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赫奇帕奇

33668浏览    804参与
永无岛之歌

“不,戈德里克,同一个词语所拥有的同一个意思往往可以修饰不同的事物。因此,他们是绝不一样的。譬如“温柔”罢,你既可以用它形容萨拉查,也可以用它形容赫尔加。但萨拉查的温柔像是山林中的一汪泉水,赫尔加的温柔则是冬日里的一团棉花;萨拉查的温柔是清凉的,赫尔加的温柔则是温暖的。他们不是一种人,但是同样可以用温柔来形容。——只是同样可以用温柔来形容罢了。”

·

“你知道吗,戈德里克?有的时候我会觉得这世界真是奇妙。我曾经以为萨拉查只有和我——唉,我真不喜欢这样叫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之间会出现一个自给自足的、完整的世界。时至今日,我们之间的世界依然存在且愈加坚韧;但是我已经发现,你们...

“不,戈德里克,同一个词语所拥有的同一个意思往往可以修饰不同的事物。因此,他们是绝不一样的。譬如“温柔”罢,你既可以用它形容萨拉查,也可以用它形容赫尔加。但萨拉查的温柔像是山林中的一汪泉水,赫尔加的温柔则是冬日里的一团棉花;萨拉查的温柔是清凉的,赫尔加的温柔则是温暖的。他们不是一种人,但是同样可以用温柔来形容。——只是同样可以用温柔来形容罢了。”

·

“你知道吗,戈德里克?有的时候我会觉得这世界真是奇妙。我曾经以为萨拉查只有和我——唉,我真不喜欢这样叫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之间会出现一个自给自足的、完整的世界。时至今日,我们之间的世界依然存在且愈加坚韧;但是我已经发现,你们四人之间也可以构成一个世界。并不坚固,并不完整,但它终究是一个世界。只要是一个世界,都是好的,都是可贵的。

“你不需要萨拉查么,孩子?你是火光,给人光明,可不也在焚毁些什么么?最可怕的是你有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在灼伤别人,并不知道自己在让别人痛苦。有的时候你会焚烧自己。你总是在摧毁,总是在失控。你是暴烈的(并不是在说你脾气暴躁,戈德里克),需要萨拉查的温柔。罗伊纳不需要赫尔加么?罗伊纳是一块冰,刚强坚硬,又是一派玲珑剔透的心窍儿。可它不易碎?不会把人冻伤?若是没有赫尔加的温柔,罗伊纳现在会是什么模样?

“可是你们都太过自负。你们都认为自己才能承担一切、自己所行之路才是正道,却总是忘记你们事实上是多么需要彼此。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们的关系真的很好,学校也在步上正轨。我只不过是担心罢了。我总觉得再这样下去,你们四人将风流云散,你们的世界将瓦解冰消。

“希望是我多虑了。”


Nirlbta

突发奇想用自己照片做了分院设定的图集,蛇院女孩尽力了😂😂😂

突发奇想用自己照片做了分院设定的图集,蛇院女孩尽力了😂😂😂

Alexus Shen

谁能想到
我大晚上买个资料
都能碰见hp粉
是个赫奇帕奇女孩
可可爱爱
本蛇院女孩交了位新朋友

谁能想到
我大晚上买个资料
都能碰见hp粉
是个赫奇帕奇女孩
可可爱爱
本蛇院女孩交了位新朋友

筠庭涂个小人头儿
don't touch my...

don't touch my bag Muggle.
✨獾獾出动|ω・)

don't touch my bag Muggle.
✨獾獾出动|ω・)

Morgan.✨

【塞德里克】反 骨

关于男主设定

姓名:Cedric Diggory

严重ooc 严重ooc 严重ooc!!!(重要事情说三遍)

这可能是你在哪里都看不见的Cedric

有阴暗面 有阴暗面 有阴暗面

比起原著里标准的赫奇帕奇 更倾向于斯莱特林

喜欢原设定的Cedric(我也超喜欢 不然我也不会写学长的同人了orz)的姑娘们慎入 我怕被骂orz

因为太喜欢完美的Cedric学长了 不由自主的想到 身为一个有喜怒哀乐的人 他会不会也有不为人知的阴暗面呢?

于是灵感就这么来啦 不喜勿喷QAQ


关于女主设定

姓名:Jade Stuart Liang

家世:中英混血,母亲梁薇来自中国古老的纯血世家...

关于男主设定

姓名:Cedric Diggory

严重ooc 严重ooc 严重ooc!!!(重要事情说三遍)

这可能是你在哪里都看不见的Cedric

有阴暗面 有阴暗面 有阴暗面

比起原著里标准的赫奇帕奇 更倾向于斯莱特林

喜欢原设定的Cedric(我也超喜欢 不然我也不会写学长的同人了orz)的姑娘们慎入 我怕被骂orz

因为太喜欢完美的Cedric学长了 不由自主的想到 身为一个有喜怒哀乐的人 他会不会也有不为人知的阴暗面呢?

于是灵感就这么来啦 不喜勿喷QAQ


关于女主设定

姓名:Jade Stuart Liang

家世:中英混血,母亲梁薇来自中国古老的纯血世家,父亲Flint Stuart来自英国的纯血世家,都就读于霍格沃茨。母亲毕业于拉文克劳学院,父亲毕业于格兰芬多学院。

学院:赫奇帕奇

年级:与Cedric同级


文笔辣鸡 不要介意orz

先发上来康康有没有人感兴趣👀

爱吃黑瞎子的水杉
🔮霍格沃茨同级合作班第七班参...

🔮霍格沃茨同级合作班第七班参上🔮


一直想画一组这样的设定了 一直在想怎么改人设比较合理

漩涡鸣人-格兰芬多   纯血家庭 水门麻瓜家庭出身 玖辛奈纯血家庭世代狮院   梦想成为傲罗 擅长变形术和魔咒学   阿尼玛格斯:狐狸    热衷于魁地奇 格兰芬多的追球手



宇智波佐助-斯莱特林   纯血家庭 家族有着纯血至上的观念   成绩优异 擅长魔咒学魔药学和黑魔法防御(偷偷在家学祖传黑魔法)



春野樱-赫奇帕奇   麻瓜家庭   魔药学草药学优秀   赫奇帕奇...

🔮霍格沃茨同级合作班第七班参上🔮


一直想画一组这样的设定了 一直在想怎么改人设比较合理

漩涡鸣人-格兰芬多   纯血家庭 水门麻瓜家庭出身 玖辛奈纯血家庭世代狮院   梦想成为傲罗 擅长变形术和魔咒学   阿尼玛格斯:狐狸    热衷于魁地奇 格兰芬多的追球手



宇智波佐助-斯莱特林   纯血家庭 家族有着纯血至上的观念   成绩优异 擅长魔咒学魔药学和黑魔法防御(偷偷在家学祖传黑魔法)



春野樱-赫奇帕奇   麻瓜家庭   魔药学草药学优秀   赫奇帕奇的击球手


之后再继续补充人设(´・_・`)


Hermessssss

赫奇帕奇宿舍改造大长条
历时半个月,写的有、、、仓促,语言表达能力-∞

赫奇帕奇宿舍改造大长条
历时半个月,写的有、、、仓促,语言表达能力-∞

筠庭涂个小人头儿
天凉了,魔女出动了。

天凉了,魔女出动了。

天凉了,魔女出动了。

Swetriy.Harx

厄里斯魔镜-欲望

镜中所分裂的扭曲背影

是你内心最深处的欲望

不要否认不要迷茫

你双眼所见即是事实

眼中所倒影的

是家人团聚的温馨

还是被人簇拥的喜悦

是她们未曾死去的过去

还是他没有赴死的未来

是深陷黑暗的狮子

还是坠入帷幕的天狼

是分散亲人的重聚

还是破败庄园的繁盛

是与自己样貌相同之人的回归

还是脸上伤疤不负存在

是失去记忆的重现

还是无法忆起的曾经

那年夏天 那棵树下

那份约定 那份感情

但沉浸虚幻

而忘记现实

是毫无益处的

那么你在镜中

又看见了什么

据说真正幸福的人

只能看见自己

所以现在

站在镜前的你

看到只有自己吗?

镜中所分裂的扭曲背影

是你内心最深处的欲望

不要否认不要迷茫

你双眼所见即是事实

眼中所倒影的

是家人团聚的温馨

还是被人簇拥的喜悦

是她们未曾死去的过去

还是他没有赴死的未来

是深陷黑暗的狮子

还是坠入帷幕的天狼

是分散亲人的重聚

还是破败庄园的繁盛

是与自己样貌相同之人的回归

还是脸上伤疤不负存在

是失去记忆的重现

还是无法忆起的曾经

那年夏天 那棵树下

那份约定 那份感情

但沉浸虚幻

而忘记现实

是毫无益处的

那么你在镜中

又看见了什么

据说真正幸福的人

只能看见自己

所以现在

站在镜前的你

看到只有自己吗?

青柠里的维C.

反正身为一名狮院生是全程听不懂……
毕竟是蛇语嘛……
是一个系列,期待……

反正身为一名狮院生是全程听不懂……
毕竟是蛇语嘛……
是一个系列,期待……

虚度光阴衡痴痴✨

是最近刚入的坑(5555我好菜啊  超多细节是后面加的

壮哉我大獾院!!!!

是最近刚入的坑(5555我好菜啊  超多细节是后面加的

壮哉我大獾院!!!!

应钟

“你也许属于赫奇帕奇,
那里的人正直忠诚,
赫奇帕奇的学子们坚忍诚实,
不畏惧艰辛的劳动。”

“你也许属于赫奇帕奇,
那里的人正直忠诚,
赫奇帕奇的学子们坚忍诚实,
不畏惧艰辛的劳动。”

叶绾Vethia

关于赫奇帕奇

正直忠诚 勤劳诚实 不畏艰辛 公正无私 温柔善良 热爱自然”

这是我眼中赫奇帕奇天使们拥有的品质。

不可否认的是,每个人都有着光明面和黑暗面。而赫奇帕奇竭尽所能让自己的光照耀别人,收敛起自己心中的邪恶,不让它伤害到别人。

善良与大爱,是人性中最蓬勃的种子,他们会不断生长,会代代相传,如同火炬一般传承,他们生生不息。在时间的长河中温暖地流淌下去。

赫奇帕奇像植物一样,永远不会停止生长。他们熬过酷热与寒冬,将爱洒满所到之处,如同蒲公英一般。

他们不缺乏勇气和智慧,只是不愿显露。

谁说獾没有利爪?

只是收敛起锋利的爪子用柔软以待世间。...

正直忠诚 勤劳诚实 不畏艰辛 公正无私 温柔善良 热爱自然”

这是我眼中赫奇帕奇天使们拥有的品质。

不可否认的是,每个人都有着光明面和黑暗面。而赫奇帕奇竭尽所能让自己的光照耀别人,收敛起自己心中的邪恶,不让它伤害到别人。

善良与大爱,是人性中最蓬勃的种子,他们会不断生长,会代代相传,如同火炬一般传承,他们生生不息。在时间的长河中温暖地流淌下去。

赫奇帕奇像植物一样,永远不会停止生长。他们熬过酷热与寒冬,将爱洒满所到之处,如同蒲公英一般。

他们不缺乏勇气和智慧,只是不愿显露。

谁说獾没有利爪?

只是收敛起锋利的爪子用柔软以待世间。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秤砣,没有人能保证它偏向哪端,所有人都会有私心。但小獾们在努力摆平心中的秤砣。

面对谎言与流言,他们默默承受不去释放内心的恶意与不满。他们不是懦弱和愚笨,他们只是明白说再多都没有用。他们有的是耐心等待。

叼魔杖的龙

假如阿不思·邓布利多进了斯莱特林



※重生梗!


※真是出了意外


“梅林啊,我要换室友!”


“没事,”邓布利多微笑着安慰绝望的格林德沃,“你瞧,我不是进了斯莱特林了么”


“你不知道!梅林在上!”格林德沃恨恨地说,在空中乱挥的魔杖都冒出了蓝色的火焰,

“那么多新生,我偏偏,偏偏……该死!”

他气得语无伦次,

“我偏偏要跟两个斯卡曼达同一个宿舍!而且!他们还一个叫纽特,一个叫忒修斯!”


邓布利多终于明白格林德沃为啥这么绝望了,去了赫奇帕奇没关系,毕竟有的课可以和斯莱特林一起上,关键是,他要和不共戴天的纽特的孙子们一起待整整七年!!


但他对此只想说一声:呵呵。他也有苦说不出啊!想想那个波特和马尔福...



※重生梗!


※真是出了意外


“梅林啊,我要换室友!”


“没事,”邓布利多微笑着安慰绝望的格林德沃,“你瞧,我不是进了斯莱特林了么”


“你不知道!梅林在上!”格林德沃恨恨地说,在空中乱挥的魔杖都冒出了蓝色的火焰,

“那么多新生,我偏偏,偏偏……该死!”

他气得语无伦次,

“我偏偏要跟两个斯卡曼达同一个宿舍!而且!他们还一个叫纽特,一个叫忒修斯!”


邓布利多终于明白格林德沃为啥这么绝望了,去了赫奇帕奇没关系,毕竟有的课可以和斯莱特林一起上,关键是,他要和不共戴天的纽特的孙子们一起待整整七年!!


但他对此只想说一声:呵呵。他也有苦说不出啊!想想那个波特和马尔福!要不是他亲眼看见,决不会相信他们会走到一块去!


那一刻,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终于统一了意见,


“梅林啊,我要换室友!”


——————————————————————————

我只有码这么点的时间…明天放假一定要好好写ggad!


感谢昨天那条评论提供的灵感!!


“ggad太好吃了”


宵夜大藕饼

四分之一的摸鱼

我不配哈哈哈

图一蓝色鸡爪

我是假的拉文克劳

真的huffpuff

抱歉蛇院被我画毁了

四分之一的摸鱼

我不配哈哈哈

图一蓝色鸡爪

我是假的拉文克劳

真的huffpuff

抱歉蛇院被我画毁了

月上黑猫

[HP]为了霍格沃茨 番外三 赫奇帕奇的故事

赫尔加.赫奇帕奇,出生在格拉斯兰邻近的一个小村庄里。父亲阿尔杰姆.赫奇帕奇(Algem Hufflepuff)①是村庄里有名的铁匠,后来与一名才华横溢的植物学家坎特尔.贝尔(Canter Bell)②坠入爱河。公元970年,赫尔加便在这个村落诞生了。

这天,小赫尔加拉着一个女孩兴冲冲地跑进了自己家的院子。她浑身都很脏,就像是在泥浆里打滚过一般,她身旁的那个孩子看起来比她小一些,十分瘦弱,但打扮地整整洁洁的,跟小乞丐一样的赫尔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露西,你快看这是什么?”年仅十岁的小赫尔加抬起那稚嫩的手,手上站着一只漂亮的夜莺。她的身上沾满了尘土,那张小脸也脏兮兮的,一头金色短发被尘土覆盖...

赫尔加.赫奇帕奇,出生在格拉斯兰邻近的一个小村庄里。父亲阿尔杰姆.赫奇帕奇(Algem Hufflepuff)①是村庄里有名的铁匠,后来与一名才华横溢的植物学家坎特尔.贝尔(Canter Bell)②坠入爱河。公元970年,赫尔加便在这个村落诞生了。

这天,小赫尔加拉着一个女孩兴冲冲地跑进了自己家的院子。她浑身都很脏,就像是在泥浆里打滚过一般,她身旁的那个孩子看起来比她小一些,十分瘦弱,但打扮地整整洁洁的,跟小乞丐一样的赫尔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露西,你快看这是什么?”年仅十岁的小赫尔加抬起那稚嫩的手,手上站着一只漂亮的夜莺。她的身上沾满了尘土,那张小脸也脏兮兮的,一头金色短发被尘土覆盖变成了浅灰色,像极了一个村里的小男孩。

“哇!那是一只夜莺吗!”另外那个叫露西的小女孩高兴地叫道。

“是的,这是我在后山遇见的新朋友,我能听得懂她说话,我现在已经是她的主人了!”小赫尔加骄傲地仰起了头。

“赫尔,你又跑到后山里去玩了吗?”阿尔杰姆微笑着说道,他正一旁干着农活。

“是啊!”小赫尔加看起来特别兴奋,“后山里有特别多好看的动物,人们都说有些动物很危险,会攻击人们,但是我总是可以和它们成为好朋友!我还可以听得懂夜莺的歌声,是真的,也许你会不相信,但是我总是可以理解它们的歌。动物们都对我特别友好,平常夜莺都是害怕人们的,可是我一去到那里,它们自然就会飞到我的肩头来。后山里的植物种类也特别多,我看到了好多昨天妈妈教我认识的植物,当然也有好多我没见过的……”

“好了,好了…”阿尔杰姆轻轻揉着女儿乱糟糟的头发,“你忘了妈妈不让你去后山玩了吗?赶紧去洗个脸换一身衣裳,一会被妈妈发现就不好了。就当做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你也要保密哦,露西!”阿尔杰姆小声地说着,点了点露西的鼻子。小女孩笑了起来,高兴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木屋的门打开了,一个有着金色长发的年轻女性出现在了门口。

“赫尔,你又去后山玩了吗?你看你身上多脏!”坎特尔皱着眉头说道,她的声音很好听,像是有着歌手的嗓音,但那声音中渗透着严厉,“妈妈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能去后山玩?这次还带着露西去吗?”

“.…..”小赫尔加低头玩着手指,那只漂亮的夜莺在肩头唱着歌。

“算了,小孩子嘛,就是比较爱玩的了。”阿尔杰姆笑着打着圆场,“赫尔,下次就不要再去了哦。露西,你先回家。”

“跟我来一下书房。”坎特尔牵起赫尔加的手,带着她往屋里走,“你就总是惯着她,孩子都要被你惯坏了。”

两人来到了一个干净整洁的房间里面,房间里贴着许多植物的鉴别图谱,书柜上摆满了关于植物学的书籍,还有许多草药的配方。房间不大的窗台上,种着各种各样的盆栽植物。

坎特尔从抽屉中拿出一个细长的教鞭,赫尔加低着头,伸出了那双脏兮兮的小手。

连续好几下,教鞭带着风抽了下来,那双小手上立马多了几条红色的愣子,并且立马肿了起来。小赫尔加哼了几声,眼角湿润起来。

“妈妈有没有和你说过不能去后山玩?”

“有…”

“为什么不能去?”

“因为后山比较危险,有毒蛇和狼,会攻击人类…”

“知道为什么还不听话?”教鞭如雨滴般抽打下来,“这是你多少次偷偷跑出去了?”

“啊…啊…”小赫尔加不断向后躲闪着,哭喊道,“我知道…可是…可是我也没有遇到危险,而且后山的动物都对我很友好的…”

“你怎么就是说不听呢?这次没有遇到危险不代表下一次不会!”

“行了,行了…”房间的门被推开,阿尔杰姆走了进来,“差不多得了,我会和她讲道理的。”说着抱起红着眼睛的小赫尔加,往屋外走去。

“你就总是惯着她,她要是出了点事该怎么办?”坎特尔叹了口气。

阿尔杰姆抱着小赫尔加来到空旷的草地上,他们家的木屋在山坡上,从那上面可以看得见忙碌而在劳作的村民。阿尔杰姆一边温柔地揉着小赫尔加那红肿的小手,一边说道:“你也不要怪妈妈,妈妈是为了你好。确实以前有好几个小孩去后山玩的时候被毒蛇咬了,那个孩子就是妈妈帮他医治的,虽然用了最好的草药,但是因为不够及时,那个孩子还是落下了残疾。你要是想去,等哪天爸爸有空的时候陪你去好吗?”

“爸爸每次都说有空就陪我出去玩,但是爸爸每天都那么忙。”小赫尔加嘟着小嘴,不满地说道。

“行了,行了,别生气…等到下个月爸爸就真的有空了,爸爸一定带你去好吗?”

春季的风拂过草地上的花朵,日子就这样平静而美好地度过。人人都喜爱春季的阳光和清风,享受着自然带来的愉悦,却忽略了夏季的雷雨正在靠近。

“爸爸!爸爸!要出发啦!”这天一大早,小赫尔加就起床了,她似乎比平常任何时候都要更有活力,因为这天是阿尔杰姆和她约定一起去后山的日子。

自从上次去后山以后,小赫尔加还真的消停下来了,没有再到处乱跑,而是认真地跟着妈妈学习植物学和草药学,偶尔也会帮忙种植一些花草。

这次的后山之旅,小赫尔加还真是玩了个尽兴,她似乎想要和后山里所有的动物都打上交道,也采集了许多妈妈所说的稀有草药。

“我特别喜欢夜莺,主要是喜欢它们的歌声,和它们歌曲的内容。我能听得懂有一只夜莺在唱‘美丽的春天,请你停下你的脚步’,然后另一只就跟着唱‘请你阻止那夏天雷雨的到来’。是不是特别有趣?不过,相比夜莺,我还是更加喜欢獾。我的梦想就是,以后长大了,能够拥有一个小木屋,木屋前有一个院子。院子里种满了各种不同的植物,几只夜莺在我的木屋上唱着歌,院子里养着一直可爱的獾。”

“是吗?”阿尔杰姆笑着,“那真是很棒的生活呢。”

“妈妈!我们回来了!”赫尔加兴奋地推开门,屋子里似乎有些冷清,灯也没有开着。以往这个时候,坎特尔应该正在做饭才对。“咦,怎么好像没人。”

阿尔杰姆也发现了有些异常,赶紧跑进房间,破门而入。只见坎特尔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坎特尔?坎特尔!”阿尔杰姆抱起躺在床上的坎特尔,坎特尔似乎正在发烧,并没有意识,整个人像是陷入了昏迷。

“妈妈是怎么了?”小赫尔加担心地问道。

“妈妈有些发烧,快去把村里的医生叫过来。”

接下来的好几天,阿尔杰姆几乎找遍了村里所有的医生,但是每个医生看见坎特尔这样的情况,要不就是摇头叹息,要不就是敷衍了事,他们都说从来没见过这种怪病。坎特尔的意识就从来没有清醒过,而病情也愈来愈严重了。

自从妈妈生病以后,小赫尔加就一直呆在妈妈的房间里,把那众多的书籍,笔记,图鉴翻得乱七八糟。只要见到某种植物或是草药能够治疗相应的症状,她就不顾一切地跑向后山,去寻找这样的植物或草药。她的手被荆棘割破了许多的口子,她却丝毫不在意。每次都满怀希望地捧着一大堆草药回去熬制汤药给妈妈喝。只是,似乎上帝并不是眷顾着每个善良的子民,坎特尔的病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

这一天,小赫尔加在房间里翻阅着资料。堆得像小山一般的书籍挡住了她那幼小的身影。这时,一位老医生推开了房间的门。

“小姑娘,她快要不行了,你还是去看看她吧…”

“.……”小赫尔加没有说话,她低头翻阅着书籍。老医生见她没有反应,便叹了口气出去了。一滴晶莹的泪珠砸在了草药学书籍的皮质封面上,随着一声声的啜泣,一滴接着一滴的泪水掉落下来。小赫尔加拼命地翻着眼前成堆的书籍和资料,就像是在后山的时候拼命地刨着土,寻找珍贵的药材一样,书籍倒塌发出了很大的响声。

门再次被推开了,阿尔杰姆走了进来,他从背后抱住了小赫尔加。

“骗人的…都是骗人的…”小赫尔加的话语因为抽泣而变得断断续续,“你说过我们肯定可以救活妈妈的…上帝也会保佑她的…”

“听话…”阿尔杰姆把小赫尔加搂在怀里,他的眼里也充满着痛苦,“去看看妈妈吧。”

小赫尔加一步步艰难地走进那位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年轻女性,她的脸和嘴唇都没有任何的血色。

如果是妈妈本人,应该可以治愈的了这种病吧,她在草药方面是出了名的。奈何她只能看着这位草药大师,这位最亲近最重要的人在自己眼前倒下,却无能为力。

在坎特尔的葬礼结束以后,小赫尔加失去了以往的活力,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沉默寡言起来,也再也不谈关于后山的有趣的动物或是植物。她整日呆在以前母亲的房间里,埋头研究着关于草药的书籍。阿尔杰姆看见小赫尔加这个样子,也很是担心,却也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愉快地和她沟通了。

直到一个月以后,小赫尔加在吃饭时提出自己想要去格拉斯兰学习草药学。

“我也想要像妈妈那样,成为一个出色的植物学家。”小赫尔加脸上是那难得严肃的神情,“倘若这个世界上有更多的人精通草药和治疗之术,那就可以有更多的人免于受到疾病的折磨。格拉斯兰是座大城…我想要去那里学习…”

于是,年幼的小赫尔加便独自一人踏上了去往格拉斯兰的道路。

格拉斯兰的下城区,一如既往的车水马龙,相比赫尔加原来所在的村子,那简直是热闹极了。小赫尔加赶了一天的路,饥渴交加,于是便到了一家店里吃点东西。在这条街的对面,开着一家出了名的草药店,店主是位头发花白的老头,小赫尔加一看便来了兴致。

“你好,请问有人在吗?”晚饭之后,格拉斯兰的店铺渐渐打烊,小赫尔加忐忑不安地来到那家草药店的门前。

“现在不做生意了,明天再来吧。”一个男性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我…我不是来买东西的…请你开开门好吗…”

门被打开了,那位老店主就站在门前,他看着眼前这位年幼的小孩,似乎有些惊讶。

“有什么事吗?”老店主的语气明显比刚才缓和起来。

“请问…请问您还收学生吗…不…我是说,我希望能够跟您学习一些草药学相关的知识,还有一些治疗之术。所以,请您收我做您的学生吧。”小赫尔加有些语无伦次。

“我已经不收学生了,你也看见了,我年纪大了,不再收学生了,尤其是你这种年纪那么小的。时间不早了,你还是赶紧回家吧。”

“请等一等!我是真的希望能够跟您学一些知识,还有,我能在您店里帮忙的,做什么我都愿意!还有…我本身也懂一点草药学知识的…”小赫尔加有些焦急起来。

老店主看着眼前这位不同寻常的来客,皱了皱眉头。随后,领着小赫尔加进了屋。屋子里的长桌上摆满了各种不同的草药,老店主将赫尔加领到长桌前面,对她说:“这些都是最基本的草药,若是你真的学过,那理应能够区分它们。现在我给你两个篮子,你把毒药放在第一个篮子里,把普通的草药到第二个篮子中。全部区分正确了,我就收你这个学生。”

小赫尔加仔细看了看眼前的草药,的确都是自己所熟知的。可是,老店主要自己做的是区分出毒药和解药或是普通草药。怎样才算是毒药呢?小赫尔加心想着,比如说,眼前的曼陀罗花则有毒,曼陀罗花的浓缩汁液会让人产生幻觉,抽搐,昏迷的症状,这么看来,曼陀罗花应该是一种毒药;可是同时,曼陀罗花具有一定的药用价值,合理使用的时候可以用来治疗哮喘以及缓解疼痛等等,这么看来,它又是一种具有医用价值的草药。小赫尔加又看向一旁的曼德拉草,曼德拉草是一种珍贵的草药,它可以治愈多种疾病。但是在旧教叛乱之时,许多祭司都用曼德拉的草根引起强烈的幻觉去摧毁一个人。

草药和人一样,都具有两面性。如何合理运用一种草药,决定了草药的价值。每个人心中都有光明和黑暗的一面,重要的是,自己选择要成为怎样的人。

小赫尔加笑了笑,抬头向老店主说道:“没有必要将这些草药严格区分成毒药还是解药,重要的是,使用多大的剂量,如何使用,使用草药的人的目的。”

老店主有些惊讶,随后会心一笑,将这个年轻的小女孩收为自己的关门弟子。

一晃就是六年的时间过去了,赫尔加跟着老店主学习草药学也有六年的时间,在这期间里,赫尔加的学习能力很强,也特别用心,几乎几年的时间就得到了老店主的真传。在这期间,赫尔加还有个一直瞒着所有人的秘密,那就是魔法。

在十一岁的那年,赫尔加就发现了自己与众不同的地方。有一次,老店主出去外面采购种子,赫尔加独自一人留在店里帮老店主打磨药粉。那时赫尔加年幼,要将干草药磨成药粉需要花费好大的力气。很快,赫尔加就发现自己双手酸软,使不出力气来了。赫尔加垂头丧气地盯着眼前一大堆没有打磨好的草药,心想要是眼前的草药能够自动被打磨成药粉该有多好。她想的很入神,甚至想象出来眼前的草药都变成了药粉。很快,眼前的草药的确被一堆药粉所取代。

赫尔加擦了擦双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本来就很喜欢想象,却从没想过这一切都可以变成现实。于是她又看向了一旁玻璃瓶子中装着的新鲜药草,那是一种稀有的药材,要经过多重工序处理以后,才能提取出里面一半的精华。若是能将其所有的精华提取出来,一点也不浪费,这样也许还能救更多人的性命。她这样想着,眼前的新鲜药材立马变成了已经提取出来的精华液,精华液的量明显是以前提取的两倍。赫尔加坐着想了很久,才明白这大概是人们所说的魔法,而自己,就是一个巫师,而且是一个麻瓜出生的巫师。但在格拉斯兰这样明令禁止魔法的王国中,将这个秘密吐露出去无疑是给自己判了死刑。然而,赫尔加也发现了,合理运用魔法确实可以救更多人的命。于是,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老店主。这个秘密便一直埋藏在心底,直到那一天到来。

那天深夜,店铺早已打烊,赫尔加也准备入睡,却被一串急促的敲门声所吵醒。门前是个老妇人,哀求着老店主去看看她家的孩子,说孩子突然昏迷不醒,像是快要不行了。于是,赫尔加和老店主带齐了药品,立马赶了过去。在一个简陋的房子里,只见一个年幼的女孩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意识模糊。她的脸色和嘴唇都十分苍白,赫尔加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了去世已久的坎特尔。

老店主和赫尔加仔细看了看病患,他们都认为只能够用一种珍贵药材的提取精华液才能够救活这位女孩。他们有足够的药材,却没有足够的时间。提取这种药材的精华需要好几天的时间,因为女孩的病比较严重,需要的草药精华就更多了。老店主向一旁哭泣的老妇人说明了情况,并摇着头叹气。

赫尔加看着眼前奄奄一息的女孩,当年坎特尔去世前的情景似乎在自己的眼前重现。她明明有办法救活这个孩子,她怎么能够让这样的事情重蹈覆辙。赫尔加双手紧握着装着珍贵药材的玻璃瓶,瓶中的药材很快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一瓶珍贵的精华液。当然,在一旁安慰老妇人的老店主,和正在哭泣的老妇人都没有看见。

“这里有一瓶精华液,是我前些天空闲的时候提取的。”赫尔加说道。

于是,伟大的獾祖第一次运用自己特殊的能力——魔法,挽救了一个生命。

回去的路上,老店主一直眉头紧锁。

“那瓶精华,究竟是怎么来的。你自己也知道的,你根本没有提前提取。”

“其实…其实不瞒您说…我,我是一个巫师。”赫尔加看着老店主的双眼说道。这些年来,老店主就如同她的亲人,对她就像是父亲一般,赫尔加决定给予老店主绝对的信任。

老店主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赫尔加,没有说话。

“我是一个巫师,我懂得魔法。”赫尔加又重复了一次,“从我十一岁那年就发现了自己的特殊能力,很抱歉一直瞒着您。”

后来,老店主也接受了赫尔加那巫师的身份。就像是他一开始认识赫尔加时,赫尔加告诉他,草药没有必要严格区分为毒药和解药,那么对待魔法也应当一样,重要的是用魔法的人是什么目的。

后来,赫尔加也担心自己的身份会影响到老店主,此外,自己也有想要追求的生活。于是,通过各种途径收藏了许许多多的魔法书籍进行研究。同时也去了威托比亚,魔法的发源地学习魔法,也是在那里得到了自己的宝物——一个珍贵的魔法金杯。她的学习能力很强,可以称得上是天赋异禀。很快,她就利用了空间魔法建造了格拉斯兰下城区胡同里那片属于自己的世界。除了老店主,没有人知道胡同中的另一个世界。赫尔加也开始自己种植珍贵的草药,甚至是魔法植物,四处救治病人。人们只知道她是个精通草药学的神医,并不知道那隐藏在背后的秘密。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总是如此奇妙,几年以后,老店主在店铺快要打样的时候,遇到了两个非同寻常的年轻人。两位年轻人身着异族人的服装,竟向他寻求一些魔法药物。这两人虽然是异族人,却也像是忙着要救人的样子。老店主在打发他俩走后,犹豫了一下。

“等一下!”老店主叫住了他们,他有些慌张地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在偷听时,他继续说道:“顺着前面那条巷子一直走,到尽头时会有指示,如果你们的身份真的是我认为的那样…”老店主始终不敢说出“巫师”这两个字。

“我们是要去找什么人?还是什么地方?”萨拉查问道。

“她叫赫尔加.赫奇帕奇。你们去找她吧。”

.

“这就是我的故事。”赫尔加.赫奇帕奇微笑着对一群一年级新生说道,“我小时候不过也是个顽皮的孩子,做一些大人不让我做的事,不看母亲要求我看的书,每天想着玩耍。直到我的母亲病了以后,我只能看着她离开我,作为一个巫师,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学生们听着入了神,认真地看着这位伟大而又亲切的赫奇帕奇学院创始人。

“所以我才明白,我有能力,却不知如何运用我的能力。当身边的人有困难或是麻烦时,我本可以帮助他们,而我却没有,我就感觉这一切都归咎于我。这就是我今天想教你们的,孩子们,魔法是梅林赐予我们最美妙的能力。”

“用你的能力,去拯救他人。”

 

注:①阿尔杰姆.赫奇帕奇(Algem Hufflepuff)的名字出自于前苏联作家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的作品《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阿尔杰姆是主人公保尔.柯察金的哥哥,是一名火车司机,生在工人阶级的他和敌人进行了不懈的斗争。故事中德寇来找阿尔杰姆,强迫着他去开军车,他为了怕茹赫腊依被德寇查出,只好跟着去了。阿尔杰姆和勃鲁兹查克驾驶着火车,车上装满了德寇。半路上,他们把监视开车的德寇打死,两人也机警地跳下火车逃走,开过铁桥的时候,火车爆炸,车上的德寇都被消灭。

②植物学家坎特尔.贝尔(Canter Bell)的名字来源于笔者喜欢的一种植物——风铃草(Canterburybells),它的花语是无声的爱。 

—————————————————————

这篇番外是好久之前写的了,感觉有点不太像自己的风格,将就看吧。


韩璃冉

【霍格沃茨】原创:小巫师们的校园生活(二)

#是霍格沃兹为世界观的原创文#

◎前后故事无连接(大概)

◎触雷自行躲避,占tag致歉

♕以上,食用愉快♛


“快!阿道夫,我们快迟到了。”


早晨的阳光总是最舒适温暖的,但是对刚入学的新生们来说却是最紧张的时刻,他们要在还不熟悉地形的情况下从各院校的宿舍顺利走过随时变换方向的楼梯,到达餐厅解决早餐,然后进行他们第一节魔法课程。


而现在,一个扎着低双马尾的女孩正领着一个比她高12厘米的男孩匆匆穿过餐厅。至于为什么是如此准确的数字,那是因为夏恩在入学那天的火车上发现她是最矮的,这是她第一次为自己的身高感到苦恼,所以她偷偷计算了还需要长高多少,才能不做最...

#是霍格沃兹为世界观的原创文#

◎前后故事无连接(大概)

◎触雷自行躲避,占tag致歉

♕以上,食用愉快♛


“快!阿道夫,我们快迟到了。”

 

早晨的阳光总是最舒适温暖的,但是对刚入学的新生们来说却是最紧张的时刻,他们要在还不熟悉地形的情况下从各院校的宿舍顺利走过随时变换方向的楼梯,到达餐厅解决早餐,然后进行他们第一节魔法课程。

 

而现在,一个扎着低双马尾的女孩正领着一个比她高12厘米的男孩匆匆穿过餐厅。至于为什么是如此准确的数字,那是因为夏恩在入学那天的火车上发现她是最矮的,这是她第一次为自己的身高感到苦恼,所以她偷偷计算了还需要长高多少,才能不做最矮的那一个。

 

“嘿,夏恩。我们不吃早餐了吗?”

 

当快走过餐厅时,阿道夫突然停了下来,提住夏恩命运的衣领,认真的问道。被身高压制的夏恩不得不停下来,万分无奈的转身从桌上拿了一个可颂塞进阿道夫嘴里。阿道夫懵懵的叼着可颂继续跟着夏恩一路小跑去往教室。

 

而乖乖的温蒂早就准备好课本坐在位置上等待了,时不时看一看钟表和教室门口。默默担心着快迟到的两人,以至于她根本没注意有一只肥橘猫(划掉)猫躺在了夏恩的课桌上。

 

至于洛基嘛,一脸自信的样子,似乎很信任夏恩和阿道夫绝对会准时到达。

 

“喂喂~洛基,你说夏恩他们会迟到嘛?”

“当然不会了,在上课前几秒他们都有机会的。”

 

温蒂小声的喊着间隔一个小过道洛基,语气和眸子中满满的担忧。

 

“到了!”

 

夏恩的声音从走廊越来越近,温蒂的脸上也渐渐挂上了浅浅的微笑。夏恩课桌上的猫似乎瞬间来了精神,目不转睛的盯着刚刚到达教室的人。

 

夏恩喘了喘粗气,待恢复过来,才向座位慢慢走去,期间还向温蒂和洛基挥了挥手。得到了两人的微笑。

 

当然,他们的笑容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几乎是同时他们都看到了那只正看着夏恩......身后的阿道夫的猫。

 

夏恩偏过头有些不可置信的对伙伴们问“well...那是一只猫?!enm,为什么我的课桌上有一只猫?!”

 

“不知道,不过看样子挺好玩的————?”阿道夫托腮眯眼笑着说,还走上前去戳了戳那只猫。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猫张开了嘴,吐出几个威胁的字眼。

 

“因为我好困。嘿,孩子,如果你想活下去,你最好把手从我身上移开!不,如果你想毕业!”

“我感到有点尴尬,麦格校长在这儿?Uh-oh,我认为我应该去天花板。”

“哦豁,说话了?”

 

阿道夫突然兴奋着撸了一把,接着毫不在乎的继续说。

 

“谁在乎毕业问题,早得很啊。”金色的眼睛中满是愉快,“难得有不怕我的动物。”

“害怕你?不,不,小伙子,我比你知道的要老。专注于课堂。Uh————”

 

猫咪在阿道夫意趣盎然的目光下,飞到了天花板上。

 

“有意思啊。”

 

阿道夫挑挑眉。

 

“害怕不害怕这又不是年纪的问题。”

 

随后好奇的看向橘猫慢慢走回位置,摊好,开始睡觉。

 

“现在,先生小姐们,你们第一节课开始了。”

 

优雅的麦格校长走上讲台,她挥了挥魔杖,接着天花板上的猫便摔了下来,并且变成了一位少年。

 

“他是我的助教,阿西斯诺·狸悖达。”

“yeah——我会监督你们的上课状态的。”

 

狸悖达先生面对学生们,打了招呼。每个学生都不愿相信,眼前这位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比自己大了至少几十岁。

 

夏恩在课桌下的手用力扯动刚趴下睡觉的阿道夫的巫师袍,阿道夫反应机敏很快抬起头来。尽管如此,还是没逃过狸悖达先生的恶趣味。嗯...是的,恶趣味,听鹰院学姐的描述,“阿西斯诺·狸悖达-----一只仗着自己是校长助教而给学院随意扣分的肥猫!”

 

“阿道夫先生,你居然醒了?不过,很可惜,拉文克劳因为你随意的触碰老师,并在不顾课堂纪律,公然在课堂上睡觉,要扣五分!”

 

狸悖达先生的决定引起了拉文克劳学生们的不满,夏恩安全不能理解,阿道夫明明是在上课之前就被她叫醒了,还是避免不了扣分?!!她很想站起来进行质疑,但是,被其他三位小伙伴阻止了。

 

“夏恩,别担心,你那么聪明很容易就把分数加回来的。”

 

温蒂祖母绿的眼睛静静的看着夏恩的眼睛,夏恩没由来感到格外的安心。是的,她做得到!

 

洛基只是轻轻的附和了几声。

 

说完话的狸悖达先生露出狡黠的笑容,悠哉的坐到了讲台的一个角落,山绿色的眼珠在角落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极为恐怖。

 

“Vera Verto”

 

一个咒语从麦格校长嘴里说出,然后她眼前的一只黑色的鸟变成了一个漂亮的玻璃杯,随后麦格校长对学生们说道。

 

“现在,请大家试一试把眼前的鸟变成一只杯子。”

 

话语刚落,教室里此起彼伏的响起了喊咒语的声音“Vera Verto...”

 

在进行有趣的事情时,时间总是过得很快,饥饿和疲劳也总是感受不到,所以当下课时,急匆匆赶来上课的夏恩和阿道夫感到饥肠辘辘了。

 

“跟上我,我带你们去厨房吃东西。现在走的话,到下一节课还来得及。”

 

洛基缓步走到因为肚子饿而趴在课桌上的夏恩,和摊在椅子上的阿道夫跟前,悄悄的说。

 

温蒂把手藏在巫师袍的袖子里,仰头有些疑问。

 

“洛基,知道厨房的位置?”

“嗯,厨房离我们学院的休息室很近,多和画像聊天自然而然就知道了。”

“这样啊。”

 

于是,因为饥饿而失去颜色的夏恩二人,被温蒂和洛基连拖带拽的到达了厨房。

 

“哦哦哦,快看!先生小姐们来了!快为他们准备好食物!他们一定是饿极了才会自己找来厨房的!”

 

进入厨房,精灵们整齐有序的在各自的位置上工作着,精灵们的反应很快动作也很迅速,当他们注意到夏恩一行人时已经顺势将桌椅收拾好让夏恩几个人入座了。

 

“快,小先生来尝尝这个刚做好的芝士塔!不过得小心,它还有些烫!”

 

小精灵们热情的招待着几个小伙伴,厨房里弥漫着食物天然的香味儿。食物的味道好极了,而且小精灵从不给他们有空出嘴巴的机会。

 

夏恩从来没想到过,在霍格沃兹能吃到那些可爱又美味的糕点,毕竟在宴会厅离尝到的,只有可颂、南瓜汤和一些油腻的食物。

 

为了这些点心,夏恩似乎在纠结应该感谢因为起迟还不识路的阿道夫。如果不是阿道夫,夏恩就不会饿肚子,洛基就不会带着他们一起来厨房吃好吃的。归根结底,果然还是应该感谢洛基!?

 

夏恩举杯喝了口红茶,然后往嘴里塞了一块小饼干,脑子里还同步思考着。待夏恩滤清以上的因果关系,夏恩猛一拍桌,身边的几人抬眸微愣。夏恩也不管不顾拉住了洛基的手,满脸感动道。

 

“洛基!太感谢你了!多亏你带我们来这里吃那么美味的东西!”

“噗”

 

洛基捂嘴轻笑。不着痕迹的把手抽走。

 

“好啦,作为朋友说什么感谢的话?”

“快上课了,咱们该走了哦。”

 

语落,夏恩看了看怀表,心下一惊。

 

领着三人抬脚就跑向操场。

 

一路上,阿道夫还打趣道。

 

“飞行课,某人会不会因为刚才吃太多,在飞行的时候在魔法扫帚上口区吐啊~”

 

吃了不少甜食的夏恩立刻反应过来,只知道向阿道夫丢去一个白眼,和温蒂挽着手走着,带些撒娇的意味对她控诉。

 

“啊!!!温蒂,你管管他!不能这么放任他嘲笑我了!”

“噗哈哈哈哈”

 

温蒂听后,倒是毫不掩饰的笑出声,也不知道笑的是谁。洛基嘛,只是跟在三人身后,眼底带着浅浅的笑意,静静的看着三人闹。


千叶叶子

开学去会会学长学姐呀!

🦁️🐍🦡🦅

开学去会会学长学姐呀!

🦁️🐍🦡🦅

蓝木棉

Hp橡皮章手残记录(1)(2)(3)(4)
哈利波特四学院集齐😄

格兰芬多 斯莱特林 赫奇帕奇 拉文克劳

Hp橡皮章手残记录(1)(2)(3)(4)
哈利波特四学院集齐😄

格兰芬多 斯莱特林 赫奇帕奇 拉文克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