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辛弃疾

29758浏览    703参与
七鸠
国/产“辛”拉面。 Lof别屏...

国/产“辛”拉面。

Lof别屏了,我也是人,我也会难过。

国/产“辛”拉面。

Lof别屏了,我也是人,我也会难过。

慕瞻

幼安的发量真的好令人羡慕嘤嘤嘤

这张真的太太太A了,好好看呜呜呜


今天不务正业画画去了……

明天……明天就更文(小声)

幼安的发量真的好令人羡慕嘤嘤嘤

这张真的太太太A了,好好看呜呜呜





今天不务正业画画去了……

明天……明天就更文(小声)

公子忘川

公子忘川友人录之迷之段子其七

友人录及相关说明已放评论里


阿鸣—真相是假♪群像(下)


🍡那些相伴拼搏的日子 不过找个人支撑自己不倒下🍬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辛弃疾《破阵子 · 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


🍡只是恰巧出现他 换成别人也没差🍬


浮生旧事多不值一提,除却曾得知音你。浩然江海与苍茫天地都将替我铭记,共睹你(我)舍身相护的河山。——洛天依&乐正绫《忘川风华录》高渐离(高渐离&荆轲)


🍡即使真有晃神想亲吻的刹那🍬


并建亲亲,以藩王室。——曹丕《追封邓公策》


🍡最多只心上一块疤 随时能割下🍬


夜阑卧...

友人录及相关说明已放评论里


阿鸣—真相是假♪群像(下)


🍡那些相伴拼搏的日子 不过找个人支撑自己不倒下🍬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辛弃疾《破阵子 · 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


🍡只是恰巧出现他 换成别人也没差🍬


浮生旧事多不值一提,除却曾得知音你。浩然江海与苍茫天地都将替我铭记,共睹你(我)舍身相护的河山。——洛天依&乐正绫《忘川风华录》高渐离(高渐离&荆轲)


🍡即使真有晃神想亲吻的刹那🍬


并建亲亲,以藩王室。——曹丕《追封邓公策》


🍡最多只心上一块疤 随时能割下🍬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陆游《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


🍡你看过的快乐全是假🍬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柳永《蝶恋花 · 伫倚危楼风细细》


🍡猜到的秘密是假🍬


肃曰:“适来去望孔明,言能医都督之病。现在帐外,烦来医治,何如?”……瑜见了大惊,暗思:“孔明真神人也!早已知我心事!”——罗贯中《三国演义》第四十九回    周瑜&诸葛亮


🍡你拍过的相望全是假🍬


二十年来万事同,今朝歧路忽西东。皇恩若许归田去,晚岁当为邻舍翁。——柳宗元《重别梦得》


呜呼子厚!卿真死矣!终我此生,无相见矣。——刘禹锡《祭柳员外文》


🍡你听的重逢是假🍬


当初聚散。便唤作、无由再逢伊面。近日来、不期而会重欢宴。——柳永《秋夜月·当初聚散 》


🍡我很留恋堂皇世界 也有新的天梯载我向上爬🍬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苏轼《临江仙 · 夜归临皋》


🍡成年人世界没童话 好聚好散如此便罢 各自潇洒🍬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欧阳修《浪淘沙·把酒祝东风》


🍡陪伴全是假 爱情全是假 这场梦结束快醒吧🍬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庄子·齐物论》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李煜《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


🍡你爱过的少年全是假 你写的故事是假 你珍藏的过去全是假 我并没有爱上他🍬


我(韩愈)愿身为云,东野化为龙。——杨万里《再和云龙歌留陆务观西湖小集且督战云》


杨万里&独孤子樹 :激动的和人抱成团,啊啊啊!!!!真的,真的,都是真的!!!!


🍡你爱的少年人太狡猾 把爱情变成欺骗的筹码🍬


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邹忌讽齐王纳谏》


🍡而脆弱堡垒总要塌 没有什么坚固不化 一捧泥沙🍬


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陶渊明《归去来兮辞》


🍡我想告诉你相爱太难了🍬


多情却似总无情,唯觉尊前笑不成。——杜牧《赠别》


🍡没有那么多日久生情的戏码🍬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李商隐《锦瑟》


🍡既然已分开两边 这爱不如忘了吧🍬


昔为同池鱼,今为商与参。——曹植《种葛篇》

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曹丕《燕歌行》


    ——公子忘川 己亥年癸酉月乙卯日


七鸠
醉里挑灯看剑。 一只忧郁稼轩。...

醉里挑灯看剑。


一只忧郁稼轩。

想画得好看点,但实在没有本事了。

【补档,具体原因,请移步第一条】

醉里挑灯看剑。


一只忧郁稼轩。

想画得好看点,但实在没有本事了。

【补档,具体原因,请移步第一条】

刘·安洁莉娜·冰灵梦蝶·Q·晴雪羽殇璃·梅芬
我又开始了想看战损!!!! (...

我又开始了
想看战损!!!!

(好怕被骂,草

我又开始了
想看战损!!!!

(好怕被骂,草

伍戈
日课打卡,稼轩公西江月。 千丈...

日课打卡,稼轩公西江月。


千丈悬崖削翠,一川落日镕金。白鸥来往本无心。选甚风波一任。


别浦鱼肥堪脍,前村酒美重斟。千年往事已沈沈。闲管兴亡则甚。

日课打卡,稼轩公西江月。


千丈悬崖削翠,一川落日镕金。白鸥来往本无心。选甚风波一任。


别浦鱼肥堪脍,前村酒美重斟。千年往事已沈沈。闲管兴亡则甚。

今天JR依旧很帅

【杜李/辙轼/元白】侬睡个觉好不啦!!!

历史同人


在wb上看了几张图有感。


神经质ooc,泥石流画风


——————————————————————


“起来喝酒!!!睡你麻痹睡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阵惊雷划破凌晨一点的天空。


“???”隔壁苏辙猛的一醒,“哥你睡了没???”

“..........”

哦,不是我哥。

睡觉睡觉。

..........可老子睡不着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谁tm凌晨一点起来喝酒???

苏辙你冷静一下,你仔细想一想。

哦我知道了一定是那个好死不死的太白先生。

草,真的睡...




历史同人






在wb上看了几张图有感。





神经质ooc,泥石流画风



——————————————————————








“起来喝酒!!!睡你麻痹睡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阵惊雷划破凌晨一点的天空。




“???”隔壁苏辙猛的一醒,“哥你睡了没???”

“..........”

哦,不是我哥。

睡觉睡觉。

..........可老子睡不着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谁tm凌晨一点起来喝酒???

苏辙你冷静一下,你仔细想一想。

哦我知道了一定是那个好死不死的太白先生。

草,真的睡不着了。

羡慕我哥的睡眠质量。



nmd谁啊????辛弃疾垂死病中惊坐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我在睡觉呢侬干森么啦????



杜牧:李白你搞什么



同样睡不着了的李清照因为起床气,一睁眼头都不扎,爬起来就往窗口走,一想又有点ooc了,遂大开电脑毫不留情在论坛发帖,潇洒敲下几个大字:当代大学生艺术家青莲居士凌晨竟在自己的房间中频频发出奇怪的声音,孰是孰过???



陆游吓得滚下床:“唔.....什么???”一会又散着骨头爬上床,抱着猫又睡着了。



为什么吵醒我,nm……算了,元稹又倒了回去,继续看着睡到炸毛的白居易拍墙壁:“哥你好好睡觉吧!!!”



“喝酒喝酒!!!”李白丝毫不顾周围的朋友们到底怎么诅咒他,依旧不自知的在制造噪音。

突然,一阵影袭来,把他压在墙上。

“乖孩子不能吵哦,会夭折的。”(你就想一下杜甫兄睡衣领半开着高人家半头还把人家按在墙上的画面好了因为我不会写)

“嘿嘿,这个嘛,我我我可以解释........”

“李兄不是很会叫吗。”

“我我我我我错了别别别啊啊啊啊啊求你了诗圣大人算我求你了啊啊啊少陵野老杀人啦!!!!!”





又是一个宁静祥和的早晨呢。






END




——————————————————————







哇靠我是神经病吧这么ooc的东西都写的出来。






来自一个文科生对历史深深的怨念。






哦~这拉郎巨蓝该死的甜美!(真香怪。




清照姐姐我好喜欢!!!



陆游大可爱也是!!!!








ZERO
真的好喜欢李清照.🌿

  真的好喜欢李清照.🌿

  真的好喜欢李清照.🌿

刘·安洁莉娜·冰灵梦蝶·Q·晴雪羽殇璃·梅芬
这个男人是!芳!心!纵!火!犯...

这个男人是!芳!心!纵!火!犯!!!!!(鸡叫)

这个男人是!芳!心!纵!火!犯!!!!!(鸡叫)

新词酒

【苏轼/辛弃疾/李清照】今夕月

/不想写作文也不想写诗就想摸一个小段子hhhhh

/是三个文人三个月亮,月下的馨和、慷慨与雅趣。


苏子瞻的月亮,是眉州庭前桂下的清凌凌的一轮圆月。彼时他与幼弟并肩坐在阶前,眉目温柔的母亲端来一小碟月饼,他便就着月色与幼弟分食。那夜的月饼格外甜,吃到了腹里都仍有蜜蜜甜味钻上来。幼弟吃了两块便饱了,他将余者食尽却仍不餍足。两人抬头仰望亮亮圆圆的月,他又一遍将嫦娥的故事讲给幼弟,幼弟也不厌其烦地听。桂的香绕了庭院一圈,最后在他们的脖颈上搔痒。先前团圆席上偷尝的果子酒到这时泛上点醉来,他恍惚间看见月的银辉筑起了神话中的琼楼玉宇,那庭里袅袅香着的桂树便是吴刚正伐着的那一棵了。

后来苏子瞻...

/不想写作文也不想写诗就想摸一个小段子hhhhh

/是三个文人三个月亮,月下的馨和、慷慨与雅趣。


苏子瞻的月亮,是眉州庭前桂下的清凌凌的一轮圆月。彼时他与幼弟并肩坐在阶前,眉目温柔的母亲端来一小碟月饼,他便就着月色与幼弟分食。那夜的月饼格外甜,吃到了腹里都仍有蜜蜜甜味钻上来。幼弟吃了两块便饱了,他将余者食尽却仍不餍足。两人抬头仰望亮亮圆圆的月,他又一遍将嫦娥的故事讲给幼弟,幼弟也不厌其烦地听。桂的香绕了庭院一圈,最后在他们的脖颈上搔痒。先前团圆席上偷尝的果子酒到这时泛上点醉来,他恍惚间看见月的银辉筑起了神话中的琼楼玉宇,那庭里袅袅香着的桂树便是吴刚正伐着的那一棵了。

后来苏子瞻徘徊在密州的夜里,小饼食尽也尝不出甘味。他又为自己斟满一樽酒,恍惚间听见自己歌出一曲《水调》,所有华美的字句都凝成了一脉的思念与祝愿。


……………


辛幼安的月亮,是大漠平沙上高悬着的一轮圆月。彼时他披着貂裘与战甲,虎帐筵上持一爵浊酒,在将士们干云的壮语与豪笑中将醪尽烫入衷肠。随即他起身步至帐外,喉中似乎涌出的慷慨激昂的辞赋,凛冽的风沙在胸前呼啸。月躺在爵底的残酒里,将他的吴钩和面前肃然沙场霜亮。士卒在他身后高唱起无衣,他好像是弹铗而和歌的,又好像是在帐前拔剑而舞。最后如银的月色下他提剑跨上战马,醉眼仿佛看见了那月上有一条路直指汴京的方向。那是他年青的、未竟的梦。

后来辛幼安高坐在带湖的宴席上,爵中的酒甘美非常,小食也精致可餐。但他并未动箸,而是高举酒爵,向堂外一邀,半晌却等不到圆月相迎。他缓缓放下爵,以手支头,半阖着眼,仿佛这样就能听到边角悠呜入到梦里来。


……………


李易安的月亮,是小轩窗前温婉解人的一轮圆月。彼时她煮了一壶清茶,丈夫也从金石古物中探出身,两人坐在几前共赏婵娟。月尚半掩在鲛纱般的云后,不知是谁先吟了一句诗,另一人便不多思索联上了第二句。在尚未明朗的月色下,不觉就这样赋下了一首长诗。沸水里逸出恬淡的清味,她提壶在丈夫的小盏中分点了一枝桂花的形状。茶香浸满了简素的小室。又不知是谁轻呼一声,另一人便望向窗外。那明镜般的月挑开了云帘,水色在檐下泻了一地。她与丈夫比肩在窗前,一捧月色漏了进来,双照着、偕白了他们的头。

后来李易安枯对着江南点滴凄清的芭蕉,静默至皎皎月色盈满人间。她听见了桂落下的声音,豆蔻水沸开的声音。也不知是月白多一点,还是她的鬓发白多一点。


子休余风

何草不玄(一发完)

依旧是旧文搬运。

涉及时间线1140~1211年

       他在梦里看见他归来,回到这令他魂牵梦萦、胡尘泪尽的北方,踏着一地衰败的斜阳,携着一身刺桐[1]的清香。


       竹溪[2]醒来时,已是落日西沉。晚霞的余晖照在他脸上,将早已松弛了的肌肉勾勒出浅金色的镀边。初春寒意料峭,泰和八年[3]未散尽的朔风扬起他毡帽上柔软的绒毛,他不由得微微打了个寒颤。...


依旧是旧文搬运。

涉及时间线1140~1211年

       他在梦里看见他归来,回到这令他魂牵梦萦、胡尘泪尽的北方,踏着一地衰败的斜阳,携着一身刺桐[1]的清香。


       竹溪[2]醒来时,已是落日西沉。晚霞的余晖照在他脸上,将早已松弛了的肌肉勾勒出浅金色的镀边。初春寒意料峭,泰和八年[3]未散尽的朔风扬起他毡帽上柔软的绒毛,他不由得微微打了个寒颤。


       他挣扎着从桌案边站起身来,残阳的余晖正在没入地平线,万顷暮云纵横在玄青色的大地之上。


       他喉咙里干涩地发痒,不过是咳嗽了几声,结果五脏六腑都剧烈地翻腾了起来,竹溪扶案喘息良久,方逐渐平静,然后一切复归于沉寂。


       他听见窗外松涛悲急的管弦声[4]。


       于是他便望着那萧索的松林在晚风中轻轻摇晃着,直到房门被人略显粗鲁地推开了。


       “这不是党承旨[5]吗,您老怎么还没走?”察彦淖罕[6]略带讥讽地走进来笑道。他与竹溪共事不久,但闻得竹溪文名满天下,却见他终日百无聊赖,木然沉默。他想,党竹溪终究还是老了罢。


       “老来嗜睡,甚有愧于诸君啊。”竹溪亦缓慢地微笑了。


       他回头扫了眼屋内,便慢悠悠地出了门,察彦淖罕也跟了上来,边走边道:“承旨可知,南边那个宋廷前些时日可是发生了一件大事呢。”


       他摆明了是要拿汉人的身份来戏弄竹溪,但竹溪只是目光游离了片刻,低低地应了一声。察彦淖罕微微冷笑:“承旨何必如此无趣。我要说的这档事,你一定关心的。”


       竹溪扬了扬眉毛,神色依旧是木然的:“不知为何事?”


       察彦淖罕拖长了音调:“其实这事已过了许久了。那个建虎儿军[7]的汉人——是叫辛弃疾来着吧,已于两年前病死了,大金又少一患,只因宋廷前日又有人追劾[8]他,这事才重新闹起来,他可是被夺爵削谥地抄了家呢。”


       竹溪面上抽搐了一下,却一言未发。他抬起头,不出所料地看见了正在欣赏他神色变化的察彦淖罕。“是吗?”竹溪的声音里有一种垂老淡漠的平静,他似乎是看穿了察彦淖罕的心思,轻声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察彦淖罕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又道:“谁不知承旨您当年正是与他并称……可惜了。”


       竹溪沉默不语,他眼里有昔日放浪形骸的山路微茫[9],却再寻不回当年纵深红尘的清溪一曲[10]。


        最后一缕余晖没入了地面。



    『“世杰[11],你说我题写什么好?”


       “亏你跟了樱宁居士[12]那么多年,总不成不懂风流?”

 

       “那我便题‘六十一上人’[13]罢。”』


       分明是初春,却隐约有陌上花开的清香,跨越漫长的时空,再一次浸润了竹溪发干的肺腑。时隔多年,他再一次想起了望谯楼[14]下的的遍野春光。他闭上眼,那层生的碧涛便如同水墨般晕染开来。良久,他自言自语般念道:“寒食归宁红袖女,外家纸上看蚕生[15]……”


       回忆中的望谯楼上游人如织。一位闲云野鹤的居士倚栏而望,身边站着一个面目模糊在记忆中的温文尔雅的少年——那便是竹溪,当年他意气风发。


       “世杰的诗文近来越发长进了,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半老的居士赞许地点头。


       “多谢先生‘寒食归宁’一句启发。”少年谦逊的语气带着一丝不失礼貌的得意。


       “那你的诗作得如何了,坦夫[16]?”居士回过头又望向楼另一侧剑眉星目的少年。


       “陌上柔桑破嫩芽,东邻蚕种已生些[17]。”一个不疾不徐的声音应声答道。



       那句诗破空而来,竹溪骤然睁开眼,回忆中断了,眼前又是灯影幢幢,陌上的花香也散尽了。


       是了,望谯楼上还有另一个人。他眼里恍过漠然之后的怀念之色。


       五十多年过去了,那纵马渡江[18]的少年终是在宋廷的排挤下赍志以殁。


       而自己呢?


       竹溪艰难地翻身坐了起来,一朵灯花颤巍巍地晃了晃,砸落在地面上,房间里一片昏黄。他从床头拾起铜镜,看见镜中模糊的华发苍颜,一向温文尔雅的他怔了片刻,随即放声大笑。


       待他百年之后,他大概会被当作千古罪人吧。


       他想起那如今已不知该如何称呼的逝者[19]。他几乎舍弃了一切自己在北方的泯然尘迹,他再也没有提及过樱宁居士,他再也没有想起过自己、元舆[20]或是飞卿[21],他与萧闲老人[22]形同陌路,他将铿锵雄浑的秦腔换作了江南的吴侬软语,舍弃,甚至…….他的名字[23]。


       然而他毕生回望这里,这里是竹溪的生涯,他魂牵梦萦,誓要收复的神州。纵使他再也不是当年那仗剑天涯的少年。


       而竹溪自己又何尝不是。昔日穷困潦倒拜师求学的日子已被时光的洪流冲散在岁月里。但善忘的不是他们,而是这南北阻隔的时代。那逝者为了自己的理想飞蛾扑火般的在巍峨的泰山之巅酌酒而别,旦暮归宋[24];而竹溪则为了漫天飞雪下的生涯[25]而留下。本无谓是非,但身份却是刻骨铭心的——无论是北方的汉人还是南方的归正人[26],都终是习坎一生[27]。


      烛光在熄灭前微弱地晃了晃,便消失在黑暗里。


      竹溪在未敢银蟾照彻怀[28]的黑暗里听见遥远的呼啸声。


      那是大风过境的声音。


 

      他在梦里看见他归来,踏着一地衰败的残阳,携着一身刺桐的清香。


      他还是年少时的仗剑天涯,是隔世的苍凉。


      他莞尔举殇,一如年少时:


      “吾友安此,余将从此逝矣。”[29]



      金大安三年七月[30]。


      天气近秋,举子将试,私塾里一片书声朗朗。竹溪踏着满天朝来的晨曦路过学堂。他忽然停了下来,倚着窗安然望着半空飞卷的流云。学堂里正在朗诵《诗经》[31],声音清晰整齐地传到了窗外。


      “何草不玄?何人不矜?哀我征夫,独为匪民……”[32]


      竹溪安然地听着、听着,缓慢的,从他干涸已久的眼眶里,流下了一滴浑浊的泪水。


END


注释:

[1]刺桐花:蝶形花亚科,花繁叶茂、花红似火。辛弃疾《满江红·暮春》有:“算年年、落尽刺桐花,寒无力。”

[2]竹溪:党怀英,字世杰,号竹溪,金代文学家、篆刻书法家。辛弃疾挚友,长辛六岁,少年时同从刘瞻、蔡松年游学(记载有一定矛盾),与辛弃疾并称“辛党”。

[3]泰和八年:金章宗最后一个年号。

[4]松涛悲急的管弦声:出自王安石《渔家傲·灯火已收正月半》:“一弄松声悲急管,吹梦断,西看窗日犹嫌短。”

[5]承旨:党怀英官至翰林承旨,世称党承旨。

[6]察彦淖罕:虚拟人物。

[7]虎儿军:即辛弃疾于湖南任上创建的飞虎军,沿江素质二十年最高,金人深惮之,呼为“虎儿军”。

[8]追劾:南宋开禧三年,辛弃疾去世,一年后,嘉定元年,《鹤山先生全集》载:“摄给事中倪思劾稼轩迎合开边,请追削爵秩,夺从官恤典。”《铅山县志》载其被抄家时家无余财,仅余满室书稿。六十八年后,史馆校勘谢枋得上奏诉其冤情,这一冤案始得昭雪,追赠辛弃疾少师,谥忠敏。

[9]山路微茫:出自辛弃疾《鹧鸪天·鹅湖寺道中》:“冲急雨,趁斜阳。山园细路转微茫。”

[10]清溪一曲:出自辛弃疾《哨遍》:“北堂之水几何其,但清溪一曲而已。”

[11]世杰:党怀英,字世杰。

[12]樱宁居士:刘瞻,字岩老,号樱宁居士,金朝文学家、诗人、教育家,工于野逸,擅长于作田园诗。

[13]六十一上人:拆分“辛”字可得,王恽《秋涧先生全集》卷九十四《玉堂嘉话》载其为辛党二人同游泰山时所刻,传南宋亡后碑刻被毁。

[14]望谯楼:位于今安徽省亳州市,相传为曹操所建,辛党曾在此同师于刘瞻,今遗迹尚存。

[15]“寒食归宁”二句:出自刘瞻《春郊》。

[16]坦夫:辛弃疾原字坦夫,南渡后更名为幼安。

[17]“陌上柔桑”二句:出自辛弃疾《鹧鸪天·代人赋》。

[18]纵马渡江:指辛弃疾擒张安国后日夜兼程渡淮河归宋一事。

[19]不知如何称呼的逝者:指改名后的辛弃疾。

[20]元舆:辛弃疾祖父辛赞前任亳州太守郦琼之子郦权,字元舆,金代文学家,曾与辛党二人同从师于刘瞻。

[21]飞卿:魏抟霄,字飞卿,金代文学家,亦为刘瞻门生。

[22]萧闲老人:蔡松年,字伯坚,号萧闲老人,金代文学家。曾为金熙宗亲信,后因熙宗疑其泄漏金国军机要务于南宋而被鸩酒毒杀。辛党二人曾同师于他。

[23]他的名字:指辛弃疾于初归南宋时改字幼安一事,此事见于周孚《蠹斋铅刀编》。

[24]泰山之巅酌酒而别,旦暮归宋:亦出自王恽《秋涧先生全集》卷九十四《玉堂嘉话》:“一日与怀英登一大丘,置酒曰:‘吾友安此,余将从此逝矣。’”

[25]漫天飞雪下的生涯:指党怀英《雪中四首(其二)》:翻翻雪中鸦,飞鸣觅遗粟。雪深不可求,绕屋啄寒玉。顾我如鸱鸢,多储有余肉。我亦生理拙,冻卧僵雪屋。日午甑无烟,饥吟搅空腹。岂不知屠沽,肥甘随取足。幸待春雪消,吾犹多杞菊。党怀英少贫寒,早年丧父,母子穷困潦倒。生涯,指为生计奔波。出自辛弃疾《江神子·博山道中书王氏壁》:“白发苍颜吾老矣,只此地,是生涯。”

[26]归正人:指从北方南归宋朝的人。在南宋当局,归正人深受歧视。

[27]习坎:坎,八卦之一,象征水,方位是北方。《宋史·辛弃疾传》载辛党二人“始筮仕,决以蓍,怀英遇《坎》,因留事金,弃疾得《离》,遂决意南归。”习坎,重重坎坷。

[28]未敢银蟾照彻怀:出自吴文英《绕佛阁·黄钟商与沈野逸东皋天街卢楼追凉小饮》:“怕教彻胆,蟾光见怀抱。”指内心孤寂,阴影重重。

[29]同出自注释[24]。

[30]金大安三年七月:党怀英于大安三年九月病逝,时年七十八,谥号文献,葬于奉符城南四十里。

[31]朗诵《诗经》:金朝科举为五经二史制,《诗经》为考纲之一。

[32]“何草不玄”四句:出自《诗经·小雅·鱼藻之什》,方玉润《诗经原始》卷十二称其“亡国之音哀以思”,“诗境至此,穷仄极矣。”


年少无知,写得相当晦涩(捂脸

是一个辛弃疾狂热粉看多了抹黑党怀英的文之后的吐槽


昭辞

访稼轩

我提着一壶酒,步履匆匆。

脚下是平坦泾渭分明的土地,像极了整齐划一的士兵。

我撇开满野稻花香仔细去嗅端砚吐出的墨汁的气味儿,我凝神去听蛙声外细碎的微乎其微的刀剑叮当声。

闻不到,听不到。

我攥紧了粗糙的穗子,加快了脚步。

然后昂首挺胸的稻草人撞入眼中,端的是兵卒欲上场杀敌的士气。

我蓦得笑了,在呆呆的稻草人的盯守下推门而入。


浓郁的酒香墨香扑面而来,混杂着酣畅淋漓的醉意。酒杯摔在桌上发出的“啪”的声响破空而来立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我打了个喷嚏,撩拨开里屋传来的醉酒的自言自语,将黑亮的酒壶放在桌上,复又望向桌后的人。

“好酒?”他抬起眼皮,懒懒问道。

“不知。不过店家与我极力陈说,我想定当为佳酿,就买来试试...

我提着一壶酒,步履匆匆。

脚下是平坦泾渭分明的土地,像极了整齐划一的士兵。

我撇开满野稻花香仔细去嗅端砚吐出的墨汁的气味儿,我凝神去听蛙声外细碎的微乎其微的刀剑叮当声。

闻不到,听不到。

我攥紧了粗糙的穗子,加快了脚步。

然后昂首挺胸的稻草人撞入眼中,端的是兵卒欲上场杀敌的士气。

我蓦得笑了,在呆呆的稻草人的盯守下推门而入。


浓郁的酒香墨香扑面而来,混杂着酣畅淋漓的醉意。酒杯摔在桌上发出的“啪”的声响破空而来立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我打了个喷嚏,撩拨开里屋传来的醉酒的自言自语,将黑亮的酒壶放在桌上,复又望向桌后的人。

“好酒?”他抬起眼皮,懒懒问道。

“不知。不过店家与我极力陈说,我想定当为佳酿,就买来试试。”

“若圣上也如你一般看到好的就想试试,那该多好。”鬓边的白发随着他的笑颤抖着,他揭开酒壶抿了一口,“好酒。”

“《美芹十论》?”

“原稿已焚。”

“喂…”

“黄口小儿懂什么,毋要多言。”然后是大口灌酒的声音。

是吞咽下满腹心酸的声音。

将弱冠少年郎白马轻裘的模样一点一点拿泪痕抹了去。

二十岁的弃疾意气风发鲜衣怒马打得金人落荒而逃看尽天涯花。

四十八岁的稼轩年华老去两鬓斑白做个闲人壮志未酬可怜白发生。

不过几个廿年,少年郎成了失意人,盛世成了衰朝。呕心沥血编呈的论书被厌弃,懦弱的国君将胸怀山河的人踩在脚底埋进尘土,转身堆着笑脸去向野蛮贪婪的侵略者求和。

他怎能忍?!

他只能忍。


剑光突然划破了我的思绪。

眼前的失意人正持着落了些许灰的剑,带着醉意的步子踩碎了明明灭灭的烛火,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含糊。

他回到了二十岁,偌大教场上只余一人,手臂挽出的是令人瞠目的惊艳剑花。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周围的一切开始坍塌。

我开始急速下坠,耳畔回荡的是那一首《破阵子》。

他要回去啊,孤身一人,纵然蛮族已兵临城下。

嘭--

我坠在地上,吃到了满嘴塞外的黄沙。


字猫
鹧鸪天 | 宋 &middot...

鹧鸪天 | 宋 · 辛弃疾

陌上柔桑破嫩芽。东邻蚕种已生些。

平岗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

山远近,路横斜。青旗沽酒有人家。

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

⭕️踏莎行、鹊桥仙、诉衷情、鹧鸪天、清平乐、西江月、浣溪沙、蝶恋花……都可以用相同的叠格方式,字少点就空多些,字多点就挤一挤,哈哈哈

鹧鸪天 | 宋 · 辛弃疾

陌上柔桑破嫩芽。东邻蚕种已生些。

平岗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

山远近,路横斜。青旗沽酒有人家。

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

⭕️踏莎行、鹊桥仙、诉衷情、鹧鸪天、清平乐、西江月、浣溪沙、蝶恋花……都可以用相同的叠格方式,字少点就空多些,字多点就挤一挤,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