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贷款买个男朋友

166浏览    11参与
今天数学及格了吗

剧名 贷款买个男朋友
主演是 真野惠里菜 和 横滨流星
讲的就是一个前台努力做上精英男的家庭主妇的故事(?
压力太大了就听了前辈的话贷款买了一个供自己发泄的男友(。
全剧very清奇 特别是女主和她的塑料姐妹们的三观
我:(๑˙ー˙๑)(´゚ω゚`)(゚Д゚)ノΣ(っ °Д °;)っ
我还是很吃女主的颜滴 甜美挂的
女二也就是前辈的颜挺御姐(?
还有就是女二的男朋友真的很温柔很撩
我好喜欢x
看这个剧的话 能挺过第一二集接受女主的三观的话 就能愉快的享用了|・ω・`)
ps.真野惠里菜好像要和日本的足球国家队队员结婚啦 (撒花
这个剧给个3.5星吧
不深究的话就俩字 好看!
就酱(「・ω...

剧名 贷款买个男朋友
主演是 真野惠里菜 和 横滨流星
讲的就是一个前台努力做上精英男的家庭主妇的故事(?
压力太大了就听了前辈的话贷款买了一个供自己发泄的男友(。
全剧very清奇 特别是女主和她的塑料姐妹们的三观
我:(๑˙ー˙๑)(´゚ω゚`)(゚Д゚)ノΣ(っ °Д °;)っ
我还是很吃女主的颜滴 甜美挂的
女二也就是前辈的颜挺御姐(?
还有就是女二的男朋友真的很温柔很撩
我好喜欢x
看这个剧的话 能挺过第一二集接受女主的三观的话 就能愉快的享用了|・ω・`)
ps.真野惠里菜好像要和日本的足球国家队队员结婚啦 (撒花
这个剧给个3.5星吧
不深究的话就俩字 好看!
就酱(「・ω・)「

草莓味的凛酱

【渡海世良】贷款买个男朋友(8)

凉凉的,蹭蹭。

“睡得舒服么?”

嗯,舒服。

诶,等等,谁在问我?!

世良睁开眼,被一手撑在自己枕头旁边,另一只手贴自己脸颊上的渡海先生吓了一跳。他的头往后一缩,径直撞上了沙发腿。渡海一下板了脸,身子微微前探,在世良眼里这就是大型食肉动物发起攻击的前兆。他连忙爬起来,拉开了距离,才扯出微笑来。

“早上好,渡海先生。”

还坐在地上的渡海仰头看他,看得世良越发心虚。

“不早了。”渡海也爬了起来,站在世良边上示意他低头。

“嘶——”世良退开几步,用控诉的小眼神望着渡海,被渡海摸了一下脑后,原本不疼的肿块开始一突一突疼得厉害。

“呵,真是个笨蛋。”渡海说完就背着个手...

凉凉的,蹭蹭。

“睡得舒服么?”

嗯,舒服。

诶,等等,谁在问我?!

世良睁开眼,被一手撑在自己枕头旁边,另一只手贴自己脸颊上的渡海先生吓了一跳。他的头往后一缩,径直撞上了沙发腿。渡海一下板了脸,身子微微前探,在世良眼里这就是大型食肉动物发起攻击的前兆。他连忙爬起来,拉开了距离,才扯出微笑来。

“早上好,渡海先生。”

还坐在地上的渡海仰头看他,看得世良越发心虚。

“不早了。”渡海也爬了起来,站在世良边上示意他低头。

“嘶——”世良退开几步,用控诉的小眼神望着渡海,被渡海摸了一下脑后,原本不疼的肿块开始一突一突疼得厉害。

“呵,真是个笨蛋。”渡海说完就背着个手出去了,留下世良还呆站在原地。

“才不是哩。”他小声嘟囔道。

“不是就赶紧准备出门,看看这都几点了。”

“はい。”渡海先生的耳朵也太灵了吧。


这是来到渡海先生家的第四天了,世良觉得自己依旧在被牵着鼻子走。现在也是,跟在渡海先生的后面,不知要去到哪里。世良不是没有问过,可渡海就是不愿直接了当地告诉他。

“想回东城大?呵呵,东城大又不是我开的,让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告诉你,想要回来,只有你自己努力。”

这是渡海先生的原话,所以世良熬夜练习缝合和打结技术,蜗居在渡海先生家的自己,大概只能这样努力了吧?

熟悉的街景,这是通往东城大的路。是要去东城大吗?可前日的帮忙算是紧急情况的破例,现在又有什么借口能够留下呢?

世良打了几个腹稿,又在心里一一划去,想到最靠谱的一个还是给渡海先生还债。进了医院的电梯,正好左右无人,世良掩下惴惴不安的心情和渡海先生讲了自己的想法。

“嗯。”

这反应是什么意思?

“渡海先生。。。”

“叮——”电梯开门,一群护士医生涌了进来,将两人挤到电梯的两个角。世良不好再问,暗自积攒勇气准备出了电梯再问个明白。

“喏——”

世良刚挤出电梯想要跟上,又被渡海一巴掌拍在左胸上。他脚步一顿,维持着一只脚出了电梯,一只脚没有的状态。谁叫渡海的胸口糊巴掌给他的心理阴影实在是大呢。

“这是。。。?”渡海给他的是一张新的工作证。

“一楼,急救。”

渡海冲帮忙按电梯楼层的小护士笑笑,没看愣着的大男孩一眼,转身就插着大褂口袋走了。

“先生,您还去一楼吗?”

“哦,唔嗯,谢谢。”世良忙乱地收回踏出的脚还有渡海刚给他的证件。

不是佐伯心脏内科,而是,急救?

还有,谁能告诉我,上面为什么写的是“渡海雅志”啊?!!!

*******
恭喜不懈追文的小可爱们,喜提不定期失踪人口一枚。
黑色小钳钳虽然完结,但渡海世良的故事还在继续。
让我们一起见证他们 和谐 美满 性福 的未来!

(以上是喜提体中毒的草莓)

这两天最开心的莫过于学会了怎么科学上网
(无料硬广:opera浏览器,你值得拥有)
啊,墙外的世界,我来啦~~
翻墙第一站,拜读了 @保險櫃中的飛鳥布 的存货
草莓蜂蜜,好次!推荐!

最后收一波安利,墙外有哪些你想推荐的东西呢?




草莓味的凛酱

【渡海世良】贷款买个男朋友(7)

重大交通事故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个灾难,等世良跟着渡海回家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


世良走在渡海后面,快要停滞的思维仅靠盯着前人的猫背导航。啊,猫背好近,正要迈出的一步赶紧收回来,世良踉跄了一下,一个未成形的呵欠碎成了泪花。


“去便利店。”


“唔嗯。”


其实渡海先生不说,他也会跟着去的。渡海的白大褂后摆划着波浪,仿佛是睡意的具象化,世良捂着嘴又打了个呵欠。


他不知道渡海先生要买什么,只能缀在他的身后,一步不离的跟着。


“邪魔。”


又被说了,于是世良去收银台旁的杂志架边等着渡海...

重大交通事故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个灾难,等世良跟着渡海回家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

 

世良走在渡海后面,快要停滞的思维仅靠盯着前人的猫背导航。啊,猫背好近,正要迈出的一步赶紧收回来,世良踉跄了一下,一个未成形的呵欠碎成了泪花。

 

“去便利店。”

 

“唔嗯。”

 

其实渡海先生不说,他也会跟着去的。渡海的白大褂后摆划着波浪,仿佛是睡意的具象化,世良捂着嘴又打了个呵欠。

 

他不知道渡海先生要买什么,只能缀在他的身后,一步不离的跟着。

 

“邪魔。”

 

又被说了,于是世良去收银台旁的杂志架边等着渡海出来。

 

“哟,小哥~”

 

世良觉得眼前的人相当眼熟,可就是记不起来他是谁。患者?家属?直到看到了在收银台付款的娇小女性。

 

“哦哦,是你呀,陪女朋友来买东西吗?”

 

“まあ、算是吧。”

 

“顺,是你的朋友吗?”那位女性提着手提袋过来,微笑着向世良打招呼。

 

“嗯,也可以是后辈吧,这个的后辈。”顺抬抬脚腕。

 

“哦,这样啊。”世良觉得对方的目光里闪过点遗憾,或许是自己太累了看错了。“也是位帅哥呢。”

 

“你女朋友真漂亮,前辈真是好运气啊。”世良真心实意地称赞道,谁料顺君一个劲地比手势让他别说。

 

“我?女朋友?”

 

面前女性笑得更加甜美了,世良直觉不妙。果然,接下来他目睹了小猫咪是怎么变成老虎的。

 

顺被无情镇压,“备用男朋友也可以算男朋友的吧?”他弱弱地开口,在恐怖眼神注视下声音越来越小。

 

“不算!”

 

“那我。。。”

 

“听我抱怨,帮我减压,让我变成完美的主妇,这才是39800要做的事。男朋友?呵,最多算是宠物吧。”

 

“はい~ペットです。”

(恩,我是宠物。)

 

世良看着顺很没原则的笑脸和迅速抛弃的自尊,有些目瞪口呆。

 

“唔,不是男朋友是宠物啊。。。”

 

低低的声线从身后传来。世良转过头,看见渡海勾起了嘴角。

 

ヤバイ!

 

“世良,不介绍一下我吗?”

 

“这是渡海先生,是我的,”渡海的微笑越发温柔,世良却越发害怕,

 

“ご主人様です。”

(是我的主人)


*****

无脑小剧场

严重OOC


version1

渡海:你说我是你的什么?

世良:你就是我的患者的心脏啊,这样我可以把你捧在手心里。

(患者:我做错了什么)


version2

世良:你说我是你的什么?

渡海:你就是我的止血钳啊,这样我就可以把你握在手心里。

(世良:渡海先生轻点握啊要坏了)

草莓味的凛酱

【渡海世良】贷款买个男朋友(6)

“那是谁?” 

“渡海先生以前带过的实习生。” 

“以前?” 

“后来待不下去了,就跑到帝华大去了。” 

“这不叛徒吗?” 

“嘿,不过你想想是渡海医生的实习生诶。” 

“也是哦,渡海医生好可怕,要是我没准也会跑。” 

世良站在护士台边等着渡海,毕竟他不再是东城大的一员了。可听着昔日同僚这样讲给后辈听,世良心里不免难过。错的是选择逃避的我,不是渡海先生。然而就算是这样的反驳世良也没有说出口的立场。 

“有空说闲话,没空缝合了吗?” 

“啊,渡海医生。” 

“缝的太慢了。” ...

“那是谁?” 

“渡海先生以前带过的实习生。” 

“以前?” 

“后来待不下去了,就跑到帝华大去了。” 

“这不叛徒吗?” 

“嘿,不过你想想是渡海医生的实习生诶。” 

“也是哦,渡海医生好可怕,要是我没准也会跑。” 

世良站在护士台边等着渡海,毕竟他不再是东城大的一员了。可听着昔日同僚这样讲给后辈听,世良心里不免难过。错的是选择逃避的我,不是渡海先生。然而就算是这样的反驳世良也没有说出口的立场。 

“有空说闲话,没空缝合了吗?” 

“啊,渡海医生。” 

“缝的太慢了。” 

“对不起。”几个实习生齐齐低着脑袋,渡海先生说着“邪魔”,如摩西分海般穿了过来。看着这光景,世良又想起刚来东城大时被渡海先生狂怼的事情。 

不算愉快的记忆,却会带着笑去回忆。 

我好像有点奇怪? 

留给世良胡思乱想的时间只有这些,渡海先生带来了临时出入证和医院制服,还有大量的工作。一个接一个的命令让世良开始有些跟不上。这自然触发了渡海的吐槽机制,顺便又扯上老冤家帝华大和高阶医生。 

世良沉默着,或者说是在“はい”和“すみません”间来回切换,情绪的低落和词汇的贫乏让渡海感觉不到有趣。 

是的,渡海想要些趣味。 

因为事故突发,一下子人手不足,原来他可以轻易甩下一句“剩下的交给你们了”的工作都不得不亲自完成。渡海没有不满,毕竟他是个医生,多一双手就能多救一条人命。但他的心情呢,差不多是普通成年人不得不做完一本只有一百以内加减法的暑假作业那样的感觉。 

“呐,去了有一年了,帝华大都教给你些什么啊?把这块再拉开点。” 

“はい。” 

渡海没等世良说出答案,继续问:“写了多少论文?做了多少手术?不过你一个东城大的转过来,也不会让你碰什么重要的手术吧?” 

一点都没错。 

世良原以为能够在帝华大学到前端技术,或者接触最新的医疗科技。但是,那只是站在顶端的人才能看到的风景,对于世良这样一个略有污点的新人来说,能看见的只有铁一般的秩序和冷漠无情的人际关系。 

他上的第一节课便是,重要的医生不能出事。 

“世良君,你怎么没有给病人做CT?好在没有出事,不然这完全是你的责任。” 

“不是。。。”他看着周围人失去表情的脸,感觉到了难以置信,明明是自己发现了主治医师的失误,怎么又是自己的错呢? 

世良在人群里看见高阶医生,他想要反驳,因为高阶医生是能明辨是非的吧? 

但是他猜错了,高阶医生回避着他的目光,甚至说出“念在世良君刚来”的话。 

是我错了吗? 

你没有错。 
(只是你还不是个有手腕的医生而已。) 

世良读懂了高阶医生的眼神,无奈中带着些许惋惜。 

事后高阶医生开导世良,新人总有个适应的过程,又好心地把世良调离了治疗最前线,转入自己的研究小组。 

世良开始了研究助手的工作。他依旧能接触到案例,不过患者都变成了纸上的一个个数据。世良告诉自己,这没什么不好的,毕竟研究也能救人。适应,对,适应,这样的生活渐渐成为了日常。 

或许你不该来这的,世良君。

某天高阶医生被当众训斥后,世良去安慰他,没想到听到了这句话。 

是这样么?那个被回避过去的问题又冒出了头。

东城大还是帝华大? 

帝华大的医生们骄傲地笑着,他们取笑着渡海那套“有本事的医生可以为所欲为”的理论,却用实际行动诠释着。那么,还是渡海医生可爱的多吧,这位恶魔即使是让人去死,也会让人死个明白。 

但如果换个问题,选择渡海还是高阶? 

世良没有再考虑下去,因为他决不可能回到东城大了。没想到命运给了他一个惊喜,虽然一开始绝对是惊吓。 

“别愣着,4-0线。” 

“はい。” 

东城大,回来真好。

*****
草莓现在在火车上,手机排版见谅

对面的大叔是个秀子狂魔,一个劲地讲他家儿子。
(虽然小哥哥190会差不多5国语言现在攻读法律博士中肌肉发达壮比健身教练)
“哇,好厉害诶——”
在我礼貌不失真诚的笑容中,大叔愣是说了一个半小时
甚至主动给我看照片看小哥哥的朋友圈
(小哥哥你知不知道你爹把你从三岁一直到现在的照片都给陌生人看了啊啊啊里面还有你半裸的照啊我的小哥哥)
“唉,臭小子现在还木有女朋友。”
大叔,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想要帮儿子征友嘛?难道要说到我来问你家儿子的微信嘛?) 

*****
追加!
以为把耳塞放进了包里但是没有
被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包围感觉要shi

草莓味的凛酱

【渡海世良】贷款买个男朋友(5)

世良回去的时候,渡海先生正打算吃饭。他看起来心情不错,甚至还给世良盛了碗米饭。


“うまい!”世良才吃了一口,双眼便闪起光来。


饥肠辘辘的时候什么都好吃,更何况是热气腾腾香香糯糯的大米饭。


渡海对此十分的受用,“日本人就是大米做的。”


“嗯!”渡海先生说什么都对。


两人不是喜欢在餐桌上聊天的人,自然地收住了话题后,室内只有轻微的餐具移动和咀嚼声。吃到一半,世良忍不住偷瞄渡海,他的前导师没有白大褂带来的犀利感,一身米色的家居服让整个人都柔和下来。


不像是记忆里的渡海先生。...


世良回去的时候,渡海先生正打算吃饭。他看起来心情不错,甚至还给世良盛了碗米饭。

 

“うまい!”世良才吃了一口,双眼便闪起光来。

 

饥肠辘辘的时候什么都好吃,更何况是热气腾腾香香糯糯的大米饭。

 

渡海对此十分的受用,“日本人就是大米做的。”

 

“嗯!”渡海先生说什么都对。

 

两人不是喜欢在餐桌上聊天的人,自然地收住了话题后,室内只有轻微的餐具移动和咀嚼声。吃到一半,世良忍不住偷瞄渡海,他的前导师没有白大褂带来的犀利感,一身米色的家居服让整个人都柔和下来。

 

不像是记忆里的渡海先生。

 

“看着能吃饱么?”

 

“对不起。”世良刷的低头,低的像是要埋进碗里。

 

渡海先生还是那个渡海先生啊。

 

但也有哪里不一样了,当食物的香气填充起整个空间时,里面的渡海先生也被浸染的染上烟火气息。不再是白衣天使,不再是医生恶魔,而是个平常的享受着食物带来的愉悦的男人。

 

果然白米饭最棒了,世良满足的塞满了嘴巴。

 

吃了饭,世良主动收了碗去洗,渡海则是坐在沙发上开了电视。渡海先生也会看午南?世良又发现了一点他所不知道的渡海先生。

 

洗完了碗,世良有些犹豫地走到沙发旁。渡海先生盘着腿占据了沙发的左半边,虽然沙发上还有空间,但世良实在不敢与渡海平起平坐,于是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

 

渡海好像没看见世良一样,继续看电视。现在在放彩虹芝士面包的VTR,女嘉宾慢慢分开面包,将五色的芝士拉出长长的丝,边弄边兴奋的kya~kya~叫。这面包放在原宿大概会受喜欢玩ins的小女生的喜欢吧,但对于世良这样平日忙得没空玩手机的人来说,这就是一坨五彩斑斓富含色素不成形状的东西,他甚至开始从医生的角度质疑这东西是否适合食用。

 

“啧。”

 

看吧,渡海先生也是这样想的。

 

世良回头,发现渡海在看手机,他的眉心有些皱起,像极了以前突然被加塞病人的样子。世良有了不妙的预感。

 

电视里正好在插播新闻。

 

“。。。发生重大列车脱轨事故,目前已致使23人死亡,52人受伤,现场搜救工作还在进行中。”

 

“渡海先生。。。”世良扭头,黑色内裤包裹着的臀部在视网膜上迅速成像,又因为渡海雪白肤色而衬得格外显眼。世良一下哑了火,像是被止血钳压住了血管,冲上头的热血停在了半路,带着些慌乱逆行归位。

 

世良在学校里是足球队的,又不是没和男生一起换过衣服,为什么会这样的慌乱?

 

大概,这是渡海先生吧。凡人看见神或恶魔换衣服,总会慌的吧,世良这样解释给自己,他背过身去不敢再看。

 

渡海理好了衣服,披上白大褂,看他的前实习生还像个鹌鹑一般缩成一团,无力感油然而生。


“拖一分钟死一个,说吧,你想杀几个?”渡海勾起了嘴角。

 

世良花半分钟明白过来,这是要带自己一起去,可是。。。

 

“啪——”

 

甩在自己胸口的不就是自己被扣押的医生证嘛,世良惊喜地看向渡海。

 

“行くぞ。”

 

“はい!”

 

在渡海身后,世良看见了熟悉的战场。


*****

彩虹芝士面包VTR出自KK的笨不笨

第一联想只有彩虹旗

(截图加字的话,绝对是 KK出柜现场)

*****

最后报告个人喜讯~

顺利拿到驾驶证,以后可以有证开车啦哈哈哈哈


草莓味的凛酱

【渡海世良】贷款买个男朋友(4)

“啊,你也是啊。”


世良蹲在便利店的货架前看打工消息刊物时冷不丁的被搭话了。


“什么?我吗?”世良站起身来,一早上没有吃饭让他感觉有些低血糖的眩晕。


“你也是被买下来的吧?”搭话的是个年纪相仿的男性,看他没反应又拉起自己的裤脚,给他看脚踝上的黑环。


世良这才反应过来,发现自己的脚环已经露了出来。他赶紧整理好,看周围无人才看向青年。


“新人?还是刚被赶出来?”


世良支支吾吾嗯了一声,也不知是应的哪个,但青年没管,笑嘻嘻地继续八卦:“你的主人怎么样?”


渡海先生是个什么样的...

“啊,你也是啊。”

 

世良蹲在便利店的货架前看打工消息刊物时冷不丁的被搭话了。

 

“什么?我吗?”世良站起身来,一早上没有吃饭让他感觉有些低血糖的眩晕。

 

“你也是被买下来的吧?”搭话的是个年纪相仿的男性,看他没反应又拉起自己的裤脚,给他看脚踝上的黑环。

 

世良这才反应过来,发现自己的脚环已经露了出来。他赶紧整理好,看周围无人才看向青年。

 

“新人?还是刚被赶出来?”

 

世良支支吾吾嗯了一声,也不知是应的哪个,但青年没管,笑嘻嘻地继续八卦:“你的主人怎么样?”

 

渡海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世良一时很难评价,说是冷漠孤僻可能有些过,但也绝不是能与合群友好沾上边的。

 

“骂人不?”青年帮着回忆。

 

“骂。。。到不算吧?不过说的话挺能气人的。”就算是高阶医生这样一个修养良好的人也能被噎到变了脸色。

 

“那,打人?”

 

“不。”这个真没见过。

 

“那不挺好的嘛。”

 

“这。。。”世良挠挠头,觉得青年的结论出的好快。

 

“不说别的,对你怎么样?”

 

渡海先生是个可怕的人,在东城大的时候他一直这么认为。说话可怕,技术可怕,还有糊在自己胸口的那一巴掌,现在从理智上想想也不恐怖,但情感上剧烈的震颤一直留存在记忆里,使人忍不住的去敬畏他。

 

是的,敬畏,这大概是最正确的形容。

 

不然又如何解释那一靠近就恍惚怦动的心。

 

“呐呐,你家主人长得好看嘛?”青年压低了声音,悄然带出一丝粉色的意味。

 

睡眠中的渡海先生就像个天使,发火的渡海先生就像个恶魔,无论天使还是恶魔,都是挺好看的。世良觉得自己的评论非常的实事求是。

 

“哇,理想啊——”

 

世良觉得这位老兄的脑电波和自己可能不在一个频率上。渡海先生很理想?东城大的医生们会哭的好嘛。

 

“顺——”

 

“不行,我得走了,有空再聊哈。晚上我就在这家便利店打工。”

 

“你跑哪去了?好慢哦——”

 

“ごめん~”

 

世良看着青年跑回到一位娇小可爱的女士身边,胸口挨了一记粉拳。

 

这俩是情侣吧?

 

世良感觉吃了一口狗粮,然而现实是腹内空空,口袋也空空。但现在回去渡海先生会生气么?

 

会的吧。

 

啊,要是有钱就好了。


*****

前几天的遭遇差不多是 我开除了黑心公司

声张权利的感觉真好!

草莓味的凛酱

【渡海世良】贷款买个男朋友(3)

渡海正经历少有的持续性焦躁,因为某个眼泪汪汪的小混蛋(世良:我没哭!)固执的认为自己是个好人。


好人个屁,我堂堂手术室的恶魔还要不要面子啦。


“世良君,记得还我一亿一千万。”


“渡海先生,我做牛做马也会报答您的!”


妈的,小混蛋是债多不压身是吧?


恶魔先生咬碎了一口的牙,只得换个说法。


“我家可不是白住的,每个月交生活费,有多少交多少。”


“はい、明天我就去打工。”


“打工?”渡海眯起了眼睛,“你不是跟着高阶去帝华大了吗?”


“是的。...

渡海正经历少有的持续性焦躁,因为某个眼泪汪汪的小混蛋(世良:我没哭!)固执的认为自己是个好人。

 

好人个屁,我堂堂手术室的恶魔还要不要面子啦。

 

“世良君,记得还我一亿一千万。”

 

“渡海先生,我做牛做马也会报答您的!”

 

妈的,小混蛋是债多不压身是吧?

 

恶魔先生咬碎了一口的牙,只得换个说法。

 

“我家可不是白住的,每个月交生活费,有多少交多少。”

 

“はい、明天我就去打工。”

 

“打工?”渡海眯起了眼睛,“你不是跟着高阶去帝华大了吗?”

 

“是的。。。”

 

“还有你那一千万,解释清楚!”

 

世良正坐在沙发边看着他盘着腿如同猫咪般窝在沙发里的前导师,上扬的目线显得有些弱气。

 

“我做了担保人,给我女朋友的债务,”世良垂下眼,“结果她不见了。。。”

 

“啧,被女人骗了呀。”

 

世良没法反驳,继续说,“我以为可以慢慢还完的,但有一天下班我被突然抓走,醒来就在那些人手里了。啊,糟了——”

 

渡海扬起眼帘。

 

“渡海先生,今天是26号吗?”

 

渡海发出个鼻音。

 

“我无故旷工两天,高阶医生他们怕是要为我着急了,渡海先生。。。”

 

高阶高阶,又是高阶,卖玩具的大叔到底哪里好值得你三句不离的好烦哦。渡海脸朝沙发靠背一转,背过身躺着,准备眼不见为净。

 

“渡海先生——”世良着急去推渡海的肩,被一个斜眼扎在原地,在逐渐变冷的眼神中坐回到脚踝上。

 

“渡海先生。。。”

 

“滚去打工吧——”

 

“那高阶医生那里。。。”

 

“立刻!出去!”

 

“はい。”

 

待室内重新归于平静,渡海才掏出手机。

 

“もしもし、帝华大么?我找高阶。”


*****

世良真的好喜欢哭哦

听个墙角也能默默流泪仿佛女主一般

草莓味的凛酱

【渡海世良】贷款买个男朋友(2)

设定说明:

高阶和渡海赌输了,因为世良还是提出了转院实习的申请,于是高阶带着世良回到了帝华大。

***

渡海在玄关呆坐了一会儿,想起箱子里的东西又是一阵头疼。但又不能放着不管,只能起身。


箱子里的东西他认识,说东西可能略有些不尊重,但既然这条“金枪鱼”已经不能退换,渡海也就认命接下这个麻烦。


箱子里是个人,而且他还认识。


渡海打开箱子,居高临下看着箱子里的大男孩。被胶布贴住嘴,双手被反绑在身后,无处安放的大长腿可怜兮兮地顶在自己胸前。渡海毫无怜惜之情地一下撕下胶布,听到一声意料之内的痛呼。


诶,没哭?...


设定说明:

高阶和渡海赌输了,因为世良还是提出了转院实习的申请,于是高阶带着世良回到了帝华大。

***

渡海在玄关呆坐了一会儿,想起箱子里的东西又是一阵头疼。但又不能放着不管,只能起身。

 

箱子里的东西他认识,说东西可能略有些不尊重,但既然这条“金枪鱼”已经不能退换,渡海也就认命接下这个麻烦。

 

箱子里是个人,而且他还认识。

 

渡海打开箱子,居高临下看着箱子里的大男孩。被胶布贴住嘴,双手被反绑在身后,无处安放的大长腿可怜兮兮地顶在自己胸前。渡海毫无怜惜之情地一下撕下胶布,听到一声意料之内的痛呼。

 

诶,没哭?

 

渡海的记忆里还清晰留存着这男孩被几句话吓到哭的样子。

 

“渡,渡海先生?”

 

箱子里是他的实习生,括弧,曾经,括弧完毕。在渡海看起来和之前的实习生没什么区别,笨,技术差,碍事。热血,热血更是个麻烦,所以渡海才把他给赶跑了,连那一亿都没有追讨。

 

兜兜转转,这家伙怎么又回来了?

 

“渡海先。。。”

 

“啪叽——”渡海把撕下的胶布贴了回去。

 

聒噪。

 

在前实习生的炙热视线下,渡海想起了这份不退不换的“生鲜”是什么时候买的。

 

那是上一次醉酒,没有朋友相陪,下酒菜只有一把止血钳,黑色的,因为它渡海被迫开始“休假”。那么多年,说不苦闷绝对是假话。喝了个微醺,渡海也看腻了止血钳,顺手打开了笔记本电脑,不知怎么的就进到了那个地下网站。

 

“世良?”

 

他喝了口酒,潮红着脸,双眼有些迷蒙地看着视频里裸着上身的大男孩。落到这样的境地还能想着安慰旁人,真不知道是他勇敢呐还是心大呢。

 

“个,十,百,千,万。。。这是,一千万?”

 

渡海弯了眼,心想这孩子还能值那么多钱,都抵得上一个高阶医生了。

 

然后发生了什么?渡海记得自己是关了网页呀,难不成点了购买的按钮?他回想到这里,低头看了眼箱子里的世良。

 

这笔买卖,亏了。

 

再一次撕下胶布,世良看着渡海不太好的脸色,小声的开口。

 

“渡海先生。。。”

 

“世良君,你现在欠我一亿一千万了,一辈子在我家还债吧。”


*****

度过了相当糟心的一天

糟心的事有但不限于吃饭的时候吃出了玻璃渣

货真价实的玻璃渣啊

(不过没有受伤,而且后续处理还算满意)

总之心情bad bad的

(好在周一有熟肉小医生可以看)

还有,有谁想聊聊《大叔的爱》第六集嘛

前二十多分钟让我吃定了牧春cp,却在末尾搞了个我爱你你爱我但我们还是分手吧的戏码

仿佛是一口糖吃到最后才发现吃的是玻璃

物质+精神 双重玻璃渣伤害

现在是颗废草莓了

草莓味的凛酱

【渡海世良】贷款买个男朋友(1)

开坑警告:这可能是个坑可能不是,这取决于主观脑洞+客观反馈

日常需要红心蓝手关爱

评论区唠个五毛钱的嗑再走好咩~


黑色止血钳*贷款买个男朋友

crossover

ooc


小锁匠友情出场

***

“您的快递,请签收。”


宿醉引发的头疼让渡海的判断能力大幅下降,他还在回忆自己买了什么的时候,手下已经不自觉的签好了名字。


“生鲜产品,不退不换嘞——”几个黑社会般的壮实大汉把半人高的纸箱往屋里一推,“欢迎惠顾。”


第一次看到这般凶悍的营业性笑容,渡海感觉自己的酒醒了好些。


“你买了什么呀?生鲜?要吃鱼就跟我...

开坑警告:这可能是个坑可能不是,这取决于主观脑洞+客观反馈

日常需要红心蓝手关爱

评论区唠个五毛钱的嗑再走好咩~


黑色止血钳*贷款买个男朋友

crossover

ooc


小锁匠友情出场

***

“您的快递,请签收。”

 

宿醉引发的头疼让渡海的判断能力大幅下降,他还在回忆自己买了什么的时候,手下已经不自觉的签好了名字。

 

“生鲜产品,不退不换嘞——”几个黑社会般的壮实大汉把半人高的纸箱往屋里一推,“欢迎惠顾。”

 

第一次看到这般凶悍的营业性笑容,渡海感觉自己的酒醒了好些。

 

“你买了什么呀?生鲜?要吃鱼就跟我说呀~”黏黏糊糊的声音来自于自己为数不多的亲友,主业开锁副业钓鱼的黝黑男人。

 

“谁知道呢?”渡海用手指用力地抹了一把眼睛,从玄关柜子上的杂货篮里摸出一把手术刀。黑皮肤友人没说什么,不自觉摩擦着的手指透露了他对箱子里的东西也十分好奇。

 

划开封膜,打开箱子,关上——

 

果然是医生才能有的手速。

 

“是什么呀?”黏黏糊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也让我看看嘛~~”

 

“不行,你该回去了。”

 

“征司郎~~”

 

“送错了送错了,不是我定的东西。”渡海以一种不容商量的姿势压着箱子。榎本径难掩好奇,不甘心地候在一边,可惜渡海把箱子看得很紧,不给他一点机会。

 

这时,他看见被随手放在柜子上的签收单。

 

“你买了一条,金枪鱼!”兼职渔夫的眼睛里在放着光。

 

“都说了,不是我定的,一会儿就去退货。”

 

“可生鲜商品不能退货啊,明明写的是你的地址。”

 

“榎本径,出去。”

 

“我可以帮你杀鱼啊——”

 

“走吧——”

 

“金枪鱼很好吃的,不做刺身也可以的——”

 

“走好不送——”

 

“啪——”一番推推搡搡,渡海终于把这个好奇心过剩的家伙送了出去。

 

门外响起切切索索的声响,渡海扬声道:“敢撬门就别来找我喝酒了!!!”

 

终于安静了。

 

渡海倚着门身子慢慢滑下,视线落在了把走廊堵住大半的箱子上。

 

“邪魔だ。”


*****

最近单曲循环《Gimmick Game》

(色气值爆表啊nino你这样很危险的啊!!!)


于是想了个略渣男的设定


佐渡+渡世


渡海敬仰佐伯的医术和做事的手段,又因为自己父亲受过他的恩惠,因而心甘情愿受佐伯的摆布(各种意味上的)。但他发现这一切都是谎言,甚至爱情也只是用来操纵人心的工具。渡海决定向佐伯复仇,而他选择的途径是实习生世良。世良踩进渡海设下的圈套,在被操控中一步步看清复仇计划的真相。他不自觉的爱上渡海,但又觉得渡海正在变成佐伯那样自私自利的人,因而与渡海有了激烈的争吵。复仇计划受挫,加上佐伯察觉后的反击,实际执行人世良陷入危险的境地。终于,渡海认识到了真爱世良远比复仇重要,选择放弃计划。但随后世良无意识的举动使得计划一下成功。佐伯落马,渡世cp进入HE结局。


但是,

脑洞只是随便写写的啊(喂!),我笔力不够就不开坑了

走过路过的太太们,如果钟意,欢迎拿走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