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赫默

34.3万浏览    3106参与
卷云

一个摸鱼
脑内的赫默表白场景

Can you hear my heartbeat singing to your heart?

一个摸鱼
脑内的赫默表白场景

Can you hear my heartbeat singing to your heart?

米芙鸟
当你把赫默变成十岁……还是很可...

当你把赫默变成十岁……还是很可爱呢!

当你把赫默变成十岁……还是很可爱呢!

栋雷米的让娜

S. S. S. 02

塞雷娅(双人)×赫默 双塞雷娅(一男一女)

ooc预警 r18可能


我叫沙里叶。

你们当然不会听说过我。

因为我是我们家族,尤其是我姐姐的耻辱。

我的姐姐塞雷娅,是天底下最好的人。

谁不承认这一点,我就杀了谁。

当年上中等学校的时候,姐姐质疑那个老顽固关于源石转化的一条基本公式,老顽固居然说姐姐不尊重她,还说她就是个自以为是的万事通。

我知道姐姐要强,她只是在深夜的时候一个人在那里打拳,但我有听到啜泣声。

所以我杀了那个老混蛋。

我很弱,从小身子骨就很弱。

我不像姐姐能变成龙形瓦依凡,我做不到,我至多只能伸伸爪子。

我一点也不能打,姐姐三岁的时候就能把父亲击退,我到了成年礼的时候也没能打赢他。

姐姐...

塞雷娅(双人)×赫默 双塞雷娅(一男一女)

ooc预警 r18可能


我叫沙里叶。

你们当然不会听说过我。

因为我是我们家族,尤其是我姐姐的耻辱。

我的姐姐塞雷娅,是天底下最好的人。

谁不承认这一点,我就杀了谁。

当年上中等学校的时候,姐姐质疑那个老顽固关于源石转化的一条基本公式,老顽固居然说姐姐不尊重她,还说她就是个自以为是的万事通。

我知道姐姐要强,她只是在深夜的时候一个人在那里打拳,但我有听到啜泣声。

所以我杀了那个老混蛋。

我很弱,从小身子骨就很弱。

我不像姐姐能变成龙形瓦依凡,我做不到,我至多只能伸伸爪子。

我一点也不能打,姐姐三岁的时候就能把父亲击退,我到了成年礼的时候也没能打赢他。

姐姐是我们族群的拳皇,谁都打不过她,而我作为她的弟弟,则是谁都打不过。

我知道姐姐一直很护着我,她第一次打出名声就是为了我跟五个成年族人开打,其中一个受过军事训练的被她打的内出血,当时他们在我放学的路上拦住我勒索我,我没敢反抗,但是他们一走就被她拦下了,我那时才知道在另一个学校上学的姐姐其实一直跟着我。

我很弱,我知道,我甚至没办法做出一个标准的跳踢。

但我觉醒了源石能力,我的能力是能够吞噬一切的涡流。

我就是用这个能力杀掉那个老顽固的。

我伸开手,黑色的气流如同姐姐龙化后的巨口,将那个老顽固彻底抹杀。

他是第一个,但当然不是最后一个。

过了几年我的雄性特征开始逐渐成熟,尽管我的肌肉力量略有上升,但还是远不如同族们,我真正迅速发展的是瓦依凡铭刻在血液中的占有欲。

姐姐是很高傲的人,她比我们晚选定了自己的宝物,而我则是在感受到的那一刻就毫不迟疑地做出了选择。

我爱她。

不是姐姐弟弟那种爱,是我们铭刻在种族血脉中的那种爱。

每一天我都在看她,看她张扬的力量,看她迅捷的思维,看她无敌的姿态。

每个晚上我都在浴室外想象着她若隐若现的曲线,那完美的身体线条,那美好的气息。

每个晚上我都在床边数她的睫毛,姐姐的睫毛没有我的长,短而刚硬。

有一次我趁她睡着,悄悄吻了吻她的尾巴。

我的姐姐是属于我的。

尽管我知道,她不会选择我作为她的宝物,但那无妨,她的宝物就会是我的宝物。

我开始给自己梳妆打扮,我不配和姐姐有一副面孔,我的姐姐是天使,是美玉,是珍宝,天底下只有她配拥有这样的一副容颜,我必须改变自己的容貌,我开始烫发,化妆,美甲,总之我要和她不一样,显得我是个花枝招展的怪人,这样当我看着姐姐的时候,就能更好地咀嚼她散发出来的万丈光芒。

可我怎么可能想得到,她选择的是那个黎博利族的书呆子?

她有什么好?戴着镜片奇厚无比的老式眼镜,留着愚蠢的发型,说着那些冰冷僵硬又蠢笨稚拙的话。

她喜欢我的姐姐?她明明是看着姐姐年纪轻轻就已经是莱茵生命的高级研究员,三年之内就可以成为研究室主任,她垂涎她的能力,她想要借姐姐上位!

这种人我见得多了,也杀的多了。

于是我决定去和她约会,尽管我化着妆,但她只是好奇为什么我会化妆,我用几句话搪塞过去,然后就是吃饭看电影,这笨拙的大学生想要拉我的手却只敢拉扯袖子,还是我一把抓紧了她的手。

可恶,为什么这么温热,这么柔软,就像小时候姐姐牵着我走过哥伦比亚的危险丛林。

可恶,为什么她身上散发出一股姐姐的气息,那么温柔,那么高洁,那么孤傲,那么美?

我猛地搂紧了她,用力地吻着她的唇,舌头狠命地伸进去缠紧她柔嫩的雀舌,啜饮着她口中香甜的汁液,手轻抚着她微微鼓起的臀和细嫩的腰肢,这当然不是姐姐,姐姐的臀挺翘而有力,姐姐的腰细而坚硬,姐姐浑身的肌肉能让我下身滚烫,但是这不一样的感觉却好像把我带到了姐姐面前,我们的尾巴缠在一起,她的十指龙化后钩紧我的血肉,她的龙舌伸进我的口腔撩拨着我的内脏。

在一个长长的深吻后我醒了过来,我感到胯下的心脏剧烈搏动着,身前赫默灿金色的双目迷离地闪烁摇曳着。

“你是塞雷娅吗?”

“我是。”


随便磕磕cp

                              新海报的挖糖



紫菜亲爹的塞雷娅和赫默海报昨晚终于通贩了😭



吸烟又帅又酷的塞雷娅和握着草的赫默,两个美丽女人的美貌已经把我迷晕了。而且这份海报里紫菜爹爹藏了太多糖了!!!我看了一晚上已经磕晕了,现在整理一下给大家看看😭






1.塞雷娅腰上的羽毛挂饰和赫默眼镜上的✖️型挂坠。(p1、p2)



塞雷娅精一精二立绘上都挂有羽毛...

                              新海报的挖糖




紫菜亲爹的塞雷娅和赫默海报昨晚终于通贩了😭




吸烟又帅又酷的塞雷娅和握着草的赫默,两个美丽女人的美貌已经把我迷晕了。而且这份海报里紫菜爹爹藏了太多糖了!!!我看了一晚上已经磕晕了,现在整理一下给大家看看😭








1.塞雷娅腰上的羽毛挂饰和赫默眼镜上的✖️型挂坠。(p1、p2)




塞雷娅精一精二立绘上都挂有羽毛,本次海报也不例外。不过赫默居然也有代表塞雷娅的饰品,所以你们还在一起的时候是每天都挂着对方送的定情信物吗?!








2.紫菜老师的文案(p3)




““希望纤细的矛盾关系能钻入叠穿与不对称的间隙,得以相称于她们的不善言辞与口是心非。”




赫默的档案里有明确指出她不善言辞,那口是心非就是指塞雷娅了。“纤细的矛盾关系”、“钻入叠穿与不对称的间隙”,非常好的描述了塞赫两人现在的状态,紫菜亲爹太会了😭








3.本次海报的英文描述(p4)




 “Do not be unprepared.




  Please give her a few minutes to organize 




  her complex thoughts.




  Do not worry too much about their affairs.




  Because rocks and grass can always 




  complement each other over time.”




我用我六级只有500多的垃圾英语水平翻译一下这段话的大致意思:




请做好准备。




请给她几分钟组织一下她复杂的想法。




不要太担心她们的事。




因为石头和草总能互补。




石头指塞雷娅(海报上塞雷娅挎着的混凝土斜挎包),而草代指赫默(海报上赫默捧着很多草),意味着我们cp的代餐都不用找小动物,石头和草的图片就可以做代餐了(不是

石头和草总能互补,所以塞赫一定能复婚?!




而且在上面这段文案中“ Do not worry too much about their affairs”中的“affair”是个非常暧昧的词,它的意思既有“公共事务,事件”,也可以代指“风流韵事、热恋关系”。虽然完全可以理解成叫我们不要担心她们的过去合作的事,但我总是忍不住往其他方面想……












目前发现的糖就是这么多,紫菜亲爹真的太会了👍悄咪咪藏了这么多糖,我磕昏迷了😭




希望大家多去支持紫菜老师的海报和接下来要出的羽毛周边!

ZeRogodk

吵吵闹闹医疗部【1】

*原创主角

*医疗部全员(迫害)向

*大量cp注意

*全篇人设崩塌生草注意

*医疗部的沙雕日常

“新人,既然今天是你第一次来医疗部报道,那你今天就到部里去转一转,顺带去认识一下同事。”凯尔希医生说里拿着资料对着弗洛说道。

“那还有什么需要我注意的吗?凯尔希医生。”弗洛收好了自己的东西,向凯尔希问道。

“没什么了,如果有的话就是要小心华法琳,就和她打个招呼就行了。”弗洛一边离开一边听凯尔希医生向自己叮嘱道。

“嘛,希望医疗部里的大家都是一些好相处的人。”弗洛心里想着,手上推开了医疗部的大门,没有想到这将会是自己三观崩塌的开始。“首先是……华法琳医生。既然凯尔希医生说她有点危险了,那就先和她去打个招呼好了。”弗洛...

*原创主角

*医疗部全员(迫害)向

*大量cp注意

*全篇人设崩塌生草注意

*医疗部的沙雕日常

“新人,既然今天是你第一次来医疗部报道,那你今天就到部里去转一转,顺带去认识一下同事。”凯尔希医生说里拿着资料对着弗洛说道。

“那还有什么需要我注意的吗?凯尔希医生。”弗洛收好了自己的东西,向凯尔希问道。

“没什么了,如果有的话就是要小心华法琳,就和她打个招呼就行了。”弗洛一边离开一边听凯尔希医生向自己叮嘱道。

“嘛,希望医疗部里的大家都是一些好相处的人。”弗洛心里想着,手上推开了医疗部的大门,没有想到这将会是自己三观崩塌的开始。“首先是……华法琳医生。既然凯尔希医生说她有点危险了,那就先和她去打个招呼好了。”弗洛在心里自言自语着,走到了华法琳办公室的门口,这是他忽然听到一老一少两位女性的声音。

“华法林医生,现在不是饭点,而且我在工作,麻烦您离我远点,可以吗?”

“唉,苏苏洛,我就咬一口,咬一口总行了吧。”

“真想不明白您这种人是怎么当好元老的……就一口,快点,我还要工作呢,华法琳医生,老师。”

咔嚓!

“疼疼疼疼!华法琳医生,出血了!”

合着这华法琳还是一个在自己学生旁边吃饭还把人家弄出血的屑老师啊!弗洛想着,在门口喊道:“打扰一下,我找华法琳医生。”“啥事?”一个白色的身影探了出来。“没事,就是凯尔希医生让我跟你打个招呼,认识一下,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说完 弗洛赶快准备转身离开。“等一下,这就完了!?”华法琳原以为会是很漫长的交流,但没想到这就完了。“像这种吃个饭都能伤到学生的屑老师也没什么谈的必要了吧!”弗洛没有理会华法琳的嚎叫,留下来一句话后飞身离开。“我不就是咬的时候太大力了吗?”华法琳的话语传到了他耳边,然而他并没放在心上。

“下一个,赫默医生和白面鸮医生。”弗洛看了看凯尔希给自己的名单,迅速跑到了赫默的办公室里。

“请问您是?”正在处理文件的赫默被突然出现的黎博利男人吓到了。“咳咳……我叫弗洛,是新来的医疗干员,准备和你们打个招呼,咳咳…”弗洛大喘气地说着。听到这话,赫默很快恢复了镇静,对弗洛说道“啊,既然这样,也就是来客人了吧。”一边说还一边朝办公室的另一边去招呼白面鸮,可是半天都没有人回应。“末药,白面鸮呢?”赫默向自己旁边正在配药的末药问道。“咿呀!”末药吓了个趔趄,“白面鸮小姐说今天深海色小姐和一位笔名为‘本公主很刑’的小姐的您和赛雷娅前辈的同人志发售 她抢着去买了。”“白面鸮!”赫默的脸上闪过一道青筋,她转身对弗洛说道,“弗洛先生,您先去找莱娜小姐,我出去办件事。”说完赫默不顾自己的淑女风度,立刻飞了出去。“末药小姐?”弗洛转头向末药问道。“要……要干什么?”很显然,末药又被吓到了。“没什么,莱娜小姐的办公室在哪?”

额,没想到莱娜小姐就是自己刚进门时看见的拖地人员,弗洛尴尬地坐在调香师面前的椅子上想着,出于礼貌,自己竟然还朝她问了句好!“莱娜小姐,就坐在这个拖把下让它滴着,真的好吗?”弗洛开口向调香师问道。“没事的啦,这拖把上反正都是我在温室里不小心弄撒的香水,让它滴点一点也没有什么事情的啦!”调香师笑着回应道。“果然是记仇了啊!”满头香水的弗洛在心里欲哭无泪的想着。

拜访完调香师后,弗洛准备去拜访闪灵和夜莺,但是在刚把白面鸮捶得死了机扛回来的赫默的表示下得知闪灵和赫拉格将军一起去龙门新修的摩托车赛车场飙车去了,而夜莺跟着他们一起去顺带着帮忙拉二胡伴奏,现在人都不在,所以只好作罢。

接着,弗洛又去拜访了拿火箭炮治疗的微风,用锤子进行手术来治疗(物理)的嘉维尔,以及掰手腕可以把他掰赢的实习医生安赛尔,经历了一天的弗洛在门口感叹道:“难道医疗部没有正常人吗?!”“先生你在找我吗?”喝着一杯红色液体的苏苏洛恰巧路过,听到这话对弗洛说道。弗洛看着眼前这个难得正常的少女,眼泪都留了下来,看着她脖子上流着血的咬痕都变得可爱了起来……等等,咬痕?!弗洛想了一想,对她说道:“你是那个,苏苏洛吧?”苏苏洛点了点头。她是华法琳的学生来着,弗洛在心里想着,师徒二人的对话以及华法琳在自己临走时的话都从耳边快速地闪过。话说被血魔族吸了血而且没死的会变成半血魔的吧?弗洛看了看苏苏洛手上的红色液体,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赶紧离开。“我手上的这杯番茄汁有什么问题吗?”苏苏洛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瓶子,迷惑的摇了摇头后转身离开。

晚上,凯尔希办公室内。

“新人 相处一天之后对同事有什么想法吗?”凯尔希看着自己眼前神情憔悴(?)的弗洛说道。

“凯尔希医生,我想静静。”

tbc

附赠的弗洛个人资料:

性别:男

职能:医生

专精:战地医疗,药理学 ,刀术(手术刀)

战斗经验:1年

种族:黎博利(渡鸦)

出身:维多利亚

身高:171cm


月喵猫喵咕咕呱

最近的一些方舟杂鱼

最后一张即将冬天出门的莱茵一家三口(请忽略身高画的有问题)(衣服私设)

记不住人设QAQ衣服瞎画(好像把梅尔发型和耳朵画错了)

(跪地道歉)

最近的一些方舟杂鱼

最后一张即将冬天出门的莱茵一家三口(请忽略身高画的有问题)(衣服私设)

记不住人设QAQ衣服瞎画(好像把梅尔发型和耳朵画错了)

(跪地道歉)

月喵猫喵咕咕呱

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冬天要画泳装

三只涂鸦,泳装私设

双狼tag私心

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冬天要画泳装

三只涂鸦,泳装私设

双狼tag私心

FatTonnies

SQUARE

//明日方舟同人方形徽章

🔗购买链接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oq0.12575281.0.0.39af1deboz4uB3&ft=t&id=608969161811

🔗微博抽奖 https://weibo.com/3182377704/IjFOfzBbR?type=repost#_rnd1575705818304


*终于可以发了!

*事实证明我不仅能做小偶像还能做纸片人(((

SQUARE

//明日方舟同人方形徽章

🔗购买链接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oq0.12575281.0.0.39af1deboz4uB3&ft=t&id=608969161811

🔗微博抽奖 https://weibo.com/3182377704/IjFOfzBbR?type=repost#_rnd1575705818304


*终于可以发了!

*事实证明我不仅能做小偶像还能做纸片人(((

一隻滷蛋
自己常用的医疗干员~ 今天的图...

自己常用的医疗干员~

今天的图力用完了我去看🐍图补补身体

自己常用的医疗干员~

今天的图力用完了我去看🐍图补补身体

栋雷米的让娜

S. S. S. 01

塞雷娅(双人)×赫默 双人塞雷娅(一男一女) ooc预警 r18可能

小连载,3-4篇的篇幅

我被杯中的咖啡洒了一身,而始作俑者没有任何道歉的意思,她只是心烦意乱地掏出来半包烟,也没问我抽不抽,自己掏出火柴用拇指搓燃点起一根塞到嘴里,一口抽掉小半截。

看着她起伏的胸口,联系到刚刚一拳把门轰开的行为,还有若隐若现的酒气,我很确定她很愤怒,我对着凯尔希的耳朵发誓,我这辈子没见过这么生气的塞雷娅。

说是生气,她另一只手又捂住了上半张脸,我看到有眼泪流下来。

这就更稀罕了,悲愤交加的塞雷娅,是发生了什么事?和赫默吵架了?

“博士,”塞雷娅将烟摁灭在手心,声音沙哑,“我想请您帮我一个忙。”

我愣了愣,没想...

塞雷娅(双人)×赫默 双人塞雷娅(一男一女) ooc预警 r18可能

小连载,3-4篇的篇幅

我被杯中的咖啡洒了一身,而始作俑者没有任何道歉的意思,她只是心烦意乱地掏出来半包烟,也没问我抽不抽,自己掏出火柴用拇指搓燃点起一根塞到嘴里,一口抽掉小半截。

看着她起伏的胸口,联系到刚刚一拳把门轰开的行为,还有若隐若现的酒气,我很确定她很愤怒,我对着凯尔希的耳朵发誓,我这辈子没见过这么生气的塞雷娅。

说是生气,她另一只手又捂住了上半张脸,我看到有眼泪流下来。

这就更稀罕了,悲愤交加的塞雷娅,是发生了什么事?和赫默吵架了?

“博士,”塞雷娅将烟摁灭在手心,声音沙哑,“我想请您帮我一个忙。”

我愣了愣,没想好怎么回答,只是下意识点了点头。

她猛地站起来,摇晃了一下,递上一把小刀,“我想请您把我的逆鳞刮下来,我们瓦依凡失去了自己的宝物后就没资格拥有逆鳞了。”

“这干嘛啊?”我把刀推回去,“有事说事。”

她掏出第二根烟,一口气抽到滤嘴处,缓缓吐出辛辣的青雾,在烟雾中扭过头去。

“我一直没跟您说过,我有个双胞胎弟弟。”

我正伸手去拿烟,让人家抽闷烟可不好,结果被这句话惊到了。

“我们两个性格和能力基本都是相反的,我知道你们怎么说我,塞雷娅就是个脑筋死硬的直男,而他就是个脑子里非常多花活的骚货。我很能打,不是我谦虚,真要赤手空拳能打得赢我罗德岛也找不出几个,而他就是个花拳绣腿小废物,即使是您也可以轻松干掉…啊我不是那个意思,请您别见怪。”

我挥挥手,将烟盒放回去。

“我的能力是无中生有的钙质化,他的能力是吞噬一切的涡流,我们两个长的也不像,您可以看看,他叫沙里叶。”她递上一张照片,里面是不苟言笑的年轻塞雷娅,一边是一个笑嘻嘻的小伙子,说是小伙子其实他长的非常的女性化,细长的桃花眼,又长又翘的睫毛,圆润的额头和下巴,唇红齿白,好笑的是他头发比那时剪了短发的塞雷娅还长,扎了个高马尾,还烫了卷,画了眼线涂了眼影上了唇彩还有美甲…

“喔!”我没别的话说,我第一反应居然是觉得这人挺漂亮,而且其实虽然塞雷娅这么说,他俩长的事实上像的不行,就是塞雷娅面相刚硬一点,这小伙子面相柔和妩媚一些。

“当年我和奥利维亚交往的时候,”塞雷娅继续抽着烟,“沙里叶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扮成我的样子和她去约会,后来我把他揍了一顿,他一直怀恨在心。”

我一愣,我突然想起来我见过这个小伙子,前几天赫默和塞雷娅一起进实验室的时候大家都拍手叫好,现在想想那并不是塞雷娅???

“是的,他前几天不知怎么找到了过来,”塞雷娅恶狠狠地吐出烟雾,“就在医疗部的实验室,就您楼上那里。”

我吞了口口水,我感受得到塞雷娅身上的杀意,但那股子气劲很快又下去了。

“我路过的时候听到乒乒乓乓的声音,那个时候已经下班了应该没人在里面,我看到亮着灯,想敲一下门,您也知道,奥利维亚不允许我未经她的同意擅自推门进去,我正准备敲门,听到她的声音,在…在呻吟…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我进门的时候他们已经…结束了…正在亲吻和抚摸对方,我听到奥利维亚在颤抖,在喘气,他也在喘气,您知道奥利维亚说什么吗?”

我摇摇头,这个时候连猜都是不能猜的。

“她说,有时候我觉得你才是塞雷娅。”

塞雷娅一拳砸在桌子上,我那可怜的小铁桌直接裂成了四五块。

“你知道沙里叶说什么吗?”她点燃了最后一根烟。

“他说,为什么我不能是呢?”没等我回答,她低声说道。


草木灰
选c就对了,不对就算了!干妈的...

选c就对了,不对就算了!
干妈的特殊教育方式<( ̄3 ̄)>

选c就对了,不对就算了!
干妈的特殊教育方式<( ̄3 ̄)>

Ochano

不干正事的摸鱼合集(何

p12:和朋友聊天聊出来的脑洞
众所周知猫头鹰提裤是大长腿,那么总是穿长裙的塞雷娅主任…

p34:和朋友聊天的摸鱼
龙门早茶、苦咖啡和苹果派。

p5678:给朋友掉落的小摸鱼

不干正事的摸鱼合集(何

p12:和朋友聊天聊出来的脑洞
众所周知猫头鹰提裤是大长腿,那么总是穿长裙的塞雷娅主任…

p34:和朋友聊天的摸鱼
龙门早茶、苦咖啡和苹果派。

p5678:给朋友掉落的小摸鱼

酥十金
lof也发一下 毫无进步的一个...

lof也发一下

毫无进步的一个月。。

lof也发一下

毫无进步的一个月。。

随
虽然最后突袭的石头也没换来塞爹...

虽然最后突袭的石头也没换来塞爹但是赫默居然来了,我光速摸大头!!!这下莱茵全家真的只差塞爹了(*꒦ິ⌓꒦ີ)希望大家都能拥有这个黎博利大可爱(*`▽´*)

虽然最后突袭的石头也没换来塞爹但是赫默居然来了,我光速摸大头!!!这下莱茵全家真的只差塞爹了(*꒦ິ⌓꒦ີ)希望大家都能拥有这个黎博利大可爱(*`▽´*)

在玩儿

(十一)没有助攻

  "塞雷娅主任,赫默医生,下午好。"


  白面鸮一推开门,伊芙利特瞬间蹦蹦跳跳的跑进了办公室,夹在两个人中间。


  赫默一把抱住了这个横冲直撞的小家伙,朝白面鸮点点头,"下午好,白面鸮。伊芙利特怎么从基地那里跑出来了?"


  "是一个老头把我叫过去的,他说从今往后我可以随时随地到这里找你了!真是的,塞雷娅天天要出任务,你怎么也不去找我了?一个人闷在房间里无聊死了。"


  伊芙利特气鼓鼓的趴在赫默腿上发着小脾气,不过脸上还是难掩喜悦,接下来能随时过来找赫默,终于不用在病房里一遍写着无聊的算数题一边等她们过来了。...

  "塞雷娅主任,赫默医生,下午好。"


  白面鸮一推开门,伊芙利特瞬间蹦蹦跳跳的跑进了办公室,夹在两个人中间。


  赫默一把抱住了这个横冲直撞的小家伙,朝白面鸮点点头,"下午好,白面鸮。伊芙利特怎么从基地那里跑出来了?"


  "是一个老头把我叫过去的,他说从今往后我可以随时随地到这里找你了!真是的,塞雷娅天天要出任务,你怎么也不去找我了?一个人闷在房间里无聊死了。"


  伊芙利特气鼓鼓的趴在赫默腿上发着小脾气,不过脸上还是难掩喜悦,接下来能随时过来找赫默,终于不用在病房里一遍写着无聊的算数题一边等她们过来了。


  "老头?"


  被伊芙利特说的云里雾里,赫默只好向白面鸮投去询问的眼神。


  "是谢顿博士,他已经决定让您参与’源石科技的生命科学应用’项目,伊芙利特就是您负责的原型体,期间我会继续以助手的身份帮忙,恭喜你,赫默医生。"


  尽管是被一种平淡的语气告知这个消息,赫默还是忍不住确认了一遍日期,都到冬季了,应该不会是愚人节吧!她真的可以参与梦寐以求的项目了吗?


  "太棒了,今后就能天天见面了!"


  伊芙利特清亮的嗓音再次让她确认了自己刚刚没有听错,她真的...实现梦想了。


  "...跟做梦一样。"


  "这些都是你应得的,谢顿博士不会忽略你在项目中投入的精力,他也很欣赏你这个学生。"


  塞雷娅鼓励一般对她笑了笑,她亲眼见证着赫默的努力,也坚信世上没有比她更适合这个项目的了。


  "书面通知明天会正式下达,任务的对接工作会有专人指导,我们需要签订若干保密协议以确保项目信息不会外泄,这方面塞雷娅主任会详细告知你的。"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


  回想起那些忙的天昏地暗的日子,每天都要埋首在庞大的数据中,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优化实验,有时候连饭都没时间吃,但能换来这个成果一切都值得了,她终于有资格踏入莱茵生命最神秘的领域。


  "赫默赫默,你怎么这么淡定啊?白面鸮说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主治医生了,每天每天都能见面,不应该表现得更激动一点吗?"


  比如给自己几颗糖果吃,或者摸摸自己的头。


  "我很高兴,高兴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赫默温柔的摸摸伊芙利特的小脑袋,这一切比她预想的要来的早的多,结果也比她好的多。虽然作为科研人员,不应该被私人感情影响判断,但她私心还是希望能和伊芙利特一起进行这个实验。


  "是啊,以后有赫默医生天天看着,你就不能偷吃小零食也不能偷懒不写作业了。"


  塞雷娅面不改色的补了一刀,说完还像个没事人一样。


  "唔...我以后会听话的,只要是赫默说的我都、都听。"


  伊芙利特瞬间垂头丧气起来,黑色的尾巴也蔫蔫的耷拉在地上。


  .


  下班后


  "不好意思,塞雷娅主任,工作期间我竟然睡着了...等很久了吧?你可以直接把我喊醒的。"


  自己竟然趴在办公桌上就睡着了,还让她在一边等这么久,难道是一直紧绷的弦突然松弛下来就开始就懈怠了?


  附近科室的灯都关了,现在也早早过了下班时间,静谧的走廊上再次剩下她们两个人,赫默不自觉拉紧了身上那件大一码的外套,上面有着塞雷娅的气息,很让人安心。


  "看你睡得这么熟,就没忍心打扰。不过你还是和之前一样,某些方面总是迷迷糊糊的,擅长的领域却意外强势。"


  塞雷娅有感而发,脸色也柔和了许多。


  "你指的是第一次见面吗?"


  好像只有在第一次见面坐电梯的时候出丑了,在那之前,她们应该不认识吧?


  "你说是就是了。"


  讳莫如深的一笑让赫默更加奇怪,"塞雷娅主任难道之前也见过我?也是...大学期间我曾经和导师一起参加过莱茵生命的科技展览,应该是那时候见到的吧,没想到你的记忆这么好。"


  "人总会留意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比如地铁上看书的学生,迷迷糊糊靠着身边陌生人肩膀睡觉的女孩儿,差点被人占便宜却毫无自觉的少女。


  "你不觉得这句话很暧昧吗?"


  感兴趣,是哪种兴趣?


  见多了她不解风情的模样,现在稍微一点正常表现都让赫默有点不习惯,尤其是这种模棱两可的暧昧发言,也不指明,让人心痒难耐的。


  这反而让她更精神了,之前的困意也烟消云散。


  很快就到了宿舍门口,赫默像往常一样打开门,转过身,这一次却没有道别,而是发出了邀请。


  "要进来坐会儿吗?你之前送我的入职礼物我还没有回礼,只能请你进来喝杯茶了。"


  百年难得一遇的邀请啊!塞雷娅还没见过赫默医生的卧室是什么样子,此等机会真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可是,她之前是用夜间巡逻做借口送赫默医生回宿舍的,现在答应了她的邀请进去,岂不是前后矛盾?这样会不会拉低在她心中的形象?


  "找个合适的时间再喝你亲手泡的茶吧,我现在公事在身,巡逻还没有结束。"


  "那...好吧。晚安,工作结束后早点休息。"


  赫默闷闷的回了一句,心中怅然若失。


  "你也是,晚安。"


  回到房间,赫默轻轻靠在了门上,心脏平稳有力的跳动着,却难掩失落之感。对塞雷娅,她到底抱着哪种感情呢?


  整天都像根木头一样,让她主动简直比登天还难,偶尔还会做出奇怪的举动,根本不懂她在想什么。但是工作的时候却一丝不苟,凡是她经手的事都会圆满完成,听防卫部的职员说,只要是她带领的小队,受伤率绝对是最低的。


  这种人...为什么会喜欢上自己?


  关键是,相遇不过百日,自己的情绪却能轻而易举的被她带动,闲暇时刻脑子里闪过的也是她和伊芙利特的身影,这种感情可以被定义成喜欢吗?


  心中思绪纷杂,原本离开的脚步声再次在走廊中回响,距离她越来越近。


  没等塞雷娅敲门,赫默就直接按下扶手直接打开,正对上塞雷娅举在半空中敲也不是,收也不是的手。


  "塞雷娅主任,还有什么事吗?"


  "......"


  要找个合适的话题才行,比如说巡逻完了,想和赫默医生聊聊天,想拿回自己的外套...对!就是要拿回外套。拿回来之后又该怎么说?


  "我...我想..."塞雷娅紧盯着赫默的眼镜,想说的话已经在脑海中预演无数次了,她只需要说出来就行,"我想问赫默医生有喜欢的人吗?"


  "......什么?"


  赫默心头一紧。


  "不是不是,其实我想说的是,我喜欢你。"


  看着赫默惊讶的表情,塞雷娅再次笨拙的摇摇头,"对不起,我现在脑子有点乱说话前言不搭后语的。"


  赫默终于松了一口气,低声回答,"我还没有喜欢的人,塞雷娅主任呢?"


  "啊...可是我有了,就是赫默医生你,原来你还不喜欢我啊。"


  是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误以为自己会被人喜欢?


  赫默在心里悄悄吐槽了一句,憋着一口气把外套塞到塞雷娅手里,拉着她的衣角,声音软糯,撩人心弦,"我还没喜欢上你,所以,要不要跟我试试?"


  "真的?"


  塞雷娅突然弯下腰,贴着赫默的脸颊难以置信的重新问了一遍。


  突如其来的靠近让赫默有些无所适从,她甚至能看到她脸上细细的绒毛,鼻尖也几乎靠到了一起,温热的呼吸交缠着。


  "嗯,是不是把你的计划提前太多了?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慢慢来的,从朋友开始?"


  "不用不用,这个进度刚刚好。"


  塞雷娅欣喜若狂的抱着赫默的腰,恨不得把她整个揉进自己的怀里,太棒了,真是太棒了!这种喜悦,她还是第一次感受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