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赤杨掌

是圈圈不是叉叉

【松赤】受傷

*此為貓戰士六部曲同人文

*松鴉羽X赤楊掌

*時序大概是6-2左右

*短打

*沒問題的話以下


被最後一批巡邏隊披著夜色歸來的聲音吵醒,本來就睡不好的赤楊掌在翻身時觸動肩上的傷口,身子微微抖動一下才忍住沒發出聲音。隱約感覺嗅到血腥味,赤楊掌嘆口氣,為了避免驚擾到姊姊特意忍住肩痛四腳著地走出見習生窩,來到一旁隱蔽的灌木叢處。


他扭頭小心將傍晚胡亂纏上的蜘蛛網扯下,底下的傷口在缺乏妥善治療的情況下發熱,赤楊掌不禁擔心發炎的風險,又想到之前自作主張給櫻桃落紫草根而被松鴉羽責罵的事,本來就差的心情更低落了。


他考慮了趁夜出去尋找藥草的選項,又怕傷肩拖累行走反而更容易惡化,赤楊掌只能盡力舔著傷口...

*此為貓戰士六部曲同人文

*松鴉羽X赤楊掌

*時序大概是6-2左右

*短打

*沒問題的話以下


被最後一批巡邏隊披著夜色歸來的聲音吵醒,本來就睡不好的赤楊掌在翻身時觸動肩上的傷口,身子微微抖動一下才忍住沒發出聲音。隱約感覺嗅到血腥味,赤楊掌嘆口氣,為了避免驚擾到姊姊特意忍住肩痛四腳著地走出見習生窩,來到一旁隱蔽的灌木叢處。


他扭頭小心將傍晚胡亂纏上的蜘蛛網扯下,底下的傷口在缺乏妥善治療的情況下發熱,赤楊掌不禁擔心發炎的風險,又想到之前自作主張給櫻桃落紫草根而被松鴉羽責罵的事,本來就差的心情更低落了。


他考慮了趁夜出去尋找藥草的選項,又怕傷肩拖累行走反而更容易惡化,赤楊掌只能盡力舔著傷口,希望傷口在沒有藥草的情況下也能好轉。巫醫窩裡一定還存著他前天去採回來的紫草根,但是……


想到松鴉羽一臉不耐煩的面孔,他還是認為自己選擇隱瞞的決定比較好。畢竟自己已經給部族添了夠多麻煩,一點貢獻都還沒有就意外頻出,離合格巫醫貓的位置已經夠遙遠了,他不想讓差距再變大。


不過是採集藥草時不小心滑落,闖進荊棘叢造成的割傷,沒必要大驚小怪,反正巫醫的工作不像戰士需要到處跑動,忍個幾天就會沒事。他自我安慰,見傷口清理得差不多,起身打算走到附近的樹根處找些新鮮的蜘蛛網。


「你是鼠腦袋嗎?傷口都發炎了還沒注意到?果然是連山蘿蔔作用都搞不清楚的見習生。」被夜色掩蓋而隱身在陰影下的藍眼睛靜靜注視著赤楊掌,他被突然發出的熟悉聲音嚇到,受傷的前肢一個不穩差點跌倒。


赤楊掌還來不及搞清楚情況,他的導師已經湊上來,腳掌輕輕按壓傷處檢查,不時發出不悅的聲音讓他更加緊張。松鴉羽是怎麼發現他的傷口?帶藥草回營地的時候松鴉羽明明還和葉池在外檢視他們種植的藥草,之後他連獵物也沒吃就躲回見習生窩,他敢打賭連火花掌都不知道他受傷的事。


腦子逐漸混亂起來的赤楊掌差點沒聽到松鴉羽要他走去巫醫窩的指令,他慢一拍的反應顯然在松鴉羽煩躁的情緒上又添了一把火,他的語氣越來越不客氣:「快一點,是想等到黎明巡邏隊都醒了嗎?」


儘管知道對方幫忙治療傷口應該是值得感激的事,被這一句兩句的話激到,赤楊掌忍不住反駁:「我這不是受傷了走不快,你腳程快就先走。」


松鴉羽似乎又低聲咒罵了幾句,接著出乎意料地走到他的傷肩旁,熟練地攙扶起他身體一半的重量:「這樣總可以走了吧?」。赤楊掌驚訝到忘了回應,直到松鴉羽已經不耐煩地開始往前走,才回過神配合著他的腳步往巫醫窩的方向走。


傷口不知道是不是被另一隻貓的體溫影響不那麼痛了,仔細想想這還是第一次和他的導師靠這麼近,平時被掩蓋在藥草味下,專屬於松鴉羽的氣味在毛髮緊貼的距離下透了過來。


有點澀口,卻和印象中的冷漠無關,散發著暖意,與讓人想依賴的感覺。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