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赫墨

5456浏览    78参与
幽灵在飘

罗德岛育儿日记1

伊芙利特+红云=?

        当伊芙利特来了罗德岛之后,博士开启了他的教育事业。

        虽然罗德岛上孩子不少,但是伊芙利特显然和他们不同,她只听莱茵生命成员的话,稍微听一点博士的话,在她再一次控制不住在课堂上爆炸(物理)之后,博士不得不接手了伊芙利特的学习工作。

        由于伊芙利特的特殊情况,她还停留在小学的水平,跟不上其他人的进度,所以博士只好单独给她补...

伊芙利特+红云=?

        当伊芙利特来了罗德岛之后,博士开启了他的教育事业。

        虽然罗德岛上孩子不少,但是伊芙利特显然和他们不同,她只听莱茵生命成员的话,稍微听一点博士的话,在她再一次控制不住在课堂上爆炸(物理)之后,博士不得不接手了伊芙利特的学习工作。

        由于伊芙利特的特殊情况,她还停留在小学的水平,跟不上其他人的进度,所以博士只好单独给她补习。不过今天有所不同。当伊芙利特打开罗德岛专门用来做教室的舱室门的时候,发现多了一套桌椅和一个人。伊芙利特大叫一声:“你谁啊?”“……我是红云。”红云来的有点早,已经乖乖地坐在了座位上。伊芙利特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干员!好小!”红云心说你不是也一样,但是想了想还是没说出来。“我没想到还有人能陪我上课,”伊芙利特很开心,“博士上课可无聊啦,要不是我厉害肯定会睡着。”红云好奇地看着她手里拿着的东西,迟疑了一下。问道:“这是什么?”“作业本,只不过不小心弄得有点脏……”看着被火燎过又有水痕的本子,红云开始担心新伙伴的靠谱程度。伊芙利特趴在桌上转过头来看着红云,“你的左手是机械臂吗?”红云把手伸给她,“是的,你要摸摸看吗?”伊芙利特小心翼翼的摸了一下,眼睛亮闪闪地:“好酷!”“虽然是义肢,但是拉动弓弦完全没问题。”红云摸了摸自己的手,“……你也得了源石病吗?”伊芙利特指着自己身上的源石结晶说“是啊,还挺明显的。”“我虽然是来治病的,但是能治好也行,没治好也无所谓。”红云突然说,伊芙利特突然神情变得很认真,“虽然我很讨厌穿白大褂的那群人,但是……无论如何治好病比较好吧。如果活得够久的话,总会发生好事的,说不定连赫默和赛……”伊芙利特顿了一下没有说下去,红云见状岔开了话题,她们又聊了一下,博士才匆匆赶到。

         看到两个孩子正在聊天,博士有些欣慰,就在不久前他还和赫默聊过,赫默担心小火龙有些孤单,毕竟莱茵生命的成员平时都很忙,而且也不是伊芙的同龄人。而且艾雅法拉她们平时忙着研究天灾,和伊芙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博士表示自己会想办法。等赫默离开后博士又遇到了塞雷娅,他把赫默的担心跟塞雷娅说了一遍,塞雷娅没什么表情:“伊芙也该学会自己玩了,难道还要大人去操心她交朋友的问题吗?”博士看着她手里夹着的烟,“我记得你很久不抽烟了。”塞雷娅把烟摁灭扔进垃圾桶。貌似不经意地说:“明天不是有个新干员要来吗,看样子年纪挺小,要不要让她和伊芙相处一下。”博士憋笑,“我记得我还没有告诉大家,你怎么知道明天有新干员要来?”塞雷娅摆了摆手,一言不发地走了。博士无奈地叹了口气,以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她们俩什么时候才能和好?

思绪回到课堂上,博士敲了敲黑板。“我们今天讲鸡兔同笼问题。”伊芙利特突然说:“烤兔肉好吃。”博士继续讲:“假设鸡兔一共……”红云小小声的说:“其实烤鸟也挺好吃的,虽然不是鸡……”伊芙利特兴奋起来:“下次BBQ的时候我们一起吧!”“嗯,嗯?好啊。”红云笑了起来。博士:……博士开始想念他的炭烤沙虫腿了。

最后课被拖延了半个小时才讲完,伊芙利特一边抱怨博士留的作业太多一边和红云手牵手离开了教室。博士觉得自己已经快丧失理智了,不过好歹解决了赫默的委托。这么想着,他的心情又愉快起来。这时,白面来找他了:“博士,赫默和塞雷娅又吵架了?……博士?”博士趴在地上装死,他这下是真的失智了,炭烤沙虫腿也治愈不了他疲惫的内心。

To be continued                     
PS:我好想看评论哇…

小黑的黑是黑色的黑

🈶感而发

看到了小火龙的肯德基皮肤 想到几句话


  炸鸡块塞满了伊芙利特的嘴 她是有多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伊芙利特还记得 在塞雷娅和赫墨还在的莱茵生命 她曾和大家一起庆祝过生日

  现在 伊芙利特一人抱着两桶炸鸡 只有博士坐在一旁看着她 不时问她:“好吃吗?”“够吗?不够我可以再给你买”

  似乎走过了一位瓦伊凡女士 摸摸伊芙利特的头又向着有光的地方走去 光的尽头有她心爱的人

  伊芙利特像她走的地方看去 她应该做什么?追上她 牵着手和她寻找光尽头的黎博利女士?

  先不管这么多 把这剩下的两桶炸鸡吃完吧!


肯德基我日你妈 活动时间安排的...

看到了小火龙的肯德基皮肤 想到几句话


  炸鸡块塞满了伊芙利特的嘴 她是有多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伊芙利特还记得 在塞雷娅和赫墨还在的莱茵生命 她曾和大家一起庆祝过生日

  现在 伊芙利特一人抱着两桶炸鸡 只有博士坐在一旁看着她 不时问她:“好吃吗?”“够吗?不够我可以再给你买”

  似乎走过了一位瓦伊凡女士 摸摸伊芙利特的头又向着有光的地方走去 光的尽头有她心爱的人

  伊芙利特像她走的地方看去 她应该做什么?追上她 牵着手和她寻找光尽头的黎博利女士?

  先不管这么多 把这剩下的两桶炸鸡吃完吧!



肯德基我日你妈 活动时间安排的这么零零碎碎 我不敢再旷课了

有时间把这个画了

11月4日诚接代吃。


三千飘叶
这图都能屏蔽?!!!! 我就是...

这图都能屏蔽?!!!!

我就是要再发一次骂你老福特,你继续这么屏蔽,迟早药丸!

我关注的太太消失了这么多怎么想都是你们的错,淦!

这图都能屏蔽?!!!!

我就是要再发一次骂你老福特,你继续这么屏蔽,迟早药丸!

我关注的太太消失了这么多怎么想都是你们的错,淦!

我是白白独角兽
莱茵生命一家齐了 真好

莱茵生命一家齐了 真好


莱茵生命一家齐了 真好


???
紫菜老师的衣服设计太绝了👍

紫菜老师的衣服设计太绝了👍

紫菜老师的衣服设计太绝了👍

Lawrece

北京明日方舟only

今天我是无情的画画机器.jpg

大家的无料真的好多x发完之后只能手画了,非常感谢各位!

北京明日方舟only

今天我是无情的画画机器.jpg

大家的无料真的好多x发完之后只能手画了,非常感谢各位!

huge figure涡轮酱

终于拥有了赫墨 画一画新衣服~

终于拥有了赫墨 画一画新衣服~

雨雁
后排摸鱼( '▿ ' )

后排摸鱼( '▿ ' )

后排摸鱼( '▿ ' )

沢田霖子

菜鸡选手来摸鱼了,莱茵生命三人组赛高!(๑•̀ㅂ•́)و✧

菜鸡选手来摸鱼了,莱茵生命三人组赛高!(๑•̀ㅂ•́)و✧

巧克力威化_来一口

背景设定和之前的小绵羊一样是解决原始病后的集体公寓生活:P1P2是和平时期的莱茵生命一家三口和管理员博士的聚会;P3是日常练习穿小礼服的老子穿什么都能打死你·凛冬;P4罗德岛公寓是su建的模型导出(一二层为集体活动区域 设有烧烤阳台,咖啡厅,餐厅和娱乐室;三层四层为住宿区 结构类似于宿舍)



背景设定和之前的小绵羊一样是解决原始病后的集体公寓生活:P1P2是和平时期的莱茵生命一家三口和管理员博士的聚会;P3是日常练习穿小礼服的老子穿什么都能打死你·凛冬;P4罗德岛公寓是su建的模型导出(一二层为集体活动区域 设有烧烤阳台,咖啡厅,餐厅和娱乐室;三层四层为住宿区 结构类似于宿舍)




久·咸鱼·烟尽
是莱茵生命一家三口的线稿 什么...

是莱茵生命一家三口的线稿  什么时候可以画完呢(下辈子)

是莱茵生命一家三口的线稿  什么时候可以画完呢(下辈子)

旅行的笔者

都市方舟(3)——回头

耻辱的鸽子回来了()

ooc私设预警


赫墨拘谨不安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间咖啡馆,由打磨好的精致玻璃水晶覆盖的店门通体透彻,却由于恰到好处的折射让外来者看不清其中的迷雾,未经修剪的翠绿蔓藤攀附在这栋房屋的沉木结构与洁白的砖石表面,妆点着其素雅的形态,一片种满了樱桃李,紫薇和白杨的果园簇拥包裹着建筑的大部分躯体。

“喝吧,我请客。”

猫头鹰女士抬起困乏疲惫的眼帘,压低眉毛,轻轻喝了一口巧克力深深的棕黑色液面,浓郁到化为实质粘稠浆液的甜味一下涌了上来。

她强行忍住了弥漫而上的咳嗽,用手指刮擦了一下嘴角,苦笑着说到。

“您还是喜欢浓巧克力。”

他笑了起来,和当年在课堂上...

耻辱的鸽子回来了()

ooc私设预警



赫墨拘谨不安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间咖啡馆,由打磨好的精致玻璃水晶覆盖的店门通体透彻,却由于恰到好处的折射让外来者看不清其中的迷雾,未经修剪的翠绿蔓藤攀附在这栋房屋的沉木结构与洁白的砖石表面,妆点着其素雅的形态,一片种满了樱桃李,紫薇和白杨的果园簇拥包裹着建筑的大部分躯体。

“喝吧,我请客。”

猫头鹰女士抬起困乏疲惫的眼帘,压低眉毛,轻轻喝了一口巧克力深深的棕黑色液面,浓郁到化为实质粘稠浆液的甜味一下涌了上来。

她强行忍住了弥漫而上的咳嗽,用手指刮擦了一下嘴角,苦笑着说到。

“您还是喜欢浓巧克力。”

他笑了起来,和当年在课堂上一样,无谓而轻蔑。由于巨大的宽沿兜帽用阴影遮罩了他的大部分面孔,赫墨只能看见他暴露在外的苍白下颔与脖颈,与嘴角那浅淡的,裂痕般的笑容。

他的手指轻轻弹在玻璃杯圆滑的边缘,发出清澈的回音,倒映出他半眯的深蓝的狭长眼睛。

“你的论文我看了。”他放下杯子,笑容收敛,但眼角酝酿的轻蔑却更加刻薄。

“如果那帮家伙没把我赶出去的话,我会给你投一票的。”

赫墨记得,在她大一刚要结束那年,她的这位老师被学校的董事会联合裁去了职务,媒体说他直接对第一董事泼了一杯酒并且把酒杯砸在了对方身上。

他的面容因为无奈和厌烦而蒙上了阴影,他叹了口气。

“我想你听到的不会是那个我砸了酒杯的版本吧。”

赫墨尴尬地咳嗽了一下,她很容易脸红,也许是皮肤缺少色素,而分布其下的毛细血管又发达且喜欢表现主人的情感。

“对不起,老师。”她推了推眼镜,深重的不安感始终垂吊在她的心口,她从没想过他会再联系她。

他倚靠在落地窗边,指尖轻轻叩敲着桌面,可以看到细密的鳞片从袖口中蔓延到他的手腕。

“我听说塞雷娅是你大三的导师。”他站起身,温和地说到,他们这一种族的话语永远带有那种冷酷和诡异的嘶嘶尾音,他却能把这种嗓音化为一种不可思议的平静,温柔,近乎……神圣。

赫墨的手指关节因为捏紧而微微泛白,她一时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混浊的巧克力,像是从那漩涡里看到了一些苦涩,同时,也有一些干涸在咽喉深处,黏着,干涩的甜蜜。

他的手放在了她的脸颊边,触摸中没有一丝旖旎,没有一丝温暖,但驱赶了她痛苦激烈的情绪,释放开了那罪孽般的挣扎。

仿佛圣子将手传递于徒,东国的仙人结发抚顶。

她抬起头,看着他,发现眼泪在自己的面颊上早已留下了无数湿润的痕迹。

“老师。”她哽咽地垂下头。

“我丢下了她。”

“我知道。”他轻声说到。

“我们的每一步都有后悔的尘土覆盖,但你可以回头,不像我。”

他移开手,笑了起来,那种非人感重新化为了愤世嫉俗,轻蔑却温和的他。

“我给你点一杯真正应该给人喝的玩意儿吧。”

……………………………………………………

她梦到了女人柔和,美丽的面孔,她凝视着她,那蓝色和绿色之间的,苍色的眼睛,没有惊恐,只是温柔的不舍,她微笑着,似乎想说出什么,但从嘴里吐出的只有鲜血。

她啜泣着,手中握着女人口袋里掉出来了,枯萎,脆弱的花朵。

“不要丢下我一个……”

阿米娅从噩梦中惊醒,冰凉,柔滑的手掌带着一丝丝不同于往日缜密冷静的惊慌轻轻按在她的额头上。

“怎么了?”

凯尔希的声音驱赶了她残余的恐惧和颤抖,她将自己包裹在温暖的被单中,抬起头,小声地说到。

“没事,做梦了。”

“睡吧。”凯尔希放柔了她清澈冰冷的声音,猞猁的眼睛在黑暗中散发着朦胧的翠绿光泽,在他人开来是妖异,冷酷的,但那是让阿米娅渡过最开始那段噩梦黑暗的温暖引灯。

“嗯。”阿米娅点点头,乖乖地把头重新枕在床边,但她没法遏制自己的颤抖,她感到黑暗和周围的空荡不同以往,她下意识地缩紧了身子,手指深深嵌入了被子中

“我会陪你。”凯尔希坐在她的身边,抚平了阿米娅的枕头,将其轻柔地放为一个柔软舒适的凹陷,她就陷了下去,羽绒软胶带来的弹性反压在了她的脸颊上,嘟起小肉。

她用下巴枕着凯尔希的胳膊,抽泣声音逐渐模糊颤抖起来,最后化为平稳的呼吸。凯尔希握着她小小的手掌,她的手平稳,安详地曲了一下,光滑柔嫩的微微麻痒,不比水珠滑落的一瞬间冰凉更长久,但那种安详和生命的触感会缓缓地停留,而且会传递开来,就像电流沿着线路那样,但更柔和,缓慢,浸润而开。与呼吸一起,与她睫毛的细微抖动一起。

凯尔希侧过身,沉默着划开手机屏幕,调开了一个隐秘的相册。

她有些认不出相片中那个年轻的自己,尽管她的容貌与多年前并没有变化,她穿着博士学位的黑袍,那个人站在她的身边,温柔地笑着,拥抱着她,长长的耳朵翻折在柔顺的发丝上。

他作为老师则在给她们颁发奖章,她突然想起,那个时候他也很年轻。

她关上手机,把其按压在了自己的胸口,缓缓低下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