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1193浏览    155参与
内-脏-攻-击

堆堆摸鱼们🐟...全是东三省...

(其实具体人设还没补完但姑且先爽一下【???)

堆堆摸鱼们🐟...全是东三省...

(其实具体人设还没补完但姑且先爽一下【???)

❖蘇  继

p1宁/夏,p2辽/宁

色彩练习

话说有人想点图吗)

p1宁/夏,p2辽/宁

色彩练习

话说有人想点图吗)

❖蘇  继

@葱⭐fa 点的涵设东三,画了两张,完成度其实都不是特别高见谅ww

p1右向左为黑,辽,吉
p2右向左为辽,黑,吉

@葱⭐fa 点的涵设东三,画了两张,完成度其实都不是特别高见谅ww

p1右向左为黑,辽,吉
p2右向左为辽,黑,吉

❖蘇  继
@寒山拥炉 点的他家东三省从右...

@寒山拥炉 点的他家东三省
从右向左分别为辽,黑,吉

@寒山拥炉 点的他家东三省
从右向左分别为辽,黑,吉

鎏千落-一饕餮💓

千盏.战败

#北宋

#私设

#景仪视角

-一如果⋯我还能活下去,你可愿与我比肩共看明灯⋯


夜⋯很黑⋯

不知何时空中掉落雨滴,看着路上行人急忙四处寻找避雨的屋檐。只感到好笑,任雨点滴落在脸上。

  只见那些人对自己指指点点,脸上满是嘲讽。对我的眼神⋯⋯对异类一般。

本来就是异类⋯

便无奈的笑了笑,仅仅是那一刻。对他们仅有一点好感全无。

如同蓝府那群伪君子一样。

几乎是飞奔一样逃到了离这最近的一片竹林,即使很怕鬼怪。只要离他们远些,就不用看见那幅嘲讽的模样。

也许是下雨的缘因,嗅到了比以往更加强烈的泥土气息。伴随着雨声,不禁暗暗抽泣。

“你⋯你是蓝府的人吗⋯”...



#北宋

#私设

#景仪视角

-一如果⋯我还能活下去,你可愿与我比肩共看明灯⋯


夜⋯很黑⋯

不知何时空中掉落雨滴,看着路上行人急忙四处寻找避雨的屋檐。只感到好笑,任雨点滴落在脸上。

  只见那些人对自己指指点点,脸上满是嘲讽。对我的眼神⋯⋯对异类一般。

本来就是异类⋯

便无奈的笑了笑,仅仅是那一刻。对他们仅有一点好感全无。

如同蓝府那群伪君子一样。

几乎是飞奔一样逃到了离这最近的一片竹林,即使很怕鬼怪。只要离他们远些,就不用看见那幅嘲讽的模样。

也许是下雨的缘因,嗅到了比以往更加强烈的泥土气息。伴随着雨声,不禁暗暗抽泣。

“你⋯你是蓝府的人吗⋯”

声音软糯,是个孩童的声音。慌忙止住哭声。抬头一看是个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孩,身上穿着正是蓝府的交领襦裙。大概是出于对蓝府的厌恶,冷声道:

“汝为何人?”

“蓝⋯蓝愿⋯”

那个小孩急的都要哭了出来,心中本就急噪,握紧袖里的小刀。

“闭嘴。”

走了几步,见他愣在原地。只感到小孩可真幼稚,这也能被吓到。

明明⋯自己也没比他大多少,可能是因为蓝府人嘲讽和打骂让我⋯早已把自己当作了看透人间的大人罢了。

志向不同,那些人软弱⋯只想当文官过安稳日子⋯就看不起当武将的人⋯

转头对他道:

“还走不走?”

“走⋯”

小孩连忙跑了过来,轻轻叹道:

“要是⋯有明灯就好了⋯”

听他这话,不禁身形一顿。月亮被遮挡,天空有些微亮。

“孔明灯?”

“嗯⋯”那人抬头笑了起来,眸子里似乎有光芒在亮。又听见背后传来一句:

“要是⋯有人能陪我看就好了⋯”

不知何时,又传来咿咿呀呀的童声。

似乎⋯在唱一首跑调的乐曲⋯

孔明灯⋯从来没看过呢⋯



“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


学堂里传出一阵阵诵读声,只见那人神色很是不安。那双清亮的眸子泛起血丝,开口哑声道:

“你⋯你可是想好⋯去当武将?”

听他这话不禁笑出声来,转身笑道:

“我本是异类。”

又怎能不会想好?

这就是命格罢了,我倒要看看⋯

这大宋,有什么办法让我爹娘心甘情愿的战死!

又想起了什么,咬紧牙关。

转身递给那人一封书信,上面写着两个大字:

勿念。

空中又开始下起了绵绵细雨,脸上有微热的感觉。

那是雨⋯还是泪?

早己混在一起,分不清了。




不知不觉又过去几个春秋,束起马尾的青丝早己长及到腰。

看那位黄袍男人神色焦急,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什么。从头到尾只是微微皱眉,到最后只好道了一句:

“臣定当不负重托。”


真是让人头疼。



常胜将军,又有谁能次次不败呢?

从更高的地方摔下来,只会更疼吧⋯



这一战,最终是输的。

断头台吗⋯怕什么⋯

便高傲的仰起头,见那人手中刀甚是钝。

看来是想我死的更痛苦些罢了。

那人很是柔弱,那墨绿色的交领襦裙还印着兽头纹。

聂家的屠夫⋯辽可真尊重宋人呢⋯

下面站了许多布衣,却见到蓝府的人。中间还有个黑红衣裳。不由得自嘲的笑了起来。


“我就是死!也绝对不屈服你们辽人!”


认命的闭上眼,等待死亡。

父亲⋯我明白了⋯

是大宋的百姓,才让你和母亲选择了这条路。

与其说这是死亡,不如说这是新生!


-文渣,是以前的旧文……

-卑微千落☆

我快谢顶了

【鲁辽】鲁哥再抱我一次


CP:鲁X辽     

小学生文笔注意。

想哪写哪瞎乱写注意。

——————————————————————

        王辽喜欢王鲁,山海关内他最喜欢的就是王鲁。

  也许是因为地理相近,历史上交流联系多的缘故,他们也是半个亲戚,他对这个亲戚总有一份特别亲切的感情。

  王辽还记得他小时候和王鲁玩,玩着玩着王鲁就会爽朗的大笑几声二话不说将他抱起来搂在怀里,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会温柔的一下一下的梳理着他乱翘的头发。

  随着时间推移,王鲁大哥还是北方的那个...


CP:鲁X辽     

小学生文笔注意。

想哪写哪瞎乱写注意。

——————————————————————







        王辽喜欢王鲁,山海关内他最喜欢的就是王鲁。

  也许是因为地理相近,历史上交流联系多的缘故,他们也是半个亲戚,他对这个亲戚总有一份特别亲切的感情。

  王辽还记得他小时候和王鲁玩,玩着玩着王鲁就会爽朗的大笑几声二话不说将他抱起来搂在怀里,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会温柔的一下一下的梳理着他乱翘的头发。

  随着时间推移,王鲁大哥还是北方的那个王鲁大哥,弘扬着齐鲁文化的优良传统,高尚又刚毅,忠实又厚道,豁达又豪爽,王辽对他的好感度一直居高不下。

  而他王辽也已经顺利成长为一个阳刚健气的能独当一面的东北大男孩,虽说他心里对王鲁有好感,会想要亲近他,但如今再撒娇求王鲁抱抱自己什么的……想想就羞耻的不得了……

  但也不是没有办法。

  每到冬季,或是过年过节的时候,王辽都会拎着东北的特产去王鲁家看望他,他总是故意不穿暖厚的衣服。

  “虽说山东要比东北暖和,但好歹也在北方,冬天也是很冷的啊。”

  王鲁气王辽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但见王辽抽着鼻涕冻的直发抖的模样,心里顿时又一软赶忙把自己的围巾围在王辽的脖子上,想都没想就把他搂在怀里,希望他能暖和一会。

  王鲁独有的、令他无比熟悉的气息充斥着王辽的鼻间,王鲁的怀抱也还是和曾经一样,依旧那么坚实又温暖。

  王辽感觉自己冰冷的身体逐渐有了温度,脸颊更是控制不住的发热发红。

  王鲁像是发现了他的异常,低头一看顿时惊的大叫一声。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你发烧了吗?!!”王鲁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我没事,我没有发烧。”王辽对着王鲁笑了笑,柔声说道,“鲁哥就像个温暖的大火炉……有你在我一点都不觉得冷了。”

  王鲁摸上王辽的额头反复确认他真的没发烧后才彻底松了口气,等回过味王辽的话,王鲁的脸上也不由得一红,更是将王辽紧紧搂在怀里,有些窘迫的将脸埋在王辽肩膀处的围巾里,闷声的说道。

  “……下次过来可别再穿这么少了。”


  好客山东欢迎五湖四海的朋友,更别说是他远房的小亲戚了。

  王辽一来到王鲁家立刻便受到了超热情的款待,北方爷们相聚在一起过节吃饭又哪能不喝酒?

  酒过三巡,王辽仰脖猛灌了好几口后放下了酒瓶,打了一个酒嗝,昏昏沉沉有意无意的蹭到了王鲁的身边。

  “小辽你是不是醉了?”王鲁掐了掐王辽再次红透了的脸蛋,特别有成就感的说道,“看来你的酒量不及你鲁哥我啊。”

  “呜……”

  王鲁微凉的手附在王辽高热都脸上,温差感让王辽觉得特别舒服不由自主的在王鲁掌心里蹭了蹭。

  其实王辽并没有全醉他还保有一丝理智,他在施展他第二个计划,借着醉意向王鲁亲近,反正就算再羞耻灌醉后睡一觉第二天醒来就都忘了。

  “嗝……鲁哥……”王辽抓着王鲁的右手像小猫一样蹭着,可能是喝的太多忍不住又打了几个嗝。

  王鲁见状忍不住伸出另一只手拍着王辽的后背帮他顺气,王辽见状一头扎进王鲁的怀里。

  “嗝…鲁哥……嗝……”王辽嗅着王鲁的气息,他总是贪恋着王鲁,希望能和他更亲近一些。

  王辽炙热的呼吸喷洒在王鲁的颈间,让王鲁也觉得身体燥热,可能他也是酒喝的太多的缘故吧……

  王鲁低头看到王辽红着脸紧皱着眉头,紧抱着他还时不时打着嗝,只觉得心中最柔软的部分被猛的戳中。

  “难受吗?”王鲁自己都没意识到他是用多么温柔的语气,他拍了拍王辽的后背又抚摸上他柔软的头发。

  “……”王辽摇了摇头,只要有王鲁在身边他王辽就什么问题都没有,真希望时间能永远停在这一刻,让他永远沉溺在王鲁温柔的海洋里。

  “鲁哥……你能不能一直抱着我……”

  也许是因为酒精上头,困意来的很快,王辽没听到王鲁说了什么就睡了过去。

  

  等王辽再次睁开眼屋子里已经是一片漆黑了。

  王辽发现他正躺在床上,还是和王鲁躺在一张床,被王鲁搂着腰一起躺在床上。

  王辽一转头映入眼帘的就是王鲁放大的脸,顿时酒醒了一大半。

  感觉到身旁动静的王鲁也醒了过来。

  “嗯?”王鲁不明所以的收回搭在王辽腰上的手,揉了揉惺忪的眼睛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有。”王辽顿了顿,扭过头动了动身体,缓缓说道,“我们……很久都没有一起睡觉了。”

  “你想的话以后我们随时都可以一起睡觉。”

  “……”

  “欸欸欸?!你怎么突然把自己蒙在被窝里了?”

  王鲁费了半天劲才把躲在被窝里缩成一团的王辽捞出来。

  “你也不怕闷死。”见王辽大口喘着气王鲁逗弄的笑道,“是酒还没醒在耍酒疯呢,还是在害羞啊。”

  “我当然是在耍酒疯!”王辽转身紧紧抱住了王鲁。

  “……只有在你的怀里我才能冷静下来。”







       【end】

鎏千落-一饕餮💓

国破

ooc致歉

私设:将军仪,皇帝苑,丞相凌

历史背景:北宋,含有重文轻武和重用文官。


#文渣,做好心理准备


人非草木皆有情。


世人大多为情所扰⋯

因为情⋯而放弃了信仰。

我不是没有情感的石头。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黑夜⋯日光何时升起?


“景仪,一定要多看《礼记》等书。”

“为什么啊?”

眨了眨眼,不解的向同伴问道。

“我爹说的!这样才可以当大官,挣大钱!”那人颇为骄傲的说道。

“可是我想当武将⋯”顿了一下,又满脸期待的向人望去又道:

“男儿就因该在战场上厮杀。”

  嘴角便勾起满足的微笑。


“蓝景仪!不去赶考吗?”那人背...


ooc致歉

私设:将军仪,皇帝苑,丞相凌

历史背景:北宋,含有重文轻武和重用文官。


#文渣,做好心理准备


人非草木皆有情。


世人大多为情所扰⋯

因为情⋯而放弃了信仰。

我不是没有情感的石头。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黑夜⋯日光何时升起?


“景仪,一定要多看《礼记》等书。”

“为什么啊?”

眨了眨眼,不解的向同伴问道。

“我爹说的!这样才可以当大官,挣大钱!”那人颇为骄傲的说道。

“可是我想当武将⋯”顿了一下,又满脸期待的向人望去又道:

“男儿就因该在战场上厮杀。”

  嘴角便勾起满足的微笑。



“蓝景仪!不去赶考吗?”那人背着行囊,身后还有的是曾经劝我的同伴。

冲他们笑了一下,停下挥动着手中的佩剑。




“什么!连上战场也要有布阵!”

面前的是⋯布兵摆阵图。

看了四周不相识的战友,不由的苦笑。

这大宋⋯

无能⋯

干脆闭上眼,心中默念道:

我没有这样无能的君主

不知何时,流下两行清泪。

黑夜里⋯似乎有人在唱歌

那是一种轻轻的⋯声调⋯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你⋯你在干嘛⋯”

我盯着面前那人,恶狠狠道。

只见那人鬼鬼祟祟脸上还带着惊慌,看起来是第一次干这种事。

“我只是个小小的武将,还不如⋯替人拿钱办事⋯”

“绑起来。”

顺着远处的歌声,找到那坐在墙头的人。

“你是谁?”

那人淡淡道:

“看破而不说破,则是聪明人的选择。”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我讨厌,也可以说厌恶。那些为了什么“国家大义”而让自己的生母在你面前活活惨死!

如果这就是义的话,我宁可当一个生而无义的人!

就让我⋯放纵一次吧⋯

“我蓝景仪,从今日起⋯成为我大辽细作。”

想了想又道:

“只求能放我生母。”


我也早就知道,你我二人。

迟早要刀刃相杀。

情如手足⋯也会因为自己的信仰而改变。

我也只是一凡人罢了,为了信仰⋯

让无辜之人惨死⋯

不值。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你有信仰吗?”

我又看见那个孩提一遍又一遍问道:


“你有信仰吗?”

又看见他吹吹刘海,脸上有当日的笑颜。


“我父亲...是最伟大的英雄!不许你们骂他!”

又看见他与那些孩童执着的说着当初的话。

“我...蓝景仪是有信仰的人。”

“才不会屈服。”

又看见他满怀希望的说着。

但....

回不去了。

为了母亲,我愿做个俗人。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蓝景仪!你个叛国⋯呸!你个懦夫!”

“是懦夫又何妨?”

我转身把剑指向他,又道:

“金凌!你不是早就看我不顺眼吗?!”

“我是懦夫!但我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啊!”

大颗大颗的泪珠在我脸颊滚过。

“这一战,我必须赢!”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黑夜中⋯又想起那些战士的鲜血⋯


“你为大辽立功,为何⋯”

面前人装做一幅不舍的模样,只是掏出他腰间的匕首。

“我不配活在这世上。”

顿了顿,又道:

“蓝某⋯只求一死。”

空中血液飞扬⋯

母亲⋯孩儿不孝⋯

似乎又看见那人面貌,心中生起一股强烈的念头:

死就死!


当官莫为将,做铁莫做针。


也不知谁潇然泪下⋯

我有信仰⋯抛弃又何妨?

只是⋯对不起当初的自己⋯

我的信仰⋯

早己破灭⋯


-我真最后就改这一次

-文渣⋯

-古诗出处:白居易《李夫人》

-很多人都不懂这个文,这就是个关于北宋很现实的文。将军仪的原来人设是林菝葜[原创](名字也有一定的用意,可以在百度上找)武将那个,真的特别现实。有时武将都吃不饱饭,不为这世俗所困,谁又能做那种事?行军图是将士都要依靠图纸上战场布阵,你想想,连战场上都不能自由发挥。有多少战士要死?这个文一定是要重写的,但我可能会忘⋯当初写这个文都写哭了⋯


-把国破发出来,区分一下菝葜

-告诉我懂没懂?谢谢

陌上为安
影安回来辽!影安回来!影安回!...

影安回来辽!
影安回来!
影安回!
影安!
影!

歪?120吗?有人疯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影安回来辽!

影安回来辽!
影安回来!
影安回!
影安!
影!

歪?120吗?有人疯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影安回来辽!

摩诃把迦楼罗踹下床

宋辽金,一家亲(2)

〖亮出名字〗

萧观音:有谁比我名字更奇葩?

萧菩萨哥:……

萧夺里懒:……

萧普贤女:……

萧塔不烟:楼上一个观音一个普贤是什么节奏?

萧瑟瑟:我们萧家的皇后


〖理还乱〗

唐括定哥:@阿里虎:你怎么了?

阿里虎:我女儿跟我争宠!

唐括石哥:完颜亮真会乱搞


〖???〗

赵佶:1、2、3……

完颜晟:数什么呢?

赵佶:38个儿子,42个女儿……一共……80个……

完颜晟:……

赵佶:1、2、3……

完颜晟:又在干啥?(递个计算器)

赵佶:有封号的143个……600多个……

完颜晟:???

赵佶:我老婆

〖卢俊义手动艾特李师师〗


〖外来〗

铁木真:大家好

辛弃疾:你好,你几岁了?

铁木真:这个群要报岁数么?

辛弃疾:要

铁木真:...

〖亮出名字〗

萧观音:有谁比我名字更奇葩?

萧菩萨哥:……

萧夺里懒:……

萧普贤女:……

萧塔不烟:楼上一个观音一个普贤是什么节奏?

萧瑟瑟:我们萧家的皇后










〖理还乱〗

唐括定哥:@阿里虎:你怎么了?

阿里虎:我女儿跟我争宠!

唐括石哥:完颜亮真会乱搞










〖???〗

赵佶:1、2、3……

完颜晟:数什么呢?

赵佶:38个儿子,42个女儿……一共……80个……

完颜晟:……

赵佶:1、2、3……

完颜晟:又在干啥?(递个计算器)

赵佶:有封号的143个……600多个……

完颜晟:???

赵佶:我老婆

〖卢俊义手动艾特李师师〗









〖外来〗

铁木真:大家好

辛弃疾:你好,你几岁了?

铁木真:这个群要报岁数么?

辛弃疾:要

铁木真:1162年的。

辛弃疾:我比你大12岁(握手)

陆游:大37岁(握手)

李清照&岳飞『不想说话』








〖西夏〗

李乾顺:@岳飞  踏破贺兰山缺是什么意思?

岳飞:我只想说西夏和蒙古是咋进这个群的?

李清照:不要管他,他是宋词里的一股泥石流

岳飞:???

陆游:李阿姨是说:你作词豪迈的风格像泥石流













〖关系〗

李清照@秦桧:表妹夫什么时候去议和吖?

赵佶:这什么关系?

赵多富:……

完颜亶&完颜宗弼&完颜宗隽&完颜宗望&……:我们貌似都得叫你老丈人吧

秦桧:关系够乱的

李乾顺:这有什么,我老婆还是耶律南仙……

铁木真@赵佶:醒醒,大宋亡了













@苏辙他哥














摩诃把迦楼罗踹下床

宋辽金,一家亲 (一)

『寝室』

完颜晟:以后你们两个就住我房间了

赵佶:@耶律延禧  你好

耶律延禧:你好

赵佶:兄dei你几岁了?

(全场沉默)


『下跪俱乐部』

岳飞:你们怎么全挤在我家门口?

秦桧:万俟老哥,你来说

万俟卨:把我逼急了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除了数学题

岳飞:直接点

王氏:就是……

秦桧:除非你从我们的铁像上踏过去……


『娘们儿』

北金卫视:我们要随机抽取一位志愿者谈谈他对各国女性的看法

(抽到了完颜宗弼)

完颜宗弼:宋朝女人不太理人,辽国的整天撒娇,很烦,还是我们大金的好


『徽宗』

赵佶:我叫徽宗

完颜宗峻:巧了,我也是

『绍兴』

赵构:我改元绍兴

耶律夷:巧了,我也是


『ABB』

赵佶@耶律延禧...

『寝室』

完颜晟:以后你们两个就住我房间了

赵佶:@耶律延禧  你好

耶律延禧:你好

赵佶:兄dei你几岁了?

(全场沉默)


『下跪俱乐部』

岳飞:你们怎么全挤在我家门口?

秦桧:万俟老哥,你来说

万俟卨:把我逼急了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除了数学题

岳飞:直接点

王氏:就是……

秦桧:除非你从我们的铁像上踏过去……


『娘们儿』

北金卫视:我们要随机抽取一位志愿者谈谈他对各国女性的看法

(抽到了完颜宗弼)

完颜宗弼:宋朝女人不太理人,辽国的整天撒娇,很烦,还是我们大金的好


『徽宗』

赵佶:我叫徽宗

完颜宗峻:巧了,我也是

『绍兴』

赵构:我改元绍兴

耶律夷:巧了,我也是


『ABB』

赵佶@耶律延禧 你老婆怎么叫萧瑟瑟?

耶律延禧:你女儿怎么叫赵珠珠?


『孩子』

岳飞:你知不知道有五个儿子一个女儿有多心酸

赵构:五个女儿一个儿子更心酸,你整天打岳云就好像阿里虎似的。

(阿里虎,完颜亮妃,跟女儿吃醋)


『词人』

岳飞:被秦桧坑过的举个手!

(陆游举手)

岳飞:算了算了,别被李阿姨(李清照)看到


核桃蛋的博物馆

镶玉银鞓蹀躞带鞧带 辽 内蒙古通辽奈曼旗青龙山陈国公主墓出土 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Silver Diexie-belt Inlaid Jade/The Liao Dynasty(916-1125)/Gilt Silver Diexie-belt/Unearthed from Qinglongshan Mountain Tongliao,Inner Mongolia China/Inner Mongolia Heritage Archaeology Institute

镶玉银鞓蹀躞带鞧带 辽 内蒙古通辽奈曼旗青龙山陈国公主墓出土 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Silver Diexie-belt Inlaid Jade/The Liao Dynasty(916-1125)/Gilt Silver Diexie-belt/Unearthed from Qinglongshan Mountain Tongliao,Inner Mongolia China/Inner Mongolia Heritage Archaeology Institute

阿錦L

阿锦的冷科普[1]关于“一国两制”的第一次的实现

如果你对中国古代史挺喜欢的,然后你特别喜欢五代十国的话你或许会知道我在讲什么,那一次盛世。

不要提起起辽,就是燕燕[萧绰—萧太后],燕燕也是很忙的。

[说不定下一期就是燕燕和韩德让的故事]

吐槽一下契丹的发型,真的是丑萌丑萌的,感兴趣的可以自己去百度一下。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华夏大地之上,各地民族在争夺底盘。就在这时,契丹一族出现了一位年轻人:耶律阿保机[不是唱歌的阿宝!]。

第一次类似于一国两制的提出就是来自于他。相对于邓爷爷的社会性质不同,阿保机的一国两制则是社会制度和人民成分不同。

这一点在《辽史·百官志》中就有体现:官分南北,以国制治契丹,以汉制待汉人,北面治宫...

如果你对中国古代史挺喜欢的,然后你特别喜欢五代十国的话你或许会知道我在讲什么,那一次盛世。

不要提起起辽,就是燕燕[萧绰—萧太后],燕燕也是很忙的。

[说不定下一期就是燕燕和韩德让的故事]

吐槽一下契丹的发型,真的是丑萌丑萌的,感兴趣的可以自己去百度一下。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华夏大地之上,各地民族在争夺底盘。就在这时,契丹一族出现了一位年轻人:耶律阿保机[不是唱歌的阿宝!]。

第一次类似于一国两制的提出就是来自于他。相对于邓爷爷的社会性质不同,阿保机的一国两制则是社会制度和人民成分不同。

这一点在《辽史·百官志》中就有体现:官分南北,以国制治契丹,以汉制待汉人,北面治宫账,部族,属国之政,南面治汉人州县,租赋,军马之事。因俗而治,得其宜矣。

大意就是:中央官制分成南北两个制度,北面以国制治契丹,南面以汉制待汉人,北面官统领契丹各部,延续旧有制,南面官则模仿汉地制度,设置州县,建立城郭,确定赋税。

虽然严格意义上这并不算得上一国两制,但是,是真的一国两制

这里阿锦,欢迎吐槽,投稿。

1518

p1冀哥
p2豫姐
p3如何让二十八的女青年变身二八年华的烧酒
p4p5鲁哥
p6阿辽

p1冀哥
p2豫姐
p3如何让二十八的女青年变身二八年华的烧酒
p4p5鲁哥
p6阿辽

核桃蛋的博物馆

银鎏金冠 辽 辽宁凌源小喇嘛沟出土 凌源市博物馆藏

Gilt Silver Crown/The Liao Dynasty(907-1125)/Unearthed at Xiaolamagou Lingyuan,Liaoning China/Lingyuan Museum

由镂雕鎏金银片组成 中间为圆拱形帽圈 周围饰银片 片上银丝缀卷云步摇 分饰左右三层 冠顶莲花上立凤凰 冠前银片曲花边 錾刻飞鹤对人 两侧银片卷云镂空 冠后银片尖拱形 下部云纹托火焰 

银鎏金冠 辽 辽宁凌源小喇嘛沟出土 凌源市博物馆藏

Gilt Silver Crown/The Liao Dynasty(907-1125)/Unearthed at Xiaolamagou Lingyuan,Liaoning China/Lingyuan Museum

由镂雕鎏金银片组成 中间为圆拱形帽圈 周围饰银片 片上银丝缀卷云步摇 分饰左右三层 冠顶莲花上立凤凰 冠前银片曲花边 錾刻飞鹤对人 两侧银片卷云镂空 冠后银片尖拱形 下部云纹托火焰 

重新再来

东平房塔

东平房塔,位于朝阳市龙城区大平房镇东平房村塔子沟自然屯东南山丘顶部,西与黄花滩城址相距九公里。
也是那个周日,独自驱车游览了位于大平房镇的三座塔,按游览顺序东平房塔是去的第一座塔。
塔建于辽代(一说金代),为六角实心九层密檐式砖塔,高约24米。须弥座上束腰每面有佛龛两个,龛内雕坐佛一尊。须弥座每角雕力士像,肩扛塔身。塔身南面设券门,门两侧各有一胁侍和飞天,门顶华盖下垂;北面设壸门,两侧浮雕武士、飞天,门顶雕华盖;其他四面中央各浮雕坐佛一尊,佛旁为胁侍,佛顶砖雕华盖,两侧为飞天,六角皆有砖砌圆柱。2013年维修前,塔檐仅存八层,今修复。
塔先后于1985年、1991年列入县、市级文物保护单...

东平房塔

东平房塔,位于朝阳市龙城区大平房镇东平房村塔子沟自然屯东南山丘顶部,西与黄花滩城址相距九公里。
也是那个周日,独自驱车游览了位于大平房镇的三座塔,按游览顺序东平房塔是去的第一座塔。
塔建于辽代(一说金代),为六角实心九层密檐式砖塔,高约24米。须弥座上束腰每面有佛龛两个,龛内雕坐佛一尊。须弥座每角雕力士像,肩扛塔身。塔身南面设券门,门两侧各有一胁侍和飞天,门顶华盖下垂;北面设壸门,两侧浮雕武士、飞天,门顶雕华盖;其他四面中央各浮雕坐佛一尊,佛旁为胁侍,佛顶砖雕华盖,两侧为飞天,六角皆有砖砌圆柱。2013年维修前,塔檐仅存八层,今修复。
塔先后于1985年、1991年列入县、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07年列入辽宁第七批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晋级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维修前,塔残高19.35米,塔由基座、塔身、塔檐、塔顶四部分组成(相关文字资料来源网络)。

小斜

下午客人不多,本就空闲,两个妇人讨论的正兴起,见有人插话,更添兴致,便将听到的那桩奇闻又细细同她讲了一遍。  原来是城东永庆寺近日出了一桩奇事,五天前城东阮家待字闺中的三娘子去寺庙里烧香,却一去不返,失了踪迹。     阮家报了案,开封府即刻派了衙役去查,前山后山却遍寻不着,又拘了寺里几个掌事的和尚去一一问话,如此折腾了两日,始终没有头绪。

  不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三日,寺内的小沙弥在后院井中打水时,发现井水泛红,捞上来一闻,还带着些许血腥味。官府的人闻讯赶来,颇费了一番功夫,从井中打捞上来一具和尚...

下午客人不多,本就空闲,两个妇人讨论的正兴起,见有人插话,更添兴致,便将听到的那桩奇闻又细细同她讲了一遍。  原来是城东永庆寺近日出了一桩奇事,五天前城东阮家待字闺中的三娘子去寺庙里烧香,却一去不返,失了踪迹。     阮家报了案,开封府即刻派了衙役去查,前山后山却遍寻不着,又拘了寺里几个掌事的和尚去一一问话,如此折腾了两日,始终没有头绪。

  不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三日,寺内的小沙弥在后院井中打水时,发现井水泛红,捞上来一闻,还带着些许血腥味。官府的人闻讯赶来,颇费了一番功夫,从井中打捞上来一具和尚尸体,经过辨认,死去的正是寺内的僧人——觉空。       此事众说纷纭,有说这觉空定然是不守清规,觊觎阮家小娘子美貌,心生歹意,幸好佛祖显灵,惩处了歹人。也有说那觉空是撞见了绑架阮娘子的歹人,才被人灭口抛尸井中。这事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邪乎,不过几日便几乎传遍了整个京城,搞得人心惶惶,永庆寺的香火更是一落千丈。

  府尹无法,只得先让人封了永庆寺,前山后山各派了衙役轮流看守。

  两人讲的绘声绘色,仿佛是自个儿亲身经历似的,陈小缎正听得入神,忽听到有人喊她名字,一抬头,正是她师兄陈乾来送饭了。

  “你嫂子前两日做了糕饼,叫我与你送来,快吃吧。”“好嘞。”陈小缎笑着接过食盒放在一边,“今儿个过节,往来人多,一上午就挣了五十来个铜钱,师兄你数数。”说着把几十枚大小不一铜钱铁钱尽数装进一个深褐色布袋,递到他面前。陈乾一推手,让了回去:“你自己收好,我这个做师兄的没得总占你便宜。”

  “师兄跟我客气什么,我如今吃住都是你和嫂子照料的,自然该多出些力。”

  说起妻子马氏,陈乾动作一滞。他同陈小缎都是孤儿,先后被师父养大,虽无血缘,却和亲兄妹无二。师父故去后,两人在相国寺门口轮流摆起了卦摊,钱虽不多,日子倒也平淡安稳。

  陈乾年岁渐长,却因着家境贫困,始终未曾娶妻,待到了23岁上,终于由媒婆介撮合着聘了马氏为妻。那马氏倒是个精明会算计的,一进门便把着钱财看得牢牢,兄妹俩每日里挣得银钱多少都需一个子儿不差的交给她保管。若让她发现背着她藏了私房钱,定要不依不饶。

  陈小缎如何不知道他心里所想,笑着把钱袋塞进他手里,陈乾起先还要拒绝,见她认真,便也半推半就的收下了。“这个师兄替你先收着,等你将来嫁人时,给你添嫁妆。”

  陈小缎拿起一块马蹄糕吃了两口,“师兄吃过了?”“吃过了,吃过了。”陈小缎嗯了一声,把剩下半块塞进嘴里。

  陈乾见她三两下一碟糕点就见底了,还要去拿另一碟,显是饿的久了,忙拉住她,“慢些慢些,没人跟你抢。”拿了个桌上算卦的瓷碗,向左近摊位讨了碗水递过去,她也不客气,接过就喝,好容易才把噎在喉间的糕点顺下肚子。

  两个妇人在一旁看着,互相递了个了然的眼神,年纪较轻的张七娘子笑道:“哟,我瞧瞧大郎拿什么好吃的来了。”陈乾客气回道:“无甚么,都是些小缎爱吃的饼子。”

  张七娘子伸过脑袋看了看,果然是糕饼一类的,摇着脑袋发出啧啧两声:“大郎啊大郎,我瞧你妹子这碗里,十天半月的也见不着半点儿荤腥,每每问你,只说你妹子爱吃这糕啊饼的。哎,我就纳了闷儿了,难不成你妹子是粉团儿捏得,消受不起大鱼大肉?不然那酥肉蒸鱼怎得隔三差五只往你碗里钻?”

  这张七娘子是个直性子,对他家中事知根知底,更觉陈乾夫妇苛待了陈小缎,这才出言讥屑。

  陈小缎笑解释道:婶子误会了,我就爱吃这些糕饼,同师兄嫂子没甚干系。”鲁嫂子也忙出来打圆场,连哄带劝的把张七娘子拉走了。

  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别人的家事,还得他们自个儿解决。


小斜

春寒寂历近清明

北宋咸平四年,京都汴梁。

  清明节前一两日即为寒食节,依照旧时传下来的习俗,这一日是不得开火煮食的,是以家家户户早在几日前就开始准备起来,淘米磨粉,做成凉糕凉面。

  有讲究些的人家,做了面燕、枣饼、细稞、神餤等;又备下春酒、新茶、清泉甘水等数十种饮料。人们或举家扫墓,或结三两好友,出门踏青,坊间活动则更加丰富,蹴鞠,打秋千,斗鸡,牵勾,好不热闹。

  汴梁城南有一座寺庙,叫做大相国寺。据说这庙宇是北齐时初建的,那时还不叫这个名,叫做建国寺,之后朝代更迭到了唐朝,睿宗因纪念其由相王登上帝位,特赐名大相国寺。...


北宋咸平四年,京都汴梁。

  清明节前一两日即为寒食节,依照旧时传下来的习俗,这一日是不得开火煮食的,是以家家户户早在几日前就开始准备起来,淘米磨粉,做成凉糕凉面。

  有讲究些的人家,做了面燕、枣饼、细稞、神餤等;又备下春酒、新茶、清泉甘水等数十种饮料。人们或举家扫墓,或结三两好友,出门踏青,坊间活动则更加丰富,蹴鞠,打秋千,斗鸡,牵勾,好不热闹。

  汴梁城南有一座寺庙,叫做大相国寺。据说这庙宇是北齐时初建的,那时还不叫这个名,叫做建国寺,之后朝代更迭到了唐朝,睿宗因纪念其由相王登上帝位,特赐名大相国寺。

  本朝崇尚佛教,多次修建庙宇,这相国寺便成了名副其实的京都第一大佛寺。天家尚佛,民间百姓自然争相效仿,香火鼎盛,一时无二。

  大门后一条宽宽的青石板大道,被每日往来信众磨得光可鉴人。道路两旁,密密麻麻,整整齐齐的排着各式摊位,有卖黄纸香烛的,佛珠斗盘的,茶水铺子兼卖果子蒸饼的,女儿家胭脂水粉,珠钗璎珞的,林林总总,数不胜数,要是从寺庙的这头极目望去,也瞧不见那边的尽头。

  虽在佛寺前,一门之隔变算作两个世界了,而那三重山门又何尝真挡得住门外滚滚俗尘。

  搬来一副桌子,一把椅子,扯一面旗子,穿一身褂子,或僧或道或俗,念一两句阿弥陀佛,或者无量天尊,又或是前世因今世果,算运程测字的,说得唾沫横飞,手舞足蹈,好不热闹。

  靠西边角落处,摆着一张半旧不新的四方桌,桌边一根竹竿子撑着副白底黑字的旗子,上书算卦二字。桌边坐了个身着青灰色道袍的姑子,头上歪歪的盘着个剂子,以手支支颐,正靠在桌上打盹儿。

  道姑叫陈小缎,今年不过十六七岁,五官标致,宽大的袍子衬得身量娇小,一双丹凤眼却半耷拉着,没什么神采。陈小缎是个孤儿,自晓事起,就随她师兄陈乾在此地摆摊算卦,至今也快有十个年头了。    

  半睡半醒间,身旁似有人在低声说着话,声音不高不低,不远不近的传到耳中,依稀听得是“佛祖显灵”“小娘子”之类,陈小缎揉了揉眼,抬眼看去,原来是隔壁卖佛珠的张七娘子和卖汤水的鲁嫂子在说话。

  她抬头瞧了半晌天,慢慢缓过神儿来,伸了个长长的懒腰,起身走过去参与讨论。


Celebrate

挂人。
说拢龙恶心,瞧不起七零后。
自认为是个零五后傻 逼很骄傲。
踩我底线雷点,死不道歉。
拾人牙慧,学人说话,无脑怼人。
我不想bb了,真的。
还挂我我rng
QQ:2917874134

挂人。
说拢龙恶心,瞧不起七零后。
自认为是个零五后傻 逼很骄傲。
踩我底线雷点,死不道歉。
拾人牙慧,学人说话,无脑怼人。
我不想bb了,真的。
还挂我我rng
QQ:2917874134

🌻林家大少李天爱🍦
太好看的一本书了,命运的交织写...

太好看的一本书了,命运的交织写的好细腻~

太好看的一本书了,命运的交织写的好细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