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这个婶婶不是人

1112浏览    67参与
万俟凇妍

当你的审神者来了姨妈怎么办?

三篇文里的审神者性转,所以我jio得打“女审神者”和“刀剑乱舞乙女向”的tag比较好,谁要是觉得不行的话我会把这两个tag删掉。

“来自华夏的墨莲仙尊”和“这个婶婶不是人”里的乔云溟和狐言都是修行者,可以斩赤龙(断经),但咱们当没有这个设定好了。

为什么变成女孩子……请各位自行脑补吧。

最后,请认真了解三个审神者的性格和设定,踩到了雷被辣了眼睛概不负责。

设定差不多就是这样,不喜者请勿入,谢谢合作。

以上,understand?

Let's go!


【陆霆的场合——疼得躺在床上不敢动弹】

“这他娘的……怎么这么疼?”能让平时言行举止都很文明的陆霆说出这般话语,足以看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陆霆整个人都缩到被...

三篇文里的审神者性转,所以我jio得打“女审神者”和“刀剑乱舞乙女向”的tag比较好,谁要是觉得不行的话我会把这两个tag删掉。

“来自华夏的墨莲仙尊”和“这个婶婶不是人”里的乔云溟和狐言都是修行者,可以斩赤龙(断经),但咱们当没有这个设定好了。

为什么变成女孩子……请各位自行脑补吧。

最后,请认真了解三个审神者的性格和设定,踩到了雷被辣了眼睛概不负责。

设定差不多就是这样,不喜者请勿入,谢谢合作。

以上,understand?

Let's go!





【陆霆的场合——疼得躺在床上不敢动弹】

“这他娘的……怎么这么疼?”能让平时言行举止都很文明的陆霆说出这般话语,足以看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陆霆整个人都缩到被子里,右手按着下腹部,一张俊秀的脸疼得苍白,额上布满了汗珠。

天知道自己是从一个一米九的大男人变成个身高一米七的女人的?哦,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沐浴在自己的刀剑们那种见了鬼的眼神中的陆霆表示:要不要这么爽。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变成女人的时候他他妈的还……来姨妈了!

以前是男人的时候,陆霆总是觉得女孩子们谈论他们每个月必来的亲戚的时候那副咬牙切齿的表情是那么的不科学,总觉得再疼也疼不到哪里去。

现在他算有了亲身体验了,自此之后看女生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你们是怎么做到每个月流血一周还没有失血过多而死的?

最开始的时候,陆霆表示自己还可以坚持,等过了一会儿,大概也就二三十分钟的样子,下腹的坠痛感竟然越来越强烈,最后就变成现在这样,躺在床上拿被子把自己裹成个球了。

这还算好的,之前她把早上吃的饭都吐出来了。

“长官,喝点儿红糖水吧,刚沏的。”烛台切把一杯暗红色的水放在陆霆眼前,“听孙大人说女孩子来月经的时候,喝点红糖水感觉会好一点儿。”

这玩意儿能管用吗?陆霆用怀疑的眼光看着那杯水,最后带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将之一饮而尽……

“好烫!”喝到嘴里的时候才发现这是开水,吐着舌头,陆霆拿着杯子,表示没有任何卵用。

这个时候,唯有坐在外面台阶上笑眯眯的三日月才会如此说道:“哈哈哈……这回长官是真的变成‘陆婷婷’了啊,哈哈哈……”







【乔云溟的场合——疼到说胡话】

“墨莲大人,您真的不需要休息吗?”闻到乔云溟身上淡淡的血腥味,乱这么问道。

“没,没什么的,这一定是上天给我的历练……我一定会……经历这场历练的……”虽然知道女子修仙可以斩赤龙,但是自己之前可是男子啊,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您就不要在逞强了好吗?冷汗都冒出来了您的话很没有说服力啊,您的表情已经完美的出卖了您。

“那么,请主公继续与我讨论一下佛与道吧。”江雪坐在一边,道。

“呃,好啊,请说吧,我会尽我所能解答的。”乔云溟苍白着一张俏脸,应道。

“好的。”看样子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江雪这么想到,然后道,“佛曰:……”

“哦、哦……把书房左边的第二个书柜上的第三排书的倒数第二本放到倒数第三排,那样就凑成一套了。”嘴上说着没问题,可是乔云溟已经疼得头脑发昏,根本没听着江雪的话。

江雪皱眉,发现这事不简单。(雾)

江雪这才发现:自家的审神者都疼到说胡话了,哪里是不严重的样子?

不过自家审神者的床好像是千年寒玉来着,女孩子这种时候不能着凉啊……

于是乎他当机立断:“主公,这段时间请到我们左文字部屋去睡觉吧。”





【狐言的场合——口不择言】

比起前两位来,这位的表现简直可以用浮夸来形容。

“疼疼疼……靠哟这怎么这么疼啊?”狐言欲哭无泪,做男性狐妖已经很惨了,偏偏现在还变成了女性狐妖……

这是在暗示他“永世不能反攻”吗?就算他是稀少的离族也不能这么对他吧!

还来了姨妈……真是女人的好亲戚啊!狐言咬着床单流宽面条泪,嘴里喃喃自语:“要是再怀一胎就好了,不用这么受罪了……这他妈比生产还痛苦啊!”

旁边的笑面青江笑面轻僵:主公你说啥你敢再说一遍吗?



@落言 艾特一下跟我一起讨论的童鞋


万俟凇妍

你是我的一日情人

@洛云枫(高三党咸鱼) 的点梗

男审神者×女审神者

狐言×祁翎

关键词:小家伙,现世游玩pa


1.“小家伙,你好啊。”

约定的地点……是这里啊?

穿着一件翠绿色的连衣裙,祁翎不满地咬了咬下唇,然后蹲在台阶门口画圆圈。

这个家伙怎么还迟到呢?

“请问,你是祁翎吗?”她抬起头看了一眼说话的人,一双细长的丹凤眼很是迷人。

“嗯,我是。”祁翎看着眼前的人,有了些许戒备,这个人看上去不怎么像个好人。

狐言眯起眼睛:“你好,小家伙,我是狐言,你的一日情侣。”

看照片那么小,看本人……也很可爱嘛。


2.“小家伙,想吃点儿什么嘛?”

“想吃点儿什么嘛?”身着白衣长身而立的青年领着她在美食街里逛来...

@洛云枫(高三党咸鱼) 的点梗

男审神者×女审神者

狐言×祁翎

关键词:小家伙,现世游玩pa


1.“小家伙,你好啊。”

约定的地点……是这里啊?

穿着一件翠绿色的连衣裙,祁翎不满地咬了咬下唇,然后蹲在台阶门口画圆圈。

这个家伙怎么还迟到呢?

“请问,你是祁翎吗?”她抬起头看了一眼说话的人,一双细长的丹凤眼很是迷人。

“嗯,我是。”祁翎看着眼前的人,有了些许戒备,这个人看上去不怎么像个好人。

狐言眯起眼睛:“你好,小家伙,我是狐言,你的一日情侣。”

看照片那么小,看本人……也很可爱嘛。


2.“小家伙,想吃点儿什么嘛?”

“想吃点儿什么嘛?”身着白衣长身而立的青年领着她在美食街里逛来逛去,不断在小食摊前驻足。

“就那个吧!”眼尖的祁翎看到一个专卖章鱼小丸子的小摊,她可是经常来到现世吃这家的小丸子的。

“好。”笑眯眯的看向那个小摊,“老板,一份章鱼小丸子!”

“诶!稍等,马上就来!”


3.小家伙累了,你们小点儿声。

等在美食街吃了一肚子零食,又在游乐场玩了一下午的过山车海盗船之类的项目,祁翎早就累得要死。

一个不留神,居然靠在狐言肩膀上睡着了。

狐言就这么静静地坐在草地上,像一座雕塑一样一动也不动。只是,每当有人靠近他们的时候,狐言会竖起另一只没被压着的手的手指,轻轻地靠近唇畔。

小家伙累了,让她好好休息一下,请诸位小声一点儿。


4.第二天,各归其位,两不相识。但是……

“你好,我是祁翎。”

“你好,我是狐言。”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有点儿短,将就吧!


万俟凇妍

投票

现在开始投票

1.明石国行×陆霆,游戏play
2.小狐丸×狐言,兽耳play
3.小狐丸×陆霆,兽耳play
4.加州清光×乔云溟,捆绑play
5.鸣狐×陆霆,捆绑play
6.全本丸×陆霆,黑化囚禁,道具play
7.加州清光×陆婷,平行世界的陆婷到了陆霆本丸,温柔地酱酱酿酿
8.孙陌玉×陆霆,意识流啪啪啪
9.髭切×狐言,发情期play
10.三日月宗近【三条家的大佬应该是他吧?】×陆婷,狗血一升,双开结局
11.全本丸或者一期一振或者鹤丸国永×陆霆,黑...

现在开始投票

1.明石国行×陆霆,游戏play
2.小狐丸×狐言,兽耳play
3.小狐丸×陆霆,兽耳play
4.加州清光×乔云溟,捆绑play
5.鸣狐×陆霆,捆绑play
6.全本丸×陆霆,黑化囚禁,道具play
7.加州清光×陆婷,平行世界的陆婷到了陆霆本丸,温柔地酱酱酿酿
8.孙陌玉×陆霆,意识流啪啪啪
9.髭切×狐言,发情期play
10.三日月宗近【三条家的大佬应该是他吧?】×陆婷,狗血一升,双开结局
11.全本丸或者一期一振或者鹤丸国永×陆霆,黑化囚禁
12.烛台切光忠×狐言,发情期,道具play,兽化play
13.一期一振×陆霆,道具play
14.孙陌玉×陆霆+陆婷,道具调教

15.小乌丸×陆婷,同居下药

16.压切长谷部×陆霆,恋尸癖play

17.一期一振×陆霆,校园pa,医务室play

18.全本丸×陆婷,高考前期补习,记不住知识点就……

自己的梗:19.全本丸×陆霆,双性人陆霆设定

每人可选择三个最喜欢的更进行投票。由于点梗时间已经结束。

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打了“女审神者”的tag。

因为学习的原因这个投票一直到明年的六月高考完毕,真是抱歉。

万俟凇妍

群宣

群号:720912122
可围观小姐姐们在线飙车
可以点梗(一天一个小段子)
大家来啊~

群号:720912122
可围观小姐姐们在线飙车
可以点梗(一天一个小段子)
大家来啊~

万俟凇妍

投票

前段时间的点梗
1.三日月×陆霆
2.你×陆霆
3.太郎太刀×陆霆
4.清光×狐言
5.一期×狐言
6.江雪×乔云溟

每人限投两票,在评论区写下数字,截止日期为6.6中午十二点

PS:我只写一个

哟西,投票时间结束,撒,让我们看一看投票结果:
1.三日月×陆霆:15票
2.你×陆霆:3票
3.太郎太刀×陆霆:8票
4.清光×狐言:1票
5.一期×狐言:5票
6.江雪×乔云溟:3票
爷爷的人气还真高啊!那么就写三日月×陆霆了!

那么我再来说一说这些刀审的梗:
1...

前段时间的点梗
1.三日月×陆霆
2.你×陆霆
3.太郎太刀×陆霆
4.清光×狐言
5.一期×狐言
6.江雪×乔云溟

每人限投两票,在评论区写下数字,截止日期为6.6中午十二点

PS:我只写一个

哟西,投票时间结束,撒,让我们看一看投票结果:
1.三日月×陆霆:15票
2.你×陆霆:3票
3.太郎太刀×陆霆:8票
4.清光×狐言:1票
5.一期×狐言:5票
6.江雪×乔云溟:3票
爷爷的人气还真高啊!那么就写三日月×陆霆了!

那么我再来说一说这些刀审的梗:
1.三日月×陆霆:下药,想看看冰冷的审神者露出淫♂荡♂的表情
2.你×陆霆:把冰冷的上校压在身下,操♂得他哭哑了嗓子也没有放过他
3.太郎太刀×陆霆:长官,我想你会喜欢大太刀的尺寸的/审神者被邪物入侵,被神刀贯♂穿♂也是一种净化
4.清光×狐言:阿鲁基哟,本丸没有指甲油了……什么?不给小判?那我就要想想其他办法找您要钱了啊……
5.一期×狐言:阿鲁基的发情期又到了……嗯,要不然再让阿鲁基生一窝吧!
6.江雪×乔云溟:佛和道的互相交♂流,听小夜和宗三说时间还挺长

万俟凇妍

占tag抱歉

问一下,哪位想看我开车?
就是喜欢把仙气飘飘or冷冰冰的人弄脏弄哭哎嘿嘿【滑稽】
如果想看的话请点刀点人点梗(别太过),超过十我就开车。
接下来看看在下的三个婶婶。
1.妖孽六尾狐妖狐言
2.仙气飘飘的墨莲仙尊乔云溟
3.有“冷血上校”之称的陆霆
投票结束,人数不够,不开车~

哈哈逗你们的,我会写的

问一下,哪位想看我开车?
就是喜欢把仙气飘飘or冷冰冰的人弄脏弄哭哎嘿嘿【滑稽】
如果想看的话请点刀点人点梗(别太过),超过十我就开车。
接下来看看在下的三个婶婶。
1.妖孽六尾狐妖狐言
2.仙气飘飘的墨莲仙尊乔云溟
3.有“冷血上校”之称的陆霆
投票结束,人数不够,不开车~

哈哈逗你们的,我会写的

万俟凇妍

【刀剑乱舞】这个婶婶不是人:第五十章(大结局)

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会开BE结局呢?【滑稽】

一定是HE,please believe me!【正直严肃脸】

写完这个如果下方评论超过十就开新坑,就是之前那个道士婶,不过性别……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想要乙女扣一,想要耽美扣二。【虽然我流耽美而且从不考虑乙女】

以上,understand?

让我们往下拉。

Let's go!

“阿鲁基sama!”还没等狐言走出去几步,狐之助就匆匆忙忙地跑过来,“刚接到时之政府的讯息,审神者可以不用与刀剑男士分离!”
“什么?”狐言愣了几秒,然后把它从地上抱起来摇晃,“你再说一遍?”
“还是请……啊啊啊阿鲁基sama会……回回回到本丸之后我再再再……再说…...

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会开BE结局呢?【滑稽】

一定是HE,please believe me!【正直严肃脸】

写完这个如果下方评论超过十就开新坑,就是之前那个道士婶,不过性别……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想要乙女扣一,想要耽美扣二。【虽然我流耽美而且从不考虑乙女】


以上,understand?





让我们往下拉。






Let's go!




“阿鲁基sama!”还没等狐言走出去几步,狐之助就匆匆忙忙地跑过来,“刚接到时之政府的讯息,审神者可以不用与刀剑男士分离!”
“什么?”狐言愣了几秒,然后把它从地上抱起来摇晃,“你再说一遍?”
“还是请……啊啊啊阿鲁基sama会……回回回到本丸之后我再再再……再说……”狐之助被晃得眼前发花,话都说不清楚了。

本丸的大门被一脚踹开的声音惊醒了所有还在睡梦中的付丧神,正当他们打算寻找本体的时候,却看到门口站着的人是……
“阿鲁基?”长谷部惊呼出声,然后就看到狐言把手里的狐之助放到桌子上:
“说吧,不用离开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咳咳,由于审神者与刀剑男士们相处已久难以分离,所以时之政府特批,可以将刀剑男士们带回家中。”狐之助拨弄着脖子上的铃铛,“刀剑男士是他们本体刀的一个分灵,数量很多,而真正的本体还在博物馆里,再考虑到审神者与刀剑男士们相处依旧难以分离,所以便有了新出的这个告示。”
“所以说我们……不用离开阿鲁基了?”乱把狐之助的一大堆话减缩成了一句。
“太好了!”包丁扑进狐言的怀里,“阿鲁基的家人里有好多都是人妻!我要人妻喂我点心!我要人妻摸我的头!”
“从某种意义上,阿鲁基也算是人妻了吧?”一期在包丁身后笑着说。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一期一振!

“撒,各位,请踏上回到现世的通道吧!”狐之助在时空传送机前拨弄着,打开了回到现世的通道,“祝各位一路平安!”
人们的身影在金光中,逐渐地消失不见。

“哎呀!山姥切你快下来啊!”蜂须贺推着身上的山姥切。
“兄弟你赶紧从我身上起来!”山姥切拥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山伏。
“你们这些家伙!赶紧从我身上起来啊!”狐言差点儿被压得断了气儿。
“哟,小狐狸,回来了啊?”王耀磕着瓜子看着眼前的“叠罗汉”,“你还好吧?”
“你说呢……赶紧帮个忙……”吐魂儿ing……
“自求多福,燕子叫我呢,拜拜ノBye~”
你这个没有同情心的混蛋……狐言被压在一座“大山”底下,伸着“尔康手”看着渐行渐远的王耀,心里开始骂脏字了……

晚上——
包丁用自己可爱的外表获得了王春燕的怀抱,幸福的樱吹暴风雪;后藤穿着王沪(上/海)的高跟鞋,差点儿崴了脚;烛台切在厨房里打着下手,时不时看着王苏的刀功以及王耀做的菜,打算什么时候亲自给狐言做一道中式菜;日本号和次郎太刀跟王蒙拼着酒,然后三人集体喝蒙圈……
狐言看着热闹的屋子里的一切,幸福地笑了。
听说那一天是5月20日。

                      ——完——

万俟凇妍

【刀剑乱舞】这个婶婶不是人:第四十九章

看到上一篇的评论没到十所以我不打算开坑【滑稽】
如果想让我开坑还请多多留言【滑稽】
差不多要结局了?

以上,了解?

Let's go!

22xx年,经过大量的审神者的帮助和大量刀剑男士的牺牲,时间溯行军终于被清剿完毕,也是时候让审神者和刀剑男士们分开了。
但是,人心都是肉长的,养什么猫猫狗狗的过了很长时间都会有感情,更何况是由自己提供灵力,获得人类之躯的有温度有情感的付丧神呢?
虽然不舍,但是审神者们早已经做好了分别的准备,比如,做一桌好菜来做好分别的准备,而这么做的人有很多,比如,狐言。
席间无话。
“咳咳,嗯……大家都开心一点儿啊,又不是永远都见不着了。”狐言打着哈哈,“我还是可以经常来日本看你...

看到上一篇的评论没到十所以我不打算开坑【滑稽】
如果想让我开坑还请多多留言【滑稽】
差不多要结局了?






以上,了解?






Let's go!

22xx年,经过大量的审神者的帮助和大量刀剑男士的牺牲,时间溯行军终于被清剿完毕,也是时候让审神者和刀剑男士们分开了。
但是,人心都是肉长的,养什么猫猫狗狗的过了很长时间都会有感情,更何况是由自己提供灵力,获得人类之躯的有温度有情感的付丧神呢?
虽然不舍,但是审神者们早已经做好了分别的准备,比如,做一桌好菜来做好分别的准备,而这么做的人有很多,比如,狐言。
席间无话。
“咳咳,嗯……大家都开心一点儿啊,又不是永远都见不着了。”狐言打着哈哈,“我还是可以经常来日本看你们啊,虽然……只是本体,但是还是可以见面的啊?来,咱们聊聊天。”
“哈哈哈……那就由爷爷我先开始吧。”三日月收起了那副“走失老人”的样子,“还记得主上都是怎么净化我们的吗?”
话一出口当初所有的暗堕刀几乎都低下了头。
嗯,主君当时暴力的简直不像样子。
万万没想到他拿着折凳制服了我们。

#我们连折凳都打不过#
后来的刀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阿鲁基桑会开导江雪哥哥。”小夜也开口道。
还记得当时江雪左文字第一次出完阵回来,那是极其不愿再次上合战场的,但是狐言却依旧让他出阵,甚至把他设为队长。
“拿起你手里的刀。”狐言表情极其严肃,“我再说一遍,拿起你手里的刀。”
“你斩杀的是面前的敌人,你所拯救的是整个历史,”狐言闭上眼,声音轻了几分无比缥缈,“佛的主要目的是拯救大众,而你却不敢拿起刀来拯救这一时期的人。”
“这样的你,不配称为佛刀。”

“阿鲁基桑给我买喜欢的小裙子!而且还给我从华夏带来漂亮的汉服!”乱站起身,扯起裙摆转了几个圈。
绚丽如一朵美丽的鲜花。

“阿鲁基亲手给我织了围巾。”山姥切国广拉了拉脖子上的围巾,闷声道。

“阿鲁基……”
“阿鲁基……”
发言的人越来越多,连狐言都没能记住自己做了这么多事情呢……
“混蛋啊……”转过身擦去眼泪,强行抑制住即将出口的呜咽,“……你们这样……我不就更不想离开了吗……”
“还有啊,阿鲁基真的很勇敢呢!”一期一振抱着一只小狐狸,温柔地抚摸着它,“听说在人类里怀孕生产时的痛苦是最强烈的,没想到阿鲁基你居然撑下来了呢!”
“是啊,阿鲁基,你也对我们很温柔呢!”爱染国俊夹了一筷子菜,却没能将它放进嘴了,“丝毫不介意我们是否是稀有刀……”

“别提那些了啊,来,喝喝喝!”次郎太刀举起酒杯,把里面的酒倒进嘴里。

第二天早上——
狐言是最早起来的。
把乱的头发梳好。
把打乱的酒瓶竖起,放在次郎太刀旁边。
把地上的笑袋拾起来轻轻放进青江的口袋里。
……
做好一切之后,狐言站在门口,带着自己的十四只小狐狸,关上了本丸的门。

万俟凇妍

【刀剑乱舞】这个婶婶不是人:第四十八章

自家婶婶的脑子里有坑。
而且还是天坑。
相处了几年的付丧神们这才发现狐言的特质,他的脑坑开得……
实在是太大了。

【佳禾沧澜是一名阴阳道士。
确切地说她的父亲是一名中国的阴阳道士,而她的母亲则是一名十分出名的审神者。
为了磨练自己,她来到了一座暗黑本丸,不仅仅是为了磨炼自己的灵力,还是为了除去污秽,锻炼自己斩妖除魔的实力。
但是这个婶婶的脑子里有坑。
                      ...

自家婶婶的脑子里有坑。
而且还是天坑。
相处了几年的付丧神们这才发现狐言的特质,他的脑坑开得……
实在是太大了。

【佳禾沧澜是一名阴阳道士。
确切地说她的父亲是一名中国的阴阳道士,而她的母亲则是一名十分出名的审神者。
为了磨练自己,她来到了一座暗黑本丸,不仅仅是为了磨炼自己的灵力,还是为了除去污秽,锻炼自己斩妖除魔的实力。
但是这个婶婶的脑子里有坑。
                                                     ——简介·完】
一期一振和山姥切国广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森森的无奈。
阿鲁基哟,你真的确定不是你的脑子里有坑吗?
无奈的他们继续往下看,没想到下面的内容更毁三观。
【夜晚,机动快的短刀们打算去刺杀她的时候,赫然发现她的头顶悬着一把杀猪刀。
是的你们没有看错就是一把杀猪刀!那上头刻着三个大字:杀!猪!刀!
处于好奇的短刀们忘记了自己的目的,第二天起来问她:“阿鲁基,你为什么在你的头顶挂一把菜刀呢?”
“哦,你说那个啊,”佳禾沧澜往嘴里塞了个包子,“你们不是把前任审神者杀了吗?而且又过了那么久说不定里面有什么孤魂野鬼的,我挂那把杀猪刀是为了震慑他们。”
“……”短刀们集体沉默。
那个……您当太郎太刀和石切丸还有笑面青江是死的吗?】
路过的石切丸和太郎太刀看了一眼屏幕,流下一滴汗 ̄^ ̄゜。
【晚上,和泉守兼定去上厕所,结果却听到佳禾沧澜的咳嗽声,出于关心,他关心地问了自己的审神者,是不是生病了?
佳禾沧澜一脸严肃:“午夜十二点上厕所必须要咳嗽几声,提醒里面的东西‘我要进去了’,不然会发生很恐怖的事情哟~”
愣是把路过的秋田藤四郎吓了个半死。】
鉴定完毕,自家阿鲁基脑子里有坑。
填不完的,是黑洞那个级别的坑。




佳禾沧澜是一个脑洞,要是这篇下面的评论超过十我就开坑!

万俟凇妍

【刀剑乱舞】这个婶婶不是人:第四十六章

这是个短小的段子。

“阿鲁基!——”长谷部从外面飞奔进来,“你们家人给你寄东西啦!”
“寄东西了?”狐言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是月饼汤圆什么的吗?”是的话就可以吃了!
长谷部脸色不太好:“阿鲁基,您还是……自己看看吧……”希望阿鲁基不要太激动昏过去……
狐言拿起一把裁纸刀把放在院子里的十四个箱子打开:“这是……什么⊙∀⊙?!”
“《三年中考两年模拟》《北大绿卡》《赢在微点》《黄冈小状元》《状元之路》《优化设计》……”开完十四个箱子之后狐言方了,特么全是清一色的练习册,语数外史地生政小初高都有,正在狐言抓狂的时候,一个信封掉到了他的脚下。他狐疑着打开了信封。
“致狐言,
展信佳【展你妹的信佳!】。
众所周知...

这是个短小的段子。

“阿鲁基!——”长谷部从外面飞奔进来,“你们家人给你寄东西啦!”
“寄东西了?”狐言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是月饼汤圆什么的吗?”是的话就可以吃了!
长谷部脸色不太好:“阿鲁基,您还是……自己看看吧……”希望阿鲁基不要太激动昏过去……
狐言拿起一把裁纸刀把放在院子里的十四个箱子打开:“这是……什么⊙∀⊙?!”
“《三年中考两年模拟》《北大绿卡》《赢在微点》《黄冈小状元》《状元之路》《优化设计》……”开完十四个箱子之后狐言方了,特么全是清一色的练习册,语数外史地生政小初高都有,正在狐言抓狂的时候,一个信封掉到了他的脚下。他狐疑着打开了信封。
“致狐言,
展信佳【展你妹的信佳!】。
众所周知,教育要从小抓起【这是不是太早了点儿?】。既然是你的孩子也必须有足够的脑力【不好意思大人我觉得做完这些脑细胞应该也没有多少了】,所以我和燕子给你寄了这些练习册【不好意思我不需要!】。这是给你的孩子们的礼物,一定要妥善包管【不不不我真的不要能邮回去吗?】。
PS,不要妄想着把他们邮回来,倒贴钱不说还运不到。
您最尊敬的大人,
王耀”
看完信之后,狐言笑了,看向长谷部:“长谷部啊,我记着再过两天吉行的地瓜就熟了,告诉他,烤地瓜的热源有了。”




以此纪念被练习册逼疯的作者。

万俟凇妍

【刀剑乱舞】这个婶婶不是人:第四十五章

“大将!”厚从门外激动地跑进来,“我们来开一个鬼故事大会吧!”
“鬼故事大会?”狐言抬头看看天,天色已经很晚了,“不好吧,我们华夏那里晚上都禁止讲这些故事的。”
“大丈夫!”乱也从门外进来扑进狐言怀里,“我们都不是人类嘛,没关系的!”
“这……哎呀,好吧。”狐言终于同意了。

于是乎,不到几分钟的时间,院子里就坐满了人,短刀们手里抱着一直小狐狸,一边撸毛一边听大人们讲故事。
于是乎,笑面青江讲了他斩鬼的故事,临末还说了一句“那女鬼惨叫的声音很动听哟”;山姥切说了他斩山姥的故事;石切丸,太郎太刀和次郎太刀说了他们在神社里的见闻,顺带一提萤丸也参与了;鹤丸说了他被埋之后事情……最后,轮了一圈终于到了狐言。...

“大将!”厚从门外激动地跑进来,“我们来开一个鬼故事大会吧!”
“鬼故事大会?”狐言抬头看看天,天色已经很晚了,“不好吧,我们华夏那里晚上都禁止讲这些故事的。”
“大丈夫!”乱也从门外进来扑进狐言怀里,“我们都不是人类嘛,没关系的!”
“这……哎呀,好吧。”狐言终于同意了。

于是乎,不到几分钟的时间,院子里就坐满了人,短刀们手里抱着一直小狐狸,一边撸毛一边听大人们讲故事。
于是乎,笑面青江讲了他斩鬼的故事,临末还说了一句“那女鬼惨叫的声音很动听哟”;山姥切说了他斩山姥的故事;石切丸,太郎太刀和次郎太刀说了他们在神社里的见闻,顺带一提萤丸也参与了;鹤丸说了他被埋之后事情……最后,轮了一圈终于到了狐言。
狐言想啊想啊,半晌说了一句:“那个,我实在是没见过鬼,我说说我们华夏民间的一些鬼故事可以吗?”
获得了大家的同意之后,狐言清了清嗓子,开始讲故事。
“在农村如果一个人的至亲的人去世了,那这个人从此每年不管身在何处,不管有啥重要的事,每到这个至亲的人的忌日的时候他必须回来给他上坟,哪怕只是磕一个头!否则这个人会遭厄运!  
话说他们村有一户人家姓王,姑且叫他王三吧。王三的母亲已经去世好几年了,那天王三吃过早饭之后就像往常一样去邻居家打麻将了,留下王三的媳妇一个人在家蒸馒头。王三的媳妇把馒头放进锅里然后就坐在一旁边做针线活边等着馒头蒸熟,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她估摸着馒头应该熟了,就打开锅盖,待白雾散去之后,她往锅里一瞧,眼前的的景象将她惊呆了!
她顿时感到脊背发凉,浑身直冒冷汗!只见那一锅十来个馒头每个馒头上面都有一个鲜红的血手印!!!那血还在往下一滴一滴的滴着!!!
王三的媳妇吓得连滚带爬的疯了似的跑出了家门,她去邻居家将正在打麻将的王三拽回了家,王三回家一看到那血手印也吓呆了!
最后这个王三请了一个算命先生,算命先生一看那血手印顿时就明白是咋回事了。于是他问王三是不是做过什么对不起死去的人的事,王三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了那天是他母亲的忌日,而他已经好几年没去给他母亲上坟了。
于是王三赶紧去买了几刀纸,几柱香,他和他媳妇跪在那口锅旁边边烧纸边祈求母亲的原谅。待纸烧完之后,他再打开锅盖一看,那血手印已经消失了!”
“好无聊啊大将,一点意思都没有啊。”信浓紧了紧围巾,撸一把狐狸毛,“再讲一个吧!”
“靠你们这些家伙别给我得寸进尺啊!”狐言炸了毛,“他们就讲了一个故事为什么我要讲两个啊!”
“因为你活的久啊!”众人齐声道。

万俟凇妍

【刀剑乱舞】这个婶婶不是人:第四十四章

和泉守很幸运。
他是真的很幸运。
因为自己的年纪不够大,所以他免了被罚。
虽然他也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自己的cp是堀川。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
那么小小的一只堀川他居然是自己上面的!
对此他非常郁闷,想找自己的阿鲁基聊聊人生。
没想到被狐言一句话怼回来了。

狐言是这么说的。
“孩子啊,我理解你。”狐言拍拍他的肩膀,“一期,长谷部也没我高,他们不照样把我压了吗?孩子啊,记住了,身高有时候不代表攻受双方,要看的是气势啊!”

和泉守很幸运。
他是真的很幸运。
因为自己的年纪不够大,所以他免了被罚。
虽然他也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自己的cp是堀川。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
那么小小的一只堀川他居然是自己上面的!
对此他非常郁闷,想找自己的阿鲁基聊聊人生。
没想到被狐言一句话怼回来了。

狐言是这么说的。
“孩子啊,我理解你。”狐言拍拍他的肩膀,“一期,长谷部也没我高,他们不照样把我压了吗?孩子啊,记住了,身高有时候不代表攻受双方,要看的是气势啊!”

万俟凇妍

【刀剑乱舞】这个婶婶不是人:第四十三章

“还是短刀好,短刀不会欺负我。”
狐言抱着五虎退,下巴颏抵在他的软软的头发上,蹭啊蹭啊蹭。
啥?你问那些成年体的刀剑男士在哪里?
看到院子里的万叶樱下面的那一溜倒立的人了吗?对,就是那一溜倒立的人。
因为昨天做的太狠被罚倒立三个小时。
“长谷部君,”狐言笑眯眯地喊道,“不要妄想着休息哟,休息的话延长一小时哟~一期不要以为我没说你哟~三日月请你看看你身边的山姥切,他到了现在可是一点儿话也没说你就不能向他学习吗?”

#完了,自家老婆黑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真是作死啊#

那些成年体的刀心里不断被这些弹幕刷屏,流着宽面条泪。
#主人我们的手好酸可以休息不?#
#阿鲁基啊山姥切睡着了才...

“还是短刀好,短刀不会欺负我。”
狐言抱着五虎退,下巴颏抵在他的软软的头发上,蹭啊蹭啊蹭。
啥?你问那些成年体的刀剑男士在哪里?
看到院子里的万叶樱下面的那一溜倒立的人了吗?对,就是那一溜倒立的人。
因为昨天做的太狠被罚倒立三个小时。
“长谷部君,”狐言笑眯眯地喊道,“不要妄想着休息哟,休息的话延长一小时哟~一期不要以为我没说你哟~三日月请你看看你身边的山姥切,他到了现在可是一点儿话也没说你就不能向他学习吗?”

#完了,自家老婆黑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真是作死啊#

那些成年体的刀心里不断被这些弹幕刷屏,流着宽面条泪。
#主人我们的手好酸可以休息不?#
#阿鲁基啊山姥切睡着了才没说什么啊!#
#还有多久啊我快撑不住了QAQ#
“主人啊,我这个老人家快受不了了能休息吗?”三日月终于开了口。
“三日月,你觉得你在我面前说你是老人家是不是不对劲啊?”狐言笑眯眯的,那叫一个奸诈。
“……”三日月无言,闭上了嘴。
#亲,永远别忘了我是你的祖宗级人物#
啥⊙∀⊙?你问是不是所有成年体型的刀都被罚了?
不不不还是有成年体型的刀逃过一劫的。
比如说江雪左文字,比如说宗三左文字,在比如说和泉守兼定……他们都挺精的。
来!让我们为他们的机智点赞!鼓掌👏!

万俟凇妍

【刀剑乱舞】这个婶婶不是人:番外之旅游(二)

“先去青海湖鸟岛吧!”狐言订好从日本飞到青岛的机票,“那里离日本最近。”
“嗨!~”一大群刀男站在一起那绝对是可观的。

“这里就是青海湖鸟岛啊……”秋田看着眼前的鸟们飞起飞落,粉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惊艳,“好多鸟……”
“鸟儿……”乱那双澄澈的蓝眼睛看着这些鸟,伸出手,似乎想要摸摸他们却被制止了。
“他们怕生,”狐言拦住他的手,“最好不要惊动它们。嗯……看完了青海湖鸟岛要去哪儿?”
“回主,是北京故宫。”长谷部在一边恭敬地回答。
“好,再从这里呆几天就去北京!京爷我想你……”看到周围的刀男们一阵紧张然后道,“……的烤鸭啦!”
刀男:……吓我一跳……

如果说青海湖的鸟岛带给众人的感觉是鸟类自由自在飞翔时的欢...

“先去青海湖鸟岛吧!”狐言订好从日本飞到青岛的机票,“那里离日本最近。”
“嗨!~”一大群刀男站在一起那绝对是可观的。

“这里就是青海湖鸟岛啊……”秋田看着眼前的鸟们飞起飞落,粉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惊艳,“好多鸟……”
“鸟儿……”乱那双澄澈的蓝眼睛看着这些鸟,伸出手,似乎想要摸摸他们却被制止了。
“他们怕生,”狐言拦住他的手,“最好不要惊动它们。嗯……看完了青海湖鸟岛要去哪儿?”
“回主,是北京故宫。”长谷部在一边恭敬地回答。
“好,再从这里呆几天就去北京!京爷我想你……”看到周围的刀男们一阵紧张然后道,“……的烤鸭啦!”
刀男:……吓我一跳……

如果说青海湖的鸟岛带给众人的感觉是鸟类自由自在飞翔时的欢快的话,那么北京的故宫带给他们的就是恢宏霸气。
“天坛也是一个特点旅游区呢……啊,一会儿还要看颐和园,还有……”狐言一边念叨着,一边看着手上刚买的导游地图,“好啦小的们!这边来!”
拜托您不要一边买纪念品一边走啊往回看看啊我们快抵不动东西了啊!刀男们手上提着大包小裹,此刻无比羡慕短刀们。
你们不用拿东西啊……QAQ

万俟凇妍

【刀剑乱舞】这个婶婶不是人:番外之旅游(一)

狐言趴在桌子上写写画画,时不时敲打一下键盘找找资料,翻翻书看看地图。
最后,拿出一张超长的纸,把打算要去的地方写在上面。

“去泰山观日出……日出随便找个地方看看不就好了吗?至于跑那么远吗?”一期举爪问道。
“泰山日出可是一绝,去了泰山不观日出和咸鱼有什么两样?”狐言白了他一眼,道。

“去华山爬山,有必要吗?”长谷部有些忧心地问。
“华山的一些地方与地面可是将近垂直的,而且华山在华夏有‘天下第一险’的称号,去华山不爬山跟咸鱼有什么两样?”狐言再次翻了个白眼。

“去广西桂林……干嘛非得去一趟啊?”药研看着那张纸。
“桂林山水甲天下懂不懂?去广西不看桂林山水跟咸鱼有什么区别?”狐言觉得眼睛好累,不翻白...

狐言趴在桌子上写写画画,时不时敲打一下键盘找找资料,翻翻书看看地图。
最后,拿出一张超长的纸,把打算要去的地方写在上面。

“去泰山观日出……日出随便找个地方看看不就好了吗?至于跑那么远吗?”一期举爪问道。
“泰山日出可是一绝,去了泰山不观日出和咸鱼有什么两样?”狐言白了他一眼,道。

“去华山爬山,有必要吗?”长谷部有些忧心地问。
“华山的一些地方与地面可是将近垂直的,而且华山在华夏有‘天下第一险’的称号,去华山不爬山跟咸鱼有什么两样?”狐言再次翻了个白眼。

“去广西桂林……干嘛非得去一趟啊?”药研看着那张纸。
“桂林山水甲天下懂不懂?去广西不看桂林山水跟咸鱼有什么区别?”狐言觉得眼睛好累,不翻白眼了。

“那张家界的玻璃栈道……”
“那可是与地面有三千多米的距离啊上去多爽……去张家界不去走玻璃栈道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那些喀斯特地貌……”
“不去看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武当山……”
“咸鱼!”

“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就是看着我带着山姥切去华夏旅游不带你们吃醋了是吧?”狐言气得差点儿原地爆炸,“得得得,你们我都带去行了吧?”

山姥切: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讲,而且还是喊出来的。
NND那是我和小狐狸的独处时光你们来凑毛线热闹啊?!

万俟凇妍

【刀剑乱舞】这个婶婶不是人:第四十二章

“战鼓铮铮四国现兵戎
毒妇之心蛇蝎心仍斗
前路易卜枕侧难守……”
王湘(湖/南)已经完全放飞自我了,唱着两百多年前的歌搂着狐言:“狐言啊……你怎么不缠着我了呢?你当初多喜欢跟我一起呆着啊……我唱歌你弹曲……”
看着四方刀剑男士那要把他吃了的脸,狐言捂了捂脸,得,今天算是没好下场了。
天知道这些家伙哪来的那么大的醋!
“对啊……以前……嗝~以前你可是超——级喜欢我们的,”王蒙(内/蒙/古)也神志不清了,“我以前还有尾巴睡,现在你连根狐狸毛都不给我摸一下。真是孩子大了不中留……”
王鲁的食指和中指捏住眼镜框往上提一提,嘴角扬起不清楚的微笑,看的狐言一个哆嗦:妈呀文切黑!
至于这些省拟们走了之后发生了什么?谁知道呢...

“战鼓铮铮四国现兵戎
毒妇之心蛇蝎心仍斗
前路易卜枕侧难守……”
王湘(湖/南)已经完全放飞自我了,唱着两百多年前的歌搂着狐言:“狐言啊……你怎么不缠着我了呢?你当初多喜欢跟我一起呆着啊……我唱歌你弹曲……”
看着四方刀剑男士那要把他吃了的脸,狐言捂了捂脸,得,今天算是没好下场了。
天知道这些家伙哪来的那么大的醋!
“对啊……以前……嗝~以前你可是超——级喜欢我们的,”王蒙(内/蒙/古)也神志不清了,“我以前还有尾巴睡,现在你连根狐狸毛都不给我摸一下。真是孩子大了不中留……”
王鲁的食指和中指捏住眼镜框往上提一提,嘴角扬起不清楚的微笑,看的狐言一个哆嗦:妈呀文切黑!
至于这些省拟们走了之后发生了什么?谁知道呢?我只知道他那几天没起床,公务全是长谷部和山姥切办的。




〔小剧场〕
山姥切:说,你跟他们是什么关系?【壁咚】
狐言: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啊你们想得太多了……【欲哭无泪】
长谷部:今天阿鲁基都不太关注我们!
烛台切:所以……晚上我们想要补偿哦~
狐言:【内心OS】这特么全是黑!外表老实内心漆黑一片啊岂可修!

万俟凇妍

【刀剑乱舞】这个婶婶不是人:第四十一章

“被被救我!”
刚打完来自华夏的电话的狐言扑向山姥切。
“阿鲁基怎么了?”山姥切看着扑到自己面前的小狐狸【狐言: ̄^ ̄゜山姥切你没资格这么说】。
“QAQ我家大人又要来辣!”
“哈哈哈,那不是好事吗?”一旁的三日月“哈哈哈”地说。
“问题是这次带来的不是刀!”
“那怎么了?带来谁了?”
“带的是大人家的省拟!”
“到底怎么了啊?”
“问题是大人家的省拟……”狐言吸了吸鼻子,“个个习俗特别多而且不合格肯定不让入门!最重要的是……”
狐言深吸一口气,语气特别认真+迅速如同机关枪一般“啪啪啪啪”往外吐字:“南方省拟爱吃咸的北方省拟爱吃甜的要是不给他们备好相应的食物就算之前的考核全过了那也没戏!”
“……没问题,食物就交给...

“被被救我!”
刚打完来自华夏的电话的狐言扑向山姥切。
“阿鲁基怎么了?”山姥切看着扑到自己面前的小狐狸【狐言: ̄^ ̄゜山姥切你没资格这么说】。
“QAQ我家大人又要来辣!”
“哈哈哈,那不是好事吗?”一旁的三日月“哈哈哈”地说。
“问题是这次带来的不是刀!”
“那怎么了?带来谁了?”
“带的是大人家的省拟!”
“到底怎么了啊?”
“问题是大人家的省拟……”狐言吸了吸鼻子,“个个习俗特别多而且不合格肯定不让入门!最重要的是……”
狐言深吸一口气,语气特别认真+迅速如同机关枪一般“啪啪啪啪”往外吐字:“南方省拟爱吃咸的北方省拟爱吃甜的要是不给他们备好相应的食物就算之前的考核全过了那也没戏!”
“……没问题,食物就交给我吧!”烛台切表示一切都是浮云。

然后到了那一天——
王苏(江/苏):“真是风雅啊,此时此刻不吟诗一首简直败坏兴致。”
歌仙兼定:“这位大人也喜欢风雅吗?我想我们应该很有共同语言。”

王藏(西/藏):“……”念经ing……
江雪左文字:“……”跟着楼上一起念经ing……

王新(新/疆):“我给各位跳一支舞吧!我们那里的人们可都是能歌善舞呢!”
王云(云/南):“要这么说的话,我也不能示弱呢!”
太郎太刀:“在下身为御神刀,也会跳一些祭祀舞,如果跳得不好,还是希望各位不要见笑。”

王鲁(山/东):“子曾经曰过:balabala……”
大和守安定:“我……我好晕๑_๑……”

王琼(海/南):“哇!这里好漂亮啊!”
药研:“这里可是大将亲自分配给我地方让我种植草药!漂亮吧?”

狐言松了口气:“看上去各位相处的都不错呢……”
烛台切光忠:“主上,饭都做好了,可……”
“可以开饭了!”刹那间所有的中国省拟,不管是念经的跳舞的还是说话的墨迹的,都放下了自己的活计集体回答。
狐言拍拍烛台切那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这些看上去温文尔雅的省拟嘴里冒出来”的脸:“没啥不可相信的,要知道华夏它也是个帝国,而且从古至今都没改过。”
大吃货帝国。

万俟凇妍

【刀剑乱舞】这个婶婶不是人:第四十章

“大将,您再给我们讲几个鬼故事吧!”厚带着几个小短刀凑在狐言身前,“之前给我们讲的那些都听了好多遍,都腻了!”
“可是我也没几个故事了啊……要不然……我给你们讲讲我的同族,四大妖姬之一的苏妲己好不好?”狐言摸摸厚的头,看着秋田的眼睛。
“好!”短刀们集体兴奋起来。
等等,萤丸你什么时候混进来的啊?!

“故事呢,发生在商朝末年。商纣王是商朝的最后一个王,贪好美色……”
“因为在墙上题了诗,诗中尽是轻薄之意,惹怒了女娲,于是女娲便派轩辕坟三妖,也就是九尾狐妖,玉石琵琶精还有九头雉鸡精,去迷惑纣王,祸乱朝政,使商朝灭亡……”
狐言一边叙述,身边的人一点点增多,讲了很久……
“最后,纣王自焚于摘星楼,苏妲己则是...

“大将,您再给我们讲几个鬼故事吧!”厚带着几个小短刀凑在狐言身前,“之前给我们讲的那些都听了好多遍,都腻了!”
“可是我也没几个故事了啊……要不然……我给你们讲讲我的同族,四大妖姬之一的苏妲己好不好?”狐言摸摸厚的头,看着秋田的眼睛。
“好!”短刀们集体兴奋起来。
等等,萤丸你什么时候混进来的啊?!

“故事呢,发生在商朝末年。商纣王是商朝的最后一个王,贪好美色……”
“因为在墙上题了诗,诗中尽是轻薄之意,惹怒了女娲,于是女娲便派轩辕坟三妖,也就是九尾狐妖,玉石琵琶精还有九头雉鸡精,去迷惑纣王,祸乱朝政,使商朝灭亡……”
狐言一边叙述,身边的人一点点增多,讲了很久……
“最后,纣王自焚于摘星楼,苏妲己则是被斩首示众,从此朝代更替,周朝开始,史称西周。”狐言喝了口水润喉,“以上都是封神演义的内容,真是历史绝非如此,请勿以此作为参照,谢谢合作。”
“唔唔唔……纣王和妲己是真心相爱的吧?”乱哭得鼻子一把泪一把,心疼得一旁的一期拿起手帕直往他的脸上擦。
“相爱?我不知道,但是他们犯下了错,如果纣王不是一国之君,如果妲己不是红颜祸水,那这就不会发生……不都说了这是传说吗你们一个个的哭个毛线啊?!”

万俟凇妍

【刀剑乱舞】这个婶婶不是人:第三十九章

此章又有渣审出没,不过最后嘛……

渣审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听说这次演练场连赢五把可以赢御守,狐言就屁颠屁颠地去了,顺手带上自己的第一部对。他觉得自己的运气应该不会差,肯定能完美胜利!
然而……
完美胜利是完美胜利了,连赢五把也赢了,最后一次演练到是把自己吓到了。
除了黑发红瞳的初始刀加州清光外,成年人体型的刀也就只有加州清光的搭档大和守安定了,剩下的无一例外全是短刀。
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虽然敌审的等级比他高了太多,而且短刀们和大和守安定也都极化了……但是他们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隔着这么老远我都闻到血腥味儿了!这他妈跟我刚接手暗黑本丸的时候有毛线两样啊?!等等!对面的加州眼睛也太暗了吧...

此章又有渣审出没,不过最后嘛……

渣审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听说这次演练场连赢五把可以赢御守,狐言就屁颠屁颠地去了,顺手带上自己的第一部对。他觉得自己的运气应该不会差,肯定能完美胜利!
然而……
完美胜利是完美胜利了,连赢五把也赢了,最后一次演练到是把自己吓到了。
除了黑发红瞳的初始刀加州清光外,成年人体型的刀也就只有加州清光的搭档大和守安定了,剩下的无一例外全是短刀。
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虽然敌审的等级比他高了太多,而且短刀们和大和守安定也都极化了……但是他们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隔着这么老远我都闻到血腥味儿了!这他妈跟我刚接手暗黑本丸的时候有毛线两样啊?!等等!对面的加州眼睛也太暗了吧跟自己家的暗堕时候的加州一个样子啊他们要暗堕了啊?!!!!

综上所述,这特么又是一个人渣本丸,估计跟自己之前的那个人渣审一个德行。
狐言一边吃瓜,一边看着自己家的刀以破竹之势完胜了对面的队伍。
“艹,真是一群没用的废物!”男神骂骂咧咧的一脚踢到领队的加州清光身上,“还亏老子氪金给你们极化,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断了刀头的刀就是废物!”
说着,他又把地上伤还没有完全愈合的大和守安定·极捞起来,攥紧了他的白色衣领,两嘴巴抽了上去,瞬间,安定白皙的脸上就印上了两座鲜红的“五指山”。

“反抗啊……”山姥切听见自己的审神者低声说道,“你们快反抗啊……”
“阿鲁基……”狐言家的大和守安定看着他衣袖下握紧的手,伸出手覆了上去。
“我们本来就是量产型的,就算碎了也还会再有的……”加州清光看着对面渣审的动作,刚想安慰自家的主人,却发现……人没了?!
“我说你打够了没有!他们会输完全是因为你没有让他们休息好没有给他们治疗没有用心去善待他们好吗?!你有什么资格打他们!”狐言冲上去握住渣审的手,把他推搡到一边,将大和守安定护在身后。
“哼,不管是什么刀当进侍都没有办法锻出五花刀,不管投多少资源都是这些大路货。”渣审冷笑一声,“全都是些没用的家伙!没把他们扔上床已经很不错了!”
狐言一听立马炸了毛:“你信不信你要是敢这么做我就诅咒你一辈子都锻不出刀!捞刀都捞不到!”

然后一个月之后,那渣审哭着来找狐言了。
他真的锻不出刀了。
连把短刀都锻不出来了。
连短刀都捞不出来了。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狐言拍拍他的肩,“回去好好待你的付丧神,会锻出好刀的。”

再一个月之后,渣……啊不,是好婶婶拎着礼物登门拜访了。
据说自从对那些刀好之后,他就再也不愁锻不出好刀了。
对此,狐言表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看我,善待我们家的刀,什么时候他们掉过链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