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迪恩

73891浏览    832参与
花园里的瑞比特

【贾迪】皇帝与夜莺

深夜激情短打

短小的童话故事

皇帝贾设定


他的夜莺不会唱歌了。



他为什么不在唱歌了?贾斯汀失望至极地看着黄金笼子里的夜莺。他仍然很漂亮,柔顺的蓝色的羽毛,黑黝黝的眼珠,缩在笼子的角落,安静又乖巧。


鸟的训练师闻言只是微笑。他不能再唱歌了。他温和地说。您比我更明白为什么。



可是皇帝想要一只能唱歌的夜莺。一只能像以前一样整夜坐在他的床头为他唱出好听的歌的夜莺。


夜莺依然一夜一夜的坐在他的床头。因为皇帝的暴戾,过去美妙的歌声变作了凄厉的哭喊。贾斯汀无数次掐着夜莺的面颊,要求他为自己唱歌,然而得到的却只是夜莺痛苦的抽泣与呻吟。...



深夜激情短打

短小的童话故事

皇帝贾设定











他的夜莺不会唱歌了。




他为什么不在唱歌了?贾斯汀失望至极地看着黄金笼子里的夜莺。他仍然很漂亮,柔顺的蓝色的羽毛,黑黝黝的眼珠,缩在笼子的角落,安静又乖巧。


鸟的训练师闻言只是微笑。他不能再唱歌了。他温和地说。您比我更明白为什么。




可是皇帝想要一只能唱歌的夜莺。一只能像以前一样整夜坐在他的床头为他唱出好听的歌的夜莺。


夜莺依然一夜一夜的坐在他的床头。因为皇帝的暴戾,过去美妙的歌声变作了凄厉的哭喊。贾斯汀无数次掐着夜莺的面颊,要求他为自己唱歌,然而得到的却只是夜莺痛苦的抽泣与呻吟。




他现在很乖,不是吗?


这难道不是您所希望的吗?




当夜莺再一次没能为他开口唱歌时,暴怒的皇帝将他踢倒在地,连扇了几个耳光。


你天天叫的不是很大声吗?怎么说起唱歌你就哑了?贾斯汀重重一脚踢在夜莺两腿之间隐蔽的地方,带动的刑具引起夜莺极大的苦楚,但他不敢蜷缩,只是不停颤抖着。他流了许多泪,从眼眶一直淌到颈子,水儿不断涌出来,他全身都湿漉漉的。


可即使是这样,贾斯汀也没能听见夜莺的歌。




贾斯汀永远不会听到他的夜莺为他唱歌了。




小小的天使立在小小的墓碑上,小小的几个字刻在大理石上。训练师把一朵玫瑰花放在墓前。


您为什么痛苦?


这是您的选择。您当初亲手堵死了他的嗓音。现在却又因为他不能唱歌而掐断了他的喉咙。


训练师看着木然的皇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皇帝向全国悬赏,悬赏一只夜莺。


一只蓝色羽毛、黑色眼珠的,能唱好听的歌的夜莺。


许多人进贡了这样蓝色的夜莺。可是皇帝只是听它们唱短短的一段,然后挥挥手,让人们都离开了。


他再也不会拥有夜莺了。


tbccccccc

祝迪姑娘十岁生日快乐!

(我一定是最晚的了(๑°⌓°๑))

祝迪姑娘十岁生日快乐!

(我一定是最晚的了(๑°⌓°๑))

糸色望

就,看看吧。有一点点贾迪倾向

▲此次进入欧比组织的机会

●将交给『迪恩·卡朋』

▼是第『318』次尝试

♟任务代号『屠杀』

  衣服上点点的棕色,漂亮又肮脏,惹眼又晦暗。旋腰,转身,洁白的衣角便随着一起一伏,精准地迎合上那些飞溅出来的血液,又是一片,一片点点的红色。不用急,它们迟早也会变得像烧焦破败的灰蛾。

  就像自己脚下的这些,他们也终究会变得棕黑,就和那些血渍一样。他们的沉默是最美好的声响,没时间看他们溅出的血是怎样的,只知道大理石的墙面上,一道道弧线。

  手中开启的电子屏障和转合间便一弹出枪的电磁炮,他们不适合近战。没有犹豫,矮...

▲此次进入欧比组织的机会

●将交给『迪恩·卡朋』

▼是第『318』次尝试

♟任务代号『屠杀』

  衣服上点点的棕色,漂亮又肮脏,惹眼又晦暗。旋腰,转身,洁白的衣角便随着一起一伏,精准地迎合上那些飞溅出来的血液,又是一片,一片点点的红色。不用急,它们迟早也会变得像烧焦破败的灰蛾。

  就像自己脚下的这些,他们也终究会变得棕黑,就和那些血渍一样。他们的沉默是最美好的声响,没时间看他们溅出的血是怎样的,只知道大理石的墙面上,一道道弧线。

  手中开启的电子屏障和转合间便一弹出枪的电磁炮,他们不适合近战。没有犹豫,矮下身子,收起装备,平日里只适用于威慑手下的臂剑,被从刀鞘中剥离。银白色的刀刃,彼时立即浸泡进了血液,离自己不过一尺的家伙,哑了堪堪一声,就被剥夺了呼吸的权利。

  “警报:纠正任务,前方,这不是一场战斗,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在于身体中央的芯片,如是播报,夹杂着白噪音的金属声通过耳麦传入身体。

  那是位于空间站的,隐藏重病士兵,情报中贾斯汀的藏身之地。他们闯进一片黑暗的病房,如同一把熊熊燃烧的烈火,叫嚣着要点燃这片干枯,濒临死亡的树林。树林受到了惊吓,随着火焰带来的灼灼温度,发出呜呜的哀嚎。

  系统说的一点没错,这前方,是一场屠杀。他能透过那些空空荡荡的衣服看到细瘦的躯体,锁骨上圆形,凸起的输液港。他觉得不好。他觉得不痛快。用不着他开口,旁边的人已经叫嚷着让他们把贾斯汀叫出来。

  回答他的,不,回答他们的是一片独属于濒死树林的寂静。

  于是火焰便愈加叫嚣。

  他没有觉得不痛快,事实上他从来没有从战争中获得快感。他感到自私,一样鲜活的生命,只有自己能享受。

  “迪恩将军,请执行任务。”耳麦里传来的声音,原本用于催眠的白噪音变了味,它连绵不绝而又使人烦躁。

  “贾斯汀。”他突然高声喝道,回答他的是他自己的回声,所有的人都隐藏于房间的后半间。他抬头,他在数柱子和墙,他在计算,哪一面墙是重心的汇聚。

  第四根柱子,那就。

  “轰”声音传来,独属于他迪恩的电磁炮响起,精准无误地击中了第二根柱子,巨大的烟尘扬起,碎片带倒第三根柱子,分毫未离地停在了第四根柱子前。严严实实遮盖住了里面的伤者。

  旁边的手下不解,他也只是几句带过:“贾斯汀不在里面,他不会像侏儒一样畏畏缩缩躲在一群残废里面。”

  “哦,那一枪啊,不小心打偏了。”

  “走了,收队。”

  他抓起耳边的麦,“领队迪恩·卡朋,【屠杀】任务宣告失败,贾斯汀失去踪迹。”回头,看一眼寂静漆黑的树林,烈焰发出一声爆裂的空响。

  “......贾斯汀站长,他们好像走远了。”“您为什么这么确定迪恩他不会一炮轰了这里?。”

  “他不是个坏人。”

  他把玩着手上的定位器,欧比的仪器从未出现故障。但今天,从未失误的仪器出现了故障,从未有败绩的将军迎来了战败。他说这是巧合。

  巧合。

  他曾说过他从来不相信任何巧合。

是一只鱼🐟

妖精迪姐/魅魔迪姐/迪哥比基尼
随手摸的鱼
比例不好
上色随意

妖精迪姐/魅魔迪姐/迪哥比基尼
随手摸的鱼
比例不好
上色随意

柿梅子

快乐表情包x

用的别人的设定,搞的自己快乐

快乐表情包x

用的别人的设定,搞的自己快乐

J森子
嗯。。。造迪哥失败。。。。。...

嗯。。。造迪哥失败。。。。。

(躺

嗯。。。造迪哥失败。。。。。

(躺

柿梅子
用了同桌的设定,背景大概是学者...

用了同桌的设定,背景大概是学者迪背叛赛尔号(假),站长与之对抗后完败x

用了同桌的设定,背景大概是学者迪背叛赛尔号(假),站长与之对抗后完败x

Liepsna

贾迪小甜饼短漫,

迪哥战损,贾试图递毛巾

草稿流注意⚠️

月考刚完我还可以再肝!!!(滚


贾迪小甜饼短漫,

迪哥战损,贾试图递毛巾

草稿流注意⚠️

月考刚完我还可以再肝!!!(滚




潞水草木
色是真的色(? 男性角色在我这...

色是真的色(?

男性角色在我这里卖肉程度高于女性,不需要懂【不是】

色是真的色(?

男性角色在我这里卖肉程度高于女性,不需要懂【不是】

野生红宝石

无差。玩个梗。P3才是正片。



英文中piracy有两个意思。一是非法盗印,二是海盗行为。


《海盗的自我修养》是本好书不是吗?

无差。玩个梗。P3才是正片。




英文中piracy有两个意思。一是非法盗印,二是海盗行为。


《海盗的自我修养》是本好书不是吗?

庭下骨

【Destiel/DeanxCastiel】天使如何坠落 (3)

Dean注意到,Sam最近似乎很少睡觉。


第一次他也是偶然发现。那次他和Sam去处理一件平常的狼人事件。两个人住在汽车旅馆中,半夜Dean听到有人走动的声音立刻睁开眼睛,却见Sam坐在电脑前,屏幕上的亮光照亮Sam那笼罩着一层阴霾的脸。


Dean难以置信,Sam这两天的精神差到几乎要赶上他之前承受封印地狱的考验时的状态了,半夜竟然还不好好休息?


Sam告诉Dean他不困,干躺着也是浪费时间。


Sam不太对劲,自从使用过Equalizer受到了和上帝同样的枪伤后就不太对劲,身上的腐朽气味也比两周前更强烈了。在他们调查案件的时候,Sam数次表现出来不符合他性格的暴力倾向,眼...

Dean注意到,Sam最近似乎很少睡觉。


第一次他也是偶然发现。那次他和Sam去处理一件平常的狼人事件。两个人住在汽车旅馆中,半夜Dean听到有人走动的声音立刻睁开眼睛,却见Sam坐在电脑前,屏幕上的亮光照亮Sam那笼罩着一层阴霾的脸。


Dean难以置信,Sam这两天的精神差到几乎要赶上他之前承受封印地狱的考验时的状态了,半夜竟然还不好好休息?


Sam告诉Dean他不困,干躺着也是浪费时间。


Sam不太对劲,自从使用过Equalizer受到了和上帝同样的枪伤后就不太对劲,身上的腐朽气味也比两周前更强烈了。在他们调查案件的时候,Sam数次表现出来不符合他性格的暴力倾向,眼神中黑暗的冰冷,另Dean想起很久之前,Sam的灵魂被困在地狱里时那个没有感情的、另他背脊发凉的躯壳。


他得找人询问……但是现在有相关知识的人大都已经过世了,英国那边的猎人他相信的只有Ketch,但是Ketch也已经死了。


Cas会知道些什么吗?


Dean猛然止住思绪。


总是会在不经意间,再次想起那成日里苦着一张脸好像对所有人类行为都很困惑穿着万年不变的长风衣的天使。Dean烦躁地往嘴里灌了口啤酒。


烦心的事不仅仅如此,这两周以来,Dean感觉事事不顺。按理说经历过不止一次世界末日的Winchester兄弟两人如果要对付几只吸血鬼或几只狼人本该是绰绰有余,但是不知为何,处理两起案件的时候,Dean发现自己力有不逮。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年岁大了,往年受到的伤痛开始影响到他的战力,哪怕是对付一只稍微强壮一些的狼人,他都差点送命。


如果不是Sam救他,他可能已经死掉两三次了。


另一方面,Sam的战力不减反增,救他的时候不免被喷到一身鲜血,他看到Sam悄悄地伸出舌头去舔了舔溅在他唇边的血……


他试图问Sam到底怎么回事,但是Sam矢口否认,搪塞道自己只是不小心,反而开始转移话题,开始担心Dean的身体是不是不舒服。


明明上帝已经走了,一切都回归“正轨”了,为什么所有事都不太对劲?


Dean感觉一只手放到了他的肩膀上。他心跳漏了一拍,张口就唤,“Ca……”


拍他肩膀的是Sam。


Sam挑起眉,显然没有漏掉Dean没说完的音节。Dean翻了个白眼,恶狠狠道,”don’t even start.”


Sam举起双手表示自己不想争吵,“我还什么都没说……”


“……”


“不过,我这几天一直在试图打Cas的电话。他不接电话……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Dean皱着眉头瞟了他一眼,“可能只是不想接我们的电话。”


“如果是你的话可能是不想。但是是我给他打,而且打了这么多通。Cas至少会接起来一次吧?”


Dean不想承认一股焦虑渐渐在他胸口浓稠起来,确实不像是Cas……


就算再怎么失望生气,如果他们有事找他,他总是会想办法回复他们,就算不能马上回电,也总会找机会用任何方式联络他们。Castiel从不会真正拒绝他们。


亦或者,这一次Cas真的受够了他,受够了他那些失控的、滴淌着毒液的语言和漠不关心疏离冷淡的态度?

……………………………………………………


Castiel大口喘着气,眼睛空洞地看着头顶荼白圣洁的光。他的头很疼,不是躯壳上的疼,而是他真正的躯体在疼。就像是把手泡在低浓度的硫酸里,一点一点被侵蚀,一点一点腐烂。


Naomi离开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动弹不得地被困在这台刑架上。


他的记忆一片混乱,不确定哪一些是真的发生过的,哪一些是Michael强行放进他头脑中的。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恐惧如四散的爬虫,弥漫在他的血液里。


在他的上一次“梦境”里,双眼漆黑的Dean把他的双手吊起来,一次一次用天使之刃在他的身体上刻下淌血的伤口。Castiel的喉咙因惨叫而嘶哑,到最后连呻吟都发不出来了。


Dean微笑着,凑近他被冷汗浸透的面容,近乎温柔地用手拨开他额前的乱发,“你尖叫的声音真令人着迷。”


Castiel大口喘息着,虚弱地问,“为什么这么做?我做错了什么?”


“没有为什么,因为我想。”Dean的笑容一如既往地迷人,带着一丝邪气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因为我可以。”


“Dean……Please……this isn’t you……”


“你太不了解我了Cas,你难道忘了,在你把我从地狱拉出来的时候,我正在做什么吗?”Dean的触碰那般轻柔温存,本是他最渴望的,可是现在只令他通体生寒,“你想象中的我,你爱上的我,从来就不存在。”


Castiel强迫自己停止回忆,感觉他的神智岌岌可危,在某个彻底破碎的边缘。


那段记忆不是真的,Dean不知道自己对他真正的感情,自己从没有说过,至少没有用Dean能感觉到的方式说过……这是他最后能抓住的一丝清明。


脚步声响起,Castiel全身的每一寸肌肉都紧绷起来。Michael那英俊的面容出现在视野里,那总是淡漠的,带着一丝高傲的笑意的眼睛,打量着面前残破而虚弱的天使,“Im almost done with you.”他的表情兼顾着怜悯和愉悦,“只想再给你最后一点……润色。”


Michael伸出手探向Castiel的额头,天使绝望地闭上眼睛。


这一次,他回到了从前的某一段记忆,


那是在Jack第一次死去之后。他们三人在bunker中喝酒,将所有的伤痛浸泡在酒精里。即便酒精对于Castiel没有用处,他还是一瓶瓶喝着,陪着那惯于将所有的悲伤痛苦埋葬在意识深处的两兄弟,回忆着他们有过的为数不多的美好时光,回忆着Jack第一次跟他们一起出去狩猎,回忆着Jack第一次看NBA比赛两眼冒光的样子,回忆Jack一脸好奇地问他们为什么Dean那么喜欢亚洲美女。


后来,Sam先回房间了。Castiel陪着Dean继续喝着。直到Dean的口齿开始不清,眼神也渐渐迷茫。Castiel看得到Dean血液里的酒精浓度已经足够高了,若是再多摄入一些,恐怕第二天猎人的感觉不会很好。他于是把酒杯从Dean的手里拿出来,“Dean,够了。你该去休息了。”


Dean看了他一眼,罕见地没有逞强。他叹了口气,笑容渐渐消退,点点头。双手撑着桌子要站起来,头却一下发晕,没有找到平衡。


Cas忙扶住他,“you ok?”


Dean拍了一下他的手臂,“just being human that’s all.”


饶是如此,Castiel还是搀扶着脚步虚浮的Dean回了房间,让猎人躺在床上。然后,他就转身离开了……


只不过,这次他直起身来的时候,风衣却忽然被猎人扯住。


怎么……好像跟记忆不太一样?


Dean用那双绿莹莹的眼睛望着他,用低沉的声音说,“别走。”


Castiel的心跳漏掉一拍,他犹豫着,坐回床边,“你还需要什么吗?”


Dean盯着他看,眼睛一眨不眨,另Castiel有些心慌。


“你需要休息了。”


“你为什么还在这儿,Cas?”


Castiel无奈地看着他,“是你让我别走的……”


“我不是说现在,我是说,你为什么还留在我们身边?”Dean认真地望着他,“跟我们走的太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看看Kevin,看看Crowley, 看看Jack。”


Castiel微微眯起眼睛,仿佛想要看穿Dean的意图到底是什么。他回答,“因为你们是我的家人。”


“只是这样吗?”


Cas困惑地微微歪着头,“你想说什么?”


“你应该离开,Cas,在你也被害死之前。”


“No.”Cas皱眉,“我绝不离开。”


“为什么?不值得。”


“值得,你值得。”Castiel感觉到了从Dean身上漫溢而出的浓重的哀伤和绝望,一次次的失去,一次次承受难以想象的磨难,有时候就连他都会忘记,Dean只是个人类,”对我来说,你值得一切。”


“一切?”Dean嗤笑道,“别这么肉麻Cas,我都要怀疑你爱上我了。”


Castiel忽然说不出话,如鲠在喉。


Dean见Cas用那双蓝得令人心头发慌的眼睛望着他,半晌不出声,表情微妙地改变了,“你不会真的……”


不然呢?


亿万年来他都是天堂最忠诚的战士,为什么会在认识Dean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就违抗命令,从天堂坠落?为什么即便被酷刑洗脑,被天堂控制,只要Dean遇到危险他还是可以挣脱一切枷锁?为什么当Dean和任何更加辉煌更加重要的东西被放在天平上,他永远会选择Dean?


到最后,唯一重要的永远就只有这一个人类。


伴随着Dean渐渐了然的神情,Castiel想要逃走。但是他没有走,他鼓起全部勇气看着Dean,默认了对方的猜测。


然后,Dean的表情变成了厌恶,变成了羞辱,变成了恶心。


”原来这就是你的企图?”Dean仿佛在看着什么肮脏的东西,“所以你一直在等待机会?等着我上你?”


突入起来的转变另Castiel全身僵硬,如遭雷噬。他睁大眼睛,万万没想到Dean会是这种反应。恐慌占据他的胸腔,他想要逃跑,却动弹不得,“Dean,我没想让你知道……”


“那你为什么现在告诉我?你想要什么,你以为我会喜欢你?你以为我真的在意你?”Dean的表情冰冷无情,充斥着闷烧的愤怒,“你是不是觉得我欠你的,因为你为我付出了很多?我没有逼你爱上我,Cas。就算你附身在一个女人身上我也对你提不起兴趣。”


“我知道……”Castiel愣愣地望着他,感觉呼吸困难。有人在他的心口狠狠捅了一刀,又往里面灌入了毒液。


”I don’t want your love, I didn’t ask for this.”Dean还嫌自己说的不够清楚一样,继续在他的伤口上用力碾压着。


他知道,一直都知道。但是为什么要对他这么残忍?他没有要求过任何东西不是吗?


他只是想要有个家。只是想要留在他爱上的人类身边。哪怕是以朋友的身份。


亦或许,他连朋友都算不上。他只是个工具。


“你应该离开。"Dean转过身去,“我永远不想再看见你。You are dead to me.”


Castiel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在那一刻,幻境和记忆之间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壁垒被彻底打破。连日来的精神折磨如黑色的怒海冲破屏障,呼啸着撕裂天使的精神。


Micheal放开手,满意地看到Castiel眼睛里闪耀的蓝色光芒消失了。他温柔地触碰着天使的额头,治愈了那些被Naomi弄出的伤痕,用兄长一般轻柔的声音说,“天使真正的坠落和永生的终结,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不得不说,Winchester兄弟帮了我不少忙,就算我不用这些手段,你也已经开始坠落了。节省了我不少时间。”


而Castiel茫然地望着他,仿佛无法理解他说的任何字句。


Michael一边解开他的束缚,一边继续用愉悦的语气说道,“你不会马上消逝,我亲爱的兄弟。你会一点一点地陨落,过程缓慢而痛苦。你将看着我摧毁你爱的人,摧毁所有你重视的东西。”

tbccccccc

昨天又熬夜到四点
我可能最后是猝死的(>_<)

昨天又熬夜到四点
我可能最后是猝死的(>_<)

夏沐樱

欧比组织各将军遇到的困境
(略微CP向)

欧比组织各将军遇到的困境
(略微CP向)

惡役反角

【嘘,小声点】

把点图的贾迪画了

姿势有参考
p2全图 脚只是不想画了没有切掉真的

抱歉拖了这么久 最近学习什么的真的好忙......



可恶我不会画男生

啊啊啊啊啊我迪恩的灵魂呆毛被挡住了QAQ

【嘘,小声点】

把点图的贾迪画了

姿势有参考
p2全图 脚只是不想画了没有切掉真的

抱歉拖了这么久 最近学习什么的真的好忙......





可恶我不会画男生

啊啊啊啊啊我迪恩的灵魂呆毛被挡住了QAQ

庭下骨

【Destiel/DeanxCastiel】天使如何坠落 (2)

Castiel猛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又熟悉的床上。


四面都是颜色暗淡没有壁纸和粉刷的墙,没有窗户,家具少的可怜,一面墙上却挂满了各式枪支——Dean的房间。


他怎么会在这里?


最后的记忆是他见到了Michael,这个世界原本的Michael,原本与Lucifer一起被困在囚牢里的Michael。当上帝打开地狱,恶鬼横行人间的时候,Michael也跟着失踪了。


Michael是他喝醉之后看到的噩梦吗?


不甚熟悉的钝痛弥漫在颅骨之下,像是被人用铁锤重击过一般。口中干渴异常,仿佛摩西逃离埃及时跋涉而过的荒漠。宿醉的感觉果真不大好……以后还是少碰酒精为妙。...

Castiel猛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又熟悉的床上。


四面都是颜色暗淡没有壁纸和粉刷的墙,没有窗户,家具少的可怜,一面墙上却挂满了各式枪支——Dean的房间。


他怎么会在这里?


最后的记忆是他见到了Michael,这个世界原本的Michael,原本与Lucifer一起被困在囚牢里的Michael。当上帝打开地狱,恶鬼横行人间的时候,Michael也跟着失踪了。


Michael是他喝醉之后看到的噩梦吗?


不甚熟悉的钝痛弥漫在颅骨之下,像是被人用铁锤重击过一般。口中干渴异常,仿佛摩西逃离埃及时跋涉而过的荒漠。宿醉的感觉果真不大好……以后还是少碰酒精为妙。


却在此时,房门被打开了。黑色的人影逆着光,但Castiel知道那是谁。


“Dean?”


Dean往前走了几步,台灯的光线照亮了他这么多年来依旧俊美非凡的面容。绿眼睛幽幽望着他,让Castiel读不出来里面的情绪。


明明以为再也不会相见了,却莫名其妙又出现在Bunker之内,而且还是Dean的卧室。这令Castiel有点……尴尬。


“我怎么在你的房间?”他问道。


“你在一间酒吧里喝醉了,酒保在你的手机里找到我的电话,我把你带了回来。”Dean的声音依旧是冰冷的,仿佛他只是一个陌生人。


Castiel忽略掉心口已经开始习惯的钝痛,坐起身,发现自己的风衣已经被脱掉了,西服被睡得皱皱巴巴。他疲惫地站起来,开始向门口走。经过Dean身边的时候,Dean说,“你要去哪?”


熟悉的问话,好像又到了昨天。Castiel清了清干涸的喉咙,“任何地方。”


刚要迈动脚步,忽然听到Dean说,“Cas!”


脚步一顿。


“昨晚,有些话我说得过分了。你知道我,我从来就不擅长处理这些东西……”


Castiel略略愕然,但他没有转身。


Dean转到Castiel对面,眉头微微蹙着,认真地望着他,“我总是把一切错推到你的身上,因为我需要一个可以去责怪的对象。而你总是能忍受,不管我怎么推远你,你总是会回来。”


怒火和哀伤盘旋在Castiel的胸腔里,他想要揪住Dean的领子,对着他大吼。他想告诉他他也是有知觉的,他就算只是个工具,也有他能承受的极限。


但是现在看着那双强忍悲伤的绿眼睛,他的怒火就像是被符印封印住了,一丝也发不出来。


“What do you want, Dean.”他用沙哑干涩的声音问。


Dean的喉结上下滑动,仿佛有什么难以出口的话在唇间逡巡。半晌,他终于艰难地说出,“Stay, Cas.”


就这样,就这么简单,Castiel便知道自己会同意。不论他已经多么心碎绝望,只要Dean一句歪歪扭扭的道歉,他就会留下来。


他就是这么可悲。


眼见Castiel的表情松动,Dean伸出双手拥抱他。Castiel没有躲开,他甚至是怀念这拥抱的。


Dean已经很久都没有正眼看过他,更遑论肢体接触。他眷恋这温度,眷恋到哪怕下一刻Empty就会来吞噬他,他也心甘情愿。他沉浸在Dean的怀抱里,沉浸在那熟悉的只属于Dean的气息里,几乎要以为自己的心伤可以开始痊愈了。


下一秒,剧痛贯穿了他的肩膀。


他痛呼出声,立刻推开Dean。却见Dean的手中握着一把天使之刃,碧绿的眼睛里,弥漫着残酷的仇恨和冷笑。


“Dean!你疯了么!”Castiel不敢相信,可是血流如注的肩膀和鲜明的疼痛那么真实。


Dean再次扑了上来,一拳挥到Castiel的脸上。Cas失去平衡,撞在柜子上,紧接着腹部又挨了一脚。Dean那经过训练的沉重拳脚毫不留情地如暴雨般落下,Castiel甚至无法呼吸,无法还手。他试图唤起自己的荣光,却发现体内空洞一片,什么力量也找不到。


“Dean!Stop!”无法之下他只能哀求道。


Dean一把扯住他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来。他那样深爱的男人的眼睛里只有仇恨和轻蔑,带着一丝没有温度的冷笑。


“你真的以为我会原谅你?在你害死了妈和Rowena之后?在你搞砸所有事之后?You pathetic, useless piece of shit!”


比起拳脚,Dean的话更像锋利的尖刀,一次一次扎在Castiel的心脏上。他知道Dean恨他,但没想到恨到这种地步。


为什么?他不是一直在努力当一个称职的看门狗吗?


“Dean,please……”


”你以为我和Sam真的把你当家人?如果我们真的在意你,当初你被利维坦附身时我们为什么没有尝试拯救你而是直接杀了你?为什么把你丢在医院不闻不问?为什么你堕天之后我把你赶走?为什么我从来都不在意你的感受?为什么我不担心你下地狱会有生命危险?因为你对我来说不过是一把趁手的工具,一条听话的狗。如果是Sam,我绝不会不管他。可是现在,你连你的荣光都没有了,你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Hell,你对任何人来说都没有用了。”


Dean的话,每一个词句都让Castiel本就岌岌可危的心多碎裂一分。


他不能相信这样的话,是从眼前这个男人嘴里说出来的。


那个有着美丽灵魂的人类,那个在地狱中他第一眼看见就爱上了的人类。


他为之牺牲了一切的人类。


他被推到了悬崖边,被推到了极限。他再也无法维持冷静,就算绝望时也没有大喜大悲的面具出现裂痕。他望着Dean,说道,“杀了我。”


Dean垂眸望着他,不做声。


“杀了我!!!”他怒吼着,用力扯住Dean的手腕,用那把天使之刃对准自己的喉咙,猛地刺下。


预期中的灼烧感没有到来,他猛然睁开眼睛。


纯净洁白的光,以及无边无际的剧痛。


他睁大眼睛,看到Naomi的面容出现在视野里,带着深沉的……怜悯。


怎么回事?这是哪?


天堂?


他试着挪动身体,却发现手脚都被禁锢,而他的头上,戴着熟悉的,令他脊背发凉的金属圆环……


他想起来了……


“很有娱乐性的场面。”突如其来的声音,平静到仿佛一阵飘在高空的风。


Castiel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Michael……


Castiel紧紧抿住嘴唇,不想让自己的战栗泄露自己的恐惧。


“You have fallen, and you fall hard.”Michael垂着眼睛,望着椅子上那残破而虚弱的天使,眼神不知是轻蔑,还是同情,“你曾经是我手下最值得信赖的战士之一,可是看看你现在……啧啧,Dean Winchester of all human.”


Castiel仍然拒绝开口。


Michael的眼神渐渐冷凝。


Dean Winchester对Michael说了Yes,但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现实的Michael,而他杀了Lucifer……


Lucifer,他曾经最爱的兄弟,只有他能杀死的兄弟。


永远地消逝了……


God也一样离开了,所有他曾经在意的东西都没有了,就连天堂都在崩溃的边缘。从这方面看,他和Castiel倒是极为相似。


愤怒,愤怒把他从麻木和空洞中唤醒,愤怒是在他平静的坚冰下炙热燃烧的熔岩。他要复仇,向Winchester兄弟,还有他们的天使走狗复仇。


只是他没想到抓到Castiel这么容易。他已经拷问了Castiel一周,但是对方还是不愿告诉他,Winchester兄弟藏在哪里。


Michael走到动弹不得的天使旁边,手指触碰到他身后残破的黑色羽翼。Castiel身上一阵战栗,恐惧在蓝色中不断翻涌。


“你不说,我一样可以用你把他们引出来。”Michael轻笑道,“现在,你不过是在给我机会折磨你罢了。”


Castiel的身体仍然在因为一遍一遍在梦境中承受他最不愿面对的噩梦而簌簌颤抖,甚至难以分清梦和现实。但他还是艰难地说,“他们不会上当的。”


“是因为你对他们没有价值了,对么?”Michael歪着头,轻声问,“告诉我,如果是Sam,你觉得Dean会上当么?”


Castiel转开视线,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眼中越来越难以忍住的湿润。


从第一天开始,他们就一遍一遍撕开他心中的伤口。一遍一遍地杀死Jack,而且还有几次是他亲自下手;亦或是Dean将一无所有的他赶走;亦或是Dean和Sam用轻蔑的眼神看着他说他们不再需要他;亦或是Dean亲自折磨他,用那些地狱里才会用到的手段……无穷无尽,没有喘息的时候。


极度的痛苦令他越来越虚弱,到现在恐怕已经一点力量都不剩了。寒冷的感觉包裹着全身,无处可逃。


Michael压低身体,伸手捏住Castiel的下颚,冷冷地说,“我亲爱的兄弟,这只是开始,我还可以让你更加痛苦。我会彻底摧毁你,然后,我会用你或者你剩下的东西把Winchester兄弟引出来,再把他们捏碎。”


说完,Michael放开他,转身离开。


Castiel看向Naomi,眼神中带着恳求。但是Naomi避开了他的视线。


“对不起……但天堂需要大天使的力量来维持……”Naomi不忍地看着他,再次拿起尖锐的长针……

惡役反角

凑更新 没忘记点图但就是还没画(理不直气也壮

私心tag

p1是我的赛尔设 是用来与玛丽苏作斗争的(?

p2是跟同学的激情摸鱼(左边那个是我

p3是截图 迪恩什么时候比佐艾高那么多了?!在监狱的时候嗑钙片(?)了吗

我最近已经被神奇玛丽苏折磨的不成人样了

凑更新 没忘记点图但就是还没画(理不直气也壮

私心tag

p1是我的赛尔设 是用来与玛丽苏作斗争的(?

p2是跟同学的激情摸鱼(左边那个是我

p3是截图 迪恩什么时候比佐艾高那么多了?!在监狱的时候嗑钙片(?)了吗




我最近已经被神奇玛丽苏折磨的不成人样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