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迪亚哥·布兰度

1046浏览    28参与
阿比监护人

【描改】骇 人 恶 兽

p2为原图巨魔

【描改】骇 人 恶 兽

p2为原图巨魔

自在飞花轻似梦

dhp的甜蜜三十题

万圣节要吃点糖,dhp真的太冷了(抖)

是无意义无脑的小甜饼,会有人物ooc

慎入!


先写五条


1.为恋人梳头


迪亚哥每次比赛结束后,一头漂亮的金发都会被风吹得乱七八糟。每当他向自己的恋人赫特抱怨的时候,赫特就一脸嫌弃地看着他:

“戴个帽子啊,笨蛋。”

然而迪亚哥戴上了帽子,头发依旧会被帽子压得乱七八糟。

赫特这下没辙了。她叹了口气,拿出梳子为一脸可怜兮兮的迪亚哥梳头发。等头发梳完,迪亚哥就兴奋地抱住赫特乱蹭。

“谢谢你!谢谢你!”

“不要再蹭了,笨蛋!头发又乱了!”


2.将亲吻过的花朵送给恋人


赫特坐在桌子前,呆呆地盯着信纸看。

迪亚哥去其他城市比赛了,赫特没法和他一起去。以前...

万圣节要吃点糖,dhp真的太冷了(抖)

是无意义无脑的小甜饼,会有人物ooc

慎入!


先写五条


1.为恋人梳头


迪亚哥每次比赛结束后,一头漂亮的金发都会被风吹得乱七八糟。每当他向自己的恋人赫特抱怨的时候,赫特就一脸嫌弃地看着他:

“戴个帽子啊,笨蛋。”

然而迪亚哥戴上了帽子,头发依旧会被帽子压得乱七八糟。

赫特这下没辙了。她叹了口气,拿出梳子为一脸可怜兮兮的迪亚哥梳头发。等头发梳完,迪亚哥就兴奋地抱住赫特乱蹭。

“谢谢你!谢谢你!”

“不要再蹭了,笨蛋!头发又乱了!”


2.将亲吻过的花朵送给恋人


赫特坐在桌子前,呆呆地盯着信纸看。

迪亚哥去其他城市比赛了,赫特没法和他一起去。以前迪亚哥总是在自己面前晃悠,终于习惯了粘人的他结果恋人突然离开反而使自己心里空落落的。只有经历了短暂的分别,赫特才意识到自己多么想念迪亚哥。她想写一封信给迪亚哥,但当真的拿起笔纸后思绪万千迟迟无法落笔。

赫特想了很久。最终她买了一朵玫瑰花,亲吻后将花瓣一片片摘下放入信封,小心翼翼地封好并署名。

希望他能懂吧。


3.从背后抱住做饭中的恋人


迪亚哥晚上回到家,顺着香味溜到了厨房里。果然赫特在做饭。迪亚哥从背后抱住赫特:

“我饿了。晚饭是什么?”

“牛肉三明治。等一会儿吧。”赫特拿起餐刀戳了一下迪亚哥不安分的手,“拿开,影响我做饭了。”

迪亚哥不死心地用脸颊蹭了蹭赫特光滑的后颈,然后亲了亲她的耳朵:“我饿了,我现在就要吃。”

赫特真的思考了一下,随后拿起桌上的面包转身塞进他的嘴里:“吃吧。”

(迪亚哥:我不是这个饿!wryyy!)


4.为恋人扣扣子


赫特像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看书,迪亚哥却伸了个脑袋凑了过来。

“赫特!我们做点别的吧?不要看书了!天天看书真的很无聊!去约会吧?”

“别闹。”

赫特丢下这两个字,转了个身背对迪亚哥继续看书。

“哼……”迪亚哥有些失落。不过他看到赫特正好背对着自己后坏念头一闪而过,他迅速伸手在赫特背后摸了一下,紧接着的是赫特的尖叫声。

“迪亚哥!你个变态!”

谁知道迪亚哥有单手解内衣扣的技能呢?赫特被迪亚哥轻薄无礼的举动气得不轻。她起身捂住胸部警惕地看着满脸笑意的迪亚哥:“你怎么能这样?”

“抱歉抱歉,毕竟想引起你的注意力……”

“那么换个方式……这样我很尴尬!”

“好的……那么我帮你把内衣扣扣回去?”


迪亚哥被暴打,再起不能。


5.情侣手链


迪亚哥羡慕其他普通情侣可以天天腻歪在一起,牵手拥抱接吻上床流程走一套。可是赫特因为宗教信仰问题根本不可能和他太亲近,这让迪亚哥很苦恼。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公开宣布我俩恋爱的消息啊,我好想让别人知道我俩是恋人啊。”偶然有一天,迪亚哥这么向赫特抱怨。

赫特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

第二天,迪亚哥收到了赫特的礼物——一条标着“HP”的手链。

迪亚哥看了一眼赫特的手腕。她的手腕上是一条标着“DIO”的手链。


触网而弹起的网球

乔尼的奇妙冒险 1.圣地亚哥海滩,及三人组的成立

欢乐向改写七部剧情,全员存活设定(都这样了就别计较ooc了)


第一卷 【1890年9月25日 圣地亚哥海滩】


    “喂乔尼你没关系吗?我早说了你留在家里收看电视转播就好了啊,这里的路也很不好走……”

    “没事的迪亚哥,我可以坐主办方的火车。毕竟是这样一场盛事啊,我想亲眼看看。报名处就在那边吧?”

     “看来是的。那我就先去报名了乔尼。”


    报名处旁边有一个男人...

欢乐向改写七部剧情,全员存活设定(都这样了就别计较ooc了)


第一卷 【1890年9月25日 圣地亚哥海滩】


    “喂乔尼你没关系吗?我早说了你留在家里收看电视转播就好了啊,这里的路也很不好走……”

    “没事的迪亚哥,我可以坐主办方的火车。毕竟是这样一场盛事啊,我想亲眼看看。报名处就在那边吧?”

     “看来是的。那我就先去报名了乔尼。”



    报名处旁边有一个男人,正抓着另一个戴奇怪帽子的人(帽子上写着“我爱迪亚哥”)“喂他偷我钱把他抓走吧。”(迪亚哥你的粉丝好像不怎么样呢)

    “只是20美元而已至于吗!”那个人似乎恼羞成怒了,“我要杀了你!”(喂你也很了不得好吗)

    “那么我们决斗吧。”

    听到这些人们开始聚拢过来看热闹,挡住了坐在轮椅上的乔尼。“你们在搞什么啊!快点闪开啦!不要挡在我面前,这样子我根本就看不到嘛可恶!”他使劲扒开人群,就看见男人抛出了一个铁球,一击必杀,而迪亚哥的粉丝再起不能。

    人们一边说着“这么快吗太没劲了”一边散掉了。

    好厉害啊!乔尼心里发出赞叹。“喂你等一下,那是什么啊,再让我看一眼好不好……”他想去拿那个铁球。

    “啊很危险的现在不能接近它……”男人伸出手想要阻止,但太晚了。乔尼摸到那个铁球的一瞬间,一股奇妙的力量就流进了他的身体,随着血液遍布了他的全身——他的身体从轮椅上旋转起来,并且飞了起来。

    回过神来时他发现自己旋转到了长发男人的怀抱里。

    “呃……我叫乔尼。乔尼·乔斯达。大家都叫我JOJO或乔基特(被吃了的设定)。”气氛一时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的乔尼决定介绍自己。

    “杰洛·齐贝林。”男人愣了一下,开始微笑。他的嘴里一口金牙。“你好?”

    “啊很高兴认识你杰洛,我家在英国,有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这次是陪他来参加比赛的……你的牙上好像有字?”

    “是的,你想仔细看看吗?”



    我就说乔尼这家伙不靠谱吧,才短短几分钟没见他人就找不到了。谁让我有着如此高的人气呢……只是报个名就被记者发现并采访了,真是没办法啊……要不还是把他送回去吧感觉他照顾不了自己……就在迪亚哥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看见了乔尼的轮椅,但乔尼不在上面。

    乔尼出了什么事吗!糟糕了……他赶过去想查看时,注意到了自己所寻找的那个戴着星星帽子的家伙就在一旁的马上,一个男人的怀里。而且他们现在凝望着对方,脸靠得极近,似乎马上就要亲上了。

    ???迪亚哥受到了冲击。

    “乔尼?”

    “啊迪亚哥,这位是杰洛。”

    “你好。”那个长发男人展现了一个明媚的笑容,露出了他的满口金牙。

    ???这种仿佛接下来就要说“他是我的男朋友”的展开是怎么回事?

    “……你好?”男人跳下马,把乔尼抱到轮椅上,然后伸出手打算和他握手。迪亚哥很犹豫地握了上去。

    “我先去拿我的行李,之后和你们汇合。”那个据说是杰洛的男人笑着跟乔尼说,然后骑上马走了。

    “那个人什么情况啊?!”迪亚哥脑袋里的问号快要溢出来了,“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就在刚刚。你知道吗,齐贝林是医学世家,杰洛说用他的方法能让我移动——走路有些困难,但可以骑马。”乔尼的眼睛发亮,“骑马啊迪亚哥!我现在就去报名参赛。”

    “等等乔尼?你刚刚才认识他?就说能治你的腿?”迪亚哥拦住了要冲往报名点的乔尼,“这两年有多少医生看过你的腿了,他们都无能为力,那个小子就有办法了?我可从没听过齐贝林这号人物,而且他为什么要帮你啊很奇怪啊!”

    “我说我们可以组队——包揽前三名。毕竟这场比赛会很艰辛……有人照应的话总比单枪匹马好。”

    “真敢说啊你现在连马都上不了就想赢得比赛?”

    “杰洛有办法。而且如果学会了他的方法,说不定我以后就能走路了……”

    “等等我还是无法接受,你怎么这么快就和一个陌生人这么熟络了啊!”

    “大概是被什么东西吸引而来的吧……在这片海滩。人总是喜爱美丽的东西嘛,如果那东西崭新又耀眼的话,就更讨人喜爱了。而要是会跑动的,那就堪称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了……”

    “……你是说那个齐贝林?”

    “?我是说马术(不过用来形容杰洛也可以啦)”



    晚上的时候,杰洛和他们住进了一个帐篷。

    “我们得精简行李,不需要的东西就不要拿了。”杰洛说着扔掉了牙刷牙粉卫生纸漫画书墨水笔等等物品。

    “是啊……但是UNO还是有用的吧?”乔尼思考了一会儿装了一副牌在行李里。

    “嗯我的护身符也要带上。”迪亚哥拿了一块石头状的物体。

    “那个难道是客厅里放的石头面具?”

    “是啊,不知道为什么很亲切,父亲就让我带过来了。”

    “你那个是典型的没用的东西。”

    “喂在自己行李里放小熊玩偶的人没资格说我吧?”



    杰洛教给了乔尼旋转上马法。乔尼练习了几个小时,已经可以很顺利掌握了。

    “取得每个stage第一的人,将会获得时间红利……”听着史提尔在记者会上的发言,杰洛信心满满地说,“我要拿到每一个stage的红利。”

    “未免太自信了吧。”迪亚哥相当看不惯这家伙。



    SBR大赛转眼就开始了。

    杰洛率先冲了出去,迪亚哥紧随其后。

    喂没问题吗……乔尼有些疑虑,一上来就用这种速度吗!

(不过他也跟了上去)

    「惊讶!现在领先的是一个之前从未听说过的人物,我们来看看他的号码牌……B636!领先的是杰洛·齐贝林!之后是被乔斯达家族收养的天才骑手,也是夺冠热点迪亚哥·布兰度!之后是……令人震惊!是两年前因伤退出英国赛马届的马术天才乔尼·乔斯达!迪亚哥和乔尼在两年前可谓是赛马双雄,乔尼的出现会改变赛场形势吗?让我们期待他们的表现……」

    这时候,骑着骆驼的阿布德尔追了上来,一副想要撞倒杰洛的样子。“时间红利是我的!”

    “不妙了,骆驼体型和力量可比马大多了,杰洛你会被撞翻的啊!”乔尼焦急地大喊。

    “没关系的,我有铁球。”说着杰洛就把铁球扔了出去,扬起了一阵沙尘。

    “啊啊啊啊我的眼睛……”阿布德尔捂住脑袋,接着就失去方向冲入了仙人掌丛里。

    阿布德尔再起不能。

    「太令人难以置信了,夺冠热门之一,穆罕默德·阿布德尔在开赛几分钟内就被淘汰出局了!这真是出人意料的结果!之后还会出现什么意外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To Be Continued




听着Beatles的《Wait》和Animals的《House of the Rising Sun》写的,后一首总让我觉得很SBR。


*此设定中乔尼没有哥哥,迪亚哥很小就被乔斯达家收养(反正原作中说被名门贵族收养干脆就乔斯达家了)所以和乔尼一起长大两人关系很好,乔尼腿受伤是因为“一只白老鼠冲了出来”



文啾啾啾taozi

全是铁球跑XD都是在学校画的
p2娇尼因为在学校画的有点忘人设致歉
p4大总统兔,被同学吐槽像有一堆耳朵

全是铁球跑XD都是在学校画的
p2娇尼因为在学校画的有点忘人设致歉
p4大总统兔,被同学吐槽像有一堆耳朵

皓华
关于迪亚哥布兰度想要钱的脑内黄...

关于迪亚哥布兰度想要钱的脑内黄色废料x
【试试长图会不会被屏xxx】

关于迪亚哥布兰度想要钱的脑内黄色废料x
【试试长图会不会被屏xxx】

爆爆狼
摸了一张龙龙——!顺带一提Di...

摸了一张龙龙——!
顺带一提Diego可爱死了我爱爆

摸了一张龙龙——!
顺带一提Diego可爱死了我爱爆

周氏赤沅
新晋jo厨的辣鸡小画将就着看一...

新晋jo厨的辣鸡小画
将就着看一下吧

新晋jo厨的辣鸡小画
将就着看一下吧

速度狂人

琥珀恐龙皂的通贩来啦!


>>>点我购买琥珀恐龙皂<<<


链接在这里,因为是和雷拉熊啾尼咪他们一起被送过去的,所以恐龙皂的味道是柠檬🍋味(他很酸)

就算这样也请不要食用!你不能prpr它!!

材质:亚克力+撒了金箔的柠檬味手工皂

尺寸:能一手握住

价格:35RMB


ps:请不要丢掉巢穴里面附赠的恐龙蛋,拿去泡水能孵化出小恐龙的,真的可以孵化出来的!


千万别丢了啊啊啊啊———


琥珀恐龙皂的通贩来啦!

 

>>>点我购买琥珀恐龙皂<<<

 

链接在这里,因为是和雷拉熊啾尼咪他们一起被送过去的,所以恐龙皂的味道是柠檬🍋味(他很酸)

就算这样也请不要食用!你不能prpr它!!

材质:亚克力+撒了金箔的柠檬味手工皂

尺寸:能一手握住

价格:35RMB

 

ps:请不要丢掉巢穴里面附赠的恐龙蛋,拿去泡水能孵化出小恐龙的,真的可以孵化出来的!

 

千万别丢了啊啊啊啊———


太也 ★秧歌star★

『迪亚哥·布兰度』
可能有点看不出来
想做个套色(๑❛ꆚ❛๑)
排线刻到眼瞎(இωஇ )
欢迎企鹅扩列:1461445239

『迪亚哥·布兰度』
可能有点看不出来
想做个套色(๑❛ꆚ❛๑)
排线刻到眼瞎(இωஇ )
欢迎企鹅扩列:1461445239

速度狂人
半透明手工皂,内有金箔。像琥珀...

半透明手工皂,内有金箔。像琥珀一样包裹着里面的小恐龙
只有勤洗手勤洗衣才能将他解放出来…
就做了30块 具体情况等实物到手后再宣传



不可食用
请勿舔舐【冷静】

半透明手工皂,内有金箔。像琥珀一样包裹着里面的小恐龙
只有勤洗手勤洗衣才能将他解放出来…
就做了30块 具体情况等实物到手后再宣传



不可食用
请勿舔舐【冷静】

Rix
对不起刚刚居然忘了龙龙好丢人啊...

对不起刚刚居然忘了龙龙好丢人啊(捶地)
好了!上面四个下面四个整整齐齐的好爽啊,如果还有什么很大的bug请继续搏击我

对不起刚刚居然忘了龙龙好丢人啊(捶地)
好了!上面四个下面四个整整齐齐的好爽啊,如果还有什么很大的bug请继续搏击我

识大体
我家的呱崽叫龙龙,虽然他很凶会...

我家的呱崽叫龙龙,虽然他很凶会咬人但是还是希望他能交到好朋友。

我家的呱崽叫龙龙,虽然他很凶会咬人但是还是希望他能交到好朋友。

食欲之秋

[JOJO 6X7][神父/迪亚哥]他的十四行诗

*跨部拉郎 不要在意时间线

JOJO ⅥX SBR

Enrico Pucci X Diego Brando


[你相信引力吗?]


相比起圣诞夜成立的初衷,人类已经渐渐把注意力转到‘庆祝’这个行为上来。每当这个日子,教堂也被装饰得同外边的街道一般,墙的两面悬上阑珊的挂灯,红绿相间的彩带围在两列柱子上,舞台上有唱诗班咏诵歌谣,撇开作为背景的夜色和熙熙攘攘的人群之外,并没有太大差别。

“今天轮到值班也真够不巧的。”

那些耀眼的色彩反倒让这个大厅显得格外冷清,连唱诗班的成员们都纷纷离开,哪怕是虔诚的祷告者此时也该回去同家人团聚了,唯独被留下负责清洁的...

*跨部拉郎 不要在意时间线

JOJO ⅥX SBR

Enrico Pucci X Diego Brando

 

[你相信引力吗?]

 

相比起圣诞夜成立的初衷,人类已经渐渐把注意力转到‘庆祝’这个行为上来。每当这个日子,教堂也被装饰得同外边的街道一般,墙的两面悬上阑珊的挂灯,红绿相间的彩带围在两列柱子上,舞台上有唱诗班咏诵歌谣,撇开作为背景的夜色和熙熙攘攘的人群之外,并没有太大差别。

“今天轮到值班也真够不巧的。”

那些耀眼的色彩反倒让这个大厅显得格外冷清,连唱诗班的成员们都纷纷离开,哪怕是虔诚的祷告者此时也该回去同家人团聚了,唯独被留下负责清洁的员工一边抱怨着,一边拖着其实并没有沾到多少灰尘的地板。

这样认真地干活倒不是说明他有多敬业,只不过休息室昏暗又寂静的环境会让人觉得更加凄凉,起码在这里自己勉强不算独自一人,哪怕喃喃自语也可以解释为意图搭话,不至于太悲惨。

“说起来,我记得去年这个时候也是神父您值班?”

他自己是恰好轮到了下下签,如果神父也是同病相怜,更甚至连续两年遇到这个状况的话,可能听自己的发泄会更感同身受一些。他可还念着妻子念叨的节日限定特价和家里的丰富大餐呢,然而对方却好像看透了他的想法,只是平静地翻了一页书。

“嗯,我是自愿留下来的。我既没有庆祝节日的想法,也没有需要陪伴的对象。”

他手里拿的似乎不是圣经,更像是一本破旧的笔记本,神职人员在祷告的日子拿着与神明无关的东西,偶然窥得的正常人或许都会出于好奇想要探个究竟。

“不过如果您两者兼具的话,差不多该去赶时间了。”他攸地合上书,在那个人看到一丁点内容之前,“钟就快要敲响了。”

对方只是诧异于时间比想象中流逝得快,比起不相干对象的一点小八卦,显然还是更在乎与自身相关的节目,简单地打了个招呼表示告辞之后,硕大的教堂终于经历完来来往往,只剩下普奇一个人。

 

新世界的规则似乎同旧世界没有任何区别,除了角色几乎全部翻新过一遍之外,国度、节日、时间的换算统统都没有变化。

他由始至终,都只是孑然一身而已。

因为脚趾天生的崎岖导致的不便很久以前就消失了,时间长得连他自己都忘了曾经一瘸一拐的感觉,而那却是自己正不够的地方。无论让世界如何加速,他所拥有的时间都是有限的,不比某位永生的吸血鬼,哪怕叠加出一个又一个的新世界,终究会在某个地方渐渐老去。

墙壁的灯光随着下落的开关一点一点熄灭,终于完全归于黑暗。

就好像街上的灯光总会随着时间推进,一盏一盏暗下来,让树叶都融于夜色。

节日的特殊性就在于,这个时间仿佛永无止境,普奇站在人流当中,即便不令时间加速,也如同置身于独自一人的静止世界,周围的景色动得晃眼,他抬起头,连大屏幕播报的都是和圣诞初衷无关的内容。

 

[啊啊,如果神明真的存在的话。]

 

迪亚哥刚下飞机,就接到了养父的留言。

无非是官方式的节日寒暄而已,他摁下了锁屏键,把它永远存入了语音箱,等哪天手机的内存被这些琐碎的东西填满了,再一并删除便好。

说到底他并不相信收养自己的家庭对其多少亲情意味的成分在内,如果不是以这幅金发蓝眸的高贵外表,以及初涉赛场便崭露头角的天分,恐怕连这些乘客的瞩目,或是街机通道粉丝的丁点尖叫都不会获得吧。

认为他肤浅也好,势利也罢,人类就是这样簇拥着比自身拥有更多的对象的生物,因而若他能跨在这些家伙的头顶,对于羡慕和崇拜的目光自然也会来者不拒。

藏在空气里的冷冽之风在自动门打开的瞬间呼啸而来,把迪亚哥的鼻尖和双颊冻得发红,他接过助理递上来的咖啡,借着隔热层传来的温暖让手指重新变得灵活起来。或许是圣诞节的关系,不少下飞机的人都在赶着回家去团聚,免不了行色匆匆而巧合般地相撞。

“好烫!”

杯子的顶盖似乎没有夹稳,随着他躲避行人导致不经意的倾斜而露出缝隙,其实咖啡最多只到温热的程度,他却对这份温差格外敏感。

白色的纸巾将棕色的液体拭去后也留下了浅色的渍迹,沾在指侧的碎屑倒像是落下的雪花,除了不带有一丝降温的凉意之外。他只是眨眨眼睛,对着被烫到的手指看了一会,那里发红的颜色似乎和被冻到的其他手指不一样,话虽如此,也没有到达起泡的程度,可能造成的伤害一点也不重。

而且是错觉吗?手里的咖啡比平时要凉得更快一点,连沾湿的纸巾也像被吹风机烘干了那样,渍迹的形状同它一并干巴巴地皱成一堆。

 

工作要等明天才会正式开始,迪亚哥不打算立刻回酒店休息,把双手缩在外套口袋里就不会觉得太冷了,至于其余部位,行走的运动量到达一定程度,身体也会自动忘了低温。

也许时间确实不算早,记忆里会在广场中心咏诵的团体都离开了,这下整个节日就真的只剩下庆典这一氛围了。当然迪亚哥从很久以前就不相信神明的存在,这个节日纪念的所谓圣人恐怕也早就化作灰烬,散步在世界的尘埃当中,渺不足道。

前提是“神”确实一度存在的话。

大屏幕似乎在播放着同自己有关的新闻,他在远远的地方看到兴奋地对着高处闪烁的相机灯光,和画面里的闪光灯相似的频率。而十分嘲讽的是,当你处于比人高一等的地方,所有人都会以相同的方向仰望过来,而当你站在与他们相同的水平位置,又没有任何人会集中视线了。

没关系,只要保持站在高处就可以了。

画面似乎还要播放一会,他的脖子却因为保持仰起的关系有些发酸,依旧没有人特意把视线放下来,注意到这个和屏幕里一模一样的存在。

 

[几乎就是同时。]

 

迪亚哥发现就在极近的距离,有一个家伙同样没有“向上”看,他似乎和这个节日的气氛格格不入,明明穿着最符合主旨的神职装扮。

他不由自主地又朝那里跨了一步,似乎越接近对方,时间就愈接近静止,周边的人流窜动得快到看不清,视线里只剩下伫立于此的身影,和那本格外显眼的破旧的笔记本。

屏幕里还播放着迪亚哥被媒体拍照的画面,那头金发被聚光灯和不间断的闪光灯照亮,却也没有从这个角度,原本的发色耀眼。

 

[你相信引力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