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连玄璧

30浏览    2参与
思居安易

岁岁不相见【夜尊×连玄璧】《中》

这天夜里,夜尊做了一个梦,醒了。


他梦到了连玄璧。


连玄璧一身血的站在他面前,跟他说再见。


醒来以后,背心都打湿了,隐约还有冷汗顺着脊背流淌。


心里隐隐作痛,堵的呼吸都困难。


这是参加完葬礼后,夜尊第一次梦到他,他刻意的控制住自己不去想,可是那个人还是出现了。


他其实不记得他们的初见了,生命中不是每个人都会以一种深入人心的方式出现,那些平凡的相遇,随着岁月的流逝,终究会被遗忘。


夜尊隐约记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学校的公告栏里,连玄璧这个名字总是紧挨着他的出现,他的是表彰表第一位,而连玄璧的往往都是处分单的第一位。


“沈素,放学一起去撸串啊…...


这天夜里,夜尊做了一个梦,醒了。


他梦到了连玄璧。


连玄璧一身血的站在他面前,跟他说再见。


醒来以后,背心都打湿了,隐约还有冷汗顺着脊背流淌。


心里隐隐作痛,堵的呼吸都困难。


这是参加完葬礼后,夜尊第一次梦到他,他刻意的控制住自己不去想,可是那个人还是出现了。


他其实不记得他们的初见了,生命中不是每个人都会以一种深入人心的方式出现,那些平凡的相遇,随着岁月的流逝,终究会被遗忘。


夜尊隐约记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学校的公告栏里,连玄璧这个名字总是紧挨着他的出现,他的是表彰表第一位,而连玄璧的往往都是处分单的第一位。


“沈素,放学一起去撸串啊……”


“不去”


“切,端什么……有什么意思吗?”


连玄璧似乎是想感谢自己帮他怼了老师,一连缠着他好几天了,但是夜尊却不想和他多结交,只是顺便而已,考试作弊这种事情,没干就是没干,即使成绩不好,也不能随便被冤枉。


连玄璧似乎总是在打架,脸上,胳膊上,每天每天都有大小不一样的伤口,而且看起来都没有怎么处理过。


“沈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


“你眼睛也被打的散光了吗?我什么时候看你了?”


“看就看了呗,不承认个什么?”


“没看,扭过去,我怕你脸上的血滴到我书上”


即使刻意的不去在意,可是身边的那人身上隐约一股子云南白药的味道,冲的夜尊脑子发晕,数学大题又卡住了,让夜尊烦躁不已。连着对连玄璧都多了几个白眼。


连玄璧不是个好人。他总是跟传闻中的一样,是个令人退避三舍的大坏蛋。学校附近的小巷子,似乎是他经常去的地方。


“喂,沈素,见死不救啊……”


“我认识你吗?”


“行,那你走吧,走远点!我怕伤着你”


……


“啧,我让你走,你回来干什么?”


“去放了书包,背着动手不方便……”


连玄璧似乎每天都在被找事,被围堵,被扔小巷子,被塞进垃圾车。围着他的那些人一看就很让人讨厌。一副不良少年的样子,看的夜尊火大。


连玄璧说他是第一个朋友。夜尊不屑,不就是顺道活动活动筋骨嘛,不至于就交朋友了。难不成交了朋友以后要天天帮着打架?这可不行,他得做个好孩子。


“前面就是我妈的水果摊,想吃什么待会儿自己挑啊……”


“我现在不想吃水果……”


“我家的水果很新鲜的,个个果大肉多,味道超棒!绝不喷洒任何水分保持新鲜……”


“好,我待会儿挑一点,你可以别说了”


桃子真的很脆,苹果真的很甜,芒果也很香。夜尊想掏钱,阿姨没接,倒是连玄璧,把钱接了,拿去附近的菜场买菜了,店里一时间就剩下他和白红莲两个人。


“同学,你要喝果汁吗?鲜榨的…”


“不用了,阿姨,我不渴的……对了,阿姨,我叫沈素……”


“哦,沈素啊,真好听的名字……你是璧璧的朋友吧…?”


“是”


“那璧璧平时在学校表现怎么样?学习还跟得上吗?有没有打架闹事啊?他这个孩子啊,就是不听老师的话……我让他不要…”


“妈,我买好菜了,你先回去做饭吧,我们都饿了…走吧走吧,我给你收摊”


“其实刚才…我准备跟你妈说你学习挺好的……”


“哈哈哈,不用了,逼你这种好学生撒谎,还是挺残忍的,我可做不出来这种事情……良心不安啊”


“切……又不是没做过”


连玄璧背《长命女》的那一天,不出意外的被老师留学了,让他在办公室背完再走。夜尊同情他,放学了绕去办公室问题的时候,连玄璧还在跟“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做斗争。


不过,就这个空档,连玄璧就逮住机会给他递了小纸条,让他放学了去连妈妈的水果摊看看。夜尊疑惑,但还是照做了。


怪不得,原来如此啊。夜尊去的时候,正赶上一堆不良少年要从摊子上抢水果。白红莲站在一旁,想护着水果,却又碍于孤身一人,正不知所措。


“哟,我当是什么人呢?原来是几个废物…想吃水果买不起,就动手抢?我看要不你们几个先去抢个银行,再来买水果,也行啊……”


夜尊从来不是个善人,因此说话也是颇为尖酸刻薄,这一番话说的最后结果可以想象。不过还好,水果摊是保住了,就是连玄璧家附近的小巷子里面的垃圾车真的很臭,下次再进去,即使身手不好也要速战速决了,沈素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狠狠的皱了皱鼻子,心里默默骂娘,真能把死人给臭活了。


应该就是那次吧,连玄璧开始真正的走进了沈素的生活。


周一早上沈素在校门口查迟到的时候,总会被连玄璧走后门,于是,只要是有沈素查人的那天,通报单上一定不会有连玄璧的名字。


放学的时候,沈素会主动的参与来自各方势力的挑衅和打压,还有不良少年对小水果摊的抢劫行为。


周末的时候,会一起去游戏厅打游戏,去网吧通宵,当然这些游乐项目都是沈素掏钱,因为连玄璧就是个穷光蛋。连个生日礼物都买不起的穷光蛋。


“喂,你提前一个月问我生日,就是为了在今天送我一个…这啥?蓝胖子的手灯?你真的有这么穷?”


“啧,这你就不懂了吧,我哪是这么肤浅的人啊,来给我,看着小爷我给你打开……”


“如果我有仙女棒,变大变小变漂亮,还要变个都是漫画,巧克力和玩具的家…………”


…………


“连玄璧,即使再没有钱,脑子还是得治的……”


“你不觉得好看吗?它唱歌的时候脑袋里面五彩斑斓的发光呀,多好看,而且还能唱歌,还能照明,一灯三用,多实惠……”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


那时候总是不觉得其实时光很快,只一转眼就是离别。


高二那年,连玄璧的爸死了。准确来说是前爸,因为他父母离婚很久了。沈素穿了一身不喜欢的黑色套装去参加葬礼的时候,看到了连玄璧,没哭,没笑,没有表情。


“面面,你知道吗?他知道自己得了病活不久了,去借了高利贷……”


“他说他也没什么资产,就想给我和我妈两个人留下点钱……我妈跟了他,受了半辈子罪,临了自己要死了,还要给我们找麻烦找罪受…他这一辈子啊,也没做过什么好人,所以不知道怎么样做个好人吧,不知道高利贷其实是可以逼死人的吧……”


从那次以后,连玄璧似乎更是神出鬼没,臭名昭著了。打架闹事,逃课翻墙,挑衅老师,威胁同学,考试倒数,无法无天……


沈素又做回了那个周一国旗下讲话的好学生。而再也不会有人在他讲话完走进的时候,嬉笑着说一声“虚伪”。


他们俩相处的时光就像一本荒唐的故事,未曾发展就已点到为止。


那之后的高三寒假。连玄璧来找过他一次。说白红莲特意嘱咐,让他带沈素回家吃饺子。连玄璧说的时候,特意摆出一副不是很欢迎的样子,但是沈素还是跟着去了。


白红莲似乎老的很快,以前脸上还稍微有点颜色,现在已经完全的蜡黄了。精神气也大不如前。见沈素来了,也不多加寒暄,就径直进厨房下饺子去了。


“你妈她……还在一个人打几份工?”


“嗯”


“钱还差很多吗?”


“很多”


“会有人来找事吗?”


“三天两头吧,我们家常客了,来了就翻东西,我们家现在比大马路都干净……”


“面面啊,来,吃饺子”白红莲的出现打断了这半年多来的第一次交流。



“面面啊,你还记得,我说过让你给我家璧璧做媳妇儿的事吗?”


思居安易

不如梁上燕【夜尊×连玄璧】《上》



连玄璧死了。


夜尊是被一个早闹钟轰醒的,昨晚上的同学聚会实在闹的太晚,夜尊坐起来的时候浑身酸涩伴随着炸裂般的头疼。


按掉闹钟,锁屏的状态下微信弹出来一条消息。


沈素,连玄璧死了!


夜尊顿了一会儿,慢慢的输密码,密码是六个9,夜尊一边点一边数着,到了第六个的时候,手机开了,出来了那个界面。


是何开心。早上五点多的时候发的。


夜尊有删消息的习惯,因此现在这个聊天界面什么都没有,孤零零的躺着一条死亡通知。


死了?夜尊疑惑了,慢慢的皱起了眉头。是他认知里的那个“死了”吗?明明昨天晚上才见过的,怎么就“死了”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静谧的卧室里响起一...



连玄璧死了。


夜尊是被一个早闹钟轰醒的,昨晚上的同学聚会实在闹的太晚,夜尊坐起来的时候浑身酸涩伴随着炸裂般的头疼。


按掉闹钟,锁屏的状态下微信弹出来一条消息。


沈素,连玄璧死了!


夜尊顿了一会儿,慢慢的输密码,密码是六个9,夜尊一边点一边数着,到了第六个的时候,手机开了,出来了那个界面。


是何开心。早上五点多的时候发的。


夜尊有删消息的习惯,因此现在这个聊天界面什么都没有,孤零零的躺着一条死亡通知。


死了?夜尊疑惑了,慢慢的皱起了眉头。是他认知里的那个“死了”吗?明明昨天晚上才见过的,怎么就“死了”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静谧的卧室里响起一阵铃声,是何开心的电话,夜尊迟疑了,手指放在那个绿色的接听键上没有按下去。


没有响完固定的59秒,因为何开心挂掉了它。何开心今天是吃错药了吗?居然不等他接电话就挂了。


“沈素,你听我说,连玄璧昨晚上死在icu了,今天他妈应该是来不及找殡仪馆或者找墓地的,你要是想……见他一面,还是早点过来吧”


真讨厌微信语音可以发20多秒的人,如果中途不小心远离了耳朵,还要重新听一遍。夜尊就这样,来来回回的,把那23秒的语音听了好几遍,才在脑子里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认知。


嗯,我知道了!


直到坐上了出租车,夜尊突然想起来,出门的时候好像没带钥匙,晚上回去是不是又要去找那个讨厌的物业员了。


如果他今天再乱说话,夜尊觉得,自己一定要发一次火,给他点厉害看看。


“小伙子,急救中心这条路真是不好走啊,我看你应该不急吧,你要是不急,待会儿前面那个路口,要不然你下去给大哥买瓶水吧,大哥渴的很啊……”


开车的师傅操着一口方言,自来熟的亲切笑容看的夜尊不舒服。


“我去的是急救中心,我是不急,反正救不过来不就是死个人嘛,要是人死了,我们就直接去殡仪馆,你还可以多跑一段了,大哥,你想喝什么?”


司机师傅明显被噎住了,想必是没想到夜尊一路上看起来一脸平静的样子,说话却这么…利。


“哈哈,小伙子,我开个玩笑的,你放心,大哥的技术那是杠杠滴……对了,小伙子,你去急救中心干什么?有亲人在抢救吗?”


“没有…”


“那…”


“死了,去看看”。


连玄璧的妈妈,夜尊也是认得的,那个女人,虽然善良的傻气,但是温柔到极致了。


“阿姨…怎么坐在这了?”


icu外的长凳上,夜尊看见白红莲一个人坐在那,朝着那扇门,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阿姨,我是沈素…”


白红莲听见声音,转过头来,一双眼睛已经肿的像注了水的气球,红里泛着白。


“面面……”


“嗯。”


“璧璧死了……”


“我知道了。”


“璧璧是…是个傻孩子”


“嗯。”


“面面,璧璧不能回家了…”


……


“面面……阿姨没有儿子了……”


在白红莲趴在夜尊肩头崩溃大哭的时候,夜尊抽空想了想,有很多问题,他嘴唇开合了几次,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要办丧事吗?要火化吗?公墓找好了吗?后面怎么办?是要把骨灰葬进墓地吗?还是找个地方供在龛格里?


白红莲最终还是决定去找个公墓。夜尊觉得于情于理自己都是应该的,陪着跑了几个地方,大概了解到还是需要火化了葬骨灰盒。


医院开具的死亡证明,白红莲一直把它牢牢的捏在手里,夜尊只看到过上面的公章。


白红莲最终把地点定在了城南,她问夜尊:璧璧会喜欢这里吗?


夜尊站在墓群中间的石阶路上,闻言抬头看了看周围,说这里山清水秀,是个睡觉的好地方。


殡仪馆举行仪式的那天,来了很多人,夜尊跟着白红莲站在亲属那一面,朝着来悼念的人做谢礼。


何开心也来了。他叩首完,看向夜尊,神色复杂,夜尊不知道里面究竟包含着几分同情,但是那一眼看得他眼里酸涩。


出殡,火化,入殓,下墓。


下墓的那天,是个阴雨天。


似乎每个电视剧里的情节都是这样发展的,来的人着一身黑衣,执一把黑伞,凝视着那张黑白的照片。


白红莲哭到几度晕厥,伞也顾不上打,整个人淋的湿透了,夜尊一直在旁边撑着她,最终也站在了瓢泼的大雨里。


夜尊没哭,白红莲和身边的那一家人哭的声势浩大,震的他的心隐隐发酸。


他这几天才陆续听到完整的故事,原来连玄璧死前,是做了好人的。他同学聚会回去的路上,救了一个小男孩儿,然后……被放高利贷的债主捅了几刀,人就这样没了。


何开心,你说,人没了……是什么意思呢?


何开心撑着伞,挡住了自己的脸,夜尊看不见他的表情。


过了一会儿,夜尊以为何开心不会理他了,何开心才开口说道:你还记得他当年语文课上背诵抽查的时候唯一背的下的那首诗吗?


诗?


夜尊不知道何开心为什么突然说起诗来,但是他还是顺着想了一下,连玄璧唯一背的下的一首诗……


“老师,我不会背《长恨歌》,但是我会背《长命女》,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我背给您听……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


呵……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吗?


你让我以后到哪去见你?地下吗?我到哪去见你啊……连玄璧……


以后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连玄璧了。这就是没了。



我们如今……


不如梁上燕,岁岁不得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