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赵海龙

3680浏览    177参与
请和我殉情
比赛结束后 心情烦躁的李正宇充...

比赛结束后 心情烦躁的李正宇充电中————

比赛结束后 心情烦躁的李正宇充电中————

请和我殉情
[然而游戏中 并没有人发现这两...

[然而游戏中 并没有人发现这两人和平时有什么不同]

[然而游戏中 并没有人发现这两人和平时有什么不同]

阿桓瑜子团

搞龙
p1p2是正飞龙(注意防雷)
p3柯基龙
p4什么都没有

搞龙
p1p2是正飞龙(注意防雷)
p3柯基龙
p4什么都没有

期27

《猫》

 

“……龙,喂!!!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是你叫我来帮你选生日蛋糕的吧!”

 

 

被呼唤的对象一个激灵。

 

王牌战士大赛期间,难得的周末例行放假,赵海龙计划在这段宝贵的休息时间里,把下周的幽灵的生日礼物准备妥当。

 

樱被柜台展示的精制模型激起了兴趣,观赏的过程中时不时发出惊叹的声音,反倒是提出选购方案的男生,毫无上进心的坐在落地窗内测的小圆桌前,撑着下巴不知在看何处。

 

火花把已购买的凭证放在桌面上。作为同伴,在大赛里度过的第一个生日,意义当然不凡,她直接带着龙来到SEU都市里大受好评的店铺,请最高级的糕点...

 

“……龙,喂!!!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是你叫我来帮你选生日蛋糕的吧!”

 

 

被呼唤的对象一个激灵。

 

王牌战士大赛期间,难得的周末例行放假,赵海龙计划在这段宝贵的休息时间里,把下周的幽灵的生日礼物准备妥当。

 

樱被柜台展示的精制模型激起了兴趣,观赏的过程中时不时发出惊叹的声音,反倒是提出选购方案的男生,毫无上进心的坐在落地窗内测的小圆桌前,撑着下巴不知在看何处。

 

火花把已购买的凭证放在桌面上。作为同伴,在大赛里度过的第一个生日,意义当然不凡,她直接带着龙来到SEU都市里大受好评的店铺,请最高级的糕点师,来完成3层蛋糕的制作。

 

 

“我改主意了!小樱再陪我走一趟。”

 

急匆匆的把人拉出店外,开始奔跑。脑袋有点跟不上节奏,还是配合着穿过马路,挤过人群。最终,来到一家宠物店。

 

用“需要解释”的表情扯住已经迈开腿的龙。

 

 

—————————————————————————————

 

 

 

今天的讲座,是这位卡洛琳学姐来担任讲师,明明只是比自己早几届入学,却接连创造出令人惊叹的成绩。现在被学校邀请,为MAU精英军校新生讲解狙击专题。

 

 

“刚刚这页的理论知识点非常重要,希……希望你们有好好记在脑子里。接下来,抽一位学员给这位迟到的同学复述一遍刚刚所讲的内容。”

 

 

还在猜测中间的停顿和后面的话,阶梯教室的侧门随着响亮的“报告”声打开,重重拍打在背面的墙壁上。

 

 

李正宇的目光被这突兀的事件吸引,来的人有着清爽的棕色短发,衣着因为急匆匆的奔跑而变得有些乱。他站在原地,看看卡洛琳因为演讲被打断而展露出有些可怕的微笑,又看看阶梯座位上都看过来的学员们,不自在的挠挠头。苦恼着想着:没有指示,可不能擅自行动啊。

 

 

拍拍讲桌上的话筒,卡洛琳重复刚刚的要求。扫视面前的100来号人,大多都躲避着她审视的目光,生怕这个不幸会落在自己头上。

 

 

“…………”努力忽视龙眼神中投来的求助信息,李正宇尝试说服自己,是龙不遵守时约的。可还是举起右手,谁叫他很想听接下来的演讲内容呢,毕竟不想因为这种事,浪费这宝贵的听课时间。

 

 

“好的,这位同学。”

 

严肃表情有些放缓。卡洛琳手势有请在场唯一主动举手的学员起来回答,而李正宇简洁易懂的复述也没有让她失望。赞赏的点点头,让他坐下。

 

 

“把门带上,快找位置入座。”她默默把赵海龙偷偷朝对面男生比大拇指的小动作收入眼底,最终允许他进去了。

 

 

老实的鞠个躬,赵海龙用最快的速度照做,之后一步化作两步冲上了靠近门口的阶梯。回答问题的学员在他来之前已经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方便他坐在最边缘的椅子上。

 

在确认卡洛琳继续演讲后。龙才得空感谢这位新认识不久的室友,说明天的午饭他请,随便点。

 

“这可是算在考核里的,别再迟到了。”李正宇眼睛锁定在演讲席,可还是抽出几秒微微偏头压低声音回复道。

 

 

“你放心,绝对在实战课里加分补回来。”对于自己的实力,赵海龙还是有点自信,别说全班,就是全年级,没有不听说过他名字的。上次演练,凭着统一派发的枪械和榴弹,一个人可是打倒了10人。

 

 

见灰发半边刘海的男生并不想继续和自己就这个话题聊下去,用手肘主动碰碰对方,换了个话题:“诶,优等生,你回头给我补补这节讲座的内容呗。你好像每次考试,狙击项目都是满分啊。”

 

“你好像每次都是及格线徘徊啊?”要说旁边这个人的拿手本事,李正宇想到上次3v3小组歼灭训练赛,见识到有着“扛把子”称号的赵海龙是如何大显身手的 —— 瞄准镜里,看见他凭借风骚走位,上窜下跳,把敌方人员吸引到可以狙击的位置。

 

 

不知道方位的狙击让对面的学员慌了阵脚,在换弹的间隙,耳机里传出龙亢奋的嘲讽声:“想活命的就赶紧跑吧。”

 

再次把准心对准枪响的位置,只见他手持双枪开始扫射,子弹所到之处溅起阵阵血雾。李正宇微微皱眉,心里清楚这是虚拟数据所表现出、与真实无异的画面显示,可这连通了身体,痛觉也百分百还原。被这种射速和数量的子弹打中还真是惨啊。

 

 

听到自己7-0-5的成绩时,赵海龙并没有高兴太久。教官狠狠朝他后脑勺来了一巴掌,情绪异常激动的念叨着:谁叫你可以捡击败队友的枪啊?尽耍些小聪明,给我负重跑圈去。

 

 

“诶,是吗?啊哈哈。”心虚的用食指挠挠脸颊,就算他是战斗天赋极佳的人,也会有短板嘛。

 

“我以后想担任那种……快速游走消灭特定敌人的职责。当然,偶尔承担火力压制也很适合我。最重要的是,还可以保护你(这样的狙击手)啦?…………”嬉皮笑脸往室友的方向靠了靠,笑容真诚的很。

 

李正宇的眼睛终于是移向了这个从刚刚就喋喋不休的人。

 

手暗暗攥紧衣角,他立志成为狙击手,很大原因是因为姐姐的遗志。想到能拥有和她为数不多的共同点,仿佛就能再次追寻到那个(永远见不到的)背影,他必须做到最好,姐姐还在看着自己呢。

 

倒是这个家伙…………

 

李正宇闭上了眼睛。也不是没有羡慕过他能为自己而活的纯粹。相比较而言,还真是两个世界的人呢。

 

 

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内心早已麻木的他,很快把注意力放回阶梯教室幕布投影的ppt上。

 

 

终于,在卡洛琳宣布讲座结束时,龙不等邻座的男生起身,一溜烟就冲进门口人堆,跑没了影。

 

 

李正宇无奈的摇摇头,遵守秩序的原地等待,人少时才缓缓下去,因为晚上还要去责任教室,他就直接前往食堂。

 

留意了3天晚自习的出勤,不出意外,赵海龙又是有事请假。他没有忘记白天龙的请求,奋笔疾书把牢牢记在脑袋里的文字写在纸上,等会回寝室让龙自己看。

 

2个星期前,与李正宇同一寝室的学员因为家里原因,选择了退学。辅导员把同班但是一直单住的赵海龙补充安排进这个空床位。

 

远远看见房间是锁着的,李正宇微垂眼帘,如果是赵海龙先回来的话,他会把门虚掩着。和他讨论寝室隐私和安全问题,他也总是笑嘻嘻的用 “别紧张兮兮的,你又不是外人,用不着这样关的这么严实;再说,不是我还在这里吗?” 这样正当的理由反驳。

 

取下别在腰带上的钥匙,开了门,打下照明按钮。从上个星期开始,那小子就不知道忙什么,上课经常迟到不说,还总是在查寝前压哨回来。

 

不管他了。李正宇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进了浴室。

 

狭小的空间里水汽弥漫,每当这个时候,他可以稍微卸下担子,任凭脑袋放空。

 

“唔………………”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放松,让微弱的灼烧感变得更为清晰,就像破土而出的笋尖,吞噬着左眼周围的神经。

 

义眼改造的代价,就算痛苦伴随他一生,也绝对不会后悔。

 

指腹轻轻揉捏着眼部细嫩的皮肤,以往这样做过会好受些,但这次效果甚微。

 

“今天早点休息…………嗯!?”周围本该只有水声,但敏锐的听觉有捕捉到像是钥匙转动锁芯的声音。

 

是龙回来了?……本来是很正常的事,他却察觉到一丝不对劲。能感觉得出赵海龙的行动很奇怪,动作很轻,仿佛在刻意避免发出声音。

 

 

洗漱完毕,换好衣服。拉开门出来就看见龙背对着,鬼鬼祟祟在书桌前捣鼓什么,察觉自己注视过来,急忙用统一配发的校服外套盖住什么东西,同时转身抵住背后的桌子,确保从这个方向瞧的话,看不见里面有什么。

 

 

“啊,你,你洗完澡啦…………”

 

“给你笔记。”说完这句,灰发青年不愿多看一眼那张心虚得冷汗直流的脸,转身来到上下铺,抬手从自己床上摸出3,4页纸,作势要交给龙。

 

“是这样吗,辛苦了。”干笑两声,就要接过这份字迹娟秀的笔记。

 

 

“喂!!”突如其来的呼唤让赵海龙一惊,没拿住纸张,哗啦哗啦掉到地上,他朝对方竖起手掌,示意等我一下。

 

 

左眼的不适感逐渐变得刺痛,让李正宇不由得闭上努力缓减。另一只眼睛看见龙笨手笨脚的爬到桌子底下,为此还磕到了脑袋。

 

灰发男生皱着眉,无奈得叹了口气。

 

 

“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在偷笑…………衣服还在盆里,快去水房洗衣服啦。”坐在地上揉揉头顶的包,抬头就看见李正宇一闪而逝的笑容,他不耐烦的摆摆手,示意这只是失误,别盯着我看诶。

 

“………………起得来吗?”声音还是那样清冷,可他身体微微前倾,表情看起来有些别扭,大概是不擅长做这种事吧。

 

 

“谢啦~”抬眼,见对方并没有追问自己在搞什么,甚至还要拉自己起来,赵海龙嘴角上扬。对方主动伸出的掌心,这个散发着“表示友好”氛围的举动,让他心松了口气。食指在鼻底蹭了蹭,也把手伸过去……

 

 

等得就是这一刻,李正宇扯过手腕,发力把那条胳膊绕过身体剪在背后。毫无防备心的赵海龙瞬间脸朝下,以半蹲半跪的姿势被按住。

 

“啊!!”简洁粗暴又干脆的一套擒拿动作,惹得赵海龙一声惨叫。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他条件反射要起身反抗。

 

早已料到会这样,李正宇把右膝盖压在他背上,这下是彻底动弹不得了。

 

尝试依靠力量摆脱束缚无效后。压制对象便开始大嗓门嚷嚷:“李正宇你什么毛病?!”

 

 

“和你说过别想捡那只猫回来。”背后的声音显得及其不耐烦,按着龙的劲加重了些。

 

听闻是这个理由,挣扎的动作停止了。扭过头看逆光中面容黝黑的室友,那双绿色的眸子正发出幽幽的光芒。就是这颜色的眼睛,让他回忆起,宿舍楼附近偶然发现的灰色流浪猫,脖子下方肚皮爪子是纯白,体型匀称,还挺好看。第一次见它的时候,猫正爬到比较高的地方,低着头瞪着那双翠绿色眼睛俯视着过来。

 

 

“这个,要吗?”察觉自己手上有食堂打包回来的饭菜,正巧点了鸡胸肉,赵海龙十分大方的全部挑出来摆在拐角的花坛砖头上。眼巴巴的抬头看看猫还在不在,果然,那小东西原来站着的地方现在已经变得空荡荡了。

 

 

坐在床上看着饭盒里只剩沾染酱汁的蔬菜叶子,莫名的失落情绪在心里蔓延。

 

“你说的是那只猫啊,好像在这里待挺久了,不过不怎么靠近人,上次我好像在垃圾桶那边看见过,还没等反应过来它躲在哪,就唰的一团影子窜出去了。”

 

问了好几个同班同学,才打听到一些线索。

 

它肯定会饿肚子吧……

它会待在哪里睡觉呢……

有别的动物欺负它吗……

 

等赵海龙意识到,脑袋里全是关于那只猫的事时。不知不觉这节课已经过去一半了。

 

“果然还是想在看一眼。”倒不是赵海龙爱心泛滥见到流浪动物就可怜它们,而是被吸引了。这是他印象中,见过最好看的猫。抱着能多看几眼的愿望,每次去吃饭,时间如果充分,他会打包饭菜绕去拐角花坛,寻找那灵活的灰色身影,并且留下食物。

 

 

有些事并不是你诚心祈祷就能实现,毕竟这本来就属于意外,就在赵海龙觉得没有希望的时候,他终于再次见到那只猫,真真切切,站在花坛那里,鼻子嗅着什么。他不经加快了脚步,今天老师拖堂所以晚了一点,没想到刚好撞见这一幕。

 

灰猫有所感应般,远远就注意到一个行为古怪的人类往这边走,确定对方的目标是自己时,从花坛跳下躲了起来。

 

 

赵海龙并没有气馁,反倒是被鼓励了一般,哼着不知名的歌曲,心情超好,一如既往放下食物离开。他并没有回寝室,而是在某处那种观察。看见猫钻了出来,先是警惕的在花坛转了几圈,这才低下头开口吃了起来。

 

 

经过赵海龙不懈的努力。他终于可以靠近那只灰猫,可一旦要伸手摸摸它时,灰猫总会在这之前飞快的跑掉。

 

—————————————————————————————

 

 

这天,突如其来的通知,教官说要搬寝室。

 

 

打包完行李,赵海龙苦恼的抓着头发,这些东西得要来来回回两趟才搬得完吧。

 

 

曲指在门板上短暂敲击两声打断自己的思绪,闻声望去,有些惊讶的看着拜访的人。

 

 

“啊,你是……诶??……”

 

 

“赵海龙?行李收拾好了?”没有急着进门,男生微抬下巴示意堆在房间中心地板上的大大小小物件,确认道。

 

 

这不是新室友嘛?赵海龙脑袋有些宕机,他是班上的优等生——李正宇。第一印象是与身边的人有着莫名的距离感,平时也孤零零的一个人。没想到会特意从楼下上来帮自己搬行李,看来是很好相处的类型呢哼哼哼。

 

 

迟迟等不到回复,男生被龙炽热的视线盯得不适,不轻不重的“咳。”了一声,唤回其意识。

 

 

“哦,嗯,没错!叫我龙就好,以后就要一起生活啦,多多指教。”

 

“嗯。”

 

简单的握手结束,李正宇选择最重的行李箱,牵起拉杆,等待龙的行动。

 

左手被褥右手生活用品,确认没有遗留物品,关门跟在室友斜后几步的位置。龙表面是老实的走着路,实则在偷瞄前面带路人的侧颜,像是在盘算着什么。

 

 

来到3楼,转过拐角第一间,李正宇已经用钥匙把门打开了,他侧过身,示意龙进去。

 

带着好奇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这间寝室,不得不说,比自己那整洁太多,值得一提的是:新室友私有物品也精简的有些过分。

 

“你睡下铺,没问题吧?”对方把行李箱靠在床架边,转头询问。

 

 

“嗯嗯!!真是帮大忙了!”

“对了,我可以直接喊你正宇吗?”

 

 

提出问题时,灰发青年已经回到书桌前,拿着笔准备继续未完成的作业。愣了片刻,他回复“随便”两个字后,完全不管龙在做什么。

 

 

几天相处下来,赵海龙越发觉得,他的室友,像极了那只灰色的猫。

 

不光头发、眼睛的颜色。冷静稳重,沉默寡言的性格;走路没有声音;隐于人群中不起眼位置的习惯……把两者联系到一块,越想越像……

 

以至于目光又停留在李正宇的侧脸上,不对,现在是正脸对着我……

 

“呜哇!!!”

 

锐利的眼神让龙立马恢复清醒,他低下头,胡乱翻着书企图掩盖自己失礼的行为。

 

“…………”垂着眼,不是第一次撞见这一幕,李正宇叹口气,决定先开口:“有什么要问我的嘛?”

 

一听到这句话,龙猛地抬头。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看着同桌的眼睛,片刻,故作神秘的小声反问道:“你很像我的一位朋友,你想不想见见它?”

 

 

尽管李正宇的表情一直面瘫没有变过,还是能感受到他散发出:“我就不应该搭理你这家伙”的气息。赵海龙决定换一个方式让他对自己的话感兴趣。

 

 

“别不信,今天就让你看看。等会跟我来。”

 

“…………”

 

 

就算百分百觉得这是赵海龙为了捉弄自己而编织的玩笑,可他还是遵守这个口头上的约定,一同来到了宿舍楼下。

 

 

等了有好一会,只见龙抱着一只猫,略显狼狈的跨过花坛,眉眼灿烂的向自己走来,同时念叨着:“你看,一模一样吧。”

 

“………………………………”

 

沉默的时间长到龙以为李正宇在为把他比喻成猫而生闷气时,灰发青年犹豫的伸出手,轻轻揉了揉眼前毛茸茸的脑袋,还在挣扎中的小家伙安静了许多。

 

 

“它还真喜欢你……”看到是这个反应,赵海龙有些嫉妒,明明我伸手过去要不就逃跑,要不就咬人的。

 

李正宇拍拍手臂让他松手,猫蹬着后腿一跃而下对着人龇牙,明显还在为赵海龙粗暴把它掠走而生气,弓背发出几声警告后,快速的跑进了阴影里。

 

“……把猫当成朋友,你还真是怪人。”

 

“我看见这只猫,就想起了你。你是我赵海龙的朋友,那它可不就也是我的朋友…”熟络的拍拍身边这个人的肩膀,目光还在喵消失的地方迟迟不肯收回来。

 

 

 

“…………”

 

“这不是会笑嘛,别老冷着一张脸,这些天我都看腻了。诶诶去哪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生我气了……”

 

“…不讨厌…………”

 

 

“哈哈,害羞了吗?我也不讨厌你哦!!”

 

“我说的是猫,白痴。”

 

就这样,两人的关系,总算正儿八经的增进了。

 

 

 

 

 

努力把思绪收回来,聚焦眼前,龙觉得这个角度的正宇,似乎在压制着什么情绪。他不再敢看,扭回头看着地面,吞吞唾沫,断断续续的问:“你不是说不讨厌猫嘛?”

 

 

“我…………”

 

 

话就说了一个字,背后的压迫一瞬间消失了,还在纳闷怎么回事,赵海龙就听见一声闷响——李正宇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额头上满是薄汗。

 

“喂!!没事吧!”突发情况顿时让龙慌了阵脚。首先别让人待在这冰冷的瓷砖上。费了点劲把人抱上床,轻拍对方的脸看看还有没有意识,严重点怕不是要去叫校医过来。

 

 

好在,很快,昏厥的人给了些轻微的反应,应该没有大碍,留点时间让他清醒过来。

 

 

 

无处安放的右手半捂着嘴,盯着床上半失去意识的室友,内心催促着自己快行动起来,可脚迟迟不肯移动。

 

 

“有什么我能做的…………止痛药,对了!”几乎是跳起来,配备的急救箱里有这个药品,等找齐物品时,李正宇已经扶着脑袋,撑起上半身了。

 

毫不客气的把人又按回床上稳稳躺好。装有温水的玻璃杯和瓶盖里的药片都准备妥当,就差直接上手喂了。

 

 

在这之前。

 

“你头会痛到晕倒的程度嘛?我看见盒子里的止痛药已经空了一半了。”就算训斥对象是病人,该严厉的地方还是不留情面的:“再怎么样身体健康可是最重要的,明天和我请假去医院检查!!”

 

 

脑袋还不能很好的处理现在所接受的信息,李正宇只得机械的抬头又低头,直愣愣的锁定伸在面前的一双手上。

 

“发什么呆呢?是疼傻了吗?”介于拿着东西,龙只得发声提醒,语气试探性的放温柔了些,说实话哄人他可不在行……

 

 

“…………老毛病,你……不用太操心的。医院也没必要去。”面色苍白说出这种话,让龙的担忧不降反升。但是,对方难得展现出脆弱的一面,还乖乖吃药。龙就勉强相信这是真话。

 

房间里安静的可怕,两人一站一坐,都在想着如何打破现状。

 

 

余光中,校服下的东西让龙记起今天晚上可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清清嗓子,成功吸引李正宇的注意后,要求他闭上眼。

 

“我不会干什么坏事,收起你那种眼神!!”

 

催促好几声,赵海龙这才小心翼翼的掀开衣服,打开盒子。

 

“…好,好了……睁开眼睛吧……当当!”

 

灰发青年缓慢的听从指令,龙的声音激动中还带有些发抖,句尾幼稚的加了配音。在看清楚桌子上的东西后,视野里周围的事物“呼”的一下变得空白,能留在视野里的,只有一块方形的普通奶油水果蛋糕。

 

“其实我也做拉面可有一手啦,但拿来送礼物也太没心意……啊别误会,这只是见面礼,才没有别的意思。”龙解释的声音越来越小,这段时间都是在忙着学做蛋糕,好在食堂有烤箱和足够的材料够他折腾,好心的阿姨大叔们在了解缘由后,也给予了非常多的支持。

 

就是因为太过期待室友看见这个礼物会不会特别感动,好半天才敢正眼观察起李正宇的表情。

 

赵海龙发誓眼前这个人的情绪更加低落了。

 

怎么会这样?

 

“我一个大老爷们儿被食堂阿姨围观做蛋糕已经够难为情了,关键是——送给的人还是个男人,并且他还不领情。”扭过头撇撇嘴,李正宇知道这个表情,意味着龙真的伤心了。

 

不是第一次苦恼自己不善言辞的性格,在李正宇为数不多感到开心的记忆里,会花心思送自己礼物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只身一人来到军校,做好孤身一人度过这枯燥无味的生活,那些友善的邀请都被冰冷的外壳阻挡在外。可赵海龙绝对是个例外,过剩的热情让没有交友经验的他增添了很多新鲜元素(麻烦居多……)

 

尘封的记忆中——蛋糕,只有在过生日的时候,姐姐会亲手为自己奉上。无论大小种类,都是甜蜜温馨的味道。那也是每年最期待的一天。

 

可是,那个人已经不在。

 

现在,代替她给自己惊喜的人,也许就在身边?

 

“……………………”依旧是没有任何回复,李正宇起身,在赵海龙的注视下,用叉子一侧切割蛋糕的一角,叉住送进嘴里。

 

那一刻,蛋糕的制作者双瞳变得明亮,他迫切想知道味道合不合他胃口。

 

“……这是给我的吧?”咽下食物,灰发青年没有把视线从蛋糕上移开,却是对着旁边的人在确认信息。

 

赵海龙搞不清他问这个问题的理由,轻点头。“你要是喜欢,下次你生日,我还可以做个更大的。”

 

 

“这可是在违禁名单里,别再有下一次了。”

 

龙有些鄙夷嘴上和实际行为完全不相符的某人,居然大口大口吃着,看样子显然是不给尝,自己打算独自吃完啊。

 

 

嘴角上扬着,意识又飘到那只灰猫上。要说你俩,还确实很像呢。

 

 

—————————————————————————————

 

“也就是说,那只猫是你俩成为好朋友的是关键喽?”

 

樱眨眨眼,故事并不完整,但可以听懂的程度,没想到他们发生过这么有趣的事情,也好想见见那只非常像幽灵的猫。

 

“我觉得,这个礼物可比蛋糕有意思的多,那就按那只灰猫的颜色来选吧,不过可别一模一样啦。”赞同的点点头,看着和老板讨论的兴高采烈的龙,有一点没说出口:

 

 

“幽灵应该觉得蛋糕难吃,才一个人全吃完了吧。毕竟他就是这种人呢……”

 

 

—————————————————————————————

*其实龙的计划很简单,把正宇支出去,自己在房间里打开蛋糕,以后在寝室门口堵人,捂着对方的眼睛走进去。
之后就是超得意的解说自己花了多少精力做的蛋糕,快夸我⸜(* ॑꒳ ॑* )⸝

*S2赛季更新,背景故事,选手资料一下放出超多内容,有些还没来得及看。

李正宇三次手术完成眼睛就不会疼了。哎呀,我之前写的,写都写完了,就不改了呗_(:з」∠)_

姐姐的名字,之前有大佬猜的八九不离十,佩服。

 

*剧情最后,卡洛琳明明是警告幽灵不要参与,打我赵海龙干嘛,还3次,可疼了……

*这已经不能算是生贺了ε-(´∀`; )

文笔幼稚、用词多重复。

还望看的开心。

请和我殉情
[真是的...明明随时都能靠过...

[真是的...明明随时都能靠过来嘛...]

[真是的...明明随时都能靠过来嘛...]

幽灵秋
试图调戏幽灵的龙龙(不知道多久...

试图调戏幽灵的龙龙
(不知道多久之前画的身高比例崩坏的咸鱼之作( °▽° ))

试图调戏幽灵的龙龙
(不知道多久之前画的身高比例崩坏的咸鱼之作( °▽° ))

请和我殉情

终于 轮到我抢到体验服了吗!!

终于 轮到我抢到体验服了吗!!

请和我殉情

奇想天外,どういうことですか

奇想天外,どういうことですか

撑住,我来送了

暴击!!!
(什么神仙官方视频)(微信公众号里翻的)

暴击!!!
(什么神仙官方视频)(微信公众号里翻的)

请和我殉情
嗯。是李正宇的手。接上一张。

嗯。是李正宇的手。接上一张。

嗯。是李正宇的手。接上一张。

Hyakki百鬼

终于COS了看板,这两个家伙赶紧去xx局领证吧!

终于COS了看板,这两个家伙赶紧去xx局领证吧!

幽灵秋
Pocky梗(角膜炎好暴躁,,...

Pocky梗
(角膜炎好暴躁,,用手机修了一下但还是好垃圾哈哈( °▽° ))

Pocky梗
(角膜炎好暴躁,,用手机修了一下但还是好垃圾哈哈( °▽° ))

沈

微信公众号抱的可爱头像第二弹!
(tag私心)

微信公众号抱的可爱头像第二弹!
(tag私心)

沈

微信公众号抱的可爱头像第一弹!
(tag私心)

微信公众号抱的可爱头像第一弹!
(tag私心)

请和我殉情

[李正宇,这导航怎么回事啊?]
[我看看?]

[李正宇,这导航怎么回事啊?]
[我看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