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超懿

13.7万浏览    250参与
少女祈愿中

马超看着司马懿的脖颈,青蓝色的血管在皮下微微脉动。他想一口咬下去,将他整个吞噬干净。

字面上的意思。生的也好,煮熟也好。皮一寸寸扒开,血液一点点吞下去,肌肉切成小块。

心脏留到最后,一定要完整地囫囵地咽到肚子里。

这样,司马懿的心就能留在他的体内。无论去到那里,马超都不再孤独。

马超看着司马懿的脖颈,青蓝色的血管在皮下微微脉动。他想一口咬下去,将他整个吞噬干净。

字面上的意思。生的也好,煮熟也好。皮一寸寸扒开,血液一点点吞下去,肌肉切成小块。

心脏留到最后,一定要完整地囫囵地咽到肚子里。

这样,司马懿的心就能留在他的体内。无论去到那里,马超都不再孤独。

江南江北

关于仇恨(一)

注:马超 X 司马懿

       私设如山  

       只想搞司马哥哥

       写给自己娱乐身心



司马懿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四下环顾,房间里虽然烛火通明,但却空无一人。门口倒是有不少侍卫把守的影子。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浑身乏力,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他赤着脚想走到房中间的桌子旁,但脚上的铁链太短,没走几步就已经达到极限。

 ...

注:马超 X 司马懿

       私设如山  

       只想搞司马哥哥

       写给自己娱乐身心



司马懿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四下环顾,房间里虽然烛火通明,但却空无一人。门口倒是有不少侍卫把守的影子。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浑身乏力,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他赤着脚想走到房中间的桌子旁,但脚上的铁链太短,没走几步就已经达到极限。

          

 司马懿斜着身子去够茶杯,但失衡地摔倒在地。

 

 就这样躺在地上,看着脚上的铁链。他想起那天,偶然看见马超箱子里的铁链便随口问了一句,马超笑:“哥哥,我托人带了宠物,到时候这就派上用场了,见到了哥哥一定会喜欢它的。”

 

 原来是为他准备的吗,居然精心算计了那么久。

 

 吱嘎——

 

 不知过了多久,门被从外推开,门外的男子静静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看着蜷缩成一团的司马懿。

 

 司马懿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了,却也没什么动作。终于过来看他了吗?这么久才来,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吗?片刻,马超终于跨进来将司马懿抱了起来重新放到床上。

 

“哥哥那天很狼狈呢。”他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波浪,不再似以前那样见到他时的活泼。也是,这两天,恍若隔世。他屠杀了整个司马一族,仅留下司马懿一个人。对于这样的家族之争,司马懿重来都是无可奈何。十年前,司马懿恳求父亲留下马超,没有什么理由,只是可怜而已。他把马超当做亲弟弟来看待。他天真的以为可以真心换真心。

 

灭族之仇,又是可以轻易忘记?对马超来说可以,对司马懿来说也许是可以的。仅仅这两天司马懿已经恢复了冷静,没有恨,只有痛。

 

“阿锦…..”司马懿拽住马超的衣摆,明显的感觉身前的身形一顿。他好像又触到了雷点。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是哥哥死了的狗的名字,哥哥给我取这样的名字,分明就是把我当你身边的一条狗!是不是!!”马超带着颤音向他吼。

 

看着马超带着恨意的双眼,好像他下一秒说是,马超就会冲上来掐死他。司马懿突然心生苦涩,原来他真心待他十年,在他眼里只是虚情假意。可笑,虚情假意的难道不是马超吗?口口声声喊着他哥哥,心里却想着如何灭他满门。

 

“我真的很恨哥哥留下我,让我坚定复仇的心变得摇摆不定,每天活在对哥哥的爱和对哥哥的恨中,我备受折磨,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哥哥啊。或许像哥哥这样温柔的人根本理解不了,所以,要哥哥亲自体验才行啊。”

 

原来是这样吗?原来他要为他的善意承担责任。但即使这样司马懿也从来不后悔十年前留下马超,他甚至希望马超的怨恨能在自己这里终结。或许会有人说他是圣人,但是他真的不想看着心爱的弟弟活在深渊里。

他失去了至亲不想再失去唯一的弟弟。司马懿这样想。虽然毫无逻辑,但他足够蒙蔽自己。

 

马超想报复他,那他,就受着就好了。

 

气消了,就好了。

 

司马懿的心情突然愉悦了起来,他翻个身子,不再理眼前人。他想睡一个好觉,做个好梦,梦里可能会有以前那个乖巧可爱的阿锦。

 

那是他的唯一依靠了。

 

 

 

 

 

 

 


吉尔尼斯杨桃

【超懿】下克上(2)

【1】

对马超而言,这是一个黑白分明的世界。

罪恶不该蔓延,纯洁不容亵渎。

但是司马懿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就像他的黑发里夹杂着一缕白发一样,他本身似乎贯穿两者之间,又不属于任何一方。

马超看不透这个男人。

但是在这一方狭窄的囚室里,两人的距离不过一把椅子,司马懿被反手铐在椅子上,而马超靠着门站着,在他的印象里两人有很多这样相处的瞬间,只不过位置颠倒了过来。

也许这就是他落魄的时刻了。马超这样暗自想着,一面在司马懿脸上搜索着不安这样的表情,但是失败了。

“他什么时候来?”

司马懿的声音和平时一样平静,但是沙哑了一些,马超看着他有些干涩的嘴唇,不知为什么自己的喉结动了动。

”会来的...

【1】

对马超而言,这是一个黑白分明的世界。

罪恶不该蔓延,纯洁不容亵渎。

但是司马懿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就像他的黑发里夹杂着一缕白发一样,他本身似乎贯穿两者之间,又不属于任何一方。

马超看不透这个男人。

但是在这一方狭窄的囚室里,两人的距离不过一把椅子,司马懿被反手铐在椅子上,而马超靠着门站着,在他的印象里两人有很多这样相处的瞬间,只不过位置颠倒了过来。

也许这就是他落魄的时刻了。马超这样暗自想着,一面在司马懿脸上搜索着不安这样的表情,但是失败了。

“他什么时候来?”

司马懿的声音和平时一样平静,但是沙哑了一些,马超看着他有些干涩的嘴唇,不知为什么自己的喉结动了动。

”会来的,”马超克制着自己语气中的激动,两年了,他很快就能见到这个犯罪组织的最高首领,“毕竟他主动愿意见的警察,你是第一个。”

而究其原因,是因为他献上了一份满意的祭品。

“有不少警察见过他,但是还活着的,我应该是第一个。”

司马懿的话勾起了马超心中某些混沌的东西,即使知道囚室并没有窃听设备,但他垂下眼帘,语气低了下去,似乎是在解释:“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来。”

“我说过我会负责的。”司马懿抬起头凝视着马超,但是后者却错开了目光,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香烟准备点燃。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嗯?”马超抬起眼来,他意识到司马懿正在罕见的,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这么快就开始逼问了么?他心中涌起一丝快意,果然再是冷漠之人,被背叛了也会撕下皮笑肉不笑的假面啊。

 

“什么时候开始学会抽烟的?”

马超棱角分明的眉弓挑了挑,似乎没想到他会问这个,他下意识的看了看手里夹着的香烟,含糊的说道:“很久以前了。”

 

【2】

马超人生中抽的第一根烟,是在司马懿的办公室里。

他艰难的从肺里吐出一口烟雾,接着尴尬的发现司马懿的办公室里并没有烟灰缸这样的东西。

“咳咳……”烟草粗糙而辛辣的味道充斥着口腔,他眯起眼睛,似乎想要把鼻尖那边酸楚压下去。

至少不要让眼前的人察觉到。

“喝口水吧。”司马懿把自己的杯子往他那边推了推。

“不用。”他继续咳嗽了两声,然后站的笔直,“我说的事情希望您再考虑下。”

 

香烟的味道还萦绕在鼻尖,以至于司马懿走上前来的时候,马超没办法立刻辨别出他的气息。

总有气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味道。特别是对于马超这种嗅觉格外灵敏的人而言,气息即是距离,他屏蔽陌生人的气息,一旦那些人接近他就远离,以这种孤高来维持周围的平静,或者说空气的纯洁。

但是他此时此刻无法辨识司马懿的味道,那根香烟模糊了他的感官,他们此时的距离很近,不过一拳,他知道自己的边界被侵犯了。

没错,他用了侵犯这个词,因为他找不出更好的形容,来匹配接下来发生的这种冰冷又蛮横的进犯。

 

当司马懿冰冷的手逐渐因为自己的躁动而温暖起来时,马超的右手已经按在了枪套上。司马懿察觉到了眼前这个青年的敌意,但是他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挪动了脚步,将膝盖顶在他的腿间,抬起头挑衅的问道:“不喜欢被碰么?还是说这里是你敏感的地方?”

马超的脸涨的通红,嘴唇却被咬的泛白,他固执的沉默着,只是眼里泄露出了一丝杀机。

“你一副坚贞纯洁的样子,怎么让人相信是在街头混了很久的?”司马懿收回了手,他垂下眼帘的时候睫毛颤了颤,马超的心也跟着颤抖了起来,“我可不需要被男人随便摸两下就能gao潮的家伙去自投罗网。”

 

“您可以利用我,无论是生命还是的别的什么……我保证不会让您失望的,”“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鼓起勇气抓住了司马懿的手,那只对自己做过那样该死的事情的手,马超的眼睛泛红了,他用力的吸了吸鼻子,狠狠的低下了高傲的头颅,”我只想亲手为我的兄弟报仇。”

 

大段的沉默横亘在两人之间,他们都不是多话的人,司马懿是阴郁,而马超是孤高,两人似乎都有不开口的理由,但是此时那种压抑的氛围,远不是平日那种默然无语并肩而坐能够比拟的。

马超的手在颤抖。

在来这里之前,他做好的一切的准备,包括被司马懿拒绝的准备,但是这其中没有一样所设想的后果能令他像现在这般感到无助的。

他现在站在这里,低垂着头,双眼通红,口中苦涩。青涩而蓬勃的yu望依旧因为挑逗而充盈着,但是把他撩拨起来那个人,此时却躲进了沉默的壳子里。

 

 

“你知道最肮脏的是什么吗?”

当司马懿这样抬起头问他的时候,马超的心头狂跳了几下,接着明显的皱了皱眉头。

而司马懿见他这样的反应,嘴角也浮现起一丝笑意。

这家伙,连脏这个词都听不下去。

“你会被染黑,”司马懿顿了顿,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语气中泄露出来的那份温柔,“会失去你引以为豪的一切。”

“我愿意付出代价,”那时的马超还很年轻,也很幼稚,他固执的认为只要信念足够炽热,黑暗之处就并将获得朗照,“请让我去做卧底。”

司马懿看见了他眼中的火苗,那双紫色的眸子被映衬的通透无比,就像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

干净的,纯粹的想让人把它弄脏。

 

【3】

司马懿至今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马超时的场景。

那天太阳很大,他沿着警官大学的校门往操场走,似乎刚巧赶上了运动会,于是呐喊声,嬉笑声还有铅球砰的砸到地上的声音一股脑儿的涌进他的耳朵。

 

聒噪,他这样想着,然后把目光投向操场一角的沙坑。

 

有个青年背对着他站着,手里握着标枪,运动背心下精瘦而结实的身体绷的紧紧的,司马懿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从他一瞬间投掷的动作来看,他似乎是扔了一件很轻的东西。

标枪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最后落在了远处。而在周围人群的欢呼和吃惊中,他转过身来,瘦削的脸上没有一丝喜悦。

司马懿不动声色的穿过人群,挡住了他回到队伍中的路。

 

“麻烦让一让。”

 

他的声音不像他的脸那般孤高不合群,司马懿这样想着。

但是对方并没有由他希望的那样多说两句,而是微微皱起了眉头,一动不动的与他对峙着。

 

司马懿感觉到了很浓的信息素,以及敌意,他的目光往下滑了一些,盯着他运动服上的名字,淡淡的说道:“你是马超。”

 

此时比赛开始的哨声再次响起,这是最后一轮。

计分板上马超的名字排在了第一个。

 

“你哥哥的事情,有必要通知你。”

 

马超脸上的敌意和不耐烦消失了,他的嘴角不自然的抽动了一下,这是他在乎一件事情时的反应。

 

“他殉职了。”

 

司马懿给很多队员的家属传递过噩耗,也见过太多悲痛欲绝的反应,但是没有一个像眼前的青年这样的平静,甚至可以说是冷漠。

 

此时他并不知道,兄长在出发之前曾经对弟弟吐露过自己的顾虑,作为手握权柄的睿智者棋子的顾虑。

而他更猜测不到,自己眼中不谙世事的高傲少年已经凭借自己的敏锐接触到了那漆黑的边缘,他知道兄长的一去不复返意味着什么,也知道该通过谁去清算这痛苦。

 

“从他去当卧底的那一刻开始,他在我眼里就已经死了。”在司马懿的印象中,这是马超今天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

 

“节哀。”司马懿按照流程重复着在他眼里看来机械而无用的安慰。

 

此时裁判已经在不远处喊着马超的名字了,司马懿完成了任务,于是准备离去。

 

“那你呢?”

马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有些诧异的转过身去,他没想到马超会主动喊住他,也没想到他会把双眼通红的样子暴露在自己面前。

 

“你是谁?”

马超额头的青筋微微凸起,嘴唇有些颤抖。

 

也许不该让他记住我,否则在将来的某一天,他重新品味着失去至亲的那份悲痛时,那苦涩的口中会出现我的名字。

司马懿这样想着,遂摆出自己招牌的沉默姿态。

 

但是马超比他更为倔强,午后越发猛烈的阳光照耀在他挺得笔直的身体上,他的眼睛湿润着,也因此有了温度。

“啪嗒。”

一滴水从马超的下巴滑落,砸在塑胶跑道上,扬起些微的灰尘。

 

“省厅缉毒队,司马懿。”

他开口之后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因为那只是一滴汗。

 

“我记住了。”马超点了点头,转身回到了赛场,他弯腰拾起标枪,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丢了出去。

 

在标枪落地之后,马超转过身来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男人,瞳色里的紫狂乱起来,仿佛要向眼前之人昭示自己的利爪和哀恸。

 

而司马懿没有回应马超的凝视,他只是淡然的转过了身去,他的任务早就完成了,甚至超出了预期。

 

“男子标枪第一名77.34米!恭喜14级刑侦学二班马超同学破校记录!”

 

广播响起的时候,司马懿已经走远了。

他从一开始就不打算与这个青年分享胜利的喜悦或是失去亲人的悲伤。他顺着原路走出了校园的大门,把马超留给了身后那群前来祝贺的人。

 

【4】

回忆戛然而止,门被一直刺满了纹身的手推开了。

那只手的主人,司马懿再熟悉不过了,无数张A级通缉令上画过这只手,即使这只手上沾满了同僚的鲜血,他们也无法窥见主人的真容。

就这么一个毒枭头目,军火贩子,走私商人,从来没有被警察抓到过,也从来没有在警察面前露过面的三分之地黑色势力头目,此时此刻却露出了老友相逢般的亲切笑容。

“司马警官,”男人对他点了点头,“好久不见。”


司马懿闭上了眼睛,因为他不想看见马超此时的表情。


他的报应终于来了。





PS.下一话可能会发糖?


啊反正我就是想换个ID

  我爽了_(:D)∠)_司马懿太涩了谁不想日得他喵喵叫(你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小马哥露了两只手就算出镜了,耶(这个懒鬼可以拿去炖汤了)
  人体什么的已经放弃了_(:з」∠)_

  我爽了_(:D)∠)_司马懿太涩了谁不想日得他喵喵叫(你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小马哥露了两只手就算出镜了,耶(这个懒鬼可以拿去炖汤了)
  人体什么的已经放弃了_(:з」∠)_

成渊

开黑日常#2

是第一次和 @PX. 开黑的愉快经历

原谅我因为这局匹配年代久远实在是想不起来我方adc是谁了_(:з」∠)_

PS:我方韩信真的太单纯了

开黑日常#2

是第一次和 @PX. 开黑的愉快经历

原谅我因为这局匹配年代久远实在是想不起来我方adc是谁了_(:з」∠)_

PS:我方韩信真的太单纯了

-Oliviacca -
是一个现代p的狂草速涂左←司马...

是一个现代p的狂草速涂
左←司马懿老师接马超小朋友回家
右→长大后的马超接司马懿老师回家

是一个现代p的狂草速涂
左←司马懿老师接马超小朋友回家
右→长大后的马超接司马懿老师回家

旧里

若非重来第八章
嗯,这几天可能这个软件和我有点过节,发文不行发图试试,注意看好流量哦(´-ω-`)

若非重来第八章
嗯,这几天可能这个软件和我有点过节,发文不行发图试试,注意看好流量哦(´-ω-`)

大山深处的展颜

速涂爽图
今天嫖到懿哥了吗(0/1)

速涂爽图
今天嫖到懿哥了吗(0/1)

今不涣
司马懿其人,凶狠恶煞,鹰视狼顾...

司马懿其人,凶狠恶煞,鹰视狼顾,可止小儿夜啼。

无奖竞猜司马懿手里的童话书是哪本。X

司马懿其人,凶狠恶煞,鹰视狼顾,可止小儿夜啼。

无奖竞猜司马懿手里的童话书是哪本。X

PX.

【超懿】『Seeking』(一)

梗源神仙太太@懿三刀有去无回
https://m.weibo.cn/3748105651/4435382916031933
亮超懿预警 注意避雷/亮是懿的前男友
本篇只含超懿 还是……你懂的

/写的太烂了 给太太滑跪磕头

梗源神仙太太@懿三刀有去无回
https://m.weibo.cn/3748105651/4435382916031933
亮超懿预警 注意避雷/亮是懿的前男友
本篇只含超懿 还是……你懂的

/写的太烂了 给太太滑跪磕头

亦渡

【超懿】镜花水月

十分感谢大大赐梗♪(・ω・)ノ

再次表白神仙大大 @菌梦 


点我看神奇罐子灵肉分离play

十分感谢大大赐梗♪(・ω・)ノ

再次表白神仙大大 @菌梦 


点我看神奇罐子灵肉分离play

啾

超懿。dream

不是原背景。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马超甚至能感受到枪尖刺破皮肉时被给予的微小阻力。被贯穿的咽喉自后知后觉地自伤口处涌出暗红色的血,将死之人的黑色长发被马超收回的枪带起的疠风抽起,而后又乖巧地落回肩头。血雾喷涌,马超仍是看不清那人究竟是谁。

枪尖似乎有缕黑雾缭绕。

马超腿如灌铅,只眼睁睁看着那人踉踉跄跄朝他走来。不过两三步,浓烈的血腥气便灌进了马超的鼻腔。

恍惚间,那人已到了马超的跟前。骨节分明的纤长手指扣住了马超的后脑勺,在两人唇齿相接前的最后一秒,马超终于看清了这张脸。

他似乎是因失血过多而苍白,亦或是天生便带着的几分阴郁。

马超感受到了他滚烫的血正在浸染自己的胸膛。...

不是原背景。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马超甚至能感受到枪尖刺破皮肉时被给予的微小阻力。被贯穿的咽喉自后知后觉地自伤口处涌出暗红色的血,将死之人的黑色长发被马超收回的枪带起的疠风抽起,而后又乖巧地落回肩头。血雾喷涌,马超仍是看不清那人究竟是谁。

枪尖似乎有缕黑雾缭绕。

马超腿如灌铅,只眼睁睁看着那人踉踉跄跄朝他走来。不过两三步,浓烈的血腥气便灌进了马超的鼻腔。

恍惚间,那人已到了马超的跟前。骨节分明的纤长手指扣住了马超的后脑勺,在两人唇齿相接前的最后一秒,马超终于看清了这张脸。

他似乎是因失血过多而苍白,亦或是天生便带着的几分阴郁。

马超感受到了他滚烫的血正在浸染自己的胸膛。


“老师!!”

马超突然醒了,忙去摸自己身旁的被窝。

“闹腾什么?赶紧睡觉。”与马超梦境中那被刺破咽喉的人长相无二,司马懿不耐地眯眼看着拱在自己怀里的人的发旋。

踢了一脚对方的小腿让马超起开,顺手关了灯,司马懿却又出声:“叫我叫这么惨。做噩梦了?”

“只是梦罢了。”

“嗯。”司马懿翻了个身 ,“明天你去趟益城。”

马超摸黑帮司马懿掖好了被角,沉吟片刻便应下了。

吉尔尼斯杨桃

【超懿】下克上(1)

双男主剧情流警匪文。警官司马懿X卧底马超。

《沉迷扫黑除恶的钢铁直男也可以拥有爱情吗》同一世界观,因为没怎么正经写过耽美所以这篇就当是前传叭。风格上更黑暗点。

背景和时间线:故事发生在沉迷扫黑除恶的钢铁直男夏侯惇先生找到对象时的三年前。

那个时候曹操还在市局的缉毒组,司马懿还是省厅缉毒队的副队长,马超警官大学毕业一年不到。

第一回交代背景和案件细节可能有点啰嗦,下一话两人对手戏登场。


【1】

当曹操和夏侯惇一起被喊进局长办公室的时候,却发现刑侦组的刘备和诸葛亮也在。他给夏侯惇递了个眼色,后者老实的摇了摇头表示暂时想不到自己组有啥新的把柄被发现了,毕竟他们把柄太多了。

“曹队...

双男主剧情流警匪文。警官司马懿X卧底马超。

《沉迷扫黑除恶的钢铁直男也可以拥有爱情吗》同一世界观,因为没怎么正经写过耽美所以这篇就当是前传叭。风格上更黑暗点。

背景和时间线:故事发生在沉迷扫黑除恶的钢铁直男夏侯惇先生找到对象时的三年前。

那个时候曹操还在市局的缉毒组,司马懿还是省厅缉毒队的副队长,马超警官大学毕业一年不到。

第一回交代背景和案件细节可能有点啰嗦,下一话两人对手戏登场。


【1】

当曹操和夏侯惇一起被喊进局长办公室的时候,却发现刑侦组的刘备和诸葛亮也在。他给夏侯惇递了个眼色,后者老实的摇了摇头表示暂时想不到自己组有啥新的把柄被发现了,毕竟他们把柄太多了。

“曹队长,你这次的行动失败也就算了……”局长一开口就给曹操头上戴了一顶失败者的帽子,引得后者颇为不快。

“局长您此言差矣啊!”曹操马上大声的反驳起来,“我们也缴获了一批毒品啊,而且对方也有伤亡,怎么能叫失败呢?这是阶段性胜利!”

“顶嘴,就这知道顶嘴!”局长被一顿抢白,脸涨得通红,“你报告上写的是要抓获特大贩毒组织头目,那么这个头目人呢?人去哪里了?”

“我们确实接到线报说那家伙已经来了三分之地,就去堵了他们的交易场所,结果人没出现……”夏侯惇抓了抓脑袋,想要辩解一番。

“我知道你们为了抓这个罪犯已经部署了一年多了,但是急功近利是大忌啊!”局长看面前两个汉子都没有反映,于是把刚才被打断的话继续说了下去,“这次行动失败也就算了,怎么自己的同志都没管好,被人家抓了去呢?”

“啊?!”正处于“不听不听局长念经”当中的曹操和夏侯惇同时抬起头来,接着对视了一眼,“谁被抓了?”

“今天上午老典没有归队,难道?”夏侯惇压低了声音说道。

“他看见路上的烧鹅半价,我让他排队买两只回来当宵夜。”曹操做了一个安心的手势。

“哦,”夏侯惇点了点头,接着表情又迷惑起来,“那我们队里没有少人啊?”

 

两个汉子大眼瞪小眼了片刻,接着把目光双双投回了局长身上。

 

可是局长没有搭理他们,管自己喝起了茶,只有刘备看不下去这尴尬的场面,干咳了一声说道:“是司马刑警。”

“司马懿?”曹操脸上明显露出了WTF的表情,“这小子是省厅的,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啊?”

“他和你们一起去的现场,一起参加的任务,你们回来了他不见了,你说这算什么事情?”局长瞪起了眼睛。

“可是他不归我们管啊!”夏侯惇开始喊冤,“而且也不是我们喊他去的,是他自己……”

曹操用胳膊肘撞了撞夏侯惇,后者立刻知趣的闭了嘴。

 

“司马刑警已经失踪十二小时了,在现场我们找到了他的配枪和血迹,根据痕迹检验结果来看……”诸葛亮汇报的时候一直是用一种极为平淡的叙述语气,但是今天却难得的踌躇起来,也许是因为失踪的那个人曾经是他大学时期的同窗,曾经“最好的朋友”,“他应该是拔枪之后遭到了对方的袭击,然后被带走了。”

 

“根据现场的脚印判断,当时司马刑警和袭击者的最初距离大约是三米,这个范围内的射击对司马刑警来说足够了,但是他没有开枪,反而离开掩体走到了对方面前,您觉得是为什么?”诸葛亮直视着曹操的眼睛,后者错开了目光,事实上很少有人能抗住这双眼睛的审视。

 

作为刑警,夏侯惇和曹操当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熟人作案。

 

司马懿在交火中听见了前面的动静,他拔出配枪准备射击,但是意外的发现来者的身份,于是他停止了射击,走到了那个人面前,接着那个人出手袭击了他,司马懿昏迷,不,有可能还处于清醒的状态就被带走了,甚至没有反抗。

 

“枪还留在现场,子弹也没有少,说明对方不是以抢夺武器为目标,司马刑警参与你们的行动属于私人行为,并没有在省厅和市局备案,知情者只有你们组的成员。”

 

“你在怀疑我们?!”曹操终于抬起头来,音量提高的同时看的却是局长。

 

“我们有理由认为这是一次针对省厅重案组成员的有组织的绑架事件。”刘备意识到了空气里的火药味,他用一贯和稀泥的口吻说道,“还希望你们配合调查,如实交代关于这次事件的所有细节,特别是司马刑警突然决定参与事件的理由。”

 

“无可奉告。”曹操抱起胳膊,整个人呈现出一个防御的姿态,他想起了突然出现在现场的司马懿,以及他说的那些话。

 

‘曹队长,我们的约定还算数吧?’

‘如果顺利的话,今天就能做一个了结。’

 

等了两年了,绝对不能因为诸葛小白脸的几句话就乱了方寸,曹操挪了下脚尖,手心因为捏成拳头而湿漉漉的。

只要能把大鱼引出来,司马懿那小子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毕竟一切都是他自找的,他才是那个始作俑者,如果他当年不自作聪明去谈那种条件的话……

 

“如果您认为司马刑警和那个人在一起很安全的话,那您就错了。”诸葛亮再次开口,语气不由得重了些,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如其来的焦躁,因为司马懿么?不,那家伙有自己的打算,他肯定都计算好了的。

况且……

他们早就不是朋友了。

 

【2】
“你可以继续逃,诸葛。”

“像你一直做得那样,隐藏真正的自己,看着那些愚蠢的家伙在你面前作秀。”

“但是像你我这样的人,不应该被规则束缚。”

司马懿的言语一直有种蛊惑人心的力量,诸葛亮并不否认这一点。

但是此时此刻这位同窗好友却陌生的让人觉得可怕。

 

“这就是你破坏规则的理由?”诸葛亮凝视着好友的背影,司马懿熟悉的黑衣和夹杂着几缕白色的发丝撩拨起他心中隐隐的苦涩,两人是何时分道的呢?

是自己不愿意踏足权势纠纷选择留在校园的那一刻,还是司马懿决定用自己心中的正义制裁犯罪的那一刻呢?

 

“你觉得我这是在破坏?我想我所做的一切,用‘重塑’更为合适。”司马懿转过身来,迈开了脚步,“你也不过是愚人中的一员,诸葛。”

他从诸葛亮的身旁擦肩而过。

“你让我失望了。”

 

【3】

诸葛亮深吸了一口气,尽量的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

“刚才贩毒组织给市局刑侦科发来了邮件,要求用司马刑警交换去年被羁押的三个罪犯。”

“两年前的六月,该组织涉嫌绑架了市局的三名刑警,通过省厅缉毒队交涉之后同意释放,但是旋即反悔……”

 

“不用你重复,我记得清清楚楚。”曹操打断了他的话。

 

在交火中六名刑警受伤,两名刑警殉职,三名嫌疑人被逮捕,但是被绑架的那三名刑警至今下落不。

这一连串的伤亡,不仅是市局的隐痛,也是曹操心中的一根刺,因为那被绑架的三个人中的两个,都是他手下的得力干将。

 

现在两年前的事件重演了,警察被犯罪分子挟持,释放的条件是用被捕的同伙做交换。

两年前去谈判的人是司马懿,而现在这个任务不知道将会落到谁身上。

如果让我来的话,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放弃那个小子。

曹操这样不着边际的想着。

 

“司马刑警失踪前接到过一个电话,是从市区的一个电话亭打出来的,附近的监控拍到了这个人。”刘备拿出一张打印纸,“林奕,24岁,贩毒团伙最底层的小混混。”

 

“这种家伙街上一抓一大把?记不得了!”

 

“那或许您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个林奕长得和去年你们队辞职的那个见习生马超长得一模一样?”

 

看着纸上那张模糊的脸,曹操再次想起了司马懿对他说过的话。

 

“市局没有安插卧底的权限,一旦被上面发现,你可以把一切推到我身上。”

“他的事情,我负全责。”

 

作为熟悉规则的老刑警,他一开始就敏锐的察觉到,司马懿在接近那条黑暗的线。

但是他并没有插手阻止。

因为他早就越过那条线了。



预计不定时更新

-Oliviacca -

今天是个坏学生,想要刺穿您的喉咙~

今天是个坏学生,想要刺穿您的喉咙~

顾玖渊。

《超懿·血染沙场》

设。年下血腥味乾元x硝烟味坤泽。

CP。超懿。

Paro。背景时间线。


引子——伦理,无非为人所编造。


https://m.weibo.cn/6685377611/4433864426221573

设。年下血腥味乾元x硝烟味坤泽。

CP。超懿。

Paro。背景时间线。


引子——伦理,无非为人所编造。







https://m.weibo.cn/6685377611/4433864426221573
成渊
匆忙赶个万圣节贺图 不给糖就捣...

匆忙赶个万圣节贺图

不给糖就捣蛋!

----------

前天司马懿上KPL了,我的大闪什么时候可以这么准_(:з」∠)_

和我哥聊天他一直的不能再直的直男表示“迷上了司马懿的腰”,下棋的时候发现“他腰怎么可以长这样细”
虽然之后在我懵逼震惊表情包xn的拷问下他解释只是单纯觉得“他腰挺好的,羡慕一下。”

仲达好样的不愧是你.JPG

匆忙赶个万圣节贺图

不给糖就捣蛋!

----------

前天司马懿上KPL了,我的大闪什么时候可以这么准_(:з」∠)_

和我哥聊天他一直的不能再直的直男表示“迷上了司马懿的腰”,下棋的时候发现“他腰怎么可以长这样细”
虽然之后在我懵逼震惊表情包xn的拷问下他解释只是单纯觉得“他腰挺好的,羡慕一下。”

仲达好样的不愧是你.JPG

冷笑话博主

万圣节快乐!白嫖选手交粮

很久没指绘了,app是画世界,铅笔好用


p2是滤镜效果

万圣节快乐!白嫖选手交粮

很久没指绘了,app是画世界,铅笔好用


p2是滤镜效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