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迪莲

915浏览    8参与
剑惊华
得,我认输 四次了。 我不知道...

得,我认输

四次了。

我不知道我发的图片除了公猪发q有什么别的敏感东西要让lof屏蔽通知我两次。

那行吧,我把某部位隐去,得了吧?

如果再屏蔽。

以下↓

举报不敢光明正大啊毛毛?有本事出来呀?缩在背后想干啥?当缩头乌龟么?小心姐姐把你头砍下来煲甲鱼汤。

得,我认输

四次了。

我不知道我发的图片除了公猪发q有什么别的敏感东西要让lof屏蔽通知我两次。

那行吧,我把某部位隐去,得了吧?

如果再屏蔽。

以下↓

举报不敢光明正大啊毛毛?有本事出来呀?缩在背后想干啥?当缩头乌龟么?小心姐姐把你头砍下来煲甲鱼汤。

桜ノ助
【※以下大雾弥漫&middot...

【※以下大雾弥漫·慎入】
下面那个盘纹中间是光母头颅人间印象太阳耀辉状圣洁白莲花☜

——营销祖师巨幅海报提前预售啦!!

——碰瓷老蛆·胃无限:榨干你的所有,金钱也是,人♂也是。
——寒胱菌·拦望鸡:哑症菌子,让你拦都拦不住。

——2019年底,只碰营销不碰瓷,说是凌迟就凌迟!!♡

【※以下大雾弥漫·慎入】
下面那个盘纹中间是光母头颅人间印象太阳耀辉状圣洁白莲花☜

——营销祖师巨幅海报提前预售啦!!

——碰瓷老蛆·胃无限:榨干你的所有,金钱也是,人♂也是。
——寒胱菌·拦望鸡:哑症菌子,让你拦都拦不住。

——2019年底,只碰营销不碰瓷,说是凌迟就凌迟!!♡

烟熏三文鱼

【怼毛盗|记一个脑洞】当江澄和魏无羡角色互换

  *注意避雷,多个角色互换,不是魂穿重生,怼魏无羡怼蓝忘机怼江渣渣怼江莲藕怼青蘅微怼藏色

  *毛毛翻墙发炎屎全家

  

  起初修真界共有四大家族,为温、蓝、金、魏四族——私设是聂明玦担任宗主五年后清河聂氏才为五大家族之一——云梦魏氏宗主名唤魏长泽,有一竹马之友,姓江名枫眠。

  江枫眠虽是魏氏家仆,但与魏长泽却是三叩九拜的义兄义弟,然而在魏长泽和藏色订婚后,江枫眠还借着欣赏刻意接近藏色。魏长泽念在旧日情分不计前嫌,但江枫眠却把这原谅看得理所当然。

  后来江枫眠见藏色没了希望,就把目光投向了别人。一次偶然,江枫眠遇到了夜猎受伤的虞紫鸢,将昏迷的人带回莲花坞救治,又趁人之危和虞紫鸢发生了关系。在人醒...

  *注意避雷,多个角色互换,不是魂穿重生,怼魏无羡怼蓝忘机怼江渣渣怼江莲藕怼青蘅微怼藏色

  *毛毛翻墙发炎屎全家

  

  起初修真界共有四大家族,为温、蓝、金、魏四族——私设是聂明玦担任宗主五年后清河聂氏才为五大家族之一——云梦魏氏宗主名唤魏长泽,有一竹马之友,姓江名枫眠。

  江枫眠虽是魏氏家仆,但与魏长泽却是三叩九拜的义兄义弟,然而在魏长泽和藏色订婚后,江枫眠还借着欣赏刻意接近藏色。魏长泽念在旧日情分不计前嫌,但江枫眠却把这原谅看得理所当然。

  后来江枫眠见藏色没了希望,就把目光投向了别人。一次偶然,江枫眠遇到了夜猎受伤的虞紫鸢,将昏迷的人带回莲花坞救治,又趁人之危和虞紫鸢发生了关系。在人醒来后义正言辞的进行道德绑架,见不成就说出了自己干的事,演技爆棚一脸抱歉的说是自己喝醉了。虞紫鸢虽是恨不得将眼前的人一鞭子抽死,但那时世道这种事说出去也是女子的不对,只好咬牙应下。

  魏长泽看虞紫鸢可怜,前去劝江枫眠,但对方颠倒黑白说了一堆话,把责任推到了虞紫鸢身上。魏长泽不清楚来龙去脉,却也不好过多干涉。

  这时藏色已产下一女婴,取名为魏厌离。虞紫鸢看不惯江枫眠那张嘴脸,常年在外云游猎奇。两年后藏色又有身孕,江枫眠不甘示弱,造谣眉山虞氏出事唤回虞紫鸢,用卑劣手段再次和她发生关系。一个月后在一次偶然中请来医师,说出虞紫鸢已有身孕。

  魏无羡出世几月后虞紫鸢就产下一子。虽然这孩子有的不情不愿,但到底是自己怀胎十月产下的,虞紫鸢产后不久就带着孩子出门夜猎,江枫眠不依不饶的跟着,却不料遇到千年老妖。虞紫鸢身受重伤,拼死将孩子藏在山洞里,而江枫眠虽修为不错但仍不幸身亡。

  后眉山虞氏的人赶来,救下了昏迷不醒的虞紫鸢,却没找到小公子。

  同一时期姑苏蓝氏青蘅君囚禁蓝夫人,不久便得一子,名为湛,两年后又有二公子蓝涣,然而蓝夫人三年后终于没能坚持住,自刎身亡。

  八年后魏长泽在小客栈里偶遇被农夫捡到并养大在客栈当小二的小江澄,找到农夫后魏长泽轻松带走江澄,第二日艰难得到虞老宗主许可带着江澄见了虞紫鸢。

  虞紫鸢自八年前的意外后昏迷了整整八年,魏长泽信誓旦旦的告诉她自己一定会照顾好江澄直到她醒来。但时候虞老宗主却表示不要告诉江澄他母亲是什么大世家的小姐,就说他父亲是家仆,是个卑劣之徒,江澄是家仆之子,身份卑微。虞老宗主相信他的孙子是个可塑之才,这是他唯一能想到锻炼江澄的方法。

  之后小江澄就回了莲花坞开始了和白莲泰迪莲藕斗智斗勇的生活,会有支线讲其他几个家族……呃莫明感觉这个脑洞好中二先存着吧


  本脑洞来自于某毛言论:“如果当年是江澄流浪在外,最后被魏长泽接回去,他一定会过的比羡羡幸福,我们藏色是天使好吗!她比虞紫鸢温柔好多!”

  以及:“江家灭门后如果是羡羡遇到巡逻的温家修士他也一定会帮江澄引开的,但江澄就一定不会剖丹来救羡羡,他可是把金丹看得比命还重要!你们有什么资格骂羡羡?他超可怜的好吗!”

  还有:“汪叽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以下省略两百字)”

  具体言论是什么我忘了,当时也只是看了一遍没留心记,不过大概就是这个意思,相信大家应该也都看过类似言论,便不多说,留档记梗,什么时候写……从长计议。


陵
熏疼莫玄羽,毛毛的脸可真大。

熏疼莫玄羽,毛毛的脸可真大。

熏疼莫玄羽,毛毛的脸可真大。

词妤-

【澄bg】【短篇】画皮

*女主介绍.

沈辞昧,清陵沈氏的大小姐,云梦江氏的主母,有时候会消失一段时间,实际是去给人画皮,技能就是画皮,画可以被灵魂驱使的人皮。还可以读取记忆,但是只能读取对方一天以内的记忆.

*时间线是观音庙

*可能ooc

*怼wx,jfm,jyl,慎入!!!虞紫鸢,金子轩,薛洋,温若寒复活预警!!!寒鸢预警!!!

*有恶友,轩哥已和莲藕和离

【上】

“咚,咚,咚”

夜晚,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观音庙的大门又一次被人打开了,进来的是一名女子,身着紫色主母服,腰佩一“七罪”剑,美目薄唇,额间还有一莲花印记.

在那女子身后还跟着几个人,只是他们的容貌与那已经死去的几人十分相似,不,应该说他...

*女主介绍.

沈辞昧,清陵沈氏的大小姐,云梦江氏的主母,有时候会消失一段时间,实际是去给人画皮,技能就是画皮,画可以被灵魂驱使的人皮。还可以读取记忆,但是只能读取对方一天以内的记忆.

*时间线是观音庙

*可能ooc

*怼wx,jfm,jyl,慎入!!!虞紫鸢,金子轩,薛洋,温若寒复活预警!!!寒鸢预警!!!

*有恶友,轩哥已和莲藕和离

【上】

“咚,咚,咚”

夜晚,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观音庙的大门又一次被人打开了,进来的是一名女子,身着紫色主母服,腰佩一“七罪”剑,美目薄唇,额间还有一莲花印记.

在那女子身后还跟着几个人,只是他们的容貌与那已经死去的几人十分相似,不,应该说他们就是那几个已死之人!

“阿澄!!!”那女子本是姿态从容,步履平稳,但是在看见受伤的江澄后立马慌了神,她拎起裙子往江澄的身边跑去。

“阿辞”江澄伸手抱住了沈辞昧,沈辞昧也双手环抱住他,眼泪止不住的流,良久,两人才放开彼此。

“阿澄,你疼不疼啊?”沈辞昧心疼的摸了摸江澄的胸口,那一掌,那一剑,她要他们百倍偿还!

“魏无羡,江澄他待你不薄,江家亦是,你一个不在江家族谱上的外姓人,有什么资格带着他蓝忘机一起私闯江家祠堂,又有什么资格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我云梦江氏的宗主!”

沈辞昧的话像一颗炸弹一样投进人群,各家宗主开始议论,蓝曦臣转头询问蓝忘机“忘机,江夫人说的是真的吗?”蓝忘机点了点头,他可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

纵使蓝曦臣再温润如玉,也被蓝忘机的态度给气到了,他以为他打伤是谁?那是云梦的宗主啊,蓝忘机此举就相当于对云梦江氏宣战。

蓝曦臣收起不满,脸上还是那副温润的笑容,他看向江澄,“忘机,道歉”

“兄长,湛无错”

“对啊对啊蓝大哥,蓝二哥哥有什么错,他不过是在教训那江晚吟而已”魏无羡帮腔

听见魏无羡的话,蓝曦臣不悦的皱了皱眉“江宗主,抱歉,是忘机错了,涣代他道歉”

“道歉?道歉有什么用?”沈辞昧冷冷一笑,讽刺到。

魏无羡又跳了出来,“沈辞昧,你别不知好歹”

“我不知好歹?我看不知好歹的是你吧!家仆之子,无怪乎此!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我堂堂清陵沈氏的大小姐,云梦江氏的主母,岂是你一贱仆可以编排的!”

“你不过是一个婢子,我要你死,你就绝对活不成!”

“我告诉你魏无羡,在场的各位,谁也不欠你的”

“你觉得自己是什么玩意啊?你一颗金丹又有多珍贵啊,能抵江家的养育之恩,能抵江家的四千条人命,能抵江枫眠对你的栽培!”

“仆就是仆,永远都是那么贱!”

“还有你,蓝二公子,夜猎之时只要你稍有不爽就禁言别家弟子,难道是想效仿当年的岐山温氏!”

此话一出,各家宗主都坐不住了,当年岐山温氏的暴行大家都还记忆深刻,温家一家独大,其它家族完全没有生存的空间,这姑苏蓝氏,是要反了天吗!

“你还打伤我们江氏的宗主,你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你大哥看见阿澄都要乖乖叫一声江宗主,你,凭什么伤他!”

“还有,我们云梦江氏的祠堂是老祖宗住的地方,不是成亲之地,你们两个,一不姓江,二未入族谱,凭什么进我江家祠堂!”

“在这观音庙,阿澄为你们挡了一剑,你还伤了他,罪不可赦!”

“你们姑苏蓝氏自诩是君子,难道这就是君子该做之事吗!”

“我看,你们就是一群伪君子吧!”

沈辞昧说话一向狠毒而且掐人命脉,完全不怕因果报应,今天这番话,她想说很久了.

陵

【怼毛盗】夷陵老祖回娘家

·设定戳前篇预告,谢谢。

·这个梗毛圈有挺多人写的,也是我自始至终最反感的一个梗,“夷陵老祖回娘家”。

·您的好友“死gay怪”江澄已上线。

·下一篇应该是“忘羡大婚”,本来要把忘羡大婚放前面的,可惜某人说她想看。

·努力学习光毛的思想与梗,如果学的不像请指出。

·恶臭毛毛翻墙司马。

——————

  

【毛毛世界观中的“夷陵老祖回娘家”】

  

  夷陵老祖与含光君隐居后逢乱必出,美名满天下,不出半年后于云深不知处大婚,仙门百家皆来祝贺,连传闻中与魏无羡不和的云梦江氏江宗主都来道贺。

  

  魏无羡以云梦江氏大弟子的身份风风光光嫁...

·设定戳前篇预告,谢谢。

·这个梗毛圈有挺多人写的,也是我自始至终最反感的一个梗,“夷陵老祖回娘家”。

·您的好友“死gay怪”江澄已上线。

·下一篇应该是“忘羡大婚”,本来要把忘羡大婚放前面的,可惜某人说她想看。

·努力学习光毛的思想与梗,如果学的不像请指出。

·恶臭毛毛翻墙司马。

——————

  

【毛毛世界观中的“夷陵老祖回娘家”】

  

  夷陵老祖与含光君隐居后逢乱必出,美名满天下,不出半年后于云深不知处大婚,仙门百家皆来祝贺,连传闻中与魏无羡不和的云梦江氏江宗主都来道贺。

  

  魏无羡以云梦江氏大弟子的身份风风光光嫁入蓝家,名正言顺地成了姑苏蓝氏蓝二夫人。

  

  “诶,你听说没有啊,魏无羡竟然是江宗主一生最好的兄弟?”不少人咂舌道。“可不是,我还听闻金小宗主唤他大舅呢!”众人纷纷感慨这魏无羡背景的强大。

  

  忘羡二人大婚后便四处云游去了,还捎上蓝家弟子蓝思追蓝景仪与兰陵金氏金小宗主金凌,说是要戳和追凌一对,惹得蓝启仁唉声叹气,感叹自家的白菜又被猪拱了。

  

  两年后,世人皆传,夷陵老祖与含光君再次出山,先去了一趟姑苏,又准备回云梦的娘家。江澄早已侯在那里,见人来了,冷哼一声,道:“死gay。”

  

  魏无羡嬉皮笑脸地和江澄打闹着,不忘抛个媚眼给蓝忘机。蓝忘机面若冰霜,淡淡道:“天天。”是了,他们已经一日没有天天了。金凌和蓝思追一听,耳根便红了,把不明所以的江澄拉了下去。

  

  “呵,死gay。”江澄稍微明白过来后,狠狠骂了一句便被金凌带了下去。

  

  “二哥哥,我们不急嘛。”魏无羡揽住蓝忘机的肩膀,上前吻了他一下,满意地舔舔嘴唇。“云梦还有很多地方羡羡要带你去看。”魏无羡撒娇一般蹭了蹭蓝忘机宽阔的胸膛。

  

  云梦是他自小长大的地方,江叔叔和师姐将他当做家人看待,莲花坞更是留下了不少的回忆。他带着蓝忘机参观他小时候常去的各种地方,跟他讲了自己小时候的不少光辉事迹。

  

  “开饭啦!”远处金凌在喊着忘羡二人。魏无羡紧紧握住了蓝忘机的手,恍惚间回到当年,师姐站在同样的地方,柔声唤他:“阿羡,回家吃饭了,师姐熬了你最喜欢的莲藕排骨汤。”

  

  往事如烟,早已散去。他现在只想珍惜眼前人,与蓝忘机携手一生罢了。

  


  

【正常人世界观中的“夷陵老祖回娘家”】

  

  “喂,你听说了吗?夷陵老祖与含光君近日回来了。”茶馆内,几名闲散修士正低声交谈着。“他们昨日已回了一趟云深不知处。”

  

  不少人连连啧了几声。要知道当年观音庙一事后,向来照顾蓝家的金光瑶逝世,聂家排开蓝家携手江家迅猛发展,而金家那些掌权的长老更没有给蓝家留一丝面子。蓝家宗主泽芜君闭关不出,含光君与魏无羡大婚已耗了不少物资而后云游,独剩一个空壳的蓝家扔给蓝启仁照料。

  

  姑苏蓝氏现下虽说还过得去,但比起昔日观音庙一事前,已算是跌落尘埃。再加蓝家前任宗主青蘅君挟持女子逼其与之欢好之事暴露,含光君又与那恶名远扬的夷陵老祖结为道侣继而大婚,更是难平仙门百家之愤。姑且不说这几年为了二人惹出的乱子蓝家一度割地赔款,光是先前在大梵山蓝忘机斩断江家好几百张缚仙网的赔偿已经让蓝家够呛的。

  

  这些闲言碎语被楼上正喝茶的两名当事人全部听得清清楚楚。魏无羡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故作淡定地对蓝忘机笑道:“又不是头一次有人这样说我。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

  

  实则他们昨日回了蓝家方才发现了这些问题,现在的蓝家远不如以前,他们本就是开支不够后而回来的,哪想蓝家再也没有钱财供他们云游,只好处处闲逛寻求方法。

  

  魏无羡眉头一跳,喜上眉梢。“去莲花坞吧。”他早已听闻江家近几年发展的迅猛,比起他未去云游时的湖底铺金还要富贵上了好几倍,又打定了江澄念在年少情谊,决计会帮他,便如此说道。

  

  “我不喜江晚吟。”想起江澄当年对他们二人不善的模样,蓝忘机话语间略微带上了点不满。

  

  魏无羡摇摇头,撒娇地拉着蓝忘机的衣袖。“我只是想回去,看看莲花坞,看看江叔叔。”蓝忘机只好颔首默许。不因其他,只因他的确觉得这个不知好歹的江澄欠下魏无羡太多,叫他偿还未尝不可。

  

  两人次日收拾好后便前往莲花坞。时隔几年,莲花坞重修了几次,华贵异常。魏无羡暗叹,若不是自己当年在射日之征中立下大功,怎么会有如今的江家。

  

  魏无羡找到那棵儿时常爬的树,以为自己还能与当年一般从这棵树上翻入莲花坞,却被一层禁制狠狠弹回,摔在树下,一副惨样。蓝忘机急了,立刻上前去查看魏无羡的情况。毕竟魏无羡没有金丹,这几年他们天天又过于频繁,故而身体早不如以前,很可能被这么一摔摔出病来。

  

  几名江家弟子闻声上前,见是蓝忘机与魏无羡,即可拔剑相对。“宗主有令,夷陵老祖与含光君不得出入莲花坞。”

  

  蓝忘机不善言辞,正准备施用禁言术时却被不知从哪飞来的符纸打中捻诀的手,猝不及防被炸得生疼。魏无羡心疼极了,他自己受伤不要紧,可是那是含光君,那不一样。

  

  他对使用符纸的人怒目而视,却发现那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人——兰陵金氏现任宗主金凌。他口吻中带着作为长辈的责备:“阿凌,你做什么出手如此重?!”

  

  几年不见,金凌修为突飞猛进,又长高了许多,站在魏无羡身前已高了魏无羡一些,再加上修为上的压制,险些让魏无羡喘不过气来。“含光君与夷陵老祖魏无羡,不得出入莲花坞。我想二位不会云游几年,便不识字了吧?”

  

  面前的这个金凌比当年的小屁孩沉稳了许多,陌生地让魏无羡发指。“阿凌,别开玩笑了,我是魏无羡,你大舅啊。”魏无羡脸色苍白地看着金凌毫不动容的神色,继续说道:“你让我进去见江澄,他不会说什么的。你们两个都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

  

  尚未说完的话被金凌冷漠地打断。“麻烦你弄清自己的身份,云梦江氏宗主的名讳,轮不到你这么叫。人,你也没资格见。”

  

  魏无羡一时语塞,面前却划过一道银光。避尘出鞘,蓝忘机动怒了。金凌早有防备,岁华抵住了蓝忘机的进攻。这两年来忘羡二人日日宣淫不思进取,自然抵不住金凌的岁华。

  

  魏无羡看到此番场景,内心焦躁,想要驱动鬼道上前帮忙,却因近年来被“天天”拖垮的身躯跟不上被反噬,吐出一口污血,随即昏迷。

  

  几日后仙门百家尽得知了一个消息:含光君与其道侣夷陵老祖魏无羡毫无礼数,逾矩顶撞云梦江氏与兰陵金氏宗主,被金小宗主亲自押回云深后受了三百道戒鞭,加之终身禁闭,以免扰修真界清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