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越界

104.7万浏览    9193参与
所以呢LILILEE

【十年後的聚會】番外❹ (志弘排球隊全員向)

  賀承恩的懊悔❸


  被刺眼的陽光喚醒的當下,賀承恩腦海裡第一個念頭是:「馬的陳家均又忘記拉窗簾。」


  他打算翻身用被子蒙住臉,卻在動作的同時感受到不適。

  不適這兩個字可能太委婉了,賀承恩荒廢多年沒運動的身子,正在對任何一個需要牽動肌肉的念頭表示強烈的抗議。


  賀承恩睜開他的大眼,從瞳孔甚至可以看出他的惶恐。

  是的,他似乎想起了某些不太妙,但確實存在的回憶。


  幹!


  賀承恩沒有罵出口,應該說他什麼都沒做。

  他捏著被子沉澱了非常久,久到同一張床的室友陳家均第一個鬧鐘響起。


  通常這個時候,賀承恩會伸手將家...

  賀承恩的懊悔❸



  被刺眼的陽光喚醒的當下,賀承恩腦海裡第一個念頭是:「馬的陳家均又忘記拉窗簾。」



  他打算翻身用被子蒙住臉,卻在動作的同時感受到不適。

  不適這兩個字可能太委婉了,賀承恩荒廢多年沒運動的身子,正在對任何一個需要牽動肌肉的念頭表示強烈的抗議。



  賀承恩睜開他的大眼,從瞳孔甚至可以看出他的惶恐。

  是的,他似乎想起了某些不太妙,但確實存在的回憶。



  幹!



  賀承恩沒有罵出口,應該說他什麼都沒做。

  他捏著被子沉澱了非常久,久到同一張床的室友陳家均第一個鬧鐘響起。



  通常這個時候,賀承恩會伸手將家均的手機拋向遠遠的沙發。



  不過他現在想的是,如果,身後的那個傢伙不記得呢?



  家均無意識地向手機伸出手。

  接著發出一陣介於倒抽氣與呻吟之間的喉音。



  「幹!」



  很好,他什麼都記得。賀承恩認命的緊閉著眼睛。



  ※



  這只是一場意外,源自青年的血氣方剛。


  縱使賀承恩這麼說服自己,卻在面對小小時失了底氣。


  他難以逃避,尤其當那雙靈動大眼,用探究的眼神望著自己。


  小小的聰明大家有目共睹,除此之外,她也有雙發現真相的眼睛。


  當賀承恩終究抵擋不住自己的愧疚,他雙手摀著臉,千言萬語只能濃縮成黏黏糊糊的三個字:「對不起。」時。


  「是因為...家均嗎?」小小清澈透亮的雙眼,就算寫著不解與錯愕,問句依然直指核心。


  賀承恩否認了小小的猜測,就算眼前的人看起來並沒有相信。


  是因為陳家均嗎?終歸是自己的問題。


  雖說他也有些羨慕陳家均可以像喝了孟婆湯一般,將那晚的事說忘就忘。但就算忘了,面對小小的愧疚感依然不會消失。


  在那時,賀承恩也沒想到,他會在未來的一年內,走出與小小的情傷,移情江勁揚。





  陳家均的惱怒❹


  事情發生的第一次,他們都可以堅持那只是個可大可小的意外。


  一旦發生了第二次,就不難想像事情即將一而再再而三地反覆發生。這個想法讓床上的兩人泛起了滿身的雞皮疙瘩。


  「靠!你有病嗎?」陳家均率先發難,他抓起枕頭想砸賀承恩,又覺得殺傷力太小,正尋覓著趁手的武器時,賀承恩也發話了。


  「怪我?昨天明明是你纏上來的吧?我最好是打得過一個健身教練啦!」舉起手護著頭,賀承恩暗自希望陳家均不要選擇床底下的啞鈴。


  「放屁,你打不過我,那為什麼是我被你...靠!」扭身的動作太大,裸著上身的男人咬牙切齒地扶著腰,陳家均非得討個說法。


  「細節我怎麼記得...不過上次好像也是這樣,之前大學的時候你...」


  「閉嘴!」陳家均暴躁地吼了聲,「不是說那件事要爛在肚子裡嗎?你提個屁啊?」撈不到順手的武器,他選擇踹了床上另一個人的骨盆一腳。


  「哎喲!」兩人的哀嚎聲同時想起,賀承恩因為被踹的那腳,陳家均則是牽扯到了某個不好明說的部位。


  「杜絕後患,我們分床吧!」看著為了節省空間,打從合租開始就併在一起的兩張單人床,賀承恩堅定地提出建議,得到了陳家均的果斷同意。


  這不過是個意外罷了,畢竟身為單身的成年男性,不小心對室友出手,再正常不過了吧?


  晨光透進房內,面對眼前喋喋不休的傢伙,他的視線不禁聚焦在那張動個不停的嘴上,飽滿的下唇透著粉嫩,還泛著些水光。


  「欸!陳家均,你有沒有在聽啊?」賀承恩在家均眼前揮了揮手,有些不滿對方的心不在焉。


  被打斷空想的家均,皺起沒滿臉不耐地掩飾著自己的失態。

  他拿起身旁的抱枕往賀承恩身上扔去。


  「吵死了,閉嘴上你的班去啦!」


  「兇屁啊。」賀承恩翹起嘴抗議著,還不忘用那雙大眼控訴著暴力室友,直到陳家均對他指了指時鐘才開始跳腳,「哇靠,來不及了!」


  看著賀承恩伸長了手撈著自己的公事包與外套,匆匆出門的背影,陳家均重重地往床上倒下。


  「倒底,哪裡出了錯呢?」

  


  ------------------------------

  作者的話:


  我也非常想知道哪裡出了錯 ↁ_ↁ

  勁揚:???

  佛系更新 (爬回深海


Snow

前一段时间看《撒野》,就想试下夏邱与影院play的兼容性(大雾)。继续沙雕是真的……


(三)


星期六  下午2:15


   夏宇豪坐在邱子轩家对面的7-11,眼巴巴地望着对面社区大门快一个小时,才把邱倩如给盼出来了。

   看着她消失在路尽头的转角,夏宇豪拿出手机拨通电话。

   “你妹走了哦,猜猜我现在在哪?”


   邱子轩没想到夏宇豪这么快就出现在自己家楼下,中午吃饭的时候传简讯,也只说自己要等倩如去逛街了才出门。

   等他换好衣服,匆匆下了...

前一段时间看《撒野》,就想试下夏邱与影院play的兼容性(大雾)。继续沙雕是真的……



(三)


星期六  下午2:15


   夏宇豪坐在邱子轩家对面的7-11,眼巴巴地望着对面社区大门快一个小时,才把邱倩如给盼出来了。

   看着她消失在路尽头的转角,夏宇豪拿出手机拨通电话。

   “你妹走了哦,猜猜我现在在哪?”



   邱子轩没想到夏宇豪这么快就出现在自己家楼下,中午吃饭的时候传简讯,也只说自己要等倩如去逛街了才出门。

   等他换好衣服,匆匆下了楼,就看见靠在路旁梧桐树下的帅气男孩,阳光为他镀了一层柔光,看上去有种不真实的美好。

   男孩一见他就咧开嘴笑起来,笑容像一颗糖在邱子轩的心里慢慢融化。

   “怎么来这么快,午饭吃过没?”

    “吃了啊。”夏宇豪并没有说,午饭其实是在7-11随便啃了块面包而已。

   真是有情饮水饱的年纪啊。

   “嗯……你有没有想去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了一岁,邱子轩下意识就想满足这个学弟的心愿。

   “没有诶。”对夏少女来说,只要能跟眼前的这个人在一起,不管去哪里,做什么,都好。

   “那……去看电影?”最近中贺承恩的毒太深了吗?邱子轩在心里叹息。

   “嗯,那我们赶快走啊。”夏宇豪急切地去拉邱子轩的手,又忽然想起来两个人是在公共场合,一时间又瑟缩回去了。

   觉察到夏宇豪看向自己小心翼翼的目光,邱子轩暗暗骂了句“白痴”,主动牵住夏宇豪的手,“愣着干嘛,赶紧走啊。”

   “嗯。”



   两个人来到影院,夏宇豪兴致勃勃地驻足在一张电影海报前。

   “你确定……要看这个吗?”邱子轩皱着眉头问。

   “当然啦。”

   “可是,这看上去好像很吓人……”

   废话,由话题度相当高的恐怖游戏改编的校园恐怖片,他当然知道很吓人,不吓人怎么吸引居心叵测的情侣们呢。

   此刻夏宇豪想象的不是什么恐怖血腥的画面,而是他家学长躲在他的怀里瑟瑟发抖,自己堂而皇之地搂着对方,像妈妈哄孩子睡觉一样,一下下轻拍他的背部。

   哈哈哈哈哈,夏宇豪心里花痴一样的笑容差点直接上传到脸上了。

   “轩,你是不是不敢看?”夏宇豪稳住情绪,假装严肃地说,“没关系,你要是害怕就直说,我们可以换一部。”

   这小子,真是欠揍!

   邱子轩白了他一眼,“我是担心你的少女心承受不了好吗?你不去买票要一直盯着海报看啊?”



   因为是下午场,所以看电影的人并不多。夏宇豪特地选了最后一排靠边的位置,人少,偏僻,还适合干些少儿不宜的事。

   灯光暗下来,彼此的脸陷入黑暗中,模糊不清。

   “轩,一会你要是害怕,我的怀抱可以借你喔。”夏宇豪凑近邱子轩的耳朵小声说。

   “滚啦。”

   趁着影片还没开始,两个人抓紧时间暗自做了一番心理建设:恐怖片嘛,不就是音效、化妆吓人点,只要记住全部都是假的、假的、假的,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可随着剧情的开展,恐惧就像一张不停编织的大网,悄无声息,沁入骨髓,让人无法逃脱。

   当电影里的女主颤抖地打开教室的门,黑暗中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仿佛就要跳出来将她撕碎……

   前排一个女生忍不住“啊”的一声尖叫,打破了令人窒息的沉寂。

   “靠,这女的瞎叫什么啊,心脏差点停掉。”夏宇豪不满地抱怨。

   邱子轩已经顾不上打趣夏宇豪之前的勇气溜哪去了,因为这一声吓得他也差点从椅子上弹起来。

   女主继续在空无一人的校园里奔跑,她躲进了学校礼堂,拿起角落里的蜡烛,借着蜡烛的微弱亮光,一个看不清是什么的物体被悬挂在礼堂的屋顶上,微微地晃荡。她鼓起勇气向前挪动,一个男孩倒着的惨白脸庞赫然出现在眼前。

   “啊!”

   随着耳边一声惊呼,邱子轩突然感觉有什么热乎乎的东西落在大腿上,低头一看是夏宇豪那颗跟鸵鸟一样遇到危险就埋进沙子里的头。

   鸵鸟慢慢抬起脖子,稍微越过前排椅背的遮挡,好奇地瞟了一眼……

   很好,荧幕上一股股鲜血开始从男生脖子上的口子里呼呼地往下淌……

   鸵鸟又咻的一下把头埋进邱子轩的大腿里,侧过头仰视他,丝毫没注意到自己不可描述的姿势,“吓死我了!轩,你一点都不害怕吗?”

   害怕?他还有心情害怕吗?夏宇豪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扎得他大腿痒痒的,因为紧张而灼热急促的喘息全洒在他的小腹上,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逐渐蔓延开来。

   “夏宇豪,你赶快起来!”邱子轩伸手推他,“害怕我们就走啊。”

   “不要!”夏少女的胳膊跟螃蟹钳子似的箍紧了邱子轩的大腿,像是担心他家学长马上丢下他跑了,“现在走了,钱又不能退!”

   邱子轩无奈地深吸口气,努力压制小腹上窜起的小火苗。

   学弟,你就保持这个姿势给你家学长口吧,口一下你们都好了。

   邱子轩从来没想过,自己的人生将会记下这么不可磨灭的一笔: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第一次和夏宇豪在影院看恐怖片,他居然可耻地硬了。

   不要!他的一世英名不能断送在这,绝对不要!

   趁这团火还没有烧到不可挽救的地步,邱子轩使劲把夏宇豪的头从自己大腿里拔出来,二话不说就吻了上去。他的脑袋跟一团浆糊差不多,想不出什么解决之道,只能任由贺承恩埋下的余毒作祟,就当两权相害取其轻了。

   当然夏少女不会知道这些,他还以为是什么肾上腺素飙升激发的额外福利。

   “要是害怕就吻我。”

   荧幕上女主还在撕心裂肺地哭喊,夏宇豪却什么都听不见了,只剩下邱子轩的这句话混着彼此的心跳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回响……



   一个多小时过后,学长学弟终于重见天日。大概从影片的第四十分钟开始,两个人对这部电影到底演了个啥就不知道了。结局女主到底死没死也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此刻学长和学弟都很想死,只不过一个尴尬得要死,另一个开心得要死。

   夏宇豪从背包里拿出中午在7-11买的可尔必思,拉开拉环递给邱子轩。

   学长赶紧喝了一口压压惊。

   夏少女舔舔嘴唇,意犹未尽地说,“轩,我们以后还来看电影吧。”

   “咳咳咳咳咳”看样子尴尬完了,学长接着又要被呛死。

   “夏宇豪,你这辈子都别妄想我会跟你一起看什么鬼电影了!”

   ???

   夏宇豪吓了一跳,什么情况?这个人明明刚刚还温柔地像只猫,怎么一出来就变身刺猬了,基因突变吗?

   “干嘛啦,不看就不看,反正刚才吻得很享受不知道是谁了。”

   一接收到邱子轩的眼神杀,夏宇豪很明智地又怂了。“我说我啦……很享受。”

   邱子轩不想理他,可跟在身后的聒噪学弟显然不是那么容易能摆脱掉的。

   “轩,我快饿死了,你请我吃饭啦。”

   “干嘛走那么快啦,别以为先走了,就不用请我吃饭喔。”

   “轩,我中午为了能早点见你,就啃了块面包诶。”

   学长这才停下脚步,默默地叹了口气,顿时觉得心好累。

   唉,谈个恋爱怎么就TM这么难呢。

















所以呢LILILEE

【十年後的聚會】07 (志弘排球隊全員向)

07、

  「哈──呼──哈──呼──」健身房內,一名男子斂著眉黑著臉,推舉著比平常更吃重的啞鈴,就算在冷氣房也擋不住滴落的汗水,汗珠一路滑過因吃力而爆起的青筋,落在緊貼著大腿的短褲上。

  「鏘──!」啞鈴因持有人的脫力而重重落下,金屬的碰撞聲在空曠的健身房內更顯刺耳。陳家均閉上眼睛,虛脫地將自己掛在機械上喘著大氣。

  稍微緩過氣,緊皺的眉頭卻沒有舒緩,家均背靠椅背,感受著因劇烈運動跳動的心跳。他用盡一切努力,想遺忘手機裡躺著的那則訊息,來自江勁揚的訊息。

  那是一串網址,搭配一個問句。

  「陳教練,想不開啊?」同為健身房教練的同事經過,調侃地重拍了幾下家均的肩膀,「表情很糟糕耶,失戀了回家哭啦...

07、


  「哈──呼──哈──呼──」健身房內,一名男子斂著眉黑著臉,推舉著比平常更吃重的啞鈴,就算在冷氣房也擋不住滴落的汗水,汗珠一路滑過因吃力而爆起的青筋,落在緊貼著大腿的短褲上。

  「鏘──!」啞鈴因持有人的脫力而重重落下,金屬的碰撞聲在空曠的健身房內更顯刺耳。陳家均閉上眼睛,虛脫地將自己掛在機械上喘著大氣。

  稍微緩過氣,緊皺的眉頭卻沒有舒緩,家均背靠椅背,感受著因劇烈運動跳動的心跳。他用盡一切努力,想遺忘手機裡躺著的那則訊息,來自江勁揚的訊息。

  那是一串網址,搭配一個問句。

  「陳教練,想不開啊?」同為健身房教練的同事經過,調侃地重拍了幾下家均的肩膀,「表情很糟糕耶,失戀了回家哭啦!不要把學員嚇跑了。」

  「你才失戀啦!」陳家均惡狠狠地將汗濕的毛巾抽向口出戲言的同事,卻被敏捷地躲開。

  他用手撥亂了自己早已亂糟糟的頭髮,深吸了口氣撈起手機,回覆了逃避已久的對話視窗。

  打完字後想了想,他又忿忿不平地轉發了某個網址給他的好室友賀承恩。完成一系列操作後,陳家均終於恢復了點神智,想像了一下賀承恩收到訊息後的反應,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揚。

    賀承恩的反應果然也沒讓陳家均失望,他先是不明所以的點進網址,在看到一系列驚為天人的肉圖後手忙腳亂地關掉視窗。

    隊長:欸靠!你傳A圖給我喔?
    隊長:我在上班,你想害死我是不是?
    家均:北七喔,那是你前女友的網誌
    家均:勁揚傳給我的
    隊長:……
    隊長:小小就小小,幹嘛非得說是前女友
    家均:你到底有沒有看到標題

    賀承恩伸長脖子,確認沒有人在注意自己後,拿起手機再次點開了連結,果然是小小停更多年的網誌,看到最新更新的文章標題,賀承恩頓時氣血上湧。

    [賀承恩X陳家均] 宿舍情事-床上的鬥爭
    [圖片1]
          [圖片2]
          [圖片3]

    賀承恩瞪圓了眼睛,瞳孔不安地顫動著。看著一張張以自己為主角交纏的肉圖,記憶回到那個不該存在的夜晚,無數念頭奔馳,小小怎麼知道的?勁揚也看過了?他會相信嗎?家均他該不會…?

    賀承恩失神地收起手機,抓起桌上的水瓶罐了大半,想緩解渾身的不自在,那是,秘密被攤在陽光下的不知所措。

  ※

  午後的雲層遮擋了陽光,整片天空灰濛濛的,大概就像江勁揚此時的表情一樣陰鬱。

  他坐在圖書館外的花圃長椅上,盯著手機裡的那條訊息愣神。

  家均:你很在意?

  這個回覆澆熄了江勁揚一早非常有氣勢的質問,原本的滿肚子火瞬間成了一股無處發的悶氣。

  小小的網誌沉寂多年,在畢業後就沒什麼更新了。偶有的小短篇通常是有誰生日的時候小小的臨時贈文,當然,是贈給粉絲的,不是贈給本人。

  但在大家大學紛紛畢業後,這個網址也可以說是塵封多年,偶爾用來追憶往事的地方了。
  卻在這個詭異的時間點更新,內容還非常勁爆。

  江勁揚隱約覺得,或許這些都是事實呢?
  於是他帶著沒來由的火,質問了家均事實的真偽,卻沒想過到底要以什麼樣的立場。

  哈!怎麼看都不會是真的吧?那兩個人...
  萬一是真的呢?

  那股煩悶感又來了,勁揚大力晃了晃腦袋,似乎這樣可以驅散些不好的念頭。

  搞什麼,說好的追求我,到頭來還是一場鬧劇,也是,我這樣的人怎麼會有人喜歡呢?

  平日的圖書館人煙稀少,空曠的花圃只有纖弱的身影獨坐在其中,李俊喆才想上前調侃幾句文青就是不一樣之類的屁話,驚訝的話語卻早一步脫口。

  「勁揚,不是吧?你在哭嗎?」俊喆太過驚訝,認識這麼多年還沒怎麼見過眼前的人流淚,就算他常常是被欺負最狠的那個。

  勁揚埋著頭用手背胡亂抹乾臉上的淚痕,有些懊惱的想著俊喆怎麼會在這時候出現,俊喆則是退了有三步遠,他覺得自己看到了,好友不曾曝曬在陽光下的脆弱。

  「靠,你退那麼遠幹嘛?」
  「你嚇到我了。」俊喆摸著胸口誇張的大力抽氣,成功使勁揚破涕微笑。

  俊喆遞上順路帶來的點心,坐在了長椅另一邊,兩人吃著甜點,如常的聊著一些瑣碎著閒事,例如小小學姐的網誌、小小的攻受有沒有猜對、家均的健身事業、臉蛋身材哪個比較重要等等。

  看著逐漸消散的雲朵,陽光透過雲層散落在石板路上。

  在意嗎?


  勁揚:肯定在意的吧!
  勁揚:你們耍我啊?


  ※


  遊覽車上的冷氣令人昏昏欲睡,但振武捨不得睡著。

  他小心翼翼地將視線飄向身旁,用帽子將臉蓋得嚴實的傢伙。

  今天是員工旅遊的日子,當振武帶著交差的心態踏上清晨的遊覽車時,車上那些看過卻不認識的同事們非常友好的為他指了一條明路。

  「王經理昨天為了趕案子,加班加到半夜呢!現在正在補眠,不要吵醒他了。」行銷組的同事同樣掛著黑眼圈,一副我講完這句話也會馬上入眠的樣子。

  也就是說,這個縮成一團靠著窗蓋著臉的人,是王振文?

  振武跟其他同事點了點頭,裝作若無其事並理所應當地在振文身旁的位子落坐。

  也不知道梯次怎麼換的,自己碰巧就跟著振文分在了一起。
  車窗外晃過的景色,由市區一路變換到了郊區,在這之中振文睡得不大安穩,調整了幾次姿勢,蓋在臉上的帽子滑下,被他抱在了胸前。

  振武猶豫了下,拉上了窗簾,避免刺眼的陽光遮擋了振文的熟睡。

  反正,臉蛋重見光明,他有風景外的景色可以欣賞。


  於是,王振文在昏沉的補眠狀態醒來時,看到的就是振武的癡漢表情。
  看來還沒睡醒啊,他再次閉上眼。

  再睜眼後,眼前果然一片清靜。

  清靜個鬼。

  他轉過頭,惡狠狠地怒視著滿臉無辜的振武。

  用著氣音咬牙切齒的質問:「你最好解釋清楚。」

  而振武只是撈過對方的帽子,蓋在了振文還怒目而視的臉上。

  「不是累嗎?繼續睡吧。」大有配合振文眼不見為淨的鴕鳥心態。

  「睡屁啊!最好睡得著!」可惜振文並不配合,還搶回了自己的帽子。大有不給個好解釋過不去了的氣勢。

  振武看著這樣的振文,彎起嘴角低笑了幾聲,趕在振文揍人前開了口。

  「怎麼睡不著?怕我對你做什麼?」振武傾身向前,掛著淺笑湊近振文。而原本就靠著窗的振文,早已沒多少躲避的空間。

  感受著對方施加的壓迫,看著逐漸湊近的振武,振文伸出警告意味的手指。這微弱的掙扎意圖在對方將寬大的手探進自己寬鬆的襯衫下擺後,蕩然無存。

  他怕癢,這點振武很清楚。但他也知道,根據力道與觸碰的角度,除了癢還可以有更多的,其他可能。

  在振文開始管不住自己呼吸的時候,振武將臉湊近振文誘人的脖頸。

  「咳,各位還在睡的朋友們起床了哈!我們即將抵達目的地,請大家檢查自己的行李,記得帶下車......」

  「......」
  「......」

       振文默默將帽子蓋回臉上,想跳車的心都有了。

烟花渡口
总会有一个陌生人让你牵肠挂肚

总会有一个陌生人
让你牵肠挂肚

总会有一个陌生人
让你牵肠挂肚

异世界的灵
潇湘闲人

夏日蓝空 第六章

                                            第六章

  送走子轩后,夏宇豪回到家已经深夜了。收...

                                            第六章

  送走子轩后,夏宇豪回到家已经深夜了。收拾好厨房乱七八糟的厨具,把所有东西都归位好,发现身上粘上洗涮的洗洁精残余,本来已经疲惫的身躯,早决定今晚不洗澡了,看来不得不洗,拖着身子,草草洗漱一番,留好小夜灯给上夜班的母亲,头上湿漉漉的,披着毛巾进房间。

  没来得及收拾的讲义和习题,四处散落地上,子轩坐过的坐垫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桌子这头甩到房间另外一头。喝过的水杯,杯里还剩一半凉透的大麦茶,又是一顿拾掇,比排球体训累多了,不管头上的湿漉,恁躺床上,白色的床单变半透明,“好想直接睡啊...”夏宇豪半合眼想着,大字型地舒展开身体,“不想做任何东西...”

  想起子轩临走前千叮万嘱:“今天晚上如果没事的话,再看看我写的解题思路,还有文法的例句,我都仔细标注好句法成分了,不要放弃,我们还有时间。”真的可能吗?跟他考一间大学?那间最好的学府?“啊!烦死了!”喊叫着,把头发揉乱,像个鸡窝,顶着鸡窝,极度不耐烦坐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掀开讲义习题,四处翻找草稿纸,最后从不知哪个旮旯找到一张皱巴巴的还能算写的纸,夏宇豪看着这张皱巴巴的纸苦笑,自己到底是多不爱学习啊,能考到高中已经是奇迹吧,房间一张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纸都没有。

  把题目誊写,尝试自己解出来,除了让鸡窝更像鸡窝,也没得出个什么所以然,把笔丢下转向床,走了几步,又折回拿起笔坐下,拿着讲义仔仔细细比对起来,根据旁边标注的定理位置,翻开课本,嗯,终于做出几步。以此往复,终于做完布置的习题,大概思考解题让大脑活跃,现在不感觉那么累了,把习题收进文件袋,放进抽屉后,再拿起另一沓例句看,努力回想今天子轩跟他说的主语、谓语什么的句法成分,令夏宇豪最崩溃的是定语和状语,有差吗???就算是烦躁到极点,想撕掉,还是耐着性子看完,也终于把状语和定语弄清楚了,不过是一边看一边把沙袋揍得砰砰作响。

 手机的闹铃如时作响,从被窝伸手摸索手机,然后按掉,慢慢像个蠕动的虫,从床上爬起,昨晚头发没干透,今天脑袋从鸡窝直接变成被扔了炮仗的鸡窝,怎么压都压不平,花了整整半个小时用电风筒边吹边压才勉强整理得体,手感觉要被烫熟了。

 瞄了眼客厅墙上表,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走到餐桌旁,桌上摆着妈妈做好的早饭和装好的便当盒,还有便当盒上的黄色便笺,“我做了两个人的分量,午饭要好好吃哦!by妈妈” 啊,为什么做两份?脑子还是宕机状态,拿起温热的牛奶直接咕咚咕咚喝完,拿了几片烤得松脆的面包叼嘴里,匆匆跑向学校,不算差,在大门要关的时候,喊着:“大叔等我!”门卫大叔看记考勤的老师已经走了,就手下留情等他了,也没有登记。

 猫着腰从后门进去座位,还好是物理课,教练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装作没有看到。

“喂,你搞什么?”王振文小声问。

“...昨晚晚睡了,今天赖床了。”

“淦,又买新电动了吗?怎么不叫我们过去玩?”

“不是,我…”没等夏宇豪说完,“啪——”讲台上传来清脆的教鞭声,两个人马上住嘴,像受惊吓的小猫似的缩着脑袋看向何真真,“好好做练习!聊什么天。”何真真的目光像刀一样,两个人马上低下头,佯作做题的样子,等教练转过头板书,又抬起来,王振武转过来看着王振文轻轻摇头,又指了指练习,王振文马上低下做题,等他哥转过去,向夏宇豪做了个鬼脸,又低头苦干。

  或许是昨晚的复习有用吧,听课也不那么吃力了,至少知道老师讲的是什么意思。熬到上午的课程都结束了,终于能找子轩了。

  “喂,中午一起吃饭?”王振文拍了拍夏宇豪的肩膀。王振武也过来了,向夏宇豪挥手致意。

  “不啊,我要找子轩,我才不要跟你们吃午餐,眼睛快要瞎掉。”从抽屉翻找着便当盒

  “为什么?你好久都没跟我们吃饭了,还是不是兄弟了??”王振文自动忽略他的酸里酸气的吐槽,也不觉得自己有多虐狗,只是正常操作而已,以前也会啊,怎么就闪瞎了???

  “再说再说,我要找子轩了!!”终于在一堆乱七八糟的杂物中翻出便当盒,拿着便当盒就往高三跑,留下王振文独自凌乱。

   跑了几步好像又想起什么,跑了回去,“喂!帮我收拾抽屉!”

   “夏宇豪!我问候你大爷!!!”只剩下王振文的怒吼。

  高三还在上课,夏宇豪走开到教室的隔壁,等了20分钟,终于下课了。霎时一群人走出来,男男女女,就是没有发现子轩,“喂!小豪豪!”夏宇豪被大力拍了一下,转头想骂人,发现是贺承恩,“干嘛?”尝试把贺承恩的手从肩膀上扒拉下来。“喂!你好没礼貌诶,我是你学长啊,学长诶!”贺承恩把手又搭上去,“是找子轩吗?”夏宇豪放弃挣扎,只想快些找子轩吃饭,好饿。“嗯。”“他在问老师问题啦,你再等五分钟,他就出来啦!我先去找小小啦,晚上的训练记得要来。”快速揉了夏宇豪的脑袋,又顺利变成鸡窝之后,迅速逃离。“喂!!!”看着贺承恩的越来越小的身影,“淦啊!搞什么东西…”扒拉着自己的脑袋,尝试让它顺平些。“宇豪?”子轩轻声叫了一声,“诶!”快速结束自己的动作,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蠢,觉得差不多后转身看自己的子轩男友,尽力了,但是头发还是翘起。“你的头发?”子轩微笑着,眼角含笑意。夏宇豪莫名其妙慌乱,心跳感觉加快,想拿起手中的便当盒砸死心中那头乱蹦的鹿,“诶呀!贺承恩弄乱了!!!!”不自知地把声音提高,子轩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去吃饭。”

 —————————————————————————————
碎碎念:

来了来了。最近有空的话都会上来更新。

word的格式好像不适用,明明调过行距了,尽可能让大家阅读舒适,但现在好像并没有什么作用。

沙袋应当是不会砰砰作响,但我想不起来叫什么了,先这样,等我想起来再改吧,就是练拳击的那个玩意。

喜欢的话给个心吧 谢谢啦。欢迎留言,都会看。

伊瑟▲7%可卡因

[越界|文武] 艷火流金 (10)

▲ 去年本來打算十章完結的,現在我只想回到去年打爆我自己
▲ 這大概是我寫過最虐的文武了(ry,排球規則已盡力詳查,若有不對之處還請指教

▲我的越界同人文整理


這邊


複習:艷火流金 (1)(2)(3)(4)(5)(6)(7) |(8)(9)

▲ 去年本來打算十章完結的,現在我只想回到去年打爆我自己
▲ 這大概是我寫過最虐的文武了(ry,排球規則已盡力詳查,若有不對之處還請指教

▲我的越界同人文整理


這邊


複習:艷火流金 (1)(2)(3)(4)(5)(6)(7) |(8)(9)

伊瑟▲7%可卡因

艷火流金第十章明天清醒發,寫到昏昏沈沈不知道有沒有bug或錯字(

艷火流金第十章明天清醒發,寫到昏昏沈沈不知道有沒有bug或錯字(

瑜兒會幸福

江清月近人26

「還知道要回來找我,你再不來,我就翹課去找你了。」

「你又不知道我去哪,怎麼找?」

「誰說我不知道你去哪?還有你忘了我有Zenly?」

啊!對耶!離開這幾天我忘了把Zenly關掉,還忘記這個App就是李俊喆幫自己下載的,我這個笨蛋啊!在江勁揚還在心中罵自己傻的時候,李俊喆又說了:「我們聊聊好嗎?」

「嗯,我來找你也是要聊聊。」

「為什麼要躲我?」李俊喆也沒打算拐彎抹角,直接切入正題。

「那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江勁揚沒有回答,反而丟了問題給眼前這位男孩。

李俊喆沒有介意,反而先回答:「對你好需要理由嗎?我就想對你好。難道你因為我對你好,所以你要躲我?」

江勁揚點點頭又搖搖頭,這...

「還知道要回來找我,你再不來,我就翹課去找你了。」

「你又不知道我去哪,怎麼找?」

「誰說我不知道你去哪?還有你忘了我有Zenly?」

啊!對耶!離開這幾天我忘了把Zenly關掉,還忘記這個App就是李俊喆幫自己下載的,我這個笨蛋啊!在江勁揚還在心中罵自己傻的時候,李俊喆又說了:「我們聊聊好嗎?」

「嗯,我來找你也是要聊聊。」

「為什麼要躲我?」李俊喆也沒打算拐彎抹角,直接切入正題。

「那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江勁揚沒有回答,反而丟了問題給眼前這位男孩。

李俊喆沒有介意,反而先回答:「對你好需要理由嗎?我就想對你好。難道你因為我對你好,所以你要躲我?」

江勁揚點點頭又搖搖頭,這個舉動讓李俊喆心中又是受傷又是不解。

難道自己的好,給了他壓力嗎?

「江勁揚你是什麼意思你說啊!」

「我是什麼意思?俊喆也許你對我的好,只是對朋友之間的,可是我會誤會,有時候我寧願你和大家一樣,都捉弄我,這樣我就不會誤會,這樣我就不會淪陷,這樣我就不會發現。」

「誤會什麼?發現什麼?你說啊!」

「誤會你喜歡我,發現我喜歡你,淪陷在喜歡的漩渦裡。所以,你能不能別對我那麼好,如果我們之間只是朋友,如果我們之間只是隊友。」

李俊喆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江勁揚,而江勁揚看著李俊喆,忽然笑了,他們不一樣,李俊喆不是喜歡自己的,所有人都誤會了,怎麼辦?他打破了天平......

江勁揚笑著轉身,努力將眼淚收進眼眶裡,他不想落淚,不想讓他為難。

在江勁揚轉身抬起腳離開的剎那,李俊喆抬起手將他拉進懷裡。

「你可以繼續誤會我喜歡你,因為這不是誤會,我是真的喜歡你,本來是想等你上大學的。」

「你...我...大學...」

「勁騰哥說過我若要和你在一起,我就必須強大,必須能保護你,現在的我還不夠資格,所以我只是自私的曖昧,自私的甚麼都不說,卻做著越界的事。」

「所以,你是喜歡我的?」

李俊喆沒有說話,只是笑著親了一下呆呆的江勁揚說:「是。」

躲在一旁的排球隊,也不禁笑了出來,他們的排球隊真棒,大家都找到很難碰到的愛情。

「文,我們先走吧!我想去一個地方。」

「好,只是你要去哪?」

「去找唐毅哥啊!」

「喔!阿唐毅哥找你喔?」

「正確來說是找我們。」

「蛤?幹嘛找我們啊?」王振文不解,以唐毅的個性,基本上是不聯繫最好,他主動聯繫振武會是什麼呢?

王振武沒有說話,只是牽著王振文來到唐毅家。

「振武振文你們決定好了要念什麼科系嗎?」

王振文想都沒有想說便說:「外文。」

王振武卻一臉茫然,明顯沒考慮過,唐毅看到這,不禁偷偷笑了起來。

「我外...」

「王振武你敢說你要外文你試試看?」

「我不知道我要念甚麼。」

「我看過中中給我的資料了,振武你對商是不是有興趣。」

「算是吧!就比較敏感。」

「已經六月底了,你們暑假來世海實習吧!這樣你們在未來備審資料可以加分,然後也能學一些東西你們覺得呢?」

「謝謝唐毅哥。」王振武和王振文點點頭接受了唐毅的建議,他們都知道,唐毅是把自己當弟弟在照顧,沒道理不去接受他的幫助。

「那就先這樣吧!我還有事,先去忙了。你們自便吧!這些資料是我幫你們查的,你們看一下,然後我有幫你們準備吃的,你們自取吧!有事就去書房叫我。」

「那個,唐毅哥...我們剛剛進來的時候,有個男生一直在外面徘徊。」

「沒事,不用管他,Jack幫我把孟少飛警官『請』離開。」

「是,老闆。」

「唉!哥,你覺得那個警官是什麼樣的人啊?」

「幹嘛這麼問?」

「感覺以唐毅哥的個性要嘛是不管他,要嘛是弄死他....」話還沒說完便聽到門開的聲音,抬頭一看便看到江勁堂的出現。

「哈哈哈!唐毅應該下來聽聽王振文對他的看法,真是笑死我了。」江勁堂的爆笑讓王振文有些尷尬,也害怕唐毅會聽見。

「振文你說的應該是外面那個男的吧!」

「那男的是孟少飛已經跟了唐毅快兩年了吧!唐毅沒弄死他老實說我們還挺意外的。」

「江勁堂你給我上來,不要和振文振武說那些奇怪的事情。」

「喔!好啦~兩位小朋友,我被唐毅徵招啦!先上去囉!」

「唐毅你要幹嘛啦!」

「你沒事不要去跟振文振武說那些,他們還只是學生。」

「唉!但是你真的不把他弄走嗎?」

「我有我的想法。」

「行行行!我不過問,你開心就好,反正保護你自己,不要受傷。」

「知道了,你呢?去花蓮玩的怎麼樣?」

「不錯啊!給你的伴手禮。」

「謝啦!Andy說他對面開了一間同志酒吧!你要不要去光顧一下?」

「去光顧幹嘛?」

「搞不好這樣能讓你的小叔公生氣然後和你說開啊!」

「不要,我沒事讓他生氣幹嘛?」

「你自己看囉!反正Andy和他們有合作關係。」

「為什麼會有關係啊?Andy認識同志酒吧老闆?」

「聽說是小貓認識的喔!」

「小貓?這就有趣了。」

「聽說小貓的前男友是酒吧老闆的朋友。」

江勁堂一邊吃著蛋糕隨口問:「誰啊?」

唐毅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說了一個江勁堂會意外的名字:「盧志剛。」

江勁堂剛入口的茶在聽到名字的時候,無法控制的噴了出來,看著唐毅嫌棄的眼神,江勁堂雖然想嗆他,但還是先問了自己最關心的事。

「你是說少小白咖啡廳的老闆盧志剛?」江勁堂問完又看到唐毅點點頭的眼神,不禁有點傻眼,但又覺得這有一絲有趣,看來是該去同志酒吧看看了!

-------------------------日常求愛心與評論,喜歡我的請關注我~

我想了很久,還是決定把那一天融進來,但我先說喔!宇宙就是h系列的一到三,不管我明年之前寫不寫的完,h4我不會再寫進來了,時間線整個大亂😭😭(很怕寫到最後沒人看

然後寫了這麼久,故事進展才快兩年是三小朋友???瑜兒表示崩潰~

很感謝大家願意這樣看這種連載長篇小說,希望大家能喜歡~

笑出合合聲

《短打車頭燈》

「邱子軒,我好看嗎?」

「⋯好看。」

「好羞恥喔,沒想到服設系會找我。」

夏宇豪窩在邱子軒的臂膀裡,鼻尖蹭著他的二頭肌,像寵物一樣撒嬌。

「⋯軒,你頂到我了⋯」

「早上的自然反應⋯你別介意⋯」

夏宇豪一隻腳讓邱子軒結實的大腿給饋上,以至任何反應都藏不住。

「你想要?」

「不是,我只是⋯」推了下眼鏡,竟然語塞了。

「想要可以跟我說。」很小聲的在耳鬢吐息,不禁讓人發顫。

身體記住了這個人,他的任何小動作都能撩撥到心底處。

———————-

圖集:范少勳IG(fan82114)  

CP:越界夏邱

靈感:抱歉原本只是單純想寫個什麼配圖...

《短打車頭燈》

「邱子軒,我好看嗎?」

「⋯好看。」

「好羞恥喔,沒想到服設系會找我。」

夏宇豪窩在邱子軒的臂膀裡,鼻尖蹭著他的二頭肌,像寵物一樣撒嬌。

「⋯軒,你頂到我了⋯」

「早上的自然反應⋯你別介意⋯」

夏宇豪一隻腳讓邱子軒結實的大腿給饋上,以至任何反應都藏不住。

「你想要?」

「不是,我只是⋯」推了下眼鏡,竟然語塞了。

「想要可以跟我說。」很小聲的在耳鬢吐息,不禁讓人發顫。

身體記住了這個人,他的任何小動作都能撩撥到心底處。

———————-

圖集:范少勳IG(fan82114)  

CP:越界夏邱

靈感:抱歉原本只是單純想寫個什麼配圖,一不小心就歪了🤪

笑出合合聲

《錯位的旅行-中》

攝影:鈞浩IG

CP:越界文武/圈套飛唐

———————

「還知道要回來,都幾點了。」

偷偷摸摸開了門,像個半夜偷情的老婆一樣被抓個正著,振文搔了搔頭,將手裡一大袋藥妝放在沙發上,像隻大狗狗一樣跳上了床。

「對不起嘛,原本只有要買你的腸胃藥,不小心就⋯嘿嘿嘿⋯」

「那我的藥呢?」

「這裡!」振文手腳矯健的拿出一盒一盒滿是日文的各式藥品。

「這是擦的,你等等睡前我來幫你塗,這個嘛你現在就可以吃了,對了,你還會拉嗎?」

「⋯不會了,倒是一直在吐。」

振文歪著頭:「奇怪,你這水土不服的症頭怎麼反反覆覆,還是武⋯乾脆我們回去吧?」

振武儘管身體不適,但他也不...

《錯位的旅行-中》

攝影:鈞浩IG

CP:越界文武/圈套飛唐

———————

「還知道要回來,都幾點了。」

偷偷摸摸開了門,像個半夜偷情的老婆一樣被抓個正著,振文搔了搔頭,將手裡一大袋藥妝放在沙發上,像隻大狗狗一樣跳上了床。

「對不起嘛,原本只有要買你的腸胃藥,不小心就⋯嘿嘿嘿⋯」

「那我的藥呢?」

「這裡!」振文手腳矯健的拿出一盒一盒滿是日文的各式藥品。

「這是擦的,你等等睡前我來幫你塗,這個嘛你現在就可以吃了,對了,你還會拉嗎?」

「⋯不會了,倒是一直在吐。」

振文歪著頭:「奇怪,你這水土不服的症頭怎麼反反覆覆,還是武⋯乾脆我們回去吧?」

振武儘管身體不適,但他也不是眼瞎,振文有多期待這次旅遊他不是不知道,不過在水土不服的自己面前,振文倒是裝的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振武笑了笑,一雙大掌弄亂了振文的頭髮。

「吼!你幹嘛啦!」

「沒幹嘛,就是覺得你好可愛。」

突然的表白讓振文臉頰微微染紅,反手打了下振武。

「你幹嘛!噁心鬼。」

「我幹嘛?」

兩人原是好好盤坐在床鋪上,振武突然一個翻身把振文壓在兩臂之間,面對著面,緩緩說道。

「我真的好可憐喔,想跟你出去玩結果只能躺在房間裡面,眼睜睜看你跟外面莫名其妙的人出去,文,你說我該怎麼辦?」

說話時一股股的熱氣吹在振文的面頰上,似乎因為這股熱流,將面上的赤紅更快速的暈染開來,振文有些結巴。

「那⋯那我又有什麼辦法,別、別說我沒顧慮你喔!我給你帶了很多吃的,盡量都挑了清淡的,你⋯你先起來看看。」

指著另一包購物袋,裡面確實放著大大小小的小提袋,但現在振武想吃的並不是食物。

「我想吃你。」

振文全身的體溫快速竄高。

「你、你現在身體不舒服,不能對我⋯」

「為什麼?」

「因為你你上吐下瀉嘛!要吃就吃點清淡的⋯」

「我覺得我好了。」

「⋯」

饋在振文耳鬢旁的手撥弄他的頭髮,寵溺的在臉上、額上、鼻尖上、唇上輕輕一口一口的逐一嘬了下。

振文雙眼緊閉,因為緊張而眼皮顫抖,振武像是要安撫他的不安情緒,將他整個人包裹在自己胸膛裡,以手肘著力輕輕護著,像對寵物般的揉揉輕撫。

「文,你有感覺,對嗎?」

他絕對不是在說什麼有內涵的話,身下被某人有意無意的用膝蓋撩撥,原本還沒什麼反應,現在已有些微微的——⋯振武將身體部分的重量壓向身下的振文,兩人的身體交疊在一塊分享著彼此的體溫與心跳,像節拍器般的高速頻率,碰碰!碰碰!的敲擊兩人之間的共鳴。

一寸光陰一寸金,兩人交換彼此的身體享受風清月朗的沖繩夏夜。

翌日振武經歷一晚身心滋潤氣色好多了,能走能笑,也不計較也不吃醋。

「文,我們今天要去哪!」

邊說邊準備防曬、墨鏡與防蚊液,另外一人卻像個死人一樣倒在沙發上。

「⋯你精神真好啊。」

「文,你不舒服嗎?」

什麼不舒服!昨晚根本就差點死在沖繩度假Vila中心了好嗎!一晚四次,是不是把一整天沒出門的精力都用在他身上了!

「沒什麼,好——走吧。」

強行提振精神站起身來,兩人帶著簡單的隨身包越過度假中心大廳。

走近大門時,恰好遇見了孟少飛與唐毅。

兩個顯眼的男子,一個眼神清明五官秀氣如同一個小太陽般,另一個眉眼俐落帶著一股難以忽視的震攝之氣。

「嗯?振文?」

孟少飛最先發現他倆,抬手打了招呼,他們並不是要相約當伴遊,僅僅簡單幾句寒暄後就各自散了。

說巧不巧,不過30分,文武兩人在一家文物館再度遇見飛唐。

「呵呵,好巧哦。」不失禮貌有些尷尬的微笑。

也罷,反正旅遊區域就這麼大。

又過30分鐘——⋯

「啊呃⋯孟大哥你怎麼又在這⋯」

「什麼又,我又沒跟蹤你。」

然後不過過了條街再度相遇。

「⋯⋯」

「⋯⋯」

要不是飛唐那臉尷尬樣,幾乎都要以為他們在自己身上裝上了定位系統。

「齁,算了啦,看來我們註定就是會碰在一塊。」

無奈,原是想簡簡單單的和身旁那位度過清閒的一天,但這相遇頻率如此密集,不如就暫時一起逛逛走走也無妨。

「要不就一起吧。」

點了點頭。

四人原先還有的彆扭,不過很快的也就聊在一塊。

一個吸引人的店面裝潢讓他們停下腳步。

「這是什麼?」

「藥妝店?」指著店外的海邊。

「咦,還要逛嗎?」

「昨天那就像藥局一樣小,去看看吧。」

確實裡頭和昨天相較的不太一樣,孟少飛指著ㄧ包裝,在前面扮著和上頭一樣的表情。

「唐毅唐毅,你看,像嗎?」

振文在一旁哈哈笑:「有像有像,也太可愛了吧,竟然補品還能看到不二家。」

一旁的唐毅沒說什麼話,毫不意外在旁隨性的玩著快門。

孟少飛雖然比這個才剛高中畢業的學生大個個把歲,但站在一起卻不顯得老氣,或許也是服裝家了分吧,今天充滿朝氣的吊帶褲更顯逆齡,在那不知在幹什麼的和振文拿著BB擺POS。

「你們很ㄎㄧㄤˉ(kang)欸。」

笑鬧後各自默默開始了購物模式,近門口處不知什麼時候一直有兩道黑影晃來晃去,直到唐毅案下快門拍了張孟少飛購物中的側影,才發現那兩人。

「你們是⋯GiGi和史丹力?」在海外度假竟然遇到了藝人。

「嘿嘿⋯不好意思打擾你們購物,請問這位是唐毅嗎?」

唐毅點了點頭淡淡的微笑,顯然在螢光幕前唐毅知名度真的很高,甚至於被藝人要求合影,兩個藝人就像見到粉絲一樣的拍完照,揮了揮手有禮貌的道別,孟少飛待兩人走後,用手肘頂了頂唐毅。

「欸欸,明星跟你拍照欸,想不到你竟然變得那麼有頭有臉。」

比較長得好看又年輕的黑道確實不多吧,唐毅淺淺的笑了笑,湊到孟少飛耳邊以旁人聽不見的聲音說了什麼,只見孟少飛很用力的往後彈了一下,摀住那隻耳朵臉上染上紅暈。

「有小朋友在,不要亂說話!」

唐毅聳聳肩,像是在說反正他們也聽不到的樣子。

一旁文武兄弟目睹兩人殺狗式放閃,不用多問什麼,那兩人之間的關係再清楚不過。

迷路

請假條

非常抱歉,本來打算今晚更文,但是迷路今天還是要失約了鴨~這段時間沒更文就是被困於感情裡,但是今天迷路解脫了鴨~所以請想看迷路故事的朋友等我几天~給迷路一個緩衝期~迷路還在,一直都在……

非常抱歉,本來打算今晚更文,但是迷路今天還是要失約了鴨~這段時間沒更文就是被困於感情裡,但是今天迷路解脫了鴨~所以請想看迷路故事的朋友等我几天~給迷路一個緩衝期~迷路還在,一直都在……

笑出合合聲

《錯位的旅行-上》

攝影:鈞浩IG

CP:越界文武/圈套飛唐

———————-

一周前,家中為了慶祝兩兄弟畢業,以及振文考上了理想學校

「你想怎麼慶祝,還是要什麼獎品?媽媽說道。

「我想去沖繩度假。」

「齁還好⋯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北歐勒,可以可以。」

「我要振武陪我去。」

「嗄?」

於是振文、振武兩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弟搭上了飛機,抵達了度假天堂——沖繩。


下了飛機,振文大力的深了個懶腰。

「呦呵!到沖繩啦!」

全然不知跟在後面的振武拖著步伐,一副很難受的樣子,東倒西歪的撞到了一個迎面走來的男子,講手上的護照撞落在地。

「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注意到。」...

《錯位的旅行-上》

攝影:鈞浩IG

CP:越界文武/圈套飛唐

———————-

一周前,家中為了慶祝兩兄弟畢業,以及振文考上了理想學校

「你想怎麼慶祝,還是要什麼獎品?媽媽說道。

「我想去沖繩度假。」

「齁還好⋯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北歐勒,可以可以。」

「我要振武陪我去。」

「嗄?」

於是振文、振武兩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弟搭上了飛機,抵達了度假天堂——沖繩。

 

下了飛機,振文大力的深了個懶腰。

「呦呵!到沖繩啦!」

全然不知跟在後面的振武拖著步伐,一副很難受的樣子,東倒西歪的撞到了一個迎面走來的男子,講手上的護照撞落在地。

「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注意到。」

男子彎腰道歉,一邊把地上振武的護照撿了起來。

「沒關係,是我走太慢沒看路。」

「振武,你在後面幹嘛啊,趕快啦!」

跑在前頭的振文這才發現哥哥沒有跟上來,向後面喊道,實在是非常之不貼心。

振武微微點個頭跟上前去,男人也不在意的往著反方向離去。

 

兩人拖著行李終於到了美麗的臨海Vila,振武興高采烈的把每個角落都探了便,轉了一圈才發現振武一直坐在單人座椅上,捧著肚子一副難受的模樣。

「振武,你怎麼了。」

「不曉得⋯一下飛機就一直這樣。」

忽然發現振武真不是開玩笑啊,滿頭大汗,臉的氣色十分不好。

「你怎麼那麼嚴重!怎麼不跟我說呢?」振文嘴巴怪罪,面上的表情則是非常的心疼,振武笑了笑。

「沒事啦,走吧,把東西放好,我們去外頭晃晃。」

「你都這樣了,在房間休息吧。」

「不是一直想逛逛嗎,我也順便去藥局看看有什麼藥,聽說日本藥妝超好買,我看看有什麼是適合現在吃的。」

振文猶豫了好一下,點了點頭,扶著振武離開了房間。


藍天白雲、晴天高照,今天的天氣可真不是普通的好,涼爽的海風和沿路有趣的店家吧,好幾次振文差點忘了振武正在不舒服,可憐的振武拖著身體一起走馬看花,終於來到個大型藥舖。

「請問他肚子不舒服,該適合哪種藥?」振文抓了一個看起來像會說中文的店員,可對方竟然是不會中文,看著他直露出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這時一個高大顯眼的男人不知從哪冒出來,站到他一旁操了口流暢的日文,一下子店員就拿了好幾種藥遞給了振文振武。

「呃,謝謝。」男人一頭俐落的西裝頭,身上是悠閒的海灘衣,仍舊難以蓋去他冰冷生硬的氣息。

「不會。」不怎樣的回應襲來一種寒冷的壓力,兩兄弟不知道該不該離開,直對著他冒冷汗。

「唐毅,在這幹嘛?」

這時候面目爽朗的一張臉蹭了出來,露出白牙快步走到男人身旁,男人一看見這張臉,原先冰冷鐵青的男人瞬間成了另一副面孔,露出了有些憨直的微笑。

「這兩個小朋友不會日文,我幫忙翻譯。」

「兩個小朋友?⋯咦?」

先是看向了振武,振武先是認出這不是下飛機時撞到的那人?接著輪到與振文眼神交替時,雙方霎時都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孟少飛!!」

「兔崽子!」說完孟少飛眼球轉了一圈又道:「要叫孟警官或孟大哥,沒大沒小。」

兩人相識而笑,留下唐毅、振武在旁邊乾晾著,寒暄了會兒,這才想起各自帶著的旅伴。

「啊抱歉,唐毅,這是我以前照顧過的離家少年。」

看向振武:「這一定就是之前說過的新哥哥吧?」

「⋯」

「你提過我?」

「何止提過,還——⋯」嘴巴被振文給摀住了,振文笑的一臉詭異,然後忙著轉移話題。

「振武,我們趕快走吧,回去吃個藥,好好休息。


振武心裡不是滋味,剛剛那個男人怎麼和他那麼好,還有什麼時候認識的自己竟然不知道。

不過剛才那個看起來像黑道老大的男人後來臉色貌似也不咋好看?

躺在床上振武的肚子又開始絞痛,已經下午了卻還是在房裡拉了又吐。

「文,我好不舒服喔⋯」

「剛剛吃了粥有沒有好點?」

「我不愛吃那個。」

振武耍任性,少見的樣子竟然讓振文覺得有些可愛。

「好好好,那你要吃什麼我幫你買。」

「你選的都好啊,不過你一個人我不放心。」

「我找孟大哥吧,他也住這間。」

「⋯你和他很好?」

「還不差,不過很久沒見了。」

看不出來振武有點吃味,振文換了件襯衫就要出門。

「你好好休息,我也去吃點東西,等等幫你帶些吃的回來,你粥多少吃點。」

「我不要,我等你回來再⋯嘔嘔嘔⋯⋯」話還沒說完又開始泛噁心了。

「你別硬撐了,吐完乖乖在床上躺好。」

振武什麼時候那麼嬌氣了,少見的一臉孩子樣,振文搖了搖頭,離開了房間。

「不愛我了不愛我了!!你不愛我了!!!」

門關上了,還依稀聽見裡頭的吵鬧聲。

 

“叮咚——”

振文按了另一間獨棟的豪華Vila電鈴,真的是想不到孟警官竟然會住這種地方,看他總是頭髮沒梳好的樣子,真是墊墊吃三碗公。

「振文你來啦,走吧。」

孟少飛帶來副墨鏡,一身潔白的寬版T恤,身邊依然站著那個面目冰冷的男人,脖子上反差的掛著一台相機。

看起來就像是期待已久的模樣。

「嗨,唐先生。」

唐毅點了頭,微微弓起嘴角。

一股奇妙的感覺在振文心裡悄悄冒泡,他怎麼有種自己在當電燈泡的錯覺?

尤其是唐毅看著孟少飛的時候。

「走吧。」


沿路上不需要掛心振武的身體,振文沒人性的開始逛起街來。

「這家冰淇淋看起來也太好吃了吧。」

像個孩子一樣的看到什麼都想摸一下、吃一點,飛唐兩人也配合的跟了進去,叫了兩隻色彩繽紛可愛的甜筒。

兩個人拿著冰淇淋就像大男孩一樣,“喀嚓”一聲——唐毅竟然在給他們拍照???

「呃,唐先生,你不吃你的冰嗎?」

「等等吃,你們樣子角度不錯,先拍一張。」

完蛋,振文怎麼覺得這個冷冰冰的大個子意外的反差??

吃了甜筒又點了果汁,悠閒的下午頂著墨鏡曬太陽,一會兒又買了甜點,振文已經逐漸習慣在一旁不斷拍照的唐毅,也配合的開始對唐毅擺起pos。

當後來看了照片,振文越來越感覺——是男友視角啊——。

门牌君

合照、发帖、点赞、评论、夸耀,昨天一系列操作简直行云流水,我家阿伟现在还没起来wwww



另外昨天ig只有宇霖发了贴,派派还秒回;其他人都是发限动,而且还都@ 杨孟霖(因都转了尼尼的贴😂),看得我嘴角疯狂上扬,于是CPF愉快滴搞起了P图😂

合照、发帖、点赞、评论、夸耀,昨天一系列操作简直行云流水,我家阿伟现在还没起来wwww




另外昨天ig只有宇霖发了贴,派派还秒回;其他人都是发限动,而且还都@ 杨孟霖(因都转了尼尼的贴😂),看得我嘴角疯狂上扬,于是CPF愉快滴搞起了P图😂

舒穆祿

唉唉唉唉唉唉唉合體!!

電影到底要出不出!

唉唉唉唉唉唉唉合體!!

電影到底要出不出!

烟花渡口
不止一次说过杨孟霖于我是个意外...

不止一次说过杨孟霖于我是个意外
可我爱这个意外到来的他
现在很爱

不止一次说过杨孟霖于我是个意外
可我爱这个意外到来的他
现在很爱

愛貓

天啊!生日一起吃飯耶😭😭😭
祝兩個天蠍寶寶生日快樂🎂🎊🎉

天啊!生日一起吃飯耶😭😭😭
祝兩個天蠍寶寶生日快樂🎂🎊🎉

我是你的STAR

番外 欢欢乐乐过日子

主持人:这里是「潮童天下」的节目录制现场,今天我们请到的两位小朋友是九岁的杨欢欢和三岁的施子乐小朋友,大家鼓掌欢迎!今天请到他们,是因为他们是大明星杨孟霖和明芳集团少东家施柏宇的孩子,据圈内好友爆料,两人最近正在筹备婚礼,台湾的同性婚姻法已经通过了一段时间,让我们来看看现实中这套法律给普通民众带来的受益之处吧。两个可爱的小朋友,和大家打声招呼吧!


杨欢欢:(紧紧地拉着弟弟的手,大大方方的对着镜头)大家好,我是姐姐杨欢欢~~

施子乐:(略带腼腆地小声说)大家好,我是弟弟施子乐~~


主持人:阿姨问你们哦,爸比和爹地结婚你们开心吗?

杨欢欢:开心啊,他们很相亲...

主持人:这里是「潮童天下」的节目录制现场,今天我们请到的两位小朋友是九岁的杨欢欢和三岁的施子乐小朋友,大家鼓掌欢迎!今天请到他们,是因为他们是大明星杨孟霖和明芳集团少东家施柏宇的孩子,据圈内好友爆料,两人最近正在筹备婚礼,台湾的同性婚姻法已经通过了一段时间,让我们来看看现实中这套法律给普通民众带来的受益之处吧。两个可爱的小朋友,和大家打声招呼吧!

 

杨欢欢:(紧紧地拉着弟弟的手,大大方方的对着镜头)大家好,我是姐姐杨欢欢~~

施子乐:(略带腼腆地小声说)大家好,我是弟弟施子乐~~

 

主持人:阿姨问你们哦,爸比和爹地结婚你们开心吗?

杨欢欢:开心啊,他们很相亲相爱,老师说,只要相爱的两个人就可以结分。

施子乐:姐姐,什么是结分?

杨欢欢:我也不是很懂诶,大概是可以和大家说我们很相爱的意思吧?

施子乐:那我也要和姐姐结分!

杨欢欢:(黑线)不可以啦!

施子乐:(要哭了)为什么?姐姐不喜欢乐乐吗?不要和乐乐一起玩吗?

杨欢欢:(抱抱)不是啦,那是大人才要做的事情啦,等你长得跟爸比、爹地一样高了我们再说好吗?

施子乐:(止住抽泣)哦,好!

 

主持人:那我们来第二题,为什么爸比是爸比,爹地是爹地?

杨欢欢:爸比把我从台南领养的时候就是让我叫他爸比啊,我和乐乐是姐弟,他的爹地当然也是我的爹地啊!

施子乐:不知道,爹地让我叫的,说有一个小姐姐,会和我们一起生活,她的爸比我以后也要叫爸比的。

 

主持人:家里没有妈咪没关系吗?

施子乐:(抢着说)我有妈咪,前几天我和姐姐还在跟妈咪一起吃饭,那里还有我的奶奶,有很多叔叔阿姨、阿公阿嬷陪我玩。

杨欢欢:能拥有现在的家人都已经蛮好了,爸比烧的饭很好吃,爹地每天辛辛苦苦的去上班,下了班还能陪我们玩,周末了我们一家人还会开车去海边看风景。

 

主持人:这题就问姐姐,当初看到弟弟什么感想?怎么接受他的?

杨欢欢:爸比早就跟我说我会有个可爱的弟弟陪我玩,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和那个很多小朋友的地方的一样,是不是会有很多不同的小朋友加入到我们的家庭里来,弟弟会不会像希希一样可爱,我很想念希希,所以看到这么可爱的弟弟,就把他当成希希一样,陪他玩,就好啦!

施子乐突然一个人玩着玩着,跑出了固定的摄像机镜头,往观众席跑去,扛着移动摄像机的工作人员随即跟了上去,把摄像机的聚焦一直跟随着他一起跑,只见他跑到了两个观众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旁边,跟杨孟霖要水喝。杨孟霖宠溺地拿出随身包包里携带着的水壶,打开盖子把管口塞到他的嘴巴里。喝水的同时,施柏宇还帮他玩得有些歪七扭八的小西服扯了扯平整,模特的职业习惯使然,上台要有上台的样子。喝饱了水的施子乐迈着他那小短腿,又快速的欢腾地回到台上,跑回姐姐旁边,费力地爬上椅子,乖乖地坐着,用亮晶晶的眼神看着主持人和姐姐对话,那随时传达着爱的电波的大眼睛有着杨孟霖的几分神采,看得主持人都一愣,明明网传他是施柏宇和前妻生的孩子,为什么会有杨孟霖的模样?小胳膊小腿的,穿着一身绅士的礼服,可爱至极,一家四口都是神仙颜值啊!

此刻弹幕已经疯了,满屏的啊啊啊啊,已经不能更准确的表达出大家的共同心声了,粉色弹幕满天飞了。

 

被耳机里的导播提醒,主持人才回过神来,继续采访。

主持人:更爱爸比还是爹地?

施子乐:爸比,因为前两天我弄坏了爹地的“玩具”,他凶我,我不喜欢他了,哼!

杨欢欢:爸比很好,但是我做错了作业,他会敲着桌子凶我,爹地比较好,会陪我们玩,那天弄坏了爹地限量版的手办,他也只是生一下气气啦,原谅我们了。他只让爸比赔他另外一样限量版的礼物就好了。

主持人:(眼睛一亮,追问)是什么礼物?

杨欢欢:(看了一眼台下的两人,收到杨孟霖不能说的提示)嗯……没什么啦,就我们一家人的全家福啦!

主持人:(十分不相信)哦……

 

主持人:时间到,有请下一组的潮小孩准备,谢谢欢欢乐乐姐弟俩今天坐客我们的「潮童天下」,最后还有什么话想对爸比、爹地说吗?

杨欢欢:爸比,爹地,我爱你们!(杨孟霖、施柏宇眼泛热泪)

施子乐:爸比,爹地,我要吃好吃的!(观众爆笑,杨孟霖也笑倒在施柏宇的肩膀上)

杨欢欢拉着施子乐比了一个大大的爱心,下台。

 

主持人:家有两宝,真是热闹,你们要记得回去给乐乐做好吃的哦,其实也挺羡慕这样的家庭,谁说家一定要是男女搭配呢,像这样幸福就好啦!


我是你的STAR

番外 假如……选择谁?

杨孟霖几乎和开门声同步醒来,在这样四周寂静的午饭过后,能安安耽耽美美地睡上一觉,真觉得是一件奢侈的事情,特别是像他这样刚长途跋涉回来,这样的休整真是人生难得的美事一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却鸦雀无声的样子,让杨孟霖有些心存疑惑。按欢欢乐乐这个年纪该有的性格特质,是会片刻都吵得停不下来,一个皮孩子可能还不会太吵,两个可能就会让一个宇宙爆炸。况且自己和施柏宇又有那……么久没有见到他们,应该是很想念,很欢快地跑进来找自己才对。可是……杨孟霖一个骨碌起了身,看到院子里的氛围有些低气压。施柏宇铁青着脸一言不发,杨欢欢和施子乐像是犯了什么大错,又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一脸既天真又无辜地低着头不敢看施柏宇,看...

杨孟霖几乎和开门声同步醒来,在这样四周寂静的午饭过后,能安安耽耽美美地睡上一觉,真觉得是一件奢侈的事情,特别是像他这样刚长途跋涉回来,这样的休整真是人生难得的美事一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却鸦雀无声的样子,让杨孟霖有些心存疑惑。按欢欢乐乐这个年纪该有的性格特质,是会片刻都吵得停不下来,一个皮孩子可能还不会太吵,两个可能就会让一个宇宙爆炸。况且自己和施柏宇又有那……么久没有见到他们,应该是很想念,很欢快地跑进来找自己才对。可是……杨孟霖一个骨碌起了身,看到院子里的氛围有些低气压。施柏宇铁青着脸一言不发,杨欢欢和施子乐像是犯了什么大错,又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一脸既天真又无辜地低着头不敢看施柏宇,看得杨孟霖有些心疼。

看到爸比出来了,两小只慌忙跑到他这边来,一左一右的躲在他身后,不敢探出头来的求保护。“怎么啦,”杨孟霖当下觉得要搞清楚状况才能判定孰是孰非,但是施柏宇还是不讲话,眼睛还一度红了起来,看起来比那两小只还可怜,就这样看了一眼杨孟霖,惹得他一阵左右为难,这是在玩比谁惨的游戏吗?“到底怎么了!”面对这样的无解的场景,任凭好脾气的杨孟霖也发火了,一家四口,三个孩子,要让他怎么搞!“他们玩坏了我的限量版手办,全球就五十份啊,还是你送给我的17岁生日礼物!”施柏宇忍住脾气,声音里略带哽咽的说,那是他最爱的手办,这么多年好好的摆在房间里,每次他回去都要给心爱的它们擦擦干净,今天他照例想要去照看它们,结果,一到房间里,就发现它们集体被人“解肢”了!

“欢欢,乐乐,是你们做的嘛?”杨孟霖沉下脸来,用训斥的语气问到。施子乐早就已经在车上就被施柏宇训得吓傻了,此刻本能的紧紧地抱着杨孟霖的小腿咽呜着,还不敢大声的哭出来,可怜兮兮的求庇佑。他以为那只是普通的玩具,就像是他在施家那一地的玩具里的一个,他可以随意拿来玩,还拉着姐姐欢欢一起折腾了半天,玩到尽兴了就随手一丢,不管了。“爸比,是我们做的,之前弟弟看到爹地房间里的玩具很好玩,就叫我一起去玩,我们不知道那‘玩具’对爹地这么珍贵,”狮子座的欢欢果然是已经是大孩子了,敢于承认自己的错误,杨孟霖想到了小时候的某些瞬间,懂事的他为了保护犯了错误的施柏宇也是这样站出来承认错误,以至于后来施爸爸总是拿他处罚,认为他应该管住弟弟,果然,一切的因果都在循环,杨孟霖心底生出一丝悲痛来,他可不能像施爸爸那样不分青红皂白的处罚欢欢,毕竟所有的事,是两个小小只一起做出来的。“爹地,对不起,”杨欢欢低着头,硬拉着死活不敢出来面对的弟弟,站在施柏宇的面前,真诚的和弟弟一起向他道歉,还不足一米的小姑娘和刚会蹒跚走路的小小孩,跟一米八五身高的施柏宇相比,显得那样的楚楚可怜,让人无法再生下气去。可是施柏宇还是觉得事情不能就这样算了,两小只应该得到一些处罚,而自己也应该趁机换得另外的“好处”,这样以后他们就不会再犯错了。

施柏宇这边心里的算盘打得好,用着之前沉淀下来的演技,脸黑得比刚才还难看。“好了吧,欢欢乐乐都给你道歉了,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计较了,你都这么大个人了,”杨孟霖看着三个人之间又陷入这样境地,出面和解道。而后在他耳边小声说到,“记住,乐乐是你亲生的,有些事情是遗传的,你小的时候可也是这样皮的不行,还不都是我帮你扛的罪责,你不会也像爸爸一样,只想处罚欢欢吧?”施柏宇惊讶的看着杨孟霖,原来他们小的时候也经常面对这样的境遇,有些事情他都不记得了,承受了所有的委屈的杨孟霖可不会忘记,他的心里有些自责。

“可是你送给我的17岁生日礼物……”施柏宇被杨孟霖这样耳语,一愣神,差点就忘了自己原来的“诉求”。“你都这么大了,17岁生日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没有了就算了,要不这样,嗯,惩罚欢欢乐乐今天只能自己收拾房间,晚饭之前收拾好,打扫好卫生,”杨孟霖当即做出了决定,平常他都帮两小只做好了一切的事情,是时候该让他们练习一下自己动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了,想他在欢欢这么大的时候,都学会烧饭了。他们出游了这么多天,欢欢乐乐也在施家待了这么多天,房间里也灰尘积得够够的,是要好好清扫一下晚上才能住人。

施柏宇撇了撇嘴,“那我还要另外一份‘限量版’礼物作为补偿。”“沈膜啦?!”杨孟霖脸瞬间红了上来,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怕说出什么少儿不宜的话来。“过两天我约一下青姨公司的摄影师,我们拍个婚纱照吧,我想要这个限量版礼物,还可以顺道拍个全家福。”“拍沈膜婚纱照,是你要穿婚纱还是我穿婚纱?”杨孟霖之前在日本的时候听他提过这茬,被他拒绝了,两个男生结婚有什么好拍的,难不成还要他穿婚纱拍照?“我们都不穿,就挑几套好看的西装礼服拍就好了,”施柏宇轻声解答道。“那跟之前那些金熊奖什么的有什么区别?”“区别在于我们有了两个可爱的小花童啊!”施柏宇笑着摸了摸两小只的头,算是跟他们和解了。杨孟霖看着这样和谐的画面,只能妥协了,家里有三个小屁孩,是永无宁日啊,欢欢乐乐就是实力坑爹,出卖了他爸比给爹地“蹂躏”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