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转载

22219浏览    75635参与
糖纸会发光🌟

[羡忘]蓝恒疑症突发

    魏婴醒来时蓝湛依旧早已不在静室,魏婴对此也已习以为常,他想,即使再过百年他也无法做到如蓝家那般雷打不动的作息规律。

    忘机琴正静静置于案上,魏婴随意拨动几下琴弦,顿时一阵魔音入耳,瞬间魏婴便觉自己清醒了过来。皱眉忍受着那阵刺耳感消去,魏婴心道:果然这般文雅之事还是适合蓝湛来做,自己还是适合没事多说说话,毕竟被献舍后的自己一说一个准。说蓝湛披麻戴孝一脸苦大仇深活像****,可不赶得上死了“老婆”,说蓝恒是个小人精,那孩子可不正是赶得上成了精。看来以后得多说说蓝湛无灾无忧、长命百岁之类的,要不还是先说说阿恒身体康健、疑症尽除。...

    魏婴醒来时蓝湛依旧早已不在静室,魏婴对此也已习以为常,他想,即使再过百年他也无法做到如蓝家那般雷打不动的作息规律。

    忘机琴正静静置于案上,魏婴随意拨动几下琴弦,顿时一阵魔音入耳,瞬间魏婴便觉自己清醒了过来。皱眉忍受着那阵刺耳感消去,魏婴心道:果然这般文雅之事还是适合蓝湛来做,自己还是适合没事多说说话,毕竟被献舍后的自己一说一个准。说蓝湛披麻戴孝一脸苦大仇深活像****,可不赶得上死了“老婆”,说蓝恒是个小人精,那孩子可不正是赶得上成了精。看来以后得多说说蓝湛无灾无忧、长命百岁之类的,要不还是先说说阿恒身体康健、疑症尽除。

    魏婴一阵天马行空后终于心满意足地爬了起来,拍拍衣袖出了静室,结果还没走两步,就与蓝景仪撞了个满怀。

  魏婴毫不客气的将撞得东倒西歪的蓝景仪提了起来,调侃道:“这大清早的,你这是被债主放狗追了吗?”

   蓝景仪下意识反驳道:“还大清早,早就日上三竿了…”正待与魏婴理论一番的蓝景仪突然意识到自己是来办正事的,哎哟一声拽着魏婴就跑。

   魏婴看着小孩儿拉着自己跑得歪歪扭扭,不禁乍舌,这蓝氏的家规完全没束缚住这小一辈的娃娃嘛。魏婴一边随着蓝景仪的力道往前走,一边好心提醒道:“我说景仪呀,云深不知处可是禁止疾行的。”

  蓝景仪实在没时间再听魏婴的念叨,赶紧喘口气抢先道:“阿恒出事了。”

  一阵风过,待蓝景仪反应过来哪还见魏婴的人影,怕魏婴不知蓝恒现在何处只得扬声道:“阿恒在他自己房里,含光君与泽芜君已经到了”

  蓝启仁远远便听到了蓝景仪的喧哗之声,走近一看差点青筋跳起,严厉道:“景仪,何故喧哗?又蹦又跳成何体统。”

    糟糕,蓝景仪不由暗暗叫苦,居然被当场抓包。硬着头皮转身见礼,“先生。”见蓝启仁怒目而视,蓝景仪连忙解释道:“先生,阿恒疑疾发作了。”

    蓝启仁脸色一沉,忙道:“那还不快走。”

    蓝景仪连忙应道:“是。”

    魏婴一路身形快得犹如鬼魅,几次差点掀翻蓝氏的修士,等他终于赶到蓝恒房内时榻前已站了不少人。

    蓝湛坐在榻上紧紧地拥着蓝恒,虽不断的往蓝恒体内输送灵力,但蓝恒的脸色依旧苍白如雪汗如雨下。突然,蓝恒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不过转瞬脸庞便被憋得通红,几个呼吸间蓝恒只见猛烈吸气却再难呼气,整张脸很快便被涨得紫红。

    一切不过发生在顷刻间,魏婴脚下不稳,狼狈地扑倒在了蓝恒榻前,颤声道:“阿恒...”

    魏婴一触碰到蓝恒就发现了不对劲,蓝恒已经发生了抽搐,魏婴抬头惊慌地向蓝湛看去,对方一丝回应也无,只一脸寒霜得不停输送着灵力。 

    魏婴一把抓住蓝湛环在蓝恒腰上的手,这才发现对方颤抖得厉害。

    魏婴低头看着越来越难以呼吸的蓝恒,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闯入心头:蓝恒会窒息而死的。

    很快,蓝曦臣也发现了异样,几步走近,快速得将自己的灵力注入蓝恒手腕处,不料片刻却脸色大变,喃喃道:“阿恒的灵力正被抽走。”

    被抽走?魏婴突然抬头,急切道:“打开禁制,打开蓝氏禁制,快打开蓝氏的禁制,马上!!!”

    蓝曦臣豁然明了,急声吩咐下去:“马上去打开禁制,赶紧!”

    蓝启仁刚一进到房内,就听蓝曦臣下令打开禁制,正待询问,但见到蓝恒榻上的情形也无心再管禁制一事,几步走近,问道:“阿恒如何了?”

    蓝曦臣:“叔父,现在只能看打开禁制会否有所好转。”

    突然自云深不知处的中心升起一道蓝色光柱直冲云霄,一时间蓝光大作,很快,半空中形成的蓝色结界将整个云深不知处都笼罩在其中。蓝氏禁制已开,一切外来之力皆被阻于防护之外。

    蓝曦臣见此再次将灵力探入蓝恒脉中,发现蓝恒的金丹运转正常,灵力已不再被强抽出体,朝魏婴稍一点头,道:“已无大碍。”

    蓝恒的呼吸开始慢慢顺畅起来,脸色也开始渐渐恢复,蓝恒头一偏昏迷了过去,魏婴一惊,飞快探脉发现只是昏睡过去,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蓝湛。”魏婴紧紧握着蓝湛的手,一再安抚道,“蓝湛,已经无事了,阿恒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你仔细看看他,已经没事了。”

    蓝湛看着自己的灵力源源不断得进入蓝恒的身体,一刻也不敢松懈,直到这一刻,魏婴告诉他已经没事了,他才将视线一点点转向蓝恒的脸庞。蓝恒的脸上布满了冷汗,脸色透着病态的苍白,此刻正在他的怀里沉沉睡去。

    蓝湛将蓝恒轻轻放在榻上,盖好被子,之后便坐在塌边一动不动的看着。

    魏婴陪着坐了一会儿后,起身拍拍蓝湛的肩旁,道:“蓝湛,让阿恒好好休息,我们先随蓝老先生与泽芜君出去。”

    蓝湛:“嗯。”

    在经过蓝思追与蓝景仪时,魏婴回头看了一眼蓝恒后低声道:“思追与景仪留下来照看。”

    “是,前辈。”

    待长辈们都走了后,一直连大气都不敢喘的蓝景仪感觉自己一时还有些腿软,看了眼窗外的结界,可算解决了眼前之危。

    蓝景仪看着榻上无知无觉的蓝恒,问身旁的蓝思追道:“思追,你说阿恒到底知不知道魏前辈的身份?”

    “知道吧,毕竟魏前辈的身份早已经公开了,消息应该已经传回云深不知处了。”

    蓝景仪见蓝思追误解自己的意思,有些急切道:“哎呀,我不是说这个身份,我是说阿恒到底知不知道他的另一位血亲是魏前辈。”

    蓝思追想想道:“阿恒自小聪慧,我猜想是已经知道了吧。”

    蓝景仪见自己的想法得到认同,更是一脸不解了,道:“既是如此,那为何不相认?”

    蓝思追:“这…我也不清楚。”

    突然一条肥硕的大狗闯进了脑海,蓝景仪感觉自己有点慌,喃喃道:“思追,阿恒还没有取字吧?”

    “是呀,怎么了?”

    蓝景仪慢慢转向蓝思追,生无可恋道:“我听到一个小道消息,金陵的字是魏前辈取的,但是是江宗主提议的,你说会不会到时候魏前辈请江宗主为阿恒取字?”

    蓝思追像是也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不甚确定道:“应…应该不会吧。”

    蓝景仪有些同情的看着蓝恒,道:“都说外甥像舅,想想金陵那条取名仙子的大狗,可千万保佑别是江宗主为阿恒取字。”

    那边小辈们极其忧心那个可怕的字,这边蓝湛四人亦是气氛沉重。

    蓝曦臣道:“现下禁制已开,阿恒的情况算是暂时稳定了下来,只是我们还需尽快找到解决之法。”

    魏婴冷笑一声,道:“我倒是十分好奇,到底是谁这般好心费尽心思的想我留下血脉。”

    蓝曦臣:“魏公子怀疑对方有所图。”

    魏婴嗤笑:“若是阿恒不曾有恙我也不会去质疑对方的用意,只是无利不起早,对方一直遮遮掩掩,而如今阿恒的身体又出了状况,就不得不怀疑对方的居心叵测了。” 

    蓝启仁看向魏婴,眼神锐利,道:“对方到底想在修鬼道的你身上达到什么目的?”

    魏婴讪笑两声明智的没有对上去,蓝曦臣见硝烟渐起,解释道:“忘机,是我告诉了叔父阿恒的身世。”

    蓝湛起身,行礼请罪道:“叔父,此事是忘机疏忽。”

    魏婴见此,也立刻起身随蓝湛附身拜了下去。蓝启仁终只是幽幽叹息一声,无力道:“坐下吧,当务之急是解决阿恒的身体忧患。”想到坐在面前的人拐走了自己看重的子侄,蓝启仁终是没忍住,狠狠道:“至于你,待事了再说。”

    魏婴再次起身拜礼:“多谢蓝老先生,定全凭蓝老先生发落。”

    蓝启仁冷哼一声,不再理会,魏婴也就自发自觉坐了下来。

    蓝曦臣见这一老一少的互动,嘴角隐隐带了笑意,见魏婴坐定,道:“叔父所言不差,对方若真是有所图,那修了鬼道的你到底是因何值得对方花这番心思?”

    魏婴狠声道:“因何?揪出来不就知道因何了。”

    四人心里都明了,对方无非是为了一个蓝恒,至于这其中的诸多谜团,逮出那幕后之人自然就解了。

    蓝湛道:“既如此,便先发制人。”

    魏婴冷笑道:“既然藏着找不着,那就让他自己现身,处心积虑让我们孕育出阿恒,想必对方也是十分在意的。”

    蓝曦臣:“魏公子的意思准备用阿恒引对方现身?”

    魏婴见蓝曦臣不甚赞同地皱眉,而蓝启仁更是对自己怒目而视,内心不由得庆幸:这十三年来,幸好有这些人陪在蓝湛与阿恒身边。

    见蓝启仁怒气上涨,魏婴连忙解释道:“当然不会让阿恒去冒这等风险,只是如今蓝氏的禁制被打开,必然是出现了十分危急之事,而蓝氏的小公子更是危在旦夕……”

    蓝湛轻“嗯”一声,道:“明日便派人下山去各处求医。”

    蓝启仁自是明白,非常时刻用非常之法,只道:“我不管你们闹出多大的动静,只要求一点,必须保阿恒无恙,我去看看阿恒。”

    魏婴看着蓝启仁的背影,轻声道:“蓝老先生……”变了许多。

    蓝曦臣微笑道:“许是隔辈亲,叔父最是疼爱阿恒,完全不见儿时教诲我与忘机时的严厉。”

  

晚间,莲花坞

  

    “宗主,宗主。”一位门生紧急来报。

    正因为魏婴之事心烦意乱的江澄,眼一瞪,厉声道:“嚷什么嚷,慌慌张张成什么样子?”

    来人连忙站稳身体,也不敢提醒是接到命令时要求第一时间上报,只恭敬道:“启禀宗主,姑苏方面传来消息,云深不知处打开了禁制。”

    江澄惊得一下站了起来,急声道:“你说什么?”

    来人被吓得双手举过头顶,忙道:“留守姑苏的门生传回消息,云深不知处打开了禁制。”

    金光瑶与聂明玦都已经被封印了,可以说是危机都已解除,蓝家为何还要打开禁制,到底发生了什么?江澄急得来回走动,转眼看见那人还站在原地,压下心悸,问道:“可查到蓝氏为何打开禁制?”

    来人头皮一紧,咬牙道:“尚未。”

    江澄气得右手狠狠一甩,吼道:“那还不快去查!”

    “是,是,是。”

    见人快要出了大厅,无法安心的江澄喊道:“回来。”

    来人立刻稳住身形,面向江澄道:“宗主有何吩咐?”

    江澄眼眸一眯,道:“一有消息立马来报,再像今日这般磨磨蹭蹭的,你就给我去守大门。”

    来人从未见过自家宗主这般反常,但想到蓝氏连禁制都打开了,怕是事态已经十分紧急,连忙中气十足应道:“是!”

  

 


深支子

【曦澄】念君(5)

  转载!!!!已授权,授权图在合集第一个


  出处:


  百度贴吧:@月将令。


  是he,请大家放心食用


本文设定:原著向,无abo设定,观音庙之后的事情


第五章:忽晰故人复归来


夜晚,灯火通明的金麟台似乎比往常更不平静,金凌冷着张脸,看着眼前进进出出的门生,五六个年纪上了五十多岁的人,在一旁嘀嘀咕咕的似乎是在商讨什么。


终于在金凌想要打断他们的那一瞬间,最年长的方医师上前道:“宗主,此乃寒毒!”金凌皱了皱眉头,却又听他道:“只是这种寒毒非比寻常的寒毒,所以暂时还没有想到解毒的方法。”


金凌眉头皱的更紧...

  转载!!!!已授权,授权图在合集第一个


  出处:


  百度贴吧:@月将令。


  是he,请大家放心食用


本文设定:原著向,无abo设定,观音庙之后的事情


第五章:忽晰故人复归来


夜晚,灯火通明的金麟台似乎比往常更不平静,金凌冷着张脸,看着眼前进进出出的门生,五六个年纪上了五十多岁的人,在一旁嘀嘀咕咕的似乎是在商讨什么。


终于在金凌想要打断他们的那一瞬间,最年长的方医师上前道:“宗主,此乃寒毒!”金凌皱了皱眉头,却又听他道:“只是这种寒毒非比寻常的寒毒,所以暂时还没有想到解毒的方法。”


金凌眉头皱的更紧了,方医师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接着说:“幸许可以借助泽芜君的灵力,暂时压制一下,”蓝曦臣的灵力本就偏寒,金凌压下急躁向蓝曦臣行了一礼,“那就有劳泽芜君了。”蓝曦臣颔首随一医师进去了。


与此同时,江淮面色阴沉的快速走来,手里还拿着一张纸——是从念君的斜包里找到的,金凌接过一看——“到莲花坞等我”,这是江澄的字迹。


金凌心下一沉,“金勋,派人再去一趟胥江山!”

“是,宗主!”


金凌垂下眼眸,仔细的看了看手上的纸,还好还好,至少我还不是一个人。


可一旁的魏无羡却不是这么想,不对啊,凭他那么高的审美,江澄怎么可能会有女儿?到底是哪家的仙子这么有魅力?连整个修仙界都没有比得上的?会不会是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不管外面的人是如何想的,房间里却是一片寂静,蓝曦臣抬起念君的右手,仔细端详着,一个紫色的指环安安静静的套在她的食指上。蓝曦臣没有犹豫,缓缓将灵力渡给她。


过了片刻,他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曦臣叔叔……”,“念君,”蓝曦臣猛的回过神来,“你醒了?有没有好点?”他空出右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不,根本没有变,她的身体依然很冰冷。


“曦臣叔叔,你帮我去找爹爹,好不好?念君好想爹爹……”她的声音很小,略带有些哭腔,蓝曦臣捏了捏她的脸颊,哄道:“好,你快闭眼休息一下吧。”声音越来越小,蓝曦臣陷入沉思,看着她熟睡的容颜,当晚,便一人离开了金麟台。


两天后的凌晨天还未亮,念君稍加平复的病情恶化了。“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赶快给我想办法!”金凌怒不可遏地对着面前几位医师吼道。


“这……宗主,这……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了呀。”谁能料到念君的病情突然变异了,要是再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恐怕……


突然,金俢跑进来说:“宗主,外面刚刚有人说能治好……”


“让她赶快给我进来!


一个身穿浅绿色衣服的女子踏步走来,冷漠的脸上透露着不问世事的漠然,似乎对于刚刚的混乱毫不在意,举手投足间不见其丝毫慌张,纤纤玉手之下不知救过多少人的命。


“念君怎么样了?”她问道,众人愕然,金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你知道念君?”


女子坦然一笑,“真不愧是他带大的人,就连处人处事的方法也极为相似。”


金凌内心悸动,“金俢,带她进去。”,金俢向女子微行一礼,“姑娘请随我来。”


魏无羡目送着那人进去后,转头金凌道:“金凌,你是不是怀疑她是你舅妈?”见他缓缓点头,魏无羡瞬间明了。


不知过了多久,门又一次打开了,那名女子淡淡的对他们说:“进来吧。”金凌快步走到念君身旁,发现她的气色已经平复了许多,询问道:“病情不会再恶化了?”


“不会,那些医师开的方子和我的方子不同产生了药性冲突。”金凌闻言,小心的握住念君的手。


谁知那女子竟说:“用不着这么小心翼翼,江澄给她练过身体,只是因为某种药引子才诱发了体内的寒毒导致身体虚弱,过段时间就好了。”


“……”金凌犹豫了一会儿,“舅舅一直在为念君寻医?”


女子看了看金凌,“嗯,他当初求我出手,给念君治病。”


“求?你不是我舅妈吗?”


“……谁说的,我叫容烟,许容烟。”


“那,那我舅妈呢?”


“走了,去了很远的地方。”


“……”床榻上微弱的呻吟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金凌第一个反应过来,“念君?你醒了?”念君愣愣的看着围在她旁边的众人,半晌没有说话。


“怎么了?”金凌以为她有什么事,刚想替她看看却被魏无羡一把拉开,“念君,你认识她吗?”


念君转过头看着许容烟惊喜道:“容烟姐姐!”


“你们认识啊?”


“容烟姐姐是爹爹的一个朋友,”念君有些奇怪魏无羡的举动,“容烟姐姐,爹爹呢?”


“他半个月后就回来,你先好好养伤,要是让你爹看见了又该说什么了。”念君乖巧的点点头,“我先去给你熬药,有什么事跟你表哥说。”

“表哥?”


容烟指了指金凌,道:“念君记好,你爹是三毒圣手,是云梦江氏的宗主,又是金宗主的舅舅……”


“所以我就要叫他表哥。”念君可比他们反应快多了立马接着说,容烟点点头转身出门。


魏无羡瞄了一眼不知所措的金凌,很是“善解人意”的给了他们一个独处的空间,然后蹲墙角……


“所以,我可以叫你表哥?”念君睁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望着金凌。金凌真有些不知所措,这么多年他都是一个人,该怎么和亲人相处早被忘了。


“嗯,”金凌掩去眼底的不自然,“念君?舅舅,咳,也就是你爹,他现在还好吗?”


“挺好的,凌哥哥……”


“啊?哦,我在,怎么了?”


“为什么爹爹从来没和我提起过你们?”


“呃,这个,可能是为了保护你嘛,好了,别想这么多,快休息吧!”


是夜,已静。对于某些人而言,这一晚使他们彻夜不眠,但,对于其他人,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另一边……


end…………


风汐♀未落
【转载】雨浩,穿越吧!(三部曲...

【转载】雨浩,穿越吧!(三部曲)
讨厌!被隐蔽了,只能发图片

【转载】雨浩,穿越吧!(三部曲)
讨厌!被隐蔽了,只能发图片

风汐♀未落

【转载】雨浩,穿越吧!(三部曲)

转载!己授权!

接上

只要是龙武魂,都是顶级的兽武魂,而且龙武魂非常少见。虽然黄金龙他从来都没有听过,但是光靠武魂威压,居然使他的武魂颤抖害怕,一定不简单!“那,测下先天魂力吧。”唐雨将手放在蓝球上,突然,蓝球大放光茫,和刚才唐三的一样闪亮!“又...又是先天满魂力!天哪!请问,你们要不要加入武魂殿?武魂殿可以给你们任何想要的!金钱,地位,资源,任何东西!”素云涛又开始拐骗小孩(Z:我为什么会说“又”?)唐三唐雨直接拒绝了。“唉!拐骗失败了。呀!说漏嘴了...”

唐三家……

“爸,我们回来了!”“小三小雨,你们回来了。”“是啊!武魂觉醒了。我的武魂是蓝银草。”唐昊一愣,蓝银草,和她的一样啊。“小雨你呢...

转载!己授权!

接上

只要是龙武魂,都是顶级的兽武魂,而且龙武魂非常少见。虽然黄金龙他从来都没有听过,但是光靠武魂威压,居然使他的武魂颤抖害怕,一定不简单!“那,测下先天魂力吧。”唐雨将手放在蓝球上,突然,蓝球大放光茫,和刚才唐三的一样闪亮!“又...又是先天满魂力!天哪!请问,你们要不要加入武魂殿?武魂殿可以给你们任何想要的!金钱,地位,资源,任何东西!”素云涛又开始拐骗小孩(Z:我为什么会说“又”?)唐三唐雨直接拒绝了。“唉!拐骗失败了。呀!说漏嘴了...”

唐三家……

“爸,我们回来了!”“小三小雨,你们回来了。”“是啊!武魂觉醒了。我的武魂是蓝银草。”唐昊一愣,蓝银草,和她的一样啊。“小雨你呢?”

“是黄金龙。”“黄金龙?是龙武魂吗?”“嗯。”“爸爸,一个人只有一个武魂吗?”“是啊。”“可是为什么,我还有个武魂。”说完他抬起左手出现一柄通体乌黑的锤子,锤柄大约有半尺长,锤头是圆柱体,看上去很像是缩小版的铸造锤,但是,在那锤子乌黑的表面上,却有着一股特殊的光芒,圆柱形锤头上,盘绕着一圈淡淡的花纹。“这,这是……”唐昊几乎是一个箭步就来到了唐三面前,一把抓住他握着锤子的手,带到自己面前,唐昊的手很有力,至少现在唐三不再感觉到那锤子对自己手臂有那么大的负荷了。

当唐昊的手握住他的手时,一种温暖的血脉相连感觉令唐三心中份外舒服,“爸爸,有什么不对么?”看着那黑色的小锤子,之前消失的激动光芒再次出现在唐昊眼中,“双生武魂。竟然是双生武魂。儿子,我的儿子。”唐昊张开有力的双臂,将唐三紧紧的拥入自己怀抱之中。唐三他从来没有被唐昊这么抱过,有些不自然。

这就是昊天锤吧?以前,我也不少挨过岳父大人这锤子啊!唐雨心想。

“三哥,我也有第二个武魂,是眼睛。”唐雨道。“什么?!”唐三唐昊惊道。唐雨的眼睛顺间变成了蓝金色,那是蓝与金交加行成奇异的颜色!怎样回事!唐雨心惊。

灵眸似乎不一样了!唐雨的眼中世界是这样的:唐三和唐昊身上有奇异的金光,唐三的光比唐昊旺盛好多。他看向外面,凭他的视力看清方圆五十公里都没问题。有些人没有金光,有些只有淡淡的金光,有些没有金光反而额头上有黑气,还有一人额头上有血红色的光,那人是素云涛!他还不停喃道:一定要上报才行!

我的灵眸到底怎么了?唐雨暗道。“小雨,你的眼睛好漂亮呀!”唐三道。唐昊深深的看着小雨,他刚刚仿佛有种被看透的感觉。“今晚你们早早睡吧!明天你们让老杰克带你们去诺丁学院上学吧。爸出去做点事。”说完便出去了。唐雨暗想,诺丁学院?那不是要见到岳母了吗?

某一处。

“你……你是……昊……”“我不和将死之人废话,武魂殿的人都该死!”“不——”“处理完了,武魂殿!我昊天斗罗,要重现江湖了!准备接受我的怒火吧!这个人,是第一个!”

(完)


风汐♀未落

【转载】雨浩,穿越吧!(三部曲)

转载!已授权!

接上

“等等!你们家里都是是魂兽?”唐昊问。“是!我们兄弟姐妹都是魂兽!不过,除了小雨。他比较特殊……”女子答道。“什么意思?”唐昊问。“小雨他是人与魂兽融为一体的存在。他曾是人类,但因一次意外与命运瑞兽融为了一体,成为半人半兽的存在,他承载着所有魂兽的气运之力,一旦小雨死了,我不说,你也知道后果。”唐昊震惊了,他没有想到小雨居然有如此大的来历,小雨拥有气运之力,是所有有智慧的魂兽见了都会拼命保护的对象的,如果和小雨为敌,那就相当于与整个斗罗大陆的魂兽为敌啊!

“那你来……是要带走他?”

“不,我本来是要带小雨走的,可是,小雨笑了,他笑得很开心!我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看见他笑了。如果小雨...

转载!已授权!

接上

“等等!你们家里都是是魂兽?”唐昊问。“是!我们兄弟姐妹都是魂兽!不过,除了小雨。他比较特殊……”女子答道。“什么意思?”唐昊问。“小雨他是人与魂兽融为一体的存在。他曾是人类,但因一次意外与命运瑞兽融为了一体,成为半人半兽的存在,他承载着所有魂兽的气运之力,一旦小雨死了,我不说,你也知道后果。”唐昊震惊了,他没有想到小雨居然有如此大的来历,小雨拥有气运之力,是所有有智慧的魂兽见了都会拼命保护的对象的,如果和小雨为敌,那就相当于与整个斗罗大陆的魂兽为敌啊!

“那你来……是要带走他?”

“不,我本来是要带小雨走的,可是,小雨笑了,他笑得很开心!我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看见他笑了。如果小雨过的不好的话,我会带走他的,可是,他很开心,看来我这一趟是白跑了。昊天斗罗,请你照顾好小雨,如果小雨发生什么事,人类...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女子说完正要走,但她又停住,说:“十万年蓝银皇没有这么容易死掉,蓝银皇的生命力强到,只要还有一丝灵魂,便能春风吹又生。所以,不要再因献祭而颓废下去了,昊天斗罗。”唐昊突然瞪大眼睛,颤抖的说:“你...你是说……”

可他还没说完,女子已经消失了,周围温度又回来了,冰山又变回普通的山。

“...…阿银她没有死……”唐昊流着泪不停喃喃着。此时的昊天斗罗,就如小孩哭鼻子一般……

与此同时

“呼!这样就行了吧?雨浩。”

“嗯!辛苦了,冰帝。”

“记台词什么的太累了,本皇花了一个月才记住。”

“哈哈!冰冰,那个大哥是不是指哥?哈哈哈!哥是大哥!六位,快快快!叫我一声大哥”

“臭虫子!你想死不成?本皇成全你!”

“天梦!你不过睡了百万年就想称大哥?本帝手有点痒!”

“虫子,本君要报时空乱流

你坑我的仇!”

“小白肚子突然有点饿!”

“……八角觉得……你该打!”

“大哥的话,丽雅觉得是雨浩,而不你这肥虫!!”

“啊啊啊———雨浩!救救大哥!”

“...……我准许你们往死里打!不要留手!”

“啊啊啊——别打脸啊!”

(完)


12种颜色
💕 山河远阔,人间烟火。无一...

💕   山河远阔,人间烟火。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江海共余生》

💕   山河远阔,人间烟火。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江海共余生》

风汐♀未落

【转载】雨浩,穿越吧!(三部曲)

转载!已授权!

第二章.蓝银皇的希望!

几个月后,“唐吴,你在吗?”一个老人在唐三家门口喊道。“怎么了?老杰克,又想来蹭小雨做的饭吃不成?告诉你,小雨和小三出去了,就算在我也不会让小雨给你做饭!”自从唐雨住在唐三家里后,看着整天吃稀饭窝头的唐三唐昊实在有些心酸,岳父大人以前生活好苦,一天三餐都吃这些,和自已小时候都有的比,不!自己小时候起码还吃过妈妈做的烤鱼。所以,唐雨表示从今以后,做饭就交给我吧!起初唐昊父子表示不用的,但自吃了小雨做的饭与烤鱼,父子俩哭了!唐三说他不知为什么想起那连见都没见过的妈妈,唐昊则是不停喃喃道:“阿银...”自那后父子俩天天都嚷嚷着叫小雨做饭,太好吃了,后来老杰...

转载!已授权!

第二章.蓝银皇的希望!

几个月后,“唐吴,你在吗?”一个老人在唐三家门口喊道。“怎么了?老杰克,又想来蹭小雨做的饭吃不成?告诉你,小雨和小三出去了,就算在我也不会让小雨给你做饭!”自从唐雨住在唐三家里后,看着整天吃稀饭窝头的唐三唐昊实在有些心酸,岳父大人以前生活好苦,一天三餐都吃这些,和自已小时候都有的比,不!自己小时候起码还吃过妈妈做的烤鱼。所以,唐雨表示从今以后,做饭就交给我吧!起初唐昊父子表示不用的,但自吃了小雨做的饭与烤鱼,父子俩哭了!唐三说他不知为什么想起那连见都没见过的妈妈,唐昊则是不停喃喃道:“阿银...”自那后父子俩天天都嚷嚷着叫小雨做饭,太好吃了,后来老杰克来时,正好是午饭时候,老杰克表示能否尝一尝,结果就谅成了天天在蹭饭。

老杰克听了唐昊的话老脸一红,道:“那也没办法,谁让小雨做的饭那么好吃,啊!不对,我今天来不是为了蹭饭的,唐昊,你不知道吗?明天有武魂觉醒仪式,小三和小雨好像也都六岁了吧?我打算让他们去参加...”老杰克还没有说完唐昊就打断他,“不行!我不会让他们去的,你死心吧!”“唐昊!那可是武魂觉醒啊!一旦觉醒,只要有一个魂环就不再是普通人!而是魂师!人人尊重的魂师!唐昊,你这辈子就这么完了,但小三小雨还小还有未来!你不要把他们未来给毁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明天我还会来的。”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只有唐昊在不停的喝酒,自言自语道:“尊贵的魂师吗?哼!魂师也是人!变尊贵了如何?变强了又如何?到头来,连想要保护的人都保护不了!”

说完他竟流下了眼泪……

一座小山上,有两道瘦小的身影一前一后飞快奔跑,若有人在这定会吓一跳,那是两个六岁左右的小孩!前面的小孩一头天蓝色头发,明亮的蓝色眼瞳,比女生皮肤还白的皮肤,非常漂亮可爱

如果不是他穿着男孩衣服还真以为他是女孩孩!后面的小孩一头黑蓝色头发,乌黑的眼睛,小麦色肤色显得非要健康,虽然不是那么非常英俊帅气,但面容清秀,很耐看。“三哥,你还是追不上我,你的鬼影迷踪步有待提高啊!O(∩_∩)O哈哈~”前面那小孩笑道。他就是唐雨,我们的霍挂。“小雨!你步子放慢点!早知道就不教你唐门绝学了!o(︶︿︶)o”后面的小孩报怨道。正是唐三,他现在那是一脸衰样,三个月前他练习唐门绝学时,正好被唐雨发现,就攘攘着叫他教他,所以就全部都传给小雨了,可是不久后,他全都“学”会了!让唐三倍受打击!“我花了好长时间学会的,你居然一个月不到全学会了!不要烦我,我想静静!”可小雨一句话把唐三雷到了,“静静是谁呀?我想她定是个好女孩,居然能让三哥如此想她!”唐三晕。唐雨其实也不是故意的,如果让唐三知道自己也会唐门绝学,怎么向他解释?说我是未来穿越来的?还是你女婿?虽然岳父大人也是穿越来的,以前,雨浩在神界接受唐三的特训时,唐三就告诉他他是穿越来的,当时他吓了跳,唐三告诉他你是第一个知道我秘密的人。所以,你懂得!嘴巴要封紧点!为了不让唐三知道自己也会唐门绝学,唐雨就上演了一场天衣无缝的戏……

“三哥,该回家了!”“嗯!”

唐三家。“爸爸!我们回来了!”“哦。”唐昊草草应了一句。晚饭时,唐昊说:“小三小雨你们明天去武魂觉醒吧!”“爸,什么是武魂觉醒?”唐三道。“三哥,每个人都有一个武魂,一般都会在人六岁时觉醒,同时也会有先天魂力产生,如果先天魂力是0,那么此人终身不能修炼,那怕先天魂力只有一丝,也能进行冥想修炼,只要先天魂力越高,修炼也就越快。”唐雨一边边吃烤鱼边解释道。“哦?小雨,你懂得好多啊。”唐三赞道。唐昊深深的看着唐雨,唐雨说的,比他要说的还要精准。我这义子不简单!

夜晚,正熟睡的唐昊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唐昊顺间离开了圣魂村,来到座小山上,这山是小三小雨常来的地方,可现在这里却成了冰山!领域?“十万年魂兽?不!更强!”唐昊满脸凝重,我多少年没有这么紧张了?这里怎么会有如此强的魂兽?“你终于来了,昊天斗罗。”一个女子声音响起,“谁?出来!”唐昊释放了魂环进入战斗模式,两黄两紫四黑一红。最佳魂环搭配。“给本皇收起你的魂环!本皇不想发火!除非你想死!”女子声音非常愤怒。“大不了死了拉你垫背!”唐昊道。这时他面前出现了一名绝美女子,碧绿色的双马尾,头戴绿冠,她有一条长长的碧绿蝎尾,她一出现周围温度迅速下降,她宛如冰之帝皇一般!

“你到底是什么魂兽?来这干什么?”唐昊这时才发现这女子实力,他看不透!“怎么?你现在还觉得你能拉我垫背吗?要不是你收留了小雨,你现在就已经是具尸体了!”女子道。“小...小雨?那你…是他的...”唐昊惊道。女子道:“我是小雨的四姐,我在家中排名第四,小雨是最小的,几个月前他偷偷跑出来玩,一直没有回来,大哥担心他叫我出来找他……”

……

12种颜色
💦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12种颜色
国粹💦 痴情虚空,裂风语。断...

国粹
💦  痴情虚空,裂风语。断魂离歌,多少怨?

国粹
💦  痴情虚空,裂风语。断魂离歌,多少怨?

风汐♀未落

【转载】雨浩,穿越吧!(三部曲)

转载!己授权!

第一章.捡个弟弟回家?岳父大人的时代?

这里,是斗罗大陆……

在一个小山丘上,有一个瘦小的身影……

“还是不行啊!我的玄天功依旧无法冲破第一重的瓶颈。这已经整整三个月了,究竟是为什么?哪怕是需要依靠紫气东来只能清晨修炼的紫极魔瞳一直都在进步。玄天功不能突破瓶颈,我的玄玉手也无法再做提升。当初我修炼的时候,在第一重到第二重之间,似乎并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玄天功一共九重,怎么这第一重就如此麻烦?难道,是因为这个世界与我那原本的世界不同么?”那是一个五六岁小男孩,男孩算不上特别帅但却很耐看,他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和黑蓝色短发让他有种特别的气势。“,天有点晚了,”他看了看落入西边的太阳,“该回去了...

转载!己授权!

第一章.捡个弟弟回家?岳父大人的时代?

这里,是斗罗大陆……

在一个小山丘上,有一个瘦小的身影……

“还是不行啊!我的玄天功依旧无法冲破第一重的瓶颈。这已经整整三个月了,究竟是为什么?哪怕是需要依靠紫气东来只能清晨修炼的紫极魔瞳一直都在进步。玄天功不能突破瓶颈,我的玄玉手也无法再做提升。当初我修炼的时候,在第一重到第二重之间,似乎并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玄天功一共九重,怎么这第一重就如此麻烦?难道,是因为这个世界与我那原本的世界不同么?”那是一个五六岁小男孩,男孩算不上特别帅但却很耐看,他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和黑蓝色短发让他有种特别的气势。“,天有点晚了,”他看了看落入西边的太阳,“该回去了,爸爸还在等我呢,嗯?”男孩突然看见草丛里似乎躺了人,男孩走到跟前瞧了瞧。

那是个好像比自已一小点的男孩,但样貌却让他都不禁震撼!洁白如雪的皮肤仿佛吹弹可破,天蓝色的长发乱披在身后,身穿蓝色的衣裳,他的身体带有一股冰爽的气息,虽然他略微显得有点狼狈,但他的样貌却如此的漂亮迷人,这真的是男孩子吗?唐三心里暗想道。

“他好像受伤了”男孩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说道。必须要救他!男孩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但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不救这个孩子的话,他日后会后悔的。

男孩将他背起来往家里跑去。那是一个小村落……

“爸,我回来了!”男孩进了一间破陋不堪的屋子,屋里乱的不像人住的,从房间里走出一个满身酒味的中年男子,他第一眼就看见男孩背后的小孩,皱眉道:“小三他是谁?”被称为小三的孩子说道:“他是我从山里发现的,他受伤了,爸爸,咱们救救他吧!”“……,好吧!”中年男子犹豫了片刻,又看了看男孩的恳求的眼神,答应了。

“谢谢爸爸!”男孩急忙背着受伤的那个男孩,进了卧室。“那孩子的气息,为什么总感觉比我还强?”中年男子喃喃道。

第二天清晨……

“唔!好疼啊!这……这里是哪里啊?”当蓝发男孩醒来后,看了看周边,似乎被好心人救了。这时,破旧的门开了,一个男孩走了进来,“呀!你醒了!这里是我家,我在山里发现你的。”

男孩对着刚醒来的蓝发男孩说道。“谢谢你,大哥哥。”他答谢道。

男孩说道:“我叫唐三,请问你叫什么?”小孩刚想说,但是突然愣住了,唐三?唐三!那…那不是岳父大人吗?难不成……这是岳父大人的年代?“岳...不,唐三哥哥,我叫唐雨,下雨的雨。”“你也姓唐?那你的家人呢?”唐三道。“不在了,爸爸妈妈都不在了,只剩下我和哥哥姐姐们了,可我和他们走散了。我……”唐雨哭着说。他不得不佩服的演技。“呃,对不起,我不应该提你家人的。”唐三安慰道。“从今以后你就住我家吧!只要你不嫌弃脏就行。”唐雨道:“谢谢你!我以后能叫你三哥吗?”“可以,以后我可以叫你小雨吗?”唐三道。“嗯!”

唐雨点头道。岳父大人小时候还挺温柔的嘛!虽然后来不知虐待我多少次来着,但也是为我好啊,只不过……他心里也对岳父大人所做的一些事情不满,尤其是……乱摆弄自己一生的这件事……

“小三,他醒了吗?”一个中年男子进来说道。“嗯!”唐三应道。唐雨看向中年男子,他满身酒味,头发乱蓬蓬的满脸皱纹,他的胡子一定好久没剃了,但吸引唐雨的并不是他样貌,而是,他有魂力,而且非常强,应该是超级斗罗的强者!这就是岳父大人的父亲,昊天斗罗唐吴吧?岳父大人曾经和我说过他爸爸的事,看着眼前颓废的昊天斗罗,是因为岳父大人妈妈的事吗?岳父大人以前对我说过,他妈妈是十万年蓝银皇化形,后来因武魂殿的追杀献祭给他爸爸,后来他爸爸整整颓废了好多年。看来我得帮帮他啊!

“爸爸,让他住咱们家好吗?他的家人...”唐三对唐吴说。“我知道了,孩子,你也姓唐对吗?你愿意认我为父,认我儿为兄吗?”唐昊对

唐雨说。“嗯!我愿意!”唐雨说。成了岳父大人的弟弟,好像挺好玩儿的!嗯!顺便还可以整整现在的岳父大人……咩哈哈哈!(雨浩的心理活动)

(完)


风汐♀未落

【转载】雨浩,穿越吧!(三部曲)

转载!已授权!

序章.一切的开始……

=引子=

时空乱流

“舞桐!你在哪?”雨浩嘶吼着。“雨浩,你冷静点!这里可不是你家后院。”一个声音响起。“天梦哥是你吗?”雨浩惊喜道。“怎么样?想哥了没有?掌声在哪里?”“死天梦!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

么厚脸皮!”一个女声响起。

“冰帝!你也醒了?”雨浩兴奋道。“不只是我,大家全醒了。”冰帝道。“都醒了?可舞桐她……”“爸爸,你就放心吧!妈妈一定会没事的。”一个调侃的声响起。“雪帝你别再这么叫我了,还有舞桐什么时候成你妈了?”雨浩道。“我就这么叫!爸爸!爸爸!”雨浩汗颜。“好了,不开玩笑了,我们还是想想如何逃离这地方吧!”雪帝一秒变正经道。“雨浩,哥和大家可以将你的身...

转载!已授权!

序章.一切的开始……

=引子=

时空乱流

“舞桐!你在哪?”雨浩嘶吼着。“雨浩,你冷静点!这里可不是你家后院。”一个声音响起。“天梦哥是你吗?”雨浩惊喜道。“怎么样?想哥了没有?掌声在哪里?”“死天梦!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

么厚脸皮!”一个女声响起。

“冰帝!你也醒了?”雨浩兴奋道。“不只是我,大家全醒了。”冰帝道。“都醒了?可舞桐她……”“爸爸,你就放心吧!妈妈一定会没事的。”一个调侃的声响起。“雪帝你别再这么叫我了,还有舞桐什么时候成你妈了?”雨浩道。“我就这么叫!爸爸!爸爸!”雨浩汗颜。“好了,不开玩笑了,我们还是想想如何逃离这地方吧!”雪帝一秒变正经道。“雨浩,哥和大家可以将你的身体进行压缩,然后神力和神位会进行自我封印,必要时你可以强行解开,你的魂环那些东西都不要紧,你就相当于重修好了,你修炼是没有瓶劲的,至于时空乱流会将你卷到哪我们就不知了,雨浩,你要不要赌一把?这样做至少还有一丝生机……”天梦非常认真道。

“大家……反正横竖都是死,天梦哥我赌了!”雨浩坚定道。“各位,哥来进行压缩身体,雪帝和冰冰护住雨浩的武魂,丽雅和八角护住雨浩的精神力和大脑,小白,魂骨那些都交给你了,邪眼,你出去扛住时空乱流的冲击。”天梦说道。“等等!为什么本君是最危险的?你丫的是不是坑我?”一个邪异的声响起。“邪眼你是七人中战力最强的,也是最懂时空之力的,哥知道,你是不会拒绝的,对吧?”天梦非常认真的说道。“哼!就只有这一次!下不为例!”邪眼道。“好好好!,大家开始吧!”天梦也急忙的说道。“好!”

……

就在七大神为雨浩灵压缩身体时,他们没有注意到有人一直注视着他们。

“呵呵!你可真是让我好找啊!没想到,你居然在这个偏僻的第十宇宙中,这一次,你可一定要回来啊!‘起源’……”说完那人将一个光团扔向雨浩,那光团与雨浩慢慢融合,整个过程雨浩和七大神灵完全没有感觉。

“完成了。一定要安全回来,大家都在等你回归,大哥……”说完,他竟然用手撕裂时空乱流出去了……

(序章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