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赤练

74205浏览    1456参与
-枫牧泽-

秦时天九系列的九位小姐姐画完啦,微博可以关注一下,与lof同名,十月底预计会开放约稿

秦时天九系列的九位小姐姐画完啦,微博可以关注一下,与lof同名,十月底预计会开放约稿

奕子青桐
你要相信 我会为你杀出一个赤血...

你要相信 我会为你杀出一个赤血的夜晚@卫庄流沙事务所 

你要相信 我会为你杀出一个赤血的夜晚@卫庄流沙事务所 

kagura_派
情趣扮演 校花×校...

情趣扮演 校花×校霸
有捆绑,慎入
娱乐向
小红花:你怎么不按剧本来?

情趣扮演 校花×校霸
有捆绑,慎入
娱乐向
小红花:你怎么不按剧本来?

青散章丹

小牢骚

这两天找工作,被男女歧视气哭,下午还跟面试官吵起来了。

这个时候尤其佩服练姐,弱肉强食的武力世界她要立足,真的比我想象中更困难。

但我不会轻易服输的。

秦时人物给我太多鼓励了。

这两天找工作,被男女歧视气哭,下午还跟面试官吵起来了。

这个时候尤其佩服练姐,弱肉强食的武力世界她要立足,真的比我想象中更困难。

但我不会轻易服输的。

秦时人物给我太多鼓励了。


青玹

【秦时明月/天行九歌】卫练/卫莲——九万字(大概是一个双向明恋就是不挑破的故事) UP主: 青玹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8096034?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YF2D1FFCBA6944A824ACFFDCC0DD88A91D06&ts=1568734881963

突如其来的更新|・ω・`)

【秦时明月/天行九歌】卫练/卫莲——九万字(大概是一个双向明恋就是不挑破的故事) UP主: 青玹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8096034?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YF2D1FFCBA6944A824ACFFDCC0DD88A91D06&ts=1568734881963

突如其来的更新|・ω・`)


猫玥

小红花练姐中心向手书

BGM:画风-后弦

B站指路:https://b23.tv/av67962764麻烦三连!_(:з」∠)_

好久没有按过后弦了,再听画风还是怀念~

大概是小红花从小到大的经历,私设贼多,大概都是条漫画过的,篇幅有限,有很多经典场景没有画呜呜

第一次搞手书,ppt风,新手上路请多关照

小红花练姐中心向手书

BGM:画风-后弦

B站指路:https://b23.tv/av67962764麻烦三连!_(:з」∠)_

好久没有按过后弦了,再听画风还是怀念~

大概是小红花从小到大的经历,私设贼多,大概都是条漫画过的,篇幅有限,有很多经典场景没有画呜呜

第一次搞手书,ppt风,新手上路请多关照

青散章丹

【卫练】一生十瞬之卫练

廊桥初遇,一瞬动心

“那个人可帅啦!”

“你很在意她。”

树下他半蹲在她跟前,俯下脸盯着她不谙世事的眼。有时候他也在想,或许正因为他的世界是一片黑暗,所以才会如此强烈渴望一轮能照亮的月。

伙伴一个个离开,最疼爱自己的哥哥也帮助不了自己,她曾经倚仗的父王亲手把她推向最黑暗的世界。那个人生中最绝望的时刻,只有他从天而降,为她破开一方桎梏。

她仰头看着因他才出现的那片星空,也许自己这一生里,只剩下这一个人可以守望。

“你有两个选择。”

“我选一。”

“你不想知道第二个选择是什么吗?”

“我会努力活到你说的那个时候。总有一天我会带着你一起离开。”

不管是否为我而来,是你...

廊桥初遇,一瞬动心

“那个人可帅啦!”

“你很在意她。”

树下他半蹲在她跟前,俯下脸盯着她不谙世事的眼。有时候他也在想,或许正因为他的世界是一片黑暗,所以才会如此强烈渴望一轮能照亮的月。

伙伴一个个离开,最疼爱自己的哥哥也帮助不了自己,她曾经倚仗的父王亲手把她推向最黑暗的世界。那个人生中最绝望的时刻,只有他从天而降,为她破开一方桎梏。

她仰头看着因他才出现的那片星空,也许自己这一生里,只剩下这一个人可以守望。

“你有两个选择。”

“我选一。”

“你不想知道第二个选择是什么吗?”

“我会努力活到你说的那个时候。总有一天我会带着你一起离开。”

不管是否为我而来,是你自己要回来的,是你要我跟着你的,终此一生,你都别想再甩开我。

“卫庄大人找到了吗?那你还不快去!”

“这里是男人的世界,一个女人,注定是弱者。”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白凤嘲讽她的爱情没有回报,但他不知道,她是那种只要付出了,就不在乎回报的人。

“你,受伤了?”

谁说没有回报?

“没事。”

他停驻的脚步再次抬起,大步前行。她就是喜欢看他大步前行。

他们一前一后,一黑一红,一柄鲨齿立在身前,一柄赤练缠在腰间,他们走去哪里,哪里就是通向未来的桥。

“不是条件,而是请求。”

“是赤练,她拜托我们去接应一个人。”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她在他身后,不再是躲避,而是最可靠的后盾。岁月真是神奇,她身上几乎看不到过去那个韩国公主的影子,岁月也真是美好,她变了这么多,他也还是那么喜欢。

又喜欢,又心安,乱世之中,她最让他心安。

他旧伤发作,倚剑半跪在地上。人在江湖,时时刻刻都命悬一线,他早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乱箭袭来,但没有一支能伤到他。

因为赤练在。

箭雨迷阵,她全替他挡开,权力变幻人心莫测也不足为虑,因为她在,而且永远也不会变。

赤练,你知道吗,让一个剑客相信永远,其实很难。但你做到了,而且只有你做得到。

“庄,韩国和汉国有什么不一样?”

“似乎哪里都不一样。”

“错,它们一模一样。你还是你,我还是我。”

江山为聘,他做到了,带着他离开纷争,她也做到了。乱世不再,人间秩序井然,赤练蛇终于可以收起它的毒牙,吐出那个最熟悉的称谓:庄。

“还是不一样。”他见她笑得那么得意,也觉得这一生实在太幸运。

“怎么不一样?”

“我们都老了一些,而且你我之间,又要多出一个他。”他抚摸着她隆起的肚子。

对于卫庄来说,这已经是他能说出口的最最浪漫的情话。一介剑客,孑然一身漂泊本是理所应当,他命好,这辈子遇上的人是她。

赤练气急败坏的冲卫庄拍桌子:“你到底给不给我一个公道?”

卫庄无奈的拽过儿子问:“你又怎么惹着你娘了?”

“他把我的机关蛇拆了!公输家送给我的那个机关蛇!我十几年的宝贝呢!”赤练气愤的去拧儿子的耳朵,“现在才多大,就学会拆我的机关蛇,等他大了,还不得上房梁拆屋子啊!”

那没办法,我的儿子,怎么可能不拆上那么一两间房呢。卫庄心里这么想,却也不敢说出来,只能安抚夫人道:“下回上街咱们把那个发簪给买了。”

看到赤练为女儿的婚事忙进忙出,卫庄的心情差到极点。

“你说说,咱家姑娘怎么就那么喜欢子房家那个小子呢。”

“文文弱弱,还没什么志向,武功剑术也中看不中用,他凭什么娶我女儿?”

“无非是说点好听的,把女儿的心骗走了!”

赤练无奈的看着这个即将送女儿出嫁的老父亲,真是老了,说话碎碎叨叨的。“你可真是,这门亲事都定了多久了,你要是真不满意,怎么早不说话?怎么,又要抢婚吗?还是想像当年砍死姬无夜那样砍死子房的儿子?”

卫庄说不过赤练,只能哼一声后,进屋子了。眼不见心不烦。

“哥哥,紫女姐姐,弄玉妹妹,无双,白凤,你们在那个世界还好吗?我们这里也挺好的。子房现在也不做官了,他去开书院了,虽然我们一年也见不了几次,但我知道他现在挺幸福的,他还是适合当书生。”

“虽然你们离开我很久了,但我还是很思念你们。哥哥,我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你,你在天之灵,可不可以保佑卫庄身体健康,多陪我几年。”赤练拢了拢额前散下的白色碎发。“怪就怪他年轻的时候太喜欢逞强,全身上下到处都是旧伤。他现在每天都会因为那些伤疼很久,他瞒着我,我也装着不知道,可是我真的很担心他的身体,我好害怕他离开我。”

“我知道,比起你们,我和庄已经幸运太多了。可我很贪心,我还是希望可以更幸运一点,我和他可以在一起更久一点。”

“哭什么?”卫庄伸手捧着赤练的脸。“还是我在前,你在后,我先看看那边危不危险,然后你慢慢的来。”

“我倒是没事。你那么爱逞强,没有我在你身后,你又怎么走得安心。”她还是把泪水忍在眼眶里,道一声没事,就怕他担心。

“只要你好,我就安心。”

最早的时候,他以为他是两人中更强大的那个,但后来他就发现了,其实自己脆弱极了,他的世界就和剑一样,再坚硬的铁石,说崩裂就崩裂,再也补不回来了。

哪里像她,她永远有着无尽的勇气和坚强,无论外面的世界发生何种巨变,她永远都能找到自己进发的方向。与其说是他在前面领着她,不如说是她在后面托着他。

她给予自己一生,也守护自己一生。

他总算不愧对她,也深爱她一生。

kagura_派
当兄妹俩有一个更不靠谱的时候另...

当兄妹俩有一个更不靠谱的时候另一个就很靠谱了×
娱乐向脑洞

当兄妹俩有一个更不靠谱的时候另一个就很靠谱了×
娱乐向脑洞

kagura_派
前世债遇今生缘,手心纠缠着曲线...

前世债遇今生缘,手心纠缠着曲线。
“嘘,缘,不可说。”

前世债遇今生缘,手心纠缠着曲线。
“嘘,缘,不可说。”

何田

遇萤

片尾曲萤火虫梗/糖向/清水向/交心向/半中秋贺文
只有拥抱,晚上露水重不适合开车
时间限定:扳倒翡翠虎后
地点:山谷(小树林有限制)
不说了,你们看吧——反正甜

——————————————————————

再次踏上韩国的国土时,红莲心里多了几分安稳。尽管自魏归韩车马劳顿,她做的第一件事仍然是先去找卫庄。彼时流沙因扳倒翡翠虎正设宴而庆,她九哥哥好好夸了她一番,“我家红莲真是厉害......”她偷偷瞥了眼卫庄,对方饮下酒的时候刚好和她对视,她迅速收回目光,转头回应夸赞她的其他人。她其实最想听他说句“不错”,其他人的十句都抵不上他说一句。但是他没说。

宴后趁韩非喝醉之际,她不甘心地去了他房间:“你看...

片尾曲萤火虫梗/糖向/清水向/交心向/半中秋贺文
只有拥抱,晚上露水重不适合开车
时间限定:扳倒翡翠虎后
地点:山谷(小树林有限制)
不说了,你们看吧——反正甜

——————————————————————

再次踏上韩国的国土时,红莲心里多了几分安稳。尽管自魏归韩车马劳顿,她做的第一件事仍然是先去找卫庄。彼时流沙因扳倒翡翠虎正设宴而庆,她九哥哥好好夸了她一番,“我家红莲真是厉害......”她偷偷瞥了眼卫庄,对方饮下酒的时候刚好和她对视,她迅速收回目光,转头回应夸赞她的其他人。她其实最想听他说句“不错”,其他人的十句都抵不上他说一句。但是他没说。

宴后趁韩非喝醉之际,她不甘心地去了他房间:“你看我哥哥都夸我了。你这个作师父的不给点奖励嘛?”当初也不知道是谁说“我可不会认你作师父”,他心下觉得好笑,放好剑,打开窗子背对着她,琢磨她要的“奖励”。其实这念头早就有了,就是带她去那处山谷。

他一直记得那山谷。

是在不尽的夜里,在生命成长、做梦、受苦时,在黑夜播下的闪碎星星成了弱者深深悲哀中的幻想之火时,他独自走过的那处山谷。每年夏末秋初之夜,冷绿杂乱的草里总会泛着萤光,点亮整座黑暗的山谷。他习惯了穿过这一切,投入茫茫的黑夜,作为强者,是不该停下脚步去旁观萤虫短暂的一生,卫庄也不是那种纵容自己沉浸在虚妄美好中的人。他曾经抱有的期待与幻想,很早以前就在冷宫里消散成炭火里的灰烬了。

他本身既与光明无关。他就是黑夜。

但是途经山谷的时候,他不止一次地想过,兴许红莲会喜欢这样的场景。她是他黑白世界里的光亮和色泽,如果说他不该接近美好,那么红莲她却值得遇见美好,他也愿意把这的大争世界里还算温柔的底色亮给她。

“你在想什么?”软音入耳,他回过神来,就见那个包子脸的小公主嘟起了嘴,满是被冷落的不快。

“带你去个地方。有流萤,很美。”“就现在?”“就现在。”红莲也没有犹豫:“你等下我。”她说完就离开了,片刻功夫后,她举着捕萤网站在他面前,面上洋溢着喜悦,“走啦!”韩非府上还有这东西倒是卫庄还没想过的,“我小时候和哥哥玩过,但是他身体不好,没有办法一直跟着我跑。”像是看出他的心思,红莲解释了一下。“那走吧。”

卫庄握着鲨齿走在她前面。印象里的卫庄一直都这样,独自一个人走过长夜、走过黑暗,把她安全地送回宫,然后她就看着他的身影再次隐没在茫茫的夜色里,消失不见。她没有问过卫庄有没有脆弱的时候,有没有经历过迷惘和痛苦、挫折和失败。只有他去给唐七上坟、受玄翦重创的那两次,红莲才知道卫庄强大的背后,有着不欲示人的情感。他醒过来身体稍稍恢复一些的时候,向她展示的依然是身体无恙,不仅拒绝了她的关切和照顾,还强撑着要指导她练剑。她那时候就急了,一边跺脚一边说他不知轻重,好像她自己很成熟似的。想到这她自己也觉得有些无语,就听卫庄说:“还有一段路。你累不累?”

这不要紧,路再长她也陪他走下去,她不怕累,只要他在。若干年后,她确实这么做了,是连本带利,把她自己送出去了不说,还附带两个孩子的那种。这没办法,遇上卫庄这叫命,命里安排她遇见卫庄,不然她说不定凭着她那张脸就成了什么将军夫人或者嬴政的妃子,一生荣华,死后被授予一个与她性情不符的封号,完成她作为一个一国公主的使命。她初识情爱,没有任何经验,竟然也正儿八经地信了一个手中拿剑的男人,到最后谁也没放下谁,一走就走了十年。后来面对端木蓉对盖聂的犹豫,她对比了一下自己,觉得那时候她胆子真不小。

她加快步伐与他并肩,摇了摇头表示不累,然后问出了那个她一直想问的问题:“你看我这次表现得怎么样?”在得到他的回答之前,红莲预先脑补了他的多种回答,比如说“盲目乐观于事无补”“得到赞许不该是你表现的目的”之类,反正在他这不会轻易得到夸赞。卫庄似乎没有要回答这个问题的意思,依然沉默地走向山谷,她也就沉默地陪他走着。

山谷空旷而寂寥,天上也嵌着温柔的星子,远山似乎还有猫头鹰在叫。郊野的夜带着露水的凉意,浸入她内心,夜色从指缝里漏尽了,筛也筛不出个颗粒。一穹的夜色笼罩着她,蝉翼一般,她恍然觉得这夜色像水一样要将她托起,使她荡漾。她喜欢这样的夜,不同于韩宫纷繁热闹的喧哗,只属于她和他。流萤稀稀落落地围绕着她,她试着跑起来,带动隐在草里的其他萤虫纷纷而起,漂浮在空中。流萤不定,她挥动着捕萤网也仅能窥见片刻盛景。红莲望向立在一棵树下的卫庄,思忖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很幼稚。这样子挺丢人的,她思及此处,就有些懊恼地立在那儿。

卫庄缓缓地走向她,一言不发地抽出鲨齿,积蕴的金黄色剑气震起一谷流萤,他把她想要的盛景给了她。红莲来之前没曾想这谷里有这么多流萤,她放下捕萤网,伸出手去感受那些小生命,伴随着指尖传来的触痒之感。

夜色里看不清萤虫的形体,只有它们尾部的光格外清晰,只要她稍稍用力,这些萤虫就能立刻结束它们短暂的生命。那些或冷绿、或枯黄的腐草,竟然能够孕育出新的、象征着光明的生命,纵然个体十分渺小,汇集在一起却也能对抗黑夜。流沙是不是这样?她这次帮她九哥哥,算得上是入流沙的见面礼了,只有亲身参与,才能感知流沙面对的压力,来自各方势力、夜幕和君王的压力。哪怕所有的狂风都向流沙而吹、所有的障碍都为流沙而设,她所认识的流沙,从未退却半步。

“我觉得,这次挺险的。”她顿了一下,“哥哥没有把所有计划告诉我,害得我担心好久。”与红莲不同,卫庄是至始至终都触及到流沙核心秘密的人,他与韩非彼此信任,也知道红莲在这次行动中的重要性。“有些事情知道的少,于你而言,未尝不好。”他双臂交叉,语气平淡。她点点头,知道他不想让她涉险。

看着流萤,她忽而又想起那句“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追逐长生的人不懂得体验现世。流萤一生即使短暂,在他人眼里没有任何价值和意义,它们低贱、脆弱、孤独,没有爱情、友情和亲情,什么都没有,可它们也是为感受世界、奉献光亮而生的呀!谁能说它们就一定不快乐呢?为了二十多天的光明付出短暂的一生为什么不值得?这世上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就像她为了卫庄,可以去迎接一切挑战与黑暗,哪怕粉身碎骨万劫不复。她偏就要做他世界里的例外,偏就要和他一起,不问结局。

卫庄在萤光中眉目柔和,她沉醉在此刻,为此,可以瞑目死去。“我不知道流沙未来会怎么样。但是我陪你走下去。”是这样子的,她这个人面对卫庄就是胆子大,她生出勇气抱住对面的人,颇有些无赖道,“反正你甩不掉我了,庄。”她不信这时候卫庄会冷冷地推开她。果然,良久之后,他回抱住她,给予她期待已久的温暖,在满谷飞舞的流萤中,在温存的月色里,她听见卫庄回答了之前的那个问题:“我觉得,你这次做的很好,红莲。”




柠檬气泡水

听说兔子和月饼很配哦~


中秋快乐🎑

听说兔子和月饼很配哦~


中秋快乐🎑

短打冠军

重温,以前看的时候都不知道她这么可爱

重温,以前看的时候都不知道她这么可爱

流沙

“那么并肩而行”
“可能是最好的信任与守护”

“你要教他”
🍀

“那么并肩而行”
“可能是最好的信任与守护”

“你要教他”
🍀

kagura_派
中秋佳节一起来泡温泉叭

中秋佳节一起来泡温泉叭

中秋佳节一起来泡温泉叭

鹤棠

满目山河空念远9

行遍山川,朝暮与云,就这样肆意潇洒了些许日子,赤练终于想到白凤,她不在,还指不定怎么麻烦梁姑娘呢。

赤练回来了,白凤却不见了,梁柔只道几天前清晨忽然不见了白凤,她到处都没找到,梁柔说着说着自责地哭了起来。赤练明白白凤若是想躲,谁也不会找到他。她安慰梁柔道:“他这人任性起来不管不顾的,他不想让你找到,你必然是找不到的,梁姑娘不必自责,我去找他便是了。”

熙攘街市,人群往来,赤练行走于其中,说是寻找白凤,然而她却无一点头绪,如她这般漫无目的行走的人,这街市上估计不会有第二个。找到白凤后他会对她说什么呢?赤练不由得期待,是说一句“笨女人,竟然这么久才找到我”,抑或是一声冷哼?

山水相环,满目葱郁,赤练寻了...

行遍山川,朝暮与云,就这样肆意潇洒了些许日子,赤练终于想到白凤,她不在,还指不定怎么麻烦梁姑娘呢。

赤练回来了,白凤却不见了,梁柔只道几天前清晨忽然不见了白凤,她到处都没找到,梁柔说着说着自责地哭了起来。赤练明白白凤若是想躲,谁也不会找到他。她安慰梁柔道:“他这人任性起来不管不顾的,他不想让你找到,你必然是找不到的,梁姑娘不必自责,我去找他便是了。”

熙攘街市,人群往来,赤练行走于其中,说是寻找白凤,然而她却无一点头绪,如她这般漫无目的行走的人,这街市上估计不会有第二个。找到白凤后他会对她说什么呢?赤练不由得期待,是说一句“笨女人,竟然这么久才找到我”,抑或是一声冷哼?

山水相环,满目葱郁,赤练寻了许久,仍未有人影,索性坐在一旁的青石上小歇。阳光耀眼,树影斑驳,面前的溪流淙淙,她的眼睛忽被一道亮光刺激,赤练立刻横臂遮眼,待光芒闪逝,她放下手臂,好奇心催促着她走上前去查看究竟何物。

此物赤练甚是熟悉,是当初她一眼看中的银色羽毛挂饰,这挂饰已经送给白凤了,而如今却在这里出现,她相信以白凤的轻功,赵高那帮人自然是拿不住他的,所以这挂饰是白凤无意丢失?还是故意扔掉?

想到后者,赤练心中不由得生了闷气。

沿着溪流又行数百步,赤练已经能听到成群的鸟鸣声了,她面上一喜,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果然见一个蓝发男子在驭鸟,男子显然也发现了她,不咸不淡道:“你怎么找来了?”他可没忘,眼前的女子说好只离开几日,却两个月没回来。

赤练拿出羽毛挂饰,揶揄道:“如果你不想让我找到,何必留下这条线索。”

“......”

赤练将羽毛挂饰随手扔给他,转身道:“可别再丢了,不然,可找不回来了。”

白凤闻得她话语中的深意,唇角微扬,“必不会再丢。”

不想丢的,不止是挂饰,还有她。

有些情愫,二人秘而不宣,而又光明正大,于心底慢慢滋长......


鹤棠

满目山河空念远8

翌日小和尚带着赤练去了寺庙附近的小村庄,途中小和尚道:“前几日从山下办事回来,刚好路过此处。这里土匪横行霸道已久,而小僧经过这里的时候却并无土匪闹事,无意中听村人谈及方知原来这里前不久来了一个武功高强的白发人,昨日听闻施主所寻之人与这人有几分相似,所以带施主前来一辨。”

“有劳小师傅了。”

这个村庄入目山水,村民来来往往,热情大胆些的村民还会上前跟他们打招呼,二人也都浅笑回应着。小和尚上前去询问了一个老者,少顷他看着赤练笑道:“施主,小僧打听到了那人所在何处。”

赤练有些不知所以,而后反应过来,“何处?”

“练武场。”

赤练走近一个武术场地,被一个眼尖的小女孩发现了她。

“师傅,外面有个穿红衣服的漂亮姐姐...

翌日小和尚带着赤练去了寺庙附近的小村庄,途中小和尚道:“前几日从山下办事回来,刚好路过此处。这里土匪横行霸道已久,而小僧经过这里的时候却并无土匪闹事,无意中听村人谈及方知原来这里前不久来了一个武功高强的白发人,昨日听闻施主所寻之人与这人有几分相似,所以带施主前来一辨。”

“有劳小师傅了。”

这个村庄入目山水,村民来来往往,热情大胆些的村民还会上前跟他们打招呼,二人也都浅笑回应着。小和尚上前去询问了一个老者,少顷他看着赤练笑道:“施主,小僧打听到了那人所在何处。”

赤练有些不知所以,而后反应过来,“何处?”

“练武场。”

赤练走近一个武术场地,被一个眼尖的小女孩发现了她。

“师傅,外面有个穿红衣服的漂亮姐姐一直看你。”卫庄本在一个简单的武术场教一群小孩子练习武术,闻言一顿,红衣服的女子,除了赤练他想不出第二个人。

村里唯一的一棵花树,像极了当年他砍下的那棵,“我知道你会来。”

“你知道?”赤练诧异。

“我在等你。”卫庄背靠树干,仰头看向花间,一如当年他陪她练剑。

“等我?”赤练再次惊讶。

卫庄看她一眼,点点头,“等你解开心结。”

“我没有心结。”赤练侧身对着他,倒像是在掩饰什么。

“那你为何会来这里?”卫庄平静问道。赤练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复。

卫庄继续道:“我说过会还你一个更好的韩国,如今看来我要失信于你了。”他目视远方,不知究竟在看什么,赤练与他并排,眼角微润,“至少还有你,不是吗?”

卫庄却叹息一声道:“放下吧,我只是你少女时期的一个梦罢了,梦醒了,你还是你,那个韩国的小公主,会有自己与生俱来的骄傲。”

后来他又说了些什么,赤练久没再听进去了。原来真的一直都是她一个人而已,他以蛮横之姿闯入她的生活,在她想追随他时,又潇洒一人离去,最后还是她一个人。

如果当初不曾相遇,她又会如何?是认命地嫁给姬无夜,还是会被韩王用于和亲?这些都不曾得知,只是现在的自己,仍旧不会后悔当初与他的相遇,或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赤练回去时,小和尚还在等着她,见了赤练,小和尚也不多话,只默默陪着赤练,倒是赤练先开口道:“我以为我能留住这世间的山山水水,可那只是我以为。原来这世间山水不曾为谁停留,错过了一道山水,回头再望到的风景跟之前的终究是不一样了。”

小和尚笑了笑,欣慰道:“施主看开了就好。”

又见斜阳,一个相貌普通衣着朴素的女子拎着一个食盒走向练武场,她远远看到武术场中那个白发男子,嘴边不由得衔着笑意。当初她在山中采药救下了身负重伤的他,虽当时性命无虞,然而他的性命也只能靠药补给着,她每天都在怕,怕自己医术不精,怕他忽然离去。

“师娘来了!”一群小朋友早已经把她当作卫庄的妻子,一开始卫庄还会辩白,后来索性就这么任由他们了。卫庄转头看向她,唇边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他今生辜负了赤练,不想再辜负另一个人了。赤练在他心中的地位无疑是不可替代的,可若眼前的女子只想与他共度不多的生命,他也该分些心思给她,算是报答也好。


鹤棠

满目山河空念远7

赤练走后,白凤逗鸟之余就在树上眺望远方,他不说,梁柔也明白他是看谁,她不说破,就这么任着他。他的腰间吊着一件纯银色羽毛挂件,样式并不稀见,然而他却十分珍视,好几次她都看到白凤望着它发呆。若是她所猜不错,应该是赤练给他的。喜欢的人给的东西,自然会十分珍惜,梁柔暗疑:只是不知赤练姑娘是怎么个意思。与赤练相处半个月的时间,她也清楚了解赤练是个内心柔软的女子,若非赤练心中有人,凭白凤这般情意,二人的关系也能比现在更近一步。

可惜,万事皆异于若非...

茫茫人海要寻一个人谈何容易,赤练奔波数日,最终选了一个庙宇处落脚。

赤练见过主持无一大师后就随着一个小和尚前去空房。这小和尚倒是眉清目秀,若是红尘中人,不知要...

赤练走后,白凤逗鸟之余就在树上眺望远方,他不说,梁柔也明白他是看谁,她不说破,就这么任着他。他的腰间吊着一件纯银色羽毛挂件,样式并不稀见,然而他却十分珍视,好几次她都看到白凤望着它发呆。若是她所猜不错,应该是赤练给他的。喜欢的人给的东西,自然会十分珍惜,梁柔暗疑:只是不知赤练姑娘是怎么个意思。与赤练相处半个月的时间,她也清楚了解赤练是个内心柔软的女子,若非赤练心中有人,凭白凤这般情意,二人的关系也能比现在更近一步。

可惜,万事皆异于若非...

茫茫人海要寻一个人谈何容易,赤练奔波数日,最终选了一个庙宇处落脚。

赤练见过主持无一大师后就随着一个小和尚前去空房。这小和尚倒是眉清目秀,若是红尘中人,不知要迷倒多少闺阁少女。心中这么想着,赤练也就问了出来,“不知小师傅为何出家?”小和尚浅笑过后方言:“红尘无所恋之人、无所恋之物。”

“红尘万千,看小师傅年纪也不过弱冠,如何就看透这杳杳红尘?”

小和尚不答反问:“施主为何而来?”

赤练沉默片刻,回答道:“寻一个人。”

“哦?什么人?”

“寻一个爱了十年的人。”赤练平静回复小和尚,此时二人已经到了房门外,赤练欲要进去,小和尚出声道:“施主,要不要听一个故事?”

月光铺满了整个寺院,赤练与小和尚在凉藤下吃茶叙事。小和尚浅抿一口茶水,方道:“小僧本也出生在一个富贵家府,家中有七姐,因小僧年纪最小又是个儿子,所以父母对小僧也是千依百顺。说来惭愧,十六岁那年,小僧看上一个姑娘,而那姑娘已经有了心上人。我对那姑娘展开了热烈的追求,然,仍不得。你知道的,由于父母从小的溺爱,我在家时骄横惯了的。在我的哭闹下,父母用钱贿赂官府,让那姑娘的心上人下狱,并买通狱卒,把她的心上人折磨至死。”想是说到动情处,小和尚说着说着用起“我”字。

“后来呢?”赤练问。

小和尚不疾不缓道:“后来啊,那姑娘在父母的劝说下,又或者是在官府的威逼下,答应嫁给我。明明我该高兴的,可是那个时候我却一点儿也不开心。”

“是因为她的心上人死了,所以你不开心?”赤练试探道。

小和尚却摇摇头,“是也不是。我虽从小娇生惯养,却从未想过害人性命,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是我的罪。后来我才明白,所求不得,便会形成一种执念。当求得之时,执念消了,会发现自己当初的执念是多么可笑。”

小和尚轻呵一声,不知是笑自己当初的荒唐还是如今的自我嘲弄。

赤练喃喃:“执念吗...”


韩水梦

官方小说观后感



感觉看完了小说,虽然后面几本明显没有《心之逆鳞》写得好,但是女性角色里我还是最喜欢赤练,准确来说是天九一里的红莲。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觉得那种冷静而理智的“爱情”才是不恋爱脑的表现,我反而觉得红莲/赤练这种敢爱敢恨的性格很可贵。无论是天九还是秦时,里面的女性都会把自己的爱情捆绑上很多追随啊,敬佩啊,崇拜啊,知音啊这些其他情感,仿佛不这样就是低智商的表现,就是不懂得欣赏优秀的男人的表现。只有红莲/赤练从头到尾对卫庄就是爱情直球,不会去用其他的东西来包装自己的心思。难道直面自己的欲望,直面自己的情欲不也是独立性的提现吗?难道不给自己的情欲以包装就是恋爱脑了吗?


可能是每个人考虑问题的...



感觉看完了小说,虽然后面几本明显没有《心之逆鳞》写得好,但是女性角色里我还是最喜欢赤练,准确来说是天九一里的红莲。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觉得那种冷静而理智的“爱情”才是不恋爱脑的表现,我反而觉得红莲/赤练这种敢爱敢恨的性格很可贵。无论是天九还是秦时,里面的女性都会把自己的爱情捆绑上很多追随啊,敬佩啊,崇拜啊,知音啊这些其他情感,仿佛不这样就是低智商的表现,就是不懂得欣赏优秀的男人的表现。只有红莲/赤练从头到尾对卫庄就是爱情直球,不会去用其他的东西来包装自己的心思。难道直面自己的欲望,直面自己的情欲不也是独立性的提现吗?难道不给自己的情欲以包装就是恋爱脑了吗?


可能是每个人考虑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吧。


小李飞菜刀

【庄莲】 《钥匙》Ⅲ

前文自行观看《钥匙》&《钥匙》Ⅱ


三句话简介:

1、架空军服私设——然额内容与设定毫无关系
2、黑冷庄X粉红莲——确认过眼神,是一起谈恋爱的人
3、甜宠向——全文开启假日腻歪模式


——————


 《钥匙》Ⅲ


暑夏时分,烈日当空,午后天气燥热难耐,知了躲在枝叶茂密的大树上没精打采的叫着,阳台的窗户仿佛快被太阳晒化。


幸好,客厅里开了空调,屋内充满了舒适的凉气,沙发上的小情人完全不受酷热的干扰,抱在一起优哉悠哉地黏着腻歪。


茶几上放草莓的果盘不知何时已经空了,空盘边还摊着一个粉色的便笺本,上边列了不久前...

前文自行观看《钥匙》&《钥匙》Ⅱ


三句话简介:

1、架空军服私设——然额内容与设定毫无关系
2、黑冷庄X粉红莲——确认过眼神,是一起谈恋爱的人
3、甜宠向——全文开启假日腻歪模式

 


——————



 《钥匙》Ⅲ


暑夏时分,烈日当空,午后天气燥热难耐,知了躲在枝叶茂密的大树上没精打采的叫着,阳台的窗户仿佛快被太阳晒化。

 

幸好,客厅里开了空调,屋内充满了舒适的凉气,沙发上的小情人完全不受酷热的干扰,抱在一起优哉悠哉地黏着腻歪。

 

茶几上放草莓的果盘不知何时已经空了,空盘边还摊着一个粉色的便笺本,上边列了不久前刚写好的放假要一起玩的事项:散步,逛街,看电影,去动物园,靶场射击,参观美术馆……

 

看上去都是甜蜜清爽的夏日情侣约会计划,可惜,和他们现在在做的事关系不大。

 

 

【太】

【难】

【了】





——END——




PS:废话不多说,且看且珍惜。。。

照这种月更进度,新人选拔大概要写到2020年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