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转载

13425浏览    82030参与
旒蘩。

抓住你了。

七夕快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狼血沸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米多利亞少年帥爆啦!!!!

轉載自ins,一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抓住你了。

七夕快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狼血沸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米多利亞少年帥爆啦!!!!

轉載自ins,一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旒蘩。

七夕快樂!❤❤❤
獻上咩有嚇到爆爆的切切。🙈🙊🙉

轉載自ins,一切版權由原作者所有,轉發請標明作者來源。

七夕快樂!❤❤❤
獻上咩有嚇到爆爆的切切。🙈🙊🙉

轉載自ins,一切版權由原作者所有,轉發請標明作者來源。

旒蘩。

我要變成小英雄的ins轉載怪了蛤蛤。
他們超級可愛的❤❤❤
第三頁是轉載的須知。🙈🙊🙉

我要變成小英雄的ins轉載怪了蛤蛤。
他們超級可愛的❤❤❤
第三頁是轉載的須知。🙈🙊🙉

站外转载搞事处

[全职]烽火连城

[全职]烽火连城


有扫雷,不适者点叉x


第五章那些勾心斗角的兄弟

  喻文州今天依旧身心俱疲。

  

  他拉开宿舍的门,发现齐珏已经洗漱过,正在研究微草的视频。

  

  ——对了,今天决赛,微草对百花。

  

  “有什么感想?”喻文州把手上的早饭放下——今天食堂的早饭是豆腐花。当然,未免显得自己食量惊人,今天他是在家里吃了饭再来的。

  

  “治疗之神名不虚传。”齐珏接过了包子,啃了一口。

  

  ——方士谦的视频他当然不是第一次看。但是他接触荣耀的时候,是六年之后。彼时大更新已经进行了两次,等级上限是80级——不同的输出环境下有不同的输出方...

[全职]烽火连城


有扫雷,不适者点叉x




第五章那些勾心斗角的兄弟

  喻文州今天依旧身心俱疲。

  

  他拉开宿舍的门,发现齐珏已经洗漱过,正在研究微草的视频。

  

  ——对了,今天决赛,微草对百花。

  

  “有什么感想?”喻文州把手上的早饭放下——今天食堂的早饭是豆腐花。当然,未免显得自己食量惊人,今天他是在家里吃了饭再来的。

  

  “治疗之神名不虚传。”齐珏接过了包子,啃了一口。

  

  ——方士谦的视频他当然不是第一次看。但是他接触荣耀的时候,是六年之后。彼时大更新已经进行了两次,等级上限是80级——不同的输出环境下有不同的输出方式,战斗的场面也会有较大差别,再加上当时水平也不太够,对于方士谦的强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

  

  但是昨晚他和喻文州除了聊天以外还PK了一次。喻文州的小号账号卡——足足有十来个,各系都有,也都借给齐珏熟悉了一晚上。齐珏甚至还用小号跟着蓝溪阁去抢了一个世界BOSS,算是对70年代有了一定的了解。加上他自己的境界不可同日而语,自然就看出了方士谦真正的犀利之处。

  

  “能做到吗?”喻文州笑着问。

  

  齐珏顾左右而言他,“有多少人学黄少,最后只是学成了话唠。学王杰希的也不少,也没见谁能学会。我以为自己学你学的够成功了——”他指的是昨晚和喻文州打的那一场,术士内战,结局是他下场的时候喻文州还有14%的血。

  

  “你有你的风格。”喻文州笑,“而且你还不适应缺少技能的节奏。”

  

  齐珏挑眉,“所以说学是学不来的。”

  

  “你打算怎么办?”喻文州又一次问道这个话题。

  

  “能怎么办。”齐珏咽下最后一口包子,“这里没有我这号人,就算有,身份也不能用——”

  

  喻文州想了想,然后决定告诉他事实,“确实没有你,而且——齐书亮先生和韩红霞女士并不是夫妻,他们各自有自己的家庭。”

  

  “……哦”齐珏有些怅然若失,“也好,省的他俩互相折磨——”他的声音越来越低,然后他问道,“他们过得好吗?”

  

  “有空你可以自己去看。”喻文州说,“我只是查了户籍。”

  

  看见齐珏沉默不语,喻文州想了想,又说,“其实关于你的户口,我有一个解决方案,就看你能不能接受。”

  

  “嗯?”齐珏望向他,“这里是G市诶,广东的省府——没那么好办吧。”

  

  “所以要看你能不能接受了。心理上过不去也不要紧,也许还有别的办法,不过那就要打动俱乐部了。”喻文州说道。

  

  “……心理上?”齐珏有些惊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不会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

  

  喻文州见他若有所悟,进一步游说道,“就是那个意思。我母亲姓齐,所以你根本不用改名……”

  

  “等等!你今年多大来着?21?22?能有一个15岁的养子?”齐珏的嗓子陡然变得尖锐。

  

  喻文州扶额,“我觉得你和我母亲绝对能谈得来。”

  

  齐珏表示他的心理没有那么脆弱。喻文州也看出他和父母并不和睦,因此对自己的提议充满了信心。

  

  齐珏先一步利用身高之便和对地理环境的熟悉混出了蓝雨,然后等喻文州结束了上午的工作之后来到和齐珏约好的咖啡店时——

  

  他悲伤的发现他的麻麻和粑粑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他们和眼镜仔相谈甚欢。而眼镜仔呢?在毫无节操的撒、娇、卖、萌!没记错的话他实际上已经27岁了!不对,或者说应该是七岁?

  

  然后新出炉的一家四口决定今天就去公安局。喻文州更是沦落成了司机——

  

  累觉不爱。

  

  办手续的过程中虽然有种种麻烦,但是在中国特有的国情——关系的帮助下,总之迅速的解决掉了。

  

  晚饭后,喻文州极力遏制住自己对父爱和母爱的渴求,问道,“小玉?和我一起去俱乐部看决赛吗?”

  

  是的,小玉成了齐珏的小名~

  

  正在厨房里帮(添)忙(乱)的齐珏想了想,“不去。”

  

  “为什么?”喻文州很惊讶。复盘室里的屏幕明显比家里的电视要好,而且看起来他似乎没有看决赛的打算——但是怎么会有热爱荣耀的人不去关注决赛呢?

  

  “今天是微草主场。”齐珏解释道,“我不想看到他们丧心病狂的庆祝。”

  

  “这么确定赢的是微草?”喻文州很惊讶,“荣耀场上的胜负就在一瞬间哦。”所以预先知道的

  比赛结果根本就做不得数。

  

  “张佳乐前辈的运气——算了,我的意思是,我可以明天看转播。” 齐珏虽然没说完,但是意思很明显:幸运E的张佳乐拿不了冠军。

  

  ——这句话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喻文州果然看到了微草丧心病狂的庆祝!

  

  嘤嘤嘤人家也想主场拿冠军!(什么鬼!)

  

  上赛季客场夺冠的喻大大累觉不爱。

  

  话说回来张佳乐的运气真的有那么差吗?百花的比赛一直打得不错啊。

  

  回家以后他和齐珏讨论了这个问题。

  

  “我印象中他好像是四亚——”齐珏想了想,“不过决赛场上的事情很难用运气来描述。但是最关键的一点是,我听说他在全明星赛上从来没赢过?”

  

  喻文州算了算之前的几次和张佳乐搭档全明星的历程,重重的叹了口气。

  

  齐珏的房间没有收拾出来,因此晚上和喻文州睡在一个房间。

  

  在喻妈妈关上房门,以为孩子们都睡了之后,喻文州淡定的拿出手机,开始刷QQ。

  

  齐珏睡不着,也伸着头去看。

  

  职业群里正在丧心病狂的调戏张佳乐。具体见下:

  一叶之秋:哈哈哈张三亚!

  冬虫夏草:哈哈哈张三亚!

  索克萨尔:说起来有件事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

  夜雨声烦:哈哈哈张三亚!

  夜雨声烦:张佳乐呢?张佳乐在哪?躲在被窝里哭呢?哈哈哈就算你不出现你还是张三亚! 喂喂喂不会吧不会真躲在被窝里哭吧!

  索克萨尔:张佳乐一场全明星都没有赢过。

  冬虫夏草:细思恐极。不过黄少你居然插你们队长的楼【蜡烛】

  一叶之秋:细思恐极。不过黄少你居然插你们队长的楼【蜡烛】+1

  ……

  后面一排+2,+3,很快就+50。

  

  “你真的会把黄少怎么样吗?”齐珏好奇的问道。

  喻文州微笑着看了他一眼。

  ——谢谢!我不想知道了!债见!


▽马刀君

猫人大灌篮!!!!!

项目编号:SCP-2000-J

分类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博士最初在街上发现了正在流浪的SCP-2000-J,SCP-2000-J目前寄宿在他家中。1

SCP-2000-J目前由████特工照料,其人正要前往高校学习。

描述:SCP-2000-J外观为一名年龄约十八岁的男性高加索人,在参与任意某种体育运动时会将自身外形转变成普通家猫。虽然其身高或肢体在转变后都有不足,但其仍表现出专业级别的运动能力。

SCP-2000-J对任意某种运动的裁判都具有特异的模因效应,使其无视项目转变后的形态并不适合参与该运动这一事实。一般情况下裁判会认为并没有阻止动物参与该运动的条例...

项目编号:SCP-2000-J

分类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博士最初在街上发现了正在流浪的SCP-2000-J,SCP-2000-J目前寄宿在他家中。1

SCP-2000-J目前由████特工照料,其人正要前往高校学习。

描述:SCP-2000-J外观为一名年龄约十八岁的男性高加索人,在参与任意某种体育运动时会将自身外形转变成普通家猫。虽然其身高或肢体在转变后都有不足,但其仍表现出专业级别的运动能力。

SCP-2000-J对任意某种运动的裁判都具有特异的模因效应,使其无视项目转变后的形态并不适合参与该运动这一事实。一般情况下裁判会认为并没有阻止动物参与该运动的条例,因而允许项目参与运动。SCP-2000-J可以在忽略实际形式的情况下提高所参与队伍的士气。

SCP-2000-J可能具有操控现实的能力,这使其总能在平局状况下拿到决胜一分。在锦标赛随机排位情况下,SCP-2000-J所参加的队伍也能进入最终决赛,并且决赛对手总会是上届的冠军队伍。同时,两队成员会在比赛时发生无缘由的冲突并在最后完美解决。2

附录 2000-J-1:SCP-2000-J最近请求████特工和它交往。████特工近期正与机动特遣队Zeta-9(“高校运动健将”)的队长保持一段稳定关系所以拒绝了这个请求。

附录 2000-J-2:因为SCP-2000-J与女性工作人员难以相处而且总被一些人形SCP欺负,所以现决定让其加入基金会的篮球队,以期得最后能打败全球超自然联盟队。

附录 2000-J-3:SCP-2000-J最近为组建一支强力队伍而募集了一批人员,由几个研究员,特工和人形SCP组成。

附录 2000-J-4:██/██/20███,SCP-2000-J尝试说服█████博士,要求他加入运动特遣队Alpha-11。但是█████博士对该运动有不好的回忆所以拒绝了,并且建议SCP-2000-J在同样得到不好经历之前放弃打篮球。

附录 2000-J-5:年度基金会-GOC篮球锦标赛开幕。最新资讯持续更新。

附录 2000-J-6:令人惊讶的是,█████博士参与了比赛并且加入了运动特遣队Alpha-11。SCP-2000-J对这个剧情发展很满意。

附录 2000-J-7:一名GOC队的成员用暗藏的手枪击伤了█████博士。该名GOC运动员被副裁判员███████判罚下场。在中场休息时,SCP-2000-J表示了赢得比赛的决心。

附录 2000-J-8:SCP-2000-J拿到了球快速攻入GOC的篮框然后是的他投中啦好哇啊啊啊

附录 2000-J-9:SCP-2000-J现在和████特工保持了稳定的关系。现正考虑因违纪行为而停止████特工的工作。

附录 2000-J-10:Marshall,Carter&Dark集团曾与SCP-2000-J接触,并以金钱回报要求其在下回比赛中故意输球,起先他拒绝了,但集团以████特工的安全相要挟。SCP-2000-J在比赛中消极表现,直到████特工成功逃离并在现场为其加油。

Footnotes

1. 考虑到█████博士的消极个性,这种行为极不寻常。现推测可能是由于来自SCP-2000-J的精神效应;附带一提,█████博士青年时外貌与SCP-2000-J有几点相同之处。

2. 参见事例2000-J-21,██████特工训练了SCP-2000-J,而且对手的混沌分裂者队伍由比██████特工技高一筹的兄长训练。██████特工的兄长在1988年的一场锦标赛中打败了██████特工而且使其受到永久性伤害,使他不能再打篮球。该特工和他的兄长在比赛结束时拥抱在一起并且在其后一起去烧烤了。

▽马刀君

撰写一份人型SCP


人型SCP项目应该是最难写的项目创作类型之一了。你会问,为什么?

这有很多的理由。但通常这类创作都会犯上我们称为“X战警症候群”的问题。意思就是,在创作中的概念变成了赋予人型“能力”,而不是有背景故事的异常特性。然而,实际上我们也很难分际这个人型SCP到底是个X战警还是它比较适合在基金会里待着;就像前面讲过的,没有坏点子,只有不良的表达方式。

以下是一些小提醒,请在你编写人形时牢记:

收容措施请不要写“它要啥鬼我们就给啥鬼”。 基金会不是旅馆饭店,是监狱。
请不要为该SCP的嗜好、偏好或品味进行过多的描述。这会让它们看上去更像一名漫画角色,而更不像一名SCP。
避免使用人称代名词;请用“它”...


人型SCP项目应该是最难写的项目创作类型之一了。你会问,为什么?

这有很多的理由。但通常这类创作都会犯上我们称为“X战警症候群”的问题。意思就是,在创作中的概念变成了赋予人型“能力”,而不是有背景故事的异常特性。然而,实际上我们也很难分际这个人型SCP到底是个X战警还是它比较适合在基金会里待着;就像前面讲过的,没有坏点子,只有不良的表达方式。

以下是一些小提醒,请在你编写人形时牢记:

收容措施请不要写“它要啥鬼我们就给啥鬼”。 基金会不是旅馆饭店,是监狱。
请不要为该SCP的嗜好、偏好或品味进行过多的描述。这会让它们看上去更像一名漫画角色,而更不像一名SCP。
避免使用人称代名词;请用“它”来称呼这些SCP。虽然文章中会提及一些人形的性别一两次,但通常用它来指称是有理由的。
不要让你的SCP变成基金会世界观中人见人爱的角色。除非是因为某种副作用,不然没有任何必要要让基金会人员对它有正向感。
话虽如此,不要让基金会做出不必要之恶。记住,基金会很冷酷,但不残酷。
现实扭曲者、魔法使用者或公然的超能力者真的很难能写好。虽然你们能看到一些包括在上述类别的人形SCP创作获得成功,但他们的成功是建立在作者经验丰富,使用了各种叙述手法让他们的作品显得足够好来避免遭受恶评轰炸。成功的此类型SCP实例有被遗弃项目、生命之水/Totenkinder、机械医师等等。
如果你的人形项目具有一项以上的特异性质,请确保他们之间具有相关性并且合情合理。
永远要记住,人形项目不管多接近人,它们在基金会眼中依然是SCP项目。

▽马刀君

Scp-2133

项目编号:SCP-213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133周围须架起10千米半径的安保周界防止进入。边界须有守卫随时把守,对外伪装为俄罗斯军事基地。若敌对实体或平民引起安保突破,允许动用致命武力。SCP-2133的偏远位置使其被意外发现的几率较低。在探索SCP-2133或与其中居民互动时须装备A级防护服。

描述:SCP-2133是一位于北乌拉尔的无名村庄,居民约55人,准确数量难以统计。在SCP-2133附近发现了多种致病微生物,部分是此前未知的。包括:

    •麻风分支杆菌和弥散性麻风分枝杆菌(麻风病病原)
 ...

项目编号:SCP-213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133周围须架起10千米半径的安保周界防止进入。边界须有守卫随时把守,对外伪装为俄罗斯军事基地。若敌对实体或平民引起安保突破,允许动用致命武力。SCP-2133的偏远位置使其被意外发现的几率较低。在探索SCP-2133或与其中居民互动时须装备A级防护服。

描述:SCP-2133是一位于北乌拉尔的无名村庄,居民约55人,准确数量难以统计。在SCP-2133附近发现了多种致病微生物,部分是此前未知的。包括:

    •麻风分支杆菌和弥散性麻风分枝杆菌(麻风病病原)
    •耶尔辛杆菌 (造成肺炎、败血病和腺鼠疫)
    •肠沙门氏菌肠亚种(伤寒病原)
    •A、B、C型流感病毒
    •霍乱弧菌(霍乱病原)
    •重型天花病毒和类天花病毒(天花病原,1975年起SCP-2133以外区域灭绝)

SCP-2133内的居民,称为SCP-2133-1,对疾病有一定抵抗力。虽然症状会如常发展,造成毁容、虚弱,但很少致命。

SCP-2133-1不愿或不能离开SCP-2133。基因分析显示其有重度近亲繁育,但SCP-2133-1在收容期间从未出现过性生殖。有假说认为疾病是其主要异常的表现而非它们自身具有异常。

SCP-2133-1相关最主要的异常是一种转生。死去的个体会快速腐烂,在下一个新月的夜晚变为婴儿从田地被找到。SCP-2133-1实体保有之前的记忆和外貌。田地土壤样本中发现羊水成分。

SCP-2133-1使用一种古代俄罗斯方言。偶尔它们会愿意接受采访,但一直拒绝透露关于其历史和习俗的实质性细节。它们的生活方式类似于14世纪的农奴且表现出强烈的技术恐惧。确信这些居民均为文盲,村庄内没有书籍或任何书写文字。关于其文化的信息都是从行为观察和少素几次成功采访中收集到。SCP-2133-1称其宗教信仰为红色收获教会,其教义、神话不明。

SCP-2133-1一般会无视基金会人员,若阻碍其日常生活才会表现出敌意。人员可以进入、探索村内建筑,SCP-2133-1对此不作反应,但村内教堂是唯一的例外。所有进入教堂的尝试都招致SCP-2133-1及SCP-2133-2的暴力反击,造成多名人员因防护装备破损、或是遭到SCP-2133-2的扼杀、穿刺攻击而身亡。

SCP-2133-2是一种遍布SCP-2133内的有机物体,其外形为暗红色的触手。 SCP-2133-2 其仅有的活动是攻击闯入人员,以及打开入口允许SCP-2133-1个体进入被其完全包围的教堂。从SCP-2133-2上获得的组织样本在基因上极其接近人类。

SCP-2133-1从黎明到黄昏都在野地劳作。在日落时,全部SCP-2133-1居民都将进入教堂,似乎是在献祭当日收获,停留3小时后才会离开返回家中。之后SCP-2133-1会睡到第二天黎明,开始重复整个过程。在SCP-2133被收容期间这一过程基本没有变化。SCP-2133-1的行为还包括最长达2小时无目的凝视、自行截除坏死肢体和肿瘤(之后在教堂内献祭掉)、周期性地发出不连贯低语。

除了异常用途外,田地主要用于种植芜菁。非SCP-2133-1的尸体不会发生异常复活。从SCP-2133-1实体的排泄物中检测到了高含量的蛋白质,虽然芜菁似乎是其仅有的食物来源。

SCP-2133于10/03/1936被GRU“P”部门发现并收容。苏联于1991年解体后其控制权移交至基金会。归档文件显示GRU“P”部门在该地区爆发流行病后发现了SCP-2133。在建立收容研究措施期间多个村庄被隔离。

此次流行病爆发被认为是由一支探矿队暴露于SCP-2133引起。 这些探矿队员后来全部死亡,但在此之前他们在向南旅行的过程中接触了其他居民、无意间造成流行病传播。

采访:

+ 采访01: 06/14/1992

- 获得许可

受访者:SCP-2133-1-10,“Aristarkh”。貌为老年男性,左臂缺失,身体大部分表皮坏死。

采访者:Dr. Judith Low

前言:首次成功采访到了SCP-2133-1。以俄语进行,已进行编辑易于理解。

Dr. Judith Low: 你好。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SCP-2133-1-10: 说。

Dr. Judith Low: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你记得有多久?

SCP-2133-1-10: 沙皇和可汗的时候。

Dr. Judith Low:你这状况。痛吗?

SCP-2133-1-10: 疼痛。是。抽打是教导。从躯体里撕去罪。为乐园准备但乐园永不到来。

Dr. Judith Low: 你们经历的这种“重生”。能解释一下吗?

SCP-2133-1-10:这是红色收获教会。我们服侍至终。这是誓约的要求。

Dr. Judith Low:这是死人复生?又或是全新的身体?

SCP-2133-1-10:龙自尽、自嫁、自孕。她是如此教导我们的。协议不可破除。我们被吞食,大地反刍让我们重获新生。

Dr. Judith Low:既然这么痛苦为什么还要继续下去?

SCP-2133-1-10:没得选择。大地呼喊,我们回应。从未变过。

Dr. Judith Low:让我再问一次。你们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SCP-2133-1-10:女祭司来到村中。那是很多次死亡以前了。她为我们送上乐园,只要我们服侍至终。她说终结就快到来,但竟是如此之久。

我们当然劳累。这是地狱?还是我们辜负了伟大者?一个又一个冬天。我们试着记数但实在太久了。

我们是否已被遗忘?

不不,不可怀疑。红色收获教会是真理。别无他者。

结语:对象开始哭泣,不再回应。从田地中获取土壤样本进行分析。


+ 采访02: 07/16/1992

- 获得许可

受访者:SCP-2133-1-26,“Anya”。貌为6-8岁的女性。

采访者:Dr. Judith Low

前言:第二次成功采访到SCP-2133居民。以俄语进行,已进行编辑易于理解。

Dr. Judith Low:你好。我们无意伤害你们。能说说你们的村子吗?

SCP-2133-1-26:你不属于这里,离开。

Dr. Judith Low:我想这不行。你看起来病了。配合的话我们可以提供药物。

SCP-2133-1-26:你没有加入誓约。你不会明白的。

Dr. Judith Low:我试着弄明白。拜托你。你说的誓约是什么?

SCP-2133-1-26:以血所立的契约。我们的赎还;我们的诅咒。我们服侍至万物终结。

Dr. Judith Low:能说说你们的信仰吗?

SCP-2133-1-26:信仰是无信者的。信仰是外人的。是不知古道的异教徒的。我们知道。

Dr. Judith Low:那至少谈谈教堂的用途吧?我们看到你们把食物被带进去却没有再带出来。是共餐?

SCP-2133-1-26:你不应注视我们。你永远不会明白。这里是锈与血的诸神死去之地。

Dr. Judith Low:你没有回答问题。

SCP-2133-1-26:[恼怒的语气] 教堂在村子之前很久就有了。地下的石头教堂。它是神圣的。在其上修起了木之教堂,是十字异端的-直到我们拥抱真信。术士Alka会启迪你。你们还活着是因为她让你们活命。

Dr. Judith Low:服侍谁?你是在说某个神或者…?

SCP-2133-1-26:[打断] 我们不朽的父。内殿的巫王。你不能领会这爱。离开。红色收获教会不欢迎你们这帮人。

Dr. Judith Low:请配合。最后一个问题。这村子,有名字吗?

[SCP-2133-1-26吐出一团黑色的粘性液体]

Dr. Judith Low:我会看看能给你们做什么医疗。感觉好点了我们再谈。

结语:比之前预期的要更成功。从呕吐物中获得样本进行分析。将对SCP-2133-1-26所述与已知宗教、文化进行比对。这一宗教有传播、保护异端宗派的历史。强烈建议进入教堂。对付SCP-2133-1的居民对基金会应该不是难事。


探索:

机动特遣队Beta-7 (“疯帽商”) 成功制服SCP-2133居民且没有引起伤亡。20名MTF Beta-7队员组成探索队,配备无线电、视频记录器、B型防护服和清洁空气筒(3小时量)开始探索。在遭到严重火焰伤害后, SCP-2133-2触手缩回土中。

教堂内有若干偶像(用骨骼和皮革做成)和被铁链及铁钩挂在天花板上的有机物(之后辨认为肿瘤)。在建筑中心找到一巨大裂缝,通往SCP-2133地下的巨大洞窟,之后确认其通往附近山峰深处。

在探索25分钟后,数个有机物,分类为SCP-2133-3,被发现。因其不愿离开, MTF Beta-7击毙其中一只带回进行尸检。

+ 尸检报告

- 获得许可

尸检报告

质量:181.437 kg

长度:270 cm

年龄:未知

死因:头部创伤

胃内物质:Brassica rapa rapa亚种,通称白芜菁。

细节:对象的肥肉组织和骨骼过度生长,并有严重身体结构变形。其器官肿胀,身体多处有反复被切除又再生的痕迹。可能是作为肉类被收获。左前肢表皮上有一纹身,是字母“P”和镰刀锤子。这是前GRU“P”部门特工的标记。


在处置死亡的SCP-2133-3后,探索队更新空气罐继续任务。在正常探索55分钟后,无线电和视频信号突然中断。6小时后无线电联系重新建立——视频信号则始终未能恢复。

+ 录音抄录

- 获得许可

Dr. Felsenstein:有人听到吗?哦上帝别…来人啊!

站点指挥:Felsenstein?我们几小时前丢失了信号。Myers在哪?我们需要最新状况。

Dr. Felsenstein:死了。我觉得是。现在就我一个人了。我..我好丑陋[呜咽]他们都死了。或者跑了。一声尖叫。我觉得…也许…很大声,感觉我的骨头都在震。Briggs…噢上帝。哦上帝。有什么东西抓住了他。我们试着摆脱它。看着就像…我不知道。很长,不知道有多长。很滑。还..还… [喘气]我看着一个大活人被生生拖进小洞…

[低声] 我是个懦夫。我丢下了他们…我…

站点指挥:他们是战斗人员。你不是。你不需要和他们一样。知道他们大概在哪吗?我们可以派增援。

Dr. Felsenstein:不。上帝啊千万别。我只是个行尸而已。我溜进石头缝。好像把脚踝拧了。防护服撕开了。空气。我的肺快着火了。我肯定被这该死魔洞里的疫病打的千疮百孔。

站点指挥:努力逃出来。别让其他人白死。你还能送回数据,让我们更了解威胁。

Dr. Felsenstein:是…是。我欠他们太多了不是吗?我要试试。

好。一。二。三…

[听得到摸索声]操!

站点指挥:报告情况。

Dr. Felsenstein:[又哭又笑的声音]我卡的更深了。好多黏液。太滑根本抓不住。我滑的更深了…我要被压碎了。[挣扎声,粗重的呼吸声;一声破裂声和喘气声]自由了。感觉不到腿了。痛的就像地狱但我自由了。

站点指挥:你看到什么了。

Dr. Felsenstein:我准备要死在这了不是么?我…我在什么裂谷边上。看不见底。很深。我觉得我们可能跑到什么山峰下面或者里面了。一股腐烂的味道。我的眼睛,皮肤-都像是烧起来一样。我觉得这是那种黏液。就如往伤口擦碱液。

站点指挥:我很高兴你还能保持冷静。你还有机会逃得出去。

Dr. Felsenstein:从未这么痛过。从未这么接近死亡。也没什么好失去的了…没什么好怕的了。也止不了痛。

站点指挥:我们这边遭遇攻击。似乎有些SCP-2133-1没有被制服。没什么对付不了的。

Dr. Felsenstein:向深处前进….爬进去,大概吧?我在前进。不过我也没指望了。我会告诉你看到了什么。也许劝动O5们决定夷平这地方。

站点指挥:情况很糟。有好几百的SCP-2133-1从山里出现。我们要撤离了。保持频道。一切都会被记录。描述你看到的。我们会带增援来。

Dr. Felsenstein:理解,我有命令你也有。祝你逃的远远的。

站点指挥:我……我很抱歉。我们不知道……

Dr. Felsenstein:你也有命令。

[站点指挥在撤离期间继续连线;记录继续]

[5分钟沉重呼吸,咳嗽,呕吐声]

我到了峡谷深处。 [咳嗽,然后是呕吐] 很浓的黄雾。石头变形多孔。就像是个巢穴。我感觉不到别的。我觉得我快没时间了。

有些蛋。几百。几千。也许更多。基本看不到地面。我看到一些肉堆,上面有些生物…大概[咳嗽]有猫那么大在吃东西。身体就像蛆。脸是人类婴儿的——大小也一样。没发现我[咳嗽]…或者说他们不关心。我不能再看那些脸。太像人了。太像了。

有些建筑一样的东西。似乎是庙宇。从未见过这种风格。是黑色的。[猛咳]磨光又尖锐。棱角..看着就很疼。不正常。我怎么还能动?怎么会……

[歇斯底里的笑声]我被拖着。根……触手,卷须……管他呢……他们抓住我了。彻底麻木了。连感觉都没有……哈哈……哈……[哭泣]毒气……黏液……还在流血。我看不到。只是一道血迹..只是……甚至没……没……为什么?为什么?

他们没有……把我扯碎。为什么?杀了我啊![虚弱的恳求]杀了我一了百了……[时而疯狂大喊时而不连贯低语]

来了更多,更多肮脏的农夫。不。不像其他的。不瘦也不弱。他们很强壮。他们在看着我……看着我被拖走。用该死的死人眼睛瞪着我。操……操你们全家…我不……我不能呼吸。我感觉不到……[呜咽] 它想怎么样……到底要怎样……

天使……我看见天使了……

她拥抱了我……用一千根羽翼……多么美……多么……

她……她在指引我……去她……去她……赤裸的胸脯[静电声]……我……我……[沙沙声,似乎是防护服连同无线电被取下]

[联系中断]



12种颜色
🍁 全心全意的付出,可以换来...

🍁 全心全意的付出,可以换来感动,但未必换得来心动。朝夕相处的陪伴,可能产生感情,但未必产生了爱情。别把自己给爱丢了。           ——涂磊《爱情保卫战》

🍁 全心全意的付出,可以换来感动,但未必换得来心动。朝夕相处的陪伴,可能产生感情,但未必产生了爱情。别把自己给爱丢了。           ——涂磊《爱情保卫战》

12种颜色
🍁蓝莹落花铺满地,琴声起,伊...

🍁蓝莹落花铺满地,琴声起,伊人翩翩舞白衣。长伴君前,不知人间是几夕。

🍁蓝莹落花铺满地,琴声起,伊人翩翩舞白衣。长伴君前,不知人间是几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