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赤司征十郎1220生贺

40.1万浏览    239参与
L林L——爆轰合志通贩中

【赤司中心】赤司少爷下午好(1)



·八成会坑

·沙雕系列,写的都是沙雕男孩的快乐能接受在看,赤队也是沙雕小男孩请大家看清楚。

·ooc!!!ooc!!ooc!

·超多二设

·倒数100


Day1:赤司征十郎渴望拥有一个朋友


我叫赤司征十郎,迅速果断是我的座右铭,绝对正确是我的人生理想。在我前十二年的人生,完美贯穿了我的血肉,所有人的希望在我身上标榜,这已经是一种常态,但即使这样完美无缺的我,也有一个理想:


我想要,一个朋友。


十二岁的生日我许愿想要获得很多和我一样特别的朋友,战胜一切的我一切都是正确的,所以我的梦想也一定能实现。


十二岁...



·八成会坑

·沙雕系列,写的都是沙雕男孩的快乐能接受在看,赤队也是沙雕小男孩请大家看清楚。

·ooc!!!ooc!!ooc!

·超多二设

·倒数100


Day1:赤司征十郎渴望拥有一个朋友


我叫赤司征十郎,迅速果断是我的座右铭,绝对正确是我的人生理想。在我前十二年的人生,完美贯穿了我的血肉,所有人的希望在我身上标榜,这已经是一种常态,但即使这样完美无缺的我,也有一个理想:


我想要,一个朋友。


十二岁的生日我许愿想要获得很多和我一样特别的朋友,战胜一切的我一切都是正确的,所以我的梦想也一定能实现。


十二岁生日宴会当天,我遇见了绿间真太郎。


“征十郎,”父亲招了招手,“这是绿间先生家的公子,真太郎,去,打个招呼。”


“真太郎君你好。”赤司从父亲背后探出了头。


“征十郎桑你好。”小绿间是一个大大眼睛,和赤司一样拥有鲜艳发色的可爱男孩,赤司对于神明满足自己生日愿望这一点感到很满意,两个孩子拥有相同程度的学识和见解,在这两位家长的见证下相谈甚欢,两位大人逐渐放下心,各自捧了一杯酒另寻了一处静谧之处叙叙旧。


小绿间这会儿还没三年后那么傲娇且口是心非,这会儿还十个落落大方的好孩子,他招了招手示意赤司有一个好东西要和赤司分享。


绿间神神秘秘,压低了嗓子悄声和赤司低语,“我父亲不允许我带来,但我悄悄带来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一定要分享给你。”


可怜赤司那会儿还年轻,断然相信了绿间真太郎的甜言蜜语,被最好的朋友几个字骗的晕头转向,乐颠颠的一脸渴慕的将自己卖了,他连连点头,表示自己趁的住绿间最好的朋友一称,绝对不会辜负绿间对他的信任,而后也学着绿间的样子,神神秘秘左顾右盼,确保周围没有一个大人注意到他们的可以行径,然后弓着腰蹑手蹑脚的跟着绿间游走到各个餐桌之间,绿间带着他七挪八拐辗转周折到了赤司家池塘周边,先是嘘声示意赤司保持安静,然后小心翼翼的翻出了被菏叶层层包裹的杯子,杯子倒扣着映出一抹绿色,而后绿间小心掀开杯子,得意洋洋,“你看,这是我们巨蟹座今天的幸运物!”


可怜赤司听取“呱”声一片,那抹莹绿色便直愣愣的冲他脸上直奔。


“啊啊啊……呱之助!你不要跑!”

“呱之助你回来!”

“我的lucky baby!!”


赤司征十郎在生日拥有一名新朋友的同时,人生第一次体验被绿色支配的恐惧。


赤司征十郎渴望拥有一名朋友,或许这个愿望太浅薄了,他该知道的,神明不会让你太轻而易举的获得些什么。


如果上天重新给他一个机会,他会重新许愿:赤司征十郎渴望获得一个正常的朋友。


赤司征红白

【赤黛】【黛赤】

赤叶落,

司南不动山。

征途无期归漫漫,

十里桃花开又衰。

郎君可还安?

一直很喜欢这首小诗,不知出自何人之手,实心向往之。祝我最爱的男孩永远安好呀!

接上篇——

4

12月的洛山高校,着实无愧于其一贯的风采。原本就精致而不失威严气势的校园在这晶莹雪花的手笔下更多了一份圣洁之美,让外人心受震慑,自然而然地联想到它位居全国高校偏差值第一的高贵身份。

半年前才离开此地,如今折返,黛千寻竟微有头晕目眩之意。过于熟悉的地方总容易让人有失神的感觉。在校园里闲庭信步了大半圈,他最终还是伫足在了篮球馆前,聆听馆内杂乱无章却能让人心跳加速的脚步声,然后露出苦笑——

谁也不知道,其实当初是他...

赤叶落,

司南不动山。

征途无期归漫漫,

十里桃花开又衰。

郎君可还安?

一直很喜欢这首小诗,不知出自何人之手,实心向往之。祝我最爱的男孩永远安好呀!

接上篇——

4

12月的洛山高校,着实无愧于其一贯的风采。原本就精致而不失威严气势的校园在这晶莹雪花的手笔下更多了一份圣洁之美,让外人心受震慑,自然而然地联想到它位居全国高校偏差值第一的高贵身份。

半年前才离开此地,如今折返,黛千寻竟微有头晕目眩之意。过于熟悉的地方总容易让人有失神的感觉。在校园里闲庭信步了大半圈,他最终还是伫足在了篮球馆前,聆听馆内杂乱无章却能让人心跳加速的脚步声,然后露出苦笑——

谁也不知道,其实当初是他先选择远离的。所有人都以为,一段恋情如若逐渐变质,多半是那个条件较好的人移情别恋,以致两人间的嫌隙扩大到无可挽回的地步。然而他们忽视了较弱势的那一方的自卑。那是长期压抑在地底下的情感啊,可总有一天会生根成荆棘,刺得人满身伤痕。

赤司是那样优秀的人。纵使他对自己百依百顺,自己也要捧在手心里仰视。更何况他也不全是自己的——他还是父亲的继承者。黛千寻能想象他未来的路是怎样的。那必定是铺满了鲜花、被无数追随者簇拥的阳光大道 ,有出国留学、继承祖业甚至是家庭联姻等一系列站点在等着他。而自己,只是独木桥上的一个孤单的影子,生怕见到阳光,又何德何能与他并肩齐驱呢?

想通了这一点后,黛千寻就逐渐变得冷淡了。可他本就寡言少语,旁人倒也难以察觉。离他最近的赤司曾经问过他“怎么活力细胞一夜骤失”,而他不答,他也就不再追问。于是他终于明白,原来他一直都是那个木偶,那个被那少年的心时刻牵动着的木偶,不会说、不懂笑、难以表情达意,但就是那样随着少年的情绪而变化喜怒哀乐。果然,当有一天木偶把自己埋在了泥土之中,看不到木偶反应的少年大失所望而去,可系着木偶的红丝线还未断,木偶在黑暗处微微颤动,只觉四肢百骸都在受腐蚀的酷刑。

他因此和赤司的交流越来越清汤寡味,日子也越过越像行尸走肉。但在旁人看来,这似乎也是毕业季的正常表现。

毕业那天,他独自在教室里坐了很久,留到了很晚,教学楼已是静悄悄一片。突然那眉目清秀的少年走进教室,对他说:“毕业快乐,千寻。在大学里要照顾好自己。”

听到“千寻”他心头突地一跳,但听到”照顾好自己“他心又猛地一沉,因为那个人又是在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口气同他说话。他多么希望赤司是专门为他而来的,可他也知道那人只是由于学生会长的身份才会留下来处理事务。

多么讽刺啊。因为他的优秀,他们得以初遇;因为他的优秀,他们得以好好告别。而他离开他,也是被他的光芒刺得睁不开眼了。

5

篮球馆内还是一如既往的生气勃勃。黛千寻随手拉住了一个穿白衬衫、热气腾腾的训练生问:“你们队长呢?”男生转过头来,满脸的好奇:“我是二军的。学长,你要找的队长应该和一军在一起……”话音未落,银灰色的青年已经点了点头侧身而过。男生惊讶地撇撇嘴,又继续练上篮去了。

黛千寻在人群中急速穿梭着,感觉球馆这口巨大的蒸锅就要把他闷出汗来。忽听得看台上有女孩的声音,遥远却清淅地在叫“小队长”,他不由得精神为之一振,顺着女孩面朝的方向看将过去。目光所及之处并无熟悉的人影。一个黑色头发的大男孩碰巧转过头来对上了他的视线——是比他低了两个学年的伊藤正泽,过去也曾是一军的成员。

男孩一怔:“黛前辈,您怎么在这儿?”边说边向看台方向露出老练的微笑。

“......你是队长?”

男孩望见他一脸的震惊和难以置信,顿时收回了微笑,怯怯地表达了自己的遗憾:“赤司前辈自然是无可争议的一号队长人选呐。只是他的父亲大人似乎坚持认定打球会影响他的学习,连带着学生会长也帮他辞了。其实这根本是杞人忧天啊,赤司前辈可从来没有掉下年级第一的位置。”末了又补充道 :“所以前辈就把队长的位置让给我了,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我。”

黛千寻哑然失笑。曾经叱咤风云的小队长,竟然在半年内就已将称号拱手让人。

“黛前辈可是来找赤司前辈的?那恐怕要去……”

“恐怕就该来这里。“淡淡的悦耳的声音似惊雷般原地炸响。

两人皆是大吃一惊。明知身后的人如此靠近,黛千寻却费了万分气力才回过头去,待转过头,看那清风霁月、长身玉立的少年,不是赤司还是能谁?

“赤、赤司前辈,您 ……”伊藤语中的惊喜溢于言表,但在黛千寻耳中他的声音却逐渐模糊。周围一切的人与景似乎都在快速流逝,先是失了声,后是褪变为黑白,全部旨在为面前这个眼含笑意的少年让步。那根身为罪魁祸首的红丝线禁不起挑拨,牵动着木偶也一并笑眼弯弯。

罢了,罢了。黛千寻在心里长叹一声。跌倒在哪里,就别想着再从那里爬起来。他认命就是了!


生日那天,黛千寻略有些自得地告诉桃井,赤司上午和下午的行程都被他预订了,只有晚上能腾出来让她办派对。说完,他就在女孩的惊呼声中满面春风地扬长而去。

“就这样……说完了?”伫立在大门外、被白色羽绒服和黑色棉绒裤勾勒出修长身段的红发少年惊讶地指了指门内。

黛千寻心里一动,一把上前将少年看起来单薄的肩揽在怀里。赤司十分无奈又缓慢地挣了两下,没能挣开:“前辈……”

“叫我什么?”

“千寻。”

“哎。”黛千寻立时将怀里的人搂得更紧了,“我在这儿。第一步先往哪儿走呀,小少爷?”

赤司不由得因吃惊而微微瞪大了双眼。他良好的家教只教会了他如何应对上流社会的虚与委蛇,如何在面对同学、老师时适宜地带上些市井气儿,却没有告诉他该如何对付这等情感上的地痞无赖,何况黛千寻以前从未表现得如此放肆过。然而,一时语塞过后,他又逐渐恢复了平常的那种镇定自若。

“去天台啊。”

“哈?”这次换到黛千寻目瞪口呆了。

“傻瓜,你是块木头吗?”少年伸出手揉了揉他的脸颊,轻声笑着,“过去那么老成木讷,刚才那么轻浮,现在又这么直愣愣地盯着我做什么?”他张着嘴,似乎还想说“看我看不够么”,但觉得此话太过轻挑,便硬是从嘴边生生咽回了肚子里,憋得耳尖都泛了红。

黛千寻故作失落地抿了抿唇:“你还在因为高三的事生我的气,对不对?”少年又好气又好笑地戳了戳他的眉心:“亏得你也有良心,当时我对你有多好,你看不出来么?我不当面戳穿你的心事,你就当我一无所知了吗?”

被戳眉心的人深深地感觉自己又被某人的智商和情商居高临下地把玩了。但他决意不再计较这点龃龉,少年传递到他手臂上的阵阵热气将他心里的那点罅隙严严实实地堵上了。他梦呓般地对赤司说:“走吧。”

走在这歌舞升平的时代,他们永远心怀彼此,就是最美好的开始。

FIN.

唐栖

期末考试前拜拜本命。希望沾一下赤司大大的学霸气息。

期末考试前拜拜本命。希望沾一下赤司大大的学霸气息。

卡诺氏夜
真的是很久很久没画了 没赶上昨...

真的是很久很久没画了

没赶上昨晚的末班车

真的是很久很久没画了

没赶上昨晚的末班车

哈哈哈
祝赤司司昨天生快!带我入doj...

祝赤司司昨天生快!带我入dojin圈的男人~

祝赤司司昨天生快!带我入dojin圈的男人~

syelleangle

【綠赤綠】在十月三十一日晚上做了最不恰當事情的我.三(2018赤司生賀)

在十月三十一日晚上做了最不恰當事情的我

段落一指路

段落二指路

段落三


Ch. 5 "Akashi" Side - 在十月三十一日晚上看著他做了最不恰當事情的我


所以,待著不動他會親上來嗎?


所以,這難得一見的順從是不是因為到了最初的赤司的地盤才露出來嗎?


一對有心人在空蕩蕩的教室裡待著不動,就算身上沾滿了灰塵也不奇怪,唯一置身事外的那個人倒是覺得,其實他乾脆溜到兩人後面,狠狠地推一把自然就親上了,哪來那麼多糾結?可惜此舉有違他受到的良好教養,做不得,唉。


那個人無聲地嘆了一口氣,待在他身邊的高尾和成便看見一陣風...

在十月三十一日晚上做了最不恰當事情的我

段落一指路

段落二指路

段落三



Ch. 5 "Akashi" Side - 在十月三十一日晚上看著他做了最不恰當事情的我




所以,待著不動他會親上來嗎?


所以,這難得一見的順從是不是因為到了最初的赤司的地盤才露出來嗎?


一對有心人在空蕩蕩的教室裡待著不動,就算身上沾滿了灰塵也不奇怪,唯一置身事外的那個人倒是覺得,其實他乾脆溜到兩人後面,狠狠地推一把自然就親上了,哪來那麼多糾結?可惜此舉有違他受到的良好教養,做不得,唉。


那個人無聲地嘆了一口氣,待在他身邊的高尾和成便看見一陣風捲起了灰塵,把教室中央的人弄得灰頭灰臉,什麼綠的紅的都灰了,愛恨纏綿的氣氛被打掉了一大半。


高尾心想:這人鐵定心理不平衡。啊,不對,他又不是人。


那個人又想,唉,明明是相處多年的密友,但說丟就丟把他留在這暗無天日,只有灰塵和破桌子的地方,一直站著可長不高啊。


如此一想,破桌椅們又砰砰砰幾聲從結構緊密變鬆散,紛紛掉下製造出砰地十聲雷的可怕音效。然而,那些沒良心的人,一個瞬速地把心上人攬在腰後,一個藉機抱緊了對方的腰,還把襯衫下擺從毛衣下面拉出來,伸手進去摸了幾把,害護草使者被凍得皮膚發麻。


高尾又想,這兩個絕對會因為秀恩愛而死得快,幽靈大人沒毛病。


幽靈再想一想,摸摸摸什麼鬼,他以前光是盯著看就被罵,難道這是時代所造成的福利嗎?


在灰塵、靈異音效之後登場的是乍然降了十度的冷風呼呼,從打開的氣窗狠狠地衝進教室,吹倒了幾張搖搖欲墜的桌椅,灰塵漩渦是小事,但連天花板上的吊燈也露出要掉下來的跡象可不好玩。

高尾見狀,連忙抓住幽靈的褲腳,忙不迭地道:「別鬧出人命!說到底也是你兄弟!」更要緊的是,待會燈掉下來沒有砸倒兩個主角反而把他給砸死了可就不妙了!


幽靈淡然地回道:「別擔心,巨蟹座今天運勢最好,他們會避開的。」


吊燈適時歪了一半,高尾的抗議聲頓時提高了一個八度,「不是這個問題,你考慮一下被抓來的我的感受好嗎?!」


「沒事,我護著你。」幽靈氣定神閒地回應,「好久沒遇到氣場和我如此合適的活人了,你再待一會兒。」


這種天帝一般的護短氣場他一點也不想報應在自己身上!自己絕對會因此而倒楣!高尾無聲吶喊著。


身為記憶的亡靈,幽靈本來就無法離開這棟大樓,從前大樓還在使用中的時候,也只有認識他原身的人能看到他。幽靈擁有正常幽靈應有的能力,但作為代價,他也無法觸碰那些能見到他的人。高尾和成只認識新生的他,見到的也只有忽隱忽現的殘影,反而意外地觸及了「能看也能摸得著」的灰色地帶……至少在伸出手嚇人之前,幽靈還真沒想過能嚇壞一個人。


果然,實踐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方法。


但他的高興情緒卻絲毫沒有感染對方,只惹來一埋小心思亂轉,試圖衝破幽靈的掌控從而脫困。

高尾被困在幽靈劃開的特別空間中,那裡面的是對於幽靈來說眷戀最深的地方,一盒棋、一張孤單的桌子和兩張乾淨的椅子,就這麼多。空間隔絕了兩邊的聲音和空氣,幽靈也只有在此才能發揮能力的最大值。如果他想的話絕對能把一棟大樓弄成超恐怖靈異現場,但這鬼偏偏只在目標人物進入大樓後徹底發作,不止是封了天台的門把人誘到教室裡,還挑上對方情意正濃時打斷——不用說出來高尾也知道,這傢伙絕對是故意的!待會那兩人醒悟過來之後一定會以為都是他搞的鬼!


幽靈這甩鍋技術簡直是精純得可怕!


難怪有人曾經說過帝光中學校的奇跡世代其實超會惹麻煩但是作為保護傘的隊長太厲害了所以沒人知道——「我有沒有說過,只要是發生在這空間裡的人心我都能讀到?」俊美少年模樣的幽靈一臉乖巧地打斷他的胡思亂想,冷不防就飄到高尾面前,以僅僅一厘米不到的近距離說完後半句:「有的事情,可是連想想也不行的。」


高尾驚嚇完畢後動作利落地把幽靈推開幾米遠,「等一下,你有男朋友的!」


幽靈白晢的臉上浮起一層黑霧,「我變成幽靈的時候還沒有男朋友,想清楚再好好說話。」


「那你現在有呀!」


「你哪隻眼睛看見了?」幽靈示意他們去看教室中央那兩個人,周圍的粉紅泡泡不知道何時消失不見,留下的是伴隨的鬼火的冰冷空氣攻擊。高尾嚇了一跳,小真居然會跟赤司吵起來?以前頂多是冷嘲熱諷而已(顯而易見的,綠間真太郎口中的「乖」跟旁人所見的有所不同),這回居然要動手,怎麼可能?


「……都說了在十月三十一日告白肯定會失敗的……」高尾對友人的愚蠢連同情都同情不起來。


「怎麼說?」


幽靈似乎對這個話題饒有興致,重新把距離拉開,盤腿坐在一張半墜不墜的書桌上,反正實際上是在飄浮所以也不要緊。


高尾奇怪地看著他,難道沒常識是帝光出身的毛病?可是聽說赤司明明很會挑日子告白的……「告白當然是要在浪漫一點的日子啊,例如聖誕、生日那些就很好。」


幽靈歪著頭,柔順的紅髮蓋住了他的額頭,但也遮不住他眼裡的疑問,「但要是告白失敗,那浪漫的節日不是變成痛苦的節日嗎?」


「……也沒人在告白之前就預計到會失敗吧?」


「不是有的嗎?」


「什麼?誰?」給他頒一個勇氣獎。


「明知會失敗,還是會挑選理應感到幸福的日子來告白……」幽靈橫手一指,指向那個一臉不忿,失卻往日優雅的紅髮青年,「聽說那個人已經失敗好幾次了。」


一見到幽靈指向的對象,高尾辯解的聲音也心虛了幾分,「那個……」


幽靈也不是想要聽他的答案,許是因為飄著很難控制平衡的關係,高尾眼中的他簡直像是坐不定的左右晃來晃去,托著腮嘆氣的模樣十足一個青春期少年,「問題不是不愛,只是執著於自己的心魔不放手……果然這麼多年也沒有改變呀,綠間。」


亡靈的嘆息把高尾吹得涼飆飆的,但他沒有錯過幽靈今晚首次說出關鍵人物名字的瞬間,忍著入骨寒意追問:「你還在氣他嗎?」


「他?你說綠間?」幽靈挑著眉看他,「我不氣他,只是覺得他活該而已。」


「……什麼?」天帝人設要崩了?


「顯然所有人都愛對我的雙重人格斷個症,不是嗎?」即使活動範圍受困於這棟大樓裡,但初時還是能聽聽別人心裡的話,卻發現人心確實太複雜了。「似乎這樣的病症總會收獲很多同情分,但是沒有人問過我是否需要同情,需要任何幫助,甚至是試圖挽回。」


悔恨似乎是旁人最常產生的情緒,跟他越熟稔的人越是會這樣想。


他何來的遺憾?


赤司征十郎不需要誰的拯救。


如果不是經歷過徹底慘敗就無法成長,那麼給予他失敗的人不可能是出於同情和慈悲,應是抱著非打敗他不可的決意而來。


唯有看不起他的人才會把他的人格缺陷無限放大,對他施予同情,卻忘了他自小和另一個自己相伴,早已得知屬於彼此的命中注定是什麼,換人也好,分裂也好,合併也好,他始終是同一個人。幽靈尤其覺得,佔著軀殼的人始終都是赤司征十郎,也就沒有什麼可惜不可惜的。


作為記憶的亡靈,執意徘徊在這個地方也是因為他自己願意,沒有半點勉強,只要知道完整的自己在外面活得好好的就夠了。


所以,你又何必糾結於過去的被動與遺憾,不去接受早已拋去那些的全新的我呢?


這才是作為記憶殘影的他最想對綠間說的話。






段落四待續

手速破万祁寒寒

【赤黑】应许之日

阿征生快!!

终于对赤黑下手了,嘤。

仆赤出现,一点点all黑。

昨天发的文,早上发现被屏蔽了有点难受。

链接https://shimo.im/docs/u5oePEmKc9MvVG1q/ 

评论区也有。


我赶上阿征生日了不管可恶的lof了!!

昨天吃到了好多赤黑粮,应真真的话真是过年了。

赤黑好吃,打call!!

阿征生快!!

终于对赤黑下手了,嘤。

仆赤出现,一点点all黑。

昨天发的文,早上发现被屏蔽了有点难受。

链接https://shimo.im/docs/u5oePEmKc9MvVG1q/ 

评论区也有。



我赶上阿征生日了不管可恶的lof了!!

昨天吃到了好多赤黑粮,应真真的话真是过年了。

赤黑好吃,打call!!

丘秋球酋长
阿征生日快乐呜呜呜我永远喜欢你

阿征生日快乐呜呜呜我永远喜欢你

阿征生日快乐呜呜呜我永远喜欢你

阿兰大大和蓝昕月

所有黑篮明信片里的所有阿赤

因为作业没完迟了一点

所有黑篮明信片里的所有阿赤

因为作业没完迟了一点

草纸卷卷

【赤黄】 夏天烟火,冬天雪花

-

❉小赤司,生日快乐!!!


冬天雪花 - 赤司征十郎生贺

☆时间线为 winter cup 前

☆赤黄仍未交往设定


冬天夜晚总是来得特别快,刚完成了学生会事务的赤司征十郎离开会议室时发现天已经黑透,甚至下起了雪。


时间是晚上七时,赤司领着洛山一行人准备走出校闸。说起来,今天是十二月二十日,赤司征十郎的生日。由实渕玲央为头,洛山一众了发起生日庆祝会。虽然对这种热闹哄哄的活动并无特别兴趣,身为队长的赤司也不愿拂了大家的好意。


打开大门便有冷空气呼啸而来,今天是寒假前一天,就算是的一向的严于律已的洛山学生也因回家心切,早就鸟散纷飞。


开始那是...

-

❉小赤司,生日快乐!!!


冬天雪花 - 赤司征十郎生贺

☆时间线为 winter cup 前

☆赤黄仍未交往设定


冬天夜晚总是来得特别快,刚完成了学生会事务的赤司征十郎离开会议室时发现天已经黑透,甚至下起了雪。


时间是晚上七时,赤司领着洛山一行人准备走出校闸。说起来,今天是十二月二十日,赤司征十郎的生日。由实渕玲央为头,洛山一众了发起生日庆祝会。虽然对这种热闹哄哄的活动并无特别兴趣,身为队长的赤司也不愿拂了大家的好意。


打开大门便有冷空气呼啸而来,今天是寒假前一天,就算是的一向的严于律已的洛山学生也因回家心切,早就鸟散纷飞。


开始那是很微弱的光,跳动在一叠叠雪花之中。街灯将地面照亮成一圈柔和的淡黄,金黄色的雪花围绕着一个人影纷纷飞舞。

金色的头发。


"凉太?”


从帝光开始,赤司征十郎就意识到黄濑凉太的电波非同一般,常常在篮球部发起千奇八怪的活动。虽然与赤司的家庭教育有所离背,但兴许还是多少有新奇和有趣的。


校闸边的人双手使劲扬扬。


"呀! 小赤司!"


"洛山的各位! 晚上好!"


是独属于黄濑凉太开朗高呼的声音。


赤司加快走近。


"嘿嘿,我刚好有拍摄工作经过洛山,突然醒起今天是小赤司生日,就想着当面祝福一下。"


赤司暗暗揶揄: 那个人又在突如其来的犯傻。


"手机没电了,所以没有通知你。"手中的手机向赤司摇了摇。


赤司挑眼看了看黄濑那一头夹杂雪渣又带点脏乱的黄毛,余光射向雪堆上几个非同一般的高个子雪天使,情不自禁笑出了声。黄濑凉太的确并非那种可以很有耐性的人。


"诶?" 见洛山的队员在一旁等候,黄濑歪头疑问。


"他们正要和我庆祝。"


"呜~~~洛山真好!!还会开生日会!!!" 赤司嗤笑: 好像海常没有在他死缠烂打之下和他一起庆祝一样。


赤司盯着他反覆舔舐的起皮嘴唇,艳红的舌尖在唇珠和下唇之间摸来擦去,倒是很想质问他常常叫嚣的“和大家一起的话就很好”,到底是好在哪。好到可以让他颠簸两个多小时来到洛山,还是可以让他披着漫天大雪守在这裹。


"呼"

黄濑凉太呵出团团白雾企图温暖僵硬得连弯曲都显得困难的发白手指。


"对了! 给。" 黄濑凉太习惯性地弯了弯头,脸颊被冷风吹得红扑扑。


"生日快乐,小赤司!"


"噢! 这裹还有其他人的份。"


"他们悄悄拜托我的啦~" 黄濑凉太意有所指又随即眨眨他那双明亮而湿润的眼睛。


"不要说穿哟~~ 我会很为难的。" 黄濑鼓起腮帮子露出委屈又狡猾的眉眼,装成一付可怜的模样。赤司随手接过纸袋,内裹载满包装纸五花八门但丝带却一模一样的礼物,他甚至懒得指出他言词上的谬误。


"那一早邀请我不就好了?"


"有什么办法……你又不会去。"


他的确无法反驳。


"不过也没关系 ~" 笑容愈发灿烂。 "嘿嘿 ~ 你不去,我来也一样。"


黄濑凉太的眼睛很亮,赤司极容易便能从他澄清的琥珀眸子映出自己。赤司顺手挑拨了下黄濑上翘的眼尾上结成一簌簌的晶莹白雪。黄濑凉太自由得像一声不响的飞鸟,悄悄来了又走。除了扰乱平静无波的天空,什么用处也没有,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蛋糕是豆腐口味的喔~"


"这种蜡烛点起的时候还会唱生日歌! 超级好玩的!" 黄濑凉太笑语盈盈、吱吱喳喳又隆重得仿佛在诉说一个天大的秘密。


黄濑凉太又默默搓起他搅成一团的手。


 "那么我先走啦!" 黄濑凉太探向赤司身后挥挥手 "再见啦! 洛山的大家!"


笑咪咪又悄皮地贴近赤司面颊小声道 “再见~ 小赤司~” 轻轻留下一阵烫人的白烟,无孔不入地钻进赤司心口忽然松脱的缝隙之中。


在一闪将逝的余烟中,赤司瞬间曳紧黄濑的手腕。


"凉太,我要你回答一条问题。"


"嗯?" 黄濑凉太内心有点发虚,暗自希望不是什么期末考成绩之类他根本无从回答的问题。


"你觉得…… 雪融化了之后会是什么?"


"啊??"


"诶~那不就是春天嘛!"

黄濑凉太嘚瑟得擦擦自己的鼻尖,不禁意鸣自得。测验的问题他不敢说,但这种早在几百年前就在网上流传的脑筋急转弯,行走在潮流尖端的模特儿黄濑凉太可是很拿手的。


他只是搞不清楚的是赤司为什么会问,恰恰赤司也搞不明白黄濑跳脱的思维。


赤司轻轻一笑,反手把指尖上的雪放在黄濑凉太拉开了的手心上顺着掌纹揉按,晕开一滴湿意。


"是水。" 然后用食指弹了一下黄濑凉太的额头。


"这么简单都不会?" 赤司噙着一口笑意。


"额??! 这种时候回答 “春天” 应该才是正解吧!" 黄濑凉太嚷嚷。 

"谁会不知雪融化会变成水呀!”


"别把我当成笨蛋呀!"


赤司征十郎好笑地看着不知其解的黄濑凉太,享受他把头搭在自己肩上假哭乱晃。散雪飞扬,暖橙的气息汹涌地扑进鼻腔,赤司趁机用嘴唇蹭了蹭黄濑后颈趴落在他面颊前的碎发。


"礼物我就收下了。"


"凉太也一起来吧。" 我想你来。


很想你来。



黄濑凉太,他不知道、不明白、也不甚理解。


水本是水,曾经冰冻成雪,再后来遇到温暖掌心,又在你的手中化为了水。




-

一个小后续


"那个……小赤司可不可以等我一下?"

"我腿麻了。"

赤司征十郎暗自叹气背向他俯下身。

黄濑凉太急得眼睛乱瞟,目光抓紧不远处的一群人。

"额…那位黑不拉叽的同学!!可不可以背我一下?"

"我? 好—"

"好什么好啦~你个肌肉傻瓜!...额……黄濑君还是让小征背你比较合适哟~♥"

"凉太难道觉得会有我做不到的事情?"

"不……是……"

但是我比你高半个头呀…….


-

小后续二♫ ♪♫ ♪♫ ♪♫ 


"……"

"喂…...黄濑……这个鬼东西到底会响到什么时候呀?"

"哎呀呀~~小太郎…...人家不是跟你说过用词不可以这么粗俗的么?"

"对不起……我也不是很清楚……"

"不如抛到水裹去吧?" 黄濑凉太灵机一触。

"弄坏它应该就不会响了吧?"

"……"

"为什么还……"

"好像不太行……哈哈哈哈…."

赤司征十郎默默从书包掏出剪刀。

 "交给我吧,凉太。"

黄濑凉太如临大敌,赶紧接过剪刀。

"小赤司还是不要碰这么危险的东西比较好哦。"

"生日的人乖乖坐好就可以了。"


黄濑凉太拿起剪刀,

黄濑凉太放下剪刀。

剪刀的作用是什么来着?


"啧。"  "我来吧。"

黛千寻手起刀落剪断了电子蜡烛的电线。

"……"

"哇!!! 好神奇! 小赤司! 这位黛前辈好厉害!"

"……黄濑君??”

实渕玲央话题一转。

"这么简单的事情,我们小征也会。" "对不对呀? 小太郎? 小永?”

"对对对对对!!!!!"

"赤司他没有什么做不到的啦。"

"对对…不愧是小赤司! ♪ "

"我跟你们说哦,小赤司在帝光连续踢了五个棋部……"

……

"所以我为什么要参加这种热热闹闹的活动。""麻烦死了。"



洞了个妖
赶在生日的尾巴(;&acute...

赶在生日的尾巴(;´༎ຶД༎ຶ`)

阿征生日快乐!

赶在生日的尾巴(;´༎ຶД༎ຶ`)

阿征生日快乐!

柒雪啊雪

【赤司征十郎】——收到loft的推送才记起来今天是赤司的生日,赶紧爆肝了这个字章,当做是简陋的生贺吧√

【赤司征十郎】——收到loft的推送才记起来今天是赤司的生日,赶紧爆肝了这个字章,当做是简陋的生贺吧√

天云晓森
垃圾线稿阿征生日快乐末班车

垃圾线稿
阿征生日快乐
末班车

垃圾线稿
阿征生日快乐
末班车

知知贺贺
依然是辆末班车!我征生日快乐呀...

依然是辆末班车!
我征生日快乐呀!!!
我流西装企划x

依然是辆末班车!
我征生日快乐呀!!!
我流西装企划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