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39.5万浏览    40679参与
在西西里的海底吃拉面

【寡铁】【女A男O】在捕捉到猎物前,Black Widow拥有足够的耐心

老司机在线发车滴滴滴
快4k字的车,营养跟不上了……短期内可能都不想再写车了

依旧是惯例的雷点预警:
-女A男O!女A男O!女A男O!看清楚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基本是建立在AA世界观的基础上,不过也没啥特殊的意义
-非常理性派的肉,可能有点儿柴
-隐形All铁提及

最后:角色属于漫威,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

在捕捉到猎物前,Black Widow拥有足够的耐心

虽然口头上从未表达过,但Widow的确非常喜欢呆在复仇者大厦里。
她喜欢这儿的一切。尽管和队友吵嘴争斗往往占据了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尽管每到开会时间某几个男性Alpha的信息素就会抑制不住的针锋相对,以...

老司机在线发车滴滴滴
快4k字的车,营养跟不上了……短期内可能都不想再写车了

依旧是惯例的雷点预警:
-女A男O!女A男O!女A男O!看清楚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基本是建立在AA世界观的基础上,不过也没啥特殊的意义
-非常理性派的肉,可能有点儿柴
-隐形All铁提及

最后:角色属于漫威,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

在捕捉到猎物前,Black Widow拥有足够的耐心

虽然口头上从未表达过,但Widow的确非常喜欢呆在复仇者大厦里。
她喜欢这儿的一切。尽管和队友吵嘴争斗往往占据了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尽管每到开会时间某几个男性Alpha的信息素就会抑制不住的针锋相对,以至于最后往往以会议室变成一片废墟为结局;尽管和一大群男性队友住在一起真的会有很多小麻烦,她也还是坚持从S.H.I.E.L.D.的宿舍搬了出来,带着一点点私心的,搬到了大厦里。
她想要离Tony近一点。

一开始的相遇,Natasha的确是带着目的性而来。那是神盾给予的任务,而Black Widow从被创造出来开始,就是用来服从命令的。
Nat为此抗争过,但什么都没有改变,只不过服从的对象从红房子变成了神盾局。在红房子的时候她没有拒绝的权利,在神盾的时候也没有。唯一不同的一点,也许是在神盾她还留有一点点「选择」的权利。
这也许是Black Widow的宿命,但这是Natasha Romanoff想要的生活吗?

她为此困惑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后来她加入了Avenger。
在刚加入的那些日子里,她都表现得像是非常不满Tony Stark:拒绝接受Tony的指挥、故意在战斗中选择一套和他想法完全不同的方案、瞒着他去为神盾局做事……诸如此类的事情数不胜数,以至于Hawkeye都曾一脸严肃地来和她讨论过关于「不要把和铁罐的私人恩怨带到任务里」以及「团队精神」的话题。

真要说她不满意这支队伍吗?显然不是,她只是在尝试去触碰Tony作为指挥的底线。她想要找到那根线,把它加粗标红,以此划分她行动的「空间」——就像她曾经在红房子的时候做的一样,就像她现在在神盾局里做的一样,就像Black Widow一直被要求的那样。
每一次的「对抗」,Nat都在心里默默地观察着Tony的表情。「一旦他生气了我就会收手的」,Nat总是这么想着。
然而Tony从来没有为此真的向她发过火。
大多数时候,他只是朝她大喊“听从指挥”,然后看着她的背影无奈地叹口气。

终于在某次任务结束后的某一天,Tony单独叫了Natasha见面,从头到尾他提到的都只是装备升级一类的小事,却对她又一次的违抗命令闭口不提。
“为什么不对我发火?”Nat没能再忍住,直接把内心的疑惑问出了口,“我一直在反抗你,这对一个Leader来说是不可饶恕的。”
“我为什么要对你发火?”Tony一下子笑了,仿佛Nat跟他讨论不是这么严肃的话题,“Black Widow总是正确的,不是吗?”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的领导是错误的。但是,Widow,正确的道路从来都不止一条,如果你觉得你所选择的是正确的,我没有理由不支持你。”
“我是你的后援,你的队友,但是Nat,我永远都不会是你的上司。”
“你唯一需要记住的一点就是,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永远。”

从那天起,Nat结束了那些看起来幼稚无比的叛逆行为,并且正式把Tony Stark这个名字从朋友划到「最特殊的」名单里。
她知道队里还有一群如狼似虎的Alpha们觊觎着Tony,但是没关系,Black Widow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她会等到Tony自己走进她网里的那天。

点击看性感蜘蛛在线吃罐儿

——————————————————————

放飞自我的ooc小彩蛋

次日的Avenger例行会议上,众男性Alpha一脸震惊的看着脸上写满「满足」的Natasha Romamoff,和假装无视发生过但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冰冻的酒心巧克力的Tony Stark,众人皆表示,万万没想到千防万防,最后竟然忘记了还有一只掌控全局的Black Widow。

Steve:完了我的甜甜巧克力Tony被冻住了。
Peter:大家都是蜘蛛,为什么蜘蛛和蜘蛛之间差距这么大呢哭唧唧
Hawkeye:我一直以为Natasha是我的僚机,所以其实我才是那个僚机?(黑人问号.jpg
Thor:来吧Widow!来一场Alpha之间堂堂正正的决斗!
Hulk:Hulk Smaaaaaaaaash!
Friday:会议室,本月第十七次维修。
Tony:打,使劲打!成结死疼都不提前说一声,打不死就算我的!
Natasha:I,slay.

当日JJJ新闻头条:
《震惊!复仇者联盟或将分裂!》
——六大复仇者混战,钢铁侠竟全程旁观?!
“五名男子当街围殴一名女性,却被该90岁妙龄女子反杀,这究竟是人性的堕落还是道德的沦丧,让我们共同关注今日的《走进复仇者联盟》。”

吃派的松鼠丁

来lofter的第三天就发车是不是不太合适😃...

会被河蟹吗?!希望不会吧?!

来lofter的第三天就发车是不是不太合适😃...

会被河蟹吗?!希望不会吧?!

亓零sama

是之前的车

是之前的雷卡车车


之前丢微博忘了发这儿了orz

辛苦你们复制链接到浏览器观看

http://photo.weibo.com/5872842483/wbphotos/large/mid/4243912124674171/pid/006prQBRgy1fronnq4w14j30k9cmpkjl

是之前的雷卡车车


之前丢微博忘了发这儿了orz

辛苦你们复制链接到浏览器观看

http://photo.weibo.com/5872842483/wbphotos/large/mid/4243912124674171/pid/006prQBRgy1fronnq4w14j30k9cmpkjl

少林与华山的日常.
壁咚一下你就知道。 ps.顺便...

壁咚一下你就知道。

ps.顺便问问有没有会写车的。能帮忙写两个吗。报酬你说。

壁咚一下你就知道。

ps.顺便问问有没有会写车的。能帮忙写两个吗。报酬你说。

橙子汽水

【昊丞】溺

车!车!车!
午夜高速公路梗!
ooc!勿上升!

午夜高速公路上,寥寥几辆车在昏暗路灯下飞驰,时不时的切勿疲劳驾驶的提醒字样映入眼帘,打哈欠是会传染的,在范丞丞打个不下十个哈欠之后,黄明昊也忍不住打起了哈欠,揉了揉有些惺忪疲倦的眼睛,腾出一只手揉了揉范丞丞柔软的头发,用略显沙哑又温柔的声音对他说:“丞丞,你困了就先睡吧。”

范丞丞有些倔强地晃了晃脑袋,声音因为困意而显得更奶了,宛如撒娇抱了抱黄明昊的手臂:“不行…要陪着你的,要陪你说说话,不然你太困睡着了怎么办…”

黄明昊平日里最听不得这种奶声奶气带着娇意的声音,他瞥到了不远处的紧急停车带后,笑的有些狡黠:“丞丞,我们很快就不会困了,好吗...

车!车!车!
午夜高速公路梗!
ooc!勿上升!

午夜高速公路上,寥寥几辆车在昏暗路灯下飞驰,时不时的切勿疲劳驾驶的提醒字样映入眼帘,打哈欠是会传染的,在范丞丞打个不下十个哈欠之后,黄明昊也忍不住打起了哈欠,揉了揉有些惺忪疲倦的眼睛,腾出一只手揉了揉范丞丞柔软的头发,用略显沙哑又温柔的声音对他说:“丞丞,你困了就先睡吧。”

范丞丞有些倔强地晃了晃脑袋,声音因为困意而显得更奶了,宛如撒娇抱了抱黄明昊的手臂:“不行…要陪着你的,要陪你说说话,不然你太困睡着了怎么办…”

黄明昊平日里最听不得这种奶声奶气带着娇意的声音,他瞥到了不远处的紧急停车带后,笑的有些狡黠:“丞丞,我们很快就不会困了,好吗?”范丞丞有些不明状况,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乖巧的应了句。

评论走链接https://shimo.im/docs/5bAKIcm1fZw9rkGq

十夜ShiY

瞎JB开一辆儿童车

车主自己俩风骚儿砸

毫无技巧,偷工减料,我只是存档

Omega人设:(〃'▽'〃)

瞎JB开一辆儿童车

车主自己俩风骚儿砸

毫无技巧,偷工减料,我只是存档

Omega人设:(〃'▽'〃)

沙雕更文状态

前面是挡挡用的。
好的真车。
安心享用。

前面是挡挡用的。
好的真车。
安心享用。

吴铭噬

http://laowu560.lofter.com/post/1f82e5e0_ee9bf578这副画的过程
🚓【变性车】谨慎入内!🔞⚠️
等你们看到这个的时候我已经在警局了👮
话说,记得来警察局看我🚨

http://laowu560.lofter.com/post/1f82e5e0_ee9bf578这副画的过程
🚓【变性车】谨慎入内!🔞⚠️
等你们看到这个的时候我已经在警局了👮
话说,记得来警察局看我🚨

学院酷哥-权

【微车/小中篇连载】技术宅男的梦中恋爱史①

*CP为安雷(私设:凹凸安迷修X现代雷狮),注意避雷。
*梦中恋爱向。
* 背景OOC。
*小中篇连载,约三章。
*并不会起名字……本来是要叫“在梦里”的。

————

“这样的笑容在面对整个恒存的世界,或者使你感受到它在面对整个恒存的世界的那一瞬间,使所有的美好都聚集在了你的身上,不容置疑的偏爱着你。”

————

雷狮是一名普通的IT,但工资不少。他离开父母,居住外地,身边只有一位年幼但懂事的弟弟,叫卡米尔。

和别的脑力工作者不一样,他有三个让人怀疑他身份的兴趣爱好,一是骑着他的小摩托一言不合就在城市里狂飙,二是飙车路上看到哪有烤串店就停车撸串,三是吃到庆幸的时候就点上几扎啤酒,痛饮。每月...

*CP为安雷(私设:凹凸安迷修X现代雷狮),注意避雷。
*梦中恋爱向。
* 背景OOC。
*小中篇连载,约三章。
*并不会起名字……本来是要叫“在梦里”的。

————

“这样的笑容在面对整个恒存的世界,或者使你感受到它在面对整个恒存的世界的那一瞬间,使所有的美好都聚集在了你的身上,不容置疑的偏爱着你。”

————

雷狮是一名普通的IT,但工资不少。他离开父母,居住外地,身边只有一位年幼但懂事的弟弟,叫卡米尔。

和别的脑力工作者不一样,他有三个让人怀疑他身份的兴趣爱好,一是骑着他的小摩托一言不合就在城市里狂飙,二是飙车路上看到哪有烤串店就停车撸串,三是吃到庆幸的时候就点上几扎啤酒,痛饮。每月月底,总有人向城管大队举报,那些举报者声称,一位黑衣白头巾男子,醉醺醺的拖着一辆摩托车,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放声歌唱。最要命的是他还跑调,这让他们无法入眠。

说白了,雷狮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月光族,每月几千的工钱除了交房租和卡米尔的生活费,都被他用来投资于那些兴趣爱好了。在花完钱后,每月为期一周的休息时间他都选择宅在家度过。

雷狮活的很洒脱,但机敏的卡米尔知道这些兴趣爱好会严重的影响他哥乃至他的名誉,所以总在月底加紧对他哥的看管,在休息的时候催促他哥出去走走。

but,这又有什么用呢?

比如说今天,卡米尔在大街上寻找他那位狂拽酷炫吊炸天哥哥,突然看见他在一家露天(说白了就是没有店面)烤肉店逍遥自在,看着桌上被喝空的几扎啤酒和趴在满是油桌子上呼呼大睡的男人,卡米尔并没留一点情面,挂着他的面瘫脸用手往雷狮肚子就是狠狠一锤。

男人刚想抬头破口大骂,但看见卡米尔那张像是谁欠了他五百万的脸,也只好妥协回家。

夜里,雷狮感觉自己的头疼的发涨,辗转了几次终于入睡。

——

雷狮张开眼睛,本以为会无比酸痛的脑袋和身体居然一点感觉也没有,整个人轻飘飘的。

“我该不会还没有醒酒吧?”

但等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猛的蹦出一个想法。

“这他妈在做梦。”

四周都是草地,夜空中倒是星星异常的多。他安静的坐下,又躺了下来。后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他睁了睁眼睛,重新坐起,回头望了望。

是一个人,一个男人。他穿着白衬衫,手上莫名其妙的绑着一些绷带。

“恶党!你怎么会在这!?”他手里突然多出了两把剑,用剑头指着雷狮的鼻子。

“啊?有没有搞错啊?”雷狮被这一下neng的很不爽。“我认识你这样的傻x吗?现在是文明时代了吧?怎么还用这些野鸡玩意?”

对面的男人倒是一脸惊讶的样子,手中的剑,又凭空消失了。

“卧槽,就算是梦也太他妈神奇了吧?本大爷怎么会这种傻逼梦?”

“满口脏话,你是雷狮没错……难道你,失忆了?”

“老子才没失忆!”

在强行沟通下,雷狮从这个自称是安迷修的家伙的话中了解到,这是一个靠积分和战斗生存的地方,安迷修告诉他,他是这个世界上靠坑挖小姐姐们赚积分的混蛋,雷狮却坚持表示自己对这些玩意根本不懂而且也不是这种人。

“失忆也好没失忆也好,恶党就是恶党。既然你坚持自己是在做梦,在下倒是希望你穿越过来是个小姐。”

“你丫的说什么呢?是不是想干一架?!”

两人都拽着对方的领口,吵的面红耳赤。

在停下来的时候,雷狮却不经意间看见,安迷修嘴角的笑意。
“好久没这样过了……恶党。”

后来,安迷修和他说了不少话,但他一句也没记住。他只光顾着看他说话时的表情。

他琥珀色的眼睛在星空的点缀下褶褶生辉,这是一个多么好看的人啊。

渐渐的,他有些恍惚。隐隐约约,他听见安迷修的叫喊。

“喂!你又要去哪里?雷狮!”

再睁开眼,自己正躺在那张熟悉不过的硬板床上,唯独头发上,有一股浓浓的青草味。

接连几天,雷狮总是心神不定,想起青草之上星空之下的安迷修,和他那双好看的眼睛。

这一周,每个晚上,他睡得甚至比卡米尔还要早,但每天醒来,却一次也没梦见过安迷修。

直到他又一次喝醉,在闭上眼的那一刻,终于回到了那片熟悉的草地。

草地和星空的接连处,一个人影扑朔迷离。

“安迷修?”他试探着喊了一句。

那个影子晃了晃,加速朝这边走来。

“雷狮,是你?我以为……”他有些激动,脸颊通红,身上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酒精味。

“你喝酒了?”

他点了点头,突然安静下来。

许久,他才缓缓的说出了几个字:“雷狮……我知道我不该和一个不存在的人讲话……我也不应该挂念着他。大家都说我疯了……但我知道,你是真的存在的。”他说话断断续续,声音有些沙哑。

不存在的人?雷狮皱了皱眉头,疑惑的看着眼前情绪激动的人。

“我爱你,雷狮。”他背着星光,眯起他好看的眼睛,用撩人心弦的声音说着这句话。

雷狮的心跳快了一拍。

安迷修笑了,没有一点声音的、自然的将嘴唇勾起,这是雷狮第一次看见拥有这样笑容的人,他甚至产生了这个人就是他的世界这样的错觉。

没等雷狮缓过来也没等雷狮说些什么,一张湿热的唇就那样附在他的嘴上,酒精的味道扑面而来,他没有反抗,也没有一丝一毫厌恶之心,只是由着那个人一点一点的侵犯着自己。

星空之下,青草的气息被两人淫乱的呼吸声充斥着。

意识快要变模糊的时候,他就咬自己的嘴唇。他不想这么快就离开这里,而且还是在做这种事的时候。

“再见,雷狮。”

等他睁开眼睛时,看见一张无奈的脸正低头望着他,卡米尔指指墙上的钟,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醉酒后的酒劲一下子冲上头来。

但雷狮管不了那么多,只是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

——靠、老子的第一次居然是打野战,而且还是在梦里,他妈的对方还是个男人。老子居然被男人上了!

雷狮虽然心里想着安迷修,但还是不敢去见他,因为在发生那种事情之后,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

但这晚,雷狮就算没有喝醉,也还是来到了这个空间。

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好在草地上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他有些无聊,只好四处走走。

渐渐的,他走出了这片草地,来到一个四周有着建筑物的地方,也看到了些人。但所有看见他的人,露出了惊恐的神情。

“看来我在这个世界还真是人品差。”

“老……老大……”

雷狮回过头,一个穿着裸露的男人站在他身后,他脸上同样也露出惊恐的神情。

“你不是……死了吗?”

我?死了?

雷狮叹了口气。

难怪安迷修说我不存在吧,真是难为他了。

“我这不是在这吗?别这么多废话,安迷修这小子去哪了?”

“他……他不是昨天,也死了吗?”

死了。

这两个字一遍又一遍的在雷狮的大脑里响起。

死了。安迷修死了。

那个长得很好看的,会开玩笑的人死了。那个温柔的,说他爱我的人死了。

雷鸣声从雷狮的耳边响起。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但他知道,一定很难看。他缓缓的闭上眼睛,等待着意识模糊不清,听着自己的抽噎声。

和往常那样睁开眼睛,的确又回到了那张木板床上。他坐了起来,墙上的时钟不偏不倚的指着凌晨三点。

他惊奇的发现,脸上已全是不知是何时流下的眼泪。

                                                                【To be continue】












吴铭噬
你们和老福特的手速真快,放心,...

你们和老福特的手速真快,放心,明天发车

你们和老福特的手速真快,放心,明天发车

猫四.

云亮 Brunzi pistol『上』

突然想弄一个警匪的
英文下面会带翻译
觉得冰山冷酷霸道占有欲的云更有魅力ahhh
忠犬式的总是有点别扭…
一会开车,大家系好安全带,上次的云亮假车骗了不少单纯善良的小可爱,这次补偿。

“Why?”

诸葛亮抬起头,朦胧的蓝眸透着浓浓的仇恨和不解。

“Because you are a loser and my little lovable。”
〈因为你是个失败者也是我的小可爱。〉

赵云轻笑一声,踩着诸葛亮白皙的手掌漫不经心的摆弄着手里的Brunzi pistol

“I'm not a loser, I'm not losing.”
〈我不是失败者,我没有输。〉

诸葛亮不甘心的轻声呢喃,泪珠一颗颗...

突然想弄一个警匪的
英文下面会带翻译
觉得冰山冷酷霸道占有欲的云更有魅力ahhh
忠犬式的总是有点别扭…
一会开车,大家系好安全带,上次的云亮假车骗了不少单纯善良的小可爱,这次补偿。

“Why?”

诸葛亮抬起头,朦胧的蓝眸透着浓浓的仇恨和不解。

“Because you are a loser and my little lovable。”
〈因为你是个失败者也是我的小可爱。〉

赵云轻笑一声,踩着诸葛亮白皙的手掌漫不经心的摆弄着手里的Brunzi pistol

“I'm not a loser, I'm not losing.”
〈我不是失败者,我没有输。〉

诸葛亮不甘心的轻声呢喃,泪珠一颗颗打在地上,晕开一片水渍。

“Naive.”
〈天真。〉

赵云没有什么反应,脚下的力道又重了几分,沙砾蹭破诸葛亮的掌心,钻心的疼痛让他忍不住闷哼一声。

“Zhao Yun, if you want to kill me or leave me, what are you doing?”
〈赵云,你要不杀了我,要不放了我,现在是要做什么!〉

“I remember I said it.”
〈我记得我说过。〉

赵云眯眯眼。

“That's not enough to convince me.”
〈那不足以说服我。〉

“I'm interested in you, little killers. You should be glad that you have met a curious killer, or you are now on the ground.”
〈我对你感兴趣,小杀手。你应该庆幸我对你感兴趣,否则现在你已经躺在地上了。〉

感兴趣?诸葛亮失望的摇摇头。

“I would rather lie on the ground than be interested in you.”
〈我宁愿躺在地上也不愿意被你感兴趣!〉

“Because you think I killed Li Bai?So you pick up the task?”
〈因为你认为李白是我杀的?因此你接下这个任务?〉

“I don't think I need to answer any questions you may have, you can kill me.”
〈我不认为我需要回答你的任何问题,你可以杀了我了。〉

诸葛亮的情绪突然平复,眼睛慢慢合上,泪珠化成离开眼眶一串串滚珠敲石般打在地面上。

“This is what you say.”
〈这是你说的。〉

戏谑而张扬的抬起Brunzi pistol,赵云勾勾唇角。

“过!”
赵云如释重负的放下手里的Brunzi pistol,诸葛亮也脱离了先前的柔弱无助。

“没事吧。”

“包扎一下就没问题了。”

黄月英急匆匆的拿来医疗箱,正准备拿出酒精给诸葛亮消毒,一只冰凉的手就先她一步开盖。

“我来,你去忙吧。”

黄月英顿了一下,随即带着些许失望转身走出主演专用休息室,顺便挂上了闲人勿扰的牌子。

诸葛亮脸微微发红,有些不自在的变换了一个坐姿,没被踩伤的右手攥紧了老板椅的扶手,骨节泛白。

“今天的戏,都结束了。”

赵云用棉签蘸蘸酒精,握着诸葛亮左手手腕,小心翼翼的涂上去。

“嗯…嘶!”

诸葛亮被刺痛一惊,下意识的抽了一下手。

“是我不好,下次一定注意力道,忍忍,一会给你奖励。”

诸葛亮抽抽嘴角,确认自己家嘻哈大人是认真的后脸色都黑了。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哪里需要奖励…”

赵云抬眸看一眼黑着脸的诸葛亮,什么也没说从医疗箱里拿出绷带,一圈一圈缠绕上去,最后还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诸葛亮咬咬唇,一边在心下感慨赵云少女心泛滥,一边抽回还带着恋人余温的手掌。

“奖励还是要有的。”

“我说…”

赵云一瞬间就推开医疗箱,身体前倾牢牢吻住诸葛亮。

跨步电压

【安雷/r18】фруктовый чай

译名:水果茶

是雪国的番外车(一辆破车起什么名字)

注意避雷,三次认识我的千万不要看啊啊啊

那我们先走一走剧情:

雨水洗刷后的乡村浸泡在清新的空气中,姑娘们从小院子里走出来,手挽着手,甩着长长的漂亮的辫子,提着被露水打湿的裙摆,欢快地趟过小溪。栅栏,丛林,草垛,处处洋溢着她们的欢笑声。

“先生,午安。”

“午安。”

安迷修穿过屋后的小道,在一片空旷的土地上停了下来,拍醒了躺在干草堆上的人。

“回屋再睡。”

看着对方一脸不悦,他又说道,

“这个游戏可不好玩。”他走过去把人从地上拉起来,拈去墨发上沾着的草屑,皱起眉头,“回去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丛林间的小道上,树枝上的树叶...

译名:水果茶

是雪国的番外车(一辆破车起什么名字)

注意避雷,三次认识我的千万不要看啊啊啊

那我们先走一走剧情:

雨水洗刷后的乡村浸泡在清新的空气中,姑娘们从小院子里走出来,手挽着手,甩着长长的漂亮的辫子,提着被露水打湿的裙摆,欢快地趟过小溪。栅栏,丛林,草垛,处处洋溢着她们的欢笑声。

“先生,午安。”

“午安。”

安迷修穿过屋后的小道,在一片空旷的土地上停了下来,拍醒了躺在干草堆上的人。

“回屋再睡。”

看着对方一脸不悦,他又说道,

“这个游戏可不好玩。”他走过去把人从地上拉起来,拈去墨发上沾着的草屑,皱起眉头,“回去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丛林间的小道上,树枝上的树叶托着水,摇摇晃晃,最后汇聚成一滴水珠滑落,滴在黑发青年的鼻尖上。冰凉的水的触感让人吓了一跳,他伸出手抹了一把鼻尖上的水渍。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点子,他偷偷地扬起嘴角,弯下腰在柔软的青苔上拾起一块小石头,朝前面的树枝扔去。

水珠像雨水一般哗哗落下,打湿了走在前面的青年的头发,肩膀。他无奈地转过身,看着那人恶作剧得逞之后像个孩子一样蹲在地上笑着。

回到寄宿的农舍,女主人笑着招呼他们,端出刚刚烤好的蛋糕。

“Спасибо.”

她在围裙上擦了擦沾着面粉的手,从厨房取出刀切好,用刻画着向日葵图案的瓷碟盛着,递给他们。

他们走上楼,二楼的小房间是他们暂住的地点。木楼梯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安迷修打开了房间的门。

阳光正好。

他从木制的小柜子里拿出茶炊(самовар),轻轻掀起上面的米白色绒布,取出里头铜制的茶具。金棕色的茶杯擦得很亮,映出他带着微笑的脸。

沸水注入茶杯里,鲜绿色的茶叶马上萎缩了,沉入杯底。

雷狮仰躺在小躺椅上,无聊地用手敲击着椅子的扶手,吹着一片不知道从哪来的白色的羽毛。他微微偏过头,扫了一眼茶几。又盯着安迷修看了好一会,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主意,他笑着跳下了椅子,向对方走过去,直接坐在了他的腿上,搂住恋人的脖子。

“茶还热着呢。”他将下巴支在安迷修的肩膀上,“我们是不是可以在这之前做些什么?”

上车:https://m.weibo.cn/5678941328/4254405085152021

女主人抱着猫咪,笑着坐在罩着碎花布料的沙发上,和她的寄宿旅客交谈着,一边给怀里的猫咪顺着毛。

“噢,这个下午过得还好吗?蛋糕的味道怎么样?”

“都非常完美。”

青年笑着眯起他碧蓝色的眼睛。

“我这小屋已经有些年头了,还是我爷爷年轻时造的呢,后来就作为我结婚的礼物了。”女主人笑着,“希望这老旧的屋子不会给你们的生活带来困扰,也许我该抽空打扫一下?”

安迷修一边起身向楼上走去,

“如果您要打扫房子的话,请让我明天来帮忙。”他礼貌地笑着,“晚些我们会替您洗一洗二楼的被单,它们该洗个澡了。”

“那就谢谢你们了。”

女主人咯咯地笑了。

wuwuwuOSH

他们穿上小裙子跳舞【风情车】

是小裙子系列的后续车了,车技就这样了大家不要嫌弃(捂脸)(/∇\*),觉得自己每次写车跟人体欣赏一样emmm

还有一辆车我看了一下,《他们穿上小裙子跳舞4》的评论区说双玄的最多,那么我就写双玄啦!这个可能要等到7月3号之后我才能发,因为要期末考试,难过。

那么,上车👇

点我看性感慕情,在线脱丝袜

(其实跟丝袜好像没有多大关系……)

是小裙子系列的后续车了,车技就这样了大家不要嫌弃(捂脸)(/∇\*),觉得自己每次写车跟人体欣赏一样emmm

还有一辆车我看了一下,《他们穿上小裙子跳舞4》的评论区说双玄的最多,那么我就写双玄啦!这个可能要等到7月3号之后我才能发,因为要期末考试,难过。

那么,上车👇

点我看性感慕情,在线脱丝袜

(其实跟丝袜好像没有多大关系……)

岸莲Alkun

一直想拍一次夜景的车。那种四周都是黑的,除了车和人什么都看不到,那种“现在只要我和我的车”的感觉。

出镜: Kizashi Alto
摄影&后期:@岸莲Alkun (原po)

一直想拍一次夜景的车。那种四周都是黑的,除了车和人什么都看不到,那种“现在只要我和我的车”的感觉。

出镜: Kizashi Alto
摄影&后期:@岸莲Alkun (原po)

薛定谔的沐浴露

【杰园/车】 Cigarette 第二只烟

#调教向 SM有 雷慎!
#只涉及艾玛对杰克的单方面调教
#不能接受的小可爱可以下这辆黑车x

ooc属于我 美好属于他们

第三只烟里才会出现女上位艾玛,请耐心等待【绅士礼】
但是我貌似忘记自己说过的话了【笑】最近真的没有更新了
这次的更新要感谢这位先生 @Pleasantly surprised ! 

链接:https://shimo.im/docs/KqVThBtzHTAnQp29
评论区再补个档x

照例关注评论红心蓝手x
顺带祝大家考试大捷!

#调教向 SM有 雷慎!
#只涉及艾玛对杰克的单方面调教
#不能接受的小可爱可以下这辆黑车x

ooc属于我 美好属于他们

第三只烟里才会出现女上位艾玛,请耐心等待【绅士礼】
但是我貌似忘记自己说过的话了【笑】最近真的没有更新了
这次的更新要感谢这位先生 @Pleasantly surprised ! 

链接:https://shimo.im/docs/KqVThBtzHTAnQp29
评论区再补个档x

照例关注评论红心蓝手x
顺带祝大家考试大捷!

故城永安

最后一次努力,如果再被屏蔽我以后就做一个清水写手了啊啊啊啊啊啊
放过我吧我只是一个小可爱_(:з」∠)_

最后一次努力,如果再被屏蔽我以后就做一个清水写手了啊啊啊啊啊啊
放过我吧我只是一个小可爱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