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贝西

31033浏览    508参与
巡野前19955
葬礼上的贝西 我私设贝西是19...

葬礼上的贝西

我私设贝西是19岁

“这是他在成年礼之后 第二次穿上西装”

葬礼上的贝西

我私设贝西是19岁

“这是他在成年礼之后 第二次穿上西装”

贺兰秋裤_👻
“铁和生命都会腐朽,我知道。...

“铁和生命都会腐朽,我知道。

但在那之前,我有不得不做的事。”

《铁雕像》


(QwQ画得太难过了啊……冷饮组tag放不下了更难过了啊)

“铁和生命都会腐朽,我知道。

但在那之前,我有不得不做的事。”

《铁雕像》


(QwQ画得太难过了啊……冷饮组tag放不下了更难过了啊)

阿茄

被屏得有点抑郁,点开收获全小队搔首弄姿

实验为何被屏出来的结果...那只是个贝西!为什么要屏他!看他多圆润!!!!


被屏得有点抑郁,点开收获全小队搔首弄姿

实验为何被屏出来的结果...那只是个贝西!为什么要屏他!看他多圆润!!!!



贺兰秋裤_👻

《黄金之魂 老板理发篇x 老板暗杀篇x 暗杀理发篇x 老板暗杀理发篇√》

银魂将军理发梗。
本来只是想看队长理发……最后有了这么一个沙雕条漫。全员崩坏👻
纯属恶搞不黑任何角色! 


不知道为什么总被河蟹,只好倒着发了……

《黄金之魂 老板理发篇x 老板暗杀篇x 暗杀理发篇x 老板暗杀理发篇√》

银魂将军理发梗。
本来只是想看队长理发……最后有了这么一个沙雕条漫。全员崩坏👻
纯属恶搞不黑任何角色! 


不知道为什么总被河蟹,只好倒着发了……

怎么说才好呢
普罗贝西文学(内含jian尸暗...

普罗贝西文学(内含jian尸暗示预警)
写嗨了瞎搞出来的
这篇可以从两个角度去理解,一个是贝西被布姐打败之后逐渐沉入湖底的走马灯,感觉自己愧对大哥,另一个是贝西生还结局,贝西把大哥的尸体放在酒店床上,所以稀里哗啦都是血,贝西整个人都绝望了到了那种幻想,和大哥的尸体那啥了,感觉自己侮辱了大哥
(搞冷cp就是会逐渐变态)

普罗贝西文学(内含jian尸暗示预警)
写嗨了瞎搞出来的
这篇可以从两个角度去理解,一个是贝西被布姐打败之后逐渐沉入湖底的走马灯,感觉自己愧对大哥,另一个是贝西生还结局,贝西把大哥的尸体放在酒店床上,所以稀里哗啦都是血,贝西整个人都绝望了到了那种幻想,和大哥的尸体那啥了,感觉自己侮辱了大哥
(搞冷cp就是会逐渐变态)

melon

Crescita-Ⅱ

弟弟一天一天长大,渐渐变成了一个精干的青少年。



而贝西,


在这栋大宅子里变成了空气一般的存在。


佣人们会毕恭毕敬叫他少爷,向他行礼。


但眼稍眉角挂着嘲讽。



贝西从不了解父亲的事业,即便他已经快要成年。


最近来家里的年轻人多了起来,像是弟弟的朋友。


父亲有时也在,他们常说着一些复杂的,贝西听不懂的话。



有天贝西想做个新鱼饵,


无意中瞥到父亲抽屉里装满白色粉末的密封袋和枪。



“你在干什么!”



还没来得及多想,弟弟的怒吼传来。


然后一瞬间,他抄起枪对准了贝西的头。...










弟弟一天一天长大,渐渐变成了一个精干的青少年。




而贝西,


在这栋大宅子里变成了空气一般的存在。


佣人们会毕恭毕敬叫他少爷,向他行礼。


但眼稍眉角挂着嘲讽。





贝西从不了解父亲的事业,即便他已经快要成年。


最近来家里的年轻人多了起来,像是弟弟的朋友。


父亲有时也在,他们常说着一些复杂的,贝西听不懂的话。






有天贝西想做个新鱼饵,


无意中瞥到父亲抽屉里装满白色粉末的密封袋和枪。




“你在干什么!”




还没来得及多想,弟弟的怒吼传来。


然后一瞬间,他抄起枪对准了贝西的头。




“我…只是来找工具…”




“谁准你来这个房间了!”




接着是一记重击。






醒来的时候贝西发现自己在禁闭室里。


偏离主宅的杂物间,木造,老朽。


老鼠和爬虫在地面爬过,


被自己的动作吓得四处逃窜。




后脑很痛,伸手去摸,粘哒哒的。


鼻子一酸,他又想哭,




突然,鼻腔传来什么烧焦的味道。




火焰从门缝间钻了进来,烟也浓了起来。


贝西吓得直后退,门出不去了,窗户…


…是被钉死的




压倒性的恐惧使他放声大哭,


但求生本能驱使着他寻找一线生机。






脚下成群的老鼠都在往一个角落涌去


——那里有个洞。




拼命地踢砸,朽木垮了下去,


贝西钻出来,


拼尽全力地跑走了。








风餐露宿。


唯一愉快的时光就是明媚的午后,在郊外小溪钓鱼的时光。


树枝和棉绳不比钓竿,并不能指望依靠收获果腹。


有时候贝西不得不和老鼠分享食物。




但,它们是我的救命恩人。


是同伴。




他这样想。








没过多久,街头上传来了这个地区最大的富商家中失火,


长子不幸罹难的消息。




贝西躲在暗巷,看着对面正在举行葬礼的教堂。


父亲和后母,第一次露出如此动容的表情


——对着自己的棺材。




一些衣着体面的绅士也在其中,安抚着他们。






就在贝西微微露出笑容的时候,


他的肩膀被拉住了。




“喂,弄点钱来花花啊。”


这是当贝西还在家的时候,就经常在街头欺负他的小混混。


每次除了交出口袋里的钱以外,


还会得到一顿胖揍。




当他俩看到贝西的时候,眼里充满了惊诧。


“是你?”


他们看向教堂。


迟疑了一阵,把贝西的肩头抓得更紧了。




“把你带去给你父母,应该能换到一大笔赏金吧。”


他们狰狞地笑起来。




“不!”


想起不久前的大火,出于恐惧,贝西第一次认真地反抗起来。


但那只是徒劳,一顿拳打脚踢落在他的身上。




十多岁的青少年下手最没轻没重。贝西虚弱地蜷缩着。


放弃了反抗、放弃了挣扎、甚至,想要放弃活下去。




眼泪不知何时再度涌出,模糊了视线。


也模糊了意识。




他仿佛听到喧哗,落在身上的攻击变少了。


对自己施暴的家伙被打倒了,叫骂声,打斗声……一切好像都在离自己越来越远。


贝西陷入了黑暗。 


tbc

melon

Crescita-Ⅰ

贝西的过去捏造。


从前段时间就开始在写的这篇,本来下定决心不坑,想一口气写完的,结果又越发地延长了_(´ཀ`」 ∠)_


总之一点一点放出吧,争取不坑……


-以下正文-


“Che fifone~”“Che fifone~


附近农家,

几个7、8岁的孩子围绕着贝西讥笑。


哎,鱼又被吓跑了。

贝西的眼睛专注在水面上,

钓竿的浮沉,可以让他全神贯注,

仿佛世界上不再存在其他。


贝西很容易沉进自己的世界,哪怕是跟人聊天的途中,

旁人看起来,就是突然发呆。


打他记事开始,父亲就没有过好脸色。


特别是他的外表...

贝西的过去捏造。



从前段时间就开始在写的这篇,本来下定决心不坑,想一口气写完的,结果又越发地延长了_(´ཀ`」 ∠)_


总之一点一点放出吧,争取不坑……










-以下正文-


“Che fifone~”“Che fifone~


附近农家,

几个7、8岁的孩子围绕着贝西讥笑。


哎,鱼又被吓跑了。

贝西的眼睛专注在水面上,

钓竿的浮沉,可以让他全神贯注,

仿佛世界上不再存在其他。


贝西很容易沉进自己的世界,哪怕是跟人聊天的途中,

旁人看起来,就是突然发呆。


打他记事开始,父亲就没有过好脸色。


特别是他的外表和成绩,

永远及不上他的弟弟。


又不是我想当哥哥的。

贝西在内心埋怨。


兄弟间偶尔的吵架拌嘴,

贝西只会换来父亲的破口大骂。


甚至埋怨贝西的母亲,说他遗传了她的丑陋和愚蠢。

怎么不一块儿去死。


但是奶奶告诉贝西,他的母亲美丽又聪慧。


贝西最喜欢奶奶了,

奶奶总会偷偷来到他的禁闭室,给他带去好吃的曲奇和牛奶。



然而岁月不饶人,

衰老夺去了奶奶的生命。

她干枯的手握着他丰润的手。

“你要成长为一个温柔的人,贝西。”

那晚上,贝西放声大哭。

他的父亲,却没有进来过这个房间。



偶尔瞥到书房里,父亲把弟弟放在膝盖上,给他看一些很难懂的书。

他们看起来笑的很开心。


贝西也微笑起来。

因为奶奶说要做一个温柔的人。


他对上弟弟的视线,

那个笑容有点可怕。

然后,弟弟向父亲指指贝西。


一顿臭骂。


他后退了几步,差点撞上准备进屋的继母。

又是一顿臭骂,因为他差点撞翻她手里的托盘。

上面有三杯茶和精致的点心,跟他没关系。


贝西其实不是很在乎,当挨骂的时候,他就会想起奶奶,或者想象妈妈的样子。


“贝西,你可真是个mammoni呀。”

吃完点心,奶奶总是会抱着贝西,一边抚摸他的头,一边嗔怪着。


不管多大,贝西最喜欢的就是这段撒娇的时光了。


tbc

杂食便利店7-11

【暗杀组】花式催稿小组的七天豪华套餐

* 第一人称日记视角


8月1日


距离论文死线还剩下一周,幸好我已完成任务——虽然是请来的枪手,也总算有得交差。今天,我却收到一个坏消息,论文导师遭遇暗杀身亡,新来的论文导师竟然拥有能看穿别人写的东西是否亲手写、是否抄袭的替身能力——天知道怎么会有这种变态的替身!可能他就是为了成为论文导师而生在世上吧!他登录了前任导师的邮箱,一眼看穿了我的论文不是亲手写的,将我的论文退回来,还要求我重写一篇,死线不变!我头都大了!我家很有钱,请再多的枪手都没问题,但你要我自己写??你说我家很有钱为什么还在乎那一纸文凭?我也不知道啊!但我这次论文通过不了,得不到学位的话,我那混蛋...

* 第一人称日记视角


8月1日

 

距离论文死线还剩下一周,幸好我已完成任务——虽然是请来的枪手,也总算有得交差。今天,我却收到一个坏消息,论文导师遭遇暗杀身亡,新来的论文导师竟然拥有能看穿别人写的东西是否亲手写、是否抄袭的替身能力——天知道怎么会有这种变态的替身!可能他就是为了成为论文导师而生在世上吧!他登录了前任导师的邮箱,一眼看穿了我的论文不是亲手写的,将我的论文退回来,还要求我重写一篇,死线不变!我头都大了!我家很有钱,请再多的枪手都没问题,但你要我自己写??你说我家很有钱为什么还在乎那一纸文凭?我也不知道啊!但我这次论文通过不了,得不到学位的话,我那混蛋老爸一定会打断我双腿!在我一筹莫展时,老爸却说,他给我请来了救星。他一定是不忍心打断我双腿才这样做的!我冷静下来,问他救星是怎么回事?他说用高价请来了一个催稿小组,剩下的七天,每天都有不同的人陪我奋斗论文。我顿时失望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他却拍拍我肩膀说,你放心,无论什么任务,他们都从没失手过,还有,他们的另一个身份是杀手!我哭笑不得——真的是亲爸啊!别说双腿了,我这小命还能不能保住都是问题啊!

 


 

8月2日

 

本日任务:查资料    

 

催稿人员:索尔贝&杰拉德

 

在忐忑不安里,我迎来了催稿小组到来的第一天。只见他们是一个高个子的黑发男人和一个稍矮的金发男人,分别叫做索尔贝和杰拉德。他们双眼无神,没有杀手的锐气,更像是终日宅在家中纵欲过度的小情人。后来我也对自己的直觉很惊讶,他妈的他们真的有一腿!明明有两个人,却只拉了一把椅子在我旁边,索尔贝坐在椅子上,杰拉德坐在索尔贝身上,将一条腿架在我的座位上。我说:“请将你的腿收回去。”他才斜视我一眼,慢悠悠地收回腿。我捧着一堆砖头似的书,像盲头苍蝇一样寻找与我新定的主题有关的内容。我看得两眼昏花,生无可恋,他们却在旁边卿卿我我,说一些让人耳根发红的话题。我让他们安静一点,他们果然不说话了,却把两张嘴巴贴在一起,亲得天昏地暗。我怒了:“我爸请你们回来是协助我写论文的,不是让你俩在我眼前上演黄片的。”他们却说:“你搞你的论文,我搞我的宝贝,你不喜欢可以不看啊,像你这样连基本的集中精神都做不到的话,怎么可能写好一遍论文呢?”我想想他们说得有道理,竟然无法反驳,只好集中精神,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哪管身边大风大浪,浮浮沉沉,浮浮沉沉,浮浮沉沉……妈的,你们不要爬上我的桌子做这种事啊!晃成这样还让人怎样看书啊?他们说:“我们现在气氛正好,还差一点就好了,你再等一会儿。”到最后,他们终于完事了,又白又粘稠的液体弄得到处都是,味道又重,我的桌子也要报废了。也幸好,在这种极端恶劣、饱受诱惑的环境里,我发挥了超人意志,坚持了下来,把大概的资料都收集好了。他们问我:“还满意我们今天的表现吗?”我生气道:“拜托,你们根本没帮上什么忙!还有,不要在我桌子上边跳舞边吃雪糕了!”

 


 

8月3日

 

本日任务:整理资料   

 

催稿人员:霍尔玛吉欧

 

今天来的是一个人,虽然还带了一只猫,我总算安心一点,这个体形差,再怎么乱来总不会像昨天两人那样来一出人兽大片吧!来者名叫霍尔玛吉欧,是个打扮时髦、剃着平头的男人。手上还提着一袋东西进来,真是有心,我说:“你太客气了来这里还带手信。”要接过他的袋子,他却缩手说:“别误会,这袋东西是买给我的猫的。”他坐到位置上拿出猫罐头、猫玩具饲候他的猫主子,一眼都不看向我这个真正的主子。我不太满意他目中无人只有猫的态度,说:“你不是来玩猫的你是来帮我的。”他头也没抬一下,说:“它也是来帮你的,但我要先把它饲候好了,它才肯听话配合。”我只好无奈地坐回去,整理昨天搜到的资料。不一会儿,我就感到有个毛绒绒的东西搭在我肩上,侧头去看,正好对上一张獠牙锋利的血盘大口,吓得我跳了起来。他说声抱歉,然后把猫放到我桌子上说:“你知道吗?有猫在身边的人,工作效率特别高。”他是专业人士,我只好信他。但我坐下没多久,他的猫就在我桌子上跑了几十个来回,猫毛掉得到处都是,留下一排排脚印,还把我的资料吃了……吃了一半!他却高兴地说:“看来你这里的纸味道不错,它吃得很开心。”我说:“你别顾着看快来帮忙啊!”只听他大喊一声“小脚”,然后又叫一声:“哎呀我搞错了!”我就开始逆生长,缩得比猫还小,然后被猫追着满桌子跑。到现在想起我还是一身冷汗,猫这种东西长得比人大的时候真他妈的可怕,没想到还是上演了一出人兽大片,只是不是他来拍而是我来拍。等我再次变回正常大小时,他捧着一堆皱巴巴的纸张说:“其它都进它肚子里了,我只能给你救回这些。”我绝望地惨叫了一声,接过那些苟存的资料,却发现它们彼此间紧密相连,环环相扣,正好能用于一篇论文当中,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简直就像一场龙卷风卷上天空的零件掉回地上时刚好拼凑成一辆汽车那样凑巧。我摸着他的猫头,对他的猫表示深切的感谢,不再看他一眼。

 


 

8月4日

 

本日任务:写大纲   

 

催稿人员:伊鲁索

 

这天来的是一个男人,我把门完全打开,检查过他周围,确定只有他一人,没有其他人或其它动物时,才允许他进来。他这样高大的男人,却像小女孩一样扎着六根小辫子,有点像变态,但再看他这么热的天还穿这么厚的棉袄,我心中顿生同情,或许他不像他的体型看起来那样强壮,实际是一个弱不禁风的人,内心也跟少女一样细腻。我见过这样内心和生理性别不一样的群体,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歧视他们。他没什么多余的话,只说了自己是伊鲁索,就进来坐到我身后的椅子上,从口袋里取出一面镜子照自己的脸。我也没多问,回到我的座位上开始今天的任务。房间里很安静,但太过安静了,反而让我难以集中精神,我突然有点担心他是不是在偷偷抠鼻屎粘到我背后了。我转身去看他,却见他的位置上没了人,只剩下一面镜子。奇怪了,我没听到他的动静,更没听到开门声,他到底去哪里了呢?我四处张望搜寻他的身影,突然头皮一阵剧痛,我歪着脖子看往书桌,却见相框里伸出一只手扯住我的头发。我吓得快要拉裤子里了,才听到男人熟悉的声音说:“别东张西望,更别想偷懒,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眼皮底下。”我发出一连串的求饶,他终于松开手,我一拳打过去,却被相框玻璃震得关节剧痛。男人说:“冷静点。”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到原来的座位上,对着手上的镜子龇牙咧嘴,像在练习自拍表情,也像在看牙缝上有没有菜渣。他毫无动静地坐在我身后,存在感却是咄咄逼人。房间里仍然很安静,我的精神却从没如此紧绷,一边担心他不知道又从哪里钻出来扯我头发,一边奋笔疾书,竟然顺利完成了今天的任务。待我要请他赶紧离开时,他却已失去了踪影。

 


 

8月5日

 

本日任务:起草

 

催稿人员:贝西&普罗修特

 

今天打开门,看到一个双人组,第一天的恶梦好像又回来找我了。我紧张地问:“你们是不是那个?”金发男人一把推开我,径直走进来,坐到椅子上,掏出一根烟咬在嘴里没好气地问:“什么是那个?”另一人也跟进来,拉过另一把椅子坐到他附近,恭恭敬敬掏出火机给他点了火。我看他们没坐在对方腿上,舒了一口气,但还不敢就此放松,便完整说了一次我的问题:“你们是不是基佬?”金发男人一口烟全喷在我脸上,我咳得弯下了腰,却感到一个硬绑绑的东西压住我后脑勺让我抬不起头,我伸手摸到了他的皮鞋和脚踝……这个无法无天的家伙,竟然敢将我踩在脚底?可是这种有点爽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我叫喊着让他放开我,他竟然真的放开了,可是这种淡淡的失落感又是怎么回事?我只好回到座位前,开始起草枯燥的论文。当我毫无头绪,不知何从下笔时,突然听到念着贝西贝西贝西,回头一看,他竟然用双手不停揉搓另一个人萝卜叶子般的头,对方越是喊普罗修特大哥别这样,他就越是搓得使劲。发现我的视线,普罗修特恶狠狠瞪了我一眼,过来用他沾着烟味的手指使劲搓我的头,我被他这样搓啊搓啊居然思如泉涌,下笔如有神,三两下就完成了今天的任务。待我想要跟他说些什么时,却突然全身无力,站都站不稳,双手像枯柴一样布满皱纹,流着口水又歪歪斜斜跌回座位上了。

 


 

8月6日

 

本日任务:细化

 

催稿人员:梅洛尼

 

每天打开门我都非常紧张,不知今天又迎来怎样的怪人。这次门外只有一个人,衣着很奇怪,一侧都是破洞,再看他脸上一副眼罩,只露出另一侧眼睛时,我的同情心又开始泛滥了,这个可怜人肯定是因为眼睛不好,才会没看清衣服烂成这个样子而继续穿出门。他满脸笑容地介绍自己叫梅洛尼,手上还提着一台电脑,比之前的人显得正常多了,这才像来工作的嘛!我挽着他的手将他带进房间,拉过一把椅子,让他坐在我身边。他从书桌上拿起我的论文草稿,仔细看了一会儿,问了我生日血型爱好等问题,虽然不知道跟论文有什么关系,但我都逐一解答了。他打开电脑放到桌面上,对电脑说:“娃娃脸你看,这样写出来的东西多没趣啊!”我很惊讶他的电脑竟然可以声控,同时也为他的批评羞愧不已,低下头等待他的指点。他指着论文,给我说一堆什么分解、重构、转化之类的高深学问,听得我一头雾水。他叹了口气说:“我们来点有趣的方式吧!”便从电脑里调出一段视频,吩咐我仔细看不要眨眼。我按他说的那样看了半天,可是,这东西跟我平时看的黄片有什么区别呢?搞半天是来卖片的?他让我冷静坐下,指着屏幕跟我说:“世间万物无非就是这个道理,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分分合合……”我看着屏幕里的人分分合合,合合分分,顿时醍醐灌顶,茅塞顿开,赶紧记下那些在人体碰撞中产生的美妙想法。他一边拍手一边“Di  Molto !Di Molto!”说个不停。完成任务后,我跟他交换了一些私人收藏的片子。今天真是愉快的一天啊!

 


 

8月7日

 

本日任务:修改&润色

 

催稿人员:加丘

 

有了昨天的愉快回忆,我对新的一天又充满了信心,可是当我打开门看见外面一个蓝色卷发的男孩时,我吓得马上将门关上。那确实是个人,但我同时又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那其实是一只猫,我怀疑是霍尔玛吉欧的猫变成人来抓我拍人兽大片的续集了。门外响起暴躁的拍打声,然后是让人神经衰弱的、尖利的抓挠声,这不是猫在磨爪是什么?突然一股刺骨严寒包裹着我的身体,门板也结成冰块,砰的一声碎成几瓣,一个长着猫耳连体衣的人溜了进来,盘膝坐到我的书桌上,一切又恢复了原状。他抓起我的论文,看了几眼就发出一阵生气的闷哼,我甚至可以看到他那不存在的猫胡子气得发抖。他在桌子上弓起了背,像一只生气的猫,对我喊道:“这写的都是什么狗屁不通的东西?意大利语是这样用的吗?”我走近听他的指点,听着听着我不禁冷汗直冒,我读了这么多年书,语文竟然还不如一只猫,面对他的质疑,我无言以对,只能一字不漏地照他说的修改。他见我不反驳,好像觉得没意思,两个不存在的猫耳朵似乎也垂下来了。我完成任务,已经没有开始的恐惧,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他的两个眼睛马上竖起来,身上冒出一股寒气说:“想试试我超低温的滋味吗?”我问他:“既然能量是守恒的,那么你把一个地方变冷了,肯定要有一个地方变热,到底是什么地方变热了呢?”他神色惊惧,双手抱着脑袋尖叫道:“这里变冷了,哪里要变热呢?能量守恒……他妈的能量为什么要守恒啊?”直到离开时,他还在不停念叨着:“能量守恒,变冷变热……”我总算找回一点安慰感,我语文没有一只猫好,理科总算比他好一点吧!

 


 

8月8日

 

本日任务:校正&修订参考文献

 

催稿人员:里苏特

 

终于熬到最后一天了,有人来敲门,但我还没走过去,门上的金属把手就自己转了个圈打开了门,外面空荡荡不见一个人影,我心惊胆战关上门,却见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我书桌前说:“我是里苏特.涅罗,我是你的催稿人。”直到这一刻,我才意识到这些人都是杀手。我紧张地吞了一下口水,想给他拉个椅子坐,椅子却自己飘起来,准确插在他屁股底下,他毫不客气坐了下来。我回到座位上开始最后的工作,今天任务比较简单,也很枯燥,我很快就昏昏欲睡了。突然银光骤闪,一把剪刀从我耳边飞过,插到我面前的桌子上,我瞬间就醒了。他翘着腿,一手托下巴,冷冷看着我道:“快点做,这种事对你来说应该很简单。”我感到一种刀架脖子的恐惧,加紧了动作,但盯着文稿太久,我又禁不住再次瞌睡。这次,从我身边飞过的是房间的金属门板。他又问:“你还要我等几分钟?你快点结束,我要去赶下一个订单。”我房间里几乎所有带铁质的物品都从我耳边飞过一遍以后,终于进入了装钉论文的环节。写得比想象中多,钉子竟然不够力压下去。他走到我身边说:“让我来。”在他的注视下,装钉线上那几根顽固的钉子终于低下倔强的头,我的手指上也终于长出了几根钉子。我捂住手指惨叫了一声,他对我说:“抱歉,我的精度不是很高。”他的手机响了一声,他看一眼手机,脸色阴沉地说:“下一个订单被人抢了。”然后看着我,好像要把我看得全身都是钉子。我吓得不轻,颤抖着说:“我……我给你新的任务吧!”他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问我是什么任务。我说:“帮我杀了那个混蛋老爸!”

 


 

8月9日

 

今天被混蛋老爸打了一顿,还好,腿没断。

 


 


WU五武哥

給朋友的貝西普羅
畫過才知道香

給朋友的貝西普羅
畫過才知道香

硫氰酸钾

今日暗杀

群里好热情吓到我了

今日暗杀

群里好热情吓到我了

太二真人
『本体』是沙雕_(:з」∠)_

『本体』
是沙雕_(:з」∠)_

『本体』
是沙雕_(:з」∠)_

种伞
來源:https://twit...

來源:https://twitter.com/hili_jj45/status/1160178180801495040?s=09

來源:https://twitter.com/hili_jj45/status/1160178180801495040?s=09

DdddanK
lof太屑 图是直接从微博存的...

lof太屑

图是直接从微博存的🙄

lof太屑

图是直接从微博存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