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边境杀手

976浏览    40参与
平行宇宙脑洞快递员编号X

这样的天色让我想起一部很棒的电影——《边境杀手》 



墨西哥瑰丽的天空,持枪沉默的战士,还有潜藏的血腥与罪恶……



Sicario   "The Hitman"



这样的天色让我想起一部很棒的电影——《边境杀手》 




墨西哥瑰丽的天空,持枪沉默的战士,还有潜藏的血腥与罪恶……






Sicario   "The Hitman"



DepplyLoveU

😂Josh在Instagram亲自点赞盖章的我发过的超甜的他和Beni以及和巴登叔还有RR的照片(和巴登的还是在情人节那天点赞的,我不是在那天发的,那天还一起赞了和Kathryn的照片)

图一我还在描述里写了“用谷歌反向搜图结果的建议内容是国际接吻日” (和Beni都认识了超过30年了!10年曾经说Benicio对他的表演给出了他听过的最好的褒奖,但是不肯告诉大家具体是什么,因为是私人的。Beni在17年的一个杂志采访里夸他:“乔什从不虚伪装腔作势。他有一种智慧。也许这和他应对成功和失败都一视同仁有关。他是个幸存者。”)

按道理讲rps应该不要打扰本人,不过他自己都在去年骄傲月...

😂Josh在Instagram亲自点赞盖章的我发过的超甜的他和Beni以及和巴登叔还有RR的照片(和巴登的还是在情人节那天点赞的,我不是在那天发的,那天还一起赞了和Kathryn的照片)

图一我还在描述里写了“用谷歌反向搜图结果的建议内容是国际接吻日” (和Beni都认识了超过30年了!10年曾经说Benicio对他的表演给出了他听过的最好的褒奖,但是不肯告诉大家具体是什么,因为是私人的。Beni在17年的一个杂志采访里夸他:“乔什从不虚伪装腔作势。他有一种智慧。也许这和他应对成功和失败都一视同仁有关。他是个幸存者。”)

按道理讲rps应该不要打扰本人,不过他自己都在去年骄傲月发了他和巴登叔11年奥斯卡上台颁奖时接吻的照片(直播时被ABC掐掉,镜头给佩内洛普了),而且看看他那么多对RR的爱的表达,我发发合影有啥好怕的【。

粉上Josh这人好幸福的,蒸煮亲自下场带头发糖,还时不时地发发裸照,每篇文章都写得超有文采,诗也写的好棒,一个超级活跃的重度网瘾老大爷根本不愁没有粮吃!

囤
元宵节给边传把火 还是Traf...

元宵节给边传把火

还是Traffic的gay bar背景,蹭酒对象是Matt,于是我继续厚脸皮打西皮tag蛤蛤(他眉毛真是好可爱啊

好想维导回来接手第三部啊(没有说第二部不好的意思

元宵节给边传把火

还是Traffic的gay bar背景,蹭酒对象是Matt,于是我继续厚脸皮打西皮tag蛤蛤(他眉毛真是好可爱啊

好想维导回来接手第三部啊(没有说第二部不好的意思

囤
【背景不会画,是拿看门狗2的截...

【背景不会画,是拿看门狗2的截图P的】情人节给边传把火

来自看完Traffic之后的睡师提供的脑洞,Ale和Matt假装互不认识在酒吧里调情,所以我要厚脸皮打CP tag蛤蛤!

*因为他说光剑要粉的所以画了粉衬衫

【背景不会画,是拿看门狗2的截图P的】情人节给边传把火

来自看完Traffic之后的睡师提供的脑洞,Ale和Matt假装互不认识在酒吧里调情,所以我要厚脸皮打CP tag蛤蛤!

*因为他说光剑要粉的所以画了粉衬衫

Gre.Spe

Matt & Alejandro

——Sicario: Day of the Soldado

片子里Alejandro接Matt电话的时候,两个人互相说的那声“Hey”特别温柔。然后我脑子里这段的BGM莫名变成了《电话诉衷情》23333,“I just called to say I love you”什么的_(:зゝ∠)_

【明明剧情如此严肃

Matt & Alejandro

——Sicario: Day of the Soldado

片子里Alejandro接Matt电话的时候,两个人互相说的那声“Hey”特别温柔。然后我脑子里这段的BGM莫名变成了《电话诉衷情》23333,“I just called to say I love you”什么的_(:зゝ∠)_

【明明剧情如此严肃

坤氏萝卜

[邪簇]Sicario-边境杀手(完。)

·说在前面:

《边境杀手》完结撒花!写完这么一篇经历了风风雨雨,瓶颈期,崩溃期,最后顽强的爬起来拍拍灰完结了这篇。感谢所有喜欢看《边杀》的粉丝,和那些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我的小天使和太太!真的很感谢你们了。

·关于出本:

《边杀》是一定会出出来本子的,但具体时间还没确定(我懒)

最后一次邀请大家上车啦,第二次更新了,请走→d12dadffly1fwtv8z04ihj20okbqke83.jpg

·说在前面:

《边境杀手》完结撒花!写完这么一篇经历了风风雨雨,瓶颈期,崩溃期,最后顽强的爬起来拍拍灰完结了这篇。感谢所有喜欢看《边杀》的粉丝,和那些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我的小天使和太太!真的很感谢你们了。

·关于出本:

《边杀》是一定会出出来本子的,但具体时间还没确定(我懒)

最后一次邀请大家上车啦,第二次更新了,请走→d12dadffly1fwtv8z04ihj20okbqke83.jpg

DepplyLoveU

边境杀手2【剧透】

Matt真的流泪了 幕后采访里Isabelle说最后那张图那幕Josh哭得稀里哗啦的

MattXAlejandro真的好冷但是好rio啊【rps也很rio Beny和Josh19岁就相识了

边境杀手2【剧透】

Matt真的流泪了 幕后采访里Isabelle说最后那张图那幕Josh哭得稀里哗啦的

MattXAlejandro真的好冷但是好rio啊【rps也很rio Beny和Josh19岁就相识了

DepplyLoveU

乔什·布洛林之夏

他前两年拍了5部电影,然后其中四部都在今年连着上映了

色感差的可以,还是黑白好看一点【。

乔什·布洛林之夏

他前两年拍了5部电影,然后其中四部都在今年连着上映了

色感差的可以,还是黑白好看一点【。

HGG雨果果

The Extreme Long Shot of 


<Sicario>


Roger Deakins的宽银幕镜头太迷人了……


这部戏的摄影加上配音所营造的氛围真是没话可说。

The Extreme Long Shot of 


<Sicario>


Roger Deakins的宽银幕镜头太迷人了……


这部戏的摄影加上配音所营造的氛围真是没话可说。

囤
人拖男士下班回家后可能面对的两...

人拖男士下班回家后可能面对的两种情况

(今天我为边圈传火了吗?传了)

教练,我想吃他做的饭!!!

人拖男士下班回家后可能面对的两种情况

(今天我为边圈传火了吗?传了)

教练,我想吃他做的饭!!!

囤

Soldado蓝光花絮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2614511

Soldado蓝光花絮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2614511

影猎人
「观影大年2018&middo...

「观影大年2018·No.312」《边境杀手2:边境战士》

缺少了维伦纽瓦的执导和狄金斯的执镜,续集的质量明显有了下降。谢里丹的剧本虽仍保持了足够的劲道,但每个镜头、每个桥段每个转场,都因前作曾经的惊艳而相形见绌。美墨边境的恩怨,还是很残酷,但这次没有震撼到我。



多欣赏一部电影,多体会一种人生。

获取本片、共同交流电影并找其他片源,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影猎人」(ID:yinglierenyingshi)

「观影大年2018·No.312」《边境杀手2:边境战士》

缺少了维伦纽瓦的执导和狄金斯的执镜,续集的质量明显有了下降。谢里丹的剧本虽仍保持了足够的劲道,但每个镜头、每个桥段每个转场,都因前作曾经的惊艳而相形见绌。美墨边境的恩怨,还是很残酷,但这次没有震撼到我。



多欣赏一部电影,多体会一种人生。

获取本片、共同交流电影并找其他片源,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影猎人」(ID:yinglierenyingshi)

熟肉制品

梦境

OOC! sicario 2 剧透!

模糊的Matt/Alejandro 

防剧透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一句话概括:Alejandro有很多噩梦,他会溺亡其中,也会醒来并复原——而这不是其中一个。


在少有的空闲里,他会想死亡是什么滋味,直到被睡眠包裹。死亡是一把钝刀割开气管、颈部肌肉、动脉血管和骨头。死亡是被一桶高过你大过你浸泡你拥抱你的酸溶掉内外黏膜洗刷脏器眼球。他看过这些,看过更多的,做过更多的,但他想不出来。梦境给他怜悯和启示:他也许就在数年前那天成为被挖掉双眼...

OOC! sicario 2 剧透!

模糊的Matt/Alejandro 

防剧透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一句话概括:Alejandro有很多噩梦,他会溺亡其中,也会醒来并复原——而这不是其中一个。


在少有的空闲里,他会想死亡是什么滋味,直到被睡眠包裹。死亡是一把钝刀割开气管、颈部肌肉、动脉血管和骨头。死亡是被一桶高过你大过你浸泡你拥抱你的酸溶掉内外黏膜洗刷脏器眼球。他看过这些,看过更多的,做过更多的,但他想不出来。梦境给他怜悯和启示:他也许就在数年前那天成为被挖掉双眼舌头斩断四肢的一封信息,包裹得紧实鼓胀,毕竟他出门时曾把那白西装理了又理——或者四肢交拧关节酸痛中是那位昨天勒死的年轻人率先一刀捅破他股动脉——再切换到炸药、雾中来自所有人盲点的弹头,时间和空间飞散——血横竖上下汩汩流动,继续喷溅着,墙上手上嘴里。皮肤五颜六色,肿胀艳丽,脂肪和肉块被含在舌下。太阳穴炸开。有人喊,“父亲!”


“Alejandro!”



他还活着。呼吸和聚焦都不是死亡允许的动作。他在安全的空闲里用半分钟试图回想现实所在并失败,看向声音源头。他看到Matt正看着他,十点钟方向,坐在床沿,床边墙上挂钟指着二,汽车旅馆的窗帘稀烂,室内只有来自床头灯的微光,所以这是他们在任务结束分道扬镳的前夜。


“你还好?”Matt声音温柔,像第一次见他噩梦。他揉着还在发抖的手指,对Matt点头,却毫无控制就出声:“是的,先生,我很好。”这声音让他惊讶,他的声音属于一个女人,他另一只手也开始颤抖,他的婚戒不知所踪。


“你在说谎。”Matt笑着站起,床头的灯光被挡住,这具身体和它的阴影盖过Alejandro还在聚焦的视线,“没有人在做了那些事后还好。但我喜欢这样的谎,说明你很配合,你不打算让我审讯,也不会想试试让我验证信息失败的后果。”他拉了另一把椅子坐在Alejandro跟前,把两只脚跷到他的大腿上,Alejandro看了又看,那眼熟的拖鞋鞋底沾着可疑的污渍,它接触的的短裙上也是。这让他皱眉,甚至让他手指发抖,而他的手,或者说的手,正分别被绑在两个扶手上。没有发抖,没有揉搓和按压,没有婚戒。


但这一切又新颖得不像梦境。Matt对他歪了歪头,“女士,我期盼的只有一个答案。名字,地址,号码,什么都行。我知道你和他联系过,并且至少还应该在三天后给他报个准信。我们美国人就这么懒——所以,我什么问题都不会问。”


他的鞋尖几乎要压烂的下乳。肠子和胃都被挤得重重叠叠。


他居然感到乳房和疼痛的存在。虽然还有些迟钝。他观察Matt的表情,逆光看不太清,那张脸轮廓分明,眉骨的阴影把眼眶盖满,嘴抿着,下颌强硬,能一口咬断金属似的。熟悉的人总能在某刻让他感到陌生。喘气、呜咽、接着开口,却是一串Alejandro不能辨识的信息。像被扰乱的无线电频率、白噪音、Matt审讯室里的那些玩意、无逻辑的梦境。Matt的表情却变换得细微而真实。Alejandro后知后觉这是因为他收起双腿,现在靠得太近。他的睫毛和牙齿都要碰上的脸颊,尘土和汗液。薄荷味口香糖。真实的触觉。他的皮肤粗糙如砂纸,一接触就能把磨得稀烂。


Matt只把额前的碎发捋回脑后,他的手掌并没弄痛他分毫。而在颤抖。他也跟着颤抖起来。从腿肚到后颈,他感到多年未曾接触的恐惧,关于死亡,遥远的祖母在摇椅上病逝的画面和气味。她体会到决心,在他的肚子里……他看到关于许多孩子的画面。笑容,奔跑的足迹,耳边的声音,它们揉成一团埋在肠子深处,向着脊柱游动。她被剥夺了最本能的那个选择:战斗或逃跑——被剥夺了激发那一丁点肾上腺素的所有鼓励机制,剩下的只有那团东西,裹着体液的恐惧和无明,不知什么时候会冲破胸口。


他当然经历过这样的时候,在完全不同的空间里。可这即视感太不适。


他甚至感到全身发疼了。视野更加模糊,Matt的脸却幽灵般清晰。他在打电话,眼睛藏在眉骨阴影里,瞳孔边缘反光发亮。亮过他身后那盏灯,亮得让Alejandro能看到房间另一边,坐在另一张床上的黑影。那是一个更加熟悉的人。


她喉咙发出咕咕的声音,咸涩和表皮脱落摩擦的触感。空气仿佛变成她颅骨里同样的胶质,她由此便轻松放大放大放大拉近拉近拉近停滞的的时间和距离。Alejandro看到自己,擦枪,手上溅了血。他感到乳房侧面的疼痛。贯穿伤,枪伤,呼吸困难,是肺部。


他心不在焉。疯长的头发被别在耳后又肆意挣脱,遮了他大半张脸,似乎能遮挡半个世界的听觉和视觉。Alejandro看到自己想象死亡滋味的模样。Matt收了电话,向他走去,连步伐的声音也柔软了多,Alejandro的记忆里没有这一幕吗?他突然难以肯定。Matt的虎口握住他的手腕,拇指摁上内侧确认心率,四指缓缓攀爬上他抚摸枪管的手掌,扣住也固定指间的缝隙。“律师,你还好吗?”Alejandro手指只再动了动。他低着头,依然把半个世界和半个Matt挡在门外,背部开始新一轮的高高低低的耸动。不听使唤的鲸鱼。


Matt的另一只手不紧不慢地盖住它。梦境缠绵混沌从开始到现在,Alejandro第一次感受到热度,这似乎打开了他身体的某个开关,他同时像海绵吸收进空气和失血带来的冰冷,两具身体,枪管和椅子扶手上同样冷粘的血液,意识则被抽离:Alejandro认定自己被Matt固定在此时此刻,被分作两块,被热力吸附在手掌和后背上,硕大沉重的头脑空空。不同手指在不同接触面不会均匀的力道,不同指节上不同形状厚度的茧。而遥远的,从失血的摇晃的那把破椅子传来的视角里,他看到对方发亮的眼睛。那是情感吗?他几乎难堪了,像被巨石砸中,一动不动,这是Alejandro的修饰语法:他的食指缓慢而轻柔地挪动,靠在对方的食指上,没有用力,只是让它们更近一些,更紧一点。


“嗯。”他听到自己说,“该完成我这部分的事了。”他试图不着力地从那两只手里抽离出去,灵魂狡黠地在头脑里再会,他变回他自己,Alejandro Gillick,哥伦比亚贩毒集团的杀手,被两句话借到CIA的临时据点。



“她们才搬到那边,没人该知道她们在那。墨西哥没有秘密。我们现在知道那所中学有位老师,是当地头目的情人之一。

她还惹上了其他不该惹的人。我们的好机会,处理好就不会有暴露的可能。尽快行动。现场需要是处决的手法,这部分就交给你了。”



他拿上枕套,去洗手台浸湿了它,提在左手,右手粘着那只没放下过的枪走到她面前。他的记忆变得清晰,怎么把她挣扎的头盖在那团米黄色的布料里,怎么收紧脖子的口,怎么在看肩膀抽动起伏时于内心不可遏地喷涌出黑色甘美汁液。他侧向着她,从左到右,子弹对穿过去,红红白白的浆汁旋转着贴到墙上。


他感到空虚。少有梦境结束像这样平静,也许是因为Matt在此。那双手就在这时也出现过来。温暖的,不可抗拒的,负责指出方向并推进的一双手。在他的肩膀上,在他的后背,“下一步行动三天之内进行,你跟着我还是什么?”这句话他不能再假装不记得了。没有具体时间地点目标安排,他除了这个美国人的名字和半猜测到的来历外一无所知:拖鞋、薄荷味口香糖、手指的粗细和茧的分布是很久之后才得到的新的有所意义的记忆——而他彼时活在噩梦里,回答完“嗯”就影子似的跟上对方后背,噩梦中任何方向都可以是出口,不论那双会反光的眼睛,这双手就足够让他继续走上个三天,再走个三五天,再走下去的了。


他们走了三五年。他吃一些美国人口味的食物,更少地用“嗯”来回答所有疑问句,只擦拭一遍枪管或身体溅上的血肉,不计数刀刃划破的喉咙。他享受Matt眼里的微光,并从他眼里看到自己眼中也带上同样光泽。他不是律师,不是被叫作杀手的律师,他是个真正的杀手了。


这是梦境还是回忆?在现实感重新席卷的瞬间,他被空虚吞噬着感到那样不可遏制的冲动。得到不可得到——甚至不想得到之物。因为他是如此坦诚地一无所有,而这的确是除了那具尸体外离他最近的东西了——他丢下枪,转手抓住那两只手,将它们放在自己腰间,把自己的双臂环绕到对方汗湿的后背上。他贴得足够近,这个卑鄙的行动当然不需要防弹衣,Matt的心跳没有变化,他就像没被抱住,他的呼吸同样没有变化,那双手令人贪恋的热度和力量也没有冷却,但Alejandro知道这瞬间就是梦境格式化的时候。或者是活着这个概念对他而言格式化的时候。他并不因千万种神秘的因由处于那具女性身体里半分,但他也已舔到死亡的刀刃,从左到右对穿,红红白白的浆汁连着半截舌头钉在荒漠的血泥地上。他离开噩梦,清醒时选择的复仇是走回地狱,寻找出口是人尽皆知的谎言。那双手将他推到这里,那便是就在这里了。




他在从未想要拥抱和亲吻时得到过,所以在最后的黑暗来临时,他对耳边欢呼声里沉闷的直升机旋翼声抱有几乎神圣的信念。


他甚至相信有人在那里默念他的名字。



死亡瞬间的可爱熊熊!回忆初见面的时刻XDDD

女角色设定是出卖妻子女儿行踪的小学教师呢()


篁兮

【Sicario】Backfire【Matt Graver/Alejandro Gillick】

斜线只代表配对,无差配对

等级:R

涉及Sicario: Day of the Soldado大量剧透!

涉及大量剧透!

涉及大量剧透!

剧透警告完毕!

-------------------------------------------------------------------------------------------

Alejandro倒下了。在Matt Graver的眼前,在军用飞机的小小屏幕前。他倒下了,倒在黄沙上,倒在戈壁岩环绕的沙漠上。他像头公牛一样的挣扎,他曾像公牛一样挣扎,像在那该死的马德里斗牛场的公牛一样挣扎——这比喻多形象,他像头骄傲披着胜利战袍...

斜线只代表配对,无差配对

等级:R

涉及Sicario: Day of the Soldado大量剧透!

涉及大量剧透!

涉及大量剧透!

剧透警告完毕!

-------------------------------------------------------------------------------------------

Alejandro倒下了。在Matt Graver的眼前,在军用飞机的小小屏幕前。他倒下了,倒在黄沙上,倒在戈壁岩环绕的沙漠上。他像头公牛一样的挣扎,他曾像公牛一样挣扎,像在那该死的马德里斗牛场的公牛一样挣扎——这比喻多形象,他像头骄傲披着胜利战袍的公牛,在滚烫的沙上翻滚挣扎,等着被一群操着西班牙语的怂货屠杀。这群狗娘养的甚至都不敢解开他的头套,去直视他的眼睛——那一定会把他们吓得屁滚尿流。


那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子开了枪,Alejandro不动了。


那个男人死了,像一头畜生一样死在这操蛋的,吃人的沙漠。这些黄沙会吸干他最后的血。Matt Graver会好奇被Alejandro的血滋润的仙人掌会是什么样子,是怎样沉默的伫立在这片昏黄的地狱,投下黑暗可怖的神秘阴影。


那个男人居然会死。Matt Graverr曾经设想过自己的无数种死法,但从来无法设想Alejandro的结局。他无法设想这个死亡化身的死去,但显然,命运才是最好的编剧——Matt Graver见证了死神的死亡。


他想再看看Alejandro的眼睛。他是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他很少观察Alejandro的眼睛——即使在他们最亲密的时刻。那双狭长漆黑的眼睛,像无尽的深渊,让人畏惧——就连Matt Graver 这十恶不赦的恶徒也不敢多加窥探。但就像深不见底的渊池一样,它们满足了人们所有对黑暗的浪漫——漆黑的潭水荡起沉默的涟漪,刺骨的湍流裹夹着冰冷的柔情。Matt Graver会回想起他与那双眼睛的每一次对视。了结猎物后的淡然,设计筹划时的谨慎,还有更多,更多的,空白的凝视。那些空白的凝视无声的渗透出无法言说的沉重。


Matt Graver没有能力承载这份沉重。他们曾分享过彼此急促的喘息和粗糙的抚慰,但当那一刻到来时,Matt Graver却移开了目光,将脸撞在Alejandro的肩上。他当然知道Alejandro在看着他,用他漆黑的瞳孔冷静地斜望,审视着他,像枪管上蓝黑的反光——仿佛他们不在燥热的亚利桑那荒漠基地的厕所隔间。Matt Graver无力打破他瞳孔深处令人窒息的冷静。他的眉头会因突然的入侵而簇起,他的呼吸会因激烈的顶撞而急促,但那双漆黑的镜子依然吞噬着所有的射入它们的光彩,平静如死亡本身。Alejandro蜜色有力的腿勾在他的腰上,鼓涨的肌肉随着他的律动一次又一次将他推离,他不得不更用力的钉入他的体内,如荒漠中的豺狼互相角力,肉体的碰撞淹没在黏腻窒息的沉默中。他会欣赏Alejandro裹夹在松散白衬衫的躯体。不同于自己的累累伤痕,除了腹部的一处疤痕,哥伦比亚人古铜色的肌肤完美如雕像。他赞叹过一次他几近无暇的躯体——一个杀人如麻,出生入死的杀手几乎不可能拥有的皮囊。他以为Alejandro会对他露出讽刺的笑容,可他没有。他回以他凝视。黑曜切开呛人的烟雾,刺伤Matt Graver的眼底。他说,他是天生的Sicario. 


他是。


他是天生的Sicario,不是天生的律师。所以命运才将他的妻子女儿在他眼前残忍的屠杀,以促使他完成无法逃避的使命,让他安息于无法摆脱的阴影,抹杀,他走入命运正轨前的全部人生。


但,Matt Graver还是可以一瞥昔日的Alejandro。他总是那么耐心,与急匆匆直奔主题的美国大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细致地扩张着他,缓慢温柔到 Matt Graver每次都忍不住地骂他到底是不是萎了。Alejandro会报复性地压一下他的前列腺,然后继续用自己的节奏为他做着准备,像是执行任务前的枪支测试,也像相爱情人一样的体贴温存。


他们纠缠在一起,除了缠绵的喘息和肉体的碰撞,别无杂音。亚利桑那,得克萨斯,他们交缠在地狱般的炽热中。地狱也不会比这更糟,Matt Graver从不畏惧彼岸的命运,何况他与死神水乳交融。


他会回忆Alejandro看着Kate和Isabela时的眼神。他会回忆后视镜里Alejandro对Isabela罕见地勾起唇角。他可以意识到那看似平静空白的深沉凝视下翻涌的旧日深情。他可爱的女儿现在应也如Kate般年纪,却被屠宰在Isabela的年华。


他也许还会回忆起关于Alejandro更多的事情,但他最终会忘记所有,在通往地狱的路上义无反顾——他知道他会在那里等待着自己。


他当然没有流泪。


他对突击队员说,wipe them out.


他将Isabela抱回飞机上,不管她是不是什么美军屠杀墨西哥平民的证人。


公路在无尽的沙漠处漫延。Matt Graver俯视着它,像俯视着他本人的毁灭之路——永无止境的燥热,孤寂。


不,我还是会想起他。


那辆曾经载着一车刚刚被他崩了猪猡们的绿色皮卡晃晃悠悠地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溅满脑浆血迹的驾驶车门在直升机逼近地面时打开。


Matt Graver 走下飞机,影子交汇在死神的阴影中。


My Love - BeiPing

她是新一代的英伦玫瑰,时而妖冶霸气,时而清纯古典。她就是艾米莉·布朗特。
17岁的时候,她在爱丁堡国际艺术节上的表演被星探看中,获得了人生第一份合约,颜值加演技让她从舞台剧逐渐走上大荧幕。《穿普拉达的女魔头》让她在电影圈崭露头角,声名鹊起。艾米丽的事业也蒸蒸日上,出演《明日边缘》里面潇洒帅气的丽塔真的是帅到爆炸这部电影让她在动作片界一战成名,转年上映的《边境杀手》,帅气不减,又添加了细腻的人物性格。从坚持正义到发现被利用,心态上的变化清晰的体现在演技上,整部影片中她的表现可以说是无懈可击。

她是新一代的英伦玫瑰,时而妖冶霸气,时而清纯古典。她就是艾米莉·布朗特。
17岁的时候,她在爱丁堡国际艺术节上的表演被星探看中,获得了人生第一份合约,颜值加演技让她从舞台剧逐渐走上大荧幕。《穿普拉达的女魔头》让她在电影圈崭露头角,声名鹊起。艾米丽的事业也蒸蒸日上,出演《明日边缘》里面潇洒帅气的丽塔真的是帅到爆炸这部电影让她在动作片界一战成名,转年上映的《边境杀手》,帅气不减,又添加了细腻的人物性格。从坚持正义到发现被利用,心态上的变化清晰的体现在演技上,整部影片中她的表现可以说是无懈可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