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赤坂理子

12537浏览    369参与
给我快乐

补完了,可以安心赴si了🎉

大概要年后再见嘞~

补完了,可以安心赴si了🎉

大概要年后再见嘞~

那个园田道场的啥女婿
终于肝完了呜呜呜呜 是不管什么...

终于肝完了呜呜呜呜


是不管什么日子永远在拌嘴的三理


原谅我真的不会弄背景55555😭😭😭

希望这对小两口今天可以过一个愉快的七夕吧嘿嘿嘿嘿

终于肝完了呜呜呜呜


是不管什么日子永远在拌嘴的三理


原谅我真的不会弄背景55555😭😭😭

希望这对小两口今天可以过一个愉快的七夕吧嘿嘿嘿嘿

俗.

[三理]答应我,忘记我

    青春的爱,有始无终;说好的誓言,被生活抛下了船。你还好吗,我的少年?

    夏蝉在暑气中叫嚣着,像那些卒业的不良一样,消磨着用不完的精力。可是蝉先生每年夏季都工作,身边早就物是人非了……

    “有什么打算吗,三桥。” “我吗?还没想好呢,不过伊藤你怎么办?” “我打算好了,只要能去一个离京子近的地方就好。” “诶~这也叫打算吗,真是敷衍呢。”两人相对无言,“理子是考上东京大学对吧,听她说后天就坐车走呢,你起码去送行吧…”

    三桥感到心脏刺痛,又一次的归咎在夏季难...

    青春的爱,有始无终;说好的誓言,被生活抛下了船。你还好吗,我的少年?

    夏蝉在暑气中叫嚣着,像那些卒业的不良一样,消磨着用不完的精力。可是蝉先生每年夏季都工作,身边早就物是人非了……

    “有什么打算吗,三桥。” “我吗?还没想好呢,不过伊藤你怎么办?” “我打算好了,只要能去一个离京子近的地方就好。” “诶~这也叫打算吗,真是敷衍呢。”两人相对无言,“理子是考上东京大学对吧,听她说后天就坐车走呢,你起码去送行吧…”

    三桥感到心脏刺痛,又一次的归咎在夏季难忍的暑热,想打人的冲动(怪自己怎么没考到东京去,怪理子怎么这么快就走,怪毕业得太快,就连一次拥抱也…)“走就走呗”,装作无事地耸肩,迅速地转换话题。

    今天,她要走了。三桥盯着钟,心中莫名的失落和空荡,想冲动一把却又不知能为她做什么。‖“这孩子今天怎么了,起个大早看钟嘴里还念念叨叨的…”三桥麻麻对他爸细声抱怨着……三桥余光看到已重复多少年的场景,老妈给老爸系着领带,絮絮叨叨地叮嘱着注意事项,老爸嘴上似不耐烦地回复,望向妻子的眼神像极了理子看他的眼神(也许在多年前,老妈眼中也有星河)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又说不清。跑出家门,不知目的地。他的唯一目的只是那个叫赤坂理子的女孩。

    三桥赶到时,她已经上车了,带走了某人的心和梦想。

    他们最后的对视在一秒内开始、结束,连同青春的尾巴,一齐埋葬。

    答应我,忘记我——三桥赠眼中有星光的理子


 


    文笔粗糙,还请见谅


二十
随便玩玩… 谢谢太太的图|˄&...

随便玩玩…

谢谢太太的图|˄·͈༝·͈˄₎.。oO


我一个开久女孩磕三理伊京真是太美好了

(最后我一直以为是琼木老师现在我定睛一看orz

随便玩玩…

谢谢太太的图|˄·͈༝·͈˄₎.。oO


我一个开久女孩磕三理伊京真是太美好了

(最后我一直以为是琼木老师现在我定睛一看orz

先の山は風で越える

【三理】また今度-下

1. 日劇《我是大哥大》衍伸

2. 三橋貴志X赤坂理子

3. 最終回擊敗相良後,不知道是否有撞梗請見諒 (合掌)

4. 原本是昨天要更但是不小心睡著了XD


-


吃過飯後,乖巧懂事的理子主動表示要留在廚房幫忙清洗碗盤,而三橋貴志則被母親以傷兵為由趕進了房間。


「理子ちゃん,不好意思讓你幫忙。」

「不,這是應該的。」

「等一下再麻煩你端茶上去……」

「沒問題。」理子笑道,手上的動作仍未停下。

「理子ちゃん真是個好孩子呢,跟我們家貴志完全不一樣。」三橋的母親與她在水槽前並肩,一邊誇讚身邊這位所謂『別人家的小孩』。

「...

1. 日劇《我是大哥大》衍伸

2. 三橋貴志X赤坂理子

3. 最終回擊敗相良後,不知道是否有撞梗請見諒 (合掌)

4. 原本是昨天要更但是不小心睡著了XD


-


吃過飯後,乖巧懂事的理子主動表示要留在廚房幫忙清洗碗盤,而三橋貴志則被母親以傷兵為由趕進了房間。


「理子ちゃん,不好意思讓你幫忙。」

「不,這是應該的。」

「等一下再麻煩你端茶上去……」

「沒問題。」理子笑道,手上的動作仍未停下。

「理子ちゃん真是個好孩子呢,跟我們家貴志完全不一樣。」三橋的母親與她在水槽前並肩,一邊誇讚身邊這位所謂『別人家的小孩』。

「三……貴志同學也是個很棒的人的。」理子下意識回應,差一點又喊出三ちゃん這個稱呼。

但對方很顯然早就捕捉到了她想隱藏的這一點——

「理子ちゃん,你平常是用『三ちゃん』喊貴志的呀?」三橋的母親笑著說,「剛才吃飯的時候你就喊過了喔。」

輕輕「啊」了一聲,理子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聽見身旁的聲音繼續說:「三ちゃん啊……真可愛呢。」


接下來的時間,兩人稍稍沉默了一會兒。

大約幾分鐘之後理子才開口問出她一直有點在意的事情:「那個,阿姨……你們為什麼沒有問我或是三ちゃん他今天去哪裡、做什麼呢?」

「嗯?」對方一聽,掛著微笑回了一聲,「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三ちゃん受了這麼重的傷……我還跟著回來。難道叔叔跟阿姨真的一點疑問都沒有嗎?」

「這個啊,」三橋的母親輕聲笑了出來:「聽到你是理子ちゃん,我們就完全明白了。」

理子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抬頭望向她。


*


三橋貴志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大約過了半個小時。

這三十分鐘內,他一下躺在床上發呆,一下又坐到地板上,一下從櫃子裡拿出漫畫來看,但沒翻幾頁又將它隨手扔在桌上。

重複幾次這些動作,在他感覺自己的右手好像又開始隱隱作痛的時候,聽見房門被敲了兩下。

接著傳來那個熟悉的聲音——

「三ちゃん?我可以進去嗎?」

三橋一聽,猛然從自己床上蹦起,一時之間躺也不是、坐也不是,就這麼站在床邊,嘴裡胡亂地應聲:「喔、喔喔……!

過了幾秒,對方又說:「三ちゃん……可以幫我開門嗎?」

他聽話的打開門板,見到赤坂理子端著托盤,放了兩杯泡好的茶和一些點心。


「哎……原來三ちゃん的房間是這樣的啊。」

在把托盤放到三橋的桌子上,理子語帶新鮮地四處張望,「……挺整齊的嘛。」

「那當然,」他哼了一聲,「我可是千葉最強的三橋大人。」

「這跟這有什麼關係啦。」理子笑道,把其中一杯茶遞了過去,「來,三ちゃん。」

三橋伸出左手接過,「我媽真是的……她沒有說什麼多餘的話吧?」

「多餘的話?比如說什麼?」

「……」他望著她那雙曾被自己用滿天星空來形容的眼睛,被她問得一時語塞。

理子仍直直看著三橋。


過了一會兒,她見他遲遲不回答,也沒有多說什麼,走到桌邊端起托盤上另一個杯子,嚐了一口杯中的茶。

「三ちゃん。」

「幹嘛?」

「謝謝你。」理子輕輕笑著說,「我只是想說這個。」


啊啊,又來了。

三橋眨了眨眼,深刻地感受著,那種熟悉的、讓胸口浮躁不已的躍動。

這個女人總是這樣,但他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三ちゃん,你怎麼不說話?」

「啊?」他回過神,「我、我是在想,我都傷成這樣了,理子你既然要感謝我的話,怎麼可以口頭說說就算了。」

「……你不是才說這點傷算不了什麼嗎?」理子無奈地嘆了口氣,「我知道了啦,請你去咖啡店吃東西就行了吧?」

像是打發他的語氣使三橋湧生一股莫名的不甘,對方話才剛說完他便立刻回道:「一星期。」

「什麼?」

「我說的是,」三橋靠近了她一點,「你要請我一個星期的份。」


理子一聽,忽然愣了一下,沉默了一會兒這才回道:「三ちゃん你的意思是……你要跟我去咖啡店去一個星期嗎?」

「……!」三橋的表情停滯了一秒,硬著頭皮開口:「是、是你要請我,當然要去啦。」

她聽了這話,又一次笑了出來。

「好,我知道了。」

「真的?」

「不是三ちゃん你這麼說的嗎?怎麼又問我……」理子抱怨道,「啊不過連續一星期的話會被我爸爸罵的,而且我也沒有那麼多錢。」

「這種事我當然知道……」接過她的話,三橋正想再多說點什麼,對方卻像是忽然想到什麼一般敲了一下手掌。

「啊!」

「怎麼了?」

「我該走了。」理子抬頭看著時鐘,「太晚回去我爸會生氣的。」

三橋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指針的方向顯示快到晚上九點。

「已經這個時間了啊。」窗外早已一片漆黑,他回頭望了她一眼,「你要一個人回去?」


雖然說如果是理子,應該也不太需要擔心遇到什麼事的狀況,她的能力他很清楚。

但他就是忍不住想起那個戴著頭盔和金屬球棒的新生,還有相良——她被相良帶走甚至是當天早上才發生的事情。


「啊,我剛剛打過電話請我爸爸來接我了。」理子說道,「他之前也擅自跑到這裡來打擾,真是不好意思。」

「……是嗎?」

三橋甚至想過,如果理子的回答是「對」,他的回應也許就是——

「那我就不用去你家跟你爸解釋『不是我帶你回來,而是你自己跟著我過來』這件事了吧?」


理子睜大了眼:「三ちゃん……」

「總、總之!」三橋打斷她的話,「明天見。」

「……嗯,明天見。」

她把杯子裡剩下的茶喝完,放回托盤上,說完一邊起身。


「喂,理子。」

她回頭望向他。


「下次吧,」三橋撇過頭,「你……下次再擅自跑來我家的話,我之後再去跟你爸解釋。」

「嗯。」理子笑著回答,「三ちゃん不去跟他講清楚的話,爸爸又會生氣的。」


END



おまけ

「蛤?你今天也要跟理子去約會?」

「就、說、了!才不是約會,是她答應要請我的。」

「嗯——是嗎?」

三橋這傢伙真的是笨蛋耶。那不就叫做約會了嗎。

柳絮池塘淡淡风

【三理】Transaction

🌸宗教pa,三桥的性格有点偏差

🌸补充设定,三桥是战斗力天花板

🌸修女理子×恶魔三桥

🌸文章里面和宗教相关的都是我瞎扯的

🌸滴滴滴,这里是一串神秘代码:976663250,有兴趣的孩子们进来玩呀

🌸想要评论想要评论想要评论

———————————————————————

她们说,恶魔是邪灵,主宰着黑暗力量。

她们说,不可以和恶魔进行交易,​恶魔会夺走你最珍爱的东西,甚至是灵魂。

她们说,​也许十字架和圣水可以救你一命。

***

​神父对理子下了禁令,禁止她出入后院。

​神父你不能把他关押起来。

理子跪坐在地上,双眼因为哭泣变得红肿,脸上也满是泪...

🌸宗教pa,三桥的性格有点偏差

🌸补充设定,三桥是战斗力天花板

🌸修女理子×恶魔三桥

🌸文章里面和宗教相关的都是我瞎扯的

🌸滴滴滴,这里是一串神秘代码:976663250,有兴趣的孩子们进来玩呀

🌸想要评论想要评论想要评论

———————————————————————

她们说,恶魔是邪灵,主宰着黑暗力量。

她们说,不可以和恶魔进行交易,​恶魔会夺走你最珍爱的东西,甚至是灵魂。

她们说,​也许十字架和圣水可以救你一命。

***

​神父对理子下了禁令,禁止她出入后院。

​神父你不能把他关押起来。

理子跪坐在地上,双眼因为哭泣变得红肿,脸上也满是泪痕,​声音嘶哑却依然坚定。

​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你没有理由,没有理由。

她抬头去看神父,那个她曾很尊敬的男人。

现在神父的眼神像极了在看待那些前来告解的人,如同在看一只陷入沼泽的羊羔,怜悯地看着它一点一点被泥污吞没,装作摇头叹气,心里担心着自己的白袍有没有粘上泥巴。

连他身后的大天使​雕像都变得面目可憎起来。

​理子你明白的,他存在着便是一个错误……

我会把他救出来。

理子听见她的声音打断了神父的话语,我会不择手段地把他救出来。

神父愣了几秒,又转过身背对着理子继续说,如果你真的这样做,那就不是禁足这么简单了,理子我答应过你父亲,会好好照顾你,我不想他回来后见不到自己的女儿。

太阳慢慢从东边升起,光透过教堂的玻璃折射进来,把教堂分割成两块,一半是光明,一半是黑暗。

穿着黑色修女服的少女跪坐在阳光之下,而白袍男人仍处于黑暗之中。

理子说,神也在看着你啊神父。




理子披了件外衣,轻轻打开一条门缝,仔细确认没有人后出了房间。

神父的禁令让她无法光明正大地靠近后院,但在夜色的掩护下能做的事有很多。

穿过长长的走廊就到了后院,绕过后院中央废弃的喷泉可以看到一间上锁小屋。

理子拿出从贝蒂修女那偷到的一大串钥匙,借着月光一把一把的尝试,试到第四把时铁锁咔哒一声响,木门被打开了。

那是一段延伸入黑暗的楼梯,楼梯的尽头是另一扇上锁的木门,门的后面是修道院的地窖,也被神父用来关押恶魔三桥。

可理子没有找到打开这扇门的钥匙。

翻遍了整个教堂、整个修道院,都没有。

理子趴在门上,把耳朵贴上去,听不到任何声音,确切的来说,是根本没有声音。

不可能,这不可能,他可是恶魔啊,怎么会一点声响都没有。

三酱,三酱。理子一遍遍地呼唤。

三酱你能听带我的声音吗?

三酱你等着我啊,我会把你救出来的,我会找到那把钥匙的。

三酱你说句话啊……

绝望、无助、和悲伤把理子揉碎了,与喜欢的人一墙之隔,呼唤得不到回应,担心他的安危,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慌乱,无措,一切都是她的一时兴起造成的。

理子的声音逐渐哽咽,她靠着木门慢慢滑坐在地上。





地窖里没有一点光亮,但三桥能清楚地看见被奇奇怪怪的咒文画满的墙壁。

三桥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这个神父就是个半吊子,不对,是比半吊子还差劲,乱七八糟的咒文没一个是正确的,就他这样还想困住一个恶魔。

半圆形的地窖中央有一根十字架形状的柱子,十字架上的恶魔三桥躯干被铁链紧紧绑住,双手双腿被铁钉牢牢钉死。他的左胸上有大一块灼烧过后的伤痕。

这个地窖让三桥感到最意外的就是隔音效果了,恶魔的听力都不能听见外界一点声响,可能是某一条咒文碰巧带来的附带效果。

好——无——聊——啊——

被钉在柱子上对三桥来说就是酷刑,精神折磨。

突然之间地窖里亮起一道白光,从白光里走出一个人,光亮把来人的影子投影在墙上,那影子和天使雕塑的轮廓一模一样,一对丰满的羽翼。

“伊藤你也太慢了吧,居然现在才找到我。”三桥吊儿郎当地说,显然对伊藤的出现并不吃惊。

“我刚从京子那赶回来,怎么可能那么快,而且你不是没事吗。”伊藤环顾四周,仔细看了看墙上的咒文,又伸手摸绑住三桥的铁链,迷惑地说:“……这些东西怎么把你困住的。”

“对吧,你都知道的事那个老混蛋却不懂,连圣水都不是纯净的,还想把我封印起来,除了有点烧伤我什么事都没有。”三桥的语气里透着一股“那人是傻子”的意味。

“那你为什么不逃出去?”

“啊——伊藤,恶魔当久了总要给自己一个休息的时间……”

“是因为那个女孩吧?”伊藤一针见血。

“……”

沉默里包含了很对,不愿回答和不知道怎么回答。

“是因为如果反抗的话那个女孩会受到伤害吧?”伊藤继续补充。

三桥眼神飘忽,企图用音量掩盖自己的慌张,“怎、怎么可能!就、就她那种眼睛里有星星的女人,我为什么要救!我只是太累了想休息一下!”

“算了算了,先不说这个,开久那边的人过几天可能要来找麻烦,”伊藤用脚踢了踢十字架,“现在你被绑在这,我一个人可招架不来。”

“什么开久的人要来?”三桥的五官突然变得扭曲,嘴角快咧到耳后根,“那正好啊,我还省了些力气,伊藤这件事你不用管了。”

“……你不会又要做什么卑鄙的事了吧?”





快一点,要再快一点。

理子奔跑在通往后院的长廊上,风在耳边呼啸。

因为战乱而出现的强盗杀手一类人物已经屡见不鲜,但理子真没想到强盗会趁夜色进入自己的村庄,也许当她因失眠而发呆,从窗户看见村子另一头的点点火光时,就该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所有人都乱作一团,收拾好自己的财物准备逃跑,神父却消失不见了。理子发现他不在房间内,还带走了修道院里一半值钱的东西。

路过的小修女劝理子不要在管其他事了,逃走才是最重要的,不然强盗闯进来人命都没了,但理子拒绝了。

不行,如果现在逃走了,那村民们该怎么办,大家该怎么办。

理子跟父亲学过体术,可她手无寸铁,一个人很难对付一群身强体壮的男性,所以必须拥有更强大的力量,或者……

​更强大的人。

理子喘着粗气,又一次站到了这扇地窖木门前。

既然没有钥匙,那只能用其他办法强行进去。

​理子长呼一口气,平复好心情,退后几步,助跑,一个飞踢落在木门上,部分木板随着灰尘掉在地上,散发着腐臭味,裂开一个刚好可以让人通过的口。

​理子钻了进去,地窖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理子只能带着试探性的、颤抖地叫了一声三桥的名字:“三酱?”

两秒后得到了回应。

“理子。”

​“三酱……”理子寻着声音跑过去,眼泪接受了地心引力的召唤,哗啦哗啦流下来,在距离十字架还有几步远时腿一软,跌坐在恶魔面前,“三酱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恶魔看得很清楚,他看见女孩在哭泣,看见她笑着用手心擦掉眼泪:“我可是三桥啊,那个老混蛋的东西怎么可能伤的了我。”

​“那么理子,你为什么要来找我。”恶魔低声说出蓄谋已久的这句话。

​当然是为了救你……不对。理子这才意识到这个被绑起来的男人不止是三桥,他还是恶魔。

之后要说的话,一旦说出口就收不回来了,可她没有其他选择,修女们的告诫也不能阻止她。

眼睛里盛满星星的少女虔诚地说:“我想求你救救大家。”

“哦?理子,你这是在请求我吗?”恶魔的低语里充满了蛊惑,“和恶魔做交易,可是需要报酬的。”

“我明白,但我一定要和你做这笔交易,什么代价我都可以接受。”

​恶魔桀桀的笑声回荡在整个地窖,连尘土也跟着一起颤抖。

“这可是你说的。”

绑住身躯的铁链化为粉末,消失在空中,四颗铁钉从他的血肉中脱离,掉落在地上,十字架被突然出现的火焰烧毁,一瞬间变成了灰烬。

​他漂浮在空中,额头两边渐渐鼓起两个包,山羊角突破了皮肤从中冒出,脊柱中央生长出一对薄薄的蝠翼。

他是恶魔,是邪灵,是能够吞噬光明的生物。

人类敬畏他又惧怕他,只要是他想得到的,一句话便能让人双手奉上。

恶魔挥动着蝠翼飞到少女身前,​向她伸出一只手。

“再给我做一次饭吧,理子。”三桥这样说。​

———————————————————————

🌸因为感觉可写的东西还有很多(?)所以如果大家喜欢的话会写个小番外(这个人又挖坑了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ᵕ •。`) ♡

那个园田道场的啥女婿
深夜快乐丢人 反正没人看嘻嘻...

深夜快乐丢人 反正没人看嘻嘻 


论有生之年我可以在正片中看到三理表白吗😭😭😭


【为什么我永远画不好这小两口啊呜呜呜我自裁

深夜快乐丢人 反正没人看嘻嘻 


论有生之年我可以在正片中看到三理表白吗😭😭😭


【为什么我永远画不好这小两口啊呜呜呜我自裁

先の山は風で越える

【三理】また今度-上

1. 日劇《我是大哥大》衍伸

2. 三橋貴志X赤坂理子

3. 最終回擊敗相良後,不知道是否有撞梗請見諒 (合掌)

4. 不小心寫太多了分一下篇章,下篇預計七月內會更(八月會是生賀所以ry)


-


身為擊敗過黑道少主的軟葉高校老大,三橋貴志其實是有相當的自信無論面對什麼樣的狀況都能夠冷靜以對。

也就是說,此刻對他而言,也許算是比單槍匹馬面對黑道的那一晚還要令他不知所措。


地點是在三橋家的餐桌上。

明明是在自己的家裡,他卻不斷感到莫名的焦躁……好像有什麼東西卡在胸口一般,吐不出也吞不下。他的眼睛在面前整齊擺放的飯糰和桌上的...

1. 日劇《我是大哥大》衍伸

2. 三橋貴志X赤坂理子

3. 最終回擊敗相良後,不知道是否有撞梗請見諒 (合掌)

4. 不小心寫太多了分一下篇章,下篇預計七月內會更(八月會是生賀所以ry)


-


身為擊敗過黑道少主的軟葉高校老大,三橋貴志其實是有相當的自信無論面對什麼樣的狀況都能夠冷靜以對。

也就是說,此刻對他而言,也許算是比單槍匹馬面對黑道的那一晚還要令他不知所措。


地點是在三橋家的餐桌上。

明明是在自己的家裡,他卻不斷感到莫名的焦躁……好像有什麼東西卡在胸口一般,吐不出也吞不下。他的眼睛在面前整齊擺放的飯糰和桌上的配菜之間來回游移,不知道該怎麼抒發這份煩人的心情。

對於三橋如此不同於平時的狀態,在場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卻像是完全沒注意到似的,在這樣的情況下人類的忍耐力顯然跟著降低許多——碰地一聲,三橋終於受不了的放下拿在左手上半天卻半口也沒動的飯糰,忍不住衝著坐在自己旁邊的人開口。


「……所以說,為什麼理子你就這樣自然地在我家吃飯了啊!」


*


事情要從這一天稍早說起。

開久高校的番長相良猛為了發洩自己的怨氣,分別綁架了早川京子、赤坂理子用以威脅三橋和其搭檔伊藤真司,把兩人個別約至不同的工廠找人挑事。

為了不讓成為人質的女孩受到傷害,三橋和伊藤除了以自己的肉身去擋之外幾乎毫無攻擊的餘地,若不是片桐智司及時趕到,教訓了圍毆伊藤的開久學生們一頓,伊藤也無法趕往另一處解救三橋和理子。


一向以聰明卑鄙的手段著稱的三橋貴志,幾乎是第一次,如此傷痕累累地出現在他們眼前。

他站在理子身前,雙手護在她身側,動也不動地吃下了相良往他背上的每一道攻擊。

伊藤抵達的時候,看見的就是這個畫面。

他趁相良的注意力放在兩人身上之時,伊藤從旁給予他最後一擊,將對方打倒在地,三橋的身子這才鬆懈下來。

而後他們和順利脫困的京子、從醫院逃出來的今井谷川合流,再一同前往醫院。


比起雙手骨折的伊藤,三橋雖然外觀看起來相當慘烈,治療卻比他所想的更快結束。

他前腳才剛到走廊上,便看見理子站在門口等他的身影。

「三ちゃん!」

「喔,理子。」

「你……還好嗎?」她想起他被血染的右手,語氣裡滿溢的擔心。

「嗯?這點小傷而已,沒事啦!」三橋擺出不在意的臉,「肚子好餓,我要回家吃飯了。」

理子望著他,點了點頭:「嗯,那我們走吧。」


離開醫院,兩人並肩往三橋家的方向而去。

時間已經是傍晚,三橋從早上收到相良那封信到現在一點東西都沒吃,使他沒有什麼餘力思考其他事情。

但顯然他的直覺沒有被飢餓感影響,越走越覺得不對,接著不自覺停下腳步。

「怎麼了嗎?三ちゃん。」

「……你幹嘛跟著我啊?你家不是要從那邊轉過去嗎?」他看著面前的女孩,疑惑地問著。

理子一聽,微微低下頭,表情略帶歉意:「三ちゃん會傷成這樣,我想我也有責任……所以至少今天讓我送你回家吧!」

「本大爺才不需要你送我回去……喂等等你在聽嗎?!」三橋哼了一聲,卻沒想到語句才剛落下,女孩便毫不猶豫一把拉起他的左手。


「快走吧,三ちゃん。」理子在夕陽之下笑得很開心。

三橋看著她的臉,一時之間什麼話也說不出口,就這麼被她牽著繼續踏上歸途。


直到兩人抵達三橋家門口,理子這才放開握著他的手,三橋沉默了幾秒,拉開自家大門。

「貴志?你回來啦!你今天是不是翹……嗯?」

伴隨拉門的聲音,母親像是毫無間隔的話語隨即撲面而來,三橋貴志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回應,便看見母親來到了玄關。

「……我回來了。」像是刻意打破沉默一般,他有些僵硬地開口。

「這位是……」

面對三橋的母親,理子的語氣顯得有些緊張:「阿姨您好,我是三……啊,我是貴、貴志同學的朋友赤坂理子。」

就差一點點,那她平時喊慣了的親暱稱呼就要脫口而出。

「啊,啊——原來你就是理子ちゃん嗎?」母親一聽,臉上的表情明亮了起來,眼神在自家兒子和理子之間來回移動,「就是那個眼睛閃、」

而三橋一見苗頭不對及時打斷道:「別說那些多餘的話啦!」

「閃?」理子不解地發問。

「……你聽錯了!」


「總之,難得理子ちゃん都來了,不如留下來一起吃晚飯吧?」


*


「因為阿姨都說難得過來,爸爸也答應了……」理子眨著眼睛,有些不解地答道。

在答應留下之前,理子借用了三橋家的電話撥回家,徵求她的父親——赤坂哲夫的同意。


是由於自己母親的那一句話的緣故,赤坂理子現在才會坐在他旁邊。三橋貴志知道的很清楚,但他就是對此感到不自在。

也許是父母看似過於殷勤的招呼,讓他忍不住隨時警戒著他們是不是要講出什麼多餘的話。

又或許是他覺得這個場面有些不可思議,明明自己之前也是毫無預警跑到赤坂道場去吃晚餐。

說起來理子這傢伙的老爸幹嘛允許她女兒在三橋家吃飯啦!


「三ちゃん,你不吃嗎?」

聽見理子的問話,三橋從內心的吶喊之中回過神:「啊?要、要啊,我哪有不吃……」

他說完用左手拎起一顆飯糰咬下,他這才稍微冷靜下來。

因為右手受傷無法拿筷子的緣故,留下吃飯的理子在幫忙準備添飯的時候向三橋的母親提議把白飯捏成飯糰,讓三橋在吃的時候方便許多。

他原本以為,自己受傷這麼重又一整天沒去學校上課,父母會在飯桌上詢問自己或是理子其中緣故,但一直到結束這一頓漫長的晚餐,他的父母卻一點也沒有提起這個話題的意思。

這讓三橋著實鬆了口氣,卻湧上一股不知道該怎麼說的違和感。


TBC

东野茶茶猹

竹娶·初遇

☆ooc警告!
☆青梅竹马爱恋(?其实我只是想看三桥叫理子姐姐。
☆竹取物语✔(所以你们猜猜是刀还是糖呢?
☆感谢阅读。
☆过几天我就写下半部分。
_
从那天开始过去多久了呢?三桥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心爱的女孩已经离自己远去了。
_
宁静的乡下村落,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和谐而又舒适。清脆的鸟啼回荡在林间,蜿蜒的溪流水一点一点地滋润着这片土地。热情友善的农人们播种着这一年要收获的农作物,田野里四处是嬉戏追逐的小孩子。
正值夏日。
与父母一同到乡下避暑的三桥,本以为这会是个令人无聊的假期,却没有想到他会在这里遇到属于自己的那位“格力高小姐”。
_
喧闹的蝉声萦绕在三桥的耳畔,他想甩都甩不掉。没有风扇...

☆ooc警告!
☆青梅竹马爱恋(?其实我只是想看三桥叫理子姐姐。
☆竹取物语✔(所以你们猜猜是刀还是糖呢?
☆感谢阅读。
☆过几天我就写下半部分。
_
从那天开始过去多久了呢?三桥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心爱的女孩已经离自己远去了。
_
宁静的乡下村落,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和谐而又舒适。清脆的鸟啼回荡在林间,蜿蜒的溪流水一点一点地滋润着这片土地。热情友善的农人们播种着这一年要收获的农作物,田野里四处是嬉戏追逐的小孩子。
正值夏日。
与父母一同到乡下避暑的三桥,本以为这会是个令人无聊的假期,却没有想到他会在这里遇到属于自己的那位“格力高小姐”。
_
喧闹的蝉声萦绕在三桥的耳畔,他想甩都甩不掉。没有风扇,没有电视,只有满天的绿色与蓝色交融在一起。有些无聊了。他嘟囔一声,心里烦得慌,便独自一人逃了出去。其实,他也没跑多远。就离家不远的小溪旁,自己一人在旁边闷坐着。
小溪原来不应该会这么冷静,可好巧不巧,今天是村子里的花火祭。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去帮忙了,连孩子们都不例外。三桥的父母也去了,作为来到这里的客人,他们觉得自己有必要出一份力。
溪流的声音不响,伴随着稀疏的鸟鸣,给人却带来了一股宛如摇篮曲的安适感。三桥觉得热了。于是他脱下自己的鞋子,将脚浸入了溪水里。
溪水很凉,恰到好处的缓解了三桥的烦闷。他顺势躺在了地方,合上眼睛,静静的听着周围的声音。听说,这溪水是雪山上的积雪融化而成的,长泡能疏解压力,缓解心情。在不知不觉中,他睡着了。
_
恍惚之间,他好像听到了一个声音。一个很温柔的声音。“醒醒啦,再这样下去会着凉的。”三桥迷迷糊糊的睁眼去看,她正微笑着看着他。“呼,天都黑了。你不去看烟花吗?”她带着洋溢着的笑意,轻轻地吐出那句话,也轻轻地敲在了三桥心上。“烟花?”他揉揉自己的眼睛,脑子一直还没有转过来劲。
“要让我带你去看吗?”“嗯。”坚定而又懵懂的说出了答案。于是,她帮他穿好了鞋子,整理好衣服,再牵着他的手,领着他去祭典。
那天晚上,所有看烟花的人,只要留心点的话,都能看到一个半大的女孩子牵着另一个同样不大的男孩子的手,站在观赏烟火最好的地方,看完了整场烟花秀。
_
第二天,不记得自己怎么回到家的三桥努力回想起自己的记忆,然后在记忆中找到了她。他又一次地跑了出去,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应该知道她在哪。
微风吹过竹林引起一片哗哗的声响,刺眼的阳光穿不过这片茂密的林海。三桥往竹林的深处走了走,一栋竹屋便渐渐浮现在眼前。她站在门口,整理着刚砍好的竹子。“理子姐姐。”她回头望去,正好看到三桥。
对上理子的目光,三桥刚好看到一个灿烂的笑容。
理子是三桥来到这里第一个认识的人。那天,他随着父母刚安顿好住处,便按捺不住性子,偷偷地跑出去玩。还没跑出去几步路,就遇上了来送竹笋的理子。
村子里人热情,他们对待客人,就像对待自己最好的朋友般。赤坂家是附近离三桥家最近的,赤坂家的理子也与三桥的年龄差不多,于是就让小家伙来送礼物,顺便再交个朋友。
当然,礼物要是送多了,对方也会不好意思的。于是,三桥妈便派出三桥,拿上从城市里带来的零食,去回访理子家。
一来二去,两家人的关系就渐渐熟络了起来。而因为理子比三桥大这么两三岁,所以“理子姐姐”这个称呼也被三桥叫开了。
_
月夜。
皎洁的月光如水一般倾注到院子里,理子和三桥坐在地板上,旁边放在切好的西瓜与凉茶。看着夜空中的月亮,理子不经意的问三桥。“你听说过竹取物语吗?”他摇了摇头,拿起一片西瓜,准备开吃。他知道,她会继续讲下去的。
“从前,有一对老夫妻。他们以砍竹子和卖竹制品为生。有一天,老公公照常去竹林砍竹子。砍着砍着,他突然看见一棵竹子上发出了金光。老公公以为里面有宝物,便砍掉竹子一探究竟。结果,里面竟然是一个特别小的婴儿。老公公很惊奇,但他认为这是上天所赠与他的宝物。于是,他用自己的衣物裹住了婴儿,带回了家。自从有了这个小孩子,每次老公公去砍竹子时,都会从竹子中获得金子,那些金子足够养活一家人。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流逝,孩子也越长越漂亮,漂亮到整间屋子都因为她而有了光辉。老公公看孩子也大了,便打算为她取一个名字。于是请了一位有名的人来为孩子取名。那人见孩子如此之漂亮,就取名为“辉夜姬”。寓意为“夜晚也照耀着光明”。
“取了名字后,老人便大摆宴席,请了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人来演出。附近的村庄里的男女老少都可以来参加宴会。而宴会也一直持续了好几天。辉夜姬的美貌也在这一次的宴会上一传十,十传百。天下的所有男子,无论富贵或贫贱,都想娶到辉夜姬作为自己的妻子。他们只是听到辉夜姬其人,就已心里的欲望之火熊熊燃烧,希望哪怕只见一面也好。
“可惜,没有一个人能够看到辉夜姬的容颜,他们苦思冥想都找不出办法去瞧上一眼辉夜姬。但是,五个有名的人来求婚了……
还没等理子说完,三桥就已经抱着还没有啃完的西瓜,躺在凉席上睡过去了,不时还发出几声鼾声。她无奈地看着睡姿糟糕的他,噗呲一下笑出了声。虽然笑是笑了,但她还是贴心地将三桥的被子盖好,向三桥妈妈道了别,再自己一人迅速地回了家。
_
幸福的时光不会太长久,不是吗?
一转瞬,假期也便到了尽头。三桥要与父母一同离开了。临行前,理子找到三桥,送给他一份自己所做的礼物。
“等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后半段的故事啊。”“嗯。我等着你。”
在回家的电车上,他打开了那份礼物,里面是一段编织好的红绳。

邶溟✨

呛呛--‼️‼️‼️‼️各位爱三理的姐妹看过来!!
我们第二波群宣来乐!!满160(158/160)
人集体开粮仓-----!!!心不心动!!心动就快加群吧!!!我们不介意窥屏,不介意长弧,来了就是姐妹!!!!
(੭ु ›ω‹ )੭ु⁾⁾♡
群内神仙太太超多这里暂时不一一艾特了!!我们集结了三理圈的半壁江山【什】想勾搭太太的速来速来速来(碎碎念)

呛呛--‼️‼️‼️‼️各位爱三理的姐妹看过来!!
我们第二波群宣来乐!!满160(158/160)
人集体开粮仓-----!!!心不心动!!心动就快加群吧!!!我们不介意窥屏,不介意长弧,来了就是姐妹!!!!
(੭ु ›ω‹ )੭ु⁾⁾♡
群内神仙太太超多这里暂时不一一艾特了!!我们集结了三理圈的半壁江山【什】想勾搭太太的速来速来速来(碎碎念)

俗.

[三理]多年前的我们

    仅为纪念今年毕业的本人和从未露出踪影的爱情。


    已是黄昏,三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伊藤忙着去约会,知会理子一声后,匆忙赶去咖啡馆。等理子过来时,夕阳透过玻璃洒在教室里,像漫画中的场景。理子轻轻走到三桥旁边,感受到少年灼热的呼吸,不知不觉就靠近,再靠近。脸颊的距离不过一厘米,她迟疑了。

    在犹豫之际,忍不住的三桥用手扣住理子,主动贴上软唇:这感觉太tm好了!!!一边懊悔没有早些动手,一边把理子慢慢搂进怀里,引她坐在腿上。双手从肩上滑落,一只俯卧着理子的细腰,顺便把他的女孩禁锢在怀里,...

    仅为纪念今年毕业的本人和从未露出踪影的爱情。


    已是黄昏,三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伊藤忙着去约会,知会理子一声后,匆忙赶去咖啡馆。等理子过来时,夕阳透过玻璃洒在教室里,像漫画中的场景。理子轻轻走到三桥旁边,感受到少年灼热的呼吸,不知不觉就靠近,再靠近。脸颊的距离不过一厘米,她迟疑了。

    在犹豫之际,忍不住的三桥用手扣住理子,主动贴上软唇:这感觉太tm好了!!!一边懊悔没有早些动手,一边把理子慢慢搂进怀里,引她坐在腿上。双手从肩上滑落,一只俯卧着理子的细腰,顺便把他的女孩禁锢在怀里,另一只安分的放在离理子的膝盖上。三桥不断的攻城略地,索取着更多,似要把她拆吞入腹。等到理子实在喘不过气才放开,粗重的喘息声夹杂暧昧冲击着敏感的感官,眼前少年明亮的眼眸分明告诉她她被骗了,可是皮肤上的触感和热度让她失去思考,刚想说什么又被一吻封嘴,如此往复,少女娇软的身躯完全被掌控,两人沉浸在爱欲之海……

  (附赠刀子??)

    (理子视角)快要毕业的那段日子,大概是我青春时离爱情最近的时候,每次回想脸上总是红热。只述一小段吧,多说又能如何呢…

    午休的时候,我应该规规矩矩的巡视教室,可是要毕业了,大家都没有心思休息。三桥第一次拉我翘午休时心脏的躁动比课本中的文章还清晰,不过我能有多少时间与他独处呢?而后,这成了常态。不管是去天台还是咖啡馆,我的金发少年都会盯着我,也只有在那时,他是属于我的,属于赤坂理子的,赤坂理子也是属于他的。我一度曾认为人生这样便是最好,我的少年永远是少年,永远只属于我。现在想来不过是年少的梦,已分不清现实与梦境的我罢了。这样的我还有资格谈论,他吗?梦想吗?他是否已娶妻生子?他会怎么,不,他会回忆起我吗?我又是为什么会想起他呢?明明当初什么都没说好的我们,却不约而同的做到了此生不复相见。那个混蛋明明做什么都会拖拖拉拉的呀!!为什么这回说放弃就放弃了呢?真是个混蛋…


    那个黄昏,伊藤没去约会,三桥没有睡着,理子从未靠近他,他们像往常一样,在十字路口分道扬镳。渐行渐远的他们只顾前路,忘了他们曾经把后背交给对方。

    年少的闹剧,终是要搁浅的。

   

    文笔粗糙,还请见谅。


傻东西的腹肌

开久番长的思春期
智司×理子 暗恋向
邪教cp不喜勿入

开久番长的思春期
智司×理子 暗恋向
邪教cp不喜勿入

那个园田道场的啥女婿
又来丢人辽😭😭😭这次是某...

又来丢人辽😭😭😭这次是某个金毛傲娇自己不肯去约会又死活不让别人碰小理子的三桥【谁动她谁死!!!】

所以你倒是自己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因为不会画🐺就大概草草地画了一下请原谅qwq


欢迎大家来底下评论三理相关的事 什么都可以 说的越多就能越提供产粮的动力啊啊啊啊啊啊! 希望可以靠这些粮活到剧场版上映了😭😭😭

又来丢人辽😭😭😭这次是某个金毛傲娇自己不肯去约会又死活不让别人碰小理子的三桥【谁动她谁死!!!】

所以你倒是自己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因为不会画🐺就大概草草地画了一下请原谅qwq


欢迎大家来底下评论三理相关的事 什么都可以 说的越多就能越提供产粮的动力啊啊啊啊啊啊! 希望可以靠这些粮活到剧场版上映了😭😭😭

-Arthur-
做几个透卡玩玩ପ( ˘ᵕ˘ )...

做几个透卡玩玩ପ( ˘ᵕ˘ ) ੭ ☆

(半成品)

做几个透卡玩玩ପ( ˘ᵕ˘ ) ੭ ☆

(半成品)

那个园田道场的啥女婿
三酱,快把我便当还回来!!!”...

"三酱,快把我便当还回来!!!”



第一次尝试画三理🍬,幼儿园画风请各位见谅qwq



(真的巨难受了,磕了大半年三理所有的糖已经吸干了只能被迫自己产粮😭😭😭所以说大电影什么时候开拍啊要活不下去了我😭😭😭

"三酱,快把我便当还回来!!!”






第一次尝试画三理🍬,幼儿园画风请各位见谅qwq




(真的巨难受了,磕了大半年三理所有的糖已经吸干了只能被迫自己产粮😭😭😭所以说大电影什么时候开拍啊要活不下去了我😭😭😭

-Arthur-
余糖不足,请及时充值刀片。(&...

余糖不足,请及时充值刀片。(´▽`ʃƪ)

余糖不足,请及时充值刀片。(´▽`ʃƪ)

东野茶茶猹

来种庄稼吧

☆沙雕爱恋。(我还没写完。
☆全员向。
☆三桥胡椒,理子白菜。伊藤玉米,京酱玫瑰。剩下的你们自己猜猜看嘛。
☆私设存在。ooc预定。
☆感谢观看。
又是一年秋收时节。
秋风飒爽的凉意缓缓吹过这片并不富裕的土地之上,看看各种庄稼基本上都要成熟了。勤快了一年的劳动人民马上就能迎来他们丰盛的果实。
“屁嘞。”一株胡椒抖动着他的叶子嚷嚷着,“本大爷才不要被你们吃掉呐!”他边吵着边试图移动自己的身体。
可他是株植物。众所周知,植物是不会动的。所以即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它还是没能移动自己的身体一下。
“好了,三酱。”旁边的一棵大白菜安慰他道,“目前还不会吃了你的。”她用自己宽大的叶子,抚摸着胡椒被烫成黄色...

☆沙雕爱恋。(我还没写完。
☆全员向。
☆三桥胡椒,理子白菜。伊藤玉米,京酱玫瑰。剩下的你们自己猜猜看嘛。
☆私设存在。ooc预定。
☆感谢观看。
又是一年秋收时节。
秋风飒爽的凉意缓缓吹过这片并不富裕的土地之上,看看各种庄稼基本上都要成熟了。勤快了一年的劳动人民马上就能迎来他们丰盛的果实。
“屁嘞。”一株胡椒抖动着他的叶子嚷嚷着,“本大爷才不要被你们吃掉呐!”他边吵着边试图移动自己的身体。
可他是株植物。众所周知,植物是不会动的。所以即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它还是没能移动自己的身体一下。
“好了,三酱。”旁边的一棵大白菜安慰他道,“目前还不会吃了你的。”她用自己宽大的叶子,抚摸着胡椒被烫成黄色的叶子。“毕竟剧情还要继续发展嘛。”
胡椒安静地听她讲完了她的话,然后继续吵。
紧挨着胡椒的还有一颗玉米,不过呢,他现在正在和旁边的花园里的一株玫瑰谈情说爱。
胡椒本来是想去找玉米抱怨的,不过看到那么多的粉红泡泡,以及空气中洋溢着的荷尔蒙的气息,他犹豫了一下,只好乖乖的待在原地,自我抱怨。
白菜表示她也无奈,三桥的性子谁都知道。谁管的了他呀。就连她也只能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嘟囔罢了。不过,她觉得抱怨着的胡椒超可爱的。
那么,这目前就是名为千叶的农场所发生的事情的了咯,大概?
_『你是块木头吧?』
白菜喜欢胡椒。就像胡椒沉迷染发一样。
其实说是染发,也只不过是他靠着气味勾引着蜜蜂蝴蝶来帮他把叶子染个别的颜色。
不过感情这件事谁又能说明白呢?
就像是胡椒隔壁,那个整天顶着尖尖头的玉米,喜欢上了那株带刺的玫瑰一样。又比如,那个番薯的身后,总有一株花生在默默地吐槽。即使番薯在怎么卖蠢,但还是依旧包容他的傻里傻气,忠实地做着他的跟班。还有那两颗经常叫嚣着的狗尾巴草和蝴蝶兰。虽然互相的理念不同,却还能友好的玩在一起,把彼此当做自己的兄弟。
可胡椒不一样。他是一块不折不扣的木头。
即便白菜如何的讨好他,暗示他。他都跟着情商永远不在线似的,不知装傻还是充愣,亦或是根本就不想面对这段感情。整天嚷嚷着自己要做农场的老大。
尽管如此,白菜还是深爱着胡椒。谁叫他是她的小三三呢?
_『玫瑰味的爆米花。』
长着尖尖头的玉米喜欢隔壁花园的玫瑰。
这件事是全农场都知道的。毕竟天天路过他旁边的时候,都能被洋溢着的粉红泡泡洒满一脸的狗粮。
带刺的玫瑰喜欢长着尖尖头的玉米。
喜欢到宁愿为了他,掩盖住自己长满了刺。在他面前故意装傻充愣,装成自己需要保护的样子。而玉米也会为了她,驱赶走在她周围的害虫。
旁边的月季是个ky,非得要把已经是众人都知道,但众人都不想说出来的大实话说出来。人家不想捅破窗户纸,她想把窗户拆了。不过即使是这样,她也可以为了男友的安全,给他带绿帽子。
过于兴奋的玉米,会在不经意间爆出几粒爆米花。同样开心的玫瑰,也会散发出自己的香气。
于是。
每当有一些人不小心路过的时候,总会莫名其妙的在他们俩之间的土地上,看到几粒散发着玫瑰清香的爆米花。

东野茶茶猹

杀死吾爱

☆是合集。(之前的散集被我删啦

☆设定有借鉴。

☆ooc有。

☆就想看着小情侣互相厮杀什么之类的。

☆感谢阅读。

_

「五……四……三……」

背靠着一处低矮的墙头旁,手里紧紧攥着一把捡来的手枪。被应该充满自信的他,此刻心里却充斥紧张与不安。就连一向不易出汗的后背,也早把衬衫浸湿。

「二……一……」

心里默念着陷阱机关的倒计时,思考着之后自己的计划,警戒着四周的动静,防止意外的发生。最后一次下定好决心,他做好只要陷阱一触发就冲出去的准备。

「启动。」

随着一声巨响,他一个箭步便举着手枪冲了出去。“不许……动。”本以为会在陷阱中看到自己喜爱而又厌恶至极的脸,却在烟尘消散后,发现空无一物的机关。

“找到了呢。”脊背被东西所...

☆是合集。(之前的散集被我删啦

☆设定有借鉴。

☆ooc有。

☆就想看着小情侣互相厮杀什么之类的。

☆感谢阅读。

_

「五……四……三……」

背靠着一处低矮的墙头旁,手里紧紧攥着一把捡来的手枪。被应该充满自信的他,此刻心里却充斥紧张与不安。就连一向不易出汗的后背,也早把衬衫浸湿。

「二……一……」

心里默念着陷阱机关的倒计时,思考着之后自己的计划,警戒着四周的动静,防止意外的发生。最后一次下定好决心,他做好只要陷阱一触发就冲出去的准备。

「启动。」

随着一声巨响,他一个箭步便举着手枪冲了出去。“不许……动。”本以为会在陷阱中看到自己喜爱而又厌恶至极的脸,却在烟尘消散后,发现空无一物的机关。

“找到了呢。”脊背被东西所抵着,想到现在的处境,他立刻便明白了身后的东西是什么。“请放弃任何不必要的举动。”熟悉的声音在耳边想起,他叹了口气,无奈,将手枪轻轻地放下,然后缓慢地站起来并举起手。

“这就对了嘛,我的小三三。”

_

回想起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种样子,三桥其实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明明是一个晴朗的早晨,一个普通的上学日。

三桥照例无所事事地趴在课桌上,完全没有心情去听椋木的演讲。自己带着的午饭也早早吃完了,努力耐着性子熬到中午。

“小三三。”下课铃刚响,理子便出现在了教室门口。三桥寻声望去,正好对上理子那双蕴含着星辰的眼睛。“你的眼睛真好看。”三桥下意识地赞美了理子,她的眼底闪过某些东西,但马上展现出灿烂的笑意。“咱们去天台吃饭吧。”

当三桥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理子带到了天台上。微风吹过理子的短发与裙摆,她的双手放在背后,面带笑容,静静地看着三桥。

“话说伊藤那家伙,竟然一个人去约会了。真是令人生气。”三桥觉得理子有些与平常不一样,但他又说不出来有什么不一样。“理子你怎么了?”理子没有回答他,只是提着便当,缓步向三桥走来。

_

一切都迟了。

当他看清楚理子的便当盒空无一物时,突然有什么东西抵上了他的头颅。“砰!”随着一声枪响,三桥面前的便当盒出现了一个窟窿。

“到底是怎么回事?”三桥看着自己身后的理子,他还没有搞清楚事情的状况。此时的她,手中多出了一把枪口还在冒烟的手枪,眼底的笑意也渐渐散去,原本倒映着星辰大海的眸子却露出了野兽一般的残忍。“你是谁?”

“三酱的反应真是迅速。”理子吹灭手枪口的烟雾,仿佛在欣赏猎物一般笑着回答三桥。“我?当然是理子啊,赤坂理子。”

看着理子慢慢的将枪口又一次对准了自己,三桥明白了些什么,随即快速寻找着掩体。

在他跑下楼时,三桥回想起了早上所报道的新闻内容,不由得暗骂一声。

_

『据最新报告。本市出现一种……新型“病毒”,名为“杀死吾爱”。』

『病状具体集中……出现在恋爱中的人们,对于单身或已婚人士并无……任何病状。』

『发病症状为……想要杀了自己深爱着……的对方。』

『目前没有……任何解决方法。』

_

气喘吁吁地找到了某个可以藏身的地方,三桥长舒了一口气。“该不会理子也感染病毒了吧?”他一边思考着一边寻找着可以防身的武器。

功夫不负有心人。

三桥终于在某个隐蔽的角落处,找到了一把玩具枪。虽然威力算不上大,但用来掩护逃跑却足够了。

_

理子悠闲地摆着步子,漫不经心地寻找着三桥。她依然爱着三桥,如同之前的一样。

只不过这一次思念三桥时,明明甜蜜的场景,却突然变得丑恶不堪,脑中似乎也总有一些奇怪的声音,让自己去杀了三桥。

自己是怎么了?理子不明白。

随着意识的渐渐模糊,她压制不住了那股冲动。

_

“三桥?怎么了?”伊藤接过电话,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发生什么了?”

“喂,你看到电视上的新闻了吗?”三桥慌忙地准备好了一切。伴随着内心越来越强烈对理子的杀意,三桥不得不向伊藤寻求帮助。毕竟对方可是有京酱,如果他没有事的话,那么肯定是做了什么事情解除了病毒对他们的影响。

“嗯,怎么了?”

“你们最近干了什么?”

“啊……这个嘛。”

三桥不耐烦地让伊藤快点说,于是对方不情不愿地说出了那几个字,在电话里似乎还羞红了脸。



恍惚间,三桥听到了什么声音。但背后的器物却不允许他再思考这件事。握在理子手中的匕首似乎在一点点地接近他的皮肤,三桥能感受到那刀好像已经穿透了衣服,并且还一步步地往深处刺去。

“呐,理子。”三桥突然笑出了声。“你是理子吧?我的格力高小姐?”他笑着问到,脸上保持着灿烂的笑容。他话说得令人诧异。

“是我啊,三酱。”理子被三桥问得莫名其妙,但是她也还是下意识笑着回答了他,但手上一不注意愣了神。“那就好呢。”三桥趁着理子愣神,反手抱住了她。他轻吻上了理子的嘴唇,将她搂入自己的怀抱,却不小心重心不稳摔在了地上。

“嘶……”腹部传来一阵疼痛感,三桥倒吸一口气。理子在倒地之前把匕首捅向了他。他果然还是小看了这个女人,不过既然吻她了。大概也没有什么事了吧。

鲜血肆意地染红着大地,意识也逐渐地模糊。

“小三三!小三三!”三桥强忍着困意,看着已经哭花脸的理子在手忙脚乱地处理着他的伤口。

他费力地抬起手臂轻轻拂去她的眼泪,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哭……什么,本……本大爷还没死啊……”

三桥用尽所有的力气,又一次将理子搂进怀里。

在他失去最后一丝意识时,咬着理子的耳朵念叨着。

“我喜欢……你啊。”



很多年以后。

当理子再一次回到千叶时,她去了三桥的墓前。

那次的事件死了不少人,很多人都是亲手杀了自己的爱人,然后再因为病发而去世的。

理子算是幸运的。毕竟她的爱人是三桥啊。

她将鲜花放在了三桥墓前,静静地注视着墓碑。

一滴水滴打湿了泥土。

“我……也喜欢你啊,笨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