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轻松

29332浏览    71819参与
楠城白话

生火做饭

三,人各有命

就在何粟挽起袖子想和何此木探讨一番吃饭重不重要的时候,一阵浅浅的风声传过,院里的落叶微微一动。"师兄,跑"何此木警惕抬起头,喊了一声放下碗筷握了双剑共生,望着山门方向

何粟心不疑他,起身就向院后小门飞奔

"客人都来了,不招待一下吗"一个又细又尖的声音从耳伴传来,何粟察觉到背后有异物侧身躲过,一只手在何粟身前划过,指甲尖长泛着红显然是粹了毒的

"师!.."何此木注意到那边的动静一声师兄还没喊出口,正上方的瓦片大片落下,何次木闪身后退双手拿剑抵挡弹开了瓦片,碎瓦激起了尘土,待尘土散去

就在自己刚才站立着的地方落下一个人,身长七尺披着黑...

三,人各有命

就在何粟挽起袖子想和何此木探讨一番吃饭重不重要的时候,一阵浅浅的风声传过,院里的落叶微微一动。"师兄,跑"何此木警惕抬起头,喊了一声放下碗筷握了双剑共生,望着山门方向

何粟心不疑他,起身就向院后小门飞奔

"客人都来了,不招待一下吗"一个又细又尖的声音从耳伴传来,何粟察觉到背后有异物侧身躲过,一只手在何粟身前划过,指甲尖长泛着红显然是粹了毒的

"师!.."何此木注意到那边的动静一声师兄还没喊出口,正上方的瓦片大片落下,何次木闪身后退双手拿剑抵挡弹开了瓦片,碎瓦激起了尘土,待尘土散去

就在自己刚才站立着的地方落下一个人,身长七尺披着黑色斗篷,满身血腥味让人忍不住作呕,一柄玄铁刀,刀锋直指何此木眉心

何粟警惕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女子,女子身量娇小,脸上泛着青白色,笑起来更为渗人,指甲长的超过了手掌,何粟探不清这二人功力如何心里愈发紧张,嘴角却笑的愈发从容,一边与那女子周旋,一边伸手去摸腰间的毒针

"不知客人要来,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别动"悄无声息一只手擒住了何粟的双手,一把匕首贴在何粟的脖颈上,何粟收了笑,蹙眉望着何此木用眼神示意他小心,这些人比他想象的更难缠,自己身后之人隐藏了多久竟然一点都没有发觉,武功境界高出此木恐怕不是一星半点,这次怕是真的要进退两难葬身亡涯了。

何此木望着师兄,气息逐渐下沉,稳住因为担心而泛抖的手,手腕一翻稳稳将抛出共生上玄,剑锋带杀气,向何粟身后黑衣人的眉心刺去

当一声响

共生上玄被玄铁刀格挡弹开,共生上下有鬼丝相连,上玄弹回后何此木牵鬼丝稳稳接回手中,看向师兄的方向被拿刀之人巨大的身形挡住,他在提醒何次木,你的对手是我。

"你们要做什么"被阻隔了视线,何粟有些慌了

"我们也是奉命而来,做事情的嘛~问那么多死的会很惨哦,骨奴还不想毁了你这张白净的小脸"自称骨奴的女子,桀桀笑了两声,指甲轻轻划过何粟的面庞,又摸到了身上,几下就将何粟身上的大小药丸毒针暗器解了个干净

"坤山,别挡着咱家小王爷,让我仔细看看生的可好看?"骨奴随手打开了一个从何粟身上搜刮的药瓶,倒了两粒在手心向何次木走去

那个大块头听话侧身让开,就在这一瞬,何次木持双剑而起,劈向坤山身后骨奴,速度极快,但坤山反应更为迅速,横身过来挡在骨奴身前用右肩扛了双剑,血顺着黑袍滴答到地上

坤山抬手向何次木胸前劈去,何次木松开已经嵌入坤山肩膀的的共生扯住鬼丝向后一翻,躲开坤山一掌,手收劲,鬼丝拽回共生,顿时血如泉涌,但坤山仿佛没有痛感,将刀换至左手,劈刀而下,何次木用双剑去挡,忽而一双青白的手伸出,何次木无暇顾及,被指甲划破了面容,两颗药丸被塞入嘴中瞬间化开,坤山见状收回了刀,何次木浑身绵软脱力松开共生蜷缩在地,面容上的伤口泛着黑,嗓子里发出如孤兽一般的低吼万分痛苦

"你给他吃了什么?!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何粟瞬间红了眼,发疯似的想要往前冲被身后之人摁住无法往前,架在脖子上的匕首因为他的挣扎已经划开了一道浅浅的口子

"你自己配的丹药,看不出来吗?还要问人家,化骨刺髓丹嘛~吃了就会全身绵软无力,但是五脏六腑会像被虫子啃食一般痛不欲生,看你生的乖巧没想到这种东西你们也能配的出来"坤山单手拖住骨奴抱起,骨奴手附上坤山的伤口,血液瞬间凝固住了

"咱们的小王爷,武功不错呀,竟然能伤了坤山"

何此木软在地上,化骨刺髓丹的痛处非常人可受,一声声低吼喊的人揪心

何粟忽而弯眸一笑望着骨奴

"你不能杀他,对吧"

"为什么不能"骨奴趴在坤山肩头也笑着看他

"要活捉吧,能杀早就杀了,不然也不会只是单单用化骨刺髓丹,你喊他王爷,朝廷派你们来的?阿柴对你们很重要"何粟一双眸子有些阴沉看着骨奴

"公子聪明,都猜出来了"骨奴也不慌反而伸手鼓了鼓掌

"我的化骨刺髓丹里,有巨毒,不出一炷香他就会死的,给他解了这丹药,不然你们的主子也会让你们吃不了兜..."何粟话还没说完眼前便一黑晕了过去

"息无,公子话都没说完呢,那么着急打晕他做什么?"骨奴看着那个黑衣人嗔怪道

"丹药你换了无毒,打鬼主意,不想听"

息无将晕过去的何粟揽在怀里看着骨奴

"脸上的毒解了,主上说了一点伤都不能有,你想死吗?"

"看的太清,不好玩"骨奴拍拍坤山示意他将自己放下,指甲覆上何次木脸上的伤口将毒吸了出来,并喂了何次木一颗化苦丹,何此木体内的疼痛消失了但身子却依然提不起一点力气,瞪着一双眼看着三人

"走咯,复命"骨奴拍了拍何此木手感还不错的脸颊,起身往山门外走

骨奴走在最前,坤山将何次木抗到肩上跟上骨奴,息无抱着何粟走在最后,三人轻功下山,走了几个时辰后在一片荒地将何粟扔下

"小王爷,我们可没杀他,过不了多久你师兄呢就醒了,你可以放心跟我们走了吧"骨奴绕着坤山转了个圈,最后抬头看着何此木

何此木看见师兄无事,怕自己再反抗这群人会反悔,合上眼睛,妥协

息无隐去了气息先走了一步,骨奴和坤山加快脚程往王都去。


楠城白话

生火做饭

二,两极分化

亡涯颠,有个小小的帮派,专习剑道修身心,帮主何大侠,曾经在江湖上名震四方,善用双剑,来无影去无踪,后来隐居亡涯,只收了两个徒弟,大徒弟何粟,小徒弟何此木

亡涯颠地势复杂,很多来求学或者想见识何大侠真容的人到山脚就望而却步了,就算能登上去也都被回绝了,若想闹事的,也都被打的筋骨寸断扛出来。传言只有大弟子何粟是何大侠一手教出来的,到何此木的时候何大侠就云游去了,所以只有何粟继承了何大侠的绝世武功,每每何粟去山下买个菜去茶馆喝个茶都有不少侠客警惕看着他

对于这个传言何粟本人听了却直乐,左看看右看看自己的手,问何此木

"阿柴,他们都说你师兄武功很高,可你看看我这手像练剑的?"...

二,两极分化

亡涯颠,有个小小的帮派,专习剑道修身心,帮主何大侠,曾经在江湖上名震四方,善用双剑,来无影去无踪,后来隐居亡涯,只收了两个徒弟,大徒弟何粟,小徒弟何此木

亡涯颠地势复杂,很多来求学或者想见识何大侠真容的人到山脚就望而却步了,就算能登上去也都被回绝了,若想闹事的,也都被打的筋骨寸断扛出来。传言只有大弟子何粟是何大侠一手教出来的,到何此木的时候何大侠就云游去了,所以只有何粟继承了何大侠的绝世武功,每每何粟去山下买个菜去茶馆喝个茶都有不少侠客警惕看着他

对于这个传言何粟本人听了却直乐,左看看右看看自己的手,问何此木

"阿柴,他们都说你师兄武功很高,可你看看我这手像练剑的?"

"师兄做饭的武功很厉害,做饭好吃"

何此木思索了一下,认真得出来了一句结论

乐的何粟抱着肚子笑的东倒西歪。

不过何粟挺喜欢这样,至少下山买菜去药铺没有人敢跟他抢,去茶馆也不用拼桌,挺好。

传言毕竟是传言,何大侠很早就去云游了,何此木可以说算是何粟带大的这些都不错,但是何此木练剑的天赋是从小有的,何大侠说过何此木缺了根筋看上去不聪明,跟什么事杠上了或者喜欢上了就会跟一头牛一样,任你怎么拽都拉不动

何此木和何粟差了六岁,何粟十二岁的时候去过一段时间药医谷,那段时间留下何大侠照顾何此木,何大侠本来不想教那么小的孩子练剑但是看何此木喜欢,梗着脖子跟自己犟就妥协了。但何大侠低估了何此木的牛劲,只要何此木喜欢不管白天黑夜就算是同一个招式只要他觉得不满意他就可以一直练很久,何大侠跟他说过习武练剑这种事要张弛有度,缺根筋的何此木听不进去。何大侠试过用吃的诱惑可是吃饱了何此还是会继续。

最后何大侠说如果你再不休息,我就不把你师兄接回来了,让你再也吃不到你师兄做的饭

这句话给了小何此木极大的惊吓,每次当师父说这句话何此木就会乖乖休息,何大侠教的快,何此木练的也认真,三个春秋过去何此木已经将何大侠的招式学了个差不多。所以说真正得到武功继承的其实是何此木。

而何粟不喜欢舞刀弄枪,小时候喜欢看话本看书,何大侠虽然不勉强他习武,但觉得他总看话本也不像话就给他搜罗了一些医书还把他送去药医谷养了一阵,何粟也是个奇怪的,看话本他能看的津津有味看医书也能看的有滋有味,去药医谷接回来的时候,乙老头(药医谷药师)一个劲夸他学的好,是学医的天才

何大侠也问过他原因,为什么突然喜欢学医

何粟眯眼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贼兮兮的悄声跟何大侠说,看着那些穴位随便一摁人就会有奇怪的反映,还有那些药丸对人也有不同的作用难道不好玩吗?

若不是了解何粟是个什么性子,何大侠就要把他当做魔头扼杀在摇篮里了

何大侠很头疼,俩徒弟一个傻子,一个人精,虽然两极分化过于严重但两个徒弟各有本事,他也不担心,何大侠将何此木交给何粟,交代他不可以带坏师弟,交代此木按时练剑,自己就拍拍手下山游山玩水去了。


楠城白话

生火做饭

一,人总是要吃饭的

院里梧桐叶落了一地,小少年一手抱了只白猫一手摁着地上大黄狗的脑袋

白猫喉咙里发出低吼,龇牙看着大黄狗,小少年无奈劝架

"阿柴,吃饭"

师兄的声音从中堂传来,少年将猫一丢一溜烟溜了进去

留下白猫和黄狗面面相觑

荷叶鸡,冬瓜汤

食不言,这一点师兄从小没有特别教过他,但少年贯彻的倒很彻底,塞了一嘴米饭那顾得上说话,鼓鼓囊囊的腮帮上下耸动像只怕被人夺食的小鼠

少年说不上话,师兄也没想让他说,他听着就行

"阿柴,我听山下人说今日来有个很厉害的大侠,习的一手好刀法,改日你去切磋请教一二怎么样?"

"马蹄糕,好吃"

"嗯?"

"...

一,人总是要吃饭的

院里梧桐叶落了一地,小少年一手抱了只白猫一手摁着地上大黄狗的脑袋

白猫喉咙里发出低吼,龇牙看着大黄狗,小少年无奈劝架

"阿柴,吃饭"

师兄的声音从中堂传来,少年将猫一丢一溜烟溜了进去

留下白猫和黄狗面面相觑

荷叶鸡,冬瓜汤

食不言,这一点师兄从小没有特别教过他,但少年贯彻的倒很彻底,塞了一嘴米饭那顾得上说话,鼓鼓囊囊的腮帮上下耸动像只怕被人夺食的小鼠

少年说不上话,师兄也没想让他说,他听着就行

"阿柴,我听山下人说今日来有个很厉害的大侠,习的一手好刀法,改日你去切磋请教一二怎么样?"

"马蹄糕,好吃"

"嗯?"

"下山切磋,可以去山下吃马蹄糕"

"你想吃哪家的马蹄糕"

"城南王家"

"别岔开话题,我在问你切磋的事情,你眼里怎么总是吃的"师兄拍了拍桌子有些无奈

"人总是要吃饭的,吃饭,很重要"

少年望着师兄,眼睛亮晶晶认真又真诚说出了他的至理名言


生个架吵个气

小学鸡式约会

成名后的日子不再像小透明时期那样随意 走到哪里都时时刻刻被别人关注 更不要说像上一次一起出去吃小龙坎 不过两人还是想尽了办法能够约一约 见一见面  这次是战哥提出的建议 就算两人再火 也不可能所有的人都认识他们 大爷大妈总不认识吧 于是选了一家坐落在老城区 位置又偏 装修难以描述 主人年龄偏大还很佛系的奶茶店 重点是店里还没有什么人  先到的是战哥 一身黑色的运动休闲风装扮 头上的鸭舌帽压得很低  一个墨绿色的口罩遮住了几乎全部的脸 奶茶店旁是一家卖报纸的 走近的时候一份印有王一博三个大字的报纸映入战哥眼帘 他毫不犹豫拿了下来 发现是一篇关于自家小朋友的报道 附带...

成名后的日子不再像小透明时期那样随意 走到哪里都时时刻刻被别人关注 更不要说像上一次一起出去吃小龙坎 不过两人还是想尽了办法能够约一约 见一见面  这次是战哥提出的建议 就算两人再火 也不可能所有的人都认识他们 大爷大妈总不认识吧 于是选了一家坐落在老城区 位置又偏 装修难以描述 主人年龄偏大还很佛系的奶茶店 重点是店里还没有什么人  先到的是战哥 一身黑色的运动休闲风装扮 头上的鸭舌帽压得很低  一个墨绿色的口罩遮住了几乎全部的脸 奶茶店旁是一家卖报纸的 走近的时候一份印有王一博三个大字的报纸映入战哥眼帘 他毫不犹豫拿了下来 发现是一篇关于自家小朋友的报道 附带的照片不是很精致的彩色 但依然挡不住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独有的清冷 “真是 到哪都是这样”想着想着就买下了

“老板 我要 两杯半塘的原味奶茶”随意要了两杯饮料 好在老板不仅不认识他 在进店的一瞬间抬眼瞟过之后就再也没有直视过 “真好!”战哥暗喜   

“老王 我已经到了”发完微信 拿起手中的报纸继续打量 本想看看报道内容 视线却始终停留在照片上 然后鬼使神差地 拿出了自己作为“小画家”习惯放在包里的铅笔 在照片的左下角写下了很不起眼的两字“好看”

“战哥—”很低的嗓音 是小朋友 战哥抬头 一边放下报纸 收好铅笔

居然 两人的装扮居然相差无几 同样的黑色 同样的绿色 只不过小朋友的是黑色渔夫帽 两人相视一笑 都摘下了帽子口罩

“这是什么?”小朋友拿起桌上的报纸 打量 战哥有些许不好意思 习惯性将手搭在椅子旁 向后靠去 “没有......什么......”

“我知道我很帅”

“......”这狗崽崽......

“战哥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绿色了”

“......”

“肖老师果然 哪种风格都能驾驭”说完一脸得意

“怎么 又开始了吗”

“不是 我说的是真话嘛”

“王一博 你闭嘴”

......

速束

16到18年的?大概?没有18的吧?。。。。
反正是松。

16到18年的?大概?没有18的吧?。。。。
反正是松。

莫卿

残阳(水陆)

是一季24话的妄想,choro第一人称视角,ooc严重慎入(讲真我一个画手为什么要写文啊!)

——————————————————


落日的余晖透过窗户洒在卧室的地面上,把我的影子拖得很长,房间里沉默着,除了外面树上知了的叫声外再无其它声音。


我将头埋在膝盖上,闭着眼睛,对面的那家伙似乎一直在看向这边,我并不知晓他眼里装着的情绪是什么。


“你觉得我去工作真的是好事吗……对于我们,对于…”你,你是怎么看的。


“那当然是好事啊,brother,我们…我们也需要独立了,很nice啊轻松,能够找到工作。”那家伙摆出一副高兴的表情,用和平时无异的语调说着话,但我能够看到几分不舍残...

是一季24话的妄想,choro第一人称视角,ooc严重慎入(讲真我一个画手为什么要写文啊!)

——————————————————


落日的余晖透过窗户洒在卧室的地面上,把我的影子拖得很长,房间里沉默着,除了外面树上知了的叫声外再无其它声音。


我将头埋在膝盖上,闭着眼睛,对面的那家伙似乎一直在看向这边,我并不知晓他眼里装着的情绪是什么。


“你觉得我去工作真的是好事吗……对于我们,对于…”你,你是怎么看的。


“那当然是好事啊,brother,我们…我们也需要独立了,很nice啊轻松,能够找到工作。”那家伙摆出一副高兴的表情,用和平时无异的语调说着话,但我能够看到几分不舍残留在他的眼神里,明明是笑着,但却是强颜欢笑。他背了过去,迎着夕阳的光,我看不清他之后的表情了。


“空松哥哥,我要怎么办才好呢,我知道不工作是不行的,但是…但是我舍不下这个家…”我舍不下你。


那样直白的对他的感情,我无法说出口,我为他的留恋感到高兴,但我对离别又感到无比的恐慌。


我知道大家都是在真心祝贺我,我也能猜到小松的态度是因为什么,但我果然还是只说得出一句谢谢就只能离开。


“按你自己去做就好吧,你觉得该去做的就去,我们长大也终究会伴着这一天的来临,即使你不离开,也一样会有人离开,我们都是大人了,轻松。”同平时不一样的次男用很认真的语气对我说道,他的眼里装着落日的余晖和被残阳染成金色的我,好像我就是他的世界一般。


“嗯。”我深吸一口气,想把快控制不住的眼泪一口气憋回去,但有个影子笼罩了我,是空松,他将我搂在怀里,安抚一样的拍着我的背。


“如果难受的话就好好哭一场吧,依靠一下我吧,我好歹也是你的哥哥啊,我在呢。”我想我真的真的很喜欢我们家的次男,也真的很感谢他。


我在他怀里哭了,死死的拽着他的衣角,而他只是静静的搂着我,直到金色的光消失在地平线下,那一抹残阳伴着我的眼泪悄然落幕。




我将那个喵酱的钱包收在了外套的内袋里,哪里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我能感受到蓝色的溪流淌过,温柔的包裹着我。


告别时我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和每个人拥抱,听他们絮絮叨叨的嘱咐,在坐上车的时候将身子探出窗来用力地挥着手,强撑着微笑,为了让他们也好受一点。


“我一直都在,你随时可以找我诉说不高兴,dear brother。”


真是温柔过头了啊,这个家伙。我紧握着他放在钱包里的纸条,笑着,然后眼泪就自然地从我的脸颊上落了下来。


和着残阳的温度,我闭上了眼睛。

米粥
占tap抱歉这里有偿提供恋 爱...

占tap抱歉
这里有偿提供恋  爱   速   度   上    升   中
有意向的请加QQ;1 718 1398 65

占tap抱歉
这里有偿提供恋  爱   速   度   上    升   中
有意向的请加QQ;1 718 1398 65

我甚是好

史上最××的恋爱(7)

*ooc预警×N

工藤跺了跺脚,上前把正打算归队的干员扯回去。扳住他的肩一转,这个倒霉蛋就背靠玻璃,一点都挪不动了。

无辜干员:??我们回不去了吗?

工藤:only you.

工藤在每个警员的背甲里摸了摸,又抬手招呼中森警官关掉玻璃柜灯电源。 蹲下来检查玻璃柜, 接着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捻起地上几根铜丝。

他摸了摸下巴,笑了。

“就算魔术手法了然于胸,在观看时也还是会感到惊讶……”

“嗯?说什么呢你这小子。”

“没有。总之,今晚最大的败笔就是在玻璃柜旁安排了警员,而且,还是身着防弹甲的精英干员。 ”

“你的意思难不成是要让我们警察干瞪眼看着他拿走宝石?”

“不,你们...

*ooc预警×N

工藤跺了跺脚,上前把正打算归队的干员扯回去。扳住他的肩一转,这个倒霉蛋就背靠玻璃,一点都挪不动了。

无辜干员:??我们回不去了吗?

工藤:only you.

工藤在每个警员的背甲里摸了摸,又抬手招呼中森警官关掉玻璃柜灯电源。 蹲下来检查玻璃柜, 接着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捻起地上几根铜丝。

他摸了摸下巴,笑了。

“就算魔术手法了然于胸,在观看时也还是会感到惊讶……”

“嗯?说什么呢你这小子。”

“没有。总之,今晚最大的败笔就是在玻璃柜旁安排了警员,而且,还是身着防弹甲的精英干员。 ”

“你的意思难不成是要让我们警察干瞪眼看着他拿走宝石?”

“不,你们的重点应该是放在排查附近的过往车辆上。以及,宝石还未被拿走,恭喜您了。”

“……什么啊?”

工藤和颜悦色地分析过作案手法,瞧见中森困惑又恼火的神情,将指尖贴上玻璃柜。

“您看见了吗?我手指的倒影与实体间有将近五毫米的距离。”

中森看着他。

“如果是单面玻璃就不会有距离。也就是说,”他叩了叩玻璃,玻璃发出沉闷的声响。“基德在上面又贴了一层玻璃,并做了晶体折射率透析,使宝石看起来消失了一样。”

警官沉思后令人破开玻璃柜。随着一声巨响,分崩离析的碎片中,竟显出一抹异样的光。

现 场开始一片忙碌。嘈杂人声与匆匆脚步中,他趴回桥栏上。卫衣的白和牛仔裤的蓝,成了 晚 风 里唯一 静止的颜色 。

人们往往对自己所热爱的深信不疑甚至于至死不渝。基德建立起自己在人们心中不可能被破解的奇迹魔术师形象,然后利用最简单的原理来蒙蔽人们的眼睛。他厌恶被欺骗,可人们却深陷谎言不亦乐乎。

除了更完美的欺瞒手法,你还会追求什么?

他起身,望向远处刚刚拐过江弯进入视线的游轮。


载客标识变成红色,出租车驶离草兰国际金融街。

直到码头。

城市鳞次栉比,喧嚣的波澜来自夜间起伏的霓虹。江面与天气似乎本来就为一体,云也伏在江边,想要触及镜花水月。不久后,今晚的最后一班轮渡踏着碎金徐徐驶来,合着略微薄咸的风,停靠在眼前。

单脚踏上合金船板,水面稍稍荡出些波纹。 

竟吃水不深。

走进船舱,人很少。工藤微微感到困惑。

难道人多对于基德来说不更有利吗?

工藤走到座椅区,在一个靠着椅背,手叉在胸前的老爷爷前排坐下。老爷爷身穿白色夹汗衫,皮带上别着大把钥匙,竟然还有一枝玫瑰花,脚上趿拉着黑色人字拖。他前面是液晶电子广告屏,花花绿绿的光映在树皮般苍老而布满皱纹的脸上,眉毛稀疏,头发又短又斑白。看上去明明没有精神,头一耷一耷,却像上课的学生似的很快把它扬起来。

工藤在前边看了不由得有点想笑,就绕到老爷爷身边坐下。

“……老人家,您站点要到了吗?”

老爷爷似乎有点耳背,慢慢朝这里望过来,好一会才操着一口方言道:“到星河湾……早着哩。”

“那还挺远。您来看怪盗基德表演吗?”

“那个白色衣服的,飞在天上的?年轻人的事情,有点看不懂。只是我孙女要看,我陪她来。”

“她怎么没跟您在一起?”

他摇摇头,絮絮叨叨地讲:“乖孙女儿一年头见不着几次……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又要去看什么怪盗,我就陪她去。没想到这个人还招警察,一群人围着……人都走丢了。我这个急哟!上去就找警察。可警察居然不管孩子,尽围着个玻璃,还说没一天不能立案。半夜三更不睡觉,做的什么孽……直到孩子她妈打电话说孩子在她那里,我才回来。”

工藤又问了些,包括腰上的玫瑰花。老爷爷说难得看些新鲜东西,总得带点什么给老伴。某种程度上还是挺浪漫的,工藤想。再问,看他疲惫的样子,也不多说了。

他又到中间的船体走了一圈,看见了些一看就是被加班的西装社畜,准备去蹦迪的精神小伙和兔耳女郎,还有七七八八的人。七七八八的人呢,几乎都是特地来看基德表演,然后赶最后一班航船的,甚至还碰见了同校同学。

“同学,你也是江古田高校的吧。”

“……是的?”

“来看表演?”

女生看了一眼他手里的巧克力应援盒,高兴地说:

“是的!”

一见如故地聊了会儿,女生拉着他分享今天晚上的精彩镜头,说打算整理后发布到ins上。特别是看到那段带了放大倍数的高像素“鲸升”,她眼里的光就要迸溅出来了。

“他真的很帅!啊啊我晚自习回到家连校服都没来得及换拿了摄像机就冲出来占据最佳视角!你知道吗我本来是为了基德sama才去学摄影要不然实在是拍不到满意的照片,今天晚上的魔术比前几次更是大成功!还有他对家我也非常可以啊啊我要窒息了——”

她做了个要窒息了的动作,然后停顿了一下。

“——工藤新一?”

“?”

“你是工藤新一?”

“是,我是。”

工藤还在想她怎么激动到连对方脸都没看清就掀开话匣子,就听见一声呜咽。

他望过去,女生视线紧紧粘在他手上,眉毛耷拉下来,自己的手捂得脸憋得通红,眼里居然出现了泪光,一副与失散多年的亲人重逢的样子 。

工藤瞬间慌了,手忙脚乱地想要安慰她。

发生了什么,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哎不是,这算哪门子剧本?我也没理亏啊?难道有什么深仇大恨?不就应了个名字?或者说嫉妒我能接近万人偶像?要不然就是我手上这盒巧克力太好吃?可这不是超市促销活动买的?

看着那热泪盈眶的女生,工藤脑中有什么闪过。

难道……她真的是我失散多年的亲妹妹?

大型家庭伦理狗血剧在工藤脑内小剧场开播了。

“……是真的。”

“什么?你妈妈的姐姐的儿子的女儿真的是我姥姥?”

“啊?”

“没有。”工藤杀青了小剧场,然后问为什么她那么激动。

“因为我搞到真——呸,因为我觉得,你和怪盗基德的友、情实在是太!令人!感动了!”

“可是我最终会送他进监狱,怎么能说是友情呢?顶多算个塑料友情。”

“准确来说,我欣赏你们这种独一无二,亦敌亦友的关系。”女生笑道,“还是巅峰的对决呀。”

“原来如此。”工藤摸下巴。

他们又聊了几句,很快下一站就到了。当女生回头跟他挥别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工藤觉得她的表情很欣慰。

他举着盒子挥了挥。


这一站附近是住宅楼集中区,所以人都下了十有八九。只剩下打盹的老爷爷和工藤了。

友情吗?这在旁人看来真的是友情啊……他莫名有种被戳破秘密的懊恼感。怀着这种心情,工藤重重嘎吱一声坐回老爷爷旁边,却惊到了老爷爷。

老爷爷抖了一抖,看了看他。又恢复睡姿。

“喂,基德,还装蒜呢。”

老爷爷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动作。

“我知道,你根本就不在星河湾下船。你是怪盗基德,试问谁不知道?你就是那个穿白衣服,在天上装逼,在地上装蒜的基德啊。”

老爷爷数羊入眠中。

“喂——!”工藤拍椅子。

“……基德,是哪一位?”

“他不是哪一位, 他就是那种 ,有很多小迷妹的,很欠揍的混蛋小偷啊!可能他现在还不知道吧,全身上下连老年斑都惟妙惟肖,却偏偏是指甲出卖了他。”工藤回忆着那双变魔术时上下翻飞的手,冷静道,“按理说,古稀之年的老人 ,因为 年龄增大,细胞的 再生能力 会越来越弱,构成指甲的角质层代谢减慢,导致指甲角质层加厚。又 因为 周围血管小血栓形成造成局部血运不佳, 还极易得白色浅表型灰指甲。简单来说,完全不可能像这样圆润嫩红又有光泽,上皮组织连一丝皱纹都没有,绝对是属于年轻人的。 ”

他凑近老人:“您觉得呢?”

老人脸上突然露出了不合年龄的轻佻,清扬的声调自喉间脱出。

“——不愧是大侦探。”

惊蛰雷雨

当轻松拿了玛丽苏女主剧本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在轻松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处于一个安静而密闭的空间里了,周围没有什么可以当做标记物的东西,只是一片漆黑

  在这一片漆黑中,轻松看见了一个发着光芒的球体,像是有生命一样,那个球体围绕着轻松转了几圈后,消散于空气中,之后的事情轻松已经记不清楚了,当他醒来就已天亮

  估计是一场荒诞无稽的梦吧!

  只是之后发生的事情,实在称不上是好笑,像是灾难一样

  至少轻松本人是这样认为的

  

  【软件加载中,请注意】

  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轻松突然地听到了这样子的声音,不像是有人在说话,仿佛就在自己的脑海里,突然想起来的

  

  轻松的第一反应还是环顾四周,想看看是不是有人捉弄自己,但是周...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在轻松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处于一个安静而密闭的空间里了,周围没有什么可以当做标记物的东西,只是一片漆黑

  在这一片漆黑中,轻松看见了一个发着光芒的球体,像是有生命一样,那个球体围绕着轻松转了几圈后,消散于空气中,之后的事情轻松已经记不清楚了,当他醒来就已天亮

  估计是一场荒诞无稽的梦吧!

  只是之后发生的事情,实在称不上是好笑,像是灾难一样

  至少轻松本人是这样认为的

  

  【软件加载中,请注意】

  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轻松突然地听到了这样子的声音,不像是有人在说话,仿佛就在自己的脑海里,突然想起来的

  

  轻松的第一反应还是环顾四周,想看看是不是有人捉弄自己,但是周围没有人,大家一早就出去了,家里只有他一个,那么问题来了,是谁在说话?

  

  【请宿主不要太过惊慌,本品为未来纪元开发的最新型心想事成系统,有了本系统可以让宿主您心想事成】

  

  哪有那么好的事情,轻松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的毕竟科幻的事情他们见得不少但是很少有心想事成的时候,

  骗子

  【检测到宿主的不信任,本系统将处于休眠状态,休眠状态被迫开启玛丽苏女主系统副本攻略,请宿主按照副本要求认真完成攻略】

  说完这句话之后,自从再也没有发出过声音

  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但是没想到这只是一切的开始

  当天下午,当兄弟们都回来的时候,轻松将这件事情当做笑话讲给了他们听,和轻松一样的反应都是不以为然

  仔细想想也是,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让你心想事成呢

  估计又是哪里的骗子吧?

  这样的诈骗手段真的是低级到爆

  而万万没有想到,就在晚睡前

  出事儿了

  

  六胞胎从小时候关系就很好,小时候在晚睡之前,每个人都会轮流着,给他们一个晚安吻,今天正好轮到了轻松

  真巧

  本来,晚安吻这个事情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行了,大家都已经是成年人了,现在在做这些小孩子的事情,有一点淡淡的羞涩感

  但是今晚不知道为什么,也记不清是谁先提起的?

  要求轻松,给一个晚安吻

  本来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一个吻而已吗,亲一下脸颊或者额头就可以了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有人耍赖,在轻松俯身亲过去的时候,他,按住了轻松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

  激烈,带着糜烂的气息

  !!!!!

  空气仿佛都像凝固了一样,色色的都在那里,让人无法呼吸,

  空松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飞快的跑了过去,拉开了轻松和小松

  被拉开的小松,有些不满,得瞪着空松,像是怪空松打扰了他的好事

  大家都有点不对劲

  相当的不对劲

  轻松在反应过来的一瞬间,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在这之前,明明不是……

  等等

  等等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玛丽苏女主攻略系统?

  

  可是问题是女主在哪

  不会是……自己吧??


🍡月砾

p2第二季的某集,抱抱太有爱了嗯

p2第二季的某集,抱抱太有爱了嗯

…

第一张是和水母先森 @。 的茶绘!!!!!!!!!!第二张是俺爱豆!

第一张是和水母先森 @。 的茶绘!!!!!!!!!!第二张是俺爱豆!

Dog  doger

《我的日常生活》

从今天开始写,多多关注

从今天开始写,多多关注


观音大土

简笔画的品味奇差轻喜撸斯基

2019.11.16

简笔画的品味奇差轻喜撸斯基





2019.11.16

小生梅森

梅森的有魔力的催眠小故事

    你好。晚上好。现在是深夜,你和我还都没有睡着。


  你仿佛在对话,但是对话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终止。你仿佛在思考,思考时万千数据流过你的指尖。你在屏幕上写下你快乐或者是不快乐,用你全然放松,不知如何形容的表情。你在黑夜里登上王座,孤独,欢欣,高傲,凝视着大海的尽头,像一轮等待休息的太阳。


  你是太阳。你是骑士。你是你一人生活的铸造者和殉葬者。你用双手开拓自己的事业,也用这双手掩埋自己的思绪。你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是因为你无所不能。万物终将死去,但是王位只有一个。你如是说。于是你走上亡者的阶梯,或许不值得礼赞,但也说不上宽恕。


  在某一...

    你好。晚上好。现在是深夜,你和我还都没有睡着。


  你仿佛在对话,但是对话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终止。你仿佛在思考,思考时万千数据流过你的指尖。你在屏幕上写下你快乐或者是不快乐,用你全然放松,不知如何形容的表情。你在黑夜里登上王座,孤独,欢欣,高傲,凝视着大海的尽头,像一轮等待休息的太阳。


  你是太阳。你是骑士。你是你一人生活的铸造者和殉葬者。你用双手开拓自己的事业,也用这双手掩埋自己的思绪。你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是因为你无所不能。万物终将死去,但是王位只有一个。你如是说。于是你走上亡者的阶梯,或许不值得礼赞,但也说不上宽恕。


  在某一个终将逝去的黑夜里,你说,你把自己推向孤独。因为真实,它是最恰当的颁奖词。你或许背负了别人的光明,而你只能在享受一隅,你或许丰满了别人的梦境,可这与你无关。你期待着若你受苦更多,劳累更多,他的人他的国能给你安身之所。可你是太阳,你没办法安然于蓬蒿草窝。你只能自囿于高塔,摊在全世界最宝贵的座椅上,做沉默的观海者。


  没错,摊着。你是一颗落入海中的太阳,你的辉煌的上半身给天空以血色,而舒适的下半身在海水中沸腾,熄灭,碎落。大海的尽头是波涛翻滚的黑的平面。你并不想在海面上燃烧,直到另一颗星球。


  你只是想躺着,你的座椅柔韧,舒适,温暖,摩擦感恰到好处。坐在这里,通过远方狭小的门,你好像在等待日出。


  你听得见黑夜在你胸口呼吸私语,听得见海水的波涛汹涌。你没有王冠,你代替它以日冕。现在那道因为进水而有些暗淡的光环,让你的眼睛止不住的想要闭上。


  你可以熄灭了,因为一个进水了的太阳不能说是太阳。当你出生在这个世界时,你为自己哭泣,当你离开这个世界之时,你为自己殉葬。你或许只是自己心中的一个发光者,却要求其他那么许多人分走太多能量。


  你尝试过去爱他们,可你不爱。


  关于这点,你不想聊太多。


  那就不想。那,就不爱。


        你知道,爱和被爱只是一种状态。它有一百万个标签,可只为你渴望而存在。为此,虽然你是刺猬,却袒露肚腹;虽然你是太阳,却落入大海。明明只要不再渴望,就不会感到失望。靠我做出决定本身,就是如此的庄严,落寞,凄凉。


        在你舒服的床铺上,你蜷缩起来,像一枚小小的仙人掌。


        汁液在你的身体里运行,穿梭,你的内里浑然化作一体,你只成为了一个会呼吸的容器。


        你吸气的时候太阳升起,你呼气的时候,月亮落下。


        你闭上双眼时,双腿在海中熄灭,凋零,破碎。


        大海悄然无言,只是做永恒而无尽的呼吸往返。


        你就在这呼吸摇摆下。


        悄然。


        


        


        


        


        


        


        


        晚安。


        

画画的金蛇
前几天摸的轻轻,但因为种种原因...

前几天摸的轻轻,但因为种种原因现在才发XD……

本来是想摸水陆松,但同上原因没画(。)

前几天摸的轻轻,但因为种种原因现在才发XD……

本来是想摸水陆松,但同上原因没画(。)

鱼之欲语

【BL】糖都给你吃 by 墨西柯

让人闻风丧胆的校霸杜敬之居然是全校第一名周末的竹马,这件事情全校都不知道。
直到一天放学,杜敬之踮着脚强吻了周末,紧接着就被周末反过来亲得直懵。
谁能想到有朝一日在学校不可一世的扛把子,
居然能被乖乖牌学霸“收拾”得服服帖帖?

校园扛把子美貌炸毛受×超级护短的温柔学霸忠犬攻
双向暗恋、校园、竹马×竹马、甜宠、主受1V1。


鱼:

特别甜,这种竹马竹马的感情真的是甜到齁~~~,从开始到最后都恨不得搬个民政局过去让他们原地结婚。没什么波折,整篇都在秀恩爱。小镜子很可爱,圆规哥哥很腹黑,完全不会觉得别扭,就是两个男孩子在谈恋爱。

让人闻风丧胆的校霸杜敬之居然是全校第一名周末的竹马,这件事情全校都不知道。
直到一天放学,杜敬之踮着脚强吻了周末,紧接着就被周末反过来亲得直懵。
谁能想到有朝一日在学校不可一世的扛把子,
居然能被乖乖牌学霸“收拾”得服服帖帖?

校园扛把子美貌炸毛受×超级护短的温柔学霸忠犬攻
双向暗恋、校园、竹马×竹马、甜宠、主受1V1。


鱼:

特别甜,这种竹马竹马的感情真的是甜到齁~~~,从开始到最后都恨不得搬个民政局过去让他们原地结婚。没什么波折,整篇都在秀恩爱。小镜子很可爱,圆规哥哥很腹黑,完全不会觉得别扭,就是两个男孩子在谈恋爱。

天上烏鴉一般黑。

【圖包分享】松全員向

以前還在松坑的時候收集的圖包,刪了總覺得怪可惜的就放上來分享下

有id的是p站作品 有艾特的就是p站以外的畫手 什麼都沒有的就是我也不記得出處了

链接(見評論):https://pan.baidu.com/s/1SLs3VLzJFhVjNOvzZLwFXg

提取码:fmor 

純分享用 侵刪

【圖包分享】松全員向

以前還在松坑的時候收集的圖包,刪了總覺得怪可惜的就放上來分享下

有id的是p站作品 有艾特的就是p站以外的畫手 什麼都沒有的就是我也不記得出處了

链接(見評論):https://pan.baidu.com/s/1SLs3VLzJFhVjNOvzZLwFXg

提取码:fmor 

純分享用 侵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