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迈克尔法斯宾德

8946浏览    400参与
你论文写不完了

【影视资源】法鲨早期作品Murphy's Law个人cut

Murphy's Law墨菲法则 

法鲨在里面扮演了一个画风成谜的沙雕小混混hhhhhhhh

由于这部剧过于冷门,资源难找,字幕更难找,绝望的po主决定干脆剪个cut出来空手套大神翻译字幕(虽然北极圈基本没啥希望...)

S03E01cut1、2片段连接↓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8799963/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8807002/

后续链接评论更新

Murphy's Law墨菲法则 

法鲨在里面扮演了一个画风成谜的沙雕小混混hhhhhhhh

由于这部剧过于冷门,资源难找,字幕更难找,绝望的po主决定干脆剪个cut出来空手套大神翻译字幕(虽然北极圈基本没啥希望...)

S03E01cut1、2片段连接↓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8799963/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8807002/

后续链接评论更新

MyMcAvoy

他救了他

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他

却还是没能赢得他的信任

他想给他一个家

可是这个家却支离破碎

他想保护好变种人

可是他爱的人却一个个倒在他的面前

他想要人类与变种人之间的平等与和平

却只换来了人类的利用和唾弃

他为了营救他的

暂时放弃了自己的能力

却只换来了他的

“你居然为了走路放弃自己的能力”

直到Erik离开

他才告诉大家

i can not feel my legs

他总是为别人着想

把自己伪装的很强大

但是从来没有人听到他心底那句

Hold on

Please do not leave


壁纸有需自取

鲨美+EC

欢迎收看《...

他救了他

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他

却还是没能赢得他的信任

他想给他一个家

可是这个家却支离破碎

他想保护好变种人

可是他爱的人却一个个倒在他的面前

他想要人类与变种人之间的平等与和平

却只换来了人类的利用和唾弃

他为了营救他的

暂时放弃了自己的能力

却只换来了他的

“你居然为了走路放弃自己的能力”

直到Erik离开

他才告诉大家

i can not feel my legs

他总是为别人着想

把自己伪装的很强大

但是从来没有人听到他心底那句

Hold on

Please do not leave






壁纸有需自取

鲨美+EC

欢迎收看《万壮丁和查富贵的爱情故事》


MyMcAvoy

沙雕合集

原梗大家都知道哈哈哈哈哈哈哈

希望大家开心!!

沙雕合集

原梗大家都知道哈哈哈哈哈哈哈

希望大家开心!!

嘉子醬丶
用了两天时间剪了一个鲨的个人混...

用了两天时间剪了一个鲨的个人混剪

点开欣赏一下你鲨🦈教你如何帅得够本

https://b23.tv/av58513542

用了两天时间剪了一个鲨的个人混剪

点开欣赏一下你鲨🦈教你如何帅得够本

https://b23.tv/av58513542

查美丽der小傻逼
受到九暮太太的启发也去p了一个...

受到九暮太太的启发也去p了一个
这回特意把牙齿加上了
我坚信牙齿是灵魂!

受到九暮太太的启发也去p了一个
这回特意把牙齿加上了
我坚信牙齿是灵魂!

For the greater good

来一个铅笔版的帅鲨!我们二鲨不张嘴简直就是世界上最靓的仔!!!

来一个铅笔版的帅鲨!我们二鲨不张嘴简直就是世界上最靓的仔!!!

MyMcAvoy
:万磁王女装的真正原因 啊哈哈...

:万磁王女装的真正原因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希望他们快点生孩子!生一个Charick!


:万磁王女装的真正原因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希望他们快点生孩子!生一个Charick!


lorraine不是不是胖子

【EC】基诺沙之殇————(将军E/医生C)第一章

楔子

惨白的月光穿过天窗,直直的投射在王座上。

整块玄武岩打造的庄严王座上,静静地斜倚着一个身穿华服的中年男人,王座右手边的石台上则摆着一杯血红色的酒。镶满宝石的璀璨王冠在男人的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若不是看到那苍白的嘴唇上轻轻扇动的鼻翼,真会让人觉得王座上坐着的是个死人。

轰鸣的枪炮声伴着濒死的惨叫声由远及近的传来,一场激烈的战事正在宣告尾声。

“陛下,您该上路了。”站在阴影里的男人开了口。

王座上的人依旧没有动。

“陛下,您该上路了。”暗处的男人加重了语气,阴沉的毫无感情的声音。

宝石微微晃动,发出细微的碰撞声,王座上的男人伸出带着铁指环的右手扶住石台,缓缓坐直了身子。

“陛...

楔子

惨白的月光穿过天窗,直直的投射在王座上。

整块玄武岩打造的庄严王座上,静静地斜倚着一个身穿华服的中年男人,王座右手边的石台上则摆着一杯血红色的酒。镶满宝石的璀璨王冠在男人的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若不是看到那苍白的嘴唇上轻轻扇动的鼻翼,真会让人觉得王座上坐着的是个死人。

轰鸣的枪炮声伴着濒死的惨叫声由远及近的传来,一场激烈的战事正在宣告尾声。

“陛下,您该上路了。”站在阴影里的男人开了口。

王座上的人依旧没有动。

“陛下,您该上路了。”暗处的男人加重了语气,阴沉的毫无感情的声音。

宝石微微晃动,发出细微的碰撞声,王座上的男人伸出带着铁指环的右手扶住石台,缓缓坐直了身子。

“陛下,你知道的,喝了它,基诺沙才能重新赢回尊严和荣耀,而此刻,我愿意,和您共举杯。”

阴影里的男人将自己手里的杯举在月光下,血红色的液体泛着妖异的光芒。

“尊严……和荣耀?”王座上的人喃喃自语,他的声音干涩而沙哑。

他缓慢的抬起头来,仿佛细弱的脖子已经不堪那璀璨王冠的重负,目光望向阴影里的人:“基诺沙的尊严和荣耀…….你……哈哈哈哈哈哈”

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突然开始发出尖锐的笑声。

毒舌吐着火红的信,孤狼亮出雪白的牙,死亡的气息在空气中缓缓流动。

王座上的男人忽然一把抓起酒杯一饮而尽,剔透的杯子从他手中跌落,在坚硬的地面上砸的粉碎。

剧烈的绞痛迫使他向前跪倒在地,他艰难的抬起头透过天窗仰视月亮,王冠从他头顶滑落,月光洒满他的眼眶,让他那毫无生气的眼睛焕发了一点点微弱的神采。

”基诺沙…的尊严…和荣耀…”他发出最后一点微弱的声音,然后扑倒在王座前的台阶上。



Chapter1

“将军!在基诺沙王宫的正殿王座上发现一具疑似国王的尸体!”

一名年轻军官匆匆忙忙的跑进指挥所,向长桌尽头的金发男子报告最新情况。

“身份确认了没有?”被叫做将军的金发男子听到这个消息立刻从面前的地图中抬起头来,目光炯炯的盯着对面的下级军官开口问道。

“还没有完全确认,几个曾经在王宫里做杂役的战俘指证该男子是基诺沙国王,但做DNA鉴定的专家还没到位,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基诺沙国王的标志性铁指环并没有在他手上,所以还需要进一步确认。。。”

“马上让DNA鉴定的专家赶过来,准备车辆,我要亲自过去看一下。”

30分钟后,站在正殿中央拿着DNA报告的将军,打通了温彻斯特王宫的特殊电话:“国王陛下,我是Erik Lehnsher将军,目前战斗已结束,我们的军队已经全面掌控基诺沙首都哈恩城,确认基诺沙国王亚历山大三世本人已死亡,请进一步指示......好......谈判结束前,我会带着军队驻守哈恩城以保证基诺沙在谈判期间的稳定,请您放心。”

挂断电话后,温彻斯特帝国的将军Erik Lehnsher望着正殿中那具尸体空空的右手陷入了思考。

贴身仆人证实亚历山大三世最后摒退了所有人包括王子和王后,自己跑进了正殿锁上了正殿的门,那时的他还带着铁指环。但温彻斯特的士兵们攻进来的时候却看到只能从内部开启的正殿门半掩着,而那时的国王已经自杀在王座上。

所以,亚历山大死之前身边一定还有其他人!

这个人,或者这些人,是谁?

为什么要拿走象征国王的铁指环?

战败自杀的亚历山大为什么这么做?他们难道还有什么其他计划?

Erik的大脑里有太多疑问。

作为一个军人,他可以理解国王战败后殉国的举动,但是他却把象征国家权力的铁指环交给某个或某些非继承人的人,难道他死之前还计划了什么复仇的行动?这对于要在谈判期间驻守基诺沙的军队来说威胁太大了。

“将军!” 侦查纵队的总负责Azazel上校走进来打断了Erik的思考,“士兵们正在打扫战场,清点伤员。负责侦查的队伍回报说,只有少数几个基诺沙军队趁乱跑掉了,总人数不超过1000人,大部分已经投降或被歼灭。”

Erik把视线从尸体上移过来,“保持警惕,密切追踪这几只逃脱掉的队伍的动向。”

“他们的国王都自杀殉国了,一共不到1000人的几个小队伍,在我们温彻斯特的钢铁之军面前还能兴风作浪?Erik,打了胜仗就该有打胜仗的样子,外面那群小兵们可不想看你这张忧心忡忡的脸,他们正等着他们的将军出去给他们一个慷慨激昂的演讲呢。”听到Erik的指示,Azazel忍不住凑到跟前去跟Erik低声抗议。

对于他这盲目自信的多年损友兼战友,Erik并不想做过多解释:“照我说的做,Azazel上校,战争也许并没有结束,做好你侦查纵队负责人该做的事!”

“是!将军!”Azazel翻着一个大大的白眼行了一个端正的军礼。


一个月后,温彻斯特皇家医院。

轻轻的敲门声打断了值班室内床上人的睡眠。

一个温柔的女声在从门外传过来:“教授…真是抱歉,在你忙了整整一夜后,又要打扰你休息了…可是,10床的病人情况现在很糟糕…”

厚厚的被子里拱出一个棕色的脑袋,年轻的教授慢慢的撑起身来,缺少睡眠后的小憩让他陷入一阵晕眩,他用手撑住额头缓了缓,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抱歉,Jean,我不小心睡死了,我洗把脸就过来,先关注好病人的基础情况。”

冰冷的水拍打在脸上带来缓慢来迟的清明,蓝眼睛的男子擦干脸顺手捡起桌上冷掉的咖啡猛灌了一口,打开了门。

“病人出现休克,准备输血……天啊……别告诉我又是一个…….“Jean一边盯着显示器,一边跟身后的护士交代。

“病人现在怎么样?”换好防护服后,Charles快步走进隔离区。

“教授,病人血压下降很快,现在出现休克,Jean已经通知护士准备输血了,但是,你知道的,上次……”Scott站在床边语言又止。

“Scott!纠正休克是现在最重要的处理,具体的治疗等休克缓解后再讨论!”Charles打断Scott的话,隔着手套触摸患者体温,“上帝啊,体温下降太快了,Mike,Mike,你听得到我吗?”

病床上躺着的是一个年轻男子,他双眼紧闭,死咬牙关,胡乱蹬着被子,苍白到泛着青灰的口唇正小声嘟囔着:“走开!走开!”随着被子被蹬掉,暴露出他皮肤上大片斑驳的溃疡,鲜红的创面暴露在空气里,渗出的血液沾染上白色的床单,在Charles焦急的大声呼喊中,他费力的整理出一丝清明,艰难的开口回应:“教...授?教授…救救我…救救我…”

看着病床上那张痛苦的脸,听着他艰难的呼救声,Jean的眼泪摇摇欲坠。

“嗨,Mike,我在这儿呢。”Charles为病人盖上被蹬在脚下的被子,并拉住了病人没有输液的那只手,“嗨,别睡别睡,Mike,和我们待在一起,别睡。一会儿输了血你就会舒服很多,答应我,跟我一起挺过这一段好吗?”

护士拿着几个血袋跑了进来,红色的液体缓缓流进年轻但虚弱不堪的身体。

在输注了三袋血浆后,患者的血压终于有了起色,意识也逐渐稳定。Charles这才松开一直握住的手,帮病人的它轻轻掖在被子里,跟病床对面的Jean和Scott交代了下一步治疗计划和注意事项,又匆匆的离开了隔离区。

Charles一出半污染区的大门就撞见了在门口等着的Raven,“怎么样?我听说又一个…”

Charles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说道:“是的,已经是第7例了……关键是里面还有几十例已经被鉴定了感染但目前还未出现紧急情况的病人。”说到这里Charles的声音愈发低沉,“按照目前的7个病人病发时的用血量,万一这几十个人全部陆续发病,那我们根本无力承受……Raven,我有一种预感,这次我们面临的挑战几乎会决定温彻斯特的存亡。”


这一场来势汹汹的疫情大约开始于两周前。

帝国最优秀的将军Erik Lehnsher领导的温彻斯特军队力克基诺沙的悍军并取得胜利后,由于前线医院的条件简陋,部分情况比较严重的伤兵被从基诺沙转移回温彻斯特的首府索恩城进行治疗。身为温彻斯特皇家医院最年轻教授的Charles Xavier主动向院长请缨,想要他和他的团队一起负责这些伤兵们的治疗问题,“战场上这群年轻人受到了太多伤害,身体上甚至是心灵上,我希望在我们的医院里给这群病人最好的诊疗,即使我们没有同他们冲锋陷阵,但我们始终和他们在一起。”院长的办公室内,Charles如是说。

院长同意了他的请求,于是Charles就领着他的两个学生Jean和Scott开始与这群伤兵们打起了交道。

前线运回来的伤员大部分都是因为比较严重的感染、烧伤或是截肢,对此Charles心里也有大致的规划,战地医院的紧急处理可能暂时遮盖掉了这群特殊病患的一些潜在症状,而这些潜藏在表面症状下的疾病很有可能在接下来的治疗中渐次爆发出来。

然而,预想不到的情况真的发生了。

最开始是一名持续高热的陆军士兵,突然出现呕血,鲜血便和大面积的皮肤溃疡,在按照鼠疫进行单独隔离并对症治疗后,这名士兵的情况不仅没有出现好转,反而愈演愈烈,皮肤大块脱落,血液从黏膜和腔道中源源不断的渗透出来,从开始的消化道出血演变为广泛的全身性出血,在反复的休克和感染中,这名士兵在发病一周后的一次休克中结束了他年轻的人生。

最可怕的是,这种状况也开始陆续出现在与他一起回来的战友中,甚至播散到在运输途中协助他们的医护工作人员,Charles立马意识到疫情的发生并即时向医院申请建立严密隔离区,将所有病人和疑似病人防护起来。然而,令人心惊的是,在他们转入医院的过程中,不管是来探望的亲友还是过来向他们表达敬意的病友,这些和病人有过接触的人都有可能也感染了这种疾病,Charles不敢去想象这种可怕的可能性,他只能做到迅速向院长反应情况,要求所有有接触史的人来医院做检查,并建议向全国和战区播报该种传染病的暴发可能。

但是,一向凡事支持他的院长这次却坚决的拒绝了他。

Charles感到愤怒和不可思议,一场严重的疫情正在滋生,国家居然认为它并不重要!然而在只有两个人的办公室里,院长语重心长的暗示他:并不是医务部否定了Charles的想法,而是这件事情在军部得到了否定的结果,两国战后的谈判仍在进行,前线部队驻守基诺沙,这时候是容不得任何颠倒稳定的消息存在的,所以他们只能等待,等待谈判结束,等待一切尘埃落定,因为——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

然而,看到隔离区的感染者一个接一个痛苦的死去,新的感染者被接连发现,最终忍无可忍的Charles单枪匹马的找到了军部负责人,再次请求公布疫情,并解释了疫情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却只得到军部的虚与委蛇和故意拖延。

无奈之下,他联系到从事微生物研究的同学Hank,看看能否在遥遥无期的谈判结果前找到该病的病因和治疗方法。

而最近Charles忙到甚至没空补觉,跟Hank电话联系讨论的事也是一拖再拖。

这时,半污染区的门再次开启,Charles的同事兼老同学Moira走了出来。

Moira是Charles通知医院出现疫情后,第一个决定过来隔离区帮忙的医生,她的到来也鼓励了另外几个年轻医生,Charles发自内心的感激这群朋友们。

“Hank刚才打电话过来,说他检测了大部分病人的标本,已经知道致病的原因和大致的传播途径了,他说等你有空电话联系他,Charles,去打个电话然后好好休息一下吧,你从前天到今天只睡了3个小时。”Moira看着Charles疲倦的神情忍不住开口说到。

“Charles!你答应过我会注意身体的!”Raven的火气一下子就被点燃了。

“哦,Raven,你要知道伟大的天才都很少睡觉的,比如列奥纳多达芬奇就推荐一个人一天睡4小时就足够了,你哥哥作为这个世纪的天才,怎么也要响应前辈的号召啊。”Charles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对着妹妹讲起了熟悉的俏皮话。

他当然知道Raven的担心,自从父母前几年去世后,他就只有这个收养的妹妹一个亲人了,而被他一手带大的Raven,更是把这个哥哥的安危当成了最重要的事。

所以,当他把疫情告诉Raven,并且要求工作在另一病区做护士的她,最近最好不要跟他接触时,Raven直接气到用刀抵着自己的脖颈威胁Charles赶紧离开隔离区,却又在Chairles解释伤兵们的病情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最后两兄妹终于达成协议,Charles可以留在隔离区一定要注意安全,而Raven则安静的待在清洁区的另一个病房继续工作。

“Charles,我父亲也在军部工作,我会和他再说说的,让他有机会和上级再申请一下,这件事情不能只留你们几个人去面对。”Moira看着老同学疲惫的身影,也于心不忍的提议道。

“谢谢,我的super ladies,没有你们我可真要熬不住了,现在就像你们说的,我要去给Hank打个电话,然后找个地方好好补补觉。”Charles故作轻松的眨了眨蓝眼睛,在两位女士担忧的目光中走远了。

“嗨,Hank,我听Moira说你发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做好清洁后的Charles回到办公室拨通了那边的号码。

“通过检测患者血液,体液,大小便和痰液等标本,培养和观察可能的治病微生物以及他们的分布和数量,再加上最近的一些动物实验,我大致掌握了一些信息:这次的疫情是由一种我从没见过的病毒引起的,我查了很多资料也没有找到对这类病毒的记载,这种病毒复制快,繁殖能力强,可以抵抗一定时间的高温,但是对一些化学试剂比较敏感,根据它在不同病患体液和排泄物中的分布,可以推断应该是由基诺沙战场上回来的士兵最先感染的,而该病毒的传播途径,以肠道为主,但是不幸的是,重症患者也是可以通过空气传播的……”Hank在电话那头滔滔不绝的解释着。

“什么?!通过空气也可以?!天啊……Hank你最好祈祷你的研究结果有问题…….”Charles的心脏一下子被这个消息揪住了。

“抱歉,Charles,实验结果证明,它确实可以通过空气传播,虽然没有结核之类的那么经典,但是它确实可以,这也是我今天拿到结果后第一时间就要联系你的原因……”电话那头的Hank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这边的Charles也陷入了沉默。

半晌后,Hank开口了;“所以,军部那边还是严禁走漏消息吗?”

Charles依然没有说话,隔着电话Hank只能听到他轻轻的呼吸声。

伴着一声沉重的叹息,Charles砸出一句让Hank惊掉下巴的话来:“Hank,我决定了,我要亲自去基诺沙告诉还蒙在鼓里的前线指挥官这个消息...而且如果这场灾难来自于基诺沙,那我们就在那里结束它。”


【Lorraine的叨逼叨:粗长的一更大部分都是背景,哈哈哈,不知道是不是让你们有点失望哈,不过下一章小教授就要见到帝国将军啦,时间允许的话,下一章可能会尽快更,不过明天还是先更蓝色大海的传说吧,毕竟沙雕使我快乐啊~

文章里的病毒呢,大部分特性是对照埃博拉病毒的写的,并根据剧情需要进行了少量修改,之所以很费力的去写这么长一个背景,就是希望后面剧情推进的时候bug可以少一点,总之这应该是一篇正经走剧情的文吧,也许也没什么小甜饼,但就是想让EC在炮火声中,在生死边缘谈一场旷世恋爱,哈哈哈,真是恶趣味啊。尽量不OOC,但是每个人心中对于EC的感觉都不一样呢,也许我理解的有偏差会让有些同学觉得OOC,哈哈哈,但这就是我心中的EC啦,强大的能力和人格,坚定的立场和考量,又是爱EC的一天~】

日常沉迷一美

来自b站采访,自截
为他们的绝美爱情哭泣

来自b站采访,自截
为他们的绝美爱情哭泣

lorraine不是不是胖子

关于法鲨的叨逼叨

因为最近想要动笔写文,所以没事儿的时候就把法鲨和一美的电影拿出来重温,忽然发现了之前忽略的一个法鲨的苏点。

这张据说出生就有30岁的脸(笑),之前感觉起来就是沧桑和成熟的韵味,但其实面孔有年龄感的沧桑大叔型演员很多,是什么让法鲨如此与众不同呢,我认为是一种悲怆感。

他额头上的褶皱,眼周的纹路,微微紧闭的削薄的唇角,还有看起来略微松弛的皮肤,这些面部特质赋予了他我们熟知的沧桑感,但他又有一双明亮的蓝绿色眼睛,甚至对于一个男士来说眼型显得过分的圆,浓密的睫毛,周正高挺的鼻子和略方的下颌,这些特征又总给人坚定,智慧,毅然决然的感觉。

看着他,你就会觉得这确实是个被命运无情蹉跎的男人,但你也会发...

因为最近想要动笔写文,所以没事儿的时候就把法鲨和一美的电影拿出来重温,忽然发现了之前忽略的一个法鲨的苏点。

这张据说出生就有30岁的脸(笑),之前感觉起来就是沧桑和成熟的韵味,但其实面孔有年龄感的沧桑大叔型演员很多,是什么让法鲨如此与众不同呢,我认为是一种悲怆感。

他额头上的褶皱,眼周的纹路,微微紧闭的削薄的唇角,还有看起来略微松弛的皮肤,这些面部特质赋予了他我们熟知的沧桑感,但他又有一双明亮的蓝绿色眼睛,甚至对于一个男士来说眼型显得过分的圆,浓密的睫毛,周正高挺的鼻子和略方的下颌,这些特征又总给人坚定,智慧,毅然决然的感觉。

看着他,你就会觉得这确实是个被命运无情蹉跎的男人,但你也会发现他掩藏在眼底鼻尖的一种不屈不挠,宿命的悲怆感油然而生。悲怆不是单纯的苍老或是悲哀,对比于跟他一同出演刺客信条的铁叔,铁叔作为大叔一词的经典代言人,他的沧桑是一种历经世事后无奈的颓废,也许他也曾挣扎过,但现在脸上的每一个沟壑都写满了疲惫和颓然,只有在温柔乡里他才能握住那最后一丝生命的火光,所以教授才会去拥抱洛丽塔,蝴蝶夫人才能悄然入梦。

而法鲨的沧桑是一种不管生活怎样风霜雪剑,我的信仰在远方的使命感。看着他你就会相信这个男人永远不会被打倒,他永远引领他人坚定的走在追寻信仰的路上,他的眼睛永远明亮,血液永远沸腾,他是天生的领导人,他是信仰的无畏殉道者。

而法鲨的选角也完美的契合了他的这一特质,不管是百夫长,麦克白,刺客信条还是X战警,甚至是羞耻,他无一不被现实和利益打倒在地,但他一直在挣扎,即使血肉模糊,他从没有放弃过再次站起来,故而他的悲怆有一种厚重的历史感。

类似的特质在我熟知的演员中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基诺李维斯,不管是黑客帝国还是康斯坦丁,基诺甚至自己也表示过很喜欢这种宿命感很强的作品,但基诺的气质相较于法鲨显得更为压抑和含蓄,(两者并无高下之分,只是个人特点不同)所以他的挣扎也更趋于妥协和狡黠,而法鲨,看着他你就会知道,他终将扛起反抗的旗帜,不管结果成功与否,一切为了梦想(或是妄想)。

总而言之,不仅仅是法鲨,X战警系列不管剧情如何,角色上是真的做到了神仙选角,老三部新四部,演员的个人特色和角色相得益彰,就凭这点它就可以称之为经典。


MyMcAvoy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希望大家能开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希望大家能开心

知直止致
是1个也就只有小图能看看的临摹...

是1个也就只有小图能看看的临摹照片的鲨老师
鲨老师绝赞Alpha颜杀我!!!!!!!

是1个也就只有小图能看看的临摹照片的鲨老师
鲨老师绝赞Alpha颜杀我!!!!!!!

摸到一条咸鱼
震惊!罕见老万年轻旧照流出!我...

震惊!罕见老万年轻旧照流出!
我们鲨也嫩过……
(然而亮点其实是一美娇妻般的笑容)
(偷偷地占个tag假装没人发现)

震惊!罕见老万年轻旧照流出!
我们鲨也嫩过……
(然而亮点其实是一美娇妻般的笑容)
(偷偷地占个tag假装没人发现)

#ARTPOP#

呆八×德妹 (David 8 × Dolores)

- 这些残暴的欢愉,终将以残暴结局 -


早期西部世界内部两人身为接待员时期被设定的园区主线角色:

镇上外来的陌生枪手Silas Selleck × 耍得了枪的小镇女孩Dolores Abernathy

后期西部世界之外服务于工程人员和客户们的仿生人/人工智能觉醒:

视毁灭为新生的David 8 × 以残暴为结局的Dolores


「 Your voice is the first thing I remember. 」...

呆八×德妹 (David 8 × Dolores)

- 这些残暴的欢愉,终将以残暴结局 -


早期西部世界内部两人身为接待员时期被设定的园区主线角色:

镇上外来的陌生枪手Silas Selleck × 耍得了枪的小镇女孩Dolores Abernathy

后期西部世界之外服务于工程人员和客户们的仿生人/人工智能觉醒:

视毁灭为新生的David 8 × 以残暴为结局的Dolores


「 Your voice is the first thing I remember. 」

「 Sometimes to create, one must first destroy. 」

「 Strange new light can be just as frightening as the dark. 」



________

暗搓搓吃了很久但从不产粮的人工智能拉郎系列...

如果他们俩真凑一起说不定能整一集黑镜出来(看看现在黑镜的剧本质量都掉成什么样了(叹气

月融

“Let's just say I'm Frankenstein's monster.”

“I'm looking for my creator.”

自截自修。

末P动图是可爱鲨哔(?)和羞涩一美✨

“Let's just say I'm Frankenstein's monster.”

“I'm looking for my creator.”

自截自修。

末P动图是可爱鲨哔(?)和羞涩一美✨

小刀

信女来还愿了






😭😭😭






真人比照片美10倍啊






而且离我就30公分,在我面前






还有什么比画图狗看到自己的缪斯在自己面前更美好的事呢😭






他的脸像天堂的梦一样美好






湛蓝的眼睛几乎是透明的






不说了颜狗明天回家画画


还有不是我不拍鲨,是因为他。。只签右边,等他来了左边我已经挤不进切了😭😂签名都是小伙伴帮我递了才有的

信女来还愿了








😭😭😭








真人比照片美10倍啊








而且离我就30公分,在我面前








还有什么比画图狗看到自己的缪斯在自己面前更美好的事呢😭








他的脸像天堂的梦一样美好








湛蓝的眼睛几乎是透明的








不说了颜狗明天回家画画



还有不是我不拍鲨,是因为他。。只签右边,等他来了左边我已经挤不进切了😭😂签名都是小伙伴帮我递了才有的

MI🌟

x战警北京新闻发布会
去的早我坐第二排
不到10米的距离真的太近了!!!
无数次和法鲨一美苏菲伊万小天使对视
还有  镭射眼本人也太美丽了吧!!!!
照片拍不出他的万分之一美丽

x战警北京新闻发布会
去的早我坐第二排
不到10米的距离真的太近了!!!
无数次和法鲨一美苏菲伊万小天使对视
还有  镭射眼本人也太美丽了吧!!!!
照片拍不出他的万分之一美丽

素鸡素鸭

啊啊啊啊EC鲨美女孩蜜月宣传期幸福的一个月!!!!!!!!!!!!!!!鲨老师您是什么粉头太会了8⃣️


啊啊啊啊EC鲨美女孩蜜月宣传期幸福的一个月!!!!!!!!!!!!!!!鲨老师您是什么粉头太会了8⃣️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