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达克夏尔的魔女

10252浏览    64参与
恐怖症候群

p1是抽烟的尼尔

p2-3都是表情包(?

p3-4是和飞哥的聊天记录x

p1是抽烟的尼尔

p2-3都是表情包(?

p3-4是和飞哥的聊天记录x

深海少年♔

弗朗哥11.1生日快乐!!魔女本11.26一周年纪念庆贺!!!赶上了真好!


剩下是涂鸦


弗朗哥11.1生日快乐!!魔女本11.26一周年纪念庆贺!!!赶上了真好!


剩下是涂鸦


米飞

坊主团,大量缺德发生⚠️傻逼改图


主要是阿娜杰西卡&魔女本全家捅

我船tm是真的!

坊主团,大量缺德发生⚠️傻逼改图


主要是阿娜杰西卡&魔女本全家捅

我船tm是真的!

朱色流星尾
来了! 巨无霸OOC、 单纯为...

来了!

巨无霸OOC、

单纯为了自我满足而诞生的、

不存在的

“少女心蕾莉安娜和无敌靠谱的索萨”!!


来了!

巨无霸OOC、

单纯为了自我满足而诞生的、

不存在的

“少女心蕾莉安娜和无敌靠谱的索萨”!!


黑杰Heija
达克夏尔的魔女 蕾莉安娜 这...

   达克夏尔的魔女     蕾莉安娜

这边好久没发过图了,发一下以前的coc同人

   达克夏尔的魔女     蕾莉安娜

这边好久没发过图了,发一下以前的coc同人

糯米团子

“这是我给你的小伙伴们准备的,可是他们都不见了。”

“……”

“这样,你先帮我保管着,等我把他们都找回来之后,你去送给他们,好不好呀?”

“这是我给你的小伙伴们准备的,可是他们都不见了。”

“……”

“这样,你先帮我保管着,等我把他们都找回来之后,你去送给他们,好不好呀?”

恐怖症候群

瞎脑的,蛮意识流的

也蛮菜的。

以上接受可继续看下去。


  我带着录音笔坐到这位患者的面前,和料想中不同的是,这位患者不像疯人院的其他患者那样,大喊大叫,或者是神神叨叨地说一些疯话。

  不如说,他就安静地坐在那里,就像是在咖啡厅等着某个人一样平常,这场景并没让我觉得他很友好,说实话,这只让人感到更加诡异。

在我准备说话的时候,他先开口了。

  “你好”

  “啊,嗯……你好,我是专门来此采访的……”

  “那就开始吧。”

  “那么,你是为什么被关进来的呢?”

  我打开录音笔...

瞎脑的,蛮意识流的

也蛮菜的。

以上接受可继续看下去。







  我带着录音笔坐到这位患者的面前,和料想中不同的是,这位患者不像疯人院的其他患者那样,大喊大叫,或者是神神叨叨地说一些疯话。

  不如说,他就安静地坐在那里,就像是在咖啡厅等着某个人一样平常,这场景并没让我觉得他很友好,说实话,这只让人感到更加诡异。

在我准备说话的时候,他先开口了。

  “你好”

  “啊,嗯……你好,我是专门来此采访的……”

  “那就开始吧。”

  “那么,你是为什么被关进来的呢?”

  我打开录音笔。

  “因为我被他们认为是疯子。”

  “?什么?”

  “就是这样,他们把我看作疯子。”

  我很诧异,疯子很少明白自己的处境,在众多被关进疯人院的患者当中,他是第一个主动表明自己身份的人。

  “那,具体是疯在哪一点上?”

  “我说不上。”

  “我不明白?为什么?”

  “他们觉得我的精神不稳定,因为我做的梦。”

“那,具体是怎么样的梦呢?”

  “我不知道。”

  “什么?”

  “我不知道,但是和他们的想法相反,我每次醒来都觉得自己很好,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哪里不对。”

  “可是究竟是梦到了什么?难道回想不起来吗?”

  我还从没见过像这样的患者,整个过程中他的表情都是笑着的,温和,甚至到了一种诡异的地步,到现在,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他这样的怪异青年。

  “我不知道,这个梦是感觉上的,这种感觉很难形容。”

  “我不懂。”

  “就像人的感情一样多变,但是本质是不变的,就像昨天,我梦到五只蟑螂被以不同的方式吃掉。”

  他说这句话就像是在说昨天晚上吃的晚餐。

  “那还有呢?”

  我感觉我在直冒冷汗。

  “还有一个人拿着枪的样子,我看不清他的长相,但是他就是站在那里,什么也没有发生,直到我醒来,还有……”

  他就这样一遍又一遍地和我讲他的梦境,无不外乎都是怪异的,怪诞的让人直冒冷汗的梦境,直到审讯时间结束,我发现我已经被这些一个又一个故事吸去。而那个患者还只是温和的笑着。

  “看来我该回去了,再见,记者先生。”

  他这么说,我迅速和他说了再见,我无法想象他是怎么度过那样一个又一个使人压抑的夜晚的。

  几个月后,我听闻他已经出院了,他还专门拜访了我。他说他和我的对话使他得到了相当大的启发,以至于不再做梦。

  但是我其实什么都没做,相反,我反倒被吸引在他的梦中,然后我摇摇头,无法想象整夜的恐怖梦魇出现在我的梦中。

 

沙雕恶魂快乐摸鱼

魔女本沙雕图
不要停下来啊(指迫害伊曼)
因为大小姐在夜游者这个本里面还是被玩渣男梗()
所以画了
然后尼尔那个本来是快乐摸鱼,然后配上字就成沙雕图了,一举两得(雾)

魔女本沙雕图
不要停下来啊(指迫害伊曼)
因为大小姐在夜游者这个本里面还是被玩渣男梗()
所以画了
然后尼尔那个本来是快乐摸鱼,然后配上字就成沙雕图了,一举两得(雾)

Gardenia
上课摸了摸 另,尼家枪法祖传的...

上课摸了摸


另,尼家枪法祖传的吧

上课摸了摸


另,尼家枪法祖传的吧

恐怖症候群

想不了标题啦!

又是我,阿妓,后日谈+ooc写手

还菜

但是我足够不要脸啊.jpg

我真的很想多写这种东西啊!

(试图凑齐达克夏尔pc全员


  来讲一个故事吧,由我来转述的在这人间发生的无名之诗,待汝掌声。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家无名的酒馆,哦,他人的眼神看向我的时候,仿佛在诉说他们对我的讥笑,但那无关紧要,我向他们要了一瓶酒,然后故事的主角悄然而至。

  这人完全可以说十分漂亮,一个典型的英俊男子,尽管看上去已有五十出头,也并不妨碍他的美色,可以想到,一定有很多美人为他痴迷。

  “你是个吟游诗人?”

  他细品了一口手上的Highball...

又是我,阿妓,后日谈+ooc写手

还菜

但是我足够不要脸啊.jpg

我真的很想多写这种东西啊!

(试图凑齐达克夏尔pc全员



  来讲一个故事吧,由我来转述的在这人间发生的无名之诗,待汝掌声。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家无名的酒馆,哦,他人的眼神看向我的时候,仿佛在诉说他们对我的讥笑,但那无关紧要,我向他们要了一瓶酒,然后故事的主角悄然而至。

  这人完全可以说十分漂亮,一个典型的英俊男子,尽管看上去已有五十出头,也并不妨碍他的美色,可以想到,一定有很多美人为他痴迷。

  “你是个吟游诗人?”

  他细品了一口手上的Highball,转向我说。我没有回答他,只是稍微点了下头。

他只是摇了摇头,带着一丝苦笑看着我。

  “人生不易啊……或许这么说有些自嘲的感觉,但是介不介意听听我的故事?”

  当听到这的时候,我的确来了兴致,我的确很好奇,居然需要向这么一个穷到用诗歌换酒钱的人倾诉的故事。

  “你要知道,我的人生相当危险,但是我也确实喜欢女人,女人和酒,这两件确实是最令人高兴的东西。

  在我还年轻的时候,我遇上了一个漂亮的东洋女人,姓已经忘了,但名还记得,花子,很漂亮的名字。

  但她虽然还在我的心里留下一个身影,但是说实在的,我已经不记得她的面庞了,瞧,q连我初恋的人的样子我都忘了,仅留下一个名字,让人无法忘怀。”

  他不时望向酒馆外寂静的夜色,山峦静悄悄地眠于大地,他带着一丝笑容,这种笑容是那种生于暗巷的人的无奈,就像逼迫妇人拿起弓。

  “那时,我和她呀,还有四个同学,一同去到了一个给我带来众多记忆的地方,达克夏尔,我和她就是在那个地方分别的。说来也是我的错吧,居然在那里和别的女人亲热什么的,毕竟也是我的错呀。

  但是现在,她毕竟也有了爱的人了,以后,我可要祝福她了呐。”

  他喝完他的酒,向我道了我和他之间最后的再见,他静静的离开爱尔兰喧嚣的酒馆,消失在山峦和山峦之间,随着他消失的背影,月色也消失在天空的云雾和雨滴之间。

恐怖症候群

无题

我阿女支回来啦!

是无cp向的短打。

转生轮+可能有的ooc+极弱文笔注意⚠️

以上接受可能就请接着往下——






  雨下的华盛顿街边与往常相比并不吵闹,很安静。

  这让尼尔感到很不习惯,他已经适应了每天在下班的时候跟街边的中学生打招呼,为每天坐在广场的失落青年打气,但是今天的华盛顿街边空无一人,只有哗哗雨声在耳边回响。

  “是饿了吗?”

  “喵……喵………”

  直到这样的声音出现在雨中,尼尔才记起这是华盛顿的街道。他往声音的方向寻去,发现是一对母女正在一个纸箱旁边,像是在说着什么。

  而纸...

我阿女支回来啦!

是无cp向的短打。

转生轮+可能有的ooc+极弱文笔注意⚠️

以上接受可能就请接着往下——






  雨下的华盛顿街边与往常相比并不吵闹,很安静。

  这让尼尔感到很不习惯,他已经适应了每天在下班的时候跟街边的中学生打招呼,为每天坐在广场的失落青年打气,但是今天的华盛顿街边空无一人,只有哗哗雨声在耳边回响。

  “是饿了吗?”

  “喵……喵………”

  直到这样的声音出现在雨中,尼尔才记起这是华盛顿的街道。他往声音的方向寻去,发现是一对母女正在一个纸箱旁边,像是在说着什么。

  而纸箱内正传来喵喵的叫声。

  如果换到平常,尼尔不会在意这种事情,这在华盛顿的街道太平常了,但是这次或许有哪里不一样,他小步走向貌似正在争论着什么的那对母女。

  “这位小姐,请问是怎么了吗?”他问那位母亲。

  那个女孩率先开口了。

  “我们发现了这只小黑猫……但是我们家没有条件收养它。”

  她蹲下来轻抚着那只小猫,它正吃着可能是女孩给的香肠,不时地抬头看看她。

  尼尔这才开始端详这女孩,她在十二三岁左右,有一对漂亮的蓝眼睛,柔顺的金发盘在脑后,她令尼尔想起了某个人。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亚夏拉,大哥哥呢?”

  “亚夏拉吗,真是个好名字,你可以叫我尼尔。”

………………

  尼尔抱着纸箱,那只小猫正在里面喵喵叫着,貌似在倾诉自己的不满。

  “好啦,等下次就有机会见亚夏拉姐姐了,我们先回家,好吗?”



荥阳酒
我悄悄地画...然后,我好喜欢...

我悄悄地画...
然后,我好喜欢尼家大院儿!!!!!!!

我悄悄地画...
然后,我好喜欢尼家大院儿!!!!!!!

我真的是个正常人

【坊主团】无限轮转的结局

是喜闻乐见【?并没有】的弹丸pa

是和阿妓 @TenButterfly 激情讨论了一天的产物【?】

就,真的很神奇的产物

因为阿正没有脑子所以有bug还望指正【土下座】

因为是弹丸所以会死很多很多人【嗯?】打个没什么必要的死亡预警【?】

ooc大概有,我真的尽力了【……】

因为没有脑子导致文笔也不好,所以螺旋升天猛虎落地式土下座致歉

鬼知道会不会写完系列【鬼:我不知道】

最后,我永远喜欢坊主团!!!


【序章:幸运与■■的■■学园】


……

好黑,这里是哪里?

………

沉重的、像是坠入深海的下落感。

………………

像是要把人吞没的深渊。

……………………

没有人会在的,没有人会回复的,就像是死去了一样。

…………...


是喜闻乐见【?并没有】的弹丸pa

是和阿妓 @TenButterfly 激情讨论了一天的产物【?】

就,真的很神奇的产物

因为阿正没有脑子所以有bug还望指正【土下座】

因为是弹丸所以会死很多很多人【嗯?】打个没什么必要的死亡预警【?】

ooc大概有,我真的尽力了【……】

因为没有脑子导致文笔也不好,所以螺旋升天猛虎落地式土下座致歉

鬼知道会不会写完系列【鬼:我不知道】

最后,我永远喜欢坊主团!!!














【序章:幸运与■■的■■学园】


……

好黑,这里是哪里?

………

沉重的、像是坠入深海的下落感。

………………

像是要把人吞没的深渊。

……………………

没有人会在的,没有人会回复的,就像是死去了一样。

…………………………

“……醒……”

……有人在叫我?

………………………………

“……嘿,醒醒……”

这个声音……会是谁呢?

……为什么,总觉得有些熟悉呢?

……………………………………

“醒醒!已经早上了哦!”

被一个陌生的声音叫醒,从噩梦中醒来的我只觉得大脑昏昏沉沉的,姿势……好像是趴在桌子上睡觉?

“你没事吧?”

听到这个声音,我花了两秒钟时间认识到自己是谁,有些费劲地撑起头,看到的是一双翠绿色的眼睛。

叫醒我的女孩有些黑色的短发,面容姣好,再加上眉眼间流露出的自信,恐怕符合了大多数人对于“明媚艳丽”的审美。而此时的她正用手托着腮,胳膊搁在我睡觉的课桌上,外套松松垮垮的露出了肩膀,但她似乎并不在意,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刚刚睡醒还有些迷糊的我,:“看来是还没睡醒呢。”

“啊……?”

面对这个陌生人,我发出了一个表示疑惑的音调,而这似乎让她有些欢欣,脸上的笑意更甚,不紧不慢地直起身:“同学你也是希望之峰的学生吗?叫什么名字?”

至此,断片的记忆才终于串联下去——是了,前两天收到了希望之峰学园本科的录取通知书,不是吗?

希望之峰学园是一所以培养社会各领域顶尖人才为目标的被政府所认可的私立学校,高中部分为本科和预备科,本科每年从全国初中毕业生中选拔各领域的精英入学,预备科则是通过正规考试招收普通高中生,据说如果可以在这间政府公认特权的学校毕业的话就和得到成功的人生没两样。而那些拥有过人才能的本科学生们亦被视作未来的希望。

而我,被赋予的超高校级称号是……

闭了下眼,强忍住一阵阵的晕眩,我决定还是优先回答女孩的问题。

“是的,我叫弗朗哥。”

“弗朗哥?我喜欢这个名字。”

也不知她的回答是真心还是客套,但这个个性……我忍不住也笑起来。

“小姑娘有眼光啊,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塞拉。”女孩——塞拉依旧维持着那个似乎对我充满了好奇心的表情,一双绿眸直勾勾地盯着我,末了,又补充了一句,“才能嘛……是超高校级的舞娘哦。弗朗哥又是什么才能呢?”

“这个……抱歉,我……好像忘了。”

“……忘了?”

就知道会是这个反应。我苦笑着看着女孩疑惑的样子:“是的,过去生活和录取通知书上的每一个字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可唯独才能这块……可能是刚睡醒的原因?”

塞拉定定地看了我一会儿才移开了视线,似乎是相信了我的说辞,轻轻点了点头:“说不定呢……”

“嗯,是呢。”含糊过这个话题,我看了一下周围——是教室?

“对啊。”说着,塞拉跨坐在我前面座位的椅子上,撑着椅背,看上去有点漫不经心地回答我,“这里似乎是个教室,黑板那儿也有希望之峰的校徽,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我们上课的地方,也没看到其他人……我醒来的时候,身边就只有你哦。”

我挑了挑眉,顺着她的话往下说道:“说不定是因为你其实也起晚了,其他人就都先出去了哦?”

“我起的挺早的……”塞拉下意识地辩驳着,声音听上去却有些底气不足,迅速带过了这个话题,“先不说这个了,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找找人呢?”

她有些期待地看着我,闪闪发光的眼神让我忍不住想逗一逗她。

“这位可爱的小姐,是在邀请我吗?”

她听了,一愣,然后向我笑了起来:“你可以这么认为哦?”






出了教室,是一条走廊。走廊的一边是门,一边是窗,而我们醒来的教室在走廊的尽头。太阳光从窗户外撒进来,在地板上投下一片金黄。窗开着,吹进来一阵清风,带来不知是什么花朵的清香。我凑过去看了看窗外,窗外看上去就是普通的校园景色,有花园和树木,我甚至还看到了一个观景亭,再往后似乎还有什么大型的建筑,建筑以后是……咦?

“……那个,是围墙吗?”站在我的身旁,塞拉有些不确定地发问。

看起来就是围墙,灰色的,估计至少也有四五层楼高的样子,而围墙上面……围墙上面是铁丝网,各处的铁丝网互相缠绕编织,从我们这个位置看过去,居然还看不到铁丝网延伸到什么高度。

“就像监狱,不是吗?”

突然,没有任何征兆的,一个声音在我们身后响起,让我几乎立刻转过头去。而塞拉似乎也被吓了一跳,轻轻地“呀”了一声,紧接着也转过了头。

刚刚发声的女生就站在我们身后一米处,似乎也被我们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后退了半步,被束成高马尾的红发随之晃了晃。不过女生很快就反应过来,有些歉意地摆了摆手:“抱歉抱歉,我不是有意吓你们的。”

我这才来得及观察。这个女生个子高挑,样貌虽没有塞拉那么突出,却也可以说是清秀和。她穿着一身黑白色的制服套裙。与穿着随性的塞拉不同,女生的衣服整整齐齐,看上去没有一条褶皱,白色外套的左后腰处似乎绣着什么金色的纹样,她似乎有些担心我们被吓到了,礼貌地发问:“请问两位也是希望之峰的学生吗?”

“是的,我是塞拉,是一名……嗯,舞娘,这位是弗朗哥,他……”塞拉很快就调整好心态,和她搭起话来,但在到我的时候却顿了顿,“……忘了。”

“……忘、忘了?”

眼见着对方的表情逐渐茫然,我连忙站出来解释了一下:“是这样的,可能是因为刚睡醒的缘故,头脑有些不清醒,记不清自己的才能了,但还有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印象,所以应该是学生没错的。”

女生茫然的表情这才收了回去,然后点了点头:“嗯……这样啊。我是玛丽,才能是超高校级的医生这样的……如果有哪里不舒服的话,我可以帮忙的。”

医生的才能啊……我了然地点了点头,感谢了她的好意:“谢谢……不过我现在就是有点头晕而已,没大碍的。”

这是实话,刚刚在窗边吹了吹风,那种晕乎乎的感觉倒是减弱了不少。

玛丽点了点头:“晚上好好休息一下说不定就好了。”说完,她扭头看了看走廊的另一端,对我们说:“两位……是刚从教室里出来吗?”

“是。”塞拉坦然地点了点头,也看向了走廊另一端,“玛丽醒了很久了吗?”

“也没有很久吧……”玛丽皱了皱眉,“可能也就十多分钟?我是在这条走廊最外面的教室里醒来的,才逛完这条走廊。这条走廊上……嗯,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和你们这间教室一样的布置。”说着,玛丽收回了视线,继续看着我们。

我和塞拉对视一眼,塞拉往一旁退了一步,露出了身后的窗:“我们的话……也才刚刚看到窗外的围墙而已——要不要大家一起出去看看?”

“好啊,一起吧。”才刚认识不久的医生笑了笑,加入了我们探索校园的队伍。






陪玛丽确认了我们的教室是一样的之后,我们接着往外面走去。

就像往外走的时候玛丽告诉我们的一样,走廊的另一端连着的是一个圆形的大厅,从大厅延伸出去的有四条路——嗯,就那我们过来的这条路为基准吧,对面是一条和这边一模一样的走廊,面向大厅,我们的左手边是通向外面的大门,右手边是一条宽了很多的走廊,尽头是丁字形路口,我只能看到尽头处有一扇木门。

被看上去有些兴奋的塞拉半拉半拽着迈进大厅,我看到大厅的门的那一面不止是“通往外界的门”而已,在门的两边还有一些门,两侧又各自分了上下两层,两边都有上下的楼梯,我停下来数了数,有……十六扇门?门上好像还有什么东西……等等,右侧楼梯上那个是……人?

“哦呀,终于又看到人了啊。”这时,站在右侧的楼梯上的棕色长发的男人也注意到了我们,他穿着一身绿色,胸前系着黄色的领结,带着一顶有些夸张的宽檐尖顶的绿色帽子——说实话,这身打扮让我有种童话里的小飞侠的既视感。不过与小飞侠不同,这人的怀里抱着一把七弦琴,正用空出来的右手和我们打招呼:“哟,这里是超高校级的吟游诗人,叫我凯林就好。三位怎么称呼?”

“我是弗朗哥,这位是……”

我迅速地介绍了一遍身边的两个女生和自己的经历,只见下楼了的吟游诗人满脸“那你可真够惨的”的表情,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我有些不适应,不动声色地移了移身子,凯林却似乎没有看见,只是拿起了他的七弦琴:“没关系的兄弟,要知道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让我来为你演奏一首……”

“等等等等,飙歌什么的就免了吧。”一个声音打断了凯林拨弦的动作。我看过去,发现一个年龄看上去有点显小的男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二楼左侧的护栏旁,手扶住栏杆,无奈地看着凯林。

“三位——弗朗哥、塞拉和玛丽……嗯,下午好啊,”男生轻快地打着招呼,“我叫尼奥,是一名黑客……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了。”

介绍完自己,他冲我们招了招手:“这里好像是宿舍的样子,每扇门上都有头像和名字,要上来看看吗?”

“宿舍?”塞拉四处看了看,然后目光锁定了一扇门,身子一下子僵住了,我听到她的声音里带了点抱怨,“……天啊,别告诉我那是我的头像。”说罢,她迈步走过去,似乎是想近距离观察一下。我和玛丽对视一眼,也遵循了自己的好奇心,开始寻找起自己的名字。

“弗朗哥——你的在这里哦?”尼奥对我微笑着说道,“在我旁边呢。”

我加快脚步上了楼梯,听他的话,我查看了一下房门——好吧,我想我算是理解为什么塞拉会说那种话了。

这个像素头像,可能也就只能通过那条黑色的小辫子才能认出是我了——天地良心,下面有备注名字。

我的房间在从靠走廊那一侧开始数的第二间,第三间是尼奥,第一间……

我的目光移向那扇门,立刻就察觉到了那个明显的[不对劲]。

那扇门上,没有任何照片,也没有任何能标明房间主人的其他什么东西。

不,倒不如说,是[原本存在,但是被人拿去了]。门上还能看出有些许[不干胶粘出的痕迹]。

很奇怪。我把手放在那扇门的门把手上,往下压了压。

——果然打不开吗?

“那扇门很奇怪对吧。”尼奥看了一眼那扇门,“其他房间都是能打开的,只但是有这间不行。”

“是吗……可能就是没人住吧。”我回应了一句,然后开门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不大,起居用品却一应俱全,床、桌子、衣柜……甚至还配有独立的卫生间。

怕不是个酒店。我在心里吐槽了一下,然后走进去粗略地看了看——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也就是这里的东西都很新,而且……

我打开衣柜,居然看到里面挂的一排,整整齐齐,居然全都是和我身上这套一模一样的黑色衣服。

……布置房间的人是有什么强迫症吗?

不过这还有些古怪就是了:正常人会这么干吗?而且……为什么非要准备这么多一模一样的?

怀抱着疑问,我退出了房间,和尼奥一起下楼去和其他人会合。


恐怖症候群
魔女的眼泪 总的来说就是画的很...

魔女的眼泪

总的来说就是画的很糟糕的意识流(x

魔女的眼泪

总的来说就是画的很糟糕的意识流(x

噤声
是跑团的同人,原作是b站up整...

是跑团的同人,原作是b站up整天摸鱼的三日坊主的团,达克夏尔的魔女中的亚夏拉,因为不会画猫就把猫耳给了亚夏拉(这不是更好吗?)

是我第一次用电脑完整画完一幅画和上色,银老板那张都在这张之后。

是跑团的同人,原作是b站up整天摸鱼的三日坊主的团,达克夏尔的魔女中的亚夏拉,因为不会画猫就把猫耳给了亚夏拉(这不是更好吗?)

是我第一次用电脑完整画完一幅画和上色,银老板那张都在这张之后。

堆非产出用的子博

找了文森特算命(?)的超游救子芙蕾雅。

所氏改命法,谁用谁说好(?


“弗朗哥啊。”芙蕾雅的语气里早没了年轻时的急躁蛮横,但仍然给人一种她下一秒就会素质十连的强大错觉。

“什么事,芙蕾雅?”弗朗哥一边用肩膀托着手机一边清点船上的货物。芙蕾雅不经常在他工作的时候给他打电话,就算要打也不会用这么“温柔平静”的语气讲话。这个“后妈”几乎从小把他骂到大,口无遮拦音色浑厚,就算现在他已经出来工作了也依然逃不出她的掌控。

芙蕾雅冷笑着将手里的纸符揉成一团,瞪着远处的登船口咬了咬烟头:“没事儿,问问你。”

弗朗哥一阵莫名其妙。他刚刚挂下电话,一只小小的黑猫就突然窜上他面前的箱子,吓了他一个后退。...

找了文森特算命(?)的超游救子芙蕾雅。

所氏改命法,谁用谁说好(?


“弗朗哥啊。”芙蕾雅的语气里早没了年轻时的急躁蛮横,但仍然给人一种她下一秒就会素质十连的强大错觉。

“什么事,芙蕾雅?”弗朗哥一边用肩膀托着手机一边清点船上的货物。芙蕾雅不经常在他工作的时候给他打电话,就算要打也不会用这么“温柔平静”的语气讲话。这个“后妈”几乎从小把他骂到大,口无遮拦音色浑厚,就算现在他已经出来工作了也依然逃不出她的掌控。

芙蕾雅冷笑着将手里的纸符揉成一团,瞪着远处的登船口咬了咬烟头:“没事儿,问问你。”

弗朗哥一阵莫名其妙。他刚刚挂下电话,一只小小的黑猫就突然窜上他面前的箱子,吓了他一个后退。

黑猫舔了舔爪子,似乎决意要显示某种事不关己的态度。就在他后退的一瞬间他感觉有什么从后面飞来的东西扎进了他的脖子——完了,出师未捷身先死?


随便打两个tag

可能不久的将来存在全文?

白之苑_摸鱼大户

杂乱的坊主团pc相关小纸片儿

我有一个世纪没使过彩铅了(…)

p7懒得上色的尼克路德,我真的很意难平这对(

洋芋团还没补 我这就去

杂乱的坊主团pc相关小纸片儿

我有一个世纪没使过彩铅了(…)

p7懒得上色的尼克路德,我真的很意难平这对(

洋芋团还没补 我这就去

米飞

杂七杂八的坊主团涂鸦,主要是魔女本(闪避大成功真的很好笑

p9一个周边idea(?

杂七杂八的坊主团涂鸦,主要是魔女本(闪避大成功真的很好笑

p9一个周边idea(?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