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迪奥布兰度

19355浏览    731参与
月夜来自拉莱耶

- Now I Wanna Be Your Dog. 


、我的画风真是很不适合搞动漫同人什么的,会被人喷“画的什么鬼好丑喔”之类的吧。

但是 花dio好好吃!

我超爱那样sick & erotic的氛围的啦。

- Now I Wanna Be Your Dog. 


、我的画风真是很不适合搞动漫同人什么的,会被人喷“画的什么鬼好丑喔”之类的吧。

但是 花dio好好吃!

我超爱那样sick & erotic的氛围的啦。

威尼斯的鹅

两个囚犯站在铁窗前向外眺望

一个看着泥土,一个仰望星辰

====

我流儿童画。

惊闻B站买来jo的版权于是激情看pv

等过几天上架了再与诸君同看吧

两个囚犯站在铁窗前向外眺望

一个看着泥土,一个仰望星辰

====

我流儿童画。

惊闻B站买来jo的版权于是激情看pv

等过几天上架了再与诸君同看吧

医官吹

一名合格的写手务必要从刀子开始[1]

鲁迅


《失掉的好地狱》

有一伟大的男子站在我面前,美丽慈悲,遍身有大光辉,然而我知道他是魔鬼。


《一觉》

魂灵被风沙打击得粗暴,因为这是人的魂灵,我爱这样的魂灵;我愿意在无形无色的鲜血淋漓的粗暴上接吻。


是的,青年的魂灵屹立在我眼前,他们已经粗暴了,或者将要粗暴了,然而我爱这些流血和隐痛的魂灵,因为他们使我觉得是在人间,是在人间。


《淡淡的血痕中》

他暗暗地使天变地异,却不敢毁灭一个这地球;暗暗地使生物衰亡,却不敢长存一切尸体;暗暗地使人类流血,却不敢使血色永远鲜秾;暗暗地使人类受苦,却不敢使人类永远记得。


日日斟出一杯微甘的苦酒,不太多,不太少,以能微醉为度,递给人...

鲁迅


《失掉的好地狱》

有一伟大的男子站在我面前,美丽慈悲,遍身有大光辉,然而我知道他是魔鬼。


《一觉》

魂灵被风沙打击得粗暴,因为这是人的魂灵,我爱这样的魂灵;我愿意在无形无色的鲜血淋漓的粗暴上接吻。


是的,青年的魂灵屹立在我眼前,他们已经粗暴了,或者将要粗暴了,然而我爱这些流血和隐痛的魂灵,因为他们使我觉得是在人间,是在人间。


《淡淡的血痕中》

他暗暗地使天变地异,却不敢毁灭一个这地球;暗暗地使生物衰亡,却不敢长存一切尸体;暗暗地使人类流血,却不敢使血色永远鲜秾;暗暗地使人类受苦,却不敢使人类永远记得。


日日斟出一杯微甘的苦酒,不太多,不太少,以能微醉为度,递给人间,使饮者可以哭,可以歌,也如醒,也如醉,若有知,若无知,也欲死,也欲生。


他必须使一切也欲生;他还没有灭尽人类的勇气。


新的,这就使他们恐惧,而又渴望相遇。


燭
努力不画成变态子安式超大声“哈...

努力不画成变态
子安式超大声“哈?!”

努力不画成变态
子安式超大声“哈?!”

月夜来自拉莱耶

【承D】《欲念之火》

《欲念之火》/《Fire of My Loins》

porn with plot


洛丽塔AU(?)Dio性转,存在年龄及辈分操作


中年人养父承/14岁少女D 斜线有意义


可能存在的雷点:第一人称,单方性转,严重的daddy issue,女性俄狄浦斯情结,路人allD提及,hurt/confort,偏执与神经质,开放式结尾

全文14000+

评论区相会。


链接挂掉的话请自行搜索ao3 《欲念之火》


《欲念之火》/《Fire of My Loins》

porn with plot


洛丽塔AU(?)Dio性转,存在年龄及辈分操作


中年人养父承/14岁少女D 斜线有意义


可能存在的雷点:第一人称,单方性转,严重的daddy issue,女性俄狄浦斯情结,路人allD提及,hurt/confort,偏执与神经质,开放式结尾

全文14000+

评论区相会。


链接挂掉的话请自行搜索ao3 《欲念之火》

文字烧饼

[jojo]死人过多

       *无cp,布兰度母子中心

  *2k+短打,废话私设多

  

  

  

  

  十岁的迪奥·布兰度生活在食尸鬼街 ,很多次在外面和人打架结束,他都会看见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人……他们大多数都死了。

  很难在这里见不到他们——我们去往天国或地狱的兄弟姐妹,经历了无数苦难,终于离开不净的人世。

  有时他们的样子不太体面,身上见不到一点值钱的东西是常态,如果衣服不太破烂,连裹身的资格也没有。

  好在,他们拥有一块栖身之地,这里的管理人并非政府遣派,也没有任何慈悲之心,但他不想在自己的领土看见遍地腐烂死人的愿望,...

       *无cp,布兰度母子中心

  *2k+短打,废话私设多

  

  

  

  

  十岁的迪奥·布兰度生活在食尸鬼街 ,很多次在外面和人打架结束,他都会看见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人……他们大多数都死了。

  很难在这里见不到他们——我们去往天国或地狱的兄弟姐妹,经历了无数苦难,终于离开不净的人世。

  有时他们的样子不太体面,身上见不到一点值钱的东西是常态,如果衣服不太破烂,连裹身的资格也没有。

  好在,他们拥有一块栖身之地,这里的管理人并非政府遣派,也没有任何慈悲之心,但他不想在自己的领土看见遍地腐烂死人的愿望,使食尸鬼街的死人待遇远超隔壁吸血鬼街!虽然是竖着下去的。

  如果没有意外发生,比如他突然得了一大笔钱,并在被其他人知道前迅速离开这个美妙的地方,达利欧·布兰度,迪奥的父亲哪天死了也会进那里睡觉,他的孝顺儿子说不定还会给他摆个好姿势。

  可惜!世界上最可惜的事情就是可惜!达利欧今年50岁,可以在酒馆里一夜吹5瓶,还有一把可以把老婆孩子打到吐血的好力气。

  他是怎么动手的呢?这一点妻子玛莉和儿子迪奥深有体会,他们亲身经历,质疑真实性的无聊人们都该下地狱!(虽然并没人质疑)

  今天,酒鬼从酒馆归来,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突然觉得自己的老婆不合心意,即使她其实无比温顺,从梦里被赶起来服侍归家的丈夫也毫无怨言。金色的头发是最先被抓住的,达利欧攥着它们来了一个起手式:“啪!”,很响亮的一个巴掌 。

  女人被打得往后倒去,因为头发被抓着,她只能虚浮地靠在空气里,然后达利欧便动手了,他像打球一样往玛莉的头地上掼,一下一下,有时候将腐败的地板砸烂,他更加生气,便一脚把女人踢起来,抄起从酒馆里带回来的酒瓶子猛击她骨头突出的背,痛骂道:“看看你做的好事!”

  女人的血从鼻腔里流出来,填进那个破洞,她什么也说不出来,这样的遭遇并不是第一次,求饶道歉都是无用的,只要等待——等待丈夫停止就可以了。

  达利欧一边打她,一边细数罪状,倒漏了酒,挣钱不多,不够体贴,都是理由。极少的时候他兴头上来,忘记玛莉明天还要做工, 把散着酒味的拇指捅进妻子的眼睛里。玛莉很幸运,她至今还未死于感染,也未失去视力。

  现在,他就这么做了。

  女人悲惨的叫声在房间里回荡起来,达利欧最后一脚把她踢到进门就已经掌掴过的儿子旁边,自去睡觉。

  待他的身影消失,迪奥便像之前几次一样为玛莉处理眼睛的伤,作为十岁的孩子,他的力气本应完全不够将母亲抱起来,现在却做到了。

  迪奥抱着母亲,小心翼翼地走进自己的房间,那里有一张可供休息的床,玛莉躺在上面便占据了所有空间,迪奥伏在床边,伤口隐隐作痛。

  他的牙根似乎都被打歪,脸颊肿起好大一块。这伤势跑街头和同龄人打架都是轻的,达利欧打他一直没有对玛莉狠。

  木头腐朽的味道飘散进他的鼻子里,迪奥皱了皱眉,感到一种熟悉的,十分恶心的厌烦感。

  他紧紧攥住拳头,咬住牙齿,手背上的静脉都暴突起来。

  人们很难改变他糟糕的现状时有时就会这样,迪奥的自尊心很不符合他的身份,经常思考一些得不到的东西,比如一栋比现在更好的房子。

  他看着床上的玛莉,从他有记忆开始,母亲便是好女人的代名词,她温柔勤恳,从未苛待过儿子,对丈夫也是尽心尽力地服侍。

  这样的女人,这样的母亲,再保守的老派人士,也挑不出她的错误。

  为什么她无法得到那些牵着小狗,趾高气扬走在路上去消费的蠢笨夫人一丝一毫的幸福呢?

  难道这就是主的慈悲,令他温驯的羊羔遭受苦难,不上帝的得到一切。

  迪奥无法控制地站起来,他想起经书里的句子——义人多有苦难,眼前浮现在报纸上看到的,书上读到的,街上见到的那些富人的派头。

  他们之中,有人是经过一番打拼得有财产,有人是干脆从死掉的父母那里继承遗产,有人是突然得中大奖,几乎是从天而降一笔巨款,直接改变阶层与人生。

  不管原因如何,都不是他,现在的他可以触及的人生。

  突然的疲惫感袭击了这个多有想法的孩子,他晃晃悠悠地伏在房间里的小书桌上,带着难以形容的渴望浸入了黑暗。

  在睡梦中,隐隐的有一只冰冷、温柔的手轻抚他的头顶。

  玛莉·布兰度要去做工了。

  直到早上八点,迪奥才从荒唐的梦中醒来。

  床上空无一人,和往常一样,玛莉六点就去纺织厂里干活。 达利欧还在睡觉。

  一直到晚上十二点半,迪奥才在工厂附近接到了母亲。

  令人吃惊的是,玛莉异常的清醒,眼睛肿得厉害,也挡不住那股不知从哪来的精神头。

  母子俩回到家,达利欧又不见踪影,但这样更好,两人分享了干面包和菜汤。

  宁静,难得的宁静。

  在这个破败的屋子里,这种时刻只会出现在达利欧·布兰度不在、睡觉时。

  俯视命运的我们可以窥见迪奥未来的成就——他活了一百多岁,死时仍健硕年轻,无数信徒跪倒在他的脚下祈求垂怜,连时间都被他所掌控。

  十岁的迪奥还远未到创下那些伟业的时候,现在很晚了,玛莉为他盖上被子,唱起没有名字的小曲哄他入睡。

  世界上也只有玛莉才把迪奥当成个可爱应该哄着睡觉的小孩,她从没见过儿子暴揍他人时的模样,便一厢情愿的把他当成小天使…不过在她面前迪奥倒真的是。

  最后,蜡烛熄灭,玛莉在儿子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晚安,迪奥。”

  ……

  迪奥是被吵醒的。

  那个男人,那个人渣回来了。听声音他没喝多少,也许在酒馆里和人吵了起来,但并没动手,这让他憋了满腔怒气,专门回来对着老婆撒。

  从他们卧室的房间的方向,传来“砰”的一声,是玛莉,她被丈夫扔到了地上。

  达利欧吼了几句,房子便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难以形容的寒意窜上迪奥的脑子,人生第一次,他开始期盼听见母亲的叫声,那是她还可以说话,还有力气的证明。

  “迪奥,过来。”

  一会儿,他听见达利欧说。

  食尸鬼街又多了一个失去母亲的孩子,这在这里可太多了,和躺在地上的死鬼一样,没什么稀奇的。


姓白名大爷

【这是一个CP25的摊宣】


关键词:JOJO、Fate、音乐剧


这是一个CP25在JOJO专区主要售贩JOJO相关商品的摊位!


摊位名:天堂之门饮茶铺


社团名:白茶茶茶馆


摊位号还没有出,可以cpp先关注社团或者扫码进群,更多商品会在之后的摊宣中展示!


参摊作者:白哥(摊主及原po)、 @电脑色波纹疾走 、 @破旧旅馆三零五 、 @你有看到我的火腿吗 、 @순간이 영원할 수 있게 、 @三聚蠢安 、 @寻仙鱼 ...

【这是一个CP25的摊宣】


关键词:JOJO、Fate、音乐剧


这是一个CP25在JOJO专区主要售贩JOJO相关商品的摊位!


摊位名:天堂之门饮茶铺


社团名:白茶茶茶馆


摊位号还没有出,可以cpp先关注社团或者扫码进群,更多商品会在之后的摊宣中展示!


参摊作者:白哥(摊主及原po)、 @电脑色波纹疾走 、 @破旧旅馆三零五 、 @你有看到我的火腿吗 、 @순간이 영원할 수 있게 、 @三聚蠢安 、 @寻仙鱼 、 @松下枭太 、 @椋鸟杬息 和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蒜头王八

Restless Nox
和風的Dio sama好像也可...

和風的Dio sama好像也可以?


入手了差不多一個月現在才開箱呢。

第一個不是刀男的黏土人

另外雖然錯過了官方預售但還是在店家預留到茸茸❤️

老父在等兒子回家(無誤)


和風的Dio sama好像也可以?


入手了差不多一個月現在才開箱呢。

第一個不是刀男的黏土人

另外雖然錯過了官方預售但還是在店家預留到茸茸❤️

老父在等兒子回家(無誤)



上方杉人

搞新设定

设定如下


荒木庄口腔诊疗中心

主要成员――――

迪奥:一年接不到几单业绩的种植科医生,用自己的肉芽为患者种植牙齿,预后效果好,但是如果自己心态爆炸,患者会感到极大不适,现任卫生局副局长乔鲁诺的爸爸。

卡兹:专攻修复科,据说是整所诊疗中心资历最老的大夫,菜市场野大夫出身,心灵手巧,对治疗一窍不通(而且极度不屑)所以没有执医证,因为不可描述的原因被卫生局收编,传闻做过宇宙级的野大夫。(从来不戴口罩,力求用大浓妆吓晕患者达到节约麻药目的)

吉良吉影:口外医生,主业拔牙,利用杀手皇后炸掉牙齿,被患者抱怨没有牙留下来,有时候会因为对女性患者手过于专注,不小心炸掉全口牙,此时会义正言辞地以治疗结束为由请来隔...

设定如下


荒木庄口腔诊疗中心

主要成员――――

迪奥:一年接不到几单业绩的种植科医生,用自己的肉芽为患者种植牙齿,预后效果好,但是如果自己心态爆炸,患者会感到极大不适,现任卫生局副局长乔鲁诺的爸爸。

卡兹:专攻修复科,据说是整所诊疗中心资历最老的大夫,菜市场野大夫出身,心灵手巧,对治疗一窍不通(而且极度不屑)所以没有执医证,因为不可描述的原因被卫生局收编,传闻做过宇宙级的野大夫。(从来不戴口罩,力求用大浓妆吓晕患者达到节约麻药目的)

吉良吉影:口外医生,主业拔牙,利用杀手皇后炸掉牙齿,被患者抱怨没有牙留下来,有时候会因为对女性患者手过于专注,不小心炸掉全口牙,此时会义正言辞地以治疗结束为由请来隔壁修复科卡老师。

迪亚波罗:财务室负责人,因为严重社恐只能算算账,曾经是大型私人连锁口腔“热情口腔”的老板,自从手底下各个门诊纷纷叛变,宣告破产,被卫生局招安(钱被亲女儿卷走),带着自己曾经的秘书托比欧一起入职诊疗中心(卡老师节约的麻药钱都被他挪出来给大家搞团建了)。

托比欧:前台接待,打扮俏丽,屁话非常多,每天闲着没事就是打电话,话费一度使诊疗中心破产。

普奇:拍片室大夫,原本是一名普通医院的正规医生,但是由于患者投诉过多(疯狂推销自己的盗版黄碟),惨遭下放到荒木庄口腔拍片,狗改不了吃屎依旧不忘推销,因此现任卫生局局长空条徐伦收到一次投诉就来揍普奇一次,慢慢的普奇把黄碟受众压缩到中年男子群体。

法妮:正畸科医生,手艺很一般,被他矫正牙齿的人牙都有了喜人的变化,只是家人会觉得这人和以前有了微妙的不同(细思恐极)。

迪亚哥:治疗科大夫,负责洗牙,全中心最老实的员工之一,只是时不时会以和女友(年迈富婆)度假请长假,然后回来瘦一大圈。

ACDC:治疗科大夫,专攻根管治疗(用自己的血管给患者通根管),对卡兹看不起治疗科也十分无奈,时不时会去技工室帮帮瓦姆乌。

瓦姆乌:技工室唯一技师,日常就是帮卡兹做假牙,全中心最老实员工之二,和前前任卫生局局长乔瑟夫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给予海珞因。

错觉。

◆是木大父子组。是亲情向。是绝美父子情。


◆雷勿入❌❌


◆重度ooc,肉眼可见的时间线bug和人物性格bug。


◆题不对文。撞梗算我抄你的。


◆半夜十分钟产物,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阅读全文大约1min。


↓↓


↓↓

     【私心贴父子tag,感觉应该偏茸单人多一点的x】


        年轻的教父走在那不勒斯的街道上,手里捧着热乎乎的,新出炉的面包。...

◆是木大父子组。是亲情向。是绝美父子情。


◆雷勿入❌❌


◆重度ooc,肉眼可见的时间线bug和人物性格bug。


◆题不对文。撞梗算我抄你的。


◆半夜十分钟产物,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阅读全文大约1min。


↓↓


↓↓

     【私心贴父子tag,感觉应该偏茸单人多一点的x】


        年轻的教父走在那不勒斯的街道上,手里捧着热乎乎的,新出炉的面包。



        即使成为能独当一面的大人了,仍然钟爱这些孩子才会喜欢的东西。



       乔鲁诺想到这里,笑了笑,将最后一口咬下。



       今天要去做什么呢?在街上走走吧,那不勒斯的        早晨总是有温暖的气息,阳光洒在乔鲁诺的金发上——仿佛在身上包围了一圈,融为一体。



       好像碰到了什么,乔鲁诺低头,看见一个几岁大的孩子——看起来像是玩耍的时候没看清路,一头撞上了自己。



        小孩儿抬头,对上了乔鲁诺的双眼。年轻的教父不由得怔住,眼前因为害怕而退后了两步的孩子,竟和幼年的自己一个模样。墨黑的头发沾上了泥土,清澈的双眼还有稚气和童真。



        但乔鲁诺很快便反应过来,蹲下来揉了揉小孩的头发,在掌心里的尘土被他化成两朵小花,收回手,将绽开的花朵递给了孩子。



        黑发的小孩有些不解的眨了眨眼睛,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然后小心翼翼的握住花枝,给乔鲁诺轻轻鞠了个躬。



        “谢…谢谢哥哥!”小孩有些羞涩的说道,眼神因为不好意思而望向一边。



         乔鲁诺点了点头,微笑着看他,眼里尽是温柔。

         在那一瞬间,在这跟儿时的自己一模一样的孩子面前,年轻的教父只想再多看两眼,借此来稍微用几秒怀念过去。



         远远听见巷子里有个男人喊道:“初流乃,该回来吃早饭了。”



         乔鲁诺还未反应过来,眼前的孩子却转头挥了挥手,大概是表示自己马上就来。



         乔鲁诺惊诧的睁大双眼。



         孩子自然是没有发觉乔鲁诺的异样,他向这个大哥哥再一次表示了感谢,然后一边喊着父亲,一边向男人的方向跑去。



         留下乔鲁诺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起身,有些踉跄的走了两步,年轻的教父才终于如梦初醒,时间似乎已经过了很久,周围也热闹起来。



        清晨的那不勒斯,万物开始苏醒。


        太阳终于高高升起。



        乔鲁诺抬头,看向了远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