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赵云澜

11.6万浏览    12148参与
不作不死的ET

眼睛的汗水


有人说眼泪是眼睛留下的汗水
那么沈巍的眼泪本该就无限的多
看过了万年时光的眼睛应该是很累的
于是就理应汗流得多

可是不是
沈巍的眼睛好像很是耐劳
于是汗就来得格外的少
有限的水资源自是要好好利用
于是他小心地用在某些地方

在初识昆仑时点一滴在草地上
在再遇赵云澜时晕湿一下眼眶
当然还有情动时打湿一小片枕头
和最后的最后
所有省下的泪水
就在一切结束又是开始时
砸在心口上

于是
当他来到虫洞的尾端
他的眼睛不那么累了
他回到万年前的草地上
抬言看之前的太阳
真的很刺眼
于是劳累的眼睛流出一些汗
模糊了
他的阳光

——END——
这个想法来自自于一个对结局的猜测
赵云澜在改变了过去后
从前沈巍来和赵云澜道别
沈巍回万年前,赵云澜回万年后
在走出虫洞的时候,...


有人说眼泪是眼睛留下的汗水
那么沈巍的眼泪本该就无限的多
看过了万年时光的眼睛应该是很累的
于是就理应汗流得多

可是不是
沈巍的眼睛好像很是耐劳
于是汗就来得格外的少
有限的水资源自是要好好利用
于是他小心地用在某些地方

在初识昆仑时点一滴在草地上
在再遇赵云澜时晕湿一下眼眶
当然还有情动时打湿一小片枕头
和最后的最后
所有省下的泪水
就在一切结束又是开始时
砸在心口上

于是
当他来到虫洞的尾端
他的眼睛不那么累了
他回到万年前的草地上
抬言看之前的太阳
真的很刺眼
于是劳累的眼睛流出一些汗
模糊了
他的阳光

——END——
这个想法来自自于一个对结局的猜测
赵云澜在改变了过去后
从前沈巍来和赵云澜道别
沈巍回万年前,赵云澜回万年后
在走出虫洞的时候,时间线就要被改变了
两个人不再相识
在街上见到的时候
相视一笑,似是故人
再无交集

最后一段太阳是小鬼王的昆仑
他不累了指他没了万年的重担
模糊的阳光是那段被他遗忘的故事(也就是前39集)

木子

赵云澜吐血vs沈巍吐血
好了👌 我是镇魂魔鬼👹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之前有张图说:你们镇魂女孩是我看到的唯一看到主角瞎了跟过年似的。

回答是:我们不但想看主角瞎,还想看另外一个吐血hhhhhh)
晚安💤

赵云澜吐血vs沈巍吐血
好了👌 我是镇魂魔鬼👹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之前有张图说:你们镇魂女孩是我看到的唯一看到主角瞎了跟过年似的。

回答是:我们不但想看主角瞎,还想看另外一个吐血hhhhhh)
晚安💤

孤山。

【夜尊与巍澜的同居生活1】吐槽向

 
趁机列一些我对剧版镇魂很无语的桥段吧。前戏有点长!但是夜尊和沈巍他们是真实兄弟情!没有骨科!

万年前那一场大战是因,决定的便是如今的果。
 
沈巍很庆幸自己没有以强硬手段和夜尊同归于尽,他计划了很久,甚至想拉赵云澜共赴黄泉。好在最后能够用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法子让夜尊悔悟,他别头看了昏迷不醒的,从来也不听他劝告的镇魂令主,眼神全然是疼惜之色。

赵云澜被缚于天柱之上,鞭痕明显,血迹斑驳。沈巍毫无保留的表达着对他的偏爱,一步跨上阶梯,挥起共工长刀准备破开链子。

夜尊被四大圣器所伤,面具早裂成了两半,落在地面上...

 
趁机列一些我对剧版镇魂很无语的桥段吧。前戏有点长!但是夜尊和沈巍他们是真实兄弟情!没有骨科!
 
 
 
 
 
万年前那一场大战是因,决定的便是如今的果。
 
沈巍很庆幸自己没有以强硬手段和夜尊同归于尽,他计划了很久,甚至想拉赵云澜共赴黄泉。好在最后能够用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法子让夜尊悔悟,他别头看了昏迷不醒的,从来也不听他劝告的镇魂令主,眼神全然是疼惜之色。

赵云澜被缚于天柱之上,鞭痕明显,血迹斑驳。沈巍毫无保留的表达着对他的偏爱,一步跨上阶梯,挥起共工长刀准备破开链子。

夜尊被四大圣器所伤,面具早裂成了两半,落在地面上。他的头发披散着,银白长发逐渐变得银灰,是他受了重创导致的黑能量流失。他虽身处肮脏之地,却喜一身素白长衫不染纤尘。身上的血迹也还未除,他扬手聚了能量,在沈巍耗力之前便给赵云澜解了链子。

沈巍揽着赵云澜虚弱的身子,又皱眉看了脸色惨白的夜尊。赵云澜稍稍挣开了沈巍,顿时成了三人相顾无言的局面。

在看到夜尊吞噬沈巍时,他确确实实地想立刻击毙面前的人,那种喷薄欲出的恨意,如果没有被束缚着早就失去理智,以身相搏。后来他才发现,那面具下的双眸是与沈巍一样的,闪着又悲又恨的泪光,即便被他快速掩盖。

正如一万年前的他,披着斗篷苦笑道:“在哥哥眼里,我不过是砂砾草芥,任谁都比我重要。”

赵云澜能够理解,一个强大的能够控制心神的地星操控者,梦中幻境却是与一个又爱又恨的人同桌对坐。他只是想要握住那只万年未曾抚向他的手,留念最后一点温暖。

夜尊醒来的时候,被换了一身现代的装扮。扫了四周后,确认是赵云澜家。他还是习惯性地覆上了面具,以为这样就永远不会被发现致命的弱点。

沈巍和赵云澜回来的时候,倒是对这事儿极度关注。赵云澜挺心机,还准备连哄带骗地让他把面具拿了,可向来只有夜尊蛊惑人的时候,哪能被他轻易骗到了。

他还没说出什么得意的话,沈巍做好了饭菜,就一把给他面具强行摘了,“你带面具,还是为了不想看到和我这张一模一样的脸?”

夜尊只是冷声哼笑,也不接话。

赵云澜连忙从中调节,拍了拍沈巍的肩膀,“亲兄弟,是一家。你们关系才缓和了些,为这点事闹成这样,你说这有意思吗?饭菜不是好了嘛,吃饭吃饭。”

夜尊是被赵云澜生拉硬拽过去的。他之前本准备爆体自杀,将所有吞噬的能量都归还出去。不料这特调处处长却中途止住,该还的都还了,却是生生留了他一命。不过他基本就和没有异能觉醒的废物一样,现在断然是斗不过他二人。

沈巍发声,饭桌上就只管吃饭,不谈以前的恩恩怨怨。可这赵云澜偏偏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好奇地问到:“弟弟,我说你得吞了多少人才变成那个强大样子。”

沈巍非常之无奈地看了赵云澜一眼,赵云澜只好抬抬头,意思意思回他一眼。怎么算都是他弟弟,那就让自己也占个便宜呗。

夜尊一口饭差点没喷出来,就听沈巍说到:“恐怕自己都数不清了,妇孺老小皆有之。”

“但我神识能出天柱之后,就专寻有仇者先下手。”

“有仇?你那时候除了对我有深仇大恨外还能有谁惹你不快。”

夜尊顿了顿,用着平淡无奇的口气,讲故事一般得举例道:“好比那个无用的医生,让你白白在雨中跪了一天,他该死!”

赵云澜抚了抚额,他是不是忘记他眼瞎是谁造成的了。

沈巍那时候背着他求人,他已经十分难受了。堂堂黑袍使,万人敬仰的大英雄,说跪就跪,那时候赵云澜恨不得一直瞎着才好,他宁可瞎一辈子也不要沈巍低声下气。

话题忽然变得沉重,沈巍看向赵云澜的眼神和那日被发现在淘换全身能量时一样深情,仿佛下一刻便要扯出一个笑容,说着这些都是他自愿,为了他什么都值得。

夜尊:……你们能不能别在我面前突然上演深情戏码。

“我一直以来都难以理解,赵云澜这个海星人究竟哪里有这么大魅力,救你的能力也没有,只不过是一万年前和你谈了一夜,这一份爱就能存一万年?”
(以及夜尊os:你明明睡了一万年,压根没找,嫂子面前我先不拆穿你。)

沈巍摸出脖上的项链,万年之前的糖纸被他炼化其中。他闻过幽畜之臭,尝过山川雨露,食过林中野果,那些都不是甜味。唯独那万年前,忽然被塞入口中的味道才是甜,他从不吃甜食,就是为了把万年前的一份甜永远记住。
 
——————————————————————————————
 
好了好了圆不下去了。bug还是很多,比如夜尊没那么容易感化,除非有人在万年前将他从贼酋手中救出来,并且进行正确开导。
其实就是想吐槽沈巍下跪这种蜜汁剧情,虽然虐美人好像挺好看(?)但我真是快进了,还有就是各种削弱赵云澜实力,那什么一个鬼影子都能砍断链子,天地人神皆可杀的我赵处怎么就不行呢。还有小鬼王的蜜汁深情,出现感情这个还稍微可以接受,睡了一万年我也是没话说了。重点是听说魂火变成了糖纸。(喵喵喵??)剧版昆仑……不说也罢。
 
但我爱北宇和居脑丝一辈子。

白宇哥哥的大宝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红姐牛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红姐牛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红姐牛逼💪

小队长の仓库

昆仑小澜孩,舌把舌教你舔棒棒糖(๑′ᴗ‵๑)❤

昆仑小澜孩,舌把舌教你舔棒棒糖(๑′ᴗ‵๑)❤

今天赵处被日了么

【镇魂】【巍澜】爱情梦(下)


昆仑,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名山大川,喜欢江河湖海,喜欢万物生长,也喜欢万物消弭,我喜欢这世间一切好的与不好的。
昆仑,你是神,你能包容万物。我不是,我只喜欢你。如果我的心有100分,那我就喜欢你100分,有1000分,就喜欢你1000分,旁的分不去分毫。昆仑你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也可以。
我的心很大很大,容纳了太多的东西。唯独心尖上那一块,都是你的。

昆仑山终于来了第三个人。头发异常的短,衣服也更是奇怪。他很是不客气,只打了一声招呼,就抢了昆仑手里的酒壶,猛灌了两口,才抱怨说冷的要死,你就不能挑个春暖花开的地方么?早知道,就该穿上次买的冲锋衣。
沈巍疑惑地看着他,他有一张像极了昆...


昆仑,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名山大川,喜欢江河湖海,喜欢万物生长,也喜欢万物消弭,我喜欢这世间一切好的与不好的。
昆仑,你是神,你能包容万物。我不是,我只喜欢你。如果我的心有100分,那我就喜欢你100分,有1000分,就喜欢你1000分,旁的分不去分毫。昆仑你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也可以。
我的心很大很大,容纳了太多的东西。唯独心尖上那一块,都是你的。

昆仑山终于来了第三个人。头发异常的短,衣服也更是奇怪。他很是不客气,只打了一声招呼,就抢了昆仑手里的酒壶,猛灌了两口,才抱怨说冷的要死,你就不能挑个春暖花开的地方么?早知道,就该穿上次买的冲锋衣。
沈巍疑惑地看着他,他有一张像极了昆仑得脸,只是多了些胡子。
昆仑指尖点了下赵云澜的额头道,令主可真是入戏。
赵云澜一下子就再也感觉不到寒冷,笑着跟昆仑说这技能实用,夏天能制冷么?
昆仑手指拢进袖子里说,做神仙当然千般好万般好,令主要来试试么?
赵云澜撇嘴,摇头,说我肉体凡胎的,还怕一道天雷劈死我呢,我来呢,就是为了带他回家。赵云澜看了一眼小鬼王,又想到了什么,手指头指着昆仑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说,入戏?哎~昆仑君真是跟我一样的蕙质兰心。你究竟是真的,还是只是幻影?
昆仑露出一个泯然众人的笑,半眯着眼睛看着赵云澜,说我是大荒山圣,是天地法则生死轮回的缔造者,是诸神禁入的昆仑,赵云澜,你是什么?你凭什么跟我争呢?
赵云澜听了也没生气,反而笑了,踢了踢脚边的雪,说要不是看在你这张俊脸的份上,我还真想打你一顿。告诉你,就凭老子是赵云澜。是万众敬仰的神也好,是生老病死的人也好,我就是我。你也别用这幅样子说那么不上档次的话,平白拉低了我家宝贝白月光的境界。
那让他来选择好了。昆仑转过头,看向身后的小鬼王,问道,沈巍,你怎么想?
沈巍悲伤的看着昆仑,嘴唇抖动了几下,却说不出一个字。他终是过去,紧紧抱住昆仑的腰,头埋在他的胸口,痛彻心扉的轻声叫着昆仑,昆仑昆仑…仿佛这个名字承载了他无尽的思念与梦想。千年万年,他追寻的不就是与他长相厮守么?
赵云澜看的那个纠结呀,酸意怒意还有心疼掺在一起,真真是难得的人生经验。谁能想到,他有一天要吃自己的醋。
赵云澜抽出身后的枪,指向昆仑,子弹毫不犹豫的穿膛而出。沈巍的手空中一抓,一把刀握在手中,干脆利落的砍掉了子弹。
可以斩断世间一切的斩魂刀。
呵,沈巍。你知道自己是谁了吗?赵云澜问。
沈巍低垂着眼,他说不出逃避的话,却也说不出结束的话。
好。赵云澜咬着牙称赞了他一声,手枪抵住自己的太阳穴。
沈巍啊,你选择了这里,我又怎么忍心逼你。
赵云澜是一个宠心头人宠的没边的人。对方要星星,他就绝对不会给他摘月亮。
赵云澜!沈巍瞬移到赵云澜身边,一把夺过了他的枪,呵斥道赵云澜你知不知道危险两个字怎么写!此时的他已经抽长了身高,变成了一身得体西服,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教书先生。
这是赵云澜的沈巍。
赵云澜愣了,眼睛眨巴了两下,说还不是要怪沈教授三心二意脚踏两条船!
沈巍一下子慌了,他突破了梦境的迷惑,就变得更加坚定,此时却不知怎么去表达自己并非渣男。
赵云澜笑着搂住他的肩膀,说好了好了,我知道,我知道的。
他知道沈巍沉迷的其实是过去的时光。
昆仑的身影在阳光下变得透明,然后慢慢变成点点荧光。他笑着说,昆仑魂飞魄散元神消弭,剩的东西也入了轮回。就这一点魂火还寄托了几分神识。但也是镜花水月,只能在这黄粱一梦中昙花一现。不过也满足了昆仑的一个愿望,终于见到小美人变成大美人了。于愿足矣。
昆仑…沈巍双目闪着泪光,这场梦虽是甜蜜却也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如今梦醒了,排山倒海的酸楚迎面扑来。
赵云澜体贴的把人抱进怀里,说欢迎醒来。



end



沈巍其实心里一直知道这是梦,他也知道自己终归要醒来的,他只是贪图了难得的温柔乡。
我知道ooc了,沈巍不是会被蛊惑的人。但也想偿他一个心愿,想偿昆仑的一个心愿。
昆仑与小鬼王总是太多遗憾,没有过过一天的心意相通的甜蜜日子。
小鬼王少年不识爱恨,昆仑又有天地之责,他们错过了相知相许。
赵云澜在我心里是一个不敬天地不敬鬼神的狂妄之徒。神也好,人也罢,他都是活的无愧于心。即使没有昆仑的无边法力至高荣耀,他的心性也不比昆仑差半分。
他们是同一个人,却也有着不同。
最后,感叹下,自己的文笔真特么烂……

西陵风冷悠然

标题不好意思找到就删

做了一些图片,是关于巍澜和鬼面的。为什么发不出去呢?怎样分享微博的有效链接。

做了一些图片,是关于巍澜和鬼面的。为什么发不出去呢?怎样分享微博的有效链接。

西陵风冷悠然

#剧版镇魂# 诶,希望结局如此。最后一张重复啦 http://fx.weico.cc/share/29821938.html?weibo_id=4264028048050670

我真没办法了,😂😂😂😂在乐乎发图片,被屏蔽了五次。大家去微博上看吧,真的很用心做了,希望结局是这个。

#剧版镇魂# 诶,希望结局如此。最后一张重复啦 http://fx.weico.cc/share/29821938.html?weibo_id=4264028048050670

我真没办法了,😂😂😂😂在乐乎发图片,被屏蔽了五次。大家去微博上看吧,真的很用心做了,希望结局是这个。

雨将歇

来还债咯~剧版镇魂三十八集续写第二篇哈~

“沈教授?沈教授?沈教授你没事吧?醒醒啊!”
仿佛渐渐沉入无边的黑暗中……沈巍能感受到有人在摇晃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醒来,但实在是太累了,身不由己坠向粘腻腻的黑暗,始终无法挣脱。
林静实在拿不准已经看不出来有没有胸肺起伏的斩魂使大人到底怎么样,又不敢无礼在沈巍身上动手动脚,只好小心翼翼地探了探沈巍的鼻息,手指没有感受到任何气流的环绕,林静被吓的往后倒去。这样一躲,过程中却不小心碰到了沈巍胸前的冰锥。
“嘶……”,黑暗中的沈巍仿佛被人攥着心脏拔出黑暗,撕心裂肺地疼。沈巍涣散的眼神一点一点地聚焦,过了良久,才看出刚刚歪打正着把自己唤醒的人到底是谁。
“林静?”
听出沈巍说话时的勉强,林静赶忙接话,“对对对!是...

“沈教授?沈教授?沈教授你没事吧?醒醒啊!”
仿佛渐渐沉入无边的黑暗中……沈巍能感受到有人在摇晃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醒来,但实在是太累了,身不由己坠向粘腻腻的黑暗,始终无法挣脱。
林静实在拿不准已经看不出来有没有胸肺起伏的斩魂使大人到底怎么样,又不敢无礼在沈巍身上动手动脚,只好小心翼翼地探了探沈巍的鼻息,手指没有感受到任何气流的环绕,林静被吓的往后倒去。这样一躲,过程中却不小心碰到了沈巍胸前的冰锥。
“嘶……”,黑暗中的沈巍仿佛被人攥着心脏拔出黑暗,撕心裂肺地疼。沈巍涣散的眼神一点一点地聚焦,过了良久,才看出刚刚歪打正着把自己唤醒的人到底是谁。
“林静?”
听出沈巍说话时的勉强,林静赶忙接话,“对对对!是我,沈教授,我还没死!但……你这是怎么了?我……我……”
“噗”,沈巍头一偏又呕出一口血来,除了心脏上剧烈的痛苦,仿佛胸口又受到重击…在重重可怕的伤痛中…心头莫名感受到了一丝不安。
是因为自己把生命共享给赵云澜了,所以自己能分担他的伤痛,无论是身体上的痛苦,还是精神上的波动起伏……赵云澜……


“住口!”夜尊一掌将少量的黑能量隔空拍向赵云澜,“你有什么资格提出这些要求?当然,如果你现在告诉我镇魂灯到底在哪,你什么要求我都能答应!”
赵云澜吐出一口血,头探向夜尊,“你当真?”
“当然!”
“啊哈哈哈”赵云澜像疯了一样地边笑边站起来,“夜尊,我想过了……我的要求,很简单”不过只一个转瞬间,赵云澜褪下脸上的所有表情,盯着夜尊,“我还是比较想要你死!”
夜尊气极,一手扣住赵云澜咽喉,手指慢慢发力。

“赵云澜!”沈巍猛地醒来,疼得浑身不自觉地颤抖,却连手都抬不起来。
“沈教授,我能不能帮到你?或者做些什么让你能舒服一些?”
“林静,拜托你,等到适当的时机,你帮我把心口这根冰锥彻底刺穿我的身体……”
“不行!这样你会死的!”
“你相信我,若不这样,我的能力爆发不出来,我们谁都走不掉!”
沈巍一番话毕,力竭地闭上眼睛。

云澜……对不起,我三番五次招惹你……我们好不容易走到现在,我却还要亲手推开你。如果我们两个必须要一个人彻底从天地间消失,那我一个人走就好,我我宁可死,也不想再在几万年的时间里只能看到你的背影送你走进一次次轮回……这一次,我自私了,让我先走。


赵云澜将血清注入到心脏。
“老赵?!你这样会死的!你知不知道”
赵云澜觉得身上有些气力了,忍着注射后的痛苦澜凄惨地笑笑,“他都没了,我活着还有什么好做?”
赵云澜沉下脸来,周身漫着黑色的气息,哑着嗓子念着古老咒语。
沈巍忽然睁开双眼,“林静!快帮我把他刺入我的身体!就是现在!”
“啊?沈教授,真的要这样?”林静抖着手放在沈巍胸前的冰锥之上。
“快……”沈巍闭上了眼睛,嘴角费力勾起的一丝弧度,这是他能给林静多最大的安慰了。
“天地为证!九幽听令,我今以镇魂令为证,以我为媒!借尔三千阴……”

嘴角一丝微暖的笑还犹在……但头却已经向一边倒去……
身体渐渐冰冷……


赵云澜只感觉,心里很慌很乱,心中的那根线……却在刚刚断了……那根线是从沈巍给自己共享生命后而存在的。

沈巍……他把这根线,这根心弦给断了?
“沈巍!”



不远处的夜尊的身体发出强烈的光芒,光芒散后,夜尊却全身是血地颓然倒在地上……,泪流满面,“哥哥,你为了赵云澜,当真连自己的命也不要了吗?”





Jelly_Q

同样被打倒趴在地上

没有截图
38集巍巍趴地上就病弱美美的。。为啥小澜孩39集就像狗狗一样瘫地上了呢hhhh
纯属搞笑不要介意

没有截图
38集巍巍趴地上就病弱美美的。。为啥小澜孩39集就像狗狗一样瘫地上了呢hhhh
纯属搞笑不要介意

夜夜流光相皎洁

(镇魂/巍澜)春梦了无痕

这是个套路对套路的对决故事,ooc是我的锅,糖是巍澜的

并没有开车,还是被乐乎屏蔽了,只能请大家走链接了 


沈巍走进特调处处长办公室时,赵云澜正躺在椅子上叼着棒棒糖,两眼无神地发着呆。

“赵处长,你怎么了?”

直到沈教授温和的声音响起,赵处长才如梦初醒。

虽然沈巍强行忍住了去摸赵云澜额头的念头,但是镜片后的眼神里却是满满的担忧。

赵云澜的眼睛弯了起来。

“我没事,只是昨晚有点没睡好所以有点走神罢了……”

看着赵云澜脸上的黑眼圈,心疼不己的沈教授很懊恼。

早知道这样,就应该在昨天夜里,看到赵云澜在梦中辗转反侧睡得不安稳时,想办法把他叫醒的……

“对了,沈教授,我...

这是个套路对套路的对决故事,ooc是我的锅,糖是巍澜的

并没有开车,还是被乐乎屏蔽了,只能请大家走链接了 


沈巍走进特调处处长办公室时,赵云澜正躺在椅子上叼着棒棒糖,两眼无神地发着呆。

“赵处长,你怎么了?”

直到沈教授温和的声音响起,赵处长才如梦初醒。

虽然沈巍强行忍住了去摸赵云澜额头的念头,但是镜片后的眼神里却是满满的担忧。

赵云澜的眼睛弯了起来。

“我没事,只是昨晚有点没睡好所以有点走神罢了……”

看着赵云澜脸上的黑眼圈,心疼不己的沈教授很懊恼。

早知道这样,就应该在昨天夜里,看到赵云澜在梦中辗转反侧睡得不安稳时,想办法把他叫醒的……

“对了,沈教授,我有两张今晚的话剧票,咱们一起去看吧……”

赵云澜捏着两张票,笑嘻嘻地说。

“你昨晚没睡好,今天应该早点回去睡觉。”

沈巍推了推眼镜,温和而又坚决地说。

赵云澜笑眯眯地探过身子来。

“别呀,我这个人向来睡得晚,你让我正儿八经老早躺在床上,我还真睡不着呢……”

他故意拉长了声音。

“黑袍使哥哥,你就陪陪人家嘛……”

沈教授面无表情,耳朵却一片通红。

“别胡闹了……”

对于沈教授和赵处长一起说说笑笑地往外走的情景,特调处上下已经习以为常了。

祝红不甘心地瞪着两人的身影,林静则一边嚎着“下班了下班了!”,一边从她身边蹿了过去……

大庆严肃地思考了一会儿,决定还是留在特调处过夜。

今晚赵贱人有美在怀,怕是要乐不思蜀,说不定还要被翻红浪什么的……它只是一只小猫咪,并不想吃狗粮……

事实证明,它想得太多了……

传送门



要看其他巍澜文请点这里

芒果椰奶冻。

【巍澜】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AU 2

稍微改了改题目!巍澜都是普通人!
原名《关于赵小朋友和沈小朋友从小到大的故事》
幼儿园文笔了真的!毕竟写的就是幼儿园[bushi
前文麻烦戳主页!

2.
  当沈巍把自己刚“改”的名字告诉院长的时候,院长甚至以为他要被领养了。
  “沈巍…名字不错,谁给你起的?”院长有些惊喜,他从办公桌边走到沈巍面前,蹲下来揉了揉沈巍的头发。
  沈巍垂下眼睫,没有说话。
       他也不敢相信,那个他刚认识两天的小朋友就这么给他起了名字。而他居然稀里糊涂地接受了。
  院长见他不愿再说,拍了拍他的肩,站了起来。“那以后,你就叫沈巍吧。希望你未来也有高山一般的...

稍微改了改题目!巍澜都是普通人!
原名《关于赵小朋友和沈小朋友从小到大的故事》
幼儿园文笔了真的!毕竟写的就是幼儿园[bushi
前文麻烦戳主页!

2.
  当沈巍把自己刚“改”的名字告诉院长的时候,院长甚至以为他要被领养了。
  “沈巍…名字不错,谁给你起的?”院长有些惊喜,他从办公桌边走到沈巍面前,蹲下来揉了揉沈巍的头发。
  沈巍垂下眼睫,没有说话。
       他也不敢相信,那个他刚认识两天的小朋友就这么给他起了名字。而他居然稀里糊涂地接受了。
  院长见他不愿再说,拍了拍他的肩,站了起来。“那以后,你就叫沈巍吧。希望你未来也有高山一般的胸怀。”
  “谢谢院长!我一定会的。”沈巍抬起头,终于露出了他这个年龄应该有的笑容。他郑重的点了点头,表示接受。虽然有些草率,但是他蛮开心的,这不就就够了吗?
  院长摆了摆手,沈巍向他鞠了一躬就跑开了。看着沈巍跑远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
  沈巍跑出办公楼,又来到了沙坑边。沙坑里只有一个小孩子,呃,一个小泥人。
  “你终于来啦,我今天等你好久了。”赵云澜用手背抹掉脸上的泥点,给了沈巍一个甜甜的微笑。
  “院长同意我叫沈巍了。”
  “真的?太好了!”赵云澜惊喜的跳起来,给了沈巍一个拥抱——成功的把沈巍小朋友刚换的新衣服又弄脏了。
  “呃,对不起啊,又把你衣服弄脏了。不过正好,你看你每天都在读书,今天换一换,我教你做蛋糕吧!”他指了指地上,沈巍顺着他的手看去,只看到了一滩不明物体。
  “蛋糕…?就是这个吗?”
       “是呀是呀,可好玩了。”赵云澜向沈巍招手。沈巍犹豫了一阵,他看着赵云澜希冀的眼神,咬了咬牙,最终踏进了沙坑。
  沈巍其实是有一点轻微的小洁癖的,不然他也不可能来这福利院这么久,从来都没有踏进过这个沙坑。
  赵云澜拉着沈巍坐下,用他独特的还带着点奶气的声音,详细的讲解着“蛋糕”的做法,沈巍不是很想听,但是他很喜欢和赵云澜聊天。所以他聚精会神地看着赵云澜。灼热的目光让赵云澜转过头来,才发觉旁边的小孩根本没有认真听,于是用自己沾满泥巴的手扯了扯沈巍莹白如玉的小脸。
  “你居然没听我说话啊,我浪费了那么多口水!”赵云澜有点生气的看着沈巍。沈巍觉得有点委屈,他感觉自己的脸被糊了什么东西。他抿了抿唇,低下头,仿佛快要哭了。
  赵云澜一见沈巍快哭了,立马慌了手脚。“哎哎哎你别——我不带你玩这个了,你跟我回家洗个脸吧。”他把手上的泥全都拍干净,又把沈巍脸上的泥抹掉,拉着沈巍就往外跑。
  “我…我不能出去的。”沈巍从来都没有出过福利院的大门,他有些紧张地回头看了那幢高高的办公楼。
  “没事儿,一会我再送你回来嘛。”赵云澜拍拍胸脯,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我就是带你去我家做客,又不会把你怎么样!”
  沈巍被说服了,他迈开步子随赵云澜一起走出了大门。

  赵云澜家。
  沈巍坐在沙发上,他刚刚把脸洗干净,额前的碎发还有些滴水,滴到他因为紧张而攥起的拳头上。
  “小朋友叫什么呀?”赵云澜的妈妈递给沈巍一个芒果。
  “谢谢阿姨,我叫沈巍。”沈巍小朋友两只手抓着芒果,他觉得这个芒果快有他脸大了。
  “沈巍?很好听的名字啊。”赵云澜的妈妈点点头,夸赞道。
  赵云澜刚好从洗手间里出来,他的头发也滴着水。赵云澜径直走到沈巍旁边,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家里还有客人呢你怎么就看起动画片了?”赵云澜妈妈刚想发作,被沈巍磕磕绊绊的打断了。“阿姨,我…我也想看电视。”
  此言一出,三个人都有些惊讶。
  “那云澜,好好招待小巍,我先出去了。晚饭要在我们家吃啊小巍。”赵云澜妈妈自然是看出来沈巍在解围,她走出去给两个人带上了客厅的门。
  而赵云澜小朋友当然没什么眼力见儿了,他追问沈巍:“你喜欢看什么动画片?我给你找!”
  沈巍一愣,连忙摆手:“我不喜欢看电视。不过…你喜欢看什么你就看,我肯定也喜欢的。”
  赵云澜对这个答案很满意,他换到少儿频道,和沈巍一起看电视。
  “小巍,如果有一天,我不辞而别,你可别怪我。你只需要知道,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所以,你一定要一直记得我。”冷不丁地,赵云澜冒出来一句话,把沈巍吓了一跳。
  “你要走?为什么?”沈巍的眼中写满了震惊,他抓住赵云澜的肩,强迫赵云澜看着他。
  “我就问问…你答应我,要一直记得我。”赵云澜支支吾吾的推辞,又把话题绕了回去。
  “好。”
  沈巍郑重的点了点头,就仿佛立下了一个誓言一般。
  赵云澜看着沈巍严肃的神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捏了捏他的脸蛋。“好了好了,看电视看电视!这个主角我可喜欢了!”
  ……
  沈巍在赵云澜家中吃了晚饭以后,由赵云澜的父亲亲自送回了福利院。临走前,赵云澜依依不舍的在自家门口,一直和沈巍摆手。沈巍并没有多想,给了赵云澜一个微笑就离开了。
  那是他十五岁之前最后一次见到赵云澜。
  福利院有规定,不得私自外出,所以晚饭前都会点名。沈巍平时乖巧,偏偏今天不在,福利院的老师们把附近都找遍了,幸好赵云澜的父亲亲自将他送回,各位老师才松了一口气。不过沈巍小朋友还是被关了一周禁闭。
——所谓禁闭,就是除了教室和宿舍以外哪里都不能去。连教学楼的门都出不去,更别提出去见赵云澜。沈巍一向乖巧,每天他都板着手指头数,还有几天就能见到赵云澜了。他准备了好多话题想和赵云澜分享,一想到这里,沈巍那双大眼睛就发光一般充满希望。

  这天,沈巍终于出来了。他跑出来,一边呼吸久违的新鲜空气,一边寻找赵云澜的身影。
  沙坑里坐着几个小孩子,不是赵云澜。滑梯上站着几个小孩子,也不是赵云澜。
  沈巍有些委屈——难不成他一个星期没出来,赵云澜就走了吗。
  他去问了福利院的保安大叔。那个和赵云澜非常熟的人。
  “赵云澜?你说那个小滑头啊。一周前他家就搬走了,那小不点还跟我打招呼了呢。”保安回想了一下,告诉了他。
  “哦…好吧…”沈巍抿了抿唇,完美地把自己的情绪掩藏起来,道了声谢就往回走。
  “那为什么,他不告诉我呢…”他在回自己宿舍的路上,眼泪从他莹白如玉的脸颊划过,滑落在衣领上。他趴在自己的床上,把头埋进枕头。
  他以后就要少一个玩伴了,仅有的玩伴。在沈巍睡着的前一刻,他想。
  

暴疯宇WHITEゝ

我们大可爱 晚安啦
要天天开心呀!小澜孩

我们大可爱 晚安啦
要天天开心呀!小澜孩

聊将锦瑟记流年

练个笔

男人站在窗口,清晨的阳光从白色的窗帘隙里洒下来,落在他的左肩。被阳光染得发金的衣袖上端规规矩矩地扣着袖扣,他的右手若有若无地划过颈间,黑色的细线向下延伸,隐没在领口内,自胸口的位置悠悠然腾起一丝暖意。

男人目光垂着,望着楼底下被遮住了阳光的街道,目光深而且晦,仿若沉寂在幽海里瑰美的明珠,积淀着浓郁到万古都化不开的眷恋与满足。

街角的地方有一只长着柿饼脸的黑猫轻轻“喵呜”了一声,灵巧地纵身,向街道的另一边跃去。

一个套着皮大衣,长着胡茬,嘴里还叼着一颗棒棒糖的不修边幅的男子出现在了黑猫前进的路线上。

楼上的人眸光一暗,有些慌忙地扯上了帘子背过身去,绞碎了一室静美的阳光。

男人默了默,又...

男人站在窗口,清晨的阳光从白色的窗帘隙里洒下来,落在他的左肩。被阳光染得发金的衣袖上端规规矩矩地扣着袖扣,他的右手若有若无地划过颈间,黑色的细线向下延伸,隐没在领口内,自胸口的位置悠悠然腾起一丝暖意。

男人目光垂着,望着楼底下被遮住了阳光的街道,目光深而且晦,仿若沉寂在幽海里瑰美的明珠,积淀着浓郁到万古都化不开的眷恋与满足。

街角的地方有一只长着柿饼脸的黑猫轻轻“喵呜”了一声,灵巧地纵身,向街道的另一边跃去。

一个套着皮大衣,长着胡茬,嘴里还叼着一颗棒棒糖的不修边幅的男子出现在了黑猫前进的路线上。

楼上的人眸光一暗,有些慌忙地扯上了帘子背过身去,绞碎了一室静美的阳光。

男人默了默,又忍不住偷偷回过头,用手将窗帘挑开一条缝。

棒棒糖正蹲在地上,用手摸着青石板,似乎是在查看着什么,时不时还和旁边的猫交流上两句。他说话的时候,嘴里的棒棒糖就跟着嘴唇的动作上下抖动着,颇有些洒落风流。

楼上的男人像是看见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似的,微垂下眼睑,唇角漾开的一抹涟漪恰巧落在阳光里,绽出莲花般的光华,丝毫不逊于阳光。

棒棒糖蹲了一会儿就直起了身,不知跟黑猫说了句什么,一人一猫就这样离开了尚未被阳光铺满的小巷。

楼上的人忽然想起了一件往事。

彼时的他还是大封里那个单纯懵懂的小鬼王,而他是镇守大封,万人敬仰的昆仑君。

在那个连阳光都舍不得到达的地方,一袭青衣的他倚在大神木上小憩,三千青丝散漫随意地泻在他肩上,将那副姣好的面容掩起大半,带着些朦胧的美意。

小鬼王坐在高一截的枝丫上,低着头呆呆地看着,舍不得移开目光。

然后昆仑就醒了。

眼底带着慵懒与戏谑,毫不犹豫地对上了小鬼王的眸子,有几绺长发从肩上坠下落在身侧,意外的美好。

就好像阳光忽地照进来了。

他亲昵地唤着他的名字,言语里带着笑意。

“小巍,谁许你偷看我的。”

小鬼王眨巴着眼睛低下了头,颇为乖巧的认错的样子,就势要从树枝上跳下来。

可还没等小鬼王落到地面,昆仑的声音又接了上来。

“要看可以,得光明正大地看啊。”

沈巍再次向已经空无一人的街道投去深深的一眼,然后拉上窗帘,转过身往门口走去,却在门打开的一霎那愣住了。

刚刚分明已经离去的赵云澜依旧叼着棒棒糖斜倚在门边,看见他出来,脸上现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沈教授,你怎么又偷偷摸摸地看我?”

意料之外的事让沈巍多多少少有些手足无措,更何况是碰上恢复了记忆的赵云澜。

“我……”

他有些局促地支吾着,却又被赵云澜打断了。

“你要看就光明正大地看啊,”他忽地从墙上离开,翻身与沈巍形成了一个面对面的姿势,单手还支在墙上,活脱脱一个壁咚的姿势,“我喜欢你看我。”

沈巍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勉强做出一副君子端方的样子,记忆里昆仑君初醒时岁月静好的样子又浮现在眼前,弄得他愈发不知所措了。

“光天化日的,你胡说些什么呢。”然后他不由分说地从那个暧昧的壁咚里挣出来,“我一会儿还有课,先走了。”

看似从容不迫的沈巍,离去脚步的节奏却是慌乱的。

赵云澜望着他的背影,又轻轻地笑了。

眉目如画,不减当年。

千般
今天听bygg念了原著的阴兵斩...

今天听bygg念了原著的阴兵斩,一个暴哭😭😭😭

今天听bygg念了原著的阴兵斩,一个暴哭😭😭😭

神游的自嗨窝

沈教授娃娃的实物视频+qq群号:810961237

秒拍链接:https://weibo.com/tv/v/GqRsy4r2z?fid=1034:4264017821156043

明天B站好了替换

昨天某人@粉丝肉汤 带着沈教授去北京应援,沈教授基本确定失身了失落的镇魂女鬼在细致研究了沈教授的构造极其亢奋,哪里都没放过,反正我是没眼看了。明天赵云澜 小澜孩也出来了,想要研究或者买买买的,企鹅群号:810961237

秒拍链接:https://weibo.com/tv/v/GqRsy4r2z?fid=1034:4264017821156043

明天B站好了替换

昨天某人@粉丝肉汤 带着沈教授去北京应援,沈教授基本确定失身了失落的镇魂女鬼在细致研究了沈教授的构造极其亢奋,哪里都没放过,反正我是没眼看了。明天赵云澜 小澜孩也出来了,想要研究或者买买买的,企鹅群号:810961237

白宇哥哥的居老师

赵云澜的棒棒糖是沈巍嘴里的滋味(❁´◡`❁)*✲゚*晚安

赵云澜的棒棒糖是沈巍嘴里的滋味(❁´◡`❁)*✲゚*晚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