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边城诗社

14074浏览    8723参与
白不移

若轻吟能浅唱1334——1340

1334

即便躲到暗无天日里

春天来了,一片雪

还是躲不过流泪的宿命

1335

扎心

何必要先刺破胸腔?太麻烦了

我掏出心来放到你面前好了

1336

人生最好的结局或许就是

慢慢变老,猛然死掉


老如春光慢慢迟迟缓缓不肯全

死如闪电转瞬

1337

虽然笑着不动声色

但内心却为自己的恶

感到瞠目结舌

1338

我不会说话

如果强行说话

就会尴尬

不如做个沉默的哑巴

做一支狗尾巴花

1339

她搓着手掌呵出的气

大概是零下39度的冬天

最温暖的事物了

1340

凡人啊

从人间发现神

就是成为神的过程

1334

即便躲到暗无天日里

春天来了,一片雪

还是躲不过流泪的宿命

1335

扎心

何必要先刺破胸腔?太麻烦了

我掏出心来放到你面前好了

1336

人生最好的结局或许就是

慢慢变老,猛然死掉


老如春光慢慢迟迟缓缓不肯全

死如闪电转瞬

1337

虽然笑着不动声色

但内心却为自己的恶

感到瞠目结舌

1338

我不会说话

如果强行说话

就会尴尬

不如做个沉默的哑巴

做一支狗尾巴花

1339

她搓着手掌呵出的气

大概是零下39度的冬天

最温暖的事物了

1340

凡人啊

从人间发现神

就是成为神的过程


白不移

深渊是你的名字

想一次你的样子
就烘干一滴海水
你会知道吗
当大海干涸
深深的海沟会是我的
我苦涩堆集的深渊

念一次你的名字
就掐灭一颗星星
你会知道吗
当星辰熄灭
空虚的银河会是我的
我暗无天日的深渊

梦一次你的笑声
就损失一粒细胞
你会知道吗
当大脑空白
往后的人生会是我的
我浑浑噩噩的深渊

我要学会躲藏
学会遗忘
学会和平常一样
把日子在水龙头下冲洗干净
抹在劳动上

想一次你的样子
就烘干一滴海水
你会知道吗
当大海干涸
深深的海沟会是我的
我苦涩堆集的深渊

念一次你的名字
就掐灭一颗星星
你会知道吗
当星辰熄灭
空虚的银河会是我的
我暗无天日的深渊

梦一次你的笑声
就损失一粒细胞
你会知道吗
当大脑空白
往后的人生会是我的
我浑浑噩噩的深渊

我要学会躲藏
学会遗忘
学会和平常一样
把日子在水龙头下冲洗干净
抹在劳动上

边城诗社

认识,不熟

          文/第101扇窗


我会在凌晨想两个人

刚去世的奶奶

差点在一起的你


两件事会记一辈子

被偷的酸奶和花生米

你说的认识,不熟


参加共同朋友的婚礼

今天是第一次

没有第二次


以后有凌晨

但没有你了

          文/第101扇窗


我会在凌晨想两个人

刚去世的奶奶

差点在一起的你


两件事会记一辈子

被偷的酸奶和花生米

你说的认识,不熟


参加共同朋友的婚礼

今天是第一次

没有第二次


以后有凌晨

但没有你了


边城诗社

原谅


文/ @王淇生

我可以原谅,在整夜的如泣如诉之后:
一场清晨迟到
我可以原谅初雪,随时随地铺满窗外
如同原谅你,在我的人生中突如其来

我所不能原谅的是:
不曾预谋的银白秘密于月光下悄然融化


文/ @王淇生

我可以原谅,在整夜的如泣如诉之后:
一场清晨迟到
我可以原谅初雪,随时随地铺满窗外
如同原谅你,在我的人生中突如其来

我所不能原谅的是:
不曾预谋的银白秘密于月光下悄然融化

边城诗社

关于烟灰缸的对话


文/ @王淇生

任凭你什么时候来我家
烟灰缸总是插满了烟头
你把它们倒进马桶里,冲走

你一向对此很不满:

“要是有一天我嫁人了,你该怎么办?”
“那房子就变成了烟灰缸,
我会像一枚烟头,在里面慢慢熄灭。”


文/ @王淇生

任凭你什么时候来我家
烟灰缸总是插满了烟头
你把它们倒进马桶里,冲走

你一向对此很不满:

“要是有一天我嫁人了,你该怎么办?”
“那房子就变成了烟灰缸,
我会像一枚烟头,在里面慢慢熄灭。”

边城诗社

抽烟的男人


文/ @王淇生

你像是,你按灭的那截烟蒂
—— 燃烧得比谁都热烈,却在转瞬之间熄灭
你像是,你吐出的白色烟雾
—— 久久笼罩住房间,然后说消失就消失了

可你似乎还是最像,你外套上那难闻的烟草味道
—— 任凭我怎么清洗,都摆脱不掉


文/ @王淇生

你像是,你按灭的那截烟蒂
—— 燃烧得比谁都热烈,却在转瞬之间熄灭
你像是,你吐出的白色烟雾
—— 久久笼罩住房间,然后说消失就消失了

可你似乎还是最像,你外套上那难闻的烟草味道
—— 任凭我怎么清洗,都摆脱不掉

白不移

拾穗者的断歌1047——

1047

尽管生命常被误解

但依然放飞梦的蝴蝶

生命不谢,蝴蝶不歇

1048

人类胆小的本质是

不愿失去更多

1049

眼里有灯的人

不容易迷路

心里有灯的人

不轻易迷茫

1050

把欲望切为两半

人类只会愈发狂热

1051

每一个人心里的秘密

都足以杀死自己千百遍

所以活着,已是最好的自己

1052

闻佛说众生皆苦

是的,但

唯有你甜

1053

事实上

法律永远不能审判善恶

法律只审判对错

1054

失败并不可怕

失望亦是

1055

公平是

所有人都得不到的事物

所独有的特质

1056

1047

尽管生命常被误解

但依然放飞梦的蝴蝶

生命不谢,蝴蝶不歇

1048

人类胆小的本质是

不愿失去更多

1049

眼里有灯的人

不容易迷路

心里有灯的人

不轻易迷茫

1050

把欲望切为两半

人类只会愈发狂热

1051

每一个人心里的秘密

都足以杀死自己千百遍

所以活着,已是最好的自己

1052

闻佛说众生皆苦

是的,但

唯有你甜

1053

事实上

法律永远不能审判善恶

法律只审判对错

1054

失败并不可怕

失望亦是

1055

公平是

所有人都得不到的事物

所独有的特质

1056


边城诗社

守夜


文/ @王淇生

我没有走近,或者走进
而是闭上双眼,以感受那栋高耸的建筑
我想起你说的:“要多出去走走,
只有这样,才能看清自己的内心。”
可是每晚,我都和自己对话
彼此之间,对这个想法:不置可否

在这个狭窄的房间里
我总是感到双倍的孤独,我和我的灵魂
睡在一张单人床上,并不感到拥挤
我们共用一个口杯,也从来不会相互嫌弃
可是即便如此,时间却总还是不够用的:
一个人的生活,又究竟该如何被“死亡”简短概括

我已经很久不曾离开房间了
外面的冰山正在融化,每一根指针都在行走
刚刚到来的季节已在缩短
从来就没有过一个:完整的,黑夜或者白天
这让我想起我的家人: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们了
也许真...


文/ @王淇生

我没有走近,或者走进
而是闭上双眼,以感受那栋高耸的建筑
我想起你说的:“要多出去走走,
只有这样,才能看清自己的内心。”
可是每晚,我都和自己对话
彼此之间,对这个想法:不置可否

在这个狭窄的房间里
我总是感到双倍的孤独,我和我的灵魂
睡在一张单人床上,并不感到拥挤
我们共用一个口杯,也从来不会相互嫌弃
可是即便如此,时间却总还是不够用的:
一个人的生活,又究竟该如何被“死亡”简短概括

我已经很久不曾离开房间了
外面的冰山正在融化,每一根指针都在行走
刚刚到来的季节已在缩短
从来就没有过一个:完整的,黑夜或者白天
这让我想起我的家人: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们了
也许真的只有隔着泥土,才能有一方把自己的话说清楚

可是说清楚真的有那么重要么,又有什么能僭越生死呢?
争吵是不会停止的,悔恨也从来都是后浪推来前浪
一朵花在盛放,也在凋谢,如果连相片都会脱色:
在最后时刻保持的微笑就显得多么虚伪
那些被遵守的,关于爱的承诺
又何尝不是一次旷日持久的一时冲动?

而时间是不是真的会随着情绪而放缓呢?我的朋友
我无法为你感到快乐
你坠落时自由的片刻,又是否长于我碌碌无为的余生
可是你的文字该由谁来记录呢,那些只在你的脑海里闪过的
请你原谅,我不是不愿意为你感到快乐
—— 只是我并不了解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马上亮了
这次你倒是早早地合上了眼
可我依然在失眠
与这座熠熠生辉的都市一起
为你守夜

边城诗社

经典新译

第七首

——《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


倚身暮色  我把悲伤的网

撒向你汪洋般的眼眸


那高绝的篝火中  我的寂寞燃烧  弥漫

像海难中无助的溺水者   挥舞着臂弯


我发送着红色讯号  朝你那毫不在焉的双眼

如海水拍击着灯塔下的海岸


你始终一无所觉  我遥远的心上人啊

只有惊惶的海岸  在你目光中不时浮现


倚身暮色  我把悲伤的网

撒向你汪洋般眼眸中  晃动的海水


当夜鸟啄食初升的星辰  它们闪烁

如正为你着迷的  我的灵魂


夜幕...

第七首

——《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


倚身暮色  我把悲伤的网

撒向你汪洋般的眼眸


那高绝的篝火中  我的寂寞燃烧  弥漫

像海难中无助的溺水者   挥舞着臂弯


我发送着红色讯号  朝你那毫不在焉的双眼

如海水拍击着灯塔下的海岸


你始终一无所觉  我遥远的心上人啊

只有惊惶的海岸  在你目光中不时浮现


倚身暮色  我把悲伤的网

撒向你汪洋般眼眸中  晃动的海水


当夜鸟啄食初升的星辰  它们闪烁

如正为你着迷的  我的灵魂


夜幕跨着他阴森的黑马驰骋

在旷野上撒下一束束蓝色的谷穗


巴勃罗·聂鲁达


Poema 7


Inclinado en las tardes tiro mis tristes redes a tus ojos oceánicos.

Allí se estira y arde en la más alta hoguera mi soledad que da vueltas los brazos como un náufrago.

Hago rojas señales sobre tus ojos ausentes

que olean como el mar a la orilla de un faro.

Sólo guardas tinieblas, hembra distante y mía,

de tu mirada emerge a veces la costa del espanto.

Inclinado en las tardes echo mis tristes redes

a ese mar que sacude tus ojos oceánicos.

Los pájaros nocturnos picotean las primeras estrellas

que centellean como mi alma cuando te amo.

Galopa la noche en su yegua sombría

desparramando espigas azules sobre el campo.


de Pablo Neruda

白不移

如梦令我悄无声息

抖落一肩霜月,落地又成雪
把自己置于杯中,只一口
就辣哑喉咙,决堤眼窝的咸水湖
心底佩剑的侠气执黑,寒冬执白
在三九天围猎偶遇时的张口结舌
我困守于夜晚的一次次复盘
错,错上加错,大错特错巨错
如同疯疯癫癫翻着跟斗的风
不应点鸳鸯,只应动尘沙、扰残梦

你是死棋,是已然成势的必死之地
我卷着药引的心火从来命薄如水
在高空一粒一粒掐灭自己
不敢声张,也不敢
留下烟火气

抖落一肩霜月,落地又成雪
把自己置于杯中,只一口
就辣哑喉咙,决堤眼窝的咸水湖
心底佩剑的侠气执黑,寒冬执白
在三九天围猎偶遇时的张口结舌
我困守于夜晚的一次次复盘
错,错上加错,大错特错巨错
如同疯疯癫癫翻着跟斗的风
不应点鸳鸯,只应动尘沙、扰残梦

你是死棋,是已然成势的必死之地
我卷着药引的心火从来命薄如水
在高空一粒一粒掐灭自己
不敢声张,也不敢
留下烟火气

111ysss

词五首.冬日恋歌

阮郎归.秋浓艳九州

作者/张子耀

夕阳斜挂暮云收。满山枫叶稠。

一川芦絮掩飞舟。江波数只鸥。

牛羊下,笛声悠。炊烟袅树头。

山光水色映重楼。秋浓艳九州。


画堂春.辞别秋天

作者/张子耀

红枫黄叶别秋枝。霜篱晚菊孤凄。

浅红嫣紫雪风辞。无奈秋归。

盛宴舞歌已散,忧伤悲苦随离。

寒冬始尽再春时,又是生机。


阮郎归.立冬

作者/张子耀

寒烟衰草瘦千山。冬来色彩残。

霜晨枯叶落窗前。添衣仍觉寒。

秋魂去,剪情缘。相思乱梦言。

流连光景惜红颜。几时春水潺。


菩萨蛮.初冬

作者/张子耀

长淮晴暖無冰雪。

苔莓浓绿欣明月。...




阮郎归.秋浓艳九州

作者/张子耀

夕阳斜挂暮云收。满山枫叶稠。

一川芦絮掩飞舟。江波数只鸥。

牛羊下,笛声悠。炊烟袅树头。

山光水色映重楼。秋浓艳九州。





画堂春.辞别秋天

作者/张子耀

红枫黄叶别秋枝。霜篱晚菊孤凄。

浅红嫣紫雪风辞。无奈秋归。

盛宴舞歌已散,忧伤悲苦随离。

寒冬始尽再春时,又是生机。





阮郎归.立冬

作者/张子耀

寒烟衰草瘦千山。冬来色彩残。

霜晨枯叶落窗前。添衣仍觉寒。

秋魂去,剪情缘。相思乱梦言。

流连光景惜红颜。几时春水潺。





菩萨蛮.初冬

作者/张子耀

长淮晴暖無冰雪。

苔莓浓绿欣明月。

蒲苇叶青苍。水空白鹭翔。

风轻花弄影。波动山林横。

北国雪吹烟。江南天未寒。





清平乐.冬日恋歌

作者/张子耀

三秋已尽。阵阵霜风紧。

枯柳残荷花失粉。皆失去韶颜韵。

昔日绿柳桃花。引来凤蝶娇娃。

笑语百花生媚,含情临水乘槎。








边城诗社

民政局外的对话


文/ @王淇生

把对你的爱,转移到他身上是不对的
这样我们的孩子
从出生开始,就挂着一个丑陋的伤疤

“都会好的。”对,都会好的
你的,我的朋友都这样说
等到他长大一些,就都会好的

那时你会有新的生活,我也会有
而那个攀爬着夕阳的男孩背影,究竟
会让我忘记你,想念你,还是原谅你?


文/ @王淇生

把对你的爱,转移到他身上是不对的
这样我们的孩子
从出生开始,就挂着一个丑陋的伤疤

“都会好的。”对,都会好的
你的,我的朋友都这样说
等到他长大一些,就都会好的

那时你会有新的生活,我也会有
而那个攀爬着夕阳的男孩背影,究竟
会让我忘记你,想念你,还是原谅你?

周厚启

《立残阳》文/周厚启

西风剪下枫叶。

老酒还是很烈。

人字划开了夕阳,

原来,

前人也叹“雁过也”

西风剪下枫叶。

老酒还是很烈。

人字划开了夕阳,

原来,

前人也叹“雁过也”

边城诗社

闲钓

文/周厚启

蓑笠竹松间, 独钓一池烟。 

晚霁带蝉语, 夕阳携远山。

文/周厚启

蓑笠竹松间, 独钓一池烟。 

晚霁带蝉语, 夕阳携远山。

边城诗社

夜理想

文/鬼子

依然应该是黑夜

无光

我分不清是睡着还是醒着

呼喊理想

斗室囚禁着肉身

一梦吗

如自己说着自己

请赐给我

嘈杂与喧嚣过后之安静

我活着

如同没有活着


我自白昼归来

被羁押在统治的幻梦里

诗歌与神话

来来回回地徘徊

撞不开这样黑色光明之夜

疯狂与言不由衷的笑

和,目光呆滞

望着魂魄飞升不起

长叹一声


隔着厚重的窗帘

四楼之下

我往哪儿去了

黎明前卡利古拉的月亮

依然在路上

等,死亡的来临

日未出

我是不是还在睡着无声呼喊

这是梦

请带我去明日之明日

杀伐现在与昨天


前行还是黑...

文/鬼子

依然应该是黑夜

无光

我分不清是睡着还是醒着

呼喊理想

斗室囚禁着肉身

一梦吗

如自己说着自己

请赐给我

嘈杂与喧嚣过后之安静

我活着

如同没有活着

 

我自白昼归来

被羁押在统治的幻梦里

诗歌与神话

来来回回地徘徊

撞不开这样黑色光明之夜

疯狂与言不由衷的笑

和,目光呆滞

望着魂魄飞升不起

长叹一声

 

隔着厚重的窗帘

四楼之下

我往哪儿去了

黎明前卡利古拉的月亮

依然在路上

等,死亡的来临

日未出

我是不是还在睡着无声呼喊

这是梦

请带我去明日之明日

杀伐现在与昨天

 

前行还是黑夜

所有都是预设好了的

无法解析

为什么

此刻是双手举过头顶

闭着眼睛

 

2019年11月3日星期日 


边城诗社

门后

文/牧之二

无形的抓钩划过他用尽的意志。
当荒原变成面具,
星星围着光的戈壁稍息。

音乐变暗。
我心潮涌出的宁静
瞬间抬起——太阳的海岸。

夜里长鲸的蒸汽探向脸庞
像蓝色自天国降临。
早晨,城市闪光的鳞片在
巨大的钟上滴答、滴答。
树在我体内生长。

屋内的海随着睡眠起伏。
音乐是一头困兽,
树木般倒下的搏斗
在岛上滑翔。

2019.9

文/牧之二

无形的抓钩划过他用尽的意志。
当荒原变成面具,
星星围着光的戈壁稍息。

音乐变暗。
我心潮涌出的宁静
瞬间抬起——太阳的海岸。

夜里长鲸的蒸汽探向脸庞
像蓝色自天国降临。
早晨,城市闪光的鳞片在
巨大的钟上滴答、滴答。
树在我体内生长。

屋内的海随着睡眠起伏。
音乐是一头困兽,
树木般倒下的搏斗
在岛上滑翔。

2019.9

边城诗社

发呆

文/红茶


坐下  发呆

发一个晚上

想  不大不小的事

不清晰  不清楚

文/红茶


坐下  发呆

发一个晚上

想  不大不小的事

不清晰  不清楚

边城诗社

成市


文/ @王淇生

又一次,我来到这座城市
虽然没有见面 - 甚至我也不知道
你是否还在这里
路过以前我们租住的公寓,那里空空如也
只剩下一片荒唐而热闹的废墟

而我始终坚信,不知不觉中
于我们之间进行了一些轻微的物质交换
对我的心而言,也许这样就足够了
于我的嘴巴
还差一句:“再见”


文/ @王淇生

又一次,我来到这座城市
虽然没有见面 - 甚至我也不知道
你是否还在这里
路过以前我们租住的公寓,那里空空如也
只剩下一片荒唐而热闹的废墟

而我始终坚信,不知不觉中
于我们之间进行了一些轻微的物质交换
对我的心而言,也许这样就足够了
于我的嘴巴
还差一句:“再见”

边城诗社

偶尔会在凌晨想你

                 文/第101扇窗


其实也没有那么喜欢你

只是偶尔会在凌晨值班的时候想你

想当初如果我们都再坚持一下

会不会也不用一个人过圣诞节了

可是后来又觉得

我不是一个容易后悔的人

我甚至不会在分手的时候哭

我会去逛个超市

买点自己喜欢的零食和水果

再回家用头戴式耳机听民谣和情长


到后来越来越不懂何为喜欢

毕竟我们在时间里缄默了许久

也不知在跟谁赌气

仿佛一张嘴

喜欢这种奢侈品就溜走了

你抱的有多紧就有多害怕

现在的你和我

好似承担不...

                 文/第101扇窗


其实也没有那么喜欢你

只是偶尔会在凌晨值班的时候想你

想当初如果我们都再坚持一下

会不会也不用一个人过圣诞节了

可是后来又觉得

我不是一个容易后悔的人

我甚至不会在分手的时候哭

我会去逛个超市

买点自己喜欢的零食和水果

再回家用头戴式耳机听民谣和情长


到后来越来越不懂何为喜欢

毕竟我们在时间里缄默了许久

也不知在跟谁赌气

仿佛一张嘴

喜欢这种奢侈品就溜走了

你抱的有多紧就有多害怕

现在的你和我

好似承担不起去爱和被爱


我会在凌晨值班的时候想起你

但也是偶尔

比如冻的手脚冰冷的今晚

比如靠着喝奶茶来保持清醒的今晚

比如在等天亮曙光的今晚

想你给我递情书的时候

想你站在窗口给我递巧克力的时候

想我没化妆站在你面前的时候

想我和你没联系的这几个冬天

想我和你都没有好好谈一场恋爱就散了


话到这里就好了

我们应该会在某个朋友的婚礼上见面

我买了新的眼影盘和裙子

应该会比你记忆里的我

看起来更漂亮过的更好吧

你也一样吧



边城诗社

上帝的快门


文/ @王淇生

上帝按下快门
才有了人类眼里的每一个瞬间
从来都不相信这种言论,直到我遇见你的那天


文/ @王淇生

上帝按下快门
才有了人类眼里的每一个瞬间
从来都不相信这种言论,直到我遇见你的那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