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贱虫

873.8万浏览    26208参与
热心市民屁先生
他 直接 叫 韦德啊啊啊啊啊啊...

他  直接  叫  韦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  直接  叫  韦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柠檬味清口含片💛

新群~多多关注哈~群规什么的都在里面
细看
我只是跑来宣群的

新群~多多关注哈~群规什么的都在里面
细看
我只是跑来宣群的

公然抱猫入竹去

接之前那个沙雕的比惨大会,漫画虫发现了一条致富新道路

ooc


各个宇宙的蜘蛛侠们,你们还在为失去爱人而悲伤吗,你们还在为连累伙伴而烦恼吗?还在等什么,快来购买我们的最新款死侍吧!他不仅可以做你们的玩伴,跟班,战友,甚至可以是你的男朋友。而且无论你们即将一起度过的时光是内战还是秘密入侵,秘客帝国还是无限战争,你都不必为他的生命安全担忧,你所需要做的就是相信他,并且在他需要的时候给予支持和帮助。目前已推出多个宇宙的死侍,欲购从速,售完即止。

(屠杀侍有风险,购买需谨慎)


有些公司看起来做着正经的生意,其实暗地里靠说媒赚钱(・ิϖ・ิ)っ

接之前那个沙雕的比惨大会,漫画虫发现了一条致富新道路

ooc


各个宇宙的蜘蛛侠们,你们还在为失去爱人而悲伤吗,你们还在为连累伙伴而烦恼吗?还在等什么,快来购买我们的最新款死侍吧!他不仅可以做你们的玩伴,跟班,战友,甚至可以是你的男朋友。而且无论你们即将一起度过的时光是内战还是秘密入侵,秘客帝国还是无限战争,你都不必为他的生命安全担忧,你所需要做的就是相信他,并且在他需要的时候给予支持和帮助。目前已推出多个宇宙的死侍,欲购从速,售完即止。

(屠杀侍有风险,购买需谨慎)


有些公司看起来做着正经的生意,其实暗地里靠说媒赚钱(・ิϖ・ิ)っ


帅气的矿泉水瓶
占tag歉,出如图同人本,还有...

占tag歉,出如图同人本,还有个秘密本一套不拆,需要请私戳

占tag歉,出如图同人本,还有个秘密本一套不拆,需要请私戳

趴趴papa

Deadpool&Peter的那些事(二)

原创  时空穿越 
(贱虫小甜饼he!)
完全自我发挥不喜勿喷【捂脸】

看小贱贱面对Q般小蜘蛛是怎么应对的吧

————————萌萌哒小Peter分界线(๑

【唔。】

有点冷……

楼顶凛冽的风变成一根根有形的丝线在空中飞舞,Peter扑在这些丝线上,丝线却兜不住他,他还是被地心引力所拉扯着往下掉。Peter什么都看不见,失重感令他感到恐惧。

【唔嗯…】

不要,不要掉下去!

Peter睁开眼,四周还是黑漆漆的,偶尔有点点灯光闪进来,最重要的是,身下是实的,没有腾空,更没有无尽的失重感。

不过,身体下的地面有些软,像浸过水的泥土,还透着微微的暖气。

【babyboy...

原创  时空穿越 
(贱虫小甜饼he!)
完全自我发挥不喜勿喷【捂脸】

看小贱贱面对Q般小蜘蛛是怎么应对的吧

————————萌萌哒小Peter分界线(๑

【唔。】

有点冷……

楼顶凛冽的风变成一根根有形的丝线在空中飞舞,Peter扑在这些丝线上,丝线却兜不住他,他还是被地心引力所拉扯着往下掉。Peter什么都看不见,失重感令他感到恐惧。

【唔嗯…】

不要,不要掉下去!

Peter睁开眼,四周还是黑漆漆的,偶尔有点点灯光闪进来,最重要的是,身下是实的,没有腾空,更没有无尽的失重感。

不过,身体下的地面有些软,像浸过水的泥土,还透着微微的暖气。

【babyboy?醒了?】

Deadpool一出声,Peter便僵住了身体,一双小手还扯着Deadpool的腰带。

【哥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实在找不到一个豪华套间来给你住,除了这废弃的危房,嗯虽然是危房,但是能住。你也许能接受和巨型蟑螂人在同一个空间里睡觉觉吧?我想这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经历,你可以说出去和小伙伴们吹牛,说自己和最近的有爆炸能力的巨型蟑螂人共处一室还威风凛凛地趴在他身上睡大觉…】

Deadpool边说边把怀里Peter举起来伸了个懒腰。

Peter起先害怕地闭着眼睛,后来被在Deadpool的自说自话分散了注意力。Peter眨眨眼睛,在黑暗中看着deadpool这个自称是巨型蟑螂人的陌生人,感觉他不会伤害自己,便安静地听他说着奇奇怪怪的话。

【不过哥的真实身份可不是那些拿着棒棒糖麦克风住在屏幕里胡说八道的人知道的,哥虽然不是英雄,对,英雄,哥要不是被那玩火圈的披风老头送错了地方,早就成为英雄的一员,为你们这种babyboy维护和平守护未来了…】

Deadpool喋喋不休,扭动有点酸的脖子,一低头撞进了Peter浅蓝色的眼睛里。

小家伙的眼睛被细碎的灯光映出了大海的粼粼波光,波浪里浅蓝色的阳光和空气都是不带一粒尘埃的清新,干净。

【babyboy,你怎么不说话。哦我知道了就是因为你不会说话才被上帝丢下这该死的人间来学说话的吧?】

Deadpool偏过头,不再看那浅蓝色的眼睛,抬了抬Peter肉乎乎的小胳膊。不知道为什么,看着Peter的眼睛,他突然有种话不知从何说起的窘迫,所以只能转移视线没话找话。

关于上帝什么的,只是调侃,Deadpool从来不信。

不过Deadpool的一番玩笑话倒把那片平静的海浪掀起波澜,涨潮了。

豆大的晶莹剔透的水珠从Peter眼眶中冒出,硬生生砸在Deadpool的制服上。

【哎!babyboy你怎么说哭就哭?哥的衣服要长霉了,哥现在可只要这一件衣服,别哭别哭啊…你再哭哥也要哭了…唔啊啊啊…】

Deadpool的哭算不得哭,他只是在小声又夸张地张嘴嚎叫。不过这个方法果然止住了Peter的眼泪。

Peter脸上还挂着眼睛,他爬上Deadpool的胸膛,小手在那张半遮的坑坑洼洼的脸上轻轻拍着,像是在给Deadpool拂掉眼泪。

【mask叔叔…】

Peter吸着鼻子,怯生生地发出了几个音节。

【mask?叔叔?】Deadpool立马恢复常态,不可置信地大叫起来,【babyboy,哥可不是什么马戏团里奇奇怪怪的面具小狗。记好了,哥叫Deadpool,不对,原来你会说话啊…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怎么能随便叫别人叔叔,你可没这么多姨妈嫁给像哥这样风流倜傥的绅士吧,一个绅士——当然你还小,但是绅士就是从小培养的——要叫别人女士或先生,这个你必须要知道…】

Deadpool盯着Peter乖乖闭着的小嘴,不满地戳了戳他的小脸。

【跟哥说,我知道啦!】

【我、我知道啦。】

Peter顺从地开口。

【Peter。】小Peter这次趁机小声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Peter?好嘛,小Peter,乖孩子,想你暖和温馨的小床了吧~认路不,哥带你回家。】

Deadpool把Peter抱在怀里,让Peter环住自己的脖子。

【抱紧喽,哥还没让别人这样占便宜过,babyboy你可太占面子了,告诉我地址,我们出发,分分钟就到啦~】

【嗯。】Peter趴在他肩上,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地址。

【出发——皇后区,我是护送迷路的小王子回城的大魔王!大魔王为什么要送小王子回家?自然是小王子太小了,吃也不够塞牙缝的,等王子长大我就来找他决斗,胜者为王,败者…败者承包胜者一生的食物,到时候决一死战,看看鹿死谁手吧!哎嘿,肯定是哥赢咯!】

Deadpool给Peter解释自己随意胡诌的故事,兴奋地拍拍自己的瞬移腰带,如黑夜的精灵,在黑夜里自由的穿梭。

【砰!】爆炸声把周围楼房的居民惊动了,一时间居民窸窸窣窣起床开窗探究吵闹的声音乒乒乓乓的,没完没了。

【哦这可太危险了,babyboy你看见了没有,以后不能随便乱拿不知道从哪飞来的玩具,即使是刚刚那个小南瓜也不行,我的手差点被它炸掉…】

一道绿影极速地冲向Deadpool,快到Deadpool还没看清那东西的动作就被结实地挨了一拳,还好他反应也不迟钝,在那东西打过来前一秒转身用后背接了它的招。

【哦混蛋,没看见哥抱着孩子吗,一声不吭就上来打人可真不是个绅士应有的行为…嘿!哪来的紫毛绿肥虫!你这造型比哥还有想法,不过还是没哥帅气~哈哈哈!babyboy,你最好手脚并用地抱紧哥,因为我们可能要和一只绿肥虫陷入一场无头无脑的恶战啦!】

那道绿影停了攻击,显然他刚刚只是在试探Deadpool的实力。

Deadpool这才看见了他的敌人——紫发绿皮肤的怪物——绿魔。

【我是绿魔,肥虫什么的也过于冒犯了。我只是来会会你,看看你这只来历不明的蟑螂会不会坏我的好事。】

Deadpool拍拍被打的后背,把自己背后的双刀抽出来,盯着前方的绿魔,嘴角噙着嗜血的笑。

【来吧,你这不讲道理的大绿虫,让哥来教教你怎么当反派,看看是蟑螂厉害还是绿虫厉害。败者不配知道哥的名字。】

Deadpool一个箭步冲上去,在不伤害Peter的前提上对绿魔展开攻势。

突然的爆炸和随之而来的刀光剑影把附近居民吓坏了,他们除了报警以及躲在屋子里等待风波平息之外别无他法。

【唰唰唰!】几把小刀旋转飞来,把Deadpool胳膊上的制服连着血肉一并割裂。Deadpool用来抵挡袭击的右手断在他脚边,他用左手把Peter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
【babyboy,把眼睛闭好,哥要给这只虫子一点颜色看看。】Deadpool右手稍微抬了抬,他断掉的右手便回到他的身上,完美愈合。
【你怎么也……】绿魔惊讶于眼前这个不明来历的红黑色制服的能力。
【嘿嘿,你小玩意儿还挺多啊。给你看看哥的!】Deadpool再次冲上去,两只长指从包里夹出两道飞镖,在绿魔应付刀子的攻击时,一个后空翻把飞镖直直插到了绿魔的肚子上。

【嘿绿虫,回家多吃点叶子再来找哥斗吧,你输了。】

【就凭这两个小小的飞镖?你也太…】

绿魔还没说完,Deadpool就把话抢过去了,【哈哈哈!飞镖上没点东西还真配不上哥作为反派的阴险狡诈,哈哈哈!想再和哥来一场紧张刺激的决斗就快点去治疗吧,哥这次发善心放过你…】

在Deadpool的笑声中,绿魔落荒而逃,警笛声姗姗来迟。

【跑得还挺快的嘛…】Deadpool还在笑,绿影已经消失。

【受伤了。】一道稚嫩的声音打断了Deadpool的笑声。Peter看着他身上的血迹,一副要哭的样子。

【没事没事没事,哥这点伤不算什么,哥有自愈因子,一会就恢复了啦…】Deadpool拍拍Peter的小脑袋安慰他,小孩子看见这么多血的确不太好。

【可是,会、会疼。】Peter搂着Deadpool的脖子,头紧紧靠着他的肩膀,眼泪有一下没一下地冒出来,小嘴瘪着,就像疼的是他一样。

【…嘿,哥没事啊。没事没事,乖乖的,我们回家了,不疼……】

Deadpool把怀里的小家伙连颠带哄安慰了一路,Peter才哭累睡着了。

Deadpool偷偷翻窗进了Peter家,Peter的房间很好认,他没费功夫就找到了。

Deadpool把Peter小心放在小床上,揉了揉他金色的头发,然后消失在夜色里。

【果然是个天使babyboy啊。】

睿翊

占tag致歉,为了cp展回血。
Lof只能放十张图,其他需要可私聊拍图。不还价。
走zfb,wx,zz。xy用不了,有限制。

占tag致歉,为了cp展回血。
Lof只能放十张图,其他需要可私聊拍图。不还价。
走zfb,wx,zz。xy用不了,有限制。

匣Lǐ的桔子圆又圆

于是不小心肝了连续两张。。。本来只想画第一张大雪中对面不相识的。。但是。。昨天画完想发的前一秒突然看到难受!内心是这样的:不——我不接受你们彼此不认识啊啊啊啊啊啊——     于是就迅速又加了一张拉住虫的贱贱!(而且)第二张画的时候更顺手一些反而hhhhhhorz。。。我果然。。。就没法伤感啊啊啊啊我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跪了orz。。。。。。

于是不小心肝了连续两张。。。本来只想画第一张大雪中对面不相识的。。但是。。昨天画完想发的前一秒突然看到难受!内心是这样的:不——我不接受你们彼此不认识啊啊啊啊啊啊——     于是就迅速又加了一张拉住虫的贱贱!(而且)第二张画的时候更顺手一些反而hhhhhhorz。。。我果然。。。就没法伤感啊啊啊啊我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跪了orz。。。。。。

红配蓝
当我双十一想买块儿表,真的要是...

当我双十一想买块儿表,真的要是逼si我啊
然后我选择了别的。。。

当我双十一想买块儿表,真的要是逼si我啊
然后我选择了别的。。。

薄晶綴荷

我錯了!但還敢!

作為複聯的後起之秀,彼得被勒令除非有批准,否則他不能參加一些判斷對他太危險的團體行動。

所以,彼得決定找外援幫他。

隊友以上但戀人未滿賤蟲

       &

操碎心老父親親情向鐵蟲

(鐵蟲tag若不喜會刪)

==

"雇傭兵先生!你真的能帶我去嗎!"

"當然啊!親愛的小蜘蛛!但,報酬可別忘了。"

"好......好的!但,真的不要錢嗎?我雖然給不了太多一些錢還是有的。"

"不不不,只要說好的照片就好了,而且我帶你去還能見到偶像呢!"...

作為複聯的後起之秀,彼得被勒令除非有批准,否則他不能參加一些判斷對他太危險的團體行動。

所以,彼得決定找外援幫他。

隊友以上但戀人未滿賤蟲

       &

操碎心老父親親情向鐵蟲

(鐵蟲tag若不喜會刪)

==

"雇傭兵先生!你真的能帶我去嗎!"

"當然啊!親愛的小蜘蛛!但,報酬可別忘了。"

"好......好的!但,真的不要錢嗎?我雖然給不了太多一些錢還是有的。"

"不不不,只要說好的照片就好了,而且我帶你去還能見到偶像呢!"

"但約定的可別忘了!"

在身後,他們並沒有注意到有一台隱形的無人機正記錄著這一切。

"咚!"滾燙的咖啡隨著這下撞擊灑出,冒著白色煙氣。

"該死的雇傭兵,星期五!給我聯繫凱倫,我要小傢伙現在的定位!"

"如果其他人有空,也順便幫我叫一下!"

"敢接睡衣寶寶的單子,他死定了。"

==

"那個......你是雇傭兵先生嗎?"

"先說好,照片質量不過關的話。太麻煩的要求我是不會答應的哈!所以識相點就......"

紅衣雇傭兵轉身,驚喜成名作吶喊。

"天啊!是蜘蛛俠!小蜘蛛本人!我搞到真的啦!"

看著興奮到繞著他轉圈的人,彼得不禁開始懷疑他是否靠譜。

"嗯......你說只要我的照片就接單,我就在這,你拍吧。"他大開雙臂轉了一圈。

"不不不,你要先說你的要求。不然我吃虧......啊不是,我是說不然我要求的照片姿勢對你來說太過分怎麼辦?"瞇著眼睛摸下巴,腦中開始出現以前很想要的蜘蛛女郎等。

"呃......可是,我怕......我說了你就不同意接了。"手指打著轉,彼得想起前幾次被拒絕的經歷。

死侍拍了下手"不會不會,其他人怕複聯,我可不怕!不然這樣,我就照你的要求來,約定什麼時間的什麼地點我什麼角度拍?看你給的要求是什麼?我就給怎樣的條件,只要雙方的都談好我們就合作,如何?"歪著頭,向對方伸出手。

"好......你真的不怕他們嗎?真的我就可以!"

"當然!我可是不死雇傭兵!來,這是我的聯絡電話,現在,我們的第一單,我需要做些什麼?"

"神盾局在內華達州南部似乎找到了九頭蛇的基地,複聯約定下禮拜集合處理,我會想辦法弄到具體細節。你要負責帶我去,保護我的安全,但不能被發現!"

==

大概是

想偷偷參加複聯大部隊活動的蟲

&

為了紐約好屁股而接單的作死賤

+

好兒子被豬拱了的憤怒老父親鐵

隨機出沒複聯眾(被鐵拉來的

==

有人願意寫這個梗嗎?!!

因為在下真的沒辦法想出太多複聯的活動所以......(連上面的地名都是亂打的......

給太太遞筆!!

過程大概是小蟲想辦法隱瞞妮妮,妮妮想辦法阻止,賤賤想辦法在過程偷吃豆腐的故事

小蟲還要想辦法離開學校去跟死侍會合之類的。

標題可自改!!

有太太願意接筆嗎?!?!!

有的話寫完希望能標我!!

Mrs Valeska
韦德和小虫设计课乱搞的成果

韦德和小虫
设计课乱搞的成果

韦德和小虫
设计课乱搞的成果

趴趴papa

Deadpool&Peter的那些事(一)

原创,时空穿越,开头接妇联的背景(小小的引子)
(贱虫小甜饼he!)
————————萌萌懂懂的分界线

【当你的生活变成一堆屎的时候,通常都是因为你当时做的傻逼决定。】
Wade看着眼前插入天空的参差不齐的陌生楼房,听着耳边因为自己的突然造访而引起的骚乱,他双手捂住脸揉搓,为前一分钟因迟疑而没有立即逃掉的行为感到不要太后悔。

一分钟前——

【我们答应了。】

哦,该死的,到底在说什么啊!居然还真的听这个突然从火花圈里跳出来的老家伙说什么穿越时空搬救兵联手除掉如今拥有六颗原石想要把地球一半人灰飞烟灭的宇宙无敌居diao炸天的灭霸以此保护世界维护和平?这么多英雄都打不过,X战警全军出动也只是...

原创,时空穿越,开头接妇联的背景(小小的引子)
(贱虫小甜饼he!)
————————萌萌懂懂的分界线

【当你的生活变成一堆屎的时候,通常都是因为你当时做的傻逼决定。】
Wade看着眼前插入天空的参差不齐的陌生楼房,听着耳边因为自己的突然造访而引起的骚乱,他双手捂住脸揉搓,为前一分钟因迟疑而没有立即逃掉的行为感到不要太后悔。

一分钟前——

【我们答应了。】

哦,该死的,到底在说什么啊!居然还真的听这个突然从火花圈里跳出来的老家伙说什么穿越时空搬救兵联手除掉如今拥有六颗原石想要把地球一半人灰飞烟灭的宇宙无敌居diao炸天的灭霸以此保护世界维护和平?这么多英雄都打不过,X战警全军出动也只是破罐子破摔吧,况且哥还有约在身呢,哪有闲心管…

【不过我们刚接到了紧迫的任务,就让Dealpool和你去吧。】

啥,啥!

【别别别,哥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Wade一激灵从沙发上弹起来,手脚并用爬下沙发。他的手指刚攀上墙壁,身体就轻易被一只钢手拎起。

【博士,放心,Deadpool是个可靠的家伙。】

没等Wade张嘴反对,他已经被丢进了一个火花圈里。事实证明,不寻求Deadpool的意见就是最好的意见。

——所以,这是哪。

如果Deadpool不来这,也不会有什么比如“身着怪异红黑色服装的不明物坠落马路中央”这种乱七八糟的新闻头条。

【噢可怕的灭霸在哪?似乎在这个和平的城市,哥才是“灭霸”吧。】

Deadpool此刻坐在一栋不算高的楼房房顶的围墙上,咬着从新开业的花店顺来的一支花的花茎。

Deadpool叼着花翻过了好几面墙,来到一个居民活动算少的小区,对面有一个十几寸的屏幕,正在报道他。

【今日纽约某区的马路中央掉落一只红黑色不明物,引起七辆汽车爆炸,据目击者的描述,专家怀疑对方是一只巨型的携爆炸能力的变异蟑螂……】

【什么巨型蟑螂!哥如此潇洒不凡的人物,居然被说成蟑螂,有红黑色皮的就是蟑螂?那绿皮岂不是大肥虫?蟑螂死不了,倒是很符合哥。】

Deadpool正天马行空地想着,目光倏忽被一个身材曼妙的女人引到了对面街的巷口。不到一刻钟,Deadpool就揽着刚刚的女人往另一个巷子走去。

【不管在哪,哥一样称霸~是啊,人生真美丽。】

而在另一边。
【嘿,没用的Peter,为什么不敢往下看,看看楼下的风景,太棒了!你为什么不敢往下看,哈哈哈!】

刚上小学的Peter只有六岁,在学校成绩很好,人缘却差得出奇。不明白的人只知道他内向得和自闭症儿童有一拼。知道的,比如他如今唯一的亲人梅姨,真正的明白小Peter不敢交际的苦衷。Peter的父母在飞机上死亡一事,间接造成Peter内心脆弱敏感并且恐高。

学校里专门欺负老实孩子的小霸王团体最喜欢逮着Peter实施他们的恶作剧,当他们无意中得知Peter恐高时,脑子里的诡计比金鱼吐的泡泡还多。

Peter白色的小手抓着不到他膝盖的围栏,小小的胸膛一下下地随着他的呼吸起伏。他棕色的瞳孔里闯进了一个暗色的东西,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只觉得天旋地转,他身子往前一倾,松开了手,栽向那片他们口中所说的极棒的风景——

凛冽的风穿过Peter的身体,把Peter抛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哦天哪!】

【天降babyboy?】

Deadpool身边的女人被吓得花容失色,在Deadpool走神的时候悄悄丢下了这个她刚交上的红黑色服装的“朋友”。而楼上的罪魁祸首早已被Peter大胆的“跳楼”行为吓软了腿,倒在地上小脸苍白。

【嘿,babyboy?你怎么了?晕了吗?随便掉进陌生人的怀里还昏迷不醒可不是一个好孩子该做的事,除非你是前凸后翘的美…】Deadpool抬头看看四周,视线扫到一个在楼顶张望的虎头虎脑的小孩。

【嘿小鬼,你认识这babyboy吗?】Deadpool扯着嗓子喊。

【不…不是!不是…】楼上的小孩看了他一眼,慌慌张张地把脑袋缩了回去。

Deadpool看了看自己怀里的Peter,金色的发丝在夕阳下随风飘扬闪闪发光,精致的小脸上还有这个年龄该有的婴儿肥,眼睛就算闭着还是能看到他的睫毛又长又弯。

【该不会是天使boy吧?Deadpool看起来像是弃babyboy不顾的人吗?不像,不像,不像!好吧,有点像。】

巷子对面的电子屏幕上还在放着愈演愈烈的谣言——关于有一副红黑色皮囊还会爆炸的危险怪物的新闻。

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多加条“喜欢吃可爱babyboy”的罪项呢?Deadpool听着渐渐消失在耳边的报道,好笑地颠了颠手臂,让小东西睡得更舒服些。

Deadpool抱着怀里的小东西消失在巷口。

幺蛾子

「贱虫」有关于Deadpool的性教育



这个是个非常非常非常沙雕的文章。这里面的梗呢,是我的老婆燕雀堂给我出的:

  讲的呢,就是有一个国家里的小孩儿在接受完性教育之后,老师就会奖给他一根棒棒糖,实际上呢,那个棒棒糖里面装的是避孕套。

  而这个故事的起因就是因为某个非常贱的人,在大晚上不怀好意企图猥琐我们团宠小蜘蛛的屁屁,于是他遭到了铁人爸爸严重的批评教育。


  Wade: 哇塞,我的天呐,这是哪里啊?这好黑呦,没有人来救我吗?!操你妈!睡衣宝宝! ! 嘿,小蜘蛛,哥真的不会再那么做了,你原谅我好不好?快来救我呀!谁能帮哥解开绳子,我的老天鹅呀,哥都在这儿喊了一分钟了耶!

  Tony:...



这个是个非常非常非常沙雕的文章。这里面的梗呢,是我的老婆燕雀堂给我出的:

  讲的呢,就是有一个国家里的小孩儿在接受完性教育之后,老师就会奖给他一根棒棒糖,实际上呢,那个棒棒糖里面装的是避孕套。

  而这个故事的起因就是因为某个非常贱的人,在大晚上不怀好意企图猥琐我们团宠小蜘蛛的屁屁,于是他遭到了铁人爸爸严重的批评教育。


  Wade: 哇塞,我的天呐,这是哪里啊?这好黑呦,没有人来救我吗?!操你妈!睡衣宝宝! ! 嘿,小蜘蛛,哥真的不会再那么做了,你原谅我好不好?快来救我呀!谁能帮哥解开绳子,我的老天鹅呀,哥都在这儿喊了一分钟了耶!

  Tony: (突然出现)贱贱,你能别在那逼逼赖赖了吗?你再不闭上你那张烂嘴,信不信我让贾维斯堵住你的嘴。

  Jarvis: As your wish, sir.

  Wade: (一秒变脸)操你妈,你他娘的是谁——不对,对不起岳父岳母大人。

  Tony: (严肃)Wade·Wilson。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企图对我的睡衣宝宝图谋不轨——看老子不把你阉割了,让你无处可勃。

  Wade: (震惊)我的老天鹅呀!为什么你们总是在说哥呢?难道你就不能用你的脑子想一想吗?有没有可能是哥的睡衣宝宝自愿的呢?但是哥的小蜘蛛提醒我不能这么跟你们说话,所以哥还是收回上面那句话比较好。

  Tony: Jarvis,杀自己的女婿判多少年刑。

  Jarvis: 最低十年最高死刑,sir。不过,我觉得您有足够的钱来赎您出去。

  Wade: ……别告诉哥你们真的要这样。

  Tony: 不。

  Wade:(感动的痛哭流涕) 哦!哥就知道岳母呸——岳父最好了!   不会对我痛下杀手的。

  Tony: (快乐)不,我有个更残忍的方法。


(一分钟后)

  Steve: 呃……你好?


(半小时后)

  Wade: Stark……Stark,你还在吗?哥错了,你放哥出去吧……哥他娘的快被这个老冰棍叨叨死了!

  Steve: 你以为我愿意在这给你这个快40岁的老男人逼逼赖赖吗?!我他妈的都快错过Bucky的约会——呸 ! Rogers你不能说脏话 ——要不是Tony拿我这个月的工资当筹码,我才不会来对你进行什么变态垃圾的性教育 ! ! !

  Wade: 我感觉他是来看你笑话的,美国甜心——你的脸都红了。

  Steve: 你就行行好,赶紧给那个小矮子道个歉,就万事大吉了,在这拖着有个卵用啊!我真是发现没法跟你沟通,也不知道Peter那孩子是怎么忍受的了你的。

  Bucky: (突然冒出) 大概是因为他们两个都是话痨吧。

  Wade: !!!!!你又是从哪冒出来的!!!!

  Steve: Buck ? !

  Bucky:(淡定) Steve,你可以出去了,我刚刚已经买通Tony了。

  Steve:(感动) 天哪,Buck,你是怎么做到的?!

  Bucky: (依旧淡定) 啊,我花你的钱给Tony买了十斤甜甜圈。

  Steve:(内心os: 完了个球的,心态炸了,这个月的工资彻底没了,算了,自己选的老婆死也要宠着。)

  Steve: (强颜欢笑) 好……你开心就好……

  Wade: 嘿哥们,你们在犯人面前打情骂俏不好吧,看看我,哥还活着,呼吸着,没死,听的见你们这些狗男男在说什么好吗!!!!!

  Bucky: Stevie,你让让,我单独跟他交谈一下。

  Wade: (感觉命不久矣虽然死不了)

  Bucky:(掏兜) 诺,用十张Peter·Parker·睡衣宝宝·蜘蛛侠的睡觉游泳洗澡脱衣服的香艳照片和五个墨西哥卷饼,诱惑你去给那个爱吃甜甜圈的小矮子道歉——你去不去?

  Wade: …………十五张。

  Bucky: 成交。


(一分钟后)

  Tony: 以后还摸不摸人家屁股了 ?

  Wade: 摸——

  Tony: 嗯? !

  Wade: 不摸了不摸了。

  Tony: 还带他去脱衣女郎酒店蹦迪吗?

  Wade: 去,当然去——那可是哥的灵魂。

  Tony: ? ! !

  Wade: 我的意思是……当然不。

  Tony: 还老想着跟我的睡衣宝宝上床吗?

  Wade:(咬牙切齿)…………不想了……

  Tony:(满意)今天就先放过你了,这是小蜘蛛宝贝给你的棒棒糖。

  Wade:(等Tony走后打开)操 ! 这真的是我想的那个吗?!天杀的耶稣啊!老天爷呀,雷神美队钢铁侠啊!麻麻我搞到了 ! ! 这真他娘的是避孕套 ! ! ! ! 哦,哥的亲亲小叽居 ! 哥爱死你啦!晚上床上等我 ! !

  Tony: …………? ! ! !

——END——


Steve: Buck,这样欺负那孩子不好吧……

Bucky: 关老子屁事,反正照片是Loki拍的,不关我事。


我才不会告诉你棒棒糖里的避孕套也是某邪神放进去的呢 !















亓璃
群宣占tag致歉DC和漫威的伪...

群宣
占tag致歉
DC和漫威的伪语c群,不用戴套
玩语c的和不玩语c的都可以加入,可以聊天,可以找人对戏
许愿
X教授想要学生们和大群
乐高蝙蝠想要一个蓝老爷
巴里和沃利想要闪电家
绿灯们想要灯团
贾维斯想要全体AI
斯蒂芬妮想要卡珊
机器鸡康纳想要机器鸡卢瑟
小蝴蝶想要E3全员
正联想要海王,沙赞和钢骨
冷队和巴里想要无赖帮
荷兰虫许愿瓦坎达剧组
小队长许愿战警成员
群里很多人都想要cp
欢迎加入

群宣
占tag致歉
DC和漫威的伪语c群,不用戴套
玩语c的和不玩语c的都可以加入,可以聊天,可以找人对戏
许愿
X教授想要学生们和大群
乐高蝙蝠想要一个蓝老爷
巴里和沃利想要闪电家
绿灯们想要灯团
贾维斯想要全体AI
斯蒂芬妮想要卡珊
机器鸡康纳想要机器鸡卢瑟
小蝴蝶想要E3全员
正联想要海王,沙赞和钢骨
冷队和巴里想要无赖帮
荷兰虫许愿瓦坎达剧组
小队长许愿战警成员
群里很多人都想要cp
欢迎加入

夏小馨同学
全图请点这里。 深夜速涂,ta...

全图请点这里

深夜速涂,tag私心,鄙人只是想玩蜘蛛屁股,至于究竟是谁各位随便脑√
此时的夏小馨早已忘记自己究竟是写文的还是画画的,但他知道,他早晚会凉。

全图请点这里

深夜速涂,tag私心,鄙人只是想玩蜘蛛屁股,至于究竟是谁各位随便脑√
此时的夏小馨早已忘记自己究竟是写文的还是画画的,但他知道,他早晚会凉。

销骨好手李允阑

[多cp]万圣节后

*当你的伴侣在万圣节吃了太多糖导致牙疼时

*万圣节吃了那么多糖,到现在都是要甜得牙疼的……接上一篇万圣节的糖  

*ooc警告,介意慎入

  [贾尼]

  “老贾,我牙疼~”

  “sir,我想您是忘记了我之前的提醒。如果前几日您摄入的糖分正好属于人体每日最佳摄入量,并且记得认真刷牙的话,您是一定不会疼成现在这样的。”

  任性嗜甜的小胡子富豪心虚地眨了几下眼,移开目光,“我,我以为你不知道的……”

  体温低于常人的实体AI伸出手,“我想您应该记得,”托尼感到肿起的脸颊处一阵微凉的触碰,“即使我拥有了新的人类实体,哪怕我归于湮灭,我始终是您的管家,您的AI,sir。...

*当你的伴侣在万圣节吃了太多糖导致牙疼时

*万圣节吃了那么多糖,到现在都是要甜得牙疼的……接上一篇万圣节的糖  

*ooc警告,介意慎入

  [贾尼]

  “老贾,我牙疼~”

  “sir,我想您是忘记了我之前的提醒。如果前几日您摄入的糖分正好属于人体每日最佳摄入量,并且记得认真刷牙的话,您是一定不会疼成现在这样的。”

  任性嗜甜的小胡子富豪心虚地眨了几下眼,移开目光,“我,我以为你不知道的……”

  体温低于常人的实体AI伸出手,“我想您应该记得,”托尼感到肿起的脸颊处一阵微凉的触碰,“即使我拥有了新的人类实体,哪怕我归于湮灭,我始终是您的管家,您的AI,sir。”

  托尼斯塔克的脸颊开始微微发烫,“那牙医的事……”

  “我已经订好了全纽约最好的牙科医生,下午两点后会前来为您服务。如果不行,那么全美国最好的几位也已经准备好随时乘上前往纽约的飞机。”

  亿万富翁托尼·斯塔克开始为自己拥有这么一个尽心尽责且善解人意的AI管家而感到幸福。

  “哦,对了,顺便从今天起的一周内您的额外甜品供应量为零,一月内您的甜品供应量减半。”

  就是他妈的有点太尽心尽责了,甜食控托尼·斯塔克开始对接下来的一个月绝望了。

  [盾冬]

  “史蒂夫,我牙疼~”

  “嗯,怎么了,吧唧?牙疼得很厉害吗?要不要紧?来,快趴在我背上,我背你去看牙医。”

  万圣节因为吃多了糖又长胖了两斤的巴基,看着面前的队长陷入了四倍体力能不能背得动自己的怀疑中,“不用了,谢谢你史蒂夫,但我只是牙疼,并不是腿断了。另外……你确定我们的积蓄能支付得起在纽约看一次牙吗?”

  拥有四倍体力但没有四倍积蓄的美国队长的身形僵住了,“emm,我想恐怕……大概……好像……确实可能不够。”

  但是即使没有足够的钱,正直的美国队长又怎么可能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发小生生承受着牙疼的痛苦呢?

  于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突然想起斯塔克大厦今天下午两点会请来纽约最好的牙医后,正直的美国队长愉快地决定带着自己的好战友去找自己的好侄子求助。

  托尼:我就知道你们两个老冰棍又是来找我买单的。

  [锤基]

  “底迪,我牙疼~”

  “疼死你好了,哼!”洛基一边挣脱扑过来的金毛哥哥,一边悄悄拔出了自己的宝石匕首。

  “呜呜呜,底迪你就用魔法帮我治一下嘛。”

  刚刚把匕首拔出来的邪神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把匕首放了回去,转过身后新绿的大眼睛里笑意盈盈,“你过来,我给你治。”

  索尔健壮的身体仿佛突然感到一阵寒意似的一抖,但还是选择乖乖走了过去。

   “哎!真的好了耶!谢谢底迪,你真好。”看着面前笑得傻乎乎的哥哥,洛基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并没有提起今天晚上自己又要离开阿斯加德的计划。

  反正,只要你最近晚上找不到我就好了。

  毕竟,谁叫你上次把我得到的万圣节糖果吃了那么多的?

  当天晚上十点因为牙齿突如其来的疼痛而睡不着觉来找底迪的索尔看着洛基空荡荡的房间:……

  然而他还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半个月都将在每晚十点到早上六点的准时牙疼中度过。

  [贱虫]

  “spidy,我牙疼~”

  “啊?韦德,你怎么会牙疼啊?是糖吃多了吗?要去看牙医吗?”

  死侍努力撅起嘴,靠近彼得白白嫩嫩的脸颊,“这里,要亲亲才能好。”

  “滚蛋,韦德!!!!!!”彼得捂住自己发红的脸颊,一把推开身穿红黑紧身衣的变态,顺便用蛛丝把他裹得严严实实。

  快被蛛丝勒住嘴巴的死侍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是真的牙疼,babyboy……不要这么,这么狠心嘛……”

  “那直接拔了就好了,反正你自愈能力那么强大,肯定也很快就会长好的吧!”

  摘下面罩,被迫张大嘴巴的死侍眼睁睁看着那一道洁白的蛛丝射来,嘴里一凉,心里一凉。  

  [GGAD] 

  “阿不思呢?” 格林德沃拦住刚刚从校长办公室走出来的麦格教授,后者淡淡地撇了他一眼,说道:“不在,你别找了。”

  格林德沃不管明显是被邓布利多派出来赶他的麦格教授的劝阻,反正邓布利多这么多年的办公室口令都是各种甜品和糖果名称,他干脆守在门口一个个试了起来。

  可是直到试完所有邓布利多喜欢的甜品,口令还是不对。格林德沃开始担心了,霍格沃茨里面又不允许幻影移形,他想了想,只能掏出平时用来和邓布利多交流的双面镜,发去了无数的“视频通话”请求。

  被戳得不耐烦的邓布利多终于回话了,却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嗯?有什么事吗?”

  “阿不思,你的声音怎么了?怎么含含糊糊的?”

  “没,没什么事,今天我累了,不在学校,你别找我了。”

  “口令是什么?阿不思,我就说一遍,放我进去。”前代黑魔王的威压透过双面镜传来,已经黑下来的俊美面容传达出了他的不悦。

  霍格沃茨的老校长在老情人面前最终还是选择了屈服。

  气势汹汹的前代黑魔王闯进校长办公室,就闻到一股甜腻的香味,而邓布利多校长则背对着他缩成一团。

  “怎么回事,阿不思——”格林德沃的话突然止住了,他看见邓布利多转过身,恢复年轻的脸上此时已经红肿起一块。

  在老情人面前丢脸的邓布利多实在不想承认自己是在万圣节的时候多吃了糖导致牙疼,甚至疼到把自己的白胡子抓掉了一把才恢复了自己年轻的容貌。

  但明显被面前之人容颜惊到而已经忘了嘲讽的格林德沃只顾得上关心了:“阿不思,你,你怎么不自己熬魔药呢?疼成这样可不行 ,我记得你们学校的那个什么斯内普不是很擅长吗?再不行圣徒里面也有不少魔药大师……”

  阿不思·当代最伟大的白巫师·当然会熬牙疼魔药·小小牙疼不是事·但疼起来真要命·邓布利多:要不是你一定要闯进来我早就熬好了……

  “没事,没事,牙疼而已……”疼得抽气的邓布利多校长最后还是抵不过疼痛,喝下了前代黑魔王的硬是拿来的魔药。

  

  “所以,阿不思,你到底把你的办公室口令改成了什么?”

  “……牙疼。”

  “……真厉害,我猜别人一定不容易猜到。”

  [德哈]

   “嘿,德拉科,看什么呢?”布雷斯的手搭上德拉科的肩,把他从撑着侧脸发呆的情况里拉了回来。

   “没,没什么。”被发现的德拉科慌慌张张地收回目光,假装突然对盘子里的牛排感兴趣了似的戳来戳去。

  布雷斯撇了一眼对面格兰芬多餐桌上空着的那一个位子,了然地与潘西对视一眼。

  潘西拿出随身镜补了补口红,状似随意地开口道:“话说,救世主今天怎么没来礼堂?今天上午虽然没课,但下午可有三节魔药课,之前麦格教授布置的变形课论文也要交了。” 她昨天刚做的墨绿色猫眼指甲在德拉科眼前闪过,让他又一下子想起某个绿眼睛巨怪的脸。

  “我先走了,还要去图书馆补论文呢。”潘西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拉着布雷斯离开了礼堂。

  德拉科看着对面两个空无一人的座位,左右两边的高尔和克拉布正吃得开心,完全没有注意到什么。

  “我走了!你们别跟着,好好吃饭!”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克拉布和高尔面面相觑,不过,既然德拉科让他们好好吃饭,那他们就完全没有什么额外的心思去运转本就不怎么使用的大脑了。

  

  “格兰杰,你知道波特哪儿去了吗?他今天怎么没来礼堂?”

  德拉科在礼堂外面的走廊上拦住了赫敏与罗恩,赫敏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罗恩就冲了过来几乎要拽住他的领子:“马尔福,你怎么还有脸来问哈利在哪儿?要不是你……唔唔唔……”

  罗恩还未说出口的话被赫敏伸手捂在了嘴里,赫敏缓缓开口,看上去也不怎么高兴,却没有罗恩那么生气:“哈利他今天不舒服,待在宿舍里没出来,连我和罗恩给他带饭都拒绝了。”

  她拉着罗恩避开面前的斯莱特林,走出去一段距离后却又犹豫着回头道:“你或许可以帮帮他……”

  德拉科的脸色在听说哈利不舒服后就黑了下来,本就浅淡的金发仿佛更加失去了色彩。他看了眼已经空无一人的走廊,咬咬牙走向了格兰芬多的塔楼。

  

  “啊!——”趴在床上疼得哼哼唧唧的哈利被突然闯进来的不速之客吓了一跳,一半的尖叫却在看到来者苍白的脸与淡金的头发后堵在了嗓子里。

  但在意识到什么后却又立刻把被子拉到头顶,把自己罩得严严实实。

   “哈利……你怎么了?”

  德拉科的嗓音因为快速走来而微微沙哑,带了点不易察觉的温柔与紧张。

   “没,没事,你快走吧……”哈利的声音透过被子传来,闷闷地听不太清,德拉科怕他又有什么事情硬撑着不愿意说出来,就大步上前一把扯开了被子。

  “你——”德拉科倒吸了一口气,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正缩在床上,可怜兮兮地捂着肿起的半边脸颊。一副眼镜正丢在枕边,常年躲在镜片后面的一双绿眼睛水汪汪得仿佛快要落泪,因为躲在被子里而气闷的脸上泛起一片红晕。

  “我,我牙疼……”哈利为了避开疼痛的牙齿,小心翼翼地开口说道,声音里也似乎带上了几分眼里的水汽。

  德拉科又倒吸了一口气。

  他现在只想立马把自己书包里的一瓶牙疼魔药给哈利·波特灌下去,然后狠狠地吻上他亲爱的小巨怪。

  

  哈利:德拉科,你怎么会随身带着牙疼魔药的?

  德拉科·特别喜欢母亲做的甜点·所以从小就老牙疼·还魔药成绩十分优秀·而且并不想在男朋友面前承认·马尔福:……格兰杰的暗示我听懂了,所以提前准备了。哼!让你下次再吃那么多糖!

  哈利(微笑):好吧,那真是谢谢你了。

  德拉科:哼!我家的甜点糖果你以后要吃多少就有多少,顺便,牙疼魔药也是!

  哈利(突然想起什么):说到魔药,下午是不是有魔药课?

  德拉科:……好像,是的,而且我们快来不及了!对了,你的变形课论文写了没?

  哈利:……没。我昨晚牙疼到刚才,哪有时间写啊啊啊啊啊——

  [伏黛]

  “汤,汤姆……你,你别进来。”

  “怎么了?”汤姆·里德尔听到自小体弱多病的女孩此时气若游丝,还一个劲地让紫鹃把自己拦在外面,不禁心里一急,“莫不是,莫不是你的病又犯了?”

  “唔,不是不是,”黛玉支支吾吾地说道,“就是……一点点小事,你……你明天,不,后天再来就好了。”

  内心紧张的汤姆一甩魔杖把紫鹃,雪雁等丫头定在原地,掀开帘子就冲了进去,正好看到黛玉用帕子捂着右边脸颊,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此时正泪水汪汪,端的是一派弱柳扶风,西子捧心之美。

  “你!你怎敢不听我话就冲进来!嘶……”说话时不小心牵动牙齿的黛玉也顾不上指责心上人的无理了,一张小脸霎时痛得血色尽褪。

  “好了好了,先别说话了。”在冲进来后就立马甩了无数个检测魔咒的魔王大人已经知道了黛玉只是牙疼,于是立刻幻影移形从前手下西弗勒斯·斯内普那里拿来了他新熬好的魔药,喂黛玉喝了下去。

  喝完药后不再牙疼的黛玉脸颊上浮起一抹红云,“谢谢你,汤姆。”此时也因为自己先前贸然闯进来而有些不好意思的魔王大人开始耳尖微红,“不过,汤姆,那个,那种神奇的药你还有吗?”

  “嗯,怎么了?”汤姆看着眼前的女孩儿点了点头。

  “我……上次宝玉送的那盒糕点我还没吃完,我想……”

  “那就别吃了,我给你买姑苏的糕点带来,绝对比他送的新鲜,也比他送的好吃。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酒酿饼,雪饼,薄荷糕,芙蓉酥,如意酥,菊花酥,巧酥,酥皮月饼,芝麻酥糖,荤油米花糖,梅花糕,海棠糕,定胜糕,藕粉桂糖糕,松子黄千糕,云片糕……你要吃哪种都行,对了,魔药也足够,定不会再让你牙疼。”

  “谢谢你,汤姆,你……你真好。”虽然黛玉小姐的后半句话被捂脸的帕子遮去了八分,不过耳聪目明的里德尔先生还是把剩下的两分听了个清清楚楚。

  斯内普教授(面无表情):我真的很累的,怎么最近这么多人来找我要魔药,还都是治牙疼的!那么简单的魔药就不能自己动动手指吗?是双手都被巨怪砸断了,还是脑子里的芨芨草终于塞不下了,然后从牙龈里冒出来了,嗯?

  林黛玉(小心翼翼):谢谢您,斯内普教授……是这么叫的吧?即使汤姆没怎么提过,但我相信您一定是一位伟大的魔药大师,才华横溢并且有救济天下之心。顺便,您的魔药味道还不错,真的。斯内普教授:……谢谢您,林小姐。(我该怎么跟她解释我们的魔药大师不同于她们那儿的医生……还有,我的魔药能有人接受那个味道?!!)

  紫鹃,雪雁和一帮丫鬟:小姐,您是不是忘了我们了……(紫鹃:我猜里德尔公子是故意的……)

  我:仿佛就你们HP世界的人一个个牙疼了都选择先躲开男朋友,而不是先抱怨或者让人家帮忙治牙……

  [CA]

  “克劳利,我牙疼~”

  “啊,angel,你可以自己用奇迹治好的。”

  “可是,可是,这就像是衣服上的一块污渍,即使用奇迹去除了,我还是会知道它的位置,我……”

  “好吧,好吧,”红头发的恶魔靠近天使的侧脸,轻轻使了个奇迹,“好了吧?”

  “谢谢你,克劳利。”亚兹拉斐尔脸上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

  金黄蛇瞳的恶魔眼里露出几丝笑意,“那么,丽兹酒店的晚餐还去吗?”

  刚刚牙疼过的天使考虑了十秒,果断开口:“去!当然去,我可还期待着他们新出的甜品呢!”

  Temptation accomplished,克劳利的笑容又扩大了几分。

  [祖宗]

  “亲爱的,我牙疼~”

  “你自己不就是个牙医吗?自己治去。”

  “不要嘛……”徐文祖眨巴着一双水润润的大眼睛开始往尹宗佑身上凑,看起来丝毫没有牙疼的样子,还伸出一只手指指向右侧脸颊,“这里,要亲爱的吹吹才能好。”

  一脸勉为其难的尹宗佑像是哄小孩子似的,真的往徐文祖脸颊上轻轻吹了一口气,“怎么样?好了吗?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好了好了,”徐文祖开心地往他身上蹭了蹭,下一秒又露出一个拉得过大的微妙笑容,“但是……”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心脏,“还有这里不舒服。”

  “那些人竟然在万圣节给你送糖,难道不知道只有我才能给亲爱的吃糖吗?”

  “所以呢,你干了什么?”尹宗佑叹了一口气,摸了摸手上的手链。

  “所以——我吃掉了所有他们送给你的糖……”

  “我是问那些人。”“哦,楼上绑着呢,只处理了一个。”徐文祖炫耀似的举起手中的那枚戒指,上面的一颗牙洁白而完美。

  “好吧好吧,我和你一起,”尹宗佑站起来,亲了亲面前帅气牙医的嘴角,“处理可累了呢,你可别累坏了啊。” 

   [阿毛] 

  “医生,我牙疼~”

  “叫你不要吃那么多糖偏要吃,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啧啧……”穿着白大褂的牙医伸手扶了扶老花镜,毫不留情地给阿毛打了一针麻醉剂。

  躺在牙诊躺椅上的阿毛一脸的生无可恋,这难道是我想吃的吗?被迫塞下无数万圣节狗粮的我哪知道它们会那么甜!!!还一直甜到现在,呵。(╯-_-)╯╧╧

*阿毛的心情就是我的心情:)

*这本来是我昨天晚上在等双十一的时候写的,但是没写完……然后我没想到今天我就既有很多事情又困了一整天,拖到晚上十一点才写完……我更没想到我本来写小段子的打算会最后成为五千多字的文章……

*双十一的今天,是又累又困又没钱

春天的包子
[群宣]抱歉占tag!抱歉抱歉...

[群宣]抱歉占tag!抱歉抱歉!
要来么要来了要来么要来么
喜欢吃糖的小朋友的生活记录群
可水,想聊什么聊什么不要掐架就好鸭♡
大家一起嗑糖嚼安利
姐妹们有空么?一起抢老公啊♡

[群宣]抱歉占tag!抱歉抱歉!
要来么要来了要来么要来么
喜欢吃糖的小朋友的生活记录群
可水,想聊什么聊什么不要掐架就好鸭♡
大家一起嗑糖嚼安利
姐妹们有空么?一起抢老公啊♡

热心市民屁先生

乱涂的情头

【其实原来是涂鸦后来莫名把他拉大当成头像】

乱涂的情头

【其实原来是涂鸦后来莫名把他拉大当成头像】

来自异世界的fishy

【盾铁/贱虫】死侍的垃圾回收档案(沙雕一发完)盾铁垃圾联文活动

双十一盾铁码字群异次元垃圾桶联文活动

16:00第八棒 

上一棒@吸血鬼之爱

下一棒: @苍九掠 

Summary:死侍被盾铁联合暴打进了垃∥圾桶并意外传∥送进了垃∥圾宇宙,在那里他被∥迫填了一份垃∥圾回收档∥案

本菜鸡来丢人惹Orz有点草草收尾,希望大家不嫌弃

沙雕ooc不喜轻喷

↓↓↓    

【在一个异次元的垃∥圾宇宙里,生存着各种各样的垃∥圾。这一天垃∥圾们举办了了一场非正式的小型会∥议。第八位垃∥圾走上台,他清清嗓子说道:“大家好,我是集智慧、勇敢、帅气于一体的化身韦德·威尔森,...

双十一盾铁码字群异次元垃圾桶联文活动

16:00第八棒 

上一棒@吸血鬼之爱

下一棒: @苍九掠 

Summary:死侍被盾铁联合暴打进了垃∥圾桶并意外传∥送进了垃∥圾宇宙,在那里他被∥迫填了一份垃∥圾回收档∥案

本菜鸡来丢人惹Orz有点草草收尾,希望大家不嫌弃

沙雕ooc不喜轻喷

↓↓↓    

【在一个异次元的垃∥圾宇宙里,生存着各种各样的垃∥圾。这一天垃∥圾们举办了了一场非正式的小型会∥议。第八位垃∥圾走上台,他清清嗓子说道:“大家好,我是集智慧、勇敢、帅气于一体的化身韦德·威尔森,相比在座的各位都多多少少和美国队长还有钢铁侠有着瓜葛。好吧,虽然哥并不想这么去承认,但是他们俩将不可避免的、一定会成为我未来的岳∥父岳∥母(噢这他∥妈对我来说简直是个糟糕透顶的灾∥难,可我必须如同面对我一定会跟睡衣宝宝相守此生一般去面对它,真是该死),而且优秀的我与你们不同,我可不是什么被主人丢弃的可怜垃∥圾,我出现在这里完全是一个意外!”】

  

  “看看你写的这是个什么东西,你管它叫做垃∥圾回收个人档∥案??!我看你倒有点写奇幻小说的潜质!”我狠狠地把一大叠纸扔在了面前这个穿着一身红色奇装异服的家伙脸上,或者,不该称之为“家伙”,因为能出现在此时此地的,只能被称作“垃∥圾”。

  

  当然,我是说这并不是那个带有侮辱性意义的词汇,它只是一个单纯的事物名词,用来统称这里的所有事物——除了我和我的同事以外。因为这是垃∥圾宇宙,这里所存在的各种生命体或非生命体都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大部分都是因为被遗弃)被抛入垃∥圾桶,通∥过垃∥圾桶与垃∥圾宇宙间存在的虫洞来到此处。而我是一名垃∥圾回收档∥案员,每一位新来的垃∥圾都需要填写一份个人档∥案并记录在册,我会详细审核档∥案的内容,然后对垃∥圾们最终的归处进行分类——譬如无用的垃∥圾将会被传∥送入“死亡之巅”(焚烧厂),还能利∥用的垃∥圾则会传∥送入“轮回庇护所”(回收站),至于那些因意外来到此处的垃∥圾们,则会重新被送回祂来时的地方。

  

  听起来像是个枯燥的工作?并不是这样的,事实上,通∥过回收档∥案,我可以了解到每个垃∥圾背后的那一段被遗弃的缘由,有免∥费的故事可以听,让这份工作多了些乐趣。再加上大部分垃∥圾都老实本分,还算配合我们的工作,所以工作过程向来高效顺利。

  

  ——不过显然,生活总会有那么些小意外,譬如我眼前的这位自称死侍的红头套。

  

  “不是你叫我要详细地交代被抛弃的原因吗,我这不是写得挺符合要求的吗?”死侍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看上去十分地不解。

  

  我气不打一处来地大吼道:“我说的详细的意思是能够全面概括事∥件的起因、经过、结果!不是让你进行大段大段的虚构和艺术加工!!”

  

  也许是被本档∥案员的气势所惊到,这个家伙的身∥子往后瑟缩了一点,随后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呼……你这种给我添加工作量的家伙真是少见。这样好了,我来帮你填空,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要是敢多说一句废话,我完全可以马上安排你去‘死亡之巅’。”

  

  我发出了对每一位故意捣乱的垃∥圾都会说的威胁,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死侍化成灰都可以复活。

  

  “好吧好吧,知无不言。”死侍边拍蚊子边回答道。

  

  “姓名?”

  

  “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超级英雄兼尽职尽责的雇∥佣兵死侍韦德·威尔逊。”

  

  于是我跃跃欲试地在姓名栏上准备写下“黑红头套的变∥态狂”,最后被某人发疯似地拦住了。

  

  在跳过了一些有着显而易见答∥案的基本信息后,我们终于进入了正题。

  

  “被遗弃原因?”

  

  “呃——情感纠纷,或者说是打架斗殴,哈,我觉得可能还带有一小部分的家庭暴∥力。”

  “所以没办法确定遗弃原因是吗?那不如我们直接填写对遗弃过程的详细描述来概括出原因好了。”

  “哈,这听起来确实是一个好主意。”

  “好的,那我的询问准备开始了,”我将笔停在了“详细描述”一栏,“遗弃所涉及的当事人有哪些,除了你之外。”

  韦德像小孩子算数一般伸出手指一个个地开始掰扯:“呣……我心中最可爱的睡衣宝宝小彼得,成天唠唠叨叨最喜欢做思想工作的岳∥父,还有一言不合就要用他那蓝色的激光炮把我轰出脑浆的暴躁岳∥母。”

  “别忘了,取掉你那多余的修饰定语,给我直接说人名!”我抬起眼睛恶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

  “……彼得·帕克,史蒂夫·罗杰斯,托尼·史塔克。”

  “他们和你的关系?”

  “操,那还不是要用上我一开始同你讲的那些‘废话’吗?!!”韦德拍桌起∥义道。

  “那你到底要不要老实地再重复一次?”

  “Fine,我真是他∥妈地服了你了,要不是我想趁早离开这该死的鬼地方,我可不愿意跟个犯人似的坐在这里受审,”韦德一脸萎靡地又坐回到凳子上,看起来他似乎很少像现在这样做出妥协的举动,“男朋友,和岳∥父、岳∥母——未来的那种。”

  “好了,接下来就该叙述事情的发展过程了,希望你还记得一开始我跟你提醒过的那些基本要素。”

  韦德沉思了片刻:“我和亲爱的小彼得本是两∥情∥相∥悦、情投意合、天造地设的一对佳人,奈何岳∥父和岳∥母都认为我雇∥佣兵的身份容易对彼得造成不良的影响,毕竟我的手上可是沾了不少血,再加上彼得年龄尚小,所以罗杰斯和史塔克向来对我和彼得在一起持强烈的反∥对态度。罗杰斯的反应兴许还温和些,不过史塔克可就不一样了,至少每一次我去偷偷幽会小彼得然后被发现时,衣服上的破烂口子都是他造成的。”

  我挑了挑眉:“哦?那罗杰斯和史塔克两人平时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喂,他们俩的事情已经和我屁点关系都没有了好吧,难道我的遗弃原因详述还要讲其他当事人背后的爱恨情仇吗?可是你自己说无关的信息不需要提及的。”

  “哪来那么多废话,既然我问了,那你就老实交代,”见韦德又欲要反∥抗,我一拍桌子,摆出了身为垃∥圾回收档∥案员的架子,好似随时随地便要把不老实的他扔进“死亡之巅”一样,“而且我又没打算把这些东西写进你的档∥案里,我自己想多了解一些东西不行吗?”

  “好的好的,你是档∥案员你有理……”韦德有气无力地说道,“罗杰斯和史塔克使我们那个宇宙的超级英雄领∥袖,罗杰斯A.K.A美国队长,史塔克A.K.A钢铁侠,他们很早就确定了恋情并经常同时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我是对他们两人之间的破事一点兴趣都没有的,不过水饺他俩是我未来的岳∥父岳∥母呢?所以我还是不得不去收集一些资料好让我更好地攻克这两人的关卡。我了解的事情包括但不限于罗杰斯经常监∥督史塔克运∥动并严格把控后者的饮食、他们俩在打败反派后总会偷偷离队并在某个废墟来场野∥战,还有他们平时经常会因为一些分歧而争吵,不过争吵的过程无非是各种对对方人身安全的担忧再加上闪瞎眼的商业互吹——我说,你问我关于罗杰斯和史塔克的事情,该不会还出于什么别的目的吧?”

  “怎么,难道我还能把他们俩的私事当成情报贩卖出去,然后赚点外快?你想的太多了,我对你发出的一切问题都是基于工作需要。”我以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解释道。

  ——开玩笑,我当然对他有所隐瞒。事实上,我可是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的超级粉丝,对他们已经仰慕叙旧了,谁说一个人就不能崇拜其他宇宙的英雄呢?只不过因为工作原因,我无法亲自拜访我的两位偶像,只能从各种各样的由他俩扔出的“垃∥圾”口∥中了解到关于他们的事迹。然而,大部分垃∥圾们提∥供给我的资料都是有限的,我也只能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捕获到有益于完善我对美国队长和钢铁侠认知的信息。

  不过幸∥运的是,死侍出现了,鉴于他与我两位偶像之间的复杂关系,我显然可以从死侍的口∥中了解到更多有用的东西,自然得好好敲打敲打。当然,我可不会把我内心的小算盘透露给韦德,所以还得继续扮演好我的大公无私的档∥案员角色。

  “好了,回归正题,你说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坚决反∥对你和彼得·帕克之间的恋情,那么接下来呢?”我将话题给拉了回来。

  “呃……事发那一天,我又准备偷偷地和彼得秘密幽会,那时候他们搬了新家,所以找了我老半天。我就像往常一样沿着墙边爬上了楼,准备翻窗户进入彼得的房间……结果,我发现我他∥妈走错地儿了,我跳进去的其实是我未来岳∥父岳∥母的房间,而当时他们俩正他∥妈∥的在……做∥爱。”

  我猛地抬起头,两眼放出如同饿狼的光泽:“你说什么?说详细点!”

  “喂,你也太变∥态了吧,两个老男人干柴烈火有什么好描述的???”韦德的表情里满是恶寒。

  “这只是——工作需要,否则你信不信我让你——”

  “我说还不行吗?他们两个正在以六∥九式在床∥上翻云覆雨,他∥妈∥的别提他们俩叫得有多爽了,只可惜房间的隔音效果太好,要不然我在外头就能更早察觉到不对劲了。可惜为时已晚,当他们俩准备达到高∥潮时发现了我的存在,顿时爆了几句粗口,我没听错,连向来正直文明的罗杰斯也在那时候大骂了一声。接着两人就反应了过来,他们赤∥裸地从床∥上翻下∥身并飞速地穿好衣服,随后罗杰斯抄起了他的盾牌,史塔克装好了手部装甲,就要准备联手教训哥。这时,哥最亲爱的小彼得听到了房间的动静并赶了过来,准备和我双宿双∥飞。只可惜罗杰斯和史塔克为了阻止我俩相聚,开始发动了猛烈的进攻,然而都被哥灵活的躲过了,之间我一个帅气的侧翻、还有一个高难度的下腰,我……”

  “然后你就被扔进了垃∥圾桶里,行了,你的个人档∥案填好了。”然而我并没有理会韦德的自恋,而是直截了当的给事∥件写下了结尾。韦德还来不及再多加辩解,便被自己的回收档∥案塞了一个满怀。

  “把你的档∥案交由给看∥守人后,你可以回到自己的宇宙去了,祝你能成功摆脱岳∥父岳∥母的压∥迫。”我这样说道。

  当然,如同我心中的猜测一般,在以后的日子里,死侍还要光顾上垃∥圾宇宙许多次。

  

  彩蛋:

  韦德有一点说得很对,我确实拿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的私事用来赚了外快——以宇宙小报的形式,也许以后我可以转行当一个撰稿人?

  

  End.

TK老婆

多CP小段子 当众小攻喝醉了之后

众小攻们举办了一场属于攻们的宴会,并成功在宴会上喝醉想尽办法引起的了各自小受的注意。


贾尼


宴会结束后,托尼开车来接贾维斯。


贾维斯一脸严肃地坐在一堆喝得烂醉的人中间,望着面前喝空的酒瓶一言不发。


“贾维斯,回家了。”托尼喊了一声。


贾维斯坐着没有动。


托尼又喊了两声,贾维斯才回过神,慢慢起身跟着托尼走了出去。


贾维斯上车之后坐到了驾驶座上,然而坐了半天,他也没有发动汽车,只是目视前方,表情也有些呆呆的。


托尼感到有些不对劲,于是他试探着开口:“贾维斯?”


“Sir!”贾维斯的神情立马严肃起来。


“贾维斯?”托尼又问了一句。


“...

众小攻们举办了一场属于攻们的宴会,并成功在宴会上喝醉想尽办法引起的了各自小受的注意。


贾尼


宴会结束后,托尼开车来接贾维斯。


贾维斯一脸严肃地坐在一堆喝得烂醉的人中间,望着面前喝空的酒瓶一言不发。


“贾维斯,回家了。”托尼喊了一声。


贾维斯坐着没有动。


托尼又喊了两声,贾维斯才回过神,慢慢起身跟着托尼走了出去。


贾维斯上车之后坐到了驾驶座上,然而坐了半天,他也没有发动汽车,只是目视前方,表情也有些呆呆的。


托尼感到有些不对劲,于是他试探着开口:“贾维斯?”


“Sir!”贾维斯的神情立马严肃起来。


“贾维斯?”托尼又问了一句。


“Sir!”


“贾维斯?”


"Sir!"


………


两人这么重复了半天,托尼终于忍不住了,“贾维斯,你是不是喝醉了?”


“Sir,我绝对没有喝醉!”贾维斯强调。


“真的吗?”托尼怀疑。


“Sir,我发誓我没有喝醉!”贾维斯神情严肃地再次强调了这一点。


“那,你觉得我怎么样?”托尼突然问到道。


“Sir,你好骚啊!”贾维斯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边说还边笑了起来。


托尼:“你下次再喝酒试试!”


超蝙


作为外星人的克拉克其实是从来没有喝过酒的,所以他也不知道酒精的威力。在其他人的怂恿之下,他喝了不少酒,以至于喝得烂醉。


但是喝醉的克拉克并不能和贾维斯一样得到专车接送,他只有自己一个人迷迷糊糊的飞回家。


克拉克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布鲁斯正好结束夜巡回家。所以当克拉克回家的时候门已经锁上了,好巧不巧的是克拉克今天并没有带钥匙,喝的烂醉的他想到用超能力飞回家却没有想到自己也可以用超能力飞进去。他只是老老实实地敲了门。


敲了几下后,布鲁斯打开了门。然而当他闻到克拉克一身酒气的时候,他又把门关上了。


克拉克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开启又关闭的门,不信邪地又敲了起来。


然而敲了好半天门内都没有回应,抵不住酒精威力的俩克拉克敲着敲着竟然睡着了。


一直守在门内的布鲁斯发现没有了声音,疑惑地打开了门。


看着似乎已经睡着的克拉克,无奈的把他拖进了门。


将克拉克弄到床上之后,布鲁斯突然意识到这是他打探克拉克小秘密的好时候。于是他摇了摇克拉克,并凑到克拉克耳边问:“克拉克,你有没有什么小秘密瞒着我?”


由于酒精的作用已经很困的克拉克没有回答布鲁斯的问题,但是布鲁斯并没有放过他,不停地在他耳边追问。


实在是烦地不行的克拉克随口回答了一个,“上,上次戴安娜的剑是,是我弄断的。”


“还有呢?有没有什么别的?”布鲁斯对他的回答感到不满意。


“别的?嗯,Barry的手办也是我弄坏的,海王的三叉戟被我用来烤过鱼,哈尔上回去酒吧约炮是我告诉Barry的,布鲁斯,布。。。”克拉克突然停了下来,没了声音。


然而没有听到下文的布鲁斯很着急,又把克拉克摇醒,“布鲁斯呢?布鲁斯怎么了?”


“布鲁斯,嗯,是我打碎了布鲁斯最爱的花瓶,我偷偷找Barry向布鲁斯借钱,上回布鲁斯的蝙蝠车车门也是我弄坏的,其实我第一次毁了布鲁斯的蝙蝠车就是想引起他注意。。。。”


听到这些话怒火中烧的布鲁斯准备将克拉克丢出门外,然而克拉克的最后一句话打消了他的念头。


“其实我是因为超喜欢布鲁斯,才想那样引起他的注意。。。”说完这句话的克拉克彻底睡了过去。


准备将他丢出门外的布鲁斯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哼,算了,今天就先放过你。”


于是克拉克因为最终说对了话,能够在这个其他小攻都很悲惨的夜晚,顺利的进了家门。


锤基


深夜,洛基还在熟睡,没想到门卧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洛基惊醒,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却发现索尔满脸泪水的冲了起来,抱住他并大喊一声弟弟,然后就呜呜地哭了起来。


洛基拼命挣扎,想要推开他身上的索尔,“放开我,你发什么酒疯!”


索尔闻言将洛基抱得更紧了,“呜,呜,弟弟,我实在是太感动了!”


“感动?你有什么好感动的?”洛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呜,他们都说弟弟你对我是最好的了。虽然你每天都拿刀捅我,但是打是亲骂是爱,他们说这就是你对我爱地深沉的表现,他们的老婆就都从来没这样表达过爱意。弟弟,以前都是我错怪你了,我现在已经感受到了你对我深深的爱意了。我真是太感动了!”索尔边说还边擦眼泪。


但是有几滴眼泪不小心滴到了洛基身上,洛基嫌弃地推开索尔,“你真是喝傻了吧,他们说这种鬼话你都信!”


索尔反驳:“才没有,弟弟,我觉得你对我绝对是真爱,我绝对比你的布丁要重要!”


“废话,因为是你天天花钱给我买布丁。”洛基又翻了个白眼,并狠狠嘲笑了一下索尔。


“那我比你最爱的王位还重要,你都为了救我而对抗灭霸了。”索尔依旧坚持他的观点。


但是洛基依旧死不承认,“那是因为当时我脑子抽风了!”


“我不管,反正我觉得你就是爱死我了!”索尔说着,又一把抱住了洛基。


洛基冷笑着掏出了一把刀,“其实我是爱你死!”


索尔一下子清醒了,连忙松开洛基躲得远远的,“弟弟,我错了,我们有话好好说!”


洛基:“酒醒了?醒了就给我搓衣板去!”


于是索尔今天晚上就只能与搓衣板为伍了。


盾冬


Steven作为一个三好男人其实是很少喝酒,但是在今天的酒会上他还是被逼着和超人拼酒。为了复联的尊严Steven也绝不能输,所以他最后也喝醉了。不过好在Steven喝醉了一点也不闹腾,只是安安静静地睡觉。


但是Bucky却感到不满意,刚刚好多人在微信群里说自己的那个喝醉了特别闹腾,喝醉了就和疯子一样。没想到Steven却如此安静,跟平时也没什么两样。Bucky原本还想趁机看一下Steven耍酒疯的样子,结果Steven喝醉后这么无趣今他大失所望。


Bucky拍了拍Steven的脸试图唤醒他,但Steven仍然毫无反应。Bucky失望的叹口气,准备去睡觉。


然而就在他躺下没多久,他突然听到Steven好像在迷迷糊糊说什么。他凑近Steven,想听清他在说什么,没想到Steven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说梦话的声音也突然大了起来,“Bucky,别走,你有了孩子我也会负责的。嫁给我吧,我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


Bucky听得满头黑线,什么别走,还有了孩子,他这是做了什么奇怪的梦。于是他摇了摇Steven,试图再次叫醒他。


这次Steven很快睁开了眼睛,看起来似乎十分清醒。Bucky刚想问他做了奇怪的梦,就被Steven翻身压住了。


Bucky一脸惊慌,“Steven,你想干嘛?”


“Bucky,你是我的人,谁都别想抢走你!”Steven说着,向Bucky靠得更近。


Bucky感到十分无语,他想推开Steven。然而却被他一把抓住了双手,接着Steven的唇袭来,让他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同时Steven另一只手开始动手解他的衣服,他努力挣扎,但是喝醉之后的Steven力气极大,Bucky完全挣脱不开,于是他就只有被吃干抹净的份了。


第二天,酒醒后的Steven不停地向Bucky道歉。


Bucky一脸疑惑,“你昨天怎么跟霸道总裁一样?”


Steven尴尬的笑笑,“昨天他们说我太顺着你了,男人应该霸道一点。然后我昨天就做了个和这些有关的梦,然后就,就那样了。”


腰酸背痛的Bucky:下次坚决不能让Steven和那群男人一起喝酒!


牌快


牌皇和死侍一起拼酒,结果两人都喝得烂醉。


早就听说有这场酒会的快银想偷偷来凑个热闹,没想到看到了喝醉的牌皇。于是他决定把自己的男友送回他的公寓去,没想到死侍非要拉着牌皇一起喝酒,还不放他离开,于是他给小蜘蛛打了个电话,顺利的带走了牌皇。


临走的时候快银又看到了他喝醉的老爸,但是因为要照顾喝醉的牌皇,快银没有闲工夫来管他老爸,于是他给他妈Charles也打了个电话。


快银带着牌皇飞快地回到公寓,把他放到床上,然后准备去给他打水洗个脸。


虽然牌皇表现得很安静,但快银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他决定再在牌皇的家里待上一会儿。


快银无聊的坐在床边,盯着牌皇的脸发呆。


没想到牌皇突然睁开了眼睛,快银感到有些慌张,但是牌皇很快又闭上了眼睛,好像刚刚的一切不过是快银的错觉。


快银靠近牌皇,想确认他是不是真的睡着了。结果这次牌皇不仅睁开了眼睛,同时一把抓住了快银的手,并用他低沉的嗓音问道:“你偷看我多久了?”


快银瞬间红了脸,他慌张的回答:“没,没有,我才没偷看你。”说着,就想抽出自己的手,但快银完全不是牌皇的对手,不仅没能挣脱他,还被他一把拉到了床上。


快银更加慌张,想要起身,却被牌皇抱的紧紧的,“你干嘛?放开我。”


“回答我的问题,盯着我看了多久?嗯?”牌皇的脸上带着一 丝玩味的笑容。


“才没有盯着你看,别自恋了。你现在怎么这么清醒,刚才是不是一直在装醉骗我?”快银现在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被欺骗了。


“哈哈,现在才看出来吗?”牌皇这次笑出了声。


“无聊,干嘛装醉。”快银抱怨。


“不装醉怎么能脱身?今天好不容易能见到你,当然要多找一些独处时间。”牌皇说着,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快银想拒绝,但他力气实在是没有牌皇大,于是他急中生智:“我爸来了!”


牌皇不信:“宝贝,现在用你爸吓我可没用,你爸都醉成那样了怎么可能到我的公寓来。”


然而牌皇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同时响起了万磁王大人愤怒的声音:“臭小子,快开门,要是我发现你把我儿子怎么样了,你就死定了!”


两人连忙起身开了门。


打开门之后,万磁王大人二话不说的拉起快银就走,牌皇甚至都没来得及打声招呼。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牌皇叹了口气,为自己艰难的未来而默哀。


EC


原本Charles是不打算管Eric的,但是无奈快银打电话过来说Eric醉的很厉害,于是Charles还是去酒会上接回了醉醺醺的Eric。


回家的路上Eric一直都挺安静。倒是进了家门之后就开始不老实了,一直对Charles动手动脚的,甚至想强行进行XXOO行为。不堪其骚扰的Charles盛怒之下将他赶出了家门。


被赶出门的Eric独自站在冷风中,似乎清醒了那么一点。于是,好像清醒了的他先是去牌皇的公寓里找回了快银,然后又去破坏了幻视和女巫的约会。


被破坏约会的快银和女巫非常生气。所以对于他们老父亲无耻的行为两人进行了深度的唾弃。然而最终两人还是不得不屈服于万磁王的淫威之下,跟着他一起回了家。


有了儿子和女儿作为筹码的Eric满心欢喜的以为自己能顺利走进家门,结果Charles只是让快银和女巫进了门,对于Eric依旧是距之门外。


被关在门外的Eric再次敲了敲门,得到的只有Charles一句酒醒之前不要回来。


自认为十分清醒的Eric坚持不懈地敲着门,终于不耐烦的Charles打开了门。


“这是几?”Charles伸出了一根手指。


Eric十分自信,“这当然是1啦”


“看来你酒还没醒。”Charles转身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Eric:“查查,我明明没有说错啊?!!”


Charles:“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今天晚上乖乖在外面待一夜吧。”


Eric:。。。。


第二天Eric才了解到原来Charles昨天晚上也和Scott一起喝酒去了。


贱虫


小蜘蛛接到了好友快银的电话,于是他趁Tony不注意溜了出来,来到了酒会现场。


小蜘蛛到的时候酒会那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喝醉了的死侍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小蜘蛛拍了拍死侍叫醒了他,死侍睁开了眼睛。在他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小蜘蛛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死侍睁开眼睛后先愣了一下,然后猛地跳起来,看到了站在旁边的小蜘蛛。接着他突然又跳到桌子上。对着小蜘蛛的方向唱起了歌,引得全场的人都望着他俩。小蜘蛛实在是丢不起这个脸,于是他赶紧冲出了酒会现场。


看到小蜘蛛走了,死侍连忙追了上去。“嘿,小宝贝,别走啊,是不喜欢哥刚才唱的歌吗?那哥给你换一首。”


听到这句话,小蜘蛛走的更快了。然而小蜘蛛走的时候为了躲开死侍而选择了一条小巷子,结果现在在巷子里走迷了路。


小蜘蛛在巷子里到处转悠想找到出口,没想到却被死侍拦在了死胡同里。


小蜘蛛被压在墙上动弹不得,死侍的手还不老实地摸来摸去。终于趁他不注意,小蜘蛛喷出一团蛛丝将他捆了起来。


被捆起来的死侍十分兴奋:“小蜘蛛,原来你是想跟哥玩捆绑Play。来吧,哥任你践踏!”


小蜘蛛翻了个白眼:“你非要我把你在金门大桥上挂一晚上才清醒吗?”说着,小蜘蛛就准备动手。


“哎,哎,别,小蜘蛛,哥已经清醒了。”死侍连忙拒绝。


“真的?”小蜘蛛怀疑。


“真的!”死侍以十分真诚的眼光望向小蜘蛛。


“算了,还是把你挂一晚上吧。”小蜘蛛不相信,还是准备动手。


死侍立马以一种十分可怜的目光望向小蜘蛛,受不了他这可怜眼神的小蜘蛛还是解开了蛛丝。


没想到他刚一解开蛛丝,死侍将一下子把他压在了墙上。


“哈哈,小蜘蛛,你还是中了哥的圈套吧,束手就擒吧,你今天就乖乖从了哥吧。”死侍十分得意,同时开始准备行不轨之事。


“你还是真是贼心不死啊,你确定你身上的蛛丝真的解开了吗?”小蜘蛛说着,同时开始收紧死侍身上未完全解开的蛛丝,于是死侍又被捆了起来。


这次不论死侍再怎么求饶小蜘蛛都没有放过他,他只能在金门大桥上孤独地度过这个晚上。


德哈


今天这场酒会上Draco难得地喝醉了,当他回到霍格沃茨的时候还很是迷糊。


虽然他与Harry已经在一起很久了,但是Harry始终不愿意向外公布他们的恋情。Draco的心中十分愁苦。所以在今天晚上,喝醉的他十分需要找人诉苦。于是他随便在霍格沃兹里找了个人就问:“你知道Harry Potter吗?就是那个鼎鼎有名的格兰芬多黄金男孩,伟大的救世主,他已经和他的死对头Draco Malfoy在一起很久了,就那个斯莱特林铂金小王子。对,没错就是我。Draco和Harry在一起了!”


Draco在霍格沃兹里抓着个人就开始问,不一会已经引来了许多人的关注,甚至连斯内普教授和邓布利多校长都出来看热闹了。但是由于是在夜里,醉醺醺的Draco完全没有意识到。


他又随便抓了个人就开始问,结果这回抓到了邓布利多校长。讲到一半Draco突然意识到:“咦,你怎么有点像我们校长,不过他不可能在这里。你知道吗我们老校长他是个深柜,他一代黑魔王格林德沃在一起老久了都不公布。我感觉Harry就是跟他学的,毕竟他俩都是格兰芬多的。真怕我跟Harry和他俩一样都一大把年纪了还不能出柜。”


说完Draco又换了个人,这回他抓到了斯内普教授。由于教授的黑袍子太过显眼,Draco一开始就感到了不对劲:“哎,你怎么也喜欢穿黑袍子啊,跟我们院长一样。说起来我们院长他就是个老单身狗,这么多年没谈过恋爱见不得别人在他面前秀恩爱。每天板着一张脸,就谁欠他钱一样,单身老男人就是可怕。”


接着Draco抓到了赫敏,“哎,你这头乱糟糟的头发怎么有点像那个麻瓜小女巫。你知道吗,她特别烦,跟Harry的妈一样瞎操心,不准Harry干这,不准Harry干那的,最可恶的是她竟然不许Harry和我见面,简直坏透了!”


然后Draco又随机抓住几个人吐槽了一番。最后他抓住了一个人,开口就问:“你认识Harry吗?”


对面的人阴沉着语气:“当然,我就是Harry!”


Draco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看了看面前脸色阴沉的Harry,又看到了后面追过来的邓布利多校长以及斯内普教授一众,不禁觉得自己真的是难以活过今晚了。


虫绿


Peter为了防止被老婆赶出家门,今天本来是不打算喝酒的,然而架不住其他人的热情,还是被灌了很多酒。所以他还是被灌醉了,被灌醉的Peter在外面游荡了半天才敢回家。


他抱着必死的决心按响了自家的门铃,门应声而开,后面就站着Harry。Peter本来打算见到Harry就开始疯狂认错的,结果还没来得及开口,Harry就说话了:“进来吧,我给你准备了醒酒茶,热水我给你放好了,喝完醒酒茶就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吧。”


Peter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他将信将疑的进了门,喝完了醒酒茶然后进浴室洗了个澡,直到他躺在床上的时候才感觉到真实。


看到躺在他旁边的Harry他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老婆,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跟变了个人一样?”


Harry白他一眼,似乎还有些娇羞,“怎么?不喜欢我这样吗?”


Peter不禁打了个寒颤,“老婆,你别这样,你今天太不对劲了。”


“你不是一直和你的朋友抱怨我对你不好吗,最近我专门学习了如何做一个好老婆,难道你不喜欢人家这样做吗?”Harry说着,翻身压住了Peter,在他胸口划圈圈。


Peter连忙推开Harry,跳下床,“老婆,别这样,你还是恢复正常吧。”


Harry摆出一副诱惑的姿势,“来嘛,老公,今天人家任你蹂躏。”


Peter连忙转身准备冲出去,却被Harry一下子拉到了床上,接着Harry就压了上来。


Peter大喊一声救命,然后从梦中清醒了过来。望了望四周,发现他原来是喝醉了躺在家门口就睡着了。


由于刚才Peter大喊了一声救命,Harry被吵醒了,于是他打开了门,看到了还躺在地上的Peter。“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是不是喝酒了。既然你宁愿在外面睡都不回家,那今天就别想进门了。”说完,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门外的Peter擦了擦头顶的冷汗,忍不住感慨:还是这样的Harry正常!


绿红


Hal虽然没有参加这次酒会,但他一向留连于酒吧,所以今天他也毫不意外地喝醉了。


Hal回到家时Barry还在看电视,丝毫没有意识到Hal已经回来了。被忽略的Hal十分不满,于是趁着喝醉了他耍起了酒疯。


“Barry小宝贝,有没有想我啊?”Hal说着,一下子扑到了Barry身上。


Barry一开始被吓了一跳,但是由于关心电视上播放的电影的情节。他只是将Hal推开,并告诉他不要闹,然后就接着看电视去了。


被如此对待的Hal很伤心,于是他继续无理取闹,抱住Barry不放并且动手动脚不断打扰他看电视。


被烦到受不了的Barry总算给了Hal一点关注,“怎么了?是不舒服吗?”


听到这话的Hal立马摆出一副可怜的模样,“嗯,我特别难受,头晕还想吐,浑身都不舒服。”说完后Hal就躺在沙发上不断呻吟。


Barry的注意力总算从电视上转移了过来,“怎么了,是喝酒喝多了不舒服吗?需要我出去给你买醒酒药吗?”


“不知道怎么了,我就是特别难受,明明我以前喝酒也不会这样的。”Hal摆出一副更加可怜的姿态,同时加大了呻吟声。


听着Hal的呻吟Barry感到很焦急,可对于他的痛苦他也没有办法,于是他给布鲁斯打了个电话。“喂,布鲁斯吗?Hal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浑身都特别难受,你有什么办法吗?”


布鲁斯:“他喝了酒没?”


Barry点了点头,“喝了。”


布鲁斯:“哦,那你把他丢外面冷静一下就好了。”


“可是他现在看起来很难受。”说着,Barry还担心的看了一眼Hal。


看到Barry看了他一眼,Hal呻吟的更加大声了。


听到呻吟声的布鲁斯无奈的叹了口气,“等着叫他别动,我马上过来。”


来到Barry家的布鲁斯一把拉起躺在沙发上的Hal,并对Barry说:“别担心,我带他出去一会,马上就回来。”说完,拖着Hal就出了门。


布鲁斯今晚正好有气没处发,于是他二话不说的就把Hal绑到了他的蝙蝠车上,带他上天溜达了一圈。


一圈过后,布鲁斯把Hal放了下来。然后问他:“现在还难受吗?”


被风吹的真的难受起来的Hal连忙求饶:“我错了,我很好,一点也不难受了!”


布鲁斯点了点头:“很好,你现在可以回家了。”


接着布鲁斯开着他的蝙蝠车飞走了,只留下Hal孤立无援地站在某大厦顶上望着四周的高楼默默流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