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贝露琪

3651浏览    108参与
_喵呜_
【莘荼设 贝露琪】 哦哦这套太...

【莘荼设 贝露琪】

哦哦
这套太好看了

【莘荼设 贝露琪】

哦哦
这套太好看了

累世丝

[无授权转载,请支持作者本人!]

作者:38番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

id=130066

[无授权转载,请支持作者本人!]

作者:38番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

id=130066

Epo43
试着搞了搞发光的贝露琪

试着搞了搞发光的贝露琪

试着搞了搞发光的贝露琪

猫酱
這張拖了好幾天啊...好像沒什...

這張拖了好幾天啊...好像沒什麼人畫比姐 比姐真可愛~

這張拖了好幾天啊...好像沒什麼人畫比姐 比姐真可愛~

墨原彻

【APH/abo】致新世界(6)

预警:有亲子分亲情向


酒馆外阳光太过耀眼,大发慈悲的太阳在冬天前带来最后一点恩惠。托里斯半拉上窗帘,强光晃了他的眼,却也提醒他该找个时间出去好好晒晒自己,别让脸颊在室内变得苍白。


好心的酒馆老板娘给他分了一个二楼的套房。贝露琪,那是个可爱丰满的女alpha,她的哥哥盘下了这个酒馆,那个男人高大沉默,整年到头都在海上漂泊,独留下贝露琪管着生意。她可不管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既然革命党的小伙姑娘讨了她的欢心,她就听一听革命党的演讲,再顺理成章地成为革命的支持者。要不是她,多数革命者得流落街头——包括阿尔弗雷德,那个讨人喜欢的毛头小子。贝露琪经常以此为借口要阿尔弗雷德帮她干活,后者倒也乐呵...

预警:有亲子分亲情向


酒馆外阳光太过耀眼,大发慈悲的太阳在冬天前带来最后一点恩惠。托里斯半拉上窗帘,强光晃了他的眼,却也提醒他该找个时间出去好好晒晒自己,别让脸颊在室内变得苍白。


好心的酒馆老板娘给他分了一个二楼的套房。贝露琪,那是个可爱丰满的女alpha,她的哥哥盘下了这个酒馆,那个男人高大沉默,整年到头都在海上漂泊,独留下贝露琪管着生意。她可不管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既然革命党的小伙姑娘讨了她的欢心,她就听一听革命党的演讲,再顺理成章地成为革命的支持者。要不是她,多数革命者得流落街头——包括阿尔弗雷德,那个讨人喜欢的毛头小子。贝露琪经常以此为借口要阿尔弗雷德帮她干活,后者倒也乐呵呵照做。


托里斯和其他革命党一样喜爱她,她却对托里斯最为信任,经常拉着他家长里短地聊。女人的嘴巴总会漏点重要信息,最近她告诉托里斯,南部的远房兄弟要来王城投奔她。托里斯稍微一问便得知那两个小伙子都不是省油的灯——据说有一个参加过七年前的叛乱。再稍微一聊,她便在下一封寄到南方的信里提到了阿尔弗雷德和他们的秘密组织。出乎托里斯的意料,回信用了弗朗西斯的诗结尾。


托里斯收起桌上的笔记本。今天被派去城门口接人的是尼古拉——如果还有别的选择,托里斯一定不会让尼古拉去。这个大男孩脸上总结着一层霜,托里斯毫不怀疑他会把人安然无恙地带到酒馆,只是怕他的冷漠吓到了南方的客人。


他看向窗外,刚好瞥见了尼古拉的身影,还有他身边的两名男子。他跑下楼,那三人刚刚走进门。贝露琪从吧台后跑出来,在两位客人脸颊上各印了一个吻。“托里斯,快来,这是我跟你说过的兄弟呀!”她对托里斯招手。“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和罗维诺。这位是托里斯·罗利那提斯,我在信里提过的。”


“您好。”托里斯握住安东尼奥的手,古铜色肌肤的男人手心布满老茧,托里斯立刻认出这是双农民的手。“哈哈,多亏了这位帅气的小伙子去城门口等着,否则咱可就迷路了。”安东尼奥对尼古拉努努嘴,后者撇开视线。托里斯又去和罗维诺握手,身量较低的男人对他摆出一副趾高气扬的神情,托里斯暂时将其归类为初次见面的认生行为。


“贝露琪,拿酒过来,我们先喝上一会儿——几杯酒下肚,大伙儿就都是朋友啦!”安东尼奥将包裹扔在桌上,拉着罗维诺和托里斯坐下。“得啦,你们也别拘束——托里斯兄弟,你是哪里人啊?”


“我是西北人,以前是伍卡谢维奇侯爵的艺术品。”托里斯抿了一口酒。“嗬,你是跑出来的吗?”安东尼奥吃惊地摇摇头。“我老家有个omega就被抢去做艺术品了,她可坚强得很,被打得头破血流也要逃出来——真令人佩服,我敬你一杯!”


“得了吧安东尼奥,看你那副没见识的傻样。”罗维诺嗤笑一声,举杯和托里斯碰了碰。“先生,我了解那群该死的贵族的生活,也对你以前的经历表示同情,但对过去无休止的缅怀于现实而言并无作用。不如给我们讲讲你们的理想,千万别用几句诗随便搪塞过去——真可惜琼斯先生不在,我本来想当面问他的。”


“真抱歉,阿尔弗雷德最近比较忙,晚上就能见到他了。”托里斯的注意力转到了这个小个子身上。他小麦色的脸上没有风吹日晒的痕迹,橄榄绿的眼睛讥诮地眯起——托里斯突然留意到他款式简单却用料讲究的衣服。“我们的理想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讲出来,不管是七年前还是现在。”


“不错,罗利那提斯先生。不过我猜你没参与过七年前的起义吧?”罗维诺坐直了身子,不算强壮的胸脯轻微起伏。他压低的眉梢透着怒意,嘴角的笑容却没变。“北方的人比较乖,南方可是掀起了大风大浪——你不知道吗?也是,我猜西北的大贵族不会放入一点外部消息,他们宁愿杀光所有知情的奴仆——您听说过王城内的街垒吗?还有广场上一波波涌动的旗帜?南方的情况少说比这厉害三倍!不管男人、女人还是小孩都是勇士。农民们用锄头和柴刀,有点钱的人会去给自己打一把真正的剑。我当年才十五岁,也敢跟着长者们拿起武器冲上街头,砍掉了好几个官兵的脑袋!我们的人民绝对最勇敢,不信您可以去找找当年的档案,我敢打赌死在那儿的军官比其他地方加起来都多!”


“不得不说,罗维诺先生,您让我大吃一惊。”托里斯抿上一口酒。“我想阿尔弗雷德会很开心……”


“你十五岁时能有我的下巴高吗?”一直不说话的尼古拉打断托里斯。他上下扫视了罗维诺一圈,趁着罗维诺还没反应过来继续讥讽。“如果你把吹的牛皮都垫在脚下,说不定还能高上两寸。”


“你个……”“好了好了,这位小哥,话可不能这么说。”安东尼奥急忙摁住弹起来的罗维诺。“罗维,你也冷静些——别生气,唉,咱们第一天认识,可别闹出什么幺蛾子。”“别管老子!”罗维诺狠狠剜了安东尼奥一眼,甩开手不再作声。


托里斯瞥一眼坐在身边的尼古拉,他的手已经握在了腰间的匕首上。“你就是这么对待我们的朋友吗?尼古拉·阿尔洛夫斯基,不要胡闹。”他提高语气,暗中按住尼古拉的手腕,对方停滞一下,放下了匕首。托里斯又转过头,对罗维诺歉意地笑笑。“实在抱歉,罗维诺先生。把刚才的不愉快丢在脑后吧——费尔南德斯先生,我已经把我的过去都说出来了了,您为何不分享一下自己的经历呢?”


“哈,看我,只顾着听了。”安东尼奥看他一眼,知趣地接过话头。“我有什么好说的呢——咱祖祖辈辈都是靠着土地长大的。我家乡产橄榄油,整个王国的橄榄油都是我那儿出产的呢!只要一片橄榄叶,我就能尝出这树能产出怎么样的油。唉,可惜我这次过来只带了一小瓶,跟你们说呀,我老家的小伙姑娘从小吃着橄榄油,在阳光下长大!你们白的像瓷,他们却像陶的表层,又有谁能说不好看呢?有机会的话去玩一次吧!我们可以在酒馆里跳舞,看上哪个就和哪个搭讪,咱们的姑娘会用土话唱歌,她们的裙摆那么红,和她们的嘴唇刚好相称。我就想呀,以后要是结婚成家,其他地方都不去,我就想要回到家乡,找个会弹吉他的……”


“啰嗦,给老子讲实在的。”罗维诺白了他一眼,安东尼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唉……噢,我七年前去参军了,在海上漂了五年才回到故乡——你们说的革命就是我二十二岁那年的事,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回来之后才发现一切都变了。嗨,都是些丧气话,等有机会再讲给你们听吧。”


“你以前是海军?”托里斯看向安东尼奥,男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嘿嘿,不怕你们笑话,这么几年下来最后也当了个小士官呢——算了算了,不提了,免得小朋友黑脸。”


“滚你妈的,谁是小朋友?”罗维诺低声抱怨。一旁的贝露琪看出了他的不耐,揉了揉年轻男孩的发顶:“好啦,你们长途跋涉都累了吧?我带你们去套房,两个beta两张床。就算踢了被子,安东也会给你盖严实的。快拿上东西,别嘟囔了!”


托里斯起身,再次与安东尼奥握手。对方有力的手掌握上来时,他突然升起了一份强烈的信任感,从对方看他的眼神中,托里斯知道这个beta男人也有同样的感受。这是个有丰富经历的人,托里斯心想。他经受过的磨难或许只讲了十分之一。对比养尊处优的上层人士,他更愿意与这群人留在一起。


“——你不打算为刚才的事向罗维诺道歉吗?”他看向一旁的尼古拉,对方盯着两个南方人上楼的背影,缓慢地摇摇头。托里斯清楚尼古拉的性子,这时候也忍不住责备:“他们毕竟是客人,就算罗维诺是在自夸,也得留个面子。你还想打架,我估计真打起来你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对着朋友时得把武器放下,阿尔弗雷德为这事和你吵过多少次了?怎么还这么任性?”


“阿尔弗雷德?”尼古拉紧绷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屑。“他除了每晚跑出去和alpha鬼混还会什么?”


“那是他的工作,别信口开河。”“噢,工作。”尼古拉摇摇头,转换了话题。“他说那位大人让他去参加埃德尔斯坦的宴会,据说是为了庆祝小贝什米特结婚——我还挺想混进去看看阿尔弗雷德的金主是何方神圣。你来吗?噢不,你不会来,免得伍卡谢维奇再把你抓回家。”


“唉,是呀,你们这次自己小心点。”托里斯叹口气,不过又是贵族间的交际。他略微有些不放心尼古拉和阿尔弗雷德两个人,谁知道两个十九岁的孩子能闹出什么!“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混进去时千万别暴露了。”“


不会的。”尼古拉回应。他看着托里斯起身上楼,直到棕发omega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上,他才把手搭在托里斯依靠过的椅背上。“有什么需要……”他反复咀嚼托里斯最后留下的话,半晌终于拿起桌上的杯子,将里面剩余的酒一饮而尽。


變 革 終 止。

比/利/时

轻俏上扬的尾音 活泼跳跃的音色 红色丝织蝴蝶结 小绵羊、蜂蜜浇灌的小绵羊 跳过白桦木高栅栏 跳过被剪得平平整整的草坪 飞到蓝色糖浆天空变成软乎乎暖呼呼金色天然卷的云朵——

轻俏上扬的尾音 活泼跳跃的音色 红色丝织蝴蝶结 小绵羊、蜂蜜浇灌的小绵羊 跳过白桦木高栅栏 跳过被剪得平平整整的草坪 飞到蓝色糖浆天空变成软乎乎暖呼呼金色天然卷的云朵——

雨沐.

小红帽比姐和衣服互换的香冰//

小红帽比姐和衣服互换的香冰//

『🌙』。

把最近的東西投一下
只有一張的原作tag就不打了

把最近的東西投一下
只有一張的原作tag就不打了

叶依酱吖
!比姐生日快乐 (是去广东前画...

!比姐生日快乐

(是去广东前画的子比,因为子比太可爱了所以。
(讲道理用这个当贺图我自己都不信

!比姐生日快乐

(是去广东前画的子比,因为子比太可爱了所以。
(讲道理用这个当贺图我自己都不信

kuroiyasu
桔子华夫 这cp名称是怎么来的...

桔子华夫 这cp名称是怎么来的有谁能告诉我吗?

桔子华夫 这cp名称是怎么来的有谁能告诉我吗?

这里ECHO

APH同人 这是你之前没有见过的船新组合啤酒组

爱哥和比姐应该可以这么叫吧?


(啤酒组 帕特里克×贝露琪)


        酒杯碰撞的声音清脆地响起,优雅地打破夜的宁静。面对面的二人几乎是同时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果然最正宗的吉尼斯啤酒还是要到都/柏/林才能喝到呀!”穿着一袭黑色晚礼服的女孩忍不住感叹,“味道可真不错!”


        帕特...

爱哥和比姐应该可以这么叫吧?


(啤酒组 帕特里克×贝露琪)


        酒杯碰撞的声音清脆地响起,优雅地打破夜的宁静。面对面的二人几乎是同时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果然最正宗的吉尼斯啤酒还是要到都/柏/林才能喝到呀!”穿着一袭黑色晚礼服的女孩忍不住感叹,“味道可真不错!”


        帕特里克充满绅士风度地微笑着,看着面前的金发女孩在金黄色灯光下绿宝石般闪耀的眼眸:“谢谢贝露琪小姐的夸奖,我可真是荣幸啊,被一个有世界上最好啤酒的国家夸奖自家的啤酒……您带来的Stella Artois(注:时代啤酒,比/利/时最知名的窖藏啤酒,它的历史最远可追溯到1366年甚至更远。)冰镇后的口感绝对配得上世界第一啊!”


      “哈哈,”贝露琪抿着嘴笑了,“过奖了过奖了……论啤酒大家第一个想到的还是路德吧,我还谈不上世界第一啦,恐怖分子先生!”


       “小姐您说话可真有意思。”帕特里克还是第一次没有对这个外号表现反感。


       “我听说别人叫你这个外号你可是会炸毛的哦?”贝露琪的眼中如小猫看到了新玩具一般闪烁着好奇。


       “咳咳,的确如此。不过对于您这样美丽可爱的女士,那样可是很没有风度的表现。”帕特里克难得的一直笑着,连他自己都觉得惊讶,平时他真的很少会对一个很少见面的女孩这么有好感。


       “啊,对了。”贝露琪忽然想起了什么,“我想起来你的那几个兄弟似乎酒量都不是很好吧,希望今晚你不会让我失望哦。”


       “当然,我和他们那些家伙可不一样。”帕特里克点点头,“来,再来一杯!”


      “多谢款待呀帕特里克先生!”贝露琪满意舔了舔嘴唇。


      “不用谢,以及,以后叫我帕特里克就行。”帕特里克说着点点头,“贝露琪小姐带来的时代啤酒也很棒呢!”


      贝露琪皱了皱眉:“明明让别人不要用敬称可是自己却还在用呢,帕特里克?”


       “那还真是抱歉啊?”


       贝露琪被帕特里克滑稽的语气给逗笑了:“哈哈……那么这位先生,想不想每天都能够品尝到世界上最棒的各种比/利/时啤酒呢?”


      “当然,因为我想你也想每天都品尝到世界上最正宗的吉尼斯啤酒吧,这位小姐?”


      “只要娶了这位小姐就可以两全其美哦?”


      “这是……开玩笑吗?”贝露琪看见帕特里克的粗眉毛挑动了一下,“如果是的话,劝你还是不要在一个爱/尔/兰/人面前开关于婚姻的玩笑。”


      “为什么为什么?”


       她好奇的样子真像是一只咕噜咕噜的小猫,想让人马上抱回家的那种,帕特里克想。


     “那是因为—”帕特里克站起身,在贝露琪的耳边轻声说,“因为在我们国家,爱情是永恒的,不允许离婚。”


       贝露琪同样小声说:“哦,那这样我可以放心地说这不是玩笑了!


果脯今天学习了吗

关于低地组之间的修罗场&稍稍cue一下教廷伊双子

有同好看完教廷伊双子后希望我多讲一下各种画作。

QVQ好开心啊以为大家会觉得枯燥呢x

那我就加几幅作品补充一下:


大家都知道伊双子的教廷设是因为17世纪天主教在意大利占据统治地位。

还有一个地方叫弗兰德斯——荷哥独立后剩下的仍然被西班牙统治的部分,范围相当于今天的比利时比姐,卢森堡,及德法边界一带。

这两块地方一开始都因为宗教原因,艺术上都受制于享乐主义的巴洛克风格,基本上画师都是为了王公贵族打工的

所以巴洛克绘画作品的特点就是壕,家里有矿x

具体怎么壕,有兴趣的各位可以去网上搜一下作品,我后续的伊双子篇也详细说了说了这个画派

巴洛克艺术起源于意大利,主要成就是建筑和雕刻,...

有同好看完教廷伊双子后希望我多讲一下各种画作。

QVQ好开心啊以为大家会觉得枯燥呢x

那我就加几幅作品补充一下:


大家都知道伊双子的教廷设是因为17世纪天主教在意大利占据统治地位。

还有一个地方叫弗兰德斯——荷哥独立后剩下的仍然被西班牙统治的部分,范围相当于今天的比利时比姐,卢森堡,及德法边界一带。

这两块地方一开始都因为宗教原因,艺术上都受制于享乐主义的巴洛克风格,基本上画师都是为了王公贵族打工的

所以巴洛克绘画作品的特点就是壕,家里有矿x

具体怎么壕,有兴趣的各位可以去网上搜一下作品,我后续的伊双子篇也详细说了说了这个画派

巴洛克艺术起源于意大利,主要成就是建筑和雕刻,

例如我们熟知的罗马耶稣教堂(Chiesa del Gesù)↓


简直壕无人性x

但是巴洛克绘画却是在弗兰德斯发扬壮大直至顶峰的。于是产生了一大批杰出的宫廷画家。

代表作:约丹斯《豆王节欢宴》



这里我还是忍不住想cue一下最杰出的某位大佬。

他的作品人体造型丰满健硕,还总是喜欢画女性白花花的pp。。。

其实从外号就可以体会一下他的画风是多么。。。emm

——人送“开肉铺子的鲁本斯”,咳咳x

他的代表作我就不放上来了,绝对会被屏蔽:)

感兴趣的可以搜一下《抢劫吕西普斯的女儿》,科科。


bb了这么多大家也就明白崇尚巴洛克的阶级有多奢靡了叭。

所以其实低地组那时候的关系并不算好。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我叨叨荷哥的那篇提到了那时候荷哥已经从尼德兰独立,开始走平民路线搞资本主义了,画风也开始世俗化放飞自我,赚尽小钱钱。

荷兰地区代表作:维米尔《花边女工》



荷哥为什么要独立呢,

我觉得抛去政治因素,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巴洛克风格看起来富丽堂皇,其实“怪诞扭曲不规整”,也就是虚幻的享乐主义,善于粉饰太平。许多中低阶级画家为贵族画一些行乐画时其实内心是痛苦的。

荷哥也是低地组甚至当时全欧洲里唯一清醒的了吧,

而比姐他们应该是一边又觉得被背叛了不理解,一边羡慕荷哥的自由吧。

再有,那时候稚嫩的伊双子也是在教皇的管制之下,虽享尽荣华富贵,但是无法触及内忧外患的局势,金丝雀笼中鸟而已。

没爷爷的娃儿像棵草儿啊bu

最后讲一个有意思的现象:

中世纪的王公贵族酷爱定制自己的肖像画,某位德国大佬为了成名画了自己各种不同pose的自画像摆在自己的店里,供客人们选风格

于是他成为了“自画像之父”也是很666,

所以这里有了一个脑洞,

那时候的国体们作为国宠bu肯定是被上司拉着当了无数次的模特,这一点我在英sir那篇也吐槽过。

emm各位国主辛苦了



*因为是复习到中世纪才开始决定写脑补的,有时间也会补上之前的历史萌点。

想看哪国哪个时期的也可以留言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