士真的走远了之后,基尔伯特才轻手轻脚的从里面出来。恰恰因为护士刚刚离开这里,所以这里目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基尔伯特走向附近的一台发电机。


  “好,接下来正事要紧。”


………………


  四台……三台……两台……


  虽然还是不知道恢复电路是不是真的能让他们逃生,但是随着发电机修理完成的数量越来越多,路德维希的内心就越来越激动。


  不过他保持着最大限度的平静,手里工作不停。


  危机远远没有解除,甚至还越来越靠近。


  所以当灵魂哀嚎一般的破空声响起的时候,路德维希还有逃的第一反应。


  护士瞬间移动的频率是两次一个周期,再此之后会有一段时间的晕眩。挨了一刀的路德维希感受着背上火辣辣的痛感,一面想着该怎样保命。


  这就是能力的悬殊,在这里,逃生者的命比不过一根野草。


  不过让路德维希稍微有点振奋的是在他逃命的这会儿又亮起一台发电机,并且他又有了一个发现。


  护士的瞬移只能走直线,要改变方向的话必须停下来第二次瞬移或等待眩晕结束。所以逃跑的时候不断改变方向是最明智的选择。


  现在路德维希面前有两条路,他现在靠近病房楼。第一条路就是跑进去并跑上二楼,首先护士不瞬移的时候移动速度并不是特别快,其次跨越楼层使用瞬移很困难,第三就是二楼上有很多板子可以阻拦护士,虽说效果不及普通屠夫强,但是争分夺秒才能拯救自己。但是路德维希不知道病房楼有没有人在,因为那里有还没有亮起的最后一台发电机。


而第二条路就是冒险继续在野外和护士周旋,这样可以拖住护士给他们争取修理时间。然而这条路风险太大。宽阔的野外几乎没有什么障碍物可以阻挡住屠夫,自己的性命也几乎没有任何保障。


  考量的功夫路德维希离病房楼越来越近,而护士又一次瞬移后离他只有几步。路德维希一咬牙偏离了病房楼的方向,向着它的反面跑去。


  而病房楼二楼,站在破烂的窗户旁边向下望的基尔伯特看到了路德维希,同时也看到了那白色的鬼影。


    “阿西!往回跑啊!这边是安全的!你笨啊!”基尔伯特当然知道路德维希要干什么,正因如此他才会突然大喊。


  正在和罗维诺修电机的费里西安诺听到基尔伯特的声音,“路德?路德怎么了?他有危险了?!”


  “专心点,费里西安诺。我们得把这最后一点弄完才有能力去救那个混/蛋。”罗维诺咬着牙说到。那个混/蛋,愚蠢到舍己为人了吗?


  “啊——哥哥真的在那边啊。太好了,幸好我没有把危险带过去。”路德维希甚至有点高兴,但是护士并不会给他太多高兴的时间。


  带伤使他的体力渐渐不支,伤口还在不停的流着血,但是路德维希根本没时间管它。压迫一直都在身后,而且他深知自己根本没有甩开那家伙的可能。


  病房里基尔伯特握拳的双手骨节发出噼啪的响声。就算这样,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冒然跑到路德维希那里。这会让他们两个都送命。而路德维希就是为了避免这样才牵制住护士。


  “阿西,你再等等我,再坚持一下。马上我就到你身边去。”


………………


  路德维希听不到基尔伯特在为他担忧,但是他听见了,最后一台发电机运作起来的声音。


  是了,那个方向。能让他们逃出的大门的方向亮起来了。


  这会儿,路德维希已然到了极限。他还是挨了第二刀,身体不受控制的疼。


  不过,这次总算可以……让他们逃出去了。


………………


  “哥哥,大门由你去打开。我要去救他!”费里西安诺用最快的反应速度向外跑去,话音落下的时候他人已经跑下了楼梯。速度甚至快要赶上已经跑出去了的基尔伯特。


  “真是的。”罗维诺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也跑了出去。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虽然知道这不是真的,虽然路德维希不会真的因此死亡。


  可是在场的所有逃生者都知道在这里失去灵魂的滋味。


  与死亡无异。


  基尔伯特和费里西安诺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路德维希挨刀倒下的一幕。


  费里西安诺接下来喊出的话让他身旁的基尔伯特猛的看向他。


  “菊!不要杀了他!”


米米米汤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土拨鼠尖叫

三个月回来瞅一眼就看见我家小天使出粘土人了!

太可爱了我当场去世!!!这个费里西我能亲秃一百个!!!

我好想要!!!

钱包:不你不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土拨鼠尖叫

三个月回来瞅一眼就看见我家小天使出粘土人了!

太可爱了我当场去世!!!这个费里西我能亲秃一百个!!!

我好想要!!!

钱包:不你不想

是秋不是球
是一个互动背景,还是给老婆画的...

是一个互动背景,还是给老婆画的(老婆至上!),但是要用请自便画得很随便(押韵bu)

是一个互动背景,还是给老婆画的(老婆至上!),但是要用请自便画得很随便(押韵bu)

樱无时雨
画了费里小天使w我太菜了ttt...

画了费里小天使w
我太菜了tttt
模板是熊几劳斯的!

画了费里小天使w
我太菜了tttt
模板是熊几劳斯的!

小乐子

【本家|海报合集】

大概是比较全的本家活动海报了

黑塔真的...什么画风都好合适...(安详

还是,版权等所有属于本家!!!

【本家|海报合集】

大概是比较全的本家活动海报了

黑塔真的...什么画风都好合适...(安详

还是,版权等所有属于本家!!!

王王皮离QAQ
我也想天天发摸鱼。。但是怕被别...

我也想天天发摸鱼。。但是怕被别人说霸占tag。
你们怎么想呢?

我也想天天发摸鱼。。但是怕被别人说霸占tag。
你们怎么想呢?

秋叙

瓦尔加斯茶话会

注意:

①该文为放飞自我之作(x
 所以小学生文笔什么请原谅我qaq

②涉及1p、2p、3p伊双子,设定有参考,有私设的赶脚请注意

③有一丢丢异色亲子分因素,可以忽视,异色中有弗拉维奥疯狂迷恋安德烈的设定。不喜勿喷

④都不介意的话请往下看吧(´▽`)ノ♪

这只是一次平常的午后茶点聚会。

尽管这个人员组合在其他1p、2p以及3p的国家看来相当微妙。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吧。”

卢西安诺对于他们或担忧或嘲笑的态度感到不耐烦,“马尔科,不要总是用刀叉划拉盘子!你还是小孩子吗?!”

“怎么还不开始——”马尔科刚表现出被打扰的暴躁,坐...

注意:

①该文为放飞自我之作(x
 所以小学生文笔什么请原谅我qaq

②涉及1p、2p、3p伊双子,设定有参考,有私设的赶脚请注意

③有一丢丢异色亲子分因素,可以忽视,异色中有弗拉维奥疯狂迷恋安德烈的设定。不喜勿喷

④都不介意的话请往下看吧(´▽`)ノ♪

这只是一次平常的午后茶点聚会。

尽管这个人员组合在其他1p、2p以及3p的国家看来相当微妙。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吧。”

卢西安诺对于他们或担忧或嘲笑的态度感到不耐烦,“马尔科,不要总是用刀叉划拉盘子!你还是小孩子吗?!”

“怎么还不开始——”马尔科刚表现出被打扰的暴躁,坐在一旁的弗拉维奥眼疾手快给他嘴里塞了块糕点。甜的。他心满意足地安静下来。

这个动作像是开启了茶话会的开关,费里西安诺端着一碗松露炸弹露出幸福的神情:“ve~不用去训练太好啦~路德的抖S之魂超可怕!”

“所以干嘛要提那个土豆混蛋啊!!”罗维诺生气地戳着自家蠢货弟弟的额头,“太扫兴了!”

“哎,这样的吗,那还真是辛苦呐~”

弗拉维奥倒是饶有兴致,尽管他对德/国好感度同样不佳,但这并不影响他拿两个世界的德国来对比:“我们这边的那个土豆可没那么勤奋,对吧Lucia¹~”

“都说了别用那种称呼叫我。”卢西安诺剜了他一眼,习惯了也懒得计较,注意回到两个世界的德/国上,“爱因斯?算了吧,如果尼可拉斯不在他永远都不会积极训练。”

“洛伊也是。”

马尔科咽下食物搭上话,他很乐意提起关于3p德/国的话题——这一点跟费里西安诺很像,但更多带有恶劣的玩笑。

“那位FIFON²讨厌打架和训练,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更愿意和书待在一起。”

那只是个人兴趣吧。

一直没说话的普莱西多翻了个白眼,表达对马尔科没事找事的不满:“为什么你总是乐此不疲于找他的麻烦,我真希望你TM能像人家一样安安静静的!”

“哥哥你又骂我!”马尔科受不了似地尖叫起来,看起来相当委屈,“我错了所以你别生气了嘛!”

“你每次都这么说!!”

卢西安诺按了按青筋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他已经不想再对他们说教什么,每一次都这样他真的累了!

“你需要放松点,Mio caro fratello(我亲爱的兄弟)~”弗拉维奥笑眯眯地递过咖啡,伸手揉乱他的头发,“来,这是你的卡布奇诺。”

“别趁机弄乱啊喂!”卢西安诺瞬间炸毛。

罗维诺一下没拉住,费里西安诺就一脸天然地插入话题:“呐呐,马尔科你要来点波纳兹(填塞式甜甜圈)嘛?”

“要!!”马尔科开心地摆手,从椅子上跳下来给了他一个短暂亲昵的拥抱,费里西安诺同样很开心地直接投喂,“还有好多哦,弗拉哥哥的手艺超级棒!”

普莱西多叹了口气,只得放弃继续责骂他的念头:“过来坐下吃你们的食物,别把碎屑弄得到处都是。”

“Si~”两个人乖乖地应着,弗拉维奥再度递上两杯咖啡,得到两人的一致好评。

“说起来,Lucia刚提到的尼可拉斯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无意识缓和气氛的费里西安诺想起刚刚谈论到的事。

卢西安诺:“……所以为什么你也这么叫我?!”

“是个沉默寡言的冰块哦。”弗拉维奥一把按住他握着小刀蠢蠢欲动的手,淡定地说。

“唉?那个普/鲁/士?!”

这是罗维诺和普莱西多的声音。

普莱西多还好,毕竟他跟弗里伦关系不算密切,但对习惯了自和平以来不着调的基尔伯特,罗维诺还是有些吃惊。沉默寡言什么的,对那个男人来说也太惊悚了吧?!

“硬要说的话,跟安德烈有点像,不过安德烈话会多一点。”嘛,也没有太多就是了。

一说起安德烈,弗拉维奥的眼睛就亮了,忍不住就开始安利:“我最喜欢他的一点就在这里哦,明明不愿意还非得面对我憋出话那不耐烦的样子——超级帅啊~♡”

“……”最喜欢人家对自己爱理不理,你是抖m吗?!

除了费里西安诺之外的每个瓦尔加斯都在内心疯狂吐槽。这份安利我们不吃谢谢!

之所以不当面说……当然是因为被一涉及安德烈就变得极其敏感的弗拉维奥往死里揍的关系。

“唉?安德烈是讨厌弗拉哥哥的吗?”这种时候的勇士永远都是费里西安诺。

那就要看那个番茄蠢货是怎么想的了。卢西安诺喝了口卡布奇诺,内心嗤笑。

弗拉维奥不以为意地扬起笑脸:“就算是那样也一概不接受哦~♪”

“……”woc果然黑掉了吧?!

罗维诺满脸黑线,总觉得自己变成了什么吐槽担当之类的角色,这不是很糟糕吗喂!他现在由衷地觉得他跟安东尼奥还算融洽的关系真是太好了,虽然他不认为在同样情况下他会如此锲而不舍于安东尼奥。

无论如何还是把这页翻过去吧!

“这是什么?”马尔科的视线停在一个五彩缤纷的杯糕上,它高饱和度的颜色与其他茶点有些格格不入,散发出的甜香使得它看起来格外诱人。

……嗯?好像有点眼熟?

卢西安诺还没来得及阻止,马尔科就直接一口吞掉了:“等——”

不过三秒,地上就多了一具新鲜出炉的“尸体”。

“……”那个笨蛋。

卢西安诺头痛地揉揉青筋暴起的太阳穴,没好气地瞪向这次食物的准备者:“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这里为什么会有杯糕?”

“嗯~怎么说呢,是奥利弗送给我的,”弗拉维奥作出一副在回忆的样子,“说是用魔法特别制作,可以炒熟气氛哦。”

不不不,炒熟气氛暂且不提,这不是已经挂掉了吗?!挂掉算炒熟气氛吗?!可以吐槽的点也太多了吧混蛋!!

罗维诺成功回想起亚瑟的死扛带来的恐惧。该说不愧是英/国吗。

不,相信我,亚泰尔³(3p英)没有这个技能,他甚至不下厨。普莱西多默默地想。

“ve……马尔科还好吗?”费里西安诺担心地拍拍“尸体”的脸颊,马尔科突然睁开眼睛,红色的瞳孔里泛着诡异的粉色心心,毫不迟疑地张嘴死死咬住了费里西安诺的手指。

“痛痛痛马尔科快放开啊!!!”

“卧槽诈尸?!杯糕的后遗症出现了吗?!”

“喂别吐槽了那是你弟好吧?!”

“快来帮忙啊啊啊我的蠢弟弟别咬这么紧!!”

……

兵荒马乱背后,弗拉维奥动作优雅地饮尽杯中咖啡,笑意盈盈地观赏这场闹剧:“这不是很热闹嘛。”

“——别说风凉话了喂!!!”

今天的瓦尔加斯茶话会也很快乐呢。

   
    —— the end ——

注释:

Lucia¹:卢恰(Lucia)其实是女名。但故意用简化后的女名昵称(卢恰(Lucia),露琪(Luci),露露(Lulu)等)来喊他以达到调(zuo)戏(si)目的。
——by异色黑塔利亚百度百科

超可爱有木有╰(*´︶`*)╯

FIFON²:意思是“被吓到的猫咪先生”,3p伊尤其喜欢称呼3p独为“小猫”“懦弱的土豆”,并开许多恶劣的玩笑。
——by3p!Hetaliya 的D站设定

亚泰尔³:英文写法是“Artair”,Lofter搬运的太太翻译成阿尔泰尔,但我觉得参考亚瑟(Arthur)的话应该翻成亚泰尔比较好……

新泽西狂奔的大马猴
当有一个青春期试图搞对象但打死...

当有一个青春期试图搞对象但打死不好意思说出口的哥哥该怎么办?

当有一个青春期试图搞对象但打死不好意思说出口的哥哥该怎么办?

拌半莲

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

我食指磨得只剩骨头了

我好菜( º﹃º )

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



我食指磨得只剩骨头了



我好菜( º﹃º )

怡怡

交換(北/義)

  • 常異色&娘塔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一句話概括版

費里西安諾:Ve~馬上就會被拆穿了啦....

盧西安諾:反正閉著眼睛撒嬌就好了嘛~不是難事啊。

愛麗絲:就算是麗蓓卡的衣服我穿起來還是比媽媽還漂亮呢~

麗蓓卡:穿這樣被蠢姐姐發現她又要搞新潮流了啦...!

  • 常異色&娘塔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一句話概括版

費里西安諾:Ve~馬上就會被拆穿了啦....

盧西安諾:反正閉著眼睛撒嬌就好了嘛~不是難事啊。

愛麗絲:就算是麗蓓卡的衣服我穿起來還是比媽媽還漂亮呢~

麗蓓卡:穿這樣被蠢姐姐發現她又要搞新潮流了啦...!

怡怡

交換(北/義)

  • 常異色&娘塔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黑:國設 娘:人設

  • 盧森據說自稱在下,所以娘塔就決定是奴家了

費里西安諾:...Ve~

盧西安諾:都換上我的衣服了就別一臉廢材,給我抬頭挺胸。

費里西安諾:Ve...可是馬上就會被拆穿的啦...

盧西安諾:別擔心,我那顯微鏡蠢哥哥不在。

費里西安諾:顯微鏡...?

盧西安諾:也不能說顯微鏡啦~只能說他很容易看出周遭的人的變化,體重也是抱一下就知道了。

盧西安諾:你能感受自家哥哥很久沒回來考可憐他讓他抱一下結果他居然說出「盧恰,你胖了0.4公斤對吧?」的感受嗎?

費里西安諾:然後...

盧西安諾:回...

  • 常異色&娘塔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黑:國設 娘:人設

  • 盧森據說自稱在下,所以娘塔就決定是奴家了

費里西安諾:...Ve~

盧西安諾:都換上我的衣服了就別一臉廢材,給我抬頭挺胸。

費里西安諾:Ve...可是馬上就會被拆穿的啦...

盧西安諾:別擔心,我那顯微鏡蠢哥哥不在。

費里西安諾:顯微鏡...?

盧西安諾:也不能說顯微鏡啦~只能說他很容易看出周遭的人的變化,體重也是抱一下就知道了。

盧西安諾:你能感受自家哥哥很久沒回來考可憐他讓他抱一下結果他居然說出「盧恰,你胖了0.4公斤對吧?」的感受嗎?

費里西安諾:然後...

盧西安諾:回家測一下還真TMD重了0.4公斤。

費里西安諾:Ve...

盧西安諾:反正閉著眼睛撒嬌就好了嘛~不是難事啊。

費里西安諾:以防萬一還是戴上美瞳吧~

盧西安諾:是是~

(常色會議廳)

羅維諾:......真的是笨蛋弟弟?

費里西安諾(盧恰):Ve~哥哥你在說什麼啊?我還能有第二個嗎?

羅維諾:盧西安諾就算啊。弗拉維奧那潔癖出差他那蠢弟弟搞事機率有百分之五百妳不知道啊?

費里西安諾(盧恰):(那混蛋!!)

羅維諾:笨蛋弟弟已經被拆穿了你不知道嗎?

阿爾弗雷德:你們兩個~快去坐好!會議要開始了!

羅維諾:知道了啦,你這美/國佬。

阿爾弗雷德:你要罵我至少去我聽不到的地方啊!!


(異色會議廳)

葵:原來是這樣啊~的確很像盧西安諾大人會做的事。

愛因斯:要報告弗拉維奧嗎?

安德烈:別了,他們六個會衝回來。

尼古拉斯:...我們這在視訊哦。

弗拉維奧:什麼什麼?我要看我要看~唔哇~好可愛~~但好不適合,快去換下來吧~(南/歐代表)

盧西安諾(費里西):好~

瓦西:讓我入境啊,你們幾個...!(東/歐代表)

沃斯:別擠啊...羅/馬/尼/亞...唔...伊莉絲~...(中/歐代表)

海因里希:羅/馬/尼/亞...你回來就完了!!

伊莉絲:我也很想哥哥哦。

奧利弗:艾倫~索瓦~想死你們了~~~(西/歐代表)

黯:外型是挺像的,但那眼神還是不到位啊。(亞/細/亞代表)

史蒂夫:艾倫你沒鬧吧?啊,辛苦你了,費里西安諾君。(美/洲代表)

黯:飯要按時吃哦,小兔崽子。

葵:小生還不到黯君來關心呢。會議怎麼樣?

弗拉維奧:順利順利~我回去再教訓盧恰,小費里再忍耐一下哦~順便去告訴你哥哥一下,叫他自保。

費里西安諾:Ve~我知道了~(換好衣服了)

(歐盟部)

查瑞拉:(放下茶杯)

愛麗絲(麗蓓卡):......

查瑞拉:(翻閱雜誌)

愛麗絲(麗蓓卡):(這個傢伙平常是那麼安靜的人嗎!?)

查瑞拉:你平常可沒那麼安靜呢,吃錯藥?

愛麗絲(麗蓓卡):真是的~是姐姐妳的錯覺吧?

查瑞拉:這樣啊。嗯?哥哥,再幫我到杯咖啡可以嗎?

艾比利:知道了~來~小麗蓓...啊,愛麗絲醬也要嗎?

愛麗絲(麗蓓卡):等一下!你剛剛說...

席爾薇亞:我們幾個可不是笨蛋,別小看歐/盟。

伊莎貝拉:你們幾個~要吃點心嗎?

莫妮卡:你們不要每次都帶著點心進來,我們是要開會的。

伊莎貝拉:哪!沒有點心的會議不行哪!!

莉迪婭:奴家也不能接受!

莫妮卡:你們六個怎麼那麼任性啊!?

艾米麗:踢館!

查瑞拉:別踢,快坐下吧。羅莎也是,過來這邊。

羅莎:是!

麗蓓卡:等一下!你們一開始就知道嗎!?(扯假髮)

查瑞拉:我可是查瑞拉‧瓦爾加斯。身為大姐有可能那麼不了解你們嗎?

麗蓓卡:呃呃呃呃呃....

查瑞拉:你也不想想妳大哥和妳二姐每個月都玩三次。姐姐,幫羅莎泡個紅茶可以嗎?

莉迪婭:奴家知道了~

(新聞社)

麗蓓卡(愛麗絲):......

弗拉維亞:哼哼哼~

麗蓓卡(愛麗絲):為什麼她在這啊?

罌:啊啦?麗蓓卡大人不知道嗎?學校裡每個月的雜誌是服裝設計社的學生來做的哦,大部分都是弗拉維亞大人啊。

麗蓓卡(愛麗絲):這樣啊...我還想說她來幹嘛呢,原來是這件事啊。

泰勒莎:然後在發到各個學院的小賣部,限量30本。啊,會有一本直接送到歐/盟部。

麗蓓卡(愛麗絲):(原來姐姐看的雜誌是這樣來的...最近忙著趕稿子完全忘記要關注潮流了...)

弗拉維亞:麗蓓卡~去幫姐姐泡杯可可吧~

麗蓓卡(愛麗絲):啊?知道...

弗拉維亞:果然是愛麗絲啊~麗蓓卡才不會答應我的要求呢~

愛麗絲:!?好個卑鄙的傢伙!

弗拉維亞:诶嘿嘿~


結論:你哥還是你哥,妳姐還是妳姐

Inso · Fattore

苹果(Mela)
“正所谓懒即天性,发呆即修身养性啦。”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罗维诺想不明白,罗维诺选择吃花。

苹果(Mela)
“正所谓懒即天性,发呆即修身养性啦。”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罗维诺想不明白,罗维诺选择吃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