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赤睛

16766浏览    400参与
豆馅杏饼麻麻香
继续画jp小孩,jp娃衣闲舟人...

继续画jp小孩,jp娃衣闲舟人间雨

继续画jp小孩,jp娃衣闲舟人间雨

frauzzz

找太太约的无料图,第一次搞,cp25d1会去,欢迎交换或领取,没有摊位,就想要的道友直接找我就好

找太太约的无料图,第一次搞,cp25d1会去,欢迎交换或领取,没有摊位,就想要的道友直接找我就好

梓苏-兜兜里有糖

#云胤☁️


抹茶太太的伞真的太好看了QUQ

跟崽崽超配的~


(via.朋友-飘)

#云胤☁️


抹茶太太的伞真的太好看了QUQ

跟崽崽超配的~


(via.朋友-飘)

六天之神弃天帝

CP25的无料照片拍完啦~~会印成明信片,有四套,喜欢的可以来拿~~JP是基友家的~

CP25的无料照片拍完啦~~会印成明信片,有四套,喜欢的可以来拿~~JP是基友家的~

遥遥文社

【霹雳同人】错之系列之三错心(第十二章05)

第十二章    段落之五


远处树林,魔王子负手静立,默默地看着一切,看似漫不经心的眼神闪了一闪,隐约流露出一抹难以觉察的不明深意。赤睛在大殿不见原本正在休息的魔王子,突然感应魔王子的心绪又有不正常的起伏,担心地找了过来。

“你的目的达成了……”

赤睛深知魔王子的心思难以捉摸,于是随意地说了一句,语气极淡,果然魔王子只是毫不在意地笑轻轻一笑。

“呵,人性啊,总是有太多的弱点……”

“嗯,迦陵痛苦的模样,让你欣喜了多久……”

“一秒……瞬间……”

“挑战规范,崩坏道德,你的心思啊,永远是不务正业。”

“每一个人都有信念,吾之信...

第十二章    段落之五

 

远处树林,魔王子负手静立,默默地看着一切,看似漫不经心的眼神闪了一闪,隐约流露出一抹难以觉察的不明深意。赤睛在大殿不见原本正在休息的魔王子,突然感应魔王子的心绪又有不正常的起伏,担心地找了过来。

“你的目的达成了……”

赤睛深知魔王子的心思难以捉摸,于是随意地说了一句,语气极淡,果然魔王子只是毫不在意地笑轻轻一笑。

“呵,人性啊,总是有太多的弱点……”

“嗯,迦陵痛苦的模样,让你欣喜了多久……”

“一秒……瞬间……”

“挑战规范,崩坏道德,你的心思啊,永远是不务正业。”

“每一个人都有信念,吾之信念,就是摧毁他们的信念,让愚蠢的他们看清现实。”

“这有什么乐趣……”

“你知道什么是乐趣……”

“不知道……”

“这个世界太荒谬了,真理与真理相悖,箴言与箴言冲突,每一个人都沉溺在谎言之中,但是除了吾,没有人了解。”

“你真是惹人厌恶……”

“不要紧……他们会原谅吾……”

“你哪来的自信……”

“因为吾俊美无双的容颜啊……”

“你可以更荒唐……”

“吾还会更荒唐……”

“那么你继续吧……”

“你不再阻止吾吗……”

“吾也有好奇心……”

“真是难得……你也会有不无聊的时候……”

“吾想看你会成长成什么样的怪物,吾很好奇,你这副宛如坠入无尽深渊的灵魂,最后会怎么反噬你的肉身。”

“你可能会等很久很久……”

“不尽然,或者吾很快就能看到那一日,没有支柱,你那颗空无一物的内心很快就会崩毁。”

“你真是乐观……”

“什么是乐观……”

“无能为力的时候……安慰自己的药物……”

“吾不乐观,也不悲观,吾只要等只要看,就像现在这样。”

“哈……你今天的话……似乎不同……”

魔王子目光透出一丝异样,赤睛淡漠如常,心思流转之间,语锋一凛。

“或者还有另一种结局,比如说,是不是会有一个人,可以成为你的心灵所寄,令你魔心回归。”

赤睛眼神倏然凌厉,仿佛直透魔王子的心底,魔王子猛然一阵心悸,随即背过身去,讽刺地轻笑起来,全然不在乎的言语竟然带着一丝隐忍难抑的颤音。

“哈哈,赤睛,你认为会有这样人吗?”

“当然有啊,不就是剑之初吗,你自己说的,你爱他。”

“啊,你不说,吾倒是真的忘记了,剑之初啊,无趣的人,赤睛,你确定吾真的爱他吗?”

“正是因为不确定,所以吾才更加好奇,除非你愿意让丢失的魔心回归,否则真的难以判断,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不如这样,吾得到消息,现在剑之初身受重伤,要活捉剑之初易如反掌,你将他的心剖开一试,看看剑之初的心能不能与你契合。”

魔王子脸色瞬间煞白,笑意顿时凝结,赤睛心中猛地荡起一阵剧痛,惊觉不妙之时,只见魔王子紧紧地摁住心口,额头冷汗直落,随即狂喷一腔鲜红。

“噗——”

“凝渊——”

突如其来的变故毫无征兆,赤睛惊愕不已,莫名惶恐,接住魔王子倒下的身躯,赤睛按上魔王子的心脉,当即心沉谷底,沉思片刻,突然想起了什么。

“莫非……剑之初有性命之忧……”

“不好……若是凝渊……”

 


RogueHacker

           ( 咩咩:洽睛,快看吾的新发型~XD

恰睛:明明就是个反派,为何要弄这么清新的发型...)

魔王子短发注意XD

           ( 咩咩:洽睛,快看吾的新发型~XD

恰睛:明明就是个反派,为何要弄这么清新的发型...)

魔王子短发注意XD

羽燕愁宵
一张随意至极的摸鱼,画到一半才...

一张随意至极的摸鱼,画到一半才发觉造型上基本上没什么一样的地方(。。。)但实在懒得改了,就这样吧orz
自割腿肉,一切都是生活所迫

一张随意至极的摸鱼,画到一半才发觉造型上基本上没什么一样的地方(。。。)但实在懒得改了,就这样吧orz
自割腿肉,一切都是生活所迫

無聲色難

新本子买回来后有满满三页都在搞咩赤(……)
搞个合集 其实有很多自己画完之后标注的画外音哈哈哈哈哈

新本子买回来后有满满三页都在搞咩赤(……)
搞个合集 其实有很多自己画完之后标注的画外音哈哈哈哈哈

遥遥文社

【霹雳同人】错之系列之三错心(第十一章01)

第十一章    段落之一


火宅佛狱,魔王子静立王座之前,轻合双眼,缓缓睁开眼睛,此时袭来一阵冷肃气风,带着一丝杀意。

“来的人竟然是你啊……”

轻缓的语气,魔王子看似漫不经心,然而撕扯绞碎的心痛感觉此时异乎寻常地清晰起来,赤睛微微皱眉,感觉很不舒服,剑之初从彼端慢慢走来,众人立即凝神警戒。

“魔王子……”(剑之初)

“剑之初……”(守护者迦陵)

“你是如何闯过佛狱边界……”(太息公)

魔王子背向而对,只是稍微侧了一下眼神,没有回身,身形轻微一颤,语气轻微急促。

“那种问题就别再浪费时间问了,慈光之塔的惊叹,剑之初,若是会被...

第十一章    段落之一

 

火宅佛狱,魔王子静立王座之前,轻合双眼,缓缓睁开眼睛,此时袭来一阵冷肃气风,带着一丝杀意。

“来的人竟然是你啊……”

轻缓的语气,魔王子看似漫不经心,然而撕扯绞碎的心痛感觉此时异乎寻常地清晰起来,赤睛微微皱眉,感觉很不舒服,剑之初从彼端慢慢走来,众人立即凝神警戒。

“魔王子……”(剑之初)

“剑之初……”(守护者迦陵)

“你是如何闯过佛狱边界……”(太息公)

魔王子背向而对,只是稍微侧了一下眼神,没有回身,身形轻微一颤,语气轻微急促。

“那种问题就别再浪费时间问了,慈光之塔的惊叹,剑之初,若是会被佛狱可爱的小花草与温柔的守将拦住,那才是笑话。”

剑之初望着魔王子瞬间一晃的背影,竟然心弦触动,随即想起玉辞心的伤势,隐忍心底深处泛起的异样痛涩,立即直接表明来意,语气却是不自觉地缓和了几分。

“蛾空邪火的解药……”

“真直接,吾欣赏你的直接,代价,想取得,就要代价,这个世上,哪有不劳而获的幸福。”

“莫要逼吾走上极端……”

“温柔之人一旦愤怒,将会是燎原之火,剑之初,你之温柔即将压抑不下你之愤怒了吗?”

为了取得蛾空邪火的解药,剑之初闯入火宅佛狱,压抑莫名悸动的心绪,冷眼直视魔王子。

“交出解药……”

“解药,你想要解药,为了玉辞心,她跟你是什么关系,你为何想救她,哎呀,吾有很多很多的问题,还有很多很多的疑问,但是吾真的一点也不想知道答案。”

“你不用自问自答……浪费时间……”(赤睛)

“吾要的答案只有一个,剑之初,你肯为她死吗?”

“嗯……你……”

剑之初心下一怔,愣了一下,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此时显得有些犹豫不定,望着魔王子那双紫色眼眸,心悸之痛猛然一击袭来。

“这……”

魔王子额头滑落一滴冷汗,神情却是依然飘忽不定,看似毫无感觉。

“你爱上她了,难怪,这么出色的女人,连吾也心动了。”

“就算只是朋友,同样的情况,剑之初也不会坐视你之伤害。”

剑之初闻言顿时心下一惊,隐约泛起一丝酸涩之感,赤睛突然感觉一阵眩晕,心绪不宁,愈加堵抑窒息。

“那么如果是慕容情……你也愿意为他死吗……”(魔王子)

“会……”(剑之初)

“赤睛,是吾之错觉吗,方才好像有瞬间的迟疑。”

“吾不发表意见……”

“你的话太多了……”(剑之初)

“吾赞同……”(赤睛)

“总之你爱她,就让吾这样判定吧,但是‘爱’是什么,虚无飘渺的东西,你如何证明‘爱’之存在,用你之生命吗。那么如果有一颗药,只能救你与她其中一个,你会救谁,这个问题古老而直接,吾有可能在你之身上找到答案吗。”

剑之初按下越来越尖锐的心痛感觉,直觉很想回避这个问题,因为他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是不是爱玉辞心,但是有一点却是很清楚,他必须救玉辞心。眼神闪烁不定地看了一眼魔王子,剑之初尽量保持冷静,忍耐心痛之感,很不自然地侧身转过,语气略显冷硬地说了一句。

“你想怎么做……”

魔王子笑了一笑,轻轻拨了一下脸侧的刘海,语气轻慢缓和。

“现在局势对吾有利不是吗,但是吾很宽容,非常宽容,吾愿意给你一个机会,接下解药与蛾空邪火,当然你不能运功抵御,然后嘛,你就可以走了。”

“可以……”

“呵呵,蛾空邪火并非以死为伤,而是以死为救赎,死前宛如五脏俱焚的痛苦,严格来说,从来没有人死在这一招之下,他们都是忍受不了这种的痛苦而自尽。”

“凌虐人的邪功……”

“为何对吾之好意提醒还以这样的恶意,吾脆弱的情感禁不起一丝伤害啊,剑之初,尤其是你对吾之伤害。”

“吾对你之胡言乱语无兴趣,总之一句话,吾先将解药交出。”

“拿去……”

魔王子突然感觉一阵气血翻涌,随即硬生生地咽下涌上喉间的血腥,取出装有蛾空邪火解药的瓷瓶扔给剑之初。

“动手吧……”

剑之初接下解药,果然干脆地说了一句,魔王子依然轻笑缓言。

“你真是守信的人……呵呵……呵呵……”

魔王子缓缓伸手,自掌心之中慢慢飞出一只火蛾,盘旋飞舞,疾冲剑之初胸口。

“呃……啊……”

看着剑之初唇角的血迹,魔王子心下又是一阵刺痛,急忙转过身去,一声酸涩轻笑,隐约带有细微颤音。

“哈哈……”

“喝……”

剑之初急运内元,不世根基逐渐压下火蛾炎气,然而剑之初却是发觉魔王子打在自己身上的蛾空邪火功力不深,一时错愕惊疑。

“嗯……怎么会……”

“竟然压下了蛾空邪火之炎气,你之极心禅剑果然不凡,但是你能够支持多久呢?”

“无须你费心……”

剑之初转身正想离开,太息公似是另有盘算,急忙打算阻止。

“中了王的蛾空邪火,身负重伤,你还想安然离开吗?”

“哼……无知的女人……”

一声冷哼,剑之初眼神一寒,压抑心悸的情绪,反手握拳,掌气袭向太息公,气劲擦过太息公的脖颈,击碎了后方的石壁。

“废了你之武功,然后再离开佛狱,于吾而言,举手之间。”

“生气了,你愤怒的情绪令吾激赏,请了,伟大的爱情牺牲者。”(魔王子)

“魔王子,我们两人之间的战争,现在才是开始。”

剑之初径直迈步,气定沉稳地离开了火宅佛狱,魔王子只是轻飘一句。

“太息公,派人告知集境,剑之初受伤了。”

“是……”

“剑之初啊,这只是吾投入湖中的一颗石头,随后的波澜,才是吾期待的变化。”

魔王子笑言淡言,随即迈开脚步,顺着离开火宅佛狱的方向走了过去,赤睛心下担心,紧张地急忙探问。

“你要去哪里……”

“出去逛一下……”

“你……”

“赤睛,你不舒服,留在佛狱休息吧,吾想一个人清静一下。”

“嗯……随便你吧……”

“呵呵……”

 

 

遥遥文社

【霹雳同人】错之系列之三错心(第十章04-05)

第十章    段落之四


小屋之中,寒烟翠正在担心,迦陵匆忙前来,神色惊慌。

“迦陵……”

“马上离开佛狱……”

“怎么了……”

“他要娶你为妻……”

“啊……这……”

寒烟翠闻言愕然一惊,直退数步,一下子跌坐在床沿。

“你现在只有一个选择……你……”

话语未尽,传来噩梦一般的低沉声音,寒烟翠与迦陵顿时心下一凛。

“迦陵……”

魔王子走了进来,径直走向寒烟翠,赤睛跟随在后,寒烟翠立即偏过头去。

“将好消息告知小妹了吗……”

“你到底想做什么,你有什么目的,就算玩弄心性,也要适可而止。”

“吾挚爱的小妹啊,你吾将在...

第十章    段落之四

 

小屋之中,寒烟翠正在担心,迦陵匆忙前来,神色惊慌。

“迦陵……”

“马上离开佛狱……”

“怎么了……”

“他要娶你为妻……”

“啊……这……”

寒烟翠闻言愕然一惊,直退数步,一下子跌坐在床沿。

“你现在只有一个选择……你……”

话语未尽,传来噩梦一般的低沉声音,寒烟翠与迦陵顿时心下一凛。

“迦陵……”

魔王子走了进来,径直走向寒烟翠,赤睛跟随在后,寒烟翠立即偏过头去。

“将好消息告知小妹了吗……”

“你到底想做什么,你有什么目的,就算玩弄心性,也要适可而止。”

“吾挚爱的小妹啊,你吾将在兄妹的情分上加添夫妻关系,你将会为吾诞下佛狱的未来,仅次于吾的强者。”

“这种话连说也是污秽不堪,你这个恶魔,你,你,无耻下流,道德沦丧。”

寒烟翠情绪激动,语气极之愤怒,却又隐约透出几分伤心无奈。魔王子依然毫不在意,无所谓的语气,轻慢的姿态,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有赤睛才能感应真正的情绪,心里就像扎了一根刺,副体的感应只是轻微,本体的感觉应该比副体大数十倍甚至百倍,但是魔王子还是那样随意,噙着漫不经心的邪笑。

“兄妹是一种关系,夫妻也是一种关系,这不正是亲上加亲的美事,为何一种关系会被另一层关系羁绊,小妹,你太执着了。”

魔王子步步走近,寒烟翠步步后退,又急,又恨,又怕。

“你闭嘴,吾不会让你如愿,喝。”

逆伦大事,寒烟翠虚晃一招,意图自尽,然而立即被一股无形力量制住了。

“啊……你……”

“小妹,懂得爱惜自己的人,才会懂得爱惜别人。”

魔王子上前一步,手背轻轻抚过寒烟翠的脸侧,寒烟翠气得浑身颤抖。

“你……你这只禽兽……”

“小妹啊,爱上女人的你,是否也曾经挣扎于世俗不容的眼光,心痛不堪,爱是什么,明明是需求与依赖,却被包装成纯粹无理由的伟大情操。吾配合这个世间的荒谬,作出最忠诚的表现,迦陵就没有吾这种示爱的勇气。”

魔王子看了一眼守护者迦陵,似是意有所指,迦陵愣了一下,始终没有多说什么,唯恐魔王子做出更荒唐的举动,他也不敢再说什么。

“父亲将你嫁予戢武王,他屈服于愚蠢的忠诚,他爱你吗,一个命令,就能让他放弃爱,现在他仍是屈服,他不敢反抗,他不敢带你走,不敢与吾争夺。而你,吾亲爱的小妹,你也选择屈从,为了一个不爱你的女人,去救那个女人所爱但是对方却不爱那个女人的男人,屈从地嫁予戢武王,既然都已经付出到这般地步了,为了那个女人不受到吾这个恶魔的荼毒,那么你就同样牺牲,干脆屈从到底就好了,皆大欢喜。”

“你……荒谬……”

寒烟翠实在是精神受不了,正想咬舌自尽,却再次被魔王子制止。

“吾不是说了,别伤害自己,吾不允许。”

推开寒烟翠,魔王子随即点了寒烟翠的穴道,让她动弹不得。

“啊……你是疯子……”

“迦陵,既然你无意见,那么就这样决定了,你应该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去吧。”

“是……”

 

 

第十章    段落之五

 

离开寒烟翠的居所之后,魔王子与赤睛慢慢地走在林间小路,赤睛揉着自己的心口,感觉越来越不舒服,抬头一看,顿时惊得心跳漏了一拍。

“凝渊……”

魔王子捂着心口,直直地倒了下去,赤睛一声惊呼,急忙上前把人扶起来,按脉一探,既没有伤也没有病,但是魔王子全身冰凉,咳得衣襟软甲之上全都是血。

“凝渊……你怎么样……”

赤睛一下子心惊忧急,这时魔王子清醒了一下意识,缓了一口气,依然那样无所谓地笑着,轻声说了一句。

“赤睛……无事……带吾过去休息……”

赤睛心绪慌乱,背起魔王子,关心地询问。

“你……你究竟怎么了……”

“呵呵……吾也不知道……也许……”

“也许什么……”

“吾累了……让吾休息……”

“喂……凝渊……”

“别吵吾……剑之初……”

魔王子轻轻合上眼睛,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赤睛不舒服的感觉也消失了,算是安下心来,只是尽管早有预料,听见“剑之初”这三个字,赤睛还是心惊不已。

“看来问题的关键就是剑之初了,当年之事,剑之初无故失踪,凝渊突然狂性大发,究竟应该从哪里查起。”

 



遥遥文社

【霹雳同人】错之系列之三错心(第十章03)

第十章    段落之三


火宅佛狱,堕落天堂,魔王子独自返回,太息公与守护者迦陵皆是一愣,赤睛淡然立身,完全就是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明知故问。

“出去游荡了一圈,又动武,又耍心机,竟然没有将人带回。”(赤睛)

“邪火入心,别无他法,吾就是她的希望。”(魔王子)

“能伤到你,她果然值得你注目,的确是一个不寻常的女子。”

“既然邪火入心,除了王,谁也救不了她,王为何不直接将人带回。”(太息公)

“肤浅啊,你之思路,爱情是可以强夺的吗,吾要她心甘情愿留在吾之身边,这是吾之宗旨。”

“打败她,拖回来,这是昨天你的说法。”(赤睛)

“...

第十章    段落之三

 

火宅佛狱,堕落天堂,魔王子独自返回,太息公与守护者迦陵皆是一愣,赤睛淡然立身,完全就是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明知故问。

“出去游荡了一圈,又动武,又耍心机,竟然没有将人带回。”(赤睛)

“邪火入心,别无他法,吾就是她的希望。”(魔王子)

“能伤到你,她果然值得你注目,的确是一个不寻常的女子。”

“既然邪火入心,除了王,谁也救不了她,王为何不直接将人带回。”(太息公)

“肤浅啊,你之思路,爱情是可以强夺的吗,吾要她心甘情愿留在吾之身边,这是吾之宗旨。”

“打败她,拖回来,这是昨天你的说法。”(赤睛)

“过去的错误,可以用今天来弥补,一错再错,回头无路。”

“好吧,你说得都对,改天再来犯错就好。”

“王,现在你打算怎么做,自从你复出之后,只是针对女人,却从来不管佛狱的存亡。”(太息公)

“你是怪罪他不针对你吗……”(赤睛)

“哼,或者王你多少也应该做一点正事,佛狱在苦境的势力扩展,王应该有所打算吧。”

“佛狱的存亡,现在的佛狱幸福美满,这是乐土,还有什么正事要做。”

“佛狱土地贫瘠,流经诗意天城、慈光之塔、杀戮碎岛的大地圣源,只有微薄滴入佛狱,秽气造就了佛狱生命的嗜血与攻击,连植物也会伤人,这样的大地,你竟然说富足。”(迦陵)

“你们要懂得知足与安贫的道理,这是众人赞扬的真理,在苦境扩展势力做什么,或者你们想移民苦境。”

“不同的种族,怎么可能被容忍接受,佛狱要夺取更多的资源。”

“那是苦境之民雅量不足,不是佛狱子民的问题,只要用爱,相信苦境人民能够感受到佛狱子民的善良,如果佛狱子民像霓羽族那样因此死绝,那么也不是没有其他补偿方法。”

“嗯……你想做什么……”

“还能怎么样,与吾同样,让苦境人民道歉就好了。”

“你……荒唐……”

“荒谬吗,无数的荒谬正在这个世间运行,但是你察觉到了吗,或者愚蠢地视而不见。若是吾记忆无错,影王在位之时,佛狱现在同样存在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影王处理得相当好不是吗,没有战争同样可以让佛狱子民生活得很幸福,难道那段时期的安定与和平都是假象吗。”

“如果影王还在,你现在就不会站在这个地方,佛狱也不至于被你弄成现在这样。”(赤睛)

“赤睛,难得啊,你也会有如此不满的时候,不过无所谓,吾不在意。好了,现在既然提到这个问题,那么不如想一想吧,佛狱现在这种情况,究竟是怎么造成的。据吾所知,应该是佛狱魔源损毁所造成的,至于原因嘛,佛狱伟大的前王邪天御武啊,为何你要贪慕诗意天城那种虚伪不切实际的荣耀与繁华,佛狱的土地究竟有什么不好。”

“戏说而已,就算这些都是真的,你也差不多一点。”

“前王邪天御武背弃了影王的警世遗训,最后结果如何,吾就不必再多言了,你们谨记吧,这就是贪图荣华富贵的下场。”

“不管如何,既然你已经脱出了封印,至少解开四邪谛的封印,将他们四人放出,替佛狱增添无上战力。”(太息公)

“四邪谛啊,还不到时候,对了,应该是筹办吾与小妹婚礼的时刻了,迦陵,由你来准备。”

守护者迦陵心下一惊,愤怒,不甘,无可奈何,各种情绪交缠纠结。赤睛淡淡地看了一眼,眼神闪烁了一下,想说什么却又不知如何言辞。魔王子扬起一抹深意不明的浅笑,慢慢走过,却在经过迦陵身边的时候,突然说了一句看似莫名其妙却又隐含提醒的话。

“吾记得影王曾经说过,事情不到最后一刻,永远也不知道真正的结果,等待需要耐心,但是往往一个人总是没有耐心去等待,因为等待太过煎熬人心,让人痛苦不堪,所以人的生命经常都是在自我纠结的过程之中被自己毁掉了。”

“嗯……这句话是……”

赤睛微微皱眉,轻声沉吟,心下莫名一怔,魔王子随意地笑着走过。

“赤睛……走吧……陪吾过去探望小妹……”



紫hanjun
“霓羽族真是一个神奇的种族”...

“霓羽族真是一个神奇的种族”

来自小火龙的深夜研究


“霓羽族真是一个神奇的种族”

来自小火龙的深夜研究


豆馅杏饼麻麻香

昨天居然是生日 ,完全不记得!而且之前都没想过这俩会有生日这玩意(自撕粉籍了。。。太忙了就草图补个票…
生日还是打tag吧!虽然是草图
琢磨着是同集出同集退的叭!那赤睛的纪念日应该也是咩的了(

昨天居然是生日 ,完全不记得!而且之前都没想过这俩会有生日这玩意(自撕粉籍了。。。太忙了就草图补个票…
生日还是打tag吧!虽然是草图
琢磨着是同集出同集退的叭!那赤睛的纪念日应该也是咩的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