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贝吉塔

33861浏览    864参与
龢泽
那美克星好久么得觉睡的贝

那美克星好久么得觉睡的贝

那美克星好久么得觉睡的贝

JT

夜色

夜色

你说是场阴差阳错
全是酒惹的祸
没有一点愧疚
只会一直呵呵傻乐

你说是场阴差阳错
全是酒惹得祸
只说全不记得
就想把错直接略过

你说都是阴差阳错
全是酒惹的祸
夜色缠绵悱恻
让你迷失露出本色

你说都是阴差阳错
全是酒惹的祸
所有借口全都用了
人渣罗特!

有画了俩人一夜后,早上的起来 争执,可……发不粗来~哭了 于是单独发在了微博~

https://weibo.com/u/2274623095?from=myfollow_all&is_all=1#_rnd1576223692017

夜色

你说是场阴差阳错
全是酒惹的祸
没有一点愧疚
只会一直呵呵傻乐

你说是场阴差阳错
全是酒惹得祸
只说全不记得
就想把错直接略过

你说都是阴差阳错
全是酒惹的祸
夜色缠绵悱恻
让你迷失露出本色

你说都是阴差阳错
全是酒惹的祸
所有借口全都用了
人渣罗特!

有画了俩人一夜后,早上的起来 争执,可……发不粗来~哭了 于是单独发在了微博~

https://weibo.com/u/2274623095?from=myfollow_all&is_all=1#_rnd1576223692017

龢泽
看了GT特女装那段之后一直想画...

看了GT特女装那段之后一直想画的一个脑洞…女装注意!

看了GT特女装那段之后一直想画的一个脑洞…女装注意!

JT

《继》4- 架空 ALL 贝吉塔 ABO

《继》架空 龙珠 人物是老鸟 ~~~~~~~~~~

故事架空是我 ~ 

锅是我的~

ABO设定是我的…………别真打,慢慢来~


4

那绵软又坚韧的地方一定裹挟着大量的花蜜,栀子花蜜会顺着被咬透的洞淌进自己嘴里……而自己会在那甜美的地方播下一粒冷杉的种子,等……他向自己舒展身体,彻底打开被自己占据时……

卡卡罗特猛然抬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击碎了那迷幻般的甜美癔想。

真是半点都不能放松啊,卡卡罗特挪开自己的视线,不在将眼神黏着在贝吉塔的身上。他身上还是一阵阵的发着冷,可比起刚才动都不能动的情形已经好多了。虽然卡卡罗特不知...

《继》架空 龙珠 人物是老鸟 ~~~~~~~~~~

故事架空是我 ~ 

锅是我的~

ABO设定是我的…………别真打,慢慢来~

 

4

那绵软又坚韧的地方一定裹挟着大量的花蜜,栀子花蜜会顺着被咬透的洞淌进自己嘴里……而自己会在那甜美的地方播下一粒冷杉的种子,等……他向自己舒展身体,彻底打开被自己占据时……

卡卡罗特猛然抬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击碎了那迷幻般的甜美癔想。

真是半点都不能放松啊,卡卡罗特挪开自己的视线,不在将眼神黏着在贝吉塔的身上。他身上还是一阵阵的发着冷,可比起刚才动都不能动的情形已经好多了。虽然卡卡罗特不知道贝吉塔要带自己去哪,可随着窗外的景色越来越熟悉。

他才猛然意识到,贝吉塔在骗自己!这认知让卡卡罗特突然觉得有些难过,他以前明明不在乎这种事情的。

“贝吉塔,你要把我送回分化医院是吗!?”

这样问完,卡卡罗特突然觉得自己太蠢了,明摆着的事,难道听贝吉塔再说一次‘不’就会改变吗?这些虚伪的成年人早就习惯用冠冕堂皇的理由给自己找借口了,他们才不会在乎自己随口说的那些承诺呢。

贝吉塔也没什么不同,虽然他口口声声说过要帮自己度过分化期,如今不还是拉着自己往分化医院开么,还哄骗自己说不会送走自己……干嘛要相信他的话呢?是因为那栀子花实在太香甜了吗?真是蠢透了……

贝吉塔并没察觉到继子越来越阴暗的心思,。他很纠结,把卡卡罗特送回医院是保险,可巴达克失踪了,如果被弗利萨的爪牙找过来,那孩子就成了现成的活靶子。可分化期的α应该是要静养的啊!怎么办?该带他一起逃吗?

半晌都没得到继母的回应,卡卡罗特只觉着贝吉塔已经连搪塞自己的谎话都懒得说了。而他只是稍微这么一想,那本以为被自己压制的很好的火气,腾的一下便再度烧了起来。不想再听贝吉塔的谎言!卡卡罗特硬撑起身,再次用力攥住继母的肩膀。

这一次,他没在掩饰自己的不满,手指死死扣着贝吉塔一字一顿的说道,“贝吉塔,我不去分化医院,你说过要陪我度过分化期,不要欺骗我!”

卡卡罗特的态度,终于让贝吉塔下定决心带着他。于是他安抚似的握住了卡卡罗特的手,这时贝吉塔才察觉卡卡罗特的手冰冷湿滑……他在紧张!这个从没在自己面前表露过孺慕之情的孩子……原来竟是如此害怕自己把他抛下。

一种难以名状的情感钻进了贝吉塔的心,让他想尽力对这孩子更好一点,而贝吉塔还不知道,从这个时候开始他就已经不再是把卡卡罗特单纯的看做是巴达克的孩子了。“放心,我不会抛下你。”贝吉塔承诺着,将车驶上了一条小路。

汽车在昏暗的灯影下掠过,贝吉塔压低声音仿佛喃喃自语般说着,“我会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一个……能保证你在我身边平稳度过分化期的地方。”这细碎的呢喃终是安抚了卡卡罗特几乎要崩断的神经,恍惚间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不是还握着继母的手了,车子仿佛变成了一个摇篮,晃动着,让他慢慢合上了眼。

卡卡罗特做起了梦……一个曾经让幼年的他十分疑惑的梦。梦中到处都冰冷的实验器具,而自己的母亲,总是拿着大大的针管走来走去。他曾问过姬内,自己梦见的事是不是真的发生过。

而姬内总是笑着说他异想天开,如果自己真的会拿个大针管,那一定是要给不听话的小孩子打预防针呢。一次两次被这样揶揄,让卡卡罗特决定不再向母亲寻求帮助了,而随着他的无视,那些怪梦也渐渐不再缠绕他的夜晚了。

而在这动荡的夜里,卡卡罗特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那个梦境之中。这次梦境中有了些许不同,在那他看见了一个小小的贝吉塔,他昂着头在一个个巨大的培养皿中穿梭,映衬的四周都有了鲜亮的颜色。他似乎藏在深深的海底,隔着那厚重的水幕,看着那抹光渐渐远去。

昏睡中的继子皱紧了眉,这让贝吉塔有些担心,可他现在根本抽不出手去安慰卡卡罗特。贝吉塔觉得自己被跟踪了,他从后视镜看见一辆SUV总是不远不近的缀在他们车后,甚至跟他一起拐上了小路。

贝吉塔咬紧牙,决定从闹市区走,必须甩掉后面的车,才能去安全屋,到了安全屋就可以继续联系巴达克了。贝吉塔不想信维斯说的话,当初巴达克能以一敌百将自己带出困境,那样的身手怎么可能被小喽啰抓走!

巴达克无声无息的从一个刺猬头身后冒出来,直接扭断了那人的脖子。将人拖进厕所隔间,再出来他已经换上了刺猬头衣服。鉴于自己的发型太显眼,他又从工具间找了个帽子扣在头上。

从阴暗的地下室拐角探头见四周没人巡逻,巴达克顺着通道一路上行,很快就摸进了一楼大厅。厅堂里零零散散的站了几个人,三两成群的也不知在说什么。巴达克不懂这个岛国的语言,毕竟他只是来做个小工程,没想到会被人泄露行踪,更没料到他们会在这就直接动手。

巴达克敏捷的钻进通风管,轻巧的爬上二楼。工程队的人都是正经八本的技术工,自己得把他们救出来,要是有人死在这,引来A国插手,那自己想瞒的肯定是藏不住的,就是不知道贝吉塔那边怎么样。

巴达克的手机替他挡了颗子弹报废了,无法联系贝吉塔,巴达克只能祈祷他老实待在家别出去。只要他不出门,那些可疑的人就能被自己安排的朋友拦住。盼着家那边别出事的巴达克却在二楼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

是弗利萨的手下吉斯!巴达克屏住呼吸,等他带人上了三楼才轻轻呼出口气。没想到弗利萨竟直接插了手……巴达克本以为冷冻集团在临近A国的地方会稍稍矜持点,结果他还真是高估了黑暗帝王的节操。

既然吉斯来了,那基纽也很可能在这,自己不跟上去看看他们在策划什么,还真就对不起这个好时机。

巴达克蹭回岔口,丝毫没犹豫伸手扒住二三楼间的接缝,双手用力一个引体就翻了上去。三楼的格局要比二楼宽敞很多,尤其是通风口尽头的会议室,巴达克正惊讶于里面堪称奢华的摆置,就听见了厚重的木板门被推开的声音。巴达克一缩头,将自己彻底隐藏起来。

“你们这群蠢货!连一个人都抓不住,我真后悔带你们过来!”

这怒吼声……是弗利萨!巴达克完全没料到这家伙会出现在这,顿时觉着自己的行为有些鲁莽。可既然来了,现在退回去更危险,干脆屏住呼趴伏在通风管,安静的把自己隐藏起来。

弗利萨完全没想到自己要抓的小虫子会潜伏在会客室中,他很生气……甚至可以说是愤怒,尽管在他坐上冷冻集团的第一把交椅后自诩是个温文儒雅的老板,现在也只想把涵养丢到九霄云外去!

基纽和吉斯低着头一声也不敢出,倒是从没见过弗利萨的几个混混头目,互相挤眉弄眼,不知俩人为啥会怕个文质彬彬的小矮子。

长长吁出一口气,弗利萨感觉自己已经压了蓬勃的怒火,再度挑起嘴角走到基纽跟前,“基纽队长,我很信任你的能力,请你不要让我失望,六点之前帮我把巴达克抓回来好吗?”那苍白脸颊上的红色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看似和蔼可亲,可后面说出的话却让所有人都炸起来汗毛。“如果六点前巴达克先生不能站在这,那你们所有人就都不用回来了。”

“可是,弗利萨先生,那个巴达克真的很厉害,不仅杀了我们的人,还连半点行迹都没留下,您就给我们两个小时……损耗会很大啊。”站在基纽身后的一个小头目也算当地有点头面的地头蛇,看弗利萨小模小样,被气的要死还要挂上副笑脸,心里对这小矬子不由的就升起了一丝轻视,见基纽不给他们撑口袋,便想自己讨价还价捞点好处。

见自己带来的人竟敢同弗利萨呛声,基纽的冷汗瞬间湿透了衬衫,正想转身把那货揍一顿,就见弗利萨笑眯眯的朝自己这边走过来。担心自己被牵连,基纽立刻站的笔直,动都不敢动,好在弗利萨并没理他,而是绕过他直接站到了刚刚插嘴的那小头目跟前。

弗利萨一副体恤下属的模样关切的询问,“哦,好像用两个小时来找人,似乎是有些紧张,那你说说,怎样你们才不会紧张啊?”

“怎么说丽丽萨城也不是小地方,而且只给俩小时,我们就得多加派人手,少不得弗利萨先生破费……”剩下的话,那人没有说完,他惊讶的看着那苍白的小矮子笑眯眯的,突然一手刺透了自己的胸膛,咚咚的心跳声撼动着他的耳膜,随着轻微碎裂声,大量温热的血液随着那只苍白的手涌出来,瞬间就染红了纯白的长毛地毯。

他慢慢跪倒下去,渐渐模糊的视野中,他看着那位一身素白的老板笑的依然和煦,随意抽出一条锦帕擦拭着被染脏的手,就像一张定格的画,最后他回想起基纽的告诫‘不要多嘴,一个字都不要多说!’可惜,他已经没有改正的机会了。

“基纽啊,这里的地毯要换掉。”

“是的!”

“不过,刚刚这位勇士到是提醒了我,基纽你打算怎么寻找巴达克呢?”

基纽没想到弗利萨会问这个问题,低头思索了片刻才回答到,“我想您一定记得当初囚禁贝吉塔时留下的录像,虽然特意制作的DV已经被人销毁了,不过……我们的技术人员从被损毁的监控录像硬盘中恢复了一些数据。”

“哦!你不提醒我,我都要忘记了,那时候那小东西才刚成年吧?啊,不愧是基纽,你果然不会让我失望,可是你要怎样让巴达克知道这件事呢?”

基纽见弗利萨似乎真的开心了一点,才略微放松了些精神,“我可以利用电视台,播放一则寻人广告您看怎么样?”

“嚯嚯嚯,你是说直接用发情期的贝吉塔做背景吗?这地方的电台尺度有那么大吗?”

“如果他们不同意,我们可以稍微打上一些马赛克。其实也没必要播出去,只要告诉他我手上有这个东西,我想巴达克一定会乐意回来取走它的。”

藏在通风管道里巴达克死死攥紧了拳头,告诫自己不要轻举妄动。他当然知道贝吉塔被绑架的那段经历,但他没想到这群家伙竟然无耻到这种地步,不惜大费周章的恢复被毁掉的硬盘,也要留下那些东西。

“嗯嗯嗯,真的是个好主意。不过……或许不用那么大费周章呢。”弗利萨突然回身望向通风口,“巴达克先生,真是难为你在那窄小的地方呆那么久,我太失礼了。”突然爆发出的信息素裹挟着坚冰之气席卷了整间会议室,在这种仓凉的味道中,那一丝松柏气息才明显起来。 

待续-狡兔

木世月虫古
速涂了个贝吉塔,王子好难画,可...

速涂了个贝吉塔,王子好难画,可是我好兴奋哈哈

速涂了个贝吉塔,王子好难画,可是我好兴奋哈哈

大英神夏

想问问大家有没有贝吉塔这张完整的图啊,我朋友想要!可是找不到(大哭)

想问问大家有没有贝吉塔这张完整的图啊,我朋友想要!可是找不到(大哭)

JT
深海之下是什么???? 你们猜...

深海之下是什么????

你们猜…………………………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深海之下是什么????

你们猜…………………………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龢泽

用自己的画风画了大特和他爹( ´▽`)

用自己的画风画了大特和他爹( ´▽`)

龢泽
如果给贝穿上拉哥和那巴的同款战...

如果给贝穿上拉哥和那巴的同款战斗服…

如果给贝穿上拉哥和那巴的同款战斗服…

龢泽

重温z到人造人篇大特和贝进精神时间屋特训,脑中出现了这样的画面

黑白&色块版

重温z到人造人篇大特和贝进精神时间屋特训,脑中出现了这样的画面

黑白&色块版

XIAOFEI
q群里的比赛题 蛮好玩的

q群里的比赛题  蛮好玩的

q群里的比赛题  蛮好玩的

龢泽
我最喜欢的魔贝动作( &acu...

我最喜欢的魔贝动作( ´▽`)

我最喜欢的魔贝动作(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