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赫默

32.8万浏览    2977参与
do抖君---(星熊才是0)

赫塞「孕育」

赫默x塞雷娅


对没错就是赫塞!!!


设定女女在亲热时受方也是有概率怀孕


这会成为一个小短片,前前后后会在13篇左右结束。


塞雷娅我可能会写的相对弱向些,赫默会相对攻,所以oooooooc注意避雷!


设定为和平的泰拉世界( 世界上没有感染者),莱茵生命是世界上医疗设备和技术最完全的医院,目前在与罗德岛签订盟约,为其提供医疗器械。


并且赫默的手可以和翅膀随意切换,所以在看见手/羽翼/翅膀时请不要惊慌,我所表达的是同一种意思。



好了废话完毕,能接受的↓


1「怀孕」


  “赫默,我……怀孕了。”...

赫默x塞雷娅


对没错就是赫塞!!!


设定女女在亲热时受方也是有概率怀孕


这会成为一个小短片,前前后后会在13篇左右结束。


塞雷娅我可能会写的相对弱向些,赫默会相对攻,所以oooooooc注意避雷!


设定为和平的泰拉世界( 世界上没有感染者),莱茵生命是世界上医疗设备和技术最完全的医院,目前在与罗德岛签订盟约,为其提供医疗器械。


并且赫默的手可以和翅膀随意切换,所以在看见手/羽翼/翅膀时请不要惊慌,我所表达的是同一种意思。






好了废话完毕,能接受的↓








1「怀孕」


  “赫默,我……怀孕了。”


  塞雷娅手里拿着医疗单子,一脸的不可置信。


  对面黎博利的耳翼抖动了一下,伸出双手接过了赫默手里的医疗单子。


  的确,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塞雷娅怀孕的是事实。


  “这可过得真快,明明咱们上一次亲热才过了不到一个月。”赫默轻轻的笑出声,这件事看样子对塞雷娅有点不小的冲击。


  “是啊,我明明已经做好避孕措施了,可为什么……”塞雷娅咬着嘴唇,右手开始轻轻抚摸着小腹,事发突然,她还没有做好当准妈妈的准备,但怀孕的事实却让她一个踉跄,让她必须加快自己的脚步。


  赫默看着面前有点惊慌的瓦伊凡,走近她,右羽翼撩开塞雷娅的上衣下摆,羽翼伸了进去,轻轻抚摸着塞雷娅的小腹。


  只是刚刚怀孕而已,但赫默感觉自己亲爱的伴侣的小肚子里面的小生命开始“踢踢打打”,宣告自己的存在了。


  “赫……赫默?”


  塞雷娅的声音有点颤抖,羽翼轻柔的抚摸让她有点痒,但好在赫默的羽翼很快就伸出来,替她整理好上衣。


  赫默的羽翼再次切换回了双手,双手抚住了塞雷娅的头,让她的头随着她的动作往下摆,直到赫默可以踮起脚尖,嘴唇可以附上塞雷娅的脸颊。


  “听着,我亲爱的塞雷娅,我最好的伴侣。”


  赫默郑重的说到。


  “不管你选择将孩子打掉还是留下直到她的出生,我都会支持你的选择。”


  “到我该保护你的时候了,亲爱的。”


                                                       TBC

狼溪

p1赛雷娅
p2塞赫
“从今往后,我会花上我的一生,来爱你”

p1赛雷娅
p2塞赫
“从今往后,我会花上我的一生,来爱你”

信鸮

一条恶龙的自我修养(塞赫小短篇)

#理智全无的速摸小甜文

#“从此恶龙与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也许以后会写正经篇(插旗)

一条恶龙的自我修养(不正经篇)

塞雷娅是一只瓦伊凡。

现在她正坐在家族会议角落的小板凳上打瞌睡,昨晚做法术课题研究又熬了一个通宵,这里的阳光正好暖和舒适。

头点了一下,两下,

“啪”扎扎实实的一巴掌呼塞雷娅脑壳上,“嘿你小子在这啊,听没听见刚刚你表哥的汇报,人家这次是第三个公主了,你什么时候给你老爹也整个回来?”塞雷娅揉着脑壳眼冒金星,看着老爹背后尾巴翘老高的某亲戚,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冬季,是瓦伊凡种族外出狩猎公主的黄金时期,塞雷娅张开翅翼盘旋在黎博利小城邦的中心城堡上空,警惕地提防着...

#理智全无的速摸小甜文

#“从此恶龙与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也许以后会写正经篇(插旗)

一条恶龙的自我修养(不正经篇)

塞雷娅是一只瓦伊凡。

现在她正坐在家族会议角落的小板凳上打瞌睡,昨晚做法术课题研究又熬了一个通宵,这里的阳光正好暖和舒适。

头点了一下,两下,

“啪”扎扎实实的一巴掌呼塞雷娅脑壳上,“嘿你小子在这啊,听没听见刚刚你表哥的汇报,人家这次是第三个公主了,你什么时候给你老爹也整个回来?”塞雷娅揉着脑壳眼冒金星,看着老爹背后尾巴翘老高的某亲戚,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冬季,是瓦伊凡种族外出狩猎公主的黄金时期,塞雷娅张开翅翼盘旋在黎博利小城邦的中心城堡上空,警惕地提防着可能会从四周射来的各种火石箭械。

半小时过去了,塞雷娅已经摸进了城堡阁楼,一路上都没什么人,她翻了翻夹着的《恶龙修炼手册》,在开始疑惑这里是不是传说中的公主寝宫时,一抬头就看见了墙壁上挂着的指路牌“公主寝居室”。

左转,直行,拐弯,再直行,走廊上每过五米就会出现一个指路牌,明晃晃地写着:

“亲,请往这边走哦”

“亲,是左转,不要走错了哦”

“亲,小心翅膀不要被刮到了呢”

“亲,前方就是您的目的地了,请小心不要在活动过程中碰倒任何花瓶哦”

“亲,碰倒花瓶的清理费账单包邮哦”

“嗯?”塞雷娅打开虚掩着的粉红蕾丝边大门,“你……”并在黎博利公主开口说话的后一秒敲晕对方,扛起来翻过窗户展翅飞走了。

任务完成,瓦伊凡小姐松了一口气。

 

奥利维亚是一只黎博利。

作为小城邦的公主,她很幸运地拥有一位贤明的父王,一个不作妖的母后,家庭和睦,国泰民安。

这样她就可以抽出大把的时间来进行她的研究项目。

说是研究项目,城堡里的侍女们却不止一次暗地里抱怨过公主房间传来的刺鼻气味,还有时不时的爆炸声,清理地毯时难以修复的灼烧痕迹。巡逻侍卫之间还流传过皇家图书馆半夜十二点闪现的灯光,深夜走廊上飘过跌跌撞撞的褐色幽灵。

只有国师白面鸮理解奥利维亚,她会在参谋之余帮忙跑腿带回黑市上才有的违禁材料,并擅长用幽默诙谐的笑话诱使摊主放价,为国库省下一笔细碎开支。

今天是冬季的第一个月,传说中恶龙迎娶公主的黄金时间,奥利维亚早早地按照习俗做好了准备,“女儿啊,东边城邦的你表姐已经遇到她的瓦伊凡了,你什么时候…….”老父王的话已经快把她的耳羽磨出茧子了。

卧室大门被“吱呀”推开,奥利维亚看着面前的黑影正要开口问好,嘴巴一张下一秒就被敲晕过去。

任务完成,黎博利公主在晕过去前的最后一秒想道。

 

奥利维亚在柔软大床上醒来,睁眼就看见了床沿边坐着的高大瓦伊凡,阳光透过银白色的发丝,像给整条龙都镀上了圣光。

“你好。”奥利维亚礼貌地问好,捏了捏好像有些落枕的脖子肉。

“你好……不,吾为高贵的瓦伊凡族,现纳汝为吾妻,以长先人之志。”塞雷娅认真地复读守则上的内容。

“蛤?”奥利维亚扭了扭脖子,她好奇地拿过瓦伊凡身边的硬皮厚书,发现书角微微翘起。

《霸道龙总爱上我》几个粉红大字随着书皮掀开显露在两人面前,奥利维亚眉间扬起。

“.……抱歉。”塞雷娅对书籍使用了钙质化,书本HP-10。

一楼大厅的某表哥突然打了个喷嚏,裹紧衣服收了收立起来的鳞片。

“噗…….”奥利维亚看着耳尖泛红的瓦伊凡,轻轻地笑了。

 

冬季初雪降下的美好清晨,瓦伊凡族地举行了一年一度的雪地婚礼,塞雷娅给奥利维亚带上黎博利族的传统白纱,乐声响起,角羽相抵,裙边飞扬。

 

听说婚礼结束的当晚塞雷娅就扫荡完整个城堡的三个月储存食材,钙质化了房门,与新婚妻子一起宅着推进冬季研究课题去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针鼠卷

新周边预售,微博有转发抽奖,传送门见评论

新周边预售,微博有转发抽奖,传送门见评论

NE000N
和朋友一起整的白赫!各种捏造私...

和朋友一起整的白赫!各种捏造私设!不喜请务必飞速划过!!


设定来自朋友!


我负责白嫖和香香香!


看完设定我彻底死了x

和朋友一起整的白赫!各种捏造私设!不喜请务必飞速划过!!


设定来自朋友!


我负责白嫖和香香香!


看完设定我彻底死了x

夏子物语
【明日方舟】小脑壳亚克力串串挂...

【明日方舟】小脑壳亚克力串串挂件第二弹


马不停滴的上新呐嘿嘿嘿!!!
你们喜欢的串串来第二弹了~偷偷告诉你们哦~老陈和诗怀雅的表情有惊喜嘻嘻!

【题材】明日方舟

【出品】夏子物语

【定价】15

【材质】亚克力

【规格】3+2cm

【代理】 @JACKPOT_印刷寄售社团 

【某宝】点这里

【微博】点这里

【明日方舟】小脑壳亚克力串串挂件第二弹


马不停滴的上新呐嘿嘿嘿!!!
你们喜欢的串串来第二弹了~偷偷告诉你们哦~老陈和诗怀雅的表情有惊喜嘻嘻!

【题材】明日方舟

【出品】夏子物语

【定价】15

【材质】亚克力

【规格】3+2cm

【代理】 @JACKPOT_印刷寄售社团 

【某宝】点这里

【微博】点这里

夏子物语
【明日方舟】招募出棉花糖挂件抱...

【明日方舟】招募出棉花糖挂件&抱枕

(~ ̄▽ ̄)~ 圆头圆脑又软绵绵的干员们~
会有刀客塔喜欢吗!!!
还有万众期待的浮梅挂件来啦!
整合运动也配拥有姓名哇!!

【题材】明日方舟

【出品】夏子物语

【定价】15/40

【材质】亚克力/抱枕

【代理】 @JACKPOT_印刷寄售社团 

【微博】点这里

【抱枕】某宝点这里

【挂件】某宝点这里

【明日方舟】招募出棉花糖挂件&抱枕

(~ ̄▽ ̄)~ 圆头圆脑又软绵绵的干员们~
会有刀客塔喜欢吗!!!
还有万众期待的浮梅挂件来啦!
整合运动也配拥有姓名哇!!

【题材】明日方舟

【出品】夏子物语

【定价】15/40

【材质】亚克力/抱枕

【代理】 @JACKPOT_印刷寄售社团 

【微博】点这里

【抱枕】某宝点这里

【挂件】某宝点这里

魔怔猫
学生时代的赫默,梦想是进入莱茵...

学生时代的赫默,梦想是进入莱茵生命,成为一名出色的生命科学家。

学生时代的赫默,梦想是进入莱茵生命,成为一名出色的生命科学家。

西沐
一个临摹淘到数位板以后的第一个...

一个临摹
淘到数位板以后的第一个成品
爱老婆

一个临摹
淘到数位板以后的第一个成品
爱老婆

信鸮

巢中之物(5)(塞赫)

飞行(一)

凌晨五点,村头第三户沃尔珀家的阿姊在院子里系紧篓子准备上山采药。

“姐姐,天上那是什么?”被吵醒的三弟推开柴门揉着眼睛问道。

“嗯?”她眯着眼睛往还未破晓的天空中望去,一条巨大的黑色影子飞快掠过,然后隐到同样漆黑的山林中去了。


半小时前,还在睡梦中啃着孜然兔腿的奥利维亚被风的呼啸声惊醒,她闭着眼睛往身侧摸了摸,手上没有传来熟悉的硬角硌感,她马上耳羽一抖坐了起来。

“哈欠……你在做什么?”正在石子地呼扇翅膀的巨龙听见身后传来了黎博利刚刚睡醒的绵软音调。

“我的伤恢复得差不多了,我想试一试。”塞雷娅轻轻地抖了抖翅翼,奥利维亚被带起的冷风冻得缩了缩脖子,“现在...

飞行(一)

凌晨五点,村头第三户沃尔珀家的阿姊在院子里系紧篓子准备上山采药。

“姐姐,天上那是什么?”被吵醒的三弟推开柴门揉着眼睛问道。

“嗯?”她眯着眼睛往还未破晓的天空中望去,一条巨大的黑色影子飞快掠过,然后隐到同样漆黑的山林中去了。

 

半小时前,还在睡梦中啃着孜然兔腿的奥利维亚被风的呼啸声惊醒,她闭着眼睛往身侧摸了摸,手上没有传来熟悉的硬角硌感,她马上耳羽一抖坐了起来。

“哈欠……你在做什么?”正在石子地呼扇翅膀的巨龙听见身后传来了黎博利刚刚睡醒的绵软音调。

“我的伤恢复得差不多了,我想试一试。”塞雷娅轻轻地抖了抖翅翼,奥利维亚被带起的冷风冻得缩了缩脖子,“现在时间还早,再晚点就不方便出来了,你再睡会吧,睡醒我就回来了。”

巨龙往前挪动了几步,好让扇起的石子不至于把柔弱的黎博利击个对穿,突然翅尖一紧,“带我去吧。”塞雷娅扭动脖子看向后方,“万一你掉在哪个山沟沟怎么办?”奥利维亚无措地缩回了手,龙的翼膜冰冰滑滑的,她用布料裹着手哈了哈气。

巨龙妥协般地矮了矮脖子,黎博利瞬间兴奋起来,呼啦着翅羽蹬着凸起的鳞片往上爬,她隔着衣袖搂住了巨龙的脖子,两只脚悬在半空中晃来晃去。

“抓紧了”

“呼——”下一秒,快乐黎博利瞬间缩成了惊恐芦花鸡,巨龙翅翼带起的风将石子窝搅出两个小坑,巨爪一蹬带得背上的奥利维亚颤了两颤。黎博利双目紧闭,两条耳羽紧张地竖了起来,被寒风吹拂着晃来晃去。

“唔……”双手不敢松开分寸,巨龙呼扇着翅翼在洞穴上空盘旋着,“感——觉——还——好——吗”奥利维亚闭着眼睛大声喊道,寒风顺着喉管灌到肚子里,凉了个通透。

巨龙应着长吟一声,尾巴一摆顺着风向继续爬升,裹着的布料被风吹得鼓了起来,奥利维亚腾出一只手抓紧披风眯缝眼睛向下看,黎明前的山村漆黑一片,只有几粒早起山民的火把光点在小道上蜿蜒前行。

上升,黎博利俯贴着巨龙的脖颈,血管的暖意透过鳞片传导到她的身体里,寒风像冰冷的铁锥一样刺入她皮肤的每一个毛孔,奥利维亚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被轻盈地托了起来。风声,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下寒风呼啸的声音,极度的喧闹中带着极度的安静。

下一瞬间,什么声音都消失了,奥利维亚在诧异中睁开双眼,灿烂的星光溢入眼帘,巨龙垂着尾巴悬停在半空中,双翼扇动操控着缓缓风流。

太阳快升起来了,东边的那块天空正被逐渐褪去深色。

“塞雷娅……”奥利维亚小声地呢喃着。

没有回应。

黎博利疑惑地拍了拍龙颈,却惊讶地感受到身下传来“扑通扑通”的振动声,像是某枚巨大心脏的搏动一般。

停滞,然后是突如其来的坠落。

“塞——雷——娅——”奥利维亚惊恐地大声吼道,“发——生——了——什——么”

没有回应。

巨龙的眼睑合上了,头颅在狂风的吹拂下两边晃动,奥利维亚努力地在风的裹挟下抱紧支撑点,双腿在半空中无助地摆动着。

高度还在下降,徒劳。

奥利维亚在下落的惊恐和极度的寒意中仿佛催生出了幻觉,她感觉自己正在远离这个身体,看着龙和黎博利正一起无声地向下坠落。

好像,什么时候,也发生过同样的事情。

“砰——”烟尘四起,山下的沃尔珀看着远处惊起的山林飞鸟愣了愣神。

 

“嗯…….嗯?”奥利维亚醒转过来,发现自己正依偎在一个人型物的柔软怀抱里。

太阳升起来了,光线倔强地漫溢过来,天空被铺染成层次分明的彩色。

褐色的层状结块附在身下“人型物”的腿和脸颊上,银白色的发丝在枯草地上散铺开来。

奥利维亚戳了戳其中一块凸起的褐色结晶,然后看着它在指尖触碰下缓缓褪去。

接着她揪住人型物的脸部肌肉,狠狠一提再一拧。

“嗷!”白发人型物发出了熟悉的声音。


jiNg

“欢迎你来到罗德岛,塞雷娅女士”

“欢迎你来到罗德岛,塞雷娅女士”

comet_chen
一只可爱的赫咕咕~一家四口进度...

一只可爱的赫咕咕~
一家四口进度1/4

为什么这么糊。。

一只可爱的赫咕咕~
一家四口进度1/4

为什么这么糊。。

苹果派派派!

【塞赫】谎言

-我们所在的,是层层谎言编织起的现实。

1-

赫默让伊芙利特坐在腿上,拿着小木梳,梳理伊芙利特乱蓬蓬的长发,轻声叙述着她学生时期在伦蒂尼姆和塞雷娅的相遇、相识到相爱,神情中带着无限的温柔。

伊芙利特听过很多遍了,那个故事她熟悉到可以背下来。

但她还是认认真真地听着,老老实实坐在赫默的大腿上,注视着她的侧脸。

因为只有这个时候,赫默的眼中会闪现熠熠光辉,虽然是转瞬即逝的。

更多时候,赫默会突然停下,长叹一口气。

“怎么又说起这些...明明说好了不提的。抱歉,伊芙利特。”

伊芙利特不语,伸手摸了摸黎博利左手的羽毛。

“谢谢...伊芙利特,你长大了。”

赫默牵起她的手贴在脸上。...

-我们所在的,是层层谎言编织起的现实。

1-

赫默让伊芙利特坐在腿上,拿着小木梳,梳理伊芙利特乱蓬蓬的长发,轻声叙述着她学生时期在伦蒂尼姆和塞雷娅的相遇、相识到相爱,神情中带着无限的温柔。

伊芙利特听过很多遍了,那个故事她熟悉到可以背下来。

但她还是认认真真地听着,老老实实坐在赫默的大腿上,注视着她的侧脸。

因为只有这个时候,赫默的眼中会闪现熠熠光辉,虽然是转瞬即逝的。

更多时候,赫默会突然停下,长叹一口气。

“怎么又说起这些...明明说好了不提的。抱歉,伊芙利特。”

伊芙利特不语,伸手摸了摸黎博利左手的羽毛。

“谢谢...伊芙利特,你长大了。”

赫默牵起她的手贴在脸上。

伊芙利特觉得相比她需要赫默,赫默可能更需要她。

那就好好陪在她身边吧。

只是伊芙利特有些疑惑。

她不明白赫默有时候为什么要说那种一戳就穿的谎言。

“不要去见塞雷娅了,该放下了。”

这句话更像是赫默对自己说的。

明明说着这句话的黎博利带着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啊。

2-

赫默握紧了伊芙利特的手,暖暖的温度传入她的手心。

“抱歉,伊芙利特,又吵你了。不要去见塞雷娅了好吗...我们,已经不需要她了。”

我只要伊芙利特就好了,有这孩子在身边就好了。

赫默的右手在伊芙利特看不见的地方紧攥成拳。自己还在奢求些什么?

平静的生活,已经是上天赐给她们最大的幸福了。

她想起初见伊芙利特的时候。

寒冷的冬天,蜷缩在杂货堆里的萨卡兹小女孩身着破破烂烂看不出颜色的单薄衬衫,攥着匕首,脸上带着威胁性的恐怖笑容,与赫默对峙着。

匕首的裂纹上逐渐浮现出铸铁一样的红色。

“源石技艺?!”赫默一惊。“住手,你会伤着自己的!”

果然,没过两妙,小女孩发出“嘶”的一声,急促地松开手,匕首“啪嗒”掉在地上。

在小女孩弯腰的拾起武器的时候,赫默本可以用手中的麻醉枪放倒她。

可赫默却以被划伤右手为代价冲过去抱住了她。

萨卡兹小女孩愣住了,随即激烈地挣扎起来,在赫默的怀中拳打脚踢。

赫默轻拍着她瘦骨嶙峋的后背,轻声安慰。

“没事了,没事了,没有人会抛弃你了。”

她右手的血迹蹭在小女孩的衬衫上,为色彩杂乱的衣服添了一道鲜艳的红色。

“没有人会抛弃你了。”

这本是她许下的诺言,却再一次被现实撕碎。

爆炸的气浪让她的耳膜生疼。

大脑“嗡”的一声。

“伊芙利特呢?伊芙利特还没有逃出来!”

赫默第一次慌乱得手足无措。

冲进火场里是不可能的,她用残存的理智阻止了自己赔上性命。

塞雷娅看着她,举起脚边的水桶从自己头顶浇了下去。

“塞雷娅!你干什么——”赫默试图拽住她的衣角,被塞雷娅带得一个趔蹵,松开了手,眼睁睁看着那个钻石般坚硬的女人冲进一片火光中。

她缓缓跪在地上。

“我不能再失去你了啊...”

这之后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赫默透过被眼泪模糊的视线从火光中辨认出那两个叠在一起的影子。

她撑起身子,踉踉跄跄地飞奔过去。

塞雷娅略为粗暴地把昏过去的伊芙利特丢到赫默怀里。

“带着她走吧,不要回来了。”

赫默僵住了,离火焰这么近,她居然只感受到寒冷,彻骨的冰冷几乎冻结住她的血液。

这孩子又被抛弃了吗...作为一个失败的试验品。只是她没有想到说这句话的是塞雷娅。

她抱着伊芙利特缓缓前行,头也不回。

3-

“狙击手准备,东南方向...”通讯器里传来嘶哑的声音。

“塞雷娅主任,您这是干什么?”狙击手看着被塞雷娅按住的手

“一个失败的实验品是不可能离开莱茵生命的。”

塞雷娅死死地按住狙击手的手。

“她只是个孩子。”

狙击手冷笑。

“在她成为实验品的时候,就不仅仅是一个普通孩子了,您也知道吧。”狙击手打开她的手。“放她出去只是置更多人于危险之中。”

“通讯器给我。”塞雷娅抢过狙击手耳边的通讯器。

“我会承担一切责任。”

“怎么承担?您认为您承担得起?”通讯器那头传来戏谑的笑声。

“那个研究,我不会再碰,归你了。”塞雷娅控制了手上的力道,可通讯器仍被捏出细细的裂纹。“派我去她们身边,随时监视,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我会引咎辞职。”

“...成交,”通讯器里传来低低的笑声“真没想到您会做到那一步。不过我还得添一句,如果和她们有过多接触...”

“视为叛变,击毙对吧?”

“聪明。”

逃吧,逃得远远的,永远不要回来。塞雷娅在寒风中注视着赫默的背影。

4-

“塞雷娅....”赫默拦在她面前“我们得好好谈谈。”

塞雷娅看着眼前的黎博利,用目光勾勒着她耳羽的轮廓。她想像着自己轻抚着赫默的脸颊,一遍又一遍,温柔又深情。

“不要无视我,回答。”赫默拼了命装出恶狠狠的样子瞪着她,如果不这样绷紧面部,她也不知道下一秒自己会不会突然哭出来。

“对不起,奥利维亚。”

塞雷娅转身离开。

油焖烧猪威尔伯

俺又来啦!!这次是长发赫!  后面是大图

俺又来啦!!这次是长发赫!  后面是大图

:p
越...越考试越想ooc 脑内...

越...越考试越想ooc

脑内有无限低质量图 

越...越考试越想ooc

脑内有无限低质量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