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赣州

14231浏览    16607参与
莫西

像这样的稿子通通5块😚我好穷求约稿了( ˘ω˘ )

像这样的稿子通通5块😚我好穷求约稿了( ˘ω˘ )

南溪

我流末世设定

*一个架空的世界

神降下俩次灾祸于人间,一次是天灾,一次是人祸。

*天灾:从天而降的一大片陨石烧毁了世界上绝大部分文明。

大地被分割,有的升入天空,有的沉入地底,还有的不变。各地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文明断层,可能有的地方用弓有的地方用飞机大炮等高科技,还有些地方甚至文明还未起步。陨石产生的辐射让生物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小改变,在人祸降临的时候爆发出来了。

各地都有一些被新出现的物种占领的地方,大多有毒攻击力防御力高。有这些生物存在的地方大多空气稀薄很少人可以生存,而人类生活的地方正在逐渐受到威胁,所幸各个地方的各个种族都找到了自己独特的生存方式。

从天而降的陨石群最后变成了白色的晶状物,对生...

*一个架空的世界

神降下俩次灾祸于人间,一次是天灾,一次是人祸。

*天灾:从天而降的一大片陨石烧毁了世界上绝大部分文明。

大地被分割,有的升入天空,有的沉入地底,还有的不变。各地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文明断层,可能有的地方用弓有的地方用飞机大炮等高科技,还有些地方甚至文明还未起步。陨石产生的辐射让生物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小改变,在人祸降临的时候爆发出来了。

各地都有一些被新出现的物种占领的地方,大多有毒攻击力防御力高。有这些生物存在的地方大多空气稀薄很少人可以生存,而人类生活的地方正在逐渐受到威胁,所幸各个地方的各个种族都找到了自己独特的生存方式。

从天而降的陨石群最后变成了白色的晶状物,对生物有害,长期接触会被感染。


*人祸:陨石群过多的重灾区的人们因为身体结晶石含量过多而导致的变异,被称之为感染者。感染者有俩种变化:自然化,个体化。

普通人居多,而感染者占人类的30%

自然化:分为动物化和植物化

 

  • 动物化:顾名思义会变成动物。身上会有动物的一些特征,如兽耳等,甚至连习惯喜好等也会变得像动物。不同的人因为感染程度不同所以动物化100%的时间也不同,程度越高越想动物,最后会变成失去理智的怪物,开始无差别攻击。

  • 植物化:顾名思义会变成植物。身上会长出相对于的植物,花朵枝叶有些还会长出毒刺,身体行动能力会越来越差,会渐渐无法思考,最后变成“植物人”,直到死亡。良性的大多数相对应的是无毒无害的植物,跟有些对应的植物是奇珍异药,这些人被大量圈养,甚至被人杀死等待植物化100%。恶性伤害程度有高有低,其表现为毒刺毒雾毒液等,常常被人圈养变成杀人利器。

  • 恶性圈养:一种社会的病态,似乎被社会高层认可,所以无人阻止。常常有一些稀有或者很少见的自然化感染者被人圈养起来,大多数都是为了一己私利。


个体化:分为强化和异变,个体化的感染者更让人可以接受。

 

  • 强化:身体的每一地方变得异常强大,但是对于身体的负担很重,过多或者不懂节制的使用这种力量会爆体而亡。大多数会有“发狂”的表现,但是几率十分的低,仅有10%。

  • 异变:拥有一些奇异的能力,比如风水土火电等,外表在成长到少年时期或者青年时期就不会有改变。那些很老的基本上没几天就死了,因为抵抗力不足,身体的生命力被能力反噬死掉了,幼崽因为感染还没有蔓延到全身所以没死。

  • 寿命:个体化的感染者往往活不长久。相对于‘强化’来说,‘异变’的死亡几率更高,因为‘异变’需要的生命值更大,基本上长期使用能力的人活不过三十岁,即便很少使用也会因为反噬而死掉。


*结晶石:天灾时期降落的陨石群最后形成的固体白色晶状物,内含大量能源,长期接触的人会变异,但是依旧被一些高科技地区广泛应用。

*感染手环:一种用于感染者的装备,起作用是可以在感染者失控时将其麻痹,使感染者失去战斗力。感染者要在都市自由行走必须佩戴,就连被世人誉为‘净土’的世外桃源也不例外。当然,除了‘净土’以外的地区,在感染者失控后都会吧感染者关进名为‘浮塔’地方。

*浮塔:浮塔是除了‘净土’以外的各个国家以及地区部落等最高领高人一起建造的用于关押失控之后的感染者。在这里的感染者没有自由,性情变得不是狂暴就是心如死水,会被人安排一大堆活干,变成工具人,活脱脱的苦力塔。

*净土:一个法外之地,被世界上的人称之为世外桃源,没有分争只有和平,所有人都可以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净土’分为外城和内城,外城为自由贸易地,由内城的人管理,内城是第一批居住到这里的人的聚集地,对主公忠心耿耿。在‘净土’的内城有一个由千百来个地下暗泉涌出来的水组成的小型湖泊,那儿的水可以缓解感染者的痛苦,也可以延年益寿增加抗体。也正因如此‘净土’被各个地方惦记,但因为自身强大的战斗力和防御力一直没有被攻打下来,是名副其实的人间净土。

*纸鸢:新起的势力,与‘净土’有很大的关系。人数只有俩位数但是个个都有自己独特的生存方式,其创办人更是世间难见的天才,有着高超的医疗技术,常常在贫困之地治病。


——

原创的世界观,用于写我的同人文......要使用记得小窗我并说明要去写/画什么,同意即可使用,商用另外讨论。

记得at一下我,说明世界观来源。

咱今天又酸酸了

占tag至歉,是新开的群
规矩不多,带小白一起玩耍
不可重皮所以现在人少空位还有很多

占tag至歉,是新开的群
规矩不多,带小白一起玩耍
不可重皮所以现在人少空位还有很多

莫西
小黑和血影私奔了,结果被隼白发...

小黑和血影私奔了,结果被隼白发现开始了紫禁之巅斗武(居合斩!幻雷手里剑!)

小黑和血影私奔了,结果被隼白发现开始了紫禁之巅斗武(居合斩!幻雷手里剑!)

末世彼岸花

【忘羡】虐文 三十二

墨羽嫣:“让我伺候你,你配吗?”


温晁:“我可是邻国皇子,你不应该伺候我吗?”


墨羽嫣:“你一个灵脉尽废的废物,有什么资格让我伺候你。”


温晁好像被戳到了痛处,愣了愣,大吼了一句。


温晁:“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青楼出来的,装什么高清!”


墨羽嫣也被戳到了痛处,大怒。


刚想冲过去杀了温晁,身后的魏无羡

拉住了墨羽嫣,摇了摇头。


墨羽嫣强行保持着冷静,温晁见了更变本加厉了。


温晁:“怎么?心虚了?说两句还不行?”


蓝曦臣:“温皇子,你这话有点过分了。”


温晁:“她们都是幻音阁的人,还在阁内排在前六名。”


温晁愣了一下,又马上回过神来,...

墨羽嫣:“让我伺候你,你配吗?”


温晁:“我可是邻国皇子,你不应该伺候我吗?”


墨羽嫣:“你一个灵脉尽废的废物,有什么资格让我伺候你。”


温晁好像被戳到了痛处,愣了愣,大吼了一句。


温晁:“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青楼出来的,装什么高清!”


墨羽嫣也被戳到了痛处,大怒。


刚想冲过去杀了温晁,身后的魏无羡

拉住了墨羽嫣,摇了摇头。


墨羽嫣强行保持着冷静,温晁见了更变本加厉了。


温晁:“怎么?心虚了?说两句还不行?”


蓝曦臣:“温皇子,你这话有点过分了。”


温晁:“她们都是幻音阁的人,还在阁内排在前六名。”


温晁愣了一下,又马上回过神来,态度180度大反转。”赶忙道歉。


温晁:“原来是这样,想必您就是冰火冥姬了, 您旁边的两位应该是赤狐和血莲吧?刚刚是我有眼无珠不识泰山,还请各位姑娘原谅我这一回。”


墨羽嫣没有理会温晁。转身看着魏无羡和江澄。


墨羽嫣:“赤狐(魏无羡),你去伺候二皇子殿下。血莲(江澄),你去伺候太子殿下。”


魏无羡和江澄:“是。”


说罢,两人分别缓缓走向蓝忘机和蓝曦臣。墨羽嫣也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一会儿邻国的皇帝憋不住了,他感觉自己非常憋屈。自己的三个儿子都有美人伺候,而他身为一国之君却没有半个人伺候。


这时他们正在商量事,邻国皇帝突然打断了。


邻国皇帝:“等等,那个谁,你快过来伺候我。”


墨羽嫣不以为然,没有理会他。


邻国皇帝见墨羽嫣没有任何反应,更恼怒了。


邻国皇帝:“我再说一遍,那个冰火什么姬,快过来伺候我。”


墨羽嫣:“哦?让我伺候你?你配吗?”


邻国皇帝:“我身为一国之君,你却不派一个人伺候我,未免也太失礼数了,既然还有你一个人,那就你来伺候,有何不妥?”


梦玄听到后很生气。


梦玄:“放肆,你怎么说话的?”


邻国皇帝:“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墨羽嫣:“让我伺候你,你配吗?”


邻国皇帝:“我可是邻国皇帝,你伺候我是理所当然的。”


墨羽嫣:“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可知我是什么身份?”


邻国皇帝:“你不就是幻音阁的那个冰火冥姬吗?有什么了不起。不就名气高点,修为高点吗?”


梦夕:“冰火冥姬, 这个名字你配提吗?她可是我们的阁主。你算个什么东西?”


邻国皇帝听到墨羽嫣是幻音阁的阁主时,也像温晁一样换了一张脸,马上赔礼道歉。心想: 什么?她是阁主。她竟然亲自来。


墨羽嫣无视了他,


墨羽嫣虽然说叫梦夕她们伺候那三位邻国皇子,但都只是帮他们三个倒酒端茶,绝对不会让他们碰到一下。


蓝忘机和蓝曦臣那边就不一样。


魏无羡一上去就开始挑逗蓝忘机,见蓝忘机没什么反应,索性坐在了他腿上。抱着他的脖子盯着他看。


蓝忘机也看着魏无羡,他的手渐渐伸向魏无羡的脸,想把她的面纱摘下来,看清楚她的样子。


魏无羡也察觉到了,她不想让蓝忘机这么快就发现她。抓住了蓝忘机的手,温声道:“抱歉,二殿下,阁内有规矩,所有阁内之人不可暴露真实面孔在旁人面前。”


蓝忘机听后收了手,但依旧盯着魏无羡的面纱看。


而蓝曦臣了江澄这边,江澄自然没有像魏无羡那样做。而是时不时抱怨几句,有时什么人提到了她,她便翻一个白眼。和她在蓝曦臣府里的性格一模一样。


蓝曦臣感觉到她是江澄,便也伸手向她的脸摸去,试图摘下她的面纱。


而江澄也抓住了蓝曦臣的手,说了和魏无羡说的一样的话。


温晁有些不耐烦了,伸手想去摸梦夕。却被梦夕一掌排开。


梦夕:“温皇子,请你不要得寸进尺。”


温晁:“我摸一下又不会死,真是的……”


墨羽嫣白了温晁一眼,温晁看见了,立刻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邻国皇帝和本国皇帝正在商量事。


邻国皇帝:“听说你们这名叫七凤,是因为你们这有七件关于凤凰的宝物和地方。对吗?”


本国皇帝:“的确如此。”


邻国皇帝:“殊不知那七件宝物和地方都是什么?可否告知一二?”


召唤兽

我不知道年少轻狂,我只知道胜者为王

我不知道年少轻狂,我只知道胜者为王

初一0327

好,我又进北极圈了。

好,我又进北极圈了。


浕

苓渊雪(壹)

“十五月儿圆,白净如玉盘。”

    苓月笑着走向苓雪,拉起她的手,撒娇道:“苓雪姐姐,今儿好热闹啊!要不......”

    苓月的杏眸在眼眶中打了个转,笑嘻嘻的。

    苓雪睁开冰蓝色的双眸,冷眸中带着一丝宠意。

    苓月自是不怕她不答应,这个姐姐经不住自己的软泡硬磨。

    “......好吧,街上人多,你要跟紧我了。我向爹爹请示一下。”苓雪无耐地摇摇头,从榻上起来。冰蓝色的长发懒懒地披在脑后,如瀑布一般。

   ...

“十五月儿圆,白净如玉盘。”

    苓月笑着走向苓雪,拉起她的手,撒娇道:“苓雪姐姐,今儿好热闹啊!要不......”

    苓月的杏眸在眼眶中打了个转,笑嘻嘻的。

    苓雪睁开冰蓝色的双眸,冷眸中带着一丝宠意。

    苓月自是不怕她不答应,这个姐姐经不住自己的软泡硬磨。

    “......好吧,街上人多,你要跟紧我了。我向爹爹请示一下。”苓雪无耐地摇摇头,从榻上起来。冰蓝色的长发懒懒地披在脑后,如瀑布一般。

    苓月很是羡慕姐姐有一头美丽的长发,但却又无耐地摸了摸自己乌黑亮丽的头发,很是不解。

    苓雪已经换好衣服,走了出来。

    苓雪一身男装,秀发高高束起。一身云白芙蓉袍,面容有些冷酷,但苓月已经习惯了。

    她这个姐姐,对人很是寒冷。只有自己见过苓雪真心的笑容。

    那一抹笑,配上她那张绝美无双的面容,春风失意,百花失色,连白云都自惭形秽。

    苓雪失笑,走上前,在苓月的前额点了一下,“发什么呆呢,快点走吧。”

    直到苓雪走出门,苓月才反应过来,懊恼地拍了拍头,连忙追上去。

    “苓雪姐姐,你等等我!”


    大街小巷,处处灯笼高挂,到处一片喧嚣。街上人山人海,许多人在河边放花灯。本是深暗的河水,却被花灯点缀得烛影绰绰。

    苓雪走上石桥,看向河中的花灯,从手中变出一盏来,却身看看,却不见苓月,连忙吩咐丫鬟去找。

   过了半刻钟,丫鬟回话:

    “二小姐不见了。”


走戊子

驲尧小同学的可爱信箱!耶!走戊子小心心发射!

驲尧小同学的可爱信箱!耶!走戊子小心心发射!


Adsa
摸了个茸茸,能别提还原度吗,我...

摸了个茸茸,能别提还原度吗,我只是娱乐画画而已😗

摸了个茸茸,能别提还原度吗,我只是娱乐画画而已😗

雪灵域

《竹柳》【原耽】

(注:这章很长,不知道各位看得会不会烦,先打个预防针。还有各位看文前,先看一下我主页的置顶,谢谢)

九、

       桐丘县·县衙

       柳仪发现这县衙的大门关了。

       不是应该晚上才关的吗?

       但他是新县令,是必须要进县衙的,要去认认下属,熟悉一下工作岗位。

    ...

(注:这章很长,不知道各位看得会不会烦,先打个预防针。还有各位看文前,先看一下我主页的置顶,谢谢)

九、

       桐丘县·县衙

       柳仪发现这县衙的大门关了。

       不是应该晚上才关的吗?

       但他是新县令,是必须要进县衙的,要去认认下属,熟悉一下工作岗位。

      柳仪推开门,想走进去,却猛地被竹昔向后拉。随即,一桶水倾倒下来,那装水的木桶也随之掉落。

      柳仪目瞪口呆:这……这是怎么回事?!

      “啧啧,没想到……竟被躲开了。”一个捕快见柳仪没被淋成落汤鸡,一脸遗憾。

       同时,还有其他许多捕快在一旁窃窃私语,也露出了遗憾之色。

       他们这是在捉弄我?柳仪想,心中冒出了一股怒火。

       无缘无故被这样对待,任谁也会恼怒的啊。

       但他不能发火,他知道今后要与这群捕快办事,他只能强忍怒意。

       他走了进去,道:“我是这儿新调来的县令。你们……”柳仪回头看了一下湿漉漉的地面,又看向捕快们,“这是何意?”

       捕快的领头人站了出来,道:“对不起,大人,我们不知道是您。刚才的事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话是挺诚心的,可说话人却说的毫无诚心。

       柳仪不信他们不知道,可他能怎么办?为了保持良好的关系,只得原谅:“……无事。我是新县令柳仪。诸位,今后多多指教。”

       那些捕快装模作样地行了个礼,便散开了。留下的便是那些捕快的领头人。

      “柳大人,我叫王木。今后……多多教。”王木说完,也假假地行了礼,离开了。

       柳仪还能说什么,只能继续走。

       进到公堂时,又走出来一人。

      “您就是新来的县令大人吧。对不起、对不起,下官刚才在忙事情。大人恕罪。”说着,这人就要跪下来。

       柳仪连忙伸手扶住:“无妨。你是在处理公务,哪来的罪?”

       “谢大人。下官是这桐丘县的驿丞。下官叫刘悠之。”

      “我叫柳仪。悠之兄,以后还请多多关照。”柳仪笑道。

      “不敢,不敢。”

      “对了,悠之兄,主薄呢?就你在这?”柳仪问。

       先前他通过与包廉交谈,了解到原先这桐丘的县衙除了有县令,还有主薄、驿丞、捕快。

       因为这只是个穷乡僻壤的小县,县中的官并不多。如今见了捕快与驿丞,但那个主薄呢?

      “啊,是,是。主薄是曹如曹大人。他说家中有些事,所以不在这儿。但他说很快就会来的。柳大人要不要先坐下来喝茶等等?”

       “不用麻烦了。悠之兄,我先在这儿转转,熟悉一下,边转边等。”柳仪阻止道。

       “那我带您先转转?”

       “不用不用,你先忙吧。”

       “那好吧。对了大人,不知您身边这位是?”刘悠之看向竹昔。

       “哦,他是竹昔,是我的朋……”朋友的友字还没说完,就被竹昔抢说道——

       “护卫。”

        柳仪:“……”上次还保镖呢…

        刘悠之 :“哦哦。那大人你们转转吧,下官先忙了。”

       “…嗯。”

        柳仪揉了揉眉心,和竹昔“参观”县衙。

        县小,县衙当然也小。办公的地方比较简陋。

        柳仪心中无奈:好好干吧。

        很快,二人便转完了县衙,回到公堂。

        刚好,又有个人来了。

        那人身着官服,应该就是主薄了。柳仪想。

        果然,那人见着柳仪,就急忙过来行礼:“拜见大人!鄙人曹如,来迟了,大人恕罪。”

       “曹兄免礼。你的事我听悠之兄说了,此事不怪你。”柳仪伸手阻拦,“我是柳仪,以后大家都是同僚,不必客气。”

       “谢大人。”

        刘悠之也来了:“柳大人,曹大人。”

        三人打了一个照面后,曹如便离开了。

       “大人,您初来乍到,还没有置办房屋吧。若大人不嫌弃,下官愿意为大人挑选置办。”刘悠之道。

       “那怎么好意思麻烦悠之兄。”

       “不麻烦、不麻烦。大人不用跟我客气。”

       “真的不……”

        柳仪话还没说完就被刘悠之抢道:“大人别推辞了,您是嫌弃刘某吗?”

       “没有没有。那…便依悠之兄所言了。柳仪谢过悠之兄。”柳仪向刘悠之道谢。

       “哎呦,大人您别折煞我了。”

        之后,刘悠之便带二人去挑房了。

        三人看了许多房,最终选了一处比较僻静,离县衙又近的地方。

        本来柳仪是不要这座房子的。因为——这房太贵了!柳仪和竹昔所剩下的钱还不够支付这座房子。

       不过,刘悠之坚持让他们住,并表示愿意为他们支付剩下的部分。

       “悠之兄,真是……太感想你了。”柳仪道。

       “不用言谢。能帮到大人,刘某也很开心。”刘悠之道,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大人,你们的钱都用来买房了,你们如今怎么……怎么……”

       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但柳仪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没事的,悠之兄。我和竹兄会想办法,也会尽量将钱还于你的。”

      “大人你们初来乍到,哪儿那么容易啊。”刘悠之叹道,“若大人不嫌弃,可否来刘某家中,教导犬子?刘某可包吃,每月三十两银子。”

       三十两!要知道,这工钱可是相当多的了。

      “这……”柳仪迟疑了。

      “大人可是嫌少?那……四十两可好?”

       柳仪连忙摆手:“不是不是,是悠之兄你这钱太多了,还包吃。这太麻烦悠之兄了。”

       “不麻烦,大人能来,那是刘某三生有幸。”

       “不敢不敢。”

       “那大人可愿来?”

        柳仪见刘悠之那副“你不答应我就不走了”的表情,叹道:“那真是麻烦悠之兄了。”

       “谢大人成全。”

       “不过,三十两太多了,我不能要。二十两可行?”

       “大人说行便行。”刘悠之道,“对了,大人今晚来刘某家吧,好让小子认认您,也好欢迎大人。”

       柳仪自知不能拒绝:“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好。大人身边的这位护卫兄弟也来吧。护卫兄弟应该有一身好功夫吧。不知可否教小子一些强身健体的功夫?工钱也二十两,包吃,可行?”

       竹昔道:“钱不用了,包吃就行。”

      “这…”刘悠之刚想拒绝就被柳仪打断:“是啊,悠之兄。他是我的……呃……护卫,也是我的朋友。你已经帮了我们很多了。不用再麻烦了。”

      “那,好吧。晚上还请大人和护卫兄弟一定要来。”

       “嗯。”“好。”

        然后,刘悠之将地址告诉了二人,便离开了。

        柳仪和竹昔进屋,将行李整理好。

        “这房子还真好,连家具都有。就是……”柳仪叹了口气,“就是太贵了。”

        “还在想这些?”竹昔道,“我看得出来,他是真心在帮助我们。”

        “我知道。”

        “嗯,有人帮就不错了。你现在应该好好考虑怎么搞定那些捕快。”

       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柳仪就头大,苦笑道:“那还真不好解决。”

       “那你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一步步来吧。”柳仪道,“希望他们不会在办案的时候拖后腿吧。”

        竹昔心道:我看悬。

       夜晚,柳仪和竹昔前往刘家——赴宴……

       二人进到刘家后,便被刘悠之盛情款待。

       和柳仪想的——刘悠之家应该会很豪华——就像先前的李家一样。但实则不然。

       刘悠之家其实挺简朴的。

       一走进去是个院子,其中种了许多花草。

       而围成院子的则是住人的房室。

       这倒有些像四合院。

       房室也没有过多装横。窗栏、桌椅等只刻了些朴素的花纹。房内也没有摆一些贵重物品,只有些小盆栽之类的。让人看去很舒服。

       就连刘家的仆人也只有五六个而已。

      “欢迎大人来到刘某的寒舍。”刘悠之微笑着迎客。

      “悠之兄客气了。”柳仪笑了笑。

      “朝儿,快,向大人行礼。”刘悠之拍了拍身后,随即走出了一个小孩。

        小孩向柳仪行了个礼,怯生生地说了句“柳…柳大人…好。”说完又躲到刘悠之身后,只露了半个身子。

       刘悠之将小孩拉到跟前,斥道:“朝儿,不可这么没礼貌。大人以后可是你的老师。”然后又朝柳仪道:“犬子见到生人会害怕,大人见谅。”

       “无妨。”柳仪蹲下,与那小孩平视,微笑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刘云朝。”

       “云朝啊,是个好名字呢。”柳仪笑道,又伸手摸了摸刘云朝的头,狡黠地眨了眨眼睛,“我是你的新老师哦。”

        刘云朝的脸“唰”地一下通红,急忙低下头,道:“老……老师好。”

       “唔……”柳仪用手撑着下巴,“叫老师听上去怪怪的,叫我哥哥吧。”

       “啊?”刘云朝猛地抬头。

        刘悠之:“这怎么行!大人……”

        柳仪打断 :“悠之兄,没事的。叫老师多显老啊,叫哥哥多好。”

       刘悠之哭笑不得:“大人开心便好。”

       柳仪对刘云朝道:“我叫柳仪,”又指了指站在自己身后的竹昔,“他叫竹昔。我们都是你的老师哦。”

       “嗯。柳老……柳哥哥……好。竹……竹哥哥好。”

       “真乖!”柳仪站了起来,又摸了摸刘云朝的头。

       之后,便上宴了。

       宴后,柳仪和竹昔道谢,要告辞时,刘悠之将柳仪拉走说了些话。

       两人走后,刘悠之的妻子过来:“老爷,你为何对这新县令……多次相助?他今天才到吧。你们也就相处了一会儿而已。”

       “我…我也不清楚。”刘悠之一笑,“就是觉得这个县令有种亲和感,让人觉得舒服。而且他待人温和,举止优雅,是有礼貌之人,也不会因官比我高就趾高气昂的。”

      “的确,从这场宴中,他的行为来看,这新大人确实不错。朝儿能由他教,妾身也安心了。”

       “嗯。”

       

        竹、柳到家。

        竹昔:“刘悠之把你拉走,跟你说了什么?”

        柳仪回想起刘悠之的话,面色一凝,道:“小心曹如。”

PS:这章太长了!又不好分两部分,所以发的比较晚。不过,过渡结束了,下一章——开启新篇章!

还有,现在上学,这次就两天假,之后周末一般只放半天假,所以……可能一般要小长假才能发文……还有,双玄的……只能下次的国庆假看一下能不能更了……对不起_(._.)_ 

       

       

朵的你

在别人的故事里,留着自己的眼泪。你会想我吗?想到我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

在别人的故事里,留着自己的眼泪。你会想我吗?想到我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


笙歌
你是我年少的欢喜

你是我年少的欢喜

你是我年少的欢喜

唐七臭臭一生推

接上一个帖子,姐妹们一起观猴,评论区里随意发挥。

接上一个帖子,姐妹们一起观猴,评论区里随意发挥。

南溪

【存档方便我写东西】明日方舟信息表格

【干员名称】

【干员级别】★★★★★★

【性别】

【战斗经验】

【出身地】

【生日】

【种族】

【身高】

【体重】

【标签】

【特点】

【获得途径】公开招募/干员寻访

【信赖提升物品】

【矿石病感染情况】体表有源石结晶分布,参照医学检测报告,确认为感染者。

【综合体检测试】

【物理强度】缺陷/普通/优良/卓越

【战场机动】

【生理耐受】

【战术规划】

【战斗技巧】

【源石技艺适应性】

【客观履历】

【临床诊断分析】

造影检测结果显示,该干员体内脏器轮廓模糊,可见异常阴影,循环系统内源石颗粒检测异常,确认为矿石病感染者。

【体细胞与源石融合率】0%...

【干员名称】

【干员级别】★★★★★★

【性别】

【战斗经验】

【出身地】

【生日】

【种族】

【身高】

【体重】

【标签】

【特点】

【获得途径】公开招募/干员寻访

【信赖提升物品】

【矿石病感染情况】体表有源石结晶分布,参照医学检测报告,确认为感染者。

【综合体检测试】

【物理强度】缺陷/普通/优良/卓越

【战场机动】

【生理耐受】

【战术规划】

【战斗技巧】

【源石技艺适应性】

【客观履历】

【临床诊断分析】

造影检测结果显示,该干员体内脏器轮廓模糊,可见异常阴影,循环系统内源石颗粒检测异常,确认为矿石病感染者。

【体细胞与源石融合率】0%

【血液源石结晶密度】0.00u/L

【档案资料一】

【档案资料二】

【档案资料三】

【精英一解锁】

【精英二解锁】

【信赖提升解锁一】

【信赖提升解锁二】

【基本属性】

阻挡数——

攻击速度——快/中等/慢

初始费用——

完美部署费用——

再部署时间——快/中等/慢/极慢

【攻击范围】

—初始—
■□

—精英化1—

—精英化2—

属性 初始 初始MAX   精1MAX    精2MAX    满信赖提升

生命                       

攻击                                      

防御                                          

法抗                                            

【潜能突破】

2.部署费用-1

3.再部署时间-s

4.攻击力(防御力等)+

5.天赋效果增强(+1)

6.部署费用-1

【精英化】

精英化1阶

属性上限提升

增加部署费用2

获得新技能“”

解锁基建新技能“”

获得新天赋“”

天赋“”获得提升


精英化2阶

属性上限提升

获得新技能“”

天赋 “”获得提升

【干员技能】

     天赋一            解锁条件    描述

      

↓精英化一后更新为↓

   

   天赋二              解锁条件      描述

  

↓精英化二后更新为↓

  

【基建技能】

   技能名  解锁条件   效果设施     描述

 

 

【技能一】自动回复(手动回复)/自动触发(手动触发)

消耗:

名称:具体

【技能二】自动回复/自动触发

消耗:

持续时间:

名称:具体

【技能三】自动回复/手动触发

消耗:

持续时间:

名称:具体

【语音】

干员报道:

任命助理:

交谈一:

交谈二:

交谈三:

精一交谈:

精二交谈:

晋升后交谈一:

晋升后交谈二:

信赖提升后交谈一:

信赖提升后交谈二:

信赖提升后的交谈三:

闲置:

编入队伍:

任命队长:

行动开始:

选中干员1:

选中干员2:

部署1:

部署2:

作战中1:

作战中2:

作战中3:

作战中4:

4星行动结束:

3星行动结束:

非3星行动结束:

行动失败:

进驻设施:

戳一下:

信赖触摸:

标题:明日方舟

问候:

南溪
绿谷表情包,使用随意

绿谷表情包,使用随意

绿谷表情包,使用随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